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东尼奥

49362浏览    1786参与
来杯白茶吧

【哨向】辰星觉醒(全员正剧风)Ⅰ风乍起

第五章(本章亲分高帅)

——————————————


#非国设,架空设定


#哨向设定,正剧风


#cp暂定 米英 独伊 红色组 亲子分 软绵绵(亲友情?)中欧夫妇 波立海苔 排名不分先后,会有各种友情向羁绊,请不要撕cp


#人物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

    此刻,二分队的车子一直在加速,开车的哨兵显然把地图了然于胸,风驰电掣地冲向监狱楼,偶尔有流弹击中车子,车子颠簸剧烈,却没人敢拦截。监狱楼就在眼前,司机一脚踩住刹车打方向盘,车子在刺耳的急刹中九十度转弯平贴着墙。车还没停稳,队员们就鱼贯跳下车,几名哨兵利...

第五章(本章亲分高帅)

——————————————


#非国设,架空设定


#哨向设定,正剧风


#cp暂定 米英 独伊 红色组 亲子分 软绵绵(亲友情?)中欧夫妇 波立海苔 排名不分先后,会有各种友情向羁绊,请不要撕cp


#人物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

    此刻,二分队的车子一直在加速,开车的哨兵显然把地图了然于胸,风驰电掣地冲向监狱楼,偶尔有流弹击中车子,车子颠簸剧烈,却没人敢拦截。监狱楼就在眼前,司机一脚踩住刹车打方向盘,车子在刺耳的急刹中九十度转弯平贴着墙。车还没停稳,队员们就鱼贯跳下车,几名哨兵利用车子当掩体掩护防御,警惕的放风据守。其他队员分两队散开,各自小组的向导扫描出了一个空房间,爆破位的队员早就准备好了开窗炸药贴在铁窗上,片刻后两声“哗啦”脆响,铁窗连同玻璃内窗全部四分五裂。


   安东尼奥迅速贴墙站立,谨慎地握住自己的精神武器水手刀观察四周。这里似乎是一间杂物间,堆着乱七八糟的清洁用品。罗维诺靠在门边,他的精神向导维吉尔——一只和但丁很相似的灰狼,只不过毛色更深,虹膜是融金般的黄色——谨慎地伏低身子穿门而过,观察到门外无人后,罗维诺在精神链接里发出信号,一群人悄无声息地分散开贴墙行动。深夜,监狱楼的安保其实不多,主要是值班室的执勤人员和楼里巡逻的机动岗。安东尼奥与罗维诺带着两个哨兵向办公室区走去,小组里其余人员散开清理一楼机动岗。


    越是接近值班室,罗维诺眉头皱的越紧,维吉尔在最前方扬起头抽动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罗维诺唤回维吉尔,偏过头向安东尼奥示意“有精神掩蔽,目标数量不明,预计敌方向导最低B+级。”安东尼奥深色凝重,凝神戒备,在战场上,一个高阶向导往往意味着更多麻烦和危险,他能明摆着告诉你们这有个精神掩蔽区,可你不知道他掩蔽了多少哨兵与陷阱。安东尼奥悄无声息地跟着维吉尔前进,另外两个哨兵带着各自的大刀螳螂和花豹悄无声息地跟在安东尼奥身后潜行,他们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可有罗维诺在,对方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双方都没有视野,就只能拼正面了。


    突然,一声轰响,地动山摇,放佛地面都抖动了起来,走廊两旁的墙上震落下簌簌的石灰粉。大家停止行动靠墙蹲立,用询问的眼神扫向罗维诺,罗维诺听完链接里的信息露出了一个轻松的表情,“弗朗西斯得手了,现在正在清理场地。”这无疑是战斗开始以来的第一个捷报,令人精神振奋。


    走廊末端拐弯后就是值班室了,目标近在眼前,罗维诺却突然停住了,这一排走廊两侧都是办公室,他刚刚扫描过,没有人,单此刻接近拐角的两件办公室里却出现了精神波动,虽如涟漪般转瞬即逝,却被罗维诺敏锐地捕捉到了。


    埋伏 ! 罗维诺立刻警示其他三人,看来对方向导还想用隐藏一波伏击,但可惜,伪装比掩蔽更消耗精神力,对方出现了一丝动摇。机不可失 ! 在安东尼奥的示意下,另外两名哨兵箭一般地窜出去,安东尼奥则如鱼一般地滑到墙角,两名哨兵训练有素的踹向房门随即顺势丢入闪光弹,木质的门应声崩裂,木屑飞溅。两名哨兵靠墙默数三秒随后掏出精神武器扑入屋内,激烈的砸桌摔椅的响声传来。与此同时,两道黑影从值班室前台的桌子下扑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矮身闪过第一个人,反手提刀架住另一个人的攻击,两人偷袭不成转而联手与安东尼奥缠斗,安东尼奥一时被拖住无法抽身。


    罗维诺一边维持着链接与辅助一边向值班室奔去,对方向导已经放弃了精神掩蔽底牌尽出,手下四名向导都在与己方队友缠斗,他需要在此时擒贼先擒王拿下这名向导。不过他有些疑虑,安东尼奥不习惯长时间放出精神向导,他的两名对手居然也没放出精神向导,这到底是……


    在电光火石的一瞬,罗维诺突然发现脚边的绿植动了,两只暗黄色小灯泡般的眼睛瞪着他,时间只允许他稍许侧过头,一副巨张着的嘴与电锯般的雪白利齿遮蔽了他的视野。鳄鱼 ! 伏击 ! 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他这个向导 ! 危机感如电流般瞬间窜过罗维诺的全身,他战栗着,头皮发麻,身体却如雕塑般被钉在了原地完全来不及反应。脑海里似乎传来了安东尼奥的声音,他在叫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很近,却又极远,像天际的雷鸣,轰隆隆的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反复回荡。


     生死一瞬,罗维诺似乎闻到了鳄鱼嘴里的腥臭味道,利齿带来的罡风堪堪划过他的脖子,鳄鱼却腾空了!


   或者说,鳄鱼此时被一张鲜红的深渊巨口咬向了空中,两排剃刀般闪着寒光的三角状利齿抵在鳄鱼背部由角质鳞片组成的坚固背甲上。那是一条巨大的鲨鱼,它自电闪雷鸣巨浪如山的海域游来,鲨鱼的利齿轻易地贯穿了鳄鱼的皮肤,这只本是掠食者的冷血杀手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最终向更强大的命运臣服,低下了头颅。


    罗维诺恍惚了一下,他似乎看见鲨鱼漆黑的眼底被愤怒的火光点的透亮,那是一种心爱的猎物被抢走的愤怒,一如现在安东尼奥狂怒的眼眸。


——————————————————

TBC


黑塔档案

①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A级哨兵,隶属欧洲塔,精神向导是巨齿鲨多洛,不过由于体型巨大为了节约精神力不会经常放出。武器是水手刀,与亚瑟同级。

②罗维诺·瓦尔加斯,A级向导,隶属欧洲塔,精神向导是灰狼维吉尔(和费里的但丁是双胞胎),武器是手枪。综合型向导,各方面的辅助能力都不错。比安东尼奥小两级


喜板鸭家的tomato啊🇪🇸
吃葡萄时的产物x我真的爱他!!...

吃葡萄时的产物x
我真的爱他!!!
被人家说像把眼珠挖出来【?

吃葡萄时的产物x
我真的爱他!!!
被人家说像把眼珠挖出来【?

条纹尾巴

结果是我画了番茄家那个让我影响深刻的军服

结果是我画了番茄家那个让我影响深刻的军服

迭酒鯨路
為了打光結果大遲到( 很少畫這...

為了打光結果大遲到(

很少畫這個年紀的女孩子!連同旁邊的兩位大哥我好像也是第一次畫,親分好難畫,畫不出那種爽朗的感覺(暴風哭泣

這種類型的限時活動雖然一直想著說不至於太潦草,動作和前後關係甚麼的交代清楚就可以了,但總還是會不小心就仔細畫了起來……推特上太太們那種恰到好處的隨筆感覺永遠學不來(

為了打光結果大遲到(

很少畫這個年紀的女孩子!連同旁邊的兩位大哥我好像也是第一次畫,親分好難畫,畫不出那種爽朗的感覺(暴風哭泣

這種類型的限時活動雖然一直想著說不至於太潦草,動作和前後關係甚麼的交代清楚就可以了,但總還是會不小心就仔細畫了起來……推特上太太們那種恰到好處的隨筆感覺永遠學不來(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ヘタリア🍅🍕?...

#授权转载

ヘタリア🍅🍕🥽コスプレ



「👉ロマどしたんむくれんで〜👈」



親分@bolta_ts 


ポルさん@chirurooo 


ロマ ゆう@5284yuu


📸ぴーさん@pi_pipippipi

🔗https://twitter.com/5284yuu/status/1192057557637951489?s=21

#授权转载

ヘタリア🍅🍕🥽コスプレ




「👉ロマどしたんむくれんで〜👈」




親分@bolta_ts 


ポルさん@chirurooo 


ロマ ゆう@5284yuu


📸ぴーさん@pi_pipippipi

🔗https://twitter.com/5284yuu/status/1192057557637951489?s=21

fairyfaith

〔授权翻译/亲子分〕Marriage,not dating Ch5

上一章点我


Chapter.5


安东尼奥和罗维诺冲进了瓦尔加斯的住宅。

里面已经有一群人在等他们的到来。安东尼奥的妈妈带着胜利的得意微笑坐在左边的一个小沙发上,费里西安诺和一个与他长得很像的男孩站在另一边。坐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和罗维诺很像的眼睛,脸上带着点阴霾。

“罗维诺,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你男朋友的事呢?”等等,这个人就是罗维诺的祖父!?这个人看上去可没那么老。事实上,他看起来完全可以暴揍安东尼奥一顿。西班牙人咽了咽口水,看向他的“男朋友”。他最好能既不伤到罗维诺的心又不给他祖父留下任何印象。

“我知道!我知道他的!”费...

上一章点我



Chapter.5

 

安东尼奥和罗维诺冲进了瓦尔加斯的住宅。

里面已经有一群人在等他们的到来。安东尼奥的妈妈带着胜利的得意微笑坐在左边的一个小沙发上,费里西安诺和一个与他长得很像的男孩站在另一边。坐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和罗维诺很像的眼睛,脸上带着点阴霾。

“罗维诺,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你男朋友的事呢?”等等,这个人就是罗维诺的祖父!?这个人看上去可没那么老。事实上,他看起来完全可以暴揍安东尼奥一顿。西班牙人咽了咽口水,看向他的“男朋友”。他最好能既不伤到罗维诺的心又不给他祖父留下任何印象。

“我知道!我知道他的!”费里西安诺突然兴奋地喊道。

“嗯……我知道他有个男朋友。”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男孩(肯定是马塞洛)说到。

“什么?难道你们俩打算在办婚礼的时候再告诉我吗?“

“你爷爷都不知道吗?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安东尼奥的妈妈满脸都是沾沾自喜的神色,写着“我赢了”。

“我很抱歉,这是我的原因。”安东尼奥大声说。

包括罗维诺,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转过身来看他。

“我以前没有给过罗维诺承诺。”

“什么?”罗维诺的祖父怒气冲冲地皱起眉头。安东尼奥打了个寒颤。

“交往着的男朋友总是要出去和别人相亲,这当然令罗维诺很困扰。他又怎么能确定我们的关系有多牢固呢?即使我跟他说了那么多次,我的眼中只有他。”他转向所有人,握住罗维诺的双手。“我的心属于你。”

罗维诺将目光转向别处。安东尼奥感到他把手收了回去。

“这就是为什么罗维诺从来没有想过要介绍我…在以前。他需要我们关系的保证。”

“但你们现在都是认真的了?”

罗维诺和安东尼奥互相看着对方。就是这个。这不再是他们能玩一两次的把戏了,他们必须让这一切继续下去。但安东尼奥知道罗维诺不想这样。他瞥了一眼他妈妈。他们能做些什么来把自己从这混乱中解脱出来?

“我已经带罗维诺见过我的父母,这样就让他知道了我是在认真对待这件事,对待‘我们’的。他不必再看我去参加我父母安排的任何一次相亲。”

“我最终会让你们见面的…”罗维诺终于喃喃地道。

瓦尔加斯先生点点头,转过身来看向卡里埃多太太。“婚姻对他们来说似乎不在不久的将来,至少现在还不是。”

“但它必须是。老实说,让安东尼奥拖到现在都没结婚,我已经够慷慨了。我们的家族是一个有声望和传统的家庭。安东尼奥现在应该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孩子,并继承卡里埃多家的遗产。”

“这由你决定,罗维诺。如果你真的认为他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只要告诉我,我替你操办你梦想中的婚礼。”罗维诺的爷爷用母语对他说到。

“我明白…”罗维诺将双手插进头发里,“但这对现在来说有点过了…”

对罗维诺来说,要处理这些实在措手不及。既然他的家人也被卷入了这场闹剧里,他们就依旧会被困于其中不知道要多久。他不想对爷爷、费里西安诺和马塞洛撒谎。他究竟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瓦尔加斯先生点点头,又转向卡里埃多太太。“我们不应该把他们逼得太紧。而且我还得再和安东尼奥来一次正式的见面——我可不会把我的长孙就这样轻易托付给别人。”他看了安东尼奥一眼。

“爷爷!”罗维诺抱怨道。

安东尼奥很明显的害怕了起来。

“你无法逃避,罗维诺。”

“我很抱歉我妈妈来了,还对着你这样那样的猜疑。现在我们该走了。我为我们造成的麻烦而感到抱歉。”安东尼奥无精打采地带着他妈妈向房间外走去。

“喂…”安东尼奥就要离开时,罗维诺突然出声道。

“我们可以待会儿再谈,amor(西语:亲爱的).”安东尼奥继续推着妈妈离开,向罗维诺别扭的笑了一下。

“Amor?”罗维诺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他能感觉到自己脸红了。随后门关上的声音将他带回了现实。

哦,不。

罗维诺转向他的家人,由衷的感到了害怕。一瞬间,他们开始用各种各样的问题轰炸他。

“他在哪里工作?”爷爷问。

“他看起来是个很棒的人。”费里西安诺思索着。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马塞洛插话道。

“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天哪,爷爷看起来很沮丧而且对他很失望。罗维诺讨厌这种感觉。

“罗维太吝啬了,总是藏着秘密。”费里西安诺噘着嘴说。

“但是他妈妈有点疯狂,不是吗?”

“罗维诺要结婚了吗?”马塞洛天真地问。

“你真的爱他?你不能找个背景普通一点的人吗?”罗马爷爷(Grandpa Rome)做了个鬼脸。

“别这样说!他就是罗维诺的真爱!“费里西安诺顶了回去,“他就是那个人。罗维,我知道!”

“我现在处理不了这件事!”而罗维诺快步的离开了。

他需要尽快结束这一切。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太糟了。”罗维诺在桌子的对面倒吸着冷气。

他们又去了弗朗西斯的咖啡馆。

“我明白。对不起,我从没想过她会那么做。”

“我不想对我的家人撒谎,安东尼奥。我们必须尽快结束这一切。爷爷坚持这个星期五要见你。”

安东尼奥立刻感到自己开始出汗了。他该穿什么?他该带去什么?如果瓦尔加斯先生厌恶他怎么办?

“我必须让他喜欢我。”

“他必须厌恶你。”

安东尼奥大声说到,与此同时罗维诺的声音响起。

他们惊奇地抬头看着对方。

“什么?不!”他们又一次一起说。

“我需要你爷爷喜欢我。罗维,我吓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什么?这不和对你妈妈的方法一样吗?她拒绝我,而我爷爷拒绝你。因此你需要表现得像个十足的笨蛋。”

安东尼奥摇了摇头。“这行不通。如果我那样做了,你爷爷就会把我撕成两半。”他拿起一块糕点轻松地撕开,“就像这样。我可不想。”

“只有这样做才公平。”罗维诺生气地说。

“不。我妈妈不喜欢你只是因为你不是女孩,你的家人却不为这些事烦恼。而且我妈妈不会杀你的。”

“即便如此,要应对她也很麻烦。她派你的干哥哥去监视我们,找出我家人住的地方并与他们扯上关系,引发各种问题。”

安东尼奥为他母亲的行为感到羞愧。无论如何,她想要什么她最终都会想尽办法做到,她会操纵任何对她有利的东西。但这一次胜利的将使安东尼奥。

“听着,你要是表现得很自然,爷爷就会喜欢你了,然后开始争取我们的婚礼!但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能以自己的方式结婚,你还记得吗?”

“是的。但是…”西班牙人软弱无力地打断他。

“如果我们两家人都拒绝对方,我们就不会在一起。你可以向你妈妈哭诉——随便什么——比如失去了你生命中的挚爱。然后她就会说‘噢,可怜的孩子,你可以按自己的想法结婚。’”

“如果你爷爷杀了我,我不能和任何人结婚。”

“他不会杀你的。”

“他会伤害我。”

“我既不能证实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我会成为他梦寐以求的女婿。”

“不。仅仅是不要那样做。”

“小情人吵架了?”弗朗西斯笑了笑。

安东尼奥也笑了,而罗维诺捂住脸叫着。

“我们真的像一对吗?”安东尼奥不以为意的问道。

“如果我不认识你们俩,我肯定会相信你们是一对。”

“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罗维诺咕哝道。

“为什么?”

“我是说,全世界都不应该认为我们在约会。”

安东尼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他想张嘴说几句话,但这时电话响了。他低头看了看联系人的名字,立刻变了脸色。

这是一种非常困扰的表情,而罗维诺不想在安东尼奥脸上看到。意大利人慢慢地把手伸过桌子,但在接近了他的目标时停了下来。他的手几乎就要碰到安东尼奥的手了。

“是维蕾娜。”安东尼奥冷冷地说。

“你前女友?”罗维诺静静地问。

“不是你…吗?“弗朗西斯从罗维诺身上收回目光,“她为什么打电话来?”

安东尼奥将电话转到语音信箱。

“自从她向我出价后,我就得去和她约会。”他抬头望着罗维诺的淡褐色眼睛,“我现在得走了。”

他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大概是维蕾娜发来的。他们同时迅速地瞥了一眼。

罗维诺很担心他。如果他能给任何人承诺的话,那简直是地狱。安东尼奥显然对他前女友感到不安和焦虑。罗维诺根本不知道具体情况,而询问会显得不礼貌。这不关他的事,但他可以看出这对安东尼奥来说是件大事。

他和她约会没问题吗?

“在担心?”弗朗西斯问。

“并没有特别的感觉。”罗维诺看着他自己的手哼哼道,“我为什么需要感到担心?”

“你不必担心。安东尼奥这样做只是出于义务,没别的了。再者,他看上去真的很喜欢你。“

罗维诺的表情变得很难看。在其他人看来他似乎在生气,但这是他感到困惑的表现。

弗朗西斯觉得他们之间还有别的吗?他对安东尼奥有感觉还是什么的?他并不嫉妒安东尼奥和他前女友约会。弗朗西斯显然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在约会,所以是什么让他那么说?

“我想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安东尼奥天生情绪高涨而热情。罗维诺心里毫不怀疑,他对任何人都会微笑。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罗维诺。罗维诺回复短信的内容越多,安东尼奥眼里的愉悦就越明显,这谁都能看出来。也许罗维诺只是还被蒙在鼓里。弗朗西斯决定暂时对这件事置之不理。

“我不喜欢这整个想法,但你似乎让安东尼奥很开心。这次约会之后,他可能需要有人帮他重新振奋起来。“弗朗西斯拍了拍罗维诺的肩膀,然后走进了厨房。

罗维诺皱起眉头,看着弗朗西斯离开。


——————————————————————————————————————


*amor:西语/意语中均有的一个词汇,意义略有差别,感兴趣的话可以自行查询。




久等了!仅仅是3k+的篇幅拖到今天真的非常抱歉……

本章我的感觉是原作者老师像是突然打了鸡血,描绘和剧情走向都让我非常喜欢,只能暗自遗憾自己翻译水平不足。

顺便其实我是西厨,但是本篇里一直在为子分心动啊,给我一种游刃有余又温柔的、很聪明会处事的感觉?子分,真不愧是你!我说真的不是我家东尼儿要和子分结婚的就是我了!(你做梦。

最后表白原作者royalbean太太和我家附磷  @愿你能够继续深爱这个世界  恭喜她走出自闭啦(什么),下一章开始大家又可以看到她的翻译了!


Daphne

APH[普西] 笑容回復的秘密

…基爾…你或許不知道吧…

俺能這樣一直充滿活力的原因


客套話時保持笑容

鼓勵人時保持笑容

大家氣餒時保持笑容

遇到難以忍受的時候也能打起精神

還有各式各樣,如此,每個人都覺得有俺再就能振作起來,別人開心俺也很高興哪


不過…這樣的我,也有累積的負面情緒無法排解的時候…

這時候

老實說,難以否認我心底真實的情感

我想到的人既不是老哥,也不是弗朗吉,更不是貝露琪

而是自己不自覺地找了你


真傷腦筋,俺老是自顧自的牢騷,或是陰沉沉的找你喝酒

甚至…在你幾句關切的話後…不管不顧的哭訴了起來


你認真的表情,聲音,耐心...

…基爾…你或許不知道吧…

俺能這樣一直充滿活力的原因

 

客套話時保持笑容

鼓勵人時保持笑容

大家氣餒時保持笑容

遇到難以忍受的時候也能打起精神

還有各式各樣,如此,每個人都覺得有俺再就能振作起來,別人開心俺也很高興哪

 

不過…這樣的我,也有累積的負面情緒無法排解的時候…

這時候

老實說,難以否認我心底真實的情感

我想到的人既不是老哥,也不是弗朗吉,更不是貝露琪

而是自己不自覺地找了你

 

真傷腦筋,俺老是自顧自的牢騷,或是陰沉沉的找你喝酒

甚至…在你幾句關切的話後…不管不顧的哭訴了起來

 

你認真的表情,聲音,耐心

黑暗的情緒都跑光了

心很暖、很暖

 

恩,沉重的感覺都不見了

全身暖洋洋的

HOLA~

俺,安東尼奧又能再次帶給人笑容了

 

多虧了你呢

俺最憧憬的人

 


尼勒岛

我今天就来告诉大家东尼儿家颜值有多高
p1费利佩六世
p2莱蒂齐娅王后
p3,p4莱昂纳尔小公主
p5王室姐妹花

区欠最美公主名不虚传!

翻墙看到了腐国国民留言:
“@西班牙,你们还联姻吗?!我们嫁过去也行!”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可爱了叭

(私心好船

我今天就来告诉大家东尼儿家颜值有多高
p1费利佩六世
p2莱蒂齐娅王后
p3,p4莱昂纳尔小公主
p5王室姐妹花

区欠最美公主名不虚传!

翻墙看到了腐国国民留言:
“@西班牙,你们还联姻吗?!我们嫁过去也行!”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可爱了叭

(私心好船

好好睡觉啦🚸
下次画个完整的,不然都不好意思...

下次画个完整的,不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安东尼女友粉。

下次画个完整的,不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安东尼女友粉。

子非鱼の瞬间

原梗在P2

【借物表】
model:NE うにDX 様
accessory:蒼髪P cyanP DONKEY 様
effect:Less データP 黒 そぼろ 様
tool:MikuMikuDance MMEffect PmxEditor

原梗在P2

【借物表】
model:NE うにDX 様
accessory:蒼髪P cyanP DONKEY 様
effect:Less データP 黒 そぼろ 様
tool:MikuMikuDance MMEffect PmxEditor

MuNanzeo
东尼太美了我好❤。可惜我不会画...

东尼太美了我好❤。可惜我不会画画💦

整了喜欢的滤镜!

东尼太美了我好❤。可惜我不会画画💦

整了喜欢的滤镜!

龙龙城——

指绘把我的指纹都磨没了【秃头】

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x
没怎么指绘过x技术有限【秃头】

P123都是安东尼
P4是若体波旁!!

我是屑!!

指绘把我的指纹都磨没了【秃头】

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x
没怎么指绘过x技术有限【秃头】

P123都是安东尼
P4是若体波旁!!

我是屑!!

林夕圆子

今天的普爷也像小鸟一样帅,所以当然要放在第一个!

亲分的番茄音符是唐沢青间太太的设定

于是枕战组终于集齐了!(肝疼
而且还没有咕咕!!
I did it!!!

明天晚上再发一下全员

呜哇刚刚发现自己忘记打马修的tag了
(真不是故意的_§:з)))」∠)_

今天的普爷也像小鸟一样帅,所以当然要放在第一个!

亲分的番茄音符是唐沢青间太太的设定

于是枕战组终于集齐了!(肝疼
而且还没有咕咕!!
I did it!!!

明天晚上再发一下全员

呜哇刚刚发现自己忘记打马修的tag了
(真不是故意的_§:з)))」∠)_

fairyfaith

〔授权翻译/亲子分〕Marriage,not dating Ch4


Lof上的姐妹们大家好。因为  @愿你能够继续深爱这个世界  最近很忙拜托我来接替她翻译。请一直追她翻译的大家亲亲她呀她最近挺忙也挺累的


(上一章请点进上面我提到的这位译者主页查看。)


然后是我,本人翻译是初出茅庐,请多担待,愿姐妹们吃好喝好。


注:本章是慈善活动的内容。奥地利小姐将出场。


(原文中小小姐的名字是AO3上常用的安娜丽丝,怕大家不习惯我擅自换作了国内常用的维蕾娜)


有小鬼组(米&子分)和哈布斯堡组(西&奥娘)暗示注意。







Chapter4.

罗维诺环顾四周。“这他妈到底是哪门子的慈善活动...


Lof上的姐妹们大家好。因为  @愿你能够继续深爱这个世界  最近很忙拜托我来接替她翻译。请一直追她翻译的大家亲亲她呀她最近挺忙也挺累的


(上一章请点进上面我提到的这位译者主页查看。)


然后是我,本人翻译是初出茅庐,请多担待,愿姐妹们吃好喝好。


注:本章是慈善活动的内容。奥地利小姐将出场。


(原文中小小姐的名字是AO3上常用的安娜丽丝,怕大家不习惯我擅自换作了国内常用的维蕾娜)


有小鬼组(米&子分)和哈布斯堡组(西&奥娘)暗示注意。







Chapter4.

罗维诺环顾四周。“这他妈到底是哪门子的慈善活动?”他一边望着泳池旁清一色穿着泳衣的女人们一边问道。

“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这样解释,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这绝对绝对是弗朗西斯的主意,并且有了米歇尔的参与,这场活动会变得更加有趣轻松。

罗维诺走近正被客人们团团围住的主办人,一边试图忽略安东尼奥放在他背上的不安分的手。

“安东尼奥,这位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大概就是米歇尔—这么问道。她留着波浪大卷发,皮肤是漂亮的巧克力色。

“这是我男朋友,罗维诺。”

罗维诺伸出手与她相握。“很荣幸见到你。”

“我知道你最终会出现的(come out) 1*。”米歇尔说到,看上去非常开心。

“什、什么?”

“我是说……哦,拜托啦,我们都知道的。”

罗维诺转过头去,用手遮住他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你在笑吗?”

“完全没有,亲爱的。”他带着得意的笑容回答到。

“啊,你们两个真可爱。分开你们绝不是我的本意,但是…”她转向安东尼奥,“乌克森谢纳博士一直在等着和你谈谈。”

“啊。”安东尼奥点点头,转身走向她所说的那群博士们。

罗维诺抱起双臂。太棒了!他转了个身。真是棒极了!

“阿尔弗雷德?”

罗维诺运气真是好极了。安东尼奥刚去到一边留下他一个人,现在阿尔弗雷德就向他走来,有一群女孩咯咯地笑着跟在他身后。罗维诺情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阿尔弗雷德明明是个该死的gay。

“罗维诺,你也在这里!太好了,让我们聊聊!”

“我们刚刚才聊过。”

“那家伙真的是你男朋友吗?”

“这关你什么事?”

“我不知道。或许无关吧。”阿尔弗雷德耸耸肩,“但是,我是说,这也太快了。”

“唯独不想听你这么说!”罗维诺向安东尼奥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该死的!现在他这么需要安东尼奥,那家伙却忙着其他事。虽然罗维诺倒不会真的生气,因为他知道安东尼奥为了帮助他医院里的孩子们正寻找着治疗癌症的方法。

“拜托了,你就听我说说!”阿尔弗雷德恳求到。

那群叽叽喳喳叫着的女孩们终于赶上了阿尔弗雷德,并开始成群结队地围住他。她们接二连三的向阿尔弗雷德抛出不同的问题,顺便试着摸摸他的二头肌。阿尔弗雷德挣扎着向罗维诺寻求帮助,罗维诺却只是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走开了。

罗维诺看了看自助餐桌,那里的食物看上去还算不错,于是拿起盘子开始取餐。他从余光中注意到了安东尼奥的朋友基尔伯特正在靠近他,最后他们的肩膀撞到了一起。

“你是在农场出生的吗?”

“你说什么?”罗维诺转向白化病人。哦,他真是受够了。

“因为你看上去很a—maize—ing(玉—米—催—熟—剂) 2*”基尔伯特说着,举起满满一勺玉米。

罗维诺转了转眼睛。他眼里闪烁着一点点的兴趣,于是基尔伯特继续说下去了。

“你知道,如果你是个水果,你会是一个…诱人的苹果(fine apple)。”他眨眨眼。

“那可真是太糟了。你是在跟我搭讪?”

“我不知道。这取决于你的态度。”

罗维诺挑挑眉。

“跟你一起进来那个人是谁?”其中一个医生问安东尼奥。

“哦,”安东尼奥笑着挠了挠后脑勺,“那是我男朋友。我离开他以后他或许会很暴躁。”

“你不用担心。”米歇尔指指罗维诺的方向,“基尔伯特陪着他呢。”

基尔伯特正对着罗维诺打手势,显然刚对他讲了个笑话。罗维诺微微转头,用手捂住嘴发笑。基尔伯特就这样让罗维诺笑了。这样的情景使安东尼奥皱起了眉。

“嘿,你们在聊什么呢?”他走向那两个人,问道。

罗维诺和基尔伯特互相看了一眼,这之后罗维诺才抬头看向安东尼奥,说道:“没什么。”

安东尼奥感到更加的心烦意乱。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也许他是觉得自己被排斥了?

“好了,各位,晚会现在开始进入正题。”米歇尔站在小舞台上宣布。

安东尼奥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她。他感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背上,转身看到了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温和的把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推到了舞台上。

“所有男士请都上到这里来。”米歇尔笑着说到,与此同时弗朗西斯将其他的男人们一并带到了舞台上。“现在,女士们,准备好你们的钱包。今晚的拍卖时间到了。你所有的钱都将用于资助癌症儿童的研究。“

罗维诺还在洗手间。安东尼奥希望他能及时出现,并对着他出价。他四处找着基尔伯特站着的地方,胃里正翻涌着一种他无法形容的异样感觉。

好在罗维诺确实出现了。安东尼奥看着他走到艾玛跟前,大概是在问她出了什么事。他抬起头,淡褐色的眼眸与安东尼奥祖母绿的瞳孔交叉了视线。安东尼奥握紧了拳头,无声地哀求罗维诺向他出价。罗维诺得意的上扬嘴角。他脸上写着,“我们走着瞧”。

“罗维…”安东尼奥喃喃道。

基尔伯特走到向他出价的那位女士跟前,他们大声地谈话并且发笑。罗维诺没有像基尔伯特出价,安东尼奥完全松了一口气。他甚至微微一笑。

“100美元,”一个老妇人向安东尼奥出价。她看着安东尼奥,舔了一下嘴唇。

“200美元,”一位用了假发喷雾剂漂白头发的妇女在老妇人身旁清晰的喊道。

这两个人在安东尼奥面前来回踱步。安东尼奥看向罗维诺,他正在打电话,天真地歪着脖子抬起头来。安东尼奥看着他交叉双臂,转动眼睛,然后抬起两根手指:“1000美元。”西班牙人脸上无法抑制的堆满了笑容。

“1100美元!”皮肤黝黑的女士急切地喊着,年长的女人又喊道“1200美元。”她们持续着这样来了一遍又一遍。

安东尼奥又看了看罗维诺。意大利人似乎正在考虑安东尼奥是否值得他要出的价钱。

“3000美元,”罗维诺看着他的手机漫不经心地说道,仿佛安东尼奥的命运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

一只手突然从人群中间猛地伸出。“1000000000美元”

“第一次,第两次。成交!”

人群散开了。那位出价人走了出来。

“维蕾娜…”安东尼奥低头看着那个女人,低声念到。

那女人伸手向他伸出手来。“来吧,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低下头冷淡地看着她。他想逃跑身体却不听使唤。维蕾娜睁大了她的眼睛盯着他,抓住他的手。“来吧。”

安东尼奥感觉到另一只手把他和维蕾娜分开了。他转过身,发现是罗维诺。他平静地看着罗维诺的眼睛,感到他的手很温暖。

“他是谁?”女人交叉着她的双臂。

“他是,呃…”安东尼奥看向她生气的眼睛,“罗维诺。我的……呃,他是……”

“他的男朋友。”罗维诺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大部分时间都慢了半拍,但他知道罗维诺正在说什么。罗维诺的眼光环视着安东尼奥的脸,向他寻问着这是怎么回事。安东尼奥微微张开嘴,轻轻地回答这个未被问出的问题。

“男朋友?”维蕾娜的声音使安东尼奥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她身上。她向安东尼奥扬起眉毛以求确认。“你现在是同性恋了?”她嘲笑道。

安东尼奥的喉咙似乎发不出声音。他心中充满了恐惧和焦虑,这限制了他的反应和行动。

“你是谁?”罗维诺插话问道。

“我是维蕾娜。他的前女友。”

“维蕾娜,你想要什么?我们一段时间前就分手了。”安东尼奥终于成功的开口了。他甚至不敢相信他就这么完美的问出来了。

“和你本身无关,只是为了慈善。“女人嘲讽般的说。

“哦,那你可真是个大圣人啊。”罗维诺说道,和安东尼奥交换了目光。“走吧,宝贝。”

安东尼奥点点头。他完全听命于罗维诺。

“你还好吗?”罗维诺说着,慢慢抬起眉毛。他拉着安东尼奥远离人群,坐立不安了一会儿后这么问道。

安东尼奥稍微动了一下,发觉自己的嘴唇很干。“是的,我很好。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在她身边你看起来很不自在。”

“因为…”安东尼奥吸了一口气,“我们…”他不想谈论她。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现在她出价成功了,他不得不和她待在一起。

“你不用告诉我。”他们不是那样,他们不会真的是前任关系。

安东尼奥解脱般的松了一口气。

“但你要知道,你准备好了的时候随时可以跟我说。”罗维诺有点别扭的说。

安东尼奥点点头。“谢谢你,”他轻轻地回答。

当基尔伯特又开始慢慢接近自己时,罗维诺尽了最大的努力让他看起来很生气。这位白化病人又把他的肩膀撞了上来。

“你想吃点什么吗?”

“什么?现在?”

基尔伯特点点头。

“好吧,让我想想--”罗维诺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爷爷?”他带着困惑对着听筒那边低声说到,一边转身离开了基尔伯特。

“什么!?”罗维诺和另一道声音同时惊叫起来。他转过身,发现安东尼奥也正在打电话。安东尼奥正回头看着他。他们同时挂断了电话。

“呃,我得改天再和你约了。”罗维诺急匆匆地对基尔伯特说,然后跑到安东尼奥跟前大喊,“我们得快走!”

基尔伯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起狂奔起来。





—————————————————————————————————————


1*经评论区的姐妹科普,这里的come out有调侃“出柜”的意思
2*还是评论区的那位姐妹科普。这里同音amazing。

另外乌克森谢纳是瑞/典的姓,那位博士是瑞桑哦!

Deemo

【太阳组】

我与阿尔弗雷德是室友,也是多年来的好友,我们合宿生活约莫3年。

初次见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天我拖着行李箱站在公寓门口,听着里面震天的音乐与呼喊,我低头确认自己是否走错了房间,寻思着邻居没有过来把这个人扔出去真是仁慈。

我迟疑片刻大力去敲门,阿尔弗雷德有着大男孩的鲁莽,那扇可怜的门被猛烈的力道拽开,锈迹斑驳的脆弱连接处咔吧一声断掉了……

门被他抱在怀里,我的笑容僵在脸上,嘴角抽了抽。面前这个率真,乐观的大男孩哈哈大笑,竖着大拇指对我说:“nice!没关系!我可以修好!”他把门靠在旁边,叉着腰笑着问我:“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叫什么名字?”

我恢复笑意:“你好!俺...

我与阿尔弗雷德是室友,也是多年来的好友,我们合宿生活约莫3年。

初次见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天我拖着行李箱站在公寓门口,听着里面震天的音乐与呼喊,我低头确认自己是否走错了房间,寻思着邻居没有过来把这个人扔出去真是仁慈。

我迟疑片刻大力去敲门,阿尔弗雷德有着大男孩的鲁莽,那扇可怜的门被猛烈的力道拽开,锈迹斑驳的脆弱连接处咔吧一声断掉了……

门被他抱在怀里,我的笑容僵在脸上,嘴角抽了抽。面前这个率真,乐观的大男孩哈哈大笑,竖着大拇指对我说:“nice!没关系!我可以修好!”他把门靠在旁边,叉着腰笑着问我:“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叫什么名字?”

我恢复笑意:“你好!俺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俺……”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打断我的话头:“哦!你的名字真长,我可以叫你安东尼奥!”他充满活力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抬手帮着我将行李拿进门。我点点头,回答他:“嗯,可以哩。”

进入玄关,看到的是客厅与餐厅的一线设计,简约大气,音乐是从客厅传来的。茶几上放着打开的饮料,零食,沙发上的美国国旗靠枕被折磨得皱巴巴的。除却这些其他的地方收拾的干干净净。哦!这一点非常深得我心。

“我想你将会是个不错的合宿者。”我夸了他一句。“哦!,谢谢!”阿尔弗雷德大声回应。他将我的东西放好以后便拿工具去修被弄坏的房门了。

他住在南向的卧室,我住在北向次卧。每天打开门便可以相互打招呼。

相处期间我得知他19岁,是附近大学的学生,要问我吗?我是一名公司职员,年龄方面的话与阿尔弗雷德隔着两个代沟,稍微可以猜一下我多少岁。另外加上我是西班牙人,他是美国人,生活的地域不同也造成了我们在一些话题上会不在一个频道。

不过当沟通出现问题时,我们更趋向于去找稍微同步的点,职场上的历练让我形成了观察细节的好习惯。

在收拾客厅时我看到茶几上有几张日本那边恐怖片的碟,这些碟都没有拆封,几日过去了还是没有拆封……但是我却经常看到阿尔弗雷德将那些碟拿起来看了看,然后皱皱眉头又放下了。明显的喜欢又不敢看的样子。

我非常喜欢观看各国恐怖片来追求刺激,那几版碟是我没有接触过的。好奇心以及对恐怖片的热爱驱使我试着去向他借。

当他明白我的意思以后,惊喜得问我:“你也喜欢看恐怖片吗?天啊!太好了,因为一个人难免会害怕,所以一直都不敢看,来吧,安东尼奥,和我一起看!”他说话间已经将所有窗帘都拉上了,兴致勃勃的拆了其中一版播放。

好吧,我不该和一个害怕恐怖片的人一起看恐怖片。当阿尔弗雷德惊世骇俗的尖叫在最紧张刺激的部分响起来时,我的心脏炸裂了……

一场恐怖片下来,我觉得自己的精神有些衰弱。阿尔弗雷德揉着眼睛说:“啊呀,真是太可怕了!”我强撑笑容拍拍他的肩膀,转身便准备去睡觉。阿尔弗雷德拽住我的袖子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对我说:“我能不能和你睡啊,我一个人睡害怕。”

“嗯?嗯?”我一脸惊恐得看着他:“什么?”

“毕竟是你带我一起看恐怖片的,我害怕!你得负责!我不接受反对意见!你要是不和我睡我就……”他看了眼那扇被他曾经卸下来的门……天啊,这一脸纯良笑容的家伙还有这种习惯和暴力倾向吗?

算了,反正两个大男人,睡一起也没什么奇怪的。然后我就答应让他一起睡。

因为实在太累了,我很快便睡着了,但是后半夜时我却感觉自己呼吸不畅。迷迷糊糊得睁开眼睛,就着月光看到这个家伙的腿压在我肚子上,手臂压在我的胸口。这个家伙睡觉可以再老实一点吗?我发誓我下次绝对不会答应让他和我一起睡!

不过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个家伙隔三差五会拽着我去看恐怖片,谁让那些恐怖片真的很有趣呢。

有一次我因为家里的事情回了马德里,半夜三点阿尔弗雷德打来电话,他的声音可怜巴巴:“安东尼奥,你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阿尔弗雷德,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我迷迷糊糊打着哈欠,这个家伙绝对又大晚上看恐怖片了。我打着哈欠安慰他:“没事的!今天晚上就开着灯睡觉吧,俺暂时还是回不来哩。”但是那边的阿尔弗雷德还是害怕得要命,我强打精神,坐起来哼着小调直到在电话里将他哄睡着了。这个大男孩天不怕地不怕,却被恐怖片吓的不敢睡觉,想想觉得有些可爱了。

后来我们也经历过很多的事情,我们因为恐怖片而逐渐熟识,各自也愿意去了解一下各自的其他兴趣爱好,话题就这样逐渐增多,直到后来打成一片,然后共同生活了三年,这真的是非常奇特的缘分。

今天是阿尔弗雷德的生日,他与我调侃:“我出生的时候举国欢庆,怎么样!酷吧!”

这是我第一次给他过生日,在游乐场的摩天轮下,我们拿着可乐瓶碰在一起。我笑着对他说“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