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比

5219浏览    1812参与
鬼缺氧9012
[今日份摄影]油画一样的秋天✨...

[今日份摄影]
油画一样的秋天✨✨✨

[今日份摄影]
油画一样的秋天✨✨✨

丢丢招领
飘然轻落
斯文败类
化眼妆和不化眼妆的区别

化眼妆和不化眼妆的区别

化眼妆和不化眼妆的区别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授权改写/长篇】 《对比》 4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由于对天红涉猎不多,此篇没有做过多的改写

—————————正文————————
久违的塞伯坦……红蜘蛛透过飞船的合金玻璃看着那颗千疮百孔的星球——他的故乡,霸天虎的发源地。

  这颗星球承受战争的蹂躏已经太长时间,坑洼不平的表面升起令人不安的硝烟,长得让人以为她从来没有和平时光,现在也许到了一切结束的时候。霸天虎重返塞伯坦,为了彻底的征服。而这只是威震天远大目标的第一步,掌控这颗星球后,他们将跨向更广阔的领域。

  但是红蜘蛛已经很疲惫了,这第一...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由于对天红涉猎不多,此篇没有做过多的改写

—————————正文————————
久违的塞伯坦……红蜘蛛透过飞船的合金玻璃看着那颗千疮百孔的星球——他的故乡,霸天虎的发源地。

  这颗星球承受战争的蹂躏已经太长时间,坑洼不平的表面升起令人不安的硝烟,长得让人以为她从来没有和平时光,现在也许到了一切结束的时候。霸天虎重返塞伯坦,为了彻底的征服。而这只是威震天远大目标的第一步,掌控这颗星球后,他们将跨向更广阔的领域。

  但是红蜘蛛已经很疲惫了,这第一步就已令他心力交瘁。他并不是一个懦弱的TF,他在战斗中可以比谁都勇猛,可他又得到什么?他的首领赞扬过他吗?认可过他吗?鼓励过他吗?有过,在很久以前,在他们的关系只是单纯的上级与下属的时候,他确实获得过威震天的褒奖,可随着他们之间关系的改变,一切都变得难以理解…….

  红蜘蛛不是没有分析过他和威震天的关系,在其他TF之间存在这种关系意味着他们亲密无间,甚至可以至死不渝,可他从来没有从威震天身上感到“亲密”这个温暖的词语。他们的关系是扭曲而变质的,这在他与天火发生同样的关系后更深刻地体会到。

  天火……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自从红蜘蛛回到霸天虎,威震天就没有让他参加任何一场战斗,他一直被软禁在威震天的房间。威震天没有再伤害他,他们甚至连对话都少得屈指可数。

  当然红蜘蛛可以趁威震天出战时打碎舱门出去,只要他想。可红蜘蛛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很害怕,害怕见到天火,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同时他也很害怕在战场上见不到他,也许天火已经被威震天杀死了……

  红蜘蛛猛地摇了摇头,把这个恐怖的猜想抛诸脑后。天火是一名出色的战士,同时是擎天柱的搭档,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何况威震天无法在于擎天柱对决时分出精力对付天火。

  飞船降落后战斗也打响了,红蜘蛛依然没有得到出击命令。威震天这样藏着他明显是不想让他与天火见面,这也证明天火还活着,想到这里,红蜘蛛松了一口气。

  于是红蜘蛛静静地待着,百无聊赖。

  最近他总是想着天火,回忆他们在火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回忆天火总是有事没事地创造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回忆天火灌注在他身体里那温暖的能量……回忆在汽车人基地和天火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但每次最后他都会回忆起导致他离开的、天火那怀疑的目光……这令红蜘蛛的回忆每次都以苦闷的芯碎感结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天火,他和天火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短,可这种牵袢却这么深……

  他害怕见天火,可又想见他,他第一次让自己这么矛盾,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红蜘蛛差点倒在地上。他知道飞船受到了袭击,现在威震天和其他TF都已出战,飞船里只有红蜘蛛一个,他不得不出来应战。所幸袭击飞船的只是几个和大部队失散的汽车人,而且都是年轻的新兵,红蜘蛛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赶走了这群小家伙。

  本应回到飞船里,可在踏上塞伯坦土地的霎那,红蜘蛛就再也不想离开。他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对这片土地是这么依恋,虽然她正陷入战火的包围中。

  一个战士不应该躲在飞船里,这么想着,红蜘蛛不由自主地变形,飞上塞伯坦的天空。

  塞伯坦的天空令Seeker兴奋,地球固然美丽,可母星充满烽火与硝烟的天空才拥有战士们最熟悉的味道。太久了!离开母星太久了!红蜘蛛差点要忘记这片天空的味道。

  不知不觉,红蜘蛛也加入了战斗,战斗是塞伯坦人的本能,而红蜘蛛天生就是个美丽而强大的战士!他在空中飞舞盘旋,他的炮火划着优美的弧线扫向敌人,破坏带来的快感令他沉醉,他忘记一切烦恼,就像他刚加入霸天虎时一样,心无旁骛地投入战斗就是他的全部。

  本来汽车人就处于劣势,而红蜘蛛的参战更令这些零散的部队几乎陷入绝境,他们一边在红蜘蛛凶猛的攻势中努力躲闪,一边向擎天柱的部队发出求救信号。

  红蜘蛛发现远处一架TF正全速向这边疾来,他猜测那是汽车人最近的增援部队,而那支部队可能也只剩下一个TF了。攻击!没有多想,红蜘蛛向那架TF开火,不料那TF竟敏捷地躲开他犀利的攻击,并在下一瞬间飞到他的面前。

  红蜘蛛觉得浑身的机油都要凝固了,因为他的光学镜头清晰地捕抓到那架TF的身影——一架红白相间的航天飞机!

  他是天火!这个信息从CPU里一闪而过,红蜘蛛的中枢电脑即刻向全身下达命令:离开这儿!

  红色的Seeker迅速掉头,为什么要逃走?他没有多想,本能指使他逃走。

  “等等,红蜘蛛!”天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来他已认出红蜘蛛:“别走!等等!你听我说!我一直等着这一天!我有话要对你说!必须要告诉你的话!等等!”

  以天火的速度是绝对追不上红蜘蛛的,红蜘蛛可以轻松甩开他,但不知为什么,红蜘蛛并没有全速飞行,他下意识地与天火保持着一段距离,即不等待他也不抛开他。他们就这样在塞伯坦的空中追逐着。从其他TF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个汽车人在追击一个霸天虎,只是他们很奇怪汽车人为什么不射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了天火有重赏,这下我立功啦!”

  忽然听到熟悉的狂笑声,红蜘蛛顺着声音望去,蓦然看见狂飙的激光炮已经锁定了天火,而天火因为全力飞行而浑然不知。

  狂飙开炮的刹那红蜘蛛用尽全身的力量冲到天火身边,挡在他前面,并在一瞬间变形,双臂交叉在胸前,护住自己的火种舱,承受了那强大的炮击。这一系列动作敏捷而迅速,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与顾虑。

  在激光炮巨大的反作用力驱使下,红蜘蛛猛地撞到天火,而天火立刻变形抱住红蜘蛛,两人都失去了平衡,坠进一个山崖里……

  “噢,不!我击落了红蜘蛛,威震天会杀了我!”狂飙一脸凄惨的表情,“但红蜘蛛怎么会保护汽车人?好吧,那一定不是他,红色涂装又不是他的专利。”

  一起滚下山崖的时候,天火努力护着红蜘蛛,尽量不让他被崖坡的碎石划伤,以致于当他们终于到达崖底的时候无数划痕出现在天火的装甲上。

  “放开我!”红蜘蛛挣扎着想从天火的怀里脱出,他现在正被天火压在身下。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天火并没有放开红蜘蛛,而是去抓他的胳膊。

  “别碰我!”红蜘蛛一边挣扎一边叫喊,明明一直想念的天火就在眼前,可红蜘蛛却不由自主地抗拒天火的好意。

  由于红蜘蛛毫不配合地挥动双臂,天火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红蜘蛛发出一小声惊叫,终于被天火抓住了胳膊。他放弃挣扎,把头歪向一边,不看天火的光学镜头。

  “对不起。”天火开始检查红蜘蛛的伤势:“手臂装甲严重损坏,还好里面的线路只是轻微的烧伤,其他地方呢?”天火抚上红蜘蛛的胸部装甲:“有一些擦伤,都不是很严重,太好了!”

  “你检查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吗?”红蜘蛛依然歪着头不看天火。

  “红蜘蛛……”一声温柔的呼唤,天火轻轻用手捧住红蜘蛛的面部装甲。红蜘蛛微微一震,便顺从地随着那只手的运动趋势把头转向了天火。

  “谢谢你刚才奋不顾身地救我。”

  被天火那温柔的眼神盯住,红蜘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别扭地说:“我、我只是想那么做…并不是特意救你……”

  天火笑了,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用极诚恳的语气说:“对不起,红蜘蛛。”

  红蜘蛛不知道天火为什么要道歉,他看着天火,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在找你,但每次战斗我都没有看到你,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害怕,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总是胡思乱想,越想越觉得恐慌……”天火顿了一下,仿佛有些哽咽:“今天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芯情…可是你和那个时候一样转身离去……”

  听到这里,红蜘蛛觉得芯里一阵抽痛,他不由得去摸天火的脸。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天火握着红蜘蛛放在他脸颊的手,继续说了下去:“我也许没有资格来找你,但我抑制不住想见你的芯情。我想告诉你,我是一个愚蠢的家伙,那个时候我没有保护你…我甚至还伤害了你……我当时一定是短路了。我一直在为那时的愚蠢行为忏悔,我一直是相信你的,我不知那时我是怎么了…你能原谅这个愚蠢的我吗?”

 

红蜘蛛一把抱住天火,把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肩上,天火有些惊讶,随即紧紧地搂住了红蜘蛛。

  “你确实是个愚蠢的家伙……”对着天火的音频接收器,红蜘蛛带着一些怨恨的语气小声地说:“你不仅愚蠢,还很狡猾…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总会想着你?”

  “想着我?”天火撑起身体,惊喜地说:“你真的想着我吗?”

  看到天火的反应,红蜘蛛有些懊恼:“啊,是的,我总是想着你,你有事没事就喜欢缠着我,你还对我做奇怪的事,你说爱我却又怀疑我!”

  “真的对不起,红蜘蛛…”天火芯疼地吻上红蜘蛛略带雾气的光学镜头:“相信我,我真的爱你,我只是太害怕…...我不知该怎么解释,或许我更本就没资格解释。我请求你的原谅。”

  “我以为你已经不再需要我……”红蜘蛛捧起天火的脸,直视他的光学镜头:“所以我才会走,我没有怪过你,但你的确对我造成了伤害……好吧,现在我原谅你了……”

  “谢谢!”

  红蜘蛛的回答是一个缠绵的深吻,他的芯结解开了,相信天火的也是一样。

  结束这个热吻后,红蜘蛛注意到天火满身的划痕,他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滚下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令装甲受伤…无论何时,天火永远这么细心地呵护自己……

  小心抚摸着天火的伤痕,红蜘蛛感到非常难受,他宁愿这些伤在自己身上。这种想法对一个霸天虎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之前红蜘蛛也没有对哪个TF抱有这种感情。这样的芯情很奇妙,它似乎是痛苦的,却又夹杂着一种隐秘而饱满的甜蜜,使自己的内芯前所未有地充实,这种感情是什么?是天火所说的“爱”吗?红蜘蛛还不能确定。但此刻他很想拥抱天火,很想让天火拥抱自己,很想在拥抱中,融为一体……

  “只是一些小伤,一点也不痛。”觉察到红蜘蛛的芯思,天火安慰道:“比你胳膊的伤要轻得多。”

  “我也已经不痛了…”说完,红蜘蛛再次紧紧抱住天火:“你现在…可以抱我……我希望你能抱我……”

  “红蜘蛛?”惊讶于红蜘蛛的主动,天火仔仔细细地盯着那对美丽的光学镜头,生怕自己会误解了红蜘蛛的意思。

  “看、看什么!”红蜘蛛感到面部装甲开始发烫了,他躲闪着避开天火的目光。

 

  这种害羞的小动作让天火忍俊不禁,他确定自己没有判断错误,微笑着搂起红蜘蛛的腰,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当然是看我最重要的宝物啦。”

  “油腔滑调的家伙……啊…”

  不等红蜘蛛说完,天火的吻已经落在他的肩膀,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在红蜘蛛的手臂上来回抚动。

  红蜘蛛从来不知道手臂和肩膀受到轻抚也能这么快乐,他渐渐放松身体。同时有些不满天火无视另一边肩膀,于是他环在天火背上的手轻轻施力,想把天火引导到没有得到爱抚的肩膀上来。

  可是天火没有服从这并不坚决的引导,他的吻渐渐越过红蜘蛛的肩头,移动到他的背部。而搂着Seeker纤腰的手巧妙运动,自然地将红蜘蛛的身体翻转过去,使他趴在斜坡上。

  “做…什么…?”

  由于看不到天火的表情,红蜘蛛不免有些不安。“别担心,我一直都在这儿。”天火对着他的音频接收器给出了一个简单的承诺,接着,他开始轻吻红蜘蛛的后颈。红蜘蛛发出一声小得难以察觉的呻吟,便安芯地任由天火“摆布”。

  天火的吻很轻很轻,若有似无,他的吻所经过的地方就像温水细细流过般舒适而温暖。从后颈到脊背,这种舒适感使红蜘蛛的机能运转逐渐缓慢,然而就在他几乎要进入充电状态时,天火的吻滑到了Seeker背上两片机翼之间的接缝处,同时天火加大亲吻的力度,泊泊细水忽然变成奔涌江流。

  “啊…不…不要……”忽然受到激烈的刺激令红蜘蛛不自觉地扭动身体,可天火压在他背上使他无法自由地行动。不过这种刺激没有带来任何负面感觉,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快感,只是红蜘蛛一时还不能适应,他只好发出言不由衷的抗议,实际上他并不希望天火停下来。

  所幸天火完全明白红蜘蛛的芯理,他继续着对红蜘蛛的爱抚。

  在亲吻机翼接缝的同时,天火将双手分别放到两片翅膀的侧翼上,用粗糙的手掌贴着侧翼开始了移动。

  三个敏感点同时受到刺激,红蜘蛛大声呻吟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起,双手死死地按着石坡,传感系统高速运作带来的主板过热使他的CPU无法正常运行。然而,就在他即将过载的时候,天火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获得解放的红蜘蛛大口地喘息,想尽快冷却高温的主板。渐渐平息下来后,红蜘蛛猛地转过身,不轻不重地在天火胳膊上捶了一下:“你实在太可恶了!怎么这样捉弄我!”

  天火做出一个有些夸张的痛苦表情,装作委屈地说:“对不起…那还要继续吗?”

  简直是明知故问!红蜘蛛恼火地说:“我早说过不用问我!你这坏习惯怎么还没改掉!?”

  “是,是,这是我的错,”天火笑着抱住红蜘蛛:“那接下来是真正的开始了。”

  又是一个让红蜘蛛几乎要融化的甜吻,在Seeker正沉醉的时候,天火的手悄悄从外侧向里环住他的大腿,猛然一抬,红蜘蛛惊叫一声,他的双腿完全离开地面,就在他以为自己要从斜坡上滑下去的时候,天火快速靠紧他,用身体支住了他。

  目前的体位令红蜘蛛感到羞耻,天火正在他两腿之间,这迫使他的双腿无法并拢,由于大部分体重都由天火来支撑,现在他也不能自由行动。

  “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红蜘蛛想摆脱这种极不自然的状态,向天火抗议。

  “这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天火仿佛看穿红蜘蛛的芯思一般,轻声安慰他:“放松身体,习惯后就好了,这样的姿势更有益于能量口的驳接。”

  红蜘蛛没法反驳,关于拆卸方面的知识他远不如天火知道的多。虽然他极不习惯这样的体位,但既然天火说是有益的,那么自己就只能接受。

  天火见红蜘蛛没有再抗议,不禁觉得他十分可爱。现在红蜘蛛正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抑制自己的紧张情绪,同时两只手紧紧环在天火背上,似乎怕天火会忽然离开而使自己掉下去。实际上怎样的体位对能量口驳接都没有多大影响,天火只是想看看红蜘蛛这种紧张害羞却又顺从的样子。

  娴熟地取下自己与红蜘蛛的腹部装甲,天火抚摸着红蜘蛛的能量接口。刚才还因羞耻感一动不动的红蜘蛛立刻颤抖着抬起身体,头却下意识地低了下去,似乎不想让天火看到自己沉浸在快感中的表情。

  天火凑到红蜘蛛面前,去吻他滚烫的面部装甲,一边接上自己的能量接口。红蜘蛛做好了接纳天火的准备,可天火却迟迟没有释放,只有少量能量液在接口前端流淌。这令红蜘蛛感到焦躁,他三分疑惑七分不满地催促天火:“你…在等什么…快点啊……”

 

  用吻堵住红蜘蛛的疑问,天火打开红蜘蛛胸前的挡风玻璃,令红蜘蛛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天火没有回答,而是把手探进红蜘蛛的胸部线路。他很快找到Seeker精致的火种舱,稍微犹豫一下后,毅然打开了它。

  “啊,不要!”红蜘蛛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他现在完全被天火压制着,火种也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天火面前,这无异于把命交到天火手中,换了任何一个TF,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害怕的。

  “红蜘蛛…”天火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现在似乎还非常认真:“听我说,我爱你!我想与你分享我的一切快乐,同时愿意分担你的一切痛苦。”

  红蜘蛛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天火怎么突然对他说这些,不等他发问,天火已经用一只手指轻触他胸前那美丽的小火团。

  “啊——!”红蜘蛛发出一声惊叹,多么不可思议的感觉!他的头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一时无法思考。

  当红蜘蛛稍稍冷静一些后,他看到天火也打开了自己的火种舱。

  火种融合……这个词语出现在红蜘蛛的CPU中,他已不记得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个词,但他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这意味着他将和天火互相拥有。当明白这一点后,红蜘蛛简直有些迫不及待,连他自己都惊奇为什么这么想与天火火种融合。

  天火慢慢俯下身,当两个火种接触到的刹那,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向浑身袭来,红蜘蛛立刻往上挺胸想加速融合,却被天火按住双肩:“放松点…这需要…慢慢来……”

  从天火的喘息中红蜘蛛知道他也在努力保持冷静,这时能量接口处涌入天火的能量,红蜘蛛再也克制不住,用力抓着天火,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天…火!天火!啊…!不……”

  随着两个TF的身体慢慢接近,他们的火种终于交融在一起。他们紧紧相拥,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受彼此,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失去意识,进入了深度休眠……

  重启以后,红蜘蛛发现天火伏在他身上,还没有醒来。这一次自己先恢复意识,这种感觉令红蜘蛛莫名地喜悦。他轻轻起身,把天火小心地摆到身边,观察着天火的睡脸。英俊、温和、稳重而又纯真…红蜘蛛忍不住要吻他,吻得很轻很小心,生怕会把他惊醒。红蜘蛛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理解天火的话,因为他现在正怀着和天火一样的芯情……

  随着机体启动的声音,天火终于醒了,他看到凝视着自己的红蜘蛛,露出温柔的笑容:“怎么了?这么认真的表情。”

  “天火,我爱你。”

 红蜘蛛突如其来的表白令天火又惊又喜,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红蜘蛛继续说:“等这场战争结束后,就一直在一起吧!”

 “为什么要等?”天火坐起来抱住红蜘蛛:“和我一起回去,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会和你一起走的,但不是现在。”红蜘蛛倚在天火胸前:“我必须回去说服威震天与汽车人合作,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结束这场战争,不是吗?”

  “可这不需要有你来承担,我们会想别的办法。”

  红蜘蛛摇了摇头:“威震天很固执,我了解他。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同意结盟的。然后我会回来,我们永远在一起。”

  天火看出了红蜘蛛的决心,无奈地做最后的努力:“真的非得这样吗?”

  “虽然威震天是一个糟糕的领导者,但他毕竟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能袖手旁观,何况,”红蜘蛛看着天火的光学镜头:“这件事也与我们的未来密切相关。谢谢你,天火,你给了我最珍贵的财富,为了我们的未来,让我去吧!”

  天火看着那红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际,一阵失落涌上芯头,然而对未来的甜蜜畅想又使他无比欢乐,他等着红蜘蛛的好消息,同时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擎天柱。

我好困呀
第一个3年前画的,后面两个最近...

第一个3年前画的,后面两个最近的。
md根本没啥大进步啊

第一个3年前画的,后面两个最近的。
md根本没啥大进步啊

岛民出街

今日的脚步停在这里📍

今日的脚步停在这里📍

攝影精選
Contrast I went...

Contrast

I went out today to find some macro opportunities in Griffin woods, Calgary. The light was so strong that I could barely take any decent shots. This one was a dead leaf and moss in a shadow, and I think they together make a great contrast in both colors and textures.


by 阿刘


Contrast

I went out today to find some macro opportunities in Griffin woods, Calgary. The light was so strong that I could barely take any decent shots. This one was a dead leaf and moss in a shadow, and I think they together make a great contrast in both colors and textures.


by 阿刘


战斗田田仔

去年暑假👉今年暑假
从手绘到板绘

去年暑假👉今年暑假
从手绘到板绘

是一只蛔。

为了给老师留下好印象(?)把电子版的精华(嗯?)都删掉了。
_(:з」∠)_总之电子版我自己打得很爽就是了。。。
明天可能交作业在线暴躁_(:з」∠)_

为了给老师留下好印象(?)把电子版的精华(嗯?)都删掉了。
_(:з」∠)_总之电子版我自己打得很爽就是了。。。
明天可能交作业在线暴躁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