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手

1004浏览    97参与
北野沢橘
《对手》//林彦俊&times...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这周有点忙就没写那么多啦



北野要去期中考啦 



观文愉快!^ ^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这周有点忙就没写那么多啦




北野要去期中考啦 




观文愉快!^ ^

北野沢橘
《对手》//林彦俊&times...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BGM:爱的积分-刘宇珊


大家记得去qq音乐帮阿俊投票啊!!!


观文愉快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BGM:爱的积分-刘宇珊


大家记得去qq音乐帮阿俊投票啊!!!


观文愉快

北野沢橘
《对手》//林彦俊&times...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BGM:恶作剧-王蓝茵


我来啦 北野考完试带着她的文来啦


观文愉快!❤️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BGM:恶作剧-王蓝茵


我来啦 北野考完试带着她的文来啦


观文愉快!❤️

Lin

对手

我慌乱迷茫不知所措的我,我害怕担忧震惊恐惧的我,一夜之间改变。只是为了赢,那么谁不赌一把?不会再第二了,我是第一!

我慌乱迷茫不知所措的我,我害怕担忧震惊恐惧的我,一夜之间改变。只是为了赢,那么谁不赌一把?不会再第二了,我是第一!


北野沢橘
《对手》//林彦俊&times...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搭配bgm食用更愉快哦^ ^

BGM:对手-林彦俊

终于马好了将近2000字啦

观文愉快!

《对手》//林彦俊×你//校园向

搭配bgm食用更愉快哦^ ^

BGM:对手-林彦俊

终于马好了将近2000字啦

观文愉快!

北野沢橘
这里北野 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觉...

这里北野 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觉得试一下写写这篇连载文吧(对手这个mv我真的太喜欢了!)高三党 可能没有什么时间更文 先发个预告预热一下吧~

文灵感来自对手mv及多年看偶像剧的脑洞

解释权最本人所有 文🈲️二改

接下来 观文(预告)愉快吧~

《对手》预告:


“你这么倔,那,我希望下一次可以在国际班看见你。”

“我一定会考进国际班的!我是不会认输的!”


“我们来打个赌好了,我要是追上你的话,你就做我女朋友好了。”

“做你个大头鬼啦!”


稍纵即逝的青春

我当你唯一的对手


这里北野 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觉得试一下写写这篇连载文吧(对手这个mv我真的太喜欢了!)高三党 可能没有什么时间更文 先发个预告预热一下吧~

文灵感来自对手mv及多年看偶像剧的脑洞

解释权最本人所有 文🈲️二改

接下来 观文(预告)愉快吧~

《对手》预告:


“你这么倔,那,我希望下一次可以在国际班看见你。”

“我一定会考进国际班的!我是不会认输的!”


“我们来打个赌好了,我要是追上你的话,你就做我女朋友好了。”

“做你个大头鬼啦!”


稍纵即逝的青春

我当你唯一的对手



普普simple

去了阿俊拍对手的观夕平台,夕阳很好,很快乐

永不失联的爱

他是在回想去年今日的时候,才发现他所想的去年今日已经不再是去年而是前年了。

说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可他站在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家的别墅面前,恍惚觉得,好像自己还在前年今日,仿佛这匆匆走过的两年,只是一场美好而虚幻的梦。

22寸的旧行李箱停在脚边,凌晨的冷意和风紧紧包裹住他,10月的北京,风和上海一样刺骨,要将他从美梦拖到现实。

推开门的一刻客厅一片漆黑。

没有人在等他,这是理所当然。

行李箱在地板上发出声音,和无数次在家门外的辗转,在机场旁的彳亍一样,叫嚣着自己是唯一忠实的伴侣。

是万籁寂静,孤独而苍凉。

他于是负气...

去了阿俊拍对手的观夕平台,夕阳很好,很快乐

永不失联的爱

他是在回想去年今日的时候,才发现他所想的去年今日已经不再是去年而是前年了。

说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可他站在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家的别墅面前,恍惚觉得,好像自己还在前年今日,仿佛这匆匆走过的两年,只是一场美好而虚幻的梦。

22寸的旧行李箱停在脚边,凌晨的冷意和风紧紧包裹住他,10月的北京,风和上海一样刺骨,要将他从美梦拖到现实。

推开门的一刻客厅一片漆黑。

没有人在等他,这是理所当然。

行李箱在地板上发出声音,和无数次在家门外的辗转,在机场旁的彳亍一样,叫嚣着自己是唯一忠实的伴侣。

是万籁寂静,孤独而苍凉。

他于是负气地把他孤独的守护者留在大厅,找出手机插上耳机走向二楼。

寝室很大,很空,两张单人床上除了未拆除的床垫外干干净净,被室友摆满东西的桌子上只留了一张白布,是随时可以抛弃主人的纯净模样。

他和衣躺下。
有一点硬。
前年今日他在前途未卜的练习室里挥汗如雨,凌晨时分躺在地上,洁癖被丢在一边,声乐老师的批评在耳边回响,练习室最后一瓶纯净水被喝掉,他揉着淤青的膝盖,人群的喧嚣越来越远,练习室的灯从外面被人关掉,一片黑暗笼罩下,他摸到太阳穴上的濡湿。

咸的,是汗。

去年今日,他在地球另一端的酒店里等第二天的通告,澳洲春天夜晚的凉意透过百叶窗丝丝缕缕钻进他的外套,他缩成一团,怎么捂都捂不热自己,干脆套上棉服缩进大大的被子里,泳池边男男女女穿着泳衣互相拥抱,接吻,高层的玻璃把尖叫隔绝在外,只剩下花花绿绿的重影和舞动的四肢,他想说点什么,嗓子却痒的发疼。

终于到了今年今日,大别墅外终于是真的寂静,钟表的声音被放大无数倍,像巨大的黑洞,要把人吸进去。

他却在没有被子和床单的单人床上,获得了一夜好眠。

甚至忘记了关掉音乐摘掉耳机,就这样裹着大衣,睡到天光乍破。

他以为自己会梦到点什么,好梦也好,噩梦也罢,但事实是什么也没有。

耳机里的声音已经从一开始隔绝万物的摇滚变成了抒情的男声。
"你给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失联的爱"
曾经喜欢的男歌手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尖锐,他不得不手忙脚乱的摘掉耳机,甚至忘了找出口袋里的手机按暂停。

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是很喜欢"永远"这个词的。
"我们要做永远的好朋友"
可是说着这句话的人因为他的转校就再也没接过他电话。
"我们可以永远做同桌吗"
问这个问题的人也因为年华似水被拍在时光的浅滩上

如果他还是十四年前的国小生,可以对着喜欢的女生说永远爱你的承诺,那么对于二十四岁的林彦俊而言,连承诺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更遑论永远。
这个词说出口,就意味着失信,因为它承担了太多的不该有的期待和爱意。
他害怕获得,也害怕失去。

被爱着是一种莫大的幸运,所以他不再祈求更多。

永远有什么关系呢,旅途一起走过,就已经很快乐了。

掀开被子的时候,阳光透进来的角度有些不近人情,堪堪洒在他眼上,他用手挡了挡。

    他突然无法顾及心里难言的复杂心绪。
    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昨晚睡着的时候,窗户紧紧的闭着,遮光窗帘遮住了了外面的树影。
    窗帘是他自己挑的,深蓝的纯色布料,厚厚的一层,早晨的阳光从不会打扰他。
   而此刻阳光透过大开的窗户直喇喇地打在他脸上,窗台上那支玫瑰被安置在泛黄的英文报纸里,玫瑰的清香和晨风挟裹的秋天的清爽扑面而来。

而下一秒,锁住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他看到玫瑰的主人拿着他的水杯从外面走进来,粉色的卫衣和白色牛仔裤一步步,踩着阳光铺好的道路走向他,木质的地板传来的脚步声像他的心跳,一步一下,让他来不及顾及自己衣冠不整的形象,只一心平复莫名奇妙停不下的笨蛋心脏。

而他终于能在他逼近之前镇定地开口:
"陈立农"

他把水递给他,温热的触感从一个人的指尖传向另一个冰凉的指尖,
"你昨晚没盖被子,喝点热水小心感冒"

而他终于没空机会自己的心跳,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东西落下了,找公司拿的钥匙"

"我也落下了"

像是想要解开他的疑惑,他伸手推开衣柜的门,从并不属于他的抽屉里摸出一只公仔。

"是帮尤长靖拿的吗"
"是我的,你没回来的时候,我们换了宿舍"

他突然没空理会他说的话,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被那只小小的公仔所吸引。

是一只小海狮,或者说,一只曾经属于他的小海狮。

有一段时间,大厂是允许粉丝呆在外围的,他还在低位圈徘徊,每天回宿舍的时候都能被陈立农的粉丝的尖叫吓到一震,开玩笑说再也不要和他一起走了。

"下次我们走楼层间那个小路",陈立农如是说,他以为是玩笑话,但而后他们真的每次走小路回宿舍。
所以有一天被粉丝叫住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
不仅因为地理位置,还因为粉丝喊的是"林彦俊",他的名字。
他有些震惊的回头,女生很惊喜地跳起来说
"你要加油!我们一定会送你出道的!"

比到这个阶段他已经不太在乎输赢了,也可能因为他的排名实在离出道有一些距离,但他还是转过来对那个小小的女生笑了一下说谢谢。

像是被鼓动,她从包里拿出一只小小的海狮,
"海狮不会害怕的"

本来是不可以接粉丝礼物的,但陈立农看着他消瘦的脸庞,伸手替他接下。
"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是你的独家福利哦",他对粉丝笑。

女生的眼角有点湿润,感激的说"农农也要加油!"

后来有一段时间,陈立农因为网络上的谣言萎靡不振,凌晨的时候,他听到下铺传来的啜泣声,小小的,可怜又懂事的啜泣声。

他翻身下床,从箱子里摸出那只用隔尘布包好的公仔,掀开被子坐在他身旁,把公仔塞到他手里

"陈立农,不要害怕"

然后陈立农翻身过来抱住他,双手抓住他的睡衣埋进他怀里大哭起来。
他用被子盖住了两个人的头。

然后这只被泪水汗水摸的脏兮兮的公仔,就从林彦俊的私有物变成了陈立农和林彦俊的私有物。

有时候还会像小刺猬一样盯着他说,它是我们的了,你不要想独占。

现在这只公仔躺在陈立农的手里,外面还封了塑料隔尘袋。

这下他终于有时间从回忆里挣扎出来看陈立农的脸,阳光的,灿烂的,青春洋溢的,快乐的脸。

他突然不敢直视,双手绞着大衣的衣摆坐起来,垂头问他
"拿到了,要走了吗"

"不要"
"还有什么也忘掉了吗"
"你"

他抬头,那支玫瑰已经从窗台被移到了他手上。

"海狮找到了,所以他的另一个主人要跟我回家吗?"

玫瑰花瓣的边缘因为阳光已经有些发黑,但是中心还是在露水滋润下看起来娇艳欲滴。

他突然有些不懂陈立农,说好要做他弟弟的人现在这是,要做什么呢?

但他还是在一片迷茫中被陈立农拉着手接受了那只驮着玫瑰的笨笨海狮,坐上陈立农的车的时候才发现行李箱已经被安放在后座了。

cody姐踩上油门,好像只是下一秒,他已经换了一个城市,到了陈立农的新家。

"不是我的,是我们的。"
他诧异地回头,cody姐和她的车已经绝尘而去,只剩下陈立农拉着的他的箱子,和被他拉着的陈立农,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所有者是他的房子。

"房产证上我写了你的名字。"

他被推进去的时候还有些懵,一百平的房子看起来不大不小,三室两厅,容纳他们两个人刚刚好。

从北京到上海,他觉得这才是一场更莫名其妙的梦。

"你不要看看哦,我真的有好好布置诶。"

陈立农没有说谎,因为这整个房子都是他喜欢的风格,很明亮的客厅和厨房,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的是满天星的干花,电视屏幕不大不小,是他刚刚好喜欢的尺寸,地板是原木的,简约而自然。

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而他终于推开这间房门不再是原木色而是白色的房间,心中的怪异感随着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消失,随之而来的是难以言说的感动。

两张上下床紧紧挨在一起,靠门的上床上铺了蓝色条纹的床单,被子被铺的整整齐齐。枕头上放着一排整整齐齐的海狮,靠左的墙壁,黄色的桌子延展出来,上面码着林彦俊曾经分享的书单,墙上贴着专辑的海报,最新的一首还贴心的换成了单人海报。

桌子的中间放着他们在韩国拍的不为人知的合照。
浴室里是他喜欢的无香型沐浴露和洗发水。

是大厂的宿舍。
他突然不懂陈立农,又突然好像懂了陈立农。

"这个是你第三次公演的时候换的床单诶!我觉得那个最好看就买了这个啦!不过单人床太小了还是做书房好了……"

他转过头看着陈立农一直说话的嘴角,微微上扬的,快乐而得意的样子。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陈立农?

"上海的房很贵耶!我只付了首付还要还房贷诶。"

故作抱怨的表情很明显,但他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多少"
"什么"
"房贷。你不是说我是另外一个户主吗"

陈立农突然笑了,伸手揽住他。
"你还日租就好了"

他在他嘴角亲了一下。
"今日份可以了哦"

突然地,林彦俊拉了一下他的领子,长太高真的很费力,所以林彦俊还垫了一下脚尖。

很轻的一个吻落在陈立农嘴角,还有他的脸红的解释

"明天,要去公司,先预付。"

所以他才说,林彦俊才是最可爱的大笨蛋。

睡的时候陈立农骂林彦俊是笨蛋
"你的音乐一直没关诶!快没电啦笨蛋"

一天的循环之后屏幕上的歌神奇的停在了他拔耳机的那一首,他们一人一只耳机,听eric的声音从数据线里传出来,
"尽快回来,想听你说,说你还在。"

他伸手抱住了陈立农。
他还是说不了永远。
但是如果可能,他会尽力给你,他最多的爱。

@毛毛和果子 生日快乐














到底是承安还是林曦?

黄明昊×你//对手



灵感来源于:对手 林彦俊.

BGM 对手


“咻——”

一架纸飞机划过天空。


微风轻轻拂过树叶。

几片嫩叶落在少年的身旁。


“诶,”

他坐起身,将一个小玩意递到你面前:“我折的,好看吧”


少年笑得灿烂,手中拿着的纸飞机,也一同变得美好。


“咻咻咻”


他举着纸飞机在你面前挥来挥去。


“诶,你好幼稚啊”

你伸手想要抓住它,手臂却不够长。


“小短手,略略略…”


他将纸飞机高举过头顶,朝你做着鬼脸。


你踮着脚,抓着黄明昊的衣服,“你给我!”


他跳下台阶,举着纸飞机跑开。


“黄明昊你别跑!”


你跟在他身后,跑步一直很慢的你根本追不上他。...



灵感来源于:对手 林彦俊.

BGM 对手



“咻——”

一架纸飞机划过天空。


微风轻轻拂过树叶。

几片嫩叶落在少年的身旁。


“诶,”

他坐起身,将一个小玩意递到你面前:“我折的,好看吧”


少年笑得灿烂,手中拿着的纸飞机,也一同变得美好。


“咻咻咻”


他举着纸飞机在你面前挥来挥去。


“诶,你好幼稚啊”

你伸手想要抓住它,手臂却不够长。


“小短手,略略略…”


他将纸飞机高举过头顶,朝你做着鬼脸。


你踮着脚,抓着黄明昊的衣服,“你给我!”


他跳下台阶,举着纸飞机跑开。


“黄明昊你别跑!”


你跟在他身后,跑步一直很慢的你根本追不上他。


“好啦,不跑了不跑了”


你扯着黄明昊的衣角,伸手拿到了他的纸飞机。


他笑着刮了刮你的鼻子,“为了个纸飞机追着我追了那么远”


“说明你的魅力比纸飞机还少啊”


你趴在栏杆上,踮着脚,用力将纸飞机飞出去。


“你这一天天的就知道损我,你就是打定了我不会欺负你!”


“厚颜无耻!”


你转过身仰着头和黄明昊对视,“你那天没有欺负我?!”


“但你嗲毛的时候很可爱啊”


江边的风微微吹起他的头发,夕阳打在少年的侧脸上仿佛为他镀上一层金光。


“昊”


“嗯?”


你走在他前面,忽然停下脚步“我要出国了,我考上了。”


“好事啊,什么时候出国?”


“后天”


“黄明昊,”

你坐在车上,扭头看着坐在你旁边的人,“你,有没有舍不得我?”


“有啊,很舍不得呢”


他的手悄悄地靠近你,“出了国,要记得我,我会是你永远都甩不掉的对手”


你扑进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和呼吸。


THE END.


Miss wu

“你不觉得,能够知道要去哪里,比快速到达某个地方更重要吗?”

慢慢来

送给你

也送给我

加油喔^ ^

“你不觉得,能够知道要去哪里,比快速到达某个地方更重要吗?”

慢慢来

送给你

也送给我

加油喔^ ^

路易易易子

对手 (bgm:林彦俊-对手)

  “咔!”


  导演满意地喊出这结束的信号。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了。女主角收拾着剧本和助理聊着天下班了回酒店休息。


  “你说这个剧本的剧情也太俗套了,这剧能火吗?”女演员一边抱怨着,一边无可奈何。


  这个剧本讲的什么呢?不过是一个俗套的校园恋爱故事。


  高中生女主角沈和男主角谢本来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类人,因为沈在的理科快班不开政治课,选修了政治的沈不得不到楼下的平行文科班读政治。因为班级安排的插班座位在最后一排,而沈的个子并不高,所以老师让沈与坐在她前面的文科班少有的男生谢换了位置。前后桌早已超过安全距离,在一天天的学习生活中感情不断加深,从友谊,到暗生情愫,直...

  “咔!”


  导演满意地喊出这结束的信号。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了。女主角收拾着剧本和助理聊着天下班了回酒店休息。


  “你说这个剧本的剧情也太俗套了,这剧能火吗?”女演员一边抱怨着,一边无可奈何。


  这个剧本讲的什么呢?不过是一个俗套的校园恋爱故事。


  高中生女主角沈和男主角谢本来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类人,因为沈在的理科快班不开政治课,选修了政治的沈不得不到楼下的平行文科班读政治。因为班级安排的插班座位在最后一排,而沈的个子并不高,所以老师让沈与坐在她前面的文科班少有的男生谢换了位置。前后桌早已超过安全距离,在一天天的学习生活中感情不断加深,从友谊,到暗生情愫,直到有一个雨夜放学后,沈将自己唯一带的伞塞给淋着雨路过操场的谢后跑回了家,发现谢加到了她的QQ,于是沈告白了,谢也答应了。两个人在一起后,沈每天会在夜自修课间看谢跑步,两人在放学后的操场并肩躺在草坪上,看着星星谈天说地,在深夜一起打游戏,一起诉说心事,一起努力学习,一起为了梦想和未来奋斗。


  看,多么俗套,爱情发展的有理有据顺理成章,结局也是终成眷属皆大欢喜,仿佛这个故事本就该这么发展。


  “小沈,你说这个故事是你的亲身经历改编成的,这就是你的恋爱故事吗?”导演问编剧。


  编剧笑了笑,反问道:“你想知道真实的故事吗?”


  真实的故事就没这么俗套了,它没有这么完美的结局,没有顺利的经过,甚至没有这么深的感情。


  当时我的最好的朋友脱单了,我开玩笑说也要找个男朋友,不然得多寂寞啊。朋友每天晚上拉我和她男朋友去逛操场――当然我只是一个为防巡逻抓情侣的老师的挡箭牌罢了。就这样我遇到了谢,他在操场跑步,一圈又一圈。我也不知道操场这么多人,我怎么就会看到他。


  “哦他啊,之前跟我是一个高中的。”不仅是我朋友的高中同学,甚至还是她男朋友的好朋友。巧极了,太巧了。我的视线随着他一直走回他的班级,9班。而我下周要去的班级正好也是9班。后来我们一起打了游戏,在他不知道我的情况下,我们四个和另一个朋友一起打了游戏,我玩的辅助,而正好他主玩射手,真的好巧。


  但是政治老师换位置这件事却是我从没想到过的。我完全知道是福还是祸,一切不在我计划内的事情都让我紧张。但是没关系,很巧的是,他的同桌甚至是我的初中同学。他的桌上很乱,他把大摞的书理好堆在一角然后站了起来,我拿着我的书坐在了他的座位。他的座位乱,但是不脏。他的课桌下放着他的装球鞋的袋子。他爱踢足球,体育课总是和球队的人一起踢,甚至每周三饭点前的活动时间也会去踢球。因为很巧,我的一个同学也在球队,所以我总是装作很巧地路过看他踢球。


  他喜欢在操场奔跑,我总是去偷偷看,不管是踢球,还是每天晚上夜跑。时间久了他也就知道了,但是也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开始有意无意躲避我的视线。我当然知道我这样像变态偷窥狂一样的行为并不是什么好的行为,但是我依旧会习惯性的,即使在食堂,也会很巧的就找到他在哪。事实上除了看着他,我和他并没有任何交流,我和他真正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即使坐在前后桌。


  然后终于在那一天,那天雨非常大,夜自修结束后他依旧在操场跑步,地上放包的地方没有伞。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执着,我第一次,在他跑完两圈休息的时候站在远处对他喊“雨这么大,你这样下去会淋湿的!”


  “啊?”他愣了一下,也许是没有想到我会跟他说话。“会感冒的!”“哦我没事的。”他这样说着,并且作势要继续跑下去。


  而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把我自己撑着的雨伞往他书包边一扔,然后转身就跑,好像是怕他追上来,又好像是怕被雨淋湿。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淋湿了,我骗爸爸我把伞丢在了教室。我偷偷在晚上打开手机,却收到了好友申请,和几条消息,前几条来自我的朋友,她告诉我他向她要了我的QQ,她知道我对他有好感,所以就给了。那么可想而知这个申请来自谁。


  后几条是他发来的。


  “在吗?”


  “加我”


  “我是谢”


  “快,有话和你说”


  在确定同意好友前我心里出现了一万个想法。他会说什么,感谢我吗?拒绝我吗?


  或者和我表白吗?可能的吧?毕竟这么久他早就该知道我的心意了!说不定今晚的事会让他对我也很有好感!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即使是万分之一的这个可能我都计算在内。我却没算到他的反应。


  我点下同意好友申请,回复他


  “不好意思啊刚才到家”


  “你淋雨回家了?”过了一会儿他回复了。


  “没有啊我爸来接我的”


  “你挺傻的”


  “你不用把伞给我的”


  怎么回复呢?他攻势汹汹,每一个字都像是陷阱,我反复打字又删去,想在这场拉锯战里获胜。


  “是挺傻的哈哈”


  而下一个问题像是把我留在大雨里一样,让我被淋得狼狈不堪。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突然笑了,但是手却像冻僵了一样动也动不了。该怎么回复呢,是攻是守?坦诚说“我喜欢你”吗?会不会太冒进?还是该说“你想多了”,退而求稳,还能先从朋友做起,再慢慢发展,可是他也不是瞎的,都盯着他看了这么久了再发现不了就是傻子了。


  在混乱的思绪里我只是打下了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回复。


  “有一点吧”


  对方回复的很快,


  “那就好”


  “别喜欢我”


  “不值得的”


  “你是个好女孩”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多么明显的拒绝,我当时应该是发现了吧。但是我怎么还不明白我已经输了,在夹缝里垂死挣扎,居然让故事有了后续。


  我们一起打了游戏,每个夜晚,甚至,在老师不在而改为自习的历史课上,在夜自修的教室,在借口而去的厕所。


  见面也会打招呼,上课是也可以聊天,偶尔买些点心给球队训练完的他,每天的游戏,我辅助他进攻,每天聊天和晚安,偶尔推荐好听的音乐,也去看他的唱歌比赛顺便带杯奶茶,都是加分项,没有什么走错的地方,我以为事情就会这样顺利的进行。


  如果我发现的早一点,“我已经输了”这个事实。


  已经失守,无法进攻,我早已溃不成军而不自知。


  我拿着他没动过退回来的我送的点心,看着他和隔壁班的女生用同一个勺子吃蛋糕,他吃掉女生递过来的一勺蛋糕然后笑起来聊着天。唱歌比赛他们坐在一起,他的座位两边早已各有一杯奶茶,一杯是他的,一杯是她的。


  我的朋友跟我说,在我给他伞的那天晚上,他俩各打一把伞一起走回宿舍,把她送到女生楼底再回自己宿舍。也许没有我的伞,他们本该共撑一把。


  我知道那个女生只是他的好朋友。毕竟游戏里他们的关系只是“闺蜜”而不是“情侣”。


  但她并不是我的对手,甚至最后和他在一起的另一个女生也不是。从头到尾我的对手只是他。这场攻防即使我机关算尽也是能被他轻易击溃。


  现在想想也许从头到尾我也不算喜欢过他,我好像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喜欢的人而只是一个对手。我在制定的作战计划从一开始就出了错,没有一步是对的,而只是各种巧合给了我错觉,让我以为自己能够赢得这场攻防。或许我还是不该恋爱,因为我完全不明白喜欢和爱情是怎么回事。


  我问我的朋友,你是怎么和男朋友在一起的?她说,她也没想太多,她直觉觉得自己是喜欢的,就这样试试在一起吧,直觉总不会错,就这样。


  所以就是这样,这个故事有个莫名其妙的开头,兵荒马乱的经过,和不了了之的结局。也挺无趣吧导演?我想你还是更喜欢我写的那个剧本吧。

  


井奈美樱.

林学长×你的校园恋爱(轻文章)

求轻喷谢谢!


正文

    在以前看过的国外的电视剧中,也有当女生收到信后一边将信封紧紧贴在胸前,一边感动的泪流满面的场景。

那并不是夸张的表现,而是真实的缩写。

    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我才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举动。倘若信件可以穿过身体,融入到内心深处的话,那将该多么美好!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啊!

     每每读信,我都会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的心灵相通及深有同感而感动。


   ...

求轻喷谢谢!


正文

    在以前看过的国外的电视剧中,也有当女生收到信后一边将信封紧紧贴在胸前,一边感动的泪流满面的场景。

那并不是夸张的表现,而是真实的缩写。

    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我才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举动。倘若信件可以穿过身体,融入到内心深处的话,那将该多么美好!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啊!

     每每读信,我都会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的心灵相通及深有同感而感动。


    在电子邮件普及的现代虽然手写信已经成为在逐渐消失的文化,但是手写信中的潇洒字迹确当真能够打动人心。

     这些字迹领我心跳加速,我的喉咙仿佛被从胸口蹦上来的心脏堵住了一般。

    

     八月底的最后一封来信上,他忽然告诉我,他要转学了

     我的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知道眼泪是何时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的。

      他打电话叫我出来。

      我说,好。

      他的车,停在了我家门前。

      他的行李已经收拾妥当。

      他告诉我,他要走了,叫我不要太难过……

      我闭上眼睛转过身去,逃避现实。

      我告诉自己以后还会见到他的。 

      我回想着他转来我们学校的那一天

      “没关系,别紧张”  那句话仿佛就在耳边

      手牵手一起逃课的那天

      他手心的温暖

      以及……

      他那温暖的嘴唇贴到我薄凉又紧张的唇瓣上

      那种感觉我至今记忆犹新

      原来从那时起……

      我就已经——

      想听他的声音

      想牵他的手

      想感受他的体温,想注视他的双瞳……

      “希望明年还能一起赏樱花”这种事情或许再也无法实现   了。

      等我微微缓过神来睁开已经湿润的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他留下一张字条,只有两行字

     “我会遵守约定,晚上七点半准时在候车室等你”


紫

心跳对手2

"林彦俊,你以前在哪住啊?是哪个学校的?学习好不好"我的问题一连串的彪出来。他安静柔和回答着我提出来无聊又冗长的问题,看起来很有教养,脾气很好。他这个安静柔和的样子,让我也放下了尖锐棱角,开始跟他倾诉衷肠:"你喜欢周杰伦嘛,我很喜欢他的,同学们也都很喜欢他,对的大众情人嘛。那你应该也喜欢他吧,但是每次我和同学说想跟周杰伦结婚给他生大胖儿子,他们就笑话我。我就难过啊,但是也不是很多,就一点点难过。毕竟他们只是同学不是朋友,不理解我很正常……"或许是夏夜的风太柔和或许是身边的人太温柔,妈的,我竟然哭了。

"林彦俊,你说,我真的不能嫁给杰伦儿嘛。呜呜,...

"林彦俊,你以前在哪住啊?是哪个学校的?学习好不好"我的问题一连串的彪出来。他安静柔和回答着我提出来无聊又冗长的问题,看起来很有教养,脾气很好。他这个安静柔和的样子,让我也放下了尖锐棱角,开始跟他倾诉衷肠:"你喜欢周杰伦嘛,我很喜欢他的,同学们也都很喜欢他,对的大众情人嘛。那你应该也喜欢他吧,但是每次我和同学说想跟周杰伦结婚给他生大胖儿子,他们就笑话我。我就难过啊,但是也不是很多,就一点点难过。毕竟他们只是同学不是朋友,不理解我很正常……"或许是夏夜的风太柔和或许是身边的人太温柔,妈的,我竟然哭了。

"林彦俊,你说,我真的不能嫁给杰伦儿嘛。呜呜,他总要结婚的,我也是,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们俩结婚……"废话被抽泣声打乱的支离破碎,我哭的抽抽搭搭面色胀红,鼻涕眼泪齐齐落下,弄得好不狼狈。他大概是没见过这阵仗,笨嘴拙舌的说:"你努努力,加加油,跟他结婚也不是没可能。"我听到他无关痛痒的安慰哭的更厉害了,边哭还不忘拿眼剜他。"你等我一下"我沉浸在自己的悲疼郁闷中懒理会他的话。直到眼前伸过来一只冰激凌,我闷闷地握住,狠咬一口。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不疼了,甚至还有些轻盈,有些愉快。"我觉得你肯定能跟周杰伦结婚的"他举着自己的那一支,站在我面前正色道。

"真是一棵树,一颗俊美的树,一颗心地善良的树"我赞美他,"我为什么是树?"他不解得问,"长得像呗"


紫

心跳对手

"咱班转来个男生,小8你不去瞧瞧嘛"好朋友小花兴奋的跟我说着,我四肢无力八爪鱼似的趴在桌上,面朝桌子背朝天的摇头示意,表示我对此没兴趣。"这次真不一样,我保准帅的你哇哇叫",我扭了扭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当时的我可没有什么玫瑰色想法,只是心中鄙夷到了极点,便大声嚷嚷道:"再帅能有周杰伦帅吗,杰伦哥弹钢琴的时候帅的我只想给他生大胖儿子"说完隐约听到周围的笑声,我习以为常只是下定决心说:今天放学得在跑快点,还能多听几遍杰伦哥的新歌,我还没学会呢……

放学铃如约而至,我一步三夸生龙活虎似的冲了出去,刚到家我把书包一摘就准备往音像店冲...

"咱班转来个男生,小8你不去瞧瞧嘛"好朋友小花兴奋的跟我说着,我四肢无力八爪鱼似的趴在桌上,面朝桌子背朝天的摇头示意,表示我对此没兴趣。"这次真不一样,我保准帅的你哇哇叫",我扭了扭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当时的我可没有什么玫瑰色想法,只是心中鄙夷到了极点,便大声嚷嚷道:"再帅能有周杰伦帅吗,杰伦哥弹钢琴的时候帅的我只想给他生大胖儿子"说完隐约听到周围的笑声,我习以为常只是下定决心说:今天放学得在跑快点,还能多听几遍杰伦哥的新歌,我还没学会呢……

放学铃如约而至,我一步三夸生龙活虎似的冲了出去,刚到家我把书包一摘就准备往音像店冲:"妈,我走了啊-"话没说完我妈就把话截断了,"行了,别去了,一天到晚都是在外面疯,一会在家跟我招待客人。"我不高兴把嘴撅的老高,身体力行的表示我的委屈与不满,"你看看你那个模样,嘴撅的都能挂个酱油瓶了。"我不服气的回击道"啧啧,您老人家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不也是追小虎队追的痴迷又狂热嘛"我抱着臂倚靠在墙上,准备随时跟我妈来一场唇枪舌战。

突然一阵钥匙转动门的声音,伴随我爸跟其他人的说笑声。门开了,我爸领着一位面容姣好衣着光鲜的阿姨和一位怎么说呢,我脑袋空空肚子没墨找不到形容词,对,就是亭亭玉立的男生。后来我才知道,不是亭亭玉立而更应该是芝兰玉树。妈妈连忙开始介绍。哦,原来呢个阿姨是妈妈的好朋友啊,哦,原来那个树是阿姨的儿子,哦,原来他叫林彦俊哦,原来他们刚才外地搬过来啊……我表面温顺乖巧地应付这场接待,倒不是说我是真的性情纯良,主要是因为心里还记挂着音像店的事情,无心热烈的参与进去。妈妈看出来我的心不在焉,让我去带呢个树出去逛逛,我喜出望外的应下了。心里计划着一会儿寻个什么由头把他甩了,自己跑去音像店听歌。


Lin

对手

刷MV说实话,我是觉得还好。但是一直不停循环有点累,不停地切号,可能刷了一天,才做了七八个。

刷MV说实话,我是觉得还好。但是一直不停循环有点累,不停地切号,可能刷了一天,才做了七八个。


栗栗西

当你唯一的「对手」
是我最爱的林彦俊呐

当你唯一的「对手」
是我最爱的林彦俊呐

小橘太芒

让我们试着来还原一下林彦俊《对手》的剧情对话👇👇👇👇👇👇👇👇👇👇

(我感觉就是俩互相暗恋但是都不愿意主动告白的青梅竹马。)

男主叫林彦俊,平常在学校里根本没有人敢靠近,首先是因为他平常不爱笑,一脸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其次,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长得真的太帅了,在男孩子们大多还是灰头土脸只知道叽叽喳喳的年纪,他却每日一身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白衬衣,高挺精致的鼻梁上偏偏还落着个迷人心魄的鼻尖痣,眼睛大大的清澈如泉,第一眼看过去觉得清冷但是细看却藏着一丝温柔(当然,也只有女主敢细看)。嘴巴嘛,说到嘴巴,嘴巴上常常盖着个东南西北,同学们常常好奇那个小玩意到底是谁送他的,因为那...

让我们试着来还原一下林彦俊《对手》的剧情对话👇👇👇👇👇👇👇👇👇👇

(我感觉就是俩互相暗恋但是都不愿意主动告白的青梅竹马。)

男主叫林彦俊,平常在学校里根本没有人敢靠近,首先是因为他平常不爱笑,一脸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其次,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长得真的太帅了,在男孩子们大多还是灰头土脸只知道叽叽喳喳的年纪,他却每日一身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白衬衣,高挺精致的鼻梁上偏偏还落着个迷人心魄的鼻尖痣,眼睛大大的清澈如泉,第一眼看过去觉得清冷但是细看却藏着一丝温柔(当然,也只有女主敢细看)。嘴巴嘛,说到嘴巴,嘴巴上常常盖着个东南西北,同学们常常好奇那个小玩意到底是谁送他的,因为那个东南西北总是陪着他,在夏日的郁郁葱葱的树荫下熟睡。

而这种悠闲的时光常常被女主打断,女主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啪”的一下子给他弹掉(对不起写嗨了),然后林彦俊长长的睫毛如受惊的蝴蝶翅膀微微颤动,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脸无辜:“你帮我折了东南西北怎么不和我玩”。原来,这东南西北是她给折的。

女主和他青梅竹马,每次上学放学都是一起回家,少了别人那种不敢亲近的距离,在女主眼里,林彦俊就是个讨人厌的臭男孩,总是不骑自己的脚踏车,高高的身材却非要抢自己的脚踏车,无奈他虽然高却是精瘦的像个易碎的瓷娃娃,总也能得逞的骑上去。害得女主每次追着他抢车子,但偶尔他良心发现也会载着女主一起,如果他不顺便吐槽女主有点重就更好了。

不过,也不全是他欺负女主,女主也是个直爽的女孩子。不像他眼里的其他女生,其他女生看到他总是带着害怕和花痴混杂在一起的奇怪感觉,而女主总是能接的上他的冷笑话也不会只看外表觉得他很凶。女主能和他玩到一起,偶尔趁他发呆愣神吓他玩。

林彦俊是个“怪人”,总爱在阳光下迷起他那双大大的眼睛,边走边睡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无关,他享受的沉浸在自己那个安静到只有蝉鸣的世界,女主总爱偷偷戳戳他然后躲在他身后,冲着他耳朵逼近小声说:“笨蛋你这样整天这么困怎么考大学”他反应过来追着女主打打闹闹,露出天使般纯净的笑,很少人知道林彦俊笑起来有多好看,他有两颗世界上最甜的酒窝,只有和女主打闹时才被放出来透透气。

往往最后的结果是女主被他整了追着他满大街跑,然后还跑不过他,别看他瘦瘦的好像营养不良,其实都是精瘦的肌肉,跑起来快得却是像要飞起来一样。这种时候林彦俊最爱得意忘形欠揍的折返回几步朝女主做鬼脸。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懵懵懂懂的爱情早已在这夏日的阳光下渐渐升温发酵。但他们俩早已习惯了“作对”,是彼此唯一的“对手”,谁也不愿先表明自己的喜欢。

终于,在那个夏日,大学通知书没有缺席的下来了,按照之前的成绩,他俩因为较劲学习其实不相上下,怎么想都会考到一所大学。

但是故事总不全是美丽的,林彦俊看到了老师那里升学的名单里面他和女主不是同一个学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感觉到特别慌,他闷火生闷气,把那张名单揉成一团朝天空扔去,仿佛老天野惹到了他一般。

在那个橘红色夕阳的下午,林彦俊把女主约到了他俩回家必经的那座大桥,想要刺激女主主动承认喜欢自己,在他那个幼稚的大脑里,他和她就是对手,谁先表白谁就输了,而他的个性显然不是愿意主动“服输”的人。

林彦俊把通知书递给女主看,臭屁地眯着眼试探着来了句:“你是不是喜欢我阿?”

女主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是女孩子,喜欢也不能先说出口阿,无语。

林彦俊继续穷追不舍凑近说:“我和你竟然不是同一所大学录取欸,你会不会舍不得我?”语气糯糯的其实有点委屈。还没等女主说话又来了句:“你不要太难过喔”

女主本就害羞了再加上确实好难过,恼羞成怒的“啪”的一下把通知书还到林彦俊怀里:“你想太多了啦!”

林彦俊晃了一下神,在回过神来女主已经匆匆逃开。

说实话,林彦俊真的像块木头,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惹到了女主,他委屈的瘪了瘪嘴巴,心想“难道只有我自己舍不得吗?”

追了两步林彦俊看着女主的背影忍不住比了个相框,在他眼里,女主真的好漂亮,已经和这橘色夕阳美景融为一体了,他傻傻的想要把这份美好拍下来记在心里。

据一个同名的瓜主林彦俊爆料说,后来的剧情里林彦俊哭了,但是我们三十号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Captivity Evan

好的我发完了

话说大家都听了彦俊的新歌了嘛

超级好听!一定要听!

好的我发完了

话说大家都听了彦俊的新歌了嘛

超级好听!一定要听!

SO NICE

哈。
你永远都是
我爱的小橘啊~
生日快乐!

哈。
你永远都是
我爱的小橘啊~
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