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寒烟翠

30007浏览    483参与
乔白玉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二章04)

第十二章    段落之四


贫瘠的荒野,迦陵双手缓缓捧起尘土,一点一点埋葬逝去的寒烟翠,心绪哀戚,一点一点蚕食自己即将崩毁的精神,挥之不去坼裂心神的至悲至痛,埋不尽那段令人悔恨却又无力的记忆。

寒烟翠躺在小屋之内,穴道被封,禁锢在榻,不得自由,惊慌无助,见到迦陵前来,像是黑夜之中见到光明,不再惶惶不安,更是决心毅然。

“迦陵……”

“快走……”

迦陵运功点穴,想要解开寒烟翠的禁锢,却是无能为力。寒烟翠看向迦陵,心有愧疚,但是此时此刻早已由不得她选择,唯有一途。

“没办法,这是魔王子的独门咒术,没有与他相等的根基,你解不开。”(寒...

第十二章    段落之四

 

贫瘠的荒野,迦陵双手缓缓捧起尘土,一点一点埋葬逝去的寒烟翠,心绪哀戚,一点一点蚕食自己即将崩毁的精神,挥之不去坼裂心神的至悲至痛,埋不尽那段令人悔恨却又无力的记忆。

寒烟翠躺在小屋之内,穴道被封,禁锢在榻,不得自由,惊慌无助,见到迦陵前来,像是黑夜之中见到光明,不再惶惶不安,更是决心毅然。

“迦陵……”

“快走……”

迦陵运功点穴,想要解开寒烟翠的禁锢,却是无能为力。寒烟翠看向迦陵,心有愧疚,但是此时此刻早已由不得她选择,唯有一途。

“没办法,这是魔王子的独门咒术,没有与他相等的根基,你解不开。”(寒烟翠)

“吾带你走……”(迦陵)

“不行,吾不能走,如果吾走了,吾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迦陵,吾太了解他了,他会,他是一个疯子,是恶魔,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戢武王会保护你爱的那个女人……”

“不仅仅是因为这样,迦陵,我们逃不了,他很快就会发现,在你送吾离开佛狱之前,他就会追上我们,这仍是相同的结果,迦陵,逃走是徒劳无功的事情。”

“若是不逃,你怎么办,难道你当真要让他逆伦?”

“还有一个方法,你知道的,迦陵,吾求你,我不能这样受辱。魔王子,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叛逆却不失率性的大哥,他现在是恶魔,真正的恶魔,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迦陵,吾求你。”

“你,不行,或许还有其他办法……”

狠狠握紧拳头,迦陵愤恨无语,心中泛起一阵强烈自责的压抑悲怒,寒烟翠苦苦哀求。

“对不起,吾早就知道你对吾的感情,但是一颗心只能给一个人,湘灵是吾所爱,就算此情有所偏错,但是吾心意不改,所以对不起,吾注定不能回应你这份的深情。抱歉,一直到最后,吾仍是对你这么残忍,迦陵,拜托你,绝不能让逆伦的事情发生在吾身上,吾求你。”

“你……吾不能……”

“拜托你了……”

寒烟翠颤抖地伸手拉住迦陵,落下一滴酸涩的泪水,迦陵揪心绞痛,万般不愿不忍,最终双眼一闭,断然转身,长枪落下。

“喝……”

“多谢你……迦陵……”

黑夜笼罩的荒芜原野,风声呼啸,迦陵凝视着眼前无声无息的寒烟翠,忘不了寒烟翠最后缓缓合上双眼的一幕,迦陵气血逆冲,狂意翻腾,悲愤怒嚎。

“啊,凶手,吾是凶手,吾就是……”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二章01-03)

第十二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小屋之内,寒烟翠躺在床上,功体禁锢,想动不能动,身子轻颤,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内心十分恐慌。

“呃……啊……”

穴道被封,被点穴制住的寒烟翠,困在房间之中,丝毫不能动弹,此时一道黑影走进小屋,缓缓靠近,寒烟翠惊见来者,不禁愕然一愣,顿时心念一横。

“啊……你……”


第十二章    段落之二


火宅佛狱大殿,魔王子踱步而回,依然看似漫不经心,赤睛按下心绪不宁的异样感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你倒是知道...

第十二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小屋之内,寒烟翠躺在床上,功体禁锢,想动不能动,身子轻颤,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内心十分恐慌。

“呃……啊……”

穴道被封,被点穴制住的寒烟翠,困在房间之中,丝毫不能动弹,此时一道黑影走进小屋,缓缓靠近,寒烟翠惊见来者,不禁愕然一愣,顿时心念一横。

“啊……你……”

 

 

第十二章    段落之二

 

火宅佛狱大殿,魔王子踱步而回,依然看似漫不经心,赤睛按下心绪不宁的异样感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你倒是知道回来,吾还以为,你找到了新的兴趣。”

“新的兴趣,哈,赤睛,你应该知道,吾一向都是遵守诺言的。”

“抱歉,对于你这一点,吾真的不了解,不过无所谓,你从来都不在意。”

“赤睛,吾最默契的副体,你真是十分了解吾,正是如此,所以现在办正事吧,吉时到了,今天可是吾的新婚之夜,太息公,你不给吾一点祝福吗。”

太息公眼含不甘愤恨,沉默不言,下意识地回避了目光,魔王子不屑一顾地冷笑淡言。

“嫉妒,人类最原始的心思之一,无论男女,一样沉重。”

太息公心下一惊,看了一眼魔王子,语带轻微颤音,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

“吾祝你百年好合……”(太息公)

“还有……早生贵子……”

“早生贵子……”

“很好,赤睛,你也说两句吧。”

赤睛眼皮也不眨一下,神情如常冷静,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

“希望你如愿以偿……”

“这样……只有一句……”

“希望你如愿以偿……”

“还是……只有一句……”

“吾说了两次……”

“随你……应该去看看吾美丽的新娘了……”

 

 

第十二章    段落之三

 

魔王子与赤睛来到寒烟翠的小屋外围,守护者迦陵神情沉重地从对面走来,迦陵从魔王子身边径直走了过去,正想离开,魔王子突然低沉声音喊住迦陵。

“迦陵……”

迦陵停住脚步,没有转身,只是微微侧目,冷冷地斜了一眼魔王子。

“陪吾前去小妹的新房……”

压抑心痛的情绪,迦陵心下一震,扣紧五指,犹豫了一下,勉强支撑着冷淡的神情。

“今天……不方便……”

魔王子轻轻眨了一下双眼,心思流转,扬起一抹玩世不恭的淡笑,故意言辞挑衅。

“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吾为你精心准备的日子,或者你不敢来。”

“嗯……迦陵遵命……”

迦陵硬下心来,立即转身走在前面,将魔王子与赤睛带去寒烟翠的小屋,三人一行来到门口。

“要吾替你开门吗……”(迦陵)

“替吾开门,何必呢,迦陵,这是你的好日子,吾决定了,将小妹许配给你。”(魔王子)

迦陵闻言惊愕异常,不敢置信地望向魔王子,一时茫然,魔王子走上前来,双唇带起一丝意味深长的邪笑。

“想不到吧,这是吾特地为你精心的礼物,惊喜吗,吾也是会体恤下属的人。”

魔王子说着轻轻地拍了拍迦陵的肩膀,迦陵蓦然心绪激动,身形一顿,竟然颤抖起来。

“不可能……”

“怎么会不可能呢,小翠是吾之亲小妹,难道吾真的会犯下逆伦大罪,铸上这等天理不容的大错,再说吾爱的人是剑之初,吾又怎么会与别人成婚呢。”

“剑之初……你说什么……”

“算了,你知道就可以了,吾与剑之初的感情,你是不会明白的,方才只是吾小小的玩笑,让你们惊喜的玩笑,进去吧,迦陵,这吾赠送给你的礼物,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迦陵五指紧扣,指甲嵌入血肉,手上滴出血来,魔王子见迦陵没有动静,眼神一转。

“羞怯了吗……让吾替你开门……”

魔王子一把推开屋门,只见骇然一幕,寒烟翠静静地躺在床上,唇角染血,毫无生息,地上一大滩刺眼的血迹,赤睛看得心下一怔。

“呃……嗯……”

此时赤睛感觉心中猛然一颤,骤然袭来一阵钝痛之感,惊疑地抬眼一看,只见魔王子淡然地侧过脸去,微微垂下眉眼,却是依然神情冷漠,不动声色,步履稍显缓慢地走上前去。

“小妹,小妹,你怎么死了,怎么会啊。”

魔王子看了一眼寒烟翠,一眼看出伤处是怎么造成的,暗暗瞄了一眼迦陵,沉默片刻,故作悲痛地撇过脸去,旁人看到的是毫无情绪的面容。

“台词足够悲伤,但是要注意语气,这一次,差了很多。”

赤睛虽然这么若无其事地说着,但是心里不适的感应,以及方才看见魔王子瞬间眼底不经意流露的一丝闪动,即使真假难辨,他人有所怀疑,赤睛却是很清楚,魔王子是真的伤心。

“小妹怎么会死了,迦陵,这是怎么回事。”

魔王子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迦陵,明知故问,迦陵隐忍怒恨不已的情绪,浑身轻颤,不忍直视眼前的一幕,唇角溢出鲜血。

“到底是谁,怎么忍心下这种毒手,罢了,冤冤相报,终究不得了局,吾也无意追究,迦陵,好好替吾埋葬小妹,赤睛,我们离开吧。”

冷漠无情的眼神,毫不在意的语气,魔王子很快说完了话,抬手按住额头,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心口的衣襟,发出一串沉冷的笑声,宣泄着各种情绪,似讽刺,似得意,似疯狂,更似沉痛。

“呵呵……哈哈哈哈……”

赤睛轻轻揉了一下微微泛疼的心口,看着魔王子沉笑的样子,沉默不语。

“嗯……凝渊……”

“喝……魔王子……”

迦陵极怒极悲,难以抑制痛恨之情,突然一声沉喝,长枪势转,直指魔王子。

“你,你是她的兄长,怎么可以,对她如此残忍……”

赤睛心绪蓦然一惊,正想出手,却见枪尖停在魔王子背心一寸之处,迦陵情绪激荡,握枪的手忍不住轻轻颤抖,魔王子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冷漠神情,波澜不惊,毫不在意。

“迦陵啊,爱也失去,义也失去,再失去那份仅存的愚忠,你残破的灵魂就再无信念支撑,你要对王动手,是准备背叛佛狱吗,你真要这样做吗。”

魔王子侧身一转,轻指一弹,气劲一震,挡开迦陵的长枪。

“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是你之小妹,她是你之小妹啊。”

“是啊,那又如何,血缘,一个借口,用来找寻最初的利用对象,因为帮助亲人的人也希望被亲人帮助,所以彼此利用。仔细想一想,用你微薄的智慧想一想,生下你的人又生了另一个人,与你有什么关系。”

“魔王子……”

“愤怒,愤怒是容易淹没理智的情绪,杀害小妹的人不是吾,你应该将你一身的愤怒宣泄到凶手身上,这才是复仇,懂了吗。”

“凶手……吾是凶手……”

“迦陵……你是守护者……”

迦陵身形猛地一震,脚下轻晃地后退了几步,情绪几乎崩溃,魔王子走到迦陵身边,笑着按了一下他的肩膀。

“记住……千万要替小妹报仇啊……”

不再回看悔恨不已的迦陵,魔王子走出小屋,眼角余光撇了一下身后躺着的寒烟翠,抬手轻掩唇齿,细细轻咳了两声。

“唔……咳咳……”

赤睛从魔王子身后走来,见到魔王子轻咳,感应心间泛起的微痛,十分担心。

“嗯……凝渊……”

魔王子翻开手掌,愣愣地看了一眼掌中染上的鲜红,握拳将手掩在衣袖之中,抬手擦去唇角的残留的血丝,若无其事地径直前行。

“赤睛,游戏结束了,离开吧……”

赤睛缓步跟在魔王子身后,看着前面踱步的身影,眼前倏然一下恍惚,感觉眼前的魔王子似乎轻飘飘的,越飘越远,一点都不真切。

“这,凝渊,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反常了……”

 




九歌大流氓

戢翠MV一日归期

指路B站
https://b23.tv/av76587612
剧情:
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闭关女装出门浪的玉辞心邂逅了外出做任务的寒烟翠。金风玉露一相逢。
玉辞心想到家里还有王位需要经营,于是辞别佳人。
寒烟翠挽留不住,遍寻不得一个叫玉辞心的女人。
后为了火宅佛狱的利益,寒烟翠被迫政治联姻,嫁给戢武王。
故人重逢,寒烟翠认出戢武王就是玉辞心,但戢武王并不知晓已被识破。
寒烟翠欣喜于阴差阳错得嫁所爱,且体谅玉辞心隐瞒性别背负王责的不易,两人心不照但不宣地过了一段帝后恩爱,琴瑟和鸣的日子。
然而戢武王出于父仇和杀戮碎岛的利益,并没有停下搞事的手。
寒烟翠父死国破,在杀戮碎岛盛大的凯旋告天仪式同时,...

戢翠MV一日归期

指路B站
https://b23.tv/av76587612
剧情:
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闭关女装出门浪的玉辞心邂逅了外出做任务的寒烟翠。金风玉露一相逢。
玉辞心想到家里还有王位需要经营,于是辞别佳人。
寒烟翠挽留不住,遍寻不得一个叫玉辞心的女人。
后为了火宅佛狱的利益,寒烟翠被迫政治联姻,嫁给戢武王。
故人重逢,寒烟翠认出戢武王就是玉辞心,但戢武王并不知晓已被识破。
寒烟翠欣喜于阴差阳错得嫁所爱,且体谅玉辞心隐瞒性别背负王责的不易,两人心不照但不宣地过了一段帝后恩爱,琴瑟和鸣的日子。
然而戢武王出于父仇和杀戮碎岛的利益,并没有停下搞事的手。
寒烟翠父死国破,在杀戮碎岛盛大的凯旋告天仪式同时,选择自尽。

王所谋甚大,计在长远,可红颜转瞬,命不长的人看不到。一生长命美人薄命,一日归期再无归期。                                                                              
有一玉槐,吾妻死年吾手植,无根之木,终无亭亭如盖之时。
这段故事,死了的人埋之于土,活着的人藏之于心。                                 
“这江山太难割舍,坐拥亦如揽卿身”。

Kylia

火宅佛狱—霹雳民主的象征#(滑稽)

火宅佛狱的三公会议,而且感觉咒世主刻意地维持公和侯的矛盾,确保佛狱不是一人独裁。

咒世主层亲口说想让守护者继位,发现火宅佛狱有禅让制而不一定是世袭制,后期魔王子出来召开三公会议,发现王位其实是推举制……可惜咩咩武力值太高,还是个哲学家#(你懂的)

这在霹雳多么难能可贵啊(⁎⁍̴̛ᴗ⁍̴̛⁎)

而且火宅佛狱除了咒世主的俩娃都是敬业公务员,公虽然有私心但是还是向着佛狱,侯就别说了,敬业得令人落泪,咒世主本人也是享受王的尊崇就有王的担当,不迁怒下属,定期进行自我批评与互相批评#(大拇指)

相比较而言,寒烟翠这个恋爱脑简直……佛狱之耻(☆_☆)

魔王子咩咩虽然做的事情非常之奇葩和无厘头,但是...

火宅佛狱的三公会议,而且感觉咒世主刻意地维持公和侯的矛盾,确保佛狱不是一人独裁。

咒世主层亲口说想让守护者继位,发现火宅佛狱有禅让制而不一定是世袭制,后期魔王子出来召开三公会议,发现王位其实是推举制……可惜咩咩武力值太高,还是个哲学家#(你懂的)

这在霹雳多么难能可贵啊(⁎⁍̴̛ᴗ⁍̴̛⁎)

而且火宅佛狱除了咒世主的俩娃都是敬业公务员,公虽然有私心但是还是向着佛狱,侯就别说了,敬业得令人落泪,咒世主本人也是享受王的尊崇就有王的担当,不迁怒下属,定期进行自我批评与互相批评#(大拇指)

相比较而言,寒烟翠这个恋爱脑简直……佛狱之耻(☆_☆)

魔王子咩咩虽然做的事情非常之奇葩和无厘头,但是……火宅佛狱!和平!移民!苦境!惹!!!

发现这一事实我震惊的不行……

虽然方式是解散佛狱但是对于佛狱子民来说应该是好事吧?

哲学家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火宅佛狱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人一条线,越想越有意思哎嘿

安漠霖

虽然崩了,但我依旧爱她们

虽然崩了,但我依旧爱她们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章04-05)

第十章    段落之四


小屋之中,寒烟翠正在担心,迦陵匆忙前来,神色惊慌。

“迦陵……”

“马上离开佛狱……”

“怎么了……”

“他要娶你为妻……”

“啊……这……”

寒烟翠闻言愕然一惊,直退数步,一下子跌坐在床沿。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你……”

话语未尽,传来噩梦一般的低沉声音,寒烟翠与迦陵顿时心下一凛。

“迦陵……”

魔王子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寒烟翠,赤睛跟随在后,寒烟翠立即偏过头去。

“将好消息告知小妹了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就算玩弄心性,也要适可而止。”

“吾挚爱的小妹啊,你吾将在...

第十章    段落之四

 

小屋之中,寒烟翠正在担心,迦陵匆忙前来,神色惊慌。

“迦陵……”

“马上离开佛狱……”

“怎么了……”

“他要娶你为妻……”

“啊……这……”

寒烟翠闻言愕然一惊,直退数步,一下子跌坐在床沿。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你……”

话语未尽,传来噩梦一般的低沉声音,寒烟翠与迦陵顿时心下一凛。

“迦陵……”

魔王子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寒烟翠,赤睛跟随在后,寒烟翠立即偏过头去。

“将好消息告知小妹了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就算玩弄心性,也要适可而止。”

“吾挚爱的小妹啊,你吾将在兄妹的情分上加添夫妻关系,你将会为吾诞下佛狱的未来,仅次于吾的强者。”

“这种话连说也是污秽不堪,你这个恶魔,你,你,无耻下流,道德沦丧。”

寒烟翠情绪激动,语气极之愤怒,却又隐约透出几分伤心无奈。魔王子依然毫不在意,无所谓的语气,轻慢的姿态,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有赤睛才能感应真正的情绪,心里就像扎了一根刺,副体的感应只是轻微,本体的感觉应该比副体大数十倍甚至百倍,但是魔王子还是那样随意,噙着漫不经心的邪笑。

“兄妹是一种关系,夫妻也是一种关系,这不正是亲上加亲的美事,为何一种关系会被另一层关系羁绊,小妹,你太执着了。”

魔王子步步走近,寒烟翠步步后退,又急,又恨,又怕。

“你闭嘴,吾不会让你如愿,喝。”

逆伦大事,寒烟翠虚晃一招,意图自尽,然而立即被一股无形力量制住了。

“啊……你……”

“小妹,懂得爱惜自己的人,才会懂得爱惜别人。”

魔王子上前一步,手背轻轻抚过寒烟翠的脸侧,寒烟翠气得浑身颤抖。

“你……你这只禽兽……”

“小妹啊,爱上女人的你,是否也曾经挣扎于世俗不容的眼光,心痛不堪,爱是什么,明明是需求与依赖,却被包装成纯粹无理由的伟大情操。吾配合这个世间的荒谬,作出最忠诚的表现,迦陵就没有吾这种示爱的勇气。”

魔王子看了一眼守护者迦陵,似是意有所指,迦陵愣了一下,始终没有多说什么,唯恐魔王子做出更荒唐的举动,他也不敢再说什么。

“父亲将你嫁予戢武王,他屈服于愚蠢的忠诚,他爱你吗,一个命令,就能让他放弃爱,现在他仍是屈服,他不敢反抗,他不敢带你走,不敢与吾争夺。而你,吾亲爱的小妹,你也选择屈从,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去救那个女人所爱但是对方却不爱那个女人的男人,屈从地嫁予戢武王,既然都已经付出到这般地步了,为了那个女人不受到吾这个恶魔的荼毒,那么你就同样牺牲,干脆屈从到底就好了,皆大欢喜。”

“你……荒谬……”

寒烟翠实在是精神受不了,正想咬舌自尽,却再次被魔王子制止。

“吾不是说了,别伤害自己,吾不允许。”

推开寒烟翠,魔王子随即点了寒烟翠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啊……你是疯子……”

“迦陵,既然你无意见,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去吧。”

“是……”

 

 

第十章    段落之五

 

离开寒烟翠的居所之后,魔王子与赤睛慢慢地走在林间小路,赤睛揉着自己的心口,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抬头一看,顿时惊得心跳漏了一拍。

“凝渊……”

魔王子捂着心口,直直地倒了下去,赤睛一声惊呼,急忙上前把人扶起来,按脉一探,既没有伤也没有病,但是魔王子全身冰凉,咳得衣襟软甲之上全都是血。

“凝渊……你怎么样……”

赤睛一下子心惊忧急,这时魔王子清醒了一下意识,缓了一口气,依然那样无所谓地笑着,轻声说了一句。

“赤睛……无事……带吾过去休息……”

赤睛心绪慌乱,背起魔王子,关心地询问。

“你……你究竟怎么了……”

“呵呵……吾也不知道……也许……”

“也许什么……”

“吾累了……让吾休息……”

“喂……凝渊……”

“别吵吾……剑之初……”

魔王子轻轻合上眼睛,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赤睛不舒服的感觉也消失了,算是安下心来,只是尽管早有预料,听见“剑之初”这三个字,赤睛还是心惊不已。

“看来问题的关键就是剑之初了,当年之事,剑之初无故失踪,凝渊突然狂性大发,究竟应该从哪里查起。”

 



政哥的小皇后

刚刚顺序反了,重新发。
   哎呀,原本想让魔咩咩把翠姐姐卖了的,没想到越写越神经病,唉,变成群口相声了😂😂😂

刚刚顺序反了,重新发。
   哎呀,原本想让魔咩咩把翠姐姐卖了的,没想到越写越神经病,唉,变成群口相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