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宇髄天元

13.2万浏览    905参与
之言

【鬼灭乙女】

食用指南: 

·含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富冈义勇/锖兔/宇髄天元/不死川实弥/童磨/狯岳

·含私设,OOC了算我的,短小,在过审边缘反复横跳

·于是姐妹们我开始搞乙女了!!!


链接(是这样子的我本来不打算用外链想看看能不能过审所以写的蛮隐晦的 但是我觉得我不能低估老福特的火眼金睛 嘿嘿)


shimo

食用指南: 

·含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富冈义勇/锖兔/宇髄天元/不死川实弥/童磨/狯岳

·含私设,OOC了算我的,短小,在过审边缘反复横跳

·于是姐妹们我开始搞乙女了!!!


链接(是这样子的我本来不打算用外链想看看能不能过审所以写的蛮隐晦的 但是我觉得我不能低估老福特的火眼金睛 嘿嘿)


shimo

月沢だいゆき

画不出天元大人万分之一的魅力

抱歉,俺太弱了

画不出天元大人万分之一的魅力

抱歉,俺太弱了

阿湘
官方公開了咖啡聽主題⋯⋯好像可...

官方公開了咖啡聽主題⋯⋯好像可以玩⋯這個⋯

官方公開了咖啡聽主題⋯⋯好像可以玩⋯這個⋯

歘鸠

就是突然脑子里有这个想法

超沙雕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含有一点点炼炭


  铃————-

  愉快的铃声响彻整个鬼灭中学,所有听到的学生几乎都松了一大口气,当然,除了炭治郎所在的教室。


  “关于这道题的思路,大家请翻开书本36页寻找范题,三分钟看完范题并且做完这道题,从现在开始计时。”站在讲台上面的不死川实弥翻了翻手中的教案,冷着脸对下面的学生命令道。


  “歪歪,炭治郎——-”善逸皱着眉头苦着脸悄咪咪对坐在旁边的炭治郎说道“已经下课了对吧,绝对下课了对吧,铃声那么大你也一定听到了对吧!”...


就是突然脑子里有这个想法

超沙雕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含有一点点炼炭






  铃————-

  愉快的铃声响彻整个鬼灭中学,所有听到的学生几乎都松了一大口气,当然,除了炭治郎所在的教室。


  “关于这道题的思路,大家请翻开书本36页寻找范题,三分钟看完范题并且做完这道题,从现在开始计时。”站在讲台上面的不死川实弥翻了翻手中的教案,冷着脸对下面的学生命令道。


  “歪歪,炭治郎——-”善逸皱着眉头苦着脸悄咪咪对坐在旁边的炭治郎说道“已经下课了对吧,绝对下课了对吧,铃声那么大你也一定听到了对吧!”


  “啊善逸啊,”炭治郎苦笑着回应道“我确实听到了哦,但是———”


   “喂,小鬼们,你们在嘀嘀咕咕些什么!”

不死川实弥正在黑板上写思路的脸突然的转向善逸和炭治郎,脸色阴沉的大声说,“下课?”不死川实弥脸色一暗,用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善逸“你们配吗?”

    

     噫!善逸快哭了老师!!!

  

   咚咚,突然清脆的敲门声出现在整个教室,只见门打开了,露出了富冈老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但此时每一个在座的学生都觉得平时再怎么讨厌的脸现在也是如神仙一般英俊逼人,激动的在座有些坐不住的人已经开始准备起身了。


    “喂,现在这个时间应该——-”

     

     神仙发声了!!



   “嘭——”

   

    不死川实弥一把把门关死,烦躁的把手中的课本往书桌一放,闭上眼睛顺气道,“你们到这个时间段了应该知道什么不重要什么重要了,已经快期末考试了难道心里没有数吗?下节体育课不上了,上数学!”


     完了,希望的门关了。



   “哈?为什么?我们为—唔!唔唔唔!”


“别别别!!!老师!!!您继续!!!”

义愤填膺起身道嘴平伊之助被一旁的我妻善逸一把捂住嘴,和炭治郎一起强拉着伊之助坐下。

    兄弟!你是看不到老师后面腾起的黑色不明阴影吗????!!!

    

    一旁被拒之门外的富冈义勇表示很疑惑。 

    目睹了一切的宇髓天元坏笑着走到义勇面前,和义勇一起站在教室门口,用胳膊肘捅了捅义勇的腰,笑道,“哎,义勇,你还记得你上次和我们一起去ktv唱的歌吗?”

   义勇继续表示很迷惑。

  “就是那个那个,形状为圆形的~~”天元幽幽的唱着。


  “u型水槽!!!”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炼狱杏寿郎大声的唱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没错,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天元笑的岔了气捂着肚子扶着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我们接着唱,反正也是下课嘛哈哈哈哈哈哈”

  

     “善逸啊,我听到炼狱老师道声音了,他是不是在门口呢?”炭治郎有些在意的超门口望了望,转过头和善逸说话时却看见了捂着肚子颤抖的善逸。

    炭治郎担心的低下头刚想问善逸是不是不舒服,却闻到了善逸身上明显的开心的气息,然而一会这气息就被不死川实弥的杀意给盖死了。

     

   口意!!生气了!!!很生气!!!!


    炭治郎赶紧低头去做手头的题,而门外的歌声隐隐约约的已经传到了教室里。

    

   炼狱老师的声音真好听

   

   炭治郎脑子已经飞到外面想去见见他最爱的历史老师了。

   

   站在讲台最靠近门的不死川实弥能清清楚楚的听见外面的声音,一个又一个青筋在头上爆起——-但理智告诉他他出去打不过三个虎背熊腰的男人。(p)

  

   “三分钟过去了,我就不提问你们了,现在看书,首先先看右上方的二次函数图像,找———-”

    “u型水槽!”

    “形状为圆形的u型的水槽!!!”

     

   外面的魔音源源不断穿进不死川实弥的脑子,他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图像,想要理清思路,但函数图像却渐渐渐渐与u型水槽的影子重合。

     “哗!”不死川实弥一把把手中的书哗啦到地下。


         啊啊啊啊啊啊老师他怎么气到重影了啊啊啊啊啊!!!!







门外三人愣愣的看着冒着黑气出来的不死川,不死川眼睛充血盯着他们三个,牙齿摩擦数下,用力的吐出三个字“不上了!!!”



     噗,天元笑的更开心了

    

     义勇表示很心塞


      炼狱继续哼着u型水槽

   






噗,要是我联考考好了有空了我就把这个脑洞画出来,这个果然画出来更有意思吧


鬼鬼

鬼灭之刃 善宇

再次提醒cp是善宇

确认点↓

遗精吃奶

再次提醒cp是善宇

确认点↓

遗精吃奶

行かないで

8张log②~❣️多图浏览请注意❣️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0203 (@MBluesekai)
链接    已授权✔️

8张log②~❣️多图浏览请注意❣️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0203 (@MBluesekai)
链接    已授权✔️

斯忒拉橙橙
音炎水三人♀注意】 教师办公室...

音炎水三人♀注意】

教师办公室里的恶女们【有一个不是】

音炎水三人♀注意】

教师办公室里的恶女们【有一个不是】

辞渡
💎这男人可太上头了!我好了q...

💎这男人可太上头了!
我好了qwq💛💜💚✨

💎这男人可太上头了!
我好了qwq💛💜💚✨

鱼糕权八郎

【授权汉化】
宇髄快要不耐烦笨蛋情侣🔥🎴了(笑)

🚫严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太太人超好!请给她原推点赞❤️
twi:YAG(@fizzxy82)
原链接:https://twitter.com/fizzxy82

【授权汉化】
宇髄快要不耐烦笨蛋情侣🔥🎴了(笑)

🚫严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太太人超好!请给她原推点赞❤️
twi:YAG(@fizzxy82)
原链接:https://twitter.com/fizzxy82

辞渡
💎💎💎💖💖💖💖✨...

💎💎💎💖💖💖💖✨✨💚💜💛
宇髄天元你不要再散发魅力了!💖

💎💎💎💖💖💖💖✨✨💚💜💛
宇髄天元你不要再散发魅力了!💖

阿湘
發個CWT53的攤位宣傳~歡迎...

發個CWT53的攤位宣傳~歡迎大家來找我玩唷><!

發個CWT53的攤位宣傳~歡迎大家來找我玩唷><!

大昌鱼

【宇善】引迹线23

23


宇髓从睡梦中惊醒:“善逸?”


小家伙以摄人的气势坐在他身上:“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不是这么回事,难道我真就只是你同事家的烦人小孩吗!”


“做噩梦了?”宇髓以安抚的口吻对他讲话,“原来你也知道你烦人啊。”


“别给我转移话题!”善逸烦躁极了,他肚子里装了一千句一万句话,可是哪一句都没法顺顺当当讲出来,他只能用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宇髓,想讨要一个他自己都不确定该是什么的结果,他觉得自己凶极了,但宇髓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仍旧用那种悠闲的语气东扯西扯。


那个人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抚摸他:“大半夜的,这是突然想到什么了?”


善逸破釜沉舟,凶猛地冲着他的脸扑了下去。 ...

23


宇髓从睡梦中惊醒:“善逸?”


小家伙以摄人的气势坐在他身上:“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不是这么回事,难道我真就只是你同事家的烦人小孩吗!”


“做噩梦了?”宇髓以安抚的口吻对他讲话,“原来你也知道你烦人啊。”


“别给我转移话题!”善逸烦躁极了,他肚子里装了一千句一万句话,可是哪一句都没法顺顺当当讲出来,他只能用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宇髓,想讨要一个他自己都不确定该是什么的结果,他觉得自己凶极了,但宇髓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仍旧用那种悠闲的语气东扯西扯。


那个人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抚摸他:“大半夜的,这是突然想到什么了?”


善逸破釜沉舟,凶猛地冲着他的脸扑了下去。 


“喂,怎么突然咬人,善——”


笨拙的亲吻,舌尖只是小小地探了一下,就胆怯地躲了回去,快得几乎没什么感觉,但的确是一个亲吻,善逸像是在这个动作里用掉了所有力气,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换一个别人呢,换一个人,这样子也可以吗?”


宇髓揽着他热乎乎的身体,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善逸扎在他肩窝里,很小声,但很清晰地说:“反正我是不可以。”


没有拉紧的窗帘透进来黯淡的月光。


宇髓捉着他的肩膀把他从怀中拉起来:“对不起。”


“我不要听这个!”善逸从他手中挣脱,像受伤的小兽一样鸣叫。


“善逸,善逸,你别哭。”宇髓是真的慌张极了,他想去拍拍善逸的背,又在快碰到他的时候迟疑地停住了手。


“我也不想哭啊,可是我好难过,”善逸抽噎着打嗝,紧紧抓住他的衣袖,“你怎么这样,我都,都……”


“我知道,我知道。”宇髓给他擦眼泪,“是我太不讲究,给了你困扰。明明知道那件事伤害了你,也已经把你送去桑岛先生那边,就应该尽可能保持距离,但我还是一直在逾越……”


“不是这个啊!”善逸一拳砸在他胸口,泪眼朦胧地嚷了出来,“我是在说我好像在把你当成恋人这件事啊!”


宇髓把他的拳头接在掌心,抿着嘴唇沉默了。


善逸的抽泣声渐渐低下去,眼泪却像泉水一样淹没了他自己。


宇髓打开了台灯,给他拿来纸巾:“我的确是在说这个事。”


他垂着眼眸:“我应该想到的,这些事,不管是意外还是别的什么,不管善逸是原谅我还是恨我,都不是正常交际中会发生的事。假如善逸真的只是我同事的小孩,我们这样相处或许也没什么,但在发生过那种事的前提下,我不该这样毫无分寸。”


善逸问:“你是要跟我说,你照顾我就是跟照顾同事的小孩一样吗?”


宇髓犹豫了一下,说:“我很抱歉,让善逸对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你骗人。”善逸的手按在他胸口,“这里面,全是,说谎的声音。”


宇髓露出苦笑:“真是个厉害的对手。”


“为什么啊?”善逸不明白,“如果,如果说,宇髓先生也喜欢我,那不是大家都高兴吗?”


宇髓正了正神色:“善逸,你还小呢。对恋爱什么的都还一知半解,现在你以为你喜欢我,等你长大了,就不一样了。”


“是吗?”善逸眼中流露出疑惑。


宇髓叹了口气:“你看你这样子,真就是什么都弄不清楚啊。”


善逸好像是被他说服了,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宇髓温柔地说:“回去睡吧,都快天亮了。”


善逸已经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看他:“那么,宇髓先生对我有不一样的感情,是弄清楚了的吧?”


“不要瞎猜。”


善逸抓着门框:“明明现在看着我走,呼吸都听起来很难过。”


他被一只手推出了门外:“大人就算难过,也会自己解决。”


       


结果,从那之后一直都没能跟那个人再好好说过话。


虽然还是住在一起,但碰面忽然困难了起来。要么是善逸出门做任务,要么就是宇髓一大早就已经出去,到晚上快睡觉了才回来,说是说博士那边有事要忙,可是之前也是他讲虽然辞呈被退回了,比之前多少会闲一点的啊?


肯定是在躲着我,混蛋。


在这种不上不下的情绪中,善逸迎来了自己的第六次任务。


“紫藤花紫藤花……找到了。”隐藏在小城中不起眼的老式温泉旅馆,善逸一进门就受到了老板娘的热情接待。


“头发是天生的吗,真可爱。”干练的老板娘甚至摸了摸善逸的脑袋,“温泉是混浴哦,害羞的话也可以在自己房间里。”


善逸大为震撼:“混浴!!!!”


“我妻先生真的很可爱呢。”


一直到光溜溜泡在温泉里,善逸才反应过来,自己明明是过来做任务的啊!虽然这次的指令是确定附近有没有隐藏的鬼(大概是因为他耳朵特别好才这么分配的),可以悠闲地到处走一走,可是在鬼杀队的产业里泡温泉怎么说都不像话吧?


(都是因为那个大姐姐太热情了!而是明明说是混浴,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有啊!)


善逸恹恹地正要起身,忽然女孩子清脆的声音从门帘外传来:“……那好的呀,谢谢雏鹤。”


善逸嘭一声藏回水里,脸色一点一点变红。


要、要进来了!


一只白皙的手掀开帘子,然后是粉红色的……


善逸像漏水的船一样下沉,最后只剩金灿灿的头发浮在水面上。


老板娘惊呼起来:“不好了!我妻先生泡晕了!”


“我这就捞他起来!”


“我我我没事!”听到有人下水的声音,善逸哗啦一声冒出头,看清来人之后大吃一惊,“恋柱大人!”


甘露寺担忧地看着他:“脸真的很红啊,不要紧吗?”


“不,不要紧!”


“我妻先生比女孩子还害羞啊。”


……


“原来您也是为这个任务来的啊。”幻想中刺激的左拥右抱温泉混浴变成了严肃的工作场合,善逸实在不知道泡温泉的时候应该跟女性上司聊些什么,死死盯着荡开的水纹。


(甘露寺小姐的曲线真是了不起!不不,不能看,太不尊重了!人家是柱啊!虽然某个柱的我已经看过了……但我也给他看了啊!)


甘露寺惬意地仰着头:“我倒是知道说派了很有能力的剑士协助我,没想到是宇髓先生家的小朋友呢。”


“咳,咳咳咳咳咳!”善逸感到不对,“怎么回事!为什么都这样叫我!所有人都知道吗,不可能吧!”


甘露寺给他拍背:“抱歉抱歉,因为很早就知道宇髓先生身边多了个人,一直想着要认识一下,不自觉就这样称呼了。”


善逸往水里浸了一分:“他……他身边多个人有什么稀奇的啊。”


甘露寺解释:“是真的很稀奇啊。善逸也知道‘血’和‘缘一’的事情了吧,宇髓先生为此担心牵连身边的人,连三位妻子都遣去了,后来他唯一的血亲又……说是吃了自己的搭档和不少平民,本来以为宇髓先生亲手斩杀失格的弟弟之后,会更加独来独往的,没想到他把善逸带回来了。”


“这样啊。”善逸想起宇髓在深夜里独坐的背影。


(能有三个老婆这么难得,他都不要了,所以也不愿意要我吗。)


“说起来,”甘露寺用手指比了一下,“刚刚老板娘们也在外面商量着要来看善逸,原来她们也没见过呢。”


“老板娘们?”想看我?


甘露寺说:“是啊,都是宇髓先生以前的妻子嘛。”


“这样啊……”善逸的声音顿住,骤然变色,“什——什么!!!!!!”


……


雏鹤送来三盆满满的食物:“甘露寺小姐不够的话还有哦。”


“哇真好啊!”


“我妻先生怎么又钻到水底下去了?”


“雏,雏鹤小姐……”善逸结结巴巴冒出头。


——总之就是有点心虚。


雏鹤把甜点摆在他身边,笑着说:“我妻先生这么害羞,她们两个都不好意思进来了。”


善逸预感到了什么:“谁……谁啊?”


果然,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中,善逸被三位老板娘组团参观了。


雏鹤算是最稳重的一个,槙於和须磨一边一个凑近了观察善逸:“看起来年纪好小,天元大人真过分啊。”


甚至上手去捏他的脸:“手感也真的很好!”


雏鹤出声:“你们差不多一点啊,我妻先生脸红得都要烧起来了。”


须磨恋恋不舍:“天元大人说可以跟他一起玩的啊。”


善逸大叫一声:“原来那家伙知道啊!”


“知道啊,还嘱咐了一堆,啰嗦得要死。”


善逸在心中大喊: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雏鹤看了出来,小小吃惊:“怎么,天元大人没跟我妻先生说过吗?也太不应该了。”


善逸闷闷地说:“他会跟我讲才怪。”


女孩子们对视一眼,都开始安慰善逸:“是吵架了吗?”


“这么想起来天元大人语气也怪怪的。”


“我妻先生不用太听话啊,虽然天元大人那个样子,他很容易心软的。”


善逸耷拉着嘴角:“心软什么啊,这么漂亮的老婆都不要了,我看他的心比铁块还硬。”


雏鹤愣了一下,接着笑起来:“天元大人没讲过吗,我们三个都是老板安排的,说是‘妻子’,更接近于助手的身份,毕竟有些场合需要带着女伴。”


“可天元大人说我们是妹妹!”


“那是我们不接单以后了吧,雏鹤说的是最开始!”


……


甘露寺看着善逸:“好像见过雏鹤小姐她们之后,更加没精神了呢,是觉得混浴压力太大了吗?”


“也不是……”善逸食不知味地咬着小点心。


他一向敏锐,很轻易就辨别出,雏鹤她们虽然现在说得轻松平常,可当年多少有点,反正就是,也并没有完全把宇髓先生当成哥哥吧。然而就算是像她们那样的美女,有着一起长大与共同战斗的情谊,甚至还曾经有过妻子的名分,到最后那个人也只是说大家是兄妹而已。


(几乎能想象出他是用什么样的语气拒绝她们了:肯定是诸如“你们只是因为常年跟我相处”、“以后跟其他人接触多了”云云……那我呢,那样各有风姿的漂亮姐姐都不行,我岂不是更不行!)


甘露寺捧着脸问:“善逸是在苦恼恋爱上的事吗,整个人都粉粉的。”


善逸吓得心跳缺了一拍,矢口否认:“不是啊!”


“那是什么?”


像是沸腾的水找到了缺口,善逸忍不住说:“……我就是,不太愿意被当成小孩。啊,不是抱怨甘露寺小姐的意思!就,我想跟宇髓先生证明我已经是大人了,不需要再被他照顾,可是我又已经很习惯他照顾我了,一时根本改不掉……”


他情绪低落:“难不成,我真的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吗?”


甘露寺换了一碟炒饭:“我觉得没什么关系,大人也可以被照顾的,像伊黑先生,悲鸣屿先生,都很照顾我啊。”


“好像是很有道理!”


精神起来的善逸,十分迅速地解决掉自己的甜品,抢在甘露寺之前就裹着毛巾跑了出去。难得有机会,多打听一点宇髓先生的事情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


蛇形的剑刃擦着善逸耳边掠过。


啥……啥啊!


善逸抓着他的小毛巾,僵直地贴在墙上一动不敢动。


(这个人不是蛇柱吗!那个甘露寺小姐口中很照顾人的蛇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突然攻击我!大家不都是剑士吗!他失格了吗!看不出来啊!)


伊黑用异色的瞳孔盯着他,慢吞吞地说:“试探一下你小子的速度而已。居然有胆子跟甘露寺一起泡温泉,就算躲不过死掉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吧。”


仿佛被冷血动物盯住的猎物,善逸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您,冷静,冷静一点。”


从没听过这么可怕的嫉妒的声音啊!


剑刃被一寸寸收回去,伊黑冷冷地说:“剑士之间禁止互相斗殴。”


所以我才捡回一条命吗!善逸小腿发抖。


“伊黑?你怎么来了!”甘露寺像轻快的小鸟一样扑了出来。


那个刚刚还在对着善逸下黑手的男人,脸上居然泛起淡淡的红晕:“我正好附近的任务刚结束,没什么事了,就来看看你。”


贴在墙上的善逸目瞪口呆:这就是甘露寺小姐说的照顾吗?不太对吧?肯定不是普通的照顾吧?宇髓天元要是也吃饱了撑着跑来陪我做任务,我可以脱光了去他床上跟他求婚!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到催促的声音:“在里面在里面,天元大人你快去。”


下一刻宇髓高大的身躯就被推了进来。


他的容貌一如既然英俊,却带着几分掩饰与局促,瞥了善逸一眼,不自然地说:“反正也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

含笑半步跌打糕
要说的都在图上!!!欢迎大家来...

要说的都在图上!!!欢迎大家来cp25A58摊位来玩!!!快乐抽抽乐!摩托变单车!!!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夜店之王!不沙雕!无快乐!还有同款贴纸和无料等你来拿!!!【不算摊宣啦】

要说的都在图上!!!欢迎大家来cp25A58摊位来玩!!!快乐抽抽乐!摩托变单车!!!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夜店之王!不沙雕!无快乐!还有同款贴纸和无料等你来拿!!!【不算摊宣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