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祖儿

50975浏览    951参与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0/12 宋祖儿...

2019/10/12

宋祖儿 IG更新:

△ 与我一起战胜危“饥”,创造零饥饿的世界。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0/12

宋祖儿 IG更新:

△ 与我一起战胜危“饥”,创造零饥饿的世界。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doctorbean2005-守护张楠!

嘉人时尚潮流偶像——宋祖儿!!❤❤❤

嘉人时尚潮流偶像——宋祖儿!!❤❤❤

阿七七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阿七七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阿七七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阿七七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私服穿搭之宋祖儿(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草莓泡汽水

191012 我们的街拍时刻 | 修图 7P

191012 我们的街拍时刻 | 修图 7P

doctorbean2005-守护张楠!

街拍时刻封面偶像——宋祖儿!!❤❤❤

街拍时刻封面偶像——宋祖儿!!❤❤❤

轶疏酱233

【墨×雪×尘×羽】云舟入我怀(15)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离别在即


这人嘴里怎么就没一句真话,张口就来,他服药半月有余,风寒早该好了。

北堂墨染遭了她一记白眼,自知谎话难圆,眼底生光,拿定主意:"前些日子羽然不是吵着要吃笋子,长乐宫的雨后新笋正是鲜嫩,不如……"

"不如明日君上带着羽然阿苏勒进宫挖些回来?羽然好动,挖笋这般新奇事定然欢喜。"雪飞霜打断他,妙语连珠。

北堂墨染欲语还休,罢了,媳妇伶牙俐齿,说不过她。

次日风天逸去星辰阁辞学,羽然连推带哄,把雪飞霜拉上了进宫的车。

"你和墨染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离别在即


这人嘴里怎么就没一句真话,张口就来,他服药半月有余,风寒早该好了。

北堂墨染遭了她一记白眼,自知谎话难圆,眼底生光,拿定主意:"前些日子羽然不是吵着要吃笋子,长乐宫的雨后新笋正是鲜嫩,不如……"

"不如明日君上带着羽然阿苏勒进宫挖些回来?羽然好动,挖笋这般新奇事定然欢喜。"雪飞霜打断他,妙语连珠。

北堂墨染欲语还休,罢了,媳妇伶牙俐齿,说不过她。




次日风天逸去星辰阁辞学,羽然连推带哄,把雪飞霜拉上了进宫的车。

"你和墨染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睡在一起?"羽然拉着她的手,眸光扑闪。

"你胡说什么?谁跟他睡在一起了?"雪飞霜眉头紧皱,神色诧异,拉过羽然。

两人环顾四周,交头接耳,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风天逸没告诉你嘛!就他生病那天,你跟他睡在了一起!"

"也不是那个睡,就是你们俩靠在一起睡着了,没在床上。"

羽然用手给她比划,雪飞霜故作镇定,被两团殷红出卖,耳根发烫,羽然喋喋不休被她打住。




这是雪飞霜第一次见白凌波,名冠九州权倾朝野的天启长公主、北堂墨染口中慈眉善目的阿姐、轶志杂谈里天生反骨的祸国妖姬。

直觉使然,雪飞霜不由自主地拿她和同为美人的羽族第一女诸葛宫羽衣比较,岁月待宫羽衣要比白凌波宽厚得多,宫羽衣虽已至徐娘,看上去不过梅岁,她同羽然叫声姐姐也不为过,听北堂墨染称白凌波为阿姐,终究有些违和。

大概是长姐为母,将北堂墨染养大的白凌波身上若有若无的母性让这个雍容华贵、风情万种的女人慈爱了不少,俨然贵妇姿态。

同白凌波寒暄后众人跟着管事去了长乐宫后院一角,甜竹节节高,春笋破土冒,绿意盎然。

阿苏勒虽没挖过笋子但上手快,看一遍就会,羽然和雪飞霜合力,拔断了几根后找到了诀窍,渐入佳境,倒是北堂墨染出乎众人所料,娇生惯养的云泽君竟然是个拔笋老手。

"我小时候贪玩差点惹怒先皇,阿姐罚我在这挖了整整三天笋。"每次挖完他手也不洗,衣裳也不换,往阿姐怀里蹭,天启长公主的华服上泥迹斑斑。

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阿姐当初那一罚,指不定先帝和先皇后要如何借题发挥。

没有外人在场阿姐对自己向来是百般纵容,若是有外人在自然也严苛。

竹筐被塞得满满当当,众人身上都沾了不少泥泞,尤其是鞋底。

长乐宫里有一眼温泉,很是舒服,白凌波给众人备了换洗衣物。

"我这宫里没住过外人,这男装是墨染的旧衣,我年轻时有些衣裳未曾穿过,三位若是不嫌弃,就在长乐宫沐浴更衣,顺便留下用午膳吧。"

"恭敬不如从命,多谢长公主。"

温泉只有一眼,身为主人的北堂墨染带着阿苏勒去了他的汤沐,把泉眼让给了两位姑娘,初次坦诚相见,阿苏勒有些不好意思。

"咱们两个大男人一起洗澡你红什么脸啊?"墨染打趣他。

"我……我不习惯。"

"不都说草原民风彪悍,你怎么跟鹌鹑似的,脸皮还这么薄?"

"我没跟他们一起洗过,让你见笑了。"

"不过这些日子多谢墨染,归尘脸皮见长。"

北堂墨染冷哼一声:"好你个阿苏勒,长本事了,现在敢揶揄我了。"

"言重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师父你教导有方。"阿苏勒以退为进。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长乐宫的天然泉眼清澈温和,水汽氤氲,潺潺不绝,羽然掬水同雪飞霜嬉闹一阵,两人泡在水里只觉得骨软筋酥、神清气爽,不觉间趴在边上睡着了。

久不见二人,阿苏勒心有不安,北堂墨染寻了看守温泉的侍婢问话,两人竟一直未出,便派人进去一探究竟。

"回君上,两位姑娘方才睡着了,尚在更衣。"回来的侍婢答。

北堂墨染和阿苏勒对视一眼,莞尔一笑。

羽然雪飞霜前后脚出来,窃窃私语。

"你等会儿别主动提这事!问起来笑而不答,明白吗?"

"不就是洗个澡睡着了吗,阿雪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没人会问的。"

午膳摆在偏殿,两人老远就看到北堂墨染守在门口,脸上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雪飞霜瞪了她一眼,羽然瞪目结舌,这下出大糗了。

"两位睡得可好?"

羽然挠头尴尬一笑,雪飞霜故作镇定:"甚好,有劳君上挂心。"

抬步要走,被北堂墨染拉住,在她耳边吞吐气息:"云泽府上也有一口清泉,不输长乐宫。"

雪飞霜当即面红耳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拉着身旁不明所以的羽然,快步入席。

"你们都是墨染的朋友,本宫是他长姐,今天就当是家宴,不必拘束。本宫已经很久没跟这么多人一起用过膳了。"

"多谢长公主。"阿苏勒三人敬酒。

赴白凌波的宴要比白鹿颜的容易得多,阿苏勒和羽然对视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白凌波开起玩笑来,羽然都自愧不如、敬佩三分,一顿饭吃下来,不难看出这姐弟俩感情是真好,这长公主好像有意撮合阿雪和她那个宝贝弟弟。

她虽是玩弄皇权,但不失为一个好姐姐,雪飞霜很明显地感受到,对方因北堂墨染对众人格外宽容、友善,是真心实意留他们用膳。与那日白鹿颜徒有其名的"以宴会友",高下立判。

临走前,众人带了半筐甜竹笋走,剩下的由长乐宫管事交给后厨,雪飞霜被白凌波趁机拉到一边,手中被塞了一片金片银杏叶。

"若有一日郡主有什么难处,可凭此信物找本宫,长乐宫必尽力相助。"

"墨染被我这个做姐姐的宠坏了,群主大可多给他些气受,挫挫他的锐气。但凡事有度,本宫相信郡主心中有数。"

雪飞霜刚欲还叶解释,被白凌波推回:"本宫知道郡主在想什么。假以时日,郡主定会发现墨染是块不世珍宝。此物就当是我给郡主的见面礼,若是有朝一日郡主所嫁并非我弟,又不愿承这份人情到时还回来便是,且收着吧。"

"本宫只希望郡主能记得本宫今日说的话,若你二人日后携手余生,好好待他,若本宫有什么不测,拦着他别让他做傻事,跟他说阿姐只希望他余生平安喜乐。"白凌波眼含泪光。

雪飞霜点点头,郑重其事地向白凌波行了羽族大礼:"无论如何,飞霜定不负长公主所托。"

她敬佩白凌波,让她心有遗憾,倒不如各退一步,这人情日后有机会再还。



"阿姐同你说了什么?"

"你猜?"


轶疏酱233

【墨×雪×尘×羽】云舟入我怀(14)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收不回来也容不下别人


他刚回来就看到羽然在门口蹲他,一进门就被羽然追问去向,阿苏勒有些恍惚,好似他同羽然新婚燕尔,鬼灵精怪的小妻子因丈夫迟归赌气发难。

"帮墨染出去办事了。"
"真的是正事。"
"我还有事找他,明天带你出去玩儿成吗?"
"嗯,就我们两个。今天早点睡。"

回房前阿苏勒摸着羽然的小脑袋,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笑容才作罢,今日同白舟月说清楚可算是舒心了,日后风雨我为你挡,烈阳我为你遮。

近来北堂墨染酷爱留宿静室,青天...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收不回来也容不下别人


他刚回来就看到羽然在门口蹲他,一进门就被羽然追问去向,阿苏勒有些恍惚,好似他同羽然新婚燕尔,鬼灵精怪的小妻子因丈夫迟归赌气发难。

"帮墨染出去办事了。"
"真的是正事。"
"我还有事找他,明天带你出去玩儿成吗?"
"嗯,就我们两个。今天早点睡。"

回房前阿苏勒摸着羽然的小脑袋,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笑容才作罢,今日同白舟月说清楚可算是舒心了,日后风雨我为你挡,烈阳我为你遮。




近来北堂墨染酷爱留宿静室,青天白日也在静室待着,不知道是真的忙,还是在等着谁,阿苏勒进门时他正对窗发呆,可见今日那人还未等到。

从早前阿苏勒同白舟月私下见面到今日摊牌,步步为营,都是北堂墨染一手策划的,阿苏勒没那么多心眼,对白氏兄妹也不了解,去之前他还是慌的,席上得知羽然可以安然回去才稳住心神,一鼓作气同白舟月撕破脸。

"墨染兄神机妙算,弟自愧不如。"人逢喜事精神爽,阿苏勒神采奕奕。

"好好说话,再这么阴阳怪气的,扔出去。"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不舒服呢,北堂墨染挑眉白了他一眼。

"你想多了,我是真的感谢你,佩服得五体投地。"阿苏勒一本正经,暗自腹诽阴阳怪气可不是跟你学的吗。

"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定不负所托。"

"离公出征天启,你打算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隔岸观火罢了,天启于他左右不过是阿姐的栖身之所,阿姐在天启便在,阿姐亡这天启弃了也罢,她守了这座城这么多年,好歹陪她一起上路。

阿苏勒拧眉凝重,宁负天下不负一人,为一人亡亡天下,他不敢苟同。

人各有志,求同存异,比起天下,墨染更在意的是自己想保护的人,如果自己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家都没了,为天下执剑又有何意义,左右这天下早已不是他心中的天下。

他爱的人尚在,救这一城人不过举手之劳,顺水推舟。

他爱的人若是不在,这一城人、天下人又与他北堂墨染何干?唯有所爱之人安好那才是他的家国天下。

也是,心中有家才有天下,阿苏勒自己都不能保证,哪天家没了,他是否还会为这天下执剑冲锋。

墨染今夜仍留宿静室,阿苏勒回屋时,风天逸等了他许久就为了道声谢,说完便回房休息。




归期在三日后,途中一切事由墨染安排,云泽君亲力亲为,甚至派了心腹尚羽随行,生怕路上有任何闪失。

阿苏勒遵照昨日与羽然的约定,用了午膳便带着她出去。天启繁华不输南淮,高楼栉比,
酒舍熙攘,偏偏少了几分南淮特有的温暖,有时冰冷得像一座死城。

清鲤巷是墨染告诉阿苏勒的,整个天启最像南淮的地方,也是生活气息最浓的地方,虽没有渔歌唱晚,但也是亭台水榭,一条小河隔两岸。

入晚庭两岸相望,酒家隔着细流乌篷对面是戏台,清鲤巷少有,亦是贵族子弟、文人墨客把酒寻欢的好去处,墨染以自己的名义替他约了座,不偏不倚,正对戏台。

羽然喜欢听戏看话本,词曲戏文可比那些正儿八经的书好看多了,故事也有意思,听一下午都不嫌腻。

对岸莺歌燕舞、有板有眼,这边羽然托腮看着戏台如痴如醉,阿苏勒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着羽然,亦是痴迷。她喝了点小酒,脸颊微醺,醉眼朦胧。

"阿苏勒,你会去青州找我吗?"

"会的。"一定会的。

"那说好了,半年为限,你来青州找我。你要是敢放我鸽子,你就死定了!"

"好,决不食言。"半年为限,娶你为妻。

"要给我写信,每天都要!算了,三天写一次吧。我看心情回,你必须写!"

"好,三日一封。"

"你说咱们还有机会去南淮玩吗?"你,我,阿雪还有北堂墨染那个王八蛋,我们还会再一起去南淮玩吗?

"会的,一定会的。心中有南淮,处处是南淮。"他懂她,她留恋的哪里是南淮,不过是四人在南淮无忧无虑的美好罢了。

羽然如此,阿苏勒亦然,眼前这个在南淮街头肆意玩耍争着要给他当老大的姑娘,仍旧是当初那副没心没肺、与世无争的模样,真好,羽然只要一直这样就好。




眼看日落西山,北堂墨染有些坐不住了,示意尚羽替他寻人。

"看到她机灵点,旁推侧引即可,别说是本君找她。"

尚羽点头如捣蒜,似懂非懂。碰见雪飞霜时,他原话是这样的,姑娘发呆的功夫不如去后院瞧瞧,荡秋千也好过在这晃神啊,静室里的人守姑娘几日了。君上,尚羽没提到您的名字,真的没有。




兜兜转转,雪飞霜看到那架秋千才意识到自己鬼使神差走到了静室,杵在原地,寸步未挪,犹豫半晌,望而却步,坐到秋千上发呆,纵她动作极轻,还是惊动了架上的风铃。

铃起片刻,静室门开,那人伫在门口,目光如炬,他今日着了一身烟青衣袍,碧纱如洗,沈腰潘鬓,清风霁月。

两相对视,润物无声,北堂墨染靠近,倚着秋千旁那棵枝干粗壮、刚抽新芽的老树。

"秋千好玩吗?"

自然是好玩的,雪飞霜点点头,眼不知朝哪儿望。

"云泽府的后院秋千比这个更宽敞,立于藤树,孟夏的紫藤萝好看得紧。"

雪飞霜心驰神往,不假思索:"好物成双,君上好福气。"

一口一个君上,不卑不亢,婉婉有仪,生分得好似未曾踏入他的静室,未曾披过他的大麾,未曾与他抵肩同睡。

他在这心烦意乱数日,她倒好,独善其身,南羽都的飞霜郡主当真了不得。

"咳咳,"北堂墨染衣袖遮口,假咳了两声。

雪飞霜秀眉皱起,佯装问询:"你风寒未愈?"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有那么快药到病除。"


轶疏碎碎念:

最近三次事情比较多要下旬才结束,可能更的比较慢~

Crystal

摩登九号(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摩登九号(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Tiffany&Co.&MK(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Tiffany&Co.&MK(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Tiffany&Co.(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Tiffany&Co.(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Crystal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宋祖儿(图源水印仅作保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