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迷修

1522.7万浏览    11.9万参与
黑白织梦者

[安雷] 桃花缘 1

*安雷


*刀子


*设定:


安迷修:艾尔岚帝国的三皇子。


雷狮:被安迷修的曾曾爷爷囚禁在圣桃树周围的守护神。


圣桃树:雷狮誓死守卫的神圣树木,与雷狮的生命相连(但圣桃树的死亡并不能导致雷狮死亡,只会重创雷狮),由雷狮母亲所变。


帝国:每个帝国在开国之初,开国皇帝都会亲自去森林与一只守护神签订契约,守护神的实力与帝国的实力有很大关系。


金:艾尔岚帝国四皇子。


1


(安迷修七岁时)


“斯诺先生...那里是什么地方啊...”安迷修指着窗外远处

那巨大的桃树,轻轻的问到。


“殿下啊...那是圣桃树啊...”一个苍老的管家回答到。


“那...

*安雷


*刀子


*设定:


安迷修:艾尔岚帝国的三皇子。


雷狮:被安迷修的曾曾爷爷囚禁在圣桃树周围的守护神。


圣桃树:雷狮誓死守卫的神圣树木,与雷狮的生命相连(但圣桃树的死亡并不能导致雷狮死亡,只会重创雷狮),由雷狮母亲所变。


帝国:每个帝国在开国之初,开国皇帝都会亲自去森林与一只守护神签订契约,守护神的实力与帝国的实力有很大关系。


金:艾尔岚帝国四皇子。


1


(安迷修七岁时)


“斯诺先生...那里是什么地方啊...”安迷修指着窗外远处

那巨大的桃树,轻轻的问到。


“殿下啊...那是圣桃树啊...”一个苍老的管家回答到。


“那上面的黑点是什么啊?”


“是我们的守护神啊...”


“我能见到他吗?”


“殿下长大之后就可以啦...”


安迷修出神的看着窗外的桃树,那对湛蓝的眼睛闪闪发亮:“斯诺,它可真漂亮。”


2


(安迷修十六岁时)


春天,皇家园林中的花全开了,安迷修在一棵大树下静静的看着金在花园里玩,湛蓝的眼睛里充满着希望与宠溺。


“三哥!我找到了一个树洞!”


安迷修饶有兴趣地走上前去,忽然看见金跳了进去,不由得心头一紧,也跳了进去。


安迷修感到一阵眩晕,睁开双眼便看到自己来到圣桃树下,金在盯着一条从圣桃树上垂下的黑色的毛绒绒的东西。


[尾巴?]


“好漂亮...”金试图伸手去摸摸这美丽的尾巴。


“滚!!!”


突然金被一股强劲的风推向后方,幸亏安迷修眼疾手快,拦下了金,但也不住的撞上了身后的墙。


金晕了过去。


安迷修看见树上那巨大的尾巴飞速的移动,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惧,在树枝和黑色尾巴的缝隙中,露出的是恶魔的眼睛,深邃的像海一样的紫色眼睛。


眼睛的主人好像有点生气,好吧,不是有点,是非常生气!!!


“你的名字叫什么...为什么擅闯吾的领地!!!”


安迷修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用看似平淡的语气去反问他。


“你叫什么...”


树上的少年轻蔑的大笑起来,安迷修从未听见过如此恐怖的笑声,那笑声里是不屑,是蔑视,包含着所有的恶意。


少年的紫色眼眸轻轻的眯起,终于露出了全貌,安迷修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人,雪白的皮肤好像吹弹可破,修长的身材堪称完美,长长的眼睫毛在阳光下好像挂上了点点星光。


[好美...]


“喂!小子,我叫雷狮。”


[雷狮...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我叫安迷修,是艾尔岚帝国的三皇子。”


“皇子啊...”


少年好像听到了什么忌讳的东西,嫌弃的背过身去,用幽幽的声音说到。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任何人。”


3


安迷修听见少年的声音有点颤抖,便慌忙背着金回到洞中,回到了花园。


管家斯诺显的有些慌忙,但安迷修的精神已经变得恍惚,他甚至听不到斯诺在说什么了,他想睡觉,只是睡觉。


等他第一次醒来时,父皇已经慌忙赶来,但他知道,父亲是不可能因为自己晕倒就赶过来的,他那么冷血的人,不可能关心任何人。


但他还是想睡觉...


他梦见了那个少年,那个绝美的少年,只不过,梦里的他好温柔,轻轻的笑,好漂亮...


安迷修感觉身上好像压上了什么东西,于是努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少年正好奇的骑在他的身上,他微微愣了愣,然后感觉脸上十分炽热,一个踉跄掉了下去。


[圣桃树?我不是回到宫殿了吗?!]


“喂!摔死了没有?!”雷狮在树上悠闲的说道。


“我叫安迷修!!!”安迷修揉了揉脑袋,有些吃痛的吼着。


“我记不住!!!”雷狮大吼道,脸上满是恶作剧之后满意的笑容,“这我可没有说谎,是真的记不住!!!”


安迷修没有再理会雷狮,略微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静静的打量着周围。


圣桃树真是一棵奇怪的树,树枝上停歇着守护神长长的黑色的尾巴,还有很多的酒罐挂在树枝上,随着风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许多的白色的毛绒圆球穿梭其中。


“守护神呢...”


“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吗?”雷狮笑嘻嘻的爬在树上,把身后的尾巴摇了摇。


[什么!他就是守护神!至少要正常一点的吧!!!]




最后的骑士夫人

produce101 pa 2
看雷总实力讨打
看安哥现场发飙

produce101 pa 2
看雷总实力讨打
看安哥现场发飙

my
其实挺希望它们出个联动(你在想...

其实挺希望它们出个联动(你在想peach

还有衣服好难,我么得时尚感

其实挺希望它们出个联动(你在想peach

还有衣服好难,我么得时尚感

优姬
蛤蛤蛤我真是个天才

蛤蛤蛤
我真是个天才

蛤蛤蛤
我真是个天才

荀桑

【凹凸世界乙女】如何用一句话破坏气氛

*本篇灵感来自“三句话概括你做过最勇敢的事”的一位魔鬼评论。本篇仍旧沙雕段子,慎入

*我的读者都是魔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wq

*涉及耀/安/雷

可以接受吗?

那么开始吧。

神近耀

神说,她不应该活下去。

他应该遵从,为了能成为神明的使者,为了神的荣耀,像曾经手刃朋友族人一样,让空气中弥漫血液黑暗与绝望。他现在,应该把这把刀,插入你的胸口。

神近耀双手攥着刀柄,刀尖垂直冲着你的心脏位置。

你看着他深色的眼睛,那里古波无平,但你总感觉那双充满寂静的眼睛深处的牢笼里有一个嘶喊的灵魂。

你伸出手,抓住神近耀的手,往下拉。

你感觉到他在抗拒。

“还是……”

你笑着对他说,...

*本篇灵感来自“三句话概括你做过最勇敢的事”的一位魔鬼评论。本篇仍旧沙雕段子,慎入

*我的读者都是魔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wq

*涉及耀/安/雷

可以接受吗?

那么开始吧。






神近耀

神说,她不应该活下去。

他应该遵从,为了能成为神明的使者,为了神的荣耀,像曾经手刃朋友族人一样,让空气中弥漫血液黑暗与绝望。他现在,应该把这把刀,插入你的胸口。

神近耀双手攥着刀柄,刀尖垂直冲着你的心脏位置。

你看着他深色的眼睛,那里古波无平,但你总感觉那双充满寂静的眼睛深处的牢笼里有一个嘶喊的灵魂。

你伸出手,抓住神近耀的手,往下拉。

你感觉到他在抗拒。

“还是……”

你笑着对他说,脑海中闪过和这个沉默寡言青年曾一起生活过的日子,以及他没有察觉到睡梦中的轻轻一吻。

你猛地用力,刀剑穿过你的身体。

“去追寻神明吧。”







——

“好的,杀青了杀青了!大家辛苦了啊!”
















安迷修/

你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让你无比怀念安迷修身上浅浅的薄荷香。你很想回家。

心脏在胸腔中跳动,但你感觉它的鼓动越来越微弱。

有人握住你的手,你努力睁开眼看了一眼那人,是熟悉的面孔。看上去有些憔悴。

“安迷修……”

对方攥紧你的手。

“……小姐,在下在这里。”

“你好好吃饭了吗?”

“是的小姐,在下每天都按照您的吩咐好好吃饭。”

“没有……熬夜吧?”

“十点之前在下已经躺在床上。”

“最近……最近还会失眠吗?”

“偶尔,但在下会努力睡着的。”

“冰箱里的食物快没了,最近去采购吧。还有猫罐头估计也快没了,别饿着他们……”

“……等小姐好了之后,在下和您一起出门。”

你看着安迷修的脸,叹了口气。

“安迷修……别等了。”

你感觉自己即将闭上眼睛,声音细微。手上的力气送了一些,安迷修紧紧握住你的手。

“……在下会一直等下去的。”

“……”

“如果您闭上眼睛的话……在下会不给他们买鱼罐头,在下会暴饮暴食,甚至喝酒熬夜。您不能离开,您——”

“你是不会那么做的……”

你笑了一下,他如此善良正义,又怎么忍心破坏你所珍视的东西。

“睁开眼睛,小姐。在下……”

“嘀——”

身旁的机器发出刺耳的响声。







——

“小姐,请把电源重新插好。在下真的被吓到了。”











雷狮/

那是一片浓厚的雾气之中,轰鸣的暴雨将整个世界兵器相接的碰撞声遮掩。你静静躺在地上,血液逐渐蔓延在雷狮脚下。

雷狮垂眸看着你,仿佛不是在看一个尸体,神情平静却隐隐约约有种濒临爆发的极度偏执。

他走近你,蹲在你身边。

“起来了。”

雷狮推推你,平静的重复着。

“喂,起来。”

灰暗的雨幕下他周身极速环绕的紫色电光。

“还要我亲自叫吗,起来。”






——

你:好嘞老大。












****

我写的什么沙雕玩意23333

太辣鸡就不求心心评论了2333

顺便悄咪咪问一句,小天使们喜欢黑化病娇梗,团宠梗,abo还是修罗场?

下一篇准备从这几个方面选一个写一下,感觉会很有意思w

Changbai Mountain

是安安👌啊他真好就是我好菜∠( ᐛ 」∠)_
白豆腐真好用就是贵(贫穷发言)🌚

黑白滤镜是世界的珍宝。

是安安👌啊他真好就是我好菜∠( ᐛ 」∠)_
白豆腐真好用就是贵(贫穷发言)🌚

黑白滤镜是世界的珍宝。

shelly
今日滤镜厚达十八层地狱的产物。

今日滤镜厚达十八层地狱的产物。

今日滤镜厚达十八层地狱的产物。

灵幽子

日常毒奶

安迷修是一个热心的人这是我们见到他的第一眼时的感受


1V1擂台赛中热流碎了,而冷流还立着


安迷修是一个外热内冷的人


安迷修和神近耀都不会死


安迷修极有可能过去与神使有关银爵格瑞安迷修都有旋风图案


他的过去是黑暗的所以他才会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但这不代表他放弃了他的过去


也许他是不想别人也经历他所经历的事才去帮助别人

安迷修是一个热心的人这是我们见到他的第一眼时的感受


1V1擂台赛中热流碎了,而冷流还立着


安迷修是一个外热内冷的人


安迷修和神近耀都不会死


安迷修极有可能过去与神使有关银爵格瑞安迷修都有旋风图案


他的过去是黑暗的所以他才会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但这不代表他放弃了他的过去


也许他是不想别人也经历他所经历的事才去帮助别人

忱事不足

【安雷】黑色曼陀罗(Car)ABO

是车!啊!是我老忱和我最后的倔强!!!我被屏到没话说了!!!最后一次了!!!!(不一定x)

黑安+双A+英雄救美(并不情愿)

一句话概括:黑安类似双重人格设定!!!


我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链接搭载动车组!如果短暂翻车我没有来得及补档请走我的置顶评论区!!

是车!啊!是我老忱和我最后的倔强!!!我被屏到没话说了!!!最后一次了!!!!(不一定x)

黑安+双A+英雄救美(并不情愿)

一句话概括:黑安类似双重人格设定!!!


我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链接搭载动车组!如果短暂翻车我没有来得及补档请走我的置顶评论区!!

松野一南

【雷安】民主

      *如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个脑洞系列

      *ooc请打死我不要留手

      *绝不告诉你们这个是all安2333

      *我最爱修罗场了233

      *我会告诉你们文中的这沙雕社长是本人吗灭哈哈哈哈

     *一点论坛体注意


以...

      *如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个脑洞系列

      *ooc请打死我不要留手

      *绝不告诉你们这个是all安2333

      *我最爱修罗场了233

      *我会告诉你们文中的这沙雕社长是本人吗灭哈哈哈哈

     *一点论坛体注意


以上OK的话↓↓↓↓↓↓↓↓↓↓↓↓↓↓


      【壹】


      安迷修很懵。


      压根没参加话剧社的他突然有一天被他们亲爱的老班通知要演话剧,这也罢了,乐于助人的安班长对于能帮上忙的事总是乐意的,尽管丹尼尔给他的理由十分草率。


       ——“因为你帅。”


      帅就要去演话剧的奇怪传统不知道哪颗星来的,反正安迷修没心情追究,他现在懵的是——


      为什么,他演的,是个女人!?


      “不是女的,”丹尼尔笑得慈祥,“只是出任务情节需要,毕竟你要参演的角色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特工,女装这种非必要但很能体现角色的手段当然要登个场嘛。”


       “……”安迷修已经无力去理清丹尼尔老师奇妙的逻辑,也不想看见这人星光闪闪的洗脑微笑,他现在只想问一句——“是谁提的,让我来演这个角色?我不认为我适合他。”


      “啊,这个要保密。”丹尼尔继续笑得慈祥,金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谑。


      “这是命运的选择,接受它吧少年。”


      “……”安迷修在心里默念了十遍骑士宣言以止住自己想爆粗口的想法。


      生无可恋的骑士先生只拿走了他要参演的角色的剧本,已经莫得力气去关注别的,自然也没看见演员表,和丹尼尔老师忍笑忍得快扭曲的面容。



       丹尼尔非常确定,如果安迷修看见他对手戏最多的那个人的名字,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罢演,到时候又不知要废多少嘴皮子才能让他同意了。



       【贰】



      

       凹凸学校文化节将近,话剧社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大动作,一年也没个几次,于是乎想好好办的话剧社社长今年搞了个事情,抛开了以往的陈词滥调的她十分非主流地整了个特工警察绑匪侦探的悬疑剧本,逼格很高,当然,演的难度也很高。


       只话剧社的人貌似搞不定,于是社长又搞了个事——她说服了学校可以从校内所有人里选拔演员,当然,也可毛遂自荐。




       天知道这沙雕社长怎么做到的,反正她真的在一群大跌眼镜的人面前在学校官方论坛搞了个投票,非常民主。最后校草之一的安迷修同学毫无意外地占据榜首成为那身手矫健美丽动人(等会……)的特工人选。


      说实在的这结果社长表示一点也不意外,校草们的人气不相上下,一点点旁的投票就能让天平倾覆,而这旁的嘛……社长早就知道校草中那一群对剩下一位颇多关注的事情了,所以人家最后十分淡定地把结果拿给校领导,然后就是丹尼尔老师的事了。


       呃,可怜不怎么玩手机对论坛更是莫得半分关注的安班长现在还在纠结为什么这角色会空降到自己身上呢。



        【叁】


       这坑爹剧本里主要角色有四个,特工,警察,绑匪,侦探,其中已经确定人选的特工由安迷修同学出演,剩下的还在厮杀中,尤其是与特工对手戏最多的警察同志,投票榜上的数字几乎每分每秒会变化,最后雷狮同学成功杀出重围,win。


      对于这个结果,社长表示继续淡定,拉票的手段这几位校草都差不多,但扛不住一点——雷狮海盗团有四个人。


       哦天,多么美妙的故事。


      民主投票,最后结果当然要民主的来——得票多者胜。


      再然后的角逐,社长只能呵呵——这群被爱情蒙住脑子的天才们,智商全是负数。


      【肆】


     排演的时候安迷修的内心是崩溃的。


     可恨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他发誓——以自己的骑士道发誓,一点!一点也不想看见现在这个样子!


      谁设定的女装!洛丽塔就算了居然还有蕾丝!另外高跟鞋加蝴蝶结是什么鬼!为什么小姐姐就一定要卷毛长发啊!?



      安迷修对女士的物品表示一无所知,穿这种复杂的衣服加配饰外有心里建设少说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穿上了,实在莫得勇气出去。



      为什么试衣间里没有镜子呢?


      安迷修久不出来,外头的人可都等急了。一个个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bushi


      当然,这不妨碍他们另一方面的怒气。


       已经在招收新手下目标一定要比雷狮海盗团多的嘉德罗斯冷笑:“呵,渣渣,一会安迷修出来你给我把眼睛放正点,他是我未来的王妃!”


       “抢我台词了啊你,”雷狮一边炫耀似的抖抖手上拿着的警察服,一边肆无忌惮地往里头多瞟了几眼,成功把嘉德罗斯气fufu。


     格瑞站在窗边冷眼看着两人吵嘴,一边默默地背着手中绑匪的台词一边想着在台上要如何向安迷修展示他的风姿,哼。


     站在格瑞身旁的金显然没注意到发小已经旧设了,人家现在的重点完全在门上,准确地说,是门里头的人身上,完完全全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话剧社社长站在一旁,见状赶忙来阻止雷狮和嘉德罗斯间即将爆发的战争,开玩笑,他们打得爽了不管,把这里毁了她可是要哭的。一边说好话一边用“去催一下安同学”的理由转移他们注意力的社长决定再搞个事情。


      翘首以盼的同志们都聚在外头,里面只有话剧社的能进,而他们觊觎的安同学就在里头的试衣间里,社长一边喊人一边默默吐槽:反正开演时总要见到,真不明白这群人为毛要在这里争先后。


      ——然而当看到正主的那一刻社长又默默地把这句话吃了下去。


      妈的能先别人一步看到真特么的有成就感啊!


      这个男人居然该死的美丽,哦不,美味!


      “呃……一南小姐?”安迷修十分不好意思地扯一扯身上的衣服,“怎……怎么样……果然还是不行吧……”


      安同学果然是害羞了,以至于居然没看见他面前这沙雕社长口水都快流下来的傻样。


      社长同志一边深吸口气勉强稳住自己(并不存在)的风度,一边把想换衣服的安同学拉过来坐下,“非常好!千万不要动,后面出演可就这一身衣服了。”后半句是胡扯。


       “哦……哦。”安迷修一脸懵逼,完全陷在紧张状态的他已经不知该怎么办好了,正好方便社长同志搞事情。她一边稳住人不让他换下衣服,一边跟他说喊个人过来一起点评证明他好看。



      安迷修:『我想临阵脱逃但我的骑士道不允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jpg。』


      里间早就因安同学的要求清空了,理由当然是他不好意思。于是只有社长第一个见到真人,然后此人现在一脸娇羞地杵在门口,高大威猛的身材将里头挡了个严严实实,一边十分有技巧地形容了一下安同学的美貌,一边坚决地表示:安同学说他不太好意思这么多人一起进去,所以你们派个代表吧。


      派谁?


      这就有点意思了,jpg。


     哦,其实现在硬闯也是个好选择,不过——


     手持演员表和随时可以修改的笔的社长同志表示康忙,北鼻,jpg。


      OK同志们现在可以开始你们的表演了。


      【伍】


      学校论坛。


      1L (楼主)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话说今天话剧社发生了事故?


      2L 我是吾皇的围巾:是的,诸位校草神仙打架!


      3L 海盗的旗帜:画面过于美丽而短暂以至于让去晚了没看到的我窒息。


      4L 骑士真帅:楼上是因为打完留下的废墟窒息吧哈哈哈


      5L 海盗的旗帜:楼上请你闭嘴,关爱悲惨话剧社员工人人有责。


      6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wait……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打起来了?在办公室被训一天的人表示一脸懵逼。


     7L 我是吾皇的围巾:为楼主悲惨的命运默哀两秒。其实很简单,就是几个校草争风吃醋——对没错,就是字面意思。


     8L 白发的男人真帅啊:楼上看来知内情,求告知,是为了安哥吃醋?


     9L 一闪一闪亮晶晶:哦天又来了吗?修罗场赛高!


     10L 我是吾皇的围巾:233333说来还是我们社长的锅!不过她也是个真的人物!



    11L 海盗的旗帜:在悲惨收拾烂摊的悲惨员工向着我们亲爱的社长道了一句亲切的问候『看到我真挚的笑脸了吗 jpg』


    12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来看猴哥抓耳挠腮 jpg』


    13L 我是吾皇的围巾:哈哈哈哈嗝其实很简单,安校草不是今天试妆嘛——大家也知道他的颜换个衣服肯定也是不同风格的美,更何况外头一片觊觎(不是)安校草的,结果我们社长偏要搞事——她只准一个人进里头看安校草的新装!233333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14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社长威武!


    15L 骑士真帅:……为社长大人点赞!(另外我也想看)


    16L 一闪一闪亮晶晶:楼上你的路估计很长了。


    17L 打你二大爷:憋缩废话!结果呢?就这么打起来了?


   18L 我是吾皇的围巾:当然——没有,场面这时还是hold住的,社长大人这骚操作秀的一批——他让诸位校草互相投票!一人一票不许更改,还有投票箱居然!233333真的是把民主贯彻到极致了社长真是共产主义最好的接班人哈哈哈哈嗝


   19L 海盗的旗帜:楼上你把咱社长的性别打错了。


   20L 我是吾皇的围巾:啊什么我不是我没有,社长大人不一直是男的吗?『看我真诚脸GIF。』


   21L 一闪一闪亮晶晶:只有我关注点在投票结果吗?


   22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我也是!快说最后是不是我瑞哥进去了!


   23L 打你二大爷:楼上暴露cp站位了。


   24L 打你三大爷:没错,而且结果你注定要失望。最后结果是吾皇赢了——吾皇俩跟班呢,然而今天雷狮海盗团的佩利帕洛斯没来hhhh


   25L 我是吾皇的围巾:楼上看来当时也在场啊2333你站哪呢,我站东南角十分清晰的看见吾皇进去时那得意的笑容了,真是美到窒息1551!『王之蔑视jpg。』



   26L 打你三大爷:我站门口,只看见王的背影。『绝不承认我在酸jpg』


  27L 海盗的旗帜:我也站门口,看见了老大暗含气愤却依旧优雅的帅脸,和那一句“敢与海盗抢东西,呵。”,那时候我还在天真的以为他们不会打起来呢。『命运总是这般无情jpg。』



  28L 我是吾皇的围巾:hhhh心疼楼上。哎呀可惜安校草不让别人进,不然我们这些到时候负责妆容的后勤手也能先一步目睹安校草的美颜了。



  29L 海盗的旗帜:呵,反正到时候都要看,现在争个啥。『我不要接受命运的无情jpg。』



  30L 骑士真帅:楼上果然还是酸了2333。我也是——丫的好想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1L 一闪一闪亮晶晶:所以这就打起来了?吾皇不是进去了吗?怎么打的?


  32L 我是吾皇的围巾:2333其实这时候场面依旧是可控的!吾皇进去后一直莫得声音,社长大人强势守住门口也朝里头望——然后大家就看见社长大人居然倒退了一步,我从侧面看见了社长那被雷劈的表情,于是我挑战生命的窜到旁边朝里头也看了一眼……



  33L 一闪一闪亮晶晶:断在这里很不道德啊。


  34L 海盗的旗帜:是的,所以我来说吧。从社长那该死的一头杂毛空隙里瞄到一切的我表示安校草女装真TM好看,另外对于神近耀同学居然可以趴到窗台上不着痕迹偷窥的技术表示赞叹。



  35L 黑色口罩:耀哥他居然……这是要放弃人设了?


  36L 打你三大爷:并没有。耀哥可淡定了(尽管隔着面罩看不出来),不过我也要赞叹一句耀哥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绕道后头并到达窗台,明明上一秒还在这的23333。当时社长一让开,外头的大爷们立刻逮住机会朝里头看,然后——


  37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场面就失控了?


  38L 我是吾皇的围巾:并——没有!23333大家全都被安美人给震呆了,然而先一步进去的吾皇也先一步反应过来——扑到了安美人身上。然后,然后——23333333


   39L 打你二大爷: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一起灭掉楼上。


   40L 骑士真帅:同意。


   41L 我是吾皇的围巾:呵,怕你们不成。『吾皇的大罗神通棍表示绝不怂 jpg。』


   42L 海盗的旗帜:少废话,快讲完了我还要扫地。九岁扑到安校草身上后外头和窗台上这几位脸瞬间黑了,最后是瑞哥一马当先进去拎起九岁,自己趁机握住安草的手把人拉到一边,不过他还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们海盗团老大来了,紧随其后是卡卡,当然金小天使也没有服输,然后,场面才失控了。


    43L 打你二大爷:2333这画面太美了我超想看怎么办!


    44L 打你三大爷:别着急,后面才好玩——场面混乱后安哥被好几个人扯了一把,懵逼状态下看见了雷总,然后安哥脸也黑了,一直站在门口安全位置的我表示亲眼看见安哥悄悄跑到社长身边瞅了眼演员表,然后——问她能不能换人演他这个角色。2333333爆出大笑你们真该看当时所有人的表情啊哈哈哈哈嗝明明安哥声音不大可是该死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啊哈哈哈哈嗝


    45L 海盗的旗帜:嗯,对。场面应该是在这里才真的失去控制,最后那几位大佬一边过来劝安继续演一边互相怼,不过大嫂对于我们老大的怨气貌似很大,我发誓看见了其他几位幸灾乐祸的笑容。


    46L 我是吾皇的围巾:哈哈哈哈哈这里数瑞哥牛逼,一边不动声色看他们怼一边悄然接近安,然后一个使力把人拉到一旁就开启悄悄话模式。哦天哪这样温柔的瑞哥……我可以!



    47L 打你三大爷:楼上爬墙了?没看见后头吾皇的棍子吗?


    48L 海盗的旗帜:老大的锤子表示你当我不存在?


    49L 他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耀哥的苦无还在手里呢,啊,扔出去了。


    50L 白发的男人真好看啊:我的瑞哥没有拿出烈斩吗?还有这群人的武器到底是哪里来的啊『不让我问我偏要问jpg。』


   51L 骑士真帅:楼上你这正常人就不要出现了,咱们继续神仙打架吧。『继续皮很开心jpg。』



   52L 海盗的旗帜:呵,打架一时爽,过后火葬场。


   53L 打你三大爷:2333被社长的灵犀一指点中了收拾废墟的少年乖乖接受命运吧。


   54L 海盗的旗帜:我不接受并想向社长发出爱的问候。


   55L 打你三大爷:那你可能要多问候几下,咱社长最近老喜欢搞事。


   56L 海盗的旗帜:我……想来段雷王星脏话。


   57L 我是吾皇的围巾:楼上请随意,你也可以在社长本人面前来。


   58L 海盗的旗帜:……敢怒不敢言。『能屈能伸JPG。』


   59L 打你三大爷:众所周知,咱们社长的社,是社会人的社。


   60L 社长本社:知道就好。


   ………………………………………………end。


   感觉我在找打23333【狗头保命】


   话说这章为毛那么长啊啊果然还是分个上下章算了hhhh


    后面继续搞事的社长表示绝不服输。【我是安哥的冷热流啦啦啦jpg。】


    无奖竞猜:猜猜金演的是谁?


GOLD
ooc警告 “幕后拍摄组在干什...

ooc警告

“幕后拍摄组在干什么x”

抖音一哥雷狮【被打】
怕飞禽的安安【警觉】

感觉还可以画好多??迷之脑洞✨✨✨🍊🍊
接上一条x等画完了整合吧
最近被这个洗脑了,他来了他来了,原本不想这么写的但是写了这句话后不自觉的接了下去x。

ooc警告

“幕后拍摄组在干什么x”

抖音一哥雷狮【被打】
怕飞禽的安安【警觉】

感觉还可以画好多??迷之脑洞✨✨✨🍊🍊
接上一条x等画完了整合吧
最近被这个洗脑了,他来了他来了,原本不想这么写的但是写了这句话后不自觉的接了下去x。

L✨

《那天我们仍然不知道男主是谁》3

1.雷总太难写了,修罗场形成。悄咪咪透露这是天降和竹马,来猜猜谁是天降,谁是竹马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还有我之前忘说了,大家不要在这里玩安没马,雷没船的梗,其他梗大家也适度。
--------------------------------------------------------------



克莉丝坐在沙滩椅上的位置正是面对船头的,她可以感受阵阵带着海腥味道的清风,遮阳伞将阳光挡住,恰当好处的阴凉,和桌子上的草莓蛋糕让克莉丝陷入了惬意之中。

不过从刚刚开始她就很奇怪一点。

克莉丝咬着叉子,四处张望。

甲板上只有她一个人,听埃米说,月光城是圣地,也是旅游火爆的地区,而红宝石号只...

1.雷总太难写了,修罗场形成。悄咪咪透露这是天降和竹马,来猜猜谁是天降,谁是竹马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还有我之前忘说了,大家不要在这里玩安没马,雷没船的梗,其他梗大家也适度。
--------------------------------------------------------------



克莉丝坐在沙滩椅上的位置正是面对船头的,她可以感受阵阵带着海腥味道的清风,遮阳伞将阳光挡住,恰当好处的阴凉,和桌子上的草莓蛋糕让克莉丝陷入了惬意之中。

不过从刚刚开始她就很奇怪一点。

克莉丝咬着叉子,四处张望。

甲板上只有她一个人,听埃米说,月光城是圣地,也是旅游火爆的地区,而红宝石号只来往一次,按理来讲,应该有很多人才对,可如今只有她一人实在说不过去。

想到这里,她不安的攥紧挂在胸前的只有手掌大的号角。

“克莉丝小姐,您休息的可好。”

她耳边突然响起男人低沉的笑意,热气喷洒在克莉丝的耳垂上,克莉丝如同炸毛的猫,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捂着耳朵转过身。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件和金他们差不多的黑色披风,但克莉丝之前注意过,金他们的披风上胸口那里是有金色雪花的胸针,但这个男人胸前的胸针确是白色的雪花。

不过他的发型……有点奇怪呢。

不对这种时候我在想什么?!!

克莉丝猛地摇脑袋,将一些让她走神的想法,晃出脑袋。

“你、你是谁?!”她攥紧了号角,警惕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慢慢往后退。

“小姐,我劝您不要在往后退了。”他眼角含笑,在那张俊美的脸上显得很有攻击性,但克莉丝只感觉到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所以她无视了眼前男人的‘忠告’,并加快脚步,只想更快远离她,他看到男人无奈的摇摇头,下一秒她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很硬,但是却带着体温。

她猛地回过头,金瞳骤然缩小——那是一个人。被海风吹起金发挡在了两人之间,金发缓缓落下时,她最先看清的是那双紫罗兰的眼睛,和格瑞同样的瞳色,但若作比喻的话,格瑞是一块包含着火焰的寒冰,但眼前的这个人眼中却隐藏着令人不敢深究的欲望。

像吞噬一切的海浪,又像最烈的酒,紧紧只是和这个人对上视线就会明白——他很危险。

克莉丝的直觉在叫嚣这一点,可她却对眼前的人涌起一种除了危险以外的另一种情绪,一种比他本身更危险的情绪。

克莉丝的额头渗出了冷汗,金色刘海打湿贴在她的脸上,她如同被救上岸的落水者,大口喘着气,金色瞳孔颤动着。

之前明明也遇到过没失忆之前认识的人,为什么对整个人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你是……谁!”

眼前的男人掀起嘴角,眉宇间带着与生俱来的桀骜不羁,笑起来时那张俊美的脸便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狂妄,就像烈酒的醇香,让人欲罢不能。

“连我的名字都忘记了吗。”他说着伸出手,扣住了克莉丝的手腕。他肩上披着黑色的外套,里面却是一套西装,领口大肆敞开,露出锁骨和以下结实的肌肉,黑色的长靴包裹住了男人有爆发力,线条优美的小腿。

他微微用力,克莉丝后退的身体就往前一倾,眼看就要撞进男人怀里,克莉丝抬手按在了男人的胸前,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脸快要撞上的时候停下来了。

虽然避免了撞进他怀里,可她的手却必不可免的放在了男人胸前……手掌下传来的是西服极好的品质和强劲有力的心跳。

克莉丝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绯红,她像被烫到了手一样,赶紧收回手,红着脸往后退,可男人还抓着她的手腕,她只能小声道:“请、请放开我!”

男人饶有兴趣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嗤笑一声送开了手。

“好久不见克莉丝,看你这副样子还真是有新鲜感。”


“果然我们之前认识。”已经平静了情绪,克莉丝道:“那么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关于我之前的事情,还有我和你之间的事情?”

她实在很好奇,她之前是怎样和这样一个男人相处的。

“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吗?”他挑起半边眉靠在船栏上,黑色的发丝也被海风吹起,轻抚他的脸颊。

“好、好处?!”

克莉丝愣住了。

“是啊,不然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告诉你?”

“我我以为我们是……”

“朋友?”男人无情打断她的话,他冷笑一声:“可别和我扯那一套,克莉丝特尔我们从来不是什么朋友!以前不是,现在也不会,未来更不会。”


克莉丝无言以对,之前遇到的人都是亲切又友好,大家都是她的朋友,所以让她下意识以为,只要是之前认识的人都是她的朋友,都会对她亲切友好。

是她厚脸皮了。

想到这里,克莉丝攥紧的拳头松开了,她深吸一口气,金瞳凛冽起来:“那么请告诉我,你需要我支付什么为代价,才肯告诉我!”

“呵,你还真敢说啊,克莉丝。”见她目光变了,男人目光也锐利起来,他直起身子,逼近克莉丝,体型的差距让克莉丝被笼罩在男人的阴影之下,尽管要仰头才能看到男人,克莉丝也没有气势上的退缩。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会想尽办法,满足你!因为我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克莉丝严肃道。

“这么想找回你的记忆?”

“当然,那是我的东西!”

不紧如此,她还要找到那个她一直寻找的人,为了那个人和朋友们,还有她自己,她都要找回记忆!不论付出什么!


“满足我?”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先不说能不能满足,你知道你现在的立场吗?”

“什么立场?”克莉丝蹙起眉头。

“噗。”

先前的银发男人忍不住笑出声了。


“卡米尔,你来给这位小姐说明吧,你们是旧识了吧。”

随着银发男人带笑意的声音,克莉丝才注意到,不知何时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身旁站了一个黑发蓝瞳的少年,少年海蓝色的双瞳凝视着克莉丝。

“这里是雷狮海盗团的海盗船,羚角号。”

他说完拉下了头上的帽檐。

海盗船…………

克莉丝的大脑陷入了死机。

“不、不不对!艾比给我买的票!那两个孩子不可能骗我!你们再骗我!”克莉丝的反驳让几个人海盗都露出嘲讽的笑容。

“是那两个天使族的小老鼠?”身形高大,赤.裸着上半身的金发男人发出不屑的声音。

银发男人笑道:“佩利,人家可是天使族,你用小老鼠来比喻太过分了。”

“哼!见我就逃!就像老鼠一样!”


“这里让我来解释吧。”银发男人礼貌的微微行礼,他如同变戏法一般,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一挥,一袋金币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卖给天使族人票的是我哦,所以克莉丝小姐您上的不是去月光城的红宝石号,而是我们雷狮海盗团的羚角号。”他扬起头,笑容十分灿烂。

克莉丝:“……”

“所以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了吧。”雷狮海盗团的船长雷狮,望着少女垂下去的脑袋,道:“不过看在我们过去的‘友情’上,我可以特别给你一个和我雷狮平等交易的机会,怎么样?只要你满足我一个要求,我就带你去月光城。”

“……”克莉丝沉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抓起自己到脚裸的裙摆,双手一用力那条漂亮的裙摆便碎裂开来,她没有停手一圈一圈撕扯着,直到把裙子扯到膝盖的位置,才气喘吁吁的停手,用力过大发红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才不要你们这种骗子的施舍!”

他的这一系列行为让几个人都愣住了,直到克莉丝已经爬上了船栏,叫做卡米尔的少年才猛地回过神来,冲上前去想要阻止她,他身旁的雷狮却道:“让她去!卡米尔。”

“大哥……”卡米尔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望向雷狮。

此时雷狮嘴角也没了笑意,他道:“现在下去运气好,还能在鲨鱼嘴里留个全尸。”

克莉丝要跳海的动作僵住了。

“本以为你失忆了,脾气多少能改改,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了。”雷狮哼笑一声,向她伸出手,“过来吧,克莉丝,我想你不会想沉睡在着深海之中。”


但我也不想回你那里去!

克莉丝心中燃烧着怒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火大,总是就是想让眼前这个叫雷狮的家伙,停止他这种自以为是,狂妄的样子。

这时她瞥到了胸前的号角,想到了埃米之前的话,又重新燃起了自信,她拿起号角,指着雷狮,道:“我才不要回你那里去呢!我也有我的援军!”

说完她深呼一口气,吹响了号角。

沉闷的声音从号角传出,在大海的上空久久回荡,过了一会,声音消失,什么都没有发生。

克莉丝傻眼了。

埃米和艾比不会欺骗她,那难道是她的使用方法错了吗?!


“过来吧,克莉丝。”雷狮语气中带着自信,“除了我不会再有任何人是你的援军。”

克莉丝抿起唇,依然不肯动。

“我耐心不好,克莉丝,在我把你从那上面拽下来之前,你自己下来,否则受伤的会是你自己。”


雷狮笑容不变,但克莉丝却感觉到了一种从他身上发出的令人颤栗的气势,她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发抖,她的身体开始出于本能意识,服从强者,往雷狮的身边走。

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克莉丝咬紧牙关,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体。

难道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我难道一定要去求这些欺骗我的家伙吗!

不!不!不!我不要!!谁来……谁都好来救救我!!

此时,一阵风疾风吹过,克莉丝的金发被吹起遮挡住了她的视野,等风停之后,她睁开眼,金色瞳孔骤然缩小。

“让您久等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骑着白色独角兽,身穿盔甲,手持双剑的骑士,他翡翠绿的眼中透露出真诚与温柔,独角兽洁白的羽毛在空中飘落,他轻扬起嘴角,向她伸出手。

“您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my
作为一名画手,最爽的事难道不就...

作为一名画手,最爽的事难道不就是摸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嘛!!!
没马骑士啊啊啊

作为一名画手,最爽的事难道不就是摸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嘛!!!
没马骑士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