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宿世

63浏览    5参与
落_曦

轮回

轮回

宿世轮回,沉沦难明,千百世前定此身。

枯骨无泪,君主无衷,君临天下叹身前。

因果难定,天心难测,人心变幻苦沉寂。

风花雪月,一曲离殇谁无意。

君临天下,为笼囚花已过往。

生而为龙,世间万物掌中线。

枯骨无名,徒惹怒火,拾骨锻造怜悯意。

轮回岁月,佛说渡人,身渡红尘作何处。

金刚怒目,天帝临尘,恐落红尘若炼狱。

8-16-2017

轮回

宿世轮回,沉沦难明,千百世前定此身。

枯骨无泪,君主无衷,君临天下叹身前。

因果难定,天心难测,人心变幻苦沉寂。

风花雪月,一曲离殇谁无意。

君临天下,为笼囚花已过往。

生而为龙,世间万物掌中线。

枯骨无名,徒惹怒火,拾骨锻造怜悯意。

轮回岁月,佛说渡人,身渡红尘作何处。

金刚怒目,天帝临尘,恐落红尘若炼狱。

8-16-2017

巫思手札

【南北交点】南交点的合相

当个人南交点与他人个人行星有直接紧密的合相时,两人之间能够进行关于‘佐证’和‘纠错’这样的话题讨论。

对于南交点来说,在自己原本的经历去品味出不一样的风味,而行星方将借由南交点方的灵感使得自己原本对这些事情的想法和思考证明或自我质疑。

然而此时若行星方个人星盘上【自我】和【回避】特质明显,那么关系将很难深入下去。

只是停留在虚浮的层面,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业力方面来说,南交点方大都会需要行星方解答宿世积压的某个疑问,而疑问的提出会刺激行星方在该方面进行深入。行星方若个人盘9宫薄弱,则易导致枯燥烦闷;若九宫能量过分强化集中,则容易带来行星和交点的缠绕,如此一来可能会在某个问题上出...




当个人南交点与他人个人行星有直接紧密的合相时,两人之间能够进行关于‘佐证’和‘纠错’这样的话题讨论。

对于南交点来说,在自己原本的经历去品味出不一样的风味,而行星方将借由南交点方的灵感使得自己原本对这些事情的想法和思考证明或自我质疑。

然而此时若行星方个人星盘上【自我】和【回避】特质明显,那么关系将很难深入下去。

只是停留在虚浮的层面,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业力方面来说,南交点方大都会需要行星方解答宿世积压的某个疑问,而疑问的提出会刺激行星方在该方面进行深入。行星方若个人盘9宫薄弱,则易导致枯燥烦闷;若九宫能量过分强化集中,则容易带来行星和交点的缠绕,如此一来可能会在某个问题上出现盲点甚至死结而难以开释。


只是南交点与个人行星合相,在一开始会感觉到熟悉和亲切,然而渐渐的,当南交点方个人意识觉醒中,逐渐向人生的北交点过度的时候,便会感觉到由于日渐扩大的差距带来的失望和落寞。

生活中,如果遇到他人的南交点与自己的个人行星行星合相,一定要有意识的与之交往。南交点会在相关层面为自己带来相关业力的纠错机会,而在这个方面,或许是我们宿世的经验中总是在出错的。

虽然说对每一次的相遇都抱有意识的去涉及并非易事,然而当自己对他人产生负面情绪的时候,不妨问一问自己,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以及每一次这样的情绪的产生都在释放什么信息。

空里流霜

【原创】宿世Ⅰ临水篇 第二章 古井

宿世第二章 古井

肖沫隐拖着行李走在通往临水镇的石板路上,心说得赶快找个旅馆把箱子放下,或者尽快找到那个谢家。

要不等会就要天黑了,任她有天大的本事,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折腾不了多久。

不过在车上小息了一会,没想便下了一场朦朦胧胧的小雨。和城里不一样,江南的郊外却不显闷热,空气里飘散的水汽反倒使周身有了丝丝凉意。临水镇被绿树青山环抱,这是一个在当地不太出名的小镇,藏匿在城郊的山里,前来度假的市民将小镇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度假村,以至于这里的文物古迹都保留着千年不变的样子。

她看着这坑坑洼洼的青石路,在心里估算着这条路修成的年代,默默地哼着最近新出的一首歌,倒是乐得自在。

不论世代怎样变迁,这路大致都不会...

宿世第二章 古井

肖沫隐拖着行李走在通往临水镇的石板路上,心说得赶快找个旅馆把箱子放下,或者尽快找到那个谢家。

要不等会就要天黑了,任她有天大的本事,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折腾不了多久。

不过在车上小息了一会,没想便下了一场朦朦胧胧的小雨。和城里不一样,江南的郊外却不显闷热,空气里飘散的水汽反倒使周身有了丝丝凉意。临水镇被绿树青山环抱,这是一个在当地不太出名的小镇,藏匿在城郊的山里,前来度假的市民将小镇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度假村,以至于这里的文物古迹都保留着千年不变的样子。

她看着这坑坑洼洼的青石路,在心里估算着这条路修成的年代,默默地哼着最近新出的一首歌,倒是乐得自在。

不论世代怎样变迁,这路大致都不会怎么改变,所以中华上下现在还保留着许多千年前的古道。而找寻这些古道,往往就是找寻遗迹的好方法。

走着走着,前方的青砖瓦房渐渐多了起来,古城里全是历史的痕迹,猫咪在墙边慵懒地梳理着毛发,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手拿着风车一手拿着手机跑过街道,后面还跟着担心的母亲。刚停的雨水浸润了石灰墙,留下深深浅浅如墨般的痕迹。倒是不知这建筑究竟是现代翻修出的,还是历史留下的古楼。

她走到路边的一家糕点店门前,随手买了块米糖,边吃边问看店的大娘:“大娘打扰一下,请问您知道哪儿有卖长生粥的么?”

大娘本聚精会神地盯着小店内的电视看韩剧,一听这名字,倒是来了精神:“哟,姑娘,你也是来找长生粥的么!我跟你说啊,这些年好多有钱人来我们临水找长生粥啊,据说这粥真的有长生的作用啊。比如那个什么某某集团的公子哥儿,就为了小女友来过呢!不过我给你透露个消息吧,老谢只要开店,我早上都会去他家喝一碗,那长生粥是真好喝,但怎么可能真能长生呢!虽然我们临水是偶尔有人能活上个一百十来岁,但哪儿不是这样呢,姑娘你说是吧?”

不是说这谢家常年隐居没人知道么!肖沫隐默默吐了句槽。

她咬下一块米糖,继续问:“恩,大娘谢谢你啊。我的确是来找长生粥的,请问那卖长生粥的店家现在在哪里?”

大娘拢了拢蓬松的卷发,神采飞扬地说:"要说这老谢啊,他们还真是挺神秘的。这老谢也有个七八十岁了,身子骨倒挺结实的。每天生火熬粥全是他一个人做,他那个孙子啊,就知道在家打游戏。他们家每到孩子开学的时候就会搬出临水去外面读书,暑假再回来。不过孩子二十岁以后他们就关店锁门走人,不会再回临水了。当这个孩子七八十岁了退休之后,再回临水来卖粥。"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哈哈告诉你吧!我是听我爷爷说的!我爷爷说他也是听他爷爷说的,说不定我也会对我孙子说……这么有意思的事儿,大概镇子里大多数人都知道吧!"

肖沫隐有些耐不下性子,勉强抽了抽嘴角后还是忍着脾气问:"他现在,在哪里卖粥?"

大娘像是忽然想了起来,答到:"他现在应该就在这条街的尽头吧,那个快出镇的位置有一个小铺子。姑娘你是哪里人啊?家里是做什么的?诶呦我告诉你,老谢的那个孙子长得可俊了……"

"谢了!"见大娘终于说到了重点,肖沫隐扔下米糖提起行李转身就跑。

"诶姑娘回来啊!我还没问完呢!"



小镇里熙熙攘攘,街边叫卖不绝,年轻的女孩拿着冰糖葫芦拉着男友拍自拍发微博。而越往村外走,游人便越来越少,四周变得安静祥和,少了几分市井中的喧嚣。

待到青石路的尽头,果真出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粥铺,一个老头正在从一个热气腾腾的大锅里舀出一碗粥,唯二的两位客人低声讨论着什么。

小镇尽头皆是以"某某客栈"命名的旅店还有奚奚落落的几家饭店,这一家粥铺倒是分外打眼。

肖沫隐心说谢家还真行,这不是叔祖常说的大隐隐于世么!大家都知道他们家,却从来没人发现这谢家究竟是干什么的。

她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小粥铺的桌子,问:"大爷您好,请问您是谢寿鸿么?"

大爷瞥了她一眼,道:"我就是个卖粥的老头,不认识什么谢寿鸿。他很有名么?姑娘找错人了吧。"说着用破烂的衣袖擦了擦滴落在木桌上的粥渍。

"那您卖的这是什么粥呢?"肖沫隐有些疑惑。

"粥就是粥,没有什么名字。姑娘要来一碗么?"大爷咳了两声。

"算了吧,那我先走啦。"

肖沫隐拉着箱子默默走远,在离破粥铺大致有十米的时候却忽然转身,拐进了粥铺附近的一个小茶馆里。

空里流霜

【原创】宿世Ⅰ临水篇 第一章 缘起

宿世第一章 缘起

世间能有几个千年?人生能有几个百年?

人世苦短,多少王公贵胄苦求长生之果,可他们安能想过,纵是长生了人命,又怎样长生人心?

2008年夏,阳光炙烤着大地,钢筋水泥组成的城市似乎都被烤出了一缕缕青烟,池塘里的水已几近干涸,夏蝉栖在树荫下不倦地长鸣。

肖沫隐躲在机场里,双腿盘坐在沁凉的长椅上,叼着冰棍玩PSV。透过落地窗的阳光依旧刺眼而热烈,机场强劲的冷气却使得阳光都变得懒洋洋的。

“啪——”

她消去最后一排方块,然后把PSV揣进包里,起身长出一口气。

实际上,自从下飞机后,她已经无聊得在机场玩了两个小时的俄罗斯方块。她又不认识杭州的路,想乱跑都不行。

此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商务车刚停在航站楼门口...

宿世第一章 缘起

世间能有几个千年?人生能有几个百年?



人世苦短,多少王公贵胄苦求长生之果,可他们安能想过,纵是长生了人命,又怎样长生人心?







2008年夏,阳光炙烤着大地,钢筋水泥组成的城市似乎都被烤出了一缕缕青烟,池塘里的水已几近干涸,夏蝉栖在树荫下不倦地长鸣。

肖沫隐躲在机场里,双腿盘坐在沁凉的长椅上,叼着冰棍玩PSV。透过落地窗的阳光依旧刺眼而热烈,机场强劲的冷气却使得阳光都变得懒洋洋的。

“啪——”

她消去最后一排方块,然后把PSV揣进包里,起身长出一口气。

实际上,自从下飞机后,她已经无聊得在机场玩了两个小时的俄罗斯方块。她又不认识杭州的路,想乱跑都不行。

此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商务车刚停在航站楼门口,一位西装笔挺的老人走出车门,然后笑着向她挥了挥手。

肖沫隐瘪瘪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和背包快步走向老人。老人上前几步接过了她的行李箱,然后向她点头微笑。

她拉开车门钻进车里,待老人放好了行李箱坐进驾驶室后才有些不耐烦地问:“彭叔,怎么这么晚才来?”

被称为彭叔的老人转过身,略带歉意地看着她,说:“抱歉小姐,您大伯那边有些事需要处理,这才耽搁了。”

“……”肖沫隐叹了口气,心说彭叔也的确没必要瞒着她什么。她从包里取出手机和耳机,道:“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回家啊……那地方说不定……连网都没有啊!”

“您父亲已经和您详细说过了吧?”

提起爹地她就一肚子气。

她近年刚高中毕业,本和同学约好了去多伦多度假,而她那个老爹却偏偏在这时候把她的旅游计划给取消了,顺便把她扔到杭州乡下一个叫临水的小镇去过暑假。大好年华难道不该和朋友们去玩么!临水镇大概连wi-fi都没有!

简直毫无人性!

在心里默默吐槽着老爹,顺便哀叹下自己的青春,听着耳机里古典音乐悠扬的调子,不知何时肖沫隐倚在车里睡着了。

阳光经车窗的过滤映在少女脸上,她松散着长发,着一套清爽的白色印花体恤和水洗蓝牛仔短裤,全身上下全无多余的装点,只在脖子上坠着一块透亮的冰种翡翠。

就像一只玩累了的小猫。

彭叔看着她恬静的睡颜,默默将车内空调调小了一档。

保时捷驶在坚硬的路面上,开向了临水镇的方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