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柏纬

3514浏览    60参与
jacksonnn

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波子サイダー
新壁纸,哥哥真是太帅了 😍?...

新壁纸,哥哥真是太帅了 😍😍😍

新壁纸,哥哥真是太帅了 😍😍😍

0017HAL
对白头巾的喜好❤

对白头巾的喜好❤

对白头巾的喜好❤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小哥哥 鹿儿岛男生的秘密日记 截图

小哥哥 鹿儿岛男生的秘密日记 截图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小哥哥日本宣传 杂志 有会翻译的亲吗

小哥哥日本宣传 杂志 有会翻译的亲吗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小哥哥早上发布会的照片 旧物

小哥哥早上发布会的照片 旧物

Ascar
所以 六弄咖啡館 演員是His...

所以 六弄咖啡館 演員是History 系列預備役嗎?😆😆居然看到灃河哥哥和夏狗狗

所以 六弄咖啡館 演員是History 系列預備役嗎?😆😆居然看到灃河哥哥和夏狗狗

朱砂痣,明月光

HIStory系列

第一部《My Hero》讲述了一个“女穿男”的灵魂穿越故事,但最终目的是为了唤醒两个男生之间的真爱。

第二部《离我远一点》的主题是“兄弟”:因为爸妈再婚,一个普通男生和一个明星男生成为了兄弟,共处一室。在普通男生的腐女朋友帮助下,他们的关系有了实质性进展。

第三部《着魔》则是关于“重生”。在见证了男友要背叛自己结婚的事实下,男主角因为车祸重生回了九年前,俩人都还未相识的时候……

第2季又有二个不同单元《是非》、《越界》,每个单元8集。

共9.84G


第一部《My Hero》讲述了一个“女穿男”的灵魂穿越故事,但最终目的是为了唤醒两个男生之间的真爱。

第二部《离我远一点》的主题是“兄弟”:因为爸妈再婚,一个普通男生和一个明星男生成为了兄弟,共处一室。在普通男生的腐女朋友帮助下,他们的关系有了实质性进展。

第三部《着魔》则是关于“重生”。在见证了男友要背叛自己结婚的事实下,男主角因为车祸重生回了九年前,俩人都还未相识的时候……

第2季又有二个不同单元《是非》、《越界》,每个单元8集。

共9.84G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脸书视频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9D0il0O_EM&feature=youtu.be小哥哥的新作 ,另外还有一首mv已经上传 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希望小哥哥越来越好!

脸书视频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9D0il0O_EM&feature=youtu.be小哥哥的新作 ,另外还有一首mv已经上传 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希望小哥哥越来越好!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油管视频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9D0il0O_EM&feature=youtu.be小哥哥的新剧,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

油管视频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9D0il0O_EM&feature=youtu.be小哥哥的新剧,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小哥哥ins 更新 #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 周六在爱奇艺台湾站上映。可以的话 大家请去支持
˚‧*♡ॢ˃̶̤̀◡˂̶̤́♡ॢ*‧˚

小哥哥ins 更新 #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 周六在爱奇艺台湾站上映。可以的话 大家请去支持
˚‧*♡ॢ˃̶̤̀◡˂̶̤́♡ॢ*‧˚

憧憬D_绯红的魔咒

宋柏纬原来也是一个快乐的猫奴,很炫耀做爸爸喂胖女儿

要去欧洲拍戏了 希望小哥哥路越走越宽

宋柏纬原来也是一个快乐的猫奴,很炫耀做爸爸喂胖女儿

要去欧洲拍戏了 希望小哥哥路越走越宽

YapooL亞波
哥哥国中是个不良少年,打群架,...

哥哥国中是个不良少年,打群架,说脏话,还离家出走(=• ω•)

哥哥国中是个不良少年,打群架,说脏话,还离家出走(=• ω•)

Birdy

「该死的世界,我一定要改变你」
「帮我记得,我还没坏掉的样子」

「该死的世界,我一定要改变你」
「帮我记得,我还没坏掉的样子」

坑王Aqiu--我是一隻小透明紳士

【離我遠一點同人】《他們的HIStory!貴族高中AU》7.-10.。全員CP;主程清/豐河



原作:HIStory (2017年電視劇):離我遠一點 (Stay Away From Me)與My Hero及著魔 (Obsessed)混合同人

配對:全員向。※主程清/豐河。

副:英雄/思任;勁騰/逸辰。


7.

古思任跑回自己房間時,打斷了他室友原本愉快的對話。

室友一見到他眼神盡是鄙視與反感。他和朋友不在意古思任本人在這,直接講出口。「掃興的傢伙回來了,你自己保重啊。哈哈~。」

「靠,你這沒義氣的混帳。」


他用棉被將自己蓋住,室友待朋友離開房間後,室友還大聲抱怨。

「真衰,怎麼會偏偏抽中得跟窮人同寢....



原作:HIStory (2017年電視劇):離我遠一點 (Stay Away From Me)與My Hero及著魔 (Obsessed)混合同人

配對:全員向。※主程清/豐河。

副:英雄/思任;勁騰/逸辰。

 

 

7.

古思任跑回自己房間時,打斷了他室友原本愉快的對話。

室友一見到他眼神盡是鄙視與反感。他和朋友不在意古思任本人在這,直接講出口。「掃興的傢伙回來了,你自己保重啊。哈哈~。」

「靠,你這沒義氣的混帳。」


 

他用棉被將自己蓋住,室友待朋友離開房間後,室友還大聲抱怨。

「真衰,怎麼會偏偏抽中得跟窮人同寢...可惡。」

 

對於這樣的目光與言論,古思任早習慣了。

這裡又是有錢人的學校,對他而言,自己既沒錢也沒有特殊背景,成績也沒有豐學長那麼優秀,理所當然會被瞧不起。況且,和國中的經歷相比,這點排擠根本不算什麼。

在國中他可是...,古思任想著,不禁握緊拳頭。

 

『怎麼會…讓英雄看見自己?』

明明發誓…考進這學校後,如果找到英雄...只要遠遠看著他就要知足了。

可是昨晚他第一次看到豐學長生氣的樣子,他一想到程清同學被誤會,即使他不是他們的朋友,但他也不希望他們為此吵架。

很後悔,他沒有在事發當下就鼓起勇氣去和學長解釋。

 

尤其剛才在餐廳看到豐河學長落寞的樣子,而英雄反常面無表情,他想,英雄一定很心疼豐學長...。


 

好痛!

胸口好難受。

忍住想哭的衝動。

不行…真的不該再和英雄接觸的。

 

…………

…………………


 

麥英雄回到自己的房間,和豐河相同坪數的房間,一樣的整齊,但佈置上些微不同。英雄房間牆面貼有球星海報與一些他贏來的運動獎盃,整體散發的氣息和麥英雄外貌一樣,明亮又乾淨。

但此刻,麥英雄沒有笑容。

他望著書桌上的相框,凝視那相片中兩人的合照,左方少女綻放著生動的笑容。

而另一個相框,裱著一張被揉過痕跡的素描紙,紙上是手繪的男孩,旁邊附註:my hero

他閉緊眼,小心拿起相片手指輕撫過那張有些退色的鉛筆塗鴉。

 

思任......。


 

 

…………………

位置:學校內便利商店,露天座位區。

 

嘖!只吃便利商店果然不飽...。不對,這種食物我連吃都不想吃。

程清皺眉,面對微波食物,他一點胃口也沒有。

他不去學生餐廳就是不想讓哥哥找到自己。雖然堅持避開對方整天了,但到晚上,還是得要解決洗澡與睡覺問題。

這學校也沒有能信任到可以借宿的朋友。

手機也玩到沒電了...

可惡,總不能直接野宿學校外面吧?非得把自己搞那麼狼狽嗎?

 

幹嘛想那麼多啊…?

又不是第一次和別人吵架了!…自己幹嘛那麼意氣用事?

 

啊哈哈哈!終於找到你了!頭號公敵!!

雷重鈞一邊大喊一邊激動搭上他的肩膀,身後剛跑過來的李慕白抗議。

「喂!明明就是我先找到的!」

啊靠...奇怪的又人出現了,還帶了那八卦一族之一的一年級生。

「你有什麼事嗎?怪人。」

 

他大概能理解為何那一年級總用嫌棄的眼神看雷重鈞。

「大明星~~你都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氣~~。

先收起你的殺氣嘛~我可是好心特地親自跑過來告訴你好消息的耶!」

 

「什麼東西啊你?」他將喝一半的咖啡丟進垃圾桶,準備離開。

 

「豐學長他…也就是你的室友,他啊……知道你是冤枉的囉」

 

他記得自己沒開口,也沒有留下類似線索,難道他哥哥會多嘴去問別人?

 

不,豐河不是那種人。

程清沒發覺,自己開始下意識幫他講話。

 

「有位學弟幫你講話:『那些女生不是程清同學找來的,他是不想造成大家困擾才去和她們見面...卻害大家誤會了』。」

 

雷重鈞拙劣的模仿讓程清有點作噁,他卻好像知道是哪位學弟和他哥哥說。

 

「希望不是我多管閒事…,不得不說,看到阿河學長後悔的樣子,真讓人心疼。」

噁...這變態。

剛好,程清在手機沒電到自動關機前,他兄長及時傳給他的訊息。

 

新哥哥(豐河):

--你在哪?

接著又傳了一封。

--你有沒有好好吃飯?

 

......可惡。

 

「誰誰誰~~正好另外一名主角嗎?」

「不關你的事。」程清避開雷重鈞二次搭肩的舉動,也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手機訊息。

「雷重鈞你不要欺負程學長啦!」

雷重鈞回頭攔住李慕白「喂喂喂~~李白目你有沒有搞錯,你對轉學生叫學長,而我這讀兩年正牌學長給我直接叫名字?!」



 

程清離開前,聽到雷重鈞別有含意地問他「你和豐學長…到底是什麼關係?」

 

他回頭看他,揚起一貫的自信。「你想知道答案就自己找啊~情報員?」

 

「不過...還是要說聲:謝啦~怪人。」

「哈!你要記得!你欠我一次哦!有機會一定會還我啊~~!」

「少來。又不是你幫我講話的,你這江湖術士。」

雷重鈞第一次被別人那麼叫。「你怎麼可以這麼現實,利用完就說我是騙子!」

 

「呵…怪人。」




 

8.

 

程清回去,正好對上晚點名時間,宿舍長和他的兄長正站在房間門口。

 

「清?」

當程清聽到自己的名字,居然顫抖了一下,就因為豐河用他那溫和又特別嗓音直呼自己的名字。

 

「太好了,那就都到囉。」麥英雄在點名簿打勾。

 

「學長...。」

麥英雄笑著搖頭,表示話題就此打住。「下次再聊吧,有事記得再來找我。」

這兩個人,趁我不在的時候又講什麼話?

麥英雄經過程清時,他沒聽錯。「別再跟阿河吵架囉。」

 

程清瞪大眼,對上那雙沒有笑意的雙眼,尤其在對方用唇語說:「動手是很糟糕的行為。」

他差點就火氣上來。「你!」

「怎麼了嗎?」豐河完全沒發現他們的悄悄話。

 

豐河擔心,學長雖然恢復笑容要自己別擔心。但他知道剛才在餐廳,麥英雄的表情是...他第一次看到,麥英雄那麼的傷心。

但現在得先解決和新弟弟的事。

「你站著幹嘛?」程清回頭看著豐河,想再講什麼,最後還是放棄。

「沒事啦,你要先進去我才能進去啊。」

程清進門發現豐河不知道從哪翻出的矮桌,那矮桌擺了一盤飯菜,他還沒吃過他土司之外的料理。

 

「這是…餐廳外帶的。你放心不是我煮的。」

 

靠!自己還那麼感動。

 

--咕嚕~

但程清餓了,他脫下皮鞋,和兄長面對面坐下。

 

程清拿起筷子,表示開動。

豐河點頭,只有筷子聲響與咀嚼聲。


 

「對不起,我沒有聽你解釋,擅自誤會你。」

豐河直接在程清面前低頭,語氣認真,程清沒有預料對方會這麼道歉。

「呃?」那讓程清感到複雜,與一絲內疚。

『沒有啦…我才應該說對不起的。』

他心理閃過很多想法,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他注意到豐河手腕被包紮,後者動作彆扭地收起手。

「很快就會消腫...是學長他們太誇張了。」

聽到兄長又提到麥英雄,程清臉立刻垮下來。「我累了,我要去洗澡。」




 

「……。」

兩人都梳洗好後,一同平躺,他們盯著夜燈照耀中染成黃昏色的天花板。

 

「晚安。」這是豐河第一晚和程清說晚安。

 

「嗯,晚安。」

豐河心想,這樣子…算和好了吧?那就不用和媽媽說了,太好了。

當他放心後,沒多久就睡著。

 

程清聽著豐河規律的呼吸聲,確定人是睡著的狀態。他翻到側身,對上哥哥想舉起對方手腕檢查,但那礙眼的紗布害他看不到傷勢。

握緊對方手腕的觸感還鮮明,尤其是那雙水靈大眼睛…反射自己憤怒的表情。

「就算你比我大,你不了解我就不要隨便對我說教!沒有爸爸的你,當然可以講那種漂亮話!」
那些難聽的話,在自己回過神時,就已經脫口而出。

「別用那老頭來恐嚇我!」

還以為...自己不會再那麼衝動了

他更討厭自己,就連一句道歉也沒說出口。

程清自認在演藝圈的經驗會讓他的脾氣變好,至少,學會隱藏自己的情緒。


 

但是對於這突然冒出來的新哥哥…他原本沒有想露出真實個性的,明明就知道如何偽裝成和善的人。
 

『那傢伙跑去哪了啊?』他剛抵達新學校,進去新室友房間居然沒有人迎接自己。

『不對,他長什麼樣子我根本不知道啊。』
我記得叫作....河...什麼?


他看了一下書桌上的筆記本,豐河?這傢伙的字寫得蠻好看。

他本來想坐著等房間主人回來,等著等,就乾脆躺著等。等到他都懷疑難道新哥哥不回來時,「咦?」。


「怎麼打不開?」他看著豐河用力推門進房間,不知為何,他吃力推門跨過行李的模樣讓他聯想到小鹿班比,尤其在那雙大眼對上自己的時候。
 

「......。」這種傢伙,居然會是我的新哥哥?
看起來超弱的。

... 這個人,怎麼會那麼好欺負的樣子?


「你...到底在怕什麼?」

然而豐河的質問,一下子就被看穿了,自己的狼狽。

簡直是打自己一巴掌。



 

是因為這樣,…在他身邊才會圍繞那些人嗎?

 

想起某位學弟的話:

--「雖然豐河學長成績好,但個性很謙虛又低調,宿舍長特別保護他,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哦。」

 

以及那句帶著假笑的警告...。

--「動手是很糟糕的行為。」

可惡,我才不是故意對他動手的!

靠!麥英雄…你根本就滿足自己私心吧!

笑得那麼噁心,根本一肚子心機,披著羊皮的老虎!

 

他沒發現自己記錯動物,把狼記成虎。

那臭笑面虎……可惡,你到底和那笑面虎又是什麼關係啊…?

他忍不住捏起兄長挺拔的鼻樑,那讓熟睡的少年皺眉。

豐河側身,隨即靠在他胸前,這動作讓程清停頓了思考;不自覺深呼吸,感受純粹的香皂香氣。

明明就是廉價的味道,但在他身上…為何就那麼好聞?

 

那和他自己用的高級沐浴露又不一樣…。

 

啊……真的好累。

他瞇起眼,打個大哈欠逐漸熟練地將人擁入自己懷抱。

 

「......。」

隔天,豐河手機鬧鐘率先響起。

當他睜開眼,身體反應是立刻用力退後,這動作後果就是,直接向後摔下床。

「嗷!好痛!」

這一摔,吵醒了床上的少年,他起身看到兄長摸著自己後腦。

「啊哈哈你在幹嘛啊?居然睡到摔下去,你也太扯了吧。」

 

「好痛…你不要再笑了哦!」

怎麼自己最近一直被笑啊?

豐河會這麼大反應不是沒原因,之前被程清抱著睡也都是從背後,或是被當床墊那樣疊在一起。

 

但剛才醒來,發現自己枕的不是枕頭而是程清的手臂,這已經很震驚了,當他弟弟的呼吸輕吐在他鼻頭,他才發現,他們居然這麼親密睡在一起。

簡直就像是...

 

……情人。





 

9.

 


週末到來,禮拜六。


豐河去樓下餐廳買了兩人份的早餐,打開門正聽到弟弟正在講手機。

「是的,我準備要出門了。」

「嗯... 請您再等等我,是。大概十分鐘我就會到校門口。」

原來程清還有禮貌的時候啊...

等等,為什麼對自己態度就那麼無禮?
「你...要出去嗎?」


「工作啊,我沒和你說嗎?啊,我好像真的沒和你說耶。」


「工作!?你有打工嗎?」

豐河想起哲剛說的,他高一就已經在走秀與演戲的經歷。
「但你不是已經轉學?我以為你停止所有演藝事業。」

「那是最後收尾,早就簽好合約了,我自己沒錢付違約金...工作這塊,我一毛錢也不想動用那老頭的錢。」


難怪他這麼早起床,原來是有工作。
「那你工作這件事,不能讓學校知道哦,因為學校嚴禁在外打工…還有啊,你杯子和衣服能不能好好收好...冰箱的飲料喝完就丟掉,不要又把空瓶放回冰箱去...。」

「哥能不能幫我整理~拜託啦~。」
喂!怎麼這種時候才叫我哥哥!算了...。
豐河只能無奈笑了笑,將紙袋遞給對方。「你工作加油吧,回來我再幫你補習。這早餐你帶著去吃吧。」

「嗯... 那我出門了。」


 

待新弟弟出門後,房間總算恢復以往的寧靜。
這是他要的,豐河心想。

吃完早餐後,他將房間簡單打掃一輪後。

等心情靜下來,豐河坐在書桌前拿出講義。照之前的習慣準備複習。

 


他看了一下時間,過了午餐時間,但他也不餓,泡杯熱茶繼續回書桌作題。

「......。」

豐河不懂,自己怎麼會無法靜下心來?他咬著筆,抓了一下後腦,嘆氣,最後決定轉移自己注意力。

當他讀書不順利的時候,豐河會去學校體育場運動散心。抱著籃球,不忘攜帶學生證,假日有學生證才能在一些館內活動。

 

假日的學校,宿舍學生們氛圍較鬆散,住校學生也少許多。

他穿過宿舍前的花園,在抵達活動廣場前,注意到平時幾乎無人的榕樹下有一對身影,是他的朋友江勁騰,和那位可愛的學弟邵逸辰。
 

江勁騰笑得很溫柔,那也是豐河第一次看見他那樣的表情。
哇,自己好像見到不得了的畫面了耶。

 

隨即,罪惡感浮現。

他心虛,這樣根本就是在偷窺朋友的隱私,他趕緊轉身離開,就直接撞上身後突然冒出來的人。
「豐同學?」

哲剛直接拉住因撞擊向後跌的同學。豐河嚇得差點叫出聲,好在他有好好抱緊籃球,沒讓球因撞擊而落地。

「哲剛?」

「沒事吧?」

他回頭,樹下兩人並沒注意到他們的騷動。

「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了?那個...勁騰他是認真的吧?」

「關於你的問題,恕我回答,我不知道。」他笑著。
 

豐河眨眼,感到驚奇。「居然有哲剛不知道的事?你是回答我:你不知道他們交往時間…還是你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

 

哲剛搖頭微笑。「我不是萬能的,就和會長一樣啊。」
「不,我倒覺得你這副會長還比江勁騰可靠,從一年級就是了...。不過,我也不該多問...畢竟感情事是個人私事…。」

他看著豐河「哈哈…謝謝你的誇獎。豐同學果然很為人著想,那.. 最近還好吧?」

 

「嗯,沒事了。我和弟弟...我跟室友已經和好了,謝謝你們的關心。」

「不,我是問你的手。但你既然也回答了,我想,沒事就好。」

他舉起手腕給對方看,那片紅幾乎消失。「真的沒事了啊…你們和英雄學長都太誇張了。」

「不誇張,會長他真心為你抱不平。

希望是我多嘴,但我想...適度拒絕別人,才能好好保護自己。這是你和英雄學長都該學習的。」

 

豐河聽到這句,看向遠方樹下的身影。

「你...和勁騰是什麼關係呢?你們好相似...卻又不一樣。」

 

「就只是會長與副會長罷了。真難得你會問我那麼多問題。啊,豐同學原來的目的是要去打球嗎?」
「對啊~好久沒活動筋骨了,練習一下球感。」

 

「那...請你加油吧。」

和哲剛告別後,他抱著籃球一邊走一邊想樹下的兩人,不禁讓人羨慕起江勁騰他們之間的氛圍。

回想到剛才的插曲,兩人笑得幸福的畫面讓他難忘。

 

對於自己喜歡的人,真的會露出不同以往的樣子呢。

他也想起,英雄學長悲傷的表情,而那位學弟看到學長時,表情也一樣...。

 

學長和那位學弟...到底怎麼回事呢?

 

…………
…………………

 

榕樹下,午後的陽光溫和地灑在兩人身上。

「勁騰學長,上次的便當好吃嗎?」

 

江勁騰撫上邵逸辰的後頸「好吃啊,我不是都吃光光了嘛。」

「但副會長什麼都沒講只是將洗乾淨的便當盒還給我…,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歡吃哪道菜。」他沒自覺自己在嘟嘴,學弟可愛的表情江勁騰全都收進眼中。

他寵溺似捏他的鼻子。「就是因為我都很喜歡,才會吃光光啊~。」

「嗯... 哦。」

他察覺到對方有話想說,低聲「逸辰怎麼了嗎?有什麼話?想說就說出來啊。」

邵逸辰其實怕自己要求太多會被討厭,被這麼鼓勵,他才開口問「學長?你真的不在學校慶祝生日嗎?」

江勁騰有點無奈「今年比較特別,我必須和家人過,真遺憾。但有你親手製作的蛋糕,就是我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你很誇張耶...。」

但他知道,學弟很高興聽到自己這麼說。

 

「真幸福...。」

「嗯?」

 

「學長你知道嗎?我從來不敢妄想會有這天,能和學長這樣相處。你真的…很帥..,這...好像在作夢。」

 

他抬頭,陽光從樹枝中穿透,讓江勁騰不得不瞇起雙眼。

「是啊,就像夢境...我也沒想過......能這樣子。」

「學長?」

 

隨即恢復一貫自信與霸氣,輕撫上邵逸辰的面頰。「既然如此,我不許你忘記這時刻,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邵逸辰果然被江勁騰的話逗的臉紅,後者繼續道。

「我也會給你烙印...最棒的回憶,讓你永生難忘的美夢。」

 

最後的話落在對方耳朵裡。

「學長~好癢哦哈哈哈。」

 

學弟沒看見,此刻,江勁騰的笑容多了苦澀。

 

因為夢總有清醒的一天...。

所以我只能好好珍惜,我們所剩不多的時間。


 

10.

 

豐河沒自覺自己不斷在注意桌上的時鐘,幾分鐘前弟弟說已經抵達學校了
「他...應該不會迷路吧?」
他起身,又坐回書桌,這動作無意識反覆了幾次,房間門終於被開啟。
 

「你回來啦~。」


被兄長迎接的畫面讓程清愣住,他立刻掩嘴,想掩飾自己的嘴角。

豐河絕對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喜悅。
 

「嗯...我回來了。」

「拍攝還順利嗎?」
「很順利...。」 他脫下球鞋。
「你吃晚餐了嗎?啊...我問的是廢話,這時間你一定吃過了嘛~。」

程清有點難為情,將手中的袋子遞給他。

「這飯糰是經紀人擅自買的,要不要吃隨便你。」

 

「我要吃,謝謝你。」豐河接過袋子,坐在沙發另一頭,拿出飯糰咬一口。

程清也跟著坐在沙發上,拿起那袋子一看,只有一個飯糰跟一杯豆漿。

『可惡…還真只買給哥哥,居然沒有我的…小明哥你給我記住!』

他只好放回兩人中間。

「哇,很好吃耶。」

「很好吃嗎?」

「你沒有吃嗎?」

「就說經紀人擅自…。」「那你要吃嗎?」豐河毫不猶豫遞給程清,後者遲疑了一下,「啊?我咬過了哦…不然你吃另外一邊……呃。」

隨即,程清就這麼握著豐河的手咬一口。

「嗯。是蠻好吃的。」

豐河緩慢收回自己的手,才發現剛才自己那樣的舉動有點尷尬。
 

 

程清看著臉為此發紅的兄長,回想剛才在車上和經紀人的對談。
 

--「和新兄弟相處得如何?」
「糟糕透了,新哥哥超級無聊,那學校也超無聊!

但那麼無聊的人居然能和學長混在一起!連三年級學生會長都是他的朋友?一堆學弟崇拜他們..什麼鬼少女慢畫劇情?我問你,F4是幾年前的作品?什麼學長崇拜戲碼連偶像劇都拍膩了,現實居然存在... !」
「哈哈,所以聽起來你們相處得還不錯囉?」
「你哪個耳朵聽到我說不錯了?」
經紀人打了方向燈,轉進HIStory校園出入口。

「但你也別太欺負人家啊~,畢竟他是你的哥哥。」
 

「喂?我欺負人家?怎麼連你都幫他講話!」


「哈哈,我認識你這麼久,難得看到你這麼坦率說一個人的缺點,你甚至關注他和誰在交往。...或許,這位新哥哥能改善你和父親的問題。」

駕駛停在校門口,程清應該要下車了,但他忍不住反駁。

 

「不可能,我跟那老頭。絕對不可能再好。

第二:我說的在一起不代表他們就是在交往...,像他這麼無聊的人不可能有男朋友的。」

 

他找到學生證,從副駕駛那頭下車。
「小明哥,謝謝你的關心...,但對於我家,希望你不要再提起。」

當他繞到駕駛座,男人從車窗伸手攔住了他的藝人「嘿,拿去吧。」

 

「什麼啊?」
「當作我和你新兄弟的招呼禮。

最後,實話不中聽,只要你還未成年...你就無法脫離你和父親的關係。」

隨即車駕駛離開校園。

我當然明白自己的問題,可惡。
他活至今最厭惡的男人…。
 

在父親公司,那董事長辦公室空間總是冰冷的,程清父親和他相隔著一張辦公桌。

 

『扮演明星遊戲還玩不夠嗎?』

男人推了一下鼻樑的鏡架,將周刊上的報導丟在桌上,上頭印著他剛拍攝完網路劇的畫面,整篇報導卻是知名企業兒子性向疑雲之類的八卦。


程清站著,沒有回話。

『我懷疑…你是故意的?還是叛逆期還沒結束?你還要讓我失望幾次?』
 

『您都擅自幫我辦理休學了,這懲罰不夠嗎?』

男人瞪著他兒子『要我相信你是認真的,至少把成績考回你原來的程度吧。我如果目標設定在要你贏過你哥哥,我知道那太困難了。』
 

『哥哥?』程清聽聞,終於忍不住情緒。『您現在才告知我:您在外面生的私生子嗎?』

程氏董事長眯眼,要不是隔著辦公桌,男人可能就要動手對他兒子摑下去,但他吐氣忍住情緒。


『新學校轉學程序已經辦理好了,你整理一下明天就去報到吧。關於你落後的課業,你的哥哥會幫你補習。』


如同談案子,這沒有程清拒絕的空間。


『那孩子和他母親一樣,是很優秀的學生,你別讓他難看。』
 

我就是會讓你丟臉嗎!?
什麼哥哥啊?你這把年紀還結婚不丟臉嗎!?

雖然程清內心這麼想,但演藝圈的經驗讓他隱藏自己情緒。『我知道了。』

他強迫自己微笑。『只要我達到您設定的成績,您就不會再干擾我的未來吧?』

 

男人點頭『如果你沒達到要求,那也是你自己的問題。更證明我沒有錯。』
 

『那請您……說話要算話。父親。』
 

 

「......。」

「清,你怎麼了嗎?」

程清才發現兄長已經把飯糰吃完了,正一臉擔憂看著自己。

「沒...沒啊,幹嘛這麼問?」被那雙大眼睛看著,他居然感到不自在。

「你臉色有點難看...。」
「沒事啦,太久沒工作了...我很累。」

豐河露出之前只對他朋友們的友好笑容。

「那你早點休息,明天早起我們來複習吧。」


他差點為此從沙發摔下來。「你說真的嗎?我工作整天耶!禮拜天就應該讓我好好補眠睡到自然醒吧。」

「但你轉學到現在都沒好好複習耶,工作也結束了,明天不正是適合用功的日子嗎?」

居然把讀書講得像是什麼快樂的娛樂...,程清收回剛才開門看見天使的錯覺。
 




 

to be continued



 

插曲:

 

他們和好隔天,上學前豐河要幫程清打領帶時才發現。「你的領帶呢?」
「啊,可能忘在便利商店了。」
豐河聽聞,那雙大眼睛眨啊眨。「原來...你都躲在便利商店啊。」
 

「我才沒有躲!」

可惡,又不小心講出來了!

…………
 

「啊呦~~大明星忘記他的領帶了~。」

「那我拿去還給學長。」

學弟李慕白本來要拿去還給失主,雷重鈞搶回領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怎麼能放過這大好機會?呵呵~當然要拿去上網拍賣。」
 

「雷重鈞!你想賺錢想瘋了啊!」

「傻瓜!你不懂!我這可是造福粉絲耶~~。」


但事實是,沒有粉絲相信那是程清的領帶,最後還被程清經紀公司發現,官方檢舉直接被下架。

而雷重鈞因此被停掉拍賣帳號。

 


 

 ……………………………………

 

上篇大吵,這篇總算補回來且有小進展了。畢竟第一天就睡一起...說沒怎麼樣誰相信?(啊就真的沒怎麼樣啊

 

不過兩人心靈也有很多進步空間。

畢竟這部阿河心境比原劇的阿河要複雜,而小清也更年輕而火爆。

論原劇,小清不可能那樣弄傷阿河的,雖然這邊的小清很後悔   

也終於講到另外兩對的故事,和這對兄弟相比,一對看似單純其實開虐的前奏,另一對卻是虐虐進行式  (什麼奇怪形容...。
 

應該也發現...這篇的麥英雄也比原劇要成熟多了, 設定上他年紀最大,當然也因為過去一些經歷讓他心境同。而小天使思任就和第一集那樣,散發著楚楚可憐的氣息。

話說!雄思年齡差四歲耶,不知怎麼...讓我莫名HIGH起來哈哈。而勁騰跟逸辰這對也有三歲的年齡差,崇拜會長的小可愛,真的超可愛的~~。 

江勁騰很幸福耶,有那麼帥氣的跟班哲剛,還有狂愛自己的小學弟,偶爾還能逗阿河  簡直人生贏家阿!!!!  (冷靜點好嗎

不過清河他們文中差一歲,但現實演員足足大了五歲(感謝有親提醒,已修改,之前只記得吳27歲,宋22歲...

不知不覺居然就記成他們差7歲,真蠢蛋啊我!!!)

 

(吳承璟你笑得也太偶像劇了吧!!)

(身高差萬歲嗚嗚嗚嗚 

總之,自己寫著同時,對於無法預料的劇情,苦腦的同時也樂在其中,因為我自己不知道這篇角色大家又會發展到什麼階段。沒有原劇的參考,真是挑戰。

哈哈,看到有不同CP支持聲音蠻驚喜的。其實在寫的時候就有想,好像有點變成雄河走向...  沒有啦,阿河是屬於弟弟的。 

真的變成雄河的話...不用大家出手,我就先被當初推坑的基友殺死吧啊哈哈哈哈  (還笑)但這也是寫這篇的樂趣之一,CP大亂鬥啊啊哈哈哈~~~ 
總之,小清加油啊!人家會長和學弟那麼幸福,清河之路還好長哦~~~~。

謝謝留言與喜歡以及推薦的同好...謝謝大家包容沒自信的我 

知道有人在看,就比較有壓力動力想填坑。

看到有親說,原劇就那四集,宣傳短片也是怎麼刷都看N次了。...能讓大家繼續喜歡清河,真的是我的榮幸。 

最後的最後,寫真書延後上市我難過... 

放上三隻小天使結束這回合,

右邊的蔣昀霖小天使你到底想著什麼而作出那表情啊 


掠桥

当时看剧的时候做的图
最喜欢清河西皮了ww
太甜了_(:qゝ∠)_

当时看剧的时候做的图
最喜欢清河西皮了ww
太甜了_(:qゝ∠)_

坑王Aqiu--我是一隻小透明紳士

【離我遠一點同人】《他們的HIStory!貴族高中AU》4.-6.。全員CP;主:程清/豐河

原作:HIStory (2017年電視劇):離我遠一點 (Stay Away From Me)

與My Hero及著魔 (Obsessed)混合同人

配對:全員向。※主程清/豐河。

副:英雄/思任。

4.

第一天雖然混亂但也算有了經驗。

今天,豐河獨自率先醒來,在手機鬧鈴呼叫前就將鬧鐘關閉。
他下床望一眼,沙發上的弟弟果然還在睡。

很好,他心想。靜悄悄地去漱洗好,隨即圍上藍色格紋的圍裙,從冰箱拿出土司與食材。先將土司烤好,再抹上果醬與花生醬完成甜的三明治口味。火腿烤好後再夾上起士,隨即完成鹹口味的三明治。

幾份分裝進保鮮盒裡面,其餘全擺在大盤子上。餐點料理...



原作:HIStory (2017年電視劇):離我遠一點 (Stay Away From Me)

與My Hero及著魔 (Obsessed)混合同人

配對:全員向。※主程清/豐河。

副:英雄/思任。

4.

第一天雖然混亂但也算有了經驗。

今天,豐河獨自率先醒來,在手機鬧鈴呼叫前就將鬧鐘關閉。
他下床望一眼,沙發上的弟弟果然還在睡。

很好,他心想。靜悄悄地去漱洗好,隨即圍上藍色格紋的圍裙,從冰箱拿出土司與食材。先將土司烤好,再抹上果醬與花生醬完成甜的三明治口味。火腿烤好後再夾上起士,隨即完成鹹口味的三明治。

幾份分裝進保鮮盒裡面,其餘全擺在大盤子上。餐點料理好後,換去圍裙與居家服,當豐河換好校服正在打領帶時,程清的手機鬧鐘已經在響,響了很久,人還是沒動。
「......。」

他小心翼翼靠近,想到之前被攻擊的經驗,最後選擇用撐衣桿小力戳著,像是對待爆裂物那樣叫醒弟弟。

「喂……。」

「起床了啦。」

「哦……哥?」程清終於醒來,瀏海還翹得有點俏皮。
「起來啦,要上課囉。」程清眨眼,回應豐河一個大哈欠,隨即慢慢走進浴室漱洗。

糟糕!忘了這傢伙的挑食毛病......。

在他加熱牛奶時,才想起這個問題。
但事情發展讓豐河意外,待程清換好校服後,還真聽話乖乖坐下,先拿起果醬三明治慢慢咀嚼。

豐河承認,這樣安靜吃東西的程清,很上相。

難怪他會當平面模特兒。吃完了果醬,還又拿了火腿口味三明治,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吐司吃完,包含豐河吃不下的份。
注意一下時間,該準備去教室。

「走吧。」然後豐河就看著程清沒拿書包甚至沒換上皮鞋,就室內拖鞋打算直接出門。

「咦?你在幹嘛!?」
難道新弟弟除了起床氣,難道還有低血壓嗎?

「你要換上皮鞋啊!」「好啦...,我知道。」程清瞇著眼,蹲下換上皮鞋。
根本還沒醒神嘛!

還是昨晚兩人整理行李弄得太晚睡了?

拿上兩人的手提書包,豐河才發現領帶還丟在沙發上,難怪覺得程清校服穿起來好像少了什麼。

也只能先拿在手上了,等到教室再說。

他牽著弟弟的手,快步走。在其他同學目光注視下,終於抵達二年紀教室。
「你醒了嗎?」程清乖乖點頭。


.....根本就還沒醒,算了。
他拿起領帶,程清隨即乖乖蹲低身子讓豐河好好打領帶。

豐河沒發現,在場所有二年級生都一臉不敢相信看著他們互動。

尤其是雷重鈞,滿滿看好戲心態。

上課鐘聲剛好響起「快進去坐好,中午不要亂跑,等我過來哦。」

豐河不知道的事,這突發小狀況,導致程清成了某些同學的眼中釘,當然,即使發現自己成公敵的本人,毫不在意。

「……。」身為班長,要幫忙老師處理的事又多,婉拒同學的午餐邀請,待豐河中午趕去二年級樓層時,程清早上的乖乖臉不見了,

一看到他就立刻露出那弟弟式的臭臉表情,

豐河想,終於醒神了啊。

「餓死了,去吃飯啦。」
「你該不會還要去擠學生餐廳吧??這時間應該沒東西能吃了…。」
豐河猶豫,試探性問程清「早上的土司你有印象嗎?」
「我當然記得啊,蠻好吃的。」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沒由來的開心,可能這是程清從見面到現在,第一次誇獎他。
「午餐一樣吃三明治,可以吧?」就算你說不行也沒得挑。

「OK啊~要去哪邊吃?」

雖然不太好意思,但只能找江勁騰幫忙了。

他拿出手機撥號,一邊走向辦公大樓。

「那個…你在學生會那嗎?」

「嗯嗯…那就打擾了。」

之前豐河沒時間去擠學生餐廳的話,他會去學生會長室和江勁騰他們一起吃午餐。他們走到辦公大樓,學生會位置在教師辦公室樓下,這時間,格外安靜。

「你…等等不要亂講話。」

「我什麼時候亂講話了?」他皺眉,新哥哥是有多不信任自己?

「你就…」--喀!在他們打開學生會長室前,門就自己先開啟,是那神秘的保鑣開門。
「副會長……。」

哲剛微笑幫他們開門。「歡迎你,豐同學。也歡迎你來學生會,程清同學。」

「喂喂~這裡!」學生會長直接坐在辦公桌上,其餘書桌以江勁騰為中心圍成一圈,擺滿了炸雞與漢堡等速食。看來他們午餐叫了外送食物,麥當勞和肯德基。
「可以吃學校以外的外食嗎?」程清瞪著滿滿食物,低頭詢問他的哥哥。

他確定自己音量不大,但遠在辦公桌上的會長似乎聽到他的問題,江勁騰大聲回答。

「當然不行!本校為了學生健康,沒經過學校檢驗的食物是不准進入學生嘴巴的!但我是三年級,我又是會長,我想吃什麼就吃啥!哈哈哈阿~~~!」
校長,這裡有人濫用職權啊。
學生會長亂來,幹部們似乎也習慣了。

也沒人戳破,江勁騰雖然叫了外送速食,他手中拿著明顯是誰親手製作的手作便當。

「啊,英雄學長呢?」

「最近網球社有比賽,需要他去協助。」神秘的哲剛幫忙回答。

「原來如此,難怪下課都沒看到他…。」

「還是一樣啊,老好人一個。去當人家的金牌機器。哼~。」

「我只是想借個地方用餐,方便嗎?」

「客氣啥~過來一起吃啊!」
他知道中午時間,對於學生會幹部們可能還要開會討論一些活動行程,他婉拒會長的邀請,拉著程清走向角落沙發。
豐河將保鮮盒遞給弟弟,也收下哲剛分給他們的飲料。
他不客氣坐在沙發上,接下三明治便直接咬一口。

他打開看程清上課的講義,皺眉。

「你今天上課該不會都在睡覺吧?」「我才沒有... 。」

但豐河看書本都只有打開第一頁,也沒任何作筆記的樣子,程清絕對是一上課就趴下睡著了。

「你這樣很不好……。」

「吼!我就沒睡好啊!還不是你害的。」

「為什麼是我害的?你亂怪什麼?你連學校老師的課都沒聽,我要怎麼幫你...。」

似乎只有聽到自己的聲音,豐河才發現學生會的人突然安靜。
「怎麼了嗎?對不起,是我太大聲了嗎?」

他趕緊道歉。會長隨即大笑。

「沒有啊~,只是難得看到阿河教訓別人的畫面,我們才不打擾~你繼續說教哦~。」

「我才不是在說教!」
會長沒再多說什麼,繼續和副會長以及其他幹部討論學校活動。
直到午休時間結束,在他們離開前,江勁騰又搭住豐河的肩膀在他耳邊講話,他專注聽完會長悄悄話,臉紅的同時甩開他的手。

「江勁騰你真的很有事耶!」

這讓程清有點好奇那討厭鬼和哥哥說什麼,讓他反應這麼大。

「哈哈~~我好心提醒你耶!」

他轉身直接離開。


「你幹嘛啊?討厭鬼他說什麼?」

「沒有!上課要遲到了!」
走在前面的豐河又回頭。「你說誰是討厭鬼?」

啊,被聽到了。

「我又沒在他面前那樣叫他。」

「你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給會長亂取外號?」


話題被扯走了,他還是不知道,會長到底和哥哥說了什麼?

......

.....................


晚餐順利在學生餐廳解決後,豐河一邊背著公民講義,一邊把要換洗的襯衫放進洗衣籃。

似乎沒吃飽的弟弟,吃著剛剛去走廊販賣機賣的寶咔咔跟在他身後。
「喂~~晚上讓我睡床啦~。」

這要求讓豐河立刻僵硬。
都是哲剛他們去調查什麼資料什麼BL劇!

回想到中午情況,江勁騰居然還在他耳邊提醒,要他小心自己後面,提早體驗當兵的危機。

是要小心什麼啦!一點都不好笑!


「你幹嘛這樣看我?」被提醒的對象一臉無辜。
「我...不要。」上次睡醒被壓住的回憶也讓他堅持拒絕。
程清嚼著寶咔咔,走他身旁「拜託啦~睡沙發真的很不舒服耶。」

「可是我習慣一個人睡了。」

「嘿~我也習慣一個人睡啊!那你怎麼沒想過我之前也習慣睡床啊?」「......。」
他繼續講「你想想看嘛~我沒睡好,又怎麼有精神唸書啊?所以我上課睡覺不能怪我啊。」

「唔!」說著,一邊將一塊寶咔咔塞到他嘴巴,害他當下無法回嘴。
他很為難,講到讀書就不得不認同弟弟說得有道理。

將口中的零食吃下去,待衣服都收到洗衣籃後,勉強答應。

「好吧,那你不能…你不可以又隨便把我當床墊。」

程清心想,其實是把哥哥當抱枕,但這時候不是討論這問題的時機。

「我會抱你睡...還不是你害的。」

「又我!?」看程清居然理直氣壯反駁自己,皺眉。

「你說什麼啊?哪是我害的?」

「空調開那麼冷,你都縮成一團了~害我只好抱著你取暖啊。」
他聽到抱,立刻紅著臉,就和中午罵江勁騰那樣。

「你說…我睡覺的時候是縮一團?不對阿!就算很冷,你也不能隨便抱人睡吧?!唔!」又被餵了一塊寶咔咔。
「你不要再餵我吃零食了!」

對方看他激動似乎覺得好玩,豐河退開距離免得又被餵食。提著兩人的衣服,準備拿去外面洗衣機洗。

「我去洗衣服,順便幫你去和宿舍申請棉被...。」

「不用了啦,我自己有帶被子~。」
程清立刻去把收進角落的箱中棉被拿出來,他看得出來材質很高級。

「你到底是來學校幹嘛…。」

「我是有認物癖啊,不是我習慣的東西,我不會安心~。」

那你怎麼就抱著我睡死?…不對,自己也有問題。居然沒發現程清爬上床。

看著弟弟開心將棉被攤開的樣子,豐河也不忍心再反悔。


5.

隔天,豐河非常後悔答應讓弟弟睡床上的主意。

「挖靠~阿河~你變熊貓了耶~。」

江勁騰戳戳豐河的眼睛周圍,立刻被無情打掉。

「看來和新弟弟打很火熱喔~。」

「你有事嗎?」
讓程清同床的下場就是自己果然不能好好睡了。
洗澡後衣服亂丟那些壞習慣就算了,睡相超級差,自己才剛躺平沒多久就被從背後抱住,好不容易掙脫,但沒多久一個翻身又被抱住,搞得他根本不敢睡著。


沒睡好的結果,就是作息又被打亂。
「喂~今天怎麼沒早餐啊?」

「你怎麼有臉問我!」豐河瞪大眼,幫程清打領帶的力道有些用力。

「說好不把我當抱枕的!昨晚我顧著掙脫根本沒睡到什麼覺好嗎!」

雖然後來有睡著,但尷尬的是醒來後,他還是被程清緊緊抱著。

自知自己沒遵守諾言,也可能怕再講下去會被哥哥用領帶勒死,程清倒也沒再頂嘴。


中午,豐河因為班長要幫導師處理一些事情沒能去接他。雖然已經先用手機傳訊息和他說明了,但到晚飯時間,弟弟卻給他搞失蹤。


難道他在和我生氣嗎?

不過就一次午餐沒能帶他吃啊?都幾天了,應該也熟悉自己要去哪吃飯了吧。哼!說到底,我才應該要生氣好嗎!


越想越覺得委屈,豐河又嘆氣。

「這都是我媽媽害的啦……媽媽真的是...。」
江勁騰吃著又不知道是誰作的巧克力棒,隨口建議。

「不然你真的不習慣新室友的話,就跑去英雄那睡啊,那傢伙一定很歡迎你~。」

豐河皺眉。「我不想什麼事都麻煩學長,且讓我頭痛的是...我還要幫他補習……考好成績才行。」

江勁騰愣住,隨即像聽到什麼笑話,裂嘴大笑。

「你要幫他補習…?哈哈哈~難怪他要逃離你哈哈~!」

「江勁騰你笑屁哦!!哲剛你也不准笑!」

就連哲剛都在笑,害他懷疑自己補習的功力有那麼糟糕嗎?
「哼哼~~說看來那臭屁孩成為你弟弟也不是壞事。」江勁騰稍微克制笑意。

「你說什麼啊?別叫他臭屁孩啦。」

「哈哈~現在你又捨不得我罵他吼?」

「才不是哩!」
「或許來個更壞的傢伙,藉此讓你改變你濫好人的個性啊,我看啊~這傢伙出現後,你終於表現得比較像我們這年齡的樣子,不然...從認識到現在,我都沒看過你真正生氣呢。」

「我哪有!」

「看嘛~~你現在說話終於大聲一點了啊。雖然之前第一次見面我認為你太裝酷了點,但現在你變成笨蛋好人…我也不爽啊。」

「我哪有耍酷?你管我!」

「哈哈哈哈你生氣真好玩~~。」


吃飽後,他們一同回去宿舍,疑惑為何宿舍入口會擠滿學生?
江勁騰還沒問,他們身後的哲剛已經詢問得到答案。

「什麼?居然有校外女生跑進男生宿舍?」豐河吃驚「有女生跑進來?」「怎麼會有女生跑進宿舍?」

「啊啊啊啊程清!!」女孩尖叫聲引走他們注意力。

「啊啊啊!小清~~~!」
他就看到人群中,搞失蹤的弟弟露出那假面笑容,讓包圍他的女孩們非常激動。

「啊啊啊!!!」何止激動,那些女孩簡直要爆走了。
豐河忍不住掩面,頭好像又開始痛了。

他身旁的江勁騰又不客氣地大笑。「你的新弟弟真的很有趣耶,居然這麼正大光明帶女人回來,我都認輸了!!」

「這不好笑!如果被發現,可是要記過的!」
說著,他們就看到他們的好友,也是三年級宿舍長正客氣將女孩們請出去,但麥英雄的出現反而讓那些少女尖叫聲更厲害。
「好帥哦!!!」

「咦!?」麥英雄本人似乎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反應。

「我知道他!被列入批踢踢 Gossiping板十大校園美男之一的麥英雄!」

「咦咦!?」本人完全反應不過來。

「哦哦~這邊一堆帥哥耶!!!」

「阿哈哈哈哈~~現在連麥英雄都被扯入戰場啊~阿哈哈哈!」看著好友被女孩們包圍不自在的表情,江勁騰簡直笑到不能自己。


......怎麼會以為程清會乖乖聽自己的話?
最後還是校園警衛協助下,那一群瘋狂粉絲也只能依依不捨離開。

麥英雄特別請警衛別和學校講起這事,可能警衛自己也不希望鬧大,被傳出去也是自己工作失職。

「真的非常抱歉!」豐河紅著臉,彷彿是自己闖了禍。
拉住程清的手臂,這動作使他皺眉。

「你也和學長道歉啊!」程清立刻露出厭惡的臉,沒開口也明顯表示:我不想。

「程清!」這是豐河第一次喊程清的名字,卻是這麼糟糕的語氣。
這讓程清更莫名不悅,用力甩開他的手。

麥英雄本人趕緊打圓場「我沒關係的,我也沒做什麼事...,社團還有人在等我,我先去處理其他事情。」

「謝謝學長...。」豐河感激看著麥英雄,得到一個安撫的微笑與摸頭。
隨即,對上自己的新弟弟。

「......你!」發現這裡太多人圍觀,只好拉著人回他們房間。


一到房間,手二度被程清甩開。「別真把我當你的弟弟,剛才那樣夠給你面子了。」
「請你遵守好規定好嗎…帶女生進來真的很糟糕,要不是有英雄學長幫忙...我們現在可能就在訓導處,你還會被記大過。」

程清恢復私下的表情與態度,應該說,唯獨在面對豐河的模樣。

「但你資優生好朋友不也做這樣的事~~身為會長還男女通吃?哼!那件事也不是我拜託你親愛的學長處理,別指望我會去和你的學長道謝。」

「你哪聽來的?你還不懂嚴重性嗎!要不是學長...!」

「你別開口閉口都學長,噁心死了!還有,會長的事不用問自然有學弟告訴自己的,誰叫你們會長大人那麼惡名呢~~。」
豐河皺眉,自己再不認真,這弟弟只會繼續無禮下去。
「如果你連這點尊重都不遵守,那我會打電話去和你父親講…。」

嘆氣,這是最終警告。作勢拿出手機「痛!」豐河隨即被阻擋,更甚,整個人被壓在牆面上。


「別用那老頭來恐嚇我!」

程清靠近,氣都吐在他鼻子上,這近距離使他頭皮發麻。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和那些人都一樣!」

和上次睡醒的攻擊不同,這次簡直要傷到他骨頭。尤其是對方的指甲,即使修得整齊,但這麼一抓,陷入皮膚的指甲還是讓豐河吃痛。

「你給我...放……手。」

「那你就不要再用那老頭來威脅我!」

他低聲,忍痛解釋。「我不是威脅...只是希望你至少給予尊重。如果...你是真心想贏得你...父親的要求...。」

程清瞪著兄長,發現自己的憤怒被那雙清澈大眼反射。

「為什麼...?只要講到你父親你就那麼失態?」

好痛,手指末端感覺都發冷了。

「你...到底在怕什麼?」豐河這一句,才讓程清醒神似,他緩緩放開手掌的制伏。

手腕終於得到自由,他趕緊護住自己的手。

程清嘴唇半開,似乎想講什麼,但最終,他還是甩門出去。

「喂!你要去哪!?」沒有得到回應。


「......。」留下豐河還在發麻的手腕。就連呼吸也亂了,他才發現自己其實在忍耐,忍著不讓自己怕到發抖。

在晚點名時間前,人才回來。

回來後的程清洗完澡,直接爬上床去睡覺。當他自己也梳洗好,就看著弟弟背對著自己,最後,他自己也背著對方,閉眼入睡。

豐河極力去忽略,心中某種失落感。


「......。」

這次醒來,沒有再被對方抱著,甚至在豐河還沒開口叫醒對方,弟弟已經醒來。


程清連領帶都沒請他幫忙繫,就這麼掛在頸部去上課,從早餐到他們去教室,兩人一句話也沒交談。


當豐河中午過去二年級教室,人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邊。程清似乎決心想甩掉他,就連放學時間也沒像之前那樣,乖乖等哥哥過去接他。

6.


他獨自到學生餐廳,還是沒看到弟弟身影。本來想用手機聯絡,但豐河想了想,還是決定收起手機。


算了,不想管這難搞的臭弟弟了!
他這麼想著,一樣點了炒豬肉套餐,望著拿著筷子那邊的手腕。這次留下了指甲痕跡,紅腫的樣子有些嚇人。


該和媽媽說…自己沒辦法處理弟弟的事嗎……?


「手怎麼了嗎?」一鼓溫熱的呼吸吐在豐河耳邊,他嚇到,但本人沒自覺自己太過靠近,因為麥英雄視線緊緊盯著他的手腕。

「昨晚我有事情請別人幫忙晚點名...你們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當麥英雄沒有笑容,對他來說不習慣。「沒有..。」

「你弟弟...對你動手嗎?」
他這麼一問,讓豐河感到尷尬,只能勉強笑。

「不算是...學長你別擔心。我們只是小吵架...。」

或許這是兄弟間會有的爭吵,他想。


看豐河又是這樣的反應,他即使想再問,也只能打住。因為麥英雄從不會勉強別人。

「別再弄傷自己了,畢竟接著就要大考了。」


「嗯...我知道。」豐河按住自己發痛的手腕。

麥英雄的視線專注看著他。「河?你...想聊聊嗎?」

學長的關心,讓豐河感到難為情。

他低頭,語氣充滿不安,他的音量和餐廳的吵鬧形成對比。

「我只是…沒有把握能當一個好哥哥。」
「......。」

「畢竟我是獨子...一直都是一個人,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和別人相處...就突然跑出這麼一個弟弟...。」

麥英雄看著好友煩惱,輕搭上他的肩膀,語調肯定。

「阿河,你是我認識最好的朋友之一,你不用懷疑自己的能力。況且...不論什麼身份,大家都需要經驗去學習…。舉例來說~當父母好了,總不會小孩一生下來,大家就知道要怎麼當媽媽爸爸吧?哈哈,所以你不要那麼快就否定自己。」
麥英雄總是安慰著豐河,讓後者感到安心。

「學長...。」
「不過,他的叛逆倒是讓我想起一個人。」

「誰?」

他微笑不語,看麥英雄這樣笑,豐河才反應過來。

「你難道說…他像我!?」他震驚「我有這麼討人厭嗎!?」

麥英雄立刻大笑「我也沒說你弟弟討人厭啊?哈哈~所以你別這樣說自己。」
他語氣恢復之前的溫和。

「或許,在他兇狠的背後是種偽裝。」

就和你一樣...阿河。

「我去拿冰塊給你冰敷。」

「學長不用了...啦。」但人已經走遠,豐河望著餐盤上的晚餐,已經有點涼了。
回想昨晚弟弟的激動反應。
為了保護自己嗎...。


每個人都戴著一種面具,微笑或憤怒,來掩飾自己的脆弱。

可能為了保護自己…也可能是為了保護那重視的人。


但程清對自己總是那樣的態度,到底該怎麼和他相處?


「請問...豐學長,昨晚你們吵架嗎?」

一位豐河不認識的學弟,有些距離站在他一旁,小聲開口。
「你是…?」

他聽不太清楚,這位學弟聲音實在太小了。

那位學弟推了推眼鏡,深呼吸才又開口。

「不好意思,第一次和對豐學長講話,我有點緊張...。」

豐河看得出來這位學弟個性害羞,似乎得鼓起勇氣才敢和別人說話。

「沒關係,請問你剛剛問我什麼?」


「其實...。」昨晚事件,他正好在宿舍前的花園寫生,所以事發過程他全看進眼裡。

「那些女生...不是程清同學找來的,是她們擅自闖進來宿舍,好像說『就說讓我們看一眼程清就好了!』,大聲吵鬧下......程清同學只好親自去請她們離開,但那些女生看到他本人反而更激動,還希望請求合照什麼的要求,抱歉...那個我就沒有聽很清楚..。」

「…那為什麼他不和自己解釋清楚?」

如果講出來就不用吵成那樣了啊...。


手腕似乎還在發痛,看到豐河的表情,學弟慌張地道歉。

「對不起,我應該早一點和你說...。」

發現那位學弟誤會自己的話,豐河趕緊拉住似乎想逃開的人。

「不,學弟,謝謝你。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請問你的名字..?」

「唉呦~~你們真的很重口味耶!什麼變態PLAY才能留下那麼精彩的痕跡哦?呼呼~」

學弟被突然冒出來的會長嚇了一大跳,畢竟豐河袖口露出的手腕紅印很顯眼。

豐河繼續用『你有事嗎!』眼神鄙視江勁騰。
手腕被對方抓著反覆觀看,他只好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思任...?」

他們沒想到會看到宿舍長露出那樣的表情。

學弟回頭看到麥英雄回來,瞪大眼。

「英雄...。」抱緊手中的素描本,掙扎一會兒,古思任還是紅著臉跑離現場。
「那學弟你認識嗎?」江勁騰好奇問,身後的哲剛接過冰塊準備幫忙冰敷豐河手腕,最後還是豐河搶過冰塊自行冰敷,他不是江勁騰,並不需要哲剛服侍。

「嗯...,是啊,我們認識。」麥英雄緩緩回答。

「但他看起來和你很不熟耶~吼~難道學長你對人家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說著,江勁騰又搭上麥英雄肩膀,還用食指戳著他臉頰。

豐河第一次看到麥英雄露出那樣的表情。「學長...。」


而麥英雄只是皺眉望著學弟離開的方向,沒理會江勁騰的玩笑。



to be continued



不好意思,A某最近一些事瞎忙加上沒人督促, 

就變比較懶散,填坑速度就變這麼緩慢,抱歉...不知道新坑有多少人在看...... 
寶咔咔零食選為取自官方instagram,但實際上他們餵食畫面一點也不浪漫哈哈,但很可愛~~好喜歡喔喔喔! 

抬下巴幫忙咀嚼是哪招啦  吳承璟你太可愛了啦~~~

最後,這是同好應該也知道的消息,官方出寫真囉~~

 

 

本來這把年紀,自己對畫冊寫真書之類的越來越免疫,覺得那應該是在網路就能看到的收錄與照片。
但和基友聊過,她說自己一定會買,她是為了支持第三部的《著魔》,這麼一聊,想想,既然自己都喜歡清河CP喜歡到寫文了,也希望讓更多人能喜歡上這部作品,那這也是自己能給官方正面支持的一個辦法。
澄清!這篇不是廣告與業配文哦!!

只是我個人碎碎念,很喜歡這系列才分享官方訊息。
總之~已經下單了,還要等到9號才出貨...真期待拿到寫真書嗚嗚嗚  !!
 





坑王Aqiu--我是一隻小透明紳士

【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最終章.


結果又被鎖起來嗚嗚...

對不起,之前嘗試用文字直接發佈還是被官方鎖起來,所以乾脆直接用原文轉圖片,造成同好閱讀不方便,A某真的很抱歉嗚嗚嗚。
如果能進入A的部落格,可至原文閱讀
連結
 【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最終章.


.........
「哈啾!」


而某人在精工工作室前,打了個大噴嚏。「奇怪...誰說自己壞話嗎?」
「還好嗎?」正好走進工作室的其中一位客人遞給他面紙。
「啊,謝謝你。」麥英雄接下面紙包。
「又在我面前勾搭別的Alpha~嗯?逸辰你真的很調皮呢。」


邵逸辰紅著臉大力推江勁騰。...



結果又被鎖起來嗚嗚...

對不起,之前嘗試用文字直接發佈還是被官方鎖起來,所以乾脆直接用原文轉圖片,造成同好閱讀不方便,A某真的很抱歉嗚嗚嗚。
如果能進入A的部落格,可至原文閱讀
連結
 【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最終章.



.........
「哈啾!」

 

而某人在精工工作室前,打了個大噴嚏。「奇怪...誰說自己壞話嗎?」
「還好嗎?」正好走進工作室的其中一位客人遞給他面紙。
「啊,謝謝你。」麥英雄接下面紙包。
「又在我面前勾搭別的Alpha~嗯?逸辰你真的很調皮呢。」

 

邵逸辰紅著臉大力推江勁騰。

 

「江勁騰你白癡吼!他已經有Omega了好嗎,那麼明顯的柑橘氣味你沒發現!!」
「我當然知道,逗你的啦~快過來試試戒指合不合手指啊~~。」
他笑著和那對新人恭喜並告別,兩人隨即去櫃台領取自己訂做的戒指。

麥英雄走到街道,看了街道路燈已經自動開啟。
「......。」低頭將剛才領出的禮盒打開,溫和的笑容在他嘴角綻放。
黑色禮盒內是一對高純度鉑金的對戒。回想,古思任當時用羨慕表情說豐河他們的禮物,他想,找到機會了。

 


思任太過自卑,從不會、也不敢和自己索取什麼。除了他第一次向自己告白的手環,這次,終於換麥英雄來送給他想要的東西了。

 


真是等不及,看到古思任收到禮物的表情。











《全文完》

 


 

這坑是從3月十七號開坑,連載到現在,

 

其實也沒寫多久時間,而且這篇算是我填坑算快填完的文呢,之前美隊或是小艦長都幾乎是半年以上的時間阿(怎麼有臉講)但怎麼感覺好久...。 

 

總之!啊啊~~~  終於能打上...  END! 阿阿!完結惹!

 


啊啊~~~~當然更要謝謝大家耐心看著這篇私心滿滿的ABO  ,連隔壁棚的CP都來醬油阿喔呵呵呵有夠私心的!

 

等待很久的結局,可能沒有同好想象中那麼浪漫。
但我的感覺…他們的第一次就是那麼有趣啊哈哈哈  (不正經)

 


畢竟兩人其實都很害羞,又是第一次...好啦,弟弟是藝人,可能有經驗了。
但哥哥絕對是處啊哈哈哈 
 

 

還是希望有滿足到,一直想吃肉的同好,以及,希望三對都能有甜蜜結局的同好。
戒指哽也是感謝滑冰經典的作品yuri on ice,那戒指片段就是求婚無誤!!

 

再次謝謝這期間,不論是在lofter,或是在還有原始blog給我喜歡與推薦以及留言的同好們。 
自己產的糧食有人吃,真的是很幸福的事 ,能藉此認識到更多同好也是很棒的事  !

 

嗯,我會乖乖去填狗血那篇AU校園劇。不然就對跳坑的同好們太過分了。 

 

啊!!其實還有一篇小短篇,但還在修改中所以還是草稿就沒能一起發佈  ,沒跳貴族高中坑的同好,還是可以期待之後會再發ABO後續小短篇  。(吃屎啦,還要被人等個屁!)

 

謝謝你們!愛你們! 
2017.04.22--Aqiu

 


最後,以原劇最後結局截圖作告別。

 

弟弟幸福笑容好美  ,最後阿河也跟著笑  

 

,兩人都好美啊嗚嗚嗚。 

 

坑王Aqiu--我是一隻小透明紳士

【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21.-23.

※完結章還是被官方鎖了
可能因為被鎖住所以大家不能看到,
請不要嫌棄我囉嗦補上樂乎版連結:最終章
如果有同好還是沒能看到原文,請再和我說喔,謝謝大家嗚嗚。

好閱讀版→blog原文連結【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最終章.




21.

豐河醒來,天還沒亮,但公寓整個只剩下他獨自一人。
他沒忘記弟弟那句禮貌卻也冷漠的告別,他知道人已經悄悄離開,起身,看到桌上的紙條簡單明瞭。

鑰匙幫我還給媽媽
       謝謝
 好好照顧自己... 
         弟弟

「......。」好像有什麼被挖空了?
為...



※完結章還是被官方鎖了
可能因為被鎖住所以大家不能看到,
請不要嫌棄我囉嗦補上樂乎版連結:最終章
如果有同好還是沒能看到原文,請再和我說喔,謝謝大家嗚嗚。

好閱讀版→blog原文連結【離我遠一點同人】程清/豐河《新弟弟不只是大明星,還是Alpha!?》最終章.



 

21.


豐河醒來,天還沒亮,但公寓整個只剩下他獨自一人。
他沒忘記弟弟那句禮貌卻也冷漠的告別,他知道人已經悄悄離開,起身,看到桌上的紙條簡單明瞭。


鑰匙幫我還給媽媽
       謝謝
 好好照顧自己... 
         弟弟 


「......。」好像有什麼被挖空了?
為什麼…雙腳失去踩地的踏實感。


他不知道自己對著紙條發楞多久,回過神,天已經亮了。才發現自己連室內拖鞋都沒穿上,難怪腳底感覺好冷。


他嘆氣,起身去梳洗,準備出門。


「早安~今天還好嗎?」


他們一樣約了時間,一樣的烘焙咖啡廳一起複習作業,看著古思任總是熱心關心自己,豐河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他......離開了。」嘴唇顫抖,他勉強自己說出重點。
「誰?」


「......。」豐河的表情讓古思任立刻明白對象指誰,趕緊握住他的手。


他明明不喜歡隨便被碰,但這刻,手掌被握至他才發覺...人的手心是很溫暖的。


標記解除那刻,心理的痛要比轉變時還疼痛...現在身體還是很冷。


「他...尊重我的意見,就乾脆離開了。」開口才發現自己語氣快哭出來了。


「是嗎......我知道了。小河你別說了。」
多話的古思任,這時也沒多餘的言語,只是握著他的手,他們安靜聽著咖啡廳播放的藍調音樂。


看來Omega輔導員真的有必要。這刻,古思任的陪伴有讓豐河感到一點安心。


那天,古思任還貼心堅持陪著他回到公寓。
豐河居然還忘記自己有沒有服藥,他不好意思再詢問古思任自己今天在咖啡廳有沒有吃藥。
「有哦,你有吃了。
但你沒有吃什麼食物,小河記得要吃飯喔~」


他嘆氣,其實在咖啡廳,書幾乎讀不進去,而夢夢的訊息與母親的關心他也無力回覆,對什麼事情都沒有動力,他寧願蹲在地上,望著魚缸的小生命們。


直到雙腳麻痺他才緩緩起身,忍著想嘔吐的衝動,勉強將睡前的藥服用完,在自己床鋪上幾乎縮成一團,但這晚開始,豐河就沒有再真正入眠過。


.......
..........



程清發誓要遠離豐河,還真的做到,這段期間沒有任何訊息與問候。
LINE和簡訊的紀錄時間就停留在他離開之前。


這樣子才對...,這就是自己才要過的日子。
豐河這麼說服自己。


再怎麼難熬,他還是勉強自己按時服藥著度過日子,撐到了期末考那天。
豐河提早時間就走進考場坐著等待,他想今天就能見到程清了。不想承認自己有多期待看到弟弟出現。


但考生們陸續坐滿位子到等考試鐘聲響起,豐河一直等待他的出現,也不禁擔心起程清是否因為和自己吵架而放棄學業。


好在鐘聲剛結束,人終於出現了。


「抱歉我遲到了。」程清獨自一人趕上考試。他和監考員解釋自己的狀況,沒被為難隨即拿到試卷,直接找了空位坐下。


從程清進考場到找位子坐下,這過程,他一眼也沒看向自己。
「?」程清是沒有發覺到他在場嗎?


豐河疑惑,在程清打開背包前先拿出準備給他用的筆,因為他之前總是忘了帶筆或者帶到沒有墨水的筆。但程清隨即拿出筆袋開始作題,看起來是能正常使用的筆。


...原來清都已經準備好了。只有自己想太多了嗎?
豐河想,但現在也只能先認真面對考試答題。
他才剛填完,正在確認自己是否有答題錯誤,他的弟弟就已經站起身最先交出試卷。


豐河趕緊交出試卷,想跟上弟弟,但走出教室,人已經走到走廊末端準備下樓。


他的步伐有這麼快嗎?
他著急想追上。但待他真的出校門口,人已經不見影子了。


「呼...呼...」有些缺氧,他急著控制呼吸。


剛才的身影,怎麼找尋也沒有。
被拋棄了...他真的不被需要了。


程清不要自己了。 


負面想法不斷冒出,豐河無法冷靜下來。


頭越來越痛,似乎要裂開了...。


他不知道自己又站了多久,烏雲覆蓋校園,雨水漸漸落下直接打濕他的身子。


「阿河...?」女孩終於找到他,但沒想到他會站在那淋雨。
碰觸之前,人就突然蹲下。「阿河!!」女孩驚呼,在他倒在水泥地前吃力撐著豐河的體重。
「天啊!!小河你怎麼了?」這時,早和他約好見面的古思任正好抵達校園,輔導員快步衝過來。


三人隨即引起附近學生關注,引起小騷動。


兩人攙扶的豐河恐懼著,四周盡是腥辣與未知的訊息素,使他錯亂。



「嘶!!走開!別靠近我!」不知道對誰吼,但他就只想拒絕,不論是誰...他都不想接受。


「小河!你冷靜點...!」
「阿河到底怎麼了?難道...?」女孩很緊張。「嚇!」


突然,更強大的壓迫感靠近他們。


「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
空氣中飄來佛手柑與香草的氣息,來自某位Alpha的訊息素。


是麥英雄。


他快步走近他們,蹲下看著訊息素失控的Omega。
閉上眼,似乎是在調整訊息素,隨後伸出右手輕按在豐河額頭。「嘶....!」不同屬性的接觸,豐河本來轉頭想避開,但身體卻是默默停止掙扎。「嗚...嗚。」


「怎麼回事啊?」
「這人不是之前程清牽手的人嗎?」
「難道他是Omega?」
甚至有學生準備拿手機對他們攝影前,麥英雄低聲「讓路,給點空間讓他呼吸好嗎?」也暗示,禁止別人再靠近他們。


而同學跟人群居然也真不敢再靠近,他態度溫和卻有這麼強的效果。這也是夢夢頭一次看到,程清之外的Alpha對其他人散發隔離的訊息素。


古思任皺眉用著擔憂眼神群問他的標記者,遠遠就感應到這裡的騷動,預防情況失控,麥英雄猶豫後還是決定過來處理。


輕聲嘆氣「思,送他去醫院吧。」


這是豐河昏去前的印象,感受到Alpha的強大與可靠。
但那訊息素卻不是來自他的弟弟,更多的空虛讓他疼痛不堪。



22.


醒來見到的第一人是古思任,他笑著詢問他還好嗎。感到某種信任,他推測,對方應該有過這類的經驗。


詢問「我怎麼了?難道……是發情期?」
古思任搖頭

 

「不是……相信我,發情期不是只有這樣……。因為你和你上一位標記解除,你又沒有正常飲食只有服藥,身體自然會虛弱到無法承受。」

 

也開始抱怨「你都沒好好吃東西!小河你這樣不可以…!我們會很擔心耶!」

 





他安靜消化情況,帶著難為情語氣「謝謝你...還有你的標記者。」
「啊...被你發現到嗎?」


「雖然不該這麼處理,但我真慶幸他正好沒有離我們太遠。
不然...,連我都能嗅到你那好可口的奶油糖氣味,繼續讓你那樣釋放訊息素下去,事情真會往最糟糕的情況發生…。」


照Omega保護法規定,古思任的Alpha是不能輕易靠近他的輔導對象,但那是例外情況。
「......。」
豐河閉上眼,努力不想去回憶剛才的情況,但他弟弟背對自己的身影...  胸口又痛到難以呼吸。


 

「阿呀!差點忘記,小河的好姐妹想和你說話哦~。我就讓你們好好聊去買些點心給你吃吧!」

 


 

「好姊妹?」門隨即被禮貌敲門「阿河...我可以進來嗎……?」

 

夢夢的眼睛很紅,看起來不知道哭過幾次,好友的意外加上他們兄弟倆的疏遠,她才明白自己闖了什麼大禍,自己居然這樣...傷害了豐河。

 



「阿河對不起,我只是想幫你,我不知道你真的是Omega。」她再次哭出來,不斷低頭道歉


「真的很對不起...對不起!!」


豐河看著她哭的模樣心也很難過,但他無法作出回應,現在事情已經不是原諒不原諒就能解決了。



.........
..............



從他們豐河送去醫院到古思任買了好吃的點心回來,這段時間夢夢不斷嘗試與程清連絡,但電話始終沒接通,雖然她有用LINE傳訊息。


她看一下對話,訊息已讀沒回,只能安慰自己他可能在拍攝也不方便回訊息,隨便找了理由說想喝熱飲,走出病房才發現,她一直擔心的對象就站在病房外走廊上。


程清收起自己氣息,不知從何時就站在病房門外等著。


「清!」她想叫名字,卻被他率先以食指比在嘴唇前,要她禁聲。
他們走到離豐河病房更遠的走道,也到販賣機買了熱咖啡,兩人捧著熱飲繼續走,幾乎移到醫院出口,在來來往往掛號看病的病患之間,他們就像其中等待的人。


他終於開口。「豐......還好嗎?」


「阿河...不好,很不好。」
她忍著眼淚,急忙低下頭。「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阿河完全不知道,阿河他...。」


看到女孩哭著道歉,他淺笑「這不能說是妳的錯,我們遲早會發生。」


「但是...。」
搖頭「我不是合格的Alpha。」


「我早應該要料到豐不是一般人......他只是還沒覺醒。
只要我繼續向他靠近,他的Omega屬性還是會因為我而甦醒。」


「我...我只是不希望阿河難過。」


「他現在難過是我造成的。」
換她搖頭,她想說明明就不該是這樣。


「哥有妳這個朋友真的很好... 所以,請幫我好好照顧他,好嗎?」程清無奈笑著。笑得像是位男人。


「小清......。」


程清隨即離開,忍著自己又想流淚的衝動。在剛才病房外,就一道門的距離,他怎麼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又多渴望豐河?


他可是花了多少力氣才忍住沒衝進門,只為了再次碰觸到他。
「確定不打招呼就離開嗎?」
回頭,另外一位Alpha。程清不禁瞪大眼,雖然很微弱,但這人身上居然有豐河的訊息?


當他反應過來,手已經緊抓著對方衣領,
那名Alpha卻也不意外,絲毫不畏懼對方的訊息警告。


「我只是安定他的精神,我沒有超越任何界線。我不會對我的Omega不忠。」


自己,居然又差點失態了?
就因為他的氣味沾在別人身上


這Alpha,看來就是那位柴犬Omega的標記者了


「雖然你救了他一命,但你只是個外人,沒資格談論我跟他的事。」


面對同類Alpha的訊息素警告,麥英雄還是從容。
「你是因為他不敢面對你,所以你就這麼丟下他嗎?」


「輔導員和你說了我們的事?」更不開心,哥哥交給他輔導真的沒問題嗎?


「不,你不用擔心,雖然思任個性有點糊塗兩光...但他很尊重他的案子,畢竟他的職責也是要好好保護豐河。」


麥英雄步向他,稍微抬頭「是你哥哥說的...。」
「當我們送他去醫院的時候,他即使意識昏過去,但他一直呢喃:你的名字…,還不斷重複和你道歉。」


這些話,為什麼不親自和自己說?
心口的傷彷彿又再次裂開,不斷溢著血。


離開前,拍拍程清肩膀「但我想,你現在也不夠強大到能保護他。」


麥英雄這句叮嚀雖然刺耳,但他知道是事實。


只要關於豐河…自己就會失控,甚至差點對這名救了他的陌生人動手,就因為他的氣味在自己之外的身上。


不該再這樣子了...。


背包的手機正好響起,他接起來電
「是,小明哥。不好意思,我處理好事情了我現在就搭計程車回片場。


還有,關於你提到那日本的案子……我的回答是……」
程清深呼吸一口氣






「我答應接下。」






.......................




豐河出院後,回家還是孤單一人。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但他沒想到,從前自在的窩,如今自己一個人待著,居然會感到孤獨與難熬。


放在口袋的手機響起LINE的訊息音,
--和弟弟還好嗎?
他最近都沒回覆他爸爸的訊息,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遲早還是得和媽媽說自己屬性轉變的事。


但這要從何講起?豐河想到頭就疼。
還是先別打擾母親與新爸爸的幸福,他想,在這之前他得想辦法跟程清和好。和好之後再跟母親開口吧...。


但自己又該和弟弟說什麼?


自己不被程清需要了...畢竟程清講得很清楚,他拒絕自己。


那離開的背影深刻打擊著他。


雖然如此,豐河還是提起勇氣打給程清。對方果然沒有接電話。


突然,手機傳來訊息,但不是他所想的人,強忍著失落打開訊息
是夢夢,還傳了一本名《清河CP》的相簿

 


--阿河,我知道你不會輕易原諒我的多事
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正視你的感情。

因為有程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開心的阿河。
我想,你也一樣…因為有你,程清才會那樣的笑容。



他點開那相簿,發現全都是自己和弟弟相處時候的畫面。

 

腐夢夢妳什麼時候拍的啊?!
豐河覺得莫名丟臉,但他隨即被照片中他弟弟的神情吸引。


第一張,從那天上課結束,他們在外吃餛飩,程清餵自己的畫面。
他是這樣笑的嗎?

 

包括他擔心他被單車撞到,從背後擁緊他的緊張神情。

 


後續幾張,自己在解題示範,程清的眼神卻是認真凝視自己。

 


最後,到去淡水那天,自己要接下斷掉的霜淇淋,而他開懷大笑的樣子。

 

在手工藝品店,自己看著孔雀魚擺飾時,程清只是淺笑著,同樣專注凝視著...自己。

 

弟弟的笑容是真實開心的,

 

豐河第一次看清楚,原來程清都是用那麼情感的靈魂看著自己。

 




雖然一開始自己是真的不喜歡他...。
自大又臭屁,生活習慣又糟糕到不行。


但自己就是無法拒絕,還是會想去安撫,去照顧他
因為自己也是獨子,這是他第一次體會當哥哥的感受。
真的…只是想好好當一位兄長的。


他看向櫃子上的孔雀魚,對話閃過。
『少臭美,這才不是送你的。』
『我不適合,所以你幫我處理吧。』
『不用客氣,你喜歡就好。』
--『只要你喜歡…一切都值得。』


不,其實真正在照顧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程清…
還未轉變開始,程清就在意著自己。


豐河捧起那座孔雀魚擺飾,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這也是個訊息…程清知道自己喜歡的東西,用他的方式來對自己好...。
都是他自找的,他不是個好哥哥也不是個合格的Omega。
自己怎麼能這麼失敗?


他幾乎要哭出來了,但豐河實際上真的在哭。捧著那座擺飾,跪在地上無聲流淚。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悲傷襲擊他思緒。
這個家,這空間,他再也沒有勇氣多待下去。


這次,換豐河第一次主動聯絡他的輔導員古思任。


23.


他們本來想約咖啡廳,但時間太晚只能外帶最後賣剩的點心。
他們後來決定到附近公園,面向籃球場方向,找了觀看的座位坐下。


即使見面了,豐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樣對古思任很失禮,但本人一點也不在意,似乎就在等這時刻。從包包拿出了幾本筆記遞給前者,他翻開看,內容是手繪的日記。


在可愛的插圖後,第一頁文字是:


真的不懂,
為什麼他們可以毫不在乎,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我真的不懂。


第二頁:
難過,卻流不出眼淚...

 

在豐河仔細閱讀時,古思任一旁開口,語氣一點也聽不出他過去的回憶是如此哀傷。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爸爸和媽媽很早就離開了...你知道嗎?
孤兒在學校都會得到特別的關愛哦~所以我從小讀小學到高中...都是在大家愛的關懷下長大。」


他懂,古思任所謂關愛的暗示是什麼。豐河也不懂,為何學校總有人愛帶頭去以欺負同學為樂?


「即使我好不容易半工半讀考進大學,情況還是沒改善,因為高中有些人也考進同一所大學,所以還是有很多人會來和我玩...你懂吧。
我不知道你轉變時候的狀況,我只記得,那一天...我還記得那天是新生訓練,教室內有學長與一年級新生。當時,我頭很昏又很想吐全身不對勁,但學長威脅,我也不能請假。那時,我不知道那是我身體的Omega正在轉變。」


豐河愣住一會兒,但繼續聽他說下去。
「但越來越詭異,明明就在場就學長們在講話,但我就是覺得很吵...
身體突然感受到劇烈疼痛...各種複雜又噁心的氣味直衝我腦袋。在我跪倒在地上那瞬間,突然,所有人瞪大眼看著我。
更恐怖的事發生了,其中有幾位學長和男同學,像是看見血的鯊魚發瘋似全部衝向我,好幾個人壓住我,甚至有人直接脫下我的褲子...那刻,我只閃過:『一切都完了,我的人生真的毀了。』叫聲與怒吼聲...總之很吵又混亂。
隨後,痛到我失去意識...。哈哈所以我懂你當時的痛,應該和女人生孩子一樣吧哈哈。」


豐河只是聽著想像那情況,心就要涼了,何況古思任還是親身被傷害...他還笑得出來。
很不忍,希望他不要用那麼玩笑的語氣說那些經歷。「你不要勉強自己...」


古思任點頭,反過來安撫豐河。
「醒來後,我在醫院,沒有預料中的恐懼與絕望,有種很溫柔的訊息素包圍著我,是一名好英俊的~Alpha。
他輕聲告訴我:『沒有事情了。』原來他當時就注意到我的訊息素釋放,在我真的轉變那刻就已經請救護車過來,還及時請學校警衛成功阻止大家的失控。」


豐河記得,他身上的Alpha訊息素,佛手柑與香草氣息真的很溫柔。

「我的生命終於出現一位英雄了。他叫麥英雄,真的是我的英雄。」
「我原本也和你一樣,擔心他是不是因為我是Omega才救我?也是因為屬性才願意當我朋友?但對我而言那也無所謂,只要他願意接受我就好。...畢竟,他當時可是有一位很優秀的女友。」


「他有女友?那他對你...?」
他點頭,笑得苦澀「那段上學...有他陪伴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直到後來......發生了意外。他的女友離開人世,在我下定決心要和他告白當天發生...雖然我沒有希望,但至少我想要表達出我的心意。但他痛失女友的情況,我又怎麼可能說出口?
我好不容易有勇氣走到他面前,本來是想安慰英雄的,我忘記發生什麼事...我就突然踩空向旁邊摔...頭就直接撞上桌角......。隨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咦!?」豐河沒猜到事情發展,古思任被他驚訝的表情逗笑。
「很誇張吧!但那幾天記憶我真的完全沒印象,我只記得,我再甦醒後...還是被英雄抱在懷裡。
他說,我失去記憶的那幾天...還有我的日記讓他明白,他真心喜歡我,不在乎我們性別,也無關我們屬性。他就是希望我能成為他的伴侶。」
隨即,古思任恢復那燦爛笑容「連告白都被他搶先了,英雄真的很貼心啊~。」


「後來他鼓勵我找個目標,還幫我辭掉打工,讓我專心考輔導執照,用我的經歷幫助更多Omega,希望他們打起精神。」


真好...
豐河不禁有點羨慕,古思任他們真的是很相愛的一對。


「所以我看得出來,那位幫你臨時標記的人,程清,他很愛你...所以才會離你遠遠的。」


他聽聞,皺眉「... 可是我和他,我們是兄弟關係。」


古思任愣住「我知道啊,但你們不是沒有血緣嗎?」


豐河低頭不再開口,換古思任錯愕「所以你是因為程清是你的弟弟,所以不接受他嗎?......那你對他的感情,也只是如此嗎?」


後頭那句質疑,讓豐河累積的情緒忍不住「你不明白!和我在一起會毀了程清的事業!」

「... ... 所以你是在乎程清的藝人身分... 才拒絕他?」他這句話,讓古思任了解。


他沒再回話,這是默認了。


「......。呵呵」古思任淺笑「小河你果然也很溫柔呢,程清雖然是Alpha,但你這樣還比他還殘忍呢!」
「......咦?」他抬頭,看向後者


「你太小看Alpha的領導力了,如果那些流言蜚語就能擊垮他,那程清也不過如此,才不會是你的問題。」


程清的告白,突然在豐河腦海浮現
--「我親你...是因為我喜歡你。」

--「...你說的這些,你有想過,你對我公平嗎?」


--「我...從來沒有對一個人那麼認真,你卻只在意我們是兄弟,我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你還誤認我對你感情,怪到我們屬性上。」
--「親耳聽你寧願選擇別的Alpha… 所有人就是不可能是我!你一再拒絕我……!即使我是Alpha,我有感覺的!你這樣否定我,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嗎?!」



那些日子,明明那麼單純又開心,也都說明了,他們都在乎彼此的。


他到底做了什麼?
讓自己成為弱勢的意外怪到程清身上??


其實他更害怕的是…程清是因為基因Alpha才選擇他,而不是他本身這個人。
就因為豐河懷疑去除屬性,他怎麼可能會喜歡自己?


更難過的是,自己親手推開了自己喜歡的人,就因為他在乎那些外人評價的道德理由?
身份…性別…還有兄弟關係?


就因為這樣,他狠狠傷害了愛他的弟弟,他厭惡這樣膚淺的自己。
古思任看著懊悔神情的朋友

 

輕聲安慰「我們身為Omega並不完全是悲劇,Alpha背後是需要的是Omega的陪伴,我們能夠讓我們的標記者更加強大,這是只有我們才能辦到...成為他們最可靠的支柱。」

 



他激動看向他的輔導員。
「道歉永遠不會嫌晚。」他拍一下豐河的肩膀「況且你不是一個人喔,小河~。」


他明白了,自己只是需要一個支持,讓他有勇氣去面對自己未知的未來。


身體更明顯感受到這幾日的疲勞,他真的很累,但他現在更想見到他的弟弟。
好好跟程清聊聊...。


「謝謝你...嗚!!」突然,豐河手中的筆記本握不住,身軀直接向旁邊倒去。


「小河!?」古思任即時扶住他,但他已經吃痛到整個人捲成一團。
「嘶嘶...嘶...!!嗚...!」失去起身的力氣,精神無法專注,剛才的話題讓他立刻連想到


難道說面臨發情期了!?


古思任隨即嗅到那甜美的味道,發現事情不妙「糟糕!!怎麼會??小河你今天有吃藥嗎!?」但這時候問這問題也是白費,發情期本來就難以預期,即使穩定服藥還是可能會發作,特別豐河又是沒有標記者的Omega。


「嘶...注射用抑制劑...。」


豐河顫抖從背包找出注射用藥劑,「嗚!!」但他無力抓不穩,連帶盒子都摔到地上,古思任立刻幫他撿起抑制劑,手指顫抖但也成功打進他的手臂。問題是,即使注射藥效還是需要時間發揮。


手機...
豐河本來是準備撥打緊急專線,但手卻按下重複撥打,再次撥打給程清。


對不起…清,真的很對不起,我需要你……。


這次,直接關機轉到語音留言「...救我...救救我。」他絕望了,豐河對著手機求救,附近傳來各種恐怖又陌生的氣息。


「小河!你撐著啊!!不好了!有Alpha發現了!」
原本對其他Alpha訊息素都是恐懼著,但這刻,居然對那些強大的力量感到渴望?


這不是他!這是他身體問題!
他真正會渴望的,唯一的承認,是他的弟弟程清。


籃球場上還在打球的男人轉向這邊,附近原本在跑步的男人也往這移動,那些強壯的幾乎都是Alpha。


再這樣下去,連古思任都會陷入危機,雖然他被完全標記了,但他本質還是個年輕的Omega。


「清!!!」他失控哭喊著。


「滾開!!」這聲呼喚,人竟真實到他面前。


連古思任都儍住,被這麼一吼手趕緊放開,不敢再碰觸Alpha的所有物。


「....誰敢碰他?我就解決誰。」程清毫不留情爆發訊息素,Alpha的殺氣決定對同屬性的強者挑戰。
「清?」是讓他安心的藍水百合以及馬鞭草訊息素,輕聲詢問,就害怕是自己的幻覺。


手指撫上他的臉頰「對,是我... 豐,別怕了。」程清髮型有些凌亂,似乎是用跑的過來救他。


不是作夢也不是幻覺,這次,他弟弟確實在他身旁,眼淚隨即模糊豐河視線。


「嗚... 嗚嗚...清,對不起... 我。」他顫抖回抱住那思念的身軀與氣息,不斷道歉。
這哭聲,讓程清更加心疼,手也不斷安撫懷裡的兄長,繼續對四周某些男人警告。



「你們聽不懂嗎?誰敢再靠近,就是向我宣戰。」
這句,讓豐河回過神,要是程清在這裡打架,一定會被記者報導...他的演藝事業就毀了...。
「不要!」他握住他的手嘗試阻止他怒氣。
「...豐?」


「不...不要和別人打架...我沒有事...。」他的訊息素及時阻止程清的怒氣「豐...。」


另外的陌生聲音過來「我就想說你怎麼突然要我轉方向?還給我跳車!?衝來這公園……呵呵,我終於看到害你這幾天不對勁的原因了。」
就在情況更失控前,他的經紀人也抵達現場。


隨即對四周看熱鬧的人揮手「喂,你們。沒什麼好看的~沒看過拍片嗎?不要來湊熱鬧。
咦?小朋友你是??」

 

小明哥指著因為爆氣不敢靠近的青年,古思任突然不知道在程清面前該怎麼介紹自己好「呃...你好,我是...。」

程清直接開口「他是古思任,是我哥的輔導員也是我的朋友,不用趕他走。」


古思任立刻用感動的表情看著他,男人笑著搖頭。「哇靠…這味道~~~真的不得了啊,大叔我都難招架啊哈哈,你快點帶這可憐的Omega去醫院吧。」


「...我也不要去醫院…我不想再害你……」使出最後的抑制力,講完這句,豐河又再次失去意識。


「豐!!」程清和古思任都緊張。但男人卻不擔心,「看來你的Omega,很為你著想嘛~。」


發覺四周人群又開始聚,男人揮手「快帶他回去吧,你這個輔導員小朋友也走吧,這裡讓大人我來處理就好。」


「是....。」古思任想,自己明明就和他們同年齡,為何被當小朋友。


「......不好意思,謝謝小明哥。」


他輕撥開豐河額頭的冷汗,無奈又心疼,只能更摟緊自己的兄長。
真的是...大笨蛋啊,豐。







to be continued







 

先抱歉,我沒想到上一集會虐到哪麼多人,我以為大家看過原劇會做好心理準備,

 

弟弟一定會離開哥哥的。弟弟那句怒吼,那幕阿河哭泣的畫面,  太經典了啊~!怎麼能不寫出來!?(臭後媽

 

 

 

二次道歉,期待開車與希望不要再虐兩人的同好 

 

抱歉,這次還是虐哥哥... 還很毫不留情的重手,

 

但至少,這次更新在他終於明白自己心意了,真是太好了不是嗎阿哈哈哈哈(欣慰個頭啊←被摔 

 

 

 

希望這次更新能讓同好覺得滿意,雖然沒有肉,但也是我目前最多字的更新了,之前一次大概七千多或近八千,這次九千多耶~~~(←打字太慢,想怪誰啊!

 

有沒有覺得出來救美人的英雄,很帥?!!!

 

最後爆氣的弟弟我自己超喜歡的阿哈哈(滿滿的私心

 

而古思任超可憐屋嗚嗚當然,我們的主角阿河也很可憐嗚嗚嗚~~

 

檢查錯字時,就都覺得只出現在台詞的小明哥也好MAN大叔萬歲(喂

 


 

啊啊~~~終於能預告,下一章就是完結篇!

 

先謝謝留言與愛心以及推薦的你們,終於看到現在了!!

 


 

順便預告,A某沒意外應該會再開新坑...也是主清河CP

 

畢竟ABO再一章就要完結了,對於清河同好們,應該也會有點捨不得吧。(還是只有我自己一頭熱嗚嗚嗚!!!←吵死了

 


 

不過,新坑和這篇不同,不會是原劇背景,但一樣學生設定,詳細...到底是什麼故事走向?

 

請等我再努力一點,產出第一章,再請大家指教。

 

再次,謝謝留言與鼓勵給我的你們!

 

最後以首圖,兩人偷看彼此作END

 

這幕沒什麼,但我覺得超甜的嗚嗚嗚。

 

美到不行阿你們兩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