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孟婆

16114浏览    562参与
zzz

我的天哪这个女妖这么这么撩,可恶我吹爆呜呜呜

满好感动作呜呜呜呜呜呜语音也好撩强烈表白cv小姐姐俺还想听日配播报(喂你)

可恶虽然她好像已经有猫元素皮了还是希望米娜桑投她一票()jr装嫩老阿姨多好吸就算榨干我钱我也爱他

我的天哪这个女妖这么这么撩,可恶我吹爆呜呜呜

满好感动作呜呜呜呜呜呜语音也好撩强烈表白cv小姐姐俺还想听日配播报(喂你)

可恶虽然她好像已经有猫元素皮了还是希望米娜桑投她一票()jr装嫩老阿姨多好吸就算榨干我钱我也爱他

duangduang

孟婆小故事

“孟婆,给我来碗汤。”

“好孩子”她笑吟吟的递给我汤“你知道我这汤这么好喝的秘诀是什么吗?”

“嗯?”我含糊着应到

“嘿嘿嘿,就是我昨晚洗脚用的花椒水”

“噗”我猛地喷出入口的汤,与孟婆理论,赖着不走,竟一路闹进阎王殿。

最后孟婆如愿以偿的退休,而我竟鬼使神差的接下了老神婆的工作,日日精心熬制着孟婆汤,听别人唤我一声孟女,再乐此不疲的看别人饮下那碗秘制孟婆汤。

END

“孟婆,给我来碗汤。”

“好孩子”她笑吟吟的递给我汤“你知道我这汤这么好喝的秘诀是什么吗?”

“嗯?”我含糊着应到

“嘿嘿嘿,就是我昨晚洗脚用的花椒水”

“噗”我猛地喷出入口的汤,与孟婆理论,赖着不走,竟一路闹进阎王殿。

最后孟婆如愿以偿的退休,而我竟鬼使神差的接下了老神婆的工作,日日精心熬制着孟婆汤,听别人唤我一声孟女,再乐此不疲的看别人饮下那碗秘制孟婆汤。

END

人生得意须尽欢.

微有桃花香,再无故人归(一)

【月老×孟婆】就是一个突然的小脑洞,和各种野史记载可能都不一样。渣渣文笔,图个开心,无需细究,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

九重天,月老宫。

庭院内,姻缘树静驻于此,淡粉的桃花缀于其间。偶有微风来,鲜红的姻缘结飘扬于风中。那姓名若隐若现,恰似了这姻缘,可念不可说。

“嘭”的一声,一朵黑云从树下升起,震得老树抖三抖,毫不吝啬地舍下一阵桃花雨。“咳咳咳……”黑云渐散,露出一张黑炭般的面庞,唯有一双眼睛亮的惊人,盛着懊恼和无助。他挠了挠头,直直地趴倒在案桌上,低声道“怎么回事,这都第几回了,我怎么还是牵错红线了?”一根红线飘飘落下,静躺在他的脸旁,红线颜色暗淡,光芒全失,好似马上就会随风散...

【月老×孟婆】就是一个突然的小脑洞,和各种野史记载可能都不一样。渣渣文笔,图个开心,无需细究,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

九重天,月老宫。

庭院内,姻缘树静驻于此,淡粉的桃花缀于其间。偶有微风来,鲜红的姻缘结飘扬于风中。那姓名若隐若现,恰似了这姻缘,可念不可说。

“嘭”的一声,一朵黑云从树下升起,震得老树抖三抖,毫不吝啬地舍下一阵桃花雨。“咳咳咳……”黑云渐散,露出一张黑炭般的面庞,唯有一双眼睛亮的惊人,盛着懊恼和无助。他挠了挠头,直直地趴倒在案桌上,低声道“怎么回事,这都第几回了,我怎么还是牵错红线了?”一根红线飘飘落下,静躺在他的脸旁,红线颜色暗淡,光芒全失,好似马上就会随风散去。

突然,少年被一把扇子狠狠地敲了头,他猛的回头,刚想开口问候一下对方全家,却及时刹住了嘴,小心翼翼又带点讨好地道“师父你回来啦。”“明泠,你是不是又牵错红线了。”那人逆光而来,看不清全貌,可就是这冰冷的声音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来人正是月老宫第五十八代月老——墨沉。

明泠却是有苦说不出。他自诩天赋异禀,不过百年,就把姻缘书背的滚瓜烂熟。可知道是一回事,牵起红线来却是半次也没有成功过,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错在了哪里,明明是严格按着步骤来的呀!墨沉见他这一副丧气样,安慰性地摸了摸他的头,

“明泠,心中无爱者是牵不成红线的。”

明泠一听这话便瞬间来了兴致,难道师父终于打算和他倾诉一下他的那些年了?子修师叔老是说师父以前不是这样的,导致他对师父的过去好奇极了,可无论他怎么问,师叔都缄口不言,这都几百年了,他还是半点没问出来,可把他愁坏了。所以现在是机会来了?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为天界第一小喇叭的责任又重了几分。

他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委婉地问道

“那师父,你可曾体验过人间的情爱?”

墨沉僵直了身,嘴唇微动,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说,他沉默转身,望着姻缘树出神。明泠见师父这般姿态,便知什么料也挖不到了,低头长叹。但觉得自己应该再努力一把,倏地抬了头,却见墨沉衣袖间有一闪而过的红色,那红色极淡,又隐有光芒闪现,像极了掉落在他桌上的那根红线。未待他细看,墨沉便转身进了屋。

明泠揉了揉眼睛,回想起自己平日所学,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呀,牵错了的红线都会化为灰烬。难道我看错了?不应该呀……”“你还愣着做什么?要我请你进去吗。”墨沉冰冷的声音传来,听得明泠浑身一激灵,连忙把疑惑抛在了脑后,跟上墨沉的步伐。

院内仍是一派祥和,唯有案桌上的那根红线渐渐化为灰烬,一阵风吹来,什么都散了。

就像墨沉那段人间风月,早已湮没在时间的洪流中。无人再提,也无人敢提……

月夕成玦
我就是馋她身子,我诚实

我就是馋她身子,我诚实

我就是馋她身子,我诚实

sheep

相传

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叫黄泉路

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

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

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

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

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叫孟婆亭

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

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

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

喝下孟婆汤让人忘了一切

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来世

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

传说人死先到鬼门关

出了鬼门关

途经黄泉路

来到忘川河边

便是奈何桥

桥分三层

上层红

中层玄黄

最下层乃黑色

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

里面尽是不得投胎...

相传

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叫黄泉路

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

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

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

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

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叫孟婆亭

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

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

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

喝下孟婆汤让人忘了一切

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来世

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

传说人死先到鬼门关

出了鬼门关

途经黄泉路

来到忘川河边

便是奈何桥

桥分三层

上层红

中层玄黄

最下层乃黑色

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

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

生时

行善事的走上层

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

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

奈何桥上有孟婆

要过奈何桥

就要喝孟婆汤

不喝孟婆汤

就过不得奈何桥

过不得奈何桥

就不得投生转世

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

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忘忧散

一喝便忘前世今生

一生爱恨情仇

一世浮沉得失

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

今生牵挂之人

今生痛恨之人

来生都形同陌路

相见不识

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

碗里的孟婆汤

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

每个人活着的时候

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

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

煎熬成汤

在他们离开人间

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

让他们喝下去

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

干干净净

重新进入六道

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

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

因为这一生

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

孟婆会告诉他:

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

喝下它 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

来的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记忆便是他今生挚爱的人

喝下汤

眼里的人影慢慢淡去

眸子如初生婴儿般清彻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

你可以不喝孟婆汤

那便须跳入忘川河

等上千年才能投胎

千年之中

你或许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

但是言语不能相通

你看得见她

她看不见你

千年之中

你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

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

你盼她不喝孟婆汤

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

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

还能记得前生事

便可重入人间

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奈何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

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

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

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

今生已知前生事 三生石上留姓氏

不知来生她是谁 饮汤便忘三生事

世上有一种药叫“龙蜒草”

它能使垂死之人不死

但却不能活人

传说世上还有一种药叫“孟婆汤”

它能使人还阳

但却令人忘却过去

世上有一种草叫“断肠草”

它会让人恢复记忆

但它也可致命

一旦服之三天之内必会暴毙而亡!

Green June_竹笙

假如你退坑……

雪童子


单薄瘦小的身影日复一日的守在阴阳寮门前,身旁时而飘落一些洁白的雪花,落地便融了去。雪化成的小兔子在他身边蹦了几下,也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他似乎是在等某个人回来。

从早到晚,白发少年也没有离开过。

“阴阳师大人……”

少年喃喃道。

“您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但是……”

“为什么您不再回来了?”


姑获鸟


稀奇的是,姑获鸟没有把时间都放在照顾小式神身上了。

反倒是经常去你的房间里打扫。

桌子,椅子,床铺,墙壁……

全都是一尘不染的。

只是她脸上多了些许疲惫。

到底是累的,还是因为别的呢?


日和坊


阳光可爱的小姑娘明天都会到你的房间门口。...

雪童子


单薄瘦小的身影日复一日的守在阴阳寮门前,身旁时而飘落一些洁白的雪花,落地便融了去。雪化成的小兔子在他身边蹦了几下,也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他似乎是在等某个人回来。

从早到晚,白发少年也没有离开过。

“阴阳师大人……”

少年喃喃道。

“您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但是……”

“为什么您不再回来了?”



姑获鸟


稀奇的是,姑获鸟没有把时间都放在照顾小式神身上了。

反倒是经常去你的房间里打扫。

桌子,椅子,床铺,墙壁……

全都是一尘不染的。

只是她脸上多了些许疲惫。

到底是累的,还是因为别的呢?


日和坊


阳光可爱的小姑娘明天都会到你的房间门口。

有时会敲敲门,听听里面还有没有人在。

不过答案每天都是一样的,空无一人。

小姑娘可没有生气哦。

在每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她都会在你的门前挂一只可爱的晴天娃娃。

“阴阳师大人,希望等你回来以后,看到这些晴天娃娃时心情会变好!”


座敷童子


已经很晚了。

座敷童子仍然醒着,她房间里的烛火还是亮着的,琥珀色的双眼盯着微弱的烛光,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唔,一天,两天,三天……”

座敷童子一根一根地掰着手指,细细的数着你离开的天数。

“大人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家了啊……”

小女孩叹了一口气,身边幽蓝色的鬼火跟着飞了几圈,最后还是飞出了她的房间。

“希望我能给在另一个世界的大人带来好运……”她望着愈飞愈远的幽蓝鬼火,心中暗暗祈愿着。


山兔\孟婆


平日里两个闹得不行的小姑娘难得安静下来。

山兔也不在平安街上骑着山蛙到处乱跑了。

孟婆也很少和牙牙待在阴界里了。

两个小姑娘相互依偎着,静静地看着你的房间。

一阵风吹过,挂在门上精致的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呐呐,孟婆酱。”

“阴阳师大人还会回来吗?”

山兔的两只长耳朵无精打采地垂着,通红的眼睛里还有泪珠在打着旋儿。

“阴阳师大人一定会回来的!”

“大人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抛下我们呢?”

孟婆笑着安慰道,但她的眼里也少不了打转的泪珠。

“呜呜,蛙先生,万一阴阳师大人不回来了怎么办……”

“不会的山兔。”

山蛙没有答话,回答她的还是孟婆。

“大人永远不会抛下我们的……”

“永远不会……”


念君一笑
我好快乐,要什么来什么

我好快乐,要什么来什么

我好快乐,要什么来什么

朝雨Plague
就很草,永远画不好指绘(&ac...

就很草,永远画不好指绘(´⊙ω⊙`)

就很草,永远画不好指绘(´⊙ω⊙`)

Lemonちゃん(柠檬酱)

本无来生 楔子

  • 此乃本人第一次写作,不喜勿喷。

  • 此处私设如山,若有雷同,实属巧合。

  • 人物是秀秀的,OOC都是我的。

————————————————————————————————

     众所周知,万物皆有灵,死后其灵魄将会由黑白二常拘到阴界,其在阳间的一切善恶都要在此了结。如若生前罪孽过于深厚则无来世。恰恰与其相反,如若生前功德圆满,过了奈何桥,饮了孟婆汤,忘却前生,步入轮回即可投得好胎。

     地府阴暗潮湿,辩不得白昼黑夜,众职员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着。饶是近日人间颇为太平,工...

  • 此乃本人第一次写作,不喜勿喷。

  • 此处私设如山,若有雷同,实属巧合。

  • 人物是秀秀的,OOC都是我的。

————————————————————————————————

     众所周知,万物皆有灵,死后其灵魄将会由黑白二常拘到阴界,其在阳间的一切善恶都要在此了结。如若生前罪孽过于深厚则无来世。恰恰与其相反,如若生前功德圆满,过了奈何桥,饮了孟婆汤,忘却前生,步入轮回即可投得好胎。

     地府阴暗潮湿,辩不得白昼黑夜,众职员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着。饶是近日人间颇为太平,工作量却半点没减。

“哟,小孟子,你说那二常最近是不是有偷懒的迹象啊?你看这怨气冲天啊!”

说话之人乃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相貌颇为英俊,而这'小孟子'自然就是那奈何桥口守着的,大名鼎鼎的孟婆。不同于那凡间相传的年长婆婆,孟婆本尊在这地府呆了上下几千年愣是保留了一副妙龄少女的容颜,不过岁月自是不能在已故之人的……魂魄上留下痕迹的。

“十几年前你来之时不也是这般模样?手下亡灵可是比这位要多得多呢,还是被自己最得力,最信任的手下一招命中的呢。不过你那时候都四十多了,要不是我把你养得好,嫩了那么多,你现在少说也该六十啦!不对,要不是黑白二常松懈,你现在就得拖着一把老骨头在那十八层炼狱里受罚呢!”

    再看向怨气冲天的那位客人,只见他一袭白道袍被血浸至发黑,左臂残缺,微微一笑时露出一对讨喜的小虎牙,双眸却早已失了光。

“晓……道长……星……尘……给我.....还”

“哎呀,这位客人怕是伤了神,走不了啦。温公子,赶快把他给带回去,让延灵给他看看好让他恢复点神智。”

“不是说你家怨气太浓了吗? 一个走火入魔被乱刀砍死的延灵道人,一个仙门百家喊打喊杀的我再加上这位不知名的小公子,确定房子不会炸吗?”

“不会!赶紧的啊!”

    温若寒把那客人带走后,孟婆想起前者说的话,不禁感叹道:我家怕不是真的要变成魔头窝了吧!

“不过,你们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孟婆想着“不过,还差两位才解释得通呢。”

————————————————————————————————

孟婆:差两位其实也没事哈,毕竟一个魂魄碎的不成样子,另外一个又被七十二颗桃木钉封棺使其永不得超生。我……为什么要说起来呢?说了就要做,感觉自己有点难。

林愿

奈何轮回

         “沙华!你快点啊,阎王大人急召,可别迟到了!”曼珠翘着的羊角辫随着她一摆一摆,血红的眸盛着清澈的笑意。 

        “知晓了。” 

        曼珠一把抓住沙华的手,踏着细碎的步伐向阎王殿跑去。 ...


         “沙华!你快点啊,阎王大人急召,可别迟到了!”曼珠翘着的羊角辫随着她一摆一摆,血红的眸盛着清澈的笑意。 

        “知晓了。” 

        曼珠一把抓住沙华的手,踏着细碎的步伐向阎王殿跑去。 

        “你也真是,做什么都慢吞吞的……”曼珠撇撇嘴,小声埋怨着身后之人。 

        “嗯?”沙华的眼神扫过她。 

        “不和你这个死面瘫说话,哼!”曼珠被吓得缩了缩脖子,转头留下一个鬼脸就嗒嗒地向前跑去。 

        沙华在她身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真是,愈发顽皮。 

        “别再玩了,到了。”沙华一把提起作乱的小曼珠,闲庭信步着进了阎王殿。 

        “哦……”曼珠在他怀里低下头,声音闷闷的。 

        “拜见大人。”庄严肃穆的殿宇让曼珠敛了神色。 

        “曼珠,沙华”阎王的声音由四面震颤,“孟婆盗走生死簿,忘川冤魂压境,派二位前去平定” 

        “切勿感情用事”声音兜兜转转,末了停滞在曼珠耳边 

        “遵命”二人领命拱手退下,却被判官半路拦下 

        “二位殿下”判官朝二人作了个揖,取下身后的轮回笔,“必要之时……可改写生死” 

        “判官大人对孟姐姐可真是一往情深”曼珠双手接下笔,虎牙从唇里露出,眼眸却是没有半分笑意的通透 

        “我们会护住她的。”沙华摸了摸曼珠毛茸茸的脑袋,辞了行 

        “孟姐姐的执念太深了”曼珠拿着轮回笔把玩,话语轻飘飘的 

 

三月前 

 

        “我不喝……我不喝!”一男魂猛地掀了孟婆递来的碗,抱着头蜷缩下身子,“我不能忘了她,不能……我要去找她,对,对,我去找她……找她” 

        他拨开身后排成长队的魂魄,一心往桥下走 

        “这位公子”带着花链的手一把抓住了他,曼珠对上他满是血丝的桃花眼,“心上人故去,已入轮回,公子现在回人间,不过一届厉鬼,更寻不得转世。何不喝了孟婆汤,入轮回,早日追寻公子的爱人” 

        “喝了便忘了,什么都忘了!还寻什么……还寻得到什么!”泪打下来,魂都更虚晃了 

        曼珠将他引回桥上,“下一世二位修得正果,寿终正寝,无世道纷扰,唾弃,嘲笑,受万人祝福” 

        “……此话当真?”他还在颤抖 

        “生死簿载”曼珠接过孟婆汤,递给他,望他喝下,步入轮回 

        “当——当——” 

        “天亮了,各位先回吧,月出时按顺序排好”孟婆一挥袖,收起汤 

         “多谢”孟婆朝曼珠笑了笑,“你也只能忽悠这些小鬼,‘生死簿载’,就你机灵” 

         “这有什么好谢的呀,分内之事嘛”曼珠跳到桥栏上坐下,羊角辫一翘一翘的,“冥界的闹事者多了去了,还得我和沙华一个个处理,见得多了,自然劝起来容易,生死簿是看不到的,但名头总能拿出来唬唬人嘛” 

        “倒是孟姐姐,被勾起当年事了吧”曼珠回首,直望进孟婆眼底 

        “九十九世了,我已经守他九十九世了……时间磨人呢”孟婆莞尔一笑,一点没受那逼人的目光影响,往河畔走去 

        “我守不下去了”最后一句话轻轻柔柔的,消散在忘川河冤魂的嘶叫里 

         

        “到了。”沙华将曼珠放下,二人立于忘川河畔,对岸就是怨魂厉鬼嚎叫着组成的大军,孟婆站在奈何桥最中央,身旁是一个清秀的男魂。 

        生魂 

        “孟姐姐!”曼珠没想到孟婆如此等不及,百世未完,竟就将人硬拖下了冥界 

        “别这么叫我!”孟婆猛得看向他们,身后的嘶吼更高昂了,“若真是姐妹,哪会看我熬尽百世不得解脱,还当个没事人一般轻松快活!” 

        “孟姜女,将怨魂压回忘川,交出生死簿,尚有生机”沙华将曼珠护到身后,淡漠地看向快疯魔的桥上人 

        “尚有生机?哈哈哈哈哈哈……生机”孟姜女捧腹弯腰,夸张地笑了个痛快,“丈夫埋骨长城的那一刻起,孟姜女便亡了!没有一、丝、生、机” 

        “那日我就在城墙上哭啊,哭断了魂,丈夫的尸骨就在我身下几尺的泥沙石里!我哭了几天几夜,求着上苍开恩,求夫君回来……可上苍给了我什么!只送了我一场大雨和嬴政的调笑 

        幸好啊……幸好……城崩了,我见着他的尸骨了……你能体会那种绝望吗!我们才新婚啊…… 

        那可恨的君王竟要迎娶我,娶一个寡妇……哈哈哈哈哈,好啊,我便应了,但我要他为我夫办丧,让全天下人为他哀悼 

        你们知道我最幸福的时候在何吗?我抱着他尸骨投海的时候,海水把我们两个紧紧地包裹在一起

        本以为死了就无人阻拦我们了,可还有这冥界!为何连死后都不让我们相守!他投胎转世,我却被拘在这奈何桥上当什么孟婆,掌什么轮回……我根本连入轮回都不配!” 

        “孟姜女本是天庭神官,死后在冥界当职是天度法规,你夫君是凡人,自可入轮回享转世。神与凡人有一世情缘已是难得,化为执念二人都不得解脱。”桥上的女子哭得破碎,沙华暗暗引咒,若此生魂再不回到人间,酿下大错无人能弥补 

        “神又如何人又如何!爱而不得是苦,生离死别是苦,相望不相识更是苦!都是你们……都是这世间的错!所有人都在把我们分开!”孟姜女勾唇笑了笑,牵起身侧人的手,又开始念,轻轻柔柔的 

        “我守了他九十九世啊……我看着他长大成人,看他娶妻生子升官成才,看着他为王为官为民,看着他战死老死自刎投江……我世世都陪着他,就为等在奈何桥上予他一碗汤,又匆匆入轮回 

        他每回上桥时容貌都不同,可我就是能认出他来,我认识他的灵魂,可他不知晓我的。每次我将汤碗递给他的时候,他都会笑着看我一眼,说‘姑娘,我们可曾见过?’然后接过碗笑自己,‘我一介凡人,哪会见得冥间人’ 

        可他不愿意喝,每一世如此,他不像有些鬼魂会大吵大闹,只是看着碗里的波纹荡漾,皱皱眉,然后望向我,‘孟婆大人,我心中好像有一女子,她哭了许久,我……不愿忘怀,却又忆不起来’ 

        他是记得我的,他记得,不管喝了多少碗孟婆汤,他都忘不了我……但是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劝他,对他说这姑娘说不定是下一世对他的召唤,我亲手喂他喝下,望他步入轮回…… 

        九十九次!整整九十九次……我等不了了,真的等不下去了……” 

        孟姜女扑在生魂怀里不住地哭,哀恸让身后大军都沉重下来,那魂魄茫茫然地不知所措,抬手抚了抚孟姜女的发 

        “万郎……” 

        “去,捉了他们,要挟阎王交出轮回笔,不过要划去生死簿上一人姓名,阎王不应就休得怪我硬抢!”

        万鬼得了令,涌过忘川扑向对岸,鬼魂受不住忘川的束缚,上层的怨魂厉鬼就踏着同伴的哀嚎渡河,幽绿的河水鼓动,尖锐的嘶唳刺穿了昏红的天 

        冤魂厉鬼挣脱了冥界管束,它们早就没了人性,只有杀……杀…… 

       曼珠沙华相视,血红的眸间断然 

       沙华在忘川河岸厮杀,曼珠趁乱上了奈何桥 

       “孟姐姐,停下吧,交出生死簿,现在住手还来得及!若阎王亲临,一切都回不去了!”曼珠握紧了袖中的轮回笔 

        “连你都来阻拦我了吗?”孟姜女转身挥袖,液滴如针铺天盖地刺向曼珠 

        “孟姐姐你听我说!”曼珠匆匆忙忙地躲过,从怀中掏出一纸黄页,“天界有旨,若姐姐能在冥界守护万喜良百世,熬过生死,不识,分别之苦,二人情缘就当修成正果,许二人仙籍,自在逍遥” 

        液针脱了力般直挺挺地落下,孟姜女猛得跪倒在奈何桥上 

        “此话……当真?” 

        她颤抖着手接过,看清字迹后不住掩面悲泣 

        “一世……只差一世了……” 

        “让它们停下吧……孟姐姐” 

        “没用的,怨魂离了忘川,除了阎王无人能治——” 

        “曼珠小心!” 

        “轰——” 

        阎王已至 

        沙华没来得及挡下那道天雷,他被怨魂厉鬼拖住了脚步,浑身上下早已布满血痕 

        曼珠被天雷击中,倒在了孟姜女面前,黄纸粉碎 

        “为何……为何……”沙华小心翼翼地上前,把曼珠拥入怀里,才发现自己落了泪 

        “孟姜女,私盗生死簿,看管忘川不利,拘押生魂,你可知罪?” 

        阎王踏着云,带领阴兵作阵,封了作乱的鬼魂 

        生死簿从孟婆怀里掉出,落在了曼珠手边 

        “孟姜女……知罪”孟婆俯下了身,颤抖着叩了下去 

        “曼珠,沙华,办事不利,未取回生死簿,未镇压暴动,剥原职,守忘川” 

        生死簿飞向了云上,阎王走了,阴兵不再,怨魂厉鬼重封忘川,桥上也只剩曼珠沙华二人 

        “你傻吗,为什么要伪造天旨!哪来的百世之约,就是千世,孟婆也还是孟婆,凡人还是凡人!你修为不够哪受得住天雷,你会变回原形的……你会死的!”沙华把曼珠紧紧拥在怀里,泪痕血痕交叠在一起,“就为了成就他们不可能的爱情吗……怎么那么傻……” 

        “沙华,他们……他们以后会幸福的”曼珠从沙华怀里抬首,送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苍白着脸,赤红着瞳,“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你说那么多话呢” 

        “你瞧,轮回笔。生死簿掉到我手边时,我用了它,虽然没找到孟姐姐心上人的名字,所以没能划去,但我在生死簿上添了孟姐姐的名字,这样他们也可以一起入轮回了” 

        “……傻子” 

        后来的冥界依旧安稳太平,只不过据鬼魂们说,奈何桥上的给汤人有两个,忘川河岸有两景 

        桥上是个带着斗笠的年轻男人时,桥下的彼岸就开得炽热红火;熬汤人换成个扎着羊角辫的姑娘时,河边绿叶就在风中傲骨挺立 

        只有一对夫妻挽手到奈何桥上时,二人才会一齐出现,笑着聊着送他们入轮回转世

蓝绘
画完了画完了,今年的非都新年绘...

画完了画完了,今年的非都新年绘,画了地府全员,因为魍魉不是地府的灵是非都的灵就没有她份,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画完了画完了,今年的非都新年绘,画了地府全员,因为魍魉不是地府的灵是非都的灵就没有她份,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提拉米苏灬的微笑′

蒲松龄说过:人间无此殊丽,非妖即狐

三七和孟七真的是太美了!!!!

(那个应该为六盅病中泪)

阿香应该是孙尚香吧,伯言应该是陆逊,我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在微博上看到过断情日被剪掉的一段,是三七告诉阿香:自你死后,陆议改名陆逊,有追孙之意,他是喜欢着你的。

这一段被剪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是野史不属于正史,怕有篡改历史的情况,所以剪了吧,(虽然感觉剪了之后剧情不连贯)

为什么赵吏交换了灵魂就失去了记忆,而阿香她们却没有,周晓辉,还有慕容他们都没有??

曼殊沙华: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两不见

黄泉完结撒花

蒲松龄说过:人间无此殊丽,非妖即狐

三七和孟七真的是太美了!!!!

(那个应该为六盅病中泪)

阿香应该是孙尚香吧,伯言应该是陆逊,我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在微博上看到过断情日被剪掉的一段,是三七告诉阿香:自你死后,陆议改名陆逊,有追孙之意,他是喜欢着你的。

这一段被剪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是野史不属于正史,怕有篡改历史的情况,所以剪了吧,(虽然感觉剪了之后剧情不连贯)

为什么赵吏交换了灵魂就失去了记忆,而阿香她们却没有,周晓辉,还有慕容他们都没有??

曼殊沙华: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两不见

黄泉完结撒花

九方森罗_shinra

【阴阳师现代pa】红尘此生(第八弹·地府组·阎魔·判官·彼岸花·孟婆)

背景:人类死亡然后转世,而大妖们活到了现代,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混迹在人类社会里混日子,鸡飞狗跳的日常。


ps:妖怪们为了完美融入人类社会,各自给自己编造了人类的名字和身份,姓名是根据流传在人间的与自己有关的传说或者原名的谐音编造的。

年龄是写在身份证上的年龄(当然是假的)

简介中的表述一部分是站在身为人类的角度编的瞎话。


注意:1.全部是都是私设加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不ooc是不可能的,谨慎阅读

3.不要掐cp

4.涉及cp:刀灯,狗鹿,荒(川)目,酒茨,光切,博晴,藻巫,荒蛇,鬼使黑白,黑白童子,阎判,久岳,竹辉


——————————————————————...

背景:人类死亡然后转世,而大妖们活到了现代,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混迹在人类社会里混日子,鸡飞狗跳的日常。


ps:妖怪们为了完美融入人类社会,各自给自己编造了人类的名字和身份,姓名是根据流传在人间的与自己有关的传说或者原名的谐音编造的。

年龄是写在身份证上的年龄(当然是假的)

简介中的表述一部分是站在身为人类的角度编的瞎话。


注意:1.全部是都是私设加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不ooc是不可能的,谨慎阅读

3.不要掐cp

4.涉及cp:刀灯,狗鹿,荒(川)目,酒茨,光切,博晴,藻巫,荒蛇,鬼使黑白,黑白童子,阎判,久岳,竹辉


——————————————————————————————

姓名:阎摩

读音:enn ma

原形:阎魔

性别:女

年龄:38

职业:律师

简介:曾经有人见过她的身份证上出现过印度,中国,日本,三种不同的国际的神秘女性,也的确会说三种语言,自称祖籍在印度。知性御姐女强人,A破天际。

“十殿”律师事务所的老板,还有另外九位知名不具的懂事,手下有判官孟婆黑白鬼使四名骨干,还有两位实习生(黑白童子),员工全体国际不明。

有未公开男友(判官)一名,办公室恋爱,未同居,与彼岸花住在一起,上班会带彼岸花做的便当,欺负手下是日常,喜欢开小黑和小白的玩笑,跟青行灯,花鸟卷私交都不错。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 自称姓氏是阎。名字的最早的印度神话中冥神的字。



姓名:崔槃

读音:cui pan

原形:判官

性别:男

年龄:30

职业:秘书

简介:【十殿】律师事务所员工之一,老板秘书。从头到脚诠释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句话。

小黑和小白的直属顶头上司,钢铁憨憨,工作狂,好男人,良心副官排行榜经久不衰的第一名。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源是中国传说中的判官的名字崔畔的谐音。



姓名:孟忘乡(孟望香)

读音:meng wangxiang

原形:孟婆

性别:女

年龄:25

职业:人事主管

简介:【十殿】律师事务所的人事主管,童颜,身材娇小,与山兔是闺密,和车友。

喜欢开跑车,经常在有空的时候跟山兔一起去赛车,两人都自己给跑车改了涂装和起了名字,孟婆的那辆车叫【牙牙】,主体是紫色的。

热爱各种极限运动。擅长煲汤,经常自主研发各种口味各种配料的汤,实验对象基本是同事们。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源,忘记家乡的意思。本名写作忘乡,身份证上写作望香



姓名:浅川沙华

读音:asakawa  sunaka

原形:彼岸花

性别:女

年龄:26

职业:花店老板

简介:自由画手,在楼下开了一家花店【彼岸】,平时闲的很,于是发展了烹饪的爱好,同居的阎摩有了口福。

给青行灯的小说画过插图,没出过画集,但是经常在自家花店里画些小稿放社交网站,粉丝也不少,平时店里没什么人的时候,会到对面喫茶店喝下午茶。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自三途川和彼岸花的别称曼珠沙华。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百闻牌 平安夜快乐!狸猫...

阴阳师百闻牌  平安夜快乐!狸猫酒馆的圣诞晚会挤满了式神,书翁凭空画树,雪童子在线施法,而今天的三目是圣诞老喵,希望被礼物“砸中”的大家都能收获幸福~ 咿?大天狗头上的倒计时好像快读完了,该不会是要表演那个了

阴阳师百闻牌  平安夜快乐!狸猫酒馆的圣诞晚会挤满了式神,书翁凭空画树,雪童子在线施法,而今天的三目是圣诞老喵,希望被礼物“砸中”的大家都能收获幸福~ 咿?大天狗头上的倒计时好像快读完了,该不会是要表演那个了

七海有灯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柴桑陌上尘

新皮肤情报 |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新皮肤情报 |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