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宋雨琦

74607浏览    694参与
豆娘.

【卷饼】解决

ABO+🚗

极度OOC   文笔不咋滴

双A互攻

链接抛在评论

【卷饼】解决

ABO+🚗

极度OOC   文笔不咋滴

双A互攻

链接抛在评论


苛刻猫
【宋雨琦】 是娃们AAA那场!...

【宋雨琦】

是娃们AAA那场!
摇手指杀我

【宋雨琦】




是娃们AAA那场!
摇手指杀我

韩楚兮

@WIDLE-朴清夏
这么可爱的娟娟和攻气十足的琦琦很可!我要存个梗(朴某人给的灵感):古怪精灵弟弟骗乖姐姐吃菜?or上床?(开车部分朴某人给排面😂😂)的小甜文!
我们俩人争取不互相捅刀子,如果你期待朴某人的《太不懂你》,请催促我写这篇文,如果你期待这篇文请催促朴某人的《太不懂你》(请在我这个月24号一诊考试考完后催促我)

@WIDLE-朴清夏
这么可爱的娟娟和攻气十足的琦琦很可!我要存个梗(朴某人给的灵感):古怪精灵弟弟骗乖姐姐吃菜?or上床?(开车部分朴某人给排面😂😂)的小甜文!
我们俩人争取不互相捅刀子,如果你期待朴某人的《太不懂你》,请催促我写这篇文,如果你期待这篇文请催促朴某人的《太不懂你》(请在我这个月24号一诊考试考完后催促我)

狐狸两米八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笔拙劣 慎入


[全昭妍视角]


听徐穗珍说有一位朋友要借宿两晚。


我和徐穗珍是在18岁那年认识的,我的爸爸是慈庆殿的总监督,理所当然我每天都在景福宫和其他宫殿溜达,后来我成为了画家,遇到了每天来景福宫找寻灵感的花艺师 —— 徐穗珍。好巧不巧还成为了合租的室友。


早上才见了十几个买家,身子骨都快散了,自然拒绝了陪她一起去接机的邀约。


虽说积蓄已经足够付一间套房的首期,可我并不想动那比积蓄,美曰其名是不想动积蓄其实是家里的画已经囤积到一个量了再不卖的话,家里就成画店了。


可客厅的动静惊扰了我,应该是穗珍和她的朋友到了吧,刚好冰可可也见底便走出了房门。...


文笔拙劣 慎入


[全昭妍视角]


听徐穗珍说有一位朋友要借宿两晚。


我和徐穗珍是在18岁那年认识的,我的爸爸是慈庆殿的总监督,理所当然我每天都在景福宫和其他宫殿溜达,后来我成为了画家,遇到了每天来景福宫找寻灵感的花艺师 —— 徐穗珍。好巧不巧还成为了合租的室友。


早上才见了十几个买家,身子骨都快散了,自然拒绝了陪她一起去接机的邀约。


虽说积蓄已经足够付一间套房的首期,可我并不想动那比积蓄,美曰其名是不想动积蓄其实是家里的画已经囤积到一个量了再不卖的话,家里就成画店了。


可客厅的动静惊扰了我,应该是穗珍和她的朋友到了吧,刚好冰可可也见底便走出了房门。


“昭妍呐,这是我朋友,雨琦。”


太他妈像了,说出名字的那一刻我更加确定了。没由的慌了阵脚,只能朝她点了点头,迅速打开冰柜拿了冰可可就回房了。


也是18岁那年,我遇见了宋雨琦。


我坐在交泰殿的大门旁,正对面就是成堆的樱花树。时间一晃就过四小时,思来想去啥鬼子想法都没有。


交泰殿并不是那么多人进出,也许不是旺季的关系。


“高泰殿在这的不是吗....”


好生疏的韩语,我应声望去,看见的是一个女孩。脑力突然轰的一声炸开来,就决定是她了。且不说她一副精致无害的狗狗相,那把浑厚的烟嗓竟然听着还挺合适她的?太有趣了这女生。


“是交泰殿。”


那女孩转过身用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又朝我笑了笑,整理了语气随即复读一遍:“交.泰.殿”


该称赞的我绝不犹豫,毕竟说得的确很标准。


“还蛮标准的。”


“谢谢夸奖。”


小狐狸画家的名作要诞生了,至少那时我是这样想的。宋雨琦穿着粉紫色的格子毛衣,及腰的黑长直,十足未成年的样子,我确信她比我小。


我看她慢慢的离开我的视线便马上拿起我的工具开始作画。一边画一边祈祷老天别下雨,不然我的灵感会被赶跑的。


大概一个小时后,就完成了这个作品,我满意的放在一旁晾着,起身活动筋骨之余发现那个女孩还没离开,她在一颗樱花树下来回的走着,时不时还望着大门。


她在离我十出米的斜前方蹲了下来,侧脸的曲线被勾勒得很明显,狗狗眼一眨一眨的好像在瞄准什么,要说美女的话我不是没有看过,天天看着赵美延来我家蹭饭吃,蹭床住,还时不时就拿她那张精致无比的脸盯着我,大家都羡慕得快疯了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已经看得快疯掉了,尤其是赵美延粘人的程度。


可宋雨琦才出现短短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有如此大的震撼力,自知慢冷的我都被自己抑不住的热情给吓着了,要说赵美延是知性美的话那宋雨琦就是可爱有活力的好看,看了一眼嫌不够,看多了也不嫌多的那种。


我就这样盯着远方渐渐的直到失焦,等有人上前询问晾在一旁的画的价格,才回过神来。我的画一概不卖也不送人,这是我的原则。在拒绝那人之后,我提笔在背面写下了一句话再画上了我的笔名。


“人生若只如初见”


社交甚广却没几个人能走进我心扉里,谈过好几次恋爱却没人能让我爱到刻骨铭心。我自知是还没等到对的人,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心动就莫名耽误人家一生吧。


我想这句话是最好的验证,既然以后也不一定会像此刻那么美好,那就把回忆定格在这个地方,即使只是我对妳的一眼之缘。


等长大后的哪一天我有能力了,确定了,我再来寻妳。


不管是基于爱情还是友情。


我抓着画纸往她的方向走去。规矩我倒背如流,那就是不能带走一草一木,看着她紧栓在手上的樱花,看来我要破格了。


“别紧张,送你一样东西。”


看着她略显紧张的神情,似是惊讶我走像她。我差点忍不住笑,抓着画纸往她挺直得像奏国歌时竖立的靠着腰间的双手的缝隙里塞。


“樱花可以放在衣服口里面,警卫叔叔不会检查哪里。”


“这幅画我送妳了,回家再打开看吧。”


她高我一截,这两句话是我踮起脚尖在她耳朵旁说的,我发誓这应该是我毕生最温柔的时刻了,她直愣愣的待在那边看着我,抓起她的手腕摊开她的掌心将樱花放进我的口袋,再帮多一次忙吧。宋雨琦那傻子还是呆着看着,我抓着她的袖口朝门口走去一路穿过我爸,我对我爸打了个眼神便蒙混过去了,幸好他没看见我鼓起的衣口。


才刚到达大殿就下起了小雨,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我看见她朝父母挥了挥手。


“妳叫什么名字?”


不太正的韩文从她嘴发出来,其实也没那么难听,就是有点可爱?可是听到不是敬语又让我这个长幼尊卑的韩国人有点出戏。


我很想告诉她我的名字,可当下还是算了。毕竟是不会再见到的人了,我就这样看着她也不说话。雨势开始变大了,她开始着急了。


“我叫宋雨琦!”


然后就匆匆跑开了,我可以清楚感受到热气从耳根延伸到我的脖颈处。


我到底在害羞什么又不是告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一边笑一边默念着她的名字。


“宋雨琦...宋雨琦... 宋雨琦... ”


是啊,宋雨琦,我不会忘记你的名字,一辈子都不会。


回家后我才发现我忘记了她的樱花瓣,最后被我爸训斥了一顿,最后将樱花瓣放在一个罐子里收起来了。


多亏我前一个礼拜收拾画室的时候才发现了几乎被我遗忘的这罐花瓣,干枯得七七八八了,可我对她的记忆还是崭新如刚刚经历过一样,也难怪我会开始正视我的心意了。


狡猾的小狐狸怎么可能会不成功呢,毕竟猎物看起来还是只入世未深的傻金毛。再加上穗珍的来电简直就是神来一笔。


“帮我去接雨琦回家吧,那孩子迷路了。”


接到穗珍发过来的位置就急忙赶了过去。才发现主人公正靠着树在发呆(?)我清了清嗓子慢慢靠近并唤住了她。


“宋雨琦?”


傻金毛被我吓了一跳,还瞎喊了一声,难道我那么可怕吗?还能被吓得喊出了声,就连旁边的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


紧闭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来斜视我,她应该是觉得我会用那种关爱智障的眼神在看她吧。好吧,我确实是那种心态,可过多的还是宠爱的眼神。


对比下来,我显得娇小多了。我第一次正视她的脸,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眼睛更加灵动了,带着淡淡的妆,恰到好处。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跟着我走,她也只是乖乖的跟在我身后。


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应该也是吧。


“昭妍...?”


刚放进玄关口正准备转动的钥匙被她这一句话震得差点掉了下来,幸好我稳住了。我故作镇定的转向她。傻子,我比妳大应该叫我姐姐的。


狭小的空间让我们本就没了距离,她再上前一步,我们几乎挨在一起了,我没闪,闪不开也不想闪。她伸手抓向了我的外套,将第三个纽扣打开了再重新扣上。她一抬头就撞进了我的眼眸,这小孩怎么那么好看?


“咳咳...妳们好了吗?”


杀千刀的,我衣服没弄好是不会告诉我嘛,现在靠那么近是几个意思。我想再对视下去真的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借着徐穗珍这句话,甩开了她的手就冲回房里了。


我趁机问了徐穗珍她的回国时间和明天下午的行程。


徐穗珍嚷着我大清早干嘛非要喝冰可可,我笑她不懂,冰可可是我的生命。她白了我一眼就把玉米粒往我盘子倒。


“全炳万你是闲着没事干吗?大清早学年轻人去攀岩还把腿摔断了!”


我是真的不懂50多岁的人了,还去玩这些极限运动,是不知道我会担心吗。我妈看了我一眼赶紧打了我爸一拳让他给我道歉。


从柜台办理好手续后才发现在家喝剩一半的冰可可忘拿了,还有答应好徐穗珍要陪宋雨琦一起去看花的全都泡汤了。


我回到病房就没好气的拉着脸盯着我爸看,我爸还抿着嘴低着头装着羞愧的样子。算了,再生气也没用了,我想这就是缘分吧。


“爸,我画幅画给你吧。”


这是我们和好的方式,我爸高兴得唤着我在他旁边作画,可我的脑袋全被宋雨琦给占据了。


一提笔就画了五个小时,再看向耐不住睡的昏死了的我爸。我噗嗤笑了一声帮他盖好了被子就去解决被我折腾了一下午的胃。


原来已经7点了啊,我在画的背面写了一句话后配上了我的笔名,约了徐穗珍在医院见面叮嘱了她几句话又回病房陪我爸了。


“这幅画送给宋雨琦。”


“如果她通知了你,务必让我知道。”


“我的幸福就在你手上了,拜托了。”


穗珍笑而不语的怕了拍我的肩。


现在时间是凌晨3点。


接了穗珍的电话就匆忙赶来机场,一直在寻她的身影。


找到了。


看吧,宋雨琦,我没有忘记你。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她也没多想就接了,以后得让她改掉这个坏习惯,我可不想那么好听的声音随随便便就给陌生人听到了。


“六点钟方向。”


她傻乎乎的转了过来看着我。


我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出乎意料她没挂断电话。


走到她的面前,对着电话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狗狗眼笑起来很好看,我自私的只想她一直对我笑。


狐狸两米八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笔拙劣 慎入


[宋雨琦视角]


母亲病重那年,我去了一趟韩国,想带些杏花回来给她,她可喜欢了。


冷风飕飕的刮着,喜欢寒冷的我也不自觉裹紧了单薄的上衣。拖着行李在人群中找到了身材高挑的她,她是徐穗珍。


“宋雨琦!妳想死我了!”。


高中那年我跟着父母一同搬迁至韩国,一来就来了三年,穗珍大我一岁却和我非常熟络。许是因为我们怀着同样的梦想,渴望在舞台占有一席之地。


才看见她捧着一束杏花,我不怎么喜欢花,除了杏花,还有她做的也例外。


“走吧,我做了你爱吃的。”


无需过多的嘘寒问暖,简单一句回复就能温暖我的身,我的心。她牵着我的左手,走在前方,像高中一样,...



文笔拙劣 慎入


[宋雨琦视角]


母亲病重那年,我去了一趟韩国,想带些杏花回来给她,她可喜欢了。


冷风飕飕的刮着,喜欢寒冷的我也不自觉裹紧了单薄的上衣。拖着行李在人群中找到了身材高挑的她,她是徐穗珍。


“宋雨琦!妳想死我了!”。


高中那年我跟着父母一同搬迁至韩国,一来就来了三年,穗珍大我一岁却和我非常熟络。许是因为我们怀着同样的梦想,渴望在舞台占有一席之地。


才看见她捧着一束杏花,我不怎么喜欢花,除了杏花,还有她做的也例外。


“走吧,我做了你爱吃的。”


无需过多的嘘寒问暖,简单一句回复就能温暖我的身,我的心。她牵着我的左手,走在前方,像高中一样,我嗔怪的和她说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她依旧紧牵着不放。


穗珍是一个人住,我非常确定,只是一进家门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双人份。拖鞋、餐具、杯具。


“我们珍珍谈恋爱了?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话说回来我宁愿去酒店也不愿意被秀。


“你这小孩怎么想那么多,是我的好朋友。”


客厅旁的房间窜出一个娇小的人形,普通码的卫衣完全将她覆盖着,我看不太清她的脸。拖鞋应该是她脚掌的两倍,我寻思着这人真有趣。


“昭妍呐,这是我朋友,雨琦。”


她愣住了脚步朝徐穗珍还是我点了点头,我不太清楚。我也朝她点头以示礼节。


“那么高冷的吗?”


“她只是累了,这几天都忙着赶画。”


“画家?”


整个晚饭时间只有我和徐穗珍的身影,不曾见她出来过。


半遮掩的门对我有着莫名的吸引力,我倒要看看能从穗珍口中得到称赞的画是怎么样的。地上满是颜料和彩笔,看起来是个标准的画家。环顾四周,大多是风景画,的确精致可就是缺少了点什么。


等我从惊讶中回神过来才发现我已经被穗珍拽到她自己的房间了。


“妳怎么随便进昭妍的房间!”


“她房间莫名的有吸引力。”


穗珍握紧了小拳头打在我的头上,看起来很害怕我闯进那位女生的房间的事被得知。


“要是她回来撞见妳在她房间的话...”


“会怎么样?”


“那妳就去睡酒店吧!”


刚刚看到的画作,几平方米的天花板空间满是杏花,从大到小,盛开到凋落,渐层的。


在深夜为了别人的画搞得如此兴奋还真是第一次,我想该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认识一下。直到窗外透着淡淡的晨光我才舍得阖眼。再醒来已是中午了,果然我完美错过了赏杏花的时间了。


可我还是决定赌一赌运气。


还有如果我提前知道钱包和电话在另一个外套的话,绝不会就这样出门。


“宋雨琦妳这个大笨蛋。”


换做四年前,随便挑一条小路都能到达自己想要的地方,可现在路线全都变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决定靠着我聪明的脑袋回家。


当我没说过好了。


最后我还是乖乖的站在一颗杏花树下等穗珍的“好朋友”来接我。


“我现在抽不开身,我让昭妍去接你。”


飘零的杏花瓣落在周围又让我想起那位女生的画作。脑袋正快速运转着该如何和她说第一句话,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妳画的杏花真好看。”。不对,这不就代表我进过她房间了吗。


“妳好,我能和你做个朋友吗?”。这样太草率了,我们才见面不到24小时。


“宋雨琦?”


突然被喊出口的我名字把我吓得魂都没了,还瞎叫了一声。这倒好,叫我的人尽然是那位女生。


用膝盖想都知道她正用关爱智障小孩的眼神在看着我。


尴尬得用斜眼扫过去,终于看清她的脸了。狐狸相外加一头金发,看起来刚漂过。不同于昨天,她穿着一身清爽的休闲服,黄色格纹的衬衫内搭一件小背心。


可我越看越不顺眼,不是她,是扣错口的衬衫。她朝我点了点头,示意跟她走,我也只是跟着。


“昭妍...?”


凭着昨天穗珍叫她的名字的记忆再叫了一次,在玄关前正要扭动钥匙的她明显愣了一下,转过身看着我。


向前踏了一步,来到她的正前方,她没有闪躲。我熟练的把错口的纽扣重新扣上。抬头看她的一刹那就撞进了她的眼眸,我看得到自己的脸完整的映在她瞳孔上。


她狭长的眼睛特别好看,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穗珍已经站在门边上看着有点暧昧的我们。


“咳咳...妳们好了吗?”


说罢,昭妍就甩开我的手,自顾自的跑进屋了。


“我只是想帮妳整.....”


看着她跑开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没说完的话就算了吧。


徐穗珍坐在一旁用炽热的眼神把我盯得浑身不自在,我实在没法专心看节目了。


“徐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就快问。”


“你怎么和我们昭妍好上的!”


这个字眼像在一起了一样,我一向不喜欢做无畏的捆绑,但是听着竟然有点开心。


“就那个...她衣服乱了,我帮他...整理而已。”


“哦吼,我可是从没见过其他人敢对我们昭妍这样做。”


看来只能明天看杏花了。


“我明天载你去吧”


“为什么突然那么好?”


明明今天不要载我去的人,拐个弯又说能载我去了,真是越来越摸不透她了。


“昭妍也一起。”


原来她也要一起去。


“那好吧!”


同上一句说话的语气不知提高了多少调,可自己却没听出来,穗珍听着可是怪别扭的。


今天起的格外的早,許是今晚就要飛回國了,想再看多一些這裡的一切,可能兩三年都不會再回來了。


“你怎麼起那麼早啊。”


沒想到穗珍比我還早而且是穿著圍裙在和我說話。


餐桌上擺著三幅餐具,有一幅明顯是被洗滌過的,上面留下了些許玉米粒還有喝剩一半的冰可可。


“昭妍她有事,先出去了。”


“那我們自己去吧。”


餐桌旁撒著些許玉米粒,看起來是匆忙離開的,也許是有什麼事吧。


四月中旬的慈庆殿开的杏花最盛,也不是说其他地方开得不好,可这里就是杏花殿堂,清一色排开的杏花,白里透黄,周围散落着杏花瓣,像初雪一样。


我曾有机会目睹这场景,如果没贪玩跑去交泰殿看樱花的话。


樱花粉嫩的颜色正适合我这年纪,可我却喜欢上杏花。


小时候可没白喜欢樱花了,还记得爸陪着我妈看杏花看得痴迷的时候,我独自跑去寻樱花。


“高泰殿在这的不是吗...”


“是交泰殿。”


忽地听到有人纠正我的发音,转头一看是比我还要矮一截的女生,冲她笑了笑。果不其然我把 교 误念成 고 了。


“交.泰.殿”


故意对着她重复了一次正确的读法。


“还蛮标准的。”


“谢谢夸奖。”


绕了一圈交泰殿,偷偷抓了一把成堆在地的樱花瓣打算送给徐穗珍。


那时是禁止带走这里的一草一木的,鼓起了十足的勇气把樱花静静的栓在手里,准备跑一波却被那女孩叫着了。


“别紧张,送你一样东西。”


她拿着捆好的画纸塞进我握紧的拳头和腰间的位置,好似知道些什么。


“樱花可以放在衣服口里面,警卫叔叔不会检查哪里。”


“这幅画我送妳了,回家再打开看吧。”


我的手拴着樱花,夹着画纸,完全避开不了她踮起脚尖在我耳朵旁说的这几句话。声音很奶稍微带点电音,听着很是舒服。


看我无动于衷,她摊开我的手掌将花瓣放进她的衣服口里,没有牵我的手反而抓着袖口一路穿过警卫来到景福宫大殿。


凑巧父母也来到了大殿,冲我挥了挥手。


忽地下起了小雨。


“妳叫什么名字?”


雨点渐大,那女孩只是看着我。


“我叫宋雨琦。”


说完后我就抓着画纸跑开了 ,心跳太快了,害怕被识破所以仓皇的跑开了。


画里有个女孩蹲在参差不齐的樱花树下,像在抓些什么,天空和樱花是一个色调,渐层的粉红色,简直不要太好看,是艺术。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觉得她画的就是我,不然也不会送给我,不是吗。


翻开画的背面,写着一句话旁边伴着一个可爱的小狐狸。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看着这句话,怎么也没想明白来。突然间想到我的樱花忘拿了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真是白去了一趟。又不觉得那么白费,至少见到了有趣的人。


现在想了想还真是稚嫩的回忆啊。


进入慈庆殿的人不多,交泰殿可说是挤满了人。也好,无人扰我清静。


我又念了一遍我的所在地,应该算是一种习惯了,总是不知不觉的会说出身边能看到的东西。


绕着殿前的杏花树走了一圈又一圈,看着地上的杏花,又让我想起那些回忆,总不能像五年前那样落了女孩的名字连同樱花也一起落了吧。


光明正大的挑了几多凋落的杏花,学乖的放在衣口里。时间溜的真快,时针一下就转到了四。电话里的备忘录也提醒着我晚上九点飞回国的飞机。


又再绕了一圈,恋恋不舍的离开大殿。


穗珍和我拉扯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幸好我提早到了机场,不然今天铁定是回不去。其实我也不介意待多一天,只是刚刚被告知妈妈病情好转了许多,我想我还是回去比较好。


“昭妍拖我拿给妳的。”


我没打开看,也许是穗珍拖她画的,毕竟我妈喜欢杏花,每次回来我都会亲自挑几幅。


在机上睡意全无,悄然打开那副画,是一个女生站在杏花树下。仔细想想可比之前那位女生画的那幅好更多了,我遇到的都是什么神仙画家。


下意识的翻开背面看到了那句话旁边伴着一个可爱的小狐狸。


现在时间是凌晨3点,当然,是韩国时间。


一落地我就立马发了信息告诉穗珍我会回来一趟,又搭了最靠近的那趟来了韩国。


我现在累的只想口吐芬芳,匆匆拿了行李就在寻找徐穗珍的身影。


是一个陌生来电,我也没多想就接了。


“六点钟方向”


是她的声音,我毫不犹豫的转身。


果然是我想见的人。


很默契的都没有挂断电话,她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对着电话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狐狸眼笑起来很好看,我自私的只想她一直对我笑。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5

(G)I-DLE 官方IG更新:

△ 🦒우리 네버랜드 덕분에 힘내고 있어요. 힘들 때마다 여러분 생각하면 행복해지더라고요. 저는 여전히 그 우기에요. 네버랜드 좋아하는 그 우기에요. 영원히 네버랜드를 사랑하는 우기에요. 정말 사랑합니다. 여러분이 없으면 사실 저는 ...

2019/12/05

(G)I-DLE 官方IG更新:

△ 🦒우리 네버랜드 덕분에 힘내고 있어요. 힘들 때마다 여러분 생각하면 행복해지더라고요. 저는 여전히 그 우기에요. 네버랜드 좋아하는 그 우기에요. 영원히 네버랜드를 사랑하는 우기에요. 정말 사랑합니다. 여러분이 없으면 사실 저는 아무것도 아니에요. 그래서 네버랜드, 우리 평생 사랑하자. 아직 많이 부족하지만 저는 노력할거에요. 실력으로 보여드릴게요. 읽어주셔서 감사합니다. 다시 한번 사랑해요❤💜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曲奇椰奶盖
终于画完了小王子琦👑

终于画完了小王子琦👑

终于画完了小王子琦👑

四月烟火
✌🏻/🎄/🥳 ​​​

✌🏻/🎄/🥳 ​​​

✌🏻/🎄/🥳 ​​​

韩楚兮
娟姐染回了黑发意味着什么?意味...

娟姐染回了黑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娃离回归不远了!
我不管这次回归是撞大雾还是雾霾,我娃糊,能回归我就满足了!
黑发娟这么奶,下次回归期待舞台反转!

娟姐染回了黑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娃离回归不远了!
我不管这次回归是撞大雾还是雾霾,我娃糊,能回归我就满足了!
黑发娟这么奶,下次回归期待舞台反转!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3

(G)I-DLE 官方IG更新:

△ [#우기] 요즘 날씨 추워지니까 우리 네버랜드 여러분 꼭 따뜻하게 입고 다녀야해용♡♡♡ 보고싶어요💜❤

天气越来越冷,记得穿保暖的衣服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03

(G)I-DLE 官方IG更新:

△ [#우기] 요즘 날씨 추워지니까 우리 네버랜드 여러분 꼭 따뜻하게 입고 다녀야해용♡♡♡ 보고싶어요💜❤

天气越来越冷,记得穿保暖的衣服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谎墨

画了张雨琦,画了一半失去灵感😂😂

画了张雨琦,画了一半失去灵感😂😂

韩楚兮

校园恋情(第一章)

师生的小甜文(可能三章就会写完)

  “宋雨琦,你们班的全昭妍又跑到操场上去晒太阳了。”叶舒华有些戏谑的看着宋雨琦说。

  宋雨琦批阅练习册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说:“随她去吧,反正只要她不出事就好了。”

  虽然话是说着随她去吧,但批阅完练习册的宋雨琦还是不放心地走向操场去看看全昭妍。

  全昭妍带着耳机躺在足球场的中间,还拿着一本书盖在脸上挡一下有些刺眼的阳光。

  “昭妍同学,你不上课也要请个假知道么?”

  全昭妍悠闲的把书从脸上拿下,笑着说:“不请,不上课,你耐我如何?”

  宋雨琦有些想扶额,内心吐槽着:“这他妈是个抑郁症患者?这是个来磨人的妖精吧!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该得抑郁症了!”

  ...

师生的小甜文(可能三章就会写完)

  “宋雨琦,你们班的全昭妍又跑到操场上去晒太阳了。”叶舒华有些戏谑的看着宋雨琦说。

  宋雨琦批阅练习册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说:“随她去吧,反正只要她不出事就好了。”

  虽然话是说着随她去吧,但批阅完练习册的宋雨琦还是不放心地走向操场去看看全昭妍。

  全昭妍带着耳机躺在足球场的中间,还拿着一本书盖在脸上挡一下有些刺眼的阳光。

  “昭妍同学,你不上课也要请个假知道么?”

  全昭妍悠闲的把书从脸上拿下,笑着说:“不请,不上课,你耐我如何?”

  宋雨琦有些想扶额,内心吐槽着:“这他妈是个抑郁症患者?这是个来磨人的妖精吧!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该得抑郁症了!”

  看着全昭妍全然没有要起身和自己回教室的迹象,宋雨琦只好无奈的说:“你晚上早点回教室上晚自习,晚上操场凉。”

  全昭妍挥挥手表示知道了,然后宋雨琦就摇摇头回办公室了。

  在办公室里宋雨琦听到许多老师都议论着全昭妍是如何做到每天不上课次次还能考年级前三的时候,宋雨琦只能在心中摸摸吐槽:“全昭妍看着像个高三的学生,实际上已经是cube大学的物理系博士了……回来读高三只怕养病期间太无聊了……”

  ……

  晚自习的时候全昭妍按时回到了教室。随意翻开了一本物理辅导资料,全昭妍看到了牛顿第二定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全昭妍拿起笔开始在白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直到晚自习结束,宋雨琦喊下课的时候,全昭妍才停下手中的笔,带着自己写了一晚上的成果去办公室找宋雨琦。

  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了,全昭妍看着在台灯下依然努力备课的宋雨琦忽略了自己就忍不住敲了敲宋雨琦的桌子。宋雨琦茫然地抬起头,诧异地问:“昭妍呀,这么晚了你不会家来办公室干嘛?”

  全昭妍翻了两个白眼,内心默默的吐槽:“办公室只剩下我们两个大活人了,不来干嘛?”

  但吐槽归吐槽,全昭妍没有忘记来找宋雨琦的正事。全昭妍拿出写了一晚上的纸给宋雨琦说:“宋老师,你好好看看吧,别再误人子弟了。”

  不知怎的,每次听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全昭妍叫自己老师,宋雨琦就觉得很别扭,而且每次叫自己老师绝对没有好事!

  全昭妍走后宋雨琦一个人在办公室看着全昭妍留下的纸想要抓狂!

  这个磨人的妖精到底写了什么?!除了最开始的那几个“牛顿第二定律是错误的”这十个字能看懂,后面的证明把宋雨琦看得想打人!

  “深呼吸,深呼吸,我什么学生没见过,淡定淡定。”宋雨琦不断给自己洗脑,但十秒后宋雨琦气冲冲的锁上办公室的们就打车去全昭妍的家了。因为全昭妍有抑郁症需要照顾,所以全昭妍的父母在把全昭妍送到宋雨琦班上的时候特意给了宋雨琦一把全昭妍住的地方的钥匙。宋雨琦气冲冲的打开大门就看到全昭妍拿着安眠药的药瓶。宋雨琦也顾不上什么生气不生气了,一下就冲到全昭妍的身前抢过全昭妍手中的药瓶。

  全昭妍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宋雨琦,然后缓缓地说:“医生开的药,我没想自杀。还有,你这么快就看完了我写的东西?”

  宋雨琦尴尬的笑了笑,说:“看完了,所以过来找你。”

  全昭妍皱了皱眉,说:“你的话并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宋雨琦感觉自己的舌头打了结一样,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该死的全昭妍,总是让自己无言以对,真是个磨人的妖精!”宋雨琦今天已经第N次在心中吐槽全昭妍了。

  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老师被自己的话惹地有些炸毛了,全昭妍心中有些窃喜,又有些失落。“是不是我的病好了宋雨琦就不会像现在一样这么关心我了啊?”全昭妍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四月烟火

🔭/🧸/🥰 ​​​

🔭/🧸/🥰 ​​​

韩楚兮

第七章(番外)

ooc

  百分之七十都是糖,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日记视角)

  全昭妍的5月2日

  今天宋雨琦跑出去喝酒了,真的很气愤呀!这个小孩知不知一个人在外面喝醉了很危险呀!

  但是醉酒了的憨憨雨琦真的太可爱,想要欺负我的憨憨大金毛呀。❤❤但是下次如果她再这样,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下她。哼~~~

  宋雨琦的5月3日

  好烦躁呀,昨天在外面喝醉了,昭妍好像很生气。虽然我发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昭妍好像还没有消气呀,要不然我把这一个月的生活费上交给她买肉和冰淇淋?

  全昭妍的8月26日

  我好惨,又被宋雨琦撩了还不自知!哼~!都怪美延欧尼,非要问大家什么时候谈恋爱!

  ...

ooc

  百分之七十都是糖,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日记视角)

  全昭妍的5月2日

  今天宋雨琦跑出去喝酒了,真的很气愤呀!这个小孩知不知一个人在外面喝醉了很危险呀!

  但是醉酒了的憨憨雨琦真的太可爱,想要欺负我的憨憨大金毛呀。❤❤但是下次如果她再这样,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下她。哼~~~

  宋雨琦的5月3日

  好烦躁呀,昨天在外面喝醉了,昭妍好像很生气。虽然我发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昭妍好像还没有消气呀,要不然我把这一个月的生活费上交给她买肉和冰淇淋?

  全昭妍的8月26日

  我好惨,又被宋雨琦撩了还不自知!哼~!都怪美延欧尼,非要问大家什么时候谈恋爱!

  我自己也蠢爆了,我说什么随缘?随什么缘呀,我一辈子都是给宋雨琦的(小骄傲❤)。

  可是宋雨琦呢,宋雨琦这个破小孩接着我的话说“昭妍欧尼什么时候脱单我就谈恋爱。”

  哭唧唧,又溺死在宋雨琦的情话里……

  宋雨琦的8月26日

  哈哈哈哈,今天又是可爱的昭妍呀。也不知道这个小迷糊有没有听懂我今天说的话呀。不过看她当时懵逼的表情应该是没有听懂吧,不然早就跳起来锤我了。哈哈哈哈哈。

  突然有点怀疑自己找这么个小迷糊过一辈子是不是有点委屈自己呀???

  全昭妍的9月24日

  艹,今天都快下午了我才勉强能起床,宋雨琦给我等着,等下次你哭的时候看我不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哎哟,我这腰,宋雨琦的手真的不痛吗!?

  气死我了,早知道昨天我就不在画室等宋雨琦下班了,下次我要找回场子,宋雨琦你等着,下次我要你哭死在床上!哼!

  宋雨琦的9月24日

  昭妍真的想毒品一样让人上瘾,只是可怜我的手,可能这几天都画不了稿子了吧😭😭😭。

  不过我猜昭妍这时候一定炸毛了而且还想着怎么算计着反攻我吧,嘿嘿没门!

  只是昨天忙着享受昭妍了,好像没有吃昭妍给我准备的生日蛋糕?算了今晚一起吃好了。

  全昭妍的11月11日

  怎么办,徐穗珍又找上我了,还拿昭兮的手术威胁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呀。

  虽然徐穗珍已经缠上我半年了,但每次看到宋雨琦我觉得自己再忍一忍就过去了,可是昭兮却不行啊,昭兮的病不能耽误,我到底该怎么办!

  宋雨琦的11月11日

  最近昭妍很不对劲啊,感觉心不在焉的,有时还有些胡闹。是昭兮的病加重了吗?

  昭妍每次有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挺过去,虽然我尊重她的每一个决定,但是我真的希望昭妍可以和我一起面对困难呀。

  宋雨琦的12月12日

  虽然昭妍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我消息了,可我还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姐姐只是赌气不想回我吧。但今天从Minnie欧尼那里才发现原来昭妍已经和徐穗珍在一起了。

  她们带着昭兮一起去了日本,那个我和昭妍计划了许久确因为我工作太忙一直都没有去的地方。

  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讽刺呀,一个月前还是我的女友,一个月后已经带着最爱的妹妹和别人一起去旅游了。而我却还傻傻的在原地等待,希望昭妍能回头再看我一眼,一眼就好。

  自己真的是一个爱全昭妍的傻瓜,昭妍已经不爱我了我的日记又有何用?锁了吧,把自己的心从这一刻也锁上吧。

  (番外完!终于写完了!下周想写抑郁症天才学生×耐心易炸毛老师)

  

韩楚兮

第六章(正文的最后一章)

重度ooc(四百字完结,番外在下一章,百分之七十是糖!)

  

“昭妍呀,你看你在十七岁的生日的时候和宋雨琦在摩天轮上表白了,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和宋雨琦一起去拉萨旅游,十九岁的时候和宋雨琦在画室里有了第一次,二十岁……”

  全昭妍看着眼前的日记本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了。全昭妍努力想要起身逃离身边的魔鬼,可浑身却使不上任何力气,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全昭妍只能虚弱的说:“你骗我!”

  徐穗珍笑了笑没有回答全昭妍的话,只是淡淡的说:“我骗你什么了?是我让你杀了宋雨琦?还是说是我让你昨晚心甘情愿的任我摆弄?亦或是说我骗你这不是你的记忆?”

  全昭妍已经没有力气反驳眼前这个病态的徐穗珍了,只...

重度ooc(四百字完结,番外在下一章,百分之七十是糖!)

  

“昭妍呀,你看你在十七岁的生日的时候和宋雨琦在摩天轮上表白了,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和宋雨琦一起去拉萨旅游,十九岁的时候和宋雨琦在画室里有了第一次,二十岁……”

  全昭妍看着眼前的日记本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了。全昭妍努力想要起身逃离身边的魔鬼,可浑身却使不上任何力气,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全昭妍只能虚弱的说:“你骗我!”

  徐穗珍笑了笑没有回答全昭妍的话,只是淡淡的说:“我骗你什么了?是我让你杀了宋雨琦?还是说是我让你昨晚心甘情愿的任我摆弄?亦或是说我骗你这不是你的记忆?”

  全昭妍已经没有力气反驳眼前这个病态的徐穗珍了,只是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真讽刺,我苦苦想要报仇的人是我爱了一辈子的人……宋雨琦……我爱你呀,可我却没有力气再爱你了……”

  很快全昭妍停止了呼吸,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好似在走之前看到了那个深爱的宋雨琦。

  徐穗珍看着怀里的人儿,笑着理着全昭妍的碎发,然后俯身亲了下全昭妍的脸颊说:“昭妍现在完完全全是我的了呢,你是我最爱的人呢。”

  正文完

  

赫淮斯托斯Nike

她说喜欢我⑤

宋雨琦最近有点忙,爱一德集团最近和台商洽谈合资问题,所以经常出差,一出差就是两三个礼拜。

Kim Minnie低敛着眉目,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晚餐,心里忍不住的失落。宋雨琦自从出院以后她就再也联系不上宋雨琦了。问赵美延也是一问三不知。还是后来遇见宋雨琦的父亲才知道她在公司实习。

只可惜每天都去前台询问,得到的也只是宋雨琦并不在公司。

今天夜色很美,星空很亮,Minnie想,如果不向宋雨琦解释三年前的误会,她们怕是又要错过又一个三年了。

宋雨琦对于kim Minnie是割舍不掉的存在,她能戒掉咖啡因,却戒不掉宋雨琦。

Minnie看了眼时间,据爱一德娱乐公司前台所说,今天就是宋雨琦出差回来...

宋雨琦最近有点忙,爱一德集团最近和台商洽谈合资问题,所以经常出差,一出差就是两三个礼拜。



Kim Minnie低敛着眉目,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晚餐,心里忍不住的失落。宋雨琦自从出院以后她就再也联系不上宋雨琦了。问赵美延也是一问三不知。还是后来遇见宋雨琦的父亲才知道她在公司实习。



只可惜每天都去前台询问,得到的也只是宋雨琦并不在公司。



今天夜色很美,星空很亮,Minnie想,如果不向宋雨琦解释三年前的误会,她们怕是又要错过又一个三年了。



宋雨琦对于kim Minnie是割舍不掉的存在,她能戒掉咖啡因,却戒不掉宋雨琦。



Minnie看了眼时间,据爱一德娱乐公司前台所说,今天就是宋雨琦出差回来的时候。



她准备去公司找她。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宋雨琦不知道,kim Minnie也不想让宋雨琦担心,就一直瞒着瞒着直到误会越来越多,多到已经不是简单两句解释就能让宋雨琦放下防备了。



但是现在还是让她知道的时候,她还没有查清徐穗珍为什么要诬陷她,为何会一直在阻挠她联系宋雨琦。这些未知让kim Minnie心里一直不安稳。



kim Minnie觉得命运似乎很喜欢和她开玩笑,她十七岁失去了宋雨琦,失去了房子,失去了能将宋雨琦挽回的唯一机会,失去了她曾经赖以生存并为之骄傲的一切,如今好不容易她回到G市再见到宋雨琦,去过正常人的人生,但她竟然连解释都说不出口,这满腹委屈甚至连一个合格的倾诉者都没有。



虽然她明白总有一天她所经历的一切都会被抚平,宋雨琦会回来拥抱她,告诉她,哪怕她什么都没了,宋雨琦仍然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这方,她也会拥有一个美满的人生。



kim Minnie想,到时候一定要让宋雨琦这个犟小孩好好的哄哄她。



宋雨琦因为这些天的谈判与各地碾转,再次回到爱一德总裁办公室,看见办公桌上再她上次临走前被她亲手放好的左边一沓文件,只觉得万分恍惚,这几天的各种大小事务忙的手不着地宋雨琦竟然在回到办公室的一瞬间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实在是太累了啊。



景文踏着一双铮亮的皮鞋噔噔蹬地敲门进了办公室,在看到宋雨琦的时候又是高兴又是诧异,宋董事终于回来,这些天的工作快把他累死了。



“宋董你怎么回来啦?”



宋雨琦看着景文这副轻松的模样勉强地笑了笑:“跟台商谈好了价位,签订合同便回来了。”



景文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乐开了花,总裁回来了,副董事就不用一个人当两个用了。



景文装模作样的让宋雨琦保重身体,宋雨琦对此回了一个微笑。



出了办公室,景文还不忘记给她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太好了,以前还不知道当董事长这么累,现在一退下来全身轻松,还好宋董忙完了台商的协议,要不然这段时间怕是又要连轴转了。





宋雨琦:“……”



这都什么事啊。



从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社会菜鸟到爱一德娱乐公司的小宋董。



她从京北学院毕业出来,也才不过几个月时间,就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样。



先是毕业出校被父亲安排进入公司做实习董事,再是遇见了她以为这辈子也见不到kim Minnie,无缘无故的被她开车撞进医院,再到全昭妍同意延长婚期,以及出院就接受了董事会的决定赴台参定协议。



——说实话她对做爱一德的集团继承人并没有兴趣,但毕竟家里无子,父亲留下来的所有产业必须无条件由她打理。



宋雨琦已经能预料到她以后的每天都要苦逼地对着一大堆的文件资料审阅批复做决策甚至远赴他乡谈判的场景了。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完全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今天是周日,爱一德娱乐也还算人道,公司上下因为今天难得的假期人已经回家休息去了。



她也就过来报道一下,顺便处理一下这些天的累积文件而已。



虽然事情还有很多,但也不着急这么一时,连副总景文忙完手头上的事务都来和她道别了回家休息去了,而她这些天的外地业务回来已经快要累瘫了当然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宋雨琦快速处理完合理的文件,准备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