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石之国

308.9万浏览    42752参与
寶石毒無解

yes?
or
yes!
當然好拉!我們小天使說什麼都好!
((不可以這樣溺愛
ヾ(@゜▽゜@)ノ💕
★☆★
最近一直被洗腦
失去以久的少女樣有點被找回來了(嗯?
最後1p來亂的
(月人style)

yes?
or
yes!
當然好拉!我們小天使說什麼都好!
((不可以這樣溺愛
ヾ(@゜▽゜@)ノ💕
★☆★
最近一直被洗腦
失去以久的少女樣有點被找回來了(嗯?
最後1p來亂的
(月人style)

桃花邪

是宝石人
画宝石人真是快乐

是宝石人
画宝石人真是快乐

甜瓜瓜老婆与琲

帕露(大概有些长。。)【无可救药】

【宝石之国】帕露-无可救药

√刀刀 刀尖撒糖【做不到啊(|| ゚Д゚)】

√上帝视角【左右摇摆视角。。】

√帕露医患帕金森什么的妙啊【吹爆!!帕露万岁!!】

√文笔如屎【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心疼市川 刀片味饺子吃完了吧  等会再给您送去【要刀子虾片吗?】

√现代设定 帕男露女(。・ω・。)ノ♡

√可能掺和其他cp

√有点长了…不过看完都是魔鬼,肝了好久的┐(‘~`;)┌

emmm……

那么

开始~!

真•小学生 文笔注意!


1.

一场手术下来,又到了凌晨几点,不过,露琪尔早己习惯。

这里水平最高的医生,相对也要担任更多……

话说回来,露琪尔手下的病人,可是没有治不好的,除了法斯法菲莱特——那个调皮的孩子…...

【宝石之国】帕露-无可救药

√刀刀 刀尖撒糖【做不到啊(|| ゚Д゚)】

√上帝视角【左右摇摆视角。。】

√帕露医患帕金森什么的妙啊【吹爆!!帕露万岁!!】

√文笔如屎【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心疼市川 刀片味饺子吃完了吧  等会再给您送去【要刀子虾片吗?】

√现代设定 帕男露女(。・ω・。)ノ♡

√可能掺和其他cp

√有点长了…不过看完都是魔鬼,肝了好久的┐(‘~`;)┌

emmm……

那么

开始~!

真•小学生 文笔注意!


1.

一场手术下来,又到了凌晨几点,不过,露琪尔早己习惯。

这里水平最高的医生,相对也要担任更多……

话说回来,露琪尔手下的病人,可是没有治不好的,除了法斯法菲莱特——那个调皮的孩子……

还有一位……

他,帕帕拉恰。

2.

凌晨时分,露琪尔从容地走向常去的那家24h便利店,一如既往的带回了两碗盒饭。

“喏,杰德。”

露琪尔用修长的小指勾着塑料袋,递到杰德面前来。

“谢谢你了,露琪尔……”

两人打开盒饭,办公室传来十分可怕的寂静……

“辛苦了。”

杰德用冷淡的语气说道,将其它感情全部用饭咽下。

“你也是。”

……

“对了,我再去买些饮料吧。”

“喂喂,不是有白开水吗?”

“议长啊……偶尔也要换换口味的。”

“但是那样对……”

“咚——”

门被露琪尔关上了,十分果断。

……

“嘶——真冷……冬天又到了啊……”

凌晨的月色开始蒙胧,摇曳的银光令人迷茫……

“啊……”

在露琪尔神游的那么一刹那,一个巨大的身影向她倒来。

“唔啊——喂……!”

当露琪尔正准备从口袋中摸出手术刀时,身上的人似乎有了反应。

“对……对不起……”

随后,便又没了声响。

露琪尔心中冒出无数个可能性,但,出于安全考虑,她先将陌生人背回了医院。

“杰、杰德……”

露琪尔坚难的伸出一只手,叩响了门。

“啊啊,回来了吗……”

吱——

3.

当露琪尔再次睁开双眼时,出现的也只有许些飘忽的光——那灰暗的床头灯。沿着光源向上看去,便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橙色长发。啊……是他。

“你醒了吗……医生。真是失态呢,昨天竟然还晕倒了。”

“喂……”

没想到那人一来就开始怼露琪尔,身为医者的尊严,一下便消失了。

“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大街上躺着呢。”

“……啊,要对瘫子【划掉】病人好些啊,露露……”

“喂……等、等等,你叫我什么……?”

“啊咧?怎么了吗,‘露露’?”

面前的这位人士,竟还露出了笑容,配着他那长发竟没有违和感。

“……啊,你叫什么……”

露琪尔干脆转换话题,脸上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你猜~”

露琪尔怔住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皮的病人。

“认真点。”

“阿拉阿拉……露露小姐为什么这么认真啊……”

露琪尔闭上了嘴,去寻问邻床的法斯。

“唉唉……好像…是、帕?”

“啊……帕…?”

“唔,帕帕…拉恰?”

“啧,健忘症又犯了啊。”

【敢问法斯你的腿是不是还在路边】

“才没有呢!庸医……哼…”

露琪尔默默写下了他的名字,“帕帕拉恰”……唔……又是一个害人精,真麻烦啊……

“呐,露露小姐在想什么呢……”

帕帕拉恰又将头低下,那阳光竟可以穿透那橙粉色的长发,几缕头发,又轻巧的落到胸前……他有一股奇特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是如此诱人啊。

“行了,适可而止。请不要叫我‘露露’什么的了。”

露琪尔说罢,便踏出房门,那高跟重重打在地上的声音,如帕帕拉恰的长发一样沉重。

…是吗……

从那天起,露琪尔就又要成为一位医者了,为了他——又是一次负担……

4.

经过几天的观察,露琪尔对这个重度贫血患者有了新认知。啊,其实,她也不知道算不算〔你那么爱帕帕一定贼了解〕……

他,真的很烦。

除了日复一日的照顾,帕帕拉恰还会给露琪尔增加更多压力。平日的琐碎小事,帕帕拉恰也会让露琪尔去做。

这甚至导致临床的法斯法菲莱特小朋友有些羡慕嫉妒恨……对法斯时,露琪尔从来没有如此上心。

是吗……自己原来有这么大的变化……

这样做,有什么用吗?帕帕拉恰会回报你什么吗?和法斯一样,并不会——他只是个患者啊,而露琪尔是医生,本该就不求回报——她又有什么责任一定要救他呢?仅仅因为,露琪尔是医生啊。

啧,又在瞎想什么呢,清醒点啊……

“喂,露琪尔?”

“……”

“露琪尔?喂…”

“…啊……”

“在干什么啊……别发呆了。”

“啊,杰德……怎么了?”

两人默默走出门外。

……

“帕帕哥哥?”

法斯听到脚步声渐远,才用那稚嫩的口音叫道。

“怎么了?”

对方则是微转过头——那长发还是如此显眼,他则永远光鲜亮丽,真令人挑不出毛病……

“你说啊……庸医是不是……”

“唔?‘庸医’?是说露露小姐吗?”

“啊哈……这不是重点啦!那个庸医会不会喜欢你啊?”

“如果是真的,那也挺好啊……”

“诶…?…啊啊…是吗………”

帕帕拉恰的语气,不像平时那么随意了。法斯甚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某种忧伤的光泽。

那目光如此深沉,甚至感觉混入了某些混浊的东西……他目光扫到的一切,也变得灰蒙蒙。

“露琪尔,我是不是还要谢谢她呢……”

法斯瞪大了眼睛,薄荷色的眼眸不舍离开那一片橙粉的光。

5.

差不多过了半个月左右,帕帕拉恰也该出院了,露琪尔十分高兴的欢送了他。

还有……连黛雅一家也来了。

本以为不会有人来惹麻烦…如果是黛雅一家的话……

“露琪尔?呐,帕帕和你什么关系啊?”

“医患。”

“啊啊,当然了…我说…和——啊!姐姐!”

伊尔洛用手轻轻拍了一下黛雅的头,看向露琪尔:“帕帕是我哥哦。还有还有,黛雅你不要成天瞎想啊。”

露琪尔愣愣的站着。

“什么……哥哥吗……”

“表哥哦。对了,露露,谢谢照护他,要不是法斯,我们还不知道呢……”伊尔洛尴尬的笑了笑,“还有,谢谢你了,请你去吃饭哦~”

露琪尔先只有答应了,并且恶狠狠的瞪了帕帕拉恰一眼。

“对不起了啦~医生,下次会告诉家人的。”

“不要有下次了!保护好自己啊!”

帕帕拉恰又露出了他那致命的微笑——如此炽热而温暖,无法让人怪他啊……

远方的飞鸟又将夕阳牵走了,帕帕拉恰那深邃的眸子中,也印着那种色彩——随后,只剩下伊尔洛那金黄的齐肩短发,她伸出一只手……

“露琪尔,走吧。”

“嗯……”

……

一路上有着难得的寂静,连路边的嘈杂也感染不了。

帕帕拉恰更是难得的安静,甚至让露琪尔颇有些尴尬。

“前辈!”

突如其来的叫声将大家吓了一跳,伊尔洛看向那边:“吉鲁空,这哟~!呐呐,这位是我的后辈,一起吃饭不在意吧?”

黛雅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波尔茨虽然是不屑一顾的表情,但也是轻声答应了。

那位叫吉鲁空的孩子也不过十几二十岁的样子,可能是认为那声“前辈”叫得过大声,一路上便不再说话。有些卷卷的橙色短发倒是挺可爱,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

“是男孩子?”帕帕拉恰终于发话了,脸上的笑意挥之不去。

“是的!今……今年已经19岁了……”

“唉唉,看不出来呢,发型很可爱哟~”

对面的吉鲁空微微低下头,显得有些紧张,走路的姿势僵硬起来。

到了餐厅,伊尔洛第一个冲上前去推开了门。

餐厅里播放着令人窒息的音乐——悠扬的旋律,也许是幽深,令人恐惧。餐具是冰凉的,如同某人的目光,是那样刺痛般的冰凉。

这种寂静使伊尔洛也打破不了,大家出奇的凝望着自己该凝望的方向,每个人的目光都是那样刺痛人心。

“露琪尔?你喝酒吗?”

这次是黛雅。

“不……不行的……明天还要上班啊。”

然后……露琪尔就被灌醉了。

“帕帕哥哥?知道露琪尔姐姐的家在哪吗?”

“啊……好像在……对了,法斯?”

“了解!”

6.

“唔唔……”

阳光过于刺眼,厚重的窗帘也挡不住。

“醒啦~露琪尔真能睡呢。”

“……帕……”

空气又一次安静,露琪尔瞪大金色的眸子……这再熟悉不够的——如此炽热而温暖的长发……

“帕帕拉恰?!为什么?”

“酒味还是好重呢……要喝水吗?”

“滚!帕帕拉恰!为什么你在这啊?!”

“伊尔洛……是她让我陪陪你的啊,帮你请假了。”

露琪尔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乖乖的闭上了嘴。

“我走了。”

“唉?!走?”

“啊啊,露露是想要我留下来吗?”

“才……才没啊!”

帕帕拉恰真走了,露琪尔竟有些担心。帕帕拉恰的话……半路扑街也不是什么好奇怪的啊!唔……还是跟上去吧……

刚推开门,帕帕拉恰竟还愣还原地,橙粉的眸子瞪大。

“露琪尔?”

“……啊,对了……还是我送你吧……”

露琪尔做出有些勉强的解释。

帕帕拉恰勾起嘴角,微微咪着眼,但目光还是能从那缝隙中透出。

“快点哦,露琪尔小姐。”

帕帕拉恰等了不过几分钟,露琪尔身为女生,竟有如此快的速度——不过也是,她只是随便加了几件,套上黑丝和那白大褂。

7.

冬天也是来了啊,法斯法菲莱特到是最喜欢这季节。明明那么虚弱,自己被冻坏不说,还非要和隔壁那个特殊体质的孩子玩。

迟早要出事的啊。

“露琪尔为什么要来送我啊?”

“要是你半路出事了怎么办!”

“啊啊,呐,还是谢谢你喽。”

【   整   齐   划   一   】

“还不是你,没法让人放心……”

“手很冷吧……没带手套?”

“不……不会的。”

帕帕拉恰望了露琪尔一会,默默把手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

“明明很凉啊……”

“喂喂!松开!”

帕帕拉恰抓得更紧了,把头贴近露琪尔。

“要是你生病了,我怎么办?”

“喂喂……”

两人在路上走着,露琪尔感觉远处的景色开始模糊了,而身边的那团炙热的火焰却更加清晰……

“你向医院请过假了?不要到时候……”

“嗯,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啊……那个……你回去要注意些啊,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伊尔洛……”

“还在为我担心啊。”

露琪尔愣住了,从他的嘴里原来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

许久的沉寂,帕帕拉恰依旧没松开露琪尔的手。

“到伊尔洛楼下了,松开手。”

“嗯……”

帕帕拉恰又令露琪尔惊讶的老老实实松开手。

帕帕拉恰就这样走了,那样一个孤独的背影,拉长……模糊……迷茫……散去……露琪尔手中的余温,直直传到了她的心里。依着这余温,露琪尔感受 到了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在心中混合起来……

8.

露琪尔第二天就去上班了,杰德一脸担忧的表情望着露琪尔。

“没有事了吧……”

“不用担心我。”

露琪尔轻轻一笑:“谢谢关心。杰德。”

【帕帕走了,露露攻の气势又回来了~】

她转身踏步走进法斯法菲莱特的病房,迎面而来的是法斯的一张臭脸。

“庸医?回来了啊……昨天去哪了?为什么不来照顾我啊!”

“真多事,闭嘴。”

“和帕帕哥哥……”

露琪尔一个转身扑到法斯的床前,嫌弃的瞪着她。

“庸医……?”

“闭嘴!”

“切……反正帕帕哥哥可是说喜欢你!”

【我记得帕帕说的是“那也挺好啊”……不过,法斯干的漂亮!】

露琪尔差点将玻璃杯摔了,猛地一回头——

“法斯法菲莱特……闭嘴。”

“哼……”

法斯知道,再这样下去露琪尔可能会把她解剖了。

第一天看起来情况不太乐观啊……

9.

到了第五天的早上……

露琪尔换好衣服,门口立即传来敲门声。

“来了——”

吱——

“露琪尔……”

一团橙粉色物体在叫完她的名字后无力的倒了下来。

“帕帕拉恰!?”

……

露琪尔又重演了初次见面的场景。

高高挂在上空的血袋跟着风微微晃动,它牵引一条红线,连接着帕帕拉恰。帕帕拉恰是跟血袋挂上了什么缘分?除此之外,只有露琪尔能看见的另一条红线,从帕帕拉恰那洁白的手背,它一直长长的蔓延到很远很远的天边,经过许许多多的事情,又曲曲折折的扭回到了露琪尔这——这是有些曲折的感情。

“……帕帕拉恰……”

对方只是沉沉的睡着。

“帕帕拉恰……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对方的睫毛还是那么沉重。

“除了我,你有更多可以依赖的人……我不可能是你的全部啊……”

……

法斯在这时候还没有醒来,帕帕拉恰也同样沉睡着。

窗外的光影和露琪尔的感情交错着,她轻轻的伏在床边,那上面不仅残留着阳光的余温,还有帕帕拉恰身上传来的令人安心的香味。

只要是他……

仅仅是他……

我别无所求了。

所以,请醒过来吧……有人在为你担心……

10.

露琪尔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她是被一双温暖的手摇醒的。

“露琪尔……”

“帕帕拉恰……你醒了啊……”

“谢谢你。”

“嗯……”

“伊尔洛现在肯定认为我没救了吧……嘿嘿……”

“你从来就无可救药。”

“我也没有打算被你治好啊。

如果是这样,就可以永远陪在你身边了。”

“嗯……”

“不用再那么辛苦了,我可以陪着你。”

“……”

谢谢。

                                END


xibiko

#宝石之国# 水彩+神仙墨水

#宝石之国# 水彩+神仙墨水

江栩💋

之前摸的磷叶石

之前摸的磷叶石

ㄖ

各種AU

我也許要去貴陽1號的展子✌ 我現在就開始畫簽繪www免費的!!

各種AU

我也許要去貴陽1號的展子✌ 我現在就開始畫簽繪www免費的!!

IKUKO
年年年年兽fa
@寂. 点的钻石组!! 私心画...

@寂. 点的钻石组!!

私心画了冬眠角度
虽然我晓得这个场面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寂. 点的钻石组!!

私心画了冬眠角度
虽然我晓得这个场面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月人果然是不安好心吧!“骨”内部分裂,又让“骨”与“肉”互杀!

说到底如果艾库美亚说的是真的,那他们掳走海族有什么用啊!如果说是作为交通工具,那在掳走海族之前他们不也有从月亮上下到地球的方法吗!

肯定不对,肯定有地方不对!七宝的说法越来越明显了,法斯现在身上有金、白金、玛瑙、青金石(换头的地方说到青金石是三种矿物的复合体,其中有琉璃)、珍珠,现在帕帕拉恰受伤估计也要剪头发了,而帕帕拉恰这个名字意译是莲花刚玉!

难道他们想造佛?

真的最近的更新看得越来越不对了。

月人果然是不安好心吧!“骨”内部分裂,又让“骨”与“肉”互杀!

说到底如果艾库美亚说的是真的,那他们掳走海族有什么用啊!如果说是作为交通工具,那在掳走海族之前他们不也有从月亮上下到地球的方法吗!

肯定不对,肯定有地方不对!七宝的说法越来越明显了,法斯现在身上有金、白金、玛瑙、青金石(换头的地方说到青金石是三种矿物的复合体,其中有琉璃)、珍珠,现在帕帕拉恰受伤估计也要剪头发了,而帕帕拉恰这个名字意译是莲花刚玉!

难道他们想造佛?

真的最近的更新看得越来越不对了。


Anje
涂法斯!!考古

涂法斯!!考古

涂法斯!!考古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今天补宝石之国,70话帕帕拉恰跟辰砂互杀了???!!!天啊看动画时我一眼爱上的就是这两个啊……世界为何如此残忍……

帕帕拉恰能动了并且战斗力仅次于波尔茨的设定出来了,这是我一直期待的。

辰砂为同伴而战并且不因为毒液被人远离,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

可这种实现期待……这种实现期待……

市川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补宝石之国,70话帕帕拉恰跟辰砂互杀了???!!!天啊看动画时我一眼爱上的就是这两个啊……世界为何如此残忍……

帕帕拉恰能动了并且战斗力仅次于波尔茨的设定出来了,这是我一直期待的。

辰砂为同伴而战并且不因为毒液被人远离,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

可这种实现期待……这种实现期待……

市川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帅的茹茹
约稿😭😭😭详细走qq14...

约稿😭😭😭详细走qq1452019623

约稿😭😭😭详细走qq1452019623

joy萝卜
很少画同人的我终于肝了半只小天...

很少画同人的我终于肝了半只小天使(ฅ>ω<*ฅ)

很少画同人的我终于肝了半只小天使(ฅ>ω<*ฅ)

傻子九
emmmmm,神知道那同桌的百...

emmmmm,神知道那同桌的百乐勾线她竟然不生气(๑•ั็ω•็ั๑)

emmmmm,神知道那同桌的百乐勾线她竟然不生气(๑•ั็ω•็ั๑)

Turquoise
为什么太太总是喜欢画碎掉的样...

为什么太太总是喜欢画碎掉的样子好惨呀


(动笔画了):真香


(不会画水花只能硬编辽_(:3 」∠)_



为什么太太总是喜欢画碎掉的样子好惨呀


(动笔画了):真香


(不会画水花只能硬编辽_(:3 」∠)_


灰指甲轰炸机⭕️

【宝石同人】无人生还 第七章(全)

  • 只是为了证明没有坑

  • 活着呢,还在更

  • 相信敏锐的小朋友都发现了,要开虐了哟

  • 依旧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小蓝手——毕竟卡文了QwQ


【第七章】


在露琪尔的执意要求下,法斯法菲莱特在恢复了手臂力量后的一周之后重新测量了身体数据。当波尔茨走进测试的房间时,刺鼻的柠檬气味钻入鼻孔激得她一颤。法斯法菲莱特抬起手挠了挠头,抱歉地笑了笑,伸手把露琪尔桌上的空气清新剂拿了过来,晃了晃,刚要喷,被露琪尔止住了。


“你看到瓶子上的柠檬标志了吗?这里面酸味已经够重了。”


波尔茨弯了一下嘴角,走到法斯法菲莱特对面的沙发前,坐下来开始解腿...

  • 只是为了证明没有坑

  • 活着呢,还在更

  • 相信敏锐的小朋友都发现了,要开虐了哟

  • 依旧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小蓝手——毕竟卡文了QwQ




【第七章】

 

在露琪尔的执意要求下,法斯法菲莱特在恢复了手臂力量后的一周之后重新测量了身体数据。当波尔茨走进测试的房间时,刺鼻的柠檬气味钻入鼻孔激得她一颤。法斯法菲莱特抬起手挠了挠头,抱歉地笑了笑,伸手把露琪尔桌上的空气清新剂拿了过来,晃了晃,刚要喷,被露琪尔止住了。

 

“你看到瓶子上的柠檬标志了吗?这里面酸味已经够重了。”

 

波尔茨弯了一下嘴角,走到法斯法菲莱特对面的沙发前,坐下来开始解腿上的沙袋。露琪尔,夺回了空气清新剂之后开始对着显示器上的数据图写写画画。法斯法菲莱特无聊地盯着自己的合金手臂,下意识地张开手又合上,张开手,再合上。大约过了十分钟,露琪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凝重地看了看法斯法菲莱特。

 

“恭喜了,S+级精神力,SS级体力——大部分归功于她不知疲倦的手臂。契合度提升到了85%左右,波尔茨,你和她多练练精神传输吧。这个百分比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精神力S+级?怎么可能?我刚才输得很惨啊,怎么会……”法斯法菲莱特疑惑地转向露琪尔。

 

“当然会输,那个可是塔的创造者,代号红钻石的超级向导的记录。不是看你输赢,是看你在她手下坚持了多久。你坚持了超过三分钟,在塔里已经很厉害了。比你强的,帕帕拉恰坚持了六分半、露比坚持了五分钟、波尔茨——啊,她把红钻石的记录破了。”露琪尔说。

 

波尔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神色一凛,听到只是在讨论精神测试,又放松了回去。法斯法菲莱特惊诧地看着这个深藏功与名的女人,站起来蹭到了波尔茨身边,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却被一把抓起手腕。

 

“休息好了就去训练。你现在是强者了。强者没有时间浪费。”波尔茨面无表情地说,一手握着两个沙袋,另一手攥着法斯法菲莱特金属的手腕。

 

法斯法菲莱特忍不住注意到波尔茨控制着力度的手——她知道再用力的话会引起疼痛,轻一些的话她可能根本意识不到力道的存在。

 

波尔茨是个温柔的人,她这样想着。

 

*****

 

拉碧斯在塔的夜幕里站了许久,荒原的远处能隐隐约约看到城市的轮廓——金色银色的灯火,熟悉的楼房微微挡住夕阳。她作为一个情报工作者,常常奔波于城市间,对于塔这种政府机构,接触的少,见过的也就更少。

 

惨白色的墙壁绕城一个巨大而完美的圆柱,孤独地高高耸立着,只有整齐的方形窗户里泄出一些灯光。一个从塔伸出来的方形建筑被刷成了棕色,几乎要和远处的野地融为一体。拉碧斯之前从未亲眼见过“塔”的存在——大多数人是没有资格来到塔的,毕竟那是危险的地方,除非有人邀请并且带路,遥遥看上一眼都是难上加难。只是教科书上写的塔和真实的又不是同样的感觉,这里的气息和精致丝毫没有任何关联,从沙土地渗透到身体里的,是血性和杀意。

 

尤库蕾斯和杰德终于从塔里出来的时候,拉碧斯是震撼的。明明是和她差不了多少岁的女性,在军装下看起来英姿飒爽。踩进沙土地的是皮质军靴,白色的笔挺制服一尘不染。杰德戴了帽子,遮住了自己的翠色头型,尤库蕾斯则穿了斗篷——荒地上这样的夜晚,她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了。上一次在塔外站岗,已经是五年前了、或者六年,她自己也说不准。

 

拉碧斯看了看自己的白色球鞋和风衣外套,突然觉得低端了很多,但她仍从自己的情报夹里抽出了一小叠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她的职业。

 

杰德拎着一个皮箱,很小,看起来不重。她把手伸进了怀里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照片,和拉碧斯对了对,离着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把腰间的枪从腰带上解了下来,放在了地上。尤库蕾斯则是干脆没有带任何武器。尤库蕾斯从杰德手里接过皮箱,摆在了他们和拉碧斯中间的土地上,拉碧斯明白这行里的规矩,她把写着情报的纸塞进了文件袋,摆在了皮箱旁边,取走了皮箱,向后退了两步,看了看杰德和尤库蕾斯。

 

“会有车在停车场等您,祝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傍晚。”尤库蕾斯用最职业化的声音说。

 

“谢谢。”拉碧斯拽了拽领口,提着皮箱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塔的另一边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大门口的一辆黑色的车摇下了车窗,有人请他上车。

 

“为了保密,小姐,您把眼罩带好吧。我猜议长支付给你保密费了,都在那个皮箱子里。”司机静静地说,递给她了一个黑色的眼罩。

 

*****

 

“重新来,你这个挥刀的动作太蹩脚了!”波尔茨训着,把法斯法菲莱特的胳膊掰了回去。

 

法斯法菲莱特被痛的抽动了一下。她的体力比之前好了很多,但是这时她的手臂承受的不再是普通的半条手臂,金属制的小臂沉重得让人难以想象,训练时间还未过半就已经酸痛难忍了。然而波尔茨虽然变得温和了一点,却仍旧严厉到法斯法菲莱特想吐槽。

 

“哇——求你别碰我的胳膊,很痛!”她甩了甩头,发牢骚。这个口气波尔茨很熟悉,是之前法斯常用的半控诉半撒娇的口吻——但是有什么怪怪的,因为她几乎忘了法斯法菲莱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她自己了。

 

波尔茨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精神体豹子从远处的训练仪器边上迈着方步溜达到了两个人身边,若无其事地趴在了法斯法菲莱特的脚边上,用鼻子蹭了蹭她的小腿,反而对自己的主子不理不睬。

 

反了这是。

 

法斯法菲莱特蹲下去,轻轻捋了捋豹子的头,像撸猫一样给它顺了顺毛,又重新站了起来,举起了刀。

 

“开始吧。”

 

*****

 

“安特库琪赛特!艾库美亚先生有请。”一个侍者样子的塑胶人偶站在安特库的门口,一字一顿机械地重复着这句话。他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柔软恒温的硅胶像真人皮肤一样,因为僵硬的面部表情而皱起皱纹。

 

安特库从椅子上站起来,半靠在自己的桌子上,习惯性地用手抚摸自己的断臂。说是一个房间,不如说是一个软禁室——桌椅齐全,有一张床,有烧水的壶和茶叶,每天有人送来三餐和向导营养液;唯一的标准——不准踏出这里半步,除非有人带领。

 

安特库琪赛特实际上不想见艾库美亚,也不需要出去放风。她习惯了自己在一个小地方呆很久,也不是说多么有正义感到不吃不喝,完全反抗。她听说了,自己只是筹码,但是她自己扪心自问,发现如果她真正被带到战场上,实不会帮助任何一方的——她自认为已经把债还清了。

 

艾库美亚像之前的任何一次一样西装革履,给人一种英俊挺拔的感觉。安特库不喜欢他,但他是“饲主”,安特库拿他也没有办法。艾库美亚邀请她坐在了自己办公室里茶几对面的沙发上,久久坐着,一言不发。安特库习惯了这种无趣的端详,向后靠在了沙发上,开始尝试用精神力攻破精神屏障。

 

“还适应吗,小姐?”艾库美亚的话来的漫不经心,突如其来。

 

“在哪儿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不是金刚,我没有义务为你效力。我们只是交易关系。”安特库当然知道艾库美亚的潜台词。她不希望自己的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切开黑的人掌控着。“觉得烦就弄死我算了。”

 

“怎么会呢?亲爱的,没有人会在自己卧室里引爆炸弹。”艾库美亚甜腻腻地说。“希望你的好朋友还记得你——你的死让她对塔产生了一些意见吧,积累的越高越好,我们不需要是颠覆塔的那个人,我只需要塔消失掉。”

 

安特库震惊地抬头看着艾库美亚,愤怒几乎从她的眼睛里溢了出来。她完全不敢相信艾库美亚竟然会这样对待法斯法菲莱特——如果是这样,她的确是一个筹码没错,甚至更糟……她会成为让塔毁灭的原因。她知道,法斯法菲莱特会有一股救她的执念,会对塔逐渐失去信任——塔已经失去了强大的帕帕拉恰,如果法斯法菲莱特反目成仇,后果令她难以想象。

 

“现在,如果我死,塔会不会有好的结果?”安特库问着,手攥了起来,骨节发白。

 

“所以啊,我们不会让你死,不论是在于我们还是在于你。依我们的技术,你是绝对不可能自杀成功的。而且,就算你死了,也依旧可以做筹码——我们只要说你活着就可以了——这样做很简单。”艾库美亚晃了晃茶杯,一边观察着瓷杯里液体的色泽一边轻声说。

 

安特库琪赛特慌乱地站了起来,似乎是想要逃跑,却无处可去。艾库美亚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臂,微笑了一下。

 

“享受最后的狂欢吧。”

 

*****

 

“你说什么……安特库琪赛特还活着?”杰德从办公桌上抬起头,表情犹豫。“艾库美亚怎么可能没有把她做成战斗武器?”

 

“从拉碧斯那里拿到的情报就是这样的。她在里面详细地写出了月人工厂的所有位置信息……还有一些高层工作人员的基本信息。唯一缺失的就是一个叫‘博士’的女研究员,她貌似只是叫博士,人们都管她叫这个。还有副的细节就是,安特库琪赛特被治疗好了之后,被软禁了。”尤库蕾斯烦躁地抓了抓额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刘海。“我猜测是筹码……艾库美亚之前是学习国际政治出身的,他压下的注,一般都会有用。”

 

“安特库琪赛特……她对与我们来说万分重要吗?”杰德叹了口气。“我们现在还在修复期,最好要减少斗争,战争最好没有。但是这样的话基本上就是在说她没有用处,可以杀掉。我们——”

 

“呀,呀,果然呢,又要牺牲一个我们可爱的同胞了吗?”是露齐尔,走近的声音是高跟鞋敲打在地上的清脆响声。“我们的议长原来还是会犹豫一下的吗?可怜哦,帕帕拉恰是没有得到议长大人的怜悯呢!”

 

“闭嘴,露琪尔。这里是讨论决策的地方,你无权插足。”杰德的声音僵硬,藏着强烈的愤怒。“跟你说过,没有任何决定可能是万全的。如果你看不惯,就走远一点。”

 

“对整体哨兵向导精神力量调查报告与调整就放在门口的桌子上了,你自己拿。我一介草民,先滚蛋了。”露琪尔波澜不惊地抖了抖褂子。“顺便,这件事情,法斯法菲莱特有权利知道吧?

 

“你——等等,你先回来。”尤库蕾斯突然发声。“先把消息压着点吧,如果这个时候让她知道,塔可能就会被毁掉了。”

 

杰德愣住了,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明白过来。“艾库美亚……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天才。”

 

*****

 

“所以说啊,坎可姆,你那个男朋友靠得住吗?”郭斯特轻轻地拽了拽坎可姆的袖口。

 

“啊,你是说艾库美亚么?当然,他很信任我,甚至带我逛了他们的车间。现在拉碧斯和我们还在靠这个吃饭。”坎可姆回答,抓了抓松软的银灰色头发。“拉碧斯把这个情报高价卖了出去,同时还得到了其他的情报——大概最近收入会不错,给新年留些吧。”

 

“那就太好咯!”

 

*****

 

当波尔茨推开训练室的门时,看到法斯法菲莱特安静地靠在训练室的墙边睡着了。她的双臂以及其疲惫的姿势摊在地上,金属关节拖着肩头,有些扭曲地下坠。她的头无力地垂下去,翠色的短发遮住了合着的眼睛。刀被放在一旁,原本能系在腰带上的皮绳子绕着刀鞘缠起来,细心地打了结。

 

波尔茨从前很难想到自己敬佩一个人或是对于一个人自愧不如,然而当她看到深夜亮起来的训练室的灯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会从她的心脏里传出来。她知道法斯法菲莱特因为新换了手臂而内分泌失调,没有睡意,也知道因为她的适应程度还没有调到最高,训练效率比起自己要低很多,但仍旧她会越发地认可法斯法菲莱特,有时甚至还会为她是因为另一个人这么拼命而感到有些不舒服。

 

安特库琪赛特还活着,信息发到波尔茨的传讯器的时候她还不太相信,但鉴于拉碧斯是情报员中信誉最高的,她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杰德把安特库琪赛特变成筹码威胁塔的事情告诉了波尔茨,本意是让她把这个消息尽可能瞒住法斯,却让她心里一紧。波尔茨作为一个和法斯精神结合的哨兵,清楚地知道安特库对于她来说是多么重要,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传到她的耳朵里,最后的结果不堪设想——不论是突然离开塔还是按照艾库美亚的指令牺牲自己或打进塔的内部,都是威胁重重。另一方面,波尔茨不否认有私心在里面——虽然作为一个抗压能力极强的人她不是很介意高风险,但内心深处她期望着安稳的生活。她能容忍晚退役,但大概不能容忍塔被降伏,或是被战胜,过上奴隶的生活。同时,她也不大能容忍一个她很关照的女孩儿面对敌人束手就擒——实话实说,有点丢人。

 

波尔茨在把法斯法菲莱特扛回宿舍和给她披上衣服之间纠结了一会儿,最终决定了后者。毕竟法斯的觉浅,容易醒,本来就因为生物钟紊乱睡不着觉,这会儿好不容易睡着了,真的扛她回去可能会弄醒她。只是波尔茨把自己的外套拉链拉开的声音就弄醒了法斯,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嗯——几点了,波尔茨?”

 

“刚过零点。醒了就站起来自己走,回宿舍,别练了。能睡觉就去睡觉,精神力能得到休息。”

 

法斯法菲莱特愣了一会儿,低头嗯了一声,站了起来,习惯性地抚了抚剑鞘。

 

“明天我想练习精神突破,可以吗,波尔茨?”她的视线别过波尔茨,盯着训练室的门框,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闷闷的。

 

波尔茨愣住了。精神突破,就是要破开她的精神屏障,看到她的精神世界和脑子里所想的东西。如果这样,安特库琪赛特的事情会不会暴露……如果暴露了,一定不好过。

 

“走吧,先去休息,明天六点钟我去叫你起床。正常训练完了再说精神突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