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温

81948浏览    876参与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与小受相互告白时说的话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攻的话:


忘羡


只那一眼,便已定下万年


曦澄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聂瑶


我以前恨你,但现在我爱你


晓薛


你是我的仇人,也是我的爱人


追凌


你的苦处,我来包容


桑仪


我哪怕手上沾满鲜血,也要守住你的笑容


宋温


你是我的挚爱之人


温启


我愿身上沾满污秽,也要让你一生安康


受的话:


忘羡


幸愿这一首"忘羡",让我们再一次相遇


曦澄


你是我认定的唯一...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攻的话:


忘羡


只那一眼,便已定下万年


曦澄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聂瑶


我以前恨你,但现在我爱你


晓薛


你是我的仇人,也是我的爱人


追凌


你的苦处,我来包容


桑仪


我哪怕手上沾满鲜血,也要守住你的笑容


宋温


你是我的挚爱之人


温启


我愿身上沾满污秽,也要让你一生安康


受的话:


忘羡


幸愿这一首"忘羡",让我们再一次相遇


曦澄


你是我认定的唯一爱人


聂瑶


大哥,以前恨你,现在爱你


晓薛


你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仇人


追凌


蓝思追,谢谢你还有我爱你


桑仪


怀桑,你的余生我来陪你


宋温


子琛,你也是我的挚爱之人


温启


若你跌入泥潭,我愿陪你


合:


攻:   魏婴/晚吟/阿瑶/阿洋/阿凌/景仪/琼林/启仁


受:    二哥哥/蓝涣/大哥/道长/蓝愿/怀桑/子琛/若寒 


                        


                         我爱你。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想要反攻的下场……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我要反攻!


蓝忘机:“……魏婴,天天!”


魏无羡:“二哥哥!我错了!”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曦澄


江澄:“蓝曦臣,我要反攻!”


蓝曦臣:"晚吟,你说什么^v^!"


江澄:“我说我要……唔…唔唔”


蓝曦臣:“晚吟,我们去床上说^v^!”


聂瑶


金光瑶:"聂明玦,我要反攻!"


聂明玦:“阿瑶,你说什么?"


金光瑶:“没,没什么。”


聂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我要反攻!


蓝忘机:“……魏婴,天天!”


魏无羡:“二哥哥!我错了!”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曦澄


江澄:“蓝曦臣,我要反攻!”


蓝曦臣:"晚吟,你说什么^v^!"


江澄:“我说我要……唔…唔唔”


蓝曦臣:“晚吟,我们去床上说^v^!”


聂瑶


金光瑶:"聂明玦,我要反攻!"


聂明玦:“阿瑶,你说什么?"


金光瑶:“没,没什么。”


聂明玦(一把抱起):"那么,我们去床上谈"


晓薛


薛洋:“道长,我要反攻!"


晓星尘:“阿洋,你不想吃糖了吗?"


薛洋:“洋洋要吃糖!(扑了上去)”


晓星尘:"既然阿洋这么主动的话……"


追凌


金凌:“蓝思追,我要反攻!"


蓝思追:“(看了一会,一把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阿凌,我们不如去床上说吧^v^


金凌:“唔 唔唔……


桑仪


蓝景仪:“怀桑,我要反攻!”


聂怀桑:“景仪,你说什么~!"


蓝景仪(认真):"我要反攻!" 聂怀桑:"好啊!"


——————————————


蓝景仪(一脸欲哭无泪’):"呜呜呜,我说的反攻不是这样的!"


宋温


温宁(小声说道):"子…子琛,我要反攻!"


宋岚(皱眉):“琼林,你说什么?”


温宁:“没,没什么。”


宋岚:“嗯,乖。”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对小攻生日时说的话……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生日快乐!”


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蓝,蓝涣,生日快乐!”


蓝涣:“谢谢晚吟,只要有晚吟,涣就快乐!”


聂瑶


金光瑶:“大哥,祝你生日快乐!”


聂明玦:“嗯。”内心os:阿瑶给我说生日快乐了,好开心!(大哥,你ooc了。)


晓薛


薛洋:“道长,洋洋祝你生日快乐!”


晓星尘:“谢谢阿洋!阿洋要吃糖吗?”


追凌


金凌:“蓝愿,祝,祝你生日快乐!”


蓝愿:“谢谢阿凌^v^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生日快乐!”


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蓝,蓝涣,生日快乐!”


蓝涣:“谢谢晚吟,只要有晚吟,涣就快乐!”


聂瑶


金光瑶:“大哥,祝你生日快乐!”


聂明玦:“嗯。”内心os:阿瑶给我说生日快乐了,好开心!(大哥,你ooc了。)


晓薛


薛洋:“道长,洋洋祝你生日快乐!”


晓星尘:“谢谢阿洋!阿洋要吃糖吗?”


追凌


金凌:“蓝愿,祝,祝你生日快乐!”


蓝愿:“谢谢阿凌^v^”


桑仪


蓝景仪:“怀桑,怀桑,祝你生日快乐!”


聂怀桑:“谢谢景仪,最爱景仪了”


宋温


温宁:“子,子琛,生,生日快乐!”


宋岚(摸摸头):“那就谢谢琼林了。”


温启


蓝启仁:“温若寒,生日快乐。”


温若寒:“谢谢阿仁,阿仁果然记的我的生日!”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对小攻表白时说的话……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二哥哥,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曦澄


“蓝涣,我江家还差一个主母,你要当吗?”


聂瑶


“大哥,你特别碎,我喜欢你!”


晓薛


“道长,我们走着瞧。”


追凌


“蓝思追,本少爷喜欢你!”


桑仪


“怀桑,怀桑,我喜欢你!”


宋温


“子琛,我,我喜欢你!”


温启


“哼,温若寒,我…喜欢你!”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二哥哥,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曦澄


“蓝涣,我江家还差一个主母,你要当吗?”


聂瑶


“大哥,你特别碎,我喜欢你!”


晓薛


“道长,我们走着瞧。”


追凌


“蓝思追,本少爷喜欢你!”


桑仪


“怀桑,怀桑,我喜欢你!”


宋温


“子琛,我,我喜欢你!”


温启


“哼,温若寒,我…喜欢你!”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遇到鬼之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可怜兮兮):“二哥哥,有鬼啊!羡羡好害怕,羡羡要二哥哥抱抱”


蓝忘机(低声呵道):“还不快滚”


曦澄


江澄(皱眉):“鬼?呵,哪里来的妖孽,竟敢来这里找死!"


蓝涣(轻声哄道):“晚吟莫气,当心气坏了身体,涣这就把他弄走”


聂瑶


金光瑶(轻声笑道):“鬼?呵,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还不快走?”


聂明玦(怒道):“跟这种妖孽还说什么,(语气轻柔)阿瑶,你在这里等着。”


晓薛


薛洋(奶凶奶凶地):“鬼?还不快滚。吓到了道长,小爷...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可怜兮兮):“二哥哥,有鬼啊!羡羡好害怕,羡羡要二哥哥抱抱”


蓝忘机(低声呵道):“还不快滚”


曦澄


江澄(皱眉):“鬼?呵,哪里来的妖孽,竟敢来这里找死!"


蓝涣(轻声哄道):“晚吟莫气,当心气坏了身体,涣这就把他弄走”


聂瑶


金光瑶(轻声笑道):“鬼?呵,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还不快走?”


聂明玦(怒道):“跟这种妖孽还说什么,(语气轻柔)阿瑶,你在这里等着。”


晓薛


薛洋(奶凶奶凶地):“鬼?还不快滚。吓到了道长,小爷把你的皮剥了!”


晓星尘(柔气哄道):“阿洋莫气,来,吃糖!”


追凌


金凌(怒气冲冲):“鬼什么鬼,还不快点给本少爷滚出去!”


蓝愿(轻声哄道):“阿凌莫气,蓝愿这就把它赶出去。”


桑仪


蓝景仪(害怕):“鬼啊!怀桑,这里怎么会鬼!!!”


聂怀桑(轻声哄道):“景仪莫怕,我这就把他给弄死。


宋温?


温启?


额?你们觉温小天使和蓝老先生会害怕鬼?


(哈哈哈😂😂😂,莫名地心疼那个鬼😂😂😂😂)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变成女人之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羡羡变成女人了!"


蓝忘机(耳尖逐渐变红):“……”好,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皱眉):“蓝涣,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怎么会变成女人!”


蓝涣(面容变得通红):“晚,晚吟,涣,涣也不知道!”


聂瑶


金光瑶(笑容裂开):“大哥,我怎么会变成女人!”


聂明玦(心脏跳地越来越快):“阿瑶,我,我也不知道。”(阿瑶好漂亮!)


晓薛


薛洋(惊住):“道长,洋洋变成女人了!”


晓星尘(脸上两抹可疑的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羡羡变成女人了!"


蓝忘机(耳尖逐渐变红):“……”好,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皱眉):“蓝涣,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怎么会变成女人!”


蓝涣(面容变得通红):“晚,晚吟,涣,涣也不知道!”


聂瑶


金光瑶(笑容裂开):“大哥,我怎么会变成女人!”


聂明玦(心脏跳地越来越快):“阿瑶,我,我也不知道。”(阿瑶好漂亮!)


晓薛


薛洋(惊住):“道长,洋洋变成女人了!”


晓星尘(脸上两抹可疑的红晕):“阿洋,好可爰!😘”


追凌


金凌(一脸崩溃):“蓝思追,本少爷怎么会变成女人了!”


蓝愿(眼神变的深沉):“我不知道啊^v^!”


桑仪


蓝景仪(一脸茫然):“怀桑,我变成女人了!”


聂怀桑(笑眯眯):“是啊!景仪,可真是可爱呀!”


宋温


温宁(弱声问道):“子琛,我好像,变成女人了!”


宋岚(皱眉):“……”好可爱,想日


温启


蓝启仁(平静):“温若寒,不解释,解释吗?我怎么会变成女人。”


温若寒(欲哭无泪):“阿仁。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回事呀?”


(真正“犯人”:聂怀桑:景仪,好可爱呀!果然改剧本是沒有错的,不过,好像连累了魏兄他们呀?算了,不管了。)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看到小受的话本子之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当蓝忘机看到《羡澄》的同人本子后。


蓝忘机(面无表情):“魏婴,这是什么?”


魏无羡(慌张):“二哥哥,你听我解释呀?唔…唔唔”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说道):“魏婴,天天!”


曦澄


当蓝曦臣看到《凌澄》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蓝曦臣(微笑):“晚吟,不说一下这是什么吗?”


江澄(慌乱):“蓝涣,你听我说,嗯…嗯…别碰那里”


蓝曦臣(微笑地抱起):“晚吟,你最近很不乖哦!”


聂瑶


当聂明玦看到《瑶薛》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聂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当蓝忘机看到《羡澄》的同人本子后。


蓝忘机(面无表情):“魏婴,这是什么?”


魏无羡(慌张):“二哥哥,你听我解释呀?唔…唔唔”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说道):“魏婴,天天!”




曦澄


当蓝曦臣看到《凌澄》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蓝曦臣(微笑):“晚吟,不说一下这是什么吗?”


江澄(慌乱):“蓝涣,你听我说,嗯…嗯…别碰那里”


蓝曦臣(微笑地抱起):“晚吟,你最近很不乖哦!”



聂瑶


当聂明玦看到《瑶薛》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聂明以(暴怒):“阿瑶,这是什么东西?!”


金光瑶(笑容崩裂):“大哥,你别过来,你听我说,啊!”


聂明玦(暴力的一把扛起):“阿瑶,我们去床上说!”



晓薛


当晓星尘看到《降薛》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晓星尘(平静):“阿洋,这是什么东西呀?”


薛洋(咽口水):“道长,你先听洋洋解释呀?啊!道长,你干什么”


晓星尘(平静的说道):“阿洋,我们不如去床上解释吧!”



追凌


当蓝思追看到《仪凌》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蓝思追(^v^):“阿凌……” 金凌(后退几步):“蓝思追,我告诉你,这跟本少爷没有关系,你别过来呀!”


蓝思追(^v^):“阿凌,你最近很调皮呀!”



桑仪


当聂怀桑看到《小双璧》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聂怀桑(轻笑):“呵,景仪,不说些什么吗?”


景仪(茫然):“啊?说什么” 聂怀桑(轻笑):“你说说什么,嗯?”



宋温


当宋岚看到《澄宁》的同人话本子之后。


宋岚(皱眉):“琼林,这是什么?”


温宁(哭声道):“子琛,我,我不知道!”


宋岚(叹了口气,轻声哄道):“乖,没有事了,别哭了。”


温宁(慢慢说道):“嗯。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过度天天之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蓝忘机(欲言又止):“魏婴,我……” !


魏无羡(苦不堪言):“二哥哥,你就放过羡羡吧,羨羡腰疼!”


曦澄


蓝涣(拍门):“晚吟,你就让涣进去吧。”


江澄(暴怒):“蓝曦臣,老子现在不想见到你,嘶…腰疼!”


聂瑶


聂明玦(小心翼翼):“阿瑶,你沒有事吧?”


金光瑶(笑容满面):“大哥~,你觉得有没有事呐~!”


晓薛


晓星尘(自责):“阿洋,对不起,我……”


薛洋(安慰):“道长,嘶…阿洋嘶…没事!”


追凌


金凌(生气):“蓝...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蓝忘机(欲言又止):“魏婴,我……” !


魏无羡(苦不堪言):“二哥哥,你就放过羡羡吧,羨羡腰疼!”



曦澄


蓝涣(拍门):“晚吟,你就让涣进去吧。”


江澄(暴怒):“蓝曦臣,老子现在不想见到你,嘶…腰疼!”



聂瑶


聂明玦(小心翼翼):“阿瑶,你沒有事吧?”


金光瑶(笑容满面):“大哥~,你觉得有没有事呐~!”



晓薛


晓星尘(自责):“阿洋,对不起,我……”


薛洋(安慰):“道长,嘶…阿洋嘶…没事!”



追凌


金凌(生气):“蓝思追,你给本少爷滚出去?”


蓝愿(满足):“乖,阿凌莫气,思追帮你揉揉,”



桑仪


蓝景仪(气鼓鼓):“怀桑是坏人,景仪不理怀桑了,哼!”


聂怀桑(讨好道):“景仪乖,别生气了。”



宋温


温宁(弱声道):“子琛,我腰疼。”


宋岚(心疼):“揉揉,这下好了吗?”


温宁(开心):“嗯,好了,谢谢子琛!”



温启


温若寒(欲哭无泪):“阿仁,我错了还不行吗?”


蓝启仁(平静的喝了一口茶说道):“嗯,再跪一个小时。”


温若寒(想哭):“启仁……”


蓝启仁(面无表情):“说一个字,跪一小时。”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喝酒之后……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严重ooc


忘羡


“魏婴,好可爱,不想天天了,想分分秒秒!”


曦澄


“晚吟!!!涣喜欢你!!!涣想为你吹一首曲子!!!”


聂瑶


“阿瑶,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其实你穿上增高垫也没我高!”


晓薛


“阿洋,好可爱,好想和阿洋亲亲抱抱!”


追凌


“阿凌,我的阿凌,最喜欢阿凌,阿凌也要喜欢我!”


桑仪


“景仪!景仪!最喜欢景仪了,想日(***)景仪!”


宋温


“琼林,阿宁,子琛最喜欢琼林了!”


温启...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严重ooc


忘羡


“魏婴,好可爱,不想天天了,想分分秒秒!”



曦澄


“晚吟!!!涣喜欢你!!!涣想为你吹一首曲子!!!”



聂瑶


“阿瑶,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其实你穿上增高垫也没我高!”



晓薛


“阿洋,好可爱,好想和阿洋亲亲抱抱!”



追凌


“阿凌,我的阿凌,最喜欢阿凌,阿凌也要喜欢我!”



桑仪


“景仪!景仪!最喜欢景仪了,想日(***)景仪!”



宋温


“琼林,阿宁,子琛最喜欢琼林了!”



温启 “阿仁!我的阿仁,若寒想要阿仁亲亲抱抱举高高!!!”


       (小受一方【气及败坏】的总结:以后,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喝酒!绝对不能!!!)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情人节小受对小攻说的话……

忘羡


"二哥哥,情人节快乐,这是羡羡给你做的巧克力哦!"


曦澄


"蓝…蓝涣,情人节快乐,这是巧克力!"


聂瑶


"呐,大哥,情人节快点,这是送给你的巧克力!”


晓薛


“道长,祝你情人节快乐,这是洋洋做的巧克力,很甜的哦!”


追凌


“喂!蓝思追,情人节快乐,这是本少爷给你的巧克力!”


桑仪


“怀桑,情人节快乐!尝尝我做的巧克力!”


宋温


“子…子琛,情人节快乐,这是我…我做的巧克力!”


温启


“那个,温若寒,情人节快乐,这是给你的巧克力!”...

忘羡


"二哥哥,情人节快乐,这是羡羡给你做的巧克力哦!"



曦澄


"蓝…蓝涣,情人节快乐,这是巧克力!"



聂瑶


"呐,大哥,情人节快点,这是送给你的巧克力!”



晓薛


“道长,祝你情人节快乐,这是洋洋做的巧克力,很甜的哦!”



追凌


“喂!蓝思追,情人节快乐,这是本少爷给你的巧克力!”


桑仪


“怀桑,情人节快乐!尝尝我做的巧克力!”



宋温


“子…子琛,情人节快乐,这是我…我做的巧克力!”



温启


“那个,温若寒,情人节快乐,这是给你的巧克力!”



离轩


“阿离,祝你情人节快乐,这是我送给你的巧克力!”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吃醋说的话……

忘羡


"……魏婴,天天。"


曦澄


"晚吟,不解释一下吗^v^!"


聂瑶


"阿瑶,你欠调教了是不是?!"


晓薛


"阿洋,你又调皮了哦!"


追凌


"阿凌,你最近很不乖哦!"


桑仪


"景仪,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宋温


我们的小天使那么的可爱,宋岚又怎么会忍心质问他呢!!!


温启


……!!!我们的温总还用说什么话吗?直接上啊!!!

忘羡


"……魏婴,天天。"


曦澄


"晚吟,不解释一下吗^v^!"


聂瑶


"阿瑶,你欠调教了是不是?!"


晓薛


"阿洋,你又调皮了哦!"


追凌


"阿凌,你最近很不乖哦!"


桑仪


"景仪,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宋温


我们的小天使那么的可爱,宋岚又怎么会忍心质问他呢!!!


温启


……!!!我们的温总还用说什么话吗?直接上啊!!!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看到女人在小受身边……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委屈巴巴):“二哥哥,那个女人是谁,你不要羡羡了吗?”


蓝忘机(面稳心慌):“魏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魏无羡(开心):“我就知道蓝二哥哥喜欢的人是羡羡!”


曦澄


江澄(生气):“蓝曦臣!你给我解释,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蓝涣(轻声哄道):“晚吟你听我解释,那个女人她是……”


江澄(心情平复下来):“哼,这还差不多!”


蓝涣(无可奈何):“嗯,对,晚吟说的都对。”


聂瑶


金光瑶(假笑):“大哥,不解释一下吗?嗯...

(本文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ooc,文笔渣,轻点喷)


忘羡


魏无羡(委屈巴巴):“二哥哥,那个女人是谁,你不要羡羡了吗?”


蓝忘机(面稳心慌):“魏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魏无羡(开心):“我就知道蓝二哥哥喜欢的人是羡羡!”



曦澄


江澄(生气):“蓝曦臣!你给我解释,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蓝涣(轻声哄道):“晚吟你听我解释,那个女人她是……”


江澄(心情平复下来):“哼,这还差不多!”


蓝涣(无可奈何):“嗯,对,晚吟说的都对。”



聂瑶


金光瑶(假笑):“大哥,不解释一下吗?嗯?”


聂明玦(慌乱):“阿,阿瑶,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的!”


金光瑶(假笑):“大哥,霸下,恨生都在那边,你自己看吧办。”



晓薛


薛洋(撅嘴):“道长,你是不是不喜欢阿洋了?”


晓星尘(无奈):“怎么可能,阿洋,我喜欢的人是你。”


薛洋(高兴):“嗯!洋洋也喜欢道长!”



追凌


金凌(暴恕):“蓝思追,你给本少爷解释清楚!”


蓝愿(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阿凌,我跟那个女人没有关系,我喜欢的人是你呀!”


金凌(耳尖红了):“本少爷知道了!喂!别靠那么近,唔唔……”



桑仪


蓝景仪(不开心):“怀桑,那个女人是谁,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啊。”


聂怀桑(笑了笑):“景仪你难道不知道为夫喜欢的人是谁吗?嗯啊。”


蓝景仪(面色通红):“我,我知道了!”



宋温


温宁(没有精神):“子琛,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了。”


宋岚(叹了口气):“琼林,乖,别想那么多,我喜欢的人永远只有你一个人。”


温宁(开心):“嗯,我知道了!”



温启


蓝启仁(面无表情):“温若寒,不解释一下嘛?”


温若寒(欲哭无泪):“阿仁,我能不能站起来解释呀?”


蓝启仁(面无表情x2):“你说哪?把蓝氏家规给我顶好了,把剑给我跪直了!动一下,跪一个小时!!!”


温若寒(瑟瑟发抖):“……是,阿仁。”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攻变成猫之后……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你变成猫了!!!好可爱!!!"


蓝忘机:“……″魏婴夸我好可爱!好开心!!!


曦澄


江澄(嘴抽):“……蓝涣,你怎么变成猫了呀?不过,真的好可爱!”


蓝涣(僵硬):“我,我不知道,不过晚吟喜欢就好。”


聂瑶


金光瑶(笑眯眯):“大哥,你变成猫了呀!!!不过,大哥你这样好可爱呀!!!好想摸摸!!! ”


聂明玦(呆愣):“阿瑶,我这是怎么回事!”


金光瑶(笑眯眯):“我不知道呀,大哥。 (*^▽^*) ”


晓薛


晓星尘(呆住):“阿洋,我,我……”


薛洋(好奇):“道...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你变成猫了!!!好可爱!!!"


蓝忘机:“……″魏婴夸我好可爱!好开心!!!



曦澄


江澄(嘴抽):“……蓝涣,你怎么变成猫了呀?不过,真的好可爱!”


蓝涣(僵硬):“我,我不知道,不过晚吟喜欢就好。”



聂瑶


金光瑶(笑眯眯):“大哥,你变成猫了呀!!!不过,大哥你这样好可爱呀!!!好想摸摸!!! ”


聂明玦(呆愣):“阿瑶,我这是怎么回事!”


金光瑶(笑眯眯):“我不知道呀,大哥。 (*^▽^*) ”



晓薛


晓星尘(呆住):“阿洋,我,我……”


薛洋(好奇):“道长,你怎么变成猫了呀!!!”


晓星尘(呆住):“我不知道!!!”


薛洋(露出小虎牙):“不过,这样好可爱呀!!!”



追凌


金凌(难以置信):“蓝思追,你,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猫?!!”


蓝愿(^v^):“我不知道呀?” 金凌(惊奇):“不过,好可爱呀!!!”


蓝愿(^v^):“是吗?不过阿凌喜欢就好!”


金凌(小声说道):“我,我才没有!” 蓝愿(^v^):“嗯,阿凌说的对!”



桑仪


蓝景仪(好奇):“怀,怀桑,你这是什么回事!”


聂怀桑(无奈):“景仪,我也不知道呀!”


蓝景仪(开心):“不过,好可爱呀!!!”


聂怀桑(无可奈何):“景仪……”



宋温


温宁(惊讶):“子琛,你这是?”


宋岚(皱眉):“我也不知道。”


温宁(开心):“不过,好可爱!!!”


宋岚(笑了一声):“琼林,你喜欢就好。”


温宁(脸红):“嗯。”



温启


蓝启仁(皱眉):“温若寒,你怎么会变成猫了。”


温若寒(委屈巴巴):“阿仁,我也不知道呀?”!


蓝启仁(叹了一口气,将地上的猫抱了起来):“不过,也怪可爱的!”


温若寒(摇尾巴):“阿仁最好了!!!”



善羽


莫玄羽(惊奇):“爹爹,你怎么变成猫了!!!”


金光善(轻轻的笑了一声):“怎么,玄羽喜欢吗?”


莫玄羽(开心的笑了笑):“嗯,喜欢!”


金光善(宠溺):“嗯,喜欢就好!!!”



逐晁


温晁(不敢相信):“赵逐流,你!”


赵逐流(无可奈何):“公子,我也不知道!”


温晁(惊奇):“不过,好可爱呀!”


赵逐流(无奈):“公子,你,你喜欢就好。”



恶魔&天使

〈魔道祖师〉 当小受变成猫之后……

         (原创,人物ooc,不喜勿入,不要ky)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羡羡变成猫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魏婴莫急,我去问问聂公子。’啊啊啊,羡羡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恼羞):蓝曦臣!!!你给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我为什么变成猫了!!!

蓝曦臣(轻声):‘晚吟,别急,这应该是怀桑搞得事情,待我去问问他。’

聂瑶

金光瑶(笑容崩裂):‘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变成猫了!!!’

聂明玦(结巴):‘阿瑶,你别急,我,我这就去问怀桑!’

晓薛

薛洋(惊...

         (原创,人物ooc,不喜勿入,不要ky)

忘羡

魏无羡(惊奇):‘二哥哥,羡羡变成猫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魏婴莫急,我去问问聂公子。’啊啊啊,羡羡好可爱,想天天!!!


曦澄

江澄:(恼羞):蓝曦臣!!!你给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我为什么变成猫了!!!

蓝曦臣(轻声):‘晚吟,别急,这应该是怀桑搞得事情,待我去问问他。’


聂瑶

金光瑶(笑容崩裂):‘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变成猫了!!!’

聂明玦(结巴):‘阿瑶,你别急,我,我这就去问怀桑!’


晓薛

薛洋(惊讶):‘道长,洋洋怎么变成猫了!!!’

晓星尘(脸红):‘阿洋,别急,这应该是聂公子搞的事情’


追凌

金凌(崩溃):‘蓝思追!!!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蓝思追(柔声):‘阿凌,稍安勿操,侍我去问问聂前辈。’


宋温

温宁(着急):‘子,子琛,这,这是怎么回事!!!’

宋岚(面色柔和):‘琼林,不必担心,我去找聂公子。’


温启

蓝启仁(皱眉):‘温若寒,这是怎么回事?!’

温若寒(轻笑):‘阿仁莫急,这应该是聂怀桑干的好事。’

蓝启仁(皱的更紧) :‘聂!怀!桑!!!’


桑仪

在面对媳妇变成猫和一大群前来问罪的人。

可怜+无辜+不知是怎么回事的聂导一脸懵逼。

       

   
        (聂怀桑:我有一句mmp,不知该说不该说。)

陌年🍁微凉

同归(三十七)

第三十七章


“莫前辈,你怎么了”,蓝思追看着魏婴突然对他露出笑容,不由得觉得奇怪故而觉得奇怪,“没什么,等回去再说”,魏婴的手抚上蓝思追的脑袋,看得蓝思追是一头的雾水,“公子”,温宁怯生生的叫道,“温宁,你们这是出了什么事”,魏婴放下抚着蓝思追的手问道,“薛公子晕倒了,而我们听到这里传来声响,所以……”,温宁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因为金陵看他的眼神就像要直接上来砍了他,也许金凌想要上来砍了他,但是在他身后蓝思追正紧紧拉着他,蓝思追也不知为何自己要这么做,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如果他这么做,他会后悔的,“所以,这两位便是号称傲雪凌霜和清风明月的宋道长和晓道长喽”,魏婴说着便转向温宁...

第三十七章




“莫前辈,你怎么了”,蓝思追看着魏婴突然对他露出笑容,不由得觉得奇怪故而觉得奇怪,“没什么,等回去再说”,魏婴的手抚上蓝思追的脑袋,看得蓝思追是一头的雾水,“公子”,温宁怯生生的叫道,“温宁,你们这是出了什么事”,魏婴放下抚着蓝思追的手问道,“薛公子晕倒了,而我们听到这里传来声响,所以……”,温宁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因为金陵看他的眼神就像要直接上来砍了他,也许金凌想要上来砍了他,但是在他身后蓝思追正紧紧拉着他,蓝思追也不知为何自己要这么做,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如果他这么做,他会后悔的,“所以,这两位便是号称傲雪凌霜和清风明月的宋道长和晓道长喽”,魏婴说着便转向温宁身旁的黑衣道人和白衣道人,魏婴还重点看了看那位说是他小师叔的晓星尘,魏婴一眼就看出这就是扮猪吃老虎的主,不过他的这位小师叔一直盯着他怀中的少年,好像很担心啊。




“先把人放下来吧”,魏婴说着便让开了路,“多谢”,晓星尘说着便扶着到一旁柱子上坐下,此时的薛洋闷哼一声,可爱的脸微微皱起,显得很难受,晓星尘两指并拢抵在薛洋太阳穴上想要用灵力查看薛洋体内的情况,结果晓星尘和灵力刚入薛洋体内,一道黑色的灵力直接就把他的灵力给震了出来,一时不查的晓星尘差点被震倒,好在魏婴站在他身后的魏婴及时扶了他一把,“星尘,怎么回事”,宋岚见状问道,“不知,阿洋的体内有一道黑色的灵力直接把我的灵力震了出来”,晓星尘微微皱起眉头,这种情况他从未见过,按理说薛洋的灵力并没有他高,所以他的灵力进入薛洋体内,薛洋的灵力根本就拦不住他才对啊,而那道黑色的灵力是什么回事,晓星尘敢说那道灵力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在场之人根本没人是对手。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黑影闪过,“是谁”,金凌见状立马追了出去,“金公子”,蓝思追叫着也跟在金凌身后追了出去,其实他追的是金凌,并不是那道黑影,“阿苑”,温宁见状也追着蓝思追而去,“宁儿”,宋岚叫着也跟着追了出去,“你们全部给我回来”,魏婴开口晚了一步,等他也追出门时,跑出去的四个都不见了踪影,就在这时聂怀桑不知看到了什么不由得睁大了双眸,下一刻也追了出去,“怀桑哥哥”,蓝景仪见状也叫着追了出去,魏婴只觉得身旁两道身影一闪而过,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聂怀桑和蓝景仪也不见了踪影,气得不由得咒骂一声,蓝曦臣和蓝忘机把人都交给他,现在不见就不见了四个,他要怎么交代啊,但是他也不敢随意在雾中乱走,后面还有着人呢,再不见人就麻烦了,只能站在门前想办法。




而金凌,蓝思追,温宁和宋岚四人追出门去,无一例外全把人追丢了,“金公子,你在哪”,蓝思追只能试探着叫着金凌,期望金凌能给一些回应,而温宁这边宋岚拉住了他,让他冷静一些,温宁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而且这时刚好此时走尸来袭,两人只能想对付走尸,金凌和蓝思追也没有例外的遇到了走尸,蓝思追边打边寻找金凌的踪影,但是他这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对上走尸也是够呛,而金凌这边正打着突然颈后一疼,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一双手抱住倒地的他,而那双手的主人拿起金凌手中的岁华,挽了几个剑花便把那些走尸都打了出去,再刷刷几剑把那些走尸便都消失不见,那人随后便走回金凌身边,斗篷下那人发出低沉的笑声,“还不错,臭小子长大了,但是好像有些傻呢”,那人说着轻轻抚上了金凌的脸,刚好此时蓝思追也找到了这里,当他看到那人居然拿着金凌的岁华时不由得睁大了双眸,要知道这些剑都是认主的,为何这人能用金凌的岁华,蓝思追因为这走神,差点没被走尸伤到,好在那人及时出手帮蓝思追打退了那些走尸,“记住,这里发生了事你就当没看到,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人说完便把岁华放入金凌手中,随后身影一闪不见了踪影,那人一走,蓝思追白便上前扶起金凌,再把金凌叫醒。




而聂怀桑这边,蓝景仪好不容易终于拉住了他,“景仪,我看到大哥,真的是大哥”,聂怀拉这蓝景仪说道,“怀桑哥哥,你忘了吗,你自己说的,你的大哥已经不在了,你清醒一点”,蓝景仪拉着聂怀桑说道,聂怀桑一听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是啊,他怎么会忘了呢,大哥死了,他亲眼所见,就在这时,一阵阵吼声传来,两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群走尸,蓝景仪顿时一把把聂怀桑往自己身后拉,随后一阵震开攻上来的走尸,但是蓝景仪终究是年少了些,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也许还能对付,但是他还要分神护着聂怀桑,所以一个不小心就被走尸伤到,一丝血迹从蓝景仪的嘴角留下,“景仪”,聂怀桑见状直接手中折扇一展,那折扇便发出强大的灵力,聂怀桑随手一甩,这扇飞出去瞬间便把那些走尸打得不见了踪影,蓝景仪震惊着看着眼前的一幕,聂怀桑看着震惊的蓝景仪,真是多年装傻毁于一旦啊。




而此时一直在昏迷的薛洋突然睁开了双眸,可是那双瞳孔已经变成黑瞳,不见一点白,“阿洋,你……”,晓星尘看到薛洋醒了过来本来挺高兴的,但是看着眼前明显不对劲的薛洋,晓星尘有些迟疑的唤道,而薛洋则是对着晓星尘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随后抓起一旁的降灾,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阿洋”,晓星尘追出去薛洋已经不见了踪影,就连他试图想用那契寻找薛洋的下落,也是石沉大海,那契约失效了,魏婴眼见又跑了一个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让晓星尘留下,他去找人,然后他也冲进迷雾中不见了,而此时的薛洋在哪呢,他出现在了那两个黑衣人和朔月避尘所在的屋顶上,朔月和避尘一见到满是黑色灵力的薛洋和那双黑瞳便单膝下跪低着头,看样子是在对着薛洋行礼。





舒念熟

【魔道同人】众cp相处一百问

21、你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众人:不该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22、初次约会在哪里?

众人:风景秀丽的地方。

23、那时气氛是什么样?

众人:很好。

24、那时进展到了哪里?

众人:表白,亲吻。

25、经常约会的地方?

众人:很多。

26、对方生日怎么庆祝?

众小受:送礼物。

众小攻:把对方压在床上(哔)

27、告白是哪方?

众小攻:是我们。

28、对方是什么反应?

众小受:很吃惊又很高兴。

29、对方做什么你觉得没辙?

众人:撒娇。

30、平常是哪方下厨?

众小受:对方。

众小攻:是我。

21、你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众人:不该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22、初次约会在哪里?

众人:风景秀丽的地方。

23、那时气氛是什么样?

众人:很好。

24、那时进展到了哪里?

众人:表白,亲吻。

25、经常约会的地方?

众人:很多。

26、对方生日怎么庆祝?

众小受:送礼物。

众小攻:把对方压在床上(哔)

27、告白是哪方?

众小攻:是我们。

28、对方是什么反应?

众小受:很吃惊又很高兴。

29、对方做什么你觉得没辙?

众人:撒娇。

30、平常是哪方下厨?

众小受:对方。

众小攻:是我。

豆腐_

【双凶尸】於我归说(42)完结

cp:宋岚x温宁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宋岚还在白雪观的藏书阁里踅摸着如何给温宁寻找合适肉身的时候,海泽镇上的那条老龙倒是找上门来了,那老龙不仅是个话唠,还是个自来熟,化了个人形抠了片龙鳞当见面礼叩开了白雪观的门,还顺带捎着他那头鲛伙计。

宋岚和温宁二人对寻找肉身一事秉承着随缘便好,何况温宁不乐意霸占着别人的,宋岚也不想日后抱着个与之前那个全然不同的人,这会子看见不靠谱的一龙一鲛找上门来只觉得这二人不知道要出个什么样的馊主意,头痛不已,却又不能真的将人赶出去,只得开了观门将这一龙一鲛让了进来。

“还没能给你那个小...

cp:宋岚x温宁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宋岚还在白雪观的藏书阁里踅摸着如何给温宁寻找合适肉身的时候,海泽镇上的那条老龙倒是找上门来了,那老龙不仅是个话唠,还是个自来熟,化了个人形抠了片龙鳞当见面礼叩开了白雪观的门,还顺带捎着他那头鲛伙计。

宋岚和温宁二人对寻找肉身一事秉承着随缘便好,何况温宁不乐意霸占着别人的,宋岚也不想日后抱着个与之前那个全然不同的人,这会子看见不靠谱的一龙一鲛找上门来只觉得这二人不知道要出个什么样的馊主意,头痛不已,却又不能真的将人赶出去,只得开了观门将这一龙一鲛让了进来。

“还没能给你那个小朋友想到办法?”这老龙倒是不避讳,跟着宋岚进了藏书阁,丁点的规矩没讲,盘腿就坐,抄了宋岚手里头的书就翻,一副倚老卖老的态势,看得宋岚号不自在,又偏偏有口不能言。

“他要是想到了办法,小朋友还用得着在那个袋子里头待着?你说这个小道士怎么就这么笨?跟块木头似的,明明有个现成的东西都不知道用,非要翻这些什么劳什子的禁书,哪个能那么走运跟他们家小朋友似的真能翻出来个复生的阵法。你说他天天在这翻书,可别是因为上次你给他那个东西叫他给扔了?”这鲛当真是个话唠,话密的连他那老伙计都没法插嘴,宋岚本来寻思着翻着书找术法,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就是,可真那么细细听来,好像还真是他自己忘了点东西,叫这老鲛一说,才想起来现成可用的那根盘龙柱。

“现在想起来了?早干嘛去了?你们这些个人类脑子里也不知道想的都是什么,明明给那个小孩塑个身子,设个阵法将魂魄引进去就成的事情,非要整得这么复杂,你好歹也是个道士,莲藕塑身的那档子事儿你应当知道的,难不成真当只是个传说了?”这老龙一边数落着宋岚脑子不够活络,一边将他自己的乾坤袋解开,“合着你是根本没想到这个办法,枉我和老伙计以为你们把之前那根柱子弄丢了,又给你们抬了一根过来,这可是我最稀罕盘的那个,都盘出包浆来了,塑出来的身子保准好看。”一边说着,就从他带来的乾坤袋里翻出来根盘龙柱,直直撞破了白雪观藏书阁的阁顶。这老龙一看来了这么一趟把人家房子给捅漏了天,老脸也不知道还能往哪搁,带着鲛伙计撂下句改日再登门,一溜烟儿的就没了踪影。

宋岚也懒得再找之前的那根柱子,既然有了更新的更好的,也不必再用之前的,去武器库里寻了些称手的工具,一点没耽搁就在那根盘龙柱上动了刻刀。他与温宁相处虽然并不太久,但是相处的这些工夫,哪一刻不是满心满眼的惦念着,早已将那模样牢牢的刻在了心尖上,许是闭着眼睛都能雕个七八分像。

虽说宋岚手艺纯熟,可在给温宁塑身这件事儿上,也是小心翼翼,叫锁灵囊里的魂魄生生等了两个月才等来,直叫温宁等得觉得自己都快要发了霉。不过好赖是等到了宋岚设了招魂阵给渡到了那具塑好的身子里。

“道长,许久不见。”这是温宁重新站在他跟前说的第一句话,饶是铁血汉子宋岚,也架不住这险些就要遭受的生离死别,紧紧的将这个还没完全磨合好有些僵硬的人搂了过来。他没有舌头说不了话,就附在温宁耳边用破碎的喉音一声声的唤着“阿宁”,说着“谢谢”,每一句都含混不清,但是温宁都听得懂,听进了心坎里去。

 

你问以后?听山脚下的乡亲说,这黑衣道长和白衣少年每每一同下山都是掌心相抵十指紧扣的恩爱模样。大概过了没几年,两道惊雷齐齐劈向了白雪观,一道银光直冲天际,在那之后,观内再没有那黑衣道士与白衣少年携手相伴,只是镇在观内的一根盘龙柱当夜裂成了两段,化成了二人的模样,稳稳的立在了供奉白雪观历任掌观道长的殿阁之内。

谁都不知道宋岚与温宁去了哪里,只是在山脚下的乡亲百姓间口耳相传,说是他二人一齐飞升上了天做了神仙眷侣。自此,白雪观香火鼎盛,世代相传。

———————————————————————————————

笔力不济,完结的比较草率。

毕方留下的羽毛、红色珠玉、老龙留下的盘龙柱、鲛人留下的鲛油,具体用途都交代清楚了,至于鲛珠与鲛绡,就是如文中所说,鲛珠拿来换钱,鲛绡拿来穿,没有其他别的用途。

平了我所有的意难平。

至于宋岚与温宁的去处,随心就好。

陌年🍁微凉

同归(三十六)

第三十六章


那黑衣人看着哪一片片的黑气凝结,兜帽下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你快醒了,那么很快便能见面了吧,“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另一个黑衣人见它不帮忙,还有心情站在那里笑,不由得开口说道,毕竟他一下对付两个剑灵,还是有些麻烦啊,“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两剑灵吧,毕竟我还有更重要的人要对付”,黑衣人依旧望着那片凝结的黑气的说道,另一个黑衣人很想知道他到底在盯着什么,但是现在他们被避尘和朔月同时攻击围攻,根本就是分身乏术,哪还有多余的时间去看那边到底有着什么,不过当他知道那是什么,定是会脸色大变,而那片黑气所凝结的地方就是薛洋所在之处,随着越来越深入义城,薛洋的头便越来越重...

第三十六章




那黑衣人看着哪一片片的黑气凝结,兜帽下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你快醒了,那么很快便能见面了吧,“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另一个黑衣人见它不帮忙,还有心情站在那里笑,不由得开口说道,毕竟他一下对付两个剑灵,还是有些麻烦啊,“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两剑灵吧,毕竟我还有更重要的人要对付”,黑衣人依旧望着那片凝结的黑气的说道,另一个黑衣人很想知道他到底在盯着什么,但是现在他们被避尘和朔月同时攻击围攻,根本就是分身乏术,哪还有多余的时间去看那边到底有着什么,不过当他知道那是什么,定是会脸色大变,而那片黑气所凝结的地方就是薛洋所在之处,随着越来越深入义城,薛洋的头便越来越重,眼前一片片黑雾看不清眼前的路,好在晓星尘一直看着他,才能在倒下时堪堪扶住了他,“阿洋,你好好……”,晓星尘晃了晃手中抚着的薛洋问道,薛洋刚想说话,却是脑中突然一阵一黑晕了过去。




“这样不行,子琛,我们先找个有人的地方落脚”,看着突然晕过去的薛洋,晓星尘说不担心那是假的,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对方落脚,才好查看薛洋到底出了何事,宋岚本以为薛洋是装的,但是想想觉得薛洋实在是没必要装成这样,毕竟他根本就不能从晓星尘手中逃出去,所以想通的宋岚点点头算是应了,随即四人快步往前走,而此时薛洋上方那黑气的凝结已经越来越弄,而他体内那双眼眸也渐渐的完全张开,那是一双黑瞳,不管是眼白还是瞳孔,全是漆黑一片,而此时薛洋身上的灵力也在发生变化,而这一变化由于其他三人都在赶路,所以并没有发现。




至于此时的魏婴在做什么嘛,他在淘米,顺便问清楚蓝思追和金凌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了,魏婴本事蓝思追和金凌都是见过的,所以对于的魏婴的问题,两人都乖乖的答了,魏婴一边掏着米,一边想着蓝思追和金凌的回答,蓝思追他们是被引过来的,金凌是被人挑衅了,气不过所以一路追过来的,至于怎么挑衅的,金凌狠狠的说是,那人杀了猫掉在在房间前,所以也就是说不管蓝思追还是金凌都是被引来这里,但是魏婴不会那么简单就一位那人把这些小辈引来这里就算了,他们的目的很有可能不是这些孩子,而是他们这些做长辈,他孩子们引来就是为了用这些孩子把他们引来这里,做什么,魏婴想不明白,但是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是,看看他们来义城遭遇的一切就知道了。




“莫前辈,水已经烧好了”,就在魏婴想问题的时候,蓝思追已经把水烧好了,“乖”,魏婴下意识的伸手在蓝思追小脑袋上摸了摸,然后就把手里的淘好米倒进锅中,然手撒了一片不知是什么红通通的东西进去,然后完成盖上,这时魏婴才想起来刚刚他摸蓝思追那动作,太过熟练了一些,好像很久之前他这么摸过谁,想到这里魏婴回过头看那与金凌说着什么蓝思追,蓝思追依旧是那温和的笑意,但是魏婴却觉得越来越熟悉,“你看什么”,金凌眼眸一转就看到魏婴一直愣愣的盯着他们看,不由得奇怪的问道,“怎么,你们好看,我还不能看怎么着”,魏婴说着手伸了过来,金凌抬手挡住脑门,他以为魏婴又想打他,但是魏婴只是和刚刚摸蓝思追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这让金凌不由得一愣,毕竟在他的记忆中只有他的小叔叔金光瑶会这样摸他了,不过那也是小时候了,长大后小叔叔就不会再这么摸他了,至于他那个舅舅只会拿鞭子吓唬他,什么时候这么摸过他,所以金凌就被这一摸给愣在原地,“金公子,我们该出去了”,蓝思追眼见魏婴已经朱浩粥端着出去了,金凌却还愣在原地,故而拉着他跟着魏婴出去了,没反应过来的金凌也愣愣的跟着他走了。




魏婴,蓝思追和金凌一出来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焦灼的气氛,而这q气氛的来源便是蓝景仪和聂怀桑这两人,而其他人都躲这两人远远的,魏婴是经历过情爱的人,一看便知道这两人眼中都藏着什么,不过还是让魏婴有些不敢相信,聂怀桑居然看上了小辈,不过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还是先解毒要紧,“来来来,中毒的一人一碗”,魏婴吆喝着中毒的人喝粥,也因为魏婴这句话,那焦灼的气氛总算是散了些许,蓝景仪端着碗恨恨的喝了一口,仿佛那粥是聂怀桑一般,“景仪,你慢些”,聂怀桑在一旁看着蓝景仪气吞如牛的架势不由得说道,结果下一秒蓝景仪就咳个不停,“我早叫你慢些了,你不听”,聂怀桑赶紧上手去帮蓝景仪拍背,结果他话音刚落那些中毒喝了粥的小辈个个都放下了碗咳个不停,聂怀桑一看顿时有些明了的看向那碗红通通的粥,最重要的还是蓝景仪朝着他挥了挥,然后指了指那碗粥,果然是不出聂怀桑所料,问题出在那碗粥。




聂怀桑和蓝思追同时拿起那碗粥,然后半信半疑的喝了一口,然后就和蓝景仪他们一样,“这粥有些可怕”,这是蓝思追喝过后的回答,聂怀桑则是无语的看向魏婴,蓝景仪看着聂怀桑那咳个不停的模样倒是显得很高兴,此时的魏婴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手说道,“应该是我把辣椒面当成盐了”,这话一出瞬间所有人都惊悚了,到底是什么眼神才能把辣椒面当成盐啊,不过好在蓝景仪等人喝了粥后解了尸毒,就在此时,门突然打开,四道人影冲了进来,下意识的所有人拔出了剑,除了没有剑的魏婴和聂怀桑,那开门的四个人中其中一人看到蓝思追眼眸一亮朝着他缓缓走过去,“阿……”,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蓝思追身前的金凌给那剑拦了回去,那人看着金凌依稀有熟悉的眉目想到什么眼光暗淡的退了回去,而这四人正是晓星尘和宋岚四人,魏婴听着刚刚温宁唤蓝思追的名字,就算只有一个字,也够魏婴想到很多了,魏婴心中对于蓝思追的疑惑解开了,原来如此,难怪他对着蓝思追觉得熟悉,一个答案在魏婴心中形成。





陌年🍁微凉

小妻子(三十二)

第三十二章


“阿洋,是我”,晓星尘好笑的出声提醒道,薛洋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一愣,随即缓缓转过头来,依旧是那温柔清丽的容颜和那双不管发生何事都不会褪去温柔的眸子,“阿洋,我……”,晓星尘看着愣愣的薛洋正想开口,冷不防薛洋直直接快步走到他面前,一把把他拥入怀中,牟然撞入那黑衣的少年的怀中,说实话晓星尘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晓星尘就听到把他抱入怀中那少年骂骂咧咧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自从我上了天界后,谁敢这么和我说话,更别说关我禁闭,就连他也一样”,这话一听就是被惯坏了,至于薛洋口中的他的是谁,自然是天帝,看来天帝真的很疼他啊,晓星尘好笑的笑着,听着自己的怀中传来笑声,薛洋...

第三十二章




“阿洋,是我”,晓星尘好笑的出声提醒道,薛洋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一愣,随即缓缓转过头来,依旧是那温柔清丽的容颜和那双不管发生何事都不会褪去温柔的眸子,“阿洋,我……”,晓星尘看着愣愣的薛洋正想开口,冷不防薛洋直直接快步走到他面前,一把把他拥入怀中,牟然撞入那黑衣的少年的怀中,说实话晓星尘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晓星尘就听到把他抱入怀中那少年骂骂咧咧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自从我上了天界后,谁敢这么和我说话,更别说关我禁闭,就连他也一样”,这话一听就是被惯坏了,至于薛洋口中的他的是谁,自然是天帝,看来天帝真的很疼他啊,晓星尘好笑的笑着,听着自己的怀中传来笑声,薛洋气就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说道,“我发火呢,你还笑”,“好好好,是我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灵界,不过我不是给了你令牌吗,你只要把那个拿出来,便没人敢动你”,这点晓星尘还是有自信的,“我忘了,我不管你要补偿我”,薛洋任性的说道,“那阿洋想我怎么补偿”,对于晓星尘的话薛洋撑起下巴仔细想了想,随后看向晓星尘,往他身上扫了扫。




“阿洋”,晓星尘薛洋那如狼似虎的目光看得后退一步,薛洋那眼光看得他觉得不是薛洋嫁给了他,而是他嫁给了薛洋,不得不说晓星尘的预感还是很准的,因为下一刻薛洋就说,“我们来生娃娃吧,生一个像你的,再生一个像我,像那个小王妃和小妖后一样可爱”,薛洋眼光发亮的说道,晓星尘顿时红了脸,这说的也太,但是还不等他反应,下一刻薛洋已经拉了他到了床边搂着他腰倒在床上,床帐随之落下,晓星尘看了看身上兴致冲冲的薛洋,放下了抵着他胸膛的手,罢了,阿洋高兴就好,但是不久之后晓星尘就后悔了,至于第二天嘛,一向早起的阳灵君不见踪影,倒是阳后一脸神清气爽的出了门,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而此时魅姬的房中,她依旧对镜梳妆,仿佛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一阵开门响起两道人影走了进来,“阴灵君便是这般不懂礼数的吗,随意便擅闯女子闺房”,魅姬对着镜子把手中的簪子插入发间,连看都不看身后的两道声影的说道,宋岚懒得跟她发话,直接把一把剑插在地上说道,“你自己选吧,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不知魅姬犯了何罪,阴灵君要杀了我”,魅姬对着镜子插好了簪子这才缓缓问道,“你自己做什么事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你……”,温宁的话说到一半便宋岚挥手阻止,“既然你不愿自己松手,那就我来吧”,宋岚是说着便是五指成爪朝着魅姬而去,魅姬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道,怎么最近碰到的硬骨头,这也是晓星尘让宋岚来的原因,宋岚除了温宁还点耐心,对于其他人一向是没什么耐心的,直接动手才是他的风格,所以对于魅姬这中以话语迷惑的人,对宋岚是没用的,宋岚那一爪直接把那梳妆镜打成一片废墟,“阴灵君,你真是……”,闪到一边的魅姬还想开口,但是下一刻宋岚的攻击的已经到了眼前。




魅姬险险避过那一击,但是也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伤口,“滴答”,血从魅姬的脸上滑过落与地上,称得那本来姣好的面容瞬间如同鬼魅,“哼,别高兴得太早,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魅姬说完便直接一挥袖,一道黑烟便朝着宋岚和温宁而去,宋岚的攻击眼看已经到了魅姬眼前,因为担心温宁,不得不放弃攻击回到温宁的身边,等宋岚挥袖散去那阵黑烟时,魅姬已经不见了人影,“不追吗,你明明快要杀了她了,却因为我会返了回来,对不起”,温宁愧疚的说道,“无碍,她很狡猾,我那一击能不能杀她还是问题,不必在意了,至于追嘛,那倒不必,谁知道追过去她会用什么阴招对付我,算了”,宋岚摸了摸温宁的小脑袋的说道,温宁的眼中却有着担忧,只因魅姬离前那句话,他知道,那是对他说的,因为魅姬最后的那一眼是看向了他,“不必如此担心,我会在身边”,宋岚伸手把温宁拥入怀中说道,温宁在怀中轻轻点头,心里安定了一些。




而蓝曦臣和蓝忘机离开妖界后便是一路往上,直接便去了天界,南天门前,一阵清风而过,守卫还没来及反应,那清风便闪了进去,守卫面面相觑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随即站好自己的岗不再去管,而蓝曦臣和蓝忘机一路来了金麟台,这便是重明鸟一族的所在地,两人就像熟门熟路一般进入金麟台,并不是因为他们熟悉,只是因为金麟台中有一种熟悉的气息,而他们这是跟着这道气息走了,直到一座宫殿中,两人停在那店门口,那道殿门随之打开,一位额点明知朱砂的金衣少年站门前对着两人盈盈一笑,“阿瑶,好久不见,我有事想找你帮忙”,蓝曦臣开口道,“曦臣哥哥,这便是你不对了,这么久不见,一开口便是找我帮忙,看来只有用到我的时候,你才会想起我啊”,那名唤阿瑶的少年摇头说道。




“阿瑶,不要闹了,我们也是感刚刚才想起来,而且随后就发生了……”,蓝曦臣的话说到一半,便被阿瑶打断,“发生了冥王和妖皇一起失踪的事情”阿瑶把路让开让两人进去,“要是重明鸟一族知道他们的先祖是被这样对待了,可不要集体引咎自刎”,蓝忘机看了看阿瑶的宫殿说道,“嘛,反正那时候我也没有回复记忆,最多是吃了一点苦,然后就被大哥带走了,所以过得还算不错吧,至于重明鸟一组我倒是很失望啊,除了我那个大哥,真的是每一个能看的”,阿瑶的眼里满是嫌弃,不过提到他那个大哥的时候倒是眼眸发亮,看样子是很喜欢他口中那个叫大哥人,至于他口中那个看得过眼的重明鸟一族的大哥,自然就是金子轩了,而他这一时依旧是那个名字,金光瑶,“不管你有多嫌弃都好,先帮我们找人”,蓝忘机可不管这么多,再不把人从森罗万象中捞出来,虽知道那暗又会做什么,“忘机啊,你找人帮忙便是这种态度”,金光瑶把一颗葡萄扔进嘴中,闲闲的望着蓝忘机说道。





豆腐_

【双凶尸】於我归说(41)

cp:宋岚x温宁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复生宋岚一事尘埃落定,只不过由于是原身复生,宋岚这截断了的舌头还是没法子接上,仍是需要用纸笔来交流。温宁倒是带着他回去找了趟薛洋,但是那条有毒的舌头吵得宋岚直抄起佩剑想要砍人,要不是他和晓星尘从中斡旋阻拦,两个人怕是都要挂了彩,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宋岚倒是不在意这些,就是怕温宁跟自己这么个哑巴在一起憋得慌,好在温宁平时也是个寡言少语的,二人日常过话也不多,传个纸条说句耳语也别有一番情趣,说到底,其实除了宋岚现在需要吃个饭睡个觉,与之前也没有什么差别。

“道长,拂雪剑近日有...

cp:宋岚x温宁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复生宋岚一事尘埃落定,只不过由于是原身复生,宋岚这截断了的舌头还是没法子接上,仍是需要用纸笔来交流。温宁倒是带着他回去找了趟薛洋,但是那条有毒的舌头吵得宋岚直抄起佩剑想要砍人,要不是他和晓星尘从中斡旋阻拦,两个人怕是都要挂了彩,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宋岚倒是不在意这些,就是怕温宁跟自己这么个哑巴在一起憋得慌,好在温宁平时也是个寡言少语的,二人日常过话也不多,传个纸条说句耳语也别有一番情趣,说到底,其实除了宋岚现在需要吃个饭睡个觉,与之前也没有什么差别。

“道长,拂雪剑近日有异动,我下山置办家用之时听说南面的弥岨山附近有邪祟出没。”这是温宁从山下拎着一篮子鲜肉蔬菜胭脂蜜粉打听来的消息。说起来宋岚就生气,每每从白雪观出门下山,总有些小姑娘往温宁跟前凑,一面叫着“小郎君”一面给他塞进来各种脂粉鲜花,有一回竟还从买菜的竹篮子里发现了一包阴阳和合的药粉,气得宋岚登时就要给温宁禁足不让他再下山,第二天也确实是他自己去的,奈何他是个哑巴,铺头的小商小贩也不识多少字,出去一下午就弄回来两个发面饽饽,就着口热茶干噎了进去。

宋岚这顿晚饭还没吃完就收到了山下乡亲的传信,说是弥岨山上的作乱之物闯到了镇子上打砸抢烧,叫他帮忙锄奸卫道伸张正义。温宁也看这信,寻思着这邪祟作乱素来是吸人精血乱人心智害人性命,怎的也不该是这般小打小闹。既是求援,他二人也不多耽搁,嘱咐了观内弟子好好看家,便御剑下山镇恶。

却如温宁所料,这作乱之物并非大恶,只是截朽木吸天地灵气化形而成的木头人,只是这朽木本该化泥的,却不知为何成了形,他们二人于问灵是毫无钻研的,眼下也没有蓝家的人去探上一探这死物是否有灵识亦或是问上一问为谁所控,只能捏了个灵诀引了个明火符拍到这木头人身上,火是烧着了,但是这木头人毫发无损,身上连点炭色都没有。他们二人也没辙,本来是不打算求助那只快要秃了毛的神鸟,但是现下普通的火没什么作用,不弄点神火来怕是解决不了这个麻烦,宋岚不得已取了上回毕方留在晓星尘的厨房里的那根羽毛出来,一把火燃起来把这毕方神鸟召了来。

毕方鸟来的是不情不愿,还没等宋岚指挥,本能得照着木头人扑扇着膀子就扑过去了,谁都没想到,这玩意竟是个耐烧的,除了身上黑得有些滑稽,却是活动如常,半点事儿都没有。这毕方面子上也挂不住,瘸着本来就只有一条的腿儿,找了个旮旯往那一蹲,竟是有些自闭了。

木头人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烧毁,温宁取了个封恶乾坤袋把这东西收了,一把抓起毕方鸟的俩膀子跟拎着只鸡似的,打算与宋岚去探一探弥岨山,既是从山上下来的东西,怕是不可能只有这一个,若是此番不能除尽,保不齐镇子上的乡亲要遭什么罪。

这弥岨山因山石众多且奇特而得名,却是座没有半点草木的荒山,按理说这朽木成精也不该选择这个没有活物的地方,就是因为如此,才叫人觉得蹊跷。宋岚和温宁带着毕方鸟沿着山路往前,偶尔能遇见几个坟头,都是些没名没姓的孤坟荒墓,连点祭品香火都没有。温宁是个规矩的,他自己又是具凶尸,神神鬼鬼的事他都信,这会子沿路只要遇上个坟头就上柱香告慰亡魂,只看得宋岚想把他的乾坤袋扒拉开看看到底都带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连线香都有。

他们根据封恶乾坤袋中那个木头人的指引在半山腰的一处山洞附近发现了一些生活痕迹,为了防止再有漏网之鱼下山作乱,一上山宋岚就布了个结界,把与这荒山接壤的镇子给隔了开。

宋岚和温宁隐藏的很好,但是架不住身边还有毕方这么个不可控因素见着木头跃跃欲试的鸣叫着想点火惊扰了这洞中之人,本来想将这群木头人的头领引出来再行击杀的计划显然行不通了,这会子一大批的木头人不断的往外涌,手里头都还提着武器,虽然原始,但是架不住这些东西是死物连个击杀的弱点都找不到,仅凭他二人和一个帮倒忙的神鸟之力根本招架不住,不多时宋岚身上就添了口子,毕方本来就不多的羽毛又掉了几根,苦苦应战然而根本应接不暇。

山下的人知道那黑衣道长与白衣少年带着只独角独腿长得不老好看的野鸡上山除祟去了,自发的在山脚下等着他们除妖归来好庆祝一番,但是他们只等来了一声爆裂的轰鸣,一声从喉间压抑许久的悲号,和一声凄惨的鸟鸣,连地都跟着晃了几晃。等来黑衣道长独自下了山,样貌丑陋的野鸡飞离远去,大火烧山三天三夜,直到空中飞来巨龙盘踞落雨才将火势熄灭。只有宋岚知道,他与温宁被木头人重重围堵之时,自温宁胸口揣着的那枚早先毕方落下的红色珠玉发了光,再后来就是一阵巨响将他震得几乎失了意识,缓过神来之后除了他所在的那块地方,周围到处都是灰烬,他想找温宁,却只找到了一些快碎成几分的骨渣,温宁留给他的只剩下那一枚遍布裂痕泛着微弱光芒的红色珠玉,周边还有些星星点点的碎魂受这珠玉吸引慢慢聚拢钻了进去。

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收服毕方的时候获赠的这枚聊胜于无的红珠竟是枚聚魂珠,虽是已有裂痕,也能暂保温宁魂魄不散。宋岚手里头没有锁灵囊,半点不敢耽误,捏着龙鳞燃了个召唤的符咒把那海泽镇的老龙召来灭火就揣着那聚魂珠御剑飞去了义城找薛洋讨来了锁灵囊将温宁的魂魄养了进去。他没再义城多做停留,只是将那锁灵囊不时揣着不时背着,带着慢慢走回了白雪观。

较之晓星尘与阿箐的魂魄而言,温宁的魂魄损伤并不大,只有幽精一魂受损,胎光与爽灵都是完好,只是暂时没有可以安置的肉身不得不在锁灵囊里养着,甚至时不时还能趴在锁灵囊里与宋岚说会话。

这天宋岚正背着锁灵囊坐在白雪观藏书阁的地上翻找古籍踅摸着重塑肉身的法子,温宁的声音就传到了他耳朵边上,比往常站在他身边的时候聒噪了不少:“宋岚,你当初是怎么背晓道长的,现在就怎么背着我。”说完还苦笑了一声。素来不苟言笑的宋岚听完这话牵了牵唇角,对其中的酸味不置可否。

“待你复生,日日这般背着”,宋岚烧了张字条,现下温宁虽然是养在锁灵囊里,到底是个魂,宋岚写的那些字他都瞧不到,只有把纸条烧给他才能让他看见,才能与他交流。

“你这些字烧了可惜,本来都是该收在乾坤袋里的。”温宁现在没了肉身,似乎因为魂魄受损亦或是因为与宋岚互通了心意,连性格都没那么拘谨怯懦了,这会子懒散的倚在锁灵囊里,背靠着宋岚的肩膀,兀自感叹那些好字烧了可惜。

“皆有两份,一烧一存”,宋岚将这幅字烧了进去,落笔回忆起这些天与他说过的话,与他想说的话,通通重新写了一遍,折叠工整,妥当的整理进温宁的乾坤袋中。

———————————————————————————————

这个怪打的好随意…我就是想快点把这个完结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