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着空气说情话

3408浏览    618参与
骨渡

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

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三毛


茶笔令

秋后落过雨的坊间,墙缝里的尘味散在檐下,马蹄轻叩巷上青石,犹如夜半更响。牵马人一身白衣行过半掩的门扉,斗笠的轻纱缓缓荡。偶有孩童推窗探头望,好奇是谁家马逃了缰,这才错步于巷。却不想正巧对上姑娘抬头,纱面飘软的间隙,隐约可见的眸里有水波漾开的潮。于是倏忽红了脸,仓促丢开手里的桃,缩身躲入屏风后。待马蹄声远,再度攀上窗头,却不见姑娘轻妆。

秋后落过雨的坊间,墙缝里的尘味散在檐下,马蹄轻叩巷上青石,犹如夜半更响。牵马人一身白衣行过半掩的门扉,斗笠的轻纱缓缓荡。偶有孩童推窗探头望,好奇是谁家马逃了缰,这才错步于巷。却不想正巧对上姑娘抬头,纱面飘软的间隙,隐约可见的眸里有水波漾开的潮。于是倏忽红了脸,仓促丢开手里的桃,缩身躲入屏风后。待马蹄声远,再度攀上窗头,却不见姑娘轻妆。

北方安娜°

森林燃烧——

他们却

像玫瑰花束

彼此相拥。

人们奔向掩体——

可他却说

妻子的头发

足以藏身。


——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两滴》

森林燃烧——

他们却

像玫瑰花束

彼此相拥。

人们奔向掩体——

可他却说

妻子的头发

足以藏身。


——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两滴》


我叫靓点不叫亮点

你脸上乳白色的豆豆

是上帝送你的小月亮

你脸上乳白色的豆豆

是上帝送你的小月亮


知北。

我等你太久了

我还没遇见你

我怕我再也遇不到了

我等到那么多那么多人了

有那么多人都说过喜欢我

但是我已经没有可以认真听我说句话的人了

我等你太久了

我还没遇见你

我怕我再也遇不到了

我等到那么多那么多人了

有那么多人都说过喜欢我

但是我已经没有可以认真听我说句话的人了

知北。

大多数人的喜欢

都是像喜欢一朵花一样

想摸摸她的叶子

看看她的花

可我偏偏想把丑陋的埋在土里的根也拿出来

我好想告诉你 求求你了 连带着它们一起爱我吧

我的自私 我的任性和患得患失

我不要你们喜欢我了

我就要有一个人可以爱我好不好

大多数人的喜欢

都是像喜欢一朵花一样

想摸摸她的叶子

看看她的花

可我偏偏想把丑陋的埋在土里的根也拿出来

我好想告诉你 求求你了 连带着它们一起爱我吧

我的自私 我的任性和患得患失

我不要你们喜欢我了

我就要有一个人可以爱我好不好

知北。

我以前希望我的未来是

到了八十岁也可以说

我没什么可后悔的事情

现在我什么也没发生

可我觉得好遗憾


我以前希望我的未来是

到了八十岁也可以说

我没什么可后悔的事情

现在我什么也没发生

可我觉得好遗憾


知北。

我真的快被孤独压垮了

甚至没有人可以听我说些什么

对不起可能就算你出现了

我也许也不能爱你

但是我求求你来救我

我真的快被孤独压垮了

甚至没有人可以听我说些什么

对不起可能就算你出现了

我也许也不能爱你

但是我求求你来救我

知北。

我不知道你是谁

未来又会以什么方式出现

但是我快要被孤独压垮了

我求求你能早些遇见我


我不知道你是谁

未来又会以什么方式出现

但是我快要被孤独压垮了

我求求你能早些遇见我


“一个熊脑袋φ”

“人类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或是唯一该脸红的动物”

——马克·吐温

“人类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或是唯一该脸红的动物”

——马克·吐温

茶笔令

我很想念那个女孩,她像山雀掠过桃林,鸣声荡过枝桠,惊起片片花瓣,影过无痕,唯留风声沉地。她似孩童执罗扇,沿亭廊扑流萤,莹光落入眸子,照亮无名星宿,在眼波铺就的轨道里闪烁微光。

我很想念那个女孩,却不知她寄宿于何处月下。回忆里有声色的画面不过寥寥,却总就着曲调,在梦榻上不厌不倦地弹唱。

相遇只是江头偶然涌在一起的浪潮,短短一瞬,便已为这一生的因果结序。别离后,思念未曾消减半分,却难抵遗憾,遗憾当时终究未能上前一步,道声姑娘你好。

我很想念那个女孩,她像山雀掠过桃林,鸣声荡过枝桠,惊起片片花瓣,影过无痕,唯留风声沉地。她似孩童执罗扇,沿亭廊扑流萤,莹光落入眸子,照亮无名星宿,在眼波铺就的轨道里闪烁微光。

我很想念那个女孩,却不知她寄宿于何处月下。回忆里有声色的画面不过寥寥,却总就着曲调,在梦榻上不厌不倦地弹唱。

相遇只是江头偶然涌在一起的浪潮,短短一瞬,便已为这一生的因果结序。别离后,思念未曾消减半分,却难抵遗憾,遗憾当时终究未能上前一步,道声姑娘你好。

北方安娜°

后来,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你应该仔细看我一眼,我又有几分像从前,我这般爱闹的性子,终究也被打磨成,如今的沉默寡言。

后来,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你应该仔细看我一眼,我又有几分像从前,我这般爱闹的性子,终究也被打磨成,如今的沉默寡言。


我叫靓点不叫亮点

烟花是这世间无声的咆哮者

也是神明对我们虔诚的问候

烟花是这世间无声的咆哮者

也是神明对我们虔诚的问候

“一个熊脑袋φ”

"月亮照耀青窗, 窗里窗外皆有青色的光。 不管远方如何声讨你是背信的人, 月光下总有一扇青窗, 坚持说你是唯一被等待的人。"

 ——简媜《下午茶》 

"月亮照耀青窗, 窗里窗外皆有青色的光。 不管远方如何声讨你是背信的人, 月光下总有一扇青窗, 坚持说你是唯一被等待的人。"

 ——简媜《下午茶》 

北方安娜°

想起以前爱过的人,像从别人的皮箱里看见自己赠出去的衣服。 很喜欢的一件,可惜不能穿。

——简嫃《私房书》

想起以前爱过的人,像从别人的皮箱里看见自己赠出去的衣服。 很喜欢的一件,可惜不能穿。

——简嫃《私房书》


我叫靓点不叫亮点

我们沿着流星的轨迹逃跑,她拉着我的手,穿过长着人脸的花丛 。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拉着我的手,穿过山川与河流。

星辰消失的尽头,有糖果做的房子,有长着翅膀的书,会说英文的布偶猫拿着伊甸园的苹果。那便是我们的归宿。

我感觉不到劳累 ,我的身体渐渐没了温度,她的手温暖依旧,紧紧拉着我,我的手也温暖了起来。

天边泛起白色的鱼肚,有大鱼翻起身子来,星星好似糖豆一颗颗在口中炸裂。鱼儿吐了吐气,云朵慢慢聚集,鱼儿睡着后太阳便升了起来。

“我们是不是在水里?”我对她说“我们在水里。”

她停下脚步,松开我的手说“我们在鱼肚子里。”

她摊开手,五颜六色的糖豆发着光跳动。我捡起在逃跑中逐渐掉落的头发,...

我们沿着流星的轨迹逃跑,她拉着我的手,穿过长着人脸的花丛 。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拉着我的手,穿过山川与河流。

星辰消失的尽头,有糖果做的房子,有长着翅膀的书,会说英文的布偶猫拿着伊甸园的苹果。那便是我们的归宿。

我感觉不到劳累 ,我的身体渐渐没了温度,她的手温暖依旧,紧紧拉着我,我的手也温暖了起来。

天边泛起白色的鱼肚,有大鱼翻起身子来,星星好似糖豆一颗颗在口中炸裂。鱼儿吐了吐气,云朵慢慢聚集,鱼儿睡着后太阳便升了起来。

“我们是不是在水里?”我对她说“我们在水里。”

她停下脚步,松开我的手说“我们在鱼肚子里。”

她摊开手,五颜六色的糖豆发着光跳动。我捡起在逃跑中逐渐掉落的头发,都变成了糖豆,又在我的手心中化成星星,悄悄的挂在夜空。

我叫靓点不叫亮点

我把情书折成纸飞机
它带着我的爱意
伴随的风会悄悄告诉你
我心里的甜蜜

我把情书折成纸飞机
它带着我的爱意
伴随的风会悄悄告诉你
我心里的甜蜜

北方安娜°

当我们爱上某人时,我们不会接受他的实际为人,而是把他装进我们的幻想中,我们认错了他,所以当我们发现出错了时,爱情很快变成了暴力。

——《变态者电影指南》

当我们爱上某人时,我们不会接受他的实际为人,而是把他装进我们的幻想中,我们认错了他,所以当我们发现出错了时,爱情很快变成了暴力。

——《变态者电影指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