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寮日常

3289浏览    116参与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54 191215

昨天,晴明抽到了茨木的“迁怒”。

“……”
晴明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嘁,辣鸡晴明,哭啥?”
协战酒吞凑了过来。
晴明一看是酒吞,立刻把那张迁怒牌拍到了鬼王大人的脸上。
“酒吞童子!你个渣男!一天天的心里除了红叶还有个啥!”
晴明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
“你看看!”
晴明翻出茨木的图集,指着“罗生门之鬼”。
“看清楚!这才是你媳妇!博雅不要拦我,老子现在就去返了红叶!”

晴明没有真的反了红叶,只是怒气冲冲地走了,留下酒吞童子一个妖愣愣地看着迁怒和罗生门之鬼。

“……茨木?”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昨天,晴明抽到了茨木的“迁怒”。

“……”
晴明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嘁,辣鸡晴明,哭啥?”
协战酒吞凑了过来。
晴明一看是酒吞,立刻把那张迁怒牌拍到了鬼王大人的脸上。
“酒吞童子!你个渣男!一天天的心里除了红叶还有个啥!”
晴明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
“你看看!”
晴明翻出茨木的图集,指着“罗生门之鬼”。
“看清楚!这才是你媳妇!博雅不要拦我,老子现在就去返了红叶!”

晴明没有真的反了红叶,只是怒气冲冲地走了,留下酒吞童子一个妖愣愣地看着迁怒和罗生门之鬼。

“……茨木?”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53 191214

众所周知,般若,是一个极度渴望别人陪他玩的妖怪。

不陪?可以,杀掉你哦。


“来嘛来嘛,陪我玩~”

虽然本身实力大大强于般若,但少羽还是答应了。

“好啊。”

般若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吗,少羽没有骗我吧?”

般若对于欺骗相当敏感。

“没有。”

“那我们去逛逛冬日祭吧~之前我都是自己一个妖去的呢~”

般若看到边上有经过的雪童子,便也邀请了他。

“好。”

雪童子一口答应。

般若笑了,笑的没有欺骗性。

苹果糖、套圈、烟火,还有各种小游戏,构成了雪童子、小天狗和般若的一天。


一天相处下来,小天狗发现,般若,其实也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妖怪。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雪童子。

“……”

“大概没有那个妖天生就是恶的吧。”

众所周知,般若,是一个极度渴望别人陪他玩的妖怪。

不陪?可以,杀掉你哦。


“来嘛来嘛,陪我玩~”

虽然本身实力大大强于般若,但少羽还是答应了。

“好啊。”

般若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吗,少羽没有骗我吧?”

般若对于欺骗相当敏感。

“没有。”

“那我们去逛逛冬日祭吧~之前我都是自己一个妖去的呢~”

般若看到边上有经过的雪童子,便也邀请了他。

“好。”

雪童子一口答应。

般若笑了,笑的没有欺骗性。

苹果糖、套圈、烟火,还有各种小游戏,构成了雪童子、小天狗和般若的一天。


一天相处下来,小天狗发现,般若,其实也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妖怪。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雪童子。

“……”

“大概没有那个妖天生就是恶的吧。”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52 191213

晴明做了一个梦。

“侄子,你太非了。”
“人类,真是太弱小了。”
“汝不配与吾共同挑战崇天高云。”
“为你失血,似乎没有意义。”
“也许晴明大人不能和像我这样弱小的妖怪结实哦。”
……
梦中,式神一个个离晴明而去。
SP,SSR,SR,R,N,呱太。
“晴明,我见证了你的成长。但你不值得我继续守望。”
最后的最后,是雪女,那位自晴明来到京都就陪着他的式神。
“……”
晴明伸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不要……”
晴明满身冷汗。
“这是做什么噩梦了?”
玉藻前像从前安抚羽衣爱花时一样,安慰着晴明。
“是对晴明大人而言很可怕的噩梦呢,玉藻前大人,请千万不要离开晴明大人哦。”
蝴蝶精这么说着。
“我...

晴明做了一个梦。

“侄子,你太非了。”
“人类,真是太弱小了。”
“汝不配与吾共同挑战崇天高云。”
“为你失血,似乎没有意义。”
“也许晴明大人不能和像我这样弱小的妖怪结实哦。”
……
梦中,式神一个个离晴明而去。
SP,SSR,SR,R,N,呱太。
“晴明,我见证了你的成长。但你不值得我继续守望。”
最后的最后,是雪女,那位自晴明来到京都就陪着他的式神。
“……”
晴明伸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不要……”
晴明满身冷汗。
“这是做什么噩梦了?”
玉藻前像从前安抚羽衣爱花时一样,安慰着晴明。
“是对晴明大人而言很可怕的噩梦呢,玉藻前大人,请千万不要离开晴明大人哦。”
蝴蝶精这么说着。
“我来吃掉它!”
食梦貘开工了。
晴明渐渐平静了。

“我不会离开的,傻侄子。”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51 191212

因为一家名字叫做“迁怒”的牌,晴明入手了百闻牌。
然后他领略了什么叫做你爹还是你爹。
“你草爹就是你草爹。”
“‘叮’的一下就六点生命值,老可怕了。”
据某张牌回忆,山兔当时吓了一跳。
“哇,莹草姐姐太可怕了!”
山兔回到平安京后,不禁感谢晴明一直把莹草当做奶妈使用。
“还好咱们寮里的莹草姐姐是奶妈。”

因为一家名字叫做“迁怒”的牌,晴明入手了百闻牌。
然后他领略了什么叫做你爹还是你爹。
“你草爹就是你草爹。”
“‘叮’的一下就六点生命值,老可怕了。”
据某张牌回忆,山兔当时吓了一跳。
“哇,莹草姐姐太可怕了!”
山兔回到平安京后,不禁感谢晴明一直把莹草当做奶妈使用。
“还好咱们寮里的莹草姐姐是奶妈。”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49 191211

最近,晴明给不知火觉醒了。

但晴明被她的觉醒皮吓到了。

”阿离呢!这是谁家的夜店女郎啊!“

”……阿爸?“


“晴明大人?大人?阿爸你醒醒啊!!!!”

座敷掐着晴明的人中。

“爹!快来啊!还有书翁!赶紧来记下阿爸的遗嘱啊!!!”

萤草用蒲公英砸了晴明几下。

晴明毫无反应。

啊不对,有心跳了。

“我死以后。由玉藻前来掌管寮内财务……八岐大蛇辅助……“

说完晴明就嗝屁了。

”爹!用错技能了!我来!桃华灼灼!“

桃花妖察觉不对。

啊,晴明又醒了。

”阿离,以后不许用这个皮肤,给我换回原皮。“

”好的阿爸。“

最近,晴明给不知火觉醒了。

但晴明被她的觉醒皮吓到了。

”阿离呢!这是谁家的夜店女郎啊!“

”……阿爸?“


“晴明大人?大人?阿爸你醒醒啊!!!!”

座敷掐着晴明的人中。

“爹!快来啊!还有书翁!赶紧来记下阿爸的遗嘱啊!!!”

萤草用蒲公英砸了晴明几下。

晴明毫无反应。

啊不对,有心跳了。

“我死以后。由玉藻前来掌管寮内财务……八岐大蛇辅助……“

说完晴明就嗝屁了。

”爹!用错技能了!我来!桃华灼灼!“

桃花妖察觉不对。

啊,晴明又醒了。

”阿离,以后不许用这个皮肤,给我换回原皮。“

”好的阿爸。“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48 191210

小天狗最近满面春风。
 原因是晴明最近开出来了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针女。
 晴明一口气升到十五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天狗笑得一脸癫狂,“老子也是有六星六号位暴击针女的SP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玉藻前不想说话。

“我四星时有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破势都没说什么。太嚣张了哦,小天狗。”

晴明今天还开出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青女房,但没想好怎么用。

“额……等凑齐两个给大蛇试试?毕竟唯二的六星暴击御魂在大舅和小天狗身上。”

八岐大蛇:“……”


#话说,青女房适合哪个式神啊?

小天狗最近满面春风。
 原因是晴明最近开出来了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针女。
 晴明一口气升到十五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天狗笑得一脸癫狂,“老子也是有六星六号位暴击针女的SP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玉藻前不想说话。

“我四星时有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破势都没说什么。太嚣张了哦,小天狗。”

晴明今天还开出一个六星六号位暴击青女房,但没想好怎么用。

“额……等凑齐两个给大蛇试试?毕竟唯二的六星暴击御魂在大舅和小天狗身上。”

八岐大蛇:“……”


#话说,青女房适合哪个式神啊?

Koch43
【寮日常,續‧禁句】小小草草地...

【寮日常,續‧禁句】
小小草草地更一下鬼使黑怎麼收屍...我是說,收尾的~
──
→ 回顧:【寮日常,禁句】

【寮日常,續‧禁句】
小小草草地更一下鬼使黑怎麼收屍...我是說,收尾的~
──
→ 回顧:【寮日常,禁句】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47 191209

“那啥,晴明大人。”
虫师犹豫了一下。
“怎么啦?”
晴明有些疑惑。
“您说要去采访风神大人,那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虫师又检查了一遍纸笔。
“晴明。”
晴明一转身,是古笼火。
“答应了虫师的,可一定要做、到、啊~”
古笼火的笑容有些危险。
“就是啊大人!”
妖狐也掺了一脚。
“答应小生的大天狗大人,怎么还没来呢?”

晴明:“……”
“现、现在就去!”

我非,怪我咯?

“那啥,晴明大人。”
虫师犹豫了一下。
“怎么啦?”
晴明有些疑惑。
“您说要去采访风神大人,那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虫师又检查了一遍纸笔。
“晴明。”
晴明一转身,是古笼火。
“答应了虫师的,可一定要做、到、啊~”
古笼火的笑容有些危险。
“就是啊大人!”
妖狐也掺了一脚。
“答应小生的大天狗大人,怎么还没来呢?”

晴明:“……”
“现、现在就去!”

我非,怪我咯?

イ相星提灯

【双龙】夫夫性向一百问

出卷人:金鱼姬
  答题夫夫:荒、一目连
  观众:虫师、古笼火、金鱼姬、荒川之主、苍风一目连、般若、御怨般若。

1 请问您的名字?
荒:“荒。”
连:“一目连。”
2 年龄是?
荒:“……”

连:“我不知道呢。”
3 性别是?
荒:“男。”
连:“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荒:“沉默寡言,极度冷漠。”

连:“荒总是说我过于温柔了呢。”
5 对方的性格?
荒:“上一题说过了。连太温柔了。”
连:“荒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冷漠罢了。”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荒:“时间不记得了。在连守护的那个村子。”
连:“是那个村子哦。般若有印象的。”
般若...

出卷人:金鱼姬
  答题夫夫:荒、一目连
  观众:虫师、古笼火、金鱼姬、荒川之主、苍风一目连、般若、御怨般若。

1 请问您的名字?
荒:“荒。”
连:“一目连。”
2 年龄是?
荒:“……”

连:“我不知道呢。”
3 性别是?
荒:“男。”
连:“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荒:“沉默寡言,极度冷漠。”

连:“荒总是说我过于温柔了呢。”
5 对方的性格?
荒:“上一题说过了。连太温柔了。”
连:“荒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冷漠罢了。”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荒:“时间不记得了。在连守护的那个村子。”
连:“是那个村子哦。般若有印象的。”
般若:”啊对!我记得!“

御怨:”我也是。“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荒:“看起来比较柔弱。”
连:“年轻的神,看起来像经历过什么严重的事情,但似乎并不是一个冷漠的神。”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荒:“没有明确哪一点。就像是全身心的喜欢。”
连:“我也是哦。”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荒:“没有。”

连:“没有。”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荒:“好。”
连:“我觉得还蛮好的哦。”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荒:”就叫连。“
连:”荒。“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荒:“无所谓。”
连:“都可以的。”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荒:“鹿。纯洁美好。”
连:“狮子。生气的话会很可怕。”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荒:“看看连想要什么。”
连:“一缕微风?”

荒:”足矣。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荒:“连把自己送我可好。”
连:“……//////。我没什么特别想要的。荒送什么都可以。”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荒:“没有。”
连:“没有。”
17 您的毛病是?
荒:“太冷漠。”
连:“荒总说我为自己想的太少。。”
18 对方的毛病是?
荒:“为别人想的太多,太不珍惜自己。”
连:“没有哦。”
19 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荒:“整夜整夜地站在神龛外眺望人类的村庄。”
连:“太仇视人类。”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荒:“显出想要屠村报仇的想法。”
连:“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守护人类。”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荒:“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连:“都做了。”
金鱼姬:“啧啧啧……”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荒:“风神神龛。”
连:“我的神龛。”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荒:“像平常一样。”
连:“有点心跳加速。”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荒:“刚认识没多久。”
连:“才刚认识。”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荒:“那个神龛,和我的幻境。”
连:“荒说了哦。”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荒:“最美的夜空。”
连:“荒想要什么就送什么。”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荒:“我。”
连:“荒。”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荒:“无法描述。”
连:“不知道怎么说啊。”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荒:“爱。”
连:“爱。”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荒:“‘人类是美好的’。”
连:“如果荒认为人类全是恶人,那我就很难办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荒:“不会发生这种事。”
连:“放手。“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荒:“不能。”
连:“可以。”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荒:”找他。“
连:”等他。“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荒:“困的时候,那种有些迷茫的表情。”
连:“刚洗完澡的时候……。”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荒:“手牵手。”
连:“抱着一起睡。”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荒:“一起看星星的时候。”
连:“清晨醒来,第一眼便是他。”
39 曾经吵架么?
荒:“吵过。”
连:“吵过。”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荒:“人类究竟是好是坏。”
连:“不可以覆灭人类。”
41 之后如何和好?
荒:“冷战。”
连:“冷战一段时间,或是我去找他。”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荒:“神明没有转世之说。”
连:“如果有自然是还是希望的。”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荒:“连安好的时候。”
连:”为我一人点亮一片天。“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荒:“珍惜。”
连:“不确定。”

荒:”是唯我独享的温柔。“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荒:“只想着怎么造福人类的时候。”

连:“一脸暴虐的时候。”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荒:“风信子。”

连:“满天星。”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荒:“没有。”

连:“没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荒:“没有。”

连:“只有一只眼睛。”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荒:“公开的。”

连:“公开的。”

大蛇:“是高天原的一段佳话。”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荒:“能。”
连:“能。”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荒:“攻。”
连:“受”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荒:“顺其自然。”
连:“不知道。”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荒:“满意。”
 连:“满意。”
54 初次H的地点?
  苍连:“神龛。”
55 当时的感觉?
荒:“很舒服。”
连:“……//////。”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荒:“诱人。”
连:“很认真”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荒:“早安,连。”
 连:“早安,荒。”
58 每星期H的次数?
荒:“七次”
连:“不好意思说。”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荒:“十次。”
连:“我尽量。”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荒:“不知道怎么形容。”
 连:“……////////。”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荒:“……”
连:“不说。”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酒吞:“全身上下。”
  茨木:“……////////。”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荒:“很香。”
连:“好看。”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荒:“喜欢。”
连:“……////////喜欢。”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苍连:“神龛。”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荒:“晴明的庭院,和源氏的黄泉之塔。”
连:“挚友决定就好。”
荒川:“你tm别过来啊!!!!!”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荒:“都有。”
 连:“都有。”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连:“看着我。”
连:“看着他的脸。”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荒:“没有。”
 连:“没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荒:“反对。那没有意义。”
连:“反对。靠肉体维持的爱情不值得。”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荒:“请他看看流星雨。”
连:“没有谁喜欢送死吧”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荒:“不会。”
连:“会有一点点……”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荒:“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连:“我也没有。”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荒:“擅长。”
连:“不擅长。”
75 那麽对方呢 ?
  酒吞:“不擅长。”
  茨木:“擅长。”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荒:“都可以。”
 连:“没有这种约定。”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荒:“都喜欢。”
 连:“……////////。”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荒:“不行。”

 连:“不行。”
79您对SM有兴趣吗?
 荒:“值得试试。”
 连:“不是很喜欢。”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荒:“随他。”
 连:“那我也不会继续纠缠着荒。”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荒:“不要脸。”
连:“是无耻之徒的做法呢。”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荒:“精虫上脑会失去理智。”
连:“体力跟不上。”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荒:“高天原会议厅。”
连:“//////”
八岐大蛇:“……”
御馔津:“也就荒大人敢这么干了。”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荒:“有。”
连:“没、没有吧//////?”
荒:“有。”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荒:“不知道。”
连:“荒还是没有表情哦。””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荒:“没有。”
连:“没有。”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苍连:“那种事情,荒没有干过。”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荒:“连这样的。”
连:“荒这样的。”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荒:“符合。”
连:“符合。”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荒:“有。”
连:“不是很想回答呢。”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苍连:“失去眼睛之后。”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荒:“是。”
连:“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荒:“嘴唇。”
连:“额头。”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荒:“锁骨。”
连:“脸颊。”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荒:“咬他脖子。”
连:“看着荒的眼睛。”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荒:“连真好看。”

连:“大脑一片空白。”
97 一晚H的次数是?
荒:“没数。”
连:“不知道诶。”
苍连:“三次最少。”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荒:“我来。”

连:“荒来。”
99 对您而言H是?
荒:“休闲时的消遣。”
连:“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荒:“有你,足矣。。”
连:“风将会永远陪伴你。”

观众席。
般若:“啧啧啧,欺负我没CP,一个个都没羞没躁的。”
御怨般若:“你可少说两句吧。”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46 191208

晴明正在吐血。
星熊童子也在吐血。
“晴明大人啊……”星熊童子欲哭无泪,“依咱看,咱下次还是不要去过问鬼王和茨木的家事了。”
“嗯。”晴明点了一份毛血旺,“我打算下次去问问前辈家的荒和一目连。”
“风神大人吗?”虫师很兴奋,“晴明大人一定要记得叫我去哟。”
“嘁。”古笼火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翻了一个,“我也去。省的风神一不小心被隔壁家的预知神明拐跑了你前辈在那里哭。”
“当然。”晴明伸了个懒腰。
他听见庭院里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声音。
“……星熊。”
“怎么了?晴明大人?”
“我们院子里是不是有些声音?”
“……”
“是不是别人家的鬼王和茨木又来了?”

晴明正在吐血。
星熊童子也在吐血。
“晴明大人啊……”星熊童子欲哭无泪,“依咱看,咱下次还是不要去过问鬼王和茨木的家事了。”
“嗯。”晴明点了一份毛血旺,“我打算下次去问问前辈家的荒和一目连。”
“风神大人吗?”虫师很兴奋,“晴明大人一定要记得叫我去哟。”
“嘁。”古笼火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翻了一个,“我也去。省的风神一不小心被隔壁家的预知神明拐跑了你前辈在那里哭。”
“当然。”晴明伸了个懒腰。
他听见庭院里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声音。
“……星熊。”
“怎么了?晴明大人?”
“我们院子里是不是有些声音?”
“……”
“是不是别人家的鬼王和茨木又来了?”

イ相星提灯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百天・阴阳之守

最初来到平安京是两个月之前的事,。
 独自一人来到庭院的安倍晴明,那是还只是个孩子。
 因为不清楚式神稀有度,就连抽到R也很高兴。
 不会看也看不懂攻略、不会配御魂,连式神技能都不清楚,就茫茫然走进来觉醒之塔,踏进御魂一层。
 雪女那时戴心眼,总是努力降下暴风雪,打下一点点少的可怜的御魂。
 “雪女!雪女!”
 晴明高高兴兴地拖着一包觉醒材料。
 “你看你看!你的觉醒材料够了!”
 于是雪女高高兴兴的觉醒了。

隔了一段时间。

“姑姑!来觉醒啦!”

姑获鸟慈爱地抚摸着晴明的头顶:“好。”

这个时候,姑获鸟刚刚四星。

2019...

最初来到平安京是两个月之前的事,。
 独自一人来到庭院的安倍晴明,那是还只是个孩子。
 因为不清楚式神稀有度,就连抽到R也很高兴。
 不会看也看不懂攻略、不会配御魂,连式神技能都不清楚,就茫茫然走进来觉醒之塔,踏进御魂一层。
 雪女那时戴心眼,总是努力降下暴风雪,打下一点点少的可怜的御魂。
 “雪女!雪女!”
 晴明高高兴兴地拖着一包觉醒材料。
 “你看你看!你的觉醒材料够了!”
 于是雪女高高兴兴的觉醒了。

隔了一段时间。

“姑姑!来觉醒啦!”

姑获鸟慈爱地抚摸着晴明的头顶:“好。”

这个时候,姑获鸟刚刚四星。

2019年9月1日晚,24级的初非晴明迎来了第一只ssr式神,八岐大蛇。

晴明手中的蓝票一下子全部掉到地上,然后他一下子跪了下来。

“……”

“……人类,汝之头脑,是否健全?”

“大蛇啊!”晴明诈尸似的一骨碌爬起来,“不枉我一百零四抽,你可算来了啊!”

于是当天八岐大蛇的宵夜实晴明作为新手上线时得到的、全寮上下的唯一一个黑蛋,升了普攻“魂魄碎裂”。

隔一天,玉藻前。

隔一天,花鸟卷。

再隔一天,少羽大天狗。

2019年9月20日阴阳师三周年,雪童子,妖刀姬。

2019年10月14日,玉藻前六星。

2019年10月30日鬼王酒吞童子召唤活动,荒川之主。

2019年11月2日,晴明拜别师父“清风”,出师礼不知火。

2019年11月23日,八岐大蛇六星。

……

2019年12月4日,37级的晴明来到平安京满一百天。

这时的晴明已经懂得队伍搭配、御魂选择了。

也已经被别人称为大佬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急急如律令!”


我在平安京等你。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39 191202

晴明很颓废。
非常颓废。
隔壁博雅图鉴满了一半,而他,五十抽一个SSR都没有。
“啧,这是对舅舅不满了?”
玉藻前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哪有哪有哪有,不敢不敢不敢~”
晴明赔着笑脸。
“晴明大人不难过,我们陪你!”
山兔蹭着晴明的腿,萌萌哒塞给他一个和果子。
“这是金鱼做哒,晴明大人快尝尝!”
“嗯,谢谢山兔。”
晴明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非呢?
因为遇见你们,用尽了我所有的好运。

晴明很颓废。
非常颓废。
隔壁博雅图鉴满了一半,而他,五十抽一个SSR都没有。
“啧,这是对舅舅不满了?”
玉藻前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哪有哪有哪有,不敢不敢不敢~”
晴明赔着笑脸。
“晴明大人不难过,我们陪你!”
山兔蹭着晴明的腿,萌萌哒塞给他一个和果子。
“这是金鱼做哒,晴明大人快尝尝!”
“嗯,谢谢山兔。”
晴明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非呢?
因为遇见你们,用尽了我所有的好运。

イ相星提灯

【感恩节特辑】 感恩有你们,作为我前进的信仰

现实中必有挫折。

每当这时,想想自己的小破寮,总会觉得舒心许多。


感恩你们,伴我前进。

现实中必有挫折。

每当这时,想想自己的小破寮,总会觉得舒心许多。


感恩你们,伴我前进。

Koch43

【寮日常,禁句】
鬼使黑,有些話真的不能亂說。

【寮日常,禁句】
鬼使黑,有些話真的不能亂說。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32 191125

晴明最近看了《柱灭之刃》,被动漫的情绪感染了,哭着回到了庭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斗技又输了。

“你们都别理我……让我一个人哭一会……呜呜呜呜……”

晴明遣散了所有式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抱着纸哭。

“晴明大人!不要把纸都用掉了!寮里预算不够了!”

小白远远的喊了一声。

“小狗别煞风景!”

博雅抹掉鼻血。

晴明在哭。

晴明的眼角微红,紧紧抿着唇,手上攥着纸,脸庞因为哭泣的原因略微透出些红来,肩膀轻轻地一抽一抽,泪珠挂在睫毛上,显得格外动人。

嗯,哭泣的晴明也很好看呢。

可爱,想*。

源博雅这么想着,鼻血流的更欢了。


“……博雅,你暴露了。”

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天狗。

晴明最近看了《柱灭之刃》,被动漫的情绪感染了,哭着回到了庭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斗技又输了。

“你们都别理我……让我一个人哭一会……呜呜呜呜……”

晴明遣散了所有式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抱着纸哭。

“晴明大人!不要把纸都用掉了!寮里预算不够了!”

小白远远的喊了一声。

“小狗别煞风景!”

博雅抹掉鼻血。

晴明在哭。

晴明的眼角微红,紧紧抿着唇,手上攥着纸,脸庞因为哭泣的原因略微透出些红来,肩膀轻轻地一抽一抽,泪珠挂在睫毛上,显得格外动人。

嗯,哭泣的晴明也很好看呢。

可爱,想*。

源博雅这么想着,鼻血流的更欢了。


“……博雅,你暴露了。”

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天狗。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31 191124

晴明最近看了《二哈和他的白○师尊》,紧急购置了两箱纸,和无数用于打扫的式神小纸人。

并且,晴明最近突然很想杀掉宠物小院里的那只毛色油光发亮的阿柴。

“晴明!使不得啊使不得!”源博雅死死拖住晴明,“那只狗死了御魂怎么办!小天狗还在等六号位六星暴击爆伤针女呢!”

“让他等!我今天一定要杀狗!你们谁也别拦着我!”晴明还想扑过去。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发出了 脸黑 。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举起了 平底锅 。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把 平底锅 对着 安倍晴明 的 后脑勺 打了下去 。

系统提示:【神眷】您的好友 小天狗 成功触发 多段暴击 10000+。

系统提示:玩家 安倍晴明 已死亡 。

系统提...

晴明最近看了《二哈和他的白○师尊》,紧急购置了两箱纸,和无数用于打扫的式神小纸人。

并且,晴明最近突然很想杀掉宠物小院里的那只毛色油光发亮的阿柴。

“晴明!使不得啊使不得!”源博雅死死拖住晴明,“那只狗死了御魂怎么办!小天狗还在等六号位六星暴击爆伤针女呢!”

“让他等!我今天一定要杀狗!你们谁也别拦着我!”晴明还想扑过去。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发出了 脸黑 。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举起了 平底锅 。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小天狗 把 平底锅 对着 安倍晴明 的 后脑勺 打了下去 。

系统提示:【神眷】您的好友 小天狗 成功触发 多段暴击 10000+。

系统提示:玩家 安倍晴明 已死亡 。

系统提示:玩家 小天狗 获得 非气 10000000+。

“晴明大人,玩笑过分了。我是天狗,不是狗。小白才是狗。”

小天狗微笑着收起从正在炒菜的荒川之主手上抢来的平底锅。

“小白不是狗!是狐狸!”

——来自被忽略的小白。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28 191121

晴明最近很纠结。

非常非常纠结。

他觉得自己抽不到鬼切是源赖光的错,把人家气回大江山了。

而且,晴明觉得源赖光有点渣。

因此,他很想揍源赖光,但又不敢。

毕竟是博雅的亲哥哥。万一晴明的下手导致他和博雅闹掰失去这个真心朋友,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没事啊晴明,你揍吧,”晴明旁边的博雅说,“我看源赖光那家伙不爽很久了。”

“……”妖刀姬冷静地思考了一下,“晴明大人,我建议您可以放心下手。”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晴明会长寮里的鬼切说,“先砍了再说。”

“源家的阴阳师,”晴明好友家的茨林说,“没有几个是好东西。”

“就是就是!”晴明前辈家的茨木说,“挚友!看我捏爆他,为你报仇!”...

晴明最近很纠结。

非常非常纠结。

他觉得自己抽不到鬼切是源赖光的错,把人家气回大江山了。

而且,晴明觉得源赖光有点渣。

因此,他很想揍源赖光,但又不敢。

毕竟是博雅的亲哥哥。万一晴明的下手导致他和博雅闹掰失去这个真心朋友,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没事啊晴明,你揍吧,”晴明旁边的博雅说,“我看源赖光那家伙不爽很久了。”

“……”妖刀姬冷静地思考了一下,“晴明大人,我建议您可以放心下手。”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晴明会长寮里的鬼切说,“先砍了再说。”

“源家的阴阳师,”晴明好友家的茨林说,“没有几个是好东西。”

“就是就是!”晴明前辈家的茨木说,“挚友!看我捏爆他,为你报仇!”

“嘁,晴明,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晴明的酒吞碎片说,“等本大爷回来了,第一个烧死他!”

“嗯。”晴明隔壁的鬼王酒吞点了点头,“那是必须的。”

“连我都敢骗,源家长子是翅膀硬了。”八岐大蛇淡淡的说,“晴明,你为何迟迟不下手呢?”

“我对这个人没有好印象。”小天狗皱着眉头,“他老是让博雅离妖怪远一点。我又没害过博雅。”

“源赖光?谁?我没什么印象。”玉藻前想了想,“是我当年差点烧死的阴阳师吗?”

“是啊。”晴明前辈家的烬天玉说,“所以为什么我当年没有灭了源家呢。”

所以,综此上述,源氏阴阳师源赖光,是一个值得碎尸万段的男人。

晴明得出了这个结论。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27 191120

#恭喜玛丽苏成功退散!


玛丽苏病毒的可怕威力已经退散了,大多数阴阳师和式神都只留下了一点后遗症——比如把头发染得五彩缤纷跟彩虹似的。

博雅脸黑的就像晴明的脸啊呸是晴明厨房里的锅。

小天狗气的就像抽不到SSR的晴明。

妖狐……妖狐已经三天没理小天狗了。

神乐……神乐已经保持诡异笑容三天了。

花鸟卷和烟烟罗……已经在和隔壁青行灯进行深刻的文学交流了。

被糊了一脸羽毛的晴明很想哭。

“我堂堂京都最强阴阳师……颜面何存……”

他感叹到。

“可是,大人没有脸啊?”

白童子发出来自灵魂的质问。

“……”

黑童子点了点头。

“终于正常了。”

化鲸松了口气,努力洗掉自己尾巴鳞片上花花绿绿的涂料。

“我都干了些什么?撮合博雅大人和小天...

#恭喜玛丽苏成功退散!


玛丽苏病毒的可怕威力已经退散了,大多数阴阳师和式神都只留下了一点后遗症——比如把头发染得五彩缤纷跟彩虹似的。

博雅脸黑的就像晴明的脸啊呸是晴明厨房里的锅。

小天狗气的就像抽不到SSR的晴明。

妖狐……妖狐已经三天没理小天狗了。

神乐……神乐已经保持诡异笑容三天了。

花鸟卷和烟烟罗……已经在和隔壁青行灯进行深刻的文学交流了。

被糊了一脸羽毛的晴明很想哭。

“我堂堂京都最强阴阳师……颜面何存……”

他感叹到。

“可是,大人没有脸啊?”

白童子发出来自灵魂的质问。

“……”

黑童子点了点头。

“终于正常了。”

化鲸松了口气,努力洗掉自己尾巴鳞片上花花绿绿的涂料。

“我都干了些什么?撮合博雅大人和小天狗?我不会被杀掉吗?”

座敷童子在风中凌乱。

以此类推,凌乱茫然姨母笑的式神还有很多。


“终于是结束了啊。”

玉藻前发出来自长辈的感叹。

“这个小破寮,终于是恢复正常了。”

“我本来还想再烧平安京一次来着。”

“大舅?!冷静冷静冷静啊!!!”

“……别紧张,只是为了驱除病毒而已。”


『生着九尾的女人穿着华丽的和服,站在鸟居上,以扇掩面,微微一笑』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26 191119

#庭院里的玛丽苏病毒就要退散喽(也许吧)


转眼,距玛丽苏病毒的全面大爆发已经过去两天了。

晴明庭院里幸存的式神只有玉藻前和雪童子。就在昨天,姑获鸟为了救一个孩子,不幸也染上了玛丽苏。


不过今天的情况好像好了一点。

因为般若正常地回来了,只是平时别在头上的那个面具还是五彩斑斓的,手上脚上也还涂着五颜六色的指甲油。

“哇~感觉发生了许多很令人没面子的事情呢~”

这天早晨,般若打了个哈欠,抱着面具和一大盒喜糖回到了庭院。

“般若!我是谁!”

雪童子从屋顶上探出头来。

“诶~是雪童子呀~快来和我一起玩吧~”

雪童子松了口气。

这个语气,这个态度,是般若本人没错了。

雪童子又松了口气。刚准备下去,突然脚一滑踩到...

#庭院里的玛丽苏病毒就要退散喽(也许吧)


转眼,距玛丽苏病毒的全面大爆发已经过去两天了。

晴明庭院里幸存的式神只有玉藻前和雪童子。就在昨天,姑获鸟为了救一个孩子,不幸也染上了玛丽苏。


不过今天的情况好像好了一点。

因为般若正常地回来了,只是平时别在头上的那个面具还是五彩斑斓的,手上脚上也还涂着五颜六色的指甲油。

“哇~感觉发生了许多很令人没面子的事情呢~”

这天早晨,般若打了个哈欠,抱着面具和一大盒喜糖回到了庭院。

“般若!我是谁!”

雪童子从屋顶上探出头来。

“诶~是雪童子呀~快来和我一起玩吧~”

雪童子松了口气。

这个语气,这个态度,是般若本人没错了。

雪童子又松了口气。刚准备下去,突然脚一滑踩到自己的冰面,摔了下去。

他刚好头朝下摔。角卡住了。卡在了地里。

玉藻前:……

雪童子:……

般若:……

“没关系噢~我什么都没看见噢~”

般若用面具挡住了脸,给玉藻前足够的时间把雪童子拔出来。

这时,晴明和姑获鸟回来了。

姑获鸟:母爱buff全面开启。

“玉藻前!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小孩子!你看看你,都把他打进地里了%Θ#£%ηかλ……”

此处省略姑姑育儿经验啊不对是说教一万字。

晴明:……

“我的脸……没了……”

这是晴明回屋前的最后一句话。


Koch43

【寮日常,名字】
我說那個被附到鬼切身上的惡鬼...

【寮日常,名字】
我說那個被附到鬼切身上的惡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