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眠

依旧是聊天产物
@Coldsea_LGH 提供的梗👏👍美味

依旧是聊天产物
@Coldsea_LGH 提供的梗👏👍美味

安之若累

【安雷】foreplay(R-18)

CP22无料内容公开~

包含两篇内容,都是车,共5k左右


1.点我看安雷酱phone play


2.点我看安雷酱酒吧酱酱酿酿


End.


其实本来应该520就发的,但是文件在电脑里,我嫌重就没把它带回国(。

另外说一下标题的foreplay就是前./戏的意思嘿嘿嘿嘿


CP22无料内容公开~

包含两篇内容,都是车,共5k左右


1.点我看安雷酱phone play


2.点我看安雷酱酒吧酱酱酿酿


End.


其实本来应该520就发的,但是文件在电脑里,我嫌重就没把它带回国(。

另外说一下标题的foreplay就是前./戏的意思嘿嘿嘿嘿


空心菜卷p💫
【虽然动作的原曲没一个是蓝底但...

【虽然动作的原曲没一个是蓝底但是我就是想用蓝底.jpg】

奶油糖的pv真是一门学问竟然意外的难搞

能动真是太好了(…)

【虽然动作的原曲没一个是蓝底但是我就是想用蓝底.jpg】

奶油糖的pv真是一门学问竟然意外的难搞

能动真是太好了(…)

油茶面儿

最近满脑子都是性转和黄色废料

大家注意避雷啊

上一篇

最近满脑子都是性转和黄色废料

大家注意避雷啊

上一篇

宇暮
你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

你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你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五困
亲亲之前 520521都没反应...

亲亲之前


520521都没反应过来那就让我来强行祝两位524快乐吧!【。

奇迹这套拿来画私服还挺好玩的【x

524425怎么听起来那么肉麻的

亲亲之前


520521都没反应过来那就让我来强行祝两位524快乐吧!【。

奇迹这套拿来画私服还挺好玩的【x

524425怎么听起来那么肉麻的

葱☆

【安雷】无处可藏(12)

原作向,镜头之外的故事

隐约的双箭头,HE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第十二章:温柔地对待你的敌人


       事实上,早在参加凹凸大赛之前,雷狮海盗团就已经在整个宇宙的星域中享誉盛名了。...


原作向,镜头之外的故事

隐约的双箭头,HE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第十二章:温柔地对待你的敌人

 

       事实上,早在参加凹凸大赛之前,雷狮海盗团就已经在整个宇宙的星域中享誉盛名了。

 

       所谓享誉盛名的意思就是,无论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还是垂垂老矣的老人,无论是身处冰冷偏僻的宇宙边缘,还是繁华热闹的宇宙中心,人们总能在某个或风和日丽或雷雨交加的清晨,不经意间看见关于雷狮海盗团的全新报道——他们又歼灭了一支舰队,抑或是点燃了一颗星星。很少有人会把这个知名犯罪组织与雷王星失踪的三皇子联系在一起,大部分人只是因为他们的累累战果所感到惊叹。

       雷狮海盗团是活跃在宇宙中心A-1至A-3区域的犯罪组织,很少有人知道海盗团里的成员分别来自什么星球,只知道他们约莫在两年前突然横空出世,并通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一举站在了宇宙海盗的顶点。当时,A区最有名的宇宙海盗团有两个,不分上下的利刃与烈焰,而无论他们哪一方都不是轻易可以被挑战的。为了在这一行当立足,新生的宇宙海盗往往需要做出选择,是加入利刃阵营,亦或是烈焰阵营,再或者,死亡。

 

       然而雷狮却漫不经心地把这条不变的铁律踩在了脚下——雷狮海盗团成立的第一天,他便同时向利刃与烈焰两方宣战了。

 

       雷狮海盗团一战成名。那场激斗的余烬点燃了A区银河的两条悬臂,飞船舰队的残骸几乎要组成了一个全新的星团。雷狮成功了,最后的大混战中,他生擒了两方的首领,又在全宇宙的直播下冷笑着将那两人处决。从此A区便再也没有两个互不相容的阵营了,新生的宇宙海盗只会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臣服在雷狮海盗团的麾下。

       两年以来,这个宇宙量级黑帮火并的故事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甚至还出版了一系列相关的漫画和电影(据说,雷狮本人还似模似样地参与了这份娱乐产业的分成)。耳融目染之下,连3岁小孩可能都听说过雷狮嘹亮的大名,他们知道他的霸道嚣张和狡猾残忍,知道他从不对自己的敌人留情,知道他的冷酷无情和随心所欲一样出名。

 

       ——因此,此时此刻,当雷狮皱着眉头望着自己的仇敌失去意识,倒在树下,几乎没有人能猜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宇宙海盗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紫色的眼睛静静地燃烧着思考的火焰,锋利的嘴唇开合,扛着的锤子也用力杵到了地上;他罕见地纠结起来,细碎的电弧打在发间,而他的三位下属中相对机智的那两位则无奈地交换了好多个果然如此的眼神。

       “佩利,帕洛斯。”最终,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凶残可怖的宇宙海盗发话了。他用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望了望安迷修,又倏地别过头去,收起雷神之锤,看似无所谓地挥了挥那只杀人无数的右手。

 

       他说:“把这个受伤的白痴拖回去。”

 

***

 

       “我不明白,帕洛斯,我真的不明白。”佩利眨巴着他过长的睫毛,目送雷狮和卡米尔远去继续狩猎,这才回过头朝自己白发的伙伴抱怨道,“雷狮老大干嘛不杀他?”

       “杀谁?”帕洛斯漫不经心地拖着安迷修的两条腿,试图把这个差一公分就到一米八的成年男人甩到佩利的背上。

       “杀安迷修!”佩利大吼道。他右手用力,猛地把安迷修扛到了自己肩上,就像扛着一袋正义化成的土豆。年轻的骑士被狂犬的肩膀顶到了伤口,于昏迷中痛苦地呻吟了几声,立刻流了更多的血。帕洛斯见状凑上去,谨慎地确认了他的呼吸和心率,这才放松地耸了耸肩,默许了金发的狂犬继续这么粗暴地操作。

       “我真的搞不明白啊。”佩利继续抱怨着,但依旧听从雷狮的命令,老老实实扛着昏迷的骑士往他们的来处去,“安迷修一天到晚来坏我们的好事,老大不想杀他吗?”

       “你不明白的事多着呢,蠢狗。”帕洛斯轻松地跟在后头,开始查阅终端中的治愈装备边随口说道,“雷狮老大做事自有他的理由,不然为什么他是老大,而不是你或者我呢?”

       “难道不是因为他最强吗?”金发的狂犬不解道。骑士的血滴滴答答地淌下来,佩利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揉揉鼻子,试图转变思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诶,帕洛斯,我觉得我突然明白——雷狮老大说不定是不舍得杀安迷修了。”

       他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为自己的机智。        

       帕洛斯震惊万分,难道连佩利都看出来了,雷狮和安迷修基佬之间的惺惺相惜?自认看透了一切的帕洛斯上下打量他,欣慰于眼前这条蠢狗也终于拥有了情商。他这么想着,又试探性地询问道:“……怎么说?”

       “你看。”佩利别过头,很明显来了兴致,金色的大马尾在骑士英俊的脸上扫来扫去,“安迷修还挺强的,我看雷狮老大每次和他打架之后都挺开心。所以我想,老大也许是觉得,就这么让安迷修死了,以后就少了一个足够强的,还会主动找上门来的对手了。”

       “……所以?”

       “所以这一切果然都是为了打架。”佩利信心满满,“帕洛斯,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你个大头鬼。

       帕洛斯决定不再对佩利的情商和智商产生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我头痛。背好安迷修,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

 

       安迷修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痛。

 

       更正——他的头好像是不痛的,但是在脖子以下,脚板以上的那些部位,每一寸都像是被十万只铁甲兽依次碾过了一遍,又像是被丛林巨蛛驮在背上狂奔了十万公里。他的手指痛,脚趾痛,膝盖也痛,心脏也痛,最重要的是腹腔那个被撕裂的伤口,更是痛上加痛。

       ……啊,伤口。

       安迷修猛地睁开了眼睛,失去意识前的那些记忆重新回到了他重启的脑中。他想起来了,想起自己遭到了那个奇怪组织(似乎是叫鬼天盟?)的袭击,不算轻松地击败了敌人,之后便受了重伤、险而又险地陷入了昏迷。

       然后他又一次恢复了意识。

       那么现在看来,他确实是没有死——是他果然太过强健,这么多年的那些骑士训练终于产生了效果,还是有什么人正好路过那个地方,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而顺手帮助了他?理智上来说,安迷修倾向于前一种猜测,因为他心知肚明除了自己之外,凹凸大赛里似乎也找不出几个乐于助人的傻子;但是他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又实在不能否认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安迷修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别人的房间里。

       不、不是别人,不是他不熟悉的人,甚至不是随随便便的任何一个人。安迷修掀开身上的那条被子,试图站起来。他扯掉了自己身上胡乱绑着的没什么用处的绷带,确认了衣服底下腹腔上头的伤口已经不再出血,浑身上下的疼痛也不过是没什么大碍的酸痛。他就这么下了床,脚掌贴地,站起来,紧紧皱着眉头,一路走到了房间边缘,那扇关上的木门旁边。

       然后他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门把手上挂着一条看起来格外眼熟的头巾。

 

       好极了。安迷修把头巾攥在手里,心情复杂地得出了结论。

       看来这里是雷狮的房间。

 

***

 

       死亡,或者被自己认定的敌人拯救——由其是你还暗恋你的敌人。安迷修很难说出哪个更让他感到困扰,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雷狮暂时不在房间里。年轻的骑士拿着那条头巾,又一次退回到了床上(他后知后觉那可能是雷狮的床),非常迟缓地坐了下来,薄荷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疑惑。很明显,他得到了及时而有效的治疗,他的伤口痊愈了,浑身上下元力充沛,连嘴巴都不觉得干渴——而当这种无微不至的照料和宇宙海盗这个词汇联系在一起,安迷修无法否认自己感到了一阵微妙的恶寒。

       毕竟,那可是雷狮诶。那个雷狮,随心所欲的,杀人如麻的,特定的雷狮——而不是同名同姓的某个善良友好的陌路人。安迷修神经质地把手里的头巾展平,铺在自己的膝盖上,盯着上头那颗黄色的星星沉默着发起了呆。他无法想象雷狮为什么会选择救自己,受限于那份暗恋的心态,一切的猜想都不可避免地往那个旖旎的方向滑去,变得黏黏糊糊,暧昧又奇怪。为什么呢?怎么会呢?没有答案,他也想不出答案。最终,安迷修也只能试着告诉自己,雷狮本来就是这么捉摸不透的人,任何基于他行为的猜测都并不存在什么必要的意义。无论如何,他还活着,活着就好。

 

       然后下一秒,安迷修看见房间的门把手被人拧动了。


-tbc-

雷狮:理由?没有理由。不好意思(笑),把随心所欲写进人设的角色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欢迎评论hhh

RIME

【安雷】永无乡 33

/长篇连载 HE预定

/Alpha安 x Omega雷

/探案·悬疑·复仇·狗血·年下养成

/OOC和黑化少量涉及


-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4.5(论坛体) 15  16  17 ...

/长篇连载 HE预定

/Alpha安 x Omega雷

/探案·悬疑·复仇·狗血·年下养成

/OOC和黑化少量涉及


-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4.5(论坛体)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2.5(论坛体)  23~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雷,狮。”27号的舌在唇齿间辗转了几个来回,他又发了一次这两个音节,像个初学语言的儿童一样好奇。


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雷狮看不太清青年的脸,那双隐匿在暗处的眼里沉淀着阴影,没有光,似乎在看雷狮,又像在看无人知晓的别处。他的嘴一张一合,雷狮绷紧了神经在分辨他的行为,突然心头一震,发现他在念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现在表现得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在终于厌倦了这个发音游戏后,27号伸手摸了摸玻璃。他先前和雷狮搏斗的时候手上留着的伤口还没处理,满手的血擦在镜面上,触目惊心。感应装置打开了权限,他踏进了关押着雷狮的那间监狱里,穿过玻璃就像穿过水幕一样轻而易举。


头顶的白炽灯闪了闪,细微的杂音一闪而过。27号已经站在了雷狮身前,雷狮因为劈头盖脸的信息素控制不住自己,连皮下的血管都在颤抖,藏在约束服衣袖下的手抠紧了皮带。


“把安蒙剩下的东西都交出来。”


雷狮笑了声,低下头,不想让27号看到自己焦灼的表情,逞强道:“为什么你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样的废话?安迷修,到底是谁把你教成了个废物。”他的话成功惹怒了27号,话音未落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脸颊。雷狮被迫仰起了脸,与27号对视。


“而你每一次都会负隅顽抗,雷狮。”27号一改先前的刻板僵硬,说出口的语句也越来越像人类。他加重了受伤的力气,却更像是在抚摸雷狮的脸颊,连眼神死死黏在雷狮发红的唇上,如同陷入泥沼。


雷狮当然没有错过他暧昧的举动,当即选择了讥讽:“本性难改啊,连执行命令都不忘见缝插针。”27号长着一张和安迷修别无二致的脸,英俊端正的五官在面无表情时显得格外肃杀骇人。他一言不发,猛地将雷狮掀翻在床上,将他拘束服上的皮带和床上的铁链捆在了一起。


这是一只棘手的猎物,即使被拔去了爪牙,也不代表他将受降于人。他浑身的刺都锋芒毕露,叫嚣着要和猎人同归于尽。


吸收了26号的教训之后,组织的人警惕了不少,在把雷狮囚禁起来前就给他打了足量的肌肉松弛剂。所以事实上,雷狮是无法做出任何具有实质性的反抗行为的。


27号单膝压在他的身上,一手扼住雷狮的咽喉,低声威胁道:“你可以继续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试图激怒我,我也可以用其他手段让你开口。”


他短碎的发凌乱地散在床铺上,明亮到刺眼的灯光照得他发梢泛紫。雷狮的脸被遮了一半,嘴角不可一世的笑还明晃晃地露在外边:“你的废话太多了,不如动用你引以为傲的能力控制我的脑子,这次不需要药物了,你可以享受亲自动手的快感。”


虽然口头上极尽所能地激怒对方,但雷狮其实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冷静。他发现安迷修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他使用过精神力。重逢时安迷修坚持要和他肉搏械斗,可以理解为安迷修做贼心虚,守着那丁点可怜的自尊心,不愿意再用卑鄙的手段重蹈覆辙。


但事到如今,只差最后一步——从雷狮嘴里撬出最后的机密——就能大功告成,消除七神最后的隐患,让一切罪证都石沉大海。安迷修不可能再因为自己幼稚的自尊心而导致这一切功亏一篑。


唯一的解释是安迷修突然失去了精神力。雷狮若有所思地眯起眼,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空气中氯气的味道,一时之间也分不清这是“安迷修”的信息素,还是真的消毒水味。他自嘲地笑了笑:“你可以为所欲为,强【。】Jian我也好,标记我也好,都随你的便。”


倏地,27号伸出手插进了他的嘴里,抵在雷狮的舌与齿之间,漠然道:“我干过那种事?”他像个记性不太好的人在自问自答。一阵刺痛突然袭来,他微微蹙眉,看到雷狮咬破了他的手指,殷红的血染在雷狮的薄唇上,衍变成了一抹迷惑人心的色泽。


27号的眼神发直,缓缓低下头,嘴里轻声重复了一次:“我干过这种事。”这次却是个肯定句。他身上雨水的气味倾落下去,将雷狮周身淋得湿透,然后变成了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Alpha的信息素压制是无法抗拒的,雷狮的呼吸变得粗重,他转过头去,被27号掰开的嘴角滴滴答答地往外流着唾液。那双漂亮的紫瞳开始散焦,他在心里迅速地思考着,佩利和帕洛斯赶来救援需要多长时间,有多少胜算,帕洛斯临时跳反的几率又有多大,卡米尔在安迷修手下生还的机会有多少。

所有的计算结果都指向同一个必然的答案——无论他会不会得救,都没有人能阻止他再次被侵犯。


有一只冰凉的手掌从他拘束服的缝隙中伸了进去,顺着他腹部还隐隐作痛的肌肉抚摸上去。雷狮本能地轻颤,他的身体感到恐惧,正在排斥身上的男人。“安迷修”捏得雷狮下颚发疼,强迫他转回头去,正视那双蓝得发冷的眼。


那张脸越来越近,雷狮想象过千百次自己会如何面对安迷修,他的脸上有过青涩的倔强,强装的淡漠,破绽百出的少年老成,愤怒,诘责,悲伤,绝望,冷漠。但雷狮万万没想到自己终究会面对这张脸上讳莫如深的爱欲。安迷修的棕发荡在雷狮额前,笼罩下的是遍布他一生的阴翳。


“还不如我早就杀了你,或者你杀了我。”雷狮用气声说。


那个吻终究还是混着血,不知是雷狮的还是“安迷修”的血,落了下来。


雷狮身上的皮带和锁链都绑得结结实实,拘束服的布料却被扯得乱七八糟。27号的意图太明显了,首先撕破的就是雷狮下身的长裤,他被送进来之前就被扒光了其他的衣服,身上的内衣内裤都在消毒前被脱掉了。


因为信息素的影响,雷狮的下身不但半【。】勃了,甚至早就开始分泌粘【。】液了。27号的手已经掐住了雷狮的大腿,但却没来得及使力掰开它们就脱了劲。


冰凉的液体滴在雷狮脸颊上,他睁开眼,看到27号伸手捂住了一边的眼睛,面上的表情痛苦不堪,七窍渗出汩汩鲜血。27号似乎也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有人正在使用念力破坏他的身体,从雷狮身上翻了下去。


猛地,伴着一声巨响,牢房的玻璃碎成了无数片散落在地,头顶惨白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暗地晃动,电源的动力耗尽,灯光还是熄灭了。逃过一劫的雷狮心如鼓擂,嗓子里都是恶心的腥味,他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到了站在牢房外的人。


远处的应急灯还亮着,勉强勾勒出了来人的轮廓。他的身形和面前的27号如出一辙,连发型都一模一样。那黑影伸手擦了擦嘴角,似乎抹下了一把血,甩在了地面上。


他伸出手,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又受到感召般,开始剧烈震动:“鸠占鹊巢是要付出代价的。”27号双腿一软,单膝跪了下去。


雷狮怔住了,这竟然也是安迷修的声音。



Tbc.

正主来惹!下章肉

顺便我回来了!i'm ok就是最近要花不少时间跑医院了大兄弟们评论更新的话还是内容为主吧不用关心我的病情了




ceile
安雷亲亲!(太纯情了画得我牙酸

安雷亲亲!(太纯情了画得我牙酸

安雷亲亲!(太纯情了画得我牙酸

苗苗苗子
【安雷】 生气了吗 你猜猜看

【安雷】

生气了吗

你猜猜看

【安雷】

生气了吗

你猜猜看

颖瞳
好久没有画沙雕了x画个爽一下【...

好久没有画沙雕了x画个爽一下【这就是你画蹦的理由??】

好久没有画沙雕了x画个爽一下【这就是你画蹦的理由??】

梵瑛🌻

【安雷】命中注定 30(娱乐圈ABO/R15)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短小的car的保险杠【。】……下一章还有继续的!写不完了ORZ



30.

两个少年组合的人气蒸蒸日上。

武侠剧的篇章预告已经发布了,安迷修和雷狮两个娱乐圈新生势力引起了不小轰动。

柳条轻点在湖面上,翠绿色的叶浪峦峦叠叠,满园春色被风吹碎了,旋转摇曳的花瓣色彩各异,擦着锦衣华服的小少爷的脸颊,悠悠荡荡地坠在了涟漪四起的蓝绿色湖面上。

不言不语的侍卫单膝跪地,安安静静地听小少爷吹奏玉笛,他低着头凝视一片卡在地砖缝隙里的粉色花瓣,它的脉络像是血管,呈现着艳丽的红色,从残留着浅绿的根部朝着半透明的娇嫩花膜尖端生长。

“你说,江湖有多大。”

小少爷垂下了手,笛子尾端系着的红色流苏缠绕着少年纤长的小指,侍卫望着那双手,觉得自己更喜欢它握着利剑时的模样。

“江湖在人心里,无边无际。”

“哦?”小少爷眯着眼回过头,白色的玉笛在指间打转,“也容得下我么?”

“那是自然。”

侍卫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一手按着剑鞘,恭恭敬敬地低着头,束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上粘了几片与他气质不符的亮色花瓣,小少爷轻笑一声,一甩袖子并拢两指,夹起薄如蝉翼的花膜,用力碾了碾,它们便化作深色的汁液,沿着指腹的螺纹一圈圈蔓了出去。

“你是几岁跟了我?”

“七岁。”

“细数也有快十年了,”小少爷边说边后退,侍卫不用抬头,便能嗅到对方身上不似兰麝的香气慢慢远去,那味道不甜不腻,好闻极了,“有一件事我从未问过你,抬起头来。”

安迷修睁开眼,平静地抬起头,他的眼睛是比春更浓的翠色,雷狮背着光背着风,像是提着一把剑一般,葱葱玉手握着雕刻着浮纹的白色笛子,直指着面无表情地少年的鼻尖。紫罗兰玉的表面覆盖着一层透亮的、璀璨的亮光,不可一世的小少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心腹,自信满满地笑了起来。

“一辈子跟随我,有异议否。”

安迷修的表情紧了紧,他深吸一口气,直起了腰板,他能看到被万紫千红染上了颜色的春风,能看到蜿蜿蜒蜒爬入湖中亭台的枝条,那上头有一个孤零零的花托,视线急转而下,落在了正逢盛开时的花朵上。

雷狮见他走了神,不由得轻哼一声,狠狠地朝前踏了一步,花朵破碎时发出的声响好似初雪消融,又好似刀剑归鞘。

不苟言笑的侍卫终于柔下了面部线条,他注视着意气风发的主人,弯着眼睛分开了薄薄的唇。

 

雷狮惊恐地发现安迷修X雷狮这个CP的热度一天翻了三翻,他埋在横七竖八的沙发垫子里,黑着脸一条条刷热门微博。

不管是组合的粉丝数,还是他们俩的个人微博,都以疯了似的劲头往上飙窜。雷狮的粉丝数已经超了五十万,看这个趋势在下周前再增长十万绝对不是难事。

雷狮不得不承认,成品出来的效果很惊艳,但也确实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里头,

说实话雷狮在拍摄的时候压根没多想,剧本怎么写他就怎么演,而现在他看着手机屏幕里陌生的自己与安迷修,很难说服自己这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只是纯洁的兄弟情谊。

后来雷狮抽空去搜了搜原著小说,才知道这个篇章对这对主仆的描写很是暧昧,没捅破那层纸,却也没差多少了,作者的私心大家心知肚明,况且现在这世道别说同性了,即使是同性AA恋都不算稀奇。作者不点破,反倒增加了这一篇章的魅力,读者被文文莫莫的青涩情感萌得肝颤,如今又见到了还原至极的安迷修与雷狮的演出,一个个在微博上炸成了灿烂的烟花。

开了窍的雷狮看着屏幕中安迷修的背影,少年的体格顶得衣服布料饱满紧实,窄腰宽肩一览无遗,他口干舌燥地啧了一声,关掉了视频,伸长了手去够放在茶几沿上的可乐罐。

这一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没有练习项目,没有通告,也不需要去开那些又长又臭的回忆,安迷修去健身房锻炼了,雷狮一个人窝在空调房里,拿出了买了好久却一直没时间好好品味的游戏光盘,塞入了已经有些蒙灰的机器中。

今天很热,照理来说已经来到了十月初,不该炎热至此,但即使坐在凉风习习的空调下,他还是热得面色泛红头昏脑涨,空空如也的可乐罐里插着两根冰棒棍,他嘴里叼着第三根,透白的冰棒半融化了,雷狮被冻得牙齿酸胀,但也腾不出手去拿下它,手柄上的手指将按钮敲得啪啪作响,他趁着转场动画,捏住湿淋淋的木棍将冰棒从嘴里抽了出来,伸出舌头胡乱舔了一遍,舌苔在冰酥表层留下一道道刮痕。

三两口将冰棒嚼碎了咽下,雷狮嫌弃地瞅着被糖水濡得亮晶晶的掌心,他瞧了一眼还在说个没完的主角,踹开绕成一团的电线,赤着脚朝洗手间走去。

掬起一捧水泼在热得发烫的脸,雷狮烦躁地撸起刘海,眯着眼睛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他的状况确实不妙,脸红得像是在发高烧,眼睛也不是清明的样子,混得像是盛夏被暴雨侵袭的大海。

雷狮摸着滚烫的脖子,不敢置信地嘀咕着我难道又感冒了,他回忆着安迷修放感冒药的地方,慢吞吞地走进卧室。

高热冲撞着雷狮的皮囊,他甚至听到了水分蒸发的滋滋声,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成了一桩酷刑,他蜷缩着脚趾,揪着胸口的布料,疲倦且颤抖的吐出一口带着酒气的吐息。

在雷狮惊觉体内的热度不同寻常的前一秒,一股浓郁甜辣的香气喷涌而出,浓得使他失去了思考能力,威士忌的信息素味被自动合拢的房门关在了房内,门板掩住了栽倒的雷狮的身影,在轰的一声后回归寻常。


点我看first time前半段

石墨不知道为什么要登陆,点不开的点这里


tbc.


广告位:《虚情假意》

点这里参加抽奖


手机色差为什么这么大
殇 反复改了三次颜色但还是败给...

反复改了三次颜色但还是败给色差

反复改了三次颜色但还是败给色差

雪天冰地

失踪人口,突然沙雕。


微博上看到的段子,感觉很适合安雷酱hhhhhhh

=====

安: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我确实不擅长动脑的事。

失踪人口,突然沙雕。


微博上看到的段子,感觉很适合安雷酱hhhhhhh

=====

安: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我确实不擅长动脑的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