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宿命cp

112浏览    6参与
Forever-雨

【碎米】年龄差(六)

金米妮孤独的路上再度有了归属,这个归属理智又感性,在她的殷切下再一次回到了她身边、却又能在任何情况下离开。


无数次浪漫的星星下散步,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说出那些当初她们曾恣意分享的甜美。


补习班的理想都实现了,什么时候拥有她的梦想才能实现呢——


明明知道两个人碰撞在一起必定会有万般险峻的考验,她仍然贪婪的渴望徐穗珍的拥抱。


金米妮追寻梦想多么的锲而不舍,她追寻徐穗珍必然也会奋力奔向她——那或许是从前。


她一点也不胆怯面对未来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问题,所有的事情只要有徐穗珍一起她都能挺过,比起那个,她怕的是失去对方。


徐穗珍太过理智。她是个从不在课堂上大吼大叫...

金米妮孤独的路上再度有了归属,这个归属理智又感性,在她的殷切下再一次回到了她身边、却又能在任何情况下离开。


无数次浪漫的星星下散步,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说出那些当初她们曾恣意分享的甜美。


补习班的理想都实现了,什么时候拥有她的梦想才能实现呢——


明明知道两个人碰撞在一起必定会有万般险峻的考验,她仍然贪婪的渴望徐穗珍的拥抱。


金米妮追寻梦想多么的锲而不舍,她追寻徐穗珍必然也会奋力奔向她——那或许是从前。


她一点也不胆怯面对未来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问题,所有的事情只要有徐穗珍一起她都能挺过,比起那个,她怕的是失去对方。


徐穗珍太过理智。她是个从不在课堂上大吼大叫、细腻有耐心;从不拖延上课进度、能退能进的好老师。


但即使这样,即使她说自己是包裹她生命的人,即使他们每天一起上下班,她也不能确定对方将自己画在爱人的范畴。


数学老师的思考回路用在爱情上也没有什么不同,仍然很讲求严谨,只要有对方消失的机率,永远不会开口。


“哎,我是个胆小鬼呢。”


看着调戏新晋女友全昭妍的宋雨琦,金米妮叹了口气。




母校校庆的晚上早已人烟稀少,只有到这个时候金米妮才能带着徐穗珍悄悄溜进校园里玩。毕竟两个人早上都是行程满档,要嘛就是金米妮吃口速食就上台任教,不然就是徐穗珍咬口面包就得上台讲解。不得不说补习班老师要得人敬重自己付出的代价也挺高,没有什么悠闲可言,为了教导学生必须要倾注所有的心力,在周六的美好假期里还要从早上九点上到晚上九点才放人。


虽然夜晚的校园内没有了热热闹闹的气氛,在繁星点缀的情况下却因此柔和了起来。


金米妮带着徐穗珍在漂亮的草坪上绕来绕去,虽然没有了回到旧教室找以前桌子的兴致了,也不妨碍他们解闷。


金米妮四处走神,徐穗珍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把金米妮拉在草坪的一角坐下。


对方马上就被星空中闪闪发亮的星星和月亮给吸引住了,在徐穗珍的意料之中。


金米妮对会发光的东西从来无法抗拒,包括那个梦想、那些群星、还有在台上闪耀无比的自己。


“真是个孩子气的人。徐穗珍无奈的笑了。”


不过也就是金米妮这点让她能好好欣赏下对方的侧颜了,久违的静下心来看着对方,徐穗珍还是不住的心跳加速,就像多年前那样。




金米妮当了老师之后为了让形象强势一点,总是用妆容将本就温柔的轮廓修出棱角,显得特别有魄力。


徐穗珍光是看她在台上自信俐落的写下一步步解题就已经深陷其中,更何况是现在近距离的看着对方,她将目光全部聚集在对方的身上。


好希望时光能一直停在这样美好的一刻,即使知道是如此的短暂、稍纵即逝,但她也想要一点机会,做回那个不理智的徐穗珍,那个除了梦想和金米妮以外一无所有、却最满足的徐穗珍。


“穗珍!看!有流......”金米妮转过头来兴奋的惊呼,正要叫对方许愿的时候,却看见对方望着自己、清澈的双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的双眼里盈的不是醉人的月光,而是醉人的爱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好像回到当年那样,青涩又深情。


所以,不再年少轻狂的金米妮再一次克制不住自己,翻身跨到徐穗珍的身上,噙着讨人厌的笑容。


徐穗珍的心脏剧烈鼓动起来,她知道自己应该把放在胸前的手举起来,理智的推开对方,然后说她们不应该这样,她什么都不记得,对方应该一直等自己、没有期限的等待自己,虽然她一生都等不到回覆,但她会继续得到学生的爱戴、继续当一个眼里只有光最自信最成功的老师——


但她做不到,她抬不起手,直到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一厘米,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她也没办法拒绝金米妮。


好像看穿了她的小心思,金米妮还是没有奈何的笑。


“这里不会有人的,只有我们两个。”


金米妮紧紧抱住她。


“我说过成功的路好孤独,我想你可能记得......也可能不记得。”


“我可以失去任何一个人,但我不能失去你......”


徐穗珍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肩膀上,她好像知道,所以她不敢去看,不敢去看那双装满银河的眼睛里晶莹剔透的泪水。


陪伴对方许久,她知道对方是多么温柔却倔强,明明对那些黑子留言她一概摆出不在乎的模样,但这样珍贵的泪水,却总是在自己面前全部倾泄而下。


为什么要这样让她伤心呢,为什么自己只能这样让她伤心呢。


金米妮像要将徐穗珍嵌进自己的怀抱般那样用力造成的疼,加剧的是她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徐穗珍悄悄也湿了眼眶,她仰起头将眼泪硬生生的憋回去。


金米妮夹杂着粗糙的细腻温柔,差一点让徐穗珍崩溃着说出实话,但徐穗珍知道她不可以这么做,不能让事情回到原点。


不能让她的眼睛也因为自己黯淡下来。


徐穗珍轻轻松开对方腰间的手,温柔的苦笑起来。




夜晚的月色虽然美好,但首尔的寒风还是刺骨。看着金米妮冻的发抖却坚持送自己到家门口的样子,徐穗珍说了一句会让自己后悔的话。


“这么晚了,米妮老师,要不要来我家留宿一晚?”


语一出,徐穗珍就恨不得替自己掌嘴,给自己添乱干什么?


但对上对方亮晶晶的双眼,又没有收回的余地了。


撇撇嘴,她推开家里的大门,堆起笑容温柔地说:


“......欢迎光临。”




TBC

偷偷告诉你们,第四章好像有提到徐穗珍桌前有什么东西,她忘了收呢...(#)

字数应该有比较多...吧

下一篇文也是单篇碎米(纯预告)

我到底为什么这么鸽 kkkk

这章原本想甜,但这两个成熟女人该死的数学老师设定就是甜不起来,可恶......

不瞒你们说 我同班同学最近很喜欢这篇文一直催更才跑出来的 大家感谢她吧(#

Forever-雨

200f点梗

占tag抱歉


200f过了有点久了 大家可以点梗啦!


可以点甜、刀、车(#)


这次娃15对都能点 哈哈哈哈


只带两对cp tag是因为其他对没有写过不敢标(#)


但是哪一对都可以真的(?)


跪着填完(#)


我觉得我应该立个截止日期 就这周结束吧

我实在是个cp可能能拆但不太能逆的人

(´;ω;`)正在努力

占tag抱歉


200f过了有点久了 大家可以点梗啦!


可以点甜、刀、车(#)


这次娃15对都能点 哈哈哈哈


只带两对cp tag是因为其他对没有写过不敢标(#)


但是哪一对都可以真的(?)


跪着填完(#)



我觉得我应该立个截止日期 就这周结束吧

我实在是个cp可能能拆但不太能逆的人

(´;ω;`)正在努力

Forever-雨

【碎米】年龄差(五)

徐穗珍不久之后终于不再只会跟金米妮说话,看着宋雨琦那副大狗狗模样攀着对方,金米妮都想把她扒下来了。

“找你昭妍姐姐玩去。”金米妮趁零碎时间徐穗珍在备课,把宋雨琦恶狠狠的叫去旁边教训。

“我昭妍姐姐最近都不理我...她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写歌你不知道吗...就关在工作室里,都!不!理!我!都!不!陪!我!”宋雨琦又像求学时期那样变成了一只没有尾巴跟大耳朵的狗狗,就像被主人放生了那样子委屈的看着你。

会同情她才有鬼呢。

姐妹,你加油哈,没事干嘛要抢我女人。

“反正就是不要让我看到你调戏穗珍!知道了吧!”

“???”宋雨琦一脸懵逼,金米妮(自以为)帅气的甩了门就进教师休息室了。

“我哪是这...

徐穗珍不久之后终于不再只会跟金米妮说话,看着宋雨琦那副大狗狗模样攀着对方,金米妮都想把她扒下来了。

“找你昭妍姐姐玩去。”金米妮趁零碎时间徐穗珍在备课,把宋雨琦恶狠狠的叫去旁边教训。

“我昭妍姐姐最近都不理我...她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写歌你不知道吗...就关在工作室里,都!不!理!我!都!不!陪!我!”宋雨琦又像求学时期那样变成了一只没有尾巴跟大耳朵的狗狗,就像被主人放生了那样子委屈的看着你。

会同情她才有鬼呢。

姐妹,你加油哈,没事干嘛要抢我女人。

“反正就是不要让我看到你调戏穗珍!知道了吧!”

“???”宋雨琦一脸懵逼,金米妮(自以为)帅气的甩了门就进教师休息室了。

“我哪是这种人,这真的是姐妹吗。”

雨琦心里苦。



徐穗珍上课的时候,金米妮总是会坐在后面,看她认真的把高中公式用中学生能理解的形式带一遍。

金米妮或许多少可以了解,到底为什么她要推荐学生来这里了。很多的高中观念被她巧妙地在中学时开了个头,学生们就算无法避免上课偶尔打盹的状况,在金米妮几乎完整嵌合的衔接下也都能搞懂观念。

不过她最好奇的地方不过是对方到底是为什么听过她的课。

基本上补习班是有共同补课系统的,没有给大家带光碟回去补课的服务,那究竟为什么没有上过课的她能这么清楚自己上课的方式呢——

甚至给了人一种“她就是刻意和自己合作”的错觉。

金米妮推了推眼镜放弃思考,只当还有其他管道,便继续听对方说下去。

进来补习班之后,徐穗珍特地敲了个跟以前小补习班一样的时间,好方便她的学生可以直接直升上去。

论大补习班的缺点,不过是无法挑拣学生,也无法一个人控管所有人的成绩、记住所有人的面孔。徐穗珍以往在其他地方的兼课更像是不省心的赚外快,不是发自内心愿意听课的学生多的是,教难题的时候学生还会丢一句“为什么要教这么难?学校未必会考吧”这样的话,久了之后她也不想理会那些学生了,只不过把自己应教的部分教一教罢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经过筛选的一大批尖子生坐在教室里聚精会神的听课,让她不禁佩服起金米妮的能力。

“哎,最后我还是输了吧。”她在宣布下课时,看着走神的金米妮这样想着。




那时候徐穗珍拼死拼命考上一个好学校替自己谋点生路,但由于她平时的性格有些慢热害羞,导致没有人发现她站上讲台的时候多么吸引人。


她总是坐在角落,对一个个可以把握的机会不敢去争抢。

而金米妮是那个跟她相反的人。

金米妮平时在班上看似乖巧,没事就写写笔记、钻研韩文,因为她的韩文不算纯熟,所以自然大家也没有多花时间去跟她说话。

不过,她是怎么被大家熟悉的呢?

是每一次可以演示学习的机会都可以看见她站上台。

也是她上台之后大方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表现。

还有她总是绽放的充满反差的微笑,以及她在台上那种充满魄力、充满活力的眼神。

她在台上亮眼表现着的同时,底下和她竞争的人也丢出不少酸言酸语,徐穗珍感觉自己是孤独的,但每天看着金米妮这样,她觉得对方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好。

终于在某一天,第三张黑色的纸条又被霸气的丢回去时,徐穗珍忍不住去认识了金米妮。

在这样的契机下,她才知道对方其实是一个多么可爱单纯的女孩子。

第一天,她们就在教学楼旁的枫林道牵起了手。




后来的事情也就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了。

两个人熟习了起来,她们知道彼此灵魂契合。

从来没有找到过这么有默契的人。

她们不舍昼夜的谈理想,谈未来。

也谈恋爱。

坐在操场舒适的草地上看星星,很容易就有怦然心动的错觉。

悄悄落在额边的吻,开玩笑的落在双颊的轻碰。

最后也分给了双唇。




徐穗珍曾经问金米妮,为什么从来不畏惧那些人的不满。她佩服对方漫过自己的勇气。

“成功的路上是孤独的吧,毕竟没有什么人能走到最后。”

她忍不住臭屁的回头笑了笑。

那个灿烂的笑容徐穗珍记了一世。

每个人都有梦想,谁能不被迁就的勇往直前,最后就能赢得胜利。

那天起,徐穗珍也被她感化了。




或许是天份使然,徐穗珍做起功夫来程度倒是直奔金米妮。

“米妮,你说我有天超越你了,你会怎么样啊?”

有天晚上她挑着眉问对方。

“还能怎么样,我不会去骂别人啊。”

“第一名是不会骂第二名的。”

“......很敢讲啊,你等着瞧。”

那个欠扁又温柔的人,占据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出柜的那一天,金米妮把徐穗珍坚定的护在身后。

“爸妈,你们女儿就这个要求不行吗,不能要求我去跟一个我不爱的人厮守终身吧。”

“米妮啊,这事不急,你还有好几年可以想。你还年轻,没多闯过什么......”

“我只要徐穗珍,我不要别人。”

在后面听的她也默默的红了眼眶。




闹过几次家庭革命、界内也频频传出这些风声。

她们四处碰壁,连金米妮眼中的光都渐渐黯淡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她们在一起虽然很快乐,但是不是注定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

她又想起金米妮说的“成功的路上总是孤独的”。

或许没有她,金米妮就能够孤独却成功的完成理想吧。

迎面而来来不及闪躲的车子刚好给了她这个机会。

她闭上眼睛认命的同时,也盘算着如果还能醒来,她要怎么推开对方。

如果她死缠烂打,徐穗珍自然会心软;如果自己销声匿迹,金米妮可能会痛不欲生。

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忘掉她。

如果还在这个世界上,对方没有抛弃一切来找自己的选择,她自然也会顺着自己的理想继续走下去。

她果然还是太了解对方了。

了解对方有多心急,心急到她根本看不见徐穗珍问她“借问大名”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对方眼角泛出的泪。


TBC


我怎么觉得每集都在交代事情

考完试了就来更一下这个

最近真的有填不完的坑(´・ω・`)包括卷饼车文(#)

狗糧我只吃大的

就說了我們是獅子,不是貓! 第一章

有父母關係、幼化

出現cp: 宿命、兩岸

-------------------------------------------------------------


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風輕輕吹動大地散發出青草的芳香

夕陽下的大草原像是柔軟又舒服的毛地毯

三三兩兩的動物們正離開水源,準備回到大樹下休息

樹上的鳥兒也已經各自飛回牠們的巢中餵食雛鳥

突然間,原本柔順擺動的草地中竄出兩條逆行的線條

嚇得原本要到樹邊休息的動物們趕緊跑遠了

而樹上的小鳥們也飛走了


"抓到妳了!"


"妳犯規!妳變成獸型才抓到我的!"...

有父母關係、幼化

出現cp: 宿命、兩岸

-------------------------------------------------------------



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風輕輕吹動大地散發出青草的芳香

夕陽下的大草原像是柔軟又舒服的毛地毯

三三兩兩的動物們正離開水源,準備回到大樹下休息

樹上的鳥兒也已經各自飛回牠們的巢中餵食雛鳥

突然間,原本柔順擺動的草地中竄出兩條逆行的線條

嚇得原本要到樹邊休息的動物們趕緊跑遠了

而樹上的小鳥們也飛走了


"抓到妳了!"


"妳犯規!妳變成獸型才抓到我的!"


是兩隻小獅子一上一下的在草地上扭打著

其中一隻壓在另一隻上方的小獅子,表情驕傲的抬起下巴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呀~妳還不是跑著跑著就變成獸型了"


聽了這句話被堵著說不上話來,被壓在身下的小獅子這才變化了型態

原本的小獅子一下子變成了穿著華麗禮服的小女孩

烏黑的長髮綻放般的散落在草地上

看見對方變化後,原本壓在上方的小獅子也變回人型了

另一個小女孩是有著像獅子般濃密的淺棕色卷毛

她很快的伸手把壓在身下的女孩一把拉起


"說話可要算話喔~舒華,今天換妳去陪爸爸學習了"


"喔...好啦!"


不滿全寫在臉上,那個名叫舒華的小女孩,和另一位看起來明明長的更稚氣的女孩嘟嘴應付著

另一位看見也不腦,笑嘻嘻的摸了摸對方的頭,便牽著她的手說要回家了


"雨琦,妳過了1小時後要假裝吃壞肚子來找我知道嗎!"


被牽著手跟在後頭的舒華憤憤的命令著前方拉著她的那位女孩

然而對方聽到她奶聲奶氣的命令之後只是大聲的笑了幾聲


"歐莫莫,難道妳是要我假裝吃壞穗珍媽媽的料理來去解救妳呀?"


雨琦好笑的轉過頭看著這位不死心還動著歪腦筋的妹妹說了句


"難道妳想讓媽媽難過嗎?"


"唔...."


舒華糾結著眉毛又說不上話了,她才不想讓她的穗珍媽媽難過呢

穗珍媽媽的料理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可是...一想到她還要和爸爸聽她嘮叨...啊不,是學習,就覺得好無力呀

雖然她也很愛爸爸的....只是爸爸實在是太愛嗑嘮了

這讓舒華想到,她每次和雨琦用比賽決定誰和哪位父母一起下午學習,好像通常都是她贏的不是嗎

不滿又委屈的從鼻子裡哼哼了兩聲,還是乖乖的由著雨琦牽著她回到她們的宮殿


"爸爸今天是舒華陪妳喔~"


看著兩個小女兒回來的父親,原本還在彈著琴的雙手馬上停了下來,開心的走上前


"啊灑~好久沒和舒華一起學習了呢! 今天爸爸給妳挑一本最厚的故事書我們來讀吧~"


高興的雙手合掌放在臉頰邊小小的鼓掌,這位爸爸的笑臉比中午的太陽還刺眼


"米妮啊,也記得適可而止啊,別到了飯點了還不下樓吃飯,妳女兒還要長身體呢"


原本坐在一旁的貴婦椅上優雅喝著茶的女人站了起來,腳步輕盈的走了過來,來到了自己的兩位女兒面前蹲下


"珍珍!"


舒華馬上撒嬌般的要往女人懷裡鑽,但是卻被雨琦先一步占了位置


"去找爸爸吧妳! 今天是我和媽媽一起學料理~去去去"


"唔.."


看著媽媽懷裡那坨卷毛還高興的蹭了蹭,舒華委屈的小嘴翹的老高,穗珍看著她的小表情無奈的露出微笑,伸出手撫摸著她的頭頂


"乖,先跟爸爸待著,等下2小時後下來吃飯,會做舒華喜歡的炒豬肉,嗯?"


舒華撇著八字眉大力的點了下頭,然後乖乖的走向了米妮爸爸


"唉~真羨慕我們穗珍菜做的好,小孩子都比較喜歡妳"


米妮小聲的嘟囔著,但隨即又高興的牽起向她走來的舒華


"妳也很~喜歡吃,不是嗎?"


蹲在地上懷裡還護著孩子的女人,耳朵靈敏的聽清楚了,便轉過頭靠著手臂回覆她

眼神稍微低垂,用著模糊的語氣說著挑逗的話

致命的雙眼帶著笑意看向後方的米妮

後者吞了吞口水尷尬的笑了幾聲,然後說著等等一定準時下來吃飯,便牽著舒華上樓了

待舒華和爸爸回到樓上的書房,雨琦拍了拍穗珍媽媽的肩興奮的說著


"媽媽!媽媽! 我們快來幫舒華做蛋糕吧~!"


雨琦高興的碰碰跳著,她會這麼興奮還不是因為今天可是舒華的生日

她想給她的妹妹一個驚喜,所以平時常讓著妹妹贏的她,就是為了給她做親手做蛋糕才非得和媽媽一起的原因


"好好~在烤了呢,等等妳來裝飾"


穗珍摸了摸女孩的小卷毛,站起身也準備牽著高興亂跳的雨琦一起回到廚房


"媽媽,舒華今年的禮物是皇冠嗎?"


雨琦突然認真的抬頭問著這個問題,她可是最關心這件事了


"呵呵...妳們都還沒真的成年呢,姐姐都還沒拿到,妹妹怎麼能先給呢~"


穗珍耐心的低頭回著小女孩天真的問題,然而女孩並不在意自己有沒有皇冠這一事


"雨琦沒皇冠沒關係的!可是舒華她可想要了,能不能先給她"


穗珍帶上隔熱手套,走到了烤箱前,看著上方已經回到原點的指針,滿意的看著裡面蓬鬆飽滿的蛋糕,烤的非常成功的樣子


"還不行呢~"


接著她把烤箱打開,揮了揮眼前過熱的蒸氣,拿出了剛烤好的蛋糕放到了中島上


"妳們要像這蛋糕一樣,長成飽滿的身體,蓬鬆了表層的獅毛,才有資格帶上象徵獅子王國國王的皇冠~"


穗珍脫了手套後,寵溺的摸了摸雨琦的臉頰肉,便拿出各種蛋糕裝飾用的造型巧克力


"就像爸爸一樣,妳們遲早會擁有自己的皇冠的,所以~現在快給妳妹妹做個最棒的生日蛋糕吧"


雖然雨琦對於她今年沒幫舒華要到她最想要的禮物,還感到有些沮喪,不過媽媽說的沒錯,她想到舒華看到這個蛋糕一定會高興到忘記皇冠的事了


待舒華已經趴在桌上,睡到流了一灘口水還能流到米妮桌子下的腳背上時,不知不覺,米妮已經講著故事書講了快2個小時


"啊啊....舒華呀,我們要去吃飯了,差點說過頭,等等連我也要被挨罵了"


舒華一聽到吃飯,不知哪來的精神馬上睜開眼睛從桌子上爬了起來,便快速的衝出了書房就要跑下樓


"吃飯!吃飯!"


女孩衝下樓梯便筆直的往廚房旁的飯廳移動,然而到了飯廳那邊一個人也沒有,甚至連燈都未開


"媽媽? 雨琦? 妳們人呢?"


東張西望的看著空蕩蕩的飯廳,舒華還在奇怪為什麼明明有食物的香味,她們卻不在,但一下子,躲在廚房中島後的母女倆便帶著點著蠟燭的大蛋糕走了出來,她們唱著生日歌,雨琦邊跑邊跳的來到舒華面前牽起她的手,大聲對著她喊妹妹生日快樂


而米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琴前,配合著歌聲彈奏著也一起合唱著,幸福美好的畫面讓舒華笑的闔不攏嘴,她敢說,今天雖然聽爸爸講故事的時候真的很無聊,還睡了一頓,但還是她最開心最幸福的一天,啊...如果能得到皇冠那就在好不過了


慶祝完之後,晚上女孩們回到她們的房間,各自躺在自己的公主床上,舒華和雨琦聊著今天生日會的趣事,這才想到她心心念念的皇冠


"啊...別難過喔舒華,媽媽說,雖然現在我們還不能擁有皇冠,不過以後一定會有的,像爸爸一模一樣的!"


舒華本來也沒有多難過,畢竟她今天已經過了一個很不錯的生日,不過聽到媽媽和雨琦是這麼說的,眼睛隨即為之一亮


"雨琦~ 我們現在偷偷去看看爸爸的皇冠好不好?"


雨琦詫異的叫了一聲,舒華趕緊比了個噓聲的手勢要女孩小聲點,然後跳下了床


"我就只是看一看,不會亂動的,都已經是我生日了嘛~"


雨琦拗不過眼前這位任性的妹妹,即然舒華自己都說了只是看看,都就陪她去看看吧


"行吧行吧,看完之後就得回來睡覺喔"


於是兩位小公主便輕手輕腳的下了樓,來到父母寢室旁的書房,二樓樓梯前的守衛並沒有發現來自樓上下來的不速之客,兩位小女孩輕輕的轉動了門把溜進了書房裡,小腦袋環顧了偌大的書房,沒多久便在一個飾台上看見那只閃爍著光輝的皇冠


"哇~"


舒華一個箭步上前就趴在了飾台上看著皇冠,她沒這麼近的看過爸爸的皇冠,因為她戴在頭上的時候總是離著她好遠好遠


"好漂亮!"


雨琦也驚嘆道,難怪舒華會這麼想要


"我想戴看看~"


舒華看著皇冠很心動,想知道自己要是戴上了一定很好看


"不行~! 妳答應我只看看的"


然而雨琦馬上擋住了她的視線,雙手叉著腰看著她有些不滿


"走吧舒華,皇冠也看了,我們該回房睡覺了"


雨琦看著舒華垂下了頭,好像又不高興了,心軟了下來準備牽起她妹妹的手離開書房

然而一瞬間自己的手卻撲了個空,原本好好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一下子變成獸型從自己的跨下鑽了過去,嘴巴勺到皇冠就快速的往別的地方跑走了


"舒華!"


雨琦不敢太大聲的低吼了一句,然而另一位已經變成小獅子的女孩已經調皮的跳到了橫樑上,還笑咪咪的看了她一眼,便往屋頂外鑽了出去


"~~~啊鳴!! 我該拿妳這小祖宗怎麼辦!"


急了的雨琦也變成小獅子跳上了橫樑往屋頂去,但一鑽出來就看見舒華已經變回人型還戴著爸爸的皇冠,一臉開心的樣子


"妳這小騙子,戴都戴了是不是該下來了,嗯?"


雨琦假裝出生氣的樣子,慢慢的靠近舒華

但這正巧激起了女孩的玩心,本能的想起她們小孩間常常玩的妳追我跑的遊戲,於是舒華危險的在屋頂上跑了起來


"欸! 不要跑呀妳!"


變成人型的舒華自然是跑不快,就在雨琦刁住了舒華的裙襬,女孩終於撲倒在地吃痛的叫了一聲


"再頑皮我們就要被爸爸媽媽罵了啦笨蛋! 快...皇冠...."


"皇冠......呢?"


"皇冠去哪裡了!?"


雨琦看著舒華的頭上空空如也,原本戴在她頭上的皇冠突然消失了


"掉到...掉到煙囪裡去了...."


趴在地上的舒華難過的說了一句,雨琦聽到後覺得頭皮發麻,完了完了,她們好像闖禍了,該怎麼辦才好?


"我們下去撿!"


舒華一說完就變成小獅子也想往煙囪裡下去,雨琦看到馬上攔住了她


"笨蛋呀! 太危險了妳不可以"


就看著被她攔住的舒華一臉做了錯事快要哭了出來的樣子,這位小姐姐又受不住了


"讓姐姐...幫妳去拿吧"


雨琦小心翼翼的用四肢撐著煙囪慢慢往下前進,上頭的舒華擔心的看著她,但是小獅子終究是小獅子,這個煙囪的長度並沒有雨琦想的那麼短,力量漸漸消失的她已經快要無法支撐自己的體重了,她艱難的抬起頭看了看上方


"舒..華,我好像..好像"


"雨琦! 妳怎麼了! 我們不要拿了! 明天我會跟爸爸認錯的,快上來!"


舒華著急的在上方,看不見雨琦的表情,但聽到她的語氣好像不太好


"我好像,沒有力氣了..."


雨琦便無力的放開支撐的四肢往下墜落了,舒華聽不到任何聲音自己便往煙囪裡爬,只是手腳不夠靈敏的她踩滑了一步就直接往下掉落,然後便伴隨著她刺耳的尖叫聲無限下墜



"啊c..."


一踏出超市沒多久的美延便在轉角處踩到了一坨狗屎

今天出門的時候沒下雨,現在卻下著雨已經覺得夠衰的了

沒想到衰事還沒結束

她默默的左顧右盼轉進了巷口,把自己的鞋踩在水灘上轉了轉

希望能去掉一些,然而有個非常閃亮的物體閃進了她的視線

她走進一看後,張大了嘴


"我草....難道這些都是老天爺補償我的嗎?"


這些?


對,


現在出現在美延她眼前的,是兩隻小貓咪倒臥在一個閃亮到不行的皇冠旁,其中一隻還死死的抓著那只皇冠不放。



//待續//


Forever-雨

【碎米】年龄差(四)

搭配BGM:Wendy-Goodbye



金米妮跟徐穗珍并肩走在大街上,她僵硬的四处张望,对于她的不自然徐穗珍多少有点察觉,许是生疏已久造成的一点尴尬,这些她能理解。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而是金米妮早就忘了怎么把她当成普通朋友那样说话。


徐穗珍眼中“第一次”有很多个,和金米妮一起走在路上是第一次、一起抬头望满天星空是第一次,一起走过这一条街也是第一次,但对于金米妮来说,那些第一次都像在重播默片一样,将她们已经失去温度的那些回忆重新唤起。


徐穗珍和当年一样,拉着她去买那家面包店的同一款蛋糕。


看着她一如往昔的孩子气,金米妮又感觉到热泪盈眶。


「내가 여기...

搭配BGM:Wendy-Goodbye




金米妮跟徐穗珍并肩走在大街上,她僵硬的四处张望,对于她的不自然徐穗珍多少有点察觉,许是生疏已久造成的一点尴尬,这些她能理解。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而是金米妮早就忘了怎么把她当成普通朋友那样说话。


徐穗珍眼中“第一次”有很多个,和金米妮一起走在路上是第一次、一起抬头望满天星空是第一次,一起走过这一条街也是第一次,但对于金米妮来说,那些第一次都像在重播默片一样,将她们已经失去温度的那些回忆重新唤起。


徐穗珍和当年一样,拉着她去买那家面包店的同一款蛋糕。


看着她一如往昔的孩子气,金米妮又感觉到热泪盈眶。


「내가 여기 있는데  나를 몰라보나요


我就在这里 认不出我来吗


너무 보고 싶어  한참 기다렸는데


太想见你所以等了好久


손이 닿지 않네요   그냥 멍하니 서 있네요


无法碰触你的手  就只有呆呆地站着


안녕 안녕 안녕 goodbye


再见 再见 再见 goodbye」


一起到了从前常常一起吃饭的自助餐店,他们两个有默契的一个人在前一个人在后去拿餐。徐穗珍没有像前几天一样一声不吭而是兴高采烈的和金米妮聊起天来,让金米妮想起,当初她们两个人一个是韩文还不够标准的留学生、另一个是内向怕生不太说话的女孩。


当初他们两个都悄悄腹诽过,对方怎么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呢,现在倒是两个人都做起名气来了。


“穗珍老师还是一样怕生呢......”金米妮不经意的说出了内心的话,看见徐穗珍若有所思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连忙摆摆手。


“啊啊老师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小心失言了。”


“没关系。”徐穗珍温和地笑了笑。我的确很怕生,但你很快的融化了我冰冷的外表。


金米妮感觉到双手传来温热的触感,徐穗珍盯着她发愣的表情笑了笑。


“你是我回忆里的那个人吗?那个总是模糊着、却包裹了我的生命的、那个温暖的人。”


金米妮不可置信的思考着,或许对方真的有一刻记得自己。


原本总是想着,只要当对方的朋友就好,不要再奢求,内心中最柔软的深处,却总是希望对方能爱自己、能也有那么一点替自己心痛。


就像当初一样。


那时候她们除了梦想与彼此,一无所有。


天天都不安却互相安抚。


即使金米妮差点闹到跟家里人断绝关系,为了想和徐穗珍守护一个家,什么她都可以放弃。


现在她重新修复了家庭,她却失去了徐穗珍。


“或许吧。”


「꿈인듯해 자꾸만 같은 일들이


好像在做梦 感觉如梦一般


나를 조금씩 무너지게 만해


让我的心上的那道墙渐渐崩塌


잠시나마 나를 기억해주던 순간


只是暂时也好  你记住我的那一刻


기적 같았어 전부 꿈만 같아


就像奇迹般  都像是梦一般」




也很奇怪。


徐穗珍明明当初铁了心做下决定,看到金米妮替她难过、却又想安慰她,又忍不住舔舐着自己替对方划下的伤疤。


明明不该接受的要求一个个答应,一次次满足那些勾起对方回忆的片段。


是她贪恋对方的温柔缱绻。


如果对方知道了这一切,或许会气的再也不和她联络,或是认为自己爱错了人。


但徐穗珍还真是一个如此理智的人。她们已经都不再能像年轻时那样猖狂了。


金米妮的人生是可以完美无瑕的,只要她不擅自将划为爱情的那些感情表露出来。


就可以骗过任何人。


她的意思是,如果金米妮不紧抓着她不放,让她的心疼到无法承受的话。




一路上瞎晃着,不知怎的就晃到了徐穗珍家门口。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地址多年后对方也能倒背如流,但还是狠下心假装她无心到连对方为什么知道自己住址都不盘问。


她都没想过,这么多年来没有换过手机号码跟住址,不过是自己内心深处最感性的、被埋起来的那一部分仍然希望着对方能够真挚的来找自己,然后他们复合。


“果然金米妮还是过度理智。”


徐穗珍轻抚桌前的合照,默默想着。


TBC 


对的这篇大概人物关系结构在这里都出来了(´・ω・`)

我在校门口听到警卫的锁门声好崩溃

最近都在准备辩论比赛所以把文笔全用辩论上了(?)凑合著看吧(?

Forever-雨

【碎米】年龄差(三)

一直忘了要发文我真是个天才


金米妮站在门口,这是她在无数次上课中最正装打扮的一次了,每次都开玩笑说上个课又不是选美比赛的人现在倒是自打脸了。


宋雨琦看着魂魄不知道飞去哪里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金米妮,毫不犹豫出声吐槽邋遢女为寻回真爱变成凤凰。


全昭妍巴她一下头嫌她无聊她也美滋滋,金米妮也对这样五十步笑百步的宋雨琦无言以对。


“恋爱的人都是傻瓜。”全昭妍头头是道的说。


你不也是傻瓜,你还承认宋雨琦跟你恋爱呢。金米妮偷偷腹诽着,一个不小心转过头就对上了徐穗珍的眼睛。


“米妮老师久等啦,不好意思我让你等了这么久。”她摇摇手上的教材示意对方自己因为编讲义而晚到。“老师今...

一直忘了要发文我真是个天才


金米妮站在门口,这是她在无数次上课中最正装打扮的一次了,每次都开玩笑说上个课又不是选美比赛的人现在倒是自打脸了。


宋雨琦看着魂魄不知道飞去哪里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金米妮,毫不犹豫出声吐槽邋遢女为寻回真爱变成凤凰。


全昭妍巴她一下头嫌她无聊她也美滋滋,金米妮也对这样五十步笑百步的宋雨琦无言以对。


“恋爱的人都是傻瓜。”全昭妍头头是道的说。


你不也是傻瓜,你还承认宋雨琦跟你恋爱呢。金米妮偷偷腹诽着,一个不小心转过头就对上了徐穗珍的眼睛。


“米妮老师久等啦,不好意思我让你等了这么久。”她摇摇手上的教材示意对方自己因为编讲义而晚到。“老师今天很漂亮喔,虽然一直都挺漂亮的。”


金米妮耸了耸肩,好吧,傻瓜就傻瓜,被徐穗珍称赞还是真的挺开心的。


徐穗珍被金米妮带着在四周悠转,时不时对上一排辅导老师的眼,忍不住对这里大开眼界。毕竟她待的都是小补习班,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大间设备这么齐全的地方。


“还喜欢吗或许?”金米妮满怀期待的看着对方,毕竟这大概是跟随着徐穗珍的喜好布置的。


不过不知道有没有因为年纪更改喜好就是了。


徐穗珍犹豫着开口。“是挺喜欢的,但这里看起来好眼熟...我有来任教过吗?”


而金米妮总会因为这些不经意的提问眼眶泛红。“穗珍老师或许...曾经来过吧。”


徐穗珍细腻的注意到了,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原本只是试探跟掩饰,却又忍不住想要安慰她,最后只是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米妮老师,我想我或许曾经是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徐穗珍背对她,温柔的说。


“不管妳能等的到我,亦或是不行——我都会很感激妳的。”


金米妮简直狼狈的可以,听到这句话,她的眼泪又溃堤。而罪魁祸首却是把她揽进怀里,一句句嘴笨的轻拍着她说对不起。徐穗珍自己也觉得奇怪,平常在台上明明都是滔滔不绝、仅有理智的人,怎么一碰触对方都变得愚钝而感性。


下午的讲课,金米妮愈来愈心不在焉,眼睛老往徐穗珍那儿飘,徐穗珍只是笑着点点头,温柔的表示她在。


金米妮很愧疚的想着,她真的是一个过于没有安全感的人。


毕竟她几年前从自己的生命离开,现在好不容易再一次回到自己身边,或许不是本意——但她又再一次填满自己心理的空缺,或者换一种方法解释,她的心房终于被唯一登记的房客再度到访。


当呼吸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又变得紊乱,金米妮就知道她花了很多时间建构的堡垒又注定要功亏一篑。


上完课以后金米妮就回专属休息室休息去了,一直以来只有她被容许出现的地方,不管是进来后资历多深的老师都没有入驻的机会,她也一直没有开口要求。


现在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小房间,金米妮第一天觉得自己应该开口要求补习班行政。


“穗珍老师,就让她和我同个办公室吧。”


正在跟全昭妍挤眉弄眼的宋雨琦眯着眼,假装为难的笑。“啊~要是这样也没办法了呢,毕竟那个位子早就是帮她留下来的啊?”


金米妮愣了愣也忘了开口怼对方,或许那个位子本来就一直是留给徐穗珍的,她从来只把其他老师当成她的学徒或者团队一员,却从来没有希望谁能够多了解自己一点。


现在有了徐穗珍。


在处理完国中部招生事宜后,金米妮满足的扬起笑容,行政都在为今天可以早下班欢呼。金米妮亲手打理所有与徐穗珍有关的范围,大至履历收费小至人际关系,徐穗珍打趣金米妮要是没有她不知道多久以后怕生的自己才能与教员们打成一片。


金米妮校稿完最后一份资料已经下午过去了,到这一刻她才伸着懒腰示意宋雨琦与她的暧昧对象全昭妍可以准备离开。


迎着休息室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徐穗珍拿起她小巧的包包,就这样映照在金米妮的双眼中。


她眼角含笑,温柔的举起手在金米妮面前挥了挥。


“米妮老师,介意来场晚间约会吗?”




TBC


现在就是周更的情况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