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亚轩

1136.1万浏览    3745参与
晴空雪儿😘

陪你长大,伴你身旁

⚠sp/训诫

⚠原创禁止抄袭

⚠第一次发文请大家善待我

⚠最后,爱你们


⚠不明白sp的可以百度,不喜欢不懂勿入!!!


第二章 开学考试啦


不管怎么闹,怎么不愿意,该来的还是如期到达,一大早几个小孩都分别被自己家哥哥从床上捞起来:


——丁程鑫家


“刘耀文,宋亚轩,起床了”


“哥...等一会儿嘛”宋亚轩勉强睁开眼讨价还价,而刘耀文丝毫没有反应


“三个数,不起床我拿戒尺了昂”话刚说完,刘耀文就睁开了眼睛,几乎同时冲进厕所,他知道他哥向来说到做到


相比刘耀文,很显然宋亚轩反射弧太长,根本没反应过来,丁程鑫也没真和他计较,一巴掌拍在人的身后,把人拉起来

⚠sp/训诫

⚠原创禁止抄袭

⚠第一次发文请大家善待我

⚠最后,爱你们


⚠不明白sp的可以百度,不喜欢不懂勿入!!!


第二章 开学考试啦


不管怎么闹,怎么不愿意,该来的还是如期到达,一大早几个小孩都分别被自己家哥哥从床上捞起来:


——丁程鑫家


“刘耀文,宋亚轩,起床了”


“哥...等一会儿嘛”宋亚轩勉强睁开眼讨价还价,而刘耀文丝毫没有反应


“三个数,不起床我拿戒尺了昂”话刚说完,刘耀文就睁开了眼睛,几乎同时冲进厕所,他知道他哥向来说到做到


相比刘耀文,很显然宋亚轩反射弧太长,根本没反应过来,丁程鑫也没真和他计较,一巴掌拍在人的身后,把人拉起来


“还不起,真想挨打啊”


“哥,你偏心”刘耀文含着牙刷嘟嘟囔囔探出头叭叭


宋亚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翻身下床去洗漱,顺带着玩笑给了刘耀文一拳


丁程鑫走过去揉了揉刘耀文毛茸茸的脑袋走了出去把温着的早餐拿出来放在餐桌上


——马嘉祺家


“源源,浩翔起床了”


“浩翔,浩翔,源源,真源”


“... ...”


“张真源,严浩翔!”终于,马嘉祺的好耐心被磨干净了,他看了一眼时间都快来不及了直接叫了人大名,成功把俩个人给吓得一激灵


“哥...哥”几乎同一时间叫出声


“起床”冷冷吩咐一声走了出去,留下俩个人偷偷吐了吐舌头赶紧爬起来


——敖子逸家


“起床”进门,掀被子一气呵成,随后关门出去,陈泗旭是已经习惯了,挠挠头爬起来,留下贺峻霖一个人凌乱,但到底不敢大早上就招惹他哥,也别别扭扭去洗漱


三家准备完毕,也都各自出发,路上三三俩俩也就相遇了,互相抱怨早上自家哥哥多么暴力等等等,玩着闹着也就到了学校。


不管是高中还是初中或者小学,都是不负人期待,到了学校收了作业总结一下,就开始发试卷考试——


我们先来看高三这边:


王源和千玺一拿到试卷首先是阅题,毕竟他们都是深知这次考试的重要性,这可关乎着他们的身家性命可是马虎不得。


丁程鑫他们三个自然也是不敢马虎,不过小朋友那边就木有这个觉悟,刘耀文严浩翔贺峻霖他们几个完全无所谓,一点也不慌,试卷发下来就扔在一边,张真源很认真,不过状态貌似不太好哦,陈泗旭是最稳的,稳操胜券的姿态,宋亚轩反射弧比较长我们不能强求他。


考完试有人欢喜有人愁,王源儿千玺还好俩人互相默契一笑谁都没提考试结果,下面的倒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


“丁哥,刚刚最后一道选择题选D吧”


“嗯,最后一道填空是5”丁程鑫和马嘉祺说着话敖子逸突然插进来一声哀嚎


“啊啊啊完了,丁儿你确定吗,我都没写对啊,五分呢,这次不得被哥打死啊”


丁程鑫没好气的给人脑后壳一巴掌


“你活该,一天天没个正形”


“鑫哥,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讨好意味极其明确


“不是见死不救,是我死了也救不了你”虽说是实话却也的确有些好笑,马嘉祺在旁边不禁笑出声不过在丁程鑫的眼神中乖乖捂住嘴表示安静


敖子逸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他也知道丁程鑫说的对


“敖子逸,你给我说说你大概能考多少,你是不是没好好学?”丁程鑫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又偷懒揪着人耳朵质问


“噢,老丁儿.....不不不哥哥哥”在丁程鑫威胁下被迫改口



“没有...我我真就没发挥好而已...”


“是没发挥还是没发挥好?”丁程鑫看他支支吾吾强词夺理的样子就生气,忍不住一脚踹在他身后,尽管生气也没忘顾及他的面子看了看没人看过来,戳他的脑门,说完就回了班级


“你等着哥收拾你吧”


敖子逸不敢说什么一脸委屈看向马嘉祺,马嘉祺叹口气上去揉揉他的脑袋以示安慰然后给人拽身边一起回了教室


考了一天的试老师也就没多布置什么作业,几个小朋友也就撒了欢儿回去吃吃喝喝,唯独张真源心事重重,马嘉祺也是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


桥本环球

恋爱日记

上课铃响过后后门被冒冒失失的撞开,篮球也被随意的扔到教室后面最后滚到了饮水机旁边。


刘耀文坐到宋亚轩旁边,噼里啪啦制造出好多噪音,宋亚轩皱了一下眉头。自从和刘耀文同位之后,他发现刘耀文的人生好像除了睡觉就和他那帮好兄弟到处玩。学习这两个字好像和刘耀文的人生完全不搭边。


台上的老师早就习以为常,在讲台上照旧讲着难懂的二次函数,宋亚轩挠了挠头,这章看来要多练一下。


“丁程鑫~”刘耀文刚收拾好他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又开始找他的好兄弟玩,“打牌吗?”


丁程鑫隔刘耀文一个过道,但是刚刚打完球加上昨天晚上通宵打游戏,困意涌了上来。


“不打,我要睡觉。”说完就带上帽子趴在了桌子上...

上课铃响过后后门被冒冒失失的撞开,篮球也被随意的扔到教室后面最后滚到了饮水机旁边。


刘耀文坐到宋亚轩旁边,噼里啪啦制造出好多噪音,宋亚轩皱了一下眉头。自从和刘耀文同位之后,他发现刘耀文的人生好像除了睡觉就和他那帮好兄弟到处玩。学习这两个字好像和刘耀文的人生完全不搭边。


台上的老师早就习以为常,在讲台上照旧讲着难懂的二次函数,宋亚轩挠了挠头,这章看来要多练一下。


“丁程鑫~”刘耀文刚收拾好他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又开始找他的好兄弟玩,“打牌吗?”


丁程鑫隔刘耀文一个过道,但是刚刚打完球加上昨天晚上通宵打游戏,困意涌了上来。


“不打,我要睡觉。”说完就带上帽子趴在了桌子上。


“切,真没劲。”刘耀文被拒后转过来开始玩手机,边玩边抖腿。


宋亚轩看着桌子有节奏的一颠一颠的,把好不容易想到的思路颠飞了。最后实在受不了把笔往桌子上一撂“刘耀文你能别抖了吗?”


刘耀文听见一脸不爽,“屁事真多。”然后默默的把腿放好。


一节数学课老是很慢,仿佛时间被暂停了,等下课的时候刘耀文已经趴在桌子上和周公约会去了。手机屏幕亮了亮,宋亚轩偷偷撇了一眼,原来是女朋友在打电话。


宋亚轩在想要不要喊醒刘耀文时想起来之前他睡觉被班里一个男生给吵醒发飙的样子,还是默默的转过了头继续和数学斗争。


电话那边的人好像很着急,一直不停的打,屏幕也闪个不停。刘耀文刚好睡醒看了眼一直在亮的手机,不耐烦的给挂上了。


“真的有病。”


宋亚轩惊讶的看着刘耀文,想不到这个人平时脾气不好,对女朋友还这样。刘耀文感受到了宋亚轩疑惑的目光,把手一摊,“不是我女朋友,就是个烦人的狗皮膏药。”


“哦。”宋亚轩答应了一声接着做题,这个刘耀文也奇怪,跟自己解释干嘛,难不成怕自己误会他?


说起刘耀文的风评在学校那可是一个不可多说的人。打遍学校无敌手,听说在高一的时候刘耀文和他的兄弟们把高三级部老大给端了,一夜之间成为全校知名人物。


虽然每天不务正业,抽烟喝酒打架除了不学习。而他家确是真真的根正苗红的军人家庭,宋亚轩有时候也好奇这是咋教出来的这种儿子。


但是好像也从未听说过刘耀文有欺凌弱小这种事情,相反喜欢他的人还不少,所以宋亚轩给刘耀文一个只是脾气有点不好的形象。


宋亚轩在南方长大,平时说话和同学细声细气,除了偶尔会飚出高分贝。而且宋亚轩成绩在级部也稳定在前三,成绩好长得也帅,班里不少女生悄悄分为两派,一边是喜欢刘耀文的,一边是讨厌他太过于吵闹喜欢宋亚轩这种的。


上课铃刚响刘耀文和丁程鑫和往常一样出去“上厕所”。但是这节课的化学老师是出了名的老古板,从来不会对逃课的视而不见。


老师让他俩的同位,就是宋亚轩和马嘉祺去找他俩。宋亚轩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刘耀文逃课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马嘉祺带着他轻车熟路的来到四楼拐角的男厕所,一进门,果不其然他俩蹲在里面吸烟。


丁程鑫眼疾手快把烟扔到了小便池,“就一根。”


马嘉祺撇了一眼,扭头就走了,丁程鑫赶忙追了出去,留下宋亚轩对着刘耀文大眼瞪小眼。


“你不走?”刘耀文把烟掐灭扔到了小便池,但是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老师让我喊你回去上课。”


“你自己回去吧,我不去。”刘耀文起身要走被宋亚轩一把拉住,刘耀文生的好,雪山似高耸的双眉,让充满少年气的脸上多了一些锐气。宋亚轩一下子被慌了神,脑子里平白无故的想起“谁又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


宋亚轩定了定神,坚定的说:“不行,老师说我必须带你回去。”


刘耀文看着宋亚轩认真的样子像极了幼儿园里的做游戏的小朋友,刘耀文不耐烦的扫开他的手,“那你撒手好嘛?”


等刘耀文磨磨唧唧走到班门口的时候化学老师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极限,他让刘耀文和宋亚轩滚到外面站着,不要进来妨碍自己上课心情。


宋亚轩默默的站在刘耀文旁边,刘耀文靠在墙上无聊的看着外面的天。


十一月份的冷风毫不留情的吹在他俩的脸上,把刘耀文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带到了他的心里,用宋亚轩的话来说,“永远铭记。”


爱情就是这么荒诞又现实的东西,他老是在最出其不意的地方出现给你一个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的撞面。


【tbc】












胖花喵不胖

激情修图
小轩轩的颜
真的是长在我的审美上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
爱你很久很久的

激情修图
小轩轩的颜
真的是长在我的审美上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
爱你很久很久的

源来轩轩是仙子

文轩/我哥是明星⑨



文轩/我哥是明星⑨


*静默少年轩(弟弟)×高冷大佬文(哥哥)


*佛系更新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第九篇  运动会(下)


第三十四号宋亚轩请准备


“亚轩加油!!”马嘉祺在观众台大声的喊


刘耀文并没有在观众台,为了不扰乱秩序,他只好在教室呆着





‘三~  二~  一~’


前四圈,宋亚轩都占领了第一


“最后一圈,我天!”张真源在旁边惊呆了


“快快快!!阿宋加油啊!”马嘉祺在旁边喊加油





刘耀文还是忍不住去操场看了


“想不到他还跑得挺快的”刘耀文站在...



文轩/我哥是明星⑨





*静默少年轩(弟弟)×高冷大佬文(哥哥)





*佛系更新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第九篇  运动会(下)





第三十四号宋亚轩请准备






“亚轩加油!!”马嘉祺在观众台大声的喊





刘耀文并没有在观众台,为了不扰乱秩序,他只好在教室呆着









‘三~  二~  一~’





前四圈,宋亚轩都占领了第一






“最后一圈,我天!”张真源在旁边惊呆了







“快快快!!阿宋加油啊!”马嘉祺在旁边喊加油









刘耀文还是忍不住去操场看了







“想不到他还跑得挺快的”刘耀文站在终点旁,等着宋亚轩






“加油,后面人追上来了,快点!!”马嘉祺越来越激动







“快快快”








还有五十米








“小心!!!”






宋亚轩在最后十米时不小心摔了







“宋亚轩儿~”刘耀文看见了狂奔过去






马嘉祺也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怎么了??”






“啊,脚”







刘耀文一把抱起宋亚轩,往医务室跑











你是我的心头肉,你疼我心疼














本篇文(我哥是明星)更新到这就要停更了,感谢大家可


以看我写的文,我呢本身文笔不是很好,看的人也不是


很多,你们能够看我的文,我真的很高兴,我也知道,我


更文速度很慢,是我我也不会去等一篇文更新,所以我


以后会把文积累起来再发。有一次,我看到别人写文都


是有大纲的,而我都是现想现编,就像在考场上临时发


挥。当然,这篇文,我会在以后再更,毕竟自已挖的坑自


己得填。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希望可以全身心的投入


学习中。以后我会不定期的分享照片,也希望大家能多


多关注崽崽们!!谢谢你们!!后会有期!







源来轩轩是仙子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是晴天☀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是晴天☀

进击的少主

白日梦工厂(2)

本集主演: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

其实,马嘉祺自己心里也没底。初来乍到,遇上两个关系特好的兄弟,自己要怎么融入呢?他略显唐突的接近不仅让丁程鑫手足无措,也让自己有些失措。不过,丁程鑫和敖子逸比他想的好相处得多,因为他们厚着脸皮让马嘉祺请了当晚的晚饭,原因是他没参加打扫寝室卫生。马嘉祺面对这个理由充分的“敲诈”只能苦笑着同意。

敖子逸是个自来熟,而丁程鑫相对拘谨,但马嘉祺也不介意。

开学报道后是一个周末,丁程鑫和敖子逸留在学校,而马嘉祺选择进趟城。除了回家,他还想去找自己多年未见的表弟——刘耀文。

刘耀文自小就认识马嘉祺,但是马嘉祺很早就出了国,所以他们有至少八年没见面了。这次刘耀文升入...

本集主演: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

其实,马嘉祺自己心里也没底。初来乍到,遇上两个关系特好的兄弟,自己要怎么融入呢?他略显唐突的接近不仅让丁程鑫手足无措,也让自己有些失措。不过,丁程鑫和敖子逸比他想的好相处得多,因为他们厚着脸皮让马嘉祺请了当晚的晚饭,原因是他没参加打扫寝室卫生。马嘉祺面对这个理由充分的“敲诈”只能苦笑着同意。

敖子逸是个自来熟,而丁程鑫相对拘谨,但马嘉祺也不介意。

开学报道后是一个周末,丁程鑫和敖子逸留在学校,而马嘉祺选择进趟城。除了回家,他还想去找自己多年未见的表弟——刘耀文。

刘耀文自小就认识马嘉祺,但是马嘉祺很早就出了国,所以他们有至少八年没见面了。这次刘耀文升入男校初二,和宋亚轩一样,比刚进男校的代昊林他们高一级。马嘉祺不在,丁程鑫和敖子逸就成了刘耀文的表哥。这个表哥是他们自封的,因为宋亚轩好巧不巧又是敖子逸的亲表弟,这就让他们平时有了更多交集。不过马嘉祺出国许久,若不是他表弟亲口说出,他还真不敢相信自己弟弟的好哥们的表哥就是自己的室友!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文艺细胞丰富的宋亚轩立刻用诗句感叹这样的缘分。说话间,他和刘耀文跟着马嘉祺来到了一间咖啡厅。

“哥,”刘耀文的话不像是个弟弟,倒像是他成了马嘉祺的表哥,“这次你回来,肯定很多不熟悉的,到时候,多问问三哥就好。”

“三哥?”马嘉祺一时摸不着头脑。

“三哥就是小逸哥啊!”宋亚轩笑着说,“咱们这帮人里,鑫哥最大,你排第二,小逸哥是老三。”马嘉祺这才发现,原来就算他不在,这帮当弟弟的也把他给算进了座次里面。

“这些年,你们俩过得怎么样啊?”马嘉祺呷了一口服务生端过来的美式咖啡问道。

“还好还好!”两个小孩都笑着说。

事实上,刘耀文和马嘉祺分开的时间太早了,早到刘耀文面对这个像是空投过来的表哥已经显露出了几分陌生。比起马嘉祺,他和宋亚轩更亲近些。刘耀文家里思维比较灵活,他跳过级,所以即使他比宋亚轩几乎小了一岁也和他同级了。说起他和宋亚轩的相识,他或许会觉得很好笑,但宋亚轩肯定不会这么想,他一定会觉得有些害羞,因为刘耀文和他相识直接导致他的小秘密不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当时,刘耀文刚跳级转入宋亚轩的班,而当时的宋亚轩是一个出了名的闷葫芦,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因为班上没人和他坐一块,刘耀文就成了他的新同桌。一向外向的刘耀文试图打开他的话匣子,也尝试了解宋亚轩的喜好,但是开学那几天,刘耀文都无功而返。

然而,似乎他是注定要来到宋亚轩身边似的,别人都没打开的心门,刘耀文打开了。

那是一次秋游。

宋亚轩的午餐是家人给做的盖饭,当大家坐下来吃的时候,一个冒失鬼跑过来,结果绊到了路上的石头,一个飞扑,把猝不及防的宋亚轩给撞倒了。等爬起来时那个冒失鬼立刻傻眼了:他打翻了宋亚轩刚刚开盖的午饭,还把饭几乎全给洒到了宋亚轩的衣服上。宋亚轩没有凶他,但是却含着眼泪咬着嘴唇。自己衣服脏了,饭也洒了,这次秋游还要合照,可以说他的秋游完全泡汤了。

这个时候,刘耀文走到了宋亚轩身边。

“没事吧?来,我这刚好有换的衣服,我妈嫌我大大咧咧的怕我弄脏了自个,但现在这衣服应该能派上别的用场。咱们个头差不多,你先穿吧!”刘耀文爽朗地说。见宋亚轩的午饭基本没了,刘耀文又拿出自己带的两个馒头分给宋亚轩。宋亚轩像捡到宝似的抓起就啃。一边啃,一边眼泪汪汪地望着刘耀文。

老师见宋亚轩换了衣服,便提议把宋亚轩的脏衣服拿去附近的水房简单地洗一洗。宋亚轩似乎有些不乐意,但是因为自己从来就不敢开口跟老师说不,只好任由老师把自己那件沾满了油渍的套头衫拿走。这样,他就更加委屈地坐在地上。这个细节没逃过刘耀文的眼睛。

“怎么了,亚轩?你不喜欢老师吗?”

宋亚轩摇摇头。

“那,你是不喜欢老师拿走你的衣服对吧?”

宋亚轩抬起头看了看刘耀文,又无助地低下头去。可他没想到的是,刘耀文比老师还会哄小孩,完全看不出他比自己还小一岁。刘耀文的洞察力就是敏锐,他轻轻抚摸着宋亚轩的背脊,坐在他身边安慰他。在刘耀文令人放心的宽慰下,宋亚轩终于开口了。原来他的确不是不喜欢老师,而是,他害怕别人拿走他的衣服,或者说准确一点,是要洗的衣服。

刘耀文得知,宋亚轩很小的时候,喜欢一个玩具熊,那个玩具熊很大,和3岁的宋亚轩一样高。宋亚轩最喜欢抱着那只熊,任谁拿开都不许。眼看着那只熊就快被蹭花了,他妈妈急了,就随便编个话骗开小宋亚轩,然后迅速把玩具熊塞进了洗衣机。宋亚轩回头找不着自己的熊,急得哇哇大哭,找遍了满屋子,最终看到了在滚筒里旋转的玩具熊。他想把洗衣机打开,但是3岁的小家伙要解开烦人的童锁几乎不可能。他只能隔着门看着洗衣机里的玩具熊哭成了泪人。从这之后他就有了可以称为“童年阴影”的东西——他讨厌任何人拿走他的衣服和玩具,即使勉强征得他的同意,他心里也膈应。同时,他也讨厌洗衣机。那个没感情只知道转来转去的机器把他的玩具熊“残忍”地关在里面,而他什么事也做不了。

刘耀文完完整整地套出了宋亚轩的话,然后去到老师那把宋亚轩的衣服要了回来。衣服已经用清水冲过,洒在上面的饭菜已经冲掉了,只剩油污。

“给,拿去装好吧,好好拿回家,自己洗。”刘耀文笑着把衣服递给宋亚轩。

宋亚轩像是见到了大救星。

“快拿着吧,没人会把你的东西抢走的。”刘耀文又加了一句,“要抢,也得先过我这关。”

那天,宋亚轩一个人的小秘密变成了两个人的小秘密。上了初中住校,宋亚轩也必须开始用洗衣机来节省自己的时间。然而他还是不舒服,于是刘耀文想到了一个替代方案。宋亚轩会把自己要洗的衣服一件件告诉刘耀文,从而打消“被拿走”的心理作用,刘耀文会帮他拿去洗衣间,回来的时候告诉宋亚轩,他设定的是“轻柔”模式,保证洗衣机绝对不乱来。

或许外人觉得这很幼稚,但刘耀文恰恰在这块是个明白人:人人都可能会有童年阴影,就像人人都有各自的爱好甚至癖好一样,这些东西都是个人标签,要甩掉不会容易。在别人看来无厘头甚至不合理的好笑事,他刘耀文绝不会随便跟风取笑。宋亚轩的小秘密后来又成了四个人的秘密,丁程鑫和敖子逸迟到但没缺席的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他心态好了很多。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衣服交给刘耀文一块洗,省了一半卡钱不说,还让他安了心。刘耀文为了让他摆脱阴影,偶尔开始把这个工作交给宋亚轩做。若不是宋亚轩逐渐宽了心,他也不会在面对同学时不再尴尬,而是开始尝试主动交流。

由于自己“怪异”的好恶,导致自卑,这样的小孩很多。但内心柔软的宋亚轩是幸运的,他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好朋友在,他也不会再过于拘束。

马嘉祺和两个弟弟喝了些东西,随后离开咖啡店,去超市买东西——他们俩开学的采购还没完成。他们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贺峻霖和严浩翔——他们是宋亚轩和刘耀文的室友。

“那么,你们俩的室友怎么样呢?”马嘉祺问。

“他们俩可厉害了!”刘耀文说,“咱们鑫哥和逸哥是艺术社舞蹈部的正副部长,翔哥就是他们部的干事呢!人家翔哥可厉害了,上个学期拿了市里街舞比赛的第一名!”

相比奔放的严浩翔,贺峻霖又是一个和宋亚轩有几分相像的内敛孩子,所不同的是,贺峻霖的棱角锋芒更多一些。以前别人不接近宋亚轩是因为他害羞不愿回答,而别人不敢接近贺峻霖则是因为贺峻霖流露出来的气质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他和长他一届的学长张真源同为艺术社戏剧部的干事,宋亚轩也加入了这个部。而张真源的拜把子陈泗旭,跟艺术社没半打关系,但是他也不简单,他是男校心理社最年轻的常务副社长。

“你们的圈子真是太牛了,高手云集啊!”马嘉祺感叹道。

“哥你就别谦虚了,我知道你在美国的时候,是你们中学出了名的校园歌手,又是舞者大赛的亚军,还和别人组过乐队,还是棒球社的主管!还有——”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马嘉祺听着弟弟夸自己心里美滋滋的,但他还是要保持理性。不过,宋亚轩已经听呆了。

周日这天,马嘉祺、宋亚轩和刘耀文返回了男校,丁程鑫等人与他们共进午餐。代昊林等人也参加了他们,于是丁程鑫他们又向四个刚入学但早就熟络的学弟安利了艺术社和心理社。只要周日过了,他们的新学期就真的开始了。届时,不但会有新课程、新社员,还会有新的有趣事。

请看下集:回到自习室


追狗子的me←_←

怀念我的完颜团


给敖三爷的信:

三爷,好久不见,这边是2017年初的完颜团,丁程鑫,张真源,宋亚轩,贺峻霖。

#1

以下是你的阿大,丁程鑫。

我们上次见面是开学了吧,时间过得真快,现在想来都有点记不得我们当时做了些什么,但是我想来我们当时应该是开心的吧,不然我应该会乱七八糟想很多,会想你是不是怪我们抛下你一个人,你明明那么害怕一个人。

三爷,你一定有看我们的舞台吧,有没有觉得你丁哥超级无敌厉害加帅气。你有没有听《少年》,排练的时候真源儿是挺难过的,他可能想到了17年的变声期,可能想到了没有发出来的跟泗旭的合唱版本,可能想到了17年初的我们。我当时那么想让他进来我们队就是因为我想让他唱这首歌,想让...


给敖三爷的信:

三爷,好久不见,这边是2017年初的完颜团,丁程鑫,张真源,宋亚轩,贺峻霖。

#1

以下是你的阿大,丁程鑫。

我们上次见面是开学了吧,时间过得真快,现在想来都有点记不得我们当时做了些什么,但是我想来我们当时应该是开心的吧,不然我应该会乱七八糟想很多,会想你是不是怪我们抛下你一个人,你明明那么害怕一个人。

三爷,你一定有看我们的舞台吧,有没有觉得你丁哥超级无敌厉害加帅气。你有没有听《少年》,排练的时候真源儿是挺难过的,他可能想到了17年的变声期,可能想到了没有发出来的跟泗旭的合唱版本,可能想到了17年初的我们。我当时那么想让他进来我们队就是因为我想让他唱这首歌,想让粉丝们听到真源儿唱的《少年》,毕竟我也知道,大家挺想听的,主要是我想听。其实我当时特想把贺儿也拉进来我们队,这样我们完颜团就在一起了。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真源儿跳的《咆哮》,他真的好厉害啊,居然都记得,我都忘好多了,贺儿也记得好多,可能他们两个去年有在好好地怀念过去,当时放到这个音乐的时候,说实话,我们都楞了一下的,但是公司之前也放过《美人鱼》也放过好多我们之前的歌,就像贺儿吐槽的那样,公司一直是没有心的,也不知道他是在杀我们还是在搞粉丝,现在提起以前好像特别怀念,怀念到我想立马去找时光隧道然后回到17年初,虽然他们离开有点难过,但总归是比现在好的,现在大家都分散在了好多地方,你还一个人去闯荡,突然想起来当时你唱的那句“我一个人向前”,真的一个人向前了。

小逸,我有很好的照顾几个弟弟,如果他们不那么经常怼我的话我会更爱他们的,浩翔回来对贺儿影响不是特别大,你不要担心,你的花生助手也有好好的在经历他的变声期,特别听话,不让吃啥就会乖乖的放那不吃,源儿的状态很好,但是不知道听谁说胖了,最近在减肥,效果还是很好的,他的自控力还是很nice的。

我们几个聚在一起时也会突然想起来17年初我们的一些梗,然后在他们三诧异的目光中笑的不能自已,我们也总是不想去解释,因为我们解释起来就觉得不好玩了,没有当时经历的那么好玩,但是为了防止他们打我们,我们总会是去给他们解释的,然后大家一起笑,如果有视频,就把视频找出来看着笑,没有视频就自行想象,结果总是好玩的。

三爷,我跟你告个状,小马哥最近沉迷于看你当初的宅舞,就是穿着那个粉红色恐龙睡衣跳的那个舞,每天一遍,还一定要投到大屏看,他可能太久没有遭受到你的毒打了。

小逸,期待跟你见面,大家都很想你的。

以上是丁程鑫。


 

#2

以下是你的须须,张真源。

三爷,好久不见,我是你的亚历山大诺夫斯基家族的须须,我们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了,久到我现在看你的照片会觉得你突然长好大,好像有点怪怪的哈,不碍事,我知道你能理解我的意思的。

    三爷,我终于出道了,跟丁儿他们一起,翔哥也回来了,我们当时的十二子终于也是出了四个的,完颜团也是出了四个的,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跟你一起,你要是看到这些话估计会在心里面吐槽我干嘛那么肉麻,但我也老是会想要是你在的话就好了,就可以天天看到你跟贺儿打架了。我不是想看你们打架哈,也不是想看贺儿被打哈,单纯是觉得你要是在的话我们应该会更开心,但是现在也挺开心的。

    记得去年年末的时候你还跟我说,让我跟贺儿好好加油,你说期待看到我们站上更大的舞台,我们终于做到了啊,三爷,不知道你身边的工作人员是不是也喊你三爷,你一直都很中意这个称呼,因为你觉得它显得你很厉害,所以在17年初的时候你一直cue自己为敖三爷,小马哥的到来倒是合了你的心愿。

    我现在想想,好像在喊你三爷之前一直都在叫你敖子逸,没有好好的叫过你一声哥,要是哪天见面,我一定会好好叫你一声哥的,虽然你可能更喜欢三爷这个称呼。

    三爷,我现在其实有时候还挺茫然的,我其实一直挺依赖你的,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依赖你跟老丁儿,你们两个哥哥带着我们一步步走来,挺累的吧,最后你还是一个人,你一直以来都最害怕一个人了。

三爷,我进团还挺不自信的,很抱歉在这样的信里面还给你发散负能量,但是其实我有点不开心,但是大家都觉得我应该是开心的,所以我也总是表现得很开心,开心的有点无厘头,但大家能从我这里得到快乐我也觉得满足了。你不要担心,我能很好的调整自己的状态,也会好好的照顾几个弟弟,也会多多帮助丁儿跟小马哥。

丁儿跟小马哥真的变得很厉害了,他们在很好的带领我们走上更大的舞台,几个弟弟也很好的长大了,每天闹闹腾腾的过得可开心了。

    三爷,我们都在北京哦,你要是想我们了可以来找我们,我们去找你也可以,我都快一年没有见过你了,我也特别想让你看看进步了很多的张真源,想告诉你张真源没有让你失望,这一年我都在好好的成长,期待跟你站在在同一个舞台上的时刻。

    我们都会变得超级超级优秀的,三爷,你加油,我们也加油。

三爷,我们都期待跟你的见面。

以上是张真源。

 

#3

以下是你的花生助手也是你亲爱的弟弟,宋亚轩。

哥,好久不见呐,我超级无敌想你,我们又出道了,这一次我们当时的十个人出了六个,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不会再郁闷到偷偷一个人躲被窝里面哭了,总是有点成长的,然后就是超级开心能跟大家再次在一起,当然,如果你们都在就更好了,如果的话。

哥,我最近变声期好烦呐,他们好多东西都不给我吃,贺儿还老来刺激挑衅我,你回来一定要打他,给我树威,他有点不知道我是谁的弟弟了,这样是不行的,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你的弟弟,四舍五入一下,就是看不起你啊哥。逻辑完美。

哥,我有好好的在成长,期待你看到我时的惊喜,丁儿没有当上队长,单也不算难过,毕竟我们团里好像也没有多care这个事情,他们两个哥哥就一起在照顾这个团,丁儿的腰伤挺严重的,去年前团的时候就已经加重了很多,他一定没跟你说过,他也不跟我们说。小张张最近状态很好,但是有点患得患失,他总是说觉得现在的一切都不太真实,他怕醒来就又回到了去年在家茫然的日子。贺儿的话依旧爱怼人,怼天怼地怼一切,翔哥的回来其实带来了很多快乐,他看起来比以前开朗了许多,我觉得大家的各种状态走向都特别好,我特别开心可以看到现在这样的局面。

哥,有没有觉得我长大了好多,不再是之前那个单纯又傻的小孩子了。他们都说我长大了,我是真的长大了吧。

关于学习,我也有很多话要说,学习好累啊,高中好累啊,我们每天上课时我跟贺儿就开始觉得我们是智障,我们经常互相看一眼然后就笑,大概是听不懂的默契,但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听懂的,不经又不是真的傻子。

哥,我们完颜团都有了很好的发展,你一定也很开心吧,虽然在我们看来还是遗憾,因为你是一个人,显得有点惨。并没有嘲笑你,毕竟我不敢。

哥,我会好好的照顾几个弟弟的,也会好好的帮助小马哥,丁儿,小张张的。然后期待新年音乐会时跟你的见面,我们都好久好久没见面啦,你一定很想你可爱的弟弟吧。

哥,期待跟你的见面哟。

以上是宋亚轩。


 

#4

以下是你的好人协会VVIP,贺峻霖。

三爷,你一定已经看了三遍“好久不见”了,但是我还是要再说一遍,三爷,好久不见,毕竟这样显得比较正式,写信已经很正式了,反正都开始正式了,不如就更正式一点了你说是吧。

这一年呢经历了很多,他们五个重组,我跟zzy回来参与出道战,严浩翔也回来了,他回来是我没想过的,我当时以为会看到你们的,结果看到了他,说真的我从来没想到过他会回来,毕竟都已经走了三年了,三年没见其实刚见面还挺尴尬的,我最尴尬,毕竟以前一直打着“双生”的名头,我真的当时“好尴尬”三个字就写在脸上了。但是后来时间长了也就好一点了,毕竟以前也一起玩了很久,而且还要一起生活那么久,最好笑的是,小马哥真的以为我跟严浩翔不熟,特煞有其事的还让我两好好熟悉熟悉。

说起来,我们16年的咸鱼四子都聚齐了嘿。

三爷,你咋不怎么跟我们联系了呢,我那时候说只要还在联系就不算散,我其实也算是在给粉丝一个强心剂,也算是在说服我自己,因为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怎么联系了,难得联系一次居然还是用信件这样的形式,这个形式是你的花生弟弟想的,他说这样很正式,你的花生弟弟真的很想你,因为他现在开始无限循环你以前,也就是16年的视频,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你当时穿着粉色恐龙睡衣跳宅舞的视频,说到宅舞,我们两个很有必要逼着他们一起跳一次宅舞,不然我们两个就完蛋了,他们会一直拿这个事情来diss我们,我现在已经深受荼毒。说到深受荼毒,小马哥的“冬季限定小马”也被我们diss了很久。说到小马哥,小马哥的厨艺真的超级棒,那个玉米排骨汤真的很好喝。

三爷,提前祝你生日快乐,这样我一定是第一个给你生日祝福的人了。

其实我是因为不知道还能说点啥了,虽然我是个唠嗑担当,但是,我喜欢当面说话,不是很喜欢写信,毕竟信里面煽情你也看不到我难过,你还会觉得我矫情,我是不是特了解你,诶呀,毕竟我是你最爱的弟弟嘛。

哦,对了,三爷,我有看你的“跳穿地球”计划,丁儿吐槽了你的中二,我为你辩解了!!!具体怎么辩解就不说了哈,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们七个人就我最爱你,不要听你弟弟跟你说的我的坏话。

期待跟你再见,三爷,也快要见面了。

以上是贺峻霖。


 

#5

以上是17年初的完颜团的五分之四,丁程鑫,张真源,宋亚轩,贺峻霖。

期待跟另外五分之一敖子逸的见面。



 

 我真的好怀念我们完颜团呐,好希望新年音乐会时我们完颜团能有一个合作舞台!!!!

再次cue一下sdfj,求求了,我好想听我们完颜团再唱一次《花又开好了》啊,多贴和,《咆哮》也行,新舞台也行,我不挑的。

芋泥牛乳

你喜欢哪种场景

深夜速打文学,全员成年设定谢谢
ooc,速度快

丁程鑫X你

盛夏,空调坏了,在地板上,背后的地板硌的你有点疼,后背黏腻的汗液让你有些不舒服,你推推正在努力啃噬的某人

“丁程鑫,我后背都要黏在地板上了。”

“嗯?那这样呢?”

说着你被他整个人揽住后背拽移原来的位置,你抱住他的肩膀,还没来得及惊呼,唇已经被强硬的堵住,身下更清晰的律动让你忍不住挺/腰,丁程鑫顺势勾住你的腿更深入……

马嘉祺X你

你带着眼罩午睡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抓住你的手,你挣扎着要喊,马嘉祺捂住你的嘴

“是我。”

你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眼罩没有被摘掉,眼前一片漆黑,一只耳朵被塞上了耳机,双手还被捆住,只好问

“要玩...

深夜速打文学,全员成年设定谢谢
ooc,速度快

丁程鑫X你

盛夏,空调坏了,在地板上,背后的地板硌的你有点疼,后背黏腻的汗液让你有些不舒服,你推推正在努力啃噬的某人

“丁程鑫,我后背都要黏在地板上了。”

“嗯?那这样呢?”

说着你被他整个人揽住后背拽移原来的位置,你抱住他的肩膀,还没来得及惊呼,唇已经被强硬的堵住,身下更清晰的律动让你忍不住挺/腰,丁程鑫顺势勾住你的腿更深入……

马嘉祺X你

你带着眼罩午睡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抓住你的手,你挣扎着要喊,马嘉祺捂住你的嘴

“是我。”

你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眼罩没有被摘掉,眼前一片漆黑,一只耳朵被塞上了耳机,双手还被捆住,只好问

“要玩什么?”

马嘉祺举起你被捆住的双手按在你头上方,人已经跨坐上来,耳边传来他的呼气声

“亲爱的,今天试试听这首歌会不会更有感觉?”

张真源X你

本来有个人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非要和你看最新的鬼片,结果看着看着两个人只能抱在一起尖叫谁都不敢看屏幕,你躲在张真源怀里锤他

“你去把它关了,我不想看啦!”

“啊啊啊啊啊爸爸你去关~”

最后还是你叉着腰去关的屏幕,你坐在沙发里抱着手臂生闷气,却没想到张真源拉扯你用太大力直接把你推倒在沙发里……

“刚才还叫我爸爸呢?现在就这么对我?”

嘴硬的你一边被进/入一边还要呛他,结果双手被按住,沙发里狭小的空间你被张真源掌控的无处可逃……

宋亚轩X你

你原本没有想过要去对朋友的弟弟下手的,但是上/船那天你才发现自己上的是条贼船,宋亚轩不仅没有你想象的青涩,反而大胆又冲动。比如刚才明明是你在上位自以为局势被自己掌控的很好,结果反而被放倒在床沿……

宋亚轩附身亲吻你的小腹

“原来今天姐姐穿的内裤和内衣是成套的呀,都是粉色的呢~”

你觉得有些丢人想扭动腰,却被掰/开了大/腿,宋亚轩恶劣的拉开内裤

“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喜欢我吗?嗯?姐姐~”

你看着他上一秒还在露出纯真微笑下一秒却俯身伸出舌头……

贺峻霖X你

你和贺峻霖并排坐在酒店的床上,你用手肘敲他

“他们都走了……”

“呃,遥控器在你那边吗?我想换个台看我爱豆的节目,今天有重播。”

“喔。”

你想挪一下位置拉一下裙子顺便去够遥控器,结果拉不动裙子被贺峻霖坐到的部分,贺峻霖反应过来想挪位置结慌张之间裙子没有拉出来他却重心不稳摔在你身上……

贺峻霖的鼻息喷在你锁骨上有些痒意,你想推他起身,却尴尬发现他身体有个部位不寻常的变化

“你硬/了……”

“呃啊……我……”

贺峻霖身体僵直不敢动,你搂住他的后颈,含住他的喉结

“那我们快点吧,在他们回来之前,好不好?”

你没有看到的是贺峻霖昂起的脸上满是狡猾的笑意

“他们不会回来了哦~”

严浩翔X你

你被严浩翔推进卫生间,你好奇的问他怎么了,结果这个禽/兽一把脱光自己的T恤欺近你

“我住院这么多天憋的很辛苦的好嘛~”

“喂!严浩翔你要不要这么乱来,这可是在医院哦,我警告你……”

你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他抱到洗手台上,黑漆漆的卫生间你差点撞到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抱怨你就已经被急吼吼的严浩翔堵住了嘴,你气得直抓他的后背,某人却只当你是在热情回应三下五除二扒/光了你……

刘耀文X你

今天轮到你和刘耀文留下来打扫实验室,好不容易擦完玻璃你拉上窗帘,结果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刘耀文吓一跳,刘耀文搂住你的腰

“小心点。”

“谢谢。”

你急着挣脱腰上那只手,结果发现不仅没有挣脱还多了一只手

“姐姐不想和我试试吗?”

一反常态的,刘耀文满脸认真的说

你没有迟疑揪着他的领口就亲了下去……

结果就在实验室的窗台旁边

“刘耀文,你居然不戴/套!!还敢!!”

“姐姐我错了,呜呜我下次一定带!!我保证!”

追逐梦想的我们

好久没有写过文章了,今天借着生日和大家说一个事,文章我不会放弃写的,但由于我马上就要面临中考了,这篇文章可能会放一放,但绝不会弃坑。相信我。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同时也祝和我同天生的小马哥生日快乐!

好久没有写过文章了,今天借着生日和大家说一个事,文章我不会放弃写的,但由于我马上就要面临中考了,这篇文章可能会放一放,但绝不会弃坑。相信我。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同时也祝和我同天生的小马哥生日快乐!

katrina
时代少年团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时代少年团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期待,到时见!

时代少年团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期待,到时见!

katrina

时代少年团 腾讯音乐娱乐盛典

恭喜时代少年团获得年度新生代团体!!!!!!!

时代少年团 腾讯音乐娱乐盛典

恭喜时代少年团获得年度新生代团体!!!!!!!

画不成

(第七章)第三颗糖-线头

线头

那场总结会一直开到11点半左右,训练地的电路也恢复了正常。

三人间的浴室里,莲蓬头兀自冲着水,直直打在地上。

在丁程鑫的记忆里有一段时间来了很多新朋友,大家一起跳舞、拍戏、还站上了很大的舞台,那时候的丁程鑫真的以为花又开好了。

可谁知道后来,一朵花真的只有五片花瓣呢?

三年以来,从殷涌智开始,一个一个,从丁程鑫身边走散,很不公平的被离开。来了又走的人有那么多,还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不会再难过。其实大家都躲在一个房间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从不开灯。直到严浩翔再次出现,这扇门被一脚踢开。可他不想因为自己去影响其他人,所以都选择关起门来自己消化。

除此之外,丁程鑫觉得,严浩翔的到来影...

线头

那场总结会一直开到11点半左右,训练地的电路也恢复了正常。

三人间的浴室里,莲蓬头兀自冲着水,直直打在地上。

在丁程鑫的记忆里有一段时间来了很多新朋友,大家一起跳舞、拍戏、还站上了很大的舞台,那时候的丁程鑫真的以为花又开好了。

可谁知道后来,一朵花真的只有五片花瓣呢?

三年以来,从殷涌智开始,一个一个,从丁程鑫身边走散,很不公平的被离开。来了又走的人有那么多,还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不会再难过。其实大家都躲在一个房间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从不开灯。直到严浩翔再次出现,这扇门被一脚踢开。可他不想因为自己去影响其他人,所以都选择关起门来自己消化。

除此之外,丁程鑫觉得,严浩翔的到来影响到的似乎不仅仅是自己,只是还没有理出头绪来。

浴室的水声渐渐停了。

马嘉祺觉得丁程鑫洗澡的时间比平时略久,之前也察觉到丁儿有些不对,打算敲门问问浴室里的情况。浴室的门在同一时间被拉开,丁程鑫千头万绪中理出的一根线头忽然出现在眼前。

马嘉祺就那么站在浴室门口,敲空了的手也忘了收回来。

两个人半天不说话,跟着来看看的刘耀文心里有些毛毛的。

“你们,你们干嘛?”

“没事儿~洗完了就早点儿睡吧。”马嘉祺终于侧身让出空间。

丁程鑫捏了捏刘耀文的脸就去睡了。

刘耀文觉得丁程鑫情绪不太好,没敢去打扰。再看看一声不吭收拾东西的马嘉祺,最后决定今晚自己睡,只要闭上眼睛一定能睡着。

后来真正心无旁骛的入睡的,反而只有刘耀文。

四人间里,宋亚轩抢先一步爬上了张真源的上铺,因为蹲马步时太兴奋,沾了床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了,下铺就只剩贺峻霖一个人。

小贺老师关了灯之后站在床前犹豫了一下,不太想承认今天突然停电的那一下刺耳的啸叫还是有点吓人。

严浩翔在上铺侧躺着,静静注视着此时垂头丧气的贺峻霖,眼里沉着细小闪烁的星河,像极了那年冬天趴在贺峻霖肩头的小熊。

张真源半天没听见小贺上床的声音,没敢出声,索性闭眼装睡。 

须臾,就在贺峻霖一闷头打算回自己床上的时候,严浩翔把手轻轻覆在贺峻霖头上。

贺峻霖抬头,终于看到了那年错过的星河。

三年前的冬天,大家都还在一起,十几个孩子围着圈挤在一起,各自尽可能的挨着自己最喜欢的人,把脚收在被子下面,就像藏起各自的欢喜。

那时候的严浩翔,一双眼睛亮亮的,脑袋紧紧贴在贺峻霖肩头,眼里写满了期待。只是年少的孩子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分开后,这份藏在被子里的欢喜才在时间的冲洗中渐渐透出光来。

这道光从上海飞到重庆,一口气爬了十八楼。

严浩翔伸手,示意要拉贺峻霖上来。很奇怪,明明已经关了灯,可贺峻霖觉得自己看严浩翔从没有一刻比现在看的更清楚。

贺峻霖抓住严浩翔的手,借着力气一下子爬了上去,拉过被子在里侧躺下,就像曾经一样。三年的时间在两人间撕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严浩翔终于穿过了线头可以细细缝补,只是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怯怯的。严浩翔拉过被角的手抓的有些紧,从前喜欢抱着人睡觉的他只是把后背留给贺峻霖,不敢轻易转身。

贺峻霖翻了个身,一双桃花眼盯着严浩翔的后脑勺眨啊眨的。须臾,贺峻霖悄悄拽了拽严浩翔的衣角,对方没什么反应,贺峻霖又把脑袋抵在严浩翔的后背上轻轻的蹭了蹭。终于,严浩翔换了只手拉被角,把另一只手摆到身后方便贺峻霖拉住。两人以这样的姿势渐渐入睡。

那一头张真源悄悄勾起了嘴角,这天晚上他睡得很安心。

后来除了刘耀文偶尔会悄悄钻进丁程鑫的房间以外,不论是四人间还是三人间,床位上人数分布都很均衡。

个人测评舞台渐渐逼近,眼下显然不是丁程鑫理清线团的时候,只好将线头扯出先放在一边。

马嘉祺的心绪向来整理的很快,那天手心里的月光给了他选曲的灵感。

张真源终于放下心来认真准备舞台,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苦呢,追光的孩子,却一直跟着影子跑。

训练有条不紊的进行,第一次舞台测评的发动机已经启动。

但凡跟严浩翔沾边的习惯,小贺老师好像一次就能学会,自从停电那天起,贺峻霖就再没沾过自己的床,晚上如果睡得不安稳,就抓着严浩翔的手,导致严浩翔最近手臂的肌肉异常酸痛。

此刻在前往测评舞台的路上,早起困难的贺峻霖又趴在严浩翔的腿上睡着了。车里的其他人在讨论着舞台前是否紧张,行为怪异小张张搬出了金刚拳减压论。严浩翔低头看了一眼,这个人才是真的在减压吧,晚上睡觉得拉手,白天又趴在腿上,大半个人都归你了。

严浩翔靠在椅背上,一道道阳光从脸上飞速划过。

大概是两年前,也是一个夏天,炎热的大巴车里,自己也躺在哥哥的腿上,睡得昏天黑地、毫无顾忌。现在角色换了,自己也能给别人安全感了。现在的自己一定能保护好贺峻霖。保护好他,这句话好像有点熟悉?

那天站在蹦极台上向下看,严浩翔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空无一人,不像那年和哥哥一起坐上跳楼机,耳边环绕着哥哥惊恐的尖叫声,自己反而不那么害怕了。此刻极目远眺,人事已非,心下陡然生出了许多胆怯,严浩翔退缩了。

他的桃木剑落在上海了。

刘耀文站上蹦极台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那一股子虎劲儿是小狼崽一路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关键。严浩翔看着,不免有些触动。

严浩翔再次站上蹦极台,心里还是怕的。原本想看看狼崽激励一下自己,却看到了地面上昂着脑袋直直望着自己的贺峻霖,原本在心底肆虐横行的胆怯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消失了。急速坠落带来的压迫感瞬间包裹住了严浩翔,耳朵里闷闷的,是那天出门前哥哥的声音,“买什么桃木剑,我就是你的桃木剑。”

桃木剑吗?

严浩翔还荡在半空中,贺峻霖就这么在眼前晃啊晃。看着看着,严浩翔忽然笑了。

我有驱魔令了。

驱魔令蹭了下脑袋,严浩翔狠狠的揉了揉贺峻霖的头发。

“醒了?”

“严-浩-翔你干什么?是不是羡慕你哥哥我的绝世发量。”贺峻霖只要一生气,喊严浩翔的时候就会拖长音。

严浩翔没说话,只是看着贺峻霖笑。

前排的张真源保持着金刚拳的手势,咧嘴笑的比严浩翔还灿烂。另一边的宋亚轩看了张真源一眼,无比嫌弃的扭头,默默祈祷自己以后到了巴蜀的校园生活能正常一点。

其实宋大帅多虑了,毕竟行为怪异的只有小张张。

后边被揉了头发的兔子还在炸毛,严浩翔也任由贺峻霖闹着,这样精力充沛的贺峻霖他有多久没看到了呢?

原来当年藏起欢喜的不止严浩翔一个。

被扯出了线头的毛线球还存在盒子里,其实有时候只需要拉一下,毛线球就会一路滚到终点。顺着这根线,就能找到答案,只是半路要小心,别被猫捡走。

布鲁nono

小男孩的喉结像蛋糕顶端的巧克力

小男孩的喉结像蛋糕顶端的巧克力

KR林清慕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点开就看女团舞🤟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点开就看女团舞🤟

筱依~

狗屠又搞我心态,重逢双人舞台简直是搞(gan)我(de)心(piao)态(liang)
我能不能求一求爆米花们不要投队内合作的(我也是爆米花!),队内的合作以后机会多的是,但是十子其他人的合作真的不多了。再说这次既然都叫“重逢”了,队内合作也不太扣题是不是~
希望大家可以给没组合出道的孩子们多一点的机会,拜托了🙏
(占tag了的话是真的抱歉,求原谅~)

狗屠又搞我心态,重逢双人舞台简直是搞(gan)我(de)心(piao)态(liang)
我能不能求一求爆米花们不要投队内合作的(我也是爆米花!),队内的合作以后机会多的是,但是十子其他人的合作真的不多了。再说这次既然都叫“重逢”了,队内合作也不太扣题是不是~
希望大家可以给没组合出道的孩子们多一点的机会,拜托了🙏
(占tag了的话是真的抱歉,求原谅~)

蜡雕Wax

【高清修图】- 更新团图2P

大概是搞得最久的🤣,大概是疯了……
水印位置太强势,只能一点一点地去😂

刚才发现水印有一块没去干净所以重新替换了

【高清修图】- 更新团图2P

大概是搞得最久的🤣,大概是疯了……
水印位置太强势,只能一点一点地去😂

刚才发现水印有一块没去干净所以重新替换了

蜡雕Wax
【高清修图】音乐精灵

【高清修图】音乐精灵

【高清修图】音乐精灵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7

刘耀文 IG更新:

△ 早点休息,晚安💤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07

刘耀文 IG更新:

△ 早点休息,晚安💤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