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安雷

7559.5万浏览    68554参与
Erla-埃

我想摸摸你的耳朵【萌系短篇一发完】

巨型OOC预警,雷的就别看了免得眼睛疼

是我流兽人安雷,传统的狼安x不算是太传统的豹雷

能接受的往下。

什么时候想起来会有附赠小甜肉饼当番外?

以下是正文→

    0.
    安迷修是只北极狼。
    雷狮是只雪豹。
    暂且不论他们两个的发色为什么这么不配他们的种类,因为这是作者挑的。
    1.
    雷狮有个不大不小的愿望,虽然不是那么让他在意但是他心痒痒的...

巨型OOC预警,雷的就别看了免得眼睛疼

是我流兽人安雷,传统的狼安x不算是太传统的豹雷

能接受的往下。

什么时候想起来会有附赠小甜肉饼当番外?

以下是正文→

    0.
    安迷修是只北极狼。
    雷狮是只雪豹。
    暂且不论他们两个的发色为什么这么不配他们的种类,因为这是作者挑的。
    1.
    雷狮有个不大不小的愿望,虽然不是那么让他在意但是他心痒痒的不得了。
    安迷修那对白里带棕的毛绒绒的大狼耳朵怎么看都让人像伸爪子上去摸一摸!那种随着他本人动作一晃一晃的感觉真的欲罢不能,雷狮看着不远处的安迷修摸耳朵露出凶狠的目光。
    安迷修猛地挺直了脊背,一脸惊恐的竖着耳朵望向四周。
    然而谁的耳朵可都摸不得,雷狮动了动自己的豹耳,耳朵和尾巴都是对兽人来说最宝贵的东西,被别人摸到的严重程度堪比以身相许。
    2.
    可是雷狮喜欢安迷修。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想摸摸安迷修的那双狼耳,然后跟他说我喜欢你。
    雪豹看着对别人笑得和善的北极狼,低下头红了耳朵。
    3.
    安迷修觉得今天他总是被盯着,而且还是那种属于肉食动物盯着猎物的凶狠眼光。这个按理来说是没道理的,因为他就算再怎么和善也还是条天性凶狠的北极狼,怎么会被别人猎食。
    他神经兮兮的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人,松了口气坐在原地用他那条大尾巴拍了拍地面。
    他今天也没能看见雷狮。
    北极狼失落的像只大狗,耳朵都垂下去了。
    很难以启齿的是他喜欢身为雪豹的雷狮,不同于安迷修的样子雷狮整个人都灵巧不已。劲瘦的腰身,攻击时弓起来的脊背,还有平时那慵懒又高傲的神情,不知从何时开始存于他的心底,侵蚀着安迷修的整颗心。
    还有那随心情甩动的细长尾巴和藏于头巾里的耳朵,不知会是什么可爱的模样。
    安迷修红着耳尖,因为恋爱发出了苦恼的叹息。
    4.
    “所以我怎么才能把这个木头脑袋追到手?”
    雷狮一脸的纠结和不耐烦,神似追女人的流氓头子。
    卡米尔第25次坐在雷狮的对面看着雷狮仿佛青春期的少女一样为一个不知自己心意的人而烦恼,虽然雷狮的确是青春期的年龄然而他是男的。
    虽然看在面前这份特供超大份草莓芭菲卡米尔觉得帮帮雷狮也无所谓。
    “大哥你太优柔寡断了,不像你。”
    雷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他,拍了拍大腿。
    稳了,卡米尔想着改天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塞进去宾馆开房递给套子和润滑剂万事大吉,吃了一大口的芭菲一脸幸福。
    然而第二天卡米尔看着雷狮一脸凶相的去找安迷修的时候他觉得可能他大哥错会了他的意思。
    大哥,我说你直接一点没说让你拿着锤子过去。
    5.
    “雷狮,有何贵干?”
    安迷修看着来者不善的雷狮,架起了双剑。
    “呵……安迷修,我说你……”雷狮斜着嘴角哼的笑了一声。
    “耳朵毛怎么那么多?”
    卡米尔:“……”
    雷狮:“……”
    安迷修:“……啊?”
    6.
    “卧槽啊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我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察觉到自己不妙并且提前撤场的雷狮咆哮着一拳砸在附近的树干上使得树叶子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卡米尔觉得他大哥快要因为丢脸恨不得刨坑挖个洞钻进去呆到地老天荒安迷修忘记这件事情为止。然而事情没这么简单,雷狮现在已经开始在蹦迪的边缘大鹏展翅了如果再不阻止一下八成整片树林就快被他带着锤子给蹦没了。
    “大哥冷静,人设要崩。”
    7.
    “所以他是在嫌弃我毛多吗?!”
    安迷修坐在安莉洁对面一脸的欲哭无泪,整个人趴在桌面上底色都没了。
    “我,我还对我这对耳朵和尾巴的可爱度很有自信的……”
    安·哭唧唧·迷修垂着毛绒绒的耳朵失落的要死。
    “你不能这么想。”安莉洁冷静的拿勺子柄戳了戳他,“说不定他说的是假话。”
    安迷修活了一半:“怎么说?”
    安莉洁吃了一口特供芭菲才说:“可能他只是单纯的想打你但是找不到理由。”
    安迷修这回彻底的死透了。
    8.
    卡米尔觉得他得和雷狮谈谈。
    “所以大哥你为什么一遇到安迷修就放弃你那狂霸酷炫拽的人设了呢?”
    卡米尔一口气说完这句话连逗号都没加。
    雷狮也很愁的点点头:“我也好奇。”
    “……”
    事已至此只能以毒攻毒,卡米尔从旁边的纸袋里拿出了就在不久之前定做好的安迷修小号Q版毛绒公仔——豪华兽耳版,递给了雷狮。
    “大哥你把这个公仔当做安迷修,把我当做空气就好。”
    只见雷狮看着那个神似安迷修的脸(就是小了一号还可爱了)目光逐渐上移停留在了那对伪造的毛绒绒的狼耳朵上,神色变得凝重甚至有些凶狠了起来。就在卡米尔的注视下雷狮慢慢的像这个可爱的公仔伸出了他邪恶的双手。
    终于要来了吗,大哥终于要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了吗!
    只见雷狮的双手颤抖,然后一把捏住了那对毛茸茸的耳朵。瞬间那种严肃的气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傻萌傻萌的轻松感,雷狮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略带隐忍的开心笑容,伴随着脸上的不明红晕。
    然后他还时不时在那对耳朵上捏一捏。
    破案了。
    卡米尔捂着脸拍了张照发了过去。
    9.
    安迷修紧张的汗都要下来了。
    “所以其实你只是想摸我耳朵?”他问坐在他旁边的雷狮。
    他们俩坐在咖啡店的一角,安迷修旁边是雷狮,对面是始作俑者的卡米尔和安莉洁,他们现在看着面前这两位紧张的像是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一样,叹了口气觉得还是相互交流一下咖啡店新出的特供芭菲哪个口味更好吃比较有意思。
    “我喜欢草莓味。”
    “猕猴桃混合榴莲味也不错呢……”
    “……”邪教啊。
    10.
    安迷修送了口气,好在雷狮并不是因为嫌弃自己的毛皮而目光凶狠。若他想摸,也不是不能摸。
    毕竟摸了就代表雷狮表白了,两心相悦,是个皆大欢喜的事儿。
    安迷修想了想,歪了歪头把耳朵蹭到雷狮脸上。
    “给你摸。”
    雷狮看着这个近乎讨好的行为一下子红了耳朵,盯着那个毛茸茸还一晃一晃的耳朵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才肯伸手上去小心翼翼地摸了几下。然而没几下他就沉迷于狼耳朵的谜之好触感,爱不释手了起来。
    雷狮没捏几下安迷修脸就红的透透儿的。捏耳朵与调情无异,而且他一低头就能看见雷狮帽衫里面套着紧身衣下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空隙间可以看到顺着腹部一直向下的腰线。安迷修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整个人晕乎乎的只觉得雷狮腰真细。
    安迷修用他灵敏的嗅觉闻到了雷狮身上那淡淡的味道,脑浆都要沸腾了。
    狼尾巴软软的拍了拍椅子面,北极狼快被自己脸上的热度烤熟了。
    11.
    沉迷于甜食的卡米尔终于良心发现了。
    “大哥,你再捏安迷修就可以吃了。”
    12.
    理所应当成为恋人的大赛第四和第五此时面对着一个不得了的问题。
    “我们,谁上谁下?”
    安迷修一句话硬生生地阻止了二位的婚前*行为。
    13.
    两个平均身高180+的大男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在床上盘着腿面对面坐着,一脸为难。
    “肯定我是上面的那个。”雷狮果断的说。
    安迷修甩甩尾巴表示否认:“我也不会是下面的那个。”
    雷狮抱着臂一声冷哼:“你比我矮了七厘米还想上我?”
    安迷修锤了锤床表达了自己的不平,看向雷狮的眼神里多了些不妥协。
    “我觉得谁上谁下不能用身高问题来决定。”
    14.
    两个人在床上讨论半天僵持着解决不下来,不心开房的积分他们也心疼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和自己梆硬的鸡儿。衡量一下之后他们决定用大小来一决胜负。
    同时脱下那最后一块遮羞布(就是内裤)用实力来决定谁才是左位!
    雷狮势在必得因为他觉得既然他比安迷修高那么七厘米那儿肯定相应的大七厘米,但是雷狮忽略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安迷修看上去人畜无害像只狗,但他是狼。
    而且犬科动物都是天赋异禀。
    还持久的要命。
    雷狮在看见安迷修拽下内裤的一瞬间脸就青了觉得自己今晚要么是爽死要么是疼死,而且初体验一般都是后面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天要让他雷狮命绝于此。
    15.
    随后雷狮终于在拽着床单哭出来的时候明白犬科动物的厉害之处。
    太大,也太多了。
    16.
    但是安迷修偶尔会露出类似于狩猎时的眼神,当那蓝绿眸子像是在散发着幽光看向雷狮时,雷狮不免的因为兴奋而惹得全身战栗。
    他不由得扬起嘴角来期待安迷修会做什么。
    17.
    后来凯莉问安迷修初体验的感想。
    安迷修笑得腼腆脸上带着红晕。
    “原来豹子会喵喵叫……”
    18.
    尽管习性不一样,安迷修和雷狮还是在尽量去接纳对方。尽管吵架也好打架也好,遍体鳞伤之后雷狮和安迷修还是最喜欢蹭着对方的耳朵去舔弄伤口。
    “那你们喜不喜欢这样呢?”有人问。
    19.
    安迷修和雷狮对视了一眼,笑着双手合十。
    20.
    “喜欢。”

脱落角质
我终于摸摸潮男!明天加油💪!

我终于摸摸潮男!明天加油💪!

我终于摸摸潮男!明天加油💪!

千里不见无明夜

2019第一张生贺就给 @冰块半糖 了!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妳肯定不知道妳曾说过的话给了我多大的鼓励


生日快乐,希望未来的一年妳都能,呃,顺顺利利💕(老人式祝贺)


2019第一张生贺就给 @冰块半糖 了!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妳肯定不知道妳曾说过的话给了我多大的鼓励


生日快乐,希望未来的一年妳都能,呃,顺顺利利💕(老人式祝贺)


滨臣禁卫🐰

白鸟掠过·第十一章

#CP:安雷

#二/战paro-阅读须知-

#间谍安x间谍雷


上一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贵族


两人将车停到了公寓楼下种着的一圈的灌木丛边,在法产轿车的停泊区内争得了一席之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记下了方向盘上刻着的电报码,再从驾驶座旁发现了一把小刀,隐去了那些编码,而后便上了楼。依旧是安迷修走在前面,雷狮将手插在口袋中,走在后面。他们一言不发地朝住处去,空荡荡的楼道内只听得节奏分明的脚步声,倒衬得整座公寓楼更加寂静,像是无人居住的新宅,更像是曾放过棺材的鬼宅。


不过室内究竟是温暖的。安迷修开了门,便和雷狮一道走进屋里。他见对方没有同往...

#CP:安雷

#二/战paro-阅读须知-

#间谍安x间谍雷


上一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贵族

 

两人将车停到了公寓楼下种着的一圈的灌木丛边,在法产轿车的停泊区内争得了一席之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记下了方向盘上刻着的电报码,再从驾驶座旁发现了一把小刀,隐去了那些编码,而后便上了楼。依旧是安迷修走在前面,雷狮将手插在口袋中,走在后面。他们一言不发地朝住处去,空荡荡的楼道内只听得节奏分明的脚步声,倒衬得整座公寓楼更加寂静,像是无人居住的新宅,更像是曾放过棺材的鬼宅。

 

不过室内究竟是温暖的。安迷修开了门,便和雷狮一道走进屋里。他见对方没有同往常一样顺手把门反锁上,也没说什么,走上前将插销落进栓里,眼看着雷狮低头走进卧室,自己便往盥洗室去了。

 

他们的日子过得像一对逃避世俗礼教束缚的痴男怨女,颇有些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意味,在外头又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真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大床”。厨房自然是下不得的,毕竟他们一日三餐都在外头解决。英/国人兴许也讲究个民族自信,可放在料理上,约莫这分自信是要一败涂地的。可惜这房间里既不住着痴男,也没有住着怨女,而偏偏一座山头上塞了两只老虎。

 

雷狮进了卧室,便坐在床边,他终于将双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发红的指节一在空气中完全暴露,便有种芒刺肉中的痛感,激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雷狮看见自己指缝间隐隐有些青紫色,大概是敲击琴键时太用力了。他在心里暗骂自己弹什么不好偏去弹李斯特那个疯子写的唐璜,却是当时心里咽不下那口气,便要用这首曲子堵住那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们的嘴。雷狮向来就是这样要强的人,从不低头,从不认输。这性格让他舒服了很多年,但也让他不得不去承受一些可以避免的伤痛。当然,狮子是不会怕这些的,没受过伤的狮子,便不是个合格的万兽之王。

 

他一边凝视着自己张开的手掌,连外衣都来不及脱下;一边听着盥洗室里传来的水声,猜想着安迷修是在洗澡亦或是在干些别的什么事情。直到对方端着一盆水走进卧室,他抬头看着这人,还在思考怎么迅速躲开对方泼过来的水。

 

亲爱的骑士先生自然不会做这种事。他端着这盆水,稳稳当当地放在了雷狮的床头,又将胳膊上挂着的白毛巾叠好了放在旁边,训练有素的英/国绅士是不会从盆里晃出去哪怕一滴水的。然后安迷修就坐在雷狮床旁的椅子上,喉结滚动着咽下口水,开口时还有些措辞未熟的磕碰:“你一直把手缩着,我猜你可能是弹琴时受了点伤,就接了盆热水……水温我试过了,正好可以泡手!这会儿太晚了,本来想给你买药,明天我早点去帮你买,你先缓解一下,可以吗,雷狮?”他眨了眨自己翡翠似的眼睛,又低头看向雷狮的手,青与红在白皙修长的手指上显得突兀非常。安迷修在隐约间竟让自己的眼睛流露出些复杂的情感,仿佛有心疼,有疑惑,还有点仰慕。

 

“没必要,我自己去买。”雷狮看着对方的眼睛,努力让语气冷下来,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把双手泡进水里,有一瞬间像是泛紫的水葱入盆。温暖的液体在指缝间流窜,迅速抚平了僵硬与疼痛,也使得雷狮紧锁许久的眉头舒展开来,几小时前不愉快的回忆也被消弭。他忽然觉得安迷修贴心起来还能算个骑士(气起人来自然就是个恶魔),而对方似乎对自己的冷言冷语也见怪不怪了,放心地笑了笑。雷狮被这笑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但又无法回避,只得理他:

 

“你是不是想问什么?”

 

“呃……嗯,”安迷修还想再藏一会儿,没想到却藏不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便挠挠头发先说去洗澡,等洗好了再回来说。雷狮叹了口气,答应了一声,看着对方脱下外衣挂在衣架上,往浴室走去。

 

他想说什么呢?雷狮在心里想着,忽然瞥见了离开时未曾合拢的落地帘,那一丝缝隙里的夜已经很深很重,不知现在到了几点,他也没心思去看墙上的钟。横竖明天是周末,该闹事的该泄密的都不会那么积极,多睡一会儿也无可厚非。

 

安迷修洗澡时,大脑不知怎的,全是自己和雷狮那些曾经过近接触的画面,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不恰当的时候起了不该有的欲望。镜子里的他脸颊和耳根都有些发红,自然不是因为水温过高,要知道我们亲爱的安迷修先生到现在还保有着独身的童贞,此时居然对一个朝夕相处的男人产生了生理反应。他大概没工夫去想什么情不知所起,或是别的零零碎碎的东西,只能在心里向上帝告述自己奇奇怪怪的念头,不过似乎没有反省和改正的打算。感情这种东西,一旦落地生根,便不能遏制住生长的势头,更何况这玩意儿在他心里都发芽好久了,真可谓长势喜人。只是不知这份已经几乎明了的感情,他还能在心里藏多久,或者是,还能自欺欺人多久。

 

“雷狮……”

 

安迷修洗澡的时间比平时长了很多。等他系好浴袍出来时,雷狮都已经只穿着薄衬衫,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听到动静,才回过神来。床头的那盆水已经微凉,旁边放着沾了水的毛巾,台座上罩着大衣。他手上的紫红已经消去不少,唯指缝处还有些淤青,但活动起来并不碍事。他说差点以为对方在浴室里淹死了,还想着怎么汇报给丹尼尔。安迷修听了这话,好不容易正常的脸又红了起来,走过去的同时胡乱擦着湿漉漉的棕发,还傻笑着和人道歉。雷狮觉得时间不早了,索性把毛巾丢进水盆里,先去洗澡,让对方考虑清楚想问什么,便走去浴室,留下安迷修独自坐在床边,也不知想些什么。

 

雷狮洗澡洗得很快,他将头发擦得几乎见不着水滴才走出来,紧系的羊绒腰带竟还多出好长一截。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坐在他的床边,想站起来挪个地方,却被对方示意就坐着别动了。雷狮大概不会承认,自己刚从浴室走出来时,多看了一眼那家伙锻炼极好的身材,谁让这人的浴袍不穿紧实点,衣服像是存心不贴身上,有力的颈骨一直到块垒分明的腹肌都可依稀遍览。雷狮在心里暗骂着,脑子却忘不掉,也只能十分勉强地归咎于安迷修的“不修边幅”。

 

毕竟是自己的床,雷狮便直接躺上去,一点拘谨的意思也没有。他曲起一条腿好把手放膝盖上,顺便腾了些自己和安迷修的缓冲地带。他见对方把头转了过来,神情庄严肃穆得像要问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不知道的只怕会以为这人要求婚。在经过了十几秒的沉默后,约莫是担心气氛过于凝滞而再没有活跃的余地,抑或是不想让雷狮不耐烦,安迷修身体略微前倾,朝对方靠近了些许,皱了皱鼻子闻着没来由的清香,终于开口发问:

 

“雷狮,你是贵族吧?”

 

雷狮被这个问题问得怔了好几秒,又看了看对方无比认真的神情,究竟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本清冷的紫眸也弯了些弧度。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反问道。

 

“因为你会弹很困难的钢琴曲,能看懂凯莉小姐的暗示,还……很有品位?”安迷修说着说着,也没法再提供什么有力的例子,毕竟这种三分靠依据七分靠直觉的判断,本就说不上什出所以然来。

 

“安迷修,”雷狮干脆闭上了眼睛,笑得连虎牙都露了出来。他晃了晃脑袋,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方才睁开眼,看着对方那张傻里傻气的脸,佯装质问地开口,“原来你没事的时候,一直在盯着我看?”

 

“在下没有!”安迷修被问得一时慌了神,脸红得像砸了牛顿脑袋的那个苹果,急于为自己辩驳,却显得更加窘迫。他连坐都快坐不住了,又怎么能指望自己的话站得住脚呢?

 

雷狮见对方这幅样子,似乎已经满足了自己戏弄人的心理,便直接答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他顿了顿,将脑袋靠在枕头上,又继续说道:“我说过,我是约克郡人。”

 

“约克郡……那儿不是有国王陛下亲封的约克公爵吗?”

 

“我是他儿子,”雷狮答得风轻云淡,并没有理会安迷修那副游离在惊讶与意料之中的表情,转而看向窗帘留出的那条缝,窗外的星星映在他郁紫色的眼睛里,过一会儿又闪烁着沉入别处了。他看安迷修不吭声,旋即又添了一句,“精确点说,是第三个。”

 

约克公爵的第三子。这个身份被安迷修默念了好几遍。他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约克公爵,那是在一场很高级的宴会上。他印象里的公爵,是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蓄着胡须,拄着镀金的乌木手杖,眼睛也是紫色的,深邃而凝重。但此人在宴会中寡言少语,待人接物也相当克制,所以并没有给年幼的安迷修留下太深的印象。他很没办法把眼前的雷狮和记忆里的公爵联系在一块儿,尽管两人在相貌上的的确确有着血缘的传承性。他看着雷狮,对方似乎是困了,阖着眸陷入了浅眠,不知是星光还是路灯的白光,从帘缝里漏进来,正好就洒在雷狮略微仰起的脖颈上,简直像是天鹅沐浴在月亮下,美得不可方物。安迷修又忽然弄清了房间里那股清香的来源,原来是雷狮洗澡时用的香皂,他们的洗浴用品向来分开摆放,自然互不知晓。这种香气很清很淡,也并没有甜美可谓,是最适合的男士的那一种。

 

“你是不是很好奇,贵族子弟也会来当兵?”雷狮一边问,一边睁开了眼睛,饶有兴趣地等待着安迷修的反应。不过对方并没有十分惊讶,反而答道:“没有。我在刚参军时就见到过很多贵族的子女,听说别的军营还有王室成员。”

 

“我和他们不一样,”雷狮冷哼一声,手掌在柔软的浴袍上摩挲,“他们基本是为了践行贵族的准则,我只是讨厌那种生活而已。”

 

雷狮的话对于安迷修而言,并没有很难理解。他在第一天认识雷狮时,就感受到了他的离经叛道和桀骜不驯,可他却依旧能发觉对方是个贵族。不仅仅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还有很多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流淌在蓝色血液之中,直至走进坟墓。他从小就想成为一名骑士,他努力地去记那些一名真正的骑士所必须具备的良好道德与品质,拼命地去锻炼自己,直到具备那样一种人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骑士精神与贵族准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这也是雷狮无论如何也褪不去的生命的底色。

 

或许,雷狮也从未丢下过那些从襁褓里带出来的东西。高贵的气质、悲悯的心、自由而高洁的灵魂、勇气与担当、不屈的意志,还有不侮的尊严。

 

好像这两个人完全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逢,直到最终,殊途同归。

 

安迷修想了很多东西,但没有和雷狮说什么。他看对方已经把叠好的被子展开盖在身上,便识趣地回到了自己床上,也盖好了被子。

 

雷狮盖着被子,转过面朝着阳台,大概是要睡了。这会儿已是深夜,还醒着的,大概也只有他们了。安迷修却没有,他半身盖着被子,却还靠在床头,胳膊交叉垫着脑袋,望向天花板发呆,他看着那些点点星光重复了好多次的聚散离合,忽然自言自语起来:

 

“雷狮,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他还没睡,但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只是说话。

 

“你还有父母,尽管可能你们的关系并不好,”安迷修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回应,但也并不惊讶。他从枕头下拿出一块已经有些褪色的铜镀金怀表,连着表链一道抓在手心里,应该是他极为珍贵的信物,“我父母在二十二年前就去世了,那时候我才刚出生,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我是被一个老兵收养的,前两年他也去世了。”他说得十分平静,笑得很苦,眼里流露出的温柔与哀伤都倾泻在那块怀表上。

 

雷狮听到这话,沉默了很久。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没法去安慰。他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合适,难道还能说一句“你还有我”吗?这也太恶心了。他忽然想到一个好话题,很适合终结现在这个悲伤的桥段,便开了口:“战争结束后,你想去哪里?”

 

“不知道,你呢?”安迷修将怀表重新挂在自己脖子上,表盘正好贴在心口处,他也很喜欢这个话题,言语间都带上了几分开朗。

 

“去苏格兰,”雷狮睁开眼,横竖背对着安迷修,他便笑了起来,只有自己看得见,“我要自己开个农场,反正不回约克。”

 

“那我也去,”安迷修说着,侧过头看了看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我就在你的农场旁边放羊。”

 

“你不怕我把你的羊抢走?”

 

“那我就去你的农场里住下。”

 

“看你本事了,晚安。”

 

“晚安。”

 

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但离睡着大概还有好一会儿。一个暂时不愿被他们承认的事实在不断地靠近,安迷修与雷狮之间发乎情止乎礼的距离正在被一点点打破,那份最初的同事之谊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质。


——————————

下一章-第十二章

归档-于无声处

清旖

出 凹凸本 过两天删
安雷 永无乡 60r
安雷 和宿敌当同桌的那些日子 55r带除维吧唧
安雷从零开始的恋爱 60r
安雷 虚情假意 60r
安雷 须更    狙 20r
安雷 课间休战 35r
安雷 para 20r
瑞金 玻璃洲 65r
瑞金 规则变动 45r
雷安 超新星 100r
瑞金 bb万圣画集 40r
瑞金 香榭丽舍135号 35r

出 凹凸本 过两天删
安雷 永无乡 60r
安雷 和宿敌当同桌的那些日子 55r带除维吧唧
安雷从零开始的恋爱 60r
安雷 虚情假意 60r
安雷 须更    狙 20r
安雷 课间休战 35r
安雷 para 20r
瑞金 玻璃洲 65r
瑞金 规则变动 45r
雷安 超新星 100r
瑞金 bb万圣画集 40r
瑞金 香榭丽舍135号 35r

Dream ☆

是安总和雷总!
打算出钥匙扣(๑´∀`๑)
你们喜欢p3还是p4

是安总和雷总!
打算出钥匙扣(๑´∀`๑)
你们喜欢p3还是p4

淞汁爆浆

摸点鱼……看我蹭tag技术多么娴熟(你)

摸点鱼……看我蹭tag技术多么娴熟(你)

思维定轨。

再发一遍
毫无特效一图流
是想做的手书
的开头
在咕咕的边缘
大鹏展翅
tag有但是
雷哥并没有出场
这是安安的一图流

再发一遍
毫无特效一图流
是想做的手书
的开头
在咕咕的边缘
大鹏展翅
tag有但是
雷哥并没有出场
这是安安的一图流

星忆🈲
是给鸡同鸭讲的返图! @山田脾...

是给鸡同鸭讲的返图! @山田脾 老师的画风太好看了!!!故事也好棒!!爱了!!!!

是给鸡同鸭讲的返图! @山田脾 老师的画风太好看了!!!故事也好棒!!爱了!!!!

竹墨夜
是猫猫雷吖(❁´ω...

是猫猫雷吖(❁´ω`❁)

是猫猫雷吖(❁´ω`❁)

拉拉爱读然
锤子太可爱乐55555忍不住画...

锤子太可爱乐55555忍不住画了私设55555私心安雷

锤子太可爱乐55555忍不住画了私设55555私心安雷

☁鸥里然气.Biu

今天的安雷酱!忍不住摸了一下鱼鱼。挠头w。

麋鹿安&黑豹雷是列表的点图!。

今天的安雷酱!忍不住摸了一下鱼鱼。挠头w。

麋鹿安&黑豹雷是列表的点图!。

慕眠

虚情假意65
向死而生60(裸本)
从零的维的3个吧唧100
要的联系QQ2044834049

虚情假意65
向死而生60(裸本)
从零的维的3个吧唧100
要的联系QQ2044834049

废。💫

【安雷】如果你不是个gay……

“如果你不是个gay,这是我哥电话:xxx如果你是,这是我的:xxx(我确定是在问你,并且也包括你身边的那位男士)”

安迷修看着自家妹妹递过来的纸条,陷入了心情复杂。他摇了摇脑袋然后顺着同胞妹妹指着的方向看去。

眼睛都看直了。想必自家妹妹一开始估计也是这个反应,安迷修算是能理解她了。

那两个人是什么神仙颜值?!!!

男人生的高挑,两条腿又长又细,腰部也非常纤细并且看着韧性极其不错,面容精致的比很多女孩子还有好看,黑发被头巾服帖的裹住,紫色的眸子里仿佛有着星星。

而他身边小巧些的女孩子同他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安迷修坚定的,不能让妹妹被拐走的心被撼动了。

自家妹妹倒是比他还要先...

“如果你不是个gay,这是我哥电话:xxx如果你是,这是我的:xxx(我确定是在问你,并且也包括你身边的那位男士)”

安迷修看着自家妹妹递过来的纸条,陷入了心情复杂。他摇了摇脑袋然后顺着同胞妹妹指着的方向看去。

眼睛都看直了。想必自家妹妹一开始估计也是这个反应,安迷修算是能理解她了。

那两个人是什么神仙颜值?!!!

男人生的高挑,两条腿又长又细,腰部也非常纤细并且看着韧性极其不错,面容精致的比很多女孩子还有好看,黑发被头巾服帖的裹住,紫色的眸子里仿佛有着星星。

而他身边小巧些的女孩子同他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安迷修坚定的,不能让妹妹被拐走的心被撼动了。

自家妹妹倒是比他还要先一步败下阵来,拍了拍自己傻哥哥的肩,竖起了大拇指

“哥,放心,我知道你想要谁。”

安迷修看着自家妹妹不断往人家妹子身上飘的眼神,虽说他也在偷瞄那个紫眸的男人,但还是不放心的开口

“哥哥我绝对是直的!”

安弥休听着自家哥哥无力的辩解还是顿了顿脚步,朝着姑娘走去的脚步僵硬的紧急偏往另一人。

雷诗淡定的扬起嘴角,对着那个有些傻愣愣的姑娘勾了勾手指。

安弥休没敢回头看自家哥哥,心里面愧疚万分的道歉最终三两步上前牵过雷诗的手冲着好看的人腼腆的笑了笑,一起先一步离开。

这也太没有出息了!!居然对方勾勾手指就能被钓走!!

安迷修心里犹如万匹草泥马奔过但他还是顶着尴尬,硬着头皮看向了雷狮。

对方不光笑了,舔下唇的样子无比性感。安迷修看着对方抬起左手,勾了勾食指

不说了,真香。

—end—

然后两对兄妹在第二天就各自确定关系了。

边缘619
我管用的笔刷丢了……(陷入恐慌...

我管用的笔刷丢了……(陷入恐慌)

我管用的笔刷丢了……(陷入恐慌)

💦崔韩率的缡水💦

【安雷R】Taboo

重修版~~~全文1w5

周末限定,周日删

之前在星间买了Taboo的孩子们请尽快退款

如果还有想要的请入群762947774

我会视情况重找工作室~~

详情请戳http://lishui210.lofter.com/post/1ee89aa5_ee743789


双天使看这https://shimo.im/docs/WQupMJiTRbgdXE7B/ 

重修版~~~全文1w5

周末限定,周日删

之前在星间买了Taboo的孩子们请尽快退款

如果还有想要的请入群762947774

我会视情况重找工作室~~

详情请戳http://lishui210.lofter.com/post/1ee89aa5_ee743789



双天使看这https://shimo.im/docs/WQupMJiTRbgdXE7B/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