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守护者联盟

11.2万浏览    2373参与
默星

【同人】雪之痕2

cp:Jimmy*Jack


二、

  Jack熟悉这个街区所有的孩子。在这10年里,有孩子长大也有孩子出生,他的玩伴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他,还有其他守护者,守在原地,反复做着相同的事,如同亡灵——但这没什么,因为他们乐意奉献,乐意献出自己永不腐朽的青春。只是等孩子们长大,看不见他们也不再记得有关他们的事时,才不得不分别,这时会有些寂寞罢了。

  今天下午,Jack像往常一样和孩子们玩得很愉快,他好几次回忆起了从前和Jimmy还有Sophie在一起的场景。Jimmy那时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总是精神满满,对一切事物都抱有非凡的好奇心,也乐于探索,根本不在乎别人的质疑。也许是...

cp:Jimmy*Jack


二、

  Jack熟悉这个街区所有的孩子。在这10年里,有孩子长大也有孩子出生,他的玩伴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他,还有其他守护者,守在原地,反复做着相同的事,如同亡灵——但这没什么,因为他们乐意奉献,乐意献出自己永不腐朽的青春。只是等孩子们长大,看不见他们也不再记得有关他们的事时,才不得不分别,这时会有些寂寞罢了。

  今天下午,Jack像往常一样和孩子们玩得很愉快,他好几次回忆起了从前和Jimmy还有Sophie在一起的场景。Jimmy那时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总是精神满满,对一切事物都抱有非凡的好奇心,也乐于探索,根本不在乎别人的质疑。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拥有同样的特质,Jack支持Jimmy的一切行动,陪着他进行了很多冒险,Sophie稍长大一些后都不再加入他们的“危险行动”,于是之后的两年都只有Jack陪在Jimmy身边。男孩去留学临走时对Jack说的最后一句话都是“等我回来继续我们的冒险”。

  Jack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甚至于有些偏爱。他回忆着那时男孩丰富多彩的表情,嘴角无意识地上扬。

如今再次相遇,男孩的眼神一如从前那样明亮,只是多了深沉,还有那个令Jack疑惑的笑容。那笑容他似乎曾在哪儿见过……

  对了!在Jimmy临走那天,男孩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忽然踮起脚迅速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在他发愣时露出了那样的笑容,然后挥手和他告别。他当时并没在意。

  但这次为什么会在意呢……

  “Jack!”

  他在一个孩子不满的呼唤声中回过神。小小的玩伴们在他面前站成一排,仰起脸疑惑地望着他。

  “Oh,sorry!”Jack慌张起来。他总能沉浸在和孩子们的玩乐中,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发生什么了?”“你感冒了吗?”“是刚才跑的时候扭伤脚了吗?”“胡说!守护者是不会受伤的。”

  孩子们自顾自争论起来。只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孩幽幽地打量着Jack,小声说:“我爸爸不想跟我玩儿时也这个表情……”

  孩子们闻言都停止了争论,睁大眼瞪着Jack。“Well……”Jack感觉自己陷入一种难以名状的窘境,无措地挠了挠前额的头发,“其实我确实遇上一些困难……”

  他不会说谎,也不屑说谎,于是干脆嘴角上挑露出一个坦然的笑容:“不过这种小事我一个人很快就能解决。”

  “到底什么事啊?”

  “这个嘛……要暂时保密。”他在嘴边竖起食指,笑得很是神秘,“就像警察卧底的时候不能暴露身份,不然可是很难搞定的。”

  孩子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齐声道:“真酷耶——”

远处传来家长呼唤孩子们的声音。小家伙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已饥肠辘辘,纷纷和Jack挥手告别。只有那个年纪稍大的女孩低着头站在原地,踌躇着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送给你。”女孩把双手举到半跪着的Jack面前。她的脸颊红通通的,不知是不是冻的。

  Jack一看,那是一朵用鲜艳的红纸折成的玫瑰花,大小合适地躺在女孩洁白的掌心里。

  “Wow!”他发出由衷的惊叹,轻轻地从女孩手中接过来,“真漂亮,是你自己做的吗?”

  “老师说,玫瑰在雪地里活不长,但是纸做的可以一直保存。”女孩被Jack感染,开心地笑起来。

  “真棒……它现在是我的宝物了。”Jack温柔地注视着女孩,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女孩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这时远处又传来呼唤声,她像是用了很大的勇气,凑上前在Jack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才匆忙跑向了声源处,跑了几步后又忍不住回过头向他挥挥手。

  Jack呆了一呆,接着泄出一声不可思议的轻叹。他也向女孩挥挥手,目送她小鹿般快活的身影跑远。再次低头欣赏着那朵“玫瑰”,用手指轻轻触碰它错综复杂的花瓣。

  他很珍惜地把它收进自己卫衣的口袋,抬起头看了眼天色,心想再去小湖那边玩一会儿,就该去找Jimmy了。

tbc.

感谢支持的小可爱们😜,最近事儿有点多,这次字数有点少了……因为需要给后文一个过渡。真的很感谢支持呀🙏


波丽糖
作者见上 悴 死音 被可爱死

作者见上  悴 死音 被可爱死

作者见上  悴 死音 被可爱死

承包梦百正太的非洲人
「收」守护者联盟和驯龙高手相关...

「收」守护者联盟和驯龙高手相关



占tag致歉,冷圈的东西太少了QAQ,可以接受h价,主要想吃本子和明信片之类的,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有,希望有的太太可以康康我QAQ

「收」守护者联盟和驯龙高手相关





占tag致歉,冷圈的东西太少了QAQ,可以接受h价,主要想吃本子和明信片之类的,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有,希望有的太太可以康康我QAQ
金富贵啊

【JELSA】真相是真·07

公然磨刀?不要怕!我们下一章就发糖了!

今天写养父母的时候写high了,其实真相是真里所有出现的配角都有故事,都很有意思!富贵挖了好大的坑呢!

其实Jack小天使在前半段一直出现在背景里……


—————————————————————————


Elsa在台上仅仅只闭上了眼睛回味了几秒,便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她看着公园里听她演讲的观众们——他们都抬着头,所有人都看着她,认真地听着。当年那个小Elsa在这个公园里许下的愿望已经实现了。现在的Elsa Menzel,是那么的接近完美,她美丽,有才华,受人喜爱,是平权运动的领...

公然磨刀?不要怕!我们下一章就发糖了!

今天写养父母的时候写high了,其实真相是真里所有出现的配角都有故事,都很有意思!富贵挖了好大的坑呢!

其实Jack小天使在前半段一直出现在背景里……

 

—————————————————————————

    

Elsa在台上仅仅只闭上了眼睛回味了几秒,便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她看着公园里听她演讲的观众们——他们都抬着头,所有人都看着她,认真地听着。当年那个小Elsa在这个公园里许下的愿望已经实现了。现在的Elsa Menzel,是那么的接近完美,她美丽,有才华,受人喜爱,是平权运动的领军者,是一个独立的新时代女性。

 

微风轻轻吹拂着Elsa额前的碎发,仿佛有一只手温柔地抚过Elsa的脸颊。

暖洋洋的日光里有一股美梦的味道,融化了人们之间的陌生和防备。

一直以来充斥着咒骂和抗议的公园,竟奇迹般地归于宁静。

 

真是一个美丽的春天,似乎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提倡平权的公众人物。(停顿)

很多人都说我很勇敢,敢于站出来去呐喊,去反抗。

但其实我曾经也迷茫过。

但是,迷茫,彷徨,大概就是我们这代人最真实的写照了吧。(笑)

 

—————————————————————————

    

时间线回到1965年。

这一年,黑人民族主义者马尔科姆在纽约的一场演说中遭枪杀身亡。

这一年,美军登陆越南,越战全面爆发。

这一年,Elsa成年了。

 

布鲁姆家。

一家子难得坐在同一张饭桌上为Elsa庆祝完生日。

此时的Elsa已经被伯乐相中,在布鲁姆先生工作的费城大都会歌剧院有了稳定的出镜机会,虽然现在还是不瘟不火,但是那个伯乐——剧院院长于连先生信誓旦旦地说,Elsa总有一天会凭借自己的表演跻身上流社会,成为大家的骄傲的。

布鲁姆先生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呢?

未来的事实也证明,于连先生的眼光的确不差。

 

然而,费城的天气总是令人摸不着头脑,也许前一天还是阳光明媚,第二天就会毫无征兆地飘起了雪花。

Elsa的生日就在冬至,这天,连上天都下了一场浪漫的小雪为她庆生。

已是夜晚,晚餐的温馨余温还没有消散,雪花已经在漫不经心地轻叩窗子,发出细碎的噼里啪啦的声响。

布鲁姆先生又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看报纸,翘着二郎腿,翘着的脚尖饶有趣味地在空气中打着转,壁炉的火光印在他皮鞋的反光上,仿佛他的好心情一般高涨。布鲁姆先生有一个习惯,他总是喜欢在翻一页报纸后唰地抖一下,用力得仿佛想把上面的油墨字给抖下来一样。

他皱着眉头,抖了一下报纸。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的,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去街上聚.众.游.行,看着吧,等他们老了一定会悔恨的。”他一边嫌弃着狂热又不理智的激进青年,一边随手撕下那则新闻给自己卷了根麻烟。一番吞云吐雾后,布鲁姆迷醉地眯着眼睛,继续看报纸。

“苏联那帮毛子,哈哈,没想到吧,咱都上太空了,还在炮弹上跟我们较劲!”布鲁姆先生顺势端起一边几案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啧,越南那地方怎么还没打赢,咱的士兵是不是太懈于锻炼了?想当初我们经历二战的时候……喂!摩莉!倒酒!”

 

“酒瓶就在你边上你没手吗?!”摩莉暴怒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啧,女人。”布鲁姆先生正想喊Elsa倒酒,目光越过报纸却发现Elsa正准备鬼鬼祟祟地出门。

啪,报纸被摔在了地上。

“你什么意思?”布鲁姆先生的声音吼得老响,“当我这个父亲不存在吗?”

 

Elsa也没打算理他,伸手准备开门,就像过去无数次做的一样。

然而这次布鲁姆先生没有给Elsa机会,他像弹簧一样从沙发中跳起来,冲到门口揪住Elsa,用力将她扭扯回家。

“瞧瞧,这么迫不及待地出门,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阴阳怪气的腔调配合着外头呼呼作响的风声显得更加恐怖,“也不知道这个小bit.ch跟谁学的,怎么就这么喜欢往家外面跑呢 ?一次两次的都要我出门去抓才肯回来……”

话还没说完,厨房里传来摩莉剁排骨的声音。光听这个声音都能想象到闪着寒光的刀锋被狠狠地劈下去的样子。

“听听,多么可笑啊,要是某人能撑起这个家,我一个女人家的,至于总是跑出去工作吗?现在好了,你连女儿都比不过了,反要来逞威风。”摩莉的声音总是充满了妩媚和妖娆,像一根细线在人心上捆绑缠绕,似断非断,让人痒痒。她扭着臀风情万种地从厨房走出来,一边拿围裙擦手,一边带着轻蔑的语气说:“呵,男人。哦对不起,从那方面的能力来看,你恐怕连男人都算不上了。”

 

布鲁姆先生被堵得脸色铁青,他像踩进云里一样左右摇晃,努力让自己站稳,紧握着他无能的拳头,呯地一拳挥向无辜的门,然后一言不发地推着Elsa上楼,扭送进她自己的房间。

“你这个坏女孩,你长大后一定是第二个摩莉!”他恶狠狠地抖着手指咒骂着,唾沫横飞,不等Elsa有任何的反应,便重重关门,把Elsa给反锁在了房间里。

“可别再让我再抓到你又逃出去了!”

 

—————————————————————————

    

窗外的风呼呼作响,雪拍在窗户上的声音像有人在外面焦急地捶窗。

Elsa没有开灯,属于少女的房间里没有任何装饰,空荡荡,冷冰冰,如茫茫冰原,似漫漫雪地。

楼下还模模糊糊地传来养父母争吵的哭喊,夹杂着东西碎掉的声音,被吞没在了暴风雪中。

“也好,至少明天不会有八卦的邻居过来碎嘴。”Elsa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说不定人家都听厌了,懒得来了呢。”

 

今天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啊。

Elsa换了个姿势,仰面躺在床上,她看着空洞的天花板。

坏女该……是吗?

不太明白……

我到底是什么呢?……

要是,能出去就好了。

 

外头的积雪反光将Elsa黑漆漆的房间隐约照亮,此时过分响的窗户终于引起了Elsa注意。

霜花已经将玻璃铺了个严严实实。

Elsa迟疑地翻身下床,光着脚,走向那扇奇怪的窗户,缓缓地展开手掌贴在了窗户上。

冰冷。熟悉的冰冷。就像从前无数次触碰到的那样。

 

“Jack?”Elsa立马将脸凑近到窗户边说,“是你吗Jack?布鲁姆把窗户封死了!我打不开的!”

窗户沉默了,Elsa紧紧盯着玻璃,只见霜花上歪歪斜斜的划痕组成了一行文字。

“离远一点。”

 

Elsa赤脚往后退了几步。

 

窗户立刻又剧烈抖动起来,玻璃颤抖着,发出的刺耳尖叫也与楼下的骂战一起被风雪吞没。

封条终于被撕开了,窗子被猛然掀开,大量的风雪冲进了房间抱住了Elsa。

可当Elsa期待地睁开眼时,却谁也没有看见,谁也不在,只有那一室的积雪和外面平缓的寒风。

“Jack?”Elsa转身环视着房间,“Jack你快出来!这真的不好玩!”

 

没有,到处都没有。

 

Elsa扑到窗边检查封条。那些木条现在仅靠剩下的钉子连在墙上,从痕迹上看,与被狂风摧毁的一样。

 

Elsa的心里突然缺了一块。

我看不见Jack了?

是因为我成年了吗?

还是说……Jack从来就不存……

 

“小狼生日快乐!”

回过神的Elsa已经被Jack的一个大大的拥抱包围了。

她回抱住少年的身躯,闭上了眼睛。

 

真好,他还在,他还没有离开。

就算是梦,最好也不要醒来了。


默星

【同人】雪之痕 1

说明(预警)

•原著向,Jimmy*Jack的cp!年下!Jimmy为青春期设定,私设较多,不吃请绕路。

•第一次在lofter开坑,可能有操作不当之处,望各位小可爱指出🤐。

•看电影时就很吃这对了,而且吃Jack受向……觉得Jimmy 和Jack都是让人心疼的孩子……电影留下了太大的想象空间,感觉他们对彼此而言其实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想在这里满足一下私心🤐。

•想要尽量探寻他们的内心,因此会有很多心理描写。

•可能会有虐

废话完毕。无论你因何打开了这篇文,希望能给你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那是他所熟悉的,冰天雪地的世界。

  一、

Jack熟悉这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冬天。他是雪的精灵,是孩...

说明(预警)

•原著向,Jimmy*Jack的cp!年下!Jimmy为青春期设定,私设较多,不吃请绕路。

•第一次在lofter开坑,可能有操作不当之处,望各位小可爱指出🤐。

•看电影时就很吃这对了,而且吃Jack受向……觉得Jimmy 和Jack都是让人心疼的孩子……电影留下了太大的想象空间,感觉他们对彼此而言其实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想在这里满足一下私心🤐。

•想要尽量探寻他们的内心,因此会有很多心理描写。

•可能会有虐

废话完毕。无论你因何打开了这篇文,希望能给你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那是他所熟悉的,冰天雪地的世界。

  一、

Jack熟悉这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冬天。他是雪的精灵,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寒冰使者。等孩子们在雪地里嬉戏够了,期待温暖的春天来临时,他便悄悄离去,去往下一个有雪的冬天。

如此往复,时间久了,他还是当初那个恨不得雪越下越大、大到让所有人都能注意到自己的捣蛋鬼,只不过柔和了许多。他的内心也一直在孩子和成年人之间游移,孤独时是大人,不能忍受孤独时再次变成孩子。

今年他又回到了这个小镇。在这里他的守护者身份第一次被承认,他拥有了同伴,孩子们开始喜欢他。

"嘿,Jack。"

   这声音让他蓦然一震,回过头,男孩的脸让他一阵恍惚。那是张明亮的,带着孩子气的,又不失青年人温柔的脸。

    "Jimmy!"他不由地一声惊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Jimmy是第一个意识到他的存在的孩子。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一般孩子们过了12岁就开始遗忘守护者们的存在,可是Jimmy一直记得,12岁过后,他如从前一样带着妹妹,在下雪天等待Jack的到来。甚至于他14岁出去留学,现在又回来,还是和从前一样。

    "是啊,我17岁了,你还记得吗?"少年走到他面前,个子竟比他高出了半个头,明明几年前还是个毛头小子。Jack不由地轻叹,然后抬起头温柔地注视着男孩,重复道:"你长大了。"

    "而你却一直没有变化。还是像从前一样……"男孩后面的话似乎被咽了下去。他的眉目间有种难以描述的神情,是Jack十分陌生的。等回过神,男孩又向他靠近了些,让他竟一时有种压迫感,生出了想推开还在试图靠近的男孩的冲动。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才没有刻意来找我吗?”Jimmy压低了声音说。

    他说的没错,这里虽在男孩家门口,但Jack是漫无目的地游移而来的,等回过神,长大的Jimmy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男孩是真的长大了,脸庞棱角分明,可以说是相当英俊,整个人有种沉稳柔和,又不失威严的气质……威严?这个词适合17岁的男孩吗?Jack想,大概是因为他个子太高了吧。

    Jack的世界里总是充满孩子们的笑脸,而男孩成熟如同成年人的脸再次闯入后,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笨拙地寻找话题:"你去留学前还只有这么高呢……"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被男孩一把握住了手腕。

    男孩意料中有力的手握着他纤瘦的手腕,举到眼前打量着。Jimmy的眼神很深,似乎还有种……灼热。Jack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要抽回手。

    "别,我的手很凉……"

    "你不擅长和成年人打交道。"男孩静静地打断他。

    Jack不由地一颤。男孩说的应该没错,但似乎又不是这个原因……

    "说什么……你还是孩子呢。"他试图露出一个爽朗的笑。

    Jimmy微微皱眉,目光下移,然后又深深看向他的眼睛:"我还是喜欢你真心的笑容……但现在你已经没办法把我当孩子看待了吧。"

    这回Jack完全愣住了。心思完全被看穿。他知道Jimmy很聪明,没想到越来越聪明了,才17岁,已经像是个经历丰富的大人。

    "也许是因为我们太久没见了。"Jack露出愧疚的神情,是发自内心的。他抬起头望着男孩,诚恳道:"我还是和从前一样喜欢你。"

    "喜欢……吗。"男孩愣了愣,重复了这个词,然后竟露出有点儿悲伤的神色,让Jack着实吃了一惊。他正要开口询问,Jimmy却先一步道:"那还会像从前一样,在下雪的夜晚敲我的窗户?"

     "当然。"Jack笑了,像是陷入回忆,眼睛也眯了起来。

     Jimmy盯着他,突然抱住了他,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许久才出声道:"我很想你……"

     "Me too."Jack感受着男孩的体温,也抱住他结实的背,一边有些欣慰:到底还是个孩子啊。这个曾救赎了他的孩子,不管他变了没变,他仍喜欢他,会一直记住他。

    "真会像从前一样敲我的窗户?"男孩的声音闷在他的肩头。

    他忍不住溺宠道:"当然,只要你还喜欢。"

    "我当然喜欢。我要和你在一起。"男孩抬起头。他的目光中那让Jack陌生的炙热更加明显,一只手留在Jack腰上,一只手慢慢抬高,接着轻轻抚上了他的侧颊。

    Jake接受了这有点儿怪异的触碰,认为男孩只是在表示亲密。

    "l 'll wait for you."他在他耳边轻声说。


    男孩放开了他,目光在他身上继续停留着,直到转身走向屋里。Jack向他挥挥手,站在原地感慨:这就是和“大人”交谈的感受吗?还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清亮的少女音响起,是Sophie跑出来了。她13岁,一头金色长发柔顺地披散下来,秀美的小脸上化着淡妆。她像只顽皮的小鹿般蹦到Jimmy面前,探出头向他身后望去。

     她的目光穿过Jack的身体,看向远处。Jack去年到这里来时就知道她已经看不见自己了。

     他如往常一样对Sophie露出微笑,说:“Hei,Sophie。”

     令他意外的是,Jimmy双手揣进裤兜,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却是在对Sophie说话:“怎样?看见什么了吗?”

      Sophie皱着眉摇摇头:“难不成你在自言自语?”

     “不啊,我在和冰雪精灵说话。”

     “什么啊,真幼稚。”Sophie一噘嘴,对哥哥的玩笑不屑一顾。

     Jack愣了愣,怀疑自己看错了Jimmy的笑容。接着他又听见Sophie说:“我刚刚好像真的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Jack猛地抬起头去看Sophie,却看见Jimmy扳着妹妹的肩膀把她往屋里带:“哈哈,当然有人,还是个美人呢。”他意味深长地看了Jack一眼,接着问妹妹,“今早来找你的小子是谁?男朋友?”

    “很帅吧!”Sophie得意地一笑。兄妹俩走进了屋里。

     Jack呆在原地,许久后深吸一口气,嗅到了他熟悉的冰雪的味道。原来不是在梦中。

tbc.


SHA1N18E

似乎是我喜欢上的最冷的一对拉郎配

似乎是我喜欢上的最冷的一对拉郎配

Fraternité
分享神祕設計史作業使用渾身解數...

分享神祕設計史作業
使用渾身解數來演示何謂夾帶私貨x

分享神祕設計史作業
使用渾身解數來演示何謂夾帶私貨x

问菱趴

一个半小时
是我爱的白发小男孩,嗯…之一。

一个半小时
是我爱的白发小男孩,嗯…之一。

PMM

配色相同小男孩合集(单纯个人喜好


17起源虫和小班真的很像!!!不仅配色像🥝!!发型也很像!!!

配色相同小男孩合集(单纯个人喜好


17起源虫和小班真的很像!!!不仅配色像🥝!!发型也很像!!!

三戈

画了两种色


暴力水印w


请勿使用w



画了两种色


暴力水印w


请勿使用w



星天飞舞

【误解向JELSA】冰雪奇缘2 最新预告(竟然从迪士尼穿越到了梦工厂?!)

 冰雪奇缘Elsa & 守护者联盟Jack 的CP向剪辑,Jelsa误解向系列第二弹。

 第一弹: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8994/

 我又来预告骗了(x)

 总之就是史上最烧不死情侣,协同自己的亲友团,一起联手对敌的故事。


吃粮point:

1、Jack还被冻在冰湖里的时候,就不知为何脑电波跨越时间空间和Elsa连上了线;

2、反派梦魇设计让Elsa陷入了被海...

【误解向JELSA】冰雪奇缘2 最新预告(竟然从迪士尼穿越到了梦工厂?!)

 冰雪奇缘Elsa & 守护者联盟Jack 的CP向剪辑,Jelsa误解向系列第二弹。

 第一弹: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8994/

 我又来预告骗了(x)

 总之就是史上最烧不死情侣,协同自己的亲友团,一起联手对敌的故事。

 

吃粮point:

1、Jack还被冻在冰湖里的时候,就不知为何脑电波跨越时间空间和Elsa连上了线;

2、反派梦魇设计让Elsa陷入了被海浪围困的孤岛的噩梦之中,困住Elsa的同时又可以让Jack体会到恐慌,自以为一箭双雕;

3、两个世界最后会连通的;

4、某人要过妹妹这关还早着呢。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w

&Feather。

Excuse me

6.


从Jack打开办公室的门到现在有一段时间了,Hiccup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手肘搭在大腿上身体前倾,双手捧着Jack刚刚递给自己的水杯.

他当然记得Jack,昨天才不小心和人撞了个满怀,还没来得及好好道歉结果巨大雪人怪物凭空出现把他带走,这太诡异了,而且今天他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HIc既为这个男孩感到庆幸,至少他还活着,但同时他也深深感到一丝怪异,尤其是那久远的熟悉感,仿佛有一段失落的记忆在呼唤着自己。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另一边Jack大概知道月中人为什么会让自己好好休一个假了,守护者不着痕迹地用余光瞥了一眼紧张坐在身侧的男孩,立马收回目光和藏...

6.


从Jack打开办公室的门到现在有一段时间了,Hiccup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手肘搭在大腿上身体前倾,双手捧着Jack刚刚递给自己的水杯.

他当然记得Jack,昨天才不小心和人撞了个满怀,还没来得及好好道歉结果巨大雪人怪物凭空出现把他带走,这太诡异了,而且今天他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HIc既为这个男孩感到庆幸,至少他还活着,但同时他也深深感到一丝怪异,尤其是那久远的熟悉感,仿佛有一段失落的记忆在呼唤着自己。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另一边Jack大概知道月中人为什么会让自己好好休一个假了,守护者不着痕迹地用余光瞥了一眼紧张坐在身侧的男孩,立马收回目光和藏在其中的喜悦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毕竟好不容易和男孩重逢,他可不想被之前的恋人当做变态。

但这个沉默好像保持的稍微有点长了。

Jack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决定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Well,你应该就是Mr.Parker提到今天的转学生Hiccup Haddock吧?我是Jack Fro…Foster,是昨天转学过来的,很高兴认识你!”

Jack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微笑,搭配上他那张帅气的脸颊,确实没有人可以对这个男孩说不。面对他的攻势Hiccup稍稍有些愣住,下意识抬手用指腹来回磨蹭两下自己的鼻尖露出一个笑。

“很高兴认识你,以及我为昨天的行为道歉,bud,Toothless有些太激动了所以——希望你不会介意?”

守护者看着面前男孩的一举一动忍不住有些鼻尖发酸,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Hiccup还活着,和他谈论着Toothless,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在北欧那个小岛做的那样,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以前。

“额,你还好吗?”

最后是维京男孩有些不确定的尾音上扬语气让Jack回过神来,守护者手忙脚乱地使劲擦了擦自己眼睛咧嘴露出八颗牙齿笑了出来,语气故作轻松。

“当然,非常好,你知道的,有时候沙子进眼睛很让人头疼!不过你刚刚说Toothless,是那只黑猫吗?”

“噢,是的,他很漂亮对吗?不得不说,看见他的第一眼我联想到了夜煞——说起来你相信龙的存在吗?”

Hiccup话锋一转转头看向Jack,一双祖母绿里盈满了好奇和期待,不用开口Jack似乎也能听见他在说“plz,bud,你一定会相信龙的存在对吗”。果然还是老样子吧,Hic.

“是的,当然,Night Furry,雷电和死神的后代,曾经有一个维京男孩驯服过一只。”

“你居然知道berk岛传说?”

Hiccup先是不可思议微微偏头眯眼打量着面前的男孩,随后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睁大的一双祖母绿里闪动着惊喜的光芒,可以看出他在努力抑制住想要给面前男孩发表长篇大论的冲动。

所以已经变成传说了吗。

Jack在心里若有所思的思考着。自从Hiccup的离开后,Jack便有意屏蔽有关berk的一切消息,自然他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龙族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berk这个名字从岛变成一个小镇的代名词。


可是谁在乎呢,这一切只能更证明Jack认为面前男孩绝对是曾经的那个龙骑士,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他已经回来了,这一次谁也别想把他夺走。

“天哪,伙计,不得不说你是我认识人中第一个和我一样相信驯龙者故事的人,我真的很高兴认识你,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慌乱的青年一脸抱歉的挠挠自己的脑袋朝房间里的两人露出一个笑。

“啊啊,抱歉pal,让你们久等了,我们现在去教室吧。”

两人相视而笑,同时站起来跟着青年走出办公室,但三人里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窗外滑过一片黑色细沙,梦魇马的嘶鸣声淹没在上课铃之中,随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Ps:

咕咕咕,鸽子回来更文了!

Dei,我没有坑,我真的没有坑!

详情可以见前文,今天也是鸽子

祝食用愉快!(比心


404 Not Found
重温了一遍,他笑起来真的帅55...

重温了一遍,他笑起来真的帅555

一个月没用板子了有点生疏,画了一晚上,草。

重温了一遍,他笑起来真的帅555

一个月没用板子了有点生疏,画了一晚上,草。

卑微小咲在线敲键盘

今晚的霜杯(蹭个标签拿随笔刷刷存在感嘤别打我)
梦工厂美男子——hiccup和Jack Frost
希望守护者联盟快出续集哇 ​​gkd!!

今晚的霜杯(蹭个标签拿随笔刷刷存在感嘤别打我)
梦工厂美男子——hiccup和Jack Frost
希望守护者联盟快出续集哇 ​​gkd!!

爬墙比赛冠军一安

速涂一个人类长篇动画电影史上最帅男主

速涂一个人类长篇动画电影史上最帅男主

Fraternité
直男的世界迷惑之一:我的二狗子...

直男的世界迷惑之一:我的二狗子兄弟為什麼會有女人緣

直男的世界迷惑之一:我的二狗子兄弟為什麼會有女人緣

金富贵啊

【JELSA】真相是真•06

(大甜饼预警!)

于是,我去找了我的养父,我跟他说:

“嘿!你个混蛋,我同意去演戏了,你应该感到高兴!”

Elsa耸肩摊手。

“当然,我养父把还是小鬼的我给揍了一顿。”

全场大笑。

 

“我一开始是电影童星出道的,不过,你看,现在都没有人知道我曾经演过什么电影了吧。由此可见,做出这个决策的人是多么愚蠢。”

 

—————————————————————————

    

一开始,Elsa的演艺之路并不顺利。

正如孤儿院妈妈说的那样,Elsa就长了一张花瓶的脸。

精致,完美。

令看到的人就想把花瓶放在洛可可装...

(大甜饼预警!)

于是,我去找了我的养父,我跟他说:

“嘿!你个混蛋,我同意去演戏了,你应该感到高兴!”

Elsa耸肩摊手。

“当然,我养父把还是小鬼的我给揍了一顿。”

全场大笑。

 

“我一开始是电影童星出道的,不过,你看,现在都没有人知道我曾经演过什么电影了吧。由此可见,做出这个决策的人是多么愚蠢。”

 

—————————————————————————

    

一开始,Elsa的演艺之路并不顺利。

正如孤儿院妈妈说的那样,Elsa就长了一张花瓶的脸。

精致,完美。

令看到的人就想把花瓶放在洛可可装修风格的房间里收藏起来欣赏。

配上圆润的珍珠和浮华的羽毛,或许还可以再加几层蕾丝。

在经过设计的灯光下优雅地打转,倾倒众生。

 

只可惜,Elsa是个会打破花瓶拿碎片抵别人喉咙的不听话的孩子。

 

在电影里,Elsa都被安排演那种只会捂住胸口娇叫“哦我的天哪”的甜心傻妞的小角色,化着浓妆,穿着蓬蓬裙,表情夸张地跳舞。也许是Elsa那时不时透露出的鄙视神情与角色是在是不符,也许是这几部烂片甚至不配流传下来,总之基本没有人知道Elsa演过电影。

真是可喜可贺。

稍微长大一点后,十五六岁的Elsa也单方面拒绝了这种千篇一律的角色。

 

“你懂什么?现在电影最容易出名了!”养父尤利西斯·布鲁姆抖着报纸一边在边边角角里找着试镜招募一边怒斥着。

壁炉里的木柴在噼里啪啦地拌嘴,餐桌上盘子还没有被收拾清洗。

Elsa关掉了吱哇乱叫的电视,装出一副垂眉恭听的样子。

 

“你真的得感谢我知道吗?要不是我在演艺圈的关系,你有电影演吗你?你还挑?”

布鲁姆先生的戏剧院一年不如一年,被政府收购后,自己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挂名职位。妻子摩莉已经与他分居了,住进了情人家里。处处失意的他只能在Elsa这里发散他那大男子主义。

而此时Elsa已经留起了长发。

布鲁姆先生和摩莉也没有反对。

说到底,他们都是误以为对方在怀念儿子才收养孤儿为自己的心虚和虚荣给找个高台子罢了。

 

Elsa翻了个白眼,挪到门边顺便拎起了准备了好久的手提袋。

窗外,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不甘心地将舞台让给了懒散的飞雪。

 

布鲁姆先生头也不抬,舒舒服服地翘着二郎腿陷进沙发里,继续翻着报纸。

“一定是风格不对,要不你试着性感一点?去烫个卷发,就说梦露后继有人……诶你去哪!小**你给我回来!”

板着脸开门的Elsa突然回过头甜美一笑:“去上课啊爹地,我的表演课要开始了。”

呯!

就连放在茶几上的玻璃杯也被关门声吓得颤了一下。

 

—————————————————————————

    说去上课也就是唬唬布鲁姆,这大晚上的怎么可能会有培训。也就只有布鲁姆那个只关心自己的演艺报酬而不管她的人才会信。

 

Elsa一路奔跑着来到了公园的湖边。

湖面上已经结了冰,霜花的足迹像一个顽皮男孩的恶作剧涂鸦,随意,潇洒,仿佛还加了个艺术签名。

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大作。

Elsa一手抓着自己胸前的大衣,一手抱紧了手提袋,站在岸边小心翼翼地先伸出一只脚探探冰层的厚度,然后才走上去。

 

“Jack!你在吗?”少女渐渐走到了在湖心,双手聚在嘴边大喊。

冬夜的公园看起来并不受市民喜爱,湖边的树木重复着Elsa的话,摇晃着唦唦作响的枝条,从一棵树传递到另一颗树,回音一般越传越远。

无人应答。

 

Elsa继续在冰面上踱步着,像是在练习什么舞步。月光下,少女娇小的影子在冰面上也变得更加可爱。Elsa哼着歌,转着圈,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跟随着她的脚印,都会有一朵新的霜花开放在冰面上。若是站在月亮那看的话,在这个湖面上诞生的画作一定很精彩吧。

 

月亮。

Elsa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抬头向天上望去,还是那轮明月,皎洁耀眼,甚至没有云层敢去遮住月亮的光辉。

看着从虚无的云层中飘下来的雪花,Elsa更确信了。

突然,一片小巧晶莹的雪花恰巧落在了Elsa的鼻尖,瞬间融化,仿佛有一股电流快速窜遍了全身,将她冻得一哆嗦。

“出来!我知道你在!”

Elsa捂着鼻子气急败坏大叫,张牙舞爪的,像炸了毛的小猫。她在湖心快速扭头寻找着蛛丝马迹,却不想一转身扎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这么想我啊。”闷笑从头顶传来,根本不用抬头就能想象到那人的鬼脸。

Elsa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推开Jack,气鼓鼓的看着他。

 

“哇,我才发现!你长这么高了,刚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到我腰这里,现在都长到胸口了!”少年兴奋地又凑了上去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用手比划着,远远看仿佛两人又抱在了一起。Elsa瞪大眼睛,能看见的只有少年胸口无限放大的衣襟,那是很老的款式了,一看就知道,这是Jack穿了好几年的衣服。

可惜回应少年的是一记飞踢。

Jack嬉笑着躲开了。

 

“对了,你是怎么发现的?我明明隐身得完美无缺。”

“凭空下雪,冰湖的霜花,还有刚刚那片雪花,和一般的雪花感觉完全不一样,你做了什么?”

“啊,那是隐身了,觉得你可爱,亲了你一下。诶小狼你怎么了?”

“……你对别人也这样吗?”

 

—————————————————————————

“不是觉得你可爱才这样的嘛……”Jack被墩进了雪里还是想不明白,“小狼你出气好了没有。”

Elsa拍了拍手上的雪,高冷地点点头。

Jack一个鲤鱼打挺跳出来,在空中将斗篷上的雪都抖干净,才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问Elsa:“那个袋子里的东西是给我的吗?”

Elsa看惊喜瞒不住了,叹了口气,反正迟早要拿出来的,便将之前一直挎着的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Jack。

一件深蓝色的卫衣。

还有一双鞋。

 

Jack像收到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欢呼了一声,不顾Elsa捂脸转身便立马换上了新衣服。

奇特的是,在Jack换上那件卫衣后,卫衣的领口自己圈了一层冰纹,十分符合Jack的身份。这令Elsa也惊叹不已。

 

“这鞋不行。”

“怎么了?我是觉得你总是光着脚会冷。”

“哈哈我是谁呀!怎么会怕冷呢。是因为穿了鞋我就飞不起来了。”

Jack略带可惜地看了一眼那双鞋,不过开心地扭头对Elsa说:“这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吗?我真的好开心!所以我决定……”

Jack坏笑着靠近Elsa,将她公主抱起来,不等她来得及反抗,就飞上了墨色浓郁的夜空中。

“我决定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抱紧了哦我飞得很快的!”

 

Elsa紧张得闭上眼睛绷紧了身体,适应了好一会才缓缓睁开眼打量这个全新的世界。

果然,湖面上的霜花要在空中看才好看。

 

如果这时有人再公园里的话,他会惊奇地发现月光中有两个人影,只可惜我们也都知道,冬夜的公园是不受喜爱的。于是这里成为了独属于Jack和Elsa两人的游乐园。

    

“准备好了吗,小狼想先去哪里看看?”Jack低头问Elsa。

Elsa的小脸在月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无瑕,她笑着,眉眼弯弯,透过她冰蓝的眼睛仿佛能看到这世间最美丽的东西。

 

“就,先去挪威看极光吧!”Elsa忘记了害怕和害羞,积极地出着主意。

“哇一上来就这么远啊!”嘴上虽是这么说着,Jack还是诚实地抱着Elsa飞向地球的另一端。

被Jack保护着的Elsa感受不到高空那凌冽的寒风,反而是拂面的微风,像儿时小黑屋里的初遇,Jack俯身靠近Elsa的呼吸。

月亮一点也不在意,坦然地为Jack照亮和指引方向。

 

未来的Elsa每每想起今夜,都会觉得这像一个梦,一起飞越了地球,疯狂又浪漫。

如果还有什么让Elsa印象深刻的,Elsa会说:

还记得那晚

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

亲妈有话说:

哇在图书馆写文被情节甜得捂嘴笑,然鹅我还是一只单身狗(为什么我没有这种爱情!?)然后就爆字数了。。。这字数都可以说是双更了。。。

吐槽一句:

Elsa已经情窦初开了

Jack还是一个铁憨憨

丘羽
捞鱼干去年给老班长的新年河图

捞鱼干
去年给老班长的新年河图

捞鱼干
去年给老班长的新年河图

你逼死我吧

哦~杰克*弗若斯特~你太可爱了,我不能行了 \(*T▽T*)/

我爱rise of the guardians٩̋(๑˃́ꇴ˂̀๑)   


代表快乐童心~恶作剧的新晋守护神银发杰克~!

我永远相信你存在!!!


哦哦!!还有可爱的睡神沙沙~圣诞老人诺斯~复活节彩蛋🐰 \(*T▽T*)/ 


我爱你们!!!! (*≧▽≦) 你们永远存在!!!

我爱rise of the guardians٩̋(๑˃́ꇴ˂̀๑)   


代表快乐童心~恶作剧的新晋守护神银发杰克~!

我永远相信你存在!!!


哦哦!!还有可爱的睡神沙沙~圣诞老人诺斯~复活节彩蛋🐰 \(*T▽T*)/ 


我爱你们!!!! (*≧▽≦) 你们永远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