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宿州

6645浏览    4512参与
纯污君

梗,穿书成男主男宠

       极ooc,人是七创设,ooc是我

         CP,all金

          小学生笔文

          烂大街的梗

           不喜...

       极ooc,人是七创设,ooc是我

         CP,all金

          小学生笔文

          烂大街的梗

           不喜易喷↓

        别人穿书,主角,配角,女主,男主,反派,炮灰,系统,人渣,而且都有挂,而我穿书,TM穿成男宠。

男宠也就算了,别人穿要么不重要,要么很重要,而我算个中,有粉有黑,多我一个没事,少我一个就一条主线没了,别误会我说少我一个,一个男配没了,那男配重要而已。

        别人的系统要么开挂,要么没用,而我,发超紧急情况有用,不发,就是一个听着好听的:-)

        别人要么完成原主愿,要么就放心大胆(没错又是)而我完成原主三个愿望,但我们慈仁的神又TM不让我安心给我个任务,帮助这离奇的剧情,好吧,就这些而已。

         我一看那三个任务

          一,想去很远的地方,做个大雄   

          二,想保护格瑞,变得很强

          三,想找到姐姐

           

        日,玩我的,第一个还好,做英雄做不到-_-||     第二个,保护格瑞?!想多了  人家保护你还差不多,第三个,这姐姐正剧里就提了一下,到这还要帮忙找?!我觉得世界对我恶意满满,呵呵,放我走我要去投胎。

        对了,不是说神很慈仁吗?对这么一个慈仁的神给我一个挂,什么东西都有的商城,(拍手)结果要积分换,呵!

       然后这个装死系统,我艹我最该吐槽的,这个系统很好好到什么样,我告诉你可以看角色好感度,可TM只能在指定情况下,有没有差不多:-)

         之后我穿讲去,安顿好了男配,自己出去做什么大英雄了,一个八,九岁小孩能干什么?我告诉你,能吃。得了我瞎说的。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伸长身体的方法  。。。

      我在外面四处逛反正没人认识,我那系统,对不起,我管他?反正我这样逛又不是坏剧情。

       但是我也是干了点正事-改好剧情,说白了就是把弯了的剧情改好,从意义上的救男配。       

        这个人不能死,主线还需要 救,我好喜欢这个角色 救,他好可怜 救……于是就这样在我四处逛当英雄时,我把男配全救了,还不是走的男主剧情,当男主他应当左抱右抱时    我终于发现了不对,我艹男配全不愿走了?!哥,那个是男主?_?

       

        我这时才想起系统  : 统哥!想想办法现在咋办π_π当初我不该不听你的。(系统:现在才想到我,早干啥去了?)     但咱统哥不是一般人划掉一般的系统给我说只要男主和准男配就行了。好!就这样我平静的过了几个月,但咱们慈仁,善良,公正的神并没有放过我:-)

        当我看见准男配从猫变人并压着我说要吃了我时,我大脑已经停机了,叫我手贱,叫我乱捡东西,看吧!抱应,呵呵。

          万事无法,只得找系统=_=哦!我说过我们统哥可不是一般的系统啊,给我出了个主意,去勾引男主,不是 这什么法? 统哥说都是后宫,马种,耽美文,都是一个标签的怕啥!

         我……TM,日的,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是一个文笔不好,费话又多的作者,这只是一个非常ooc的文,正文里金宝不是像这样的,以及能看下来你也不容易,我希望要是有人看就随便发点什么让我认为可以写,要是不想看这个正剧可以什么都不发,也可以发不想看这一字眼。

    谢谢!

       

一个自称是博肖的床板

王一博:白天叫哥哥,晚上哥哥叫!
肖战:……

王一博:白天叫哥哥,晚上哥哥叫!
肖战:……

香香(@ ̄ー ̄@)

关于一个蓝家的脑洞蓝忘机和魏无羡

其实我一直很想找一个关于魏无羡不夜天身死后蓝忘机脱离蓝家的事情,我感觉蓝家在这件事中也有一定的责任,为什么会因为魏无羡喜欢蓝忘机就把蓝家洗的那么干净。很多黑江家聂家金家的文都把蓝家洗的太干净了,就算没洗的最后蓝曦臣只是一句道歉就完事儿了,蓝启仁连句道歉都没有。甚至还动不动就说魏无羡是邪魔歪道。

这只是个人的一点儿脑洞,如果有这方面的文请推荐给我,谢谢!

其实我一直很想找一个关于魏无羡不夜天身死后蓝忘机脱离蓝家的事情,我感觉蓝家在这件事中也有一定的责任,为什么会因为魏无羡喜欢蓝忘机就把蓝家洗的那么干净。很多黑江家聂家金家的文都把蓝家洗的太干净了,就算没洗的最后蓝曦臣只是一句道歉就完事儿了,蓝启仁连句道歉都没有。甚至还动不动就说魏无羡是邪魔歪道。

这只是个人的一点儿脑洞,如果有这方面的文请推荐给我,谢谢!


以寄轻舟

最近设计的海报,有需要的可以找我,长期接单(๑•̀ㅂ•́)و✧

最近设计的海报,有需要的可以找我,长期接单(๑•̀ㅂ•́)و✧

一条海中鱼

逃出精神病院(回忆)

  大概我忘记了许多东西,这些记忆就像一场梦:我置身在一个黑暗空间,白色的记忆碎片争先恐后的向我涌来。我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在空旷的楼道口,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我咒骂了一声忍着头痛从地上爬起来,捡起DV。沿着地上的血脚印向前跑去。果然新郎闻声追了上来。带着笑意磁性刻意上扬的音调响起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世界看到的部分的你,他们认为是完美的,就像上帝旨意"

  "即使这些白痴和疯子看到他,从表面上看你有着特别之处。"

  似乎知道我体力不支,刻意放慢了脚步不追上我,享受着追于逃的游戏。前面路已经走到了尽头,还好有一间病房,我加快了脚步冲了进去,不大的房间只有一个...

  大概我忘记了许多东西,这些记忆就像一场梦:我置身在一个黑暗空间,白色的记忆碎片争先恐后的向我涌来。我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在空旷的楼道口,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我咒骂了一声忍着头痛从地上爬起来,捡起DV。沿着地上的血脚印向前跑去。果然新郎闻声追了上来。带着笑意磁性刻意上扬的音调响起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世界看到的部分的你,他们认为是完美的,就像上帝旨意"

  "即使这些白痴和疯子看到他,从表面上看你有着特别之处。"

  似乎知道我体力不支,刻意放慢了脚步不追上我,享受着追于逃的游戏。前面路已经走到了尽头,还好有一间病房,我加快了脚步冲了进去,不大的房间只有一个大型储物架,一个储物柜。都不是很好容身之所,后门也打不开,我只好试图原路返回,新郎已经追上了我。我只能躲进唯一不显眼的柜子里。

  新郎走近了,我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心脏也似乎加速了 。

  嗯。很接近,我能……哈,我的爱之木的味道。他的双眼掠过柜子间隙,我发誓他绝对看见我了,只要他敢靠近我的拳头绝对会打在他的脸上。他好像又走开了,我稍微喘了一口气。但很快是锁链哗愣愣的声音,柜子突然仰倒,我惊呼一声靠在了柜子上。勉强了保持了平衡。他低下头看着柜子里的我诡异又亲昵的道:"你把你自己作为礼物给了我。拆开再拆开,尽情享受那美味。"

  "我们走,并且——"他竟然能拖动我和一个柜子,他真的变了很多。

  到了目的地,视线明亮了很多。我的对面是一个血迹斑斑的机床,还有被锁链悬挂着不时摇晃的人手。他低下头忧伤地道:"我想有个家,有个传统。成为我从未有过的父亲。"

  我看清了他的脸,虽然过了很多年我依旧能认出他。那双大多时忧郁寡淡眼睛却异常明亮的眼,虽然现在脸上有大多血迹却也覆盖不了……

  他往柜子里喷了什么,我失去了意识。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毕业那天我和格鲁斯金分手了,因为父母为我的前途介绍了丽莎小姐给我认识。是一个漂亮又聪明的未婚小姐,她的父母是特维斯电视台的管理人员,这意味着我刚毕业就能拿到高薪工作。我是双性恋也不是非他不可,这个世界可以带来更多的机遇。而格鲁斯金似乎也没说什么,只是越发沉默了。不知怎么我有点失落,最近和丽莎小姐约会总是感觉有一道视线盯我,炙热。我知道是格鲁斯金,我草草结束了约会,该死的,我脑子里都是怎么把他拖到没人地方打一顿。我脾气的确不好,我承认,但我已经和他分手了,还故意纠缠就是想挨揍!


一条海中鱼

逃出精神病院(往昔)

     升降梯缓缓的向上运作着,在菱形防护门间隙里,我看见新郎的脸,他用那双充溢着血迹的眼注视着我。好像郑重的又向我说起了情话:“我会永远爱你”

  我很奇怪心里会有感觉,他总能让我想起大学时那个沉默寡言的舍友。那种眼神就像每次熄灯闭上眼都能感觉到一道视线在盯着我,我一直怀疑是那个舍友———格鲁斯金,在偷窥我.他好像患了轻度自闭症。其他的关于这个舍友的事情我想不清了,甚至我的丽莎我也记不清了,丽莎和孩子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真害怕在这个鬼地方变成患者中的一员。

   升降梯到了另一个楼层,我不断的跑着,跑到一个杂物间。在桌子上捡到一节电池,快速给...

     升降梯缓缓的向上运作着,在菱形防护门间隙里,我看见新郎的脸,他用那双充溢着血迹的眼注视着我。好像郑重的又向我说起了情话:“我会永远爱你”

  我很奇怪心里会有感觉,他总能让我想起大学时那个沉默寡言的舍友。那种眼神就像每次熄灯闭上眼都能感觉到一道视线在盯着我,我一直怀疑是那个舍友———格鲁斯金,在偷窥我.他好像患了轻度自闭症。其他的关于这个舍友的事情我想不清了,甚至我的丽莎我也记不清了,丽莎和孩子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真害怕在这个鬼地方变成患者中的一员。

   升降梯到了另一个楼层,我不断的跑着,跑到一个杂物间。在桌子上捡到一节电池,快速给我的DV安上。

   我又看见那个无头模特,这次它身上没有穿婚纱,鲜血溅了它的一身。在他的旁边一个方形支架上用小夹子夹着一张白纸上面用黑笔写着“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这是新郎的笔迹,他也是一个缺少家的人啊。一些记忆片段在我的脑海里闪过。

   我受不了格鲁斯金的眼神,可恶的黑发混蛋。没错在我们宿舍就他一个是黑发,我提起他的衣领在他胸口重重打了一拳:“以后再这样看我,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我恶狠狠的警告着他,翻身又上了床。刚闭上眼就听见他的咳嗽声,我睁开眼刚想让他要么闭嘴要么滚,看到地上他咳出的的一滩血,我咒骂了一句,准备把他背到身上带去校内的医疗室。格鲁斯金像一只小猫一样温顺地趴在我背上,小时候生病,我也是这样被父亲背着去医院。所以没忍住调侃道:“小儿子,爸爸送你去医院”

  他没回答我,这我毫不意外。他没有和宿舍中的谁说过话。我怀疑他是怎么来这个学校的。

  意外的是,当我气喘吁吁把他带到医疗室门口时,他低声说道:“他,不会这样。没人会看见我,帕克”细腻沙哑带着磁性的声音

“FUCk,神经病”

  再回宿舍,天已经黑了。几个舍友没回来,大概也是累极了很快就入了梦。

  梦里白色的丝线从四面伸出我束缚住,沙哑的声音在无人的空间响起.

  “我没有父亲”

  “他是一个牲畜,每一个人都应该付出责任”

  “可是,如果有人愿意对你好”

  “要学会爱”

  “为他穿上婚纱,将会拥有一个家”

  “一个好的未来”

  


一条海中鱼

逃出精神病院(追逐)

     我用力推开面前的门,它发出金属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我打开了DV。这里是一个廊道,两面墙壁已经坑坑洼洼,一小块墙上用鲜血写上了一小段文字:“LOVE MAKES A HOUSE A HOME(爱把一间房子变成一个家)”旁边贴着几张类似服装设计的图纸?我不敢再看,一种复杂的感情好像从墙上溢出来,钻进我的后颈。我打了个寒颤,刚走几步,便有一套被无头模特穿着的婚纱,多么普通和婚纱店里展示的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套白色的婚纱似乎和这里格格不入。这是那个礼服男的设计吗?我能想起我为丽莎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幸福而神圣。而这套婚纱却有点熟悉,几乎和我给丽莎买的那套一样。而丽莎的模样在回忆中却模糊了.....

     我用力推开面前的门,它发出金属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我打开了DV。这里是一个廊道,两面墙壁已经坑坑洼洼,一小块墙上用鲜血写上了一小段文字:“LOVE MAKES A HOUSE A HOME(爱把一间房子变成一个家)”旁边贴着几张类似服装设计的图纸?我不敢再看,一种复杂的感情好像从墙上溢出来,钻进我的后颈。我打了个寒颤,刚走几步,便有一套被无头模特穿着的婚纱,多么普通和婚纱店里展示的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套白色的婚纱似乎和这里格格不入。这是那个礼服男的设计吗?我能想起我为丽莎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幸福而神圣。而这套婚纱却有点熟悉,几乎和我给丽莎买的那套一样。而丽莎的模样在回忆中却模糊了...也许那个礼服男也想有一个妻子为他穿上婚纱吧.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母亲经常和我说:‘结婚吧,你会变得幸福的。’"

        我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了,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和惆怅,加快了脚步,

  "我四处寻找,但是怎么也寻找不到我的天使”

  伴随着礼服男诡异轻巧的哼唱声,不近不远,也许只隔了一堵墙也许只隔了一些杂物。我奔跑起来,我知道他在追我,我可不想被他打过后再试试他手里尖锐的刀了。

这是一个小型的厂房,越过那些早已不运作的机器。我弯下腰推开抵着门的箱子。这里应该经历了一场争斗,箱子上都溅上一大摊鲜血.

“亲爱的。”新郎跨过那一架架小型机器正向我逼来,那矫健的身法让我想起我大学生时的舍友。

 “你能如此美丽”

   我打开门,使劲把它关上.

   “我想你怀上我的孩子”

  我深呼了口气,也许他是把我当成了女人?最起码没有一个男人会生孩子。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一个运送货物的升降梯放着灯光。

  估计一下我跳下去会断几条腿,幸好还有一个扶梯。

  新郎已经快到这了,我顺着扶梯往下爬。

  当我脚踏上第三根铁杆时,铁杆松动了整个扶梯在颤抖着,

“啊啊啊啊”我吓得大喊,和扶梯一起砸到水泥地面上。

   “FUCK”我骂了一声,从腿里拔出戳进肉里的铁棍。

    抬头看到新郎拿着刀往下看,我想我还是划算的。那把刀戳到我身上我可不一定能活命了。

  “哦,天哪,哦,天哪,你还好吗”

  “你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比起和我在一起,你宁愿死?”

我拖着受伤的腿,看了看新郎。去按扶梯的开关                                


一条海中鱼

逃出精神病院(危机)

         昏暗的房间里,我把身体藏掩在橱子杂物间.无意间听见的对话声,我循着声音找到了他们,拿起DV。

      听了一会才知道是一个病人扮演的两人对话声:“ 如果我们有一个客人.如果我们做到了.他可以成为我们的替罪羊”

        “你说要创造什么?他只是喜欢听自己说话”

       “我们需要一个替罪羊”

   ...

         昏暗的房间里,我把身体藏掩在橱子杂物间.无意间听见的对话声,我循着声音找到了他们,拿起DV。

      听了一会才知道是一个病人扮演的两人对话声:“ 如果我们有一个客人.如果我们做到了.他可以成为我们的替罪羊”

        “你说要创造什么?他只是喜欢听自己说话”

       “我们需要一个替罪羊”

       “理由在这.在我们和刀片之间的一小片鲜肉”

       “承担我们的内疚我们的性别”

       “你想把他给格鲁斯金?”

       “是个主意 ”

        是一个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男人,我一定是听错了.也没在意他们口中的替罪羊是谁,我继续待在这里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好像发现我了,又开始自言自语得向我追来.我赶紧跑出这里,凭我的直觉.我往楼梯下面跑去.脚步声渐渐消失,危机暂时解除,舒了口气。我被吓得流了一身冷汗.拿起DV,这里貌似是一个废旧的工厂。桌子上放了许多缝纫机.我想在这里能不能找到电池.前面有一扇门传来脚步声,走进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奔跑的声音。在这昏暗寂静的房间显得异常明显.不过我已经经历那么多只要不是胖子或者电锯男就好了,其他病人对于我根本没有威胁。

        刚要离开,突然门上方玻璃扒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礼服男.把我吓得又是一身冷汗.赶紧跑开了.而门外的小礼服男似乎发现了这一点.很诚恳的道歉了:"我吓到你了吗?非常抱歉”但是我并没有认为他是个正常人,因为我看见他手里的刀,还有他那双在DV下发亮的眼,太诡异了。我往前面跑去,却发现他从我走的方向过来。一下子恐惧占满了我,我立即想打开他刚才站的地方的门,门却打不开。他要过来了,我冲了过去,却又被他重重地打了胸口一拳。

        绕过几张桌子,我感觉我的心脏跳得很快.从我来的地方跑去,蹲在一个角落.前面的杂物遮住了我.我好像没有被发现,他没有追来。


ʚ🐷ɞ

人间烟火万种,
可惜无一是你!

人间烟火万种,
可惜无一是你!

柒十四

我失去了看关于龄龙的任何同人文!

希望小朋友明年结婚生子两手抓

我失去了看关于龄龙的任何同人文!

希望小朋友明年结婚生子两手抓


辞安姐姐🧡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羡羡三岁了

前世今生之蓝湛的追妻之路

     魏……魏无羡死了

什么!啊羡(啊婴)死了?   阿澄,啊羡是怎么死的? 你告诉啊姐啊羡怎么死的?

啊……啊姐,魏无羡是我杀的。


      什么!阿澄,你怎么能?


阿姐,他害死了你和娘我才杀他的。     阿澄你错了。当然的事不怪啊羡。   

          ...

     魏……魏无羡死了

  

  什么!啊羡(啊婴)死了?   阿澄,啊羡是怎么死的? 你告诉啊姐啊羡怎么死的?

啊……啊姐,魏无羡是我杀的。


      什么!阿澄,你怎么能?


阿姐,他害死了你和娘我才杀他的。     阿澄你错了。当然的事不怪啊羡。   

           啪”江澄你可知错?   阿娘,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吗?魏无羡纵然千般错,但他是你的师兄,你还不知错吗?


            是啊!阿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复活吗?是啊婴,啊婴以他的寿命作为代价才          

       救了我们。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我错了?阿姐这是真的?  啊澄爹说的是真的。 魏无羡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这月,万家灯火只为庆祝夷陵老祖死去,而莲花屋却是一人独醉,手中擦拭着一竹笛,口中喊着魏无羡对不起]

     


      云深不知处:

    兄长,魏婴呢?   忘机,魏公死他,他死了。         ………………

       忘机,你……      兄长,我没事。

     哎!他明白这个弟弟,知道他喜欢魏公子,只希望魏公子还能回来。


    静室:

   魏婴,你没走对不对?不回来好不好?我再也不禁你言了,再也不罚你抄家规了,你看,我给你买了天子笑,你回来好不好?魏婴,嗯如果仙门百家的人看到这幅样子的蓝忘机,一定震惊的眼镜都掉了,堂堂含光君居然为了一个魔头哭了还犯了家规【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十六年后:

    莫家庄,打,往死里打。 小杂种,你居然敢去告状,也不看看这是谁家。拿你几件东西怎么了?我告诉你这整个家都是我的,你的东西也是我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告状,走,真晦气。    我操,我堂堂夷陵老祖,鬼道始祖,居然也有被打的一天。 这是谁呀这么没礼貌。

      哎,强行献舍,莫玄羽啊!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闲着没事吗?我着死的好好的。,你又把我叫回来干什么?真麻烦。   算了,既然来了,就出自看看吧。我到要看看这16年有什么变化。


   

    回去,回去你这个疯子,你出来干什么真麻烦,看着你就烦,一个家丁拿着棍子就打(对此我真想说一声,你自求多福吧)╮( •́ω•̀ )╭


       仙师这边请。姑苏蓝氏的人怎么来了?没想到到刚重生第一个见的竟然是姑苏蓝氏的人。不过姑苏蓝氏的人来这干什么?   莫夫人,     今天晚上我们会设下聚阴阵,请你们府里所有人都别靠近我们的地方。  呵呵,一定一定。      聚阴阵?难道这莫家庄有什么邪祟,  仙师啊,其实我们莫家庄也是有人有仙缘的…     

    这儿,这儿,我在这儿,这莫家最有仙缘的不就是我吗。   你怎么出来了?  我出来要东西啊!就是他偷了我的东西,放屁,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  你这个疯子别胡说八道。渊儿,玄羽这是不是有误会?渊儿怎么会偷你的东西?

          


江竹箐

不知道写啥

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忘羡没多少交集,会ooc,有ABO

A=天乾      B=中庸      O=地坤

我想写一个羡生了一个孩子,孩子一开始以为是汪叽的,后来知道是江澄的,汪叽对羡非常的不好,然后羡和澄在一起了,开启了虐叽之旅ヾ(´∀`。ヾ)

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忘羡没多少交集,会ooc,有ABO

A=天乾      B=中庸      O=地坤

我想写一个羡生了一个孩子,孩子一开始以为是汪叽的,后来知道是江澄的,汪叽对羡非常的不好,然后羡和澄在一起了,开启了虐叽之旅ヾ(´∀`。ヾ)

老兰
大 雪 大雪路迷径微醺身自融天...

大     雪

大雪路迷径
微醺身自融
天地固清冽
季节知劲松
人心虽不古
造化更显宏
世道广且阔
神驰了无踪

今天18:18分己亥年大雪。

大     雪

大雪路迷径
微醺身自融
天地固清冽
季节知劲松
人心虽不古
造化更显宏
世道广且阔
神驰了无踪

今天18:18分己亥年大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