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提戈涅

374浏览    12参与
食野社

安提戈涅

书名:安提戈涅

作者:索福克勒斯

[1]

为做这事而死,我以为死得其所。

为尽神圣的义务而犯罪,作为亲人,

我愿安息在他身边,在亲人的身边。

既然我应该博得下界鬼神

更长久的欢心,超过活人的——

因为我将永久地安息在那里。至于你,

如果你愿意,你就蔑视众神的法律吧。


[2]

我要把她送到一个没人的去处,

把她活活地关在一个石穴里,

给她少量食物,使我们不至于犯罪,

使全城邦不至于遭受污染。

在那里,她可以祈求冥王,她所崇拜的

唯一神灵,这或许能使她免于一死;

否则她终于会懂得——虽然迟了——

礼敬那个死人是徒劳无功的。


[3]

命运的力量真可怕,...

书名:安提戈涅

作者:索福克勒斯

[1]

为做这事而死,我以为死得其所。

为尽神圣的义务而犯罪,作为亲人,

我愿安息在他身边,在亲人的身边。

既然我应该博得下界鬼神

更长久的欢心,超过活人的——

因为我将永久地安息在那里。至于你,

如果你愿意,你就蔑视众神的法律吧。


[2]

我要把她送到一个没人的去处,

把她活活地关在一个石穴里,

给她少量食物,使我们不至于犯罪,

使全城邦不至于遭受污染。

在那里,她可以祈求冥王,她所崇拜的

唯一神灵,这或许能使她免于一死;

否则她终于会懂得——虽然迟了——

礼敬那个死人是徒劳无功的。


[3]

命运的力量真可怕,金钱不能收买,武力不能征服,

城墙阻挡不住,黑船破浪也逃避不了。


尧毒

神性与人性:人何以为人

文/尧毒

——从历史与现代视角解读《安提戈涅》

索福克勒斯所写的戏剧《安提戈涅》,讲述了少女安提戈涅为埋葬被指控为叛国者的死去的兄弟波吕涅克斯,不惜触犯国王克瑞翁立下的死亡禁令,并引发了后续一系列悲剧的故事。这一出戏剧最大的矛盾冲突发生在安提戈涅与克瑞翁中间,安提戈涅执意要行驶自己作为亲人的职责埋葬兄弟,而且当时在在古希腊,未被埋葬的死者其灵魂是被视为不洁净的,这会得罪冥王哈得斯以及天上众神,死者的灵魂也无法得到安息。而克瑞翁认为波吕涅克斯为城邦带来了苦难与灾祸,便立下禁令,也是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埋葬和哀悼他。

实际上,安提戈涅所代表的立场是神律,而克瑞翁所代表的立场是人律,这两者发生了...

文/尧毒

——从历史与现代视角解读《安提戈涅》

索福克勒斯所写的戏剧《安提戈涅》,讲述了少女安提戈涅为埋葬被指控为叛国者的死去的兄弟波吕涅克斯,不惜触犯国王克瑞翁立下的死亡禁令,并引发了后续一系列悲剧的故事。这一出戏剧最大的矛盾冲突发生在安提戈涅与克瑞翁中间,安提戈涅执意要行驶自己作为亲人的职责埋葬兄弟,而且当时在在古希腊,未被埋葬的死者其灵魂是被视为不洁净的,这会得罪冥王哈得斯以及天上众神,死者的灵魂也无法得到安息。而克瑞翁认为波吕涅克斯为城邦带来了苦难与灾祸,便立下禁令,也是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埋葬和哀悼他。

实际上,安提戈涅所代表的立场是神律,而克瑞翁所代表的立场是人律,这两者发生了冲突,就必定要在其中作出一个选择。那么这里又要引出一个问题:人律是否能够违背神律?人的意志是否能够不遵从神的安排而自由行使?也就是克瑞翁所设置的不允许埋葬波吕涅克斯的律法是否是合理的呢?

从古希腊的视角来看,神是一种信仰,是不可违背不可打败的。但克瑞翁设置律法的这一行为,在他宣布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对神意志的违背了,他已经完成了逆反和打破这个过程。但是在后来克瑞翁的行为导致了他的儿子海蒙和妻子欧律狄刻的死亡,这些全都是由于一开始他设置了违背神律的律法导致的后果,所以实际上在古希腊的人类与神明关系中,神是不能操控人的意志和行为的,人始终作为独立地个体而存在。(这一点在《荷马史诗》中也能体现,神在插手人的事物时都是使用诱导、幻化等方式,而不能直接操控某人本人。)但是神在人类生活中仍然起到了巨大的影响,人可以做出自己的行为和选择,但如果违背了神,就将会受到惩罚。

黑格尔也对《安提戈涅》的内涵做出过分析和阐释。从伦理的角度来看,神法所代表的就是一种道德伦理、家庭伦理的规律,所以神法是具有永恒性质的。而克瑞翁所拥护的人律则是城邦赖以存在、稳定、发展的基础,代表着国家伦理。“因此,双方都处于其伦理性之中,通过这种伦理性也同样陷入罪责之中。”而在此处,神律背后所代表的东西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人的利益以及它们之间的冲突。

再到今天,有关于“安提戈涅”的讨论其实依旧在社会中进行着。一个国家是否应该设置死刑?对于穷凶恶极的罪犯,是否应该在他们身上施加酷刑,而非简单的注射死刑?从本质上来说,这样的问题探讨在探讨的是——当作为人类,身上已经被贴上了许多标签,此人是否还有作为人类的资格,而这个资格又是否需要得到群体和社会的认可?

人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应该是一名“社会人”,没有社会语言特征的人类是很难被承认是“人”的。但是从生理特征上来说,任何一名健康的发育完全的自然人都拥有人类的生理特征。克瑞翁对波吕涅克斯的惩罚不让他作为人而死去,剥夺了他作为人类死亡的权利,因为他犯了罪,对他人的利益造成了损伤。而安提戈涅的所作所为又恰恰是要向克瑞翁证明,即使从社会性的角度波吕涅克斯不被承认,但实际上他作为人的权利和资格是任何外物都无法剥夺的,这便是神律的真正内核。

关于人的讨论还有很多。人之所以为人,也正是引起这些讨论的原因。那么在这出戏剧里,你选择安提戈涅,还是克瑞翁?

墨莉忒

吴雅凌《黑暗中的女人》阿努依的安提戈涅 引子 摘抄

传统肃剧的“开场”( le prologue)被大写,被人身化成一个“开场人”(le Pralogue)。

角落里有个女孩。孤零零。瘦小,又黑,很不起眼。她就是安提戈涅。她没有光彩照人的外表,也没有完美强大的精神人格。她拯救不了任何人,也成不了别人的榜样。事实上,她此时不想别的,只想着自己就要死了。她那么年轻,多希望能活下去,和别人一样。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名叫安提戈涅。她和别人不一样。
她看了一眼人群中的伊斯墨涅和海蒙。漂亮的伊斯墨涅。漂亮的海蒙。活泼快乐的天生一对,让人羡慕。在两姐妹中,伊斯墨涅从来都是主角。只有两次例外。有一次深夜的舞会,伊斯墨涅被围拥在男孩子中间,海蒙找到角落...

传统肃剧的“开场”( le prologue)被大写,被人身化成一个“开场人”(le Pralogue)。

角落里有个女孩。孤零零。瘦小,又黑,很不起眼。她就是安提戈涅。她没有光彩照人的外表,也没有完美强大的精神人格。她拯救不了任何人,也成不了别人的榜样。事实上,她此时不想别的,只想着自己就要死了。她那么年轻,多希望能活下去,和别人一样。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名叫安提戈涅。她和别人不一样。
她看了一眼人群中的伊斯墨涅和海蒙。漂亮的伊斯墨涅。漂亮的海蒙。活泼快乐的天生一对,让人羡慕。在两姐妹中,伊斯墨涅从来都是主角。只有两次例外。有一次深夜的舞会,伊斯墨涅被围拥在男孩子中间,海蒙找到角落里的安提戈涅。他向她求婚。“永远没有人会了解为了什么。安提戈涅不惊讶,用肃穆的目光看他,带着悲凉的微笑说好。”海蒙做了安提戈涅的未婚夫,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还有一次例外即将发生,发生在这出名日安提戈涅的戏里。漂亮的伊斯墨涅和漂亮的海蒙对此一无所知。

人群中还有一个男人。他不说话,沉思的样子惹人注意。那是王者克瑞翁。从前,俄狄浦斯做王时,他过着闲暇的生活。他爱音乐,爱书本古玩,爱所有精致的物事。从前的克瑞翁为美而活。命运却安排他当王执政,成了引领羊群的牧人。克瑞翁如今活着为了政治。夜里,太累的时候,他会自问,放弃美的生活是不是值得?每日的琐碎是不是徒劳无功?政治也许更适合那些对美不敏感的人?但天会亮,他会起床,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他会平静应对一个又一个没有表情的白日。
他的妻子坐在不远处打毛线。无论晴天还是下雨,无论从前还是现在,欧律狄刻只做这个动作。克瑞翁人生中的剧变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她只是一点点变老,从来没有停下手中的毛线活,直到轮到她站起来去死。

三个玩纸牌的守兵。他们浑身散发着酒气和蒜味。他们的话题只有股票、楼市和移民。他们随时准备执行上头交代的命令,包括杀人,并且无论干什么都不会影响胃口和睡眠。他们无知,浑噩。但怎么说呢,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有家有小,相信生活只有一种可能,生活只能是也必须是他们兴兴头头过的这种。他们羡慕地想象和谈论他人的名利,但对自己的生活从来没有一丝疑问。

最后,除报信人和唱诗人以外,就剩克瑞翁的侍童了。他没有名字。在整出戏里,他陪在王的身边,看尽一切,一言不发。苍白的沉默的少年。直到最后一幕,克瑞翁对他说出心中的秘密。只对他一人说。

La Note Bleue
【希腊悲剧】厄勒克特拉,安提戈...

【希腊悲剧】厄勒克特拉,安提戈涅。

【希腊悲剧】厄勒克特拉,安提戈涅。

盐酥白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1、


安提戈涅:别为我担忧啦,留心你自己的命运吧。


伊斯墨涅:那么,至少别把你的心思告诉任何人,你要严守秘密,我也会守口如瓶。

安提戈涅:哎呀,说出去吧!如果你不把这事向大众公布,我会更加恨你。


伊斯墨涅:你是以一颗火热的心在做令人心寒的事情。


安提戈涅:可是我知道,我是在取悦于那些我最应该取悦的人。


伊斯墨涅:要是你能做到就好啦,但你是肯定要失败的。


安提戈涅:只要我还有一点力量,我就不会罢休。


伊斯墨涅:没有希望的事就不应当有开始。


安提戈涅:你这样说,不但遭到我的恨,也有理由遭到死者的恨。就让我和我的愚蠢去承担...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1、


安提戈涅:别为我担忧啦,留心你自己的命运吧。


伊斯墨涅:那么,至少别把你的心思告诉任何人,你要严守秘密,我也会守口如瓶。

安提戈涅:哎呀,说出去吧!如果你不把这事向大众公布,我会更加恨你。


伊斯墨涅:你是以一颗火热的心在做令人心寒的事情。


安提戈涅:可是我知道,我是在取悦于那些我最应该取悦的人。


伊斯墨涅:要是你能做到就好啦,但你是肯定要失败的。


安提戈涅:只要我还有一点力量,我就不会罢休。


伊斯墨涅:没有希望的事就不应当有开始。


安提戈涅:你这样说,不但遭到我的恨,也有理由遭到死者的恨。就让我和我的愚蠢去承担这可怕的后果吧。最坏的命运我相信也不过是光荣的一死。




2、


歌队长:这姑娘生性倔强,倔强父亲的倔强孩子,不知道向灾祸低头。


克瑞昂:(向安提戈涅)我要你懂得,太高傲的性格最容易受压抑;最坚固的铁经过淬火变硬又最容易被折断和击成碎片。我还知道,一枚小小的嚼铁能使烈马驯服,做了别人的奴隶就不能自大自尊。




3、


安提戈涅:不论怎么说,哈得斯要求葬礼 。


克瑞昂:不是要求坏人享受和好人同等的葬礼。


安提戈涅:谁说得准这在下界是有罪?


克瑞昂:即使死后,敌人也不会变成朋友。


安提戈涅:我的天性不是和人一起恨,而是和人一起爱。




3、


伊斯墨涅:姐姐啊,别奚落我,让我和你死在一起,以死来礼敬死者。


安提戈涅:你别和我一起死,别把你没动过手的工作算作你的;我一个人死就够了。

伊斯墨涅:失去了你,生命于我还有什么可爱呢?


安提戈涅:你问克瑞昂吧,因为,你在意的只是他。 


伊斯墨涅:为什么你要这么刺痛我的心,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安提戈涅:假如我真的笑了你,这笑是苦的。


伊斯墨涅:且说现在我还能帮助你什么?


安提戈涅:救你自己吧,我不妒忌你的得救。


伊斯墨涅:伤心呀!你不让我和你同命运吗?


安提戈涅:因为,你选择了生,我选择了死。




4、


海蒙:我说的话没有什么不正当。虽然我年轻,但请多注意点我的行为,别只注意我的年龄。




5、


海蒙:只属于一个人的城邦不是城邦。


克瑞昂:城邦不被认为是统治者的城邦吗?


海蒙:你可以在没人的地方ducai 统治。




6、


歌队长:不,你这样出发去死人的国土,是光荣的,受人称赞的;你没受到那使人消瘦的疾病侵袭,也没有受到那刀斧杀戮之苦。不,你将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活着去到哈得斯的王国——这没有任何凡人曾经做到过。




7、


安提戈涅:我既不栖身人间也不栖身阴间,无论在活人中还是在死人中都没容身之地。



verveine
这些人全都会说他们赞成我的行为...

这些人全都会说他们赞成我的行为,若不是恐惧堵住了他们的嘴。但是不行,因为君王除了享受许多特权之外,还能为所欲为,言所欲言。—————————安提戈涅

这些人全都会说他们赞成我的行为,若不是恐惧堵住了他们的嘴。但是不行,因为君王除了享受许多特权之外,还能为所欲为,言所欲言。—————————安提戈涅

Minea

安提戈涅与自由


在这一刻之前虽然没有明确过自己信仰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但是也默默明白内心偏向站在社会契约的一边,就像觉得看卢梭,看康德就能在心里描绘出这世界理应有的样子。但是,现在我也终于知道该说,并非如此。

真实永远是真实。一个理论一定拥有一个立场,一个人为的立场一定就是一个极端。而真实是没有极端的。它像一片没有边缘的圆,四下无限蔓延开去。

一面旗帜光辉美丽,它的羽翼,大到可以容纳无数人口,并且生来就是让每一个人在上面信笔涂鸦:内心独白、呐喊、口号、自我标榜。但是,满足与欣慰来得太快,是否有一天,那面旗帜布满诳语与私语,再也没有留有静止的时刻。于是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国王。

真正的自由,从来都不是可以自由...


在这一刻之前虽然没有明确过自己信仰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但是也默默明白内心偏向站在社会契约的一边,就像觉得看卢梭,看康德就能在心里描绘出这世界理应有的样子。但是,现在我也终于知道该说,并非如此。

真实永远是真实。一个理论一定拥有一个立场,一个人为的立场一定就是一个极端。而真实是没有极端的。它像一片没有边缘的圆,四下无限蔓延开去。

一面旗帜光辉美丽,它的羽翼,大到可以容纳无数人口,并且生来就是让每一个人在上面信笔涂鸦:内心独白、呐喊、口号、自我标榜。但是,满足与欣慰来得太快,是否有一天,那面旗帜布满诳语与私语,再也没有留有静止的时刻。于是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国王。

真正的自由,从来都不是可以自由选择。目前我的答案是:在拥有选择的条件下选择不做某种选择。在无数个平行的可能性中,是拒绝无数种发声方式行为方式体现了最后那一个选择的意义。这种拒绝不是因为别人允许,而是在可能性的诱惑面前摆出自己的毅力。奇怪的是这般心态,在现有的文明成果里,我只能在宗教里面找到踪迹。如果没有神明一样存在的规制,从来都不会有自由。

莫语
ElionofMendota

希腊丧葬风俗2·古希腊民间丧葬风俗~古希腊戏剧中展现的丧葬观~

“……你要知道,他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父亲遭受的耻辱了!”

日常不知道该加什么tag。

---------------------------------------------------

文中大部分解释和观点来自罗念生先生,笔者主要做了一些阐述和整理。少部分是根据笔者自己的阅读和理解直接写入的,如有疑问请直接留言或私信~

--------------------------------------------------------

上一篇介绍的丧葬风俗主要是战争期间适用于战死将士的规制,在这...

“……你要知道,他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父亲遭受的耻辱了!”

日常不知道该加什么tag。

---------------------------------------------------

文中大部分解释和观点来自罗念生先生,笔者主要做了一些阐述和整理。少部分是根据笔者自己的阅读和理解直接写入的,如有疑问请直接留言或私信~

--------------------------------------------------------

上一篇介绍的丧葬风俗主要是战争期间适用于战死将士的规制,在这一篇里面笔者更想谈一谈古希腊戏剧中出现的一些颇为有趣的丧葬风俗和观念。

 

和中国古代一样,古希腊人很重视入土为安这一丧葬形式。这种重视的原因大抵来自古希腊人的宗教信仰,但具体的说法有很多种,有着细微的不同。一种说法是受到得体安葬的死者将会受到下界鬼魂的尊敬;一种说法是下界鬼魂渴望吸到死者的血,如果死者不能埋在土中供他们吸血,那么得不到血液的下界鬼魂会发狂,进而纠缠、怨恨在世的死者家人。不管怎么说,古希腊人相信人死后有“第二生”,这一点毋庸置疑,在《奥德赛》、《埃涅阿斯纪》以及其他的神话故事里都有对下界(冥府)的详细描绘。既然死后有生,那么就与还活着的人产生了联系,死者的体面和安息就关系着活人的幸福安宁。所以,丧葬是古希腊生活中特别得到重视的一件大事。埃斯库罗斯《奠酒人》中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悼念父亲,叹息父亲凯旋归来却被发妻谋杀时的台词:“父亲啊,但愿你被吕西亚长枪刺穿,战死在伊利昂城下!那样一来,你可以使儿女在家里有光彩,在旅途受人敬仰,还可以使你自己在海外得到一个高大的坟堆(战死将士最高级别的葬仪——见上一篇,家里的人却不感到沉重。……(歌队)那样一来,你可以在地下为那些光荣战死的伴侣所爱戴,显赫无比,成为一个尊严的国王,敬奉那些最高的神祇,地下的主宰,因为你生前是王中之王,他们手中执掌着那生死的命运和统治人民的权杖。”

 

对安葬的重视在索福克勒斯的剧本《安提戈涅》中尤为突出。特拜城国王俄狄浦斯(见索福克勒斯作品《俄狄浦斯王》)因弑父娶母之罪被两个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涅刻斯安置在隔离的房屋内,只能使用铁盅。这是因为古代人相信,凡杀人犯用过的器皿都有污染,必须毁掉,因此两个儿子不给俄狄浦斯使用金盅。俄狄浦斯在老年的疯狂中忘记了这个习俗,认为两个儿子薄待自己,便诅咒兄弟俩日后会用“铁器”来瓜分产业(“铁器”两种理解:兵戈;挖掘墓穴的铁锹),双方都得到一块同样大小的土地作坟墓(祖茔的一份)。俄狄浦斯死后,两个儿子一开始是轮流执政,在其中一人执政的时候另一个人自动放逐。但是厄忒俄克勒斯在一年期满的时候拒绝交出王权,波吕涅刻斯便娶了阿尔戈斯王阿德拉斯托斯(Adrastos)之女并由阿德拉斯托斯募集军队,由七个著名英雄率领攻打特拜(参见埃斯库罗斯作品《七将攻特拜》)。在战斗中,两兄弟果然应父亲(某种意义上是他们的同母异父兄弟)的诅咒互伤身亡:“他们的仇恨结束了,他们的性命混在浸染了血的泥土里。他们的血真是相同相混啊!”(指生时相同,死时相混)

 

俄狄浦斯母亲(妻子)的兄弟克瑞翁即位为特拜国王,宣布厚葬厄忒俄克勒斯的同时禁止任何人安葬特拜城的“叛徒”波吕涅刻斯。这是一种对敌人的惩罚,具有强烈的宗教色彩:“他本是回来烧毁他们的有石柱环绕的神殿、祭器和他们的土地的,他本是回来破坏法律的。你几时看过天神重视坏人?没有那回事。”(克瑞昂台词,引自《安提戈涅》)在《七将攻特拜》的最后,《安提戈涅》的女主角安提戈涅,两兄弟的妹妹,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之一,为了使自己的哥哥安息,宣称:“……谁也别想颁布决议!我虽是女人,却要为他准备葬礼与坟墓,把泥土装在这细麻布袍子的衣兜里。”此处安提戈涅提出的丧葬规制属于象征仪式,因为“她一个人不能为哥哥建造坟墓(罗念生原文注解)”。至于她要装在细麻布袍子衣袋里以示悼念的“泥土”是什么泥土,在《七将攻特拜》中并不能看清楚,但是联系《安提戈涅》,就能大概得出结论了。


安提戈涅哪怕违抗国王禁令也要安葬哥哥的理由,一方面来自于亲情:“……丈夫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孩子丢了,我可以靠别的男人再生一个;但如今,我的父母已埋葬在地下,再也不能有一个弟弟生出来。”(注意:这段话原文的真伪向来有异议,此处为说明论点而截取引用。这段话原文的真伪与否,会影响全文主旨,读者应当保持慎重),一方面则来自于这种宗教信仰:“我究竟犯了哪一条神律呢?……我这不幸的人为什么要仰仗神明?为什么要求神保佑,既然我这虔敬的行为得到了不虔敬之名?”“我除了因为埋葬自己哥哥而得到的荣誉之外,还能从哪里得到更大的荣誉呢?”“……我要埋葬哥哥。即使为此而死,也是件光荣的事;我遵守神圣的天条而犯罪,倒可以同他躺在一起,亲爱的人陪伴着亲爱的人;我将永久得到地下鬼魂的欢心,胜似讨凡人欢喜;因为我将永久躺在那里(而不至于只做一个凡间的匆匆过客?——笔者的猜测)。”值得一提的是,索福克勒斯在本剧中将“天条”——自然法,与“禁令”——制定法,放在了对立面的两侧,因此《安提戈涅》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后世许多法学家在讨论自然法的哲理时最喜爱引用的古希腊剧作(请原谅专业病患者的题外话)

 

安提戈涅在剧中为哥哥举行的丧葬仪式,反映出古希腊人对于死者尸首应当“入土”——即,至少被泥土掩盖,从而与下界获得联系的观念。“……那尸首刚才有人埋了,他把干沙撒在尸体上,举行了应有的仪式就跑了。”“尸体已经盖上了,不是埋下了,而是像被一个避污染的人撒上了一层很细的沙子。”从这里也能隐约看出掩埋尸体这一葬礼仪式的卫生价值。前文我们说到,在《七将攻特拜》的最后安提戈涅把“泥土”装在细亚麻袍子的衣兜里,联系这里,我们可以推测,所谓“泥土”概指用于掩盖哥哥尸体的沙子。至于装在亚麻袍子的衣兜里这一行为,一般认为是作为祭奠和留念。

 

应当注意的是,此处谈及的安提戈涅为哥哥举行的葬礼仪式属于象征仪式,这一点前文已经提及。

 

更为详细的做法,可以从这样的台词中窥得一斑:“她看见尸体露了出来就放声大哭,对那些拂去沙子的人发出凶恶的诅咒。她立即捧了些干沙,高高举起一只精致的铜壶奠了三次酒水敬死者。

 

哭声对于葬礼来说是必要的,尤其是女性亲人的眼泪,是对逝者最好的送别礼。奠酒送别死者这一行为也非常典型,甚至被化用在埃斯库罗斯的戏剧标题《奠酒人》中。

 

最后,还有一种颇为有趣的丧葬风俗,虽然有些血腥,但也能反映出古代希腊人民的生活风貌。在《奠酒人》中,阿伽门农从特洛伊战场凯旋而归而遭受发妻克吕泰墨斯特拉(海伦同母异父姐姐)和骈夫谋杀之后,他得到的葬礼对待是这样的:“……你要知道,他(阿伽门农)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克吕泰墨斯特拉)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俄瑞斯忒斯)父亲遭受的耻辱了!”。将死人尸体的手脚砍下放在胳肢窝里来自古希腊人的迷信,认为采取了这种办法就能阻止死者冤魂进行报复。克吕泰墨斯特拉作为谋杀阿伽门农的罪魁祸首,出于宗教信仰十分畏惧阿伽门农亡魂的复仇,采取这种办法正是古希腊丧葬观念一个侧面的典型表现。

 

综上可见,古希腊民间丧葬风俗以“入土为安”为主,兼顾宗教性、卫生性和情感性,同时还有多姿多彩的象征仪式和特殊的安葬做法。

生老病死流转无尽,丧葬自是人间大事。从丧葬风俗入手,或许就能从当今的立足点,多少瞥见一点遥远的古希腊社会的影子呢。时代悠久,过去的图景已然模糊不清,但是,借助流传千古的文学作品、哲学论著、考古发现和专家的研究著述,我们完全有能力在自己的脑海中建立起遥远过去的宏伟图景,并从中获得无限乐趣。这个过程,至少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人生中一种莫大的享受。

-----------------------------------------------------------------

附赠《安提戈涅》选段。真理是不会被时光磨灭的~

一个人即使很聪明,再懂得许多别的道理,放弃自己的成见,也不算可耻啊。试看那洪水边的树木怎样低头,保全了枝儿;至于那些抗拒的树木却连根带枝都毁了。把穿上的帆脚索拉紧不肯放松的人,把船也弄翻了,到后来,桨手们的凳子翻过来底朝天,船就那样航行。”


 朋友们 有缘再见会再见的!!!我会努力的!!谢谢坚持着看到这里的朋友!!爱你们!!



有一个七月

白光剧社《安提戈涅》观感

       2016年5月18日晚7:30,鼓楼西剧场,白光剧社《安提戈涅》首演。

       注意到这部话剧完全是因为靳东先生在微博里转发了它的推广消息,决定去看更多的原因是门票买一送一……我就是这么现实。

       在此之前,我甚至完全没有听说过《安提戈涅》,没有看过原著,对故事内容和人物一概不知。又因为我...

      

       2016年5月18日晚7:30,鼓楼西剧场,白光剧社《安提戈涅》首演。

       注意到这部话剧完全是因为靳东先生在微博里转发了它的推广消息,决定去看更多的原因是门票买一送一……我就是这么现实。

       在此之前,我甚至完全没有听说过《安提戈涅》,没有看过原著,对故事内容和人物一概不知。又因为我对剧透的极重的防备心,导致我把演出册子抓在手里没看一眼。然后,我便懂得了我的无知……

       白光剧社的这部话剧,采用了全女性出演的方式,六名女演员撑起一台戏,反串的演绎不知是否有何立意。

 (此图片来源于首场观众微信群)

      “六个年轻女性在不知名的空间各自阅读希腊悲剧安提戈涅,一股神秘的力量把她们连结在一起。她们想象自己从当代进入了古希腊的城邦,扮演着里面的各个人物。”

       这是导演阐述的第一段内容,正如前面说过的,在演出开始前我没有看,于是直接导致开场的头十分钟我没有看懂。

       一开场,六名女性陆续悄然无声的从不同地方走上舞台,各自开始读一本硕大的书。六人穿着仿古希腊风格的长裙,除了饰演安提戈涅的演员的服装在领口有鲜明的花纹以外,其余均只在裙摆处有一抹色彩。头发全部梳马尾样式,装扮简单至极,而舞台的陈列则更是简洁,除了围绕在舞台周围的一圈石阶,便只有一捧沙,两张木椅而已。听说,这叫极简主义。

       当从阅读者转变为角色之后,故事便好理解了许多。

       整场演出的道具似乎只有椅子、书和沙土,其余全靠演员的肢体表演和台词表现,听说,这叫肢体哲学。

       这个故事发生在古希腊时期的底比斯,大概是那个时代对王权的讨论和反抗。国王克瑞翁是最高的权力者,拥有至高无上的王权,其施暴政以统治城邦与人民。主角安提戈涅则是一个王权的挑战者,在明知会被判处死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埋葬自己的哥哥。

       这是平民与国王的对抗,被统治者与掌权者的对抗,人权与王权的对抗。相比之下,安提戈涅无疑是勇敢的,但是我也不能说安提戈涅的妹妹是懦弱的,她其实只是做了绝大多数人做的事情,安于现状,臣服于权力,倒也并不能过多苛责什么。安提戈涅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绝佳的理由,便是听从天条。这是最初在暴权与独裁统治下的人们发出的声音,他们虽有了自己的思想,却还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勇气和能力,所以他们将希望寄托于神明。就像安提戈涅与克瑞翁进行了整场的辩论也不能说服他,克瑞翁的儿子激烈的指责和攻击也无法使父亲改变主意,可是当先知出现,告诉克瑞翁他这样做是错的,神会惩罚他的时候,克瑞翁几乎马上就妥协了,并立刻悔改表示自己会放出安提戈涅,是因为真的想通了吗,是因为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不,是因为他害怕听到的神谕,害怕遭到神明的惩罚。

       克瑞翁最终去晚了,他没能救下安提戈涅,也失去了儿子和妻子,似乎是到了此时,才真正产生悔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具具尸体,看着自己一手制造的悲剧。

       饰演安提戈涅的孙书悦老师非常漂亮,饰演克瑞翁的张铭益老师眼神里都是戏。鼓楼西剧场非常小,我坐在第二排,当克瑞翁听到先知的话后正站在我的前方,那一刻从张老师眼神里受到的冲击非比寻常。

       但是说实话,不知道是演员的台词发挥有问题还是因为整个剧目实在是太“简”了,整场剧看下来并没有觉得自己是看了一场话剧,反而更像是听别人讲了一个故事,即使是两个人物之间的对话,也让我觉得像是在分角色朗读课文。

 

       一个全新的版本,一次全新的感受。极简主义和肢体哲学的结合,让文学造诣和艺术造诣双低的我看上去略累,也有一些特殊的寓意没有看出来,演出结束后在微信群里看到制作人金女士的讲解才明白。

       白光剧社是2015年才成立的,《安提戈涅》是他们的第三部作品。小剧场新剧社,处处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文艺且苦逼。但是坚持认真做戏,认真做好戏的人值得比个赞。加油!


怡然自得5789
安提戈涅,也许神明要处罚他们的...

安提戈涅,也许神明要处罚他们的不是他们的残忍和不敬,而是他们身上近亲乱伦的血统。
感谢白光剧社带来的安提戈涅,女子场难度大,但台词表现,肢体力度,场景灯光,都很美好。感谢靳先生推荐。

安提戈涅,也许神明要处罚他们的不是他们的残忍和不敬,而是他们身上近亲乱伦的血统。
感谢白光剧社带来的安提戈涅,女子场难度大,但台词表现,肢体力度,场景灯光,都很美好。感谢靳先生推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