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娜苏

78016浏览    921参与
「某个谁」
JOJO的奇妙冒险六七八部语c...

JOJO的奇妙冒险六七八部语c群。欢迎加入。刚开六八部剧组皮空。…救救孩子。我们需要你们的加入。没开前五部总感觉不会有什么人来。咳。

占tag致歉。

JOJO的奇妙冒险六七八部语c群。欢迎加入。刚开六八部剧组皮空。…救救孩子。我们需要你们的加入。没开前五部总感觉不会有什么人来。咳。

占tag致歉。

言它无物

(安娜苏乙女)一直以来都是你,我喜欢的

-安娜苏专场

-欠了很久的70fo点文(心虚瞄一眼现在的粉丝数

@北晟 非常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下跪、下跪、再下跪!!!

-双向暗恋有

-前半部分是安娜苏视角,后半部分是乙女向视角

-ooc预警


安娜苏

        我站在一件醒目的店铺前,等着她的赴约。因为是周末,大街上的人群有些令我烦躁,但据艾梅斯说,这条大街上有许多女生喜欢的店铺,所以我只好选择这里。...


-安娜苏专场

-欠了很久的70fo点文(心虚瞄一眼现在的粉丝数

@北晟 非常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下跪、下跪、再下跪!!!

-双向暗恋有

-前半部分是安娜苏视角,后半部分是乙女向视角

-ooc预警





安娜苏

        我站在一件醒目的店铺前,等着她的赴约。因为是周末,大街上的人群有些令我烦躁,但据艾梅斯说,这条大街上有许多女生喜欢的店铺,所以我只好选择这里。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是她发过来的讯息。随后,我将定位和这边附近店铺的照片一并发给她,按下了手机上的发送键。

        然后我又想起自己昨天找那群人商量,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喂,你们说的真的有用吗?”我转过头看向在一旁看着书的天气预报,和另一边在和艾梅斯、F·F聊着天的徐伦。

        “不然呢?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徐伦走过来拉了把椅子,径直坐下。

        “难道你想她被别人追走?”连F·F也在一旁搭腔。

        “如果有,就用老方式解决那个人……嗷!”还没等我说完话,头上就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打了一下。

        “白痴!你要敢这么做,你就别想追到她了!”徐伦举着拳头,直接放话。

        “不过说真的,那家伙真有够迟钝。”艾梅斯叹了口气,“明明对其他人的事超敏感的,怎么碰上自己的事就成这样了。”

        “总之,别搞砸了。”天气预报只说了一句话,就继续看起书来了。


        我这么想着,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把我从思绪里拽回现实了。她今天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和白色的凉鞋。

        很适合她。

        很好看。


        旁边的路人,你的眼睛再看她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怎样。










        你从公车上走下来,看着手机上安娜苏发给你的定位,然后抬起头看向对街就发现了对方。他似乎也看到你了,对你招了招手。

        先不说他一身奇特的服装和一头漂亮的粉色长发,漂亮的五官就让他在一众人当中很是显眼。你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明明距离你们约好的时间还有15分钟,但他却已经在约定碰头的地点等你了。

        你想起昨天收到安娜苏的讯息,原本对于暗恋的人向你投过来的橄榄枝,你异常慌张和兴奋。你马上打电话通知自己的闺蜜团,询问她们的意见。而她们一致给你的答案是……


        【不要怕,勇敢地上吧!对方都给你开房……啊不是,是给你钥匙了,还不快打开他的心房!!就算是最后搞出人命了,我们会帮你收拾的!!听我们的,不要大意地上啊!!】


        “……”你一脸淡漠地听着手机里的声音,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交错了朋友。

        

        

        绿灯的标识让你回过神来,跟着过马路的人潮快步走了过去。

        “抱歉久等了!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你带着欢快又紧张的心情,一步步走向安娜苏,一边还要注意拥挤的人潮,让你感到更加局促了起来。

        “可不能让女生等我啊。我们先走吧,这里人有点多。”安娜苏皱着眉头,明显他已经注意到了你在和他说话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在闪躲着人潮。

        “嗯。”你跟在他身后,不久之后就走到了比较没那么多人的地方。

        “你怎么会让我来陪你呢?”你一直维持着和他之间的距离,不和他并排走,而是在他身旁的后方。

        “徐伦那家伙不是要生日了吗,我怎么知道现在的女生喜欢一些什么。”

        “啊,原来是这样啊。”你早该想到的,安娜苏一直都喜欢徐伦不是吗。你暗骂自己笨,但却突然被安娜苏一把拽到旁边。

        “?!”就当你愣住的时候,身边突然一辆重型机车呼啸而过,你才知道他的用意。

        “谢谢。”

        “谢什么……快走吧,不然天黑了都买不到了。”

        安娜苏又快步走到你前面,但这次不同的是,你们两人的手是牵在一起的。

        而且你因为被惊吓、紧张和失落的三面情感夹击,所以你也没看到安娜苏微微泛红的脸颊。


        直到你们到了一个小饰品店,你才发现两人相握的手。

         “呃啊……?!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在惊讶地想抽回手,和想一直这么牵着的两种矛盾情绪中纠结。但在你纠结时,安娜苏已经先松开了手。

        “啊……啊,我先进去店里看有什么适合徐伦的东西。”因为松开的手而感到失落的你,回过神来才扬起尴尬的笑容,快速走进店里。

        你因为尴尬,所以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安娜苏正看着你刚才和他相握的手,表情显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安娜苏,你觉得这个怎么……样?”你抬起头,想问他的意见,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得离你很近了。

        “我没意见,你看着办就行了。”安娜苏看了一眼你手上的吊饰,然后又转过头去看别的东西了。

        “哦,好……”你垂下眼眸,随后选了个海豚与鲸鱼的吊饰。但打算去柜台付款的时候,你看到安娜苏买了什么,却没有问出口。

        你失落的情绪简直都显现在脸上了,付款之后将吊饰拿在手上的你,没走出店铺几步就被安娜苏叫住了。

        “你转过来一下。”

        “嗯?”你也没心思考安娜苏叫住你要干嘛,一心只想着要怎么把手里的吊饰拿给他。直到你感觉到刘海被拨向耳后,一个冰凉的东西夹上了你的头发。

        “这是?”你抚上那个冰凉的东西,发现是个叶子形状的发夹,上面似乎还有些小水钻。

        “看起来很适合你,所以就买下来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内心不断涌出的开心情绪,随着你想到徐伦就戛然而止。“这个,我刚选的,送给徐伦吧。下次要送东西给喜欢的女生,要自己挑啊。”


        “喜欢的女生?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咦?”你听完他说的话顿时一愣,抬起头时已经看到他粉色的瞳孔了。

        唇上落下的柔软触感,带着温柔轻轻地吻着你。直到唇上的温度离开,你依旧处在呆愣当中。

        “现在,知道我喜欢谁了吧。”安娜苏看着你呆住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抬手将印在你唇上的粉色唇膏抹平,看起来像是你本来就有抹唇膏一样。

        “哈……?什……?!!///////”你混乱的大脑无法阻止正常语言,只能咿啊地发出单字,随后才恢复正常思路。“你不是喜欢徐伦吗?!!!”

        “谁喜欢徐伦了?一直以来都是你啊,我喜欢的。”

        “哈?!!!那……我!你……!”你再次被堵得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然后想到了更丢人的事,唰地一下蹲下身子,将脸埋在膝上。

        “怎么了?”安娜苏也随着你蹲下来,看到你泛红的耳尖和害羞的样子觉得很有趣。

        “被别人看到了,好丢脸啊。”

        你想到这里是大街上,而且还是人来人往的区域,就表示你和安娜苏接吻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了。你忍不住就用手捂住温度上升的脸颊,心脏也一直在怦怦乱跳。

        “丢脸?”安娜苏皱起眉头,然后站了起来。“我可是很开心的,因为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但看到你还是一副羞于见人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抬手抚上你的头发,时不时还抚上他给你买的那个发夹。

        虽然手上做着温柔的举动,嘴上却在下一秒说出惊悚的话。

        “等我一下,我现在马上去把那些人给肢解了。”


        “不,你给我回来。”





-忘了说,闺蜜团就是艾梅斯、F·F、徐伦(暴力姐妹团

-日更真好,还债真棒√

-字数大暴走(写完的时候,看了一眼字数吓得瑟瑟发抖

-而且总感觉我没拿捏好安娜苏的性格啊QAQ嘤嘤嘤,ooc了(哭着撞墙

StormLin
又改了 怎么这么搞笑()

又改了

怎么这么搞笑()

又改了

怎么这么搞笑()

南天早日归家
大乔是乔家人 茸总是乔家人 所...

大乔是乔家人

茸总是乔家人

所以dio也是乔家人(胡言)

大乔是乔家人

茸总是乔家人

所以dio也是乔家人(胡言)

Shariah

很多东西无法拆分,譬如火,譬如光,譬如富士山


安娜苏很小年纪就拆分过一只小猫。他揭开它的皮,用指肚来回按揉着里层的肌肉,似要将这材质印入脑海。之后他掀开肌肉,用一只眼珠仔细观察着微红树状的毛细血管。原来是这样的,他想,血这样运到它毛茸茸的爪子,润泽了肌肉,使之强韧、泛起光泽,然后猛然收缩,指甲便狠狠划破了他的肌肤。

再简单不过了。

他点燃干草,要把猫尸清理掉。青的火幽灵一样从草堆上弹起,摇曳、膨胀。火是具有威力的。跳跃的火苗在安娜苏眼里闪动了几下,他着迷着,伸手取走了火中的一稻草。

火苗被拆分了,但另一束很快带动周围的草燃了起来,火势越来越大。

安娜苏看着火,那红黄的一株是透明的...

很多东西无法拆分,譬如火,譬如光,譬如富士山


安娜苏很小年纪就拆分过一只小猫。他揭开它的皮,用指肚来回按揉着里层的肌肉,似要将这材质印入脑海。之后他掀开肌肉,用一只眼珠仔细观察着微红树状的毛细血管。原来是这样的,他想,血这样运到它毛茸茸的爪子,润泽了肌肉,使之强韧、泛起光泽,然后猛然收缩,指甲便狠狠划破了他的肌肤。

再简单不过了。

他点燃干草,要把猫尸清理掉。青的火幽灵一样从草堆上弹起,摇曳、膨胀。火是具有威力的。跳跃的火苗在安娜苏眼里闪动了几下,他着迷着,伸手取走了火中的一稻草。

火苗被拆分了,但另一束很快带动周围的草燃了起来,火势越来越大。

安娜苏看着火,那红黄的一株是透明的,舞动着,赤诚袒露着蓝色的一芯。但他接触不到核心,也无法拆解出核心。“分解”在于弱化,每揭开一层,我便多了解一些,待到彻底破解了那运作的核心,任何事物都将不足为惧。但这对火不奏效。


由此安娜苏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拆解”是局限的。他已习惯了在用拆解破除不安,但他也期待着凌驾于这种方式来思考,火就是这个契机。所谓以小见大,花中有世界,就是在于一切微小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类比,为了启示。收音机、二极管、自行车,它们象征着一切依靠“mechanism”运作的人和事,是易靠拆解来破除的。火,坦然无惧地展现自己的核心,被拆解之力无法触及的一股原生的热驱动着,是打不破的、恒久燃烧的精神之力。能拆解的一切都缺乏吸引,他隐秘地期待着火降临到生活。


他以为他的女孩就是火,故从未以拆解之力染指她,直到无法继续欺骗自己。他将她和姘夫拆开,血肉在地上泥泞地混了一路,分不清彼此。她只不过是血肉罢了,是并不洁净的机械,她隐藏的一切陈列在他的面前。他怎么会误以她是火?


他毫无波澜地发现她已全无吸引力了。也许火不过是他所厌倦的生活中虚妄的期待罢了,抬头看见黑暗,他这样想着

醋溜心上人
是放在手心里刚好的大小——

是放在手心里刚好的大小——

是放在手心里刚好的大小——

綠寶石紅霉菌

搖滾安娜蘇

聲明:此篇創作是隨筆,想起來就寫,沒有具體的連續,算是對這個AU的補充。以安娜蘇為中心,講的我私設的狗屎搖滾樂隊。提到的樂隊和歌是力推的。通篇只有安娜徐和天氣佩拉,其他都是友情向。還有一點我覺得徐倫圈算Daddy Issues,以及我喜歡花京院,我就是要給他加戲(我泥塑,我不要臉)

準備好了就繼續看。

在納魯西索·安娜蘇見到空條徐倫這個混血妞的那刻,就發瘋的愛上他。按天氣·預報的話就是這人喜歡上K粉。對沒錯,上癮了,並且天氣·預報不知道這個女孩的可愛處,畢竟剛見面的行為有些過於太妹。天氣·預報對於納魯西索·安娜蘇的迷戀感...

聲明:此篇創作是隨筆,想起來就寫,沒有具體的連續,算是對這個AU的補充。以安娜蘇為中心,講的我私設的狗屎搖滾樂隊。提到的樂隊和歌是力推的。通篇只有安娜徐和天氣佩拉,其他都是友情向。還有一點我覺得徐倫圈算Daddy Issues,以及我喜歡花京院,我就是要給他加戲(我泥塑,我不要臉)

準備好了就繼續看。


在納魯西索·安娜蘇見到空條徐倫這個混血妞的那刻,就發瘋的愛上他。按天氣·預報的話就是這人喜歡上K粉。對沒錯,上癮了,並且天氣·預報不知道這個女孩的可愛處,畢竟剛見面的行為有些過於太妹。天氣·預報對於納魯西索·安娜蘇的迷戀感到頭疼,這影響到他們練習——在很早之前他們就覺得搞個樂團出來,風格走Lo-Fi和Psychedelic rock,如同Morphine、Jefferson Airplane,哦哦哦,還有納魯西索·安娜蘇最愛的Pinback。每當他廉價的播放器循環到這首歌的時候,都會將耳機摘下放天氣·預報那頂浮誇至極的改良熊皮帽旁邊,絲毫不在意播放器是否貼近耳朵——反正他覺得天氣·預報聽得見,像他在自己耳邊說話那種小聲低語:“哦、哦……瘋放真他媽是天才作品。”納魯西索·安娜蘇如此喜歡這個風格的樂隊。其實他玩架子鼓的,習性也和那群太妹喜歡的“酷哥”沾邊,比如跑車兜風、在一家汽車維修店工作、熱愛音樂且經常辱罵黑人的hip-hop(就像他不怎麼喜歡天氣·預報一樣,但必須聽,因為是假的“死黨”)、快餐啤酒更是長期和生活作伴。他們打了個賭,用空條徐倫作為賭注:你猜那女孩會過多久喜歡上你/我?這大概是天氣·預報最為瘋狂的事情,比和佩拉·普奇的愛情還要瘋狂,比他在薩克斯上插效果器還要瘋狂——誰不想看看大名鼎鼎的納魯西索·安娜蘇被女孩拒絕,還因輕浮的一見鐘情而挨一巴掌。反正天氣·預報想看。


納魯西索·安娜蘇就叫威斯·佈魯馬林站旁邊,用他插了效果器的薩克斯吹奏,並播放了提前錄好的架子鼓,扛了把貝斯出現於空條徐倫回家的路上。你別說,還真像校園欺凌。納魯西索·安娜蘇把彈起了貝斯——哦,真他媽浪——這人怎麼彈出了西部電影口風琴的味道。空條徐倫如此想到。他對她說,他瘋狂愛上空條徐倫,他想做她boyfriend——“Don't know why I can't locate this feeling, that I would rather be with you,It makes no sense, you're crying out loud, that I may love you.”這時,旁邊的威斯·佈魯馬林憋笑很久了,期待著空條徐倫扇他一巴掌。


在空條徐倫答應和納魯西索·安娜蘇交往的一個星期後,他們開始談論音樂、電影,例如異型、電鋸驚魂、林中小屋,還有他們最愛的黑客帝國和第五元素……他們鮮少看愛情片,但也會看,若要在如此多的愛情片中挑出最愛的,那應該是《時空戀旅人》。空條徐倫和納魯西索·安娜蘇在他的車庫裡用投影儀看,這投影儀是從星期五的跳蚤市場低價買回,播放順暢,只不過機型被前任主人砸過,他索性不要殼子了。他們也說好吃的川辣調味醬和新奧爾良烤翅,但空條徐倫比較喜歡吃炸雞,這不印象納魯西索·安娜蘇去喜歡她。他們愛躺在車庫的宜家懶人沙發上看電影,旁邊放了可口可樂和爆米花,偶爾會有外面買的千層酥。空條徐倫的頭枕在納魯西索·安娜蘇的肩膀、胸口上,而他也經常低頭親吻她的額頭、頭髮——像平常人那樣牽住她的手,十指交叉,然後去親吻指甲、手背、手心。空條徐倫做了美甲的,是橄欖綠的顏色,磨砂材質,沒有任何裝飾,只是很簡單的美甲。納魯西索·安娜蘇在她做完的第一時間發覺到,更加貼緊這雙手,放置臉頰邊輕蹭。好了好了,納迪亞。空條徐倫被這一舉動逗得發現,安撫性地拍了拍他的背部,說道:“電影佈後面是什麼?為什麼有凸起?”納魯西索·安娜蘇的將頭埋在她的頸窩,且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但空條徐倫這一句話像是炸彈,激起了了他的狂熱,像第一次見面那般!納魯西索·安娜蘇掀開電影佈,那後面是架子鼓、貝斯。他說還有薩克斯和吉他的,不過被天氣拿走了,就是威斯·佈魯馬林,他們一般叫他天氣。空條徐倫走過去,站在他旁邊,說:“我喜歡音樂,經常聽音樂,但沒想過能和Indie走得如此近。”他知道她在打趣自己,如同問他自己是如何獨特的。納魯西索·安娜蘇說:“你可以學會任何事情,它們只需要毅力和興趣罷了。貝斯可以嗎?我很喜歡貝斯,那天我也是扛貝斯來找你表白的。”空條徐倫同意的點點頭,然後按他的話拿起貝斯。他讓她抱著貝斯,觸摸它、感受它、了解它、愛上它,然後輕鬆地、用自己獨特的心靈去觀察地撥動弦,如同撥動納魯西索·安娜蘇的心弦。


不可否認的是天氣是個溫柔的天才,這體現在他的“孤僻”、細心動作的照顧感、在藝術上卓越敏感——比如說他們的第一首歌的靈感是納魯西索·安娜蘇給的,詞曲大多數是天氣作的——他們的第一首歌三分十六秒,重複“川味辣醬真他媽棒”五次,而大多數詞押韻,像是hip-hop。納魯西索·安娜蘇會對外人強調“天氣真是個天才!”這種觀念。即便他在討厭天氣,作為高中唯一的死黨和有相同語言的人,這種誇獎還是會說的,但不會在天氣面前說。想起來這是天氣回歸普奇家的第一年,他變得和過去“腼腆”“過早的成熟”的不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大膽”,比如說問納魯西索·安娜蘇一生中認識多少個女孩,他可認識不少。這太奇怪了,納魯西索·安娜蘇想到,說自己只會鐘情一個人,並不在意其他女孩。是徐倫嗎?天氣將效果器插在薩克斯上問。他點點頭,只讓天氣搞快寫出一段無意義的旋律,然後他在用自己絕妙的點子點石成金。其實天氣出了大部分力。天氣聲音很有磁性,聽起來像薩克斯的管道裡抹了蜂蜜,但他說話很小聲,喜歡湊近別人說話;而納魯西索·安娜蘇說話有一種魅力,但凡聽了就會愛上他發音方式,是出自靈魂的乾淨聲音,沒有任何利益污染的聲音。這也註定了納魯西索·安娜蘇是主唱,而錄音出磁帶或者導入網絡的話,天氣是合音。在他們把第一首歌發上網絡後,得到3000多試聽是件小小幸福的事。這件事讓持續低落的天氣開心了一把。納魯西索·安娜蘇問過他原因,最後得出這一切悲傷來源於回到普奇家族中。他說這是一種痛苦的經歷,一種沒有理由、無意義、仿佛躺進墳墓的不是“多明尼克·普奇”而是“威斯·佈魯馬林”的痛苦。天氣聽說了恩裡克·普奇把那個沒有埋人的墳墓摧毀掉,特別是那塊墓碑,被砸得粉碎——他們把這當做歡迎過去十多年沒有在他們生命中留下痕跡的天氣的儀式。天氣說:“我不知道該以何種身份去對待這一件事,畢竟威斯是過去,而多明尼克更是過去,一旦想到這件事,都讓我無法直視普奇們,特別是恩裡克……即便我現在也是普奇。”像純氧的痛苦不再圍繞威斯和佩拉展開,而是圍繞著多明尼克和恩裡克,多數時間讓天氣有無地自容的悲哀和憤怒。納魯西索·安娜蘇聽完天氣說的話,安慰道:“我不管你是哪個名字,你只是我認識的天氣,只是這個樂隊的薩克斯手,但被我和徐倫需要的人。”天氣聽完沒有說話,隔了一兩分鐘才說了謝謝。其實他不認為恩裡克·普奇像天氣口中的人,直到他見到他才在天氣的判斷上作了修改:一個守舊古板、崇拜神明且早衰的人。然後他對天氣說你是個早熟的人,你的哥哥早衰,不愧是孿生兄弟。天氣預報沒有說話,而是專心創造上,並且告訴他經常和恩裡克吵架——恩裡克喜歡的、需要的是多明尼克,而不是天氣。他對那種遵守基督教、還是舊約的人感到憤怒,他對納魯西索·安娜蘇說埃裡哥是個虛偽的人,不配說必須愛別人的人。這句話產生的原因出自那次他和恩裡克·普奇吵架,恩裡克說自己必須愛他,因為是親人,是孿生兄弟,即便他如何的不受教。於是天氣開始創造,在納魯西索·安娜蘇的車庫待很晚回去,然後無視恩裡克·普奇,直接洗漱睡覺。他們兄弟的代溝是從靈魂深處開始的,畢竟在母胎中必須有一人瘦弱,一人吸收大部分營養變得強壯。而天氣就是後者。天氣預報寫了很多歌,很多為恩裡克·普奇寫的歌,大意是“你自己待著吧,我走了”“我討厭你的虛偽,真是狗屎!”“我不會回來了,再見”“為什麼我要和自己兄弟吵架”。


天氣預報與恩裡克·普奇的爭鬥從他改名叫多明尼克·普奇開始的,這使他有了這個姓氏是詛咒、血緣是詛咒的想法。從他和佩拉·普奇開始,再以此為根據點延伸至恩裡克·普奇,然後有了無休止的偏見與疏離。納魯西索·安娜蘇和空條徐倫把這一件事情看完的,從來是以旁觀者的視角看天氣如何在過於親密、灼熱得燙傷他的血緣中掙扎;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兩個渴望包容對方,卻容易吞噬,導致一人佔領上風——天秤不會平衡的,從母胎中開始,像深海的岩漿一般撫平他們命運的紋理,冷卻凝固,而命運總要一方活著,他們也明白有一方要活著。空條徐倫看這場鬧劇有些累了,她提議讓天氣去納魯西索·安娜蘇家住一晚。那時的他們已經會安排好職位,空條徐倫在貝斯和演唱上有極大的天賦;他們有一台簡陋的錄音設施,收音並不理想,卻製造出上世紀唱片的感覺,雜音讓他們的音樂更加渾厚。納魯西索·安娜蘇對天氣和空條徐倫說:我們用最爛的設施創造出了奇跡,我們是天才。對,他們是天才,所以註定在某一方面優秀,另一方面毫無進展,甚至退步。縱觀納魯西索·安娜蘇的經歷便會發現這是一個渴望愛的癡情男人,會被他對愛情的執著嚇一跳;空條徐倫她的家庭並不美滿,主要原因是那位忙於工作的父親,而她最喜歡父親的朋友,是一位叫花京院典明的溫柔成熟的男人,她說納迪亞和典明叔叔很像,是比較固執聰明的蠢蛋,而且他們的頭髮顏色很相近,是她對生活缺少的顏色;天氣的更不用說,他的親情、愛情是一鍋糊粥,只有在友情上能攝入一些溫暖。噢,真是可憐的天氣。空條徐倫這麼說,並把熱可可抵給他。其實今晚上他們沒有排練,而是選擇玩遊戲——真心話大冒險。好蠢,好蠢!這場遊戲讓他們記得最深的是彼此的過去,還有害怕的、喜歡的東西。空條徐倫說自己很喜歡那位叔叔,甚至覺得自己有些“愛”他,這體現在她每次因為感冒,頭疼得睡不著覺時是她母親和花京院典明照顧她的。花京院典明的畫作被公認為藝術品,無論是商業性還是私人性都得以肯定這位日本人的天才本領。空條徐倫靠在納魯西索·安娜蘇的懷裡,陷入幻想:這位日本人穿衣風格復古,他彈吉他的樣子很帥很帥,然後補上了納迪亞彈貝斯也很帥。他們在空條徐倫的記憶中看到了花京院典明寫作的樣子,繪畫的樣子,彈奏的樣子,他們都感歎這位溫柔成熟、富有魅力的男人的隨筆是怎麼樣的,會不會在未來得到出版。她說會的,在父親、花京院典明、喬瑟夫·喬斯達爺爺和其他兩位叔叔會面的時候,這本書必將出版。


花京院典明在空條徐倫的記憶中一直是位優雅的男性,無論是性格還是生活細節,他熱衷於把美好的感受代入生活中,得以展現他的溫柔體貼,而她則是這一優點的享受者。空條承太郎不在的時間,花京院典明會經常來訪,但他在的話他就不會來,那時空條徐倫還小,只是單純的問了問:為什麼你不願意見到爸爸,你是討厭他嗎?花京院典明的手放在她的頭上,用哄小孩子的口吻說道:“我們約定是要和其他的人一起見面,假如我和他私下見面這個約定就不夠神聖了,況且他在的時候,你並不需要我。”等到空條徐倫長得足夠大的時候,她才明白花京院典明說的是什麼意思。事實上花京院典明喜歡小孩子,因為空條承太郎不常在家,所以得以親近她,也就是說彌補他沒做的事情。這個真相讓她覺得很殘忍,因為她誤以為花京院典明對她施展的善意、溫柔、優雅是因為喜歡她,就像喜歡自己的孩子、喜歡不自己的學生、喜歡自己的作品、喜歡不比自己小幾歲的女人。這個想法未免太幼稚了,但回想起來,花京院典明的確是第一個讓空條徐倫懂得愛情的人,這一點像她和他告白:我愛你,花京院典明,你讓我的胃覺得很溫暖,和平時不一樣。花京院典明聽到後停下正在書寫的手,然後笑出聲:“那可能是因為你鬧肚子了。”這個回答很天真,也很殘酷,但沒有傷害到空條徐倫的心。後來她長大了,繼承了花京院典明的聽歌風格、飲食習慣、對美的追求,但喜歡相撲簡直是遺傳了空條承太郎的,畢竟父親的一些東西總能在女兒的身上看見。空條徐倫像正常的二十一世紀的女孩,沒什麼特別的;她喜歡男孩,喜歡音樂,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喜歡蝴蝶,喜歡口紅,喜歡美甲,喜歡一切羅曼蒂克的因素。她有過幾位男朋友,但不算男朋友的花京院典明和新認識的納迪亞·安娜蘇是她的最愛,沒什麼原因,可能是兩者和她的相像和對愛、藝術的追求。空條徐倫從未覺得兩者有共同點,但他們的個性映射到她的身上又只會發現他們和她的共同點。這十分可笑。


空條徐倫從不把愛藏著,她愛展露出來,讓別人看見,卻不得不用名為矜持的塑料覆蓋住它,但它太過灼熱,散發光芒。有心人能很快識破她的偽裝,結實這位大膽可愛的女孩,比如F·F、天氣預報,但納魯西索·安娜蘇就是那個沒有去結實的,因為換了一種方式看吧。他迫切地想成為空條徐倫的boyfriend.但表現得非常糟糕,比如他拿音樂耍帥、買的鮮花結果不知道她剛好對它過敏,約出去看電影看的是上世紀的德古拉伯爵,導致空條徐倫提不起勁。當然,在納魯西索·安娜蘇成功追到空條徐倫後,甚至問過她是不是把愛藏起來了,他怎麼找也找不到。空條徐倫握住他的下顎,慢慢描繪嘴唇,唇線筆勾勒出的陰影藏在口紅下(納魯西索·安娜蘇從來不會注意這個)她說的,他的品味很糟糕,卻有比女性還要敏感的察覺美的心。空條徐倫墊腳去親吻他,她拉扯他的衣服。他很被動的抱住她,顯然是對突發情況感到驚訝。他們把頭髮解開,散在水裡,任由其交纏打結。愛護自己那頭美麗秀髮的納魯西索·安娜蘇沒說什麼,反而很享受。空條徐倫的身體柔軟年輕,身上帶著海風的味道,咸甜味使他想到了血液,不過她還有海鹽的清香。納魯西索·安娜蘇從床上坐起來,對她說她是他的sweet brid,並且回味她剛才身體的曲折程度和膝蓋彎曲的線。


我幾乎是懷著被拒絕的想法去約會佩拉·普奇的,因為我們才認識五天,她可能沒有做好和我晚上出去的打算,並且我的情況非常糟糕——我準備給親愛的她帶來一個驚喜,是我喜歡,她也喜歡的驚喜——兩張音樂節的票,就是今晚的,在這天的中午提出邀請是否來得及?我們在共進午餐,而那兩張門票在我平日裝硬幣、鑰匙、搖滾樂隊的明信片的錢包內,像是兩張嶄新紙鈔一般地躺在夾層中。她點了意面,而我是再簡單不過的可頌麵包配沙拉。她問我要不要吃一點,然後用叉子捲起意面,手在下面接住滴落的蘸料。我點了點頭,吃下她餵我的具有濃郁的速食店帶裝番茄醬的意大利麵,這很好吃,因為是佩拉餵我的。我在點餐的時候就把門票拿出來,握在手中,但拿餐品的過程中掉在地上,直到我準備給你看這兩張門票時才發現弄丟了。我突然變得很難過,因為自己毀了這場沒發生的奇妙約會,假如說之前一直用沾滿黏糊糊的果汁汽水、汗津津的手心攥緊門票算迫切的緊張的話,那麼現在一直摸袋子(包括錢包)的行為應該叫失去機會前的緊張。

        “等等,讓我找找看吧!馬上、應該是立刻能找到……”

        “天氣,你是在找這個嗎?”佩拉·普奇從她的口袋裡掏出兩張皺巴巴的門票,面帶微笑地看著我。

        佩拉·普奇和我心意相通,我也察覺到她和過去的女友的不相同——她們喜歡的是“古銅色的皮膚”“很長的腿”,而佩拉喜歡的是白顏色的頭髮,還有灰藍色的眼睛。我知道她喜歡的是靈魂、我這個人,就像和我說的:我們的見面是註定的,威斯。我對佩拉的緊張源自於她白皙的皮膚、像飄在碧藍淺海的金黃色海藻的長髮,以及同我一般深邃透明的灰藍顏色的眼睛。每當她用這雙眼睛凝視著我,我都會感到春天液體的風輕吻我的靈魂,她撫摸我的白色頭髮,她撫摸我的古銅色皮膚。我們接吻,在雨中接吻。這是命中註定的愛情,我和佩拉堅信著。我對她坦白:

        “我可以邀請你去今晚上的音樂節嗎?”

她害羞地捂住臉頰,說這是她這一年內最為高興的驚喜。我知道這不算驚喜了,畢竟她提前看到門票,知道我要邀請她去,但她還是說道:“可以!我的天,親愛的威斯!謝謝你邀請我去!”佩拉·普奇有時候會叫我“天氣”,有時候會叫我“威斯”,沒有規律和前兆,一切按照心情和順口來。很多人叫我“天氣”,但多數是朋友和陌生的同齡人,他們對這一稱呼感到新鮮,如同最新上線的籃球鞋、口紅,直截了當地表露出認可和喜愛;媽媽、少數親近的朋友和佩拉才叫我威斯,即便後兩者是偶爾,他們也認為這個名字可以表露看出我與他們的親近,比如在一個重要、抑或人多的情況下突然叫出“威斯”,那他們一定會覺得滿足,因為鮮少有人叫這個稱呼,總的來說是體他們對我的特殊性、重要性。佩拉在我們接吻的時候叫“天氣”,在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叫“威斯”,在剛才的詢問裡叫“天氣”,在得到“驚喜”後叫“威斯”……我猜不到她會在什麼時刻叫什麼名字,真是奇妙。

        我們真如Peach Pit的慣常風格一般的相愛,很可惜的是這場音樂節沒有他們上台表演《Tommy's Party》,那首像流行音樂的搖滾曲,我喜愛極了。在認識佩拉·普奇的第二天,我甚至將隨身聽借來,悄悄地將耳機帶在她頭上——Hey there bud, how'd it go last night?I'm sorry to have ditched out but I was pretty high。 她今天打扮得比那天好看許多,雖然那天她也非常好看。我的想法和其他美國男孩一般,認為音樂節、迪斯科舞廳、輪滑聚會、速食餐廳適合約會,而這場音樂會是蓄謀已久,屬於我們的音樂會。它是由瘋狂、昏暗的霓虹燈、常常出現於同齡人購買的磁帶(甚至唱片)中搖滾歌曲構成的,我和佩拉享受它帶來的熱情,在緊張刺激、時而舒緩的架子鼓、貝斯、吉他聲中摟住彼此,感受心靈相通帶來的幸福。

        “嘿,佩拉。你真漂亮,我是說你和其他女孩不一樣。”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注意到暖紅色的燈光打在她的金海藻上,那雙灰藍顏色的眼睛沒有因為燈光變得渾濁。

醋溜心上人

JOJO的奇妙冒险第六部——石之海主角团拼豆图纸

JOJO的奇妙冒险第六部——石之海主角团拼豆图纸

苍蓝陨石

没错是现在才发的万圣节脑洞 
朋友说阿强万圣节可能会把小孩子吓跑吧哈哈哈所以有了这个条 
极度草稿流+巨型ooc  
有各种成分所以偷偷蹭个tag(你

没错是现在才发的万圣节脑洞 
朋友说阿强万圣节可能会把小孩子吓跑吧哈哈哈所以有了这个条 
极度草稿流+巨型ooc  
有各种成分所以偷偷蹭个tag(你

Luminia
腿个图之前画的石之海主角团 主...

腿个图

之前画的石之海主角团

主要是第六部最后扉页没有FF我是真的难过所以自己把FF加上了

腿个图

之前画的石之海主角团

主要是第六部最后扉页没有FF我是真的难过所以自己把FF加上了

三木

你crush到现在还认为你是个gay

你crush到现在还认为你是个gay

黑白什么毛

大家都在同一条时间线的平行世界。
安娜苏悲伤的寻爱(早恋)之旅
徐伦她们还都是小学生,茸茸刚刚从意大利回来探亲,就暂时和与他年龄最相仿的仗助住在一起了。
我真的好不会画画……ooc原谅我

女子组就出现了几下,不打角色tap

大家都在同一条时间线的平行世界。
安娜苏悲伤的寻爱(早恋)之旅
徐伦她们还都是小学生,茸茸刚刚从意大利回来探亲,就暂时和与他年龄最相仿的仗助住在一起了。
我真的好不会画画……ooc原谅我

女子组就出现了几下,不打角色tap

真宵

英文很爛💥
安娜徐、天氣預報、神父、FF、子世代、花京院、由花子

英文很爛💥
安娜徐、天氣預報、神父、FF、子世代、花京院、由花子

缘分到了自然就有了

p1不听人讲话的欧拉父女

p2用崽崽捏了俩小人,虽然并不像但却玩的不亦乐乎(……)

p3摸了一只茸茸

p1不听人讲话的欧拉父女

p2用崽崽捏了俩小人,虽然并不像但却玩的不亦乐乎(……)

p3摸了一只茸茸

Flamme

双A来了。安娜徐夫妻相
再带个岳父(无端)

双A来了。安娜徐夫妻相
再带个岳父(无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