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迷修

1522.7万浏览    10.2万参与
庭柚垂实
cp23小料,寄售在泡哥朋友那...

cp23小料,寄售在泡哥朋友那里,包括黑箱一共印20对


cp23小料,寄售在泡哥朋友那里,包括黑箱一共印20对


烛生
可能会改但是反正是草图用来捏小...

可能会改但是反正是草图用来捏小人。。。

可能会改但是反正是草图用来捏小人。。。

By清钥
是兔安!超凶!会咬人的那种!!

是兔安!超凶!会咬人的那种!!

是兔安!超凶!会咬人的那种!!

空白人间

【凹凸乙女/R】《以下犯上。》

被屏蔽了,重新发。(平静)

全文5k5,前面铺垫有点长。年下小狼狗,西幻abo。
单人安迷修。

看好警示认准ooc,我觉得还有可能被屏。
(尽管可能是这句雷点的原因但是我还是要打出来)
[huai(怀)yun(。)暗示]

如有不适赶!紧!退!出!还!来!得!及!!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

“过来,标记我。”

被屏蔽了,重新发。(平静)

全文5k5,前面铺垫有点长。年下小狼狗,西幻abo。
单人安迷修。

看好警示认准ooc,我觉得还有可能被屏。
(尽管可能是这句雷点的原因但是我还是要打出来)
[huai(怀)yun(。)暗示]

如有不适赶!紧!退!出!还!来!得!及!!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

“过来,标记我。”

贪吃的岚喵
手书里的一张小图,太可爱了,忍...

手书里的一张小图,太可爱了,忍不住发出来!
是雷安的人鱼pa!
争取年底元旦发布(๑•̀ㅂ•́)و✧

手书里的一张小图,太可爱了,忍不住发出来!
是雷安的人鱼pa!
争取年底元旦发布(๑•̀ㅂ•́)و✧

安吹墨

【雷安】老师约吗

雷安小段子:老师我们今晚做点什么?


  cp雷安雷安雷安!


  学生雷x老师安,文笔渣勿喷蟹蟹。


  雷总全程作妖。


————————


  安迷修夹着几本书走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同学们早上好,今天我们来讲微分方程组……”


  同学们都仰着一张脸认真的听,不过女同学大部分时候是在认真的盯着安迷修的脸看。


  安迷修刚来学校上第一节课就有女生在私下跟他表过白,安迷修委婉地拒绝了她,并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过,总有不会放弃的人,所以安迷修总能收到各种...

雷安小段子:老师我们今晚做点什么?


  cp雷安雷安雷安!


  学生雷x老师安,文笔渣勿喷蟹蟹。


  雷总全程作妖。


————————


  安迷修夹着几本书走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同学们早上好,今天我们来讲微分方程组……”


  同学们都仰着一张脸认真的听,不过女同学大部分时候是在认真的盯着安迷修的脸看。


  安迷修刚来学校上第一节课就有女生在私下跟他表过白,安迷修委婉地拒绝了她,并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过,总有不会放弃的人,所以安迷修总能收到各种喷着香水或夹着一朵花的精致情书。


  “那么这道题,谁来解一下?”安迷修笑着用粉笔戳了戳黑板,望向下面的学生。


  学生们瞬间安静下来,开始装聋作哑,有的低着头在心里自欺欺人地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没人会吗?”又过了一小会儿,还是没有人起来回答,安迷修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忽然,有人举了手,很高很高,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去。


  那个人是雷狮,他拔下耳机,另一只手高举着,然后站了起来。


  安迷修欣慰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嗯,果然雷狮不会让他失望……


  个屁!


  “安老师,今晚还约吗?”雷狮面无表情的问。


  安迷修吓得差点没把眼镜推到头顶。


  我约……你个头!


  教室里响起一阵一阵抽气声,有些女生将头凑到一起窃窃地开始讨论起两个人的关系。


  安迷修快要变成浆糊的脑子中飘来了几句零零散散的话。


  “他俩谁在下啊?”


  “还用说吗?肯定是安老师啊!”


  “哇,安老师不是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吗?难道就是……”


  “老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雷狮像没有听到那些话一样,继续面无表情的问安迷修要答案。


  安迷修脑袋里那根理智的弦瞬间断成两截,再也顾不上什么风度,抄起十多根粉笔砸到雷狮头上。


  隔天,雷狮顶着满头包安安静静地坐在第一排准备老师来了听课。


  安迷修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咬着牙扶着自己的腰。


  雷狮我QNM!


阿赛布露露

【雷安】The vision of bird

提示:

•雷安

•私设人物自述视角

•第一次写文×辣鸡文笔

•有角色死亡暗示

•版面是个好东西但我没有

•我只是个弱小的安吹……


我曾被铁钉穿透双手钉在树上,也曾经历割舌之痛,不言之苦。

而那个笨蛋、傻瓜、愚蠢的施善者走到我面前,讲我的身体从酷刑中释放,将我的灵魂从深渊里拉起。

自称为最后的骑士的那个傻子他是这么喊我的:

“美丽的小姐”

呵,愚蠢的骑士。

也不看看我脏兮兮的脸,摸摸我凌乱的发,听听我沙哑的声。

不过,看了如何听了又如何,唯独他是听不见我的声音的,他的灵魂是如此的纯洁无暇,即便是看到了、触到了、听见了,他仁慈的父也会涤去污秽、罪孽,欢迎他和他的骑士道一起前往天堂。

真好。

于是我放心的搭上...

提示:

•雷安

•私设人物自述视角

•第一次写文×辣鸡文笔

•有角色死亡暗示

•版面是个好东西但我没有

•我只是个弱小的安吹……









我曾被铁钉穿透双手钉在树上,也曾经历割舌之痛,不言之苦。

而那个笨蛋、傻瓜、愚蠢的施善者走到我面前,讲我的身体从酷刑中释放,将我的灵魂从深渊里拉起。

自称为最后的骑士的那个傻子他是这么喊我的:

“美丽的小姐”

呵,愚蠢的骑士。

也不看看我脏兮兮的脸,摸摸我凌乱的发,听听我沙哑的声。

不过,看了如何听了又如何,唯独他是听不见我的声音的,他的灵魂是如此的纯洁无暇,即便是看到了、触到了、听见了,他仁慈的父也会涤去污秽、罪孽,欢迎他和他的骑士道一起前往天堂。

真好。

于是我放心的搭上了他的手。

即便他不会带着我去那个世界。

     



收养他的人教他怎样做一个骑士,

他就对自己的骑士道宣誓。

善待弱小,保护兄弟,与邪恶斗争,维护正义。

于是他救下那对姐弟

于是他挡在众人之前

于是他面对最终的挑战

所以他是那个安迷修——最后的骑士。

呵,愚蠢的骑士。




“#@%&*;%$/~”

“对不起,您在说什么?”

【我说你要摔倒啦——】

“哎呀!”

【呵呵!】




他不受任何女孩子的喜欢,包括我,也许上帝真如一些人所说是公平且残忍的。

【你会被她泼脏水的,快跑!】

“美丽的小姐,请原谅在下……对对对对不起!这就走!”

【你会被那个女孩指责的,别帮她了。】

“不,在下是想……是这样吗,我会改的……”

【你会被她背叛的!别相信她!】

“……咳,咳,没关系,她毕竟只是个需要帮助和关心的小姐嘛。”

【……】

【傻子。】




我看着他这样过着每一天,直到他突然决定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他不用讲我也猜的到原因,我冷静地动也没动一下。

平静的日子到头了吧,我打理着自己的羽毛。




凹凸大赛

更多的欺骗,更多的恶意,更多的背叛,更多的苦痛

这样傻的他该怎么办呢

我真想把自己的羽毛分给他,

我们这些受过伤的灵魂被他守护着,他的骑士道也被他坚守着

谁又来保护他呢?




我曾相信,世上的苦痛都是有限的        

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可是世人皆活在痛苦的深渊里,那个人其实并不存在,

何日人们才能结束忙碌、固执徘徊于原地呢。

而我

已经找到了属于我的那份绿色的希望。

那个黑头发紫眼睛叫雷狮的人,

亏得长的那么帅,竟然也是个傻子,

得有多么傻才会和我一样喜欢上那个笨蛋骑士啊。




不知从何时起,我和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身影。

他们打架,然后会躺在一起;他们互相挑衅,然后会各自冷静;他们针锋相对,然后会默契转向真正的敌人。

以前的日子开始遥远:晨露与他的微笑,在山涧练习双剑,在被需要的地方及时出现。

再看看现在:比赛和积分,“有小姐需要帮助”,“恶党你离我远点!”

一个帝国的三皇子,一个远方的修行者

一个狂妄不羁的海盗,一个温柔正直的骑士

真配,不是吗

【喂,愚蠢的骑士】

【你已经喜欢上那个恶党啦——】




不过问题还是有的

“美丽的小姐,早上好啊,新的一天会有新的改变哦。”

“死鸟,走开。”

【呵。】




偶尔我也会去找别的参赛者。

那对呆毛姐弟经常聚在一起小声嘀咕什么。

我会在他们策划怎样怎样保命是试着在呆毛上保持平衡。

被发现以后就只好跳下来跟他们打招呼了。

“哎呀你好呀。”

“刚刚我老姐犯花痴你有没有看到?”

“啊!真讨厌!”

“……好疼qwq”

【我……】我看见了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并不是关于艾比小姐有没有满眼冒小心心

【埃米你会……】沉默。

不,不会。

我飞走了。




我去找了刚刚经过这的金发男孩和他旁边冷冰冰的芦荟。

“啊又见面了,今天怎么样啊?”

我仔细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冲他微笑,他于是也冲我微笑。

不过我知道那盆芦荟并不理解为什么他“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又在对着一只鸟说话和傻笑。

戴眼镜的紫发小哥有些疑惑地盯着我所在的方向。

我又咬了咬嘴唇,我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又少了一个。




我有看得见命运的能力,以我的嗓子作为代价,我可以不时时讲述,但唯独不能对命运说谎。

不过

有时候我也会傻傻的觉得

只要我不说出来,这些就不会发生。

就没有人知道,一切都会像原来那样。

没有悲伤的离别,没有命运的坎坷,没有心死的绝望。




时间是奇怪的东西。

我透过它看见了我双臂里盘结的蛆。

透过它看着越来越多我认识的人对我视而不见。

透过它看着那些被放大的绝望、哭嚎、恐惧

生离与死别。

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梦魇。

在那个傻骑士挡在海盗面前时。

血  彻底染红了后者的眼。




明明是无神论者。

却在此刻质问上帝。

神也会累吗?

神也会厌倦的吗?

神不要那个天使一样温柔的男人了吗?

为什么要让那个傻子这么早的离开我们?

只留下被你帮过的人,被你救赎的人,和你深爱的人,那个泣血一般 像要呕出灵魂的那个男人。

还有瞬间荒芜的整个世界。




“美丽的小姐,请 不要为在下悲伤,在下一点也不痛苦……”

不痛苦……吗?

或许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是这样下场吧,在保护别人的时候死去,在他决定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就知道了吧

或者是在念出骑士宣言的那一刻……




“雷狮……”

那个男人垂着的黑发和漫天的大雨将他们重叠的脸遮蔽。

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最短的悲伤是一个人的名字。




够了吧。

我受够了。




【安迷修不会死的。】

【埃米会和艾比一直在一起的。】

【金会找到他的姐姐。】

【紫堂会回来的。】

…………




我 是一个被诅咒的人。

只有没有遭受过挫折、创伤或是心灵纯洁无暇的人才能看见我,

而其他经历无法言说的痛苦的人过,都只把我当成灰色的小鸟。

我有看得见命运的能力。

其实我也有出口成真的能力。

只是需要消耗我的羽毛而已。




所以谢谢你。

如果没有你,安迷修,我还会在那个地狱受着酷刑,不会认识你,不会认识雷狮埃米艾比金格瑞紫堂嘉德罗斯凯丽安莉洁,不会到这个星球,和你们度过吵吵闹闹的每一天。

还有对不起,我只是一只小鸟而已,无论怎样扇动翅膀,也无法越过地狱和你们一同前往天堂。不该贪念温暖,不该带来不幸,不该笑你是愚蠢的骑士。

毕竟愚蠢的我也只会说出“把我的羽毛送给你”这样一句人类的话啊。




        【所以你要和雷狮永远永远……】






安吹墨

【雷安】你想挂科吗

cp雷安雷安雷安!


老师雷x学生安


来自老师的强势表白,敢追他?你是想挂科吗?


一个任性的老(流)师(氓)。


今晚院里开迎新晚会,搬着凳子跑了大老远,几十分钟赶出来的段子,文笔渣勿喷。


——————————


  开学第一天,安迷修被他们系数学老师表白了。


  从此那些想追安迷修的女同学掐掉了心中那点小心思,但令安迷修不能接受的是,她们一见到自己就要蹦到三尺开外,好像自己是个让人恶心的病原体一样。


  作为本系系草的安迷修简直接受不能。


  你看看别的系的系草,不是被各种女生和情书包围,就是被各种小弟端...

cp雷安雷安雷安!


老师雷x学生安


来自老师的强势表白,敢追他?你是想挂科吗?


一个任性的老(流)师(氓)。


今晚院里开迎新晚会,搬着凳子跑了大老远,几十分钟赶出来的段子,文笔渣勿喷。


——————————


  开学第一天,安迷修被他们系数学老师表白了。


  从此那些想追安迷修的女同学掐掉了心中那点小心思,但令安迷修不能接受的是,她们一见到自己就要蹦到三尺开外,好像自己是个让人恶心的病原体一样。


  作为本系系草的安迷修简直接受不能。


  你看看别的系的系草,不是被各种女生和情书包围,就是被各种小弟端茶倒水。再看看自己,女生见了就跑,男生见了就偷笑……


  这妈蛋的生活让他内心深处受到五万点伤害!


  而向安迷修表白的数学老师雷狮则对这种效果表示十分满意。


  “天天那么多女孩子想着你,我看了就心烦,所以我干脆挑明了。”当雷狮被矮他一头的安迷修揪着领带质问时,垂下双眼理直气壮地这么说道。


  “……那你表白的时候能不能正经点儿?!”安迷修被气到炸起呆毛,“你使用中文的时候就不能优雅一些?”


  “不正经吗?”雷狮笑了。


————


  


  开学第一天,雷狮穿的一身正经,带着正经的书正经地站在讲台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众所周知大学有颗树,叫高数,上面挂着很多人。”


  同学们一阵哄笑。


  等教室里安静下来后,雷狮继续说:“我就挑明了说,挂科是件高概率的事,但如果你们谁敢在我面前追我老婆安迷修——肯定的告诉你,挂科率为百分百。”


  安迷修正在笑雷狮居然会这么幽默,听到最后直接想用手把桌子劈成两半。


  一阵沉默之后又是哄笑。


  “哇!当众表白?刺激~”


  “老师太帅了,和安学长很配啊,我吃了!”


  “嘤嘤嘤,安学长居然已经有主了……”


  然后安迷修总能接收到同班同学各种暧昧的眼神。


  在吐血之际,安迷修心里有句话——雷狮我和你没完。


  


  


————


  事实证明安迷修很有乌鸦嘴的潜质,他和雷狮是真的没完了。


  安迷修总会在各种拐角处“偶遇”雷狮。


  等等,说好的毕业之前不会经常见面呢?你是故意的吧?



————


  “安同学,上课走神是会扣分的哦,给你一次机会上来把这道题解出来我就当没看见。”


  “……”安迷修走上讲台,接过雷狮手中的粉笔。


  雷狮忽然伸手在他腰间用力捏了一下,安迷修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抽搐。


  下面有好多人看着啊,你能不能收敛点儿!


  “快解啊。”雷狮扬了扬下巴。


  安迷修咬着牙转过头面向黑板,在一片憋笑声中开始解题。


  雷狮,你个流氓是怎么过考来这里教学的。


————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在其他人面前,那是正经的不能再正经。


苏拾肆

【安雷】Chasing visions of our futures(4)

  

原pa
骑士安×海盗雷
有私设


一些发生在大赛之前的事情



从海边后来之后,安迷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依然是那个站在向日葵田里笑得张扬肆意的人,只不过他完完全全变成了雷狮的模样。
少年明晃晃的笑容刺痛了骑士的眼睛。
在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无药可救。


自从那次在海边的事情发生之后,雷狮一直在思考某些事情。
比如他的未来;比如他对安迷修的感情;比如永恒的自由。
卡米尔在海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狮子坐在屋顶上,眺望着远方茫茫的大海。
骑士有他自己的正义,皇子殿下也有他自己的自由。
他们并非一路人。


骑士先生...

  

原pa
骑士安×海盗雷
有私设



一些发生在大赛之前的事情





从海边后来之后,安迷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依然是那个站在向日葵田里笑得张扬肆意的人,只不过他完完全全变成了雷狮的模样。
少年明晃晃的笑容刺痛了骑士的眼睛。
在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无药可救。



自从那次在海边的事情发生之后,雷狮一直在思考某些事情。
比如他的未来;比如他对安迷修的感情;比如永恒的自由。
卡米尔在海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狮子坐在屋顶上,眺望着远方茫茫的大海。
骑士有他自己的正义,皇子殿下也有他自己的自由。
他们并非一路人。



骑士先生在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决定。
这个决定在他的脑海里本只是一个雏形,但现在却因为那个吻逐渐变得清晰又鲜活。
虽然会留下些遗憾,但他觉得这样也不错。



“很抱歉,雷狮,但是……就此别过吧。”
安迷修蹲在雷狮床前,用手戳了戳他的脸。
雷狮睡得很熟,没有反应。


“唔……殿下?雷狮?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但其实能陪你看看大海我已经很满足了。现在已经到了我离开的时候。”
“我想了很久,怎么去平衡我的理想和现实,但是想着想着,又觉得无论如何都至少做到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啊,我要回去,去保护那些弱者,去履行我的骑士道”

“我才不会带你回去呢。”
“毕竟……你要去追求你的自由啊。”



安迷修回头看了一眼窗外乍亮的天色,又看向雷狮,想了想,还是撩开他额前的碎发,悄悄地落下一个轻吻。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走后没多久,雷狮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印到自己的唇上。
“傻子骑士,就算你求我跟你走我也不会回去的。”
“算了……再见吧。”



到了正午时分,卡米尔突然发现雷狮还没起床,他拉了拉自己的帽沿,意识到一些事情。
他推开门,看向还在床上发呆的雷狮,“大哥,那个骑士已经走了很久了。我们之后该去哪?”


雷狮从晃神的状态里清醒过来,顺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皇子殿下笑了笑,说出了他少年时就有的梦想以及某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我们去当海盗吧。”




凹凸世界1056纪元。
雷狮成为宇宙海盗,收留拭师者狂徒佩利和星际通缉犯骗徒帕洛斯,创建雷狮海盗团。

凹凸世界1056纪元。
安迷修带领一众平民推翻某星系贵族,促使该国度变法成功。




海盗舔着刀尖上的温热血液,收割着鲜活的生命,用着满地废墟作垫脚石,站到了本该遥不可及的地方。
骑士带领着大批平民,踏着满地冒着火星的残烬,建立了一个理想中的国度。

那时安迷修也有听到过关于雷狮的传闻,不过骑士不信。
再后来想想,大概只是在自欺欺人,为他那份不知所谓却美丽而哀伤的爱情留个念想。
海盗听到关于骑士先生的消息时只不屑地笑了笑。




后来安迷修开始云游四海。
有时他也会很思念某个故人,但他并不愿去寻找,宁愿抱着这念想去找一片紫罗兰花田。
为好风光轻描淡写地笑笑,走在孤独又漫长的田垄上,躺在花丛那儿直到困倦地睡去。
总得留个念想。
可他的运气素来不怎么好。
某个海盗头子好巧不巧出现在他找到的那片花田里。


海盗对他勾起一个叫他不怎么舒服的笑容,就向前袭来,骑士挥剑应对。



“雷狮,你的进步很大啊。”
安迷修收起自己的双剑,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那双薄荷色眼睛里波澜暗涌。

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此处倒是片极明艳的草地。


“安迷修……一年前的账我们还没算完呢。”
雷狮的眼角带着凌冽,语气讥讽。
他虽然常常笑得张扬桀骜,却不怎么真实,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层层叠叠,遮遮掩掩,用显微镜都看不清。


安迷修突然意识到雷狮变了很多。
乖戾,残暴,桀骜,嗜血,这些东西都是真正疯狂的海盗才该有的。
但也没有变,有些东西和那个娇纵的皇子丝毫无差。
高傲,贵气。
他看着雷狮,单膝跪地,湖色的眼睛里是重逢的欣喜。


“我知道,所以,雷狮——请允许在下做你一人的骑士吧。期限是,永远。”

骑士掏出一枚戒指。
一枚他带在身上很久,不精致也不高贵,但是上面的紫罗兰色像极了某人眼睛的戒指。




骑士曾在遥远的地方静静看过某个海盗,看着他的欢愉,悲哀,冷漠,温柔,甚至是内心的支离破碎,觉得很心疼,也觉得很美。
雷狮在孤独中,优雅而骄傲,带着讥讽的微笑。
安迷修被这其中的某些东西所击中,动心起念。


雷狮背着光,安迷修看不清那表情的意味。

“我不需要。”
“收收你廉价的喜欢吧,傻子骑士。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不要肖想根本不可能的东西。”
这是海盗离开前留给骑士先生的最后一句话。




“大哥,这样真的好吗?”

海盗头子头也没回,用着惯常的语气给他的弟弟下了个命令,“没什么不好的。卡米尔,关于这件事你不必多言。”
卡米尔扯了扯围巾。
他知道他的大哥一向是个暴君,关于这件事他已经没资格提起了。

烟雾模糊了海盗锋利的眉眼,两截白色布料在风中嚣张地抽打着。




安迷修留在原地,很难过,很难过。

如果这时眼泪能酣畅淋漓地横流,他定是欣喜若狂。
可惜没有。

或许他不得不承认,雷狮说的是实话。
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从始至终都是。





凹凸世界1057纪元。
凹凸大赛开启。
雷狮,安迷修,格瑞,嘉德罗斯等人先后参加。









﹌﹌﹌﹌﹌﹌﹌﹌﹌﹌﹌﹌﹌﹌
终于写到这里啦,是 双箭头
从皇子殿下变成海盗的狮狮会越来越帅气


写到这里我差不多算是要全部重写……以前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啊


爱尔琴杰

上电脑课无聊,就用AI做了一只安迷修

上电脑课无聊,就用AI做了一只安迷修

Cha卷
不擅长画Q版 练习一下…好难...

不擅长画Q版

练习一下…好难

【色差杀我✘

不擅长画Q版

练习一下…好难

【色差杀我✘

做人嘛最重要就是骚
凹凸高中今日未解之谜——安学长...

凹凸高中今日未解之谜——安学长为何皱着眉头??

凹凸高中今日未解之谜——安学长为何皱着眉头??

姽婳十九
Sai新手快被气哭了,这张内部...

Sai新手快被气哭了,这张内部怕是彻底废了,当初干嘛手贱……撤了撤了,安安对不起,我的锅我的锅[悲伤] ​​​
“拿了这朵花就是哥哥的人咯。”
“大哥请不要拐卖小孩子。”
卡米尔如实说。
为什么这个上不了色啊……拿微博的边框补救了一下。

Sai新手快被气哭了,这张内部怕是彻底废了,当初干嘛手贱……撤了撤了,安安对不起,我的锅我的锅[悲伤] ​​​
“拿了这朵花就是哥哥的人咯。”
“大哥请不要拐卖小孩子。”
卡米尔如实说。
为什么这个上不了色啊……拿微博的边框补救了一下。

莫得清姬

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设定,是看不出来是安迷修的战损安【……

在骑士装和战损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战损,战损好文明☆

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设定,是看不出来是安迷修的战损安【……

在骑士装和战损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战损,战损好文明☆

失了智
第一次见到日出的小奶狗安(&a...

第一次见到日出的小奶狗安(´。• ᵕ •。`) ♡

第一次见到日出的小奶狗安(´。• ᵕ •。`) ♡

是磨塔啦♪

「雷安」喵系系列十二

上篇请看《「雷安」喵系系列八》

(这篇是10月31日的产物)


番外:万圣节2-2(万圣节快乐)


雷狮和安迷修坐在靠近海边的长椅上聊着曾经一起过万圣节的搞笑事迹,虽说大部分都是揭安迷修的短,安迷修也害羞到棒打雷狮。


万圣节的晚上是意外的热闹。


“不给糖就捣乱!”一群孩子成群结队的满脸笑盈盈的举起手里的小南瓜盒子,去轻敲每一户人家的门,当然每户人家也会笑盈盈的拿出一些糖果给前来敲门的孩子糖果。


“讷~安迷修~”


“???怎么了?”


“不给糖~就捣乱~”


安迷修脸立马变红看着不断往自己靠近的雷狮……应该是一脸坏笑的雷狮才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上篇请看《「雷安」喵系系列八》

(这篇是10月31日的产物)


番外:万圣节2-2(万圣节快乐)


雷狮和安迷修坐在靠近海边的长椅上聊着曾经一起过万圣节的搞笑事迹,虽说大部分都是揭安迷修的短,安迷修也害羞到棒打雷狮。


万圣节的晚上是意外的热闹。


“不给糖就捣乱!”一群孩子成群结队的满脸笑盈盈的举起手里的小南瓜盒子,去轻敲每一户人家的门,当然每户人家也会笑盈盈的拿出一些糖果给前来敲门的孩子糖果。


“讷~安迷修~”


“???怎么了?”


“不给糖~就捣乱~”


安迷修脸立马变红看着不断往自己靠近的雷狮……应该是一脸坏笑的雷狮才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不就是被咳咳……


祝大家万圣节前夜快乐√提前说明天到万圣节快乐呀~


也祝我们的小骗子帕帕生日快乐√(这是10月31日的产物)


(开车部分请到时候转开车系列谢谢√)


(要是可以我会放链接der,实在不行会放图片,总之~期待下午呀)


是磨塔啦♪

「雷安」喵系系列十一

题目:猫的敏捷

(含微量瑞金元素)


猫的速度不亚于狗,但是也没有狗跑的快


这个证明是雷狮第一次用无语的角度下的结论。


周末雷狮和安迷修一起出去散散步,因为认识安迷修的人挺多所以安迷修只能变成猫跟着出去。


再加上安迷修习惯了变成猫后被雷狮抱着,所以~我们的安猫猫一直被雷狮抱在怀里。就算不被抱,安迷修也会紧贴着雷狮。


“哇~好可爱的猫咪啊~”


“真的哎!而且那是它主人吗?长的也好高好帅!”


“养眼啊啊啊啊啊!”


一旁的女孩子们都开始沉迷吸猫咪……的主人


“噗,安迷修,你就算变成了猫咪,也没办法吸引小姐姐们的眼光啊~”


“喵喵喵!!!”(翻译...

题目:猫的敏捷

(含微量瑞金元素)


猫的速度不亚于狗,但是也没有狗跑的快


这个证明是雷狮第一次用无语的角度下的结论。


周末雷狮和安迷修一起出去散散步,因为认识安迷修的人挺多所以安迷修只能变成猫跟着出去。


再加上安迷修习惯了变成猫后被雷狮抱着,所以~我们的安猫猫一直被雷狮抱在怀里。就算不被抱,安迷修也会紧贴着雷狮。


“哇~好可爱的猫咪啊~”


“真的哎!而且那是它主人吗?长的也好高好帅!”


“养眼啊啊啊啊啊!”


一旁的女孩子们都开始沉迷吸猫咪……的主人


“噗,安迷修,你就算变成了猫咪,也没办法吸引小姐姐们的眼光啊~”


“喵喵喵!!!”(翻译:给在下闭嘴!你这个恶党!!!)


然后~


一全身黑的人快速的穿过雷狮身旁,雷狮被撞了一下好在安迷修没有被踩到。


“woc!有病吗?快那么快赶尸啊!”雷狮不满的吐槽了几句,然后背后传来一气喘吁吁的女音。


“抓小偷啊!那人抢了我的包!”


雷狮刚准备跑过去抓那人,顺便把那人再打一顿,毕竟这‘逼崽子’敢撞老子!


雷狮准备让安迷修呆在原地,一低头……猫呢???


“哇~那个猫跑的好快!!”


雷狮头一抬,就看见一黄色的猫的残影……等等?旁边还有一黄色的狗??


安迷修跑的飞快,眼看就要抓住那个小偷,结果身边又出现了一个黄色身影,定睛一看是狗!!!!


“卧槽嘞!!!”来自安迷修的内心


狗狗看了一眼安迷修,然后加快了速度,安迷修也不甘示弱,也加快了速度,小偷回头一看身后是否有人追自己,一看到一狗一猫追着也加快了速度。


毕竟两条腿有些时候真心不如四条腿的。


安迷修后腿一蹬,加快的起跳速度,咬住那小偷抓包的手,小偷一吃痛就松开了包,然后安迷修就咬住包带子站在地上。


狗狗也咬住了小偷的腿,阻止了小偷前行。


等到雷狮和那被偷包的小姐姐赶到,小偷则是趴在地上求安迷修和狗狗饶过自己。


小姐姐看见一黄色猫咪乖巧的把包送到面前,小姐姐立马抱起安迷修亲了一口,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用包打了小偷一顿,报警。


“小金!!”一金发的小孩跑了过来。


“金,慢点!”


“啊!我看见小金了!格瑞快一点啊!”


金抱着自家狗狗,刚想松口气,一抬头就看见一不怎么友好的脸色。


“妈耶!!原来是雷狮啊……吓死我了”


“这狗……你家的?”


“对啊,这可是我姐姐送给我的警犬。”(ps:秋姐被我私心弄成了一警察)


然后格瑞一来,先跟雷狮打了个招呼,问了一下原因,等到一切结束后就各回各家了。


“啊啊啊啊啊!在下的腿啊啊啊!抽筋了啊啊啊啊啊!”安迷修变成人后趴在沙发上哭诉。


“谁叫你跑那么快,活该!”


“我的骑士道不允许小姐们受到伤害啊。”


“……我对你无语了……”


然后雷狮就想到一黄色喵咪和一黄色狗狗争‘第一’的场景……


原来……猫……跑起来也不亚于狗狗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