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莉洁

58.6万浏览    21293参与
fishingrod

加油呀!要学会画手呀!现在那脸爪子都不是。另外,还有4天!

捂脸,我不是忘记画凯莉的星星就是忘了安莉洁的柠檬。。。。。。不!我是真的爱你们的呀!

加油呀!要学会画手呀!现在那脸爪子都不是。另外,还有4天!

捂脸,我不是忘记画凯莉的星星就是忘了安莉洁的柠檬。。。。。。不!我是真的爱你们的呀!

小石头弹子
考完啦!!!【划掉 那不是重点...

考完啦!!!
【划掉 那不是重点
捏了个小柠檬ww   考完刚开始玩泥巴,手残粗糙了但我还是要捏,晚上开始捏凯佬!

考完啦!!!
【划掉 那不是重点
捏了个小柠檬ww   考完刚开始玩泥巴,手残粗糙了但我还是要捏,晚上开始捏凯佬!

Mehdo

圣女.

(是ice cream的感觉)

圣女.

(是ice cream的感觉)

妾身站吕赵呐

emmm上课的摸鱼。。
如果我能画出凯莉和柠檬的几分好看我就人生完满了ww

emmm上课的摸鱼。。
如果我能画出凯莉和柠檬的几分好看我就人生完满了ww

楚楚子

[飞沙走石,尘埃落定。]

凹凸沙尘系列 柠凯cos正片

安莉洁:楚楚子

凯莉: @鹤祈 

画师:Yuesin月罪

服装:雨轩

摄影:东海

后勤:夜猫

排版:忽悠

[飞沙走石,尘埃落定。]

凹凸沙尘系列 柠凯cos正片

安莉洁:楚楚子

凯莉: @鹤祈 

画师:Yuesin月罪

服装:雨轩

摄影:东海

后勤:夜猫

排版:忽悠

洗洁金
站外转载。是我约的文。

站外转载。
是我约的文。

站外转载。
是我约的文。

o真真不可爱e
“凯莉,我想救赎你。”“谁、谁...

“凯莉,我想救赎你。”
“谁、谁要你救啊?!”

“凯莉,我想救赎你。”
“谁、谁要你救啊?!”

琴尹今天填坑了吗

『卡柠/童话组』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现代设定

卡柠cp向,ooc注意

想用温馨30题写卡柠


在街上逛了一整天后,卡米尔和安莉洁打算在街边的一家小店解决晚餐。

在翻阅了菜单时,第二页的情侣套餐引起了卡米尔的注意。套餐内包含了主食配餐和饮料,更重要的是,双人的份量却只需要一半的价钱。在询问过安莉洁的意见后,卡米尔便下了单。

这家店的服务还不错,很快便上齐了菜。可是在饮料端上桌的那一刻,两人的面部表情久违的变了变。

“只有一杯可乐吗?”望着面前插着两根吸管的超大杯可乐,卡米尔明知故问。

“是的。”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用指甲在发票上划上一痕。“餐齐了,祝你们享用愉快。”

卡米尔和安莉洁坐在位置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气氛竟然有了些许尴尬...

现代设定

卡柠cp向,ooc注意

想用温馨30题写卡柠



在街上逛了一整天后,卡米尔和安莉洁打算在街边的一家小店解决晚餐。

在翻阅了菜单时,第二页的情侣套餐引起了卡米尔的注意。套餐内包含了主食配餐和饮料,更重要的是,双人的份量却只需要一半的价钱。在询问过安莉洁的意见后,卡米尔便下了单。

这家店的服务还不错,很快便上齐了菜。可是在饮料端上桌的那一刻,两人的面部表情久违的变了变。

“只有一杯可乐吗?”望着面前插着两根吸管的超大杯可乐,卡米尔明知故问。

“是的。”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用指甲在发票上划上一痕。“餐齐了,祝你们享用愉快。”

卡米尔和安莉洁坐在位置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气氛竟然有了些许尴尬。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挺久了,但进展却是出乎意料的慢。在别的热恋期情侣已经在一起腻腻歪歪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发展到牵手的地步,接吻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要不然再叫服务员额外点一杯?”虽然卡米尔不介意,但他不希望去做一些安莉洁不愿意的事。

安莉洁望着卡米尔,摇了摇头:“是卡米尔的话,没关系的。”

她将手轻轻放在卡米尔的手背上,目光中含着笑意,卡米尔居然觉得刚刚的问题那么的幼稚。

因为对彼此来说是特别的存在。

因为是你。


长歌暖浮生

「凯拧」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超级无敌严重ooc

-剧情有bug

-文笔垃圾天雷滚滚

-撞梗纯属巧合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垃圾玩意儿


灵魂柠×死神凯

大概是两人一见钟情(?)


凯莉在宫殿中穿梭自如,身旁来来往往的人都仿佛把她当成空气——他们看不见她。凯莉早已见怪不怪——要是看得见她那才是奇怪了。她继续凭着她的直觉,踏着轻快的步子,哼着欢快的小调,漫不经心的寻找着她要找的人。


至少表面上来看,凯莉挺喜欢死神这份工作的。但那也只是表面而已。实际上,凯莉在心里对这份工作嗤之以鼻。实在是恶心透了。她不止一次这样想。但让她辞去这份工作重新投胎,那她更不愿意。


每个灵魂临死前的伤心落泪,不甘,感慨,歇...



-超级无敌严重ooc

-剧情有bug

-文笔垃圾天雷滚滚

-撞梗纯属巧合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垃圾玩意儿


灵魂柠×死神凯

大概是两人一见钟情(?)




凯莉在宫殿中穿梭自如,身旁来来往往的人都仿佛把她当成空气——他们看不见她。凯莉早已见怪不怪——要是看得见她那才是奇怪了。她继续凭着她的直觉,踏着轻快的步子,哼着欢快的小调,漫不经心的寻找着她要找的人。


至少表面上来看,凯莉挺喜欢死神这份工作的。但那也只是表面而已。实际上,凯莉在心里对这份工作嗤之以鼻。实在是恶心透了。她不止一次这样想。但让她辞去这份工作重新投胎,那她更不愿意。


每个灵魂临死前的伤心落泪,不甘,感慨,歇斯底里,在凯莉眼里,都只是死后无用的苟延残喘罢了。毕竟,死都死了,垂死挣扎那么一下,又有什么意义呢?对于这些,凯莉连一个白眼都懒于施舍。


某个转角处,凯莉猛然刹住脚步。到了。她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面对着面前的这一扇大门,凯莉撇撇嘴,径直穿过了它。


里面应该是一间小教堂。一排排整齐的黑木长椅,落地窗上一块块五彩的玻璃嵌成一个个伟大的神明,也证明了这是一个对神无比虔诚的族群。


尽头处,摆放着一口玻璃棺木,神父站在一旁念着悼词。而在长椅上坐着的族人无一不暗暗叹息或是小声啜泣。


哎呀,看来来早了呢。凯莉神了个懒腰,大摇大摆的走到里棺木最近的一扇落地窗前,双腿交叉着靠下,又抱着臂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远处的棺木。


光凭着场面,凯莉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是一个靠着神为信仰的族群,而躺在棺木里的那个不是他们的圣女就是先知之类的——反正是能帮他们接收神谕的人就对了。


他们的确是无比虔诚的一群信徒,可是在这个浩大的宇宙里,这样的族群不计其数,就如繁星一般。并且神明每年都只能保佑一个族群,给那个族群带来福运。先不说你是不是最诚恳的,就算是运气,它也是会轮流转的。


远看不够,凯莉直接走近了去看。当看到棺木中的那个身影时,她只感觉呼吸一滞。一个娇小的少女躺在玻璃棺木中,周围是白色的百合,玫瑰和山茶花,分别象征着神圣,纯洁,天真。她的双手也握着三枝花,每种各一支。嫩青色的花茎顶着绽放的花蕾,静静的躺在少女一尘不染的白色连衣裙上。可是,这些花儿加起来,都不及中间这位少女的一星半点。她娇嫩而白暂的肌肤可以让花儿们自叹不如,更让那些雪白的花瓣黯然失色。长而细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出一小圈儿淡色的阴影。挺秀的鼻子两侧是一个黑色的倒三角印记,昔日红润的樱桃小嘴现在已经彻底褪去了血色。冰蓝色的头发微微被风拂乱,有几缕碎发落到了少女的脸上。


凯莉下意识的要去帮她把那几缕碎发挽到耳后,那双苍白的手伸到一半却突然停下。凯莉想起来,这时候少女的灵魂和肉体还没分离,即使她摸上去也只会穿透那个少女,只能怏怏的收回了手。


可,只片刻,那只手又伸了出去。


凯莉半倚在棺木上,一只手手肘抵着棺木口,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却在温柔的抚摸着少女的脸颊,或是试图卷起少女的一缕头发——可惜都失败了。但凯莉对于这个依旧乐此不疲。


逗着逗着,凯莉的注意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移到了少女的嘴唇上。这么美的嘴唇,不知道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呢?


鬼使神差的想到。想到就干。凯莉一贯是个实干家。


她一只手撑在棺木上,另一只手挽住那些从宽大的黑色斗篷帽那儿滑落出的黑色长发,轻柔的覆上她的唇,毕竟什么感觉也没有,所以凯莉不愿蜻蜓点水的一下就过,要吻,索性就吻久点。


等到那位少女的灵魂坐起来的时候,凯莉早就恢复了双腿微微交叉,抱着臂靠在落地窗前那个姿势,正在百无聊赖的卷着自己的一缕头发。


“睡了这么久,你终于起来了。让本小姐等了这么久,真是无聊死了。”凯莉站直身子,却依旧抱着臂,首先迈开了脚步。路过棺木的时候,她侧首对那位少女道:“走啦,跟上我。”


一般情况下,凯莉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虽然她自己觉得虚假得令人作呕,不过笑就对了,你管它真的假的呢——没有人关心这个,只不过要一个形式罢了。


凯莉现在才发现,这位少女浑身上下都是柔和的一层白光,一看就知道是要上天堂的人。


拜托,要上他天堂的人却要地狱的死神来接,丹尼尔是老糊涂了吗。凯莉一边想一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少女听了她的话,这才慢慢悠悠的翻出棺木,手里依旧握着那三枝花。


凯莉这才心满意足的转回去,继续走她的路。她刚想说话,走在后面的少女却突然开口了。她歪着头道:“你这么笑着,不累么?”温言软语中透着好奇与纯真。


走在前面的凯莉脚步一顿,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这句话应该是不怀坏意的,可在凯莉看来,这是一种变相的嘲讽,每一个字都重重砸在凯莉那颗不在跳动的心上。更让她火大的是,那个小丫头轻而易举的就看出来了她微笑面具下的虚假。


见凯莉不说话,少女又连忙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觉得累,在我面前可以不用这么笑的。”


凯莉马上就调整好了步伐,笑容僵了一瞬就又恢复了,甚至比之前还要灿烂了几分。她调整了一下语气,使它听上去不那么像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


“没有呀,我一点都不累,我就是喜欢这样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这话假得连她自己都不信,凯莉也不奢望能够骗过那个少女。


那个少女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道:“我叫安莉洁。你呢,你叫什么?”


以前也不是没有灵魂追问过凯莉叫什么名字,但她要不是瞪了他们一眼让他们自己乖乖闭嘴就是随口编了个名字让他们自己琢磨。


“你知道我是谁吗,”凯莉突然转身,似笑非笑着说,“我可是死神。”


“敢问死神的名字,你胆子很大嘛。”凯莉挑了挑眉。


“不可以吗?”少女还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凯莉看着她,莫名的凶不起来,于是叹了口气,对上她那双毫无一丝杂质的眼眸,道:“我叫凯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真名出来。


凯莉。安莉洁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


“好了,现在可以走了吧?”凯莉瞥了她一眼,就转过头又自顾自的向前走。安莉洁也跟了上去。


“你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安莉洁在凯莉身旁轻轻说。两人一路上都沉默无言,安莉洁首先打破了这个局面。


安莉洁小跑几步,努力习惯着凯莉的步伐,坚持和凯莉并肩走而不是走在她后面。


“哦?那你倒说说,我怎么和你想象的不一样了。”凯莉忍不住侧首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安莉洁,看到她那努力和自己并排走的样子,不禁稍稍放慢了脚步。


“原本我以为——应该说是我们族以为,死神是凶狠残忍而狰狞恐怖的,但是,当我遇到了你,我才发现,这些都是错的。”


“哦?没错啊,我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存在啊。”


“不,不是的。”安莉洁坚决的摇了摇头,“我看见了。在你冷酷坚硬的外壳下,保护的是一颗柔软敏感的心。”


“你做的一切,包括在我面前想要装得很凶的样子,都是为了不让人伤害到你的这颗炽热的心。你渴望温暖,又害怕被温暖灼伤。”


“可是凯莉,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子封闭、隐藏自己,你的那颗真心又会有谁知晓呢?又有谁能给予你你想要的温暖呢?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够了!”凯莉怒气冲冲的打断她的话——她很生气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被别人这样窥探。安莉洁乖乖的不做声了。


难道她说的不对吗?难道你不知道吗?凯莉,面对现实吧,她说得很对,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逃避罢了。


凯莉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开口道:“别说了。到了。”


她们俩已经走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凯莉取下背在背后的镰刀,在地上划开了一道大口子,她默念了一串咒语,须臾,一辆马车从地缝中飞出。这辆马车是由两匹健壮的黑马拉着一辆华丽的马车。


“走吧,上来了。”凯莉双脚踩在马车的梯子上,一只手拉着扶手,侧过身子向安莉洁伸出了另一只手。


那只手光滑细腻,指节修长,是在地狱里长期生活独有的苍白,在小指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尾戒,上面有一个骷髅头的装饰。


安莉洁怔了好一会儿,才抓住了那只手。凯莉顺势一拉,将她拉上了马车。


马车又飞入深渊,裂缝在她们身后渐渐合拢。窗外是一片黑暗,而车内点了蜡烛,灯火通明。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局面比之前更加尴尬。


安莉洁在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凯莉就先开口了:“你是要去天堂的灵魂。但是天堂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派我来接你——忘了告诉你,死神是只接要去地狱的灵魂的。所以等下到了地狱,我会马上通知丹尼尔,让他派小天使来接你回天堂去。”凯莉顿了顿,“就是这样。你连窥探别人的心都会,应该听得懂这么浅显的话吧。”


“我…”安莉洁突然抬起头,好像想反驳什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不是窥探。”安莉洁咬了咬唇,她的声音轻如云雾。


“那是什么?”凯莉顿了顿,“呐,不管是什么,反正都与我无关。”


安莉洁没有再说话。她握着花的手暗暗使力,直到指尖泛白也还是没有察觉。


你又说了违心的话,凯莉。你真该去死。


凯莉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两种矛盾的想法把她的脑子当成战场,正在不停的厮杀着,直到只有一种想法存活下来。


在到达地狱之前,她们俩都没有再开口讲话。两人都各怀心事。


到了地狱,凯莉安顿好安莉洁,又打发了小鬼去通知丹尼尔。安排好一切,凯莉望着窗外血红的天空,感到了久违的迷茫。


她不想让小鬼去通知丹尼尔。


换句话说,就是她不希望和安莉洁分开。


凯莉也不是说没想过不告诉安莉洁她其实应该去往天堂,再向丹尼尔隐瞒这一切,让她留在地狱这里。


可是,地狱是什么地方?全宇宙都知道的恐怖之地。这里的环境和恶劣程度可想而知。惩罚罪恶的灵魂的地方,到处都是残肢碎尸,血流成河,每天都充斥着灵魂的惨叫。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自私的把安莉洁留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只为了她和她不分开?


是,她是从第一眼起就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如柠檬般清新的女孩。可那又怎样呢?不怪安莉洁说的那些话,她态度突然的改变单单是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感情。这段感情是没有结果的,不如趁现在就将它扼杀在她的心房里。


原来死神也会因为感情而烦恼呢。凯莉自嘲的笑笑。


凯莉吐出一口气,当她回头时,安莉洁就站在她的身后。


凯莉少有的感到心慌,但她依旧面不改色的准备问安莉洁来干什么。恰在此时,那名被她派遣去通知丹尼尔的小鬼领着一名小天使回来了。


那名小天使向凯莉转达了丹尼尔的歉意和感谢,接着就准备带着安莉洁回天堂了。


凯莉这才蓦然发觉,离别就在眼前。


安莉洁向她走了几步,来到她的面前,微笑着道:“我是来道别的。”


“抱歉。这一路上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甚至,窥探了你的内心…”


“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不是有意的,它是自己就…”


“…算了。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


“你现在很讨厌我吧?”安莉洁问。凯莉直视着她的眼睛,里面是冰,是大海,是蓝天,是一美丽的冰蓝色的梦,让人移不开目光,但是也触及不到。凯莉摇了摇头。


“这个,虽然很微不足道,但是请你收下,这是我感谢你一路以来照顾我的礼物。”安莉洁说着,就把手里的那三枝花双手奉给了凯莉。


“那就多谢你啦。”凯莉脸上笑着,心里却酸涩无比。这次也是一个虚假的笑呢,而且我比之前还要累,你,看出来了吗?


“那,再见啦。”安莉洁最终还是说出了凯莉不敢或是不舍说出口的那句话,她向后退了一步,最后看了凯莉一眼,随即就转身和身后的小天使走了。


小天使向凯莉打过招呼后,就带着安莉洁离开了。


待这里只剩下凯莉一个人,一切又回归平静的时候,凯莉慢慢蹲了下来,她一只手紧紧握着那三枝花,仿佛要在上面寻找安莉洁的余温一般,她另一只手则捂住了脸,蓝色的眼眸里透着无助。她喃喃的道:“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凯莉!


一声呼唤,将凯莉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中。是幻听了么?


凯莉!


这一次,凯莉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她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寻找安莉洁的身影。


她看见安莉洁在远处,听见她大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安莉洁也看见了她,她大声对凯莉说:“凯莉!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一定!等着我!”


说完,她就和小天使上了马车。车前高大的白马撒开四蹄,向天上奔去。


凯莉的黑发随风飘扬,额前的刘海被风吹乱,她丝毫不在意,她的眼睛始终紧盯着安莉洁离开时的地方。


嗯。我等着你。一定。凯莉在心里想。


不知过了多久,生活又回归了平静。依旧是做烂了的事情,恶劣的环境。但在凯莉看来,一切都有了盼头,她把那三枝花插在花瓶里,放在她的床头。凯莉和丹尼尔要来了圣水,装在了花瓶里,能保这花永开不败。


一天,凯莉接到了去接要一个死后要下地狱之人的灵魂的任务。她穿上斗篷,背上镰刀,就此出发了。


地点是在一座宫殿里。凯莉依旧是凭着感觉乱走,反正迟早会找到的。一个转角,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哦,来晚了吗?灵魂已经自己跑出来了?凯莉感觉这个灵魂的背影很熟悉,不禁继续细细观察。


不对,是天使…凯莉心想。对于对方是天使这件事她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因为以前也有过合作的这种情况。


这时,那个天使突然转过身来。


凯莉感觉心猛的一紧。


是安莉洁!


安莉洁看到凯莉正站在自己身后,一开始不敢相信,等到确定了的时候,她快速的向凯莉奔来,和凯莉抱了个满怀。


凯莉被她抱得连退几步,看着紧抱着自己少女趴在自己肩头上啜泣。她轻轻拍了拍安莉洁的后背。


“太好了,凯莉,我们又见面了,你看…”安莉洁趴在凯莉肩头,喜极而泣。


是啊,终于又见面了呢。等到了呢。凯莉不禁勾起了嘴角,这次是真情实意的。


他们俩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半晌后,安莉洁笑着看着凯莉,缓缓道:“你知道,之前我送你那三枝花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吗?”


凯莉摇头,但其实她已经能猜到一半了。


安莉洁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笑着说:“那三枝花分别是白色的百合,玫瑰与山茶花,它们的花语可以合成一句话:忠贞,纯洁,完美的爱情。”


原来那个时候,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把自己的一颗天真无邪,纯洁神圣的真心交给了自己。


凯莉微微颔首,道:“我懂了。”她取下右手小指的戒指,又拉过安莉洁的左手,把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上。


安莉洁有些吃惊,她看着凯莉,等待她给自己一个解释。


“这个和那几枝花,就算是定情信物吧。”


“抱歉…我应该早点告诉你这段感情的。”


“我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很特别…是那种,我想守护一生的特别…你懂吗?”


“可那时候我只想着逃避了,没有给你一个解释,是我的错。”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安莉洁惊讶的发现,死神大人,害羞了?!


安莉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正了正色,道:“我那次,其实还没说完。”


凯莉知道她指的是哪次。于是她没有说话,默默的听着安莉洁说下去。


“最初我看你,发现你的心被黑暗所笼罩,可是我后来发现,这那层外壳,不仅保护了你那颗柔软炽热的心,也保护了你心中的最后一点纯净的白色不受污染。”


“还有,我之前说,你不要把你自己隐藏得这么深,要不然没有人能够去了解你,给予你温暖了。”


“我那时想说,我愿意。我愿意去了解你,给予你温暖。如果可以,我想永远去了解你,温暖你。”


“我也愿意。”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安莉洁突然站了起来,道:“你刚刚说起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想起来了。”


“嗯?怎么…”凯莉的后半句话被安莉洁堵在了嘴里。


安莉洁狡黠的笑着说:“这是第一次你吻我时,你欠我的。”


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呀。终于呢。


灵魂:???你们是不是忘了我???


后续:


“大家伙儿都快点啊!死神大人说了,明天之前不不把地开垦出来,就全让大家伙儿吃不了兜着走。”


“大人这是要干嘛啊?这么急匆匆的让我们放下手中的活来…锄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因为那位天使长大人喜欢吃柠檬,咱们大人就准备在地狱这里开垦荒地,然后拿来种柠檬。”


“啊??这里是地狱耶,这这这,这种出来的柠檬,就算不成精也吃不了啊。”


“那边的,我都听到了!有空说话不如努力锄地!大人还说了,就算是开垦荒地,手里的活儿也一点都不能落下。都快点了!”


“啊!?不是吧——”


-end


阿秃.

[凹凸世界乙女向]穿lolita的她们.

★女孩子专场.

★凯/祖/艾/安.

以上?



-凯莉的场合.

[坠满星星的裙摆,和腰际清冷的一弯月光.]

她抬手将星星洒向你的眉眼,而转身落满一袖月光的斑驳,再轻轻伸手拍拍裙摆处的褶皱,被掩光芒的星星再一次露出脸来.

黑色发丝间无意露出的星星发饰像承揽了昨夜的星芒.

狭长眼尾微挑露出眼底的细碎锋芒,深邃蓝眸轻睐一片狐狸的灵气,悄悄入世的魔女小姐勾唇优雅踩下脚底的败花枯骨.

纤细指节剥开画满碎花的糖纸,灵巧红舌轻勾粉色糖果的表面浅尝,眯眼难抑眼底讽笑:

“这糖倒是不如你好吃呢.”

-艾比的场合.

[腰后轻扬的白色羽翼,和绣在裙尾处的四个字母.]

粉色长发自然垂至肩头,...

★女孩子专场.

★凯/祖/艾/安.

以上?



-凯莉的场合.

[坠满星星的裙摆,和腰际清冷的一弯月光.]

她抬手将星星洒向你的眉眼,而转身落满一袖月光的斑驳,再轻轻伸手拍拍裙摆处的褶皱,被掩光芒的星星再一次露出脸来.

黑色发丝间无意露出的星星发饰像承揽了昨夜的星芒.

狭长眼尾微挑露出眼底的细碎锋芒,深邃蓝眸轻睐一片狐狸的灵气,悄悄入世的魔女小姐勾唇优雅踩下脚底的败花枯骨.

纤细指节剥开画满碎花的糖纸,灵巧红舌轻勾粉色糖果的表面浅尝,眯眼难抑眼底讽笑:

“这糖倒是不如你好吃呢.”


-艾比的场合.

[腰后轻扬的白色羽翼,和绣在裙尾处的四个字母.]

粉色长发自然垂至肩头,她略有些别扭地抬手将额发捋至耳后,偏头却不让你看见泛红耳尖,只硬着头皮启唇企图让你停止露出这种让她觉得害羞的灿烂笑容.

一只手捏住有着可疑绣纹的裙摆,粉色的高跟小皮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声响,白色膝袜勾勒出少女的姣好腿型,背后随着动作微微扇动的羽翼若隐若现.

天使小姐扑扇着羽翼给你降下神赐:

“找找看,姐想对你说的话藏在哪儿?”



-蒙特祖玛的场合.

[林海般清朗的一袖清风,飞扬在裙尾上的锯齿花边.]

冷眸划过不易察觉的暗色浅光,轻抿双唇不难看出她此刻的一丝羞恼.

原本英气的容颜此刻看起来倒是有种别样的可爱.

白色与浅绿相间的长裙刚刚抹过膝盖,抬腿跨过脚底的碎瓣,锯齿花边的裙尾扬起弧度.

高挑身材于人潮中你也能一眼望见.

遇见你之前她生于极暗之时,一心追随光明.

遇见你之后她活在夏花灿烂,只知人间尚晴.

而少女说她是风,故你常常手指虚握,仿佛与她十指相扣①.

“我是风之子,也是你的……挚爱.”



-安莉洁的场合.

[雪花落了满怀,穿着白色外套的雪人正对着月亮祈祷.]

她着长裙踏过沉浮的潮汐,踏过细软沙粒留下来时的印迹,满怀的雪花与海滩的残阳并不违和.

领口处的小雪人胸针朝你打着招呼,眉目如画的少女褪去原本的朦胧神情,眼底只剩下清浅的柔和笑意,她脚尖触碰另一只脚跟后方,提裙向你屈膝行礼.

她虽然生于冬日,但却胜似暖阳.

她干净得就像不会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一样.

“你就是神明为我降下的神迹.”


-

①:原句来自网易云评论:少年说他是风,故我常常手指虚握,仿佛与他十指相扣.

我也好想穿lolita可是我没钱.

还有最近沉迷晴人,晴人太帅了我靠,好想吃粮.

藤原ママ

画了几个小男孩,包括小女孩→小男孩((? 有我流男体有ooc,见谅

p3是画风尝试 但是貌似失败了><

有私心tag 凯柠没画好不占tag了

画了几个小男孩,包括小女孩→小男孩((? 有我流男体有ooc,见谅

p3是画风尝试 但是貌似失败了><

有私心tag 凯柠没画好不占tag了

魚糖Kym
安莉洁性转(? 总之就是个手痒...

安莉洁性转(?

总之就是个手痒的产物

原本想画的更攻一点的⋯

但是手手自然就歪掉ㄌ

安莉洁性转(?

总之就是个手痒的产物

原本想画的更攻一点的⋯

但是手手自然就歪掉ㄌ

洗洁金

短篇

"安莉洁,你看什么啊?"(惊慌)

"看你啊。"(发呆)

"诶诶诶我有什么好看的吗?"(傻笑)

(上前一步并且捏住金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肥脸)

"很好看……"

"阿狸些…里辜鸟在列啦……"(口齿不清但不会反抗)

金心理活动:竟然如此我也捏安莉洁的脸!

然而安莉洁怎么可能会让金得逞?

当她看到金的手指头动的时候,他不用读心就已经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莉洁心理活动:咦…金要捏我吗?

亲上去就不会捏了吧!

眼看着自己的手已经扬到半空中,金嘴角的笑容再也忍不住,嘴角疯狂上扬(自行脑补)

"啊哈,安莉洁胜利是我的啦~...

"安莉洁,你看什么啊?"(惊慌)

"看你啊。"(发呆)

"诶诶诶我有什么好看的吗?"(傻笑)

(上前一步并且捏住金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肥脸)

"很好看……"

"阿狸些…里辜鸟在列啦……"(口齿不清但不会反抗)

金心理活动:竟然如此我也捏安莉洁的脸!

然而安莉洁怎么可能会让金得逞?

当她看到金的手指头动的时候,他不用读心就已经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莉洁心理活动:咦…金要捏我吗?

亲上去就不会捏了吧!

眼看着自己的手已经扬到半空中,金嘴角的笑容再也忍不住,嘴角疯狂上扬(自行脑补)

"啊哈,安莉洁胜利是我的啦~"(笑的十分猖獗)

"但,金是我的了哦~"(轻轻向前依靠)

????!!!!

女孩子的樱唇刚好覆上了金有些干燥的嘴唇,舌尖轻轻伸出不过是舔了舔嘴边,趁势把金扑倒让这个kiss进行的更深刻。

"安安安安……安莉洁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啊啊啊啊啊!!"

"唔?那也是我的初吻哦~"(歪头)

热火被冰封住了。

"啊啊啊抱歉……那个,我也很不好意思啊……"(挠头)

"唔,金要负责的。"(笃定)

"负……负什么责啊……"(惊恐)

"嗯唔……"(歪头手抵下巴)

"嗯,和我结婚哦。"(拍手)

"啊?结婚是什么意思啊?"(疑惑)

"不知道哦,好想听大人说如果要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的话就要结婚的"(歪头回忆)

"那好吧,我以后就和安莉洁结婚吧~"(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就喜欢金的哦~"(回忆结束)

"咦?这么早啊?小柠檬的思想还真是早熟呢~"(搂到胸前)


泡面环游世界


        Redemption or Tarnish.
                                       ...


        Redemption or Tarnish.
                                        」

社团游园会场照 ✮ 玫瑰战争安莉洁
出境:原po
妆面&摄影:江山
设定:星见纱

玫瑰柠过分美丽我还要出一万次

洗洁金

秋千·星空·岁月(三)

3,Years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岁月。"

"故事的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金缓缓念完手中童话故事,依旧是那么老套,但是总能让安锦里和金羽安呼呼大睡呢,看着床上严严实实盖着被子的兄妹俩,再看看天上繁星点点

"晚安~"悄悄地拉上了小夜灯——是星星形状的。金出去的时候便温柔的带上了门。

现在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责任感什么的对于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样,这两个孩子都很听话,金羽安的冷静和靠谱,安锦里的冲动和迷糊都很像他们两个呢,安莉洁和金的孩子也快四岁了。

"哈~~~"金打了个极长的哈...

3,Years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岁月。"

"故事的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金缓缓念完手中童话故事,依旧是那么老套,但是总能让安锦里和金羽安呼呼大睡呢,看着床上严严实实盖着被子的兄妹俩,再看看天上繁星点点

"晚安~"悄悄地拉上了小夜灯——是星星形状的。金出去的时候便温柔的带上了门。

现在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责任感什么的对于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样,这两个孩子都很听话,金羽安的冷静和靠谱,安锦里的冲动和迷糊都很像他们两个呢,安莉洁和金的孩子也快四岁了。

"哈~~~"金打了个极长的哈欠——太累了,带孩子做饭什么的都是他来做。没办法,毕竟他是男生,不,现在应该是叫做男人。而且,他也不忍心看着安莉洁来做。

当然那次金回来晚了之后看着桌子上的几盘柠檬配菜而感受到的恐惧也是一个原因。

……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透过朦胧的雾气玻璃还是能看见里边人完美的身材,金觉得自己洗完澡之后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说起来,小柠檬好像是睡着了吗?

金悄悄跑到了床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钻到被子里才发现安莉洁竟然就在被子里。

"咦咦咦?!安莉洁你怎么……"金有些脸色通红,毕竟在被子里碰见可是两个人曼妙而又有些暧昧的相遇呢。

没有安全感的人,本身更加向往墙角,星空和被窝。在被子里呀,全身都能被包住,很有安全感呢。

"金……"安莉洁轻轻开口,却感觉到自己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那个……"胸前人有些沉稳的呼吸让安莉洁的荷尔蒙上升的有些快,她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了。

"别说话,安莉洁。"

是的,别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就好像抱着岁月一样。

嗯……

是杯子和衣绸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金转了个身,侧身的状态让他们两个人靠的更近了,可以听得见对方的心跳声和有些奇怪的呼吸声。

"安莉洁,谢谢你。"

"唔嗯……谢我?"

"谢谢你陪伴我这么久。"

陪伴就是长情的告白,金和安莉洁用了将近一生的时间来证明这一点。

没有什么优缺点,在他们眼中的对方永远是最棒的

也许是相性的问题,但是他们就是能在无形中,让人体验那种幸福感,那种满足感,那种初恋到最后的甜蜜感。

为什么之类的问题,只需要拉拉手,就没有为什么啦。

就像在婚礼上的一样,金轻轻的亲了一下安莉洁的左手无名指,只不过那时候没有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一点点光芒在月色的柔和下,显露出来。

"喜欢你,于是就和你在一起。"

"喜欢你,于是就陪你过一生。"

有时候,人们总是会记起那个小男孩和小女孩,那个在秋千上无所事事的小男孩和坐在小男孩腿上毫不在意的小女孩;那个在星空下迷路的小男孩和一起遇到好事的小女孩;那个在深夜里,诉说着岁月的他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