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富察傅恒

32839浏览    1027参与
人间几何

「傅晴」晴空



尔晴等皇上收回圣旨等了很久,愣是没接到 一点儿风声,整的她现在都无心侍候皇后娘娘了。行值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走神儿。

这一日她又走了神,明玉正好寻她,见她呆 呆愣愣的,不由得推了推尔晴的肩膀:“尔晴姐姐,你不能因为你快要成为富察府少夫人了,侍候娘娘就怠慢了呀!”

尔晴下意识的应了声,回过神撞上明玉不赞同的眼神,有些无力:“我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罢了。”

明玉点头笑道:“那便好,我知道尔晴姐姐不是这种人。”

尔晴嗯了一声,“你怎么来了?娘娘那边有事吗?”

明玉:“没什么事,娘娘说姐姐你快嫁人了,日后进宫次数也就少了,让我多陪陪你。”

尔晴点了点头,专心侍弄起手边的物事来。 明玉向来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二人...



尔晴等皇上收回圣旨等了很久,愣是没接到 一点儿风声,整的她现在都无心侍候皇后娘娘了。行值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走神儿。

这一日她又走了神,明玉正好寻她,见她呆 呆愣愣的,不由得推了推尔晴的肩膀:“尔晴姐姐,你不能因为你快要成为富察府少夫人了,侍候娘娘就怠慢了呀!”

尔晴下意识的应了声,回过神撞上明玉不赞同的眼神,有些无力:“我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罢了。”

明玉点头笑道:“那便好,我知道尔晴姐姐不是这种人。”

尔晴嗯了一声,“你怎么来了?娘娘那边有事吗?”

明玉:“没什么事,娘娘说姐姐你快嫁人了,日后进宫次数也就少了,让我多陪陪你。”

尔晴点了点头,专心侍弄起手边的物事来。 明玉向来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二人沉默了会儿,明玉便道:“姐姐,十几日前富察侍卫进了宫,你可见着了?”

尔晴心紧了紧,心下一晃,“没有,怎么了?他可与你说了什么?”

明玉有些惊讶,“不会吧,他还问过姐姐的近况,我以为他是来看姐姐你的。我问他他说不是,是来看娘娘的,我还以为是富察侍卫害羞拿娘娘当挡箭牌呢。唉,原来是我想岔了,富察侍卫还是恪守礼节的。”

尔晴拧眉,十几日前?那不是刚赐婚的那几天吗。莫非富察傅恒已经来过了?

明玉又道:“我见他离开时面色不虞,我以 为你们二人吵架了呢!”

尔晴心一颤,脸色忍不住苍白起来。面色不虞?那不就是失败了吗。

尔晴心头更加慌乱,莫非自己真要重蹈覆辙?嫁给富察傅恒?

虽然说自己并不吃亏,但是这一世她贪心了许多,她更想要的是感情。

不行,她得去找富察傅恒问清楚。

尔晴叫来明玉,“我有事出去一下,娘娘那里你帮我盯着点。”

明玉向来懂事,见她着急,不假思索的就应了。

尔晴匆匆忙忙的往侍卫营赶,半途中遇到了海兰察,她不欲多谈,行了一礼就打算离开。

“尔晴姑娘?”海兰察拦住她,嬉笑道:“是找傅恒的吧?”

尔晴脚步顿了顿,“是。您可知富察侍卫在哪?”

海兰察微微一笑,“这你就问对人了,跟我来吧。”语罢他转身便走。

尔晴顿了顿,也抬步跟上。

“尔晴姑娘与傅恒好事将近,海兰察先在这里道一句恭喜了。”海兰察不经意道。

尔晴沉默不语,她着实开心不起来,心情也极差,因而即使有些失礼,她也不想理他,更何况对方还是富察傅恒的兄弟。

海兰察好像只是随口一提,也不在意她的反应,二人沉默的一前一后走着。

忽然,海兰察停住脚。尔晴因着之前富察傅恒的事,时刻注意着海兰察的脚步,见他停下来,她也停住了:“怎么了吗?”

海兰察让开一步,笑道:“到了。”

尔晴顺着目光看去,富察傅恒正面对着她,面上挂着抱歉的笑容。

海兰察知趣的离开,站在不远处为她们俩把风。

“你知道我会来找你,故意让海兰察在去侍卫营的路上等我的?”尔晴问道。

富察傅恒点了点头:“侍卫营人手太多,太过嘈杂。”

更何况隔墙有耳。

尔晴紧接着道:“那你应当也是知道我为何来找你吧。”她真的生气,敬词也不用了。

富察傅恒苦笑一声:“知道的。尔晴姑娘,这件事是我对你不住。”

尔晴着实不想听这些,“你把婚约退了,我也不怪你。富察傅恒,你应当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

富察傅恒沉默了许久,似是挣扎着什么。

尔晴又道:“我这人恩怨分明,我不愿意嫁给你,就算我们成婚了,我也不会爱上你。而且,到时我们相看两生厌应当谁也不好受。”

见富察傅恒仍旧沉默,尔晴咬牙恼恨,满含恶意道:“没准我还会红杏出墙…”

话没说完,富察傅恒便打断她:“我知道了。我会继续跟姐姐说的,你不必如此贬低自己。”她话以至此,可见是真的不愿意嫁给自己。

富察傅恒有些苦涩的想,姐姐真的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傅恒!”海兰察疾步走了过来,声音凝重:“皇上来了。”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二百)

*好了,应该是周六见吧,拜~


"富察少夫人这是怎么了?"乾隆看着璎珞,面露讥讽之色。


璎珞有些笨拙地行礼:"多谢皇上关心,奴才无事。"


乾隆露出鄙夷之色:"谁关心你了?你见到朕却不下跪,还真是富察家的好儿媳呀。"


容音却在这时开了口:"皇上,臣妾看璎珞肚子大了,便就免了她的下跪,皇上可是有什么意见?"


乾隆无奈:"既然皇后这么说了,朕也就没什么意见了,只是……"


璎珞想着反正皇后在身边,索性一闭眼豁出去了:"皇上,奴才知道你不想看到奴才,奴才也不想见...

*好了,应该是周六见吧,拜~


"富察少夫人这是怎么了?"乾隆看着璎珞,面露讥讽之色。


璎珞有些笨拙地行礼:"多谢皇上关心,奴才无事。"


乾隆露出鄙夷之色:"谁关心你了?你见到朕却不下跪,还真是富察家的好儿媳呀。"


容音却在这时开了口:"皇上,臣妾看璎珞肚子大了,便就免了她的下跪,皇上可是有什么意见?"


乾隆无奈:"既然皇后这么说了,朕也就没什么意见了,只是……"


璎珞想着反正皇后在身边,索性一闭眼豁出去了:"皇上,奴才知道你不想看到奴才,奴才也不想见皇上,若非皇后娘娘在宫中,奴才是一刻不想踏进宫中的。"


"你……"乾隆气得面色铁青,"你别忘了你是富察府的人!"


"可现在的一字一句,皆是奴才的肺腑之言,奴才的夫君不曾教过奴才什么,皇后娘娘更不会教奴才说这种话来,皇上要气就气奴才一人,不要迁怒于其他人。"璎珞一字一顿道。


"你!都是你这个刁猾乖张的女子,带坏了傅恒!"乾隆咬得牙齿格格作响,"你以为你怀着身孕朕就治不了你吗?朕要你死,你就得死。"


容音一拍桌子:"璎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皇上顶嘴!还不赶紧认错?!"


傅恒也扯扯璎珞的衣袖,冲她微微摇头。


璎珞梗着脖子,看着皇上,眼底满是倔强。


乾隆自上而下地打量着璎珞,初见她时,她与傅恒前去谢恩,他只瞧了她一眼,倒是清秀丫头。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愈发后悔自己下的那个婚旨,她怕他,可她,却可以为了傅恒而去顶撞他。他明显感受到,自那日傅恒被罚跪后,她看他的眼里虽还带着怯意,却多了一丝不善,他每每对上这种带刺的眼神,就觉得气闷。


她看傅恒的时候,眼底满是温柔的光,那种爱慕怎么掩也掩不住,明明知道她这么看傅恒再正常不过了。可他仍旧觉得气愤,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想到这,乾隆便冷脸道:"你要是认个错,朕可以看在皇后的份上饶了你。"


璎珞直直地瞪着乾隆,一言不发。


乾隆希望看到璎珞服软,却也只能是个希望。


他神色淡淡:"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朕要是罚你,傅恒定然会替你担下所有的一切,朕也只好罚他了。"


璎珞这才低下头:"奴才知错,恳请皇上饶了不相干的人。"


容音却蹙眉道:"魏璎珞,你这样子,哪像知了错的?还不赶紧去府里闭门思过?!"随即微微扯扯乾隆的衣袖,"皇上,这魏璎珞不知悔改,可她毕竟是臣妾的弟媳,臣妾便让她回府反省,可好?"


"皇后的安排,自然是好的。"乾隆笑道。


傅恒抓紧时机:"那奴才便带着奴才夫人回府静思己过。"说罢,傅恒便拉着璎珞往回走,他的手里沁了层薄薄的汗,一路上,他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可璎珞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傅恒在生气,而且气的不轻。


秋怡跟在璎珞身后,她是初次见识这样的场面,也是吓得不轻,看着前面的两个主子,又觉得好笑——璎珞姐姐使出浑身解数来叫傅恒少爷消气,傅恒少爷面上是一脸嫌弃,却又努力按下他那疯狂上扬的嘴角。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九)

*一直想给秋怡天使一个好结局,所以……


*好了,明天还有的。


入秋之时,璎珞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明明只怀了六个月,却似怀了八个月似的,做起事来也是愈发不便了。


"璎珞这一胎,倒是真大。"皇后温柔地看着璎珞,"还挺好吧?"


"还好,还好,就是走路需要个人在旁的搀着。"璎珞笑笑,"所以我就把秋怡带来了。"


"秋怡倒是个聪慧丫头。"容音笑笑,接着又打趣道,"或许璎珞这一胎是个双生子呢。"


"姐姐……"璎珞红了脸,"怎么...

*一直想给秋怡天使一个好结局,所以……


*好了,明天还有的。


入秋之时,璎珞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明明只怀了六个月,却似怀了八个月似的,做起事来也是愈发不便了。


"璎珞这一胎,倒是真大。"皇后温柔地看着璎珞,"还挺好吧?"


"还好,还好,就是走路需要个人在旁的搀着。"璎珞笑笑,"所以我就把秋怡带来了。"


"秋怡倒是个聪慧丫头。"容音笑笑,接着又打趣道,"或许璎珞这一胎是个双生子呢。"


"姐姐……"璎珞红了脸,"怎么可能?我只是这段时间吃得特别多罢了。"


明玉忽然开了口:"娘娘,富察少夫人若是真是双生子的话,自然比只怀一个吃得要多些。"


"你……"璎珞气得面红耳赤,"信不信我不帮你给索伦侍卫捎东西了?"


侍卫与宫女不能私相授受,而魏璎珞作为傅恒的夫人,可以自由进出侍卫处,自打知道明玉与海兰察的关系后,便开始帮她给海兰察送东西。


明玉气极,却又哑口无言。


"对了,秋怡去找傅恒,怎么还没回来?"皇后忽然问道。


"会不会迷路了呀?"珍珠道。


就在璎珞担忧之时,秋怡独自回来了。


"傅恒呢?"璎珞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秋怡四周。


"估计会来吧。"秋怡挠挠头,"璎珞姐姐,你不知我今天有多倒霉?"


"我今日不是去找少爷吗?却没想到迷了路,然后就碰到一个臭男人,撞了我也不道歉,不过我秋怡也是个宽容大度的人,看在他提点我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男人?"璎珞奇道,"他提点你什么了?"


秋怡一撇嘴:"说我横冲直撞的,要小心贵人呀,不然容易连累到富察家。"


"他知道你是富察府的丫头?"璎珞惊道。


"对呀。"秋怡回道,"他是个侍卫,他说他会跟少爷说我的,不过那个男人,肯定是在骗人。"


话音刚落,便听门外传来宫女的禀报:"富察侍卫,来了呀。"


璎珞好笑地看着秋怡:"你也才见人家一次面,就知人家在骗你。"


傅恒一本正经道:"今日齐侦说富察府的人找我去长春宫,我就过来了。"


璎珞顿时明白了,却故作恍然大悟:"齐侦碰到秋怡了?"


"少爷,你怎么不知道他在哄你?"秋怡有些不忿。


傅恒有些奇怪:"齐侦虽然话有些多,但也是热心之人,时常帮我值夜。"


秋怡嘟嘟嘴:"反正我就觉得他与我八字不合。"


璎珞慢慢下座,摸摸秋怡的发辫:"人家帮了忙,你倒说人家坏话,真没良心。"


众人轰然大笑,秋怡红着脸道:"璎珞姐姐,你都没见过他,却帮他说话,真是。"


"我是帮理不帮亲。"璎珞挑眉,"秋怡,你可仔细着点,要不是他帮你,你现在恨不得挂牌子寻找侍卫处了。"


几人想到那场面,不禁噗嗤一笑。


璎珞原不是那种乐意受人好处之人,姐姐的死让她的内心冻成了一块寒冰,最终却化成了

一团水,在接受善意的同时也在施与善意。


秋怡面色羞窘,却听屋外传来"皇上驾到"的通报声,赶紧低头行礼。魏璎珞怀着身孕,实在不方便行礼,也就低眉顺眼地站在傅恒边上。


乾隆拧眉看着璎珞,半晌,才坐到主位。璎珞察觉到乾隆的眼神中的不善,往傅恒身后缩了缩。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八)

*我休息的时候一般雷打不动地更,平常缘更,怎么样?


*唉,又是想到作业就头大的一天。


乾隆无奈地看着对他爱答不理的容音,连带着永琏也对他冷淡了不少,他心下一阵不忿,却终是无可奈何地握住容音的手:"皇后,朕……"


容音神情冷冷,慢慢抽出手:"皇上有何事?只管吩咐一声臣妾便可。"


"朕……"乾隆觉得自己着实无法说出"错了"二字。


"皇上是要臣妾侍寝吗?"容音转过身,泠泠道。


乾隆叹口气:"容音,朕与你是夫妻,若是你对朕不满,只管说便是。"顿了顿...

*我休息的时候一般雷打不动地更,平常缘更,怎么样?


*唉,又是想到作业就头大的一天。


乾隆无奈地看着对他爱答不理的容音,连带着永琏也对他冷淡了不少,他心下一阵不忿,却终是无可奈何地握住容音的手:"皇后,朕……"


容音神情冷冷,慢慢抽出手:"皇上有何事?只管吩咐一声臣妾便可。"


"朕……"乾隆觉得自己着实无法说出"错了"二字。


"皇上是要臣妾侍寝吗?"容音转过身,泠泠道。


乾隆叹口气:"容音,朕与你是夫妻,若是你对朕不满,只管说便是。"顿了顿,他道,"朕知道你对朕的做法有诸多不满,朕当时……"


容音抬眼:"皇上,你很自私。你嘴上说着是为傅恒好,可你做事却从不考虑他人。璎珞失去了一个儿子,所以她格外珍惜她现在的孩子。你却拿这个威胁她,璎珞身子本就不好,回府后便动了胎气,发了热。然而你呢,过个几日又叫傅恒罚跪,皇上,您为何见不惯他们幸福?"


"朕…"乾隆声音低低的,"朕是觉得魏璎珞配不上傅恒。"


"那皇上现在又是怎么觉得呢?"容音对上乾隆的眼睛,"阿玛额娘都不在意璎珞的身份,皇上又何必在意呢?再说了,这门婚事,还是皇上下旨赐的。"


乾隆不禁道:"我当时哪了解魏璎珞呀?只是听你们说罢了。"


"既然皇上不了解,为何一口咬定魏璎珞嫁给傅恒是为了贪慕荣华富贵?魏璎珞过去在富察府做婢女,最了解的应是富察府的人吧。"容音直直地盯着乾隆。


乾隆按下心底的不满:"皇后,既然她是富察府的人,朕也知道了这样做的问题了。她不是怀着身孕吗?朕就赐给她一些补品,这样可以吧?"


容音仍旧不咸不淡地回道:"皇上觉得可以,那便是可以的。"


乾隆深深一叹:"罢了,朕知道你是在怨朕,朕以后不提这事就是了。"


容音慢慢抬眸,就见皇上深深地看着她:"君无戏言。"


当宫里的人拿着补品告诉魏璎珞这些补品是皇上赏的时,她的下巴几乎要砸到地上了。捅捅一旁的傅恒,指指桌上的补品:"你说,这皇上,他是不是被谁给掉包了?"


"噗……"傅恒冷俊不禁。


"不然他怎会发神经给我送补品?"璎珞眨眨眼,"他一定没安好心,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璎珞……"傅恒只觉好笑。


璎珞将小脸凑上去:"叫我做甚么?他送的补品我可不敢吃,指不定里头掺了什么毒药呢。"


傅恒笑得更厉害了:"璎珞,皇上要下毒还不简单?直接赐杯毒酒不就行了?用得着在补品里下毒吗?"


"皇上臭猪蹄子,什么事干不出来?"璎珞一挑眉,"你一直说他对你好,可我却看不到,我看到的,就只是他要你在乾清宫门口跪一天。"


傅恒沉默了,他深知,璎珞说得一点都不假,皇上为何就一直看不惯璎珞呢?他深吸一口气:"璎珞,我觉得这些东西应该没问题,皇上不可能大费周章地去想着害我们。"


璎珞撇撇嘴:"谁稀罕这些补品呀?过去我看邻家的姑娘生孩子的时候,什么补品都没用,还不是好好的。"


"这一样不起来。"傅恒淡淡道,"你已经伤了元气,必须得补。"


璎珞听到傅恒的话,讪讪地低下头,又拍拍自己的脸,一脸视死如归:"补吧,补吧,尽管地补,我的脸都能掐出肉来了。"


"这还不够,我抱你们母子两个,简直毫不费力,说明你还是很瘦,就算不是为你,我也要为我儿子考虑。"傅恒直直地看着她。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七)

*这章的魏姐可能有点可爱。


*魏姐做的爱心羹汤据说把我朋友看饿了,哈哈😄,她在减肥😂😂。


*又是剧扯的一章😭。


他忽而想到魏璎珞还怀着身孕,不禁眉头一紧,这丫头,还真是个不消停的,怀着孕竟还往厨房跑。


"璎珞,"傅恒直直地盯着她,"你呀,怀着身孕还整日跑来跑去的,不得消停。"


璎珞有些懵,她没想到傅恒会忽然把话题引到这上面,耸耸肩:"我,还不是担心你,你在乾清宫门口一跪,我给忙得不行,现在你倒反过来说我。"


傅恒叹口气:"我并不是有意的,也是担心你,还有我喜欢你的汤。"...

*这章的魏姐可能有点可爱。


*魏姐做的爱心羹汤据说把我朋友看饿了,哈哈😄,她在减肥😂😂。


*又是剧扯的一章😭。


他忽而想到魏璎珞还怀着身孕,不禁眉头一紧,这丫头,还真是个不消停的,怀着孕竟还往厨房跑。


"璎珞,"傅恒直直地盯着她,"你呀,怀着身孕还整日跑来跑去的,不得消停。"


璎珞有些懵,她没想到傅恒会忽然把话题引到这上面,耸耸肩:"我,还不是担心你,你在乾清宫门口一跪,我给忙得不行,现在你倒反过来说我。"


傅恒叹口气:"我并不是有意的,也是担心你,还有我喜欢你的汤。"


璎珞登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当然啦,你一定要吃得渣都不剩,要狠狠地咬下去,明白吗?"


"啊?"渣都不剩?这是要他得把骨头给一并咽下去吗?


"在我眼里,皇上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大猪蹄子。"璎珞解释着,"所以,你有多么讨厌皇上,就要多么用力地咬下去。"


傅恒不禁噗嗤一笑。


璎珞指指碗里的猪脚:"你就这么怕皇上?连猪脚都不敢吃了?"


傅恒想了想,随即一本正经地劝道:"璎珞,不得这般骂皇上,他……"


"富察嬷嬷,你别拿什么皇上不得已,侍卫效忠皇上来劝我,首先,就因为他有不得已,就让你下跪吗?若非姐姐来,他不知要叫你跪多长时间。其二,我不是侍卫,所以我不必效忠皇上。"璎珞振振有词。


傅恒看着璎珞芍红的唇,将猪脚往她嘴里送了送:"既然你不喜欢的话……"


"你……"璎珞眨眨眼,"你跪了这么长时间,不补怎么能行?你必须得连汤带料地喝下去。"


傅恒无法,只得深吸一口气,蹙着眉将那两个肥肥的猪脚给咽下去了。


"怎么样?怎么样?"璎珞娇笑着,命秋怡把剩余的骨头收拾干净,然后坐到傅恒身旁,一把握住他的手。


傅恒打了个响亮的饱嗝:"不错。"


璎珞顿时笑了:"既然不错,那我下次只要一想起皇上了就做猪脚汤。少爷你说怎样?"


"啊?"傅恒一脸难色,随即道,"既然吃什么补什么,那就应该物尽其用,你说对不对?"


璎珞点点头:"倒是呀,那我叫秋怡再去做些吃的来。"


傅恒赶紧拉住她:"璎珞,别忙了,陪我说说话吧。"


璎珞也就顺从地坐下:"你对皇上说了什么?"


傅恒犹豫了。


"你快说呀。"璎珞急急地推了傅恒一把,"你不要想着瞒着我。"


傅恒叹气:"不说也罢,我当时就是解释了一下我不去当值的原因。"


璎珞心底有了计较,她心下有些纠结,问题的根源其实就是她了,可她不能离开,半晌,她方轻声开口:"少爷,姐姐与皇上和好后,你还是尽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璎珞……"


"少爷,"璎珞看傅恒急了,赶紧垂下眼帘,微微扯了扯傅恒的衣袖,眼神可怜兮兮的,"少爷,你不当值,又该如何养我呢?"


傅恒微微一顿。


璎珞看出了傅恒眼底的那一抹犹豫,不由乘胜追击:"少爷,你给我买的饰品,皆是最好的,你选的布料,也都是很好的,可你若是赋闲在家,这些不就都没了?"


"璎珞,"傅恒没想到璎珞竟说出这般话,接着又一脸认真地看向她,"这话若是叫人听到,指不定别人会真以为你嫁给我是为了攀附权贵呢。"


"我可不管别人怎么以为,我只管少爷怎么以为。"

魂兮

【延禧攻略|富察姐弟】相见时难

#姐弟罢了,不是骨科
#有私设,因原剧互动不多,编撰互动时必然会ooc,敬请各位海涵

(最近才补剧,富察家两个孩子都是小天使啊,我好爱这两个姐弟。)

 

小九儿生在春日时,是家中幼子,阿玛取名傅恒,随大哥为‘傅’字,额娘疼他,唤乳名为春和。

在他还是个奶团子的时候,喜欢拉着容音的手叫姐姐,容音见他生得可爱也总是偏疼他。九儿小时候体弱多病,一年到头总会染两次风寒。小小的团子蜷在杯子里喊冷,发烧烧得小脸通红,因着姐姐最宠他,他便趁着生病拉着姐姐不放手,任性又执拗,叫着姐姐我好难受,鼻涕眼泪抹了姐姐一袖子。可真的病重到要请郎中来针灸时,却总是把脸埋进枕头里,把姐姐赶出去,瓮声瓮气地...

#姐弟罢了,不是骨科
#有私设,因原剧互动不多,编撰互动时必然会ooc,敬请各位海涵

(最近才补剧,富察家两个孩子都是小天使啊,我好爱这两个姐弟。)

 

小九儿生在春日时,是家中幼子,阿玛取名傅恒,随大哥为‘傅’字,额娘疼他,唤乳名为春和。

在他还是个奶团子的时候,喜欢拉着容音的手叫姐姐,容音见他生得可爱也总是偏疼他。九儿小时候体弱多病,一年到头总会染两次风寒。小小的团子蜷在杯子里喊冷,发烧烧得小脸通红,因着姐姐最宠他,他便趁着生病拉着姐姐不放手,任性又执拗,叫着姐姐我好难受,鼻涕眼泪抹了姐姐一袖子。可真的病重到要请郎中来针灸时,却总是把脸埋进枕头里,把姐姐赶出去,瓮声瓮气地说一点都不疼。容音拿他没办法,便托人求了个玉佩,给他打了络子带在身上,望神佛庇佑,福泽绵长。

等他大了几岁开始明白事理,便奶声奶气的下了决心说绝不做巴图鲁,要做男子汉。秋冬春夏一个轮回,他竟是跟了大哥去练武,带着一把比他还要高的刀。阿玛和额娘也说,男孩子练武强身健体,富察家的男儿必定要顶天立地。小团子挥着佩刀,像汤圆顶上戳了根筷子,虽是极其不协调,却也耍得有模有样。练武很辛苦,他很少叫累,但幼时留下的习惯却很难改,比如真的很累的时候,喜欢来姐姐房里玩闹,拉着姐姐撒个娇。容音见他手上总有一些细碎的伤口,身上也常常青一块紫一块,便经常做他最爱吃的软糕等着他来。傅恒很乖,一块软糕就能哄好,他鼓着脸颊吃东西,连撒娇都忘记了。这时候容音却喜欢敲着他的额头打趣他,问他人还不如刀高,这是练得哪门子功法。他嘴里塞着软糕,囫囵着说,等他长大,定要比自己的佩刀,不,要比大哥的佩刀还要高。

又是几轮春秋,小九儿每日去校场练武,风雨无阻。他一直都是个认真的孩子,或许在那小团子的心里,每次回家来,都能等到姐姐的软糕。

 

可是啊,容音出嫁了,出嫁之后再不能常常见面,因为那高高在上的姐夫,是皇上。

为天下之母是何等的荣光,所有人都在庆祝这桩婚事,只有小九儿有点难过,可是姐姐大婚啊,他怎么能这时候出来破坏气氛。九儿打着精神送姐姐风风光光的礼成,举国同庆。夜深人静时,他却灌了自己一壶酒。

 

姐姐,听说宫中有很多危险,你一个人会不会想家啊,会不会想我啊。姐姐,你一定要等等我啊。

 

男孩子身高拔节总是很快,再次见到容音时,那记忆中的奶团子竟比姐姐还要高出一头,摇身一变成了蓝翎侍卫,带着那把佩刀,潇洒又帅气。

他依然像小时候跑进姐姐房间那样欢脱着跑进长春宫,想抱住姐姐讨块软糕吃,想告诉她这几年发生了好多事,想让她看看自己长得好高好高,比两把佩刀垒起来都要高,想问问姐姐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念他,还想告诉姐姐,他来了,他来保护她了。

他冲进宫门,又跑到姐姐身边,却猛然想起如今的身份差别。看着日思夜想的阿姊,后退一步,俯身一拜。

“奴才傅恒,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容音听说过宫里新来了一批侍卫,却没想到弟弟在这一行中。现在见他行如此大礼,忙唤他平身,拉进身前的木凳上坐下,细细查看他的眉眼。

五官长开了,脸上还有一点奶肥没退下去,笑起来真好看,不论日后啊会娶哪家的姑娘,这模样都是俊俏至极。

容音知道他贪嘴,忙差了下人去拿一些糕点出来。傅恒憋了一肚子话要说,坐在姐姐身边叨叨个不停,一边吃一边说,和当年练完功回来吃东西的小团子没两样。容音听着他絮絮叨叨,漫无目的地想着,再过几年,他便是富察家的大英雄了。

傅恒吃得急,又要说话,一不小心呛了一口,咳个不停。容音给他倒了杯茶,一边拍他的背顺气,一边嗔怪他,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傅恒咳出了眼泪,拉着姐姐哼哼唧唧,姐姐啊你看我想你都想得哭出来了,你就别数落我了。一边说还一边偷瞄姐姐,圆眼睛骨碌碌的转。

容音拿他没办法,只能认命似的叹了一口气,继续听他讲什么傅恒大战一百侍卫拔得头筹之类的故事,一边听还要一边附和他,我们傅恒真厉害,我们傅恒肯定能成为大英雄。

“你来这里当差做什么?”容音问他。

“我来陪陪你。”傅恒狡黠地一笑,又吞下一块糕点,“姐姐的糕点最好吃了。”

“我看你就是贪嘴,来我这里蹭吃的罢了。”容音捏了捏他脸上还没褪下的奶肥。

“诶呀,怎么这么快就被姐姐识破了,姐姐好聪明!”

那个时候傅恒想,就算宫里当差什么都不好,但姐姐好,那便是最好了。

 

可是后来,她没能等到他成为大英雄,便提前去陪那两个孩儿了。而傅恒,身中瘴气之毒亦督军阵前,立下赫赫军功,在战场上去寻她了。

姐姐,九泉之下莫要嫌我,我又来陪你啦,你别难过。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六)

*唉,我又失眠了。


*各种不开森。


其实,对于乾隆而言,他觉得自己的做法并没有任何问题,他就是觉得魏璎珞配不上傅恒,甚至害得皇后都不搭理他了,越想越不忿,他恨恨地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掀到了地上。


魏璎珞此时却一脸不悦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傅恒:"少爷,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动不动惹皇上不悦,结果呢?你害得全府的人为你担心。"


傅恒支吾道:"我没事,我练武的时候……"


璎珞却截过话头:"你别提你练武啥啥的,我知道我一个小女子比不上你这个御前侍卫,但是,你不传个消息回来,你叫我们怎么放下心来?"


她只觉鼻子微酸:...

*唉,我又失眠了。


*各种不开森。


其实,对于乾隆而言,他觉得自己的做法并没有任何问题,他就是觉得魏璎珞配不上傅恒,甚至害得皇后都不搭理他了,越想越不忿,他恨恨地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掀到了地上。


魏璎珞此时却一脸不悦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傅恒:"少爷,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动不动惹皇上不悦,结果呢?你害得全府的人为你担心。"


傅恒支吾道:"我没事,我练武的时候……"


璎珞却截过话头:"你别提你练武啥啥的,我知道我一个小女子比不上你这个御前侍卫,但是,你不传个消息回来,你叫我们怎么放下心来?"


她只觉鼻子微酸:"你知不知道,昨日我与秋怡,青莲就站在府门口,一直等着,就这么一直等你等到了亥时,却什么都没等来,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傅恒心下一酸,他握着璎珞的小手:"对不起,是我不好。"


璎珞见他眼底满是倦容,也是一阵抽疼:"罢了,我现在也不好怪你,毕竟你也难受,也不想这样。"


她轻轻道:"我知道你尊敬你姐夫,可是你认他,我可不认。"抬眸望了一眼正要说话的傅恒,她轻声道:"什么都不必说了,他从未让过他身边的人好过过,少爷,你歇会儿吧。"


傅恒已经沉沉睡去了,璎珞守在一旁,长长一叹,摸摸他的脸,忽而想到什么,转身跑了出去。


"少夫人,你……"秋怡见着璎珞出来,正要开口,便被璎珞用食指抵住唇,随即冲里面努努嘴:"嘘,他正在睡,不要吵醒他,也不要让人进去了。"


秋怡低声应了声是,又问了句:"那你这是去做什么?"


"厨房。"璎珞神秘一笑。


待到傅恒再醒之时,就见着璎珞坐在桌边,旁边放着一个食盒,看他醒来,冲他抿嘴一笑。


"少爷,你终于醒了。"她说着,将食盒里的东西放到床边的桌上,"得亏现在天热,不然早凉了。"


"这什么汤呀?"傅恒奇道。


"猪脚汤。"璎珞调皮地眨眨眼。


"啊?"傅恒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璎珞最爱做甜汤,哪曾做过猪脚汤呀?


"怎么?你不喜欢?"璎珞一挑眉,"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你这跪了那么长时间,腿上肯定受了伤,不好好补补怎么能行?"


"……"傅恒咽了口唾沫,"这……"


"哎呀,你快喝吧,别一脸苦相了,我特意挑了两个又肥又大的猪蹄,保证可以补回来。"


傅恒一脸黑线,蹙眉看了眼那碗汤。确实还挺香的。


璎珞细细打量了一番傅恒的表情,忽而做出一副泫然欲泣模样:"少爷,你嫌弃是不是?"


傅恒赶紧摇头:"没,没有,怎么可能?"


"哼!少爷,你分明就是嫌弃。"璎珞泪眼汪汪,"亏我为了做汤,把手给烫红了一片呢。"


"什么?"傅恒立马一把抓住璎珞的小手,上下检查着,"怎么这么不小心?上过药没有?"


"一时忘了。"


"天,这也能忘?"傅恒就要下床,"我去给你拿药。"


"别别别,我去我去。"璎珞起身去拿药膏,却不忘叮嘱道,"一定要把汤给喝了,听到没?"


傅恒没法,只能深吸一口气,往嘴里送了一口。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五)

*发完了就去做作业,再见。


*为何要我写那个?嘤嘤嘤。


因为身旁没了傅恒,璎珞醒的极早,见窗外已经蒙蒙亮了,便坐起身来。


"少夫人醒的怎么这么早呢?"青莲走到璎珞身边,"少夫人多休息一会吧,毕竟身子才刚好。"


璎珞声音低低的:"睡不着。"她坐到镜前,"你给我梳妆,我要进宫见少爷。"


青莲无奈,只为璎珞梳洗好,看着璎珞越走越远。


璎珞一进宫,便直往侍卫处而去。


"富察少夫人,你来得可真早呀。"海兰察见着魏璎珞,赶紧迎上前。


魏璎珞伸头向里面探了探:"...

*发完了就去做作业,再见。


*为何要我写那个?嘤嘤嘤。


因为身旁没了傅恒,璎珞醒的极早,见窗外已经蒙蒙亮了,便坐起身来。


"少夫人醒的怎么这么早呢?"青莲走到璎珞身边,"少夫人多休息一会吧,毕竟身子才刚好。"


璎珞声音低低的:"睡不着。"她坐到镜前,"你给我梳妆,我要进宫见少爷。"


青莲无奈,只为璎珞梳洗好,看着璎珞越走越远。


璎珞一进宫,便直往侍卫处而去。


"富察少夫人,你来得可真早呀。"海兰察见着魏璎珞,赶紧迎上前。


魏璎珞伸头向里面探了探:"傅恒呢?"


海兰察道:"傅恒这几日都没来侍卫处,昨日他去了乾清宫,然后听说皇上叫他一直跪着。哎,你说这傅恒,好歹是皇后娘娘的胞弟呀,皇上也狠得下心来。"


璎珞却问着:"皇后娘娘知道了吗?"


海兰察想了想:"皇后娘娘这几日与皇上怄气呢,应该也是知道的。"


璎珞点点头:"这就好了,我先走了。"


她转过身,便奔了出去。


京城的夏日十分炎热,下午的阳光更是毒辣,璎珞不知傅恒是怎么跪下去的,只疾步往乾清宫赶去。


"少爷!"璎珞见着傅恒的身影便开始不住地掉眼泪,她一下子跪在他身旁,开始拿帕子去拭他额上的汗珠。


"璎珞,"傅恒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赶紧起来,怎可跪着?"他想起身扶她起来,却发现想起来也并非易事。


璎珞见傅恒这般,眼泪早就止不住了,只不住地从眼眶中滚落。


"璎珞,不哭,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傅恒最是见不得璎珞掉眼泪。


"……"璎珞肩膀微颤,傅恒越劝,她哭的越凶。


"璎珞,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傅恒无奈地劝着,随即将目光移向璎珞那隆起的肚子,"哎,你先起来,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吧。"


璎珞听罢,慢慢起身,站到傅恒身边,为他挡住灼人的阳光。


却见一个明黄色的衣角闪过,璎珞赶紧下跪行礼,略一抬眸,便见着了皇上讽刺似的看了傅恒一眼,登时什么也不顾了,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衣角已被傅恒悄悄拉住了。


她愤愤不平地趁乾隆没注意之时翻了个白眼,接着将手慢慢覆在了傅恒手上。


乾隆忽然回了头,看着璎珞的眉眼里满是嘲弄:"哟,少夫人得知消息得知得真快。"


璎珞冷了声线:"皇上,你那般高高在上,能不能放过奴才?非要等到皇后娘娘过来你才肯放过奴才吗?"


提到皇后,乾隆的眼色略略柔和了几分,想了近日来不愿搭理他的容音,又看看璎珞,刚要说话,就听一太监禀报道:"皇后娘娘驾到——"


容音瞪了乾隆一眼,随后看向傅恒璎珞:"你们赶紧起来吧,璎珞,你还怀着孩子,怎可这般下跪?"


两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容音颇为心疼地看着他俩:"回府多歇息一下吧。"


看着相互扶持的人儿愈来愈远,容音有些失神,随后回头冲着乾隆行了一礼:"臣妾参见皇上。"


"容音……"乾隆慢慢地走了过去。


"皇上,璎珞有一句话说得对极了,您这般高高在上,为何要偏偏与他们过不去呢?"皇后的眼神飘过乾隆,"皇上还有什么事吗?若是没有,臣妾告退。"


乾隆登时怔住了,直到看到皇后越来越远才叹口气——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四)

*我感觉这章的少爷挺帅。


*唉,我想骂人,我讨厌作业。


*明天应该还会有吧。


乾隆批奏折批到了深夜,傅恒也就这般跪到了深夜。 


李玉终于忍不住了,指指外面:"皇上,富察侍卫,还跪着呢。"


乾隆颇有些不耐:"宣他进来。"


看着一脸恭谨的傅恒,乾隆只觉烦闷,走到傅恒面前:"说,你这几日在府里做什么?"


傅恒深深一揖:"回皇上,奴才这几日在府里静思己过。"


乾隆冷笑:"哦?你何错之有?"


傅恒低着头:"奴才身为御前侍卫,却未能尽...

*我感觉这章的少爷挺帅。


*唉,我想骂人,我讨厌作业。


*明天应该还会有吧。


乾隆批奏折批到了深夜,傅恒也就这般跪到了深夜。 


李玉终于忍不住了,指指外面:"皇上,富察侍卫,还跪着呢。"


乾隆颇有些不耐:"宣他进来。"


看着一脸恭谨的傅恒,乾隆只觉烦闷,走到傅恒面前:"说,你这几日在府里做什么?"


傅恒深深一揖:"回皇上,奴才这几日在府里静思己过。"


乾隆冷笑:"哦?你何错之有?"


傅恒低着头:"奴才身为御前侍卫,却未能尽好奴才的分内之事,实在愧对圣上,因此日日在府中闭门思过。"


乾隆笑笑:"亏你还知道自己有错,那你告诉朕,你这几日为何不进宫当值了?"


傅恒恭敬道:"奴才恐难任御前侍卫之值。"


乾隆气道:"富察傅恒,你告诉朕,这是什么意思?"


傅恒低着头:"皇上是真龙天子,奴才行走御前,当尽力保护好皇上。可是,奴才却连奴才身边之人都保护不好,又如何去保护皇上?奴才因此日日在府里闭门思过。"


"你……"乾隆听了这话,登时气得不行,"富察傅恒,你胆子不小了!竟敢公然指责朕?!"


傅恒仍旧一脸恭谨:"奴才不敢,只是奴才想着奴才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更遑论圣上了,奴才只是在自责罢了。"


乾隆气愤不已,指着傅恒气道:"不敢?朕看你敢得很!你以为朕不会罚你吗?朕看你简直被那女子迷了心智,朕要马上将她找来……"


傅恒对着乾隆重重一磕:"皇上圣明,所有的一切,皆是奴才一人之过,与璎珞无半分关系,还请皇上明察。"


乾隆蹙眉沉思片刻:"那日,朕给了你夫人两个选择,今日,朕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便是娶乌雅家的小姐为正妻,并休了魏璎珞,第二个便是一直这般跪着,直到朕满意为止。"


傅恒心下一紧,随后重重一叩:"奴才遵命,奴才定会跪到皇上满意为止。"


"那就別碍朕的眼,赶紧给朕滚出去跪着。"乾隆转了身子,往回走去。


富察府正大门,弯弯的月牙斜斜地挂在墨黑色的空中,一个年轻的妇人站在门口,身旁站着两个丫头,不住地为其摇着扇子,而妇人,也时不时地用帕子拭着额上的薄汗。


"少夫人,还是回去吧。在屋里等也是一样的。"一丫头劝着。


那少夫人可不正是魏璎珞吗?而身边的两个丫头,便是秋怡与青莲了。


璎珞望着皇城方向:"怎么一样得了?在屋里等,我就心慌得不行,我在外面感觉就要好些。"


"可,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亥时了。"秋怡劝着。


"是呀,亥时了,也该回来了。"璎珞长长一叹,"可他人呢?"


"少夫人,兴许少爷去看了皇后娘娘,在那多待了会儿。"青莲劝着。


"可他不会待那么久的,就算是有了事不能马上回来,也会派人传个信儿的。"她越想越不妙,"坏了!他肯定得罪皇上了。"


秋怡赶紧劝道:"少夫人莫慌,少爷再怎么说也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皇上看在皇后娘娘的面上也不会体罚少爷的。"


璎珞叹道:"我知道呀,可我,就是觉得心慌呀。"她蹙眉摇摇头,"罢了,回去吧。"


秋怡,青莲扶着璎珞回了府,璎珞辗转反侧,心底是越发担心傅恒,不知过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三)

*英语课上学了几个词,比较适合描写猪蹄,disrespectful,ungrateful,selfish。


*我现在是冒着掉粉的危险发呀。


*好冷呀,大家注意保暖啊。


乾隆自然知道自己的一番行为引发了皇后及傅恒的不悦,他无法理解:为何一向温柔娴雅的容音竟会因为一个包衣女子而不睬他?


傅恒这几日也没来当值了,乾隆心里清楚,他要陪着他的那个夫人。他内心里有些烦闷,他狠狠地折了根树枝,不就是个包衣吗?怎么所有人都替她说话?


慢慢地,他就走到了长春宫,犹豫片刻,还是迈了进去。


"娘娘,皇上来了!"明玉禀报道。


容音放下手里的笔:"...

*英语课上学了几个词,比较适合描写猪蹄,disrespectful,ungrateful,selfish。


*我现在是冒着掉粉的危险发呀。


*好冷呀,大家注意保暖啊。


乾隆自然知道自己的一番行为引发了皇后及傅恒的不悦,他无法理解:为何一向温柔娴雅的容音竟会因为一个包衣女子而不睬他?


傅恒这几日也没来当值了,乾隆心里清楚,他要陪着他的那个夫人。他内心里有些烦闷,他狠狠地折了根树枝,不就是个包衣吗?怎么所有人都替她说话?


慢慢地,他就走到了长春宫,犹豫片刻,还是迈了进去。


"娘娘,皇上来了!"明玉禀报道。


容音放下手里的笔:"告诉他,本宫身子不适,恐过了病气,就不见了。"


"皇上,娘娘说她身子不适就不见皇上了,皇上回去吧。"明玉冲皇上福了一礼。


乾隆听罢,脸色一变:"主子身子不适,为何不宣个太医?"


话音刚落,就见珍珠搀着皇后出来,皇后冲乾隆垂眸福礼。


"容音,赶紧起来,你我之间不必多礼。"乾隆上前扶起皇后。


"在这紫禁城中,最不能免的,便是礼数。"容音淡淡道,"皇上来做什么?"


"朕,朕,"乾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终是劝道,"你说,为了一个丫头,而坏了感情,值得吗?"


"皇上既然认为不值得,又何必来劝臣妾?臣妾觉得值得。"容音面无表情道。


"可她,她终究只是个婢女。"乾隆面容淡淡,"容音,别与朕怄气好不好?"


容音淡淡道:"可臣妾认为她不是婢女,而是臣妾的弟媳,更是永琏永琮的舅母。"顿了一下,"臣妾不敢与皇上怄气。"


皇上锲而不舍地抓住容音的衣袖:"皇后,傅恒也不来当值了,朕……"


"皇上,傅恒是臣妾最疼爱的幼弟。皇上过去也十分看重他,十五岁便封他做了蓝翎侍卫。可是,皇上却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及他的儿子,这与伤害他又有什么区别?皇上却认为自己无任何过错,是吗?有错的只是璎珞的包衣身份罢了。"


乾隆身子一僵:"容音,你……"


"皇上,臣妾担忧自己过了病气,就不前去侍奉了,臣妾告退。"说罢,容音转身回了殿内。


璎珞身子其实已经好了不少,可傅恒仍旧忧心不已,每日的滋补汤药是压根没断过。璎珞看傅恒日日陪在她身边打转,心下暖暖的,却又觉得这样不好,又无法劝他。


却不想她等来了乾隆召傅恒入宫的消息,她搅着帕子看着傅恒,不舍地握住他的衣袖,半晌才轻声叮嘱道:"不要惹皇上不悦。"


傅恒深深看她一眼,便随着小太监进了紫禁城,这回,他并没穿那棕红色的侍卫服,而是一身墨绿色的常服,就这般去了乾清宫。


"奴才给皇上请安。"傅恒行礼毕恭毕敬,他低着头,乾隆看不清他的表情。


乾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男子,也不叫他起来,随后将目光移向眼前的奏折。


傅恒一动不动,直直地看着地,这地着实有些硬,上回璎珞一下又一下地磕头,定然是很疼的吧?


"皇上……"李玉指指傅恒,"这富察侍卫……"


乾隆冷冷一哼,随即一扬手:"朕的奏折还没批完,傅恒,你去外面跪着去。"


"奴才遵命。"傅恒走出殿,对着上面书写的"乾清宫"的镀金匾额,慢慢地跪了下来。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二)

*昨日光是听到那声音,然后又哭了,唉。


*一年多了,仍旧意难平。


*就这么,我提前发了。


璎珞说完这话,微微一顿,她其实就是想冲傅恒撒撒娇的,话一出口便觉得莫名熟悉。


这话傅恒冲她说过,当时他们还未成亲,她当时只是毫无身份,也无地位的小婢女,他却是一等御前侍卫。她想着与他站在一起,却无人认可,无人接受。


那时,傅恒为了她受了伤,幸得当时他们遇上了一对好心的老夫妇,他们把他们当成了夫妇,而她,也存了这样的念想,傅恒伤势得以痊愈,而她也复了明。


那段时日可真美好呀,她常常这般想着,只有在那时,两人是无忧的。


傅恒显然是看出了她的所想,嘴角一勾:"...

*昨日光是听到那声音,然后又哭了,唉。


*一年多了,仍旧意难平。


*就这么,我提前发了。


璎珞说完这话,微微一顿,她其实就是想冲傅恒撒撒娇的,话一出口便觉得莫名熟悉。


这话傅恒冲她说过,当时他们还未成亲,她当时只是毫无身份,也无地位的小婢女,他却是一等御前侍卫。她想着与他站在一起,却无人认可,无人接受。


那时,傅恒为了她受了伤,幸得当时他们遇上了一对好心的老夫妇,他们把他们当成了夫妇,而她,也存了这样的念想,傅恒伤势得以痊愈,而她也复了明。


那段时日可真美好呀,她常常这般想着,只有在那时,两人是无忧的。


傅恒显然是看出了她的所想,嘴角一勾:"既如此,我喂你。"


璎珞俏脸一红,手指拨弄着被角,她想起那日傅恒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那句"烫了",心下一动,却发现傅恒对着小勺轻轻吹了一下,才送到她嘴边。


好吧,那句"烫了"她算是不用说了。


药入了口,暖暖的,不得不说,这样真的挺好的。她眼珠一转,随即苦着脸:"还是烫了。"


谁想傅恒连吹都不吹了,只接将药喂到她嘴里:"大夫说你是易寒体质,不可吃过凉的东西。"


"这是过凉?"璎珞瞪他一眼,"这都过烫了!"


"吃热食不会有坏处的。"傅恒看着她,"你出一层汗,应该就不会发热了。"


璎珞眼眶微红:"我…我你干脆叫我病着算了……"


"千万别,你病了累的人是我,你可放过我吧。"傅恒咧咧嘴。


"每次你一生病,我就被你折腾得自己快要病了。"傅恒有意逗她。


"所以我走了你就会轻松多了吧。"璎珞盯着傅恒,"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皇上,为什么会如此讨厌我?"


"……"傅恒愣住了。


"我的出身?亦或是皇上想把哪个贵人的女儿指给你?因为你与他约定,我怀了身孕,他就不给你赐婚了,所以他才会给我赐瓶堕胎药。"璎珞声音淡淡,似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半分关系的事。


傅恒心下一震,张张嘴:"璎珞,听我说……"


璎珞却笑了:"少爷,你娶谁我都不反对。"


傅恒摸摸璎珞的小脸:"璎珞,听我说,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娶。"


他顿了顿:"璎珞,我一直尊他为大哥,他一直也对我很好,可我不理解,他为何要这般做?"


璎珞撩撩耳边的碎发:"少爷,你可不要揣测圣意呀。"随即一本正经道,"少爷,听我说,这几日你入宫,就不要惹皇上不悦了,能避着就避着。"


"我这段时间不进宫了,过段时间再去。"傅恒抿抿嘴,"璎珞,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就算你劝我,我也不会去。"


璎珞抬头,她是真的打算劝傅恒,可傅恒却一眼看出了她想说的话。她咽了口唾沫:"少爷,你这人也是挺倔的,我也不会劝你,只是姐姐……"


傅恒叹口气:"姐姐知道了,她听说那事后,与皇上大吵一架,随后叫我回了府。"


他愣了片刻:"璎珞,姐姐说,我们一定会比她幸福。"


璎珞怔住了:"我们很幸福,至少我觉得很幸福,不过等到小家伙降生了,定然会更加幸福的。"


傅恒将碗递到她手上:"璎珞,我们都不能负了姐姐的愿,你不要把我推给别人了,也不要说什么离开我之类的话了。"


璎珞对上傅恒的眼睛,重重地点头:"好,我答应你。"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一)

*啊啊啊!有心理阴影了。


*友情提示一下,大猪蹄子又双叒叕要……嘿嘿😃,自行想象。


*下一章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更。


魏璎珞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姐姐抚摸着她的发辫,温柔道:"璎珞,听话,待姐姐飞黄腾达后,便给你个女官做做,这样,就没人欺负你了。"


梦里,傅恒睁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深情地看着她:"璎珞,我心悦你,我要娶你,你一定会成为我富察傅恒的正妻。"


她红着脸,娇羞地应着:"少爷,我也喜欢你,你温柔,体贴,有学识,有修养,又处处待我好,我爱你。"


梦里,容音皇后微笑地看着她:"...

*啊啊啊!有心理阴影了。


*友情提示一下,大猪蹄子又双叒叕要……嘿嘿😃,自行想象。


*下一章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更。


魏璎珞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姐姐抚摸着她的发辫,温柔道:"璎珞,听话,待姐姐飞黄腾达后,便给你个女官做做,这样,就没人欺负你了。"


梦里,傅恒睁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深情地看着她:"璎珞,我心悦你,我要娶你,你一定会成为我富察傅恒的正妻。"


她红着脸,娇羞地应着:"少爷,我也喜欢你,你温柔,体贴,有学识,有修养,又处处待我好,我爱你。"


梦里,容音皇后微笑地看着她:"璎珞,你既然嫁于了傅恒,便随他,唤本宫一声姐姐吧。"


梦里,她抚着已经明显隆起的腹部,与傅恒商议着:"以后,你负责绵安的武,我便负责绵安的文。"


梦里,漫天的烟花照亮了她的眼,也照亮了她的心,她兴奋地指给傅恒看,傅恒抱着她,对着她轻轻道:"璎珞,我们互相守着好不好?"


梦里,老夫人轻轻拍着她的手:"璎珞,我内心里偏疼你,你放心,额娘永远不会厌了你的。"


梦里,傅恒握住她的手:"璎珞,我是永远也不会纳三妻四妾的,你又有身孕了。"


果然还是梦里好呀,怨不得有人但愿长醉不愿醒。


忽而,画风一转,自己恍若来到了养心殿,乾隆死死地瞪着她,身后的太监捧着托盘,她听到乾隆冷冷吩咐道:"动手。"


随后,一个太监尝试着将药灌到她嘴里,她想嚷,却深知自己不能这样,她紧闭着嘴,不让药灌进去半分。


乾隆抬手示意太监退下,她摆脱挣脱,头一下又一下地磕在冰冷的石板上:"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朕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便是喝下这堕胎药,第二个,便承认你与傅恒成亲只是为了贪慕荣华富贵,你根本就不爱他。然后,就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乾隆冷冷地看着她。


她梨花带雨地哭着:"奴,奴才选第二个,奴才知错……"


"不要…不要……"她使劲摇着头,声音里满是哭腔,"我不要离开他…我爱他……"


她猛地睁开眼,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她脑子里乱作一团,只楞楞地看着屋里的人。


"璎珞,"傅恒握着璎珞的手,"起来了就把药喝了吧,方才我们想帮你喂药,可你嘴巴闭得紧紧的,现在既然醒了,就把药给喝了,你还在发热。"


璎珞看眉头紧蹙,知他一直在为自己烦忧,心下一抽,随即抿嘴一笑:"少爷,璎珞这怀着身孕呢,动作着实不大方便,你说是不是呀?"


傅恒看着璎珞的笑脸,竟不安起来,他作为她的丈夫,又怎会看不出她是在强颜欢笑。他也露出笑容,手慢慢伸向璎珞的肚子:"我说你呀,不就是凸出来了一点吗?怎么就不方便了?"


璎珞扁着小嘴:"你又不带着他,怎会知道方不方便?我带着,就觉得很不方便。"


她直直盯着那碗药,皱着眉:"我才不喝这东西呢,苦死了。"


傅恒一听便急了:"璎珞,你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你都要做额娘了呀。"


"你……"璎珞本想听他哄哄她,却听他说自己是在耍小孩子脾气,不禁脱口而出,"你夫人怀着孕,不方便抬手,也不爱吃苦东西,还望富察侍卫屈尊照顾。"


甫一听到这话,傅恒终是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九十)

*以后我没课的时候更,再就是心情好的时候更,可以吧?


*这文感觉又臭又长,有些嫌弃,唉。


傅恒不打算过去了,既然她想哭,他知道,在他面前,她也会故作坚强。他也希望,她可以痛痛快快大哭一场,他便在不远处守着她。


忽然。哭声被一阵呻吟声所取代,傅恒赶到床榻边时,便见着了面色苍白,额上浸着冷汗的魏璎珞。


"璎珞,你怎么了?"他急了。


"肚子……"璎珞声音低低的。


傅恒登时明白了什么,他松开握住璎珞的手:"我,这就去找大夫。"


璎珞痛得意识渐渐模糊了,她脑海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孩子,她在怕……她怕傅恒真的...

*以后我没课的时候更,再就是心情好的时候更,可以吧?


*这文感觉又臭又长,有些嫌弃,唉。


傅恒不打算过去了,既然她想哭,他知道,在他面前,她也会故作坚强。他也希望,她可以痛痛快快大哭一场,他便在不远处守着她。


忽然。哭声被一阵呻吟声所取代,傅恒赶到床榻边时,便见着了面色苍白,额上浸着冷汗的魏璎珞。


"璎珞,你怎么了?"他急了。


"肚子……"璎珞声音低低的。


傅恒登时明白了什么,他松开握住璎珞的手:"我,这就去找大夫。"


璎珞痛得意识渐渐模糊了,她脑海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孩子,她在怕……她怕傅恒真的决绝地离去,怕她又一次失去孩子,她还怕……


残存的一点意识使得她一把揪住傅恒的衣角:"不,不要走……"


傅恒慢慢坐下,将娇小的女子搂入怀里,随即吩咐下人去请大夫。


璎珞腹部的痛感愈发强烈,她很累,头很晕,但她强睁着眼睛,她不能睡,她怕自己睡一觉,她又要失去她的孩子了。


现在真好,虽然身上难受,但境况却是好的。傅恒抱着她,她可以感受到腹部的隆起,确实是好事。


"少爷,少夫人只是忧郁过度,动了胎气罢了,少夫人还是不要大喜大悲为妙。"大夫慢斯条理道。


还好,他还在……


璎珞登时放下心来,一切还好,孩子还好好地呆在自己肚子里,他不会没。


"璎珞,你先睡吧,大夫说了孩子没事。"傅恒温声道。


"疼…睡不着……"璎珞声音软软的。


傅恒看着苍白无力的璎珞,恨不得替她去疼,只强耐心疼,温声说道:"璎珞,你先躺好,到时候把安胎药喝了,会好的。"


她昏昏沉沉地躺下,极难抵御腹部的疼痛,也不知过了多久,便见着青莲端着碗进来。


温热的药下了肚,确实感觉好受不少。她躺在榻上,已经有些迷糊了,忽然猛地睁开眼。


"怎么了?"傅恒有些讶异地看向她。


"少爷,我不想走。我说的话,不是真的,若是有来生,我希望我们仍然可以相遇。"


少女的话轻轻的,傅恒看着小心翼翼的她,微微一笑:"哦?那你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吗?"


"少爷,那,那个……"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傅恒轻笑着。


璎珞弯起嘴角:"少爷,璎珞不会轻易说‘爱你’的。其实,心悦也并不一定就是爱,我说过这话,我不会忘。"


"好了,我知道了。"傅恒吻吻她的脸,"小骗子,老天会看到你对我存的真心的。"


璎珞慢慢睡去了,傅恒伸手拭了拭她的额头。


情况还是不太好,她还在发热。傅恒心中五味杂陈,他一直尊敬他的姐夫,那个高高在上的人,而这人,也确实把他当成亲弟弟看待,可他,为何偏偏要与璎珞过不去呢?


"少爷,吃些东西吧。"秋怡端着碗进来,"你自回来后就没吃东西,若是少夫人知道了,势必要心疼了,就吃了吧。"


傅恒忧心璎珞:"秋怡,你也为少夫人准备些吧。"


秋怡笑笑:"这自然是准备了的,少爷就不必忧心了,只是我想知道,少夫人究竟遇到了什么?"


傅恒深吸一口气:"极不好的事情罢了。"


秋怡想了想,忽然直直地跪了下来:"少爷,你心底爱重少夫人,自然是好的。可少夫人毕竟出身不高,她说你是最好的男人,所以她很自卑,这我也是看得到的。我希望,璎珞姐姐可以一直快乐下去。所以我要告诉你一句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并不一定正确,有时候,耳听为实,眼见为虚。"


傅恒听罢,沉吟片刻,方开口道:"好了,我知道了。不管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还是眼见为虚,耳听为实,我都会一直爱着她,这点,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


少年神色坚定,眼底满满的皆是深情。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九)

*其实发现我写的东东大同小异,你们还会看吗?嗯,我指的是下篇。


*唉,因为寝室的放延禧,所以我特想在下一篇里死命发糖,嘿嘿。


*发现自己对掉粉已经佛了。


傅恒刚走出养心殿,就见着一个宫人冲他福礼:"富察侍卫,皇后娘娘叫你去趟长春宫。"


傅恒微微点头,便入了长春宫。


"傅恒,你可知皇上究竟做了什么事吗?"容音屏退众人,独独留下傅恒。


"臣弟并不全知。"傅恒回道,"只从璎珞的言行里了解个大概。"


皇后叹口气:"皇上把璎珞招入养心殿,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让她喝下...

*其实发现我写的东东大同小异,你们还会看吗?嗯,我指的是下篇。


*唉,因为寝室的放延禧,所以我特想在下一篇里死命发糖,嘿嘿。


*发现自己对掉粉已经佛了。


傅恒刚走出养心殿,就见着一个宫人冲他福礼:"富察侍卫,皇后娘娘叫你去趟长春宫。"


傅恒微微点头,便入了长春宫。


"傅恒,你可知皇上究竟做了什么事吗?"容音屏退众人,独独留下傅恒。


"臣弟并不全知。"傅恒回道,"只从璎珞的言行里了解个大概。"


皇后叹口气:"皇上把璎珞招入养心殿,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让她喝下堕胎药,第二个便是让她承认她与你成亲只是贪慕荣华富贵,然后离开你。"


傅恒顿时明白了,若是她喝下堕胎药,自己势必要纳三妻四妾,而最痛苦的便是璎珞,会再一次害死他们的骨肉。所以她,选择了第二个——离开他,进而保住自己的孩子。


傅恒心下一涩:他又没护好她,从养心殿到长春宫,她走得该是有多艰难。她面临的是永远离开他,难怪一看到他,她便毫无顾忌地扑到他怀里痛哭流涕。傅恒鼻子发酸,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她额上的伤也就有了解释,她为了不喝药,努力磕头求饶,额上才会出血。


皇后看着自己的幼弟,柔柔一叹:"傅恒,你先回府吧,这段时间,多陪陪璎珞。"


她顿了顿:"你既然爱她,就不必急着入宫了。你们,定然会比我幸福的。"


傅恒拱拱手,便退下了。


富察府的内院很静,那个娇俏可爱的女子,这回没有笑着出来迎他。


他急急忙忙地奔入房中,一把拉住秋怡:"璎珞怎样?"


秋怡眼眶通红:"少夫人只不住地念叨着‘不要,不要’的,方才忽然烧起来了,大夫说是抑郁过度,现在正在煎药呢。"


傅恒紧紧地抿着唇,随着秋怡一起步入房中,就见着璎珞小脸苍白,不住地出着冷汗。


"璎珞……"他心下大恸,一把握住她的手。


他眼眶微润,在璎珞手上印下一吻:"对不起,我又食言了。"


"少爷,你给少夫人喂点水吧。"青莲将一杯茶塞到傅恒手中。


傅恒接过茶,刚将其放到璎珞嘴边就发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小手握住:"少爷……"


"璎珞,你醒了,可是真能睡呀。来,喝点水。"傅恒笑着,将杯子递到魏璎珞面前。


"我……"璎珞感觉迷迷糊糊的,忽的想到什么,冷声道,"端下去。"


"璎珞?"


看着一直忙活着的侍从,璎珞冷声吩咐着:"都下去。"


"少夫人?"众人的手一滞。


"怎么?我命令不了你们了?"众人何曾见过璎珞端出架子,只福了礼,匆匆退下。


"璎珞?"傅恒看着她,她的眼神有些陌生,让他没来由地觉得心慌。


"怎么了?"璎珞挤出一个甜腻的笑容,"少爷有事吗?"


"我……"傅恒顿了顿,"皇上逼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哦,可璎珞胆子小,不敢欺君,所有的话,皆是实话。对不起,我骗了你,不过自打我姐姐死后,我就只对有用之人献殷勤。大人,你放了我吧。"璎珞声音很轻,但也很重,重重地压在了两人的心头。


傅恒这回却没揭穿她,他也说不上这是为什么。只放下杯子,慢慢出了房。


又是这般,那日她痴痴地目送着他离去,她当时故意背叛他,他也是这般决绝。现在,又是如此,她吸吸鼻子,眼泪便落了下来。


因为不舍,所以痛苦;因为念念不忘,所以必有回响。


傅恒没走远,透过窗户,他听到了女子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八)

*888粉,不发不行呀。


*发一章还是发两章,你们说了算吧。


直到两人走到富察府,璎珞心下似是放松,身子一软,幸得傅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璎珞,你怎么了?"


璎珞冲他摇摇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我好累,想睡会。"


傅恒扶着她进了内院,让她坐在床榻上,这才伸手摸摸她的额头:"璎珞,这里怎么出血了?疼吗?"


璎珞摇摇头:"额头不痛,可我别的地方好痛,痛到我无法呼吸了。"


"璎珞,你怎么了?"傅恒关切地对上璎珞的眼。


"我想睡觉。"...

*888粉,不发不行呀。


*发一章还是发两章,你们说了算吧。


直到两人走到富察府,璎珞心下似是放松,身子一软,幸得傅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璎珞,你怎么了?"


璎珞冲他摇摇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我好累,想睡会。"


傅恒扶着她进了内院,让她坐在床榻上,这才伸手摸摸她的额头:"璎珞,这里怎么出血了?疼吗?"


璎珞摇摇头:"额头不痛,可我别的地方好痛,痛到我无法呼吸了。"


"璎珞,你怎么了?"傅恒关切地对上璎珞的眼。


"我想睡觉。"璎珞的声音低低的。


"好,"傅恒自怀里掏出药膏,"我替你擦药,这药对外伤很有好处,你先睡吧。"


璎珞闭上眼睛,脑中徒然多了不少事,她就不该答应那小太监的。若是皇上知道她在富察府,怒火之下,定然会牵扯到魏家,甚至富察家也极难幸免。想到这,她忽然睁眼,只将傅恒吓了一跳,接着,她猛地坐起,忽然下床往外跑去。


"璎珞?"傅恒赶紧追了出去。


璎珞本就怀有身孕,自然没有傅恒跑得快,傅恒几步赶上璎珞:"璎珞,你到底怎么了?"


"如果我对你说我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攀附上富察家,以便获得荣华富贵你信吗?"


"如果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你会赶走我吧?"


璎珞话语清冷,不同的是她的眼眸中却沉浸了满满的眷恋。


"……"傅恒一时答不上话来。


璎珞看着他,眼神变了又变,她没听到他的回应,她的心满满冷了下来。


不可能!傅恒愣在那里,璎珞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她又在骗你呢,你要相信她。


璎珞眼底满满的尽是失望,她忽然觉得头又晕又疼,眼前一黑,便倒下了……


"璎珞!"


"青莲,你赶紧去请大夫。"


几个人忙作一团,请大夫的请大夫,熬汤的熬汤。傅恒坐在魏璎珞旁边,握住她的手:"那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我说过,我只信你的一片真心。"


他料定魏璎珞在宫里遇了事,他得入宫,去替她解决好一切,让她平安无虞。


他嘱咐秋怡好好照顾璎珞,便入了宫。哪知待到他去了长春宫,这才知道皇后已经去了养心殿,还吩咐他最好也去一趟。


傅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疾步前往养心殿,就看见怒气冲冲的皇后。


印象里,姐姐似乎还从未生过这般大的气,皇后一字一顿:"所以你就要逼着璎珞吗?我不知她哪里得罪你了?皇上,你知道我的愿望吗?我只愿我的弟弟弟妹能够幸福下去,至少比我幸福,可你呢?"她脸色煞白,"臣妾告退。"


傅恒冲着乾隆跪下:"奴才恳求皇上,放过璎珞。"


"你……"乾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傅恒,"你夫人可承认了,她爱的并不是你,只是荣华富贵,这种女子,朕还能允许她留在你身边吗?"


"皇上,若是璎珞真如皇上所说的那般,阿玛额娘绝不会让奴才娶这么一个女子进门。奴才也定然不会爱上她,还请皇上明察。"


"朕看你们全家都被这个女子迷了心智。"乾隆怒道,"她定是给你施了什么苦肉计了,她就是个红颜祸水!"


傅恒目光冰冷:"看来皇上远没有奴才了解璎珞,皇上的命令,恕奴才难以遵从。只是奴才想告诉皇上,璎珞是皇上亲赐予奴才的妻子,奴才拼尽全力也要护她一世平安,宁愿抗旨也在所不惜。"


"你……"


"奴才告退。"傅恒拱手退下。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七)

*寝室的在放延禧,放的我想发文了。


*说实话,我不敢看延禧,这些天吃饭的时候也只看傅璎片段,我现在的小心脏太脆弱了。


*璎珞是唯一一个敢与乾隆顶嘴,敢欺君的,乾隆其实看上她了,然后又因为她是傅恒的妻子,看她的肚子十分碍眼,所以就想毁了她(得不到的东西往往都想毁掉,人的本性)


乾隆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李玉端上来的东西扔到她面前:"你把这个喝了。"


璎珞周身一颤,只不住地磕着:"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她慌了,是真的慌了,她知道,那个东西,应该是个堕胎药。


"皇上,您贵为一国之君,只消一句话便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寝室的在放延禧,放的我想发文了。


*说实话,我不敢看延禧,这些天吃饭的时候也只看傅璎片段,我现在的小心脏太脆弱了。


*璎珞是唯一一个敢与乾隆顶嘴,敢欺君的,乾隆其实看上她了,然后又因为她是傅恒的妻子,看她的肚子十分碍眼,所以就想毁了她(得不到的东西往往都想毁掉,人的本性)


乾隆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李玉端上来的东西扔到她面前:"你把这个喝了。"


璎珞周身一颤,只不住地磕着:"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她慌了,是真的慌了,她知道,那个东西,应该是个堕胎药。


"皇上,您贵为一国之君,只消一句话便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可奴才只求皇上不要害他——"璎珞说着,头也一下下地磕在养心殿坚硬的地板上。


额头淤青,她不管了;发髻凌乱,她也不管了;头上已渗出了血点,可她仍不去管了……


"行了!"乾隆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朕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便是将那堕胎药喝下,第二个,便是说清楚你是怎么攀附上富察傅恒的,说完后,朕会把你送得远远的,让你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一个是她最爱的人,一个是保全她的骨肉,她犹豫了,纠结了……


"你到底选哪一个?"乾隆问她。


"回皇上,奴才选第二个……"璎珞声音发颤。


"好,富察少夫人,你说说你是怎么攀附上他的?"乾隆冷冷地瞪视着。


"奴才,奴才为了引得他的注意,便故意晕倒在富察府门口,然后傅恒大人就把奴才带回去了,后来奴才故技重施,让他怜悯了奴才。后来,奴才为了能让他娶奴才为妻,便故意安排了刺客……"璎珞流着泪说出了"真相"。


"那你的孩子又是谁的?"


"不是傅恒的,我并不爱他,他却……所以奴才故意……"璎珞声音哽咽。


"好,你已经招了。"乾隆冷笑一声,"将她带出去。"


"奴才可否向皇上求个恩典,奴才想去趟长春宫,给皇后娘娘道声别。"璎珞恳求着。


"小章子,你跟着她,待她说完就把她送到西华门,得看着她离开。"乾隆下了令。


"奴才谢皇上恩典。"璎珞重重一磕。


小章子跟在璎珞身后,看着璎珞双肩颤抖,心下有些难受,他与这个少夫人的接触并不多,从几个人口里也是得知她倒是个不错的人,更何况一个小婢女又有什么能耐去买通刺客呢?思及至此,他便几步走到璎珞面前:"富察少夫人,奴才有个主意。"


小章子其实清楚,冒这个险很可能会涉及到欺君之罪,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他看着眼底多了丝光芒的璎珞,慢慢道:"少夫人先去与皇后娘娘说话,说过后便悄悄从东华门离开,赶紧回富察府,奴才也会将此事告诉给皇后娘娘的。"


璎珞狠狠地点头,直到看到长春宫便走了进去,却不想竟看到了傅恒,他不是在当值吗?


"璎珞,你跑到哪里去了?傅恒方才来看本宫,却不见你,正奇怪着呢。"皇后柔声问着。


"少爷……"璎珞已经管不得三七二十一了,扑到傅恒怀里便哭出声来,傅恒抬手揽住她。


皇后只觉奇怪,她不曾见到璎珞这般失态过,只轻声吩咐着:"傅恒,你先带璎珞回府,璎珞好歹是本宫的弟妹,她若是出了什么事,本宫会查明的。"


"少…少爷,从东华门走……"璎珞心下清楚,皇上的人估计已在西华门备好,她只能走东华门,就连神武门也不一定能走出去,所以,她也只能走东华门了。


傅恒心下满是疑惑,却仍旧来到了东华门,这儿距离富察府最远。她没说为何她今日会如此异常,他也没问。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六)

*本来想把猪蹄写好点的,可只要一想到他干的好事,瞬间(拳头握紧中……)😡😡


*所以下一章就嘿嘿啦,慢慢吊,哈哈哈😃,吊到你们催我啦


眼见着璎珞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起来,几人的心情是愈来愈好。


可是皇上,每每想到乾隆。璎珞都会打个冷颤,他每次看她,似是都要把眼珠子瞪出来。


璎珞这般想着,摸着略有隆起的腹部,在宫里的巷道里百无聊赖地走着。路过的宫人们见着她,向她行了礼,便急急忙忙退下了。


璎珞并不怨他们,宫里贵人多,事情也多,有些主子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


明黄色的圣驾停在了她面前,她跪下行礼:"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来想把猪蹄写好点的,可只要一想到他干的好事,瞬间(拳头握紧中……)😡😡


*所以下一章就嘿嘿啦,慢慢吊,哈哈哈😃,吊到你们催我啦


眼见着璎珞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起来,几人的心情是愈来愈好。


可是皇上,每每想到乾隆。璎珞都会打个冷颤,他每次看她,似是都要把眼珠子瞪出来。


璎珞这般想着,摸着略有隆起的腹部,在宫里的巷道里百无聊赖地走着。路过的宫人们见着她,向她行了礼,便急急忙忙退下了。


璎珞并不怨他们,宫里贵人多,事情也多,有些主子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


明黄色的圣驾停在了她面前,她跪下行礼:"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的动作有些艰难,乾隆却似没看到般,只狠狠地看着她。


皇上不让她起身,她也不敢起。


几人僵持在那,直到李玉低声提醒"皇上",乾隆才收回目光:"起来吧。"


璎珞起身的脚步有些踉跄,赶紧福礼道:"奴才失礼。"


"你,麻利到养心殿去。"乾隆发了话。


璎珞有些奇怪,只行礼道:"奴才遵旨。"


她觉得有些不安,她天不怕地不怕惯了,可毕竟是一国之君找她,皇上看向她的眼神,她很难忘记。


养心殿门口的侍卫们见着她,冲她福身行礼,她微微点头,说自己现在过来是奉了皇命。侍卫们面面相觑,因为皇上从未传过一个臣子夫人在养心殿等候。


璎珞呆在养心殿内,只觉心神不宁。她不自觉地抚上腹部,长长一叹,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奴才参见皇上,皇上……"她赶紧伏下身子。


"不必多礼。"皇上打断她的话,"朕叫你来,是有话要问你,朕不想看你给朕表演行礼。"


"皇上……"


"几个月了?"乾隆将目光移向璎珞的肚子。


一提起孩子,璎珞的眼底顿时多了丝温柔的光:"回皇上,已经四个月了。"


"嗯,你的目的达到了。"乾隆冷冷地看着她。


璎珞一惊,随后跪下:"奴才愚钝,不知皇上的话为何意。"


"别装了,朕已经看穿了你的心思了。"乾隆直直地瞪着她,"朕知道你这美丽皮囊下藏着的丑陋心思了。"


璎珞脚一软:"奴才不知皇上在说些什么。"


乾隆冷声道:"你为了攀附上权贵之人,可是费尽心机了。你最擅长的是苦肉计吧,将富察府的人哄得团团转。那次你受了重伤,应该也是你自导自演的结果吧。"


璎珞噗通一声跪下:"奴才冤枉,奴才对待富察侍卫的情意确确实实是真的,奴才不敢欺瞒皇上。"


"是,你是不敢欺瞒朕,不过你倒是敢欺瞒富察府众人。"乾隆冷冷一哼,"朕当时还不明白,为何所有人都会求着朕下这道婚旨,不过,朕倒是低估了你的能力。"


璎珞最怕别人质疑她对傅恒的感情,现在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奴才对傅恒,的的确确存了一片真心,皇上怎么想倒无所谓,只要奴才问心无愧便好。"


看着眼前面色怯怯的璎珞,乾隆没来由地觉着烦闷,终是对着李玉吩咐道:"端过来。"


璎珞心底徒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现在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她却觉得脊背直发凉。


"皇上,真的要做吗?"李玉有些犹豫。


"叫你去拿你就去拿!"乾隆白了他一眼。


魏璎珞脸色惨白,她对乾隆要拿的东西其实已经猜到了几分,心下一慌。她重重地开始磕头:"皇上,请您开恩呀!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五)

*这段时间心有点乱,有些同学劝我别写了,有些人劝我别发了,我告诉他们:我会发,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发。然后有时也挺纠结的。


*作为一个建筑学生,我查的主要是古代建筑资料,园林树木资料,未来说不定还会设计古典园林写在文中。


*打了这么一大段话,唉,就是心有点燥吧。


这话现在说着实不好,傅恒转过头,看着璎珞,他沉声说道:"璎珞,若是我晚些回来,你没执意迎我,又会如何?我想将那下药之人千刀万剐,却连半点线索都没有。"


他深深地看着璎珞:"魏璎珞,你怨我吧。"


"怨你什么?"璎珞抬起眼眸,"汤是我自己...

*这段时间心有点乱,有些同学劝我别写了,有些人劝我别发了,我告诉他们:我会发,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发。然后有时也挺纠结的。


*作为一个建筑学生,我查的主要是古代建筑资料,园林树木资料,未来说不定还会设计古典园林写在文中。


*打了这么一大段话,唉,就是心有点燥吧。


这话现在说着实不好,傅恒转过头,看着璎珞,他沉声说道:"璎珞,若是我晚些回来,你没执意迎我,又会如何?我想将那下药之人千刀万剐,却连半点线索都没有。"


他深深地看着璎珞:"魏璎珞,你怨我吧。"


"怨你什么?"璎珞抬起眼眸,"汤是我自己喝的,并非你逼我喝的,药也不是你下的,你自责什么?"


"你作为侍卫,当值巡逻本就是你的分内之事,若是你没做好,才是不好的。"


她轻声细语:"夫君,既然我无事,就不必想了,你来陪我说说话嘛。"


璎珞其实极少唤傅恒夫君,现在听她软软地唤自己夫君,傅恒心下一颤,搂住璎珞:"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既然还呆在府里,便是个隐患。"


"那你决定怎么查?"璎珞看向他,"正好,我指不定可以配合你一下。"


"可我感觉,中间似乎断掉了,璎珞,你……"


"你越是急,越是查不出来。这个我可是有经验了,我刚开始失明的时候,恨不得第二日就复明,可渐渐地,也就习惯了,可一直到了那日,我忽然发现,我可以看见了。万事还是不可操之过急,这还是少爷你告诉我的。"璎珞抿嘴一笑。


傅恒对上她的双目,两人相视一笑。


日子仍旧就这么安稳地前进着,璎珞也没再遇到类似事情,可她却一刻都不敢忘这些事。


"秋怡,你怎能把这么烫的茶端过去?要是烫着璎珞了呢?"


"少爷,"璎珞拿着团扇,款款走来,"我现在倒是真的看不懂少爷了,上回秋怡送的茶你嫌凉了,这回又嫌烫了,少爷的要求可真是多。"


"璎珞,"傅恒抱住璎珞,"你个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你。"


"少爷可别说我没良心。"璎珞嘟起小嘴,"我见着少爷的穗子散了,想着再为少爷打一个来着,少爷既然这么说,那我觉得也就不用了。"


璎珞狡黠地眨眨眼,掏出打了一半的穗子:"唉,可惜呀,我尽心尽力地为夫君准备东西,可夫君竟说我没良心。"


看着这个眉眼里写满了得意的少女,傅恒无奈地笑笑:"你呀,个小坏蛋,嘴上硬着,其实你比谁都要在乎我。"


璎珞一撇嘴:"哟,我现在倒不是没良心的女人了,而是坏蛋了。"


傅恒却轻笑出声,咬着璎珞的耳朵道:"你说我俩,一个坏蛋,一个臭猪蹄,倒是天生一对。"


"去——"璎珞狠狠地推开傅恒,"谁跟你天生一对?!少爷,这话太不得体了,你过去肯定不会说,你简直就是…就是一伪君子!"


秋怡见两位主子这般打情骂俏,只识趣地放下茶盏,便退了下去。


"婚前,我就是君子,若是说这般话,便是不得体。婚后,说这般话,便再得体不过了。"傅恒一本正经,"更何况,我也同你说过,我是君子,更是男人。"


"你……"璎珞一时哑口无言,她过去怎么就没发现这男人这么能说呢。这还是那个左一个"不得体",右一个"很失礼"的少爷吗?她气鼓鼓地放下团扇,"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所以你也是大猪蹄子。"


"所以说我们天生一对呀。"傅恒抱住她,接着伏下身子,璎珞小脸通红,赶紧闭上眼睛。


良久,她听见了傅恒的笑声:"原来是只纸老虎。"


"你……"璎珞气极,狠狠地踩了傅恒一脚。

云九伊儿

【傅璎/得体】一生期许(一百八十四)

*看来你们还是喜欢这个,唉。


*明天或许还有吧,看心情。


"这是你做的吗?"傅恒将汤放到那丫头面前。


"是,是的。"丫头着实吓得不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算计少夫人?!"傅恒死死地瞪着那丫头。


丫头吓了一跳:"奴才冤…冤枉呀,少夫人与奴才无冤无仇,奴才万万不敢伤害少夫人呀。"


"你……"傅恒冷冷地看着瑟瑟发抖的丫头,"那这汤里面怎会有堕胎药?"


丫鬟抖如筛糠:"奴才…只知汤做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丫头忽然把奴才唤了出去,说是有...

*看来你们还是喜欢这个,唉。


*明天或许还有吧,看心情。


"这是你做的吗?"傅恒将汤放到那丫头面前。


"是,是的。"丫头着实吓得不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算计少夫人?!"傅恒死死地瞪着那丫头。


丫头吓了一跳:"奴才冤…冤枉呀,少夫人与奴才无冤无仇,奴才万万不敢伤害少夫人呀。"


"你……"傅恒冷冷地看着瑟瑟发抖的丫头,"那这汤里面怎会有堕胎药?"


丫鬟抖如筛糠:"奴才…只知汤做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丫头忽然把奴才唤了出去,说是有人找奴才,把奴才带了出去,接着要奴才在花园里的假山边等一个人。奴才却一直没等到,于是奴才就回去了。"


"那你可还记得那丫头的样貌?"傅恒问道。


丫鬟摇摇头:"奴才,没看清呀。"


傅恒沉沉一叹,心知这丫头说得十有八九是真的,可他现在却没了线索,只能先让这丫头退下,自己则坐在了璎珞身边。


璎珞正熟睡着,傅恒的手慢慢爬到璎珞脸上,他其实知道有些人的心思,可他又该如何做才是好的。


他忽然感觉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手,就见着璎珞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少爷?"


"璎珞,你肚子还疼吗?"虽然璎珞已经服了安胎药,傅恒却还是放不下心来。


"我还好。"璎珞微微一叹,"就是不知道他……"


"他也很好。"傅恒露出笑容,"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唉,到底是谁这么想害我呢?"璎珞慢慢地下了床,"少爷,经过这事,你一定没吃东西吧,我叫青莲为你备些吃的。"


傅恒笑笑:"有了你这么一个麻烦精,我哪吃得了东西?"


他起身:"璎珞,我去一趟厨房,吩咐些事情,马上就会回来的。"


待他走出厨房时,他长舒一口气,这事应是告了一段落了吧。


璎珞此时正喝着玉米糊,她已经隐约预感到了问题应该就出现在了那乌鸡汤上,她能肯定这既不是老夫人的意思,也不是佩儿的意思,那也就只能是厨房的意思了。


一阵冷汗直直地涌了上来,她又一次差点害死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少夫人?"秋怡发现璎珞正在发呆,不禁轻声唤道。


璎珞放下碗:"秋怡,若是他有个什么,我简直愧为人母。"


"少夫人这不是没事吗?"秋怡轻声道,"方才少爷发火了,可吓人了。"


璎珞沉沉一叹:"因为那蛊汤?"


秋怡点点头:"确实,大夫说这汤里面加了堕胎药,幸得少夫人喝得少。"


璎珞没答话,放下碗,随即转过身:"你下去吧,我想睡会。"


秋怡为璎珞盖好被子,便悄悄退了下去。


"璎珞怎样了?"傅恒忽然出现在她面前。


"睡下了。"


"吃了东西吗?"傅恒关心道。


秋怡点点头。


傅恒慢慢走过去,坐到了榻上。


璎珞等着他的反应,可他却只在那安静地坐着,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这般沉默,着实叫她不好受。


"傅恒,你想与我说什么?"璎珞转过身。


傅恒沉着脸:"还好你没事。"


"少爷?"


"你且记着,我会护你一世平安的。"傅恒声音坚决,"我一定会将下药之人查出来的。"


璎珞知道,傅恒现在很气,她慢慢起身,抱住他:"少爷,我下次会注意些的。我还要感谢少爷呢,出现得那么及时,要是晚些时刻,我全部喝下去了,那才糟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