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打什么tag

15浏览    5参与
浮空甲

粉色斑点章鱼(R)

晋江上点辰的BOSS求生日记之不能出现在晋江的长评、

触手向

没有任何需要sc的地方

碳 的 同 素 异 形 体

ao3神秘代码20720672,翻车后请自行前往。

阿辰的文和评论真的很好看哒,进了ao3吃完肉也顺便点个链接试阅一下嘛(另外晋江骚操作到10月16日所有评论只有作者和评论者自己能看到)

晋江上点辰的BOSS求生日记之不能出现在晋江的长评、

触手向

没有任何需要sc的地方

碳 的 同 素 异 形 体

ao3神秘代码20720672,翻车后请自行前往。

阿辰的文和评论真的很好看哒,进了ao3吃完肉也顺便点个链接试阅一下嘛(另外晋江骚操作到10月16日所有评论只有作者和评论者自己能看到)

浮空甲

皮西可西x布加拉提-3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最后一篇。

绿JJ又出幺蛾子……窒息。

就是把BOSS和马尼亚可那篇删了我都能理解,删这篇长评算啥回事……草,不给女装吗?

——

“初次见面,皮西可西前辈。”保拉冲前辈打着招呼,笑得可爱极了。
渔网袜可以理解,但皮西可西不太能理解保拉的一身叛逆少女装——他是指少女这一部分。
他们——直属BOSS的一直拖延还没有名字的小队成员,全都是迪亚波罗的分-身,都侧面反应了迪亚波罗的一些本性。
迪亚波罗终于不满足偷偷摸摸的‘多维’了吗?皮西可西忍不住感慨。
“那么我开始了,前辈。”保拉高高兴兴地说,绯红之王停止发动,她...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最后一篇。

绿JJ又出幺蛾子……窒息。

就是把BOSS和马尼亚可那篇删了我都能理解,删这篇长评算啥回事……草,不给女装吗?

——

“初次见面,皮西可西前辈。”保拉冲前辈打着招呼,笑得可爱极了。
渔网袜可以理解,但皮西可西不太能理解保拉的一身叛逆少女装——他是指少女这一部分。
他们——直属BOSS的一直拖延还没有名字的小队成员,全都是迪亚波罗的分-身,都侧面反应了迪亚波罗的一些本性。
迪亚波罗终于不满足偷偷摸摸的‘多维’了吗?皮西可西忍不住感慨。
“那么我开始了,前辈。”保拉高高兴兴地说,绯红之王停止发动,她拔出枪干脆利落地向布加拉提的脑袋射击。
【撞人设了啦!】他一边在脑海中抱怨一边在现实中按下布加拉提的脑袋:“走!”,在多次为马尼亚可夺取代价过程中培养出的默契让布加拉提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不与之为敌。【迪亚波罗懒得亲自过来就算了,捏个人设也不愿意吗喂!说起来你的脸是谁设计的?看起来还不错。】
【不错个屁!】保拉快气死了,【吉良那个□□怕不是把○○都□□了!】她咆哮道,皮西可西脚一滑,差点就撞上了流弹。
很好,非常多维。
【我总觉得前辈在想非常失礼的事情。】保拉恢复了乖巧可爱的模样,作为报复,原本只针对布加拉提的子弹也加入迫害皮西可西的行列。
“十八甜品店!我请客!”皮西可西扬声道,示意布加拉提先走。“我跟她谈谈。”
“皮西可西前辈,你这样让我很难办的。”保拉笑嘻嘻道,“这是我的职责诶。”
“不过这次我什么也没看到哦,快走快走。”她将枪重新插回腰间。
【防吞】
【我说前辈你行不行啊?】保拉啃着蛋糕在心底吐槽,【毒品组都被干掉了诶!你问个问题还得这么折腾?要不干脆我把你俩一起做掉你回去和BOSS马尼亚可三人行去算了。】
【卡还我。】皮西可西扯了扯嘴角。
【好好好我闭嘴。】保拉拉上了嘴上的拉链。
派人出来活动不给钱的老板是屑。(确信)
【你当我没问过吗……啧。】皮西可西抱怨,拉上拉链的保拉丢给他一对白眼。
【防吞】
“布加拉提,你到底在追查什么?”皮西可西揉了揉额角,“这次你一定得告诉我。”
布加拉提沉默不语。
“保拉把任务交接给我了,她喜欢提前行动。”皮西可西干脆道,“不管你现在在探查什么,先停下。我还不想亲手处决你。”
“我说前辈你这样犯规哦。”保拉从街角探出脑袋,嘴角还沾上了点奶油。
两张不记名储值卡向她砸去,“你这种敲诈勒索的举动才违规!”他没好气道,保拉冲他飞了个吻,愉快地消失了。
“有些事情是不被允许知晓的。”皮西可西说,勾起了嘴角,“而我擅长踩线。”
“我的下属尚没有因此丧命的。”
布加拉提有些想笑,为皮西可西难得的傲气,但他没笑成。
毒品组已成尘埃,马尼亚可的死因似乎另有缘由。他本是不想让自己的犹疑影响皮西可西,但是……
“……马尼亚可呢。”他干涩道。
你已经忘掉马尼亚可了吗?
“那家伙死而复生了。”皮西可西愉快道,“我可没有说错。”
……诶?!
虽然折腾得鸡飞狗跳,但不是身份暴露就万事好说。
【隐患排除,皮西可西和他的恋人继续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耶!】保拉欢呼。

浮空甲

皮西可西x布加拉提-2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1-3,当时拆成三篇长评坑阿辰加更了XD

这篇是皮西克西和布加拉提躺一张床上谈论马尼亚可。

原定是另一版事后谈论,但因为明天要搞毒品组就放弃了。

——

“是吗?”皮西克西反问。热爱生命,温柔,还有口是心非,这说的是谁?别说皮西克西了,就是马尼亚可本人在这里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就是你眼中的马尼亚可啊……”

“不。”布加拉提偏了偏头,挪动身子更好地看着皮西克西。身上的被子因为他的动作改变了分布,但还不到需要重新调整的程度。“我已经察觉到了……马尼亚可并不是这样的人。”“在你眼里马尼亚可是怎么样的呢...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1-3,当时拆成三篇长评坑阿辰加更了XD

这篇是皮西克西和布加拉提躺一张床上谈论马尼亚可。

原定是另一版事后谈论,但因为明天要搞毒品组就放弃了。

——

“是吗?”皮西克西反问。热爱生命,温柔,还有口是心非,这说的是谁?别说皮西克西了,就是马尼亚可本人在这里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就是你眼中的马尼亚可啊……”

“不。”布加拉提偏了偏头,挪动身子更好地看着皮西克西。身上的被子因为他的动作改变了分布,但还不到需要重新调整的程度。“我已经察觉到了……马尼亚可并不是这样的人。”“在你眼里马尼亚可是怎么样的呢?”

似乎被他惊住,又或者只是在整理思绪,(其实是在考虑如何说出真实的谎言),皮西克西沉默了一会儿,用一句总结开了头:“马尼亚可是个人如其名的疯子。”

他这个总结和马尼亚可给布加拉提的印象实在是相差太大了,让他忍不住“啊?”了一声。

“我跟他相识很久了。”真话。

“在进入小队的时候,我只觉得他有些活泼过头。”真话。

皮西克西非常轻易地就露出了头疼的表情。“刚见面的时候他就开始挑战上司。”他愉快地用上司替代了迪亚波罗误导布加拉提,嘴角含笑。“或许是太过年轻了。”

战斗狂吗?完全看不出来。

马尼亚可失败了,显而易见。

“他那个人……怎么说呢,喜欢挑战存在可能的不可能。他不在乎下位和失败,只要他主导了过程。”

“我总觉得我常常把伤痕累累的他从哪里捡回来,但仔细想想也没有几次。那家伙总算还有点分寸。”

“……你很宠马尼亚可呢。”

皮西克西完全不知道布加拉提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自然流露出来的亲密姿态,于是他的思考没有任何结果。

他放弃了。

“你说他热爱生命……他只是有些厌烦这种轻易而无意义的杀戮吧。但是没办法,毕竟是(迪亚波罗)布置下来的任务。”

“而且马尼亚可还挺讨BOSS喜欢的。”他发出了一声嗤笑。作为直属于BOSS的干部,有个比他还讨BOSS喜欢的部下的确值得他嗤笑。然而布加拉提却不觉得皮西克西会为此嗤笑,也许是因为皮西克西对马尼亚可的感情,也许……只是他单纯地认为皮西克西不是这样的人。

布加拉提不愿深究。

“他有一段时间尝试探寻BOSS的真名。”他说,想了想又补充道,“没有避着BOSS。”

听起来当真是人如其名的疯子,布加拉提沉默,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失踪了一段时间,没有事。”想着最近的事情,皮西克西轻松地说出绝对的真实。

“他很得BOSS喜欢。”所以现在,皮西克西得为马尼亚可扫尾……算了,现在看来并不赖。

“是吗?”布加拉提无意识地抓紧了皮西克西的手。

皮西克西短促地笑了一声,越过布加拉提关掉了床头的灯。

“看来我说的有些多了。”就着残留在视网膜上的灯光,他在布加拉提的额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睡吧,别影响明天的状态。”

在他这一吻下,布加拉提渐渐放松了下来。

是了,不管怎么样,明天就是真正的报复。

 

浮空甲

皮西可西x布加拉提-1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1-3,当时拆成三篇长评坑阿辰加更了XD

写作业写到吐搬运放松一下。

——

“不,不是现在。”皮西克西压住了布加拉提的肩。

布加拉提重新坐下,这场小小的争执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你说得对,不是现在,风波还没有过去。”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眼若坚冰。“谢谢你的情报。”他发自真心地感谢道。

皮西克西抿着唇,对他的感谢有些冷淡:“马尼亚可是我的部下。”

“抱歉。”布加拉提愣了一下,嘴角绽放了一抹轻松的笑意:“无意否认你和马尼亚可的羁绊。”

他探身拥抱对方,“无论如何,非常感谢。”

在马尼亚...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皮布1-3,当时拆成三篇长评坑阿辰加更了XD

写作业写到吐搬运放松一下。

——

“不,不是现在。”皮西克西压住了布加拉提的肩。

布加拉提重新坐下,这场小小的争执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你说得对,不是现在,风波还没有过去。”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眼若坚冰。“谢谢你的情报。”他发自真心地感谢道。

皮西克西抿着唇,对他的感谢有些冷淡:“马尼亚可是我的部下。”

“抱歉。”布加拉提愣了一下,嘴角绽放了一抹轻松的笑意:“无意否认你和马尼亚可的羁绊。”

他探身拥抱对方,“无论如何,非常感谢。”

在马尼亚可已经死去的现在,唯有这点他绝不退让。

他已经为接下来微妙的针对做好了准备,但皮西克西只是简单地回抱了他。

“回头联系。”

在皮西克西转头离去之时,布加拉提听到一声语气微妙的“马尼亚可”。他捏紧了手中毒品组的情报,没能看到对方脸上古怪的笑意。

 

和皮西克西搭档是一种享受。

尽管存在没有替身的缺憾,但皮西克西无疑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坐稳了干部之位。他的脑子里仿佛装满了所有替身的情报,行云流水的计谋不断大大减轻了布加拉提的工作量,甚至可以支持皮西克西一连干掉好几个替身使者。

这是一次失误,但好在这失误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在看到尸横遍野中站立的皮西克西,布加拉提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他想起了马尼亚可。

“暂时停下吧。”他脱口道,欲盖弥彰地重复了一遍:“皮西克西,我们需要暂时停下来。”

他看见皮西克西露出了几分似曾相识的厌恶神色,但是忽然想明白的他没有去思考那熟悉感的来源,他抓住了灵感的尾巴。

“我们行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尽管现在情况已成定局,对毒品组小范围的针对是被BOSS所默许,可扩大打击范围会导致局面的动荡,而这显然不被允许。现在还不是让毒品组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的时机。

布加拉提忽然想起了他在何处见过皮西克西的神色了……是马尼亚可,他也曾经露出过那种忍耐般的厌恶神色。

……付出代价从来没有时机之说。所谓的“时机”,不过是活人在自己的生活和夺取代价之间寻求的平衡点。

皮西克西拒绝了布加拉提的提议。

“你为什么这么急躁?”

皮西克西愣了一下,撕掉了染血的衣袖。

枪械的硝烟依然萦绕在他身上,但皮西克西脸上那混合着忍耐的厌恶不见了。这让布加拉提感到几分错乱的荒谬。尽管是马尼亚可的上司,皮西克西显然并不厌恶杀戮。他理智,冷静,并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布加拉提,你知道暗杀小队吗?”他冷静地问道,却没有给布加拉提回答的时间:“暗杀小队,拥有两个死而复生的队员。”

他捂住嘴,发出了极力压抑却依然倾泻而出的闷笑。

他可真是一个好上司,替下属打好复活补丁的皮西克西想。

“就按你说的来吧。”皮西克西放下手,将面庞从发丝中释放,“我有些急躁了。”他坦然承认。

他欺身迫近布加拉提,眼眸中还残留着些许嘲讽的笑意:“然而你又在透过我看着谁?”

丢下惊雷般的话语,他与布加拉提错身而过。“我先走了。”

谢了,马尼亚可。

浮空甲

意见、风评和名字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尝试给阿辰引流(?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陆续放出,我记得还有一篇(没发出去的)触手?

我怎么那么喜欢触手(。)

——

马尼亚可对自己的老板认同度其实还蛮高的,虽然那是一个喜欢给别人套上项圈的混蛋——众所周知。

他不在乎这个。

……但是马尼亚可现在对自己的老板很有意见。

“这都是第几场清理了?”他抱怨道,指尖的刀片划过人体的气管。“这场粉末造成的混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好烦。”

意见之一,就算割气管是最安静最省力还不容易溅到血的杀人方式,来了这么几场也很烦的。

但现场没人听他抱怨,最后一个没倒在地上的混混拼了命地向巷口的...

晋江上JOJO BOSS求生日记的长评,尝试给阿辰引流(?

阿辰的文和长评都很好吃哒!快去看看!

陆续放出,我记得还有一篇(没发出去的)触手?

我怎么那么喜欢触手(。)

——

马尼亚可对自己的老板认同度其实还蛮高的,虽然那是一个喜欢给别人套上项圈的混蛋——众所周知。

他不在乎这个。

……但是马尼亚可现在对自己的老板很有意见。

“这都是第几场清理了?”他抱怨道,指尖的刀片划过人体的气管。“这场粉末造成的混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好烦。”

意见之一,就算割气管是最安静最省力还不容易溅到血的杀人方式,来了这么几场也很烦的。

但现场没人听他抱怨,最后一个没倒在地上的混混拼了命地向巷口的逃去,街上的灯光仿佛是触手可及的生机。

【我记得前几天你对清理还兴致勃勃。】迪亚波罗一针见血地指出他的问题:【善变的家伙。】

“让你跑掉的话我可是有麻烦的啊。”看在是最后一个的份上,马尼亚可拧断了混混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痛快。

得了吧,哪有什么生机,做出这种事情,乖乖去死比较不会给人添麻烦。

氧气含量约21%的空气从断裂的气管中不断泄出,死亡的噩梦在现实中不断逼近,他身后的蠢蛋们会在恐惧中慢慢死去。马尼亚可应该去一个个补刀送他们下地狱完成这场清理,但他只倚靠在巷口听那逐渐削弱的嗬嗬声和老板聊天。

再补刀的话身上的衣服就可惜了,马尼亚可还挺喜欢这件衣服的。

“这是我的错吗?为什么小巷这么适合清理?”马尼亚可愤怒道,“之前在那个小巷里我的名誉受到严重侵害,还做了一晚上的噩梦。”他控诉。

意见之二,他的风评受害。

【把肉芽种上。】迪亚波罗冷酷地说,不但不体贴下属的心情,甚至对下属进行了无情的嘲讽:【你这种家伙还会做噩梦?】

马尼亚可沉默了一会儿,身后死亡的喘息已经消失。在这种绝对的安静下,他开始讲述那场噩梦。

“我梦到我在深海之下。过强的水压压迫着我的胸腔,我无法呼吸,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他不同寻常的沉默让迪亚波罗有些惊异,因此迪亚波罗没有吐槽被水压压迫的马尼亚可应该早就烂掉,而是选择继续倾听对方状似轻松的讲述。

“我拼命挣扎,但我被束缚住了,成为了一只巨大章鱼的猎物。”

“他的腕足柔韧有力,表皮有着圆圆的斑点,感觉很有嚼劲。”说到这迪亚波罗仿佛听到了似有似无的吸溜声,他忍不住扶额,压抑不住内心中吐槽的欲望。【你没咬上去?】

他的吐槽竟然得到了极其认真的回复:“没有,腕足太粗了,我口腔没有活动的空间,咬不动。”

马尼亚可有些恼火:“而且那家伙也不知道有几个腕足,一只捆在我的腰间,用吸盘吮吸我的肚脐眼,”他的声音慢慢低沉沙哑起来,“一只玩弄着我的乳头,还有一只侵犯……噗——”

链接被迪亚波罗挂断了,成功耍了迪亚波罗一把的马尼亚可喷笑出声。

妈的!立刻想到马尼亚可现在的心情,不小心挂断电话的迪亚波罗重新进行链接。【你他妈是思春了吧!】

“对啊,”马尼亚可对此十分坦然:“那只章鱼可是粉色霉斑款式的。”

艹!

迪亚波罗又一次挂断了电话。

意见之三,性生活严重缺失。

 

“马尼亚可?”布加拉提迟疑地喊道。

马尼亚可转头,布加拉提看到了他耳廓中的无线耳机。“你没有打扰什么,上次也没有。”

他幽幽地说,对于意见之二耿耿于怀。

“呃……”不知道如何作答的布加拉提盯了一会儿他脚旁被拧断脖子的尸体的面目,“你同伴呢?”

不对,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去便利店了,现在应该在游戏厅。”马尼亚可叹气,“你也是为了他们而来吧。”他把问句说成了肯定,“我已经全解决了。”他扬了扬脑袋示意巷子内部。

“全部?”已经对马尼亚可有了一定信任的布加拉提没有进去,只问道。

“最后一个。”马尼亚可指了指脚旁的尸体。“方便的话帮我提醒一下我的同伴,他应该在xx街的那家游戏厅,大概一眼就能看到。”

布加拉提欣然应下,转身的时候听到了背后之人的低语。

“早点安定下来吧,我对杀人这件事已经厌倦了。”

在马尼亚可死后,布加拉提常常想起这句话,还有那场不知因何而起的对话。

“BOSS?BOSS是个好人。”面对询问方诧异的目光,马尼亚可甚至还能笑得轻松。

“我的‘心’在他那。”他说,那双带着黑道特色的眼睛也温柔起来。“——他给了我性命。”

【我觉得我的风评被害了。】——by迪亚波罗。

你的珍爱之物落入了BOSS手中,是这样吗,马尼亚可?

布加拉提最终默然。

【‘恐惧之源’不配拥有风评。】马尼亚可吐槽,而且——

【我这可是在表明心迹啊,迪亚波罗。】

迪亚波罗立刻放弃了这场争论。

(害羞的迪亚波罗真可爱。)

 

“你他妈是属狗的吗?”迪亚波罗恨道,处理着身上见血的牙印。选择性地遗忘了昨晚他也一样很兴奋。

马尼亚可没有提醒他这一点,他只是扯了扯脖子上的项圈,用沙哑的嗓音回答:“是啊,需要我摇屁股吗?”

“恶犬也会向主人摇尾巴吗?”迪亚波罗哼笑。

“会动用恶犬的主人竟然会对此感到意外吗?”马尼亚可继续反问,扑倒迪亚波罗,又被他翻身于上。

“你怎么不去死?”迪亚波罗盯着他的眼睛,拽着他的项圈满怀恶意地询问。

“那你得先给我取个新名字。”一点也不为迪亚波罗的话受伤,马尼亚可的手臂缠上迪亚波罗的脖颈,看起来得意非凡。

“皮西克西!”迪亚波罗咬牙切齿地喊道。

马尼亚可一愣,一点也没辜负他的新名字,爆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

他还想继续夸他可爱,但那可爱已经被迪亚波罗拆吃入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