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宗三

1978浏览    52参与
胡萝卜的兔子小姐
宗三宝贝儿终于笑了!

宗三宝贝儿终于笑了!

宗三宝贝儿终于笑了!

Vergiss
江雪:世界充满了悲伤。。小夜:...

江雪:世界充满了悲伤。。
小夜:哥。。。哥哥?
宗三:。。。( •᷄ὤ•᷅)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wwwwwwww

江雪:世界充满了悲伤。。
小夜:哥。。。哥哥?
宗三:。。。( •᷄ὤ•᷅)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wwwwwwww

破曉天冥

聽說問刀裝很準

很久以前我曾經問宗三,你喜歡我嗎“綠”

  你討厭我嗎“銀“

  那本丸有人有人喜歡我嗎?“綠“

  那...如果我死了我可能去的了你那裡嗎?“銀“

  是嗎。。約幾個月後將守為換成剛鍛到的日向後就沒在設他為近侍了

  我今天又問了日向

  你喜歡我嗎?“金“

  你討厭我嗎?“綠“

  本丸有人喜歡我嗎?“綠“

  是因為我太久沒上線的原因嗎?“銀“

  我如果死了我到的了你那類嗎?“綠“

  我說。。有方法讓你們到我這裡來嗎“金“


  我有好陣子沒上線有點累了,課業啥的

很久以前我曾經問宗三,你喜歡我嗎“綠”

  你討厭我嗎“銀“

  那本丸有人有人喜歡我嗎?“綠“

  那...如果我死了我可能去的了你那裡嗎?“銀“

  是嗎。。約幾個月後將守為換成剛鍛到的日向後就沒在設他為近侍了

  我今天又問了日向

  你喜歡我嗎?“金“

  你討厭我嗎?“綠“

  本丸有人喜歡我嗎?“綠“

  是因為我太久沒上線的原因嗎?“銀“

  我如果死了我到的了你那類嗎?“綠“

  我說。。有方法讓你們到我這裡來嗎“金“


  我有好陣子沒上線有點累了,課業啥的


剪子=Tondilo
这个!是!亚克力挂件!兔兔宗三...

这个!是!亚克力挂件!兔兔宗三!有没有想要的!私我私我!(இωஇ )

这个!是!亚克力挂件!兔兔宗三!有没有想要的!私我私我!(இωஇ )

三木沉林

妖怪审X宗三的可能性

“宗三,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兄长!

宗三再次梦到江雪兄长自行刀解那天,眼泪早在那天流光了。他艰难的坐起身,伤口也因此再次裂开,此时的左文字部屋只剩宗三一个,小夜去参加了会议。江雪跳了刀解池,宗三重伤,左文字能够参与计划的只有小夜了。

“尼桑!”小夜看到宗三的伤口渗出血,有点担心。

宗三抚摸着小夜的头,“没事,会议怎么样?”小夜拿出绷带,熟练的给宗三包扎,“大家准备明天动手。”

“是吗?幸苦小夜了。”明天吗?终于要…自由了吗?

“尼桑,明天……要来吗?”小夜有些犹豫,但他也十分清楚,宗三想要亲眼见证渣审死亡,甚至是手刃渣审。

宗三看着床头的刀剑碎片,握紧拳头,问:“我们攒的资源还有多少?”小夜闻言...

“宗三,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兄长!

宗三再次梦到江雪兄长自行刀解那天,眼泪早在那天流光了。他艰难的坐起身,伤口也因此再次裂开,此时的左文字部屋只剩宗三一个,小夜去参加了会议。江雪跳了刀解池,宗三重伤,左文字能够参与计划的只有小夜了。

“尼桑!”小夜看到宗三的伤口渗出血,有点担心。

宗三抚摸着小夜的头,“没事,会议怎么样?”小夜拿出绷带,熟练的给宗三包扎,“大家准备明天动手。”

“是吗?幸苦小夜了。”明天吗?终于要…自由了吗?

“尼桑,明天……要来吗?”小夜有些犹豫,但他也十分清楚,宗三想要亲眼见证渣审死亡,甚至是手刃渣审。

宗三看着床头的刀剑碎片,握紧拳头,问:“我们攒的资源还有多少?”小夜闻言,从壁橱的角落里巴拉出一个盒子,里面的资源刚好足够宗三恢复到轻伤程度。宗三叹了口气,又让小夜放回去,拍了拍身边,示意小夜赶紧休息。

刀剑弑主是会暗堕的,这一点宗三非常清楚。所以他早就想好了,与其等到时政发现并派审神者来清理,不如跟随江雪兄长。至于小夜……宗三看着依偎在怀里的幼弟,希望到时能有审神者选中小夜吧。


翌日,本丸在渣审的安排下照常运转,只是渣审没有发现刀剑们顺从的表面下暗藏的杀意。近侍小狐丸早就将渣审的作息摸的彻底,看似出阵的短刀们早就悄悄回了本丸,隐藏的暗处,伺机而动。大家都在等一个信号,一个渣审灵力出现问题的时机。

天守阁的结界被破,渣审从楼上跳下,动用仅剩的灵力不断给自己加上保护结界。短刀们一个接着一个,丝毫不给渣审喘息的机会。其他刀剑也在纷纷拔出刀,配合着短刀们将渣审逼到了庭院里。

宗三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可惜他做不到。在追杀的过程中,宗三再次被渣审重伤。在小夜的搀扶下,他见到了被围困的疯癫的渣审,还有……神色厌恶的闯入者。

渣审的诅咒还没说完就被那人杀了,诅咒也在那人的挥手间消散殆尽。真是个灵力强大的人,如果能成为我们的审神者就好了,昏迷前,宗三这样想着。

等到宗三再次醒来时已经在收入室了,小夜跪坐在一旁任由药研摆弄。

“尼桑……”小夜第一时间发现已经苏醒的宗三。

“小夜,没事了。”宗三安抚好幼弟,才看向药研,“药研……这是怎么回事?”手入室异常的忙碌,几乎每把受伤的刀都聚在这儿。

“伤好了就去大广间,新任审神者在那儿等着呢。”本丸医生药研开始赶人。

原本狭小的手入室已经被扩到最大,那个吝啬的渣审怎么会舍得。新任审神者?是那个人吗?宗三脑子里闪过那个杀死渣审的闯入者。

大广间是本丸最豪华的景趣,也是最大的房间。宗三默默打量着主座上的女子,水蓝色的和服绣着大朵的紫阳花,墨色长发披散着却不显凌乱。

“我是你们的新审神者,代号咲夜,从今天开始请多关照咯~”京都腔混着吉原的花腔。

“……我是宗三左文字,您也,想让王者的象征来服侍吗……?”

咲夜盯着宗三看了好一会儿,说:“你并不是什么王者的象征,毕竟他离天下人还差了一步。”

日子一天天的活着,本丸的刀剑也增加了许多。宗三的等级也越来越高,很快就不用再出阵,而是在本丸帮着主君处理公文。

“宗三,大将让你去下锻刀室。”药研突然来近侍部屋传达主君的命令。宗三放下笔,无奈的朝锻刀室走去。

宗三敲了敲门,问道:“主君,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宗三。”熟悉的声音和身影,无疑是自己的兄长江雪左文字,“一直以来幸苦你了。”宗三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兄长……我……欢迎回来……”

等宗三哭完才意识到主君还在一旁,“主君,兄长为何会有之前的记忆?”

“这个嘛……是秘密,”咲夜看着兄弟两个,笑了笑,“算是圣诞礼物吧,回去吧,小夜那孩子还等着呢。”


宴会结束后,宗三打算和兄长再喝点,就去厨房拿了酒,回去的路上听到了似有似无的歌声。

“月に先だって ,有为の云に隠れり,人间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梦幻の如くなり,一度生を享け……”

那是织田信长钟爱的《敦盛》,身为织田信长的刀,宗三曾无数次听信长吟诵过。一个转角,宗三就见那月光洒落在咲夜的发上,衣上,仿若辉夜姬降临。

“……主君”

“啊……义元啊,来……”咲夜摇晃着酒蛊,冲着宗三笑。

——义元……真是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宗三想起那个在他被打磨前,总是偷偷将他拿出来观赏的夫人。在他被打磨后,也偶尔会跟信长公抱怨的浓姬夫人。不知道身为妖怪的主君有没有见过浓姬夫人,毕竟那时候的他还是把刀剑。

“…那时候我要是把你讨要过来,该多好,你就不会被信长打磨了又打磨……”

宗三转过头,异色的双眸透着不敢置信。咲夜后面说的什么,宗三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眼前的主君是那个浓姬夫人?宗三想起来,从很久之前开始,主君就一直在透过织田组的刀回忆什么。主君也说过,妖怪是不被历史所记载的。那么……

“宗三……”是出来寻他的江雪。宗三回过神来,身边的咲夜早就醉的睡过去了。

“兄长…送主君回去吧。”

身为近侍的江雪公主抱抱起咲夜,在宗三的引路下,将审神者安全的送回了天守阁。

至于第二天醒酒后依旧记得自己说了什么的审神者表示,没关系,掉马而已,多掉几次就回习惯的……习惯个锤子哟!


琼羽

刀剑乱舞『鬼丸国纲』(五)

鬼丸这才仔细看看自己的孙子,鬼丸摸了摸药研的头说“药研长高了呢,反倒是骨喰,为什么越长越缩水了?”

骨喰“?”鬼丸想起骨喰经历的大阪城之火,就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骨喰的头。

鬼丸一只手牵着五虎退,一只手牵着骨喰,有点左拥右抱的感觉。

最近审神者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么鬼丸不愿意做农活。

回想:

“饲马吗?虽然没有试过,我想应该没有问题。”鬼丸看着马棚,不知从何下手。

结束后,鬼丸冷着脸回房清洗身子。

“耕作?大概,没有问题。”结束后,鬼丸再一次冷着脸回房清洗身子。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被鹤丸和大典太知道后,鹤丸首先毫不客气的嘲笑审神者,大典太也叹了口气。审神者“笑什...

鬼丸这才仔细看看自己的孙子,鬼丸摸了摸药研的头说“药研长高了呢,反倒是骨喰,为什么越长越缩水了?”

骨喰“?”鬼丸想起骨喰经历的大阪城之火,就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骨喰的头。

鬼丸一只手牵着五虎退,一只手牵着骨喰,有点左拥右抱的感觉。

最近审神者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么鬼丸不愿意做农活。

回想:

“饲马吗?虽然没有试过,我想应该没有问题。”鬼丸看着马棚,不知从何下手。

结束后,鬼丸冷着脸回房清洗身子。

“耕作?大概,没有问题。”结束后,鬼丸再一次冷着脸回房清洗身子。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被鹤丸和大典太知道后,鹤丸首先毫不客气的嘲笑审神者,大典太也叹了口气。审神者“笑什么啊?”鹤丸“鬼丸是有洁癖的。”大典太“再加上一直是养尊处优的,怎么可能会做这些。”

审神者这才知道,鬼丸这位大佬洁癖。

鬼丸今天又和数珠丸江雪抬上杠了。

鬼丸“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与魔之间只有一念之差。”数珠丸“那为何要有那一念之差。”鬼丸“那何为岸。”数珠丸“百态之世原是苦海,看破红尘方为上岸。”

鬼丸“你看破了吗?你若看破红尘,又何必去追求佛道,这也是一种执念吧。”

鬼丸“所谓解脱,不过就是死亡。所谓正果,不过就是幻灭。所谓成佛,不过就是放弃所有的爱与理想,变成一座没有灵魂的塑像。”

鬼丸继续说道“你以为你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是在你四周有很多看不见的墙,其实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儿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鬼丸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她始终是不愿意相信佛。

鬼丸和几个佛教信仰的刀剑就有了间隔。

宗三更是陷入了尴尬的境界,一个是曾经开导过他的好友,一个是兄弟。

宗三坐在鬼丸旁边问“鬼丸为何讨厌佛?”鬼丸没有回答他只是说“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在奈良时代,有一个姑娘,她信仰佛教。她总是穿着巫女服跪拜佛,每天清晨总是第一个诵经。

当时又一把已经一千多岁的刀剑付丧神,付丧神总是在女孩面前转来转去的。

付丧神“丫头,今年的樱花开了。”女孩笑了笑说“是吗?那太好了,佛一定很喜欢。”付丧神对此笑了笑“别傻了。”

女孩“话说,为什么你一直在我身边啊?算命的说了,我们的缘分是从很久以前就有的。你明明可以忘记的。”女孩好奇的看着付丧神,想要得到答案。

付丧神没有回答她,只是反问了一句“想看月亮吗?”女孩点点头,付丧神“今天晚上的月亮会很好看的。”女孩笑了笑。

这个夜晚,注定不是安宁的一晚。

女孩“那个人,是佛吗?”穿着袈裟的,是佛吧。付丧神把女孩挡在自己身后。只见那个男人说“南无阿弥陀佛,月你动了凡心。”

付丧神邹邹眉毛,女孩愣住了。

付丧神的本体碎了,女孩死了。付丧神最后一眼就是女孩倒在了血泊里,看着月亮流出眼泪说“残月,今天的月亮的确很好看啊。”

剑碎了。

鬼丸“明白了吗?”这就是佛啊,徒有虚名的佛。

宗三沉默了,原来信仰不同的原因是这。

鬼丸“残月,世人口中的神剑,最后连主人都护不了。”

无木

药研被宗三带回去的那天,太阳有点冷,残雪稀薄地将化不化,药研坐在台阶上,被问起来时只用小兽一样的眼神看你。宗三觉得有趣,就一时冲动问他:“要不要跟我回去?”
宗三想起来这件事就笑。他每次想起来都想笑。那个少年用小兽一样的目光看他和他的家,直到开学的第一个早上,他从卧室出来时,少年端着早餐问他,你要不要吃。
不得不说饭做的还挺好。
宗三坐在座位上偷偷笑起来,又弯下身捂住心口。今天的阳光也是冰冰冷冷的,讲台上的女生讲着自己身残志坚的故事,会场的气氛完全被带动了,一片斗志昂扬,好像现在让他们赶俄超美也不在话下,有个想法就无所不能。
这是什么蔑视痛苦的无痛疗法。宗三小小的咳起来,声音淹没在演讲者慷慨激昂的陈词...

药研被宗三带回去的那天,太阳有点冷,残雪稀薄地将化不化,药研坐在台阶上,被问起来时只用小兽一样的眼神看你。宗三觉得有趣,就一时冲动问他:“要不要跟我回去?”
宗三想起来这件事就笑。他每次想起来都想笑。那个少年用小兽一样的目光看他和他的家,直到开学的第一个早上,他从卧室出来时,少年端着早餐问他,你要不要吃。
不得不说饭做的还挺好。
宗三坐在座位上偷偷笑起来,又弯下身捂住心口。今天的阳光也是冰冰冷冷的,讲台上的女生讲着自己身残志坚的故事,会场的气氛完全被带动了,一片斗志昂扬,好像现在让他们赶俄超美也不在话下,有个想法就无所不能。
这是什么蔑视痛苦的无痛疗法。宗三小小的咳起来,声音淹没在演讲者慷慨激昂的陈词中。这样随意就被丢掉的痛苦根本不是痛苦,只是博人同情的无病呻吟。
“还好么?”药研侧过身来看他,宗三对他笑一笑,少年就拍拍他的背,再握住他的掌心。
“药研啊,为什么当初我一喊你你就和我回去了呢?”
“因为你当时的眼神就是在说,我快死了,你要救救我么。”
“……”宗三握住掌心里这只手。太阳真的好冷啊,这个世界都好冷,但这只手很温暖,从相遇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了。
“你知道么?”药研认真地对宗三笑,“要是那天你没有把我带回家,我也要死了。”

无木

宗三坐在海滩上弹吉他,药研边玩沙子边听。
宗三问他你还记得毕业前人家砸我们场的时候么?药研说记得。宗三就笑,说那天真是糟透了,但我真的很开心,药研你别看我,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很开心。
这个时候快要涨潮了,他们坐在海水将上未上的地方,药研低声和着吉他哼唱,他问宗三如果乐队还回的去的话,还要回去么?
为什么要回去呢,宗三反问他,即使只有两个人的乐队,也一样可以很好。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宗三按住弦,海水中只剩下风声。鹤丸和我说过,说那天他也很开心。
他不是被砸场后最凶最不爽的一个么,药研和宗三都笑起来。那时身为主唱的鹤丸仗着大嗓门把来砸场的人都吼懵了,缩在后面的药研拎起鼓锤就配了一段鼓点。想起这事宗三就朝...

宗三坐在海滩上弹吉他,药研边玩沙子边听。
宗三问他你还记得毕业前人家砸我们场的时候么?药研说记得。宗三就笑,说那天真是糟透了,但我真的很开心,药研你别看我,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很开心。
这个时候快要涨潮了,他们坐在海水将上未上的地方,药研低声和着吉他哼唱,他问宗三如果乐队还回的去的话,还要回去么?
为什么要回去呢,宗三反问他,即使只有两个人的乐队,也一样可以很好。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宗三按住弦,海水中只剩下风声。鹤丸和我说过,说那天他也很开心。
他不是被砸场后最凶最不爽的一个么,药研和宗三都笑起来。那时身为主唱的鹤丸仗着大嗓门把来砸场的人都吼懵了,缩在后面的药研拎起鼓锤就配了一段鼓点。想起这事宗三就朝药研踢沙子,药研躲不过,笑道终于是被你找到了生气的理由。
但真的挺开心的。宗三又安静下来,低头拨了一下弦,没忍住又拨了一下,药研听出来那是他们乐队一起写的第一首歌。
宗三。药研坐在地上喊他。我们做后摇吧。
为什么。
因为你和后摇真的很像。药研这样想着,抬头看宗三的侧脸,这样沉静又有力量的你,像后摇一样美好。
“因为你一定可以做好。”药研说。宗三伸手把药研拉起来,“是我们。”
“涨潮了,回去吧。”

我不吃香菇

苦夏 4 【药宗】【花吐症】END

#花吐症#

#药宗#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为宗是高岭之花的药X以为药喜欢一期的宗#

###全是内心戏###

=========================

前文

【1】【2】【3】

========================

章  四


“我以为宗三左文字对感情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呢。”药研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说了一句宗三没想到的话。

“什么?”

“花吐症。”

“啊?”

“你这个病症,叫花吐症。”

“你居然知道?这是什么病,很严重么?”

“严重,会死的,一开始只是胸口郁结,然后是咳嗽就回吐出花瓣,再然后,就...

#花吐症#

#药宗#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为宗是高岭之花的药X以为药喜欢一期的宗#

###全是内心戏###

=========================

前文

【1】【2】【3】

========================

章  四

 

“我以为宗三左文字对感情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呢。”药研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说了一句宗三没想到的话。

“什么?”

“花吐症。”

“啊?”

“你这个病症,叫花吐症。”

“你居然知道?这是什么病,很严重么?”

“严重,会死的,一开始只是胸口郁结,然后是咳嗽就回吐出花瓣,再然后,就算不咳嗽,只是说话也会吐出花瓣了,就像你刚才那样。”药研盯着宗三这么说着。逆光之下,宗三并看不清药研究竟是怎样的表情了。只不过听见这病症会死的时候内心还是震动了一下的··毕竟,还是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啊···

 

“这么奇怪的病症,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会得吧”药研继续说着:“因为爱恋啊。”药研这么说着,手指划向了宗三,停在宗三胸口的地方。药研当然知道哪里有着魔王的印记。这么久以来药研都以为宗三左文字,这魔王的宝刀,被小心的收藏在内室刀架,被天下之主追求。对于他们这种上场拼杀的战刀是不齿的。没想到,他,居然对谁的爱恋到了这样的地步。

“你爱恋着谁,却求而不得,长久的郁结在心里就会变成这样的病症”

“芍药花,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到底是谁呢,让你这样的爱恋。”药研抵在宗三胸口的手抚上了他的脸。拇指摩挲着宗三的嘴唇,这句话说的似叹息似怨嗔。

 

坐在药研阴影里的宗三此时内心一片兵荒马乱,不知道应该先紧张自己的病症足以致命,还是应该羞愧自己被药研发现了这种事情。睁大眼睛看着药研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

 

能怎么说呢,我这样爱恋的人是你?喜欢身为粟田口短刀却在战场利落拼杀的你。自本能寺别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喜欢在这个本丸见到,却发现你的御守里写着想见他的愿望的你?

 

【不能说吧···】

 

“无法得到爱恋之人的回应,就回像枯萎的花朵一样凋零”药研见宗三不说话便再度开口。

“这样么···”宗三总算开口了,内容却是这样的无可无不可。

 

一时间室内又是一片安静。

 

药研有些负气的甩开手,药研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了,即便宗三喜欢上他人这件事另他难以平静,但似乎眼前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这样下去宗三会死。所以不管怎样也得让宗三去找他心爱之人袒露,那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该死”药研默默的又说了一句。房间里的空气太过凝固,药研想要出去透口气再回来劝说宗三,否则自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想着就转身想往外走。

 

此时宗三心里却走神想起了月前自己做的那个梦,往前走是灼灼的业火,会把自己烧个粉碎,停留在此地也只不过是在鸟笼里腐烂。像极了此刻的情况吧。

 

【那么,要怎么做呢】宗三这样想着。

 

【既然难得的成为了付丧神,获得了这样的躯体···】

 

【难得的在这个本丸见到了他····】

 

【那么····】

 

宗三抬头正看见药研向外走去的身影,抬起手想要捉住药研的手臂。

 

够不到

 

宗三来不及站起来,只好跪立起来。

 

抓到了

 

“是你!”

 

宗三勉勉强强抓住药研的手臂却被药研带的控制不住的前倾,慌乱间有些狼狈的要扑倒。却被药研半跪着扶住了。

 

“是你,让我依依不舍,难舍难分的人,是你”宗三的话语伴随着芍药花,一起落在了药研的面前。

宗三稳住了身形就收回了手,又坐了回去。

 

药研看着自己刚刚被抓住的手臂,衣服尚且还有被抓住时留下的褶皱,药研觉得时间似乎停下了。

 

几秒之后才重新能听见门外歇斯底里的蝉鸣,隐约还有晚餐结束到的大伙在庭院嬉笑的声音。

 

药研常说自己和兄弟们不同,是把实战刀,不太懂那些风雅的事情。那么此刻自己心仪的人,以为是只可远观的人,在这儿,自己面前,说他爱恋着自己。

 

想来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了。

 

药研探身靠近宗三在宗三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宗三的唇上。

 

小心的,温柔的,妥帖的。

 

他拉过宗三将手环在宗三的背上,一点一点的收紧。

 

小心的,温柔的,妥帖的。

 

宗三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发展,兀自还愣在那里,只听见这是耳边传来一句

 

“你啊····”

 

小心的,温柔的,妥帖的。

 

 

 

                                               ==========END===========

 

老实说本来以为是一发完的···

就是很想写药宗的花吐梗,觉得宗三这种病病的性格很合适···

然后基本就是没打草稿的XJB写··

 

至于药总的御守 

药总后来说御守是粟田口大家的,一人带一天,宗三大约和短刀相处的时间少,又太关注他,所以只看见他带了。

 

以及 

小夜还是觉得自己哥哥会吐花瓣,超厉害的!

 

最后  

想写蜂长  一直觉得二姐其实超级S的,虎哥一个爽朗汉子肯定干不过二姐···

说白了··

想虐虎哥= =




我不吃香菇

苦夏 3 【药宗】【花吐症】

章三


进入八月末之后,宗三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天为什么这么热,人类真是了不得的生物啊。再就是不想做马当番,这种气温下的马棚真是恐怖···


很少再去想药研的事情了。本来么,交集也不是很多的,日战刀和夜战刀想要避开比想要相见容易太多了。

零零散散的能听到青江先生说起偶尔夜战协助短刀们时候的事情,总的来说栗田口他们很愉快就是了。

只有那么一次的,宗三和一期编在了一个队里,一期跟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道了谢,感谢大家在他不在的日子里照顾他的弟弟们。战斗的时候宗三看着一期一振利落的身法,觉得一期果然也是把实战刀吧·...

章三

 

进入八月末之后,宗三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天为什么这么热,人类真是了不得的生物啊。再就是不想做马当番,这种气温下的马棚真是恐怖···

 

很少再去想药研的事情了。本来么,交集也不是很多的,日战刀和夜战刀想要避开比想要相见容易太多了。

零零散散的能听到青江先生说起偶尔夜战协助短刀们时候的事情,总的来说栗田口他们很愉快就是了。

只有那么一次的,宗三和一期编在了一个队里,一期跟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道了谢,感谢大家在他不在的日子里照顾他的弟弟们。战斗的时候宗三看着一期一振利落的身法,觉得一期果然也是把实战刀吧···动作利落又举止有度。

 

【只有自己···不过是个笼中鸟啊】宗三这样想着,砍杀了最后一把敌刀。

 

 

也不知道是不是暑气太过,宗三总觉的最近胸口闷闷的。一口气在胸腔里上不来下不去的。

就这么闷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夜不得眠的时间,宗三想着去庭院里走走,走在庭院小池

边时一阵风吹过,宗三觉得喉咙一痒,咳了两声,胸似乎松快了不少,还没来得及作何感想,一连串的咳嗽忍不住的从喉咙发出。

 

宗三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从自己的口中飘落的芍药花瓣落在地下。

 

【?】

 

【花瓣?】

宗三蹲下去捡起花瓣,摩挲了几下

【真的是花瓣··哪儿来的?】

“咳咳咳咳咳···”

【我··吐出来··的··?】

 

宗三盯着手里的那一瓣花瓣,和地上散乱的那许多花瓣彻底的不知所措了。自己为刀为人的漫长岁月中,还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听都没听说过。

 

【不管怎样··总之···先瞒着吧】宗三拾起了花瓣小心翼翼的捧着扔去了冶锻炉里。

 

第一个发现宗三不对的当然是同屋的小夜。自家的哥哥最近总是闷闷的咳嗽,不说话,也总是请假不出阵。一个人在部屋里从早到晚的呆着,即便自己采花回来也不见哥哥的眉头舒展。可若说生病了也未见得,既没有发烧,更没有外伤,只是闷闷的咳嗽。太奇怪了。

 

小夜终于忍不住跟烛台切说起这件事,小夜想烛台切在本丸里总是既细心又善于照顾人,他会不会知道些什么。可惜烛台切也摇摇头的不知所以,但是他说叫宗三去找药研看看,在本丸里若说谁最懂病症,那一定是药研了。

 

当天小夜就缠着宗三叫他去找药研看看,无奈宗三只是说自己没事,小夜愁的没办法,只好去自己找药研,请药研去看看自家哥哥。

 

小夜找来药研的时候正是晚餐的时间,本丸里的大家差不多都去餐厅了,落日照在和纸门上依稀能看见里面坐着的人影。

 

“咳咳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出来,小夜急忙拉开纸门:“宗三哥哥,我就说你得看看,咳的这么严重!”

门里的宗三显然没料想到这个时间小夜会带着药研过来,手里一捧的芍药花瓣,还有没来得及落下的正在飘。

 

三个人都愣住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药研,他拉住小夜把他扯开“在外面呆着,不要进来,也不要告诉别人”

自己却迈进了房间,顺手合上了拉门。

小夜其实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哥哥吐花瓣了?为什么?哥哥果然厉害···自己也可以么?好像不行吧···自己果然还不够强大!

 

而屋里的气氛却称得上有些紧张了

“花瓣?吐出来的?”药研皱着眉头问。

“嗯”宗三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

“多久了”

“三五天吧”

“······”

“药研你知道原因?”

“嗯”

宗三等着药研继续说下去,而药研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药研重新开口的时候却没有说病症的原因,而是问了“有人碰过这些花瓣么?”

“没有,庭院里没有这样的花,我不想让人发现所以都扔在冶锻炉里烧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宗三看着药研眉头锁的紧紧的,心里一阵的不痛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是在嫌弃我这样的病症么?想想也是,身为刀剑,却得个病还是这样口吐花瓣这种不知所谓的病症。太不干脆了。还是该说,真是适合笼中鸟的病症呢··

 

宗三不想再看着药研这样锁着眉头盯着自己,刚开口想说自己没事让他离开,结果一张嘴花瓣又飘了出来。

 

【现在咳都不用了?】宗三这么想着。

“该死”药研咬着牙说了一声。

“什么?”宗三不太确定刚刚听见了什么,张嘴问了一句,几枚花瓣就又飘了出来。

就在宗三不知道还要不要在说话的时候,药研走近了宗三。

日落时分的和室,门又关着,屋里本就有些暗,药研挡在宗三面前彻底的挡住了光亮,宗三看着眼前的药研觉得自己像是被他笼罩了一般。


我不吃香菇

苦夏 2 【药宗】【花吐症】

章二


宗三知道那个人,药研藤四郎的一个小秘密。

本丸里物资有限,出征保命的御守没办法一人一个,只好有限那些来到本丸时间尚短战力尚且孱弱的家伙,于是分不到御守的家伙们有些私下里就自己做了些,御守里也各自放些自己的东西。清光的御守里放的是大和守给的贝壳,长谷部那里放的是主上的不知什么东西。


而药研放的,是【想见他】这样的愿笺。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他一定是一期一振了。


把想要相见的愿望当做最宝贵的东西,怎么看,都和小夜想见江雪的心情不太一样吧····


【...

章二

 

宗三知道那个人,药研藤四郎的一个小秘密。

本丸里物资有限,出征保命的御守没办法一人一个,只好有限那些来到本丸时间尚短战力尚且孱弱的家伙,于是分不到御守的家伙们有些私下里就自己做了些,御守里也各自放些自己的东西。清光的御守里放的是大和守给的贝壳,长谷部那里放的是主上的不知什么东西。

 

而药研放的,是【想见他】这样的愿笺。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他一定是一期一振了。

 

把想要相见的愿望当做最宝贵的东西,怎么看,都和小夜想见江雪的心情不太一样吧····

 

【到底···是怎样呢】

【说到底,他那样一个惯战的实战刀,就算不是一期恐怕也不会是自己吧···】

苦夏之中,宗三的烦恼更甚了一点。

 

隔天清晨宗三一睡醒就听和室外吵吵嚷嚷的,似乎是昨夜夜战的队伍回来了。

【哦,他回来了。】

宗三慢悠悠的整理着自己,慢悠悠的踏出房间的门,慢悠悠的走向餐厅。

药研作为短刀总是夜战多一些,自己反过来,总是白天出征,日夜相差见面的时间算下来其实极少,最常见的情况就是这样他们清晨出征回来,在餐厅趁他们吃东西远远的看一会儿,再不咸不淡的打个招呼。和当初他们作为刀的时候像极了,虽然是同一人的刀,却是截然不同的轨迹。

此时一群短刀们叽叽喳喳的吵着,宗三几乎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他不在?】

【不在!?】

【为什么不在?】

【受伤了?】

【严重么?】

 

宗三一边转身默默的转身,想赶紧去手入室看看,一边祈祷着千万,千万别是什么严重的伤。心里还在盘算着过去说点什么比较好····

正低头盘算着却不小心撞到了人。

“啊!宗三!你没关系么,对不起我走的太着急了”

【是他!】

【不在手入室!】

宗三抬起头,看见的,却不只是他。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

【啊···他来了】

“看啊宗三,一期兄长来了,听长谷部说是昨夜显现的,我刚刚带他去和大将打过招呼。”药研兴奋的说着,眼里的喜悦简直要把宗三淹没了。

“啊,你们兄弟们一定很高兴吧,等了这么久”宗三不知所谓的回答着,心里早就在看见一期的那一瞬间烧起了一团火又下起了泼天大雨。

“是啊!弟弟们都等着呢,我先带一期兄长过去了”药研说完头也不回的带着一期走向了餐厅,宗三停留在原地,听着餐厅的声音翁的一下提高,都是快乐的,满足的,心愿得偿的笑声。

 

“宗三哥哥,不去吃早饭么”迟一步起床的小夜牵着江雪的手走来。一边把手伸向宗三一边询问着。

“来了。”宗三应着。牵起了小夜的手走向餐厅。

 

“一期哥我可以当队长了哦”

“一期哥我在海边捡了贝壳给你啊”

“一期哥,你看看,这是我们上个月拍的照片”

·········

 

左文字兄弟走进餐厅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了,一期坐在粟田口一家的中间,短刀们叽叽喳喳不停的说着自己有多想念,宗三看见一期手上拿着的除了弟弟们给他的贝壳,照片,还有自己曾经见过的,药研的御守。


我不吃香菇

苦夏 【药宗】【花吐症】

#花吐症#

#药宗#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为宗是高岭之花的药X以为药喜欢一期的宗#

###全是内心戏###

章 序

热,灼热,越往前走就越热,一阵一阵的热浪好似有生命般会追着人,一旦缠上去就再也摆脱不开。身前的火光灼的宗三无法向前再走一步,哪怕再走一步就是脱离鸟笼的自由。

【其实,不是非要挣脱不可的】宗三心里这么想着,回头望一眼,身后是华美舒适的金丝笼,甘甜凉爽的山泉水,可口甜美的浆果。

【啊,我这样的笼中鸟,何苦还要再往前踏呢····】


【身为刀剑的我,也不过是这无能的笼中鸟...

#花吐症#

#药宗#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为宗是高岭之花的药X以为药喜欢一期的宗#

###全是内心戏###

章 序

热,灼热,越往前走就越热,一阵一阵的热浪好似有生命般会追着人,一旦缠上去就再也摆脱不开。身前的火光灼的宗三无法向前再走一步,哪怕再走一步就是脱离鸟笼的自由。

【其实,不是非要挣脱不可的】宗三心里这么想着,回头望一眼,身后是华美舒适的金丝笼,甘甜凉爽的山泉水,可口甜美的浆果。

【啊,我这样的笼中鸟,何苦还要再往前踏呢····】

 

【身为刀剑的我,也不过是这无能的笼中鸟罢了。】

 

章一

“啊——好热———”宗三被仲夏午后的暑气热醒,懒懒的不想睁眼睛,嘴里却在抱怨着了。作为付丧神获得人的身体才几个月,确实没有这样的体会过仲夏时节的威力。

一边是拉门外吵的让人心烦的蝉鸣,翻个身,这边又是声音不大但是格外恼人的风扇声,宗三烦的不知如何是好,想起刚刚那进退不得的梦境,他简直想回锻造炉重新变成刀。烦。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宗三从自己的恼怒中拉了回来“宗三哥哥,快跟我走。”疾步而来的小夜说了这八个字就没动静了,站在纸们前直愣愣的看着宗三,小小的胸脯起伏着,这孩子难得有这样的急躁,这是怎么了。宗三一边想着一边起身,稍稍整理了自己的头发便回头对自家弟弟说“嗯,走吧”。

话音刚落下,小夜小小的手就抓着自家哥哥一个劲的往前拽,宗三跟在后面还是不明所以,却也跟着小夜加快了步伐。直到转过回廊,走到池畔,见到那头长发才反应过来。

【哦,江雪来了,难怪小夜这么大反应。】

 

说起对兄弟的感情,宗三想想自己其实倒是还好,或许也是拥有人身还没有很久的原因,尚未体会过长久期盼谁的到来的感觉,小夜来到本丸的时间比自己久一些,又小小的一个,大约更想要哥哥们都在身边。

 

哥哥么··· 

 

本丸里的大家都知道,粟田口一家心里日久不宣的愿望——想要一期一振早日到来。最早来到本丸的加州清光说乱和药研他们几个很早就来了,那时候还会常常念叨一期,到现在已经不会再轻易提起了。

宗三看着眼前站在江雪身边的小夜,不怎么能看见笑容的小脸现在红扑扑的,小心翼翼的捧着不知何时采来的小野花递给江雪。

 

那么,那个人··· 对哥哥的情谊也是这样的么···


魔法x匠

预售!求推荐!谢谢您!
圣诞节之前能收到货哦。不过被被髭切和博多已经售空快来!

预售!求推荐!谢谢您!
圣诞节之前能收到货哦。不过被被髭切和博多已经售空快来!

三分

突然觉得融岩和宗三也很配
一个狩猎用刀 一个是被狩猎的笼中鸟
但是感觉要写这种文 正文文风应该偏虐吧
还是算了
占tag抱歉

突然觉得融岩和宗三也很配
一个狩猎用刀 一个是被狩猎的笼中鸟
但是感觉要写这种文 正文文风应该偏虐吧
还是算了
占tag抱歉

切水果

今天还没把青江换下近侍😒后来刷完联战,就换上宗三美人,然后就被美人阴阳怪气的怼了一句_(´ཀ`」 ∠)__ “……叫我来陪侍,是要干什么呢……”
不!我没有要你干什么!对不起Orz我没有对你有什么妄想,你不要老这样说话刺刺我┭┮﹏┭┮

今天还没把青江换下近侍😒后来刷完联战,就换上宗三美人,然后就被美人阴阳怪气的怼了一句_(´ཀ`」 ∠)__ “……叫我来陪侍,是要干什么呢……”
不!我没有要你干什么!对不起Orz我没有对你有什么妄想,你不要老这样说话刺刺我┭┮﹏┭┮

猫可可(倒立)
改图。 包含的我对枪爹浓浓的爱...

改图。

包含的我对枪爹浓浓的爱意!

为什么是宗三呢?毕竟手撕鸟笼嘛(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小剧场】

宗三:呀啊——!(手撕枪爹)小夜你看我做到了!!


改图。

包含的我对枪爹浓浓的爱意!

为什么是宗三呢?毕竟手撕鸟笼嘛(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小剧场】

宗三:呀啊——!(手撕枪爹)小夜你看我做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