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话体

1277.1万浏览    1786参与
云陌可
文前需知:ggdd是积极向上好...


文前需知:ggdd是积极向上好青年,ooc是我的,请勿上升真人!!!
不喜勿喷,谢绝引战!!!
激情短打,图君一笑,沙雕向。
欢迎点梗,我会适当考虑写文。

正文:
【假如王一博做噩梦了】

博君一肖
噩梦一:
王一博:啊!战哥,我刚刚梦见我的大摩托被人偷走了!😲
肖战:哦,我偷偷把你的大摩托从车库移到地下室了。😌
王一博:哦,那就好。😃

噩梦二:
王一博:战哥!战哥!我刚刚梦到的乐高和滑板被我妈卖给别人了😔,就因为我的这些东西占据了家里一整个杂物间,你说这会不会是真的啊?😨
肖战:没事了,大不了哥哥再给你买同款的买一堆好了。☺
王一博: 不行啊!战哥,有些乐高都是绝版的,你根本就买不到呀,啊~,这要是...


文前需知:ggdd是积极向上好青年,ooc是我的,请勿上升真人!!!
不喜勿喷,谢绝引战!!!
激情短打,图君一笑,沙雕向。
欢迎点梗,我会适当考虑写文。

正文:
【假如王一博做噩梦了】

博君一肖
噩梦一:
王一博:啊!战哥,我刚刚梦见我的大摩托被人偷走了!😲
肖战:哦,我偷偷把你的大摩托从车库移到地下室了。😌
王一博:哦,那就好。😃

噩梦二:
王一博:战哥!战哥!我刚刚梦到的乐高和滑板被我妈卖给别人了😔,就因为我的这些东西占据了家里一整个杂物间,你说这会不会是真的啊?😨
肖战:没事了,大不了哥哥再给你买同款的买一堆好了。☺
王一博: 不行啊!战哥,有些乐高都是绝版的,你根本就买不到呀,啊~,这要是真的可怎么办啊?!!!😱
肖战:那要不……咱们回家看看你的……玩具们,啊,不对,是伙伴们!^_^
王一博: 好的*^o^*,我战哥最好了!
肖战: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狗崽崽~^_^
王一博:☺

噩梦三:
王一博:战哥,我梦见我们去奥斯隆看极光被人偷拍了、去斯塔万格看雪被私生饭威胁恐吓了😠。
不行,我要个小吴打电话,给你多派点儿保镖好好保护你!让小张给你好好把握公关,把黑色水军私生饭全都给怼回去😡!算了!要不咱们不去看雪看极光了,我带你去云南、去河南玩吧!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嗯~不愧是我!😏……
肖战:好了好了,狗崽崽,不要再杞人忧天了-.-,他们都公开两三年了,都在荷兰领过证了,那段黑暗的时期早都过去了,现在咱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好了^_^。OK?我的一博弟弟!
王一博:啊?原来是这样?那太好了太好了!^o^
王一博:不对,老肖,你刚才叫我什么?_?,一博弟弟?你不是应该叫我老……😒
肖战:老王,行了吧~😌
王一博:不对,是老公!☺
肖战:王一博,你懂不懂一点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美德呀?←_←
王一博:可是肖先生,您不是在尊老爱幼的范围之内好吗?_??就算真的是尊老爱幼,我也是那个“幼”好不好?-.-
肖战:王一博,你就仗着自己年纪小欺负我。😠
王一博:不,我还仗着你喜欢我。😌
肖战:谁喜欢你啊?我才不喜欢你呢。→_→
王一博:我战哥最喜欢我了,最爱我了,要不然你怎么会答应我的求婚,还和我去领证。😜
肖战:我是看你可怜巴巴的😒,跟一只无人问津的、求照顾、求摸头小奶狗似的,我抵抗不了你的萌魅力,才答应你的😔。哼→_→
王一博:那你说小奶狗在chuang上摸得你爽不爽~
肖战:王一博,你快闭嘴吧!你做个人好不好?这种话怎么能乱说!::>_<::
王一博:没有乱说啊!而且,哥哥你在家里还打我~>:-<
肖战: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啊?明明是你打我好吗?-_-||
王一博:你再说一遍?●﹏●
肖战:好吧,我打你!可是你这只小学叽每次打的我都好痛的。∏_∏
王一博:我哪有?我每次都是用海绵按摩锤加上百分之一的力气打得好吗?我打在自己身上明明一点都不疼好吗?-O-
肖战:谁能跟你职业赛车手的体质比啊?我只是个宅男设计师哎!(>_<)
王一博:你还是业余舞蹈学家,只可惜不能只跳给我看。不开心∏_∏
肖战:王一博,你告诉我,你究竟几岁了?
王一博:弟弟一岁了,比哥哥还小两岁!
肖战:我,无语……

海棠月

小美人鱼

改编自童话,全文稍显沉闷,不喜慎入。

文笔差请勿吐槽

……

小小的女孩躲在礁石后面,暗淡的星光抚慰着她疲惫的蓝色眸子。

冰冷的海水围绕着脆弱的身子,磷光闪闪的柔弱鱼尾轻轻地摆动,划开一圈圈平静的波澜,仿佛大海母亲的喃喃细语。

她很累 。

可现状容不得她休息。

生命月光吟,死亡血夜奏。

一年一度的“杀人夜”。

不远处的血色已经触手可及,在近处的尸体渐渐化为泡沫。

逃不掉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里,她已然完全丧失对死神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失望……对造物主的失望……

“善恶一念间,生死一瞬间。”

这句话造物主常常挂在嘴边,意为让世间万物懂得把握自己的命运,可现在...

改编自童话,全文稍显沉闷,不喜慎入。

文笔差请勿吐槽

……

小小的女孩躲在礁石后面,暗淡的星光抚慰着她疲惫的蓝色眸子。

冰冷的海水围绕着脆弱的身子,磷光闪闪的柔弱鱼尾轻轻地摆动,划开一圈圈平静的波澜,仿佛大海母亲的喃喃细语。

她很累 。

可现状容不得她休息。

生命月光吟,死亡血夜奏。

一年一度的“杀人夜”。

不远处的血色已经触手可及,在近处的尸体渐渐化为泡沫。

逃不掉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里,她已然完全丧失对死神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失望……对造物主的失望……

“善恶一念间,生死一瞬间。”

这句话造物主常常挂在嘴边,意为让世间万物懂得把握自己的命运,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天使皮囊下的肮脏恶魔。

喧闹声逐渐靠近,女孩的心里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就如同倾泻在海面上的月光,她学着大人的样子双手轻合,虔诚地闭上眼,开始了她生命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祈祷。

“真诚的死神呐,请您实现女子卑微的愿望,带女子离开这不公平的无间地狱……”

女孩的声音如同夜晚的清风般空幽清冷,一字一句的祈祷宛如在吟唱动人的歌谣,沉迷在之中的女孩渐渐忽略的身边的一切……

死亡,杀戮,嘈杂……

丑陋的一切都无法染指她的纯洁。

“吾将实现汝之夙愿”

“汝将获得永生”

恍惚中听到了磁性却温和的声音,女孩再一次,睁开了如海般湛蓝的眸子。

身上围着由银河的一角编织的衣装,身下的鱼尾消失无踪,转而是两条修长纤细的腿,从蝴蝶骨上展开的清莹的蓝色羽翼折射出黑夜中的芸芸众生。

“去吧,用澄清的海水,洗净人世间的丑陋。”

女孩被黯淡覆盖的瞳仁微微闪出银光。

“吾,必将不负汝之使命”

大海上的人们依旧在不厌其烦地捕杀毫无反抗之力的海中生灵。

她轻轻摆动白皙的手指,刚刚平静温和的海水骤然涌起,已排山倒海之势,给予人类他们应得的一切……

绝望,痛苦,哭泣…

女孩平静的面容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看着如同蝼蚁般的人类继续做着无谓的挣扎,就如同曾经的她们。

“吾乃,海洋之母亲”

“萱莱·朱莎”

………

“end ”

“这个结局你满意吗?父亲”

女孩一脸平静地把书本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着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

“这是专门为你编写的结局呢”

“海洋的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死神”

“可结局还未编写”

“所以,很荣幸能请您’里克·朱莎’先生来当我‘萱信·朱莎‘的结局”

她站起来,把男人推进了身后的海水中,看着他逐渐消失在静谧的海水。

“吾乃…… ”

“萱信·朱莎”

“我亲手编写的黑色童话”

“不知你是否满意“

”期待下次见面“


海棠月

颠倒

“咳……”

“啧……”

“真是狼狈啊”

“那又如何?”

嘴角仍是那一抹嘲讽的微笑。

“你在三十年前可不是这样的”

“大叔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嘴角的笑愈加疯狂。

“您不会真的以为,那个任由您侵犯的女孩还活着吧”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你!难道……你……”

“正如你想的一般”

“她死了……”

「十年前」

“呜!”

“你太弱了……”

“想杀你轻而易举”

“别想乱七八糟的”

“乖乖听话”

“不然就去陪你父亲去吧”

…………

那人眼中的冷漠和不屑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

“咳咳咳……”

“你太弱了……”

“想杀你轻而易举”

“别...

“咳……”

“啧……”

“真是狼狈啊”

“那又如何?”

嘴角仍是那一抹嘲讽的微笑。

“你在三十年前可不是这样的”

“大叔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嘴角的笑愈加疯狂。

“您不会真的以为,那个任由您侵犯的女孩还活着吧”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你!难道……你……”

“正如你想的一般”

“她死了……”

「十年前」

“呜!”

“你太弱了……”

“想杀你轻而易举”

“别想乱七八糟的”

“乖乖听话”

“不然就去陪你父亲去吧”

…………

那人眼中的冷漠和不屑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

“咳咳咳……”

“你太弱了……”

“想杀你轻而易举”

“别想乱七八糟的”

“乖乖听话”

“不然就让你父亲随你的后尘去吧”

「十年后」

“一命抵一命……”

“还没有完成呢,先生”

“什!”

“呜呃!”

“啧……”

“真是狼狈啊”

“你在三十年前可不是这样的”

“知道为什么我要先割掉你的舌头吗?”

“因为三十年前,你也是割的这个地方”

“一寸不差”

老子“道家思想”:世间万物都是其对立面,对立的双方可以相互转化。

简曰:“颠倒黑白”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查...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查文献

(我又要掉线了!有事扣扣喊我!现在周末回来看评论是我最期待的事了!爱你萌!)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查文献

(我又要掉线了!有事扣扣喊我!现在周末回来看评论是我最期待的事了!爱你萌!)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放...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放视频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放视频

云陌可
《玄门知音之白泽追墨万事呈祥》...

《玄门知音之白泽追墨万事呈祥》第四章赴宴中闻婴受暗伤,湛横抱惊呆满桌人

又名《含光君狂追失忆老祖》
         《这个仙君脑子有病》
           《混沌山主脱单记》
设定:白泽湛×黑麒麟羡
玄幻向

正文:
日沉月升,星子稀微。
温笥:山主,您回来了!😄
魏婴:是啊,四叔。😃
江澄:四爷爷,您没看到我吗?😞
温宁:四爷爷好。☺
聂怀桑:四爷爷,别来无恙啊!😊
温笥:哦!江小公子也回来了,还有宁小公子,...

《玄门知音之白泽追墨万事呈祥》第四章赴宴中闻婴受暗伤,湛横抱惊呆满桌人

又名《含光君狂追失忆老祖》
         《这个仙君脑子有病》
           《混沌山主脱单记》
设定:白泽湛×黑麒麟羡
玄幻向

正文:
日沉月升,星子稀微。
温笥:山主,您回来了!😄
魏婴:是啊,四叔。😃
江澄:四爷爷,您没看到我吗?😞
温宁:四爷爷好。☺
聂怀桑:四爷爷,别来无恙啊!😊
温笥:哦!江小公子也回来了,还有宁小公子,呦,聂小桑也来了。我不是人老了嘛!老眼昏花就没看情。要是认错了,怕山主丢脸了不是。正好,我的酒窖正好今天出酒了,咱们正好喝一杯!😄
魏婴:有酒!竟然有酒!太好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喝一顿!😍
蓝湛:魏婴,小酌即可。-.-
聂怀桑:含光君,你让魏兄小酌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温情在这儿,否则他不喝个天昏地暗,才不罢休呢。😒
江澄:聂怀桑,注意点儿分寸,在外人面前少说点。😏
魏婴:哎~江澄,说什么呢!蓝湛哪里算什么外人,他是我请来的贵客,贵客你懂吧。(-.-)
温宁:公子,含光君明明是被咱们绑来的。         -_-||
魏婴:我说是请来的,就是请来的。→_→
温宁:公子,我觉得……
魏婴:打住!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就好。😒
温宁:公子,我是想说……
魏婴:哎!温宁,不要再说了啊,你再说我灌你酒了啊!😌
温情:魏无羡!你干什么呢你!你敢灌我弟酒!求你不想活了你!😠
魏婴:我哪儿敢呢。😷
魏婴:温宁,你怎么不提醒我,你姐在我身后了呢。😖
温宁:公子,我刚才就是想告诉你的,是你不让我说的。-_-b
魏婴:算了算了,没事,只要不耽误喝酒就行。^o^
温情:你还敢喝酒?就你的身体你还敢喝酒?你是不是又想躺到床上三百年动不了?你是想让我给你灌的有白费吗?老娘爬山涉水地给你采药,辛辛苦苦的给你熬药,夜里怕你养不好身子,天天不重样的给你做美味佳肴,你就算不心疼我,难道你就不心疼你厌离姐吗?啊!😠
魏婴:这下完了,别说了恐怕肉都吃不了了。😥
蓝湛:魏婴,是谁伤的你?伤到哪里了?为何会这般严重?﹏
江澄:还不是他争强好胜!非要跟那个谁斗法!😏
温宁:晚吟,别说了。-_-#
江澄:为什……嗯?嗯!嗯嗯嗯!O_o
魏婴:要你多嘴,你放心这禁言就一个时辰,到时间就解了。温宁,四叔,你们带江澄和怀桑先去也鲜满宫堂那儿吃饭吧,我和蓝湛一会儿就来。
温宁:好的,公子。
温笥:是,山主。
魏婴:蓝湛,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受那么重的伤→_→,反正现在也好得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了。😄
蓝湛:你不说,我便不问。
魏婴:这才对嘛。走,我带你去吃饭,我厌离姐的手艺那可是我们混沌山的一绝,一般人还吃不到呢,也是巧了,今天你可有口福了。😘
蓝湛:嗯。
魏婴:蓝湛,你怎么又这样,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
蓝湛:嗯……可以。
魏婴:果然是多说两个字,谢谢啊。😒
蓝湛:我……
魏婴:啊,好好好!我懂我懂,个人习惯嘛,正常,我们山里还有一个整天不说话的呢。当然,他肯定不能跟你比啦。不说了,我都快饿死了,咱们快去吃饭吧!要不然一会儿江澄他们就把排骨抢完了!
蓝湛:我帮你。
魏婴:怎么帮?
一只玉蝶闪过~
蓝湛:到了。
魏婴:到了?
江澄:??_?
聂怀桑:?(?O?)
温宁:?-_-||
温情:?(☆_☆)
蓝景仪:前辈,为什么……含光君会横抱着你过来啊?━
蓝思追:景仪,你来吃个鸡翅吧。^o^
江澄:阿姐,我是出现幻觉了吗?😂
江厌离:阿澄,你没有。☺
江澄:魏无羡他不是从来不让别人抱他的吗??_?
江厌离:许是这位含光君对山主与众不同吧。☺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降...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降温

(最近好冷呀,大宝贝儿们记得多穿点别感冒!明天还有三更,爱你们!)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降温

(最近好冷呀,大宝贝儿们记得多穿点别感冒!明天还有三更,爱你们!)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早...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早饭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早饭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宣...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宣讲会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宣讲会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夜月冰痕

Light

第三章  将夜


TBC


第三章  将夜





TBC


夜月冰痕

Light

第二章  起因


TBC


第二章  起因





TBC


夜月冰痕

Light

第一章  白糖


TBC


第一章  白糖





TBC



阿瑶在哪里

《当魔道小攻遇上绿茶》

脑洞对话体

忘羡/曦瑶/薛晓,ky退散

《当魔道小攻遇上绿茶》

脑洞对话体

忘羡/曦瑶/薛晓,ky退散

晚风不见

占tag致歉!!!对不起!!!给大家磕头!咚咚咚!!!

《论一个糊比为什么会被抄袭》

这姑娘真的厉害

一话抄了我好多话的内容强行揉在一起

结果当然是逻辑不通

前言不搭后语

要不是老福特限制10张图还有更多精彩

她真的是强行把我早期的行文思路和我现在的行文思路强行揉在一起

并且这这篇文里除了抄袭我的还有别的太太的痕迹

而且是圈内相当有名的太太之一

帮我填抄袭模板的天使应该和那位太太很熟悉这里就不说是谁了毕竟我只是个小糊比

唉今天被迫看她抄我的这些文字我感觉眼睛快瞎了

我只是个积极备考导游证准备带人民去见识祖国大好河山的卑微小风而已啊!

我本来想给你们分享抄我那篇链接的结...

占tag致歉!!!对不起!!!给大家磕头!咚咚咚!!!

《论一个糊比为什么会被抄袭》

这姑娘真的厉害

一话抄了我好多话的内容强行揉在一起

结果当然是逻辑不通

前言不搭后语

要不是老福特限制10张图还有更多精彩

她真的是强行把我早期的行文思路和我现在的行文思路强行揉在一起

并且这这篇文里除了抄袭我的还有别的太太的痕迹

而且是圈内相当有名的太太之一

帮我填抄袭模板的天使应该和那位太太很熟悉这里就不说是谁了毕竟我只是个小糊比

唉今天被迫看她抄我的这些文字我感觉眼睛快瞎了

我只是个积极备考导游证准备带人民去见识祖国大好河山的卑微小风而已啊!

我本来想给你们分享抄我那篇链接的结果好像不行我一会单搞一个图贴吧你们就随意看看(。í _ ì。)

反正我今天眼睛特别痛,你们到时候看做好心理准备哈

狐萤

【我英乙女】今天攻略学姐了吗-47

我英团宠向,轻松小甜饼(对话体)


小英雄x你,你是学姐设定


被炸出来更新了,lof发晚了这段时间真的超级忙呜呜呜。是点梗,点击再点击↓


47.粘人的小妖精=情敌?


宝贝们还想看什么小英雄x你的梗呀?日常轻松向,能写的都记小本本,欢迎cue我!


食用愉快♥

我英团宠向,轻松小甜饼(对话体)



小英雄x你,你是学姐设定



被炸出来更新了,lof发晚了这段时间真的超级忙呜呜呜。是点梗,点击再点击↓



47.粘人的小妖精=情敌?



宝贝们还想看什么小英雄x你的梗呀?日常轻松向,能写的都记小本本,欢迎cue我!



食用愉快♥

衍玉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先生肩上了。”


“我不要你落在谁的肩膀上,我只想你落在我的鬓角,耳畔,与我耳鬓厮磨。又或者...让我落在你的唇上。”


“我不想让你变成雪,除非我是春日的江汛,能将你化开,升温,变得水而软。然后把你同化,吞吃,据为己有,浑然难分。”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先生肩上了。”


“我不要你落在谁的肩膀上,我只想你落在我的鬓角,耳畔,与我耳鬓厮磨。又或者...让我落在你的唇上。”


“我不想让你变成雪,除非我是春日的江汛,能将你化开,升温,变得水而软。然后把你同化,吞吃,据为己有,浑然难分。”

左衽

【all叶/伞修】非典型宿舍楼爱情(3)

★年龄有改动,主要人物大多在同一个年级。

☆今天是,关于班委这件小事儿。

★这一篇all叶多一点。

————————————————————————

1.“大家好——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哦,好,好,等会我回给你。”

    “咳,刚才说到哪了?哦,你们好,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我姓冯——咳,我再接个电话啊。”

    “好,挂了,嗯——如你们所见,我很忙。但你们都是成熟的高中生了,要习惯没有班主任的生活……开学要注意这些……总之,有意向做班委的同学自己交申请书给我。”

2.“秋儿,你打算做班委不?”

 ...

★年龄有改动,主要人物大多在同一个年级。

☆今天是,关于班委这件小事儿。

★这一篇all叶多一点。

————————————————————————

1.“大家好——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哦,好,好,等会我回给你。”

    “咳,刚才说到哪了?哦,你们好,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我姓冯——咳,我再接个电话啊。”

    “好,挂了,嗯——如你们所见,我很忙。但你们都是成熟的高中生了,要习惯没有班主任的生活……开学要注意这些……总之,有意向做班委的同学自己交申请书给我。”

2.“秋儿,你打算做班委不?”

    “……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修修?”

    “那我叫你什么——沐秋?”

    “行吧。”

    “你别后悔啊。”

    “后悔什么?”

    “没,我随口说说。”

3.“王大眼儿,班长考虑一下?”

    “叶修……”

    “嗯?”

    “你中邪了?”

    “一句话你做不做吧。”

    “做。”

    “这么干脆?我们王杰希班长不愧是全班的希望啊。”

    “哪里哪里。”

4.“哟,老韩,这第几圈了?”

    “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哼。”

    “等等,你跑什么呀?”

    “这是第七圈。你要跑?”

    “如果你忍心让我横尸操场的话,我就只好答应咯。”

    “……说正事。”

    “体委的位子让给你了呗?”

    “就这点事?”

    “我这不是征求本人意见呢嘛。”

    “随你。不会写‘韩文清‘三个字再来找我,或者,跟我跑完十圈。”

    “你继续,继续。”

5.“小周——呃,算了。”

    “前辈……?”

6.“叶修你干什么?!”

    “翔翔,来签个字?”

    “滚。”

    “真的?”

    “……不是要签什么字吗?拿来啊——乱喊什么,恶心,真的恶心!”

    “字签完啦?好,那我先走啦——孙文娱?”

    “嗯?你在说什么?你说清楚啊!喂!孙吻鱼是谁啊!”

7.“叶不羞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

    “怎么着?我招你惹你啦?”

    “你就装吧你。”

    “少跟我扯废话,要是还想要你那宝贝儿,就把字给签了。”

    “我还真就不签了。”

    “行,那我也只好借花献佛咯。”

    “等会儿,什么花什么佛?”

    “不是吧魏琛,你这是要把你从小到大语文老师都给抹黑一遍?”

    “滚犊子,我是问你要把它给谁?”

    “献给苏沐秋大大——不行啊?不行就签呗。”

    “我算是看透你了。我真傻,真的……”

    “咳。哥先走了。”

8.“老叶老叶,你干嘛呢?今天看你东奔西走的,是不是找我啊?嘿嘿,两三天没见你,终于想起我黄少天的好了?我跟你说啊我可是不轻易接受道歉的,除非你愿意陪我走遍整个市区,我才考虑原谅你的,真的。”

    “你又不是我们班的,瞎凑什么热闹。”

    “什么你们我们的,好朋友是不分彼此的你懂吗?懂吗懂吗?还有啊我刚刚说让你陪我走遍整个市区你听到没?”

    “还整个市区呢,你现在出得去学校?”

    “我们不是有月假呢嘛?”

    “你不是有作业呢嘛?”

    “……”

9.“叶修,冯主任是你的班主任?”

    “唔。”

    “难怪。”

    “哦?文州发现什么了?”

    “只是看前辈今天似乎格外繁忙。”

    “你和少天儿一个两个的,都在隔壁班呢还看得到我啊?”

    “想看,自然是能看得到的。”

10.“邱非?”

      “怎么,不认识我了?”

      “没,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诶,你在哪个班?”

      “不好意思啊,就你站的这个班。”

      “小孩儿脾气。要不要做个团支书?”

      “我不是小孩儿脾气么?你确定?”

      “正好,挺合适啊。”

      “行,但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还谈判呢?说吧,什么条件?”

      “先欠着——打个欠条啊,就和上次那张放一块去。”

11.“前辈……在忙什么?”

      “一帆啊。怎么了?”

      “没有,就是……前辈是不是在找班干部?”

      “对。”

      “我……”

      “想做生活委员?”

      “好。”

      “噗——你啊。”

12.“莫凡,不许跑。”

      “什么事?”

      “想不想当纪检委员?”

      “不想。”

      “不,你想。”

      “不……”

      “嗯?”

      “怎么不找韩文清?”

      “啧,他做纪委,多没意思。”

      “那我呢?”

      “你不一样啊,见着有谁违纪的,一抓一个准——我得除外啊,还有那个叫苏沐秋的,你就当他是我同伙,别抓我俩。”

      “想得……”

      “我就知道你想,那就这么定了啊。”

13.“沐橙,有空没?”

      “有啊,怎么啦?”

      “帮我个忙呗。”

      “什么忙……要背着我哥?”

      “我要当着你哥面儿找你,你哥不得一路盯着我?”

      “哪有啊,明明是你俩合起伙来瞒我。”

      “算了,不说他了。你把宣传委员的职给领了呗?”

      “好吧。”

14.“沐橙,他刚刚和你说什么呢?”

      “你看到了?”

      “那么显眼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到。”

      “你俩可真是……”

      “你还没说呢,你们说了些什么?”

      “有了朋友,就不要妹妹了,哎。”

      “别闹,给你买了奶茶。”

      “好吧,好吧。他就是让我做班委而已啦。”

      “班委?我怎么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15.“不错,大家都很踊跃啊。那班委就按你们报的来吧,我点一下。体育委员,韩文清……文娱委员,孙翔;班长,王杰希。”

      “哦,还有个副班长,苏沐秋。”

16.“阿、修,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不挺好的么?你做副班,又不管事,一个摆设嘛。”

      “这是管不管事的问题?”

      “可你明明答应了的呀。”

      “你怕不是在做梦?”

      “就我问你,‘秋儿,你打算做班委不?‘,你说,‘行吧。’”

      “……厉害还是你厉害,这笔我记下了。”

17.(前一天)

      “叶修,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别呀老冯,我初来乍到新生一个,人脸都还没混熟呢。”

      “我信你才有鬼了,军训的时候什么情况你以为我不知道?”

      “老冯,这不像你啊。”

      “咳,最近事比较多……所以,如果凑不齐人的话,缺多少职,你就顶多少吧。”

      “别呀——”

      “有缘做你的班主任,我是真高兴啊。所以,好好干,我相信你。我记得你军训的时候掉了点东西在我这儿?”

      “……谢谢您啊。”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生...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生日快乐!

@茗藜 祝我们可爱茗藜藜太太生日快乐啊!!我就是个狗币我既不知道也没有生贺也没有贺文……我不配做粉头子……那就来一个迟来的生贺吧!虽然只是我自己又摸了个段子……写的也是吴邪生日……但是就很不要脸的说是给您的贺文啦!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生日快乐!

@茗藜 祝我们可爱茗藜藜太太生日快乐啊!!我就是个狗币我既不知道也没有生贺也没有贺文……我不配做粉头子……那就来一个迟来的生贺吧!虽然只是我自己又摸了个段子……写的也是吴邪生日……但是就很不要脸的说是给您的贺文啦!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带...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带伞

今日三更!谢谢大噶对我不离不弃,我们下周不见不散!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带伞

今日三更!谢谢大噶对我不离不弃,我们下周不见不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