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宣玑

71571浏览    1956参与
阿离啾~
宣叽!ヽ(゚∀゚)ノ!/像不

宣叽!ヽ(゚∀゚)ノ!/像不

宣叽!ヽ(゚∀゚)ノ!/像不

WL
上头了在学校摸的宣玑射箭那段我...

上头了
在学校摸的宣玑射箭那段
我不会画酷哥orz

上头了
在学校摸的宣玑射箭那段
我不会画酷哥orz

瑾世轩泠
考前摸个鱼,玑崽这么聪明,世界...

考前摸个鱼,玑崽这么聪明,世界上学历最高的鸟祝我明天概率论考试过关!!

考前摸个鱼,玑崽这么聪明,世界上学历最高的鸟祝我明天概率论考试过关!!

山楂炖肘子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氟西汀

《涅槃》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三十五根朱雀骨,三千年来的规避。

——涅槃石让人逃避现实,逃避过去。

三千年实在是太长了,要一次又一次的用劣质的涅槃石封住记忆,才能熬过那没有结果的苦恋。

度陵宫摇曳的灯火和掀起的帘帷,像一场摇摇欲坠的梦,只不过情太深,罪孽太重,刻在骨子里的念想洗不干净,就算是这滚滚红尘里走过不止一遭,也趟不过这道坎。

朱雀一族,天生炽热,就像宣玑带火的翼,烧的缱绻又滚烫。不过现在手心被风吹的有点冰冷,仿佛心跳都寒颤颤的缩了一下。太冷了。

他想像灵渊在宴席散尽,过节时宫里总会布置明晃晃的灯笼,看起来实在热闹的不像话,但外人却能在这喧嚣至极的繁华下窥见宫里冷冷清清...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三十五根朱雀骨,三千年来的规避。

——涅槃石让人逃避现实,逃避过去。

三千年实在是太长了,要一次又一次的用劣质的涅槃石封住记忆,才能熬过那没有结果的苦恋。

度陵宫摇曳的灯火和掀起的帘帷,像一场摇摇欲坠的梦,只不过情太深,罪孽太重,刻在骨子里的念想洗不干净,就算是这滚滚红尘里走过不止一遭,也趟不过这道坎。

朱雀一族,天生炽热,就像宣玑带火的翼,烧的缱绻又滚烫。不过现在手心被风吹的有点冰冷,仿佛心跳都寒颤颤的缩了一下。太冷了。

他想像灵渊在宴席散尽,过节时宫里总会布置明晃晃的灯笼,看起来实在热闹的不像话,但外人却能在这喧嚣至极的繁华下窥见宫里冷冷清清的一人。没有酒暖一下身子,也没有一只雀儿在识海里蹦跶。

太寂寞了。

古代帝王自称“寡人”,确确实实贴切得紧。高处不胜寒,既不能让别人猜出喜怒爱好,又要防人防事没有一刻放松。

警惕得像个笑话。

宣玑知道自己这样心疼,这样痛苦,比帝王还要可笑。灵渊剖去朱雀血,不在乎了。

但他逃避痛苦逃避了三千年,这样想来还是疼得要命。

有些东西,时间没法淡化,却会越来越深。没有真正的解脱,何来涅槃一说?

森木Tea
又是奔波不停心累的一个月手生...

又是奔波不停心累的一个月
手生

画只小鸡

又是奔波不停心累的一个月
手生

画只小鸡

醉兮兮

余烬(四)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这是个很熟悉的梦,他们一族,历任族长接过那枚圣火戒指后,都会时不常地梦见这个场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木梁结构,可能是个驿站之类的地方,房间不大,隐约能听见楼下喧嚣的人声。

一个人背对着他,斜倚在窗边,正朝窗外望。

十年来,宣玑一直对着这个背影,从没见过正脸,一旦试图靠近,他就会立刻惊醒——不过后来他查了查,发现自己不是个例,祖宗们也都没见过这人转身,于是很快又放平了心态。』


宣玑:“看,陛下,我心里想得都是你。”


『“不是人。”他一脚踹开虚掩的门,一道寒光从他手里甩了出去...

余烬(四)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这是个很熟悉的梦,他们一族,历任族长接过那枚圣火戒指后,都会时不常地梦见这个场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木梁结构,可能是个驿站之类的地方,房间不大,隐约能听见楼下喧嚣的人声。

一个人背对着他,斜倚在窗边,正朝窗外望。

十年来,宣玑一直对着这个背影,从没见过正脸,一旦试图靠近,他就会立刻惊醒——不过后来他查了查,发现自己不是个例,祖宗们也都没见过这人转身,于是很快又放平了心态。』


宣玑:“看,陛下,我心里想得都是你。”


『“不是人。”他一脚踹开虚掩的门,一道寒光从他手里甩了出去,直指那长发男子的后背。”

        

            “是恶鬼。”』


盛灵渊挑了挑眉:“想到一见面就对我下死手?”

宣玑:“……”这事还过不去了!


『这人顾盼间神采飞扬,长着一双天生的“情人眼”,看什么都显得温润多情,正是宣玑在梦里惊鸿一瞥的那张脸!』


“哇塞,梦中情人出现了啊,这还下得去手吗?”


“肯定下不去吧,下手了后面不就没故事了吗?”


宣玑,盛灵渊:“……”还真下得去手。


『打从异控局成立的那天开始,外勤就高人一等。

职能部门自古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且因为“特能”人数毕竟有限,只有外勤部门是全员“特能”,其他后勤支持部门还是以普通人为主,个别“沦落”到跟普通人一起干后勤的“特能”,大多数也都是些没用的奇葩。

就算所谓“善后科”是总局派来的,地方上的外勤对他们也只有表面的尊重,打心眼里是看不上的——就跟古代将军对太监监军的态度差不多。』


后勤部的不禁沉默,现实就是这样,强者至上。但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弱者,不相信自己可以变强,那你就真的是弱者了,慢慢的,心里就会不平衡,就会诞生心魔,就像罗翠翠,他一心想要重燃赤渊,就是因为他骨子里认为自己太弱,所以才会被所谓的先祖的力量所欺骗,渴望于继承先祖之力,而不是自己努力修炼。


所以人啊,归根结底还是要相信自己,每个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他的意义,你坚定地相信自己,也许需要一点时间,但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价值。


外勤部的也无言以对,平时的他们高高在上,瞧不起弱者,但在之前的事故里,他们被他们瞧不起的后勤部里出来的人耍的团团转,就连最后,也是后勤部的平倩如想出了办法解决回响音。他们这些所谓的外勤部精英,大部分都没起到什么作用,有时候甚至还拖了后腿。


所以实力一定是区别人的标准吗?肯定不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评定一个人要从多方面分析才准确。相信在未来的异控局,没有什么攻击能力的特能,也能堂堂正正的站出来说话。


『宣玑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别急着嚎,还有气呢,什么帖?念。”

平倩如:“求助:我觉得我儿子不是我儿子了。”』


听到这里,肖征不禁感叹:“还真是一环扣一环啊。”


『接着,一股离奇的香味惊醒了他快要冻裂的嗅觉——与此情此景完全脱节的,那味道闻起来竟然洁净、温暖又华贵。

让人联想起雪夜里,温暖如春的宫殿。』


“啧啧啧,还真是不分时间地点秀恩爱啊。”


“啊啊啊!这个这对cp我磕了!”


听着民众那边的喧闹声,宣玑和盛灵渊对视一笑,暖暖的心意围绕其间。


看到民众那边因为自己旁边那两位而更加激动,王泽又往自己另一边看了看说悄悄话的燕秋山和知春,感觉自己真的是瞎了眼坐在这两对中间,撑都撑死了,不由分说地和张昭换了位置。


无辜受牵连的张昭一脸懵:“?”老大我也不想坐着啊啊啊!


张昭委屈,张昭不敢说。


————————

感觉这次的期中考没有考好,哇呀呀呀,心态要爆炸了,好多题目根本就不应该错,但却因为我粗心大意了,太崩溃了。


方

宣:
我与你之间

相隔已千年

我阅过这世俗万千

却依旧对你留恋

我与你初见

在欲望阴谋前

一次复一次的忘却

又一次次浮现

我是你手中一把剑

心中一点火焰

从此生死相依

爱恨两难全

你是我涅槃中轮回

三十六道的欲念

度陵飞雪

渡不尽你与我的劫

盛:
我与你再见

于今生赤渊

又是欲望阴谋前

莫笑我可怜

我与你的缘

辗转于世间

不伦不义的断言

怎及你眉眼

我是你背脊中一把剑

那我算不算火焰

以我身为刃

赠与这人间

你让我蹉跎过岁月

终觅得你真颜

永安天晴

“好久...未见”

宣:
我与你之间

相隔已千年

我阅过这世俗万千

却依旧对你留恋

我与你初见

在欲望阴谋前

一次复一次的忘却

又一次次浮现

我是你手中一把剑

心中一点火焰

从此生死相依

爱恨两难全

你是我涅槃中轮回

三十六道的欲念

度陵飞雪

渡不尽你与我的劫

盛:
我与你再见

于今生赤渊

又是欲望阴谋前

莫笑我可怜

我与你的缘

辗转于世间

不伦不义的断言

怎及你眉眼

我是你背脊中一把剑

那我算不算火焰

以我身为刃

赠与这人间

你让我蹉跎过岁月

终觅得你真颜

永安天晴

“好久...未见”

阳关入梦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盐姜葱花鱼
密密匝匝密密匝匝,这个冰面太小...

密密匝匝密密匝匝,这个冰面太小啦!         (▼へ▼メ)

密密匝匝密密匝匝,这个冰面太小啦!         (▼へ▼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