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富冈义勇

67.7万浏览    5732参与
雎鸠九毛九

某个幼稚鬼在杂货店乱涂乱画

某个幼稚鬼在杂货店乱涂乱画

一只羊羹

【鬼灭之刃/义忍】冬日琐事

*依旧是鬼灭原作背景,无死亡已交往设定。时间线应该是发生在 蝴蝶忍为什么不高兴 这篇之前。

大概沙雕文学,人物绝赞OOC中!

给哈尼 @南淮安 的一个温暖小甜饼~


冬日琐事

富冈义勇x蝴蝶忍


蝴蝶忍是被冻醒的。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日历还未翻到十二月,呼呼作响的寒风就已然告知来意。炭火不知何时熄灭,她翻了个身,努力在变得冰凉的被子里寻找最后一丝暖意。眼皮沉重得像是灌满了铅,半梦半醒之间,她听到窗外传来簌簌声。或许是落雪了吧。她一边裹紧了被子,一边这样想道。


果然是下雪了。次日清晨,院里的屋檐树梢,都被染上了一层白色...

*依旧是鬼灭原作背景,无死亡已交往设定。时间线应该是发生在 蝴蝶忍为什么不高兴 这篇之前。

大概沙雕文学,人物绝赞OOC中!

给哈尼 @南淮安 的一个温暖小甜饼~


冬日琐事

富冈义勇x蝴蝶忍


蝴蝶忍是被冻醒的。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日历还未翻到十二月,呼呼作响的寒风就已然告知来意。炭火不知何时熄灭,她翻了个身,努力在变得冰凉的被子里寻找最后一丝暖意。眼皮沉重得像是灌满了铅,半梦半醒之间,她听到窗外传来簌簌声。或许是落雪了吧。她一边裹紧了被子,一边这样想道。

 

果然是下雪了。次日清晨,院里的屋檐树梢,都被染上了一层白色。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寒意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忍不住将羽织裹得更紧了一些。偶有几个蝶屋的小姑娘路过,隔得老远,就提高嗓音同她打招呼:“忍大人,这么早就要出门?”

她们的笑脸让蝴蝶忍的心情无端好上几分。于是她露也出一个笑容:“是呀。”然而并不说自己要去哪里。

女孩子们也不追根究底,嘻嘻哈哈笑着挥手同她告别。又走了一段路,才有人好奇问道:“忍大人的方向,是要去镇上吗?”

去镇上倒不是什么大事。蝶屋的女孩们算是小镇的常客,有时是买些生活必备品,有时是去看看药屋里有没有进新的草药。蝴蝶忍也会去镇上,但她一个人去,是很少见的事情。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很快,她们就不再去想了。“毕竟是忍大人,不会出什么事的。”为首的小葵一锤定音,做出最后定论。女孩们点点头,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开始忙起别的事情。

 

到达镇上时,已接近晌午。太阳冒出一个头,终于使得身上的寒气消散些许。蝴蝶忍推开茶屋的帘子,果不其然,富冈义勇就坐在最近的那个位置。他的面前摆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鲑鱼汤,鱼肉被煮得厚烂,白色的萝卜切成块,漂浮在乳白色的汤面上,看得人食指大动。她在富冈义勇的身边坐下,朝老板点点头:“我也要一份鲑鱼炖萝卜。”

听到她的声音,富冈义勇抬起头看向她。隔着蒸腾的热气,他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莫名让人想要发笑。鲑鱼萝卜端上来了,蝴蝶忍舀过一勺汤,轻轻吹了吹,这才慢条斯理地喝下第一口。热汤让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这才有余力说些别的话。

“富冈先生。”

“嗯?”

“天气变冷了呢,”蝴蝶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同他说这些,“我房间的炭火要用完了。”

富冈义勇投来疑惑的眼神,似乎有些不明白她意在何为。蝴蝶忍耸耸肩膀,她本来就不指望富冈义勇能对此做出什么反应——若是他懂得怜香惜玉,恐怕鬼舞辻无惨都会出来晒太阳了。

然而他说的下一句话,差点让她把汤喷了出来:“那你要到我房间里睡吗?”

蝴蝶忍以手掩口,轻咳几声,以免失态得太过明显:“富冈先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富冈义勇点点头,而后他又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这次,反倒是一向伶牙俐齿的蝴蝶忍无话可答。

 

他们的交往在鬼杀队里并不算是秘密,然而同宿一屋大约不包含在交往清单之中。可鬼使神差地,傍晚的时候,她来到富冈义勇的居所。

水柱一向是独居,加上他时常奉主公之命在外面出任务,因而屋内空空荡荡,除了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外,再没有多余的物品。因此,=蝴蝶忍不得不对着仅有的一床被褥发愁:“富冈先生,这该怎么办呀?”

而被提问的对象正拨弄着炭火,好让它烧得更旺一些。闻言,他转过头来说道:“被子够大,也很厚,没关系的。”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蝴蝶忍想,但她又说不出话来了。夜幕落下来,灯火映在窗纸上,摇摇晃晃。今日她起得早,困得也早,而炭火的暖意更将倦意加剧三分,就连富冈义勇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此刻也在催人入眠。蝴蝶忍打了个哈欠,对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被面发呆半晌,最终还是敌不过诱惑,早早钻进里头。

“富冈先生。”

“嗯?”

“话说在前头,不可以对我出手哦。”

富冈义勇有些不太理解这句话。可当他转过头、想一问究竟时,蝴蝶忍已然闭上眼睛,沉入梦乡之中。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在梦里她还有千钧重的担子要扛。富冈义勇走到她的身边,忍不住伸出手,落在她的额间,试图抚平她的不安。

 

难得一夜好眠。醒来时,日光透过窗户落进两三点,燃了许久的炭火只剩下余烬。蝴蝶忍迷迷糊糊睁开眼,觉得有些热。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富冈义勇揽在怀中——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口,一只手则搭在他的腰间,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意。这样的姿势过于暧昧,惹得蝴蝶忍的脸也忍不住开始发热。

她动了动,试图挣脱这个怀抱,最后人没出去,倒是连带富冈义勇也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道了声早安,然后收回手,这才给了蝴蝶忍一点喘息的空间。

“原来富冈先生和小孩子一样,要抱着人才睡得着。”她起身时,忍不住这样说道。

然而富冈义勇挠挠头,却是说:“是你主动的。”

这话听着有些歧义。可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确实是隔着一段距离的,可或许是半夜炭火就熄灭的缘故,蝴蝶忍下意识朝着热源靠近。等到第二日时,便变成了这番模样。

明白了前因后果的蝴蝶忍,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可当另一位当事人是富冈义勇时,她从来都不肯示弱。憋了好半天,她终于挤出一句话:“明明是水柱,偏偏身上这么热。”

好像这都是他的错。

富冈义勇知晓她的性子,也不同她斗嘴,只是问道:“你晚上还要过来吗?”

半晌,无人回话。他后知后觉地回头看去,原来蝴蝶早就飞走了。

 

等到夜色将深时,蝴蝶忍又踏着月光回来了。与先前不同的是,这回她抱了一床薄薄的毯子过来。“今晚就没关系啦。”她信心满满地说道。这次,富冈义勇还没说话,她就已经带着毯子钻进被窝里——似是为了防止什么发生,这次她刻意睡在床的边缘。

加上一床毯子还是不够。等到半夜时,蝴蝶忍朝着他的方向动了动,挪了挪,最后更是手脚并用缠在他的身上。富冈义勇推了推,没推动,只好认命似的任凭她的呼吸萦绕在自己的颈间。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她再度发出抗议,富冈义勇已经学会先声夺人:“是你先靠过来的。”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蝴蝶忍则仔细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里面找到说谎的痕迹。但意料之中,什么都没有。

到最后,她只能口是心非地嘟囔道:“又不是我愿意的。”

 

但即使蝴蝶忍这样想着,她依旧每晚来到富冈义勇的居所。相拥而眠仿佛成了一种习惯,冰冷的身体逐渐在肌肤相亲中开始发热,甚至连血管里流淌的血液都是温暖的。有时他们会说几句话,但更多时候保持着沉默。仿佛只要不开口,就谁也不会先说离开。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但蝴蝶忍却并不感到漫长——偶尔,她甚至在心里隐秘地希望雪能够下得再大一些。

 

直到某一天的早上,富冈义勇送她回到蝶屋。小葵正在院子里打扫积雪,瞧见他们一同走进来,眼里有一些惊异。不过她什么都没问,只是同蝴蝶忍说了另一件事。

“队里把冬天用的炭发下来了,”小葵仰起头看她,“忍大人,要送到你的屋子里吗?”

蝴蝶忍原本想点头,但当她眼角的余光扫到身旁的男人时,她马上改变了主意:“送一半到富冈先生的屋子里吧。”

小葵是个聪明孩子。她大概意识到了什么,但她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情,选择先去完成忍大人吩咐的事情。

富冈义勇则有些不明所以。他看着蝴蝶忍,用眼神表达了疑惑。

而直到小葵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时,蝴蝶忍才回答了他的疑问。

“就和富冈先生说的一样,”她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可是男女朋友呢。”


Fin.

牙丝
“富冈先生,我走了哟。。。。”...

“富冈先生,我走了哟。。。。”
“不要走”

“富冈先生,我走了哟。。。。”
“不要走”

香甜片Cooky🌟

【鬼灭之刃】义炭注意
花街炭子真好看(???)
义勇:我做任务顺路,顺路

【鬼灭之刃】义炭注意
花街炭子真好看(???)
义勇:我做任务顺路,顺路

富岡桐

终于记起来拍步骤图所以顺手把鲑鱼萝卜菜谱2.0也发一下(又在混更新了对吗)

直接截下厨房的,因为下厨房那份菜谱也是我写的。照烧汁比例懒得算的话所有材料1:1:1:1也行。


以及鲑鱼萝卜真的很好吃。

终于记起来拍步骤图所以顺手把鲑鱼萝卜菜谱2.0也发一下(又在混更新了对吗)

直接截下厨房的,因为下厨房那份菜谱也是我写的。照烧汁比例懒得算的话所有材料1:1:1:1也行。


以及鲑鱼萝卜真的很好吃。

-白熊-
追番少女日常中二状态我和闺蜜:...

追番少女日常中二状态
我和闺蜜:全集中!水之呼吸!
别人:那两个****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追番少女日常中二状态
我和闺蜜:全集中!水之呼吸!
别人:那两个****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当时窝就呵呵了
在想喔 义勇第一次接吻如果右位...

在想喔

义勇第一次接吻如果右位突然伸了舌头

笨蛋师兄会不会被吓了一跳 下意识推开 反应过来又觉得不妥 怕对方误会 就露出憨憨的表情愣在原地 其实心里在纠结要不要主动亲上去弥补一下


我好恨我不会画画

#陷入ooc的妄想中无法自拔

在想喔

义勇第一次接吻如果右位突然伸了舌头

笨蛋师兄会不会被吓了一跳 下意识推开 反应过来又觉得不妥 怕对方误会 就露出憨憨的表情愣在原地 其实心里在纠结要不要主动亲上去弥补一下


我好恨我不会画画

#陷入ooc的妄想中无法自拔

惑之不解
给亲友画的生日礼物 义勇没有被...

给亲友画的生日礼物

义勇没有被讨厌

给亲友画的生日礼物

义勇没有被讨厌

风寂

◎富岡義勇和炭治郎的場合

小短漫擴寫。


存一下。


果然還是受到了勞累的影響最近眼睛還是會感覺酸痛。聽胡蝶說把這瓶藥水滴進眼睛裏就會緩解很多,不過還是頭一次聽說眼睛也能夠上萬啊。

這個東西要怎麼用啊,欸、糟糕…、眼睛一直在抗拒的一眨一眨的完全沒辦法準確的滴進去啊,再這麽浪費藥水的話接下來的日子完全不夠用了。


“炭治郎、在嗎炭治郎——?太好了,你還沒有休息啊。是这样、胡蝶給了我一瓶藥水讓我滴到眼睛里使用,但是我自己不是很方便弄,請問能否幫我一下?麻煩了——!啊對,就擰開蓋子滴到眼角位置就好。”


將拖鞋整齊的碼放在玄關,晃了晃手中的藥水瓶子,走到他面前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正對著對方坐下。身體緊繃的仰起頭等...

小短漫擴寫。


存一下。


果然還是受到了勞累的影響最近眼睛還是會感覺酸痛。聽胡蝶說把這瓶藥水滴進眼睛裏就會緩解很多,不過還是頭一次聽說眼睛也能夠上萬啊。

這個東西要怎麼用啊,欸、糟糕…、眼睛一直在抗拒的一眨一眨的完全沒辦法準確的滴進去啊,再這麽浪費藥水的話接下來的日子完全不夠用了。


“炭治郎、在嗎炭治郎——?太好了,你還沒有休息啊。是这样、胡蝶給了我一瓶藥水讓我滴到眼睛里使用,但是我自己不是很方便弄,請問能否幫我一下?麻煩了——!啊對,就擰開蓋子滴到眼角位置就好。”


將拖鞋整齊的碼放在玄關,晃了晃手中的藥水瓶子,走到他面前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正對著對方坐下。身體緊繃的仰起頭等待對方幫助自己將藥水滴進去,放大的水滴還未接觸到眼瞳就因為模糊了視線本能的眨了眨眼睛,被小聲的制止了眨眼的動作之後努力的瞪大眼睛。冰涼的液體接觸眼瞳後引起連鎖反應劇烈的眨了幾次眼之後閉緊了雙眼,眼淚混著藥水從眼眶中滲出流到臉頰上。


啪嘰啪嘰…?滴完藥水為什麼要發出這種聲音?


聽到這個形容詞之後疑惑的停頓了片刻,身體向後伸出雙手在胸前擊了擊掌發出"啪嘰啪嘰"的聲響。睜開眼睛還未來得及開口疑惑對方為什麽要讓自己做這樣的動作就看見對方呼吸變得急促捂著胸口倒了下去。


“欸…?!炭、炭治郎…?炭治郎!!”


手忙腳亂的湊過去拍了拍暈倒的對方的臉頰,沒有得到迴應只能把他拽起來背到肩膀上,奔著胡蝶的住所奔了過去。剛跨進進院子就開始大喊起來。


“胡、胡蝶!炭治郎突然按住胸口倒下不省人事了!!”


唐丕

@mycroft 太太的稿子~有喜欢的小姐妹可以进群数调一下~

@mycroft 太太的稿子~有喜欢的小姐妹可以进群数调一下~

回转饼干

《鬼灭之刃》人气演员富冈先生和胡蝶小姐同台直播。

《鬼灭之刃》人气演员富冈先生和胡蝶小姐同台直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