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孤岛

2930浏览    464参与
阿怪大boss

干净

某一天

“你睡了一下午,醒来发现屋子里黑漆漆,一点声音都没有,抬头望了望窗外,天还没完全黑,手四处摸了摸,在枕头下找到手机,打开后,屏幕亮起,干净,没有一条信息。”

某一天

“你睡了一下午,醒来发现屋子里黑漆漆,一点声音都没有,抬头望了望窗外,天还没完全黑,手四处摸了摸,在枕头下找到手机,打开后,屏幕亮起,干净,没有一条信息。”

何路归途

【孤岛】他们彼此还相爱


*碰瓷冒了对不起
我,流水账。
我没写完,我想睡觉。和椒老师说有缘再见。
问就是谁知道谷聚为啥去开封

——————————————

【1】

王鹏飞赶着国庆假的尾巴去了一趟开封,是临时起意买的一张火车票,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其实他难得休了个完整假期。放假之前他被领导派去电视台代表单位形象录庆贺视频,唱了整整一周《我和我的祖国》。放假前几天王鹏飞拒绝出门,因为外面到处都在放这首歌,他怕自己再听会吐。

下了车他看到霍冠霖发给他的消息,说自己回郑州了,约他晚上出来吃饭。

王鹏飞回了霍冠霖一句我在开封,然后打给杜尚洋喊他出来喝酒。杜尚洋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有毛病?你明明知道我在郑州,你他妈...


*碰瓷冒了对不起
我,流水账。
我没写完,我想睡觉。和椒老师说有缘再见。
问就是谁知道谷聚为啥去开封

——————————————

【1】

王鹏飞赶着国庆假的尾巴去了一趟开封,是临时起意买的一张火车票,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其实他难得休了个完整假期。放假之前他被领导派去电视台代表单位形象录庆贺视频,唱了整整一周《我和我的祖国》。放假前几天王鹏飞拒绝出门,因为外面到处都在放这首歌,他怕自己再听会吐。

下了车他看到霍冠霖发给他的消息,说自己回郑州了,约他晚上出来吃饭。

王鹏飞回了霍冠霖一句我在开封,然后打给杜尚洋喊他出来喝酒。杜尚洋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有毛病?你明明知道我在郑州,你他妈为什么要从郑州跑去开封然后喊我喝酒?”

王鹏飞在杜尚洋的絮叨里挂掉电话。屏幕上弹出霍冠霖新发来的一条信息:

“你为什么要去开封?”

他们问得好对,王鹏飞想。然后他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来开封。

杜尚洋已经离开开封好多年了。


【2】

在开封其实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要早到杜尚洋大学还没毕业,王鹏飞和霍冠霖还在另外两个地方读高中。

可开封这个地方和他们三个人的故事毫无关系。

他们认识的那一年杜尚洋毕业去了郑州工作,王鹏飞复读然后考去郑州读书,霍冠霖坚决辍学离开了学校,多少人都没劝住他好歹先混张高中毕业证。

现在也差不多,他们还是都在郑州。

屁大一块地方,可是除了霍冠霖他们谁也没走出去。


【3】

霍冠霖的电话把王鹏飞拉回现实。估计是看王鹏飞不回他微信等急了,上来就问“你去开封干嘛啊,洋哥不是在郑州吗?”

“啊,是。我以为他十一回家了来着。”王鹏飞编得自己都要信了。

霍冠霖在心里骂你放屁你俩天天一起打游戏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他回没回家。一开口还是决定做个弟弟。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啊,回郑州还是留开封玩一会儿,要不你先找个地方待会儿,我过去找你。”

封易_

【孤岛】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王鹏飞一抬杯子一仰头,扎啤就没了,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天上的月亮。


 一


“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纯粹只有男生的ktv包厢真的担得起群魔乱舞这几个字,几把破锣嗓子破音得破音,跑调得跑调,这首歌这样唱倒真的是很有感觉,往前数他们几个也是这么唱“迎着冷眼和嘲笑”的,好像只有把嗓子喊破了,才能给歌词注入灵魂。

王鹏飞在上一摊喝得有点上头了,唱不动了,坐在沙发上傻笑,沙锤被没抢到麦克风的另外两个瓜分了,这会儿手里什么也没有。

寝室是六个人,另一个人永远格格不入,连这顿散伙酒也不来喝,刚开始吃饭的时候,大家情绪都有点低落,...

王鹏飞一抬杯子一仰头,扎啤就没了,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天上的月亮。

 


 一


“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纯粹只有男生的ktv包厢真的担得起群魔乱舞这几个字,几把破锣嗓子破音得破音,跑调得跑调,这首歌这样唱倒真的是很有感觉,往前数他们几个也是这么唱“迎着冷眼和嘲笑”的,好像只有把嗓子喊破了,才能给歌词注入灵魂。

王鹏飞在上一摊喝得有点上头了,唱不动了,坐在沙发上傻笑,沙锤被没抢到麦克风的另外两个瓜分了,这会儿手里什么也没有。

寝室是六个人,另一个人永远格格不入,连这顿散伙酒也不来喝,刚开始吃饭的时候,大家情绪都有点低落,忘记了是谁先开的口,总之是好好骂了一通那个谁,气氛才慢慢热络起来。这大概是毕业前,他为这个小集体做出的最后的贡献了。

最开始他是因为什么跟大家有隔阂的?

王鹏飞非常不合时宜地在这个其他人一心讴歌兄弟情的时候想起这个人,他好像只记得这个室友的名字了,其它的故事都在酒精覆盖的海底,透过白亮亮的水波看不清楚,也摸不分明。

“过了今天,412寝室,就要散啦。”寝室长喝得更上头,“明天早上,我记得是谁要赶11点的车,然后是胖子,下午的火车。”

他把人挨个指过去,“明天晚上的,两个人,剩下我跟小飞,小飞最后走是不是?你爸来接你的——你爸年年都来接你,最后一次啦。”

这首歌其实还没唱完,已经没有人在唱了,寝室长的讲话配着无字的伴奏。是六月初的夜晚,ktv的冷气打得很足,一扇隔音门,外面是热浪滚滚,汹涌澎湃。

 


成年与否是从有没有踏出校园开始区分的,按这样来说的话,王鹏飞已经是小霍冠霖四岁的弟弟了。大哥今天也一样,很努力地游说小弟来跟他一起创业,小弟今天也一样,很努力地拒绝了。

“我今天就在郑州,要不要出来吃饭?还是把木尘喊回来一起喝酒?我估计现在咱俩加起来都不一定能喝得过他了。”

王鹏飞看到这一条消息是从火车站出来得时候,这一趟两个人来他一个人回。消息是十三分钟前,现在回还不晚。

不过已经晚了吧,“你今天想跟他喝酒得提前一个星期让他去请假。”

王鹏飞也想过自己的工作生活会不会跟杜尚洋形容得那样,一天到晚压力缠身,下了班还不能下班,还要出去陪吃陪喝。

他如临大敌地迎来实习,然后发现现实好像不像他说的那样。同事很平和,还会开玩笑,没有事儿逼领导,也没有山大的压力。跟上学的时候感觉差不多,不一样的是学校开始发钱了,还有,它也会扣钱。

杜尚洋以痴长的几岁,始终在人生的步调上先他一步,正是因为两个人都按部就班,所以这中间始终就空了这么几步。这看上去像是王鹏飞在一步一步跟在杜尚洋的背后,走他走过的路。

王鹏飞自己也这么认为,所以在人生导师的预言失效的时候,金身开始黯淡。

今天晚上的聚餐迅速敲定下来,不过只有两个人,跟往常……不对,是两年前,不太一样了。这种样子好像已经习惯了,毕竟已经这样过来两年了,一直就是缺了个这个人。

 


六月初的晚上是真的热,但是往包间里这么一坐,空调对着人头吹,过不了一会儿就开始头重脚轻了。其实这锅不能完全让空调来背,要背锅的还有桌子上二十年陈五粮液。

醒酒器满了又空,空了又满,是真的越来越绵柔,最开始两盅还辣得很,往后就越来越甜,越来越上头。杜尚洋一开始辣得呲牙咧嘴,逗得满桌笑,这个初入职场毛头小伙的形象他演得特别好,不过演多了就腻了,也该慢慢放下了,毕竟都两年了。

主任在桌子另一头,跟客户搭着肩膀笑得前仰后合,客户使劲儿拍了他肩膀两下,两个人亲亲热热搂在一块儿,跟亲兄弟似的。杜尚洋眯缝着眼张嘴哈气,坐下的时候眼睛盯在主任身上。

他也想能换成这个角色,但是他身边还有无数同事,他们也想换成主任这个角色。一张圆桌上八个人,十六只眼睛都在盯着比自己高一点的地方。

他今天能坐在这个圆桌上,明天就能把右手边的同事踹下去,离主任的角色再近一点点——不过那也不是现在。杜尚洋拿筷子随便夹了点菜,现在不垫垫一会儿有的是苦头吃,喝酒嘛,最后当然是喝得丑态百出才能引人发笑。

客户笑了,满意了,就什么事情都好说了。

 


饭吃得是不是宾主尽欢,杜尚洋不知道,他后来就喝晕了,再醒过来是在员工宿舍,衣服没脱鞋没脱,工装已经皱皱巴巴了。

一阵胃酸涌上来,他没有挣扎着想爬起来去吐,肚子里现在应该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在饭店早就吐完了。

他躺在自己屋的床上,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总之外面的月亮又大又圆,照下来整个屋子像没有关灯一样,这大概是他醒过来的原因。

这种时候就特别适合跟好兄弟谈人生,杜尚洋想给王鹏飞打个电话,不过估计他这会儿已经都睡了,再把人叫起来,不太好。

之前好像看过一句话,叫什么忘了,就是说人跟人之前其实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也可能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是这种话。

喂,你现在有没有在看,我这个月亮?


Candy

最近的oc

P1 黎川

P2 女巫设定的R

最近的oc

P1 黎川

P2 女巫设定的R

阿怪大boss
你想要什么东西 很普通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东西

很普通的东西

美好的生活

很酷的公寓

有趣的工作

可以一起看电影的人

你想要什么东西

很普通的东西

美好的生活

很酷的公寓

有趣的工作

可以一起看电影的人

豆豆的痘痘

孤岛

       我站在这片孤岛的海岸线上,看着这起起伏伏的海浪。这海浪在向我求救,大声的、歇斯底里冲我呐喊。我转过头去,不理睬它的无奈,迈开步子悠闲地回到自以为是家的地方。打开门,坐在木质的摇椅上眯着眼睛盘算着我自己的小事情。

      此时正是黑夜,我没有开灯,月光未经我的允许顺着门缝为我点亮了一只蜡烛。我也不知是该感谢它给我照亮,还是该责怪它不敲门就闯进来,或许某天我该婉转的告诉它“你这样做不太礼貌。”

      本以为这里的世界是安静的、无声无息的,可当我静下来,静静的躺在摇椅上或者...

       我站在这片孤岛的海岸线上,看着这起起伏伏的海浪。这海浪在向我求救,大声的、歇斯底里冲我呐喊。我转过头去,不理睬它的无奈,迈开步子悠闲地回到自以为是家的地方。打开门,坐在木质的摇椅上眯着眼睛盘算着我自己的小事情。

      此时正是黑夜,我没有开灯,月光未经我的允许顺着门缝为我点亮了一只蜡烛。我也不知是该感谢它给我照亮,还是该责怪它不敲门就闯进来,或许某天我该婉转的告诉它“你这样做不太礼貌。”

      本以为这里的世界是安静的、无声无息的,可当我静下来,静静的躺在摇椅上或者坐在厚厚的地垫上的时候,总是最热闹的时候:树叶沙沙作响、海浪还在远处咆哮、我的猫咪的唯一的老鼠朋友也在这时候偷偷的打开我的橱柜,而我的猫呢?正在我的床上酣睡,打着它那震天响的呼噜。或许,明天我该把那扇形同虚设的房门拆掉,毕竟我这里是任谁都可以随便闯进来的。

      


       我站起身来,打开灯,房间豁然开朗。“此时在这屋子里一定有一个面容惊诧的、一动不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小动物呆呆的立在哪个墙角吧!”我这样想着,换上棉质的浴袍去了浴室....

      我弄醒了我那只正在酣睡的猫,它很不情愿的让到一边,待我在次让这个屋子变得黑暗的时候它跳下床,不再理我了。看吧,猫就是这么独立的动物。

      我盖上我的棉被,合上那沉重的眼皮,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像是在刻意等我一样,服务员满含热情的欢迎我,恍然让人觉得她更像是我的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这使我感到尴尬。这种最平常不过的礼貌型用语,在我看来很难处理,我是该不理睬呢?还是该点头示意?或者需要与对方寒暄一番?这真让我头疼。嗯,还是不说话的为好!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位置,赶紧坐下来,拿出菜单像皇上选妃似的选了几个我中意的菜,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枯燥的等待。其实我觉得这种等待的时间蛮不错的,虽然枯燥了点,但是也挺有意思的。看看来来往往的食客、店内独具一格的设计、偶尔和朋友一起来的话,聊上几句闲天儿,吃饭的欢快气氛就在不知不觉中渲染出来了。吃饭这种本来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了,坐在对面的这个大快朵颐的人,就不仅仅再是眼睛、鼻子、嘴巴等各种器官组成的生物了。真是神奇啊!

       

        转换场景的时候我在地铁里,大概是晚高峰的时段吧?我站在拥挤的人群中,使劲的护着我新买的名牌包包,这个挤坏了的话,一个月的土就白吃了。这是挤地铁人的最后的尊严。我无聊的四下扫视,人们都聚精会神的玩手机,只可惜我的手机在包里,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做一个从包里拿出手机的大动作的话,着实有些难度。所以我忍住了。我偷瞄到了我身边的几位的屏幕(真是不好意思得罪了),王者荣耀里杀的热火朝天的这位,技术简直堪称一流,我这种一打就死的玩家根本没机会也没脸和这样的大神在一个游戏里。我想“回去一定把这个游戏删除”。另外的一个女生细长的、白嫩的、做着精致美甲的手在屏幕上打出几个字“嗯,很对。”随后收到一条回复,我自然是没看见,人家发的是语音。我忽然羡慕起有座位、有手机、又有蓝牙耳机的幸运儿,简直就是老天眷顾。

         到站了之后我开始犹豫了,我是该从包里拿出手机呢?还是拿出公交卡呢?我在地铁里憋了半天没玩的手机现在终于有机会拿出来爽一下,为什么不尽快享受呢?转念又一琢磨,我刷了公交卡之后火速回家躺在沙发上玩不好吗?我还要走路还要拿出耳机插上,再刷卡,走路也不能好好的玩手机真是玩起来也不痛快。于是我犹豫的几秒钟后走到地铁收费闸机旁刷了卡,走进那刺眼的阳光里去了……



           正感叹阳光刺眼的同时,大脑正在强制命令我的眼皮起床,眼皮挣扎着打起精神。瞬间又转换了另一种亢奋的状态,反而把大脑司令官吓住了,就像是霸道总裁被本公司的保安怒吼时的状态。大脑暂时没反应过来,被秒杀了!

          当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它才从脱离我的状态下从新和我融为一体,这样我作为这个身体的主人,才最后一个弄清了,事情的状态。

          我的洁白的、蓬松柔软的、与我肌肤相亲很多年的温柔的被子上,躺着一巨血淋淋的、僵硬的、恐怖的、老鼠的尸体。我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跑到院子里,用力的安抚自己的受伤的小心脏,让它不至于也脱离我。

         



        平静下来后我的视线落在了院子的绿色草坪上,绿油油的配合着恰到好处的微风,让人很舒服,阳光撒在那里为它晒干了凝了一夜的露珠,我的猫从窗户跳出来,躺在上面,肆意的打着滚儿。

    


         猫,果然是孤独又残忍的杀手呢!

阿怪大boss

你走你的林间道,我走我的孟婆桥。


—阿怪








你走你的林间道,我走我的孟婆桥。


—阿怪

湮没森林

刺激预告

  

“看看江沙的模样吧,孙逸梅,你知道……我给了你多大面子?”

“是啊,她很厉害,可不还是败给了你吗?……连命都没了。”

在子弹射进脑袋的前一刻,江砂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她爱台湾。

江砂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孙逸梅,她怕死,孙逸梅却是求死无方。

  

“看看江沙的模样吧,孙逸梅,你知道……我给了你多大面子?”

“是啊,她很厉害,可不还是败给了你吗?……连命都没了。”


在子弹射进脑袋的前一刻,江砂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她爱台湾。

江砂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孙逸梅,她怕死,孙逸梅却是求死无方。

叶长安

孤岛

当你以为别人懂你的时候

其实他也不过是在另一个视角去评判你

所以

孤岛之所以是孤岛

是因为永远不会重合

最多是在某些外界因素下自以为是的靠近

当你以为别人懂你的时候

其实他也不过是在另一个视角去评判你

所以

孤岛之所以是孤岛

是因为永远不会重合

最多是在某些外界因素下自以为是的靠近

阿怪大boss

不赶什么浪潮,


也不搭什么船,


我自己有海。

不赶什么浪潮,


也不搭什么船,


我自己有海。

阿怪大boss
生于荒野,怀里有刺,嘴里有毒,...

生于荒野,怀里有刺,嘴里有毒,心里有鬼。

生于荒野,怀里有刺,嘴里有毒,心里有鬼。

阿怪大boss
“这个阶段,从前无法拥有,往后...

“这个阶段,从前无法拥有,往后也不再有。”


“这个阶段,从前无法拥有,往后也不再有。”


阿怪大boss
姑娘我生来坚强 只要没死就能笑...

姑娘我生来坚强  只要没死就能笑得猖狂。

姑娘我生来坚强  只要没死就能笑得猖狂。

西川酱
《孤岛》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偶...

《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偶尔有船经过,少有停留。短暂的欢笑,长时间的静默思考,才是孤岛。

《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偶尔有船经过,少有停留。短暂的欢笑,长时间的静默思考,才是孤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