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继扬

19.8万浏览    2475参与
-寒水水水-
我不会画画了😭

我不会画画了😭

我不会画画了😭

libby大白兔
是双十一晚会向你跑来的扬扬礼物...

是双十一晚会向你跑来的扬扬礼物🎁

是双十一晚会向你跑来的扬扬礼物🎁

libby大白兔
是冬日暖扬呀〰️

是冬日暖扬呀〰️

是冬日暖扬呀〰️

隔壁画画de老张
之前看到这张蒙眼的真的被戳到了...

之前看到这张蒙眼的真的被戳到了,涂一个

之前看到这张蒙眼的真的被戳到了,涂一个

♡微醺果酱♡
画给对象的生贺,想了想还是放出...

画给对象的生贺,想了想还是放出来啦

画给对象的生贺,想了想还是放出来啦

天涯水阁

今天暖扬扬了,太好了♥

今天暖扬扬了,太好了♥

F与M

【气宇轩扬|甜向小视频】娘子 is rio

在B站剪了一个甜甜的小视频,看评论似乎反响还不错,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围观~^ω^

https://b23.tv/av75339160

在B站剪了一个甜甜的小视频,看评论似乎反响还不错,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围观~^ω^

https://b23.tv/av75339160

尽燃荒野
你的小兔子快递代签收哦(^_^...

你的小兔子快递代签收哦(^_^)

🈲去水印二传

图源@SOFINA苏菲娜 ​​​

高清图见微博

你的小兔子快递代签收哦(^_^)

🈲去水印二传

图源@SOFINA苏菲娜 ​​​

高清图见微博

奢往

【气宇轩扬】阴影(一)



私设几样和足球莫得年龄差


❗莫得上升


『日光不知善恶,一如既往地照耀着每一个人。』


宋继扬白皙修长的手举起物理课本,遮住阳光。


“谁会做这道题?”物理老师在讲台上问道,目光明显期许地望向了宋继扬。宋继扬抬头看一眼白板上的题目,漂亮的眸子眯了眯,便举起了手,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衬得他更是格格不入的清朗。


物理老师有些欣慰地望着宋继扬:“宋继扬,你起来给大家讲一下吧。”少年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首先,根据......分析得,应运用......公式,然后......之后......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全是省略号......)


物理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示...



私设几样和足球莫得年龄差


❗莫得上升



『日光不知善恶,一如既往地照耀着每一个人。』


宋继扬白皙修长的手举起物理课本,遮住阳光。


“谁会做这道题?”物理老师在讲台上问道,目光明显期许地望向了宋继扬。宋继扬抬头看一眼白板上的题目,漂亮的眸子眯了眯,便举起了手,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衬得他更是格格不入的清朗。


物理老师有些欣慰地望着宋继扬:“宋继扬,你起来给大家讲一下吧。”少年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首先,根据......分析得,应运用......公式,然后......之后......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全是省略号......)


物理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自己再理解理解这道题啊,都跟人家宋继扬学学......”宋继扬撇了撇嘴,没有心情再听下去,又趴在了桌子上睡觉。



下课铃响了,宋继扬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就听见同桌在那里嚎着:“老胡可真像一颗巨大的行走的安眠药,草真的困死我了!”宋继扬笑着看着他:“你不会睡会儿吗?你看我就睡了半节课。”同桌的脸扭曲的像个表情包:“老胡对除了你之外的人都盯得可严了哥,我要是敢睡我得被老胡抽死。”



宋继扬伸手揉揉后颈,弯起了眼眸,很欠揍的样子:“那......我就无能为力喽!”同桌翻了个白眼就睡了过去,而宋继扬站起身来,在众多亦或埋头做题亦或睡觉的重高学子的领地里,衣襟晃晃悠悠,身影挺拔而清瘦。




宋继扬走到教学楼后的死角,已经有人在那里等他了——正是王皓轩,宋继扬过去轻轻捶他一拳,王皓轩冲他笑了一下,小虎牙在这死角里也发了点光。继而王皓轩挑了挑眉毛:“那个小孩家里又找你事了吗?”“没。”宋继扬笑了,神色里带着嘲弄:“给些钱就过去了,省重高就那么几个名额,谁上上算谁本事,就算我挤了他才能来的这里,又能怎么样?”




王皓轩也笑了,往嘴里塞了块糖:“再说了,出了事学校也保不准向着谁,当年你政治那个分......啧,不过,你现在可是考竞赛的好苗子。”宋继扬得意地扬了扬眉,王皓轩又说话了:“今天晚上我去你家住哈,我爸妈不在家今天。”“行啊!”宋继扬笑意盈盈的,脸上的表情终于又像了一个无忧的朝气少年。


(我写的⚽黑天不敢自己一个人待着.....

我jiao的好嗑所以这样写的,别上升真的......)


非要起名字咩

自截自调,手机壁纸
……
商用,去logo不可以

原图:宋继扬工作室+宋继扬微博

自截自调,手机壁纸
……
商用,去logo不可以

原图:宋继扬工作室+宋继扬微博

Meow_啊喵

找一个填词填宋继扬生日歌

有意带词戳我呀

找一个填词填宋继扬生日歌

有意带词戳我呀


天涯水阁

宋继扬粉丝qq群:640877386  欢迎羊角包回家!

宋继扬粉丝qq群:640877386  欢迎羊角包回家!

ʜᴀᴠᴀɴᴀɴᴀ_

🎋霜烟渡【11】终.

少年帝王轩X柔情帝师扬


  【正文】



    王皓轩从冗长的梦里醒来。


    空气中似乎泛着些冷意,原来是外面下起了雪,冬日的夜雪总是冷冽的,稍不注意冷冷的空气便会从没关紧的窗户缝隙里钻进来。



    他悄悄披着衣服起身去关紧了门窗,楠木窗棂吱呀一响,围幔里的纤细身影动了动。王皓轩搓搓手钻回被子里,怕带进来冷气,便没有把人抱进怀里。


    宋继扬迷迷糊糊的醒了,他伸出双手轻轻的抱住了他,道:“王上,怎么不过来?”


    王皓轩轻...

少年帝王轩X柔情帝师扬


  【正文】




    王皓轩从冗长的梦里醒来。


    空气中似乎泛着些冷意,原来是外面下起了雪,冬日的夜雪总是冷冽的,稍不注意冷冷的空气便会从没关紧的窗户缝隙里钻进来。




    他悄悄披着衣服起身去关紧了门窗,楠木窗棂吱呀一响,围幔里的纤细身影动了动。王皓轩搓搓手钻回被子里,怕带进来冷气,便没有把人抱进怀里。


    宋继扬迷迷糊糊的醒了,他伸出双手轻轻的抱住了他,道:“王上,怎么不过来?”


    王皓轩轻声道:“刚去关了窗,怕带着冷气。”宋继扬笑道:“怎么会,不怕冷的。”


     他想了想,还是笑了,抬手拢了床帐,伸手把人抱进了怀里,外面的雪声很大,伴随着阵阵风声,王皓轩闭上眼睛,轻轻摸了摸怀中人的乌发。


      他的宋继扬啊。


      


       虽然胡太后等人想尽方法要取他性命,还要以他最爱的人为筹码,但他终究没有取他们的性命,只是软禁了胡太后,把皓宁贬为了庶人。


      他的帝师,被自己的家族背叛,父母被郑褚当作政治筹码杀死,自己身陷囹圄,记忆有损,元气大伤,是为一悲。


      自己从小丧母,被胡太后虐待,无人关怀,一人独撑北姜,最爱的人被折磨到如今这般模样,是为二悲。


        谁不是心怀大恨,谁又不是满身伤痕?




         不过众生皆苦而已。


         好在自己救回了他,豁出命去倒也值了。




        他轻轻拍着宋继扬的背,哄他睡。胸口的伤已经过了一年了,可是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宋继扬睡不着了,他轻轻抬起头,浅色的眸子在夜里发着光:“王上。”


王皓轩道:“恩?睡不着吗?”


        宋继扬笑道:“无事,只是想和王上说说话。”


        王皓轩道:“已是二月了,北姜素来寒冷,再过一月开春就是春猎了。”


         “那,王上带我去吗。”“自然,只是现在还太早,扬扬再睡一会儿可好?”


          宋继扬笑着钻回被子里:“好呢。”




          


         待到四月初,王皓轩便骑着马带着他去了草原。


        天高云阔,塞外好风景,王皓轩穿着黑色的窄袖猎服,宋继扬也穿了一件雪白的高领长衫,他把宋继扬抱在怀里,拉紧了缰绳。


      他没有用弓箭射猎,只是带他在草原上漫无目的的奔跑。




       跑累了便把人按在草地里好好欺负一番,听着身下人软绵绵的声音,心中得意。




      宋继扬喘息道:“王上,这可是春猎,也不怕部下瞧见?”


       王皓轩笑道:“不怕,他们让寡人打发了。”说着,按着宋继扬的头便吻了上去。




       王皓轩想,再过几年,他一定带着他隐居于世,他欠他太多,想用一辈子补给他,即使宋继扬前半生经历了他最痛苦的时刻,他依然愿意用手拉住在波涛汹涌中漂泊不定的宋继扬。


       并甘愿当他的摆渡人,帮他渡过一世霜烟。


       他不仅想了,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后来,王皓轩当了十五年的北姜少帝,在元和二十五年时,他把皇位让给了自己亲手带大的旁支血脉世子王思崎,带着宋继扬去了很远的地方。




        据说经常有老百姓能看到王上,他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位白衣公子。




        春天时,他带宋继扬去北姜境内最美的桃花林,替他摘最美的一朵别在他的鬓角,替他酿最醇香的桃花酿,抱着他在花瓣雨中吻他。




        盛夏时,他就和宋继扬去山上泉水沐浴,去莲花池边听青蛙的叫声,在知了声声中被小帝师赶去打下来。




        深秋时,他便带他去落满枫叶的湖中泛舟,划累了便躺在一起,看头顶的澄碧如洗的天空,看连成一条线的飞鸟。




      等到冬天呀,便拉着他围在火炉前,替小帝师披上厚厚的大氅,煮了沸腾的碧螺春,听着咕噜咕噜的茶壶的声音,牵着他的手透过窗纸看莹莹飞雪。


       他依然会听宋继扬给他讲长长的经文,听累了便死皮赖脸抱上床欺负一次又一次。




        一个人的人生到底何为最悲?


        失去一生挚爱。


        何为最喜?


        他幸得重逢。




        如果今生能有幸渡你,我愿执守一生。如果没有,我便留待来生。


       所幸我与你今生相伴。


       不悔,无憾。

       我会在你对岸。




END.


 


我是你途中


有青山撞入怀


不动声色见你如是才自在


你在我身畔


听竹林正摇乱


侵如野火纷燃


震如千军雷声绽


我在你此岸


立风雨安如山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无憾


       ——《是风动》


        


       

从前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叫牛夫人

相看不厌 Part 20【博君一肖/战山为王/博肖主线/薛晓副线】

三年后。

这一日已是小寒,天快亮时刮起冷风,不多时飘飘扬扬下起雪来。

刘海宽顶着一头一身的雪花来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督军,我来了。”

王一博正窝在炉火旁边专心致志地嗑瓜子,天气太冷了使他几乎丧失了活动能力。他很迟钝地抬起头:“啊,你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来干什么。

刘海宽装作很闲适的样子东张西望:“督军,你这地儿不错啊,还有瓜子磕。”

王一博垂下眼帘气鼓鼓的:“不错个屁!温晁赵逐流正不知道躲在哪个旮旯角落里快活呢!郑谷丰那个老王八蛋把我骗过来打热河军残部,军火又不给足,粮食不知道还够撑几天,害得老子在这种冰天雪地里挨冻……你他妈不在自己的驻防地待着跑我这里来消遣我吗?...

三年后。

这一日已是小寒,天快亮时刮起冷风,不多时飘飘扬扬下起雪来。

刘海宽顶着一头一身的雪花来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督军,我来了。”

王一博正窝在炉火旁边专心致志地嗑瓜子,天气太冷了使他几乎丧失了活动能力。他很迟钝地抬起头:“啊,你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来干什么。

刘海宽装作很闲适的样子东张西望:“督军,你这地儿不错啊,还有瓜子磕。”

王一博垂下眼帘气鼓鼓的:“不错个屁!温晁赵逐流正不知道躲在哪个旮旯角落里快活呢!郑谷丰那个老王八蛋把我骗过来打热河军残部,军火又不给足,粮食不知道还够撑几天,害得老子在这种冰天雪地里挨冻……你他妈不在自己的驻防地待着跑我这里来消遣我吗?我没瓜子给你!我统共就这么一把!”

刘海宽听得脑袋大,索性也不逗他了,直通通地说:“督军,我也不绕弯子了,前些日子我跟北平来的几个弟兄吃饭,说是——肖战回来了!”

这名字落进耳中,像一根针往心尖上扎了一下,疼得抽搐一下,脸色不由自主便是一僵。

刘海宽仔细瞧了瞧王一博的脸色,见他怔怔不说话,就小心地退出去了。

 

三年前,王一博算是跟肖战彻底决裂。

因为他错杀了人。

那时王一博还是年少气盛傲得很,他不明白,他堂堂少督军,已经开口道歉了,还要怎样。他当时若不开枪还击,死的恐怕就是自己人。

他恨的是肖战不这么想。

他恨肖战实在太有主意!太有自己想法了!

肖战明面上淡淡的,好像伤心劲儿隔了几天就过去了。其实暗地里一直在活动汪卓成那条线。郑谷丰是真的很喜欢他。正巧郑雄心勃勃想组建新的陆军士官学校,培植自己的武装势力,就派了肖战等十来个他看得上的人去德国国防军指挥学院进修。

当晚肖战得到命令就去跟王一博辞行。

王一博并不清楚,他只知道最近肖战跟郑谷丰汪卓成打得火热,有时候半夜都见不到人。因为心里有愧,也就强忍住了没说话。

这天他早早从军部回来心情很好,请了梅利饭店的厨子过来做了一桌西餐,订了一个蛋糕,还开了一瓶很好的红酒。

肖战回来看到客厅当中摆了一个三层巨型奶油蛋糕,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惊讶地笑了,对王一博摇了摇头,轻声细语地说:“我早就说过不爱过生日,你怎么那么多事啊?”

王一博只是抿嘴一笑,嘴上也不答,只是端起酒杯尝了一口,尝到了非常浓郁的果香,就示意对面的肖战快点坐下来喝。

肖战看王一博面色白里透红,眼睛闪闪发亮,瞧着是特别的好看,心里一软,几乎就要改变主意。随即他定了定心神坐下来,简单地把今天郑谷丰的命令告诉了对方。

王一博愣住了,笑意如同霜冻一般凝结在眼角眉梢。

他盯着肖战看,对方一脸坦然,眼尾斜挑的大眼睛带着一点隐约的倦意,然而瞳孔清澈中透出坚定,正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

王一博突然心灰了。

他把手中的酒杯与肖战的酒杯故意一碰,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一饮而尽,咬牙切齿道:

“好,好,很好,我祝肖参谋哦不现在是肖教官长,生日快乐,前程似锦。”

肖战压下所有的情绪,波澜不惊地回答道:“多谢督军栽培。”

这时候外面突然一声爆炸响,天空中炸出一朵五彩缤纷的烟花!

这是王一博今晚特地为肖战准备的节目。

接二连三的炸响,盛大的烟火将天空映得光怪陆离。

肖战扭头去看烟花。他突然觉得当一朵烟花很好,因为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灿烂的,熄灭前不会有很多时间后悔。

王一博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看了一会儿肖战,转身离去。

 

三年后王一博现在回想起那个场景,还是觉得好像在做梦一般。梦里有美酒,有佳肴,有蛋糕,有烟花,还有肖战。

梦醒了,肖战离开了。

他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不当时就掀桌怒吼: “不许走!”或者加一句“敢走就把腿打折”。

他无法,他也不能。

刘海宽告诉过他,肖战这个人,怀有鸿鹄之志,身藏绝世之锋,能翻流云起舞,能解抵天之柱。

王一博不懂什么意思,现在他好像明白了。

肖战不是他所能禁锢的。

算一算,好像马上又要到他的生日了。

时间真快,竟然已经整整过去三年。

 

肖战一回国就接受了郑谷丰的任命,到喀喇沁旗新开的国立陆军士官学校做教官长,兼察东警备军司令——虽然手下没几个人,都还在学校里呆着呢——但司令叫出去确实很好听。

新学校其实就是借了原来温若寒大宅的一点地方,温家堡实在修得太大,当年的热河兵变并没烧掉多少。新学校教务署就借在原来温晁所住的一座俄式砖房里,后面一片建筑就是学校。

肖战在外漂泊两年已经很能忍耐寒冷。此时他只穿了一身厚尼军服,并没有披毛大氅,风雪中走得极快,跟一只灰扑扑的燕子似的飞进来。屋内新装的暖气烧得很热,比火炉的温度更让人感到舒适。他一进来就看到汪卓成歪在暖气管子旁边读小说,封面上四个字,《呼啸山庄》。

肖战轻手轻脚走过去,一巴掌拍在汪卓成大腿上,冰冷的手带来的寒意让汪公子瞬间弹起来,书都吓掉了:“你干嘛呢?!”

肖战笑嘻嘻道:“汪校长,你今天很闲嘛!”

汪卓成一直觉得这是被发配到乡下,自我感觉本来在政界有着光明前途的他根本不想来这里,被肖战按着头一顿说教洗脑:“我的汪大公子,你怎么那么身娇体贵?你知不知道郑谷丰这是多喜欢你才给你做这个校长的?政界混得再好无非还是听丘八的,这年头还不就是比谁子弹多比谁炮口大吗?你要是做了校长,将来察东警备军里面的所有小军官都是你培养出来的,我还是司令,咱们联手,岂不是也能做一点大事业出来?”

汪卓成听得心潮澎湃,稀里糊涂就跟着过来了。

好在此地人员基本都是郑谷丰安插进来的,大家都知道他和肖战空降而来,必是郑谷丰什么亲信,肖战本人也是相当老练,说话做事滴水不漏,故而大家态度十分恭敬,并不因为年轻而轻蔑于他。

汪卓成指了指桌上一份军情简报说:“今天刚来了,你看过了吗?”

肖战挨着汪卓成坐下来,弯下腰去解皮鞋鞋带:“在司令部看过了。”

汪卓成被他挤得只能往边上动了动,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表情:“简报上说直隶军现在就在这附近打赵逐流呢。”

肖战简短又急促地嗯了一声,把两只脚靠近了暖气管取暖。

汪卓成憋不住了:“你真不打算去见王一博了?”

肖战被他烦得五内俱焚一般,面上就很不好看了:“我还没想好呢!”

汪卓成一听就跟吃了喜鹊蛋似的面露笑意,心想最好你永远不去找他,他也不来找你,那才叫称心如意呢!


清九吖❤️

惊鸿①

    夕阳漫不经心走下酒坊,晚风路过陶坛吹散了酒香。偷倒空酒壶还挂在墙上,猫咪抱着尾巴睡得好安祥,我想记得你所有模样。


    宋继扬和王皓轩已经在一起好多年了。王皓轩在外面搞的那些花花绿绿,宋继扬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一直在隐忍,像是走了一条没有尽头的小巷,黑暗就从这延伸,没有光明希望。


    王皓轩是被宋继扬的梦话吵醒的,本来想骂几句,但是好像在黑暗中看见宋继扬的眼泪,心脏骤然一紧开始心疼起来。


    “皓轩...你不要走好不好”


    王皓轩轻柔的帮他...

    夕阳漫不经心走下酒坊,晚风路过陶坛吹散了酒香。偷倒空酒壶还挂在墙上,猫咪抱着尾巴睡得好安祥,我想记得你所有模样。


    宋继扬和王皓轩已经在一起好多年了。王皓轩在外面搞的那些花花绿绿,宋继扬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一直在隐忍,像是走了一条没有尽头的小巷,黑暗就从这延伸,没有光明希望。


    王皓轩是被宋继扬的梦话吵醒的,本来想骂几句,但是好像在黑暗中看见宋继扬的眼泪,心脏骤然一紧开始心疼起来。


    “皓轩...你不要走好不好”


    王皓轩轻柔的帮他拭去泪水,把宋继扬揽在怀里哄着,明明是自己最心爱的宝贝,怎么最后被自己搞成这幅模样,王皓轩想以后把外面的关系都断了,就跟宋继扬好好的过日子。


    “扬扬乖,哥不走”


    宋继扬早上醒来时王皓轩已经做好早餐了,宋继扬微微发愣,因为这个男人很少回家,一个月也只回来几次,目的也只有做爱。宋继扬最不喜欢等人,然而王皓轩却让他等了一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到凌晨是什么滋味,即使这样,宋继扬还是不舍得离开。


    他只不过希望王皓轩回头看他一眼,可惜王皓轩连一眼都没有施舍给他,宋继扬温柔到了骨子里,可往往这样的人,最容易被人辜负。


    只希望在他放荡晚归的时候,不要忘了这个家,不要忘了家里还有一个等待他的人。


    想人想的厉害的时候 也是淡淡的 像饿了许多日的旅人 闻到炊烟 但知道不是自家的。


    “扬扬,你醒啦?快点来尝尝我的手艺”

 

    宋继扬洗漱好了便开始吃着早餐,王皓轩眨着星星眼看着他,宋继扬便想哭了,王皓轩就是用这双魅惑人间的眼睛来勾走自己的,那双眼睛太好看了,稍微眨眨眼就能故作深情。


    “好不好吃?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好不好”


    “不用了”


    宋继扬也不知道王皓轩今天吃错了什么药,说出这样搞笑至极的话。王皓轩却恼了,自己起了个大早宋继扬竟然一个笑容都不给他。王皓轩就知道对这种人不要该好,就应该强上。


    “你他妈逼的...宋继扬,你好得很”


    王皓轩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卧室里面走,锁上了门,宋继扬的眼睛只剩下疲惫不堪,等王皓轩看到他苍白的面容时,不知道已经辜负了他多久。


    从来吵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一个人。都是闷头弯腰拾起一地碎了的瓷碗。而真正想离开的时候,仅仅就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就再也没有回来。


    下一章是车,周更。

啵啵
梦中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中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中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