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容蜜星蜜

14099浏览    796参与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10

文星伊的事已經處理完了,校長也已經批准文星伊繼續在學校教課,但文星伊有個請求,就是自已必須在考生考完後才回去教課,校長也批了這個請求。文星伊為了在這段期間每天都見到金容仙並給予她鼓勵,就每天都載金容仙上下課和幫她復習一些題目讓她能考好成績。


「文老師啊,這幾天我得跟我儿出遠門一趟,能不能幫我好好照顧容仙啊?」金母手提行李箱看見文星伊从電梯走出並問文星伊。


「可以的,那您大概去幾天呢?我幫您轉告容仙。」文星伊聽見金母說的話后嘴角就微微上揚並且秒答應金母。


「我和我儿大概去個5天吧,麻煩你了文老師。」金母聽見文星伊願意照顧那不懂事的女兒就放心了。


「沒事沒事,反正最近也是幫

文星伊的事已經處理完了,校長也已經批准文星伊繼續在學校教課,但文星伊有個請求,就是自已必須在考生考完後才回去教課,校長也批了這個請求。文星伊為了在這段期間每天都見到金容仙並給予她鼓勵,就每天都載金容仙上下課和幫她復習一些題目讓她能考好成績。


「文老師啊,這幾天我得跟我儿出遠門一趟,能不能幫我好好照顧容仙啊?」金母手提行李箱看見文星伊从電梯走出並問文星伊。


「可以的,那您大概去幾天呢?我幫您轉告容仙。」文星伊聽見金母說的話后嘴角就微微上揚並且秒答應金母。


「我和我儿大概去個5天吧,麻煩你了文老師。」金母聽見文星伊願意照顧那不懂事的女兒就放心了。


「沒事沒事,反正最近也是幫她補習。」文星伊微笑的跟金母説。


「好的,對了,我現在就要出門了,我已經留下紙條説我出去幾天了,順便麻煩一下文老師幫我監督容仙她吃飯,讓她別老是吃炸食了。」金母剛走一步就想到還有事情要跟文星伊説便停下説。


「好,我會好好監督她,並不讓她不吃炸食的。」文星伊向金母保證會看好金容仙不讓他亂吃。


「好的謝謝你,我差不多要去機場了,就先這樣。」金母說完後把門锁了。


「嗯,好的」文星伊點了點頭。


「這鑰匙你幫我轉交給容仙。」金母吧鑰匙遞給文星伊后就轉身進入電梯下樓。


~~~~~~~~~~~~~~~~~


文星伊心想要讓金容仙不吃炸食就去了菜市場買了一些新鮮的香菇,海帶,高麗菜,白蘿蔔,玉米,黃豆芽,土豆,口蘑,西蘭花和胡蘿蔔打算幇金容仙做咖喱蔬菜蓋飯和素高湯當晚餐。


文星伊買了蔬菜回家后便開始做菜,但對於不擅長做菜的文星伊來說做菜是很辛苦的,文星伊便打了通電話。


「管家,能幫我一個忙嗎?別告訴我父母。」文星伊


「大小姐怎麼了嗎?好的。」管家


「管家幫我找個廚師來我這,我要做咖喱蔬菜蓋飯和素高湯,一會發給你地址,儘快過來。」文星伊


「大小姐您要吃我可以叫廚師做給您吃,不用勞煩你自已做。」管家


「我是要做給別人吃的,你快找廚師過來吧!」文星伊


「好的,大小姐一會廚師就到。」管家


通完電話后文星伊便傳了地址給管家,不到15分鐘廚師來到文星伊的家教文星伊做菜。


文星伊煮好後看時間也不早了就立馬開車去學校帶金容仙回家。


~~~~~~~~~~~~~~~~~~~


寫著寫著就又餓了XDDDD


(灬ºωº灬)♡

找文

我記得有一段是容吼星伊閉嘴的,然後星伊就沒在說話跑到書房的

啊啊啊~最近好懷念那篇文啊

我記得有一段是容吼星伊閉嘴的,然後星伊就沒在說話跑到書房的

啊啊啊~最近好懷念那篇文啊

WEEK0716

《Moonsun》Rainy Season

09


又是雨天,但文星伊的心情似乎很好。


難得不是搭地鐵上的學,是金容仙開車載到學校附近的。


果然留宿是正確的選擇?


不太正確,到現在連金容仙確切是從事什麼職業的都不知道,對她的了解可說是屈指可數,姓名年紀性別住址。


透過昨晚還多了一個,手機號碼。


在路上,金容仙問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文星伊尚未給出明確的答覆。


課堂依舊死板無趣,隨堂考也是輕鬆,學校生活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亮點,要說有趣的事情,大概就是中午的食堂吧。


放學前的下課,文星伊收到一條訊息,文明輝讓她放學早點回家,有事要說。


文星伊也不敢拖時間,一放學就到了地鐵站,搭上最近的一班車回

09



又是雨天,但文星伊的心情似乎很好。



難得不是搭地鐵上的學,是金容仙開車載到學校附近的。



果然留宿是正確的選擇?



不太正確,到現在連金容仙確切是從事什麼職業的都不知道,對她的了解可說是屈指可數,姓名年紀性別住址。



透過昨晚還多了一個,手機號碼。



在路上,金容仙問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文星伊尚未給出明確的答覆。



課堂依舊死板無趣,隨堂考也是輕鬆,學校生活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亮點,要說有趣的事情,大概就是中午的食堂吧。



放學前的下課,文星伊收到一條訊息,文明輝讓她放學早點回家,有事要說。



文星伊也不敢拖時間,一放學就到了地鐵站,搭上最近的一班車回家,路上小區的攤販問她要不要買小吃,文星伊的微笑著搖頭。



還以為是要自己提前回家整理,沒想到客廳的燈已經是亮的了,文星伊進門就發現一個驚喜。



「星伊,打招呼,這是丁阿姨跟輝人」文明輝笑得慈祥,還伸手摟了坐在身旁的婦人。



「阿姨好,妳好」到底還是長輩,文星伊心裡不太舒服也不能表示什麼,反正文明輝讓喊的是阿姨,不是媽。



「輝人之後就住這裡,好好照顧人家」果然有大家長的風範阿,要做什麼都不先討論也不先詢問意見的。



文星伊也習慣了,反正父親說一就是一,他會給予一定程度的自由,但還是不會讓妳脫離他的掌控。



「我知道了」



「我跟丁阿姨先走了,你們年輕人交流一下吧」文明輝摟著丁阿姨離開。



離開前丁輝人的媽媽還摸摸輝人的頭,讓她乖乖聽姐姐的話。



輝人的小腦袋用力點了兩下。



「…路上小心」文星伊送大人們離開,但腦子裡還是剛剛看到的畫面。



丁輝人雖然感到不安的抓著媽媽的衣擺,但還是成熟的應下了媽媽的叮嚀。



看來這個妹子跟文星伊很像。



文星伊轉身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人,丁輝人抱著一本素描本,手裡抓著兩支鉛筆一長一短,上面刻著什麼看不太清楚。



「輝…輝人?」文星伊可還沒準備好迎接新成員,一個人住一陣子都習慣了,即便這個妹妹跟自己再怎麼相像,也是難。



丁輝人微微仰起頭,等待文星伊的下文。



「…我叫文星伊」想了半天也沒講出什麼,還是老實的介紹自己吧。



「…我叫…丁輝人」丁輝人從沙發上站起身,煞有其事的跟文星伊敬禮。



「沒事,妳坐著吧」看丁輝人這麼可愛,文星伊心裡的戒心早就瓦解了。



怕丁輝人無聊,文星伊開了電視給丁輝人看,教丁輝人怎麼轉台或選片的話,怕丁輝人心裡不舒服,只是放慢速度示範了轉台方式,看丁輝人眼底亮亮的,八成是聽懂了。



文星伊到儲藏室翻了一套新的床包,還有兩顆枕頭,開了自己隔壁的房間,進去整理,順便撥通了給韓昌宇的電話。



韓昌宇是文明輝的私人特助,算是一個很特殊的職位,因為韓昌宇經手的事情,多的離譜。



在外大家都知道文明輝跟韓昌宇是師徒關係,韓昌宇也是明輝醫院很有名的醫生。



但私下韓昌宇可能要處理醫療糾紛,跟著文明輝到處出差,幫忙審閱公文,還要定期打錢給文星伊。



「喂?韓哥,跟我說說吧」文星伊塞著無線耳機。



韓昌宇似乎早就知道文星伊會打電話來,不慌不忙的開始敘述這段緣分。



文明輝帶著小型的醫療團隊到全州的鄉下探訪,在那裡的幾天,老人家們都和藹可親,而且很好客。



家家戶戶的登門拜訪,幫忙看病,就看到了丁輝人家,鄰居也都跟文明輝說丁媽媽一個人不容易,而且女兒都快高中了,最好到市裡唸書比較好。



文明輝倒也不是出於憐憫才提議要帶她們母女離開,而是久違的,對女人有感覺。



即便她是單親媽媽也無所謂,丁輝人也是一個聰明漂亮的孩子,這麼一來就等於有了兩個女兒,文明輝也挺開心的。



「大致上就這樣,實際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必要去深究,丁輝人上高中的事妳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知道了」文星伊掛上電話,再去儲藏室找了幾個還沒拆封的娃娃,帶到丁輝人房間。



聽韓昌宇講話的期間,文星伊前前後後搬了不少東西進去,衣服小夜燈盥洗用具什麼有的沒的,都給丁輝人了。



「輝人?」經過樓梯間時,文星伊探頭看了一眼客廳,電視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上的,丁輝人歪著腦袋在沙發上睡著了。



文星伊一把抱起丁輝人,頓時疑惑了一下,說是國中生也太輕了點,帶到樓上,小心的把人放進床鋪裡,看著她懷裡抱著的東西。



要拿掉還是不要?



文星伊之後又在床頭櫃放了一杯水,在書桌上放了兩本素描本跟一盒素描筆跟色鉛筆,雖然都是自己用過的,但保存的還算好,能繼續使用。



怕丁輝人不安,文星伊在家裡各處都貼了便條紙,還有精心安排的起床任務。



10



日正當頭的中午,室內變得悶熱。



丁輝人愣愣的起身,發現周圍的環境變得不一樣,下意識就去找自己帶來的東西,翻開棉被,還好素描本跟鉛筆都在。



下床整理好被子,把東西放到書桌上,就看到那個以後的姐姐給自己準備的禮物,上面貼著紙條。




輝人:


這些是我國中學畫畫的東西


都還很新


想說妳喜歡畫畫的話能接著用


                星伊姐姐留



丁輝人拉開桌椅,翻開文星伊的素描本,本子有點舊了,真的是好幾年的東西,只有前面3、4頁有用過,文星伊的筆觸比較豪邁,該細的地方細,能省略的就不會多畫,算是很有個人特色。



看得出來文星伊是個很珍惜物品的人,每一支筆上都刻了自己的名字,而且筆尖都削的很乾淨。



接著丁輝人就發現了一連串的便條紙。



床頭櫃上的水喝了,被指示到要去浴室,梳洗完畢,又回到臥室,打開衣櫥,有好幾套衣服,丁輝人隨手換上,根據便利貼的指示把換下來的衣服拿去洗衣籃。



一邊收便利貼一邊解任務,丁輝人很快的就發現紙條有順序,而且背面有不同的字樣,就這樣激起了輝人的好奇心。



開冰箱,準備早餐,橙汁牛奶二選一,一大盤火腿起司三明治,還有一顆布丁,早上吃這麼多是要撐死誰…



家裡的每個角落丁輝人都去過了,熱水器也會開了,瓦斯爐也會用,電視昨天文星伊講過,就只剩文星伊的房間。



文星伊的房門上也有便條紙,但不是指令,只是一段話。



:如果妳需要我 隨時過來



蒐集完全部的紙條,丁輝人把他們全部都反著放,按照編號的排序,可以看到背面的幾個大字。



:謝謝妳成為我的家人



丁輝人癱坐在沙發上,不動聲色的落淚。



她以為自己會被討厭,比較講難聽一點就是個鄉下小孩,而且還是後媽帶來的拖油瓶,文星伊根本沒理由要這樣。



如果只是基於父親的命令,所以要好好照顧丁輝人的話,大可以買一堆新東西給丁輝人,讓她挑著用,不必這樣大費周章的準備東西。



這是文星伊的溫柔阿。



她也怕丁輝人不願意敞開心扉,跟自己保持距離,那樣子會很難受的,所以作為姐姐,一個不愛說話的姐姐,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歡迎。



丁輝人也不知道文星伊什麼時候會回家,冰箱裡除了水果雞蛋牛奶基本上沒有別的東西了,看來文星伊是外食派的。



倒是櫃子裡塞了不少泡麵跟零食,雖然到處都看過了,但丁輝人沒有動什麼,只是抱著文星伊給的一個貓咪玩偶,坐在客廳等文星伊回家。



最近這幾天都在下雨,房子裡悶悶的很不舒服,丁輝人開了客廳的除濕機跟電視,讓安靜的房子裡多一些聲音。



大門傳來解鎖的聲音,不一會兒文星伊就提著兩大包塑膠袋出現。



「…我回來了」有人在家的感覺真的好奇怪,有點溫暖?



「星伊姐姐…歡迎回家…」丁輝人的聲音很小,但視線是朝著文星伊的,話說完又馬上飄走,實在是可愛的過分。



「晚上吃火鍋」文星伊把兩袋食物放到廚房的中島上,先上樓換衣服。



下樓的時候發現丁輝人站在廚房外面,似乎是在等文星伊,想到了最近聽到的消息,文星伊微微的勾了嘴角。



「可以幫我嗎?」今天又從韓哥那裡聽來更多關於丁輝人的事情。



像是她喜歡畫畫、音樂,喜歡吃麵食、雞爪,天氣冷的時候喜歡吃火鍋,在全州吃火鍋的時候,丁輝人都會幫媽媽一起備料,算是半個打下手的副廚。



丁輝人點頭,把貓咪玩偶放到餐廳的椅子上,開始分類塑膠袋裡的東西。



飲料、兩罐泡菜、兩盒冷凍雞爪、一袋米、兩盒土雞蛋還有兩瓶牛奶,都依序安置在冰箱裡,剩下除了今天要吃的火鍋料跟肉片以外,其他全部都是零食跟泡麵。



除了四盒雪花豚,文星伊買回來的幾乎都是蔬菜,常見的那種丸子類的火鍋料一個都沒有,對文星伊來說火鍋就是只有湯底、肉跟青菜。



丁輝人也沒說什麼,帶著青菜到水槽邊,就發動了高速洗菜技能,菜刀一切,剩一半的菜用保鮮膜包好,去根的去根,去頭去尾剝皮的都一乾二淨。



反觀文星伊還在研究湯底的材料包。



丁輝人已經把菜都洗乾淨放盤子上了,文星伊才終於把爐子打開煮湯,丁輝人湊過去聞了聞,清爽的昆布高湯,順手蓋上鍋蓋,讓湯能滾得快一點。



南瓜、紅蘿蔔、木耳、玉米率先進入,其餘的時令青菜也大把大把的入水,鍋裡的食材都煮熟了後,才把鍋子端到餐廳的電磁爐上,準備涮肉片。



這是文星伊第一次在家裡吃火鍋,沒想到還挺有趣的,雖然也就兩個人,但感覺很溫暖,各方面來說都是。



吃飽後兩個人也是分工合作,雖然都沒說話,但收拾的很快,算是很有默契了。



「輝人」文星伊從進門的時候就有這個疑惑了,只是憋到現在,真的忍不住。



「吶…?」



「妳…有穿褲子嗎?」



丁輝人穿著長版的上衣,壓著大腿前的衣擺,看上去有點慌張,耳根子都紅了,該不會備料的時候動作太大,被看到了?



「沒關係,只是怕妳著涼,我去洗澡」文星伊伸手摸了摸丁輝人的頭頂,逕自往樓上走去。


/



往後的幾個月。



或許是因為丁輝人跟自己很像,又或者丁輝人是個很舒服的存在,反正文星伊對丁輝人說的話越來越多了,丁輝人也不像剛開始一樣怕生,反而越來越會撒嬌。



「星伊歐膩~教我」丁輝人拿著文星伊高一的作業本整個人掛在文星伊的脖子上。



因為丁輝人一個人在家,所以文星伊基本上都不去圖書館了,早早回家跟妹妹一起吃飯,寫作業的時候,順便教丁輝人。



「等我把這裡弄完,乖喔」通常文星伊只要輕聲哄個幾句,摸摸丁輝人的腦袋,她就會乖乖地在一旁等著。



有時候丁輝人根本就不是想問問題,只是不喜歡一個人待在房間,所以跑來找文星伊罷了,文星伊知道也沒說什麼,根本就不像是以前那個超級注重私人領域的高顏值雕像。



雖然在家對丁輝人很溫柔,但在學校還是一個樣,對外人也是話少模式。



標準妹控的差別待遇。




————


作者聲明 這是日月文(・∀・)


但丁輝人的妹妹屬性點滿


文1必定寵爆


我是小周


小文生日前見🖐️🖐️🖐️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9

突然寫一寫感覺有錯字,一直重複檢查一直念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天文星😂😂


~~~~~~~~~~~~~


當天文星伊偷偷站在金容仙家門外等金容仙出門,金容仙出門后文星伊打算親自送金容仙到學校。


「早呀,容仙!」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出門後說了一句。


「老師別嚇人好不,人嚇人嚇死人!」金容仙突然聽見旁邊一個人跟自已説早安就被嚇到了。


「哈哈,今天考試加油啦!還有記得考好成績我們的約定也要記得喲,今天你就不必騎自行車去,我載你去吧!」文星伊跟金容仙説。


「不會麻煩嗎?」金容仙剛聽見文星伊説約定的事便臉紅起來了,金容仙就低頭問不想讓文星伊看見自已臉紅。


「不會,...

突然寫一寫感覺有錯字,一直重複檢查一直念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天文星😂😂


~~~~~~~~~~~~~


當天文星伊偷偷站在金容仙家門外等金容仙出門,金容仙出門后文星伊打算親自送金容仙到學校。


「早呀,容仙!」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出門後說了一句。


「老師別嚇人好不,人嚇人嚇死人!」金容仙突然聽見旁邊一個人跟自已説早安就被嚇到了。


「哈哈,今天考試加油啦!還有記得考好成績我們的約定也要記得喲,今天你就不必騎自行車去,我載你去吧!」文星伊跟金容仙説。


「不會麻煩嗎?」金容仙剛聽見文星伊説約定的事便臉紅起來了,金容仙就低頭問不想讓文星伊看見自已臉紅。


「不會,載你一點也不麻煩。」文星伊看見金容仙低下頭就伸手用手指把金容仙的頭抬起看她的臉。


「額...那快走吧!」金容仙見文星伊抬自已的頭起來臉紅整個展現給文星伊看了便打算快走。


「噗,那走吧」文星伊看金容仙心急想離開便就走在低著頭的人前。


兩個人走著走著文星伊突然停下讓後面不看路的人撞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金容仙的頭敲到文星伊的背頭也有點疼就揉了揉自已的頭向文星伊道歉。


「沒事,走路別低頭呀,走吧先去停車場。」文星伊說的話讓金容仙以為那個人在訓自已便遲遲不抬頭,但金容仙看見文星伊的手突然牽著金容仙的手説走吧。


到停車場后文星伊開車送金容仙去學校,在車上兩人都沒說話直到文星伊送金容仙到學校金容仙說了一句謝謝就去考場了。


~~~~~~~~~~~~~~~~~


金容仙考完后準備回家時在學校門口沒看見文星伊的車,但走著走著在學校后面有一輛車也就是文星伊的車。但文星伊沒有發現金容仙走過來,文星伊正在和自已父親通電話説工作自願的事,金容仙也看見文星伊在通電話並沒有去打擾,衹是在附近停留等文星伊通完電話在走過去。


「爸,再給我五年,五年就好了,我最多教完五年就去公司。」文星伊求著通話中的父親。


「你這丫頭的性格我還會不知道嗎?之前叫你來你就走,現在還不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等會你五年過後人都不來公司了。」文父反對文星伊說的話。


「我這次肯定聽你的,衹要給我五年,拜託就五年」文星伊想要跟金容仙繼續一起不想離開便叫父親答應。


「好!我再給你五年,這五年我不會去鬧你什麼,但如果你五年後沒有過來幫我繼承公司,那你後果自負!」父親答應文星伊讓他在玩五年,五年後不回去就讓他後果自負。


「好,謝謝父親!」文星伊聽見父親答應后掛了電話開心起來也沒看見金容仙在外徘徊。


「叩叩,文老師你忘記我了!」金容仙看見本來很生氣的文星伊突然表情變得開心都不理在外面的自已便走去敲了敲車窗開門。


「噢,抱歉沒看見你,等久了吧。」文星伊見金容仙上了車便幫她扣安全帶並解釋。


「沒事,剛剛看見你在接電話,話說文老師接到什麼電話本來很生氣的你怎麼一下變得開心。」金容仙吧在外看見文星伊的表情情況告訴文星伊並問她。


「沒事,我很快就可以繼續回去學校教你了。」文星伊傻笑跟金容仙説。


「那恭喜文老師啊!」金容仙看文星伊的樣子覺得好笑並忍笑説。


~~~~~~~~~~~~~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8

「金容仙你的畫今天趕出來明天交給我!」一位老師進班告訴金容仙明天就要交畫便叫她今天完成。


「可是....」金容仙想起今天跟文星伊約了要補習,放學後衹能直接趕去畫室,手機也沒電了畫室沒有充電器也沒辦法跟文星伊説今天沒空。


「沒有可是了,明天一定要交上畫!」老師說完後就離開課室回去自已辦公室。


~~~~~~~~~~~~~~~~~


放學後金容仙就直接去了畫室,而文星伊在自家等待金容仙過來補習,時間一直過去文星伊發現金容仙沒來便打了通電話給金容仙。文星伊撥打過去只聽見一個女人説[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文星伊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便出門敲了敲隔壁房門,門開了是金容...

「金容仙你的畫今天趕出來明天交給我!」一位老師進班告訴金容仙明天就要交畫便叫她今天完成。


「可是....」金容仙想起今天跟文星伊約了要補習,放學後衹能直接趕去畫室,手機也沒電了畫室沒有充電器也沒辦法跟文星伊説今天沒空。


「沒有可是了,明天一定要交上畫!」老師說完後就離開課室回去自已辦公室。


~~~~~~~~~~~~~~~~~


放學後金容仙就直接去了畫室,而文星伊在自家等待金容仙過來補習,時間一直過去文星伊發現金容仙沒來便打了通電話給金容仙。文星伊撥打過去只聽見一個女人説[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文星伊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便出門敲了敲隔壁房門,門開了是金容仙母親,文星伊詢問金母「您好,請問容仙回來了嗎?」,而金母回復了句「容仙啊,這個時間應該是在畫室,不過一會應該就回來了。」


「容仙啊,給你帶了食物,吃完了在畫吧,看你好像還沒吃吧!」韓瑞雪像平時一樣來了畫室,但今天老師讓金容仙完成畫明天就要交,韓瑞雪心想這人今晚也應該不會回家了吧。


「瑞雪借我手機一下,我手機沒電了。」金容仙見韓瑞雪進門帶食物給自已順便問了。


「哦好,給你密碼你知道的。」韓瑞雪把手機遞給金容仙並說。


拿到手機的金容仙解鎖后就快速按了手機應用撥打電話給文星伊。[通話信息 ↓]


「老師我是容仙,我今天沒去補習了,我有事情要忙,明天才去補習。」


「這手機是誰的?」


「瑞雪的,我手機沒電關機了,他剛好過來我就讓他借我手機。」


「噢,好的,那你明天再來吧。」


「能麻煩您一件事嗎?」


「什麼事,説看看」


「幫我告訴我母親我今晚沒回家住瑞雪家裡。」


「好的我幫你說」


「好的老師我先忙了再見。」


通完電話后金容仙便吧自已的畫完成,送走韓瑞雪就睡下了,在那之後金容仙每天都有去補習,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眼看時間就快到考試的時候了,距離考試還有一天,這天金容仙還是一樣到了文星伊家裡補習。


「老師,如果我考試成功考到前五,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金容仙害羞的問文星伊。


「什麼事情呢?」文星伊疑問的問了金容仙。


「不能說是秘密,老師您先答應吧!」金容仙拜託文星伊答應自已的要求。


「好好好,我答應你,但我也有个疑問要你答應告訴我。」文星伊答應金容仙后準備要問金容仙一個問題。


「什麼疑問?」金容仙還沒反應過來便又問了文星伊。


「我想知道,你到底為什麼要躲我?」文星伊到金容仙耳旁説,文星伊想要親口聽見金容仙説原因,在文星伊幇金容仙補習的3星期內文星伊也對金容仙有种喜歡的感覺,但也雖然從很多學生口中聽見説金容仙很喜歡自已,但還是想親口听見她説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已。


「額....」金容仙還沒來得及時反應就被眼前的人摸了自已的頭還偷笑。


「不說話當你答應咯!」文星伊看眼前的人不說話就自動當成對方默認。


「我...」金容仙想在說什麼就被文星伊的手指放在自已嘴前不讓說話。


「我已經當你默認了,不能反悔咯!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得早點回去了。」文星伊說完便站起身來送金容仙離開。


~~~~~~~~~~~~~~~~~


最近一直在追个遊戲[隱形守護者]結果看太high忘記打文了,現在剛打完文就立馬過來發文了,希望不要有太多錯字。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7

「你去櫃子里找T恤穿吧,我祇有一件睡衣。」金容仙跟韓瑞雪説完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兩人就去床上睡覺了,枕頭有兩個所以兩個人個一個,但棉被祇有一個所以兩人就一起蓋被,韓瑞雪睡前就抱著金容仙,雖然開著空調但還是讓金容仙感到很悶熱。


「瑞雪我好熱你別蹭過來了。」金容仙迷迷餬餬的告訴韓瑞雪。


「好吧。」韓瑞雪回應金容仙后兩人就沉沉睡去。


~~~~~~~~~~~~~~~


過幾天后,過3个星期就是考試的時候,考完試后1星期就是假期,韓瑞雪和金容仙兩人商量説假期要出國玩就打算各自回家詢問父母,韓瑞雪的父母都讓自已女兒出去玩,但金容仙就不同了。


「媽,我跟瑞雪打算在考...

「你去櫃子里找T恤穿吧,我祇有一件睡衣。」金容仙跟韓瑞雪説完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兩人就去床上睡覺了,枕頭有兩個所以兩個人個一個,但棉被祇有一個所以兩人就一起蓋被,韓瑞雪睡前就抱著金容仙,雖然開著空調但還是讓金容仙感到很悶熱。


「瑞雪我好熱你別蹭過來了。」金容仙迷迷餬餬的告訴韓瑞雪。


「好吧。」韓瑞雪回應金容仙后兩人就沉沉睡去。


~~~~~~~~~~~~~~~


過幾天后,過3个星期就是考試的時候,考完試后1星期就是假期,韓瑞雪和金容仙兩人商量説假期要出國玩就打算各自回家詢問父母,韓瑞雪的父母都讓自已女兒出去玩,但金容仙就不同了。


「媽,我跟瑞雪打算在考試完后的假期出國玩,能不能讓我去。」金容仙撒嬌的問自已母親。


「不行!除非你考試拿到前五我就讓你跟瑞雪去。」金母知道如果這時答應自已女兒的話她就不會好好學習了,所以就給金容仙一個條件。


「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語很差,怎麼可能考到那麼前。」金容仙聽見自已母親這麼說覺得這件事是很渺茫的事情。


「如果沒前五就沒得去,這段時間我可以幫你請個補習老師,如果你要的話!」金母不管自已女兒說什麼,表明衹要不是前五哪裡都去不了。


金容仙對自已母親的條件覺得很無言,為什麼一定要拿成績來鎖著自已,明明都知道自已的英語每次都不及格,再加上自已之前逃了英語課那麼久怎麼補的回來,金容仙心想。


~~~~~~~~~~~~~~~~~


「叩叩,文老師在家嗎?」金容仙敲了敲文星伊的門口並問。


「怎麼了嘛,找我有什麼事嗎?」文星伊開門看見了金容仙并問了她。


「老師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如果你覺得麻煩的話可以不用答應我。」金容仙跟文星伊説。


「別再門口聊,進來說。」文星伊讓金容仙進來家裡並去廚房端了杯水遞給金容仙問她有什麼事嗎。


「就是我想問您,您能不能幫我補習英語。」金容仙低下頭問了文星伊。


「怎麼這麼突然要我幫你補習呢?」文星伊覺得奇怪并繼續問原因。


「就是....我和瑞雪打算在假期時出國玩,但我媽媽説如果我考試成績沒在前五就不讓我去,我的英語很差再加上之前逃了你的課,我希望你能幫我補習。」金容仙告訴文星伊原因時把我逃了你的課變得很小聲,這讓文星伊感覺到想笑。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在哪裡補習是个問題。」文星伊告訴金容仙説可以幫他補習但是沒有場地讓他幫他補習。


「老師,您家可以不,我怕我媽不讓您教我,他肯定會叫別的家教幫我補習的。」金容仙向文星伊提議在對方家,並告訴文星伊説不能在自已家因為母親的原因。


「那行,你有空的話就放學了可以過來我這裡,你有手機吧,你先加我聊天軟體,要補習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文星伊向金容仙説並給金容仙自已的聊天軟體賬號讓對方加。


「好,加了,老師謝謝你。您不能在後天開始幫我補習?」金容仙說完後問了文星伊問題。


「可以,你到時候過來吧!」文星伊說完後就送金容仙回家。


~~~~~~~~~~~~~~~~~


補更一篇,昨天沒更😄😄

看來差不多該讓容告白了😏😏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6

「老師我明天就不會在教你了,你要好好學習,你呀別再逃課了!」文星伊摸了摸的頭並跟金容仙説。


「為什麼?」金容仙抬頭瞪大眼看著文星伊問。


「這是我家事,也不方便跟你説那麼多,總之,你衹要好好的學習,下次我回來一定要看見你的英語成績有進步。」文星伊捏了捏金容仙鼻子説。


「阿西,疼...疼!」金容仙把文星伊的手拍打掉並摸了摸自已鼻子。


「弄疼你了嗎?抱歉啊。」文星伊問了問并把手輕輕揉了揉金容仙鼻子。


「不疼了」金容仙害羞的説。


「噗哈!不疼了就好。」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害羞就偷笑説。


「哼!你欺負我!」金容仙看見文星伊偷偷笑自已並說。


「噗啊哈哈哈,不弄你...

「老師我明天就不會在教你了,你要好好學習,你呀別再逃課了!」文星伊摸了摸的頭並跟金容仙説。


「為什麼?」金容仙抬頭瞪大眼看著文星伊問。


「這是我家事,也不方便跟你説那麼多,總之,你衹要好好的學習,下次我回來一定要看見你的英語成績有進步。」文星伊捏了捏金容仙鼻子説。


「阿西,疼...疼!」金容仙把文星伊的手拍打掉並摸了摸自已鼻子。


「弄疼你了嗎?抱歉啊。」文星伊問了問并把手輕輕揉了揉金容仙鼻子。


「不疼了」金容仙害羞的説。


「噗哈!不疼了就好。」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害羞就偷笑説。


「哼!你欺負我!」金容仙看見文星伊偷偷笑自已並說。


「噗啊哈哈哈,不弄你了。」文星伊放聲笑了出來便告訴金容仙不作弄她了。


「時間也不早了早點回去吧!」文星伊看了看手錶并告訴金容仙,金容仙也點頭嗯了一聲。


--------------------------------


「你家在那邊你怎麼騎反方向啊?」文星伊看見金容仙騎自行車騎到反方向。


「我要去畫室。」金容仙跟文星伊説。


「好,那你小心騎自行車,注意安全。」文星伊提醒金容仙后就先開車走了。


到畫室的金容仙一開門就看見韓瑞雪坐在沙發上玩遊戲機,金容仙走進門就把手上的食物放在小桌子上。


「你的晚餐,隨便買點不知道你吃不吃。」金容仙把自已的食物和韓瑞雪的食物分開,拿自已的食物出來吃。


「你今天買的什麼呀?」韓瑞雪邊打遊戲邊問金容仙。


「炸雞,要吃過來吃,不吃拉倒。」金容仙看著韓瑞雪一直在打遊戲便翻了个白眼説。


「吃呀!當然吃!」韓瑞雪說這句話的時候抬起頭看金容仙一眼卻發現金容仙瞪著自已便把手機關起來好好的吃炸雞。


「容仙啊,等會你在哪里睡?」兩人吃完後,韓瑞雪問了問正在畫畫的金容仙。


「這裡呀,不然睡哪裡,若不是還有畫沒完成我也不會跟我媽説我今晚住你家,不然我跟他説住畫室他不打死我就罵死我了。」金容仙告訴韓瑞雪原因。


「我想跟你一起睡這裡!」韓瑞雪撒嬌的求金容仙讓自已住在這裡一天。


「好好好,真拿你沒辦法!」金容仙說完就翻個白眼給韓瑞雪。


「瑞雪現在幾點了呀?」金容仙問了韓瑞雪時間。


「現在已經11點半了」韓瑞雪告訴金容仙時間。


「好,我先洗澡等會你在洗吧!對了你沒帶衣服來怎麼換洗?」金容仙説。


「穿你的吧,今天本來就不知道要住你這裡,你還有多餘的衣服嗎?」韓瑞雪邊問邊起身走去衣櫃看看。


「你去櫃子里找T恤穿吧,我祇有一件睡衣。」金容仙跟韓瑞雪説完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5

離開辦公室的文星伊就照著自已的記憶快速的走去校長室,剛好某老師要教課就不能帶文星伊去校長室。


「叩叩,校長我是文星伊。」文星伊敲了敲校長室説。


「進,順便把門關上。」校長沒多說什麼直接叫文星伊進們。


「校長您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文星伊進門后就問了校長。


「是這樣的,您父親呢來找我了,讓我辭了你,如果你還想繼續教課的話,我希望你能處理好家事在來學校,最近你就不用來學校了,等你跟你父親商量好了再來學校也行,學校很歡迎你們實習生過來的。」校長跟文星伊講了一連串的很長話。


「好吧,我會儘快處理好家事的,抱歉打擾您了,我先回去教課了。」文星伊說完后就走出校長室。


離...

離開辦公室的文星伊就照著自已的記憶快速的走去校長室,剛好某老師要教課就不能帶文星伊去校長室。


「叩叩,校長我是文星伊。」文星伊敲了敲校長室説。


「進,順便把門關上。」校長沒多說什麼直接叫文星伊進們。


「校長您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文星伊進門后就問了校長。


「是這樣的,您父親呢來找我了,讓我辭了你,如果你還想繼續教課的話,我希望你能處理好家事在來學校,最近你就不用來學校了,等你跟你父親商量好了再來學校也行,學校很歡迎你們實習生過來的。」校長跟文星伊講了一連串的很長話。


「好吧,我會儘快處理好家事的,抱歉打擾您了,我先回去教課了。」文星伊說完后就走出校長室。


離開校長室后文星伊就回課室,文星伊教課的時候一直分心,讓同學們覺得她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但學生們也沒有去管這些事,祇有一見文星伊分心就提醒她,金容仙心裡一直在想到底校長跟她說了什麼,一回來連教課的心思都沒了。


學生放學后各自都回家了,金容仙想到明天是假期便打了一通電話告訴母親自已今晚不回家了去韓瑞雪家裡住。金容仙母親同意后金容仙準備去畫室的時候發現文星伊从教師辦公室走出來手裡還提著一箱東西,金容仙自然沒關那麼多,畢竟兩人的關係現在很尷尬。


文星伊走向教師停車處開了車走,金容仙也走去學生自行車停放處拿了自行車騎去畫室,去畫室之前金容仙到附近的美食店買了餐打算和韓瑞雪一起在畫室吃,結果要離開的時候發現文星伊拿著食物接通電話邊走,金容仙因為好奇就走在文星伊身後,文星伊自然沒發現因為身旁都是人。


「爸,我都說了我不要管理公司了,我只想當個教師!」文星伊走到人少的地方走進巷子跟自已父親通話,走進巷子裡文星伊父親和文星伊說的話都聽的一清二楚。


「我不管你那麼多,反正衹要我還在你繼續當教師我就會讓你幹不下去!」文星伊父親聽見自已女兒說的話很氣便大喊的說,文星伊的耳朵差點聾了幸好幾時吧手機離遠耳邊。


「爸!如果您再插手我的事您就別怪我!」文星伊也不管那麼多直接大聲回復通話中的父親。


「你敢!...」父親的話還沒說完文星伊就掛了電話並把手機關機。


「偷聽完了吧,別躲了出來吧!」文星伊面對著前面的牆低聲又帶點哭泣的聲音説。


「我不是故意的。」金容仙走進裡面巷子並説。


「剛剛就看見你跟過來了,跟著我幹嘛呢?」文星伊還是背對著金容仙,聲音還是帶點哭泣的聲音溫柔的說。


「對...對不起」金容仙也不知道怎麼跟文星伊解釋自已z偷偷跟著她。


「算了吧,問你你也不會跟説的,對吧。」文星伊冷笑并轉過身往前走到金容仙面前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4

金容仙看完信后害怕文星伊真的告訴自已母親的話下場會很慘就打算不逃課了。


「容仙快到英語課了,你不走嗎?」韓瑞雪提醒金容仙快到文星伊的課了。


「額,今天就不走了。」金容仙不知道跟韓瑞雪説文星伊威脅自已。


「噢,好吧。」韓瑞雪知道現在金容仙一見到文星伊就想躲開就覺得既然金容仙要面對就讓他面對吧的意思。


「來同學們,拿出英語本出來復習,老師有些事要處理。」文星伊要進課室之前瞄見到金容仙在課室就嘴角微微的上揚,進課室后叫學生們自習。


「金同學麻煩你跟我去辦公室一下!」文星伊叫金容仙的時候聲音明顯的比進來前的聲音大很多。


「你加油!」韓瑞雪偷笑對金容仙説並且比了加油的...

金容仙看完信后害怕文星伊真的告訴自已母親的話下場會很慘就打算不逃課了。


「容仙快到英語課了,你不走嗎?」韓瑞雪提醒金容仙快到文星伊的課了。


「額,今天就不走了。」金容仙不知道跟韓瑞雪説文星伊威脅自已。


「噢,好吧。」韓瑞雪知道現在金容仙一見到文星伊就想躲開就覺得既然金容仙要面對就讓他面對吧的意思。


「來同學們,拿出英語本出來復習,老師有些事要處理。」文星伊要進課室之前瞄見到金容仙在課室就嘴角微微的上揚,進課室后叫學生們自習。


「金同學麻煩你跟我去辦公室一下!」文星伊叫金容仙的時候聲音明顯的比進來前的聲音大很多。


「你加油!」韓瑞雪偷笑對金容仙説並且比了加油的動作。


金容仙走到文星伊身旁時文星伊盯了他一眼就站起身走出課室,金容仙看見文星伊走后低頭的默默跟上去。走到辦公室自已位置時文星伊突然停下來,低頭走的金容仙差一點就要撞到文星伊,文星伊有些驚嚇這人剛剛差點撞到自已。辦公室的老師現在這個時間不是在吃午餐就是在教課,所以辦公室只剩下兩人,文星伊坐下后看著金容仙便搖了搖頭。


「為什麼要逃課?」文星伊先出聲問。


「我......」金容仙不知道如何告訴文星伊自已在躲著她就不太回答。


「我去你家找你幾次,你母親都説你還沒回家,你去哪了?」文星伊知道金容仙不回答自已便繼續問別的問題。


「畫室...」金容仙不知道該說什麼嘴巴就直接說出兩字。


「上課也在畫室嗎?」文星伊繼續問。


「嗯...」金容仙小聲回應。


「那為什麼不來上我的英語課,別的老師都説你有上課就沒上我的課。」文星伊繼續問回剛剛的問題。


金容仙低著頭也不知道該説什麼就打算直接閉嘴什麼都不說也不敢說。


「不說説嗎?」文星伊心裡也是知道金容仙躲著自已,就是想要親口聽她說原因。


「文老師您就別逼我了,如果你想告知我母親您就說去吧!」金容仙也不知道文星伊為什麼一直死纏爛打要問這個問題就直接做好回家被罵的打算。


「我並沒有一定要告訴你母親,但如果你說原因是在我們教師範圍內,我們是可以算你不是逃課的。」文星伊就想聽原因並不會告訴金容仙父母她女兒逃課的事。


「文老師校長找您!」一位老師找了文星伊很久發現他在辦公室便直接告訴文星伊校長要見他。


「好的我現在去。」文星伊告訴某老師。


「容仙,你先回班吧,你的事我暫時不會告訴您母親,如果你要告訴我原因你都可以來找我,如果你有心事原因的話也可以告訴我。」文星伊跟金容仙說完後就離開教師辦公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去更新手機,結果手機遲遲更新不好就換了手機發文。遲了20分鐘QAQ


WEEK0716

《Moonsun》Rainy Season

07


真是無情的高中生。


看著小年下丟下自己頭也不回的走了,金容仙心裡其實有點難過。


被那樣騷擾,當然想反抗阿,但身後的男人是父母指定的相親對象,難不成要在車廂上大喊我的相親對象騷擾我嗎?


幸好文星伊當時也在車上,那時用眼神罵髒話的樣子很可愛,奶兇奶兇的。


結果又欠了文星伊一個人情,還是乾脆把忍者少女寫出來給她當禮物?


還是算了,會被當成瘋子。


沒了買零食的心情,金容仙回到自己不成氣候的房子,連一點裝修擺設的動力都沒有。


好死不死工作的訊息這個時候跳出來了,而且還是裴柱現傳的。


裴仙女:情緒告一段落了 睡眠能啟動了吧


講到這個金容仙的...

07



真是無情的高中生。



看著小年下丟下自己頭也不回的走了,金容仙心裡其實有點難過。



被那樣騷擾,當然想反抗阿,但身後的男人是父母指定的相親對象,難不成要在車廂上大喊我的相親對象騷擾我嗎?



幸好文星伊當時也在車上,那時用眼神罵髒話的樣子很可愛,奶兇奶兇的。



結果又欠了文星伊一個人情,還是乾脆把忍者少女寫出來給她當禮物?



還是算了,會被當成瘋子。



沒了買零食的心情,金容仙回到自己不成氣候的房子,連一點裝修擺設的動力都沒有。



好死不死工作的訊息這個時候跳出來了,而且還是裴柱現傳的。



裴仙女:情緒告一段落了 睡眠能啟動了吧



講到這個金容仙的精神又回來了。



結束了情緒控制劑的大案子,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睡眠控制儀。



簡單來說就是控管睡眠品質,只要在頭部跟四肢貼上感應貼片,儀器就會自動記錄你的睡眠習慣。



透過偵測腦波,包括入睡所需的時間,淺眠期的長短,還有深層睡眠的時間等等。



系統紀錄完後,會透過發射訊號去影響腦波,讓大腦接收訊息,現在該做什麼。



難以入睡或是淺眠的人,可以透過這方面的暗示得到改善,而常常睡過頭的人也可以用這個方式調整。



概念跟草模都已經出來了,現在就等合作廠商把樣品送到公司,就可以找受試者來實驗。



金仙女:啟動 啟動 正常啟動



興奮的回了訊息,金容仙甦醒的精神開始暴走,先是拆了放在一旁的快遞箱,把裡面的東西都整理好,然後迅速的逛了一圈線上購物,看到喜歡的都下單。



然後傳訊息給人在國外的父母,分析了一下今天的對象,兩個字,無恥。



到浴室舒舒服服的泡了澡,裹著浴袍擦頭髮的時候才想到,為什麼跟文星伊見這麼多次,都不交換聯絡方式。



問了裴仙女也沒下落,金容仙失落的躺在床上。



這樣下次什麼時候能見面阿…



08



一個沉悶的雨天,文星伊靜靜地坐在位子上,從教室向外望著天空,整天都是這樣灰暗的天色,又不時吹起舒爽的秋風,上課的時候都差點被周公帶走。



幸好運動會很完美的落幕,文星伊的班級獲得大隊接力冠軍的榮譽,雖然結束的時候收拾的很痛苦。



「怎麼?跟漂亮姐姐吵架了?」安喜延帶著零食湊了過去,硬是要跟文星伊擠一張椅子坐。



「…我爸回家了,一下下」文星伊伸手抓了一把零食就往嘴裡放,一陣咀嚼後才回了一句不相干的話。



「伯父還好嗎?」安喜延對文明輝多少是有點耳聞的。



畢竟是醫院的大老闆,同時又是醫師權威,他的存在就是活招牌,找一個當紅明星推薦醫美,效果遠遠不如文明輝。



但事業那麼輝煌的男人,卻在三年前失去了摯愛的妻子,因為一場意外。



根據當時的報導,文母是在前往醫院的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而以外逝世。



但實際上,並不那麼單純。



一個精神不穩定的病患離開病房,帶著醫院的手術刀在院區亂竄,碰到人就用刀砍過去,路人都嚇得趕緊逃跑。



剛下計程車的文母,自然是不知道醫院如此危險,懷裡抱著要給文院長的便當,腳步輕快的踏入醫院。



等文明輝跟警方到場的時候,文母已經變成一片血肉模糊,而做出這一切的兇手一邊讚嘆一邊吃著文母親手做的便當。



文院長悲慟的落淚,雙眼憤恨的警告在場的所有人,這件事到此為止,不准透漏給記者,更不能讓文星伊知道。



當時國二的文星伊戴著口罩參加了母親的弔唁,但在場的除了文明輝以外,沒有人知道文星伊就是他女兒。



之後的三年,文星伊就沒再見過父親,不管是在老家,還是搬來的這裡。



「老樣子」



跟廣告、節目上一樣,文明輝還是那樣溫文儒雅的樣子,歲月在他身上並沒有留下任何一點老態,反而給他增添了幾筆成熟男人的魅力。



「妳沒事吧?」難得提到文明輝的事情文星伊沒有閃躲,但臉上的表情仍然好不到哪裡去。



「跟我爸無關」



看來心情不好的原因,果然是漂亮姐姐。



「我就不去圖書館了,趁著現在沒雨,我得趕快回家」要說安喜延跟文星伊為什麼能聊得來,大概就是因為兩個人講話都很跳吧。



外人來聽感覺像是各說各話,但實際上她們都有從對方的回答中聽出言外之意。



雨天的圖書館顯得特別陰森,即便日光燈都開著,還是沒辦法忽視外頭的灰暗,就連空調的溫度也冷的不自在。



大型照明都關了,只剩一盞桌燈倔強地亮在哪裡,文星伊還是照著習慣,到了圖書館閉館才離開。



之前也想過要不就做個管理員,反正最晚走的基本上都是自己,也不好意思讓人等,可是管理員算是校內的打工,文星伊也不缺錢,只好放棄這個想法。



但偶爾會給管理員帶點小零嘴,以示自己每次都最晚離開的歉意。



步出校園沒幾步就下起了雨,幸好包裡有常備的摺疊傘,橘黃色的小傘撐起來很顯眼,一個人撐剛剛好。



月台上的乘客三三兩兩,跟平常一樣。



但今天會比平常更難熬,被雨水浸濕的褲管和沾滿泥水的鞋底,無意被打溼的肩頭還有雨水帶來的氣味,悶在車廂裡,痛苦。



幸運的坐到了喜歡的角落,文星伊低頭敲著手機鍵盤,給班上的群組發訊息,班導說要請全班吃炸雞,讓選個日期,慶祝大隊接力的佳績。



用軟體開了投票後,退出手機介面,此時地鐵到了首爾站,是漫長忍耐的開始。



文星伊低頭看著地板發呆,聽著此起彼落的腳步聲和交談,瞬間覺得有點睏,閉上眼休息了一下,一陣較為清脆的腳步聲走近,憑印象判斷應該是高跟鞋。



文星伊慢悠悠的睜眼,果然高跟鞋。



鞋子的主人身材條件很好,白皙的腳背跟纖細的腳脖子,這種腿穿高跟鞋可謂是視覺享受,再往上是勻稱的腿肚,女人的膝蓋很漂亮,白裡透紅的,一看就是沒有碰傷過的膝蓋,再往上幾分只能看見一小截大腿,再來就是裙擺了。



沒想到能看著陌生人這麼久。



金容仙穿短裙的話,腿大概也會這麼好看吧,印象中她的腳踝也很漂亮。



反正距離到站的時間還久,文星伊就慢慢的又繼續打量人家,包臀裙挺顯腰身,上圍豐滿又不會讓人感到負擔,好看的鎖骨敞成一字,還有一張神仙般的容貌。



不過,她怎麼對著自己微笑呢?



文星伊以為自己睡意朦朧認錯人,眨了眨眼睛一看,天哪還真的是金容仙。



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羞恥,文星伊臉刷一下就紅了,馬上想起上次在地鐵上不好的回憶。



看了看金容仙周圍的乘客,怎麼都是男人阿!



招呼也沒打,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把人拉進座位,低頭看到金容仙的大腿,才趕緊脫下外套扔在她腳上。



腿是遮住了,但鎖骨附近太危險了,無奈已經沒有多餘的衣物能遮了,文星伊腦袋一轉,扯下了自己脖頸上的領帶,遞給金容仙。



金容仙自然更早感受到站著的人們的視線,知道文星伊的用意,就乖乖地繫上了領帶,遮是有多遮了一點,但金容仙就是不扣上扣子。



若隱若現的鎖骨這樣反而更引人遐想阿!




文星伊想罵髒話的衝動都有了,雖然你什麼也沒露出來,但別人那樣打量妳,我不喜歡,要看也是我看啊。



這麼說好像不太對…



「又生氣了?」金容仙拉著文星伊的襯衫下擺,好奇的問。



文星伊搖頭,但真的沒想到金容仙還記得上次出地鐵站的事,還以為沒見的這兩個星期,自己早就被遺忘了呢。



「學校還好嗎?」



「挺好的」文星伊是真的天生話少,而且只挑重點回,再加上會這樣關心自己的人也就只有安喜延,金容仙突然像家長一樣的關心,讓人有點不知所措。



「學校沒有髮禁?」金容仙說話的同時其實想摸摸文星伊的頭髮,怕小年下排斥,所以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中短髮。



第一次見的時候就想摸摸看她的頭髮,明明漂色是最傷髮質的,為什麼她白金色的髮絲還是像絲綢一樣滑順的感覺。



「前幾年就撤了」準確來說是因為學生出了很多偶像歌手,還有很多尚未出道的練習生,而且藝高本來就比較自由。



「這麼晚回家,家人不擔心嗎?」金容仙以為文星伊應該是跟裴柱現差不多的,在一個富裕又充滿愛的家庭成長。



偶爾會爭吵,但馬上又和和氣氣的討論晚餐要吃什麼,太晚回家會被唸,成績掉了會被唸,但父母在外人面前還是一個勁的炫耀自己的女兒多麼的優秀。



文星伊這麼有禮貌又懂事的孩子,必定是有良好的家教的,雖然話少,但不會讓人感覺是在敷衍。



「…沒有」文星伊的心咯噔一聲,臉色變得暗沉,她沒有家人,怎麼會有家人的擔心,沒有家人,哪來的家?



「肚子會餓嗎?」金容仙馬上察覺自己問錯了問題,只好生硬的轉移話題,但心裡還是有點好奇。



沒有,涵蓋了多少東西。



文星伊也不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人,畢竟對學生能問的問題就那些,總比問談對象了沒來得好。



沒能來得及回答問題,地鐵就到站了,兩個人半推半擠的下了車,心照不宣的往出口走去。



跟先前的天候不同,下起了傾盆大雨,嘩啦嘩啦的打在地鐵出口的遮雨棚上。



金容仙還估摸著要脫下外套跑回家,跨出去不到兩步就被文星伊拽回來。



「送妳回家」



文星伊打起自己的橘黃色小傘,把自己的外套又披在金容仙身上,摟著後者的肩膀走進雨中。



就像是言情小說一樣,打斜的傘總是容易讓傘下的人動心,但金容仙把感覺歸咎於自己從高中開始就沒談戀愛,而且這就是一個心動的公式,要說沒反應才奇怪。



但再怎麼樣良好的氣氛,人不對,是壓根不會有感覺的。



文星伊把人送到公寓樓下就想走,不料卻被金容仙勾上了樓,還脫了衣服。



「睡下吧,我也是一個人」








————————


我回來了👌


想說一下


基本上不會有車


所有劇情都是點到為止


希望會是清新又令人動容的文字


我是小周


我們12月的某一天再見🖐️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3

自從金容仙从文星伊家裡出來後再也沒見面,文星伊教課時金容仙都會逃課,平時英語都不太好的金容仙直接放棄讓老師教課,韓瑞雪都會抄好筆記后給金容仙拿回家復習。文星伊也想要找金容仙問個明白,但她自已也知道金容仙為啥老是躲著自已,衹是不知道金容仙暗戀自已。


「容仙啊,是我!」韓瑞雪敲了敲金容仙租的畫室説,等金容仙開門後進門就開始抱怨。


「水給你」金容仙遞水給韓瑞雪。


「你也真的是,好好的為什麼不上英語課,文老師每次都問我為什麼你不來上他的課,讓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韓瑞雪喝完水后開始一直抱怨金容仙。


「我也不想啊,你看我平時上英語課也沒考好成績只好來畫室把這些畫完成,我回去上...

自從金容仙从文星伊家裡出來後再也沒見面,文星伊教課時金容仙都會逃課,平時英語都不太好的金容仙直接放棄讓老師教課,韓瑞雪都會抄好筆記后給金容仙拿回家復習。文星伊也想要找金容仙問個明白,但她自已也知道金容仙為啥老是躲著自已,衹是不知道金容仙暗戀自已。


「容仙啊,是我!」韓瑞雪敲了敲金容仙租的畫室説,等金容仙開門後進門就開始抱怨。


「水給你」金容仙遞水給韓瑞雪。


「你也真的是,好好的為什麼不上英語課,文老師每次都問我為什麼你不來上他的課,讓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韓瑞雪喝完水后開始一直抱怨金容仙。


「我也不想啊,你看我平時上英語課也沒考好成績只好來畫室把這些畫完成,我回去上英語課的,等我把這畫完成先。」金容仙告訴韓瑞雪實情,雖然對方也知道自已是為了要避開文星伊才隨便説理由而已。


「你這句話都說了十幾遍了,能不能換點詞呀!每次都這樣說誰不知道你在躲著文老師,你自已看你的畫从開始沒上英語課后畫的畫都有十幾張了。」韓瑞雪邊說邊翻白眼給金容仙并說明對方的謊話。


「你既然知道,那你就幫我多撐多幾天吧,我也很怕老師會討厭我,我只好躲避而已嘛」金容仙之前被文星伊壓在沙發上很害羞不曉得該怎麼辦只好躲避文星伊。


「對了你幫我記筆記了吧!」金容仙問。


「呐,幫你做的筆記。」韓瑞雪吧筆記遞給金容仙。


「謝謝你啦,我的瑞雪!」金容仙拿了筆記后逗了逗韓瑞雪。


「你別噁心我了!對了文老師給我一封信讓我轉交給你,説每次你都沒來上課在你家也找不到你,只好寫信讓我轉交給你」韓瑞雪從背包拿出一封信傳給金容仙。


「好的我會看的,時間不早了你得回家了吧」金容仙拿了信后看了看牆上时鐘並問韓瑞雪。


「嗯,我也該走了」韓瑞雪也看了看錶回復一聲金容仙。


「送你到門口,明天拜託你啦!」金容仙説。


送完韓瑞雪金容仙坐在畫室打開信封看文星伊給自已寫的信。


[金同學,逃課是不對的哦!我希望你明天能來學校上課,你的成績不太好如果再這樣不來上課,恐怕你的英語會考很差。你逃課的事情我沒告訴你母親,如果你在沒來上課,我就會告訴你母親,你母親讓你來上課是讓你學習,而不是讓你來逃課的,所以你明天記得過來上課別再繼續逃課了!]文星伊寫的信。


金容仙看完文星伊寫的信后看見她寫要告訴自已母親就覺得害怕,在金容仙小的時候逃課一次結果被母親知道后,母親駡完她后關金容仙在房間,不給金容仙出門衹能呆在房間里反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寫的短別介意,真想不到太多了😔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2

「噢,我也住這裡,昨天剛搬來的。」文星伊邊説邊用紙擦了擦自已的衣服。

「我就不去了,我等會在自已煮來吃吧。」文星伊説完後也看見金容仙有點失望的表情。

「好吧,不打擾您了老師。」失望的金容仙和文星伊搭上同一個電梯準備上樓。

「為什麼不按樓層?」文星伊按了4樓但金容仙並沒有按樓層便問了她。

「老師您按了。」金容仙因為文星伊不來自已家裡吃飯的事情感到失望並低頭看地上回答著文星伊問題。

到了4樓文星伊讓金容仙先走出電梯,文星伊懷疑金容仙跟著自已過來騙自已是這裡住戶。金容仙从包裡翻找鑰匙,但鑰匙好像是留在學校了,這更加讓文星伊懷疑金容仙跟蹤自已過來。

「老師我自已的鑰匙應該留在學校,能不能借...

「噢,我也住這裡,昨天剛搬來的。」文星伊邊説邊用紙擦了擦自已的衣服。

「我就不去了,我等會在自已煮來吃吧。」文星伊説完後也看見金容仙有點失望的表情。

「好吧,不打擾您了老師。」失望的金容仙和文星伊搭上同一個電梯準備上樓。

「為什麼不按樓層?」文星伊按了4樓但金容仙並沒有按樓層便問了她。

「老師您按了。」金容仙因為文星伊不來自已家裡吃飯的事情感到失望並低頭看地上回答著文星伊問題。

到了4樓文星伊讓金容仙先走出電梯,文星伊懷疑金容仙跟著自已過來騙自已是這裡住戶。金容仙从包裡翻找鑰匙,但鑰匙好像是留在學校了,這更加讓文星伊懷疑金容仙跟蹤自已過來。

「老師我自已的鑰匙應該留在學校,能不能借我你的手機我要打電話跟我媽說一聲等他回來開門給我。」金容仙跟文星伊借手機的原因是因為在剛剛碰撞的時候文星伊的湯也撒到金容仙的手機上,現在開機不了。

文星伊把自已手機遞給金容仙,等金容仙通完電話。金容仙跟母親說後,金容仙母親讓金容仙先在門口等自已,差不多在30分鐘后就會到家。

「謝謝老師,您的手機。」金容仙把手機還給文星伊。

「你母親怎麼說?」文星伊看金容仙本來很失望的樣子一打完電話后就更失望了。

「我母親説讓我等他回來,他差不多30幾分鐘后就到了。」金容仙背靠牆低頭看著地説。

「不然你先來我家等吧!大晚上的天冷,等會著涼就不好了。」文星伊邊開門邊跟金容仙説。

「真的可以嗎老師!?」金容仙聽見暗戀的老師邀請自已進入她家本來失望透頂的自已瞬間開心興奮起來。

「進來吧,給你水,你先坐在沙發看電視等吧。」文星伊遞了杯水給金容仙並讓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自已則是去洗個澡。

洗完澡的文星伊突然想起剛剛湯也濺到了金容仙就順便去房間拿了件衣服要讓金容仙換。

「你的衣服也被湯濺到了,這件衣服先給你換吧!」文星伊把衣服遞給金容仙。

「老師不用了,小事。」金容仙把衣服推回去。

兩人在那邊吧衣服推來推去,兩人越推越大力,金容仙要退回去時手滑了,文星伊便不小心把金容仙推到沙發上躺下。

「對...對不起」文星伊趕忙起身并向金容仙道歉。

「沒關係,老師我先走了。」金容仙臉紅的朝著門外準備走去。

「衣服你拿去換吧」文星伊有些尷尬又不好意思的把衣服遞給金容仙。

拿了衣服后的金容仙只想快點離開著尷尬的地方,誰知剛出門就看見自已母親在開著門,金容仙母親就想問清楚。

「容仙你怎麼从隔壁家出來,隔壁不是沒有住人嗎?」金母問金容仙。

「您好,我是金容仙的新英語老師。」金容仙被母親問的時候文星伊剛好出來便向金母介紹。

本來想解釋的金容仙看見文星伊出來便連更紅了,連忙回屋里,這被文星伊看見覺得有些好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1

人物介紹:

文星伊22歲:實習教師

金容仙18歲:普通學生

韓瑞雪18歲:容仙閨蜜

金勝昇20歲:容仙哥哥

___________________


MS高中是个普通學校,今天來了一位實習老師,名字叫文星伊。文星伊是教學生英語的,在別人眼裡文星伊是个帥氣高冷的實習教師。但文星伊剛到學校時就被很多學生要了聯繫方式。可當時沒人知道文星伊是新來的實習老師,所以連金容仙也不例外去要了聯繫方式,當金容仙走到文星伊面前要聯繫方式時,文星伊也裝作看不見避開了,這讓金容仙感到惱羞。金容仙沒想到拒絕她的是自己新英語老師,金容仙更加沒想到文星伊一來就是自已苦命的日子。


「大家安靜一下!」班主任在科室大喊讓學生們別...

人物介紹:

文星伊22歲:實習教師

金容仙18歲:普通學生

韓瑞雪18歲:容仙閨蜜

金勝昇20歲:容仙哥哥

___________________


MS高中是个普通學校,今天來了一位實習老師,名字叫文星伊。文星伊是教學生英語的,在別人眼裡文星伊是个帥氣高冷的實習教師。但文星伊剛到學校時就被很多學生要了聯繫方式。可當時沒人知道文星伊是新來的實習老師,所以連金容仙也不例外去要了聯繫方式,當金容仙走到文星伊面前要聯繫方式時,文星伊也裝作看不見避開了,這讓金容仙感到惱羞。金容仙沒想到拒絕她的是自己新英語老師,金容仙更加沒想到文星伊一來就是自已苦命的日子。


「大家安靜一下!」班主任在科室大喊讓學生們別說話。


「我來跟你們説一下,這位是你們新的英語老師,你們原本的英語老師現在住院了,所以由這位新老師叫你們英語。」班主任向所有班上的學生説,並看著文星伊讓她自我介紹。


「我是文星伊,從今天開始是你們的英語老師,你們別想在我的課逃課或者不聽課。」文星伊高冷的介紹自已,並提醒學生不要在他的課逃課,當然如果有人逃課文星伊肯定會讓她們父母來到學校,文星伊不知道的事這裡不會有人會逃掉她的課,因為學生都恨不得讓文星伊成天都在教課。


「好的老師!」學生們集體回應文星伊。


「那文老師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先離開了,你教課吧。」班主任難得看自已班的學生那麼聽話,並看向文星伊告知自已先離開了,讓她慢慢教課。


「由於我今天還未拿到上一位老師的英語書,所以這節課就不用上。」文星伊向解釋。


「哇!那老師我們自由休息嗎?」學生聽見文星伊這麼説后,幾位學生并問了問文星伊問題。


「不能,現在我先點名順便認認你們的名字。我想問一下班長和副班長是誰?」文星伊回答完學生的問題。


金容仙和韓瑞雪聽見老師問並兩人都站起來,金容仙是班長韓瑞雪則是副班長。文星伊大致都瞭解學生名字后也到下課時間了,但文星伊因為第一天來到MS高中對學校都不太瞭解所以一直迷路,但這被樹下吃午餐的金容仙和韓瑞雪看見。


「請問你們知道教師辦公室在哪嗎?」文星伊看見樹下的兩人並走去問。


「老師,您要从後邊直走看見食堂沿著路直走會看見一個電話亭在向左走你就看見那邊的廣播室你在向右走幾步就看見了。」兩人告訴文星伊如何走過去。


「好,謝謝你們。」文星伊道謝后就跟著兩人說的走,不到5分鐘就走到教師辦公室,到了辦公室后的文星伊看見了班主任向自已走了過來並且拿著一大堆的東西給自已。


「這是您的東西,這裡有些是校園規則,學校地形和英語書,您的位置在那邊直走最後第二排第一桌。」班主任向文星伊說。


學生放學後文星伊收拾自已的東西準備離開學校。文星伊離開後開著車前往家裡附近的美食店打包了一些食物,準備回自已用一點錢租的房子的文星伊被正在低頭看手機的金容仙撞到。


「對不起,對不起」金容仙知道自已撞到人了并向她道歉但金容仙還是處於低頭狀態並沒有看見撞到的人是文星伊。


「阿西!我的晚餐。」文星伊小聲駡,因為金容仙撞到文星伊剛買的食物,食物也剛好灑在文星伊身上。


「啊!文老師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還還害到你的餐撒了,真的對不起。」金容仙抬頭的時候看見文星伊並反應過來是撞到文星伊了就一直向她道歉。


「哎算了吧,你怎麼在這裡?」文星伊想灑都灑了也沒辦法做什麼了,就回家自已煮泡麵吧。


「老師,我家就在這里呀。倒是老師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金容仙向文星伊解釋。


「噢,我也住這裡,昨天剛搬來的。」文星伊邊説邊用紙擦了擦自已的衣服。


「老師看你好像沒東西可以吃了要不要待會來我家吃?就當我向你賠罪。」金容仙想要約自已暗戀的老師來自己家裡吃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人物介紹)

以下內容不是真實

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星伊:家裡唯一的孩子,一名帥氣的老師,22歲,在一所普通學校當實習老師,家裡是个貴族,想當全職老師,父親一直逼她放棄教師職位來繼承公司。

文星伊父親:星耀集團董事長。

文星伊母親:大名鼎鼎的律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容仙:一名18歲的學生,文星伊學生之一,暗戀文星伊,希望文星伊幇她補習,小文星伊4歲,畫畫非常好,想當一名畫家,有租便宜的美術室,父母沒有很多錢讓金容仙讀書。

金容仙哥哥: 20歲,家裡唯一男性,放棄學習機會,打工幇金容仙交學費,很疼愛家人。

金容仙母親:一位普通家庭

以下內容不是真實

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星伊:家裡唯一的孩子,一名帥氣的老師,22歲,在一所普通學校當實習老師,家裡是个貴族,想當全職老師,父親一直逼她放棄教師職位來繼承公司。

文星伊父親:星耀集團董事長。

文星伊母親:大名鼎鼎的律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容仙:一名18歲的學生,文星伊學生之一,暗戀文星伊,希望文星伊幇她補習,小文星伊4歲,畫畫非常好,想當一名畫家,有租便宜的美術室,父母沒有很多錢讓金容仙讀書。

金容仙哥哥: 20歲,家裡唯一男性,放棄學習機會,打工幇金容仙交學費,很疼愛家人。

金容仙母親:一位普通家庭主婦,家庭經濟不是很好,時常煮美味的食物請金容仙閨蜜吃。

金容仙父親:一早就跟金容仙母親離婚,擁有一間公司,每個月都會給金容仙家人一點生活費(不包括學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容仙閨蜜:很喜歡粘著金容仙,金容仙最好的閨蜜,常常住在金容仙家裡,跟金容仙讀同學校十幾年。

名井南

今天fansign穿同款鞋 好可爱啊 



干嘛不好好穿鞋

今天fansign穿同款鞋 好可爱啊 









干嘛不好好穿鞋

名井南

可爱两人



下次发东西之前会注意和留意的真抱歉

可爱两人




























下次发东西之前会注意和留意的真抱歉

moonsun_wei

「到現在,每當想起妳的名字時


   還是會淚流滿面


   暫時閉上雙眼


   便會浮現妳的模樣


   即使歲月變遷


   但妳仍一直在我心底相同的地方


   以相同的模樣


   讓我淚流不止」


                             -太妍...








「到現在,每當想起妳的名字時


   還是會淚流滿面


   暫時閉上雙眼


   便會浮現妳的模樣


   即使歲月變遷


   但妳仍一直在我心底相同的地方


   以相同的模樣


   讓我淚流不止」


                             -太妍-time Lapse






「金容仙......」抬頭含著淚喊著




「不要再讓我流淚了嗎?除非那是幸福的眼淚。」




玟星摸著灰色的石頭,在面前毫不保留的哭喊著「金容仙快回來,不要讓我流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