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石之国

282.6万浏览    41603参与
ALLen(x)

这个月的宝石国图透看了。
我觉得宝石国这样的发展挺有趣的,这样的小黑也很可爱。倒不如说这样下去后面的剧情更值得期待。宝石国的角色们是会变化的,这点非常好。
至于说拆cp的朋友们,其实宝石国最有魅力的并不是cp,而是个人啊…我是发自内心地这么觉得的。你要是觉得买入的cp股都是玻璃渣,一口啃下去全是血,那你可以试着厨单人算了。提前看透提前超脱啊朋友们,反正又不是不厨cp就活不下去的病症。你要是只是因为官方拆个cp你就痛哭流涕破口大骂口不择言去黑别的角色那我只能说,你这样是得不到快乐的,你活该【。
退一步讲,就算你不想厨单人,那么你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月球时装秀啊朋友们!!!!你们不期待月球时装...

这个月的宝石国图透看了。
我觉得宝石国这样的发展挺有趣的,这样的小黑也很可爱。倒不如说这样下去后面的剧情更值得期待。宝石国的角色们是会变化的,这点非常好。
至于说拆cp的朋友们,其实宝石国最有魅力的并不是cp,而是个人啊…我是发自内心地这么觉得的。你要是觉得买入的cp股都是玻璃渣,一口啃下去全是血,那你可以试着厨单人算了。提前看透提前超脱啊朋友们,反正又不是不厨cp就活不下去的病症。你要是只是因为官方拆个cp你就痛哭流涕破口大骂口不择言去黑别的角色那我只能说,你这样是得不到快乐的,你活该【。
退一步讲,就算你不想厨单人,那么你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月球时装秀啊朋友们!!!!你们不期待月球时装势力和地面时装势力的争锋较量吗!!!!【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虽然每月更新的剧情都让人猜不透,但是猜不透这点是最棒的!这就是市川老师带给我的快乐!【而是你要享受这个过程.JPG
一句话,佛系一点,不要黑角色,这样下去你的脸会比夜空还黑。

adorrrKable
可爱我推(严重滤镜

可爱我推(严重滤镜


可爱我推(严重滤镜


宝石渴求症
还是宝国相关摸鱼。我斗胆打个t...

还是宝国相关摸鱼。我斗胆打个tag。

还是宝国相关摸鱼。我斗胆打个tag。

水獭

瓜切好了(●°u°●)​ 」🍉🍉🍉

瓜切好了(●°u°●)​ 」🍉🍉🍉

如常☆
我画画太丑被关了起来

我画画太丑被关了起来

我画画太丑被关了起来

SEikei
(上色) Tread soft...

(上色)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上色)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秋来满山落枫

最近经常出现有人开多个小号、打多个热门tag来发广告骚扰信息的情况。严重影响吃粮体验。我一个人多次举报还是无法断绝这种情况(这人过一会就会换号),希望大家一起帮忙举报或者向官方反映一下。占tag致歉(过今晚删tag),谢谢!

@LOFTER官方博客

最近经常出现有人开多个小号、打多个热门tag来发广告骚扰信息的情况。严重影响吃粮体验。我一个人多次举报还是无法断绝这种情况(这人过一会就会换号),希望大家一起帮忙举报或者向官方反映一下。占tag致歉(过今晚删tag),谢谢!

@LOFTER官方博客

球磨川黑系/くまかわ黒系
波哥真的是我画起来最顺手的宝石...

波哥真的是我画起来最顺手的宝石人。
三白细长眼黑发中分。
这辈子都跟波哥走。
【这是新买的ipad上涂的。】

波哥真的是我画起来最顺手的宝石人。
三白细长眼黑发中分。
这辈子都跟波哥走。
【这是新买的ipad上涂的。】

世界之外

【医议】这番好戏已开腔(4)

#诈尸。有微量车车,新手,不好食。但被屏了,重发,超惨。

#前文1 2 3

#存稿快放完了但我不想写jpg


四【尘埃中心潮暗涌】


从那次晚餐之后,加德约摸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去过戏场了。就如同金红所说,这月滩已经不像表面那样平静了。

他隐约有所察觉。父亲越来越多时候皱着眉,应定那群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有意无意的分了站队。

但每次询问都只能换来父亲一句“没事”,欲盖弥彰。他知道父亲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加德苦笑着,既然出生已经决定了,那哪还有不参与的可能。

现在开始后悔,有什么用。


林少爷并非不学无术,相反,他...

#诈尸。有微量车车,新手,不好食。但被屏了,重发,超惨。

#前文1 2 3

#存稿快放完了但我不想写jpg


四【尘埃中心潮暗涌】

 

从那次晚餐之后,加德约摸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去过戏场了。就如同金红所说,这月滩已经不像表面那样平静了。

他隐约有所察觉。父亲越来越多时候皱着眉,应定那群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有意无意的分了站队。

但每次询问都只能换来父亲一句“没事”,欲盖弥彰。他知道父亲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加德苦笑着,既然出生已经决定了,那哪还有不参与的可能。

现在开始后悔,有什么用。

 

林少爷并非不学无术,相反,他的能力和才气是月滩出了名了。在读大学时,加德就是年级第一,军事系的老师曾叹若是他再早生几年必定也是一名建国大将。

当时老师眼中还有着深深的惋惜与无奈,可那时的加德不懂这是为什么,只当是在惜自己生不逢时,活在了战后的和平年代。

现在他或许明白了点。

那大概是在惜他生在了林家。这个在战争年代用不光彩的手段爬到顶层,却在如今几乎成为众矢之的的林家。

 

加德无法认同父亲曾经的做法,但也无法弃这个养育了自己的家不顾。

他想要担起责任而非逃避,即使前路是荆棘遍布,他也必须走下去。

屋外是青冥浩荡不见底,挡下这次狂风骤雨,他就有信心带着林家走回正道。

 

“加德。你的生日快到了。今年还办生日会吗?”林老爷子慢慢踱步到桌旁。他是典型的读书人外貌,带着一副圆框眼镜,温文儒雅。

叫人怎么把他和那个踏在尸骨上的血腥之人连系在一起。

加德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理了理文件,藏去眼中的叹息:“办吧,如果真有人现在就想对林家动手,置我于死地,再躲也是没用的。还不如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与平常一样的好。”

 

还可以顺便邀请金红,好久没见了。

想到那人漂亮的发,想到那人上挑的眼,便有一种吃了蜜般的甜从舌尖留到心间。加德想,或许自己真的不太正常了吧。

 

加德的生日在十天后,他本想借着送请柬的由头再去一次戏场,只可惜林老爷子担心独子的安危,硬是不许他出门。

暖黄灯光下的信件已经仔细上了封泥,看上去和其他邀请函没有任何区别。只有加德知道,这里面封了一颗心。他本想亲手去送,但如今却只能交予信使。

金红收到这封信后是否会如约前来,他不知道,那人向来是随性而为的,就算把他的心丢进垃圾桶也不为怪。

 

他想象着金红收到邀请函时的样子。

你是否也会如我想你一般想到我。


——————————————


生日会当晚,林家在城郊的别墅被装扮得富丽堂皇,迎接着心思各不相同的客人们。为表达诚意,加德亲自站在门口接待,即使他想接待的只有一个人。

大少爷的演技着实令人不敢恭维,脸上挂着的客气微笑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敷衍,目光只是一个劲儿急切的看着远方而忽视着真正的来宾。

 

“在等谁呢,林少爷。”应定有些奇怪地上下打量着。

“没等谁。”加德语速飞快,瞅了瞅应定带来的女郎,又是新面孔,“你小子撩人技能可真是高超。赶紧的进去吧,还是说你要和我一块儿在门口吹风?”

应定轻轻的切了一声,抬脚进门,嘀咕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穿进加德的耳朵:“我可比不上你,至少那位主我可是连话都说不上。”

 

加德耳朵一红,恼的转身就想锤他一拳,可应定早就脚底抹油溜进去找人谈天说地了。

他心中暗叹了口气,四处张望着。今晚他看见了很多人,但还没有看见想见的人。

或许是不来了吧,他如此想着,却突然听见一声细微的闷响。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看见一双金色的眸,带着细微的笑意翻入了屋旁花园的墙里。

墙角处倒了一位警备,加德本不想管,但要是真的什么也不说怕是会告到林老爷那里去。他抿了抿唇,唤醒了那侍卫,嘱了句那是自己的熟人,又回头看看确认不会再有人来了,才匆忙转身绕进花园。

 

金红一点也不像是偷偷从墙上翻进来的不速之客,加德寻到他的时候,他正细细观赏着面前开的娇艳的花儿。

“我叫人送请帖了,为什么不走正门?”加德有些啼笑皆非。

“你爹不欢迎我,就算我拿着请柬他也会赶我出去。”金红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再说,我不喜宴会,也不是来参加宴会的,何必走正门。”

他鎏金的眸直勾勾地看着加德,加德想,这的确是自己喜欢的模样。

于是他拾步上前,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我也不喜欢。”后半句话被加德截下咽下了肚。他只想与一人度过这个生日。

 

加德以为会是熟悉的漫长沉默,但金红却倏地望向那喧闹的别墅,眼中带着几分警觉。他还想开口问些什么,然而那抹金色已经藏进了阴影里。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他躲进去,加德绝不会相信这里有人。

现在也没必要开口问了,因为问题答案已经走过来了。

 

林老爷拄着手杖,步伐从容不迫:“加德,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待着?”即使年老却依然锐利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视着,只可惜什么也没有找到。加德没有错过他眼中的困惑。

 

“没什么,透气。”加德清清冷冷地应着。

林老爷似是叹了口气:“先进去吧,去敬敬酒打打招呼,走个过场。之后随你。”

“……嗯。”加德下意识想要看向金红,但林老爷子的眼神还黏在自己身上。他眨了眨眼,走进了屋子。

 

以前的生日会上只有一些自己邀请的友人,不像这次,多的是虚伪的笑脸面具。加德一一笑应着贺词,手中摇动的香槟虽说已经无数次送到嘴边却没什么减损。

这次宴会,这些人,都只是为父亲请的。虽说是加德的主意,但有金红在他便没了心思来处理这些,反正林老爷子也没有老到不能管事的程度。

 

他重新回到了花园,脱离了如芒在背的一道道视线,攥着手里的约摸巴掌大小的礼物盒子,回到了他想见的人面前。

花园深处的姹紫嫣红簇拥着一张长长的木椅,似是刻意营造什么复古的氛围。多年的灰尘积攒在上面,本该是这样的,可现在被清理的干净。金红抬头看见他,嘴角微微上挑着伸手无声地招呼他过来坐下。

郊外的夜空分外的晴,点点星光看的比在城里清晰的多,那些光点联结在一起缀成了比月光更皎洁的银河。

重重花草像是隔绝了人烟,于是这样美丽的夜空便只供他们两人心醉。

 

金红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加德,竟有几分孩子般的喜悦:“打开看看。”

他这么说,加德也变这么做。入目的翠色让他愣了一秒,谁晓得一个小破盒子里面居然装了一个值钱的玩意。

“林少爷,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名字应该是‘Jade’,翡翠的音译吧?”金红将盒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个男式的戒指,银色指环,镶了颗指甲盖大小的绿色宝石,确实好看的很,“所以我特地挑了个翡翠戒指,当作生日贺礼。”

加德未曾想过这个对所有人都毫不在意的人会给自己准备礼物,一瞬间心跳如雷。他感受到耳上泛起的热感,连忙开口掩饰:“这……这个很好看啊,不过应该是假的?毕竟真的价格可不小啊……”

加德本只想随口扯个话题,声音却越来越小。他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人,面前这块翡翠的色泽不仅不像是假的,反像是上等货色。

 

“是真的。”金红眉梢的笑意愈发明显了,好似十分乐于看到加德这般模样。

“林少爷不必想太多,我不是喜欢送别人东西的人,却也不是个缺钱的人。我只送我想送的人,而送出手也必然是要让人满意的。糊弄着多没意思。”

他的笑声压抑着从喉间细碎的传出,加德忽然明白自己的心思可能早就被人看的通透了。

 

他捏了捏另一只手里的自己的礼物盒,发现自己竟紧张的出汗,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懊恼——看看金红送礼送得多干脆。他一咬牙,也想讲礼物塞过去,耳畔却传来轻柔的歌声。

是金红的声音,哼着未曾听过的曲调,或许是什么地方的民谣。很简单的调子,透着温柔的味道,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伤感。

可偏头看去,金红脸上又是没有伤感的,硬要说的话可能有几分怀念的意味。加德惊觉这可能才是金红最放松的模样。台上台下,他之前所见过得每一个他,眉眼都从未像现在这样舒展开去,带着温和的笑意。

 

“一直盯着我作甚,呆了吗?”

金红收回了望向月亮,又透过月亮投向未知远方的目光,眨了眨眼,又恢复了促黠的模样。

“才没有。”加德惊艳于安静的金红,又觉得这样坏心思的金红才是金红,于是他决定把前面的一瞬间藏在心底然后珍惜面前的人,“你刚刚哼的是什么歌?挺好听的。”

金红的表情僵了一秒,竟是维持不住笑意,流露出几分无奈:“这首啊……是我一位朋友自己作的,只可惜还没写完,也没有给这曲子起过名。”

“这样啊。”加德直觉不应继续这个话题,“对了,你生日是什么时候?你知道了我的生日,我却不知你的,总觉不太公平。”他煞有介事的说,却自己也忍不住笑。

“我没有生日,”金红伸了个懒腰,声音也多了几分慵意,“我是孤儿,没人告诉过我,我是什么时候被生下来的,我连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只有模糊的概念。”

 

这个回答是真的出乎加德意料,他攥紧了手中的盒子,又松开。也好,他想。

“那,”他转过头去,眉眼带着微弯的弧度,看进那双上挑的眼中的神情却是认真的,“金红,不如将今天当做你的生日吧。”

“你看,和我同一天,以后我们就能一起过生日了。”

 

金红似乎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主意吓到了,脸上写满了愕然。加德以为这不被认为是个好主意,讪讪一笑,便想要开口救场。

“好。”金红低着头,出口的字声色暗哑,他垂在长椅上的手握成了拳。加德分辨不出他的心情,但他想,既然同意了,那应当是开心的吧。

 

加德冲金红摊开了手掌,其上端着用红色彩纸包裹的礼物盒,看上去比金红那个盒子用心多了。现在他也能大方的拿出礼物了。

“本来就想着今天要把这个送给你,现在还能充当生日礼物,看来是我赚了。”加德随口开着玩笑,“打开看看。”

金红看上去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又是平时的模样:“那还真是麻烦林少爷了,自己的生日还要给别人准备礼物。”他回敬着玩笑,依言拆开包装,眸中闪过一丝讶异。

“这个胸针是我前段时间去首饰店定制的,上面镶得是金红石,虽然不如翡翠值钱,但和你一样是依着名字买的。”加德用手支着脑袋,翠色的眸子中藏了几分得意,“我们到也算是不谋而合。”

 

金红难得没有回嘴,只是端详着那个大概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胸针。今天是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他想,今天他还收到了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礼物。

他甚至有久违的眼眶酸涩感,他的眼泪当是早就流干了的。

人可真是种容易感动的生物,可他突然想要去相信一次。

 

“金红?”

“露琪尔。”金红突然说,“我叫露琪尔。”

他握住加德的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写着,是认真的力度。露琪尔指肚处的皮肤并不光滑,反而粗砺的很,在加德的掌心中留下了痒痒的感觉。

 

R,u,t,i,l,e。

Rutile,加德在心中默念,是金红石的意思。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听到的。

 

管他呢,加德想。

他喜欢的人终于从心底接受他了。有这点不就够了。

他看着面前露琪尔抿着的薄唇,那一向是苍白的,没有血色。他凑了上去,用自己同样苍白的唇去印这双唇。

露琪尔没有推开,他起初是握住了加德的手,然后他用舌尖破开了那层苍白,用手臂环住加德,将他拥入怀中。

 

是树木的味道,露琪尔想。

是铁锈的味道,林加德想。

荒唐的恋情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中无声地拉开了帷幕,无人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被屏了,不敢皮了,乖乖走链接 


晨光微熹时分,加德睁开了眼,从腰开始往下都又酸又痛,让他简直想骂人。

始作俑者正好整以暇的一手支着头,一手绕着加德散开的发。他大概是睡前已经褪了外衣,被褥下只有一层薄薄的贴身衣物。

露琪尔看上去很瘦,像是整个人只剩下了骨架,但力气是不小的,他记得他昨晚箍住自己的手是多么强硬。

 

他转了个身去抱住自己的新晋恋人,轻轻描摹着他背上交错的凸起。

“你爹应该已经查到我的事情了。”露琪尔的声音还带着些昨天的沙哑,是在高潮时附在他耳边轻唤的那声“加德”一样的音色,勾的加德面红心跳。

即使话题并不轻松。

“嗯。”加德没有否认,“但他没和我说。”

露琪尔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抱紧了加德:“他会后悔的。”

 

“……”加德没有回应,只是皱了眉,抓着露琪尔肩的手一个用力。

“嘶疼,你该剪指甲了。”被抓的人也不真心埋怨,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加德靠在他的胸口,听见他的心跳明明是不平稳的,“……你不问吗?”

“你就是你。”

轮到露琪尔沉默了,他看着加德的眼,那眼角还有昨天沁出生理性泪水的痕迹,然后他笑了,“是。这次倒是被你教育了。”

 

“露琪尔。”加德一撑手半坐起来,“如果我说,想让你住进我家,你会答应吗。”

“我是真的喜欢唱戏,才会去当戏子。”露琪尔只是看着手上的发,一圈圈的绕着。

加德捏紧了手下的床单,攥出一把折痕。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但……就这段时间好吗。等一切处理完。”

露琪尔终于放过了那一小缕头发,他与加德对视着,谁也不说话,谁也不移开目光。

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望向了天花板。

 

“好。”


—————————————— 


“金红,你想好了?林家现在可是多事之秋。”绪之缤的老板娘双手环胸,目光满满都是不赞同。加德在一旁听着这句多事之秋,感慨这位也是个不给面子的主。

“多谢了杨姨,我很清楚。”露琪尔难得一副有礼的模样,却是不松口,“这几年麻烦你照顾了。”

杨姨看看加德,又看看露琪尔,眉头越锁越深,想要开口说什么又心知面前人是个不听别人话的脾性。最终气不过只能转身冲他们挥手赶人。

“走吧走吧,好自为之吧你!”

 

露琪尔看她气冲冲的进了戏馆也只能无奈的笑笑。加德过来牵上她的手,比他的手要暖和些,于是温度便传递了过来。

 

他想。

他和加德两个人对比这个世界就像两粒尘埃,渺小而微不足道,却又无法脱离群体而存在。

尘埃的末途是怎样他不知道,飞蛾会不会被火烧死他也不知道。

 

帷幕才拉开,上演的是悲是喜他只有演下去才能看到。


tbc.

亢木

来自沙雕群友的分享。
你们品品工艺组的颜值| ू•ૅω•́)ᵎᵎᵎ

来自沙雕群友的分享。
你们品品工艺组的颜值| ू•ૅω•́)ᵎᵎᵎ

不会画画的蓝毛鸽

黑曜石小姐姐(哥哥)!
三张都是一样的(ノ_ _)ノ
我画画真丑比个辣鸡给自己1551
左胳膊那里当作关节碎掉了吧不然太奇怪了(ノಥ益ಥ)
我真的是……字都写错了(ノಥ益ಥ)

黑曜石小姐姐(哥哥)!
三张都是一样的(ノ_ _)ノ
我画画真丑比个辣鸡给自己1551
左胳膊那里当作关节碎掉了吧不然太奇怪了(ノಥ益ಥ)
我真的是……字都写错了(ノಥ益ಥ)

夜莺
宝石人画起来好爽啊

宝石人画起来好爽啊

宝石人画起来好爽啊

Melon瓜

配合肩上的透光,放在光线下挺好玩的x

配合肩上的透光,放在光线下挺好玩的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