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石之国

223.8万浏览    38532参与
HIMI
我等不了漢化了先發圖////...

我等不了漢化了
先發圖//// 月裝三人組

我等不了漢化了
先發圖//// 月裝三人組

決望的瓶裝瓶子
一只碎掉的磷叶石,第一次画宝石...

一只碎掉的磷叶石,第一次画宝石头发手生xd

一只碎掉的磷叶石,第一次画宝石头发手生xd

超帅的天使

你好!我是天使!试下发东西什么的 是一些垃圾 P1的宝石碎片和水银是素材 我夸爆爱笔思画的素材!!太好用了!!

你好!我是天使!试下发东西什么的 是一些垃圾 P1的宝石碎片和水银是素材 我夸爆爱笔思画的素材!!太好用了!!

无名渣…
水彩摸鱼(=・ω・=)

水彩摸鱼(=・ω・=)

水彩摸鱼(=・ω・=)

美团外卖   空柒//手动滑稽

一个下午的肝ww(懒癌患者一名)
上色废
www有没有大佬带(悄咪咪)

一个下午的肝ww(懒癌患者一名)
上色废
www有没有大佬带(悄咪咪)

皇皇的梦箫

妈耶,终于中考完了,考试期间的摸鱼
灵感来源是流云景太太,太太真的超级棒

妈耶,终于中考完了,考试期间的摸鱼
灵感来源是流云景太太,太太真的超级棒

七步之遥。

/Megeara(中)



/精神分裂症辰x妄想症钻,倒过来无差

/有较大年龄差距,我流bl

/ooc中二爽文

/雷者点叉,拒绝撕逼

Summary:年下钻倒追辰的欢乐悲剧

比较短小……但是我的线在慢慢展开……↓

04

“……你看那个人啊,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你看他一表人才的,没想到因为强暴幼女进了牢子啦!”

“据说他以前还是个法官呢!啧啧……我早就说伊卡利亚的司法体系不过关,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人啊!”

“禽兽!畜生!他还从我家借过扳手呢,想想就后怕……以后要叮嘱我女儿离这些人远一点……”

男人倏地从床上挣扎起身,一双眼睛瞪得睁圆,像是缺氧者渴求空气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是梦。

中...



/精神分裂症辰x妄想症钻,倒过来无差

/有较大年龄差距,我流bl

/ooc中二爽文

/雷者点叉,拒绝撕逼

Summary:年下钻倒追辰的欢乐悲剧




比较短小……但是我的线在慢慢展开……↓
















04













“……你看那个人啊,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你看他一表人才的,没想到因为强暴幼女进了牢子啦!”


“据说他以前还是个法官呢!啧啧……我早就说伊卡利亚的司法体系不过关,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人啊!”


“禽兽!畜生!他还从我家借过扳手呢,想想就后怕……以后要叮嘱我女儿离这些人远一点……”







男人倏地从床上挣扎起身,一双眼睛瞪得睁圆,像是缺氧者渴求空气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是梦。


中年男人身上的囚服早已被潮湿的汗液浸湿。他重重地垂下头,下意识地用双手环抱胸部。他发挥着人类原始的本能,恢复成了婴孩在羊水里蜷缩的姿势。过电般的恐惧和压抑墙倾楫摧地向他压来,他的身体筛糠似的痉挛着,五官在梦魇的侵扰下扭曲变形。


他在半梦半醒之中掉入了时空的隙间,强大而压迫的虚幻是一堵倾倒的石墙。


恍惚间,他又看见了十年前的那一幕——


年幼的女孩儿站在指证席上,周围是安抚着女孩儿的警护人员。女孩子浑圆白皙的鹅蛋脸上布满泪水,红红白白的斑块之下一片泥泞。幼女穿着洁白的连衣裙,裙子冗长的下摆遮住了她满是红痕和淤青的下体。


她抱着怀里的熊形玩偶,喑哑嚎哭出声。


她大喊着。大喊着。


“就是他,就是那个叔叔。”



男人错愕,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却如鲠在喉,一个音节也吐不出来。他颤抖着低下头,映入眼眸的是自己三十岁时的双手——那是一双精壮而富有活力的手,皮肤泛着滟滟光泽,青筋暴起、脉络清晰,年轻的血管里雀跃着艷红的液体,好似赞颂着青春年少的凯歌。


只是,本应坐在审判席上的红发法官此时此刻却站在了被告席上,他手脚都系着镣铐,镣铐泛着锈光的金属滴里当啷作响,他被剪翳下翅膀,宛若牢笼囚鸟。


陪审团的人纷纷捂嘴蹙眉,对着被告席上的男人指指点点。他们的目光充斥憎恶反感,好似正在见证一头最凶恶的野兽接受法律的制裁,见证该隐被拔去翅膀,堕入地狱。







他猛然惊醒。环顾四周,他确定自己还身处熟悉的囚室。而右侧的孩子仍然安详地睡着,白色的睫毛随着微弱的呼吸上下起伏。



梦。



他轻声喟叹着,把头颅埋入双臂,红色的长发在骨骼吐出的肩胛上落地生根,筑起一道钢铁的墙壁,把湿冷的空气隔绝在组织细胞之外,随即落上一道藤蔓枷锁。绵长而激烈的痉挛终于趋于缓和,呼吸逐渐平复安稳,方才被残忍地抽离出胴体的理智也从四肢指尖回溯到了中枢神经。


流水样的月光从囚室冰凉的铁质栏杆渗透进来,触碰在水泥地面上,融化成一滩不见底的奶白色深潭。


他彻底无眠。只好侧过身注视着酣然入睡的少年。


戴亚的呼吸平缓而富有韵律。少年唇角微扬,勾出一抹下弦月般的弧度,似乎正在做着一个甜美的梦。孩子的双腿的轮廓在被衾下隐隐约约,修长洁白如玉。


他知道,那具胴体是贞洁的处子,是来自北方雪国的罪恶,是月光下的一头麋鹿雏儿,也是男人在年轻时所听到的怪诞童话中的森林精灵。



辰砂好像能透过孩子薄如蝉翼的皮囊看见他胸腔里年轻的心脏,那颗器官在众星拱月般芜杂的血管中央热忱剧烈地跳动着,和着中年人颤抖紊乱的鼻息在微凉的空气里共振。



炽痛,而哀恸。






好在,他一次次确认,一次次确认,终于笃定了一点。


他对孩子只是父亲对孩子般的怜爱。


不夹杂一点性欲。


他不爱他,也不会爱他。


自己和十年前一样,坚守住了自己心中的道德和秩序。


他在月色中松了口气。








翌日,辰砂和戴亚一同前往公狱的教堂祷告。


在伊卡利亚星上,虔诚的信徒为数不多,公狱中的信教徒更是寥寥无几,破败不堪的教堂便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清晨,就在光线还没从雾霭的阴翳中渗透出来的时候,一老一少两位囚犯跨过高高的石阶,二人提携着踩过荒芜的莠草,像两具纸偶人一般,在巨大的石膏圣母象前久久伫立。一只只破碎的石膏质白鸽飞入辰砂的眼眦,他虔诚地闭上双眼,在胸前画着十字架,嘴里念念有辞嘟囔着。


临行前,中年男人微笑着和神父告别。


他的眼角扫过教堂院落里那一排密不透风的木质隔间——他知道,那里是告解厅,是忏悔室,是罪行得到上帝赦免的公堂,是他从未涉足半步的秘密花园。


他不曾有罪,无需忏悔。








大部分时候戴亚对辰砂在某些方面的愚昧和古板嗤之以鼻。但他已经渐渐学会从善如流,学会了了不去把这些鄙夷和厌恶宣之于口,学会了在辰砂祷告时在一旁呆若木鸡地杵着,缄默不语。


少年砥砺而坚定。他从未放弃过追求辰砂,也不惧做出一些看似出格而鲜廉寡耻的行径。有时候,他会在只有两人的囚室里晃来晃去,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囚服上衣。或是在“劳动改造”后大汗淋漓地腻在辰砂身边。年轻的躯体被津液浸湿,年轻活力的曲线在半透的囚服下隐约浮现。


他牵过辰砂的手,羊脂玉般的手指拂过斑驳的窄墙,恶趣味地摩挲着男人因长期劳作而布满老茧的指根。他隔着纤维布料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前胸,嘴里吐出温热诱人的情语,脸上却是比亚当的肋骨还要纯洁的温软笑意。


你听啊,这颗心只为你而跳。


这时辰砂厌憎地缩回手,把头扭到一边,眉间落满阴影,胃里一通翻江倒海的恶心。


他问:戴亚·戴蒙德,毁掉我到底能给你带来多大快感?


男人知道,他比谁都要清楚,明了——他们之间隔着鸿沟般的马尔马拉海,而他心海的每一片浪花都在向小亚细亚半岛逃亡。可是孩子一厢情愿,偏偏要克服千难万险在二人间筑起达达尼尔海峡,链接起遥远而壮阔的爱琴海,向大陆的内部通勤徜徉。


而戴亚笑着,心满意足地看着男人耳根上的绯红,一脸诡计得逞的餍足。



他知道。



他要故技重施。


他要重蹈覆辙。













05


















伊卡利亚的天气逐渐变得湿冷,天空上浓墨翻滚,聚集黏腻成劣质胶水质感的一团,似乎在几天之内便会有一场瓢泼大雨光顾。好在气温尚温热,从海洋吹来的湿热气流还可以支撑植被们勉强生长。囹圄之中大多是些上不了台面的蕨类植物和裸子植物,墙边的冬青业已开了头一遭,在石砖的夹缝中负隅顽抗。



戴亚把它们和莠草摘下来放在一起,一板一眼地装点荒芜的四角天空。



星际公狱里的狱警们都会配枪,人手一支。毕竟这里关押的都是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和强奸犯,在极特殊情况下,警卫们有权进行自卫。


不过,这里的日子大体来讲还是和平的。星际公狱中的人大多安分守己,做好份额内的劳动改造工作之后,也并没有什么人来找这些可怜人的麻烦。



但总有例外。









正午时分,男人从窄小的食堂窗口接过一盘切割完好的午餐肉,粉嫩的肉质方才用油脂煎过,还冒着热气,泛着金黄色的油光。这是星际公狱里人类能够见到的为数不多的肉类的一种(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凉了的牛舌和熏猪肉),虽然午餐肉的淀粉含量要高于肉质百倍,也并不妨碍这东西成为阶下囚们眼中的盘中珍馐。


“给,这个给你。别再吃那盐水煮大头菜了。”辰砂把少得可怜的肉推给面前狼吞虎咽的孩子:“你还在长身体。”



戴亚不说话。他知道,反驳和奉承对辰砂来讲是没用的,索性用一双圆圆的猫眼死死盯着盘子里的食物,腮部机械般地咀嚼。



“你知道吗,隔壁的老温斯顿被狱警用枪击毙了,就在昨天。”孩子眨眨眼问道。



“有所耳闻。据说理由是袭警。”



“嗯,今天人已经被处理掉了……我总觉得温斯顿他不会做出这样过激的事情。毕竟……”



“呵呵,我知道。”辰砂轻轻挑眉:“可这还是不是凭那帮家伙信口雌黄。这里有多少倒霉蛋被拎出去,当了枪把子漏筛子,还未可知呢。”



“你似乎不是很惊讶,也不伤心。”戴亚像只泄了气的球,歪着头看着辰砂。



“伊卡利亚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死去,我没办法为每个人吊唁。”




红发的中年男人坐定,将一方盛着白水粥的铁皮碗从桌子上划拉到身前,闭上双眼,开始例行公事地祷告。



“祝老温斯顿安息。”



他做了一个象征着R.I.P的手势,深深舒了口气。




“我一直很好奇,”孩子囫囵咽下一口水煮青菜,“你们这些宗教主义者餐前的祷辞包括什么内容?感谢上帝赐予你们美味的食物吗?”



“不。在我们的认知里,已经没有‘上帝'这样的概念了。”



辰砂念完祷辞,开始不紧不慢地舀着碗里的清水。



“伊卡利亚的宗教体系很复杂。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了安拉和耶稣,没有了宙斯和赫拉,只要你想,你大可以去信仰住在毛榉林里的牧羊人。祷辞也大多不成明文,甚至在其中加上人色彩胡乱编撰,也无可厚非。”



“还真是自欺欺人。”


“聊胜于无而已。”


“我一直认为人的思维会带有强烈的偏向性——偏向于某种自己一直渴望的状态,或者说是欲求不满的状态。这不限于平静童年杜鹃花还是伏特加乐队和醉生梦死的抉择,简单来讲,自我麻痹可以帮助你们逃离苦厄。”


戴亚用手里银色的小叉子一下一下地敲着罐头盒子,抬眸盯着面前的人。



“可是你从前是个法官诶。我知道,这职业在伊卡利亚可是个肥缺,不像狄刻那个鬼地方。怪可怜的,要不是飞来横祸,你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吧。”


辰砂闻言眉头微蹙:“你听好了,我可不是什么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也不是什么住在象牙塔里的艺术家。曾经有太多血淋淋的案情摆在我面前,有太多与我无关的风尘疾苦要强加在我身上。因为我的职业就是这样——它决定了我就是为了见证这些而生的。”



“所以,你还信任着这个世界?”



“不。我选择不去怀疑和仇恨,仅仅是因为人类怜草木青的天性。”



“可是我眼中的世界和你大相径庭。”



戴亚微笑着,脸上略无怒气,只是语气中显露锋芒。



“也许,喜悦可以分享,也许吧。但是痛苦是万万不能的,万万不能。也许人们可以去理解,可以去怜悯但,他们万万不可能感同身受。比如说,十几年前我和我的弟弟一同出逃,辗转流离数十座星球,由于没有户籍而难以长时间逗留。我们曾去过一颗名为波塞冬的小行星上暂居,那里地表之上九成都是海水,为了谋生我们不得不和码头工人生活在一起,每年有近十个月份都在海上漂泊。我知道水手们平时热衷的戏码——他们酗酒、赌博、嫖娼、鸡奸男童,一到了港口就往酒吧和窑子里钻。这不是我空口无凭,而是我一幕幕看在眼里,亲身经历过的。我和我的弟弟,两个左不过十岁的小孩子,亲身经历过的。”


“所以你选择了仇恨,选择了折磨我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子。”辰砂嗤笑。


“不是我选择了仇恨,而是仇恨选择了我呀。”戴亚仍旧笑着:“我的弟弟在十年前因意外去世,我的生活自此之后便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兀兀穷年。我知道,神话普罗米修斯投石造人,可是人远比磐石要顽固冰冷得多,你大概能猜到他们会对一个十几岁的无依无靠的孩子做些什么。”


“也许你当初本不该离开克洛诺斯,人总是要为一个愚蠢的决定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辰砂,你要知道,每一个人,甚至就是那边的那位狱警……”



戴亚伸出右臂,信手指向正靠在石柱边上打盹儿的身材高挑的狱警。可正当他欲开口辩解什么,孩子脸上的表情却在一瞬间凝固成了一副苍白的静画。


是的,一副静画。雕像似的,苍白而无力,孩子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微不可见的半秒之中停止呼吸,肌理经过猛烈的痉挛后霎时间回缩,整个人像是被抽离到了二维空间之中,被镀上了惊愕的镶边永久封存。只有微微颤动的睫毛和下唇还宣誓着他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十几岁的生命。


辰砂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眼神顺着戴亚手臂所指的方向摸索而去,钉在了黑发的警卫身上。



孩子手中的叉子“啪”地一声掉到了地板上。



“波尔茨……”



他祈祷般地呢喃。












TBC.








波波:关我p事。




















翙樂
宝石之国小马耶亚历山大石变石

宝石之国
小马

亚历山大石
变石

宝石之国
小马

亚历山大石
变石

白苏罗_

是庸医!
没有画出第一美腿的感觉【。

是庸医!
没有画出第一美腿的感觉【。

郁如生

随便堆几张还算过得去的图。
除了前两张怕哥 剩下都是原创。

随便堆几张还算过得去的图。
除了前两张怕哥 剩下都是原创。

根号十二。

终于考完啦!!是给亲友的生贺!!!!
议书私设注意

电脑色差使我走火入魔()
第一次打议书tag好紧张(((

终于考完啦!!是给亲友的生贺!!!!
议书私设注意

电脑色差使我走火入魔()
第一次打议书tag好紧张(((

阿郭AQUO
老年組新衣服不得了了我吹爆好不...

老年組新衣服不得了了我吹爆好不好?!


老年組新衣服不得了了我吹爆好不好?!


本少雨木

不要啊!小南极!!最喜欢你了!
加了滤镜的南极石小哥哥敲美!!!

右下角的水印是我的圈名(来扩列),是我画的。
我以后会画敲好看的画的!😊
等我哦!

不要啊!小南极!!最喜欢你了!
加了滤镜的南极石小哥哥敲美!!!

右下角的水印是我的圈名(来扩列),是我画的。
我以后会画敲好看的画的!😊
等我哦!

soy┒
(´-ι_-`)...
  • (´-ι_-`)宝石练习bulingbulinng什么的。。。好难!

  • 本来想画黄钻小哥哥【小姐姐?】吸烟的一个场景。。。。。。但是

。。。。宝石没法吸烟啊⁞⁞⁞⁞꒰ ´╥ д ╥`  ू ꒱⁞⁞⁞⁞真是der

  • 就当他是在思考吧ヾ(•ω•`。)

  • (´-ι_-`)宝石练习bulingbulinng什么的。。。好难!

  • 本来想画黄钻小哥哥【小姐姐?】吸烟的一个场景。。。。。。但是

。。。。宝石没法吸烟啊⁞⁞⁞⁞꒰ ´╥ д ╥`  ू ꒱⁞⁞⁞⁞真是der

  • 就当他是在思考吧ヾ(•ω•`。)

抢墨子的蓝
试了试这种偏3D风的渲染。 勿...

试了试这种偏3D风的渲染。

勿抱,送给别人的。

试了试这种偏3D风的渲染。

勿抱,送给别人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