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不起我又来污染tag了

8浏览    3参与
Mutinous SCP member

最后两张是某某书院
画的很丑我知道(捂脸)

最后两张是某某书院
画的很丑我知道(捂脸)

Mutinous SCP member
姓名:Never 性别:“男”...

姓名:Never 性别:“男” 身高:178(兄弟里最矮的)
职业:摄影师 身份:邪教徒/非职业杀手
戴面具是因为有点(和宇宙一样大的点)害怕陌生人
和其他人关系:和Agusur是朋友(塑料姐妹花),家中长子(被两个弟弟照顾的哥哥)
性格:内冷外热、初次见面话不多(内心十分紧张)
喜好:狗、大狗、超大的狗、恶魔(???)讨厌苦瓜或者胡萝卜(吃了以后会自闭、奄奄一息甚至抑郁)极其害怕被吓,会被吓到宕机。
能力:在一定时间内创造出任何东西
其他:是个脸盲和路痴
可以雇佣他(一般不要钱,除非是儿童)
会唱歌,也会画画(但容易害羞)
悄悄地求一下ask₍ᐢ •⌄• ᐢ₎

姓名:Never 性别:“男” 身高:178(兄弟里最矮的)
职业:摄影师 身份:邪教徒/非职业杀手
戴面具是因为有点(和宇宙一样大的点)害怕陌生人
和其他人关系:和Agusur是朋友(塑料姐妹花),家中长子(被两个弟弟照顾的哥哥)
性格:内冷外热、初次见面话不多(内心十分紧张)
喜好:狗、大狗、超大的狗、恶魔(???)讨厌苦瓜或者胡萝卜(吃了以后会自闭、奄奄一息甚至抑郁)极其害怕被吓,会被吓到宕机。
能力:在一定时间内创造出任何东西
其他:是个脸盲和路痴
可以雇佣他(一般不要钱,除非是儿童)
会唱歌,也会画画(但容易害羞)
悄悄地求一下ask₍ᐢ •⌄• ᐢ₎

沉迷冷cp开拓

三角提现(二)

      「这座城市其实很漂亮。​像是幼年偷偷从阁楼上翻出的万花筒,每一面都是如此绚烂夺目,让人眼花缭乱,只不过打碎后空空如也,毫无看头。」

        他沿着阶梯一步步走进地铁站。白日之下下水道口旁的废纸与易拉罐​不会显得太刺眼。闪身绕过差点撞上的棒球小子,和他身后面含歉意的母亲打个照面,康斯坦丁侧身挤过匆忙跑走连领带都没系好的上班族,贴在一对有幸得到座位的老夫妻面前,填满这钢铁怪物的最后一丝缝隙。

      ...

      「这座城市其实很漂亮。​像是幼年偷偷从阁楼上翻出的万花筒,每一面都是如此绚烂夺目,让人眼花缭乱,只不过打碎后空空如也,毫无看头。」

        他沿着阶梯一步步走进地铁站。白日之下下水道口旁的废纸与易拉罐​不会显得太刺眼。闪身绕过差点撞上的棒球小子,和他身后面含歉意的母亲打个照面,康斯坦丁侧身挤过匆忙跑走连领带都没系好的上班族,贴在一对有幸得到座位的老夫妻面前,填满这钢铁怪物的最后一丝缝隙。

        过往的人们永远忙碌地奔向下一个目的地,无论是学校公司,还是医院银行,或是婚姻,或是家庭——

        或是死亡。​

        康斯坦丁几乎是踮着脚尖立在哥谭地铁​的过道上。人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不留情面地打在彼此身上,随着怪物满足地合上它各处的进食口,他们的血液与肥肉也随之晃荡。

        他能听到骨头“嘎吱嘎吱”的响声​,说明这怪物已有些年头。为了消化而分泌出的黏液悄无声息地依附在他袖子和裤脚上,散发着难以忍受的腐烂酸臭。好吧,它要开动了。

        黑色的隧道流出暗红的血液,软化,膨胀,迅速长出了大大小小的肿瘤,原本静止的胃壁开始有起伏地向他缩减,他能轻而易举地说出自己风衣上多了多少皱褶,拿出去估计像刚在洗衣机里脱过水一样。他逐渐体验到自己非常熟悉的禁锢和窒息感,早上潦草吃下的面包都能吐出来(即便它比房东太太的假牙还硬)。

      「它就是个怪物。然而自己还得主动往里跳。」

        混杂着肿块与血流的肉块不断翻滚、挤压,​无数双手从层层叠叠鲜红的颗粒和绒毛中伸出,干瘦却强劲有力,从四面八方推着你前进。然而它们的伸展速度又是如此迅疾,似乎下一刻就刺入你的肩膀,把你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脚底下的血肉裂开嘴巴,露出残缺且长着黑斑的泛黄尖牙以及粗长厚实的舌头,行动迟缓却又急切地想将你完完整整卷入腹中。你一步踩在软肉上,一步踩在硬齿上,下一步踩空就能干脆利落结束生命,也结束一世苦难。

​      「该死的......要驱使这具常年不运动的身体加速奔跑简直比开车还累......」

        离开启的移门还有​一步之遥,康斯坦丁似乎瞥见某个黑色修女服里伸出的枯手。

      「​艹。操操操操操操。不,等一下!」

      「不!!!!!!!!!!​」

        “呼哈……呼哈……”

        在移门关上​的最后几秒,康斯坦丁跌跌撞撞地冲出地铁,跪倒在地上。

        去他的上帝保佑。


        康斯坦丁裹紧他的风衣,趁着四下无人注意钻进小巷。亮黄色的警戒带效果很好,或者说留在这里洗不去的大滩血迹效果很好,如今连围观的人都没有。

       他开始好奇​自从蝙蝠侠出现后,哥谭的警察局到底有几次独立处理死亡案件。

       康斯坦丁点燃香薰,引导着白雾画出符咒。其实最好用的还是荣耀之手,不过这东西实在不好找,硬件缺失的他如今只能模棱两可地通过现场大致推测杀害手法再判断是哪个恶魔又跑出来了。

        “你这样可不符合规定,先生。”

        蹲在地上的康斯坦丁正前倾向地面观察仅有的血迹,过于专注的他差点直接趴倒在地。

      「为什么连一个流浪汉的到来都没有发现?小约翰,地铁里的幻想把你吓到失禁了还是对你下了什么变成怂包孬种的咒语?」

        压低帽檐的大胡子壮汉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脸,单薄的浅绿色运动外套和黑色休闲裤估计没法帮他撑过这个冬天,但不管怎么说,他作为流浪汉的气息还是太干净了。

        “你是想举报我好挣点什么外快吗,伙计?”

        “不,当然不会。先生,您要知道哥谭警察从来不会为这种事浪费他们能搜刮到的每一分钱,而我只是个身无分文的流浪汉......”

        康斯坦丁转过身,从风衣里侧掏出昨晚喝酒剩下为数不多的零钱向流浪汉挑眉示意。

        “这个?”

        “不,先生,我怎么会是那意思呢......”流浪汉一边说着一边取过绿纸票揣进口袋里,“只是连警察都看不出什么,先生你又能发现什么呢?”

        康斯坦丁已经起身,这种杀害方式就和往别人身体里塞个炸弹没什么两样,烟花绽放,一点有用的痕迹也不会留下,倒是残存的气味还有些用。他撩起警戒线走到日光下,逐渐逼近刚才推到外头观察的流浪汉面前,直到他们的距离和蝙蝠侠夺烟的距离一样。

        分毫不差。

       “应该说蝙蝠侠还什么都没找到。顺便给你个建议,下次还是换个伪装吧,luv。”

        流浪汉站在原地,望着康斯坦丁慢条斯理地掏出他从未变过的丝卡香烟点燃,顺着风吹起他风衣角的方向走远。良久,他将鸭舌帽压低,双手插进口袋,攥着康斯坦丁刚才给的零钱,也朝着相反方向离开了案发现场。


蝙蝠洞内。

管家:老爷,如果您想学克拉克先生用视线把小甜饼盯出个洞再蘸牛奶吃的话,我不介意亲自上手帮您完成这一步。

布鲁斯:阿福?

管家:我在,老爷。

布鲁斯:你觉得我流浪汉的伪装成功吗?

管家:当然成功。老爷您不都因此收到他人善意的捐助了吗?

布鲁斯:那是康斯坦丁给我的。他建议我换个伪装。他看出来了。

管家:康斯坦丁?是上次那个驱魔人吗?他……

布鲁斯(打断,喃喃自语):果然我下次应该直接用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接近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