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宣城

4050浏览    4824参与
我家有个小麦兜🐷

戛然而止的孕晚期记录和突然到来的产后记录🤣

原本打算37周孕检后来写新的孕晚期记录,结果37周➕6凌晨十二点半突然羊水破了😂


37周左右开始就一直处于晚上多困都睡不着的情况,7月19日晚依然一样,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就是睡不着,宝宝基本在10点半11点半动的又动的超厉害,就是睡不着,结果辗转反侧到第二天0点半突然有尿床的感觉,第一反应真的是尿多了要上厕所,还想着不可能是破水吧,结果一坐起来羊水疯狂地流了出来,吓得我赶紧叫妈,立刻起床去医院。。


到了医院就是漫长的检查,胎心监护,没有问题,可是宝宝太小医生觉得还是要保一保看看能不能在肚子里多待一个星期,去了普通病房吊抑制宫缩的水,然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受罪时间,抑制宫缩不仅没起任...

原本打算37周孕检后来写新的孕晚期记录,结果37周➕6凌晨十二点半突然羊水破了😂


37周左右开始就一直处于晚上多困都睡不着的情况,7月19日晚依然一样,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就是睡不着,宝宝基本在10点半11点半动的又动的超厉害,就是睡不着,结果辗转反侧到第二天0点半突然有尿床的感觉,第一反应真的是尿多了要上厕所,还想着不可能是破水吧,结果一坐起来羊水疯狂地流了出来,吓得我赶紧叫妈,立刻起床去医院。。


到了医院就是漫长的检查,胎心监护,没有问题,可是宝宝太小医生觉得还是要保一保看看能不能在肚子里多待一个星期,去了普通病房吊抑制宫缩的水,然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受罪时间,抑制宫缩不仅没起任何作用,感觉还加快了宫缩。。从一点多快两点开始疼,疼到六点,宫缩的疼是真的让人受不了……几分钟一下,几分钟一下。。当我以为宫缩已经疼的无法忍受的时候,内检来了,我去,内检简直是人生最疼没有之一……内检了将近三次,宫口全开。。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人家宫缩一两天都不生,我四个小时就全开了,还挂着抑制宫缩的药。。宝宝是臀位,万一脚出来了就超危险,医生给我塞纱布,疼的我想放弃人生了都,结果没塞成功,医生都慌了,跑着给我推到了五楼手术室。。


进了手术室上备皮然后上麻药,又是超级痛苦的时间,还好剖的整个过程没什么感觉,除了拉扯感,但都能接受,出来一瞬间听见医生说是个姑娘,估计有五斤半,一称刚好五斤,实在是有些小了,生完麻药作用吐了几下,都没什么了。


出了手术室,宝宝直接抱去了新生儿病房,我一眼都没看到。。。


一直到7月23日的今天,我都没有见到宝宝,老公,爸妈都抱过了,只有我看都没有看到。。只有照片和视频。。


在病房的三天,一天比一天恢复的快,前两天还是有点疼,有点受罪的,但是真心觉得跟宫缩比起来都是毛毛雨了。所以剖宫产是女人的福音呀!


宝宝今天做心脏彩超不太好,希望三个月后能恢复的健健康康,还没见到就是个让麻麻操心的宝宝呢,有点黄疸大概还要照两天蓝光,希望能早点见到你吧,我们家的兜兜宝。


听医生说今天查一下血常规,没什么问题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还是挺快的。


这次的记录实在是有些啰嗦,最后希望我们家兜兜宝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长大,为娘的心实在是禁不起惊吓。


知阑

松烟入墨,剑已成书



-推荐bgm《松烟入墨》


--


【拈来轻】


 


寒山凝碧,云无心以出岫。


 


蔺寻在沧曜峰上住了十四年,学了十四年的剑,总算可以出师了。


 


少年还未及冠,脑后松松垮垮束着辫子,张扬的垂在身后。


 


山路算是崎岖,碎石硌得脚底生疼。蔺寻瞄着大块的石头,轻身跃起,头发也随之摇晃着,藏不住满身稚嫩的孩子气。


 


竹影遮了朝日,小径幽幽,不知是什么鸟儿隐在林中,清脆的啼鸣。


 


蔺寻矗在山间,眺望着云雾未散的茫茫尘世,看不清,摸不到,勾的少年心似猫挠。...



-推荐bgm《松烟入墨》


--


【拈来轻】


 


寒山凝碧,云无心以出岫。


 


蔺寻在沧曜峰上住了十四年,学了十四年的剑,总算可以出师了。


 


少年还未及冠,脑后松松垮垮束着辫子,张扬的垂在身后。


 


山路算是崎岖,碎石硌得脚底生疼。蔺寻瞄着大块的石头,轻身跃起,头发也随之摇晃着,藏不住满身稚嫩的孩子气。


 


竹影遮了朝日,小径幽幽,不知是什么鸟儿隐在林中,清脆的啼鸣。


 


蔺寻矗在山间,眺望着云雾未散的茫茫尘世,看不清,摸不到,勾的少年心似猫挠。


 


蔺寻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小巧的鼻尖往前凑了凑,鼻翼轻动,感受着氤氲雾气。


 


“啧,世俗……我来啦!”


 


少年眉眼弯弯,迎着山风自在的呼喊。


 



 


快到山下,蔺寻从身后的虚空里抽出一柄剑,剑身镂着雪松纹。


 


没有剑鞘,蔺寻只是把剑抱在胸前,剑刃折出的冷意惹得路人心惊。


 


蔺寻十四年未下山,连沧曜峰下的小镇都未曾去过。他好奇的左看看右瞅瞅,市集里什么都有,不过他最好奇的,还是为何这世俗之人都这般胆小,躲得他这般远……


 


少年悠哉悠哉地踢踏着脚步,逛进了传说中的酒楼。


 


下过山的师兄们可都对这个叫酒楼的地方赞不绝口……


 


蔺寻眼睛都亮晶晶的,吧嗒着嘴,飞身一跃,踹掉一扇窗户,蹦进了酒楼。


 


二楼的食客都被这突然冒出的持剑少年吓破了胆,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蔺寻看着这些人慌乱的样子,茫然的狠狠眨巴下眼睛。


 


这些人干嘛呀……人家不就想讨杯酒吃吗……


 


搞的好像本少侠是坏人一样……


 


少年状似委屈的瘪瘪嘴,只不过楼里的酒香藏也藏不住,瞬间勾了小少年的魂。


 


“老板!老板!我要喝酒!”蔺寻趴在二楼栏杆上,对着窗外喊,他是没看见老板,也不知道老板该在哪里,不过总归有人听见就行。


 


“来了来了,这位少侠,这……这是本店上好的女儿红……来来我给您倒上!”小二战战兢兢的跑过来,边倒酒边往外面挪,生怕那开了刃、磨的锋利的剑划破自己的喉咙。


 


蔺寻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其他人。他拿起桌上缺了个口子的碗,仰头就是一杯下肚。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蔺寻差点没被这陈年老酒呛得哭出声来。


 


“呜――”少年脸红扑扑的,趴在桌上用剑敲酒坛子。


 


“你们……嗝……骗我……这一点都不好喝……嗝……”


 


“呜呜――”蔺寻拿着剑乱舞,摇摇晃晃的,看不清人脸,只听见耳边木板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


 


蔺寻喝醉了,摸不清方向,竟然直直得从窗口摔了下去。小二不敢看得偏了偏头。


 


蔺寻躺在酒楼窗下,指着楼里有气无力地骂,“小爷再也不要来你这黑店喝酒了……我叫我的朋友们也不来……哼!”


 


少年跌跌撞撞爬起来,大概是嫌手上的剑太重,把它插回了虚空中,又是惊得看热闹的人齐齐咽口水。


 


夕阳映着少年歪歪扭扭前行的路。


 


“喂!小子!给爷站住!”十几个彪形大汉拦住了蔺寻的去路。


 


少年懵懵地揉着眼睛,“叔叔?”


 


“我去你娘的叔叔!老子是你爷爷!”


 


“爷爷我今天非打死你个闹事儿的小逼崽子!”


 


“上!”为首的男人看起来倒是最为瘦削,就是刚刚那个酒楼的老板。


 


蔺寻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那里,无辜的抓了抓头发,又似乎是嫌烦的撇了撇嘴。


 


壮汉上来就把蔺寻推的坐倒在地上,醉晕晕的少年似是忘记了反抗,剑也不会拔了,就这么坐在那里,可怜兮兮的瞪着一步步逼近的坏人。


 


“喂,那边几个!你们欺负个小孩算什么本事?”贺兰峥坐在树上,抱着剑。剑柄上依稀可以看见一个松字。


 


“你是什么人?!”酒楼老板惊疑的吼着。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贺兰……峥。”温润如玉的男人蓦地从树上跳下来,蔺寻只觉得是仙人下凡来救他了。


 


“贺,贺兰大人……小的有眼无珠,还请,请大人别跟小的一般见,见识。”好歹也是出来混的,酒楼老板哪能不知道赫赫有名的苍盟盟主贺兰峥。


 


“小的这就不打扰大人叙旧了……走走,赶快走!”一行人连滚带爬跑了。


 


贺兰峥把剑靠着树放好。


 


“小友!醒醒!小友?”贺兰峥轻声唤着蔺寻。


 


少年微微睁开了眼,看见眼前人,带着些许惊喜的意味,“神仙哥哥?!”转而又昏了过去。


 


贺兰峥失笑,只好抱了少年,回了他在此处的府邸。


 


府里杂草掩映,贺兰峥不过捏了个决,便重现了一派生机静美。


 


贺兰峥把少年放在床上,驱了酒气。


 


手指曲起,轻轻刮了下少年的鼻尖,笑容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


 



 


“你醒了。”贺兰峥坐在床边,失笑得看着两眼冒星星的少年。


 


“嘻嘻,不好意思神仙哥哥,我第一次喝酒,给你添麻烦了……”蔺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眼神躲闪着,耳根泛红。


 


“没关系,不过下次在外面可不能这般不设防了。”贺兰峥自然的揉了揉少年毛茸茸的脑袋。


 


少年快溺死在这温柔里。


 


“……唔,对了,那个……神仙哥哥,我叫蔺寻!”


 


我知道,你叫蔺寻……


 


“蔺相如的蔺,寻觅的寻!”


 


蔺相如的蔺,寻觅的寻……


 


“知道了。我是贺兰峥。”贺兰峥笑得有些落寞,却又带着坚定。


 


“……呜,神仙哥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武功盖世称霸天下的苍盟盟主贺兰峥!”


 


蔺寻瞪着杏仁状的大眼睛,里面明目张胆的写着崇拜二字。


 


贺兰峥想,这孩子要不是想给我留个好印象,这会儿哈喇子都该下来了……


 


傻阿寻……


【磨来清】


 


蔺寻在贺兰峥府上已经住了两天。


 


清晨,露水压低了枝叶,浸润了树梢。


 


贺兰峥早早起来舞剑。


 


“神仙哥哥!”


 


蔺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拽着贺兰峥的袖子。


 


“神仙哥哥教我舞剑吧!”


 


“山上的老头子坏的很!教了我十四年的功法剑诀,就是不教我剑招!说什么等我下山了自己摸索去……哼!”


 


蔺寻含着草根,慵懒地抱怨这着。


 


“好。”贺兰峥看着他笑笑。


 


“以后叫我贺兰吧。”


 


“……好!”蔺寻兴奋的应着,“贺兰!贺兰!”


 



 


两个身影如画般飞舞着,蔺寻资质是一顶一的好,不过盏茶时间,便学得有模有样。


 


“阿寻。”贺兰峥坐在石桌前,看着蔺寻舞剑,身后兰草摇摆着。


 


“诶?啊!”蔺寻练得专注,被贺兰峥这么一叫,惹了个大红脸。


 


贺兰峥低低的笑了声,本来清冷的眸子里暗潮汹涌。


 


“阿寻,今天我们去酒楼里道个歉吧。”贺兰峥突然正经的盯着蔺寻的眼睛,说道。


 


“为,为什么……可以不去吗……”蔺寻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细长光滑的脖颈,脸颊红红的,看上去让人很想欺负。


 


“你想做一个侠客吗,阿寻?”纳兰峥沉默了半晌,问道。


 


“……想。”蔺寻疑惑着,却也老老实实回答他。


 


“那你知道一个真正的侠客,该是什么样的吗?”


 


蔺寻想说,和你一样。


 


“……不知道。”但他只能摇摇头,说不知道。


 


“侠客是为这天下、为这苍生,除奸惩恶的。是重义轻利,重诺守信的。”贺兰峥直直能看着蔺寻的眼睛,好像要走进他的心里,质问他。


 


“阿寻,你想做一个侠客吗?”


 


“我想!”蔺寻沉默了,接着回以无比的坚定。


 


“那去吧,阿寻。”


 



 


蔺寻跟着贺兰峥从酒楼里出来,身后的老板还状似不舍的探头望着。


 


夕阳拉长了眼前人的背影。


 


蔺寻踩着他走过的路,闯过相隔的距离,握住他的手。


 


贺兰峥扭头看着蔺寻。


 


少年笑笑,并着三指,发誓。


 


“我蔺寻。要做一个侠客。”


 


贺兰峥忍俊不禁,回握住少年带茧的手,薄唇轻启,“知道了,蔺少侠。”


【嗅来馨】


 


一年很快过去。


 


少年的性子被贺兰峥磨的不再似刚入世那般懵懂。


 


“阿寻,盟里出了事情,我要离开几日,你乖乖呆在家里。”贺兰峥背着剑,敲响了书房的门。


 


少年坐在窗前研墨,窗外丁香开的正盛。


 


“我和你一起去!”蔺寻听了这话,便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当即站了起来,衣摆打翻了砚台,墨汁溅了一地。


 


青石板地面上绽放出一支妖冶的墨梅。


 


“……抱歉。”蔺寻歉疚的低下了头。


 


“无事。”贺兰峥捏了个决,地上绝美的花朵转瞬即逝。


 


“我和你一起去。”蔺寻还是不甘放弃的重复着。


 


“别闹……乖乖呆在这里。”


 


“拿着防身。”贺兰峥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颗墨绿色的珠子,塞到蔺寻手上。


 


“等我回来。”


 


少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想着等他走远了变追上去跟着。


 


珠子上散发着看不见的雾气,蔺寻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很香,接着便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贺兰峥通过那珠子给蔺寻提供养分,免得在他晕过去这几天被饿死。


 


日夜交替着,鸟儿去了又回,露水覆了又散。


 


蔺寻醒来时,已过了四天。


 


少年揉着自己胀痛的太阳穴,跌跌撞撞爬起来就往门外冲。


 


刚出了府门便看见那抹白色身影。


 


贺兰峥身上染了血色。


 


嘴角的花鲜艳欲滴。


 


“贺兰!”蔺寻惊的浑身发颤,连忙把贺兰峥抱回了房间里。


 


蔺寻看不出他伤在哪里,只好源源不断的给他渡真气。


 



 


贺兰峥第二日便醒了,偏说自己没事。


 


“贺兰峥!给我好好躺在那里养伤!小爷伺候你!”蔺寻涨红了一张脸,骂骂咧咧的吹散了药碗上氤氲的热气。


 


“咳咳咳……我没事了。”贺兰峥好笑的被药呛咳了起来。


 


好不容易喂完了这碗汤药,蔺寻红着眼睛坐在床边。看着贺兰峥一副笑吟吟的样子,蔺寻便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笑!你好意思笑!”


 


蔺寻气得心疼。贺兰峥还是笑。


 


少年狠狠地把男人的头按进怀里,用尽全部力气搂紧他,恨不得把他融进骨子里。


 


“呜……你知不知道……嗝……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蔺寻趴在贺兰峥肩上哭。


 


“对不起。是我错了。”


 


贺兰峥顺从的把下巴搭在蔺寻肩上,眼泪没入发间,凉的彻骨。


 


对不起,阿寻……


 


贺兰峥身上的生机闪烁着,只是蔺寻看不见。


 


近万载了,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贺兰峥好不容易哄好了蔺寻,少年猫似的窝在贺兰峥胸口,鼻子一动一动的。


 


“贺兰……你好香啊!”蔺寻嗅着贺兰峥身上沾染的松香,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阿寻喜欢松香吗……”贺兰峥温柔的抚着少年稚嫩的面孔。


 


“唔嗯――喜欢!”蔺寻跳下去抻了个懒腰,舒服得眼角泛起了泪光。


 


“阿寻可用过宛陵那边的松烟墨?”


 


少年诚实得摇摇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我下次做一块给你可好。”贺兰峥撑着床沿坐起来。他宠溺地看着窗边眺望着紫气的少年,嗓音有些哑。


 


“好!”少年期待的样子惹得贺兰峥笑个不停,两人又扭作一团。


 


男人呆呆地看着窗外。


 


丁香花正娇嫩呢……是时候了。


【坚如玉】


 


“阿寻,我近些日子不方便,你帮我去沧州取一个信物回来可好。”


 


贺兰峥病恹恹地倚在床头,满头青丝尽数散落,铺陈出难言的荒凉美意。


 


好似古树落叶,枯木虬结。


 


“我很快回来。”蔺寻胸口蓦地一缩,说不清地心慌,只还是孩子气的笑笑,应了下来。


 



 


贺兰峥坐在书房外的凉亭里,端端正正,外袍遮掩下的躯体却已受不住习习冷意。


 


远山眉黛精致,绿意葱茏,贺兰峥忽然有些怀念山上的日子。


 


万载了,这已经是极限了吧……以他的资质,修炼到这个程度,已经数千年未有长进了……


 


呵……


 


他看着蔺寻长大,在沧曜峰对面的苍炱峰上。


 


十四年时间,却占不了他生命的五百分之一。


 


若能早些遇见阿寻该多好……


 


“我该回去了呢……”贺兰峥望着最北边,那处碧蓝的山脉。


 


草木勃发,却只不过为山雪遮了面容。


 


很少有人知道,那沧曜峰后,藏着的仙踪。


 


贺兰峥一缕缕一支支梳着他满头的发丝,手心闪烁着苍茫的绿意,发丝自黢黑映出棕黄。


 


贺兰峥撩起脑后的一一撮,似是爱不释手的把玩着,亲吻着,细嗅着其间浓郁的松香。


 


贺兰峥够到矮几角落里放置的重剑,随意的抽出剑身,锋芒对上发根,本该轻而易举割断的发丝,却一而再的打磨着剑刃。


 


剑刃消磨的很快,不过总归得了那一缕发丝。


 


贺兰峥起身。


 


窗框里,印出男子轻点枝头,取下了最娇贵的花。


 


“差不多了……”贺兰峥喃喃着,嘴角勾起无比温柔的弧度。


 


炉火燃起,亭台楼阁间,松香味经久不去。


 



 


贺兰峥好容易做成了一块松烟墨,他刻了一柄剑上去。


 


啊,对了……


 


贺兰峥翻出早些年集来的玉模子,方方正正的,倒是也适合得很。


 


那样的东西他也该喜欢的吧……


 


贺兰峥把食指放在唇边,使劲咬破,精血好似流光幻彩,滴入模具里。


 


贺兰峥手忙脚乱的把剩下的丁香花瓣放进去,借着灵力,把那血液凝成固体。


 


贺兰峥把制出的成品取出来,下巴抵着剑柄,手心不管不顾的握着剑刃,小心翼翼地在上面雕了幅山川图。


 


贺兰峥想了想,又割下几缕发丝,轻飘在手心。


 


灵力贯穿那通体漆黑的物什,平整的小口穿过一小缕发丝,顺便打了个结。


 


剩余的似是流苏般,垂落在指缝间,飘散。


 


好了……


 


掌心氤氲出绿意,生机在一瞬间因着发梢注入。


 


这样,我就可以陪着阿寻,一直……


【研无声】


 


“贺兰!”


 


“我回来了!”


 


蔺寻欢脱的声音又一次在耳畔响起,贺兰峥还是一如既往的感到无比满足。


 


晨光都比不上少年的笑靥灿烂。


 


“咳咳……阿寻。”贺兰峥遮着嘴角,咳嗽着,还仍旧眉眼弯弯,欣喜的看着少年。


 


蔺寻坐在床边,搂着贺兰峥。


 


“你是不是不听话,跑出去玩去啦!”蔺寻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显然是对贺兰峥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很不满。


 


“咳咳……阿寻,我没事。”贺兰峥还是捂着嘴。


 


蔺寻皱着眉,眼疾手快地把贺兰峥手一抓。


 


嘴角的鲜血已经凝成块。


 


贺兰峥怎么都擦不去。


 


“没事儿……咳咳,阿寻……我叫你拿的东西呢……”贺兰峥无所谓的笑笑。


 


蔺寻翻了个白眼,使劲揉揉贺兰峥的头发,“你就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


 


蔺寻打开了包裹,里面是厚厚一刀纸。想来蔺寻保护的极好,一路奔波,也没折了一个边角。


 


贺兰峥轻轻的说了声谢谢,惹得蔺寻又想大骂他几句。


 


“咳咳……阿寻,这是咳……我这几日做的松烟墨,帮我研墨,咳咳咳……我要写封信……”


 


贺兰峥无奈的一下下给气鼓鼓的少年顺着毛。


 


蔺寻近乎幽怨的瞥了他一眼。


 


转身在梨花木衣橱里挑了件大氅,仔仔细细给贺兰峥裹上。


 


少年一个起身,抱了贺兰峥往书房里去。


 


贺兰峥埋在他胸口边咳嗽又忍不住低低地笑。


 


“笑个屁!”


 


蔺寻炸毛了,贺兰峥再忍不住,笑出了声儿了。


 



 


“阿寻……这件事很重要,盟里我去不了……这封信,你带给我的护法……咳咳咳……”


 


贺兰峥交代着又一次背上行囊出发的少年,眼里尽是歉疚与爱惜。


 


“没事儿,就跑几趟路嘛!”蔺寻不在意这些,他从前想帮贺兰峥做些什么都没机会,现在倒是合了他心意。


 


只要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回来就好……


 


蔺寻走了……


 


贺兰峥看着少年挺拔而潇洒恣意的背影,他伸出手臂,好像可以抚摸到少年头发的纹理。


 


“对不起阿寻,我该走了……”


 


庭院里生机不再,顽强的杂草荆棘却疯狂生长着。


【一点如漆】


 


蔺寻用了小十天,好容易赶到苍盟。


 


他没拆开过信封,贺兰峥也知道,他不会拆开信封。


 


所以他放心的走了。


 


蔺寻一路上都没来由的心慌。


 


直到盟内的护法见了信之后,直直的单膝跪下,呼他盟主。


 


蔺寻愣住了。


 


脸色一分一分变得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他知道贺兰峥肯定出事了。


 


蔺寻夺过信纸,疯了似的冲出去。不过三天时间,他跑死了五匹马,好容易赶回了贺兰府。


 


院内冲天的杂草自院外便能清清楚楚的看见。


 


蔺寻在府门前绊了一跤,衣角染上了尘埃。他却不管不顾一步步拖着酸痛的双腿,推开贺兰府的大门。


 


“贺兰峥。”


 


蔺寻就这么笔直的自荆棘丛里走过,轻描淡写,好像那一道道血痕不是划在他身上。


 


“贺兰峥。”


 


蔺寻找遍了这个府邸,卧室没有……书房没有……凉亭没有……后花园的井底他都翻了个遍。


 


没有……


 


没有……


 


没有……


 


“贺兰峥!”蔺寻几乎是吼出来的,惊动了栖息在树梢的鸟儿,展翅远离了这里。


 


“你出来……”少年的声音又软了下去,近乎乞求的喃喃着。


 


桌角的翳珀在仅剩的一盏竹灯下熠熠生辉,内嵌的丁香花在眼前绽放。


 


蔺寻小心翼翼的抓过那黢黑的石头般的琥珀。


 


那上面属于贺兰峥的生机刺痛着他的心,少年跌坐在书房的地上。


 


他捧着信纸,狠狠揉进胸口。好像这样就可以抚平了那无尽的痛。


 



 


[苍盟护法亲启


 


吾大限将至,盟内之事早已力不从心。特禅盟主之位于蔺寻,五年之内,听命于他,五年之后,若有不服,可自行挑战。


 


望苍盟偿我夙愿,一统江湖。


 


贺兰峥书]


【万载存真】


 


贺兰峥给了他五年的时间收服苍盟,蔺寻却用了五年时间一统了江湖。


 


贺兰府的杂草却怎么也除不尽。


 


蔺寻坐在房檐上,又喝起了女儿红。一坛接着一坛。


 


他再不是当初那个一碗酒就醉倒的少年了。


 


他也再遇不见当初那个救下他的神仙哥哥。


 


多少酒也醉不了他。


 


“贺兰峥……”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月光下,少年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透过闪烁的泪光,贺兰峥的身影好似在眼前起舞。


 


“哈……影子可不行啊……”


 


蔺寻失笑,好像没意识到眼角滴落的泪珠。


 


影子回来可不行啊……得人回来呢……


 



 


沧曜峰上一如既往的冰雪覆盖。


 


师尊对蔺寻说,这是他的劫,入不入尘世都是避不掉的。


 


蔺寻只觉得好笑。


 


贺兰峥可不是他的劫……


 


那是他的命……


 



 


蔺寻又回到了他生命的前十四年,在寒山上四处游荡的日子。


 


蔺寻坐在树枝上,嘴里叼着草根。


 


少年突然睁开了眸子,或许是一时兴起,他想着,对面的绿山头他可还没去过……要不去玩一趟吧!


 


细碎的阳光总算不再为积雪所遮拦,洒在林间湿润的土地上。


 


似有若无的松香蓦地萦在鼻尖。


 


“贺兰峥……”蔺寻两眼有些空洞,呆呆地看着面前出现的人影。


 


他脚步不停的跟随着。


 


将枯的古松下,置了张矮几,铺陈纸笔。


 


砚台上放着磨了小半的松烟墨。不是之前蔺寻见过的那块。


 


贺兰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阿寻,还记得我教你练剑的时候吗……画下来吧,阿寻……]


 


蔺寻咬紧牙关,才不让呜咽声自喉头涌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提着笔杆的手在发抖,他不要画……那是贺兰峥啊……不可以……


 


那是他的头发,是他的血,是他的身体……我却要用他的命作画……


 


[画吧……阿寻,这是我最后的乞求。]


 


蔺寻颤抖着落笔。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嘶鸣,泪水滴落在纸上,晕开一圈墨迹。


 


少年小心翼翼折好报废的纸张,塞在胸前的衣襟里。他拂去泪水,情意从眸子里溢出,注满了整幅画里。


 


一点如漆,万载存真。


 


[阿寻,以后这便是我。]


 


[松烟墨作的画,可存万载。就当是,我还能陪你万载罢……]


 


身后的古松迅速的枯老,枝叶落尽,仅存的生机如星光般点点飘入画里。


 


画中人舞着剑


 


栩栩如生。


 


 


 


 


--


END


 


 


@归烟【咕咕精】♡ 你约的稿(我咕了两个月我不是人(被打))


@PGSTARS4拉缇雪 


垃圾咕咕精回来了(❁´◡`❁)*✲゚*


 


 


 


茫茫人海的过客
求king心理阴影总面积😂?...

求king心理阴影总面积😂😂😂

求king心理阴影总面积😂😂😂

时雨濛濛

【祁炀】帝国小奶狗

*私设养兄弟情


*就是想写奶凶奶凶的小炀神


*ooc






“说,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于炀这是头一回听到祁醉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讲话,“于炀!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不要让我问第三遍”祁醉的声音开始变冷



天知道当祁醉听说于炀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有多担心,在接到于炀班主任的电话后,祁醉吓得翘了一节英语课,从X大往于炀的学校赶



于炀是去年被祁醉父母收养的,因为祁醉父母天天忙着事业,照顾弟弟的重任便落到了当时刚刚参加完高考的祁醉身上,这次祁醉的父母出差,自然是由祁醉出面解决这一堆烂摊子



祁醉赶到学校,在医务室见到了于炀的班主任和另...

*私设养兄弟情


*就是想写奶凶奶凶的小炀神


*ooc






“说,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于炀这是头一回听到祁醉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讲话,“于炀!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不要让我问第三遍”祁醉的声音开始变冷



天知道当祁醉听说于炀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有多担心,在接到于炀班主任的电话后,祁醉吓得翘了一节英语课,从X大往于炀的学校赶



于炀是去年被祁醉父母收养的,因为祁醉父母天天忙着事业,照顾弟弟的重任便落到了当时刚刚参加完高考的祁醉身上,这次祁醉的父母出差,自然是由祁醉出面解决这一堆烂摊子



祁醉赶到学校,在医务室见到了于炀的班主任和另一个男生,才发现之前自己听到的“缝了两针”“流了很多血”什么的 说的并不是于炀,便不由地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拧紧了眉


于炀并不在医务室里



——


于炀在学校角落里的一棵桂花树下窝成一团,远远的听见了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于炀看见祁醉在他面前蹲下,“说,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于炀把头往下埋了埋“于炀!为什么和别人打架!不要让我问第三遍”



于炀抬起了头,祁醉看见于炀发红的眼角,心就先软了半分,声音也跟着软了下来,“于炀?怎么回事?过来给我看看,有没有受伤,”说着把于炀拉到怀里,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一点擦伤以外并无大碍



“是那个傻B先招惹我的,他在背后说哥哥的坏话,说哥哥的奖状文凭。都是买的,还说什么是你逼我去文纹身,说你为了毕了业还可以控制我们球队,故意不让那那哥当队长,让自己的童养媳当队长,”愤愤的说道,于炀微微脸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童养媳这个词而感到害羞,随即又低下了头,“还有很多很难听的话…………我特么怎么就没把他打死呢,我艹”



祁醉愣住了,是因为自己么…………



“以前这么还没注意到你还会讲脏话呢?”于炀慌乱的低下了头,小声反驳,“我…………之前戒掉了…………是今天太激动了,对不起”祁醉揉了揉于炀因为打架而乱成鸡窝的头发“没有要训你的意思”



祁醉把于炀拉了起来,“走吧,我们去跟老师说一下”,因为是那个同学骂人在先,再加上于炀态度良好,祁醉也带着于炀付了医药费,老师让于炀回去好好反思,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我的文凭是不是买的你还不知道么?”在出租车上,祁醉把于炀揽进怀里“再说了,让你当队长还不是教练同意的么?卜那那那个胖子,就是太胖了,所以教练才不让他当队长的,是吧。”祁醉揉了揉于炀的头发,“再说了,他们的球技也比不上我们小队长是不是?”



“咱们先说好了,你的纹身可不是我逼的啊”祁醉笑了一下,“再说,你可不就是我们家童养媳么”祁醉抱着于炀亲了一口



——


家里



“那一只手呢,有没有受伤?”祁醉拿着棉签,轻轻的给自家童养媳上药,略带严肃的说道,果不其然,看见了于炀摇头,“腿上有受伤吧,我都看见了,还摇头?非要发炎让我心疼?”祁醉将于炀脚踝握住,给膝盖上的擦伤消毒,擦药“我怎么以前都不知道你还会打架呢?嗯?”



于炀试着把自己的脚踝抽回来,摇摇头,小声说道,“是今天太生气了……”,说着还红着脸试着把自己脚踝抽回来,却轻轻的挨了一巴掌,“别乱动”



于炀脸红。










这里是某濛的小声逼逼:


就是想写我们奶凶奶凶的小炀神


嗷呜




(好像还有点烂尾。。。。)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阿井

应该

       夏天的天总是很蓝。

       工作日的上午,大街上没有什么人,空落下明媚的阳光。但阳光太恣肆了,照得空旷的大街满满当当。

        一个人也没有,却不寂寞。

         甚至有些雀跃。所以我很想挽留它。

        我...

       夏天的天总是很蓝。

       工作日的上午,大街上没有什么人,空落下明媚的阳光。但阳光太恣肆了,照得空旷的大街满满当当。

        一个人也没有,却不寂寞。

         甚至有些雀跃。所以我很想挽留它。

        我走在路上,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没有冰棒。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冰棒,毕竟这玩意儿在我的生命里一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但我就是该死的觉得那个时候我的手上应该有一根冰棒才对,红的蓝的绿的白的都行。

       可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不是吗?

      

        我站在水池边洗毛笔,回想起这恣肆的阳光把我的墨水照得发亮,照得我丑丑的篆书都好看了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的桌上少了一个瓷盆,一个釉彩清新淡雅的瓷盆,画着美人或者花鸟都可以。

       其实这玩意儿可有可无,但我仍然该死的觉得我少了一件瓷器,我应该拥有一件。

       但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不是吗?

   

       有的人应该长命百岁,却偏偏英年早逝。

       有的人应该得到回报,然而一切努力付之东流。

       可是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不是吗?

       就像我觉得这样的阳光和夏天应该永远留在我身边,可我的手上居然连一根冰棒都没有。

       所以我知道,我留不住这样的夏天。

       没有什么应该属于我。
        换句话说,也许我拥有了一切,拥有亘古不变的永恒。

傲娇金凌上线撩思追~

耐心点,看完它!
请告诉我你喜欢前面的,还是后面的

耐心点,看完它!
请告诉我你喜欢前面的,还是后面的

信
JJ斗地主千炮捕鱼,经典捕鱼长...

JJ斗地主千炮捕鱼,经典捕鱼长期上分15万100,下分18万一百,各种顶级炮台免费出租,需要加威信,y15656311680电话,13339132930

JJ斗地主千炮捕鱼,经典捕鱼长期上分15万100,下分18万一百,各种顶级炮台免费出租,需要加威信,y15656311680电话,13339132930

bufk君

宋晓薛

――――――――――――――

“薛洋.....那是谁?”一个有眼睛却带着白绫的少年问道“金....光瑶?孟瑶?我认识他,我的朋友。”

“那你可知你为何带着这白绫?”黑衣服的少年问了一句

“不记得了.....”

“那你又可认识晓星尘和宋子探?”旁白的白衣服少年问道

带着白绫的人眼间突然流出眼泪

“阿洋?”

“.不认识.”

~~~~~~~~~~~~~~~~~~~~~~~~~~~~~~~~~

“道长,你醒醒啊......你看,岚岚不也和你一起的吗......”

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宋岚皱了皱眉,他讨厌薛洋这样叫他,不是因为名字,是因为叫他的人是薛洋

他恨透了薛洋,但眼下只有薛洋能救活晓星尘

要在以前,他肯定不会信,但现在...

――――――――――――――

“薛洋.....那是谁?”一个有眼睛却带着白绫的少年问道“金....光瑶?孟瑶?我认识他,我的朋友。”

“那你可知你为何带着这白绫?”黑衣服的少年问了一句

“不记得了.....”

“那你又可认识晓星尘和宋子探?”旁白的白衣服少年问道

带着白绫的人眼间突然流出眼泪

“阿洋?”

“.不认识.”

~~~~~~~~~~~~~~~~~~~~~~~~~~~~~~~~~

“道长,你醒醒啊......你看,岚岚不也和你一起的吗......”

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宋岚皱了皱眉,他讨厌薛洋这样叫他,不是因为名字,是因为叫他的人是薛洋

他恨透了薛洋,但眼下只有薛洋能救活晓星尘

要在以前,他肯定不会信,但现在.......自己都是他救的,又什么理由不相信薛洋呢?

“岚岚......”

宋岚抬起头看着薛洋

“岚岚,我爱道长,也爱你......”

“恶心”宋岚觉得非常恶心

“........”薛洋笑了,没有说话,但点了点头,就像在说我明白了,谢谢

又疼又冷,这种感觉.....比断指还难受

薛洋站起来擦了擦空荡荡的眼眶的血“我走了....”又径直走向黑漆漆的森林里

黄昏:

“呃啊.......”棺材中起来一个人,可能因为动静太大了吧?把旁边的黑衣修士引了过来

他好像很惊讶,手攥的更紧了,但语气没变,一如既往的沉重“你醒了”

“宋岚?我.......我能看见了?”那人一阵惊呼

“嗯”

似乎察觉到了黑衣少年不不对“这是哪??”

“...........”黑夜少年犹豫了一下“乱葬岗”

一阵沉默

是宋岚先打破了寂静“是薛洋把我们找了回来,一会魏无羡会来接我们”

“薛洋?他........”那人很疑惑“还没死透啊?”

“........快了”宋岚很惊讶往日清风明月,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希望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晓星尘居然希望别人快点死

~~~~~~~~~~~~~~~~~~~~~~~~~~~~~~

未完不一定待续


逸逸逸逸逸

第五淡圈好久了,杰佣和各种角色更新换代太快,各种梗也不是很懂。感觉主播继续写下去就完全偏离主题了。好迷茫。

第五淡圈好久了,杰佣和各种角色更新换代太快,各种梗也不是很懂。感觉主播继续写下去就完全偏离主题了。好迷茫。


小南-装死中


还有几集第五部就要完结了,就要离开意大利了,捏了个布姐,期待明年可以看到石之海


还有几集第五部就要完结了,就要离开意大利了,捏了个布姐,期待明年可以看到石之海

时雨濛濛

【祁炀】贺小旭好惨一男的




  上午9:00大家早早的从被窝爬起,想起昨天贺娘娘一个个拧着大家的耳朵,通知9:30开会的样子,大家纷纷决定9:00就过来,免得贺娘娘发怒



会议室内



  卜那那正抱着桶泡面,吃的正香,老凯和辛巴磕着瓜子聊着天,于炀一边和老凯他们聊上两句一边刷着自己的微博,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卜那那连忙将泡面往桌子底下藏,于炀他们也连忙禁声,一副很乖的样子,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开了,抬头一看,祁醉拿着个杯子进来了



  “诶呀,吓死人了,下次进来前先吱一声,我还以为是赖队来了,吓得我泡面汤都要撒出来了”卜那那将泡面小心翼翼的...




  上午9:00大家早早的从被窝爬起,想起昨天贺娘娘一个个拧着大家的耳朵,通知9:30开会的样子,大家纷纷决定9:00就过来,免得贺娘娘发怒



会议室内



  卜那那正抱着桶泡面,吃的正香,老凯和辛巴磕着瓜子聊着天,于炀一边和老凯他们聊上两句一边刷着自己的微博,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卜那那连忙将泡面往桌子底下藏,于炀他们也连忙禁声,一副很乖的样子,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开了,抬头一看,祁醉拿着个杯子进来了



  “诶呀,吓死人了,下次进来前先吱一声,我还以为是赖队来了,吓得我泡面汤都要撒出来了”卜那那将泡面小心翼翼的端上了桌,一边吃一边吐槽,祁醉敲了一下卜那那的头,佯装生气“怎么?还敢当着老板的面在会议室里吃泡面?有没有点纪律性?”卜那那闻言,一把扑了上去,“当初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你才富贵了几天,居然用老板的架子训我!难道忘记了我们当年在会议室里吃泡面了嘛?”一边嚎着,一边假作十分痛心的样子,企图将一嘴的油汤往祁醉队服上蹭,“滚滚滚,吃你的面去!”祁醉一把将人扒拉了下去,嫌弃的说道,卜那那嘿嘿嘿的笑了两声,继续回去吃面



  祁醉自然的拉开椅子,在于炀身边坐下,顺手揉了揉自家童养媳的头,把手里的杯子塞进于炀手中,“多喝点水,最近嘴唇又干了”于炀接过水,乖巧点头,但却没有实质性动作,祁醉靠近,轻声问道“怎么?小队长难道想让我帮你弄湿?嗯?”



  一只手还轻轻的在于炀的唇上蹭了两下,许是最后的尾音过于炙热,烫红了于炀的耳朵,于炀连忙拿起水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祁醉捏了捏于炀的耳垂,笑道“真乖”



  正当众人感叹着世风日下之时,门又开了,是贺娘娘走了进来



诶呀

贺娘娘成功抓获一只正在吃泡面的卜那那呢

微笑



  没了泡面又没了月底奖金的卜那那幽怨的抓了把瓜子,贺娘娘直接用文件夹敲了一下卜那那的头“还吃!”卜那那委屈兮兮的松开了瓜子,吓得大家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瓜子,贺经理好似对自己的威严十分满意,对着空气轻点了一下头,但一不小心,又用余光瞟到把一袋瓜子往自己面前拖的祁醉,这次倒是没有像对空气这么委婉,结结实实的给祁醉来了一个白眼



  未等祁醉抗议什么,贺小旭便翻开了文件夹说了起来,“首先得表扬一下大家近几次比赛都表现不俗,拉了许多赞助,且最近战队资金流动较大,开这个会呢,主要是汇报一下最近收支。”最近几次比赛,HOG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功翻身让各位赞助商叫爸爸的贺经理自然得意



  “在代言方面,除了最近已经接好的以外,昨天又有几个代言找上门来,具体等散了会后我在找你们细聊,合适就去接下来,而在官方周边方面呢,得表扬一下于炀,最近的周边几乎都要被于炀的老婆粉和女友粉给承包了…………”



  祁醉皱眉,俯下身子在于炀耳边不知道讲了什么,倒是逗的于炀脸红,贺小旭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瞪了祁醉一眼,咳了两声,更惹得于炀低下了头



  “……………以上是我们战队近期的收益”贺小旭将文件夹翻过一页,扫了一眼大家“接下来是我们战队的支出,除了我们战队日常必须的支出外,这段时间主要支出是——帮我们战队老板兼替补队员祁醉撤热搜”贺娘娘顿了一下,说道“所以,我们今天第二个任务就是商讨一下如何不让祁醉上热搜”



刚刚才整治好的严肃的会议秩序啊,在这么个任务下就这样垮掉了



  喝了一口水的卜那那闻言咳嗽了起来,好半天才笑道“不不不,撤热搜这不应该是我们战队的日常支出么?”



  “只要祁队不随随便便秀恩爱,讲故事应该就没那么多热搜吧”老凯接过卜那那给的一把瓜子,认真的说道



  祁醉耸了耸肩,接道“那我也没办法啊,我就说说个故事,哪里知道粉丝们会那么热情的送我上热搜啊”



  “你能不能不在直播间里面秀恩爱了?”祁醉想了想认真的说“要不以后撤热搜的钱我自己出?”



今天的祁醉还是一个宁愿花钱也不愿放过秀(讲)恩(故)爱(事)的祁醉啊



话说祁老板能不能帮忙把贺娘娘的太太静心口服液给报销了(bushi)


听风

[图片 21.jpg]

[图片 21.jpg]


江枫孤烛
卡尔挣扎着爬了起来,无视了约...

        卡尔挣扎着爬了起来,无视了约约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又开使了一天

  的工作。

         约约默默地看着卡尔面无表情地出

  了门,心里想着今晚怎么爬上卡尔的床

  。

         中午…………

        “呜呜呜……卡尔生气了,中午都不

  回来吃饭了!”某约蹲在一个角落里...

        卡尔挣扎着爬了起来,无视了约约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又开使了一天

  的工作。

         约约默默地看着卡尔面无表情地出

  了门,心里想着今晚怎么爬上卡尔的床

  。

         中午…………

        “呜呜呜……卡尔生气了,中午都不

  回来吃饭了!”某约蹲在一个角落里默    

  默地哭泣。

         ………………

         卡尔由于昨天晚上的原因,留下了

  强烈的心里阴影,中午随便在外面吃了

  一点东西。

         ………………

         某约的内心:呜呜呜……卡尔一定

  是不要我了。

         ………………

         对于这个智商只有250的家伙,卡

  尔一定感到十分无耐吧。

  ……………………………………………


(唉,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随便

    写一点吧!)

    [摄殓]



   

鬼城沈家

婚礼群

温影❤沈放

我在流年里反反复复寻找,被我丢失在岁月里的美好,无意的转首,恰好遇到你的回眸一笑。刹那芳华却是心动的永恒。

一次的跌倒,两次的失误,三次的望而却步。经历了无数情劫,我们终于走向幸福。


这场爱情名为等待。

三月海棠盛开瓣入酒盏青醅与绿蚁,我在等你。

四月连翘摇曳清风传来阵阵古刹声,我在等你。

五月流水潺潺萦纡石间草色入帘青,我在等你。

六月毛雨纷飞风起云落烟绵江南景,我在等你。

七月烟火绚烂过场告别熙攘再宁静,我在等你。

终于等到你。

前路星河微闪,灯火阑珊。

余生的路我们一起走。


陌生人,我们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似锦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中获得幸福。而我们,只愿相互等待,携手走...

温影❤沈放

我在流年里反反复复寻找,被我丢失在岁月里的美好,无意的转首,恰好遇到你的回眸一笑。刹那芳华却是心动的永恒。

一次的跌倒,两次的失误,三次的望而却步。经历了无数情劫,我们终于走向幸福。


这场爱情名为等待。

三月海棠盛开瓣入酒盏青醅与绿蚁,我在等你。

四月连翘摇曳清风传来阵阵古刹声,我在等你。

五月流水潺潺萦纡石间草色入帘青,我在等你。

六月毛雨纷飞风起云落烟绵江南景,我在等你。

七月烟火绚烂过场告别熙攘再宁静,我在等你。

终于等到你。

前路星河微闪,灯火阑珊。

余生的路我们一起走。


陌生人,我们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似锦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中获得幸福。而我们,只愿相互等待,携手走向未来。


If you never abandon , I will inlife and death.


婚群直通车:831684315(QQ群)

或许,我们的缘分的开始只源于你的一句祝福。


目前缺伴郎伴娘


三人行

这时突然下起雨来

窗外的风景切换的更加迅速了

时而树木遮天蔽日

时而雾气的白与草木的黄绿交相辉映

窗子上的雨滴像游走的蝌蚪一样仓促

从降落的位置滑到窗子的最下端

化为一条雨线

就这样流走了

这两天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但是学长

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学长了

我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选择

可能是有些累了

我需要一个家

而家里的另外一个人

可能是学长

这样的选择对不对

我们还有一年来证明我们自己

这时突然下起雨来

窗外的风景切换的更加迅速了

时而树木遮天蔽日

时而雾气的白与草木的黄绿交相辉映

窗子上的雨滴像游走的蝌蚪一样仓促

从降落的位置滑到窗子的最下端

化为一条雨线

就这样流走了

这两天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但是学长

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学长了

我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选择

可能是有些累了

我需要一个家

而家里的另外一个人

可能是学长

这样的选择对不对

我们还有一年来证明我们自己

王中颖
莲花高洁人难偷,朝朝映日清水头...

莲花高洁人难偷,朝朝映日清水头。
岸上君子遥相对,腮染香红半藏羞。

莲花高洁人难偷,朝朝映日清水头。
岸上君子遥相对,腮染香红半藏羞。

。
♬ 齐天 / “有人说,《西...

     ♬ 齐天

/

“有人说,《西游记》中最棒的一幕,不是大闹天宫,不是石破天惊,不是落地成佛,而是那只猴子出世之后,坐在山巅之上,一身懵懂,满目孤独。”

“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

/

     ♬ 齐天

/

“有人说,《西游记》中最棒的一幕,不是大闹天宫,不是石破天惊,不是落地成佛,而是那只猴子出世之后,坐在山巅之上,一身懵懂,满目孤独。”

“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

/

江枫孤烛

第五人格[摄殓]入殓(三)

           出了庄园的门,卡尔都有想死的心了。

           “我怎么就这么答应了,我该怎么办。”

           卡尔心乱如麻,混混噩噩的回到了工作室。

           “卡尔,听说你去##庄园了,见到那个庄园主了

     吗?”一个女同事问。...


           出了庄园的门,卡尔都有想死的心了。

           “我怎么就这么答应了,我该怎么办。”

           卡尔心乱如麻,混混噩噩的回到了工作室。

           “卡尔,听说你去##庄园了,见到那个庄园主了

     吗?”一个女同事问。

           “…嗯…”卡尔含糊道。

           “真的吗?据说这个庄园主很难见上一面。”

           “...嗯…”

           “有这么难见吗?”卡尔在心中想。

           “听说那个庄园主长得很帅,是吗?”

           “听说那个庄园主很绅士,是吗?”

           “嗯……还...行...”

           “哇————”

           卡尔乘机逃了。


           “啊㳋——”某人。

           “是不是卡尔在说我?”某人道。


           逃出来的卡尔静下心来继续为一具尸体入殓。


           当卡尔入殓那具尸体时以经夜黑了。

           街上灯火通明,各种酒吧、娱乐场所十分热闹

     。

      .....................分.....................界..........................

            啊—————

            作者写不出来了!!!!!

            有时间补上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