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寡惊

635浏览    11参与
R. H. Felidae Athena

【翻译】天赐之礼

是否原创:翻译,已授权

作者:novoaa1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23543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T

摘要:“卡罗尔喜欢拥抱。非常喜欢。

这很好,娜塔莎想……如果不是有点令人困惑的话。”

又名:卡罗尔是有史以来最可爱最有爱的女朋友。娜塔莎不知道对此该怎么办。 一点点角色研究 / 写作。

the learning curve系列第二篇,时间线在《小狗狗的麻烦》之后


 卡罗尔喜欢拥抱。非常喜欢。...


是否原创:翻译,已授权

作者:novoaa1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23543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T

摘要:“卡罗尔喜欢拥抱。非常喜欢。

这很好,娜塔莎想……如果不是有点令人困惑的话。”

又名:卡罗尔是有史以来最可爱最有爱的女朋友。娜塔莎不知道对此该怎么办。 一点点角色研究 / 写作。

the learning curve系列第二篇,时间线在《小狗狗的麻烦》之后




 卡罗尔喜欢拥抱。非常喜欢。


 这很好,娜塔莎想……如果不是有点令人困惑的话。


 她的意思是——的确,拥抱是美好的,娜塔莎渴望拥抱。(当然,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但娜塔莎也并不愚蠢——她非常清楚“拥抱”总是“性”的代名词……至少在娜塔莎认识的大多数男男女女看来是这样。


 (当然,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目标,但仍是如此。)


 这是书中最老套的动作:目标要求她“拥抱”,她默许了(因为她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五分钟之内,就变成了在沙发上、床上亲热,或者任何他们选择参与的“拥抱”。


 (随着时间的流逝娜塔莎意识到卡罗尔并不打算很快离开,她开始想,也许她只是在她的生活中认识了许多肮脏下流的男人,这就是让她如此不安的原因。


但是仍然,这有待观察——娜塔莎依旧没有打算完全信任这个活力满满的金毛寻回犬化身。)


但是现在,在和卡罗尔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就是真的在一起的那种在一起)之后,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想了——因为卡罗尔要求拥抱时,她们就蜷缩在沙发上或者娜塔莎的床上,看起来她真正想要的只是拥抱。


而且,这并不是说他们以前没有发生过关系——不,他们绝对有。 很多次。 一次又一次。


再一次。 


但每次如此。


这令人困惑,最大的问题是,娜塔莎几乎从不会感到困惑。


卡罗尔紧紧地搂着娜塔莎,追寻着她背部柔软的曲线,脊柱下方的腰窝,却与性无关——她并不想挑起任何事情。


即便她们都赤裸着,娜塔莎跨坐在床上,她的嘴唇停在卡罗尔优雅弯曲的脖颈上,她们们身体的每一寸都紧贴在一起——卡罗尔没有抬起下巴加入吻中,没有把舌头伸进娜塔莎的嘴里,没有企图把她整个吞入腹中,没有探索和揉捏指尖下裸露的连绵肉体,没有微妙地暗示她到底想做什么。


卡罗尔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强硬——她从来没有强硬过,娜塔莎也不知道是该为此感到安慰,还是只是心神不宁。


她对娜塔莎……好过任何之前的人,总是征求她的同意,抚摸她苍白的皮肤,告诉她她是多么美丽


她没有把娜塔莎当作一个被渴望的物件,一个纯粹为了自己的性满足而使用的没有思想的玩偶,说实话,娜塔莎不清楚该对此有什么感受。


她从不让娜塔莎碰她,直到她至少让娜塔莎高潮了两次;她占有式的在娜塔莎胸部的肌肤上又咬又吮留下可以持续几天的痕迹,但对娜塔莎和克林特调笑或者和史蒂夫训练或者(偶尔)和布鲁斯在实验室花时间的事情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有着令人惊讶的支配欲,但不会过分——在众所周知的沙地上划出了一条线,这条线让娜塔莎实在困惑且晕头转向,以及有着数不清其它她不无法言说的东西。


她喜欢抱着娜塔莎,喜欢娜塔莎蜷缩在她的膝头,把脸埋在卡罗尔的脖子里;她没有碰娜塔莎,直到他们商定了一个安全词,即使娜塔莎一开始像猫头鹰般对她眨了眨眼睛,质疑是否需要一个安全词;她喜欢给娜塔莎小礼物(即使娜塔莎对那些能让她真正微笑的东西守口如瓶),喜欢发现所有能让她真正微笑的东西(即使需要一段时间),并且为她买下它们,即使娜塔莎每次都会坚持她当然不需要这样做。


她似乎更喜欢让娜塔莎达到更多猛烈的高潮,而不是让自己达到高潮,当娜塔莎骑在她的手指上到达强烈的高潮时,她脸上会浮现出一种不像任何其他事物一样的敬畏之情。


 她喜欢按住娜塔莎,把她的手腕固定在床垫上,喜欢娜塔莎在她身下那些小小的饥渴的呻吟和每一次挑逗弄得她哀鸣的声音——但是当这一切结束时,她会亲吻娜塔莎手腕周围发红的痕迹,低声对她说她做得很好,她是如此美丽,卡罗尔是如此为她骄傲


这……经常发生。几乎太多,有时。


而当然,这对娜塔莎的考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困难。


这是一个新的难题,在卡罗尔温柔的指引下一次又一次地放手,在她们独自度过的宁静的夜晚里陷入她温暖诱人的安全之中,知道卡罗尔迟早会给予甜美的温柔赞美,并强迫自己不要每次听到都崩溃。


然而,最让她害怕的,是她是如何慢慢地适应这种感觉的——她是如何逐渐地适应卡罗尔的抚摸,她是如何在每一次小声的赞美下让脸颊最轻微的红起来,她是如何接受这种感情、主动提供的拥抱和纯洁的吻,即使她非常清楚,她从一开始就不配拥有这些。


这很困难,因为随着每一句温柔的话语和触摸,她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软弱——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犹豫,越来越脆弱,在卡罗尔 · 丹弗斯身上一切闪耀的光芒下越来越无力


但当她和卡罗尔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感觉从来都不是坏事;相反,这种感觉就像她最终放手了,就像她允许自己被看见,就像让自己在卡罗尔面前感到弱小并不像她自己认为的那样危险——这违背了她所知道的一切,她从记事起就被教导和无情地灌输的一切。


这很吓人,有时几乎非常讨厌——但是最重要的是,这是……她认为这是神赐的,因为没有更好的形容了。


这几乎是……天赐之礼。



END


R. H. Felidae Athena

【翻译】小狗狗的麻烦 the trouble with puppies

是否原创:翻译,授权:


作者:novoaa1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99689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E

摘要:“卡罗尔· 丹弗斯就像一只小狗——一只惹人喜爱、可爱、确实很非常能干的小狗,但还是一只小狗。

娜塔莎跟小狗合不来。”

或者:卡罗尔喜欢娜塔莎。 娜塔莎很困惑。 然后嗯……然后他们搞在了一起。

the learning curve系列第一篇

(娜塔莎视角,轻微支配/臣服)


卡罗尔·

是否原创:翻译,授权:



作者:novoaa1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99689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E

摘要:“卡罗尔· 丹弗斯就像一只小狗——一只惹人喜爱、可爱、确实很非常能干的小狗,但还是一只小狗。

娜塔莎跟小狗合不来。”

或者:卡罗尔喜欢娜塔莎。 娜塔莎很困惑。 然后嗯……然后他们搞在了一起。

the learning curve系列第一篇

(娜塔莎视角,轻微支配/臣服)


卡罗尔·丹弗斯就像一只小狗——一只惹人喜爱、可爱、确实很非常能干的小狗,但还是一只小狗。

 

 娜塔莎跟小狗合不来。

 

小狗就像阳光,孩子的笑声和无条件的爱,丹弗斯队长似乎完全拥有这种能力,即使她在每一个有机会的时候都会打人,炸飞东西,以毁灭性的效率阻止坏人。

 

与此同时,娜塔莎生活在阴影中——秘密暗杀,在最不可能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成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幽灵故事,世界各地的母亲给孩子们讲的那种故事,让他们心生恐惧。

 

小狗狗们无条件地爱人;然而,娜塔莎似乎代表了即使是那些小小的理想主义生物也不敢冒险去爱的一切——而且也是有充分理由的。

 

……所以当卡罗尔在她身边晃荡,讲着蠢蠢的笑话,咧着嘴傻笑,成功把娜塔莎的嘴唇弯曲成笑容的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当然,她看到了卡罗尔看她的眼神——娜塔莎一点也不愚蠢,而且这个金发女子受她吸引是如此明显,可爱得毫不掩饰; 即使娜塔莎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前克格勃杀手,也很难不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好吧,娜塔莎决定——她可以接受这个。

 

 

她会和卡罗尔上床,度过一个美好的潮湿的夜晚,让她在娜塔莎的指尖下分崩离析,然后问题解决了。

 

(只是如果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

 

——————————————————

 

计划很简单:娜塔莎会邀请卡罗尔回她在复仇者大厦的住处,她的冰箱里藏着上好的俄罗斯伏特加(给娜塔莎的)还有,据索尔说的, “最好的阿斯加德精酿”(给卡罗尔的)。

 

 娜塔莎会穿一些简朴但很讨人喜欢(而且很容易脱下来)的衣服——最后,她决定穿一条黑色的运动短裤,这条短裤恰好显示出她臀部的优雅曲线,还有一件露肩的图形T恤,前面是哈里斯托姆最新的硬摇滚专辑。

 

娜塔莎会用一个调情的微笑和眨眼邀请队长,然后她们喝酒,聊天,然后喝得更多,那天晚上,卡罗尔巧克力色的棕色眼睛第一百万次注视着她的双唇时,娜塔莎会开始行动。

 

幸运的是,一切完全按照预期进行。

 

(娜塔莎绝不会满足于一个不能保证什么的计划。)

 

她们懒洋洋地躺在起居室兼厨房的豪华皮沙发上,卡罗尔的脸颊因为酒精而微微泛红,娜塔莎的脑袋嗡嗡作响但她很专注,她们的笑声越来越大,尽管她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小。

 

这很好,娜塔莎想,——卡罗尔穿着她破旧的修身牛仔裤和九寸钉的T恤,娜塔莎的小腿搭在卡罗尔的膝盖上,光着脚,她的整个身体带着一种莫名的温暖,等这一切结束后,她肯定会归咎于酒精。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娜塔莎讲述生动的故事的时候几乎不自觉地向前倾身,详细描述了三角洲突击队在臭名昭著的布达佩斯之行中发生的一些琐碎事情(——她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些糟糕的事情,关于那些刺耳的尖叫和彻底的毁灭,以及他们为这次任务所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将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直到她死去),卡罗尔那双咖啡豆般棕色的大眼睛低垂,眼神落在她的双唇上。娜塔莎咬住嘴唇,她仍然吸引着卡罗尔的注意力,金发女子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眨眨眼尽力把过于深情的目光从她的眼睛里移开,于是娜塔莎知道她抓住了她。

 

下一分钟,她蜷缩着身体更深入地钻进卡罗尔的怀里,她的动作微妙而从容——很快她们就到了那里,娜塔莎的身体紧贴着卡罗尔的身体,她们的脸相距只有几毫米,温暖的呼吸在公寓昏暗的灯光下交织在一起。

 

点我看金毛狗狗惊奇队长挑逗黑寡妇

R. H. Felidae Athena

【惊寡】黑暗的左手

【惊寡】黑暗的左手

厄休拉·勒古恩《黑暗的左手》AU,有私设


概要:光明是黑暗的左手,黑暗是光明的右手。

          生死归一,如同相拥而卧的克慕恋人,如同紧握的双手,如同终点与旅程。


格森星球,又被称作冬星,是一个气候恶劣、为严冬包裹的星球,卡罗尔·丹弗斯是格森星上克里王国的精英部队一员,在前往地球的一次任务中发现了自己超能力的来龙去脉后再没回去过,而是交给弗瑞一个寻呼机,去宇宙中帮助更多的斯库鲁人了。

她把自己的猫留给弗瑞照顾,想...

【惊寡】黑暗的左手

厄休拉·勒古恩《黑暗的左手》AU,有私设


概要:光明是黑暗的左手,黑暗是光明的右手。

          生死归一,如同相拥而卧的克慕恋人,如同紧握的双手,如同终点与旅程。




格森星球,又被称作冬星,是一个气候恶劣、为严冬包裹的星球,卡罗尔·丹弗斯是格森星上克里王国的精英部队一员,在前往地球的一次任务中发现了自己超能力的来龙去脉后再没回去过,而是交给弗瑞一个寻呼机,去宇宙中帮助更多的斯库鲁人了。

她把自己的猫留给弗瑞照顾,想着可怜的弗瑞的眼睛,毕竟咕咕可不是一只简单的橘猫,所以她也答应带弗瑞安排的神盾局搭档上太空出外勤进行考察和训练。毕竟,外星人事务要是万一哪一天涉及地球了,神盾局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数据才能应对。


面对任务,卡罗尔倒是可以坦然面对搭档;毕竟两人搭配,干活不累。只不过地球人是单性人,终身处于克慕期,对双性同体、只有在每月一次的克慕期,会随机分化为男性化或女性化状态的格森人卡罗尔来说这是个困扰。在格森星球上地球人的单性状态会被称为性变态,性变态者无法生育。冬星社会容忍性变态的存在,但态度轻视。卡罗尔对单性人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在克慕期的时候,身材火辣的神盾局特工娜塔莎·罗曼诺夫让她的克慕期并不好过。在格森星球上的时候,由于冬星气候寒冷且一个月只有几天是克慕期,居民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处于性冷淡状态,所以尽管精英部队会提供抑制剂,但是大部分时候大家都并不需要。但是卡罗尔并不是纯粹的冬星人,而娜塔莎·罗曼诺夫又太过好看,谁能在克慕期不去看看同处在克慕期的人儿呢?


“嘿丹弗斯,你还在这里吗?” 娜塔莎低唤,不等卡罗尔反应过来就凑到了她面前。


卡罗尔发现她被那双靠得太近的绿眸吸引住了。


那双绿眸里有礼貌的好奇和疑问。


“嗯……我们说到哪来着?”卡罗尔有点心虚地甩甩脑袋,企图摆脱克慕期的影响,没敢看娜塔莎的眼睛。她们在太空上已经呆了快两个月了,而她发现这位神盾局特工非常出色。哪一方面上来说都是。她曾亲眼见过娜塔莎在几分钟内安抚了一个受到惊吓不愿转移的斯库鲁孩子。她见过娜塔莎在战斗中的表现,即便身处劣势她也毫不在意,无畏地继续以一敌百。她见过娜塔莎以巧妙的手法从敌人口中套出情报。娜塔莎不愧是弗瑞说的最好的特工,所以这次的克慕期开始变得愈发难熬。她已经尽量不露痕迹地和娜塔莎保持距离了,但聪明如娜塔莎肯定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一点。


她们正在为解救一群人做准备。娜塔莎听着卡罗尔的任务介绍,一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担任着数据收集任务的娜塔莎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卡罗尔队长的走神。


“嘿,当队长都心不在焉的时候我可没法干好我的活儿。”娜塔莎轻笑着调侃,但语气里没有责怪。


“或许我只是想让你来做......”卡罗尔咬住舌头,但是已经把脑海里的话说了出来。


大名鼎鼎的黑寡妇特工抬起眼睛,锁住卡罗尔的,然后意味深长地挑起了眉毛。


卡罗尔吸了一口气,赶紧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把剩下的任务简报一口气讲完,然后不等娜塔莎有所表示,她就找借口溜去洗澡了。


经过改造的飞行器有个小小的淋浴间,模拟了地球重力后可以方便地淋浴——比起那些只能用湿毛巾擦的航天员条件好多了。


卡罗尔把淋浴调成冷水。


然而没有用。冷冷的水流从她头顶泻下,她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娜塔莎绿灰色的眼眸和挑起的眉毛。


她的身体已经变化了,变得相当——按照地球上的看法——女性化了。她的身体现在已经为克慕期做好充足的准备了。


啪。卡罗尔烦躁地关掉水阀,擦干身体,穿好衣服趁没人溜出去。


她*现在*不太想见到她的搭档。


“丹弗斯,你是在躲着我吗?”娜塔莎懒洋洋地靠在飞行器墙边,像一只优雅的猫咪,魅力十足。


“什么?我没有!”卡罗尔理不直气也壮地反驳。“我只是有点儿累了今天需要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大任务要完成呢。”


“我不知道双手能放炮,力大无比,可以在太空飞行的格森人会累呢。”娜塔莎挑衅道。天,她的绿眸即使在太空中也闪着光芒。


这个特工的挑衅和她凸显身材曲线的紧身衣让一点都不累的卡罗尔忘了应该离她远点的想法。


她缓缓地靠近娜塔莎·罗曼诺夫,而黑寡妇毫不退缩。


猎物慢慢走向了蛛网......


“你知道我其实不累的,对吧?”借着身高优势,卡罗尔低头看着被自己圈在双手间的蜘蛛。


她看见娜塔莎眼里跳动的亮光,看见她微微挑起一边的双唇,看见她充满暗示的挑眉——


简直就是在犯规。


卡罗尔在自己反应过来前吻住了娜塔莎。


——————————


卡罗尔·丹弗斯最近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出于特工直觉,娜塔莎接下来更为密切关注这个有着超能力的半地球人半格森星人。


弗瑞当初要她和丹弗斯搭档的时候,除了要求收集各种地外文明的情报之外,还包括要考察这位惊奇队长全方位的能力。弗瑞只知道她很早就加入了军队,超能力来自于宇宙辐射,又输了格森星人的血,同时带有两个星球的特征,而神盾局对格森星人依旧认知寥寥。弗瑞需要更多有关惊奇队长的信息。越多越好。从某种角度来说,惊奇队长也是神盾局需要监控的对象。


所以当黑寡妇敏锐地察觉到丹弗斯躲着她的时候,她也更有理由总是盯着卡罗尔不放了。毕竟卡罗尔能力超群,高挑,还很漂亮,战斗起来很是生猛(和黑寡妇的风格迥然不同,但她很欣赏),平时虎头虎脑的,盯着也不累。


与此同时,黑寡妇开始结网,只等收网的那一刻,等着没有防备的丹弗斯悉数吐出她的秘密。


蜘蛛天生擅长隐蔽在暗处,精心打造一张美丽的大网,坐等可口的猎物自投罗网。


直到战前准备,娜塔莎一边半心半意地记着笔记,一边抽空观察着卡罗尔·丹弗斯。她解释起任务来心不在焉,眼神倒是不住地往自己身上飘。


直到卡罗尔的声音再一次低了下去,黑寡妇也没有说什么。暂时。她眼睛一瞬不瞬地细细观察着卡罗尔。


她似乎看起来真的和初见的时候不大一样了。


她倾身靠近卡罗尔,“嘿丹弗斯,你还在这里吗?” 


两人的眼睛对上了,她看见一瞬间的慌乱和……深沉的情欲。


啊哦。


她还注意到了卡罗尔身形的变化。怎么说……看起来更加动人。美得惊人心魄。即使在那身制服下,黑寡妇都能感觉到那美妙的曲线。


然后是那句慌不择口的肯定会让人胡思乱想的话。


黑寡妇用看不见的弧度勾了勾嘴角,看进卡罗尔的眼睛里,非常刻意地挑了挑眉。


猎物心烦意乱地没有回应,在以最快的速度结束当下的事情后,她果然找借口溜出了黑寡妇的感知范围外。


卡罗尔冲去洗澡去了。黑寡妇勾起了一个胜利的坏笑。


娜塔莎潜在飞船的阴影处,等卡罗尔自以为安全地走出浴室后,静静地自阴影里浮现,交叉双臂轻松地倚在墙边,“丹弗斯,你是在躲着我吗?”


听着惊奇队长理直气壮的回答,娜塔莎暗自觉得好笑。


“我不知道双手能放炮,力大无比,可以在太空飞行的格森人会累呢。”娜塔莎歪歪头,眼里有跳动的光芒。蜘蛛开始撒网了。


猎物踩着自认必胜的步伐,一步步接近蛛网。


即使惊奇队长利用身高优势把黑寡妇逼到墙角,娜塔莎也没有退缩。


“你知道我其实不累的,对吧?”卡罗尔低头看着娜塔莎的双眼,在她耳边轻声说。


黑寡妇勾起嘴角,挑了挑眉——


果然惊奇队长吻住了她。


——————————————


为什么娜塔莎的吻技如此高超,卡罗尔迷迷糊糊地想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卡罗尔突然喘着气打断了这个吻。


“我不——”


“嘿,卡罗尔,发生什么了?”娜塔莎眨眨眼,手还扣在卡罗尔的脖颈上,嘴唇肿胀,似乎还没从那个吻里回过神来。


“Shh……怎么了?”娜塔莎轻抚着卡罗尔的颈背,富有技巧地安抚着惊奇队长。


一阵停顿。卡罗尔丹弗斯最后在寡妇怀里深深吸了口气,把格森星人的生理特征和半格森人半地球人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娜塔莎。


寡妇在心中暗自觉得好笑,卡罗尔躲着她只是因为惊奇队长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有关克慕期也就是发情期的!她默默在心里记下一笔,弗瑞和神盾局不需要知道这些,他们只需要知道惊奇队长一定是地球坚定的后盾就好了。


“所以......你是因为克慕期才躲着我的?”娜塔莎得意地笑出了声。


听到娜塔莎说出那了个带有浓重异域口音的名词,卡罗尔不禁脸红了红。“我不该……我不能碰你。”卡罗尔扭过头,不看娜塔莎。


“我可以帮你解决它。”黑寡妇贴紧卡罗尔,在她耳边低吟。


卡罗尔低下头看着娜塔莎的眼睛,而不是黑寡妇的。娜塔莎的眼里只有真诚。


在这广袤的宇宙中,这艘只有她们两个人的飞船中,她们都孤身一人,与世隔绝。娜塔莎·罗曼诺夫从小就没有家人,而卡罗尔·丹弗斯被带去格森星球后便与地球隔离,而她从不属于格森星人。在地球和格森星球之外,这里不存在任何一个社会来解释她们两人的存在。到现在,她们终于平等了,毫无保留,大家都是孤单的,独立的一个人。


于是卡罗尔再次吻住了娜塔莎。


点我看克慕期



R. H. Felidae Athena

【翻译】标记Marked

是否原创:翻译,已授权


作者:saiditallbefore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723210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E

摘要:宇宙中半数生命都消失了。这个时候去思考灵魂伴侣是非常愚蠢的。
但娜塔莎没法去想其他任何东西,因为卡罗尔·丹弗斯抚摸着她的皮肤,她的标记第一次改变了。

【最近大概会把之前的文慢慢都搬到这个号来qwq】


娜塔莎尽量不去怨恨卡罗尔,因为卡罗尔来得太晚,她的帮助无足轻重。 毕竟她已经尽快赶来了,并帮助他们杀死...

是否原创:翻译,已授权


作者:saiditallbefore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723210

CP:Carol Danvers/Natasha Romanov(斜线无意义)

分级:E

摘要:宇宙中半数生命都消失了。这个时候去思考灵魂伴侣是非常愚蠢的。
但娜塔莎没法去想其他任何东西,因为卡罗尔·丹弗斯抚摸着她的皮肤,她的标记第一次改变了。

【最近大概会把之前的文慢慢都搬到这个号来qwq】


娜塔莎尽量不去怨恨卡罗尔,因为卡罗尔来得太晚,她的帮助无足轻重。 毕竟她已经尽快赶来了,并帮助他们杀死了灭霸。

 

没有办法知道灭霸得到了无限宝石后她是否能帮助他们扭转局势。无论卡罗尔是多么强大,无限手套——曾经——更加强大。

 

但是仍然。对幽灵的想念——那些消失的人——在娜塔莎的脑海里若隐若现。这就是复仇者们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当危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时,他们失败了。

 

这不是卡罗尔的错。但假装这是更容易。

 

即使灭霸死了,仍有许多未竟之事需要完成。半个宇宙中的生命消失了,但剩下的却是一片混乱。

 

即使是复仇者——剩余的那些——也是一片混乱。托尼,布鲁斯和索尔都失去了音信。至少小娜可以找到他们,如果她认真去找的话。克林特完完全全从在地图上失去了痕迹,她甚至一开始都不确定他在不在失踪者之列。

 

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世界各地的人们在失踪事件发生后立即陷入混乱事故之中。 到处都是抢劫和暴乱。世界各地的领导人都消失了——特查拉就是其中之一——各个国家都被内斗所摧毁。

 

头条新闻的标题滚动着,娜塔莎想知道还有什么没有被报道,因为每个可以报道的人都消失了。

 

是罗迪先开的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没有什么能做的,”浣熊——火箭,他的名字是火箭——跺了跺脚。

 

“总有什么可做的,”卡罗尔说,“如果地球上的情况已经是这么糟糕,我不知道银河系的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 我们肯定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

 

娜塔莎看着史蒂夫。这是他本该开口的时候,他该有个计划的时候。但他看起来很疲惫,比她多年来见到的他还要沮丧。

 

娜塔莎唯一有过的家庭现在消失了,她最好的朋友可能会和他们一样。她的团队有一半人都不在了。 但她是俄罗斯人——或者说曾经是。悲伤从来都不足以阻止她。

 

她环视一周,看着剩下的乌合之众。她自己和史蒂夫。罗迪。星云和火箭。卡罗尔。

 

“卡罗尔是对的,”娜塔莎说。另一个女人被娜塔莎的话吓了一跳,因为在这之前娜塔莎一直对她的存在视而不见,直到现在她才平静下来。

 

娜塔莎看回新闻,看着那些破坏和恐慌的画面,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丹弗斯,罗德斯,你们负责搜救。 星云,火箭,我要你联系奥科耶将军,看看你能做些什么。 史蒂夫——”她停了下来,又看了看史蒂夫。 他看起来很迷茫,而她改变了主意。 “史蒂夫,跟罗德斯走吧。我跟着丹弗斯。”

 

在那间房里,她的队伍整理了一下,似乎有了新的目标。

 

娜塔莎露齿而笑,但毫无欢愉。“复仇者们,我们出发吧。”

 

就像卡罗尔指出的那样,宇宙很大。比娜塔莎想象的还要大,人口也更多。 因此,当卡罗尔坚持要离开去帮助宇宙中的其他星球,星云和火箭发出跟随她的附和时,娜塔莎尽量不往心里去。

 

这只是——他们人手已经太少了。她不是这三个的朋友,不完全是,但她们是同一队伍的。

 

娜塔莎过去常常认为依恋是弱者的专利。她错得越来越离谱,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放手需要力量。 这可能比她所拥有的还要多。

 

她把通讯器塞进卡罗尔和星云的手中。“你们得定期汇报,”她说,“我们想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星云只是严肃地点了点头,但卡罗尔伸出胳膊搂住了小娜。

 

“我会没事的,”她说。“只要你们有任何事就呼叫我,好吗?”然后她就离开了。

 

娜塔莎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胯部上的温暖,直到卡罗尔走远了才发现。

 

一有机会,她就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衣物。

 

黑色的戒指从娜塔莎记事起就在她的胯部了。即使穿着最简单的衣服她也很容易隐藏这个标记,而唯一知道她有的人是克林特。

 

他也有一个灵魂伴侣标记——一个奇怪的巧合,因为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人有这个标记。 但是他的不是黑色的,而是代表劳拉的全彩向日葵,从他们第一次约会时握手开始就是了。

 

或者是曾经是。

 

劳拉和孩子们在“快闪”后消失了,和宇宙中的半数生命一起,而克林特消失在风中。宇宙中半数生命都消失了。这个时候去思考灵魂伴侣是非常愚蠢的。

 

但娜塔莎没法去想其他任何东西,因为卡罗尔·丹弗斯抚摸着她的皮肤,她的标记第一次改变了。那是一只鹰,全彩的,它的羽毛在她的大腿上伸展开。

 

一只鹰,代表着卡罗尔。娜塔莎想知道卡罗尔胯部上的印记现在是什么样子,是宇宙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引导灵魂印记选择如何代表娜塔莎。

 

娜塔莎故意慢慢地穿回衣物。卡罗尔离开了,至少现在如此。她们都有事情要做。

 

现在不是失去理智的时候。

 

总是有要完成的工作。的确,面对灾难,人类可以团结一致——但是,人类有时也会制造灾难。有很多任务要做——不仅仅是人道主义工作,还有阻止武器走私和阻止看似要失控的领土纷争。

 

在混乱之间,还有本周刚好住在这里的人的训练:娜塔莎和史蒂夫是常驻,但罗迪经常出现(并假装他没有去过托尼躲藏的地方),星云和火箭只要在地球上就会加入。奥科耶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但是随着特查拉和他的家人的消失,她承担了瓦坎达的大部分管理责任。

 

有一天,当娜塔莎看到奥科耶手腕内侧的一个灵魂标记——一只豹子——的时候,他们正在对打。她把目光移开,不敢问这件事。她现在知道了,即使灵魂伴侣在“快闪”中消失了,灵魂伴侣依然存在,这个认知灼痛了她。

 

但奥克耶看到了她注视的方向。“她的名字是娜吉雅,”她说。

 

娜塔莎低下头。“我很抱歉。”

 

“她和其他人一样消失了。”奥克耶叹息。“她总是想要瓦坎达帮助世界的其他地方。如果我现在就能做到——”

 

“你可以缅怀她。我懂。”娜塔莎在脑海里搜寻可说的话语,这一次却说不出话来。就在这么多人失去灵魂伴侣的时候,她却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似乎很残忍。如果不是因为灭霸,她和卡罗尔永远不会相遇。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是那种真正注定要在一起的灵魂伴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爱上他们的灵魂伴侣——但是尽管小娜过去在这个问题上对克林特表示过所有的怀疑,她还是有兴趣找出答案。

 

但奥克耶不再有兴趣继续讨论了。她举起长矛,娜塔莎很感激这一举动,举起了她的剑。

 

——————————————————


没有人在“快闪”后见过克林特了。娜塔莎可以拼凑出足够的线索,知道他还活着,但尽管她想放下一切找到他,她也别的责任。

 

很难说不希望他在这,尤其是当克林特是唯一一个她曾经和他谈论过她的灵魂伴侣标记的人。

 

但话又说回来,即使他愿意和她或者任何一个复仇者说话,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可能就是灵魂标记。

 

但即便是她的老朋友躲藏了起来,娜塔莎也并非独自一人。

 

史蒂夫几乎每天都开车进城,尽可能地帮忙,并与悲痛欲绝的幸存者交谈。

 

娜塔莎试图不去过于详细地分析他的应对策略或缺乏应对策略。

 

当他终于回来时,她正端着一壶茶等着。他看起来很累,但他总是这样。他们都是。

 

他抬起头看着她。“嘿。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娜塔莎说,“只是我脑子里有些事。”

 

史蒂夫坐下,满怀期待地看着她,娜塔莎给他倒了一杯茶。

 

“你怎么看灵魂标记的?”她问。

 

“我没有标记,”他立刻说,好像她还不知道似的。

 

“我有,”她呷了一口茶。

 

“哦。”史蒂夫扬起眉毛,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ta ……”

 

“活着,”娜塔莎确认道,“但好像是错误的,当这么多人都消失了的时候。”

 

史蒂夫喝了一口茶,看向了别处。“我觉得你应该给个机会。如果你能够提供帮助的话,你不应该放弃一个获得幸福的机会,”

 

“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愿意试一试。。”

 

“或许你应该从这里开始。”

 

——————————————————


过了一段时间她才收到卡罗尔的音信。 娜塔莎尽量不往心里去,她知道另一个女人已经习惯了独自工作。

 

然后她在想她是否应该把这当成是针对个人的。

 

她的担心在卡罗尔以全息影像的形式出现在每周的报道时得到了缓解。

 

“抱歉我失联了,”她说,“有些克里人想利用失踪事件重新殖民。””

 

“啊,糟糕,”火箭说。

 

在他身边,星云弯了弯嘴唇。“你需要帮忙吗?”

 

“我觉得我搞定了。我和这些人是老交情了。”卡罗尔邪恶地笑了笑。

 

火箭尖笑起来——没有别的词形容了——而娜塔莎再一次记起宇宙是多么广阔,地球是多么与世隔绝。她想问克里人的事,还有卡罗尔和他们的过去。

 

她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对。好吧,就像星云说的,如果你需要任何东西的话让我们知道。” 她环顾着半周,看着所有的全息影像,努力不让自己感到孤独。除了史蒂夫以外,每个人本周都在远程报道。

 

“除非还有别的事?”娜塔莎问,一阵否定的低语传遍房间。“好吧,下周同一时间。在外面注意安全。”

 

一个接着一个,全息影像闪烁着消失:奥科耶、星云、火箭、罗迪。 卡罗尔还在,看着娜塔莎和史蒂夫。

 

史蒂夫站起身。“我就先——”他连个借口都没找就马上离开了。娜塔莎翻了个白眼。

 

“所以,”卡罗尔开口。她的影像闪烁着,娜塔莎希望她们能当面交谈而不是用这个。

 

“你想看看吗?”娜塔莎问。

 

卡罗尔扬起一边眉毛。“那不是——”她指了指自己的胯部。

 

娜塔莎耸耸肩。她几乎已经不再隐藏那个标记,而她也从未为自己的身体感到害羞。当卡罗尔不再抗议的时候,娜塔莎把绑腿上端卷了下来,拉起衬衫。

 

卡罗尔伸出一只手,似乎想要触摸她,然后想起现在她们没法这么做。“那是一只鹰吗?”

 

娜塔莎点点头。

 

“你的是一只鹊,”卡罗尔说,她简短地看看周围,然后开始拉起她的制服。

 

“你不——”娜塔莎开口。

 

卡罗尔大笑。“我当过空军。还有星际部队,我可以接受一点xx。”

 

娜塔莎哼了哼。

 

在卡罗尔胯部的标记一只鹊。通过全息界面,所有东西都染成了蓝色,很难准确地说出它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是小娜有想象力。

 

她们像那样站了好几分钟,只是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卡罗尔那边的警报器就响了。

 

卡罗尔穿回她的制服。“听起来是个紧急呼叫。我得接这个。”

 

“注意安全,”娜塔莎说,看着卡罗尔眨眼消失在视野里。

 

——————————————————


点我看高科技play

 

 ——————————————————

 

当卡罗尔最终回到地球时,她周身发亮地着陆,娜塔莎再次惊叹于她的生活变得多么奇怪——和混乱。

 

“我在附近,想着我能顺便过来看看。”卡罗尔说。

 

“在附近,你是指……”罗迪说,嗓音里带着某种近似幽默的东西。

 

“附近,银河系。”卡罗尔耸耸肩,带着假装天真的表情。“都一样,真的。”

 

娜塔莎低下头掩饰笑容。抬起头时,她捕捉到了卡罗尔的目光。

 

“嘿,”娜塔莎说。

 

卡罗尔笑了。“嘿。”

 

罗迪带着明显的困惑来回看着他们,只是摇了摇头。 “很高兴见到你,卡罗尔! ” 他一边离开一边喊道。

 

“见到你真好,”娜塔莎说。这次,她不再掩饰唇角的笑容了。

 

作为回应,卡罗尔拉近并亲吻了她。娜塔莎用手指拨弄着卡罗尔的头发,卡罗尔那双结实的手紧紧地贴在她的背上。

 

娜塔莎贴着卡罗尔的双唇喟叹。卡罗尔把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娜塔莎借机喘了口气。

 

仍没有办法吧消失的人带回来,也没有办法让宇宙回到原来的样子。可能永远不会有一种方法来解决问题,至少不会完全解决问题。但是,有一个团队在她身后,卡罗尔在她身边,娜塔莎不禁想到,他们也许能够继续奋斗下去。


FIN

delicatekoala

好像没看到有姐妹拿迪士尼的这张图开刀的(? 所以我来了
原图p2
阿寡和阿虎简直离了十万八千里远
画质不是我的错 官图就是这么模糊[卑微]

好像没看到有姐妹拿迪士尼的这张图开刀的(? 所以我来了
原图p2
阿寡和阿虎简直离了十万八千里远
画质不是我的错 官图就是这么模糊[卑微]

蓝墨课

花吐症

全员存活

极度OOC,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娜塔莎很久没有组织复联基地的聚餐了,但是她对外的说辞是“最近任务太多,想要好好休息”,复联众人也是各忙各的,对此没有什么异议。

     平日的时候,只有旺达和娜塔莎待在一起,两个人在基地里训练,但是旺达明显感觉这几日她的训练官愈发脆弱,训练起来,她的训练官跑起来不像原来那么迅捷,甚至躲闪的速度也不像原来那快速。

     今天,旺达甚至在训练时伤到了她的训练官。

 ...

全员存活

极度OOC,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娜塔莎很久没有组织复联基地的聚餐了,但是她对外的说辞是“最近任务太多,想要好好休息”,复联众人也是各忙各的,对此没有什么异议。

     平日的时候,只有旺达和娜塔莎待在一起,两个人在基地里训练,但是旺达明显感觉这几日她的训练官愈发脆弱,训练起来,她的训练官跑起来不像原来那么迅捷,甚至躲闪的速度也不像原来那快速。

     今天,旺达甚至在训练时伤到了她的训练官。

     旺达使用绯红之力,本来她的训练官是随随便便便能躲闪然后在须臾之间给她有力的回击,但是这次,她的训练官却被她的绯红之力打倒在地,一脸痛苦。

     旺达立刻受制住自己的力量,快步跑向娜塔莎,只见她面色苍白,额头上是一层虚汗。

     旺达把娜塔莎送回房间,却在打开门的瞬间被吓到了。房间的地板上满是花瓣,桔梗花,洁白的,带着一丝丝的紫色。旺达踩着那一片片花瓣,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详。

     旺达压下了召唤复联众人的打算,安安静静的待在娜塔莎的床沿上,等   待着她的训练官醒来。

     娜塔莎却昏迷了许久,迟迟不肯醒来。

     半夜的时候,旺达迷迷糊糊的听见娜塔莎深深浅浅的一句句“卡罗尔,我的卡罗尔…….”

     旺达在这样深深浅浅的呼唤中醒来,听到这些心中一惊,惊奇队长现在还不知道在宇宙的哪颗星球上除暴安良呢。

     想到这些,旺达立刻站起身来打算让弗瑞给惊奇队长送个消息。

     但是就在她打开门去找弗瑞时,身后却响起了娜塔莎低沉沙哑的声音,“你打算去干什么?”

     旺达摆了摆手,“我去找弗瑞,告诉卡罗尔,你出事了。”

     娜塔莎艰难的坐起来,说:“这是花吐症,只有心爱的人的吻才能治好,不然,不到一个月那人就会因为花瓣堵塞气管而死,我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她爱不爱我。”

     旺达站在门口,靠着墙,心中升起一丝同情,大名鼎鼎的黑寡妇,血清帮她阻隔了大多数的疾病,但是情伤却不可以。

     旺达:“娜塔莎,我们还是告诉大家吧,毕竟这关乎你的生命。”

     娜塔莎:“嗯,明天我就告诉大家,帮我召唤一下大家。”

     旺达:“好,我去发消息,你再休息一下,这几天我会自己去训练的。”

     第二天,复联众人来到基地。

     巴基和美队是一起来的,他们最近在一个小岛上种了好多李子树;锤基忙着开飞船找一个新的阿斯加德;铁人爸爸每天跟小摩根玩耍,和小辣椒秀恩爱顺便辅导彼得的功课,非常充实…….

     大家一起坐在复联基地的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出现的只有旺达。

     美队:“旺达,nat呢?”

     旺达:“娜塔莎,生病了?”

     托尼:“哦,什么病?她怎么样了?”

     旺达:“花吐症,现在她待自己的房间里。”

     巴基:“所以她爱的是谁?”

     旺达:“卡罗尔,惊奇队长。”

     众人扶额,那是惊奇队长啊,全身会发光的好吗,顺便除了娜塔莎和弗瑞谁知道她在哪个星球和哪个物种的怪物打斗呢。

旺达:“你们知道,她吐出来的花是什么嘛?桔梗,紫色的桔梗,无望的爱。”

     此时娜塔莎走了进来,伴随着一声声咳嗽。

     “我没事,我想去澳洲找一个医生,听说他会治疗各种奇怪的病。”

     托尼:“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我不知道…..咳咳,她爱不爱我,还是不要说了。”

     “所以是打算一直瞒着我?”惊奇队长突然出现,身上还闪着光。

     “你,你怎么在这里?”娜塔莎眼里流着泪,心里阵阵委屈。

     “亲爱的,你已经很久没有和我通讯了。”

     “咳咳,我很累,我想走了。”

     惊奇队长走向娜塔莎,“你在害怕什么,我爱你”说完便拥住娜塔莎,在她的唇间留下一个轻巧的吻,然后将她横抱起来,“走吧,我们去治病”。

     卡罗尔打开娜塔莎房间的门,将娜塔莎放在床上,脱掉她身上的衣服,把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后低下头,将自己的唇盖在娜塔莎的唇上,吻了许久。

     娜塔莎觉得自己仿佛要窒息一样,卡罗尔吻了她许久,她在吻还未结束的时候便进入了昏睡。

     等她醒来,卡罗尔依旧抱着她,顺便腾出一只手把玩着她们吐出来的花瓣。

     “你还会走吗?”娜塔莎躺在床上,看着爱人的眼睛,不安的问。

     “不走了,以后要走,也是我们一起。”

     “好。”

     “我爱你,nat.”

     “你说什么?”爱人突然的告别,让娜塔莎心中一阵窃喜,不顾发红的耳垂,她假装补了一句“我没听清……”

     卡罗尔俯下身,在娜塔莎的耳边低语了一句:“我说我爱你。”




xxj文笔,见谅

  

獗犽

【惊寡】不可定律

*复联4后,众人皆回归



*OOC预警(?



*欢乐搞笑向


*小学生文笔



*脱离同人界太久,不知沙雕跟段子差在哪



#梗来自《The Big Bang Theory 》的第七季第13集#



Carol Danvers人称的captain marvel是一个你偏告诉她不能做什么,她偏做给妳看的人,不说还好,说了一定犯给你看。



像是Tony请她在训练室别使用能力,她偏(不小心)开了光子炮,导致整栋大楼的洒水器开了整整一小时。



或者是Steve请刚从遥远的星系飞回来的Carol 不要吃Tony...









*复联4后,众人皆回归




*OOC预警(?



*欢乐搞笑向



*小学生文笔




*脱离同人界太久,不知沙雕跟段子差在哪




#梗来自《The Big Bang Theory 》的第七季第13集#






Carol Danvers人称的captain marvel是一个你偏告诉她不能做什么,她偏做给妳看的人,不说还好,说了一定犯给你看。




像是Tony请她在训练室别使用能力,她偏(不小心)开了光子炮,导致整栋大楼的洒水器开了整整一小时。




或者是Steve请刚从遥远的星系飞回来的Carol 不要吃Tony藏在冰箱里的甜甜圈,前者偏要在他面前故意吃着后者的甜点,并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看着。


事后Tony一气之下收购了那家甜甜圈,外加购买三大箱塞进冰箱。


Tony:最强的复仇者又如何?买三大箱看妳怎么吃!




又或者是自从有一次的团体任务中Carol 无意间发现自己能召唤Thor 的风暴突袭者后,Thor就提醒她不要在打斗中跟他抢风暴突袭者,不说还好,一说Carol•屁孩队长•Danvers 偏要半路拦截给他看。




唯独Natasha的话偶尔能够听进几分——




“Nat 我保证这次不会毁了你的任务。”刚从宇宙忙回来的Carol见到正准备前往义大利执行任务的女友,连忙要求着。


难得宇宙太平的一天,就是要想尽办法陪着自家的女友。


“Danvers 队长,你上次的保证打破了我零失败的佳绩!”一想起上次心软而造成无法抹灭的错误,Narasha就开始头痛。


并非Carol扯Natasha 的后腿,而是Natasha 的任务多半是卧底任务,需要低调的来完成,而虎惊队长连特工都还没取得对方的信任就已经杀进去给对方来一拳了。


喔!好吧,这是扯后腿。




隔壁嗑瓜群:Tony, Steve, Bruce,Thor以及难得来到复联基地的Clint看的津津乐道。


“你们觉得Carol会成功吗?”Tony一边吃着蓝莓零食一边隐性开局。


Steve:“没有人拦的住Danvers。”


Thor:“我也觉得Captain marvel 会成功。”


Clint:“Captain marvel 的不可定律。”


Bruce:“我觉得你们太小看Nat了。”


几位男性复仇者们,正讨论兴致时,隔壁棚已经发展到——




从卧室吵到大厅、


“Nat 等等,带我一起去!”


“No!”




再闹到武器房、


“Please!”


“No!”


“Too bad.I’m coming with you!”




最后跟到了复联大楼外的停机平。


“Oh,Carol,Stay!”眼看Carol要跟到战斗机上,Natasha •驯兽师•Romanoff 开启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隐藏技能,只见红发特工伸出手,眼神坚定的叫人形黄金猎犬停下。


“But....”


“I said stay!”Natasha保持驯服的姿势,缓缓的向战斗机方向退。


“......”


“我要去出任务了,别跟着我,我保证晚上就会回来。”确认Carol乖乖的不再跟着自己后,Natasha 语毕就迅速的转身跑到机上。见Natasha 逃也似的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Carol 失望的坐在长凳上并听话的等着Natasha 的归来。






Steve:“谁去救一下Danvers 不然她真的会坐在那里等Nat回来。”


“我去吧。”同为金毛Thor决定自告奋勇的去劝说,尽管知道下场会很惨,还是不忍心看见自己的同类失落。




“嘿 Captain marvel ! 吾友!”一脸憨傻的金毛一号向着金门二号打招呼,已经心情不好的虎惊队长,抬头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他“既然Natasha 晚上才会归来,不如跟我们几个去训练场,活动一下筋骨?”


Thor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心,以他的智商前者成份居多,提了一个超级烂的主意拖大家下水,要死也是大家一起死。


Carol 原本不想搭理,但突然觉得在等Natasha 回来的时候可以杀一下时间,正好自己心情不好,能名正言顺的打人,想想也还不错,于是就答应Thor 的邀约。


一打五,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男士们各个躺平。揍完人以后神清气爽的Carol 跑去冲澡就回到Natasha 的卧室等待她的归来。




End


在众人面前是虎惊

唯独在Nat面前是金毛

至于才床上——

就要看攻受了。

vc1534

一辆破车

终于可以打寡惊tag了,寡惊女孩绝不认输,没人产粮我就自己写!

希望各位大大能看看寡惊这个北极圈cp,多产产粮,求求了

其实我觉得这篇破车不需要走链接,但是怕老福特抽风

https://shimo.im/docs/MPaJxya435wKJwmy/ 《寡姐吃醋后的一辆破车》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终于可以打寡惊tag了,寡惊女孩绝不认输,没人产粮我就自己写!

希望各位大大能看看寡惊这个北极圈cp,多产产粮,求求了

其实我觉得这篇破车不需要走链接,但是怕老福特抽风

https://shimo.im/docs/MPaJxya435wKJwmy/ 《寡姐吃醋后的一辆破车》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