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德切尔

38万浏览    1578参与
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
『欸?真的要这个样子吗?』打史...

『欸?真的要这个样子吗?』
打史安tag是私心

『欸?真的要这个样子吗?』
打史安tag是私心

多种VC🌻

发发最近摸的鱼
p1脸黑刀客特抽卡需要双重祝福
(画的时候刷到了高资祝福szd!!!)
p2一张草稿安德,非常草不知道该怎么描_(:_」∠)_

发发最近摸的鱼
p1脸黑刀客特抽卡需要双重祝福
(画的时候刷到了高资祝福szd!!!)
p2一张草稿安德,非常草不知道该怎么描_(:_」∠)_

江风一别永昼

治愈系队友突然变治愈系宠物怎么办在线等求解答
——发帖用户:其实也没那么着急的安德切尔

/ooc!ooc!ooc!设定简化!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是因为我画着画着忘了!

治愈系队友突然变治愈系宠物怎么办在线等求解答
——发帖用户:其实也没那么着急的安德切尔

/ooc!ooc!ooc!设定简化!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是因为我画着画着忘了!

Name:3-014

想到一个好主意
爽图 有问题就别管了【你】

想到一个好主意
爽图 有问题就别管了【你】

寻伊

是八月份那时候废弃的两篇安德博。
最近掏出来打算继续写下去。
为什么老福特文字不能发图?
所以我还是喜欢bcy一些。
看不清的话我再发文字版的吧...复制也很累的。

是八月份那时候废弃的两篇安德博。
最近掏出来打算继续写下去。
为什么老福特文字不能发图?
所以我还是喜欢bcy一些。
看不清的话我再发文字版的吧...复制也很累的。

ā á ǎ à

震惊!表面冷酷的博士私底下竟对干员做出这种事…………【不是】
是自设沙雕博士。

震惊!表面冷酷的博士私底下竟对干员做出这种事…………【不是】
是自设沙雕博士。

漂流瓶瓶瓶瓶子

p4能德注意,小心踩雷
还是点图,近期比较忙,不能继续点图了
下面是艾特
@一给我里gao  @Rabbit一洛呀  @合鸟迟  @星哩

p4能德注意,小心踩雷
还是点图,近期比较忙,不能继续点图了
下面是艾特
@一给我里gao  @Rabbit一洛呀  @合鸟迟  @星哩

Name:3-014
[狙击]安德切尔☆☆☆☆精英二...

[狙击]安德切尔☆☆☆☆
精英二爻
“非常感谢您,博士,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获得了铳枪的使用资格。”
双铳交替开火,射速得到保障,不错的守护铳
补充:爽图,所以比较草,想到别的天使都是片羽也给他个得了,虽然不知道片羽出现条件 可能是铳资格吧?,也是残缺的片羽只有五片

[狙击]安德切尔☆☆☆☆
精英二爻
“非常感谢您,博士,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获得了铳枪的使用资格。”
双铳交替开火,射速得到保障,不错的守护铳
补充:爽图,所以比较草,想到别的天使都是片羽也给他个得了,虽然不知道片羽出现条件 可能是铳资格吧?,也是残缺的片羽只有五片

枭曳
半夜惊醒发现近几年打游戏沉迷的...

半夜惊醒
发现近几年打游戏沉迷的角色好像都是远程物理系
从守约到萨科塔再到里哥,虽然菜但是好像一直都在玩。。。明明最开始擅长的是崩崩近战武器和wzry莽夫中单【指半肉村夫】。。。

这些角色里不耍枪的好像只有安德切尔叻,拉特兰人考证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小天使啥时候才能过协议把弩给换成铳啊。。。

半夜惊醒
发现近几年打游戏沉迷的角色好像都是远程物理系
从守约到萨科塔再到里哥,虽然菜但是好像一直都在玩。。。明明最开始擅长的是崩崩近战武器和wzry莽夫中单【指半肉村夫】。。。

这些角色里不耍枪的好像只有安德切尔叻,拉特兰人考证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小天使啥时候才能过协议把弩给换成铳啊。。。

千衫今天也要咕

【送安德】未闻博意/02

【2】“为什么新来的干员那——么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嘤嘤嘤!!!”


*无厘头剧情预警,ooc什么的朕已经说腻了(嚣张)注意事项详情请见上一章


01

蛋白质烧焦的焦臭味弥漫在燃烧的废墟上。

从额头留下的血液模糊了视线。全身的骨头就像是碎掉了一样。

无法发声,无法反抗。只能看着眼前发色浅淡的天使抬起手臂,用漆黑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

 

“呜哇——!!!”安德切尔从床上惊坐而起。

 

于是顺理成章的,他和趴在床上正盯着自己看的送葬人撞在了一起。脸贴着脸,嘴贴着嘴的那种。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什么了?脑中一片空白的他不停...

【2】“为什么新来的干员那——么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嘤嘤嘤!!!”


*无厘头剧情预警,ooc什么的朕已经说腻了(嚣张)注意事项详情请见上一章


01

蛋白质烧焦的焦臭味弥漫在燃烧的废墟上。

从额头留下的血液模糊了视线。全身的骨头就像是碎掉了一样。

无法发声,无法反抗。只能看着眼前发色浅淡的天使抬起手臂,用漆黑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

 

“呜哇——!!!”安德切尔从床上惊坐而起。

 

于是顺理成章的,他和趴在床上正盯着自己看的送葬人撞在了一起。脸贴着脸,嘴贴着嘴的那种。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什么了?脑中一片空白的他不停的询问着自己。

 

稍稍冷静下来之后,他试图开始有条不紊的回答着自己刚才问出的问题。

 

……对。我是安德切尔。这里应该是罗德岛的医务室。我之前在迎接新干员来岛的时候晕倒了。而我现在正在和那个新干员亲在一起。

亲在一起。

在一起。

一起。

起…

“……………………………………”

 

就这样,安德切尔停止了思考。

 

“我感到迷惑。”在等了一段不小的时间后,见眼前之人仍旧迟迟没有反应的送葬人主动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搬了一把凳子坐到了安德切尔的床头,先一步结束了这个意外的吻。

“安德……切尔干员。对你来说我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才对。”他有些疑惑的盯着那双灿金色的眼睛。

“……没想到你在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时候竟然会这么的……热情?”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安德切尔的脸蛋在一瞬间红成了庞贝的颜色。他惊慌失措的抄起枕头,非常熟练的照准送葬人的脸就糊了过去。

“噗!”枕头精准无比的命中了目标。或许是战场机动同为标准的缘故,送葬人并没有成功躲开这一击。

 

“?”一个问号从枕头下慢悠悠的飘出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您没事吧?”认识到自己刚准备把可能是耗尽了博士一生的欧气才召唤出来的干员灭口在医务室的安德切尔慌忙的把枕头拿下来。并诚恳的道歉。

 

“……没关系。这种情况的应对方法我已经熟练掌握了。我没事的。”送葬人摇了摇头。随后非常认真的说道:

“安德切尔干员。我认为就算你的枕头把我闷死在原地,也改变不了我们刚才亲在了一起的事实。”

 

“啊啊啊啊啊啊给我住口啊啊啊啊!!!”安德切尔把刚才放下的枕头又举了起来。

就在他准备彻底的将送葬人做掉在这里的时候,一声鸡叫冲入了他的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德切尔你终于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事吧doctor来看你了!!!”

 

这声音震撼人心,还有耳膜。

 

“doctor。您的这声尖啸据推测已经达到了120分贝。显然这不利于安德切尔干员的康复。”送葬人微微皱了皱眉。

 

“嘤嘤嘤我不管你走开………哦天啊!我可爱的安德切尔!你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脸变得这么红??救命啊凯尔希!!安德切尔他要烧熟了!救救孩子!!”博士扭头冲着玻璃窗隔壁喊道。

 

而隔壁被吵到无法工作的凯尔希也一拍桌子隔空回喊道:

“冷静点博士!!那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请停止你的叫声💢💢💢!”

 

“生理现象???!!!!”

博士缓缓的扭头。他看了看安德切尔,又看了看送葬人。然后又看了看安德切尔,又看了看送葬人。然后又看了看安德切尔,又看了看送葬人。然后又看了看安德切尔,又看了看送葬人………

 

“…doctor。请注意您的脖子。”看见博士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安德切尔无奈的出声提醒。

 

“你……你们……”

“请冷静,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哦。”

安静的一反常态的博士站起身,僵硬的离开了病房。然后体贴的关上了门。

未了,他又打开了门。只伸进去一个头。默默的看了看安德切尔,又看了看送葬人。最后叹息一声,放下了一碗从围巾里掏出的红豆饭。

 

“……咱们岛没钱办婚礼了。先凑合着住一个宿舍过吧。”

 

“所以都说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啊doctor!!!”

 

02

 

急切的步伐传来,连连喘气的博士咣当一声,撞开了贸易站的门。

 

“您好您好,老板。请问我们有什么能帮到你的?”能天使见状马上扔下手中的赤金,握住了博士的双手。

而莫斯提马将手中的龙门奶茶外卖递了过去。

 

“咕咚咕咚咕咚………嗝。咳咳。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喘气】你们千万别害怕。”

 

“我们是6星萨科塔【双手指自己】我们不会怕。”

“您请说。”

 

“……我刚才【咽口水】看见送葬人和安德切尔亲在一起……”

 

【吸气】【战术后仰】x2

“您说的这个送葬人…【对视】是哪一位?”

 

“他不是哪一位!【大手一挥】送葬人啊!送、葬、人!”

 

能天使画图:红刀哥

“不不虽然这个确实能把大家送葬掉但不是这个!你们不是拉特兰人吗??送葬人听说过没有啊,就是那个白毛的,拉特兰公正所的那个。”

 

 

能天使画图:梅菲斯特(和公主抱着他的浮士德)

“这???【指】不不他没在整合运动呆过的。他原先是拉特兰的,然后直接就来我们罗德岛上班了。”

 

能天使画图:安德切尔

“这个是被亲的那一个!等等你们不认识他的吗???【抱头蹲防】哎呀他光环是暗的,而且没歪【搓脸】”

 

能天使仔细的想了想,掏出了一张在宿舍偷拍的莫斯提马睡颜照片:“光环暗的,没歪。”

“【反手把照片糊在能天使眼睛上】白毛呢?!!”

他的双手突然不受控制的挥舞起来

“送葬人啊!就是那个身高181,翅膀和光环是你能天使梦寐以求的那种不亮的那种!那种白毛萨科塔狙击干员送葬人!!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您继续说。”莫斯提马连忙安抚博士

 

“在送葬人他来到岛上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他绝对能和我家安德切尔配一脸。阿米娅说我天天就想着给人家拉郎凑cp。真是的,试问整个罗德岛谁不知道啊。”

越说越气的博士摸出源石就开始啃。

 

“然后安德切尔他就被迷倒了,扑通一声就趴在地上了,左手还向前伸出食指试图写点什么,吓得我赶紧扛着他就进了医务室。中途我上了个厕所,结果回头就看见他们两个亲在一起,安德切尔他脸红的跟个庞贝似的。我还以为他烧坏了,赶紧去找凯尔希,然后她说这是生理反应??当时我整个人就懵逼了,这四舍五入就是在一起了,再四舍五入就是上三垒了,我是想磕他俩的cp,但这也太迅速了?我和银灰都没那么快过,安德切尔他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崽,就这么被一个刚上船的人给拱了??这能忍?我就像人……”

 

“噗。”

“………”

“……噗哈哈哈……咳【憋住】……噗。”

 

“你在笑什么?__(=L=)__”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__(=L=)__”

“我有对象了。”

“噗。”

【扭头】“你又在笑什么?”

“我也有对象了。”

 

“你们俩的对象……是同一个人?”

“对对…哈哈哈哈咳。”

“不是。【停顿】我们俩的对象是对方。”

“我再重申一遍!【咣咣咣咣咣咣】我没在开玩笑!!”

“对,对……阿普鲁派。”

“【咣咣咣咣咣】why————?!!!”

 

“那个,我们言归正传。你刚才说的这个送葬人…他漂亮吗?”

“他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挥手】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稀少的干员。他的光环,和炸糊了的甜甜圈一样漆黑。脸庞,像个面瘫。手里拿枪一副大佬的样子。遗憾的是那天安德切尔扑街(龙门话)的太快,我还没来得及把他派到战场上……”

 

“噗。”

“诶你们欺人太甚我忍很久了!”

“我们俩在一起了。”

“你明明一直在笑我,都没有停过!”

“博士~我们受过拉特兰学校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不如这样,博士。你呢,先去看看安德切尔康复没有。然后带上那位你梦寐以求的送葬人去打你的无人危楼。等我们俩值完班就去看看他长什么样。”

“好。【起身】你们快点去啊,记得做好心理准备,别像安德切尔一样被他的美貌迷倒了。”

“好的好的,您去忙吧。”

 

博士离开后

“磕哈哈哈哈哈……德克萨斯做得到吗??”

“等等原来你在啊。”

 

博士推门

“?老板?要来我们企鹅物流当老大吗?”

 

“……【摔门】”

“阿普鲁派!”“呵呵……”“啊哈↗️哈↘️哈↗️哈——”

 

噔噔噔噔【推门】

“?博士,要来听我讲讲旅途中的故事吗?”

“………哼!”【走了两步发现围巾挂在了门把手上,狠狠一扯把它扯了下来。】

 

03

“博士?在听什么歌呢?”从战场上被换下来的安德切尔对着博士询问到。

 

“《round about》啊,是莫斯提马在我准备来指挥之前推荐给我的。她说这首曲子很适合今天的战场。”

 

“是一首很平静的曲子呢,但是感觉这么慢的节奏不是很适合战场?”

 

“诶呀,好听就可以了嘛……话说安德啊,从刚才开始是不是就有什么类似于螺旋桨一般的声音一直在响啊?”

 

“?啊?有吗?”

 

“或许是幻听吧…等等?为什么我感觉那个声音就在我的头上……【抬头】艹!!是飞机啊!!飞机漏过来了啊啊啊——”

 

to be continue ➡️➡️➡️

 

 

 

 

———————————————

小剧场

 

“……怎么说,doctor?”

“……短。”

 

“还让我去办公室吗?”

“……不了。”

 

“无人危楼这任务还接吗?”

“……………接!”

 

“还派短短的送葬人先生去吗?”

“……不了。”

 

“那给不给银灰先生真银斩专三?”

“……给。”

 

“…………”

“…………”

 

“……回去吧。”

“……嗯QuQ”

 

————————

 

 

 

对,葬哥一开始是在准备偷亲。没想到安德直接白给送上门来了

对,葬哥迟迟不动非要等安德主动离开也是为了多亲一会

对,后来的葬哥在说“你对陌生人也这么热情”的时候确实在吃醋

对,再后来的葬哥想起自己被亲了的时候确实是非常的暗爽

对,安德用枕头糊人脸的熟练度是点满的。

对,莫斯提马知道送葬人必漏飞机,但她为了配合能天使飙戏什么都没说

对,这就是我流送安德。什么?葬哥怎么可能会想这么多?你ooc?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遁走】

 

 

 

Kaus Australis
我是屑我画得像女装但我就是想画...

我是屑我画得像女装但我就是想画短裤(。)

我是屑我画得像女装但我就是想画短裤(。)

-小喵君-

【安德赛尔】冲动

*本来想写清水甜文,脑子里只知道ghs


*有点ghs的倾向,并没有搞!


*ooc有,无其他杂CP


*屑博士出没,双暗恋向


安赛尔从床上起来,昨晚因为博士整理资料太晚了,只知道自己在博士的办公桌睡着,再次醒来是从安德切尔床上醒来,安赛尔望着还在熟睡的安德切尔,小声开口:“昨天,谢谢了。”安德切尔可能是睡太过晚了并没有什么回复,安赛尔无奈只得伏下身子,往安德切尔唇上轻轻一吻,然后离开了。安德切尔望着安赛尔离开后,他能感觉到脸红透了。


“喜欢他,不知道什么程度,想看他在自己身下喘气的样子。”


安德切尔脑内不知道为何出现这种声音,他将这种想法扫走,只想告诉安赛尔,自...

*本来想写清水甜文,脑子里只知道ghs


*有点ghs的倾向,并没有搞!


*ooc有,无其他杂CP


*屑博士出没,双暗恋向


安赛尔从床上起来,昨晚因为博士整理资料太晚了,只知道自己在博士的办公桌睡着,再次醒来是从安德切尔床上醒来,安赛尔望着还在熟睡的安德切尔,小声开口:“昨天,谢谢了。”安德切尔可能是睡太过晚了并没有什么回复,安赛尔无奈只得伏下身子,往安德切尔唇上轻轻一吻,然后离开了。安德切尔望着安赛尔离开后,他能感觉到脸红透了。


“喜欢他,不知道什么程度,想看他在自己身下喘气的样子。”


安德切尔脑内不知道为何出现这种声音,他将这种想法扫走,只想告诉安赛尔,自己喜欢他。


安赛尔心不在焉写的资料,写错好几个字,要不是芙蓉提醒他,安赛尔还在继续心不在焉,芙蓉好奇问:“安赛尔酱,从上班开始你就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了吗?”安赛尔更正完资料后,听到芙蓉这个问题,安赛尔愣了愣准备敷衍过去的,可脑内不知道怎么浮出安德切尔微笑样子,小声回答:“我可能……有喜欢的人了……”芙蓉期待继续往下问:“安赛尔喜欢的人是哪个部的,还是就是我们医疗部的!”安赛尔似乎被牵引了回答:“狙击部的……”


“芙蓉小姐,资料准备好了吗?”


博士声音将安赛尔拉来了,芙蓉将资料拿给博士后,安赛尔轻咳几声:“咳咳咳……抱歉……芙蓉小姐,我有点不适,我还要为史都华德他们整理药物,剩下的就拜托你了!”安赛尔将资料塞给芙蓉就就离开了,芙蓉看到安赛尔离开时脸都红了,女孩子的好奇心总是很大的,当然八卦之心也挡不住。


“哦,安德切尔,午饭时芙蓉告诉我安赛尔有喜欢的人了,是狙击部的人,安德切尔酱你知道是谁吗?”


克洛丝看着为自己护理武器的安德切尔好奇问出口,安德切尔本来很流畅的动作被这个问题打断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安德切木纳开口,脑中不断闪过安赛尔样子,认真,微笑,为自己但忧。克洛丝看安德手停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克洛斯微微一笑道:“说不定,安赛尔已经准备好向他喜欢的人表白了,因为刚刚安赛尔“好巧”路过狙击部,停留了一会,不知道在看谁呢。”安德切尔最后再做一次调整,将武器还给克洛丝,他想去看看他到底喜欢的是谁。


“安赛尔刚刚在看安德切尔,只能帮你到这了。”


克洛丝举起武器,射出一箭,十环。


安德切尔跟着安赛尔来到罗德岛甲板上,安赛尔一个人望着渐渐落下日,“此时很美吧,如果你愿意出来的话。”安赛尔开口,暗处安德切尔还以为说的另有人,安赛尔继续讲:“我知道你在,一句话早就想对你讲了……”安德切尔紧张盯着他,“到底是谁!”


“我喜欢你,安——德——切——尔!!!”


安赛尔最后是吼出来的,躲在暗处安德切尔也不知道被谁推出去了,安赛尔坐在甲板上开口:“你都听到了吧。”安德切尔缓过来后走到他身边坐下,陪着他,“嗯……我听到了,我也喜欢安赛尔!”


安德切终于有勇气牵起安赛尔的手了。


end


-可能还有后续,很早写完的,结果放现在才发


-我发现预备a4无论哪两个人在起都好配,这样小队真的爱


Feiyi

制造站(搓点材料——)

“怎么了?”

“没什么…”

(这俩都能搓材料!)

制造站(搓点材料——)

“怎么了?”

“没什么…”

(这俩都能搓材料!)

寻伊

闲事几则/

闲事几则/

重度ooc选手回来了耶

是很迅速赶来的小短篇,有错误地方请指出

cp是all博,雷就迅速离开吧

cp依次是斑博,伊博,安博。

斑点×博士,伊桑×博士,安德切尔×博士。

就这样⑧

————

斑博/

“斑点。”你抱着他,头塞进他毛绒绒的胸里,然后一脸享受。

他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回抱着你,下巴枕在你头上,像是报复一样。

“博士,请注意你的形象。”

“安啦安啦!办公室只有我们俩人,没人看到的啦!”你满不在乎的声音传来,“更何况博士我累了,需要毛绒绒的斑点来充电哦!”

“哎?哇呜!斑,斑点?”你感到脸颊边一阵湿漉漉的感觉。

“别吵,既然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我也要充电。”...


闲事几则/

重度ooc选手回来了耶

是很迅速赶来的小短篇,有错误地方请指出

cp是all博,雷就迅速离开吧

cp依次是斑博,伊博,安博。

斑点×博士,伊桑×博士,安德切尔×博士。

就这样⑧

————

斑博/

“斑点。”你抱着他,头塞进他毛绒绒的胸里,然后一脸享受。

他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回抱着你,下巴枕在你头上,像是报复一样。

“博士,请注意你的形象。”

“安啦安啦!办公室只有我们俩人,没人看到的啦!”你满不在乎的声音传来,“更何况博士我累了,需要毛绒绒的斑点来充电哦!”

“哎?哇呜!斑,斑点?”你感到脸颊边一阵湿漉漉的感觉。

“别吵,既然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我也要充电。”

 
 

————

伊博/

“博士,出去玩?”他歪歪头,笑着。

你趴在桌子上,很遗憾的说“我也想去!但是阿米娅看的很紧我跑不出去...”你越说越小声,最后长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啦!”他向你伸出手,“有我在绝对不用担心啦!我很强的呢!”

你听他说,眼睛一亮,“对哦!我忘了伊桑你会那个的!!”你马上离开办公桌,回握住伊桑的手,“快点整一个出来叭!!”

“这可是有代价的哦博士。”他突然靠近你,你甚至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撒在你脸上。

“什,什么?”你有点磕磕绊绊的回答,然后脸也不争气的红了,你们维持这个姿势一会后,你打破这个沉默。

“代,代价的话......一,一罐糖够吗?”

“当然够,只要是你给的我都接受。”

 
 

————

安博/

“安德切尔!!”你看到他后,马上飞扑到他怀里。“教我做甜品吧!!”

“哎?”他下意识的抱住你,然后眨眨金色的眼睛,有点错愕,“博士,这不好吧?毕竟...”

“毕竟刀客特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不可以休息哦~”阿米娅笑眯眯从博士背后冒出来,接过安德切尔的话。

“哇呜呜呜呜!阿米娅离我远一点呜呜!安德切尔救我呜呜呜呜...”你抱住安德切尔的脖子,死活不放。

他也只好叹口气,笑着和阿米娅说让博士适当的休息一下,等会自己会监督他工作的。看着小兔子半信半疑的点点头,然后离开房间后。

安德切尔把你放下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博士你现在没时间做甜品了呢,等到晚上我会给你带一块蛋糕的。”

你坐在他怀里,“呜...好吧”沮丧的说,然后在他怀里找到一个好位置躺着,眯上眼睛。

“让我睡一会会好吗?一会再叫我起床。”

他编着你的头发,然后笑着说“好”。

你嘟囔着“安德切尔最好啦...”然后睡去。

他见你睡着,便靠近你的脸,在你额头落下一吻。

“祝你好梦,博士。”

 

堀川国广的绯闻女友

史都安德我真的可以恰一辈子(。

史都安德我真的可以恰一辈子(。

我只是一只幽灵

【明日方舟】【天使组】他曾活过啊4

我流罗德岛✓

是小段子✓

私设无数✓

OOC是我的,人物是明日方舟的

安德切尔×能天使×安德切尔(无差)

(友情向,亲情向,cp向,随意理解)

PS.已经完全是自嗨产物,只是围绕天使组发生的故事

[]内是官方语音和资料的原文照搬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来了来了来了!”


“咔——”


“嗯?今天宿舍没——人——吗——?”饱含笑意的声音在漆黑一片的宿舍响起,这个属于打开宿舍门的人的声音手按在宿舍灯的开关上,清脆的声响之后是或许早就察觉到的惊喜。...

我流罗德岛✓

是小段子✓

私设无数✓

OOC是我的,人物是明日方舟的

安德切尔×能天使×安德切尔(无差)

(友情向,亲情向,cp向,随意理解)

PS.已经完全是自嗨产物,只是围绕天使组发生的故事

[]内是官方语音和资料的原文照搬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来了来了来了!”

 

“咔——”

 

“嗯?今天宿舍没——人——吗——?”饱含笑意的声音在漆黑一片的宿舍响起,这个属于打开宿舍门的人的声音手按在宿舍灯的开关上,清脆的声响之后是或许早就察觉到的惊喜。

 

“砰——!”

 

“恭喜星熊姐精二!”

 

“恭喜!”

 

打开灯的星熊看着眼前两个戴着滑稽的帽子的小天使笑道:“谢谢。”

 

“虽然知道星熊姐绝对不会被吓到,但请配合我们一下!”

 

“啊——被吓到了!哈哈~安德切尔最近越来越活泼了呢。”星熊走到两个小天使所在的桌子坐下,视线落到桌子上的苹果派和蛋糕。

 

能天使道:“这个苹果派是我亲手做的哦!蛋糕是安德切尔做的~”

 

星熊惊奇道:“哦?我还以为你只会在战场上阿普路派。”

 

“真失礼啊——!虽然确实更擅长那个啦。”

 

“哈哈~星熊姐,还有一个好消息,不过我觉得你可能已经知道了。”安德切尔拿出一张纸摊开在桌子上,“陈警官已经同意来协助罗德岛了,等一下博士要和陈警官接触,博士说这次星熊姐可以过去,博士说是星熊姐是‘圣遗物’,同时开启了龙门市区的任务,听说难度很高星熊姐和前辈在首发名单上,二位请加油,嗯……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博士打算给前辈买新衣服~”

 

“我看到了,那套衣服怎么说呢……真符合老板的品味啊。”

 

“我觉得前辈穿会很好看哦。”

 

“安德切尔!快停止你的直男发言!”

 

“???”←确实觉得好看的安德切尔。

 

某博士也确实觉得很好看,但被吐槽了。

 

星熊看着两个小天使的互动嘴角上翘,目光移到安德切尔放在桌子上的文件,陈的照片用别针别在纸上,眉目间透露着显而易见的嫌弃和暴躁,背景还是龙门市区某栋楼的楼顶。

 

虽然在龙门和罗德岛的合作中,陈表现的像一个工作机器,但毋庸置疑的是,陈在这期间确实受到了罗德岛的影响,星熊也说不上这变化究竟是好是坏,至少星熊在罗德岛的这段日子让她对罗德岛提不起恶意,甚至把罗德岛当做——家。

 

家?

 

“哈……”星熊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目光从陈的照片上移开,笑道,“老陈也只是嘴上不饶人,心里已经认可你们了,所以不用担心,她……一定会来罗德岛的。”

 

话音未落,宿舍门再次被暴力打开,博士手上捏着某位干员的简历气势汹汹的跑到安德切尔面前,保持着面无表情的常态把安德切尔从椅子上拽起来,把泛着白光的简历拍在桌子上,狠狠掐住安德切尔的脖子。

 

能天使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简历,是公开招募限定的安德切尔的简历,其实安德切尔也是在能天使来之后不久才攒满信物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博士也异于常人的欧(fei)呢。

 

虽然前不久还求之不得,然而放在满信物的现在,安德切尔的简历就显得多余了起来,毕竟博士更希望来一个15绿票甚至1黄票的四星干员。

 

“哎——博士我错了,请放过我吧——”安德切尔笑着求饶道。

 

“……”博士松开安德切尔,戳了戳星熊,指了指门的方向,星熊笑道:“哦~要去招募老陈了吗。”

 

星熊站起来跟着博士走出宿舍,关上门之前看到安德切尔‘加油’的嘴型,和宿舍里的两个小天使笑着挥了挥手。

 

最近接连不断更新的招募池让贫穷博士省吃俭用攒下来的6000合成玉,也只能进行十次寻访,可谓是孤掷一注了,但有召唤陈的‘圣遗物’星熊在,博士很自信陈警官一定会来罗德岛——

 

“[龙门高级警司诗怀雅,现在,作为训练顾问,受聘于罗德岛。博士,为了龙门的未来,我们两人可得好好相处!]”

 

沉船了。

 

也是呢……陈池子沉船想想逻辑上没有问题呢……

 

诗怀雅看着僵在她眼前色调完全变成黑白灰的博士,皱着眉道:“这个人是怎么了?[唉,那个讨厌的陈,在不在这里?]”

 

“不在哦。”星熊道。

 

“吼——我以为那家伙一定会在我之前来呢,毕竟你在这里啊。”诗怀雅道。.

 

“谁知道呢。”星熊挠挠头,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毕竟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说不失落是假的。

 

“星熊姐,准备出任务了,CE-5。”安德切尔出现在博士办公室的门口,身后跟着主力队的其他成员。

 

“我知道了。”

 

“工作请加油,各位。”安德切尔挥手送别了主力队,再回到博士的办公室时,夜刀已经把诗怀雅送走了,博士的办公室里只剩下博士一个人。

 

安德切尔笑着走到博士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黑白灰的博士瞬间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在安德切尔身后走进来的凯尔希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凯尔希皱着眉对安德切尔道:“等一下去找我。”收到安德切尔敷衍的应答,毫不在意的转向博士道,“你还记得今天要去我那里检查身体吗,不要每次都需要我特地来找你可以吗,不要因为奇怪的理由逃避检查,这是在浪费你我的时间。”

 

早在凯尔希走进来就跟个鹌鹑一样,恨不得把头钻进地里的博士听到凯尔希的话身体抖了一下,但还是跟着凯尔希走出办公室,临走前递给安德切尔一个‘全交给你了’的眼神明示,但是赴死的决心离开了。

 

安德切尔看着手上新鲜发放的十连寻访卷陷入了沉思,恰巧此时红走了进来。

 

“安德切尔。”红手上还拿着作业,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样,每次红来博士的办公室博士都恰巧不在。

 

“红,来的正好,这个给你。”安德切尔笑着把十连寻访交给了红。

 

“这是什么。”

 

“好东西哟,红快点用吧。”安德切尔笑着引导红使用这张十连寻访。

 

恰巧路过博士办公室的某位干员表示,她当时看到冒着火光的金光从门里映射到门外,像极了博士氪源石的亚子。

 

CE-5是被刷烂了的任务地点了,能天使总觉得哪天整合运动的人从他们的据点出来看到银灰抬起手的瞬间就扭头跑回去了。

 

“你在发什么呆。”银灰淡淡道,指挥着丹增攻击整合运动成员的手倒是毫不留情。

 

“不、不,只是在想博士今天换战术了,博士等一下会来指挥嘛。”能天使落地后给在场唯一的干员银灰加上了BUFF,手中的铳对准整合运动开心的喊出她的名台词。

 

“银灰老板,我来支援了。”

 

“[哼,垃圾扫除的时间到了。]”

 

讯使和清道夫一前一后进入战场为后续的战斗提供支援,目前战斗的形势并不严峻,在博士修改过后的战术安排上,这个时间的医疗干员被替换成了Lacncet-2,上场的一次群体治疗和低价的部署费用是这个医疗机器的最大优点,当然还有不占部署位置这一点,不过在CE-5博士向来不会把部署位置用完。

 

Lacncet-2落地的同时真银斩清脆的声音响起,整合运动甚至碰不到站在最前方的银灰的衣角就倒在地上,意料之外的是Lacncet-2今天上场没有发出和平时一样可爱的机械音,而是传出沙沙的声响,在真银斩过去一半之后才传出另一个男声:“战场上很热闹的样子啊。”

 

“安德切尔!”能天使开心道。

 

“前辈,辛苦了,这次新的战术由我来协助指挥,博士他现在……有一些小状况。”

 

“不,就算老板没事也会叫你来的,按老板那个性子的话。”能天使无奈道,此时真银斩已经结束,在下一批整合运动进入能天使的攻击范围时,能天使展开铳枪阵,开始技能——过载模式。

 

“不管怎么说,老板的计算能力还是值得夸奖的。阿普路派——!”

 

清道夫趁这个时间和星熊交换了位置,星熊今天似乎比以往多了几分狠厉:“[一个都别想过去。]”

 

“呜哇——星熊今天干劲满满啊。”能天使感叹道。

 

“哈哈……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呢,远山姐,麻烦你清理后方的重装整合组织了。”

 

“[不要违抗你的命运。]”

 

“讯使……啊,请继续待在战场吧。”

 

“喂,不对吧,这里轮到我的出场了才对吧。”虽然安德切尔传达的指令是让讯使继续战斗,但拉普兰德已经和一脸无奈的讯使换了位置,“嗯~[不错的位置啊。]”

 

“唉……所以博士才在安排好了战术之后还让我来啊。拉普兰德小姐,你在我这里的信赖值可是零。”安德切尔借由Lacncet-2发出无奈的声音,虽然被拉普兰德的笑声盖过去大半。

 

“没关系,有我在的话就没问题,安德切尔会相信我的吧。”能天使笑着摸了摸Lacncet-2的头(?)。

 

安德切尔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才传出:“嗯……我当然相信前辈了。接下来的医疗工作就交给末药了,请前辈帮我看住拉普兰德小姐,然后,星熊姐完成作战任务之后请来一趟博士办公室,以上,我先撤退了。”

 

“安德切尔,待会儿见~”

 

“好的,前辈。”

 

博士还不会在一个刷烂了的任务上翻车,就算这次改变了作战方案也是为了最大程度发挥刚刚精二的银灰和能天使的能力,轻而易举的完成作战任务之后,星熊独自一人来到博士的办公室门前。

 

“博士,我来了。”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星熊就抬脚走进半开着门的办公室,抬眼看到站在办公桌前翻看罗德岛人手一本的干员手册的熟悉身影,呆愣了一秒之后总算露出笑容,“太晚了。”

 

“这句话应该我说吧。”龙门近卫局特别督察组的组长握拳捧在星熊肩膀,“以后在这里还得请你多关照啊,大前辈。”

 

官方送十连券……是好文明!

 

不听话的狂犬


感谢基友画的安德切尔!超爱她!安利她的主页

欧阳☆紫曦

描改注意,第二张原图
从开服没几天到现在我终于画了安德小天使!!虽然没有完成背景!
会抽时间把背景补上!(但是会拖很久,因为我有拖延症)
是一见钟情的男孩子,大爱天使族!

描改注意,第二张原图
从开服没几天到现在我终于画了安德小天使!!虽然没有完成背景!
会抽时间把背景补上!(但是会拖很久,因为我有拖延症)
是一见钟情的男孩子,大爱天使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