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孟鹤堂

102.3万浏览    28005参与
拾柒
又截了一个1×1的...


又截了一个1×1的

依旧是0.5倍速

来自b站 av号在上一篇


又截了一个1×1的

依旧是0.5倍速

来自b站 av号在上一篇

Kk

【周九良】我帮您挠

勿上升正主🙅🏻‍♀️我跑路了 这是良堂!😼



两人都归我嘻嘻💁🏻‍♀️还是不知道算啥 四不像x2👀



如有冒犯 可删🙇🏻‍♀️



——————————————————————————



我是孟鹤堂的搭档,周九良。


我很喜欢在台上和下面的观众说说话,每次都很开心。


可是鹤堂最近好像越来越不开心了。



我没想问,因为我知道,他都是因为我。


你说他那眼神时不时就往我这瞟,傻子都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可我不想说。因为,扮猪吃老虎,有意思多了。



大家都说我自闭,冷漠。


其实不是,你们没发...

勿上升正主🙅🏻‍♀️我跑路了 这是良堂!😼




两人都归我嘻嘻💁🏻‍♀️还是不知道算啥 四不像x2👀




如有冒犯 可删🙇🏻‍♀️




——————————————————————————




我是孟鹤堂的搭档,周九良。


我很喜欢在台上和下面的观众说说话,每次都很开心。


可是鹤堂最近好像越来越不开心了。




我没想问,因为我知道,他都是因为我。


你说他那眼神时不时就往我这瞟,傻子都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可我不想说。因为,扮猪吃老虎,有意思多了。




大家都说我自闭,冷漠。


其实不是,你们没发现吗?只有我冷漠的时候,鹤堂最活跃了。


我喜欢看他那样。




你们没近距离见过他那眼神,勾人,太勾人了。


说句实话,他的眼神太炽热,所以我越来越不敢看他了。


台上不能发愣,有事台下解决。




鹤堂啊,难道您不知道喜欢是藏不住的吗?


您太差劲了,您对我的爱都要满出来了,他们早就知道了。就您一个人,傻乎乎地以为藏得完美呢。


在这,您就要多学学我。




其实我下了台一直都不想和您说话,您问为什么?


因为您总是在台上对他们柔情媚态。


我生气,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好想成为他们中的一个,可是后面想想,他们见不到这么真实、又过分美好的您,我又想开了。




当初您选定了我,可就不能后悔了。


我把我的青春都给了您,您可不能辜负我。




我没有一时一刻不想着您,我巴不得时时刻刻陪着你。


可是那群妇女好爱你。


不过没关系,我才是那个真正能拥有你的人。




您的眼睛、您的嘴、您的身段,


没有一处不让我情动;


您的眼神、您的声、您的身姿;


没有一时不让我情迷。




孟鹤堂这三个字,就够勾走我的魂了。


可是时候不到,我不能说。


我必须忍住,不仅是为了我,


更是为了您。




哦对了,


孟鹤堂,以后别在台上摸自己了。


要是痒了,告诉我,


我帮您挠。


————————————————————————-


提前道歉🙇🏻‍♀️

难搞哦













拾柒


『我喜欢你拉住我的那一刻
感觉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P1  原速
P2  0.5倍速

B站:阿徐徐徐徐徐徐徐
av号:38596003

即使看过三遍
再看时候还是津津有味

推荐指数:★★★★★


『我喜欢你拉住我的那一刻
感觉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P1  原速
P2  0.5倍速

B站:阿徐徐徐徐徐徐徐
av号:38596003

即使看过三遍
再看时候还是津津有味

推荐指数:★★★★★

Clear-盒子

《相思入骨,声声泣血》42

你们千呼万唤的相思来了(然而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圆回去。。。。)
————————————————————————

门外连续不断的敲门声让安妮快要疯掉了“我说,要不就让他进来吧,他在门口一直敲门也不是个事啊。”

“随便他敲吧,反正坏了也不用我们赔。”我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说。

“说是这么说,那万一要是有别人在门口偷拍可怎么办?你俩这正是风口浪尖的。万一呢?”安妮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安妮,又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声响,我撇了撇嘴说“你想开就开去吧,反正我不见他。”我转过身去,心虚的又喝了一口酒(口嫌体正直。。。)

“好~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你看见他。”安妮笑了笑,转身打开了房门。

“清儿...

你们千呼万唤的相思来了(然而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圆回去。。。。)
————————————————————————

门外连续不断的敲门声让安妮快要疯掉了“我说,要不就让他进来吧,他在门口一直敲门也不是个事啊。”

“随便他敲吧,反正坏了也不用我们赔。”我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说。

“说是这么说,那万一要是有别人在门口偷拍可怎么办?你俩这正是风口浪尖的。万一呢?”安妮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安妮,又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声响,我撇了撇嘴说“你想开就开去吧,反正我不见他。”我转过身去,心虚的又喝了一口酒(口嫌体正直。。。)

“好~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你看见他。”安妮笑了笑,转身打开了房门。

“清儿!!!!”打开门的一瞬间,孟鹤堂就冲进了房内,生怕自己慢了一步,便又被关在了门外。

“孟先生,请您冷静些。”安妮微微的抬手拦住了想要冲到我面前的孟鹤堂。

“安妮,我。。。”孟鹤堂看着表情有些冷漠的安妮,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孟先生还是称呼我为安小姐吧,毕竟我们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你直接叫我的大名,更何况我现在并不是很喜欢你。”安妮微笑着说

“好的,我明白了”孟鹤堂低下了头“那现在可以让我先见见云清吗?”

“我想孟先生还是不要去见她比较好,让你进来,只是我自己的主意引见,他并不是很想见到你,而我只是担心你的出现会给他添麻烦,仅此而已。”安妮站在孟鹤堂的面前,语气平静的说。

“是这样啊”孟鹤堂语气低落

“所以孟先生要是没有事情的话,就请先回去吧。”安妮指了指门外。

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我虽然见不到孟鹤堂的表情,却一直在墙后站着偷听两个人的对话,这突然的安静,让我有些错不及防,喝下去的酒水也呛到了气管里。

“咳咳咳。。咳咳咳。。”我觉得我已经被自己呛到不能呼吸了。

“清儿!!”

“木头!!”孟鹤堂和安妮两个人听到声响后赶忙向我跑过来。

“清儿,怎么样?你没事吧?”孟鹤堂蹲在我的身旁,轻拍着我的后背。

“你呀,喝酒都能呛到也是没谁了。”安妮对我伸出手说。

我十分嫌弃的对她翻了个白眼,并从孟鹤堂怀中跑了出来。

“清儿”孟鹤堂有些委屈地看着我。

“孟先生!我想今天我们在剧场的时候,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不知道您这个时间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呢?”我站在安妮身边面无表情的说。

“你我相识两年半,这是你第二次叫我孟先生。上一次是你还没进门的时候。”孟鹤堂低着头语气落寞

“也是,虽然我不想再看见你,但按照规矩,我还得叫您一声师哥。不知道师哥找我有什么事呢?”看着孟鹤堂的表情,我承认我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就好像有一种被什么东西堵住的感觉,但这个时候的我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孟鹤堂,惹完了我还出现在我面前的缘故。

“你现在就这么不想看见我吗?就连一句解释都不听我说吗?”孟鹤堂看着我说。

“如你今天所说的,没有必要解释,事情的真相,我已然亲眼得见。”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再看看眼前的孟鹤堂,说我不生气是骗人的,但比起生气,更多的是一种背信感

“师哥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我想以诗歌的演技一定能拿大奖。”我语气冷漠的说。

说实话,我并不想轻易的原谅孟鹤堂,想想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我就止不住的恶心“时候不早了师哥请回吧,我和安妮还需要休息。”对,孟鹤堂下了逐客令,我便不再理会他向卧室走去。

“孟先生,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就先请回吧” 安妮看着孟鹤堂做出了请的手势

“好。。。”孟鹤堂看了看我离去的背影,明白了,就算自己一直呆在这里也毫无用处,起身准备离开,又忍不住转身叮嘱了几句“那个,清儿胃不好,又喝了酒,等一下帮她叫份粥。还有就是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她”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安妮看着孟鹤堂离去的背影感叹道。

“行了,你人都走了,还装什么鸵鸟。”啊你靠在门侧,看着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的我。

我挣扎着从被子里露出自己的脑袋,大口喘息着“他走了?”

“嗯,走了,不走干嘛留着过年啊?”安妮不耐烦的说。

我向门外看了看,确定了外面确实没有,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故作不在意的问“那他走的时候。。。就没和你说点什么。”

“说什么?”安妮反问

“不是,你们俩在外边儿待了那么久,就一句话没说???”

“哼~~”安妮勾起嘴角看着我“你之前说的那么文艺,说什么天高任鸟飞,什么各自安好,我就知道你才放不下你那亲爱的孟哥哥!”

“谁。。。谁说的,我关心他干什么?我,我。。。”我对着安妮翻了个白眼。

“既然你不关心,那他说了什么?又管你什么事啊?”安妮挑了挑眉看着我。

“我,我才不关心他呢,懒得理你,我,我睡觉了。”说罢,我把被子蒙到了头顶。

安妮见状笑了笑。把我的被子拉了下来“好了,不逗你了,你孟哥说,你喝了酒胃不好,让我帮你叫一份粥。”安妮故意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孟哥还说了。让我帮他照顾好某位大小姐。”

“切,谁用他照顾了。”我撇了撇嘴说。

“行了。”安妮摸了摸我的头“粥呢,我就不帮你叫了,喝什么,自己打电话,我也要去睡个美容觉了。”

“去吧,去吧,烦死了你。”我对着安妮摆了摆手。

“嘿,你个没良心的。”安妮戳了一下我的额头。

“祖宗赶紧出去吧,我要睡觉了。”我把安妮的手从我的头顶拍下去。

等安妮走后,我自然是没有听他的话去叫客房服务,只是回到了客厅里,继续思考着往事种种。

我在想。我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我喜欢的孟鹤堂又是什么?我对孟鹤堂的到底是喜欢还是依赖呢?往事犹如过眼云烟,一幕幕在我眼前划过。我想我喜欢孟鹤堂这件事是毫无疑问的,但现在我有多喜欢他,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了。

一整个晚上,我唯一弄明白的事情就是,我喜欢的是曾经的孟鹤堂,很喜欢很喜欢,但是现在的孟鹤堂却让我感到恐惧,他亲手打翻了我对他所有的印象,干脆得像一个我从未认识的人。

就这样,我等会儿说自己满脑子的疑问,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这二天吵醒我的,又是一阵敲门的声音。

“谁啊??”我语气不善地问。

“您好客房服务,是您点的早餐”

“客房?服务?我没叫早餐啊。。。”我挠了挠头从地上爬起来

“是我叫的”我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我急忙回头去找,可是脑子都晃晕了,我也没见到他的人影。

“我在这儿,你是瞎了吗?”

我顺着声音找过去,便见到李明泽正靠在落地窗边。

“干嘛啊!这么早!麻烦你想自()杀回你自己房间去好吗?”我打着哈欠,把酒店送来的早餐拿进了屋内,放到了一边。

“你一天不咒我会死吗?”李明泽翻了个白眼说。

“那你一天不来烦我会死么?”我不理他,趴到床上继续睡。

“你先把早餐吃了成吗?”李明泽走过来踹了踹我的床

“烦死了!”我拿起枕头丢到了他的身上。

“你起不起?”

“不起!!!”

“好,你等着”李明泽说完这句话便走出去了。

我以为李明泽真的出门了,可过了没有十分钟,我便开始觉得自己的房间跟个烤箱一样。可是我记得我把空调定在了26度啊。我挣扎着爬起来去门口查看“26度没错啊。”我看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什么毛病。“等会儿。这个图标是?小太阳。。。。。”

“制热模式!!!!!”

“李明泽!!你个幼稚鬼!!!”我对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却不见回应,值得认命的把空调调了回去,拿着换洗的衣服(李明泽买来的)去浴室洗掉自己身上的汗水。

当我推开浴室门走出来的时候,李明泽正坐在我的沙发上看着报纸,茶几上是他重新帮我叫来的早餐。

“李明泽,同样的招数你用了快十年!烦不烦啊你!!”我把手里拿着用来擦头发的毛巾就到了他的脸上

“准确的说是七年零四个月,不过这个招数依旧很有用,不是吗?”李明泽拿下毛巾,看着我挑了挑眉说。

“啊啊啊啊,你个魔鬼!!!”我坐到沙发上,把盘子里的煎蛋当成李明泽来切。

“行了,这句话你也说了快七年了,还不是一样没有用,赶快吃你的饭,吃完了我还得送你回郭先生那里。”李明泽叹了口气用关爱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郭先生?”我吃了口面包,看着李明泽。

“你爸”

“哦,我爸”我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就在李明泽撇了我一眼,然后起身站到了我的身后

“我想你还没有理解我说的你爸究竟是谁,我说的是那位比你亲爸还要亲的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郭先生。也就是你!爸!”

“噗!!!!!”我一口还没咽下去了,牛奶全部喷了出去。
“郭爸找我你怎么不早说!!!!”

一听是郭爸叫我回玫瑰园,我吓得赶紧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拿起手机就要走。

“你先把早餐吃完,来得及的。”李明泽伸手把我按了回去。

“吃什么吃我不得提前一点回去么!!!”

“你不吃也行,现在这个时间段是北京的早高峰,你可以自己打车回去,或者你也可以选择跑回去。”李明泽微笑着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坐回到沙发上,快速的吃着早餐。

“你慢一点,郭先生说了,让我们午饭前回去就行。”李明泽说着,又坐回到他原来的地方。

我等大了眼睛看着李明泽,说真的,从小到大,我都觉得上一辈子我一定炸了他家的祖坟,这辈子才又遇见了他。让他折磨我这么久

“李明泽,我就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就该你的”我没好气的说

“既然你这么说我不介意,你用这辈子来还我。”李明泽看着我说,眼神中不带一丝玩笑。。。。。。

————————————————————————
日常宣群:欢迎加入请盒子更新,谢谢!,群聊号码:513883528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佛系更新,切勿上升蒸煮
就是喜欢相声,就是喜欢德云社,就是喜欢孟鹤堂看不下去出门左转不送~

顾琅公子_

“梦里见你在桥头”

搭配bgm毛不易-项羽虞姬

“梦里见你在桥头”




搭配bgm毛不易-项羽虞姬

绿牌打印🐔

大头复键失败......本来想画情头的是我太菜了大头都不会画了随便搞搞

大头复键失败......本来想画情头的是我太菜了大头都不会画了随便搞搞

贺泫奕

孟鹤堂:有些人,表面上风光、背地里却连个九橘都没有。

孟鹤堂:但是我有。

孟鹤堂:有些人,表面上风光、背地里却连个九橘都没有。

孟鹤堂:但是我有。

德云社的小狐狸

[孟鹤堂x你]青梅竹马3

圈地自萌!无聊的脑洞产物!

请勿上升正主,上升正主的都是二傻子!


  “我怕我说想你孟哥吃醋。当年,”“咳…”孟鹤堂及时打断周九良的话。看样子还是对把你哥周九良误会成一对的事感到尴尬。

  “当年?当年怎么了?当年我还有事没和孟鹤堂算账呢。”周九良见状就转移的话题:“没事没事,你俩赶紧带着布丁回去过二人世界行吗?别在这虐单身狗了。”既然周宝宝下了“逐客令”,孟鹤堂就只好带着你先回家了。

  到了孟鹤堂家,你往沙发上一坐。把布丁放在腿上撸,“孟哥哥,现在咱们算算当年的事呗。九良哥说的是啥啊。”

  “没…没啥,真没啥。你还是先说你要和我算账的事吧。我这一路上都想着这个呢。”孟鹤堂确实不清楚你要和他...

圈地自萌!无聊的脑洞产物!

请勿上升正主,上升正主的都是二傻子!


  “我怕我说想你孟哥吃醋。当年,”“咳…”孟鹤堂及时打断周九良的话。看样子还是对把你哥周九良误会成一对的事感到尴尬。

  “当年?当年怎么了?当年我还有事没和孟鹤堂算账呢。”周九良见状就转移的话题:“没事没事,你俩赶紧带着布丁回去过二人世界行吗?别在这虐单身狗了。”既然周宝宝下了“逐客令”,孟鹤堂就只好带着你先回家了。

  到了孟鹤堂家,你往沙发上一坐。把布丁放在腿上撸,“孟哥哥,现在咱们算算当年的事呗。九良哥说的是啥啊。”

  “没…没啥,真没啥。你还是先说你要和我算账的事吧。我这一路上都想着这个呢。”孟鹤堂确实不清楚你要和他说什么事。但是你可是记得真真切切啊,这4年来周九良虽然没有和你说过孟鹤堂有女朋友的事,但是那个助理的事你还没忘。

  虽然你们之间的窗户纸已经捅破了,问与不问没多大必要。但是这始终是你心里不能释怀的一件事。“孟哥哥,13年你们队里是不是有个女助理?然后转交过我给你的便当。”你这么一提,孟鹤堂也想起来了。

  “她当时叫你堂堂,还真亲密啊。”你刻意加重了亲密两个字的音量。孟鹤堂这才明白果然问题就是出在那个助理身上。当年要是多追问一下就好了。不过还好,现在也不晚。“卿儿,宝宝。天地良心我当时和她啥事都没有。在队里她一直叫我孟哥的。后来听说她把你从后台赶出去,我还生气了。不信你可以去问九良。我喜欢的一直是你。”

  孟鹤堂用极其真诚的语气和你表明心意。你们一起生活了10年,你当然信孟鹤堂的。只不过你还是想逗逗孟鹤堂:“你一直喜欢我啊,隐藏的真好。十多年我都没发现。”

  其实真不能说是孟鹤堂隐藏的好,“也许我是有点直男,但是你没发现只有我叫你卿儿吗?卿儿,情儿。你就是我的情啊。”师父师娘叫你丫头或者遇卿,德云社里的哥哥们都是叫你遇卿或者小师妹。偶尔开玩笑会叫你林妹妹(咱们主角姓林)。的确,只有孟鹤堂会叫你卿儿。而且你已经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就这么叫你的。也许,真的是你发现的晚。

  误会解除,一切的一切就都不必说。关于那个助理,管她后来去了哪里呢。现在和4年前相比发生的改变太多太多了。

  首先,就是孟鹤堂已经带领一个演出队伍了。你还没见过那群队员们,都是新生成员啊,会有比你小的也说不定。这不,他们七队的群聊已经炸开锅了。

  大辈:“小孟回来了?带的姑娘是谁啊?”

  东哥:“加一。”

  二哥:“加一。”

  九香:“加一。”

  大辈:“你们别总加一啊。猜猜是谁?”

  二哥:“加一。”

  东哥:“加一。”

  九香:“加一。”

  老秦:“队长夫人来解释一下?@周九良”

  大辈:“加一。@周九良”

  东哥:“加一。@周九良”

  二哥:“加一。@周九良”

  九香:“加一。@周九良”

  九良:“那是传说中的队长夫人。让孟鹤堂等了4年那个。”

  堂堂:“女朋友,还没领证呢。领证了再通知啊。”

  大辈又皮了:“啥时候领后台看看啊。”然后就是一群人的加一。比刚刚的还壮观,可见他们对你这位神秘的队长夫人很感兴趣。

  孟鹤堂把手机递给你看,“卿儿,哪天和我去后台呗。他们这都想看你呢。”你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毕竟在国外也是一直关注着德云社这个家。七队有些是新面孔,但是你也能认得出来谁是谁。

  只不过你想先去看望张云雷,这也是你很亲密的哥哥了。对于出事没能回来,你心里一直很愧疚。孟鹤堂告诉你张云雷还在给大林助演,回来还要一段时间。你也就只好先去七队后台转悠了。

  第二天一早,孟鹤堂就过来接你。正好碰到于大爷早起遛弯。于大爷心里一想不是来找他就是找你的。不过这时间能找他干嘛,所以肯定是找你。“孟孟啊,你和丫头进展的挺快啊。这就分不开了?”孟鹤堂害羞一笑:“嗨,带卿儿出去玩会,队员也非说要看卿儿。所以这么早就过来接她了。”

  “师父!孟哥哥!你们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呢?我可是听见你们说我了。”你也是刚出家门就碰到这两人。

  “在背后夸你呢。”“嗯对。就是夸你呢。”这爷俩哄人倒是一个思路。你也不在计较,走到孟鹤堂身边,孟鹤堂顺势牵起了你的手。在于大爷面前你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干爹我们就先走了啊。再见。”孟鹤堂和于大爷告别,你也跟着“师父再见。”于大爷招了招手,赶紧走吧你俩。这么腻歪。

  你和孟鹤堂一起吃了早饭,逛了逛附近。说真的,你没想到4年的变化有这么多。这个城市对你来说都陌生了许多,还好这里的人你还熟悉。


四月茶

【良堂】梦境·序

是一个中短篇吧

七章完结

关于孟鹤堂的七个梦和七段故事

文笔一般

如有撞梗算我抄您的

请勿上升

感谢点进来的你,啾咪!

以下正文


我是一个心理医生,我现在写下的这些文字,都源自于我的一个病人。这是他所经历的,我征得他的同意后,将他的梦境写成七个故事,便有了你现在所见的这些。


他叫孟鹤堂,他来的那天,天空是阴沉的灰色,淅淅沥沥下着雨,他脸色苍白,身边也没人陪伴,自己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他的眼睛很美,但却无神。他葱白的指尖颤抖着,递上自己的病历本。


“……拜托您,救救我……”他的声音也在颤抖,以一种急迫不安的语气说出他的诉求。他为噩梦所困扰,每天夜里一身冷汗惊醒,...

是一个中短篇吧

七章完结

关于孟鹤堂的七个梦和七段故事

文笔一般

如有撞梗算我抄您的

请勿上升

感谢点进来的你,啾咪!

以下正文


我是一个心理医生,我现在写下的这些文字,都源自于我的一个病人。这是他所经历的,我征得他的同意后,将他的梦境写成七个故事,便有了你现在所见的这些。


他叫孟鹤堂,他来的那天,天空是阴沉的灰色,淅淅沥沥下着雨,他脸色苍白,身边也没人陪伴,自己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他的眼睛很美,但却无神。他葱白的指尖颤抖着,递上自己的病历本。


“……拜托您,救救我……”他的声音也在颤抖,以一种急迫不安的语气说出他的诉求。他为噩梦所困扰,每天夜里一身冷汗惊醒,七个噩梦萦绕在他心头,可他什么也记不起,只记得一个名字——


周九良


他不知道周九良是谁,但他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有一种亲近的感觉,可当他回忆起这个名字,一股恶寒就顺着脊椎骨往上爬,一直蔓延到他的脑海,让他挥之不去,让他害怕。


他在惊醒后再也睡不着,头脑中浑浑噩噩都是梦境的内容,眼前黑暗猩红一片,鼻腔中充斥着血腥味,耳畔回响着嘈杂的噪音。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这份恐惧一直伴随他到天明,直到窗外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第一缕阳光撩开薄薄的窗帘照在他脸上时,这种恐惧才开始淡去,随着天渐渐明朗,阳光慢慢洒满房间,这种恐惧才消退。


我让他告诉我梦的内容,可他却说不清,越说越混沌,直到他双手抱着头缩成一团,一副可怜的样子窝在沙发的一角。


看来我必须催眠他了。


“不……不!医生,求您……别再让我经历这些了……我不想再回忆起关于这些噩梦的一丝一毫了!”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找不到别的办法来治愈他。好在他终于同意了。


摇晃的怀表吸引着面前人的目光,滴答的钟声在一片沉寂中显得格外明显。那双带着水汽的眼睛紧盯着怀表,在时间无声的流逝中缓缓阖上,他的意识悄悄潜入那七个梦境,轮回了七段孽缘。


孟鹤堂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tbc

这是一个序章,大概是瞎铺垫一些什么

⚠️从下一章开始会有血腥场面描写

如果您接受的话请点个小红心或小蓝手

意见建议欢迎评论私信

可以评论或私信催更因为我很懒!

爱你!

周先生
这个图片应该有故事!! 堂:撅...

这个图片应该有故事!!

堂:撅嘴

良:哎哟!你都多大了 还卖萌

这个图片应该有故事!!

堂:撅嘴

良:哎哟!你都多大了 还卖萌

清晨暮6racies蘑菇

从抖音看来的这俩幼稚鬼,哈哈哈哈

Biu biu biu

我要在你的心上开一枪😂😂

从抖音看来的这俩幼稚鬼,哈哈哈哈

Biu biu biu

我要在你的心上开一枪😂😂

中部女子的魅力

看,对面的那个女孩(男孩)真是个妙人儿!
快偷偷拍下来回去欣赏!

看,对面的那个女孩(男孩)真是个妙人儿!
快偷偷拍下来回去欣赏!

中部女子的魅力
单看手指是周娇娇本宝宝无疑了,...

单看手指是周娇娇本宝宝无疑了,看整个气场还是大佬——周九良这是个神奇的男人

单看手指是周娇娇本宝宝无疑了,看整个气场还是大佬——周九良这是个神奇的男人

吾性空山.

【堂良】喜欢你4

【堂良】

      ABO向  勿上升真人 纯属自己歪歪

         原创文章!!!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如有雷同,找我谈谈!!抄袭必究!!

           (敢抄袭,我去捶爆你狗头,哼)

     ...

【堂良】

      ABO向  勿上升真人 纯属自己歪歪

         原创文章!!!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如有雷同,找我谈谈!!抄袭必究!!

           (敢抄袭,我去捶爆你狗头,哼)

           柠檬红茶A堂×茉莉花茶O良

     (内有老秦友情客串,私设老秦比九良大)

     第四章接上文:

                 孟鹤堂推开了那间办公室的门,只见偌大的办公室里坐了两个西装革履,神色严肃的精英人士,其中一个人开口道:“孟鹤堂先生是吗?”

                 孟鹤堂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是的,我是孟鹤堂。”另外一个人开口说:“您发给我们的简历,我们已经看过了。很难想象,向您这样年轻又有前途的alpha,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周氏集团?”

                 孟鹤堂语气轻缓地说:“首先周氏集团在我市属于领军企业的地位,发展空间十分广大,其次周氏集团的工作时间十分宽裕,这一点是让我十分欣赏的。”

                 这两个人又提出了一些问题,孟鹤堂一一解答,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说:“孟先生,请您回去等一下通知,我们会在下周一下午六点左右给您发通知。”

                孟鹤堂明白他们的潜在含义,站起身来说:“好的,谢谢您!”

               晚上,另一边的周九良和秦霄贤已经相对无言了半天,秦霄贤一拍大腿说:“哎,九良,哥教你追男十八式,甭管孟鹤堂,孟鹤亮的,都手到擒来。”

            周九良闷闷地答应了:“嗯~”秦霄贤立马来了精神,秦霄贤看起来经验十足的说:“追男十八式其实只有三招。”

             秦霄贤故作神秘的说:“哎,九良,你猜猜第一招是什么?”周九良丝毫没有想配合他的样子,语气淡淡的:“旋儿,你想干嘛?直说”

             秦霄贤仿佛如世外高人般说:“第一招,投其所好,你不是有他的联系方式嘛?先加个微信,朋友圈是个反映他的爱好的好途径。”

            周九良点了点头,有些期待的加了孟鹤堂的微信号。过了一会儿,“叮~”轻快的铃声传来,周九良有点紧张地告诉秦霄贤:“旋儿,通过了,我该说什么?”

           秦霄贤一把夺过周九良的手机,“我都替你着急。”秦霄贤头也不抬的打着字,手指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移动着。


           秦霄贤找到了孟鹤堂的朋友圈的照片,把手机还给了周九良说:“给你看看,你觉得他喜欢什么?”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朋友圈里满满的照片翻了半天,周九良抬起头看着秦霄贤,开口道:“我觉得他可能会喜欢音乐会”说罢把手机递给了秦霄贤。


           秦霄贤有点吃惊,他刚才看见了孟鹤堂的照片,一个长得不错的alpha,怎么会喜欢这么枯燥的东西?秦霄贤有点迟疑地说:“那你买两张音乐会的票,我怎么记得你最不喜欢这些外国的音乐。”


           周九良有点后悔和秦霄贤是发小了,周九良反问道:“咋了,我三哥不是乐器嘛?他们的什么小提琴什么的也是乐器,我去听听怎么啦?”


          秦霄贤仔细一想也是,就没说什么了。周九良上网翻了半天页面,最后敲定了周五晚上的音乐会。秦霄贤大喊一声:“是时候说第二招了。第二招抓住他的胃,天天给他送早饭,要自己亲手做的哦!”


            周九良有点尴尬地说:“我就会葱油面,大早上的谁家吃葱油面?”秦霄贤估计也是忘记这茬了,揉了揉脸说:“那就送午饭吧!”


           秦霄贤郑重其事地说:“第三招,让那个人熟悉你的存在,明白吗?我的追男十八式说完了。加油 九良,哥哥看好你” 周九良看着秦霄贤说:“去你的吧。”


            另一边孟鹤堂看着微信页面上周九良消息,周九良:后天有空吗?孟先生,我想向您赔礼道歉!孟鹤堂想起今天上午的那个头发毛茸茸的男孩,应该还没有分化吧?脸上不自觉地堆满了笑容,手里的动作不停,回复到:好。


————————————————————


      老秦的追男十八式到底管不管用呢?


          堂堂是不是有点喜欢九良呐?


      请期待下一章,呐,空山会努力更文哒

————————————————————



    这里吾性空山,多谢喜欢!


中部女子的魅力
【九良】像极了呼风唤雨以德服人...

【九良】像极了呼风唤雨以德服人却也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的澳门大亨  和他  【鹤堂】 成熟稳重“母仪天下”看是纯良无害实则运筹帷幄的夫人

【九良】像极了呼风唤雨以德服人却也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的澳门大亨  和他  【鹤堂】 成熟稳重“母仪天下”看是纯良无害实则运筹帷幄的夫人

白草年年雪

【堂良】三朝 15

  ⭕重生追妻小甜饼,时间线不为真,微贤良。

  ⭕我想陪你过每一个三朝。

  ⭕看完就跑不留评的,通透打折腿,哼。

       
  ◎第十五章

  

  医院,颜色白得像是在天堂。

  

  周九良弯腰坐在空荡走廊的长椅上,双手交织抵着额头,眼睛紧闭着,祈祷手术室的门尽快亮起绿灯。

  

  痛楚,是从心脏蔓延开的,在胸腔内爆炸,直接霸占上周九良的脑内神经,让他一阵难过。

  

  李鹤东在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宽慰他:“会没事儿的。”

  

  是啊是啊,会没事儿的。上一世孟鹤堂不也出过车祸吗...

  ⭕重生追妻小甜饼,时间线不为真,微贤良。

  ⭕我想陪你过每一个三朝。

  ⭕看完就跑不留评的,通透打折腿,哼。

       
  ◎第十五章

  

  医院,颜色白得像是在天堂。

  

  周九良弯腰坐在空荡走廊的长椅上,双手交织抵着额头,眼睛紧闭着,祈祷手术室的门尽快亮起绿灯。

  

  痛楚,是从心脏蔓延开的,在胸腔内爆炸,直接霸占上周九良的脑内神经,让他一阵难过。

  

  李鹤东在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宽慰他:“会没事儿的。”

  

  是啊是啊,会没事儿的。上一世孟鹤堂不也出过车祸吗,只是个小擦伤。那么这一世,也一定可以……

  

  可是这里是医院,周九良一踏进门就会腿抖的地方。消毒水的气味无处可躲,身旁穿行的人一个个神情凝重……心头像被揭开一块伤,塞满了压抑,多一秒都呆不下去。

  

  “东哥,我好累…先走了……你一个人在这儿等,用不用叫栾哥来?”周九良站起身,有意无意地摸摸口袋里那枚碎掉的镯子。

  

  李鹤东点点头:“行,别太难过,你孟哥吉人自有天相。”

  

  周九良压低声音说:“好。”

  

  “那行,去吧。”

  

  栾云平听了消息,赶来得快,周九良在医院门口和他交换过眼神。

  

  气氛和谐无比。

  

  然而,在擦肩的那一刻,栾云平很沉重地开口:“我其实一直知道你要走,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非走不可。”

  

  周九良顿住脚步。

  

  “你人生新的征程是离开相声舞台,是一张返程机票,是推开医院大门……可你能告诉哥,孟祥辉,孟祥辉他…欠了你什么呢?”

  

  “你推开他一次,一次又一次,你非要逼死他才肯回头吗?!”

  

  “我没有——!”

  

  少年人一字一顿,三个字被咬得发音很重。

  

  冬季街道上的泪砸下来就成了冰,周九良控制不住自己只是想喊出来,喊过后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又一阵懊悔。

  

  “栾哥对不起啊。”粉红的舌尖舔舔干裂的唇瓣,周九良垂在两侧的手抖个不停。

  

  栾云平深吸一口气,呼出一团白雾,轻轻地说:“没事。”

  

  他抱抱情绪崩溃的小孩儿,把人的衣领拉锁拉紧:“九良……或者只能说是周航?——你是个成年人了。自己考虑清楚,哥不逼你。”

  

  考虑清楚,哥不逼你。

  

  自己考虑清楚……

  

  你是不逼我,可全世界都在逼我。我退后一步是悬崖万丈深。那里会断裂、崩塌。然后,我的全部信念转瞬即成废墟,满天飞沙扑进眼睛里。

  

  我爱过,想来只是爱过。我以为灵魂有天终究会心死,在远离他的地方流离,最后客死他乡。

  

  差一点儿,差那么一点儿就离开了。偏偏赶上他找过来。

  

  兜兜转转,一世又一世。

  

  我离开过那么多次,医院是一次,酒店是一次,火车站是一次,机场是一次。

  

  所以,周九良你摸摸你的心,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是想走吗?

  

  浑浑噩噩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走,北京城那么大,无处可归。

  

  一上午的时间耗尽,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电话。

  

  栾云平沙哑的嗓音难掩激动:“醒了,人醒了。”

  

  周九良在饮品店门口扶去肩上的雪,搓搓冻红的指节。握着电话轻贴耳边……咳嗽两声,缄默着喘息,像是千言万语都卡在喉咙口。

  

  电话那头的人毫不掩饰欣喜:“他问我找你呢。”

  

  周九良:“我……我?”

  

  栾云平:“他说你欠他一样东西。”

  

  周九良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条件反射地明白了孟鹤堂说的是什么。

  

  他摸摸被碎玉划伤的手指:“栾哥,明明是他欠我的……他欠我的。”

  

  他亲口跟我说,等拥有一套黑褂就送一个给我的。

  

  ——孟哥……等以后,你够得上黑色大褂,我就再买一个镯子,跟你凑一对儿。

  

  ——怎么说啊?

  

  ——配一套黑色,好看。

  

  ——嗯,那到时候我送你一个。

  

  去他妈的配一套黑色好看,我就是想跟你戴同款。我想昭告全天下别再想瞎了心,我和你才是最配一对儿。

  

  栾云平问:“你现在还在北京吗?”

  

  周九良道:“我是下周的机票。”

  

  “那你能赶来一下这里吗?”

  

  周九良懂得,这问句是栾云平最后的坚持,其实对方想问的应该是——咱能不走吗?

  

  所以,要答应下来吗?

  

  答案是一定的。

  

  周九良千百万分厌恶医院,厌恶药苦,厌恶针筒,厌恶吊瓶,厌恶手术台,厌恶条纹服……

  

  可他还是来了。

  

  如约而至。

  

  孟鹤堂躺在床上,头上裹着绑带,额角是一块鲜艳的红,透过来,有点刺目。

  

  周九良想起当年,插在自己身体里排肺部积液的管子,动不动就流出血。

  

  也是这么个色。

  

  车祸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孟鹤堂此刻像瘫痪一般躺在病床上,因为戴着氧气罩,他没法说话。只能在眼角闪水花。

  

  周九良仿佛看到了上一世在病床里慢慢死去的自己,眼睛红红的,里面也含着泪。看到对方的虚像,嘴角便费力地扯起一个向上的弧度。

  

  不同的是,孟鹤堂看到的不是一个虚假的影子,周九良就真真切切地坐在他旁边。

  

  周九良把手伸到孟鹤堂手底,对方就哆嗦着手指在他掌心写写画画。

  

  这种举动,多出现于青涩的情侣之间。擦边球一样的小暧昧,有一点点痒。

  

  周九良下定决心,不论对方写什么,自己都认真去猜。

  

  而孟鹤堂只是写了一个“航”字就用掉了大半力气,喘息开始加重,周九良的眼里闪出惊慌。

  

  李鹤东按下他想起来的肩膀:“没事的。”

  

  孟鹤堂便在周九良掌心继续写。

  

  只有一笔。

  

  这是一个字吗?

  

  不算是,也算是。

  

  一笔画下来的“心”。

  

  周九良哪受得了这个,把手抽回去的瞬间猛地捂住脸。

  

  他怎么可能看不懂对方的口型。

  

  他说:航航,我爱你。

  

  这是孟鹤堂醒来的第一个小时,周九良也想回应他:我也爱你。

  

  但他开不了这个口,他想起自己刚刚在奶茶店买的冷饮,他觉得孟鹤堂看到这个就能懂。

  

  然而想起的时候,那瓶颜色鲜艳的饮料已经在栾云平手上拿着了。

  

  栾云平的话语里有些疑惑:“大冬天你喝果汁还加冰?身体受得了吗?”

  

  周九良说:“因为它叫……热恋啊。”

  

  ——哈哈哈什么嘛!热恋这么凉,那感情得多凉!

  

  他尴尬地笑一笑,将冰凉的果汁捧在手里。

  

  “孟哥…你说,热恋这么凉,它为什么这么凉啊……?是不是得我把它捂热啊……

  

  “就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都在试图——轰轰烈烈地闯进我生命里。

  

  “你明知道一路都是荆棘,跌跌撞撞蹭了满身伤,到头来还在原地打转。”

  

  孟鹤堂如果现在能动,他一定冲下床,搂住周九良的腰,狠狠亲吻他的唇。将这些讨厌的话全部堵回去。

  

  可他连话都讲不了,能动的还只有手指头。

  

  有些话尽在不言中,两个人之间,那么点儿暧昧意思总没变。

  

  李鹤东说:“我出去抽根烟。”

  

  栾云平:“那我去找下医生。”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周九良凑过来给他掖被角,孟鹤堂第一次,第一次觉得周九良顽固的心松动了。

  

  无论是周九良还是周航。只要是他,孟鹤堂都愿意等。他不是在赌一个不确定的人,他只是相信对方一定会回头。

  

  因为这一世的他从来没给自己留退路,若是赌输了,也不怨什么,不过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年轻是人最大的本钱,孟鹤堂的伤好得非常快,只过两个晚上,便能摘掉氧气罩。缓了一天后,他终于能开口讲话。

  

  那个早上,周九良趴在他床边,翻看他的病例卡。孟鹤堂瞧见他的黑眼圈,心疼得想把他赶紧捂进自己的被子里,好好睡一觉。

  

  “航…航航。”孟鹤堂一说话,嗓子有点疼。

  

  周九良抬头,惊了一下,握紧了手掌:“别,别动。我,我去给你倒水……头还疼吗?”

  

  孟鹤堂说:“我没事……的。”

  

  周九良把床摇起来,给他喂了一点水:“慢慢喝。”

  

  孟鹤堂哽咽了一下,说:“好。”

  

  屋子里却又安静了下来。

  

  孟鹤堂试探地说:“你还能…再陪我七天是吗?”

  

  周九良:“嗯……?”

  

  孟鹤堂略显拘谨:“啊对不起,我听到你和栾哥打电话了。”

  

  周九良摇摇头说:“没事。”

  

  孟鹤堂又讲:“其实南京也挺好的,听名字,和北京也对称呢,一个南,一个北……”我想陪你去南京。

  

  周九良摇头说:“不好。”

  

  “怎么不好,你不是早就想回家了吗?其实不用骗我……”你解约这件事儿,谁都瞒不住。

  

  病房里很温暖,但还是有一丝丝的寒意从窗缝溜进来,周九良的身子有些莫名颤抖……一定是冷得。

  

  “不,不好。”

  

  “怎么呢?”

  

  “你还没带我去吃你最喜欢的那家糖火烧。”

  

  “南京应该也有卖的。”

  

  孟鹤堂的话使周九良产生了一瞬间的酸楚。

  

  “不不不!”

  

  周九良自顾自地讲:“你还没有陪我过每一个三朝……你答应过我会送我镯子,你答应过今年冬至陪我一起回老家。这些约定都没来得及去履行……”你凭什么赶我走。

  

  【Tbc】

  熬夜写文,写到心慌,想要评论。
  感谢打赏,感谢喜欢qwq~

嗑堂的小幽儿

【良堂】孟婆汤

(没人可以拆老娘吃的cp,哪怕是老娘自己也不行!就这么有脾气!)

。。。。。。。。。。。。。。。。。。。。。

每个人,由生到死,途经黄泉地府,而后投胎,便又是新生。并非每个人都能干净利索的投胎,人世间多得是痴男怨女,少不得有些许阳寿未尽之人不舍之下跟随亡魂来到地府。若这些生魂不能及时返回人间,便是有违天道,故而便有了劝回这一个职位。

三千彼岸花开,便凝出一个我。黄泉八百里,我为彼岸使。

我在地府已有八千年,守在望乡台上。因我不过是彼岸花的一个花灵,故而我没有形态,来此的生魂想见到谁,我就幻化做什么样子,他们想听到什么话才能安心回去,我便说什么。

奈何桥上熬汤的孟婆婆月辞职了,据说来的...

(没人可以拆老娘吃的cp,哪怕是老娘自己也不行!就这么有脾气!)

。。。。。。。。。。。。。。。。。。。。。

每个人,由生到死,途经黄泉地府,而后投胎,便又是新生。并非每个人都能干净利索的投胎,人世间多得是痴男怨女,少不得有些许阳寿未尽之人不舍之下跟随亡魂来到地府。若这些生魂不能及时返回人间,便是有违天道,故而便有了劝回这一个职位。

三千彼岸花开,便凝出一个我。黄泉八百里,我为彼岸使。

我在地府已有八千年,守在望乡台上。因我不过是彼岸花的一个花灵,故而我没有形态,来此的生魂想见到谁,我就幻化做什么样子,他们想听到什么话才能安心回去,我便说什么。

奈何桥上熬汤的孟婆婆月辞职了,据说来的是个新人。我远远望了一眼新来的孟婆,看起来死的时候竟不过而立之年,一张脸倒是生的好看,可,怎么是个男的?

他穿的一身长袍,斯文温润,第一天竟是到望乡台来了。他在凡间有舍不下的人吗?我心下好奇,挡在他的身前。

“劳烦让一让。”孟鹤堂笑得亲和有礼。

“你……”我转了个身,我竟没幻化成任何人的模样,我好奇问道:“你没有想见的人吗?”

“有,可我不想在这时候,在这里见到他。”他难得严肃,正正经经道:“他应该长命百岁,儿孙绕膝。”

“那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子?”我围着他绕了一圈,“是一团雾气?还是一束光?”

“你这般淘气,应该是个小姑娘,眼睛大大的,鼻子翘翘的,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他一路向前走,一路信口胡诌,末了将扇子敲了一下额头,问我:“你有名字吗?”

八千年未有人形的我,竟因他这一句话,登时化作一个小小的穿红衣的姑娘,我摸了摸脸,摇头道:“没有,地府鬼差只叫我彼岸使。”

“那就叫幽儿吧!”孟鹤堂转过身来,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我扯了扯他的衣袖,问道。

“为什么?”孟鹤堂登上望乡台,轻笑道:“好听啊。”

这个人,表面上看得温吞好脾气,怎么实际上那么霸道?我心下暗恼,站在他身边想去看看他在凡间的牵挂。是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眉目倒是清秀,嘴角下巴还有一颗小痣。那个年轻人此刻抱着一坛子酒,醉倒在墓碑旁,不用去细看,就知道那上面刻的是孟鹤堂的名字。

我小心翼翼开口:“喂,那个人是你弟弟吗?”

“叫喂可不礼貌,叫孟哥吧。”孟鹤堂眼睛盯着那个人就没移开,却还是仔细回答:“他叫周九良,是我自小带大的孩子。”

这臭小子,知不知道我比他大八千岁?!我翻了两个白眼,到底对这个给我相貌和姓名的人给了好脾气。“可你死时也不过三十岁。”

“我自小是个孤儿,幼时生过一场大病,欠了他父亲一条命。可惜好人不长命,恩公上山采药一脚滑空,就这么去了,彼时周九良不过十一岁。周大夫恩泽四方,却无一人愿意收养他。还是我在灵堂上把他抱回了家。”孟鹤堂轻叹一口气,不无遗憾:“那时候我也不过十七岁,所有人都笑我,说半大的娃娃怎么养孩子。可我还是把九良带大了,他生的这样好,比起天底下所有的男儿都更优秀。我原以为,我能看着他娶妻生子,却料不到自己只能活到三十岁。”

我没有出过黄泉,不知道凡人的七情六欲,也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

孟鹤堂眼眶微红,未等泪珠子滚落出来便即刻拭去了。他将手伸出望乡台,去触那个碰不到的人,“他酒量浅,应该少喝些。”

我看见一道不知名的光,从孟鹤堂那双湿润漂亮的眼睛里出来,穿过黄泉忘忧投射到那个人身上。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很美。

黄泉近几天来的生魂很少,我一得空便去找孟鹤堂,看他熬汤。他眼窝子浅,偶尔听个不愿喝孟婆汤的鬼讲述前生都能哭半天。我只能帮着其他鬼差一起给那个鬼灌孟婆汤,然后再给他扔进轮回井里。大约看个一百八十年,他的心肠能硬一些。

他闲来无事,喜欢往孟婆汤里丢其他东西美其名曰改善味道。由于有三千化身不会忘却,我便成了第一个受害者。我喝着一碗偶尔酸涩偶尔苦咸的汤,不由萌生出一种从轮回井跳进去的冲动。

原本,孟鹤堂还时常还去望乡台眺望人间,脸上的神色却越发凝重。八十年匆匆而过,白云苍狗,那个凡人周九良变成了耄耋老人,手中握着孟鹤堂给他买的三弦,孤零零得去了。他这一生没有娶亲,也没有孩子,只剩下几个徒弟将他的尸骨敛了,同孟鹤堂葬到了一处。

周九良的孟婆汤是我端过去的,我不知道孟哥为什么不愿意见他最后一面。孟哥说周九良这样清苦凄凉的一生,叫他失望透了。我却隐隐觉得,他是怕被认出来,不敢见他。

那碗我亲自端过去的汤,我悄悄沾了一个手指尝了尝,不晓得加了多少蜂蜜,甜得过分。

凡是来到地府的鬼都会返回生前最好的模样,我盯着周九良清秀的侧脸,问他:“你这八十年过的不后悔吗?”

“不后悔。”他笑起来很可爱,声音带着一小丝奶,“现在想来,是因为在我二十四岁之前把所有甜都尝尽了,所以后半辈子会过的格外苦一些。”

我回过身,瞥见孟哥的衣角,旋即隐没。

周九良将孟婆汤一饮而尽,坦然跳入轮回中。

我走过去,蹲到孟鹤堂身边,听他絮叨了周九良的一生,哭湿了我的半截衣袖。我本来想着陪他一起哭能不能让他好受一些,可我哭不出来,只能将另一半没湿的袖子递过去让他擦眼泪。

如是数百年,最冷漠的我干着最有人情味的工作,最容易哭的孟哥干着最无情的工作。每一世的周九良轮回经过,都有一碗甜的发腻的孟婆汤。我掰着手指头数着,这个周九良真的很不幸运,轮回过六世,六世都是孑然一身,孤苦而终。孟鹤堂总共大哭了六次,毁了我六身衣裳。

地府里,我除了熟悉孟鹤堂,另外更熟悉的就是小白王九龙和小黑张九龄了。他们两个是凡人口中的黑白无常,时常拘着魂魄经过我的处所,更喜欢在孟鹤堂这边稍息歇脚。一来二去,倒是能说上几句话。

张九龄虽年纪大一些,性子却活泼,一来就喜欢帮孟鹤堂加火添柴。王九龙静静坐在一边,看着他搭档闹。

“幽儿,你喜欢他吗?”王九龙这样问我。

“什么是喜欢?”

他仿佛被我问住了,迟疑许久,缓缓回答:“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孟鹤堂没了,你会哭吗?”

“我为什么要哭?”我更加不解,只得实话实说,“他没了,孟婆一职若有空缺,阎王自会找人填补,与我没什么大关系,我为什么要哭?”

王九龙听到回答,怔住半晌,竟笑了。

“幽儿,我现在是真羡慕你了。”

我又看见那道光,自王九龙清明的双眼里投射出来,落到张九龄身上。我眼睛里从来没有这样的光,我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细长的睫毛划过掌心,那道光却穿透了我的手掌,依旧落到张九龄身上。

“你喜欢他!”这一句不是问句。

“我爱他。”王九龙没有半分否认。

“他知道吗?”

“如果他不知道,我们就可以永远这样搭档下去,永生永世,所以他永远不会知道。”

孟鹤堂对于我而言,可能只是六界中有些特殊的人罢了。我不会为他欢喜,也不会为他哭泣。可是,孟鹤堂他有值得大哭一场的人。

周九良这一世,不仅没有成婚,死的还比前六世更早。周九良走到孟鹤堂面前时,给了孟鹤堂一个猝不及防的惊吓,他的蜂蜜没有早早备下,急慌慌把人撂在当场,转身借蜂蜜去了。

我上下打量了一回周九良,轮回六世,他的相貌居然没有任何变化,连嘴角那颗痣还在。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成亲?”

“不知道。”他笑了笑,笑容跟几百年前一模一样,“我好像在等一个人,我这一世都没有等到他,却也不愿意和别人成亲,所以就这样一直拖着。”

“那你前几世也是这么想的吗?”话未出口,我打了自己一个嘴巴,他喝了孟婆汤哪里记得前几世的事儿。于是我又改口问:“你知不知道你前几世也是这般,至死都是独身。地府有个规矩,执念太深的人只得轮回七世,若你下一世依旧这般,就要将你的三魂七魄拆开,同别的魂魄糅合,六界就再没有你这个人了!”

“我一定有一个想见到的人,如果没有见到他我就消散得干干净净,想想真是不甘心。”他“啧”了一声。

我翘起二郎腿,问他,“同我做笔交易吧,你把你作为凡人的情感借我体会一下,我保你魂魄不散”。

“这不是笔赔本的买卖!”

我伸手点向他的眉间,取过他的一抹情感注入自己的眉心。霎时间,心脏被刺痛了一下,所有剧烈的情感涌向我的心脏,五味交织之下,我忍不住失声痛哭。痛,痛极了,比地狱里烈火焚身更痛。我蹲下身子,环抱住自己,身子微微颤抖。

我好像,知道什么叫嫉妒了。

“你……把桌子上的那碗孟婆汤喝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周九良道。

他眉间有一丝犹豫,但还是喝了下去。喝下孟婆汤,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混沌。我将自己八千年的修为凝成一颗丹药,塞到他嘴里。

“黄泉八百里,你为彼岸使,此间三千余株彼岸花皆供你差遣。”我直视着他,对他叮嘱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你要记得,一会儿会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端一碗汤出来。他叫孟鹤堂,你爱他。”

我转身跃入轮回井中,我想去看看人世间的情爱是什么样子的,地府太过凄清了。孟鹤堂有周九良陪伴,他们会长长久久地过下去。只是孟哥,要是我没了,你会哭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