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对话体

1277.1万浏览    1848参与
琼觞

团宠七姐妹穿越魔道祖师

不是我一个人写的,是合写的对话体哦!

团宠七姐妹穿越魔道祖师

不是我一个人写的,是合写的对话体哦!

星空半夏
正文指路:http://jul...

正文指路:http://julyxiaosu.lofter.com/post/30bd9328_1c70f8287

正文指路:http://julyxiaosu.lofter.com/post/30bd9328_1c70f8287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吃...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吃瓜

最近瓜好多哈哈哈,带大家继续吃瓜

(最近这限流也限得太夸张了?要是每条更新的评论数做成折线图,那简直是蹦极式上下浮动啊_(:::з」∠)_)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吃瓜

最近瓜好多哈哈哈,带大家继续吃瓜

(最近这限流也限得太夸张了?要是每条更新的评论数做成折线图,那简直是蹦极式上下浮动啊_(:::з」∠)_)

云陌可

指弟为夫 第三章

指弟为夫 第三章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本章王舞出没,角色是王陆的姑妈。

第三章

月朗星稀,人间有声。

王陆:我亲爱的爸妈,我带着可爱的小海回来了,还不快来迎接本座。^o^

王舞:小陆儿,你最美的姑妈来了,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是不远万里,从老家赶到这里来照顾你的呢~(・ω< )★

王陆:姑妈,我看不是你照顾我,是我照顾你吧😒!毕竟你可是个做饭都会把锅底烧穿的人。

王舞:哎呀,小陆儿,这里还有外人在呢,你怎么能揭姑妈的黑历史呢😉?你这样我会不开心的啦,我会多长一条皱纹哟,将来你去相亲...

指弟为夫 第三章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本章王舞出没,角色是王陆的姑妈。

第三章

月朗星稀,人间有声。

王陆:我亲爱的爸妈,我带着可爱的小海回来了,还不快来迎接本座。^o^

王舞:小陆儿,你最美的姑妈来了,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是不远万里,从老家赶到这里来照顾你的呢~(・ω< )★

王陆:姑妈,我看不是你照顾我,是我照顾你吧😒!毕竟你可是个做饭都会把锅底烧穿的人。

王舞:哎呀,小陆儿,这里还有外人在呢,你怎么能揭姑妈的黑历史呢😉?你这样我会不开心的啦,我会多长一条皱纹哟,将来你去相亲的时候哦,人家姑娘看见你有一个不漂亮的姑妈会给你打折扣分的。

王陆:亲爱的王舞姑妈,您能不提相亲这回事儿吗😔?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帅气多金的优质好男人,怎么会沦落到相亲那个地步呢?再说了,小海可是我的内人,这可是我亲……表弟。😌

海云帆:姑妈,您好,这是我从国外给您带来的礼物,请您笑纳。☺

王舞: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太破费了吧。^_^

王陆:就是啊,小海,你给她带一个冰箱贴就行了。←_←

王舞:死小子,说什么呢?哦,我的天呐😱,白兰地、伏特加、限量版英镑,还有最新款的圣鹿野地,小朋友,你太用心了😘,我好爱你哦,以后你就跟小陆儿一样,叫我姑妈!你放心,以后有姑妈罩着你,你在这个城里横着走都没事儿⊙▽⊙。

海云帆:这都是晚辈应该的,您喜欢就好。^_^

王陆:小海,你都给这老女人送这么好的礼物了,那我的应该不比他差吧?😉

王舞:你说谁老女人呢?我今年最多35岁,正是娇艳美丽一朵花,追我的人从漠河排到三沙群岛呢。一看你就是没见识,审美有问题。😠

王陆:是是是,您最美,您最漂亮,您最有气质啦!😂

王陆:小海,求礼物。😚

海云帆:王兄,因为双11的缘故,所以快递有些延迟了,需要过几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在催了。😓

王陆:哎,你怎么给我换称呼了?算了,你开心就好。只要你给我的礼物,能让我震惊就好。😜

海云帆:包君满意!☺

王舞:好了,别在那磨磨唧唧了,我点的外卖到了,咱们吃饭吧!😄

……

王陆:来来,小海尝尝这个龙井炒虾仁、桑杏炖猪肺、党参乳鸽汤、梅菜蒸鱼尾、豉汁拍黄瓜……。*^o^*

海云帆:谢谢,味道很好。☺

王舞:小孩常常我做的水盆羊肉、火晶柿子,秘制紫苏炖田螺。😃

海云帆:姑妈,羊肉和柿子我很喜欢,但是这个田螺,我真的是敬谢不敏了。

王陆:姑妈,小海对贝壳类的东西过敏,难道我妈没跟你说过吗??_?

王舞:你的母亲大人刚给我发了个微信让我过来,你亲爱的父亲大人,就把你妈拽上了去奥斯隆的飞机,什么也没跟我说,跑的藏羚羊都快,我再打电话就是信号不在服务区,你说他们哪来的时间来告诉我这些呢>:-<?我觉得有一句话很适合你,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话说我有时候真的感觉你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还是不讨人喜欢的那种。😏

王陆:好吧,我错怪你了,跟你道歉。但是王女士,你能不损我吗😔?这个样子容易嫁不出去的,你就不怕我出去跟欧阳商叔叔说点什么吗😏?

王舞:你……好的很……算了→_→,不跟你小孩子一般见识,吃完饭记得把碗筷刷了,我要去做敷面膜了\^O^/。

王陆:你……

王舞:小海是你的童……

海云帆:什么?

王陆:你是我的童年伙伴嘛,是吧姑妈。^o^

王陆:您可闭嘴吧!我口无遮拦的王女士(小声)。←_←

王陆:10箱长城干红(超小声)

王舞:嗯?嗯!是的啊😄

海云帆:王兄,刚才姑妈好像……有话没有说完。(?O?)

王陆:没什么啊,那个……王女士一喝酒就上头,然后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你以后会习惯的^ω^。

王舞:是啊是啊(*^_^*)

海云帆:可是……

王陆:没什么……可是……,啊,九点到了,晚上九点,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这是一个我们应该放松心情,焚香沐浴,听着故事进入睡眠的时间,小海啊,你去洗洗吧,然后一会儿我给你讲故事哈。😃

海云帆:我还是觉得……^_^

王陆:这是我家,我说了算,你是不是不听哥哥的话了?快去!(>_<)

海云帆:好吧。摊手ㄟ( ▔, ▔ )ㄏ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结...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结课

(不要误会,小哥用钱还哈哈哈!你们是都觉得我们小哥穷到这份上了吗!这点钱都不能替我们邪掏!)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结课

(不要误会,小哥用钱还哈哈哈!你们是都觉得我们小哥穷到这份上了吗!这点钱都不能替我们邪掏!)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小...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小哥生日

张起灵生日快乐!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小哥生日

张起灵生日快乐!

云陌可

指弟为夫 第二章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注:西岱尔是海云帆出国留学时用的英文名。

安道尔先生是海云帆曾经的选修课老师

克里斯汀女士是安道尔的助手

第二章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玄灵航班提醒您,云和机场到了,请乘客们有序下飞机,谢谢您的配合,祝您旅途愉快。

Dear passengers, xuanling flight reminds you that yunhe airport has arrived. Please get off the plane in an orderly manner. Thank you...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注:西岱尔是海云帆出国留学时用的英文名。

安道尔先生是海云帆曾经的选修课老师

克里斯汀女士是安道尔的助手

第二章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玄灵航班提醒您,云和机场到了,请乘客们有序下飞机,谢谢您的配合,祝您旅途愉快。

Dear passengers, xuanling flight reminds you that yunhe airport has arrived. Please get off the plane in an orderly manner.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王陆:唉,怎么还没到呀?不是说八点半就到吗?难不成是遇上飞鸟撞击飞机了?可这航班不是平安坠地了吗?怎么还不见人啊?

前台蔡小姐(手机拨打):王陆先生,您好,我是云和机场前台的蔡小姐,几分钟之前有一位叫海云帆的男士由于不明原因,晕倒了,被我们的工作人员带到了Airport lounge,虽然经过医生抢救脱离了危险,但是情况依然紧急,现在我们将他安置在St. mark's hospital 神内C区,请您速速到这里来,请您速速到这里来。

王陆:好的,我马上就到谢谢您。

王陆:我去,不是吧,我还没见到人,就这样了,他不会是今年命犯太岁吧?算了,还是先去看看吧!

……

海云帆:Mr. Andorra, I'm all right now. Can we go?

(安道尔先生,我的身体已经没什么事了,可以走了吧?)

安道尔:No, no, no, my dear boy, you've just woken up from a faint, and you're still very weak. You need to rest. Don't worry.(不不不,我亲爱的孩子,你刚刚从晕厥中醒来,身体现在还很虚弱,要好好休息,不用担心,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可以做主的,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就好了。)

海云帆:But……

安道尔:Don't you trust my skill? My good student.(你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吗?我的好学生。)

海云帆:No, teacher, I have a cousin is still waiting for me in the airport, I want you to help me contact, he can not find the province, will worry about.(不是的,老师,是我有一个表哥还在机场里等我,我想让你帮我联系一下,省的他找不到了,会担心的。)

安道尔:Don't worry! Let miss CAI contact your relatives early - Mr Wang lu, he should be soon!(不用担心啦!早就让蔡小姐联系你的亲人-王陆先生,他应该就快到了!)

王陆:请问是这里是神内C区0012病房吗?

安道尔:What did I say? Talk of the devil.(我说什么来着,说曹操曹操到。)

护士克里斯汀:请进。

王陆:谢谢!

王陆:小海怎么样?现在头还疼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好好跟我说说。

安道尔:Mr. Wang, the patient is very weak and needs rest. Please make a long story short.(这位王先生,现在病人很虚弱,需要休息,请您长话短说。)

海云帆:Teacher, I am ok, you don't be so serious.(老师,我没事的,您不要这样严肃。)

海云帆:王陆表哥,我还好啦,只不过是老毛病又犯了,在家休息两天就可以了。

王陆:真的吗?小海。

海云帆:Do you think so?Teacher Andorra.

安道尔:What can I do? What else could the children do with such decisions? Only to be spoiled. All right, all right, pack up your things and go home with your dear cousin. I'll give you a little nutritional medicine, you should take it on time, otherwise I have punishment.(我能怎么办?孩子都这样决定了,还能怎么办?只能宠着了。好啦好啦,收拾收拾行李,好好跟你亲爱的表哥回家休息吧。我再给你开一点补充营养的药,你要按时吃哦,不然我可是有惩罚措施的。)

海云帆:Thank you very much, my dear teacher.

王陆:小海,你的行李,还有相关证件以及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咱们回家吧,我爸妈估计都等急了。

海云帆:好,我们走吧!Bye, Mr. Andorra and Christine.

……

克里斯汀:Chief, the situation with sidel is getting serious. Is it really necessary to tell that Mr. Wang?(主任,西岱尔的情况有点严重了,真的不用告诉那位王先生吗?)

安道尔:Sidel doesn't want us to tell his family, so we should respect his wishes. Besides, he is a boy of his own mind, and we should trust him.But a weekly inspection is a must.(西岱尔不想让我们告诉他的家人,我们就应该尊重他的意愿。况且他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我们应该相信他。但是每周一次的例行检查是一定要的进行的。)

克里斯汀:Ok, chief, I know. I'll arrange it.(好的,主任,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下去的。)

安道尔:Do not know what kind of flower such beautiful child can develop?(不知道那样美好的孩子会开出怎样的花朵呢?)

云陌可

指弟为夫 第一章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第一章

2060年11月6号凌晨3:36分,一声“小城故事多”的电话铃响了,王陆先生揉了揉他浅浅的熊猫眼,睡眼惺忪地拨通了电话。

王陆:喂~,爸,您老有啥事儿啊,这个时候我正做梦呢,我梦到我中了1000万的彩票,您只要晚三秒,只要晚三秒,我钱就到手了。

王父:儿子,梦里有时终须有,梦里无时莫强求。

王陆:爸,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为了教育我少做异想天开的梦吧?

王父:滚犊子,少给我在这贫!我是有正经事儿,你给我竖好耳朵听好了!

王陆:嗯,我两只兔子耳朵都竖好了,...

文前说明:

王陆x海云帆

表哥x表弟

现代架空背景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视频,ooc是我的,考据党慎人。

第一章

2060年11月6号凌晨3:36分,一声“小城故事多”的电话铃响了,王陆先生揉了揉他浅浅的熊猫眼,睡眼惺忪地拨通了电话。

王陆:喂~,爸,您老有啥事儿啊,这个时候我正做梦呢,我梦到我中了1000万的彩票,您只要晚三秒,只要晚三秒,我钱就到手了。

王父:儿子,梦里有时终须有,梦里无时莫强求。

王陆:爸,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为了教育我少做异想天开的梦吧?

王父:滚犊子,少给我在这贫!我是有正经事儿,你给我竖好耳朵听好了!

王陆:嗯,我两只兔子耳朵都竖好了,而且特别直,特别正,我还跪的特别乖巧,姿势特别标准,要不我给您发个视频?

王母:儿子,别闹,你爸准备跟你说正经事儿。

王陆:我的母上大人啊,父亲大人啊!那你们倒是跟我说到底是啥事儿啊?我明天还有工作呢!我刚睡下不到四个钟头,你们就给我弄醒了,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我还是你们的亲儿子吗?

王父:我跟你妈的良心不仅不会痛,而且依然坚挺。

王陆:我谢谢您了!

王母:儿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是我和你爸充电话费送的。而且你即将有一个新弟弟,这个弟弟还和你关系匪浅。

王陆:哦。什么?我什么时候有一个弟弟么?妈,我问你,是不是我爸在外边拈花惹草了?

你放心,我绝对把他给弄死!生不如死的那种!!!

王父:臭小子,你想什么呢?你老爹我是这种人吗?老婆,你要相信我呀,对你一直是万水千山总是情、一片冰心在玉壶啊!

王母:好啦,我知道了,老头子!

王母:呀,儿子,你想哪去了?是你小姨家的儿子,这不是大学刚毕业嘛,想找个地方实习,可是这孩子聪明归聪明,就是太过于单纯,你小姨怕他在外面被骗了,不安全,所以呢就想让你带带他。

王陆:行,那我知道了,妈。就问一句啊,我那表弟叫什么名啊?

王母:海云帆,长的那叫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就是情商有点低,哎呀,反正你见了你就知道了,你肯定喜欢。来来来,我把照片发给你。

王陆:哎呦,看着挺不错呀,是我喜欢的菜~

王父: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要个弟弟吗?你看,这弟弟不是来了。

王陆:爸,妈,我这表弟是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今年几岁了呀?我怎么以前都不知道呀?

王父:他今年18岁,C大中文系毕业,在X市上学的大学。

王母:以前不让你知道,是因为你那混不吝的性子,我怕你把你小表弟给带坏了。再者说了,小海那孩子多好啊,小姨对他都是恨不得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他可是宠的不行不行的,不过这孩子也争气,从小到大挺懂事,没让家里操心,他家那样没意思的环境,还能长得根正苗红,我只能说……我老李家基因真好……

王父:后天你去云和机场接你表弟,要态度端正,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务必要把小海安安全全的带到家里。

王陆:行,我一定把咱家宝贝表弟全须全尾的带回家,行了吧?老爹,老妈,(・ω< )★mua

王父:唉,自家儿子太粘人,也是一种甜蜜的悲伤啊!

王母:哎呀,没事了,习惯就好,咱家儿子多优秀,多可爱,是不是?(・ω< )★

王父:老婆,我爱你!!!😘

王母:老公,我爱你如山海,山海不可平!

王父:亲爱的,爱你天上地下惟你独尊,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王!

王母:我的挚爱,你就像我心里的星星,永远闪耀!

……

王陆:上帝啊,有一对随时随地都能秀恩爱的父母,也是一种负担,但是这狗粮吃的很开心⊙ω⊙。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取...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取快递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取快递

川尻松子

【聆】开端与结尾

本篇设定:

《超兽武装》同人

only夜凌云x夜枭子

人物ooc。文章属于我,人物属于蓝弧动漫

设定夜凌云在不断的永恒轮回之中逐步远离了夜枭子,直到后来忘记了夜枭子。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感觉到奇怪,总感觉身边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夜枭子早在许久之前就被迫沉睡了下去,因为自愿放弃加入永恒轮回,因此灰飞烟灭。夜凌云忘记了这个事实,感觉过于不安,于是他抓紧去寻找答案。故事就开始于这里。

对话体。

主角知道这一切的缘由,但是一开始刻意不告诉他。


正文:

“你好?”

“你好。”

“我现在在寻找一个人。请问你知道他吗?”

“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我感觉你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

“我希望你可以跟我说说。”

“你倒是一开...

本篇设定:

《超兽武装》同人

only夜凌云x夜枭子

人物ooc。文章属于我,人物属于蓝弧动漫

设定夜凌云在不断的永恒轮回之中逐步远离了夜枭子,直到后来忘记了夜枭子。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感觉到奇怪,总感觉身边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夜枭子早在许久之前就被迫沉睡了下去,因为自愿放弃加入永恒轮回,因此灰飞烟灭。夜凌云忘记了这个事实,感觉过于不安,于是他抓紧去寻找答案。故事就开始于这里。

对话体。

主角知道这一切的缘由,但是一开始刻意不告诉他。


正文:

“你好?”

“你好。”

“我现在在寻找一个人。请问你知道他吗?”

“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我感觉你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

“我希望你可以跟我说说。”

“你倒是一开始就用【你】这个称呼,有些没礼貌呢。”

“对不起。那我改用【您】?”

“不,没关系了。就继续用这个吧。”

“好的。现在,还请你回答问题。”

“凭什么?我没有这个义务告诉你这些事情。”

“也是。”

“所以你不要缠着我了。”

“不过我是真的觉得好奇,仅此而已。”

“……”

“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想说,随时可以走。纠缠着你确实是我不对。”

“……”

“看你的样子,似乎有点动摇。”

“我想我或许可以帮你一点事情。”

“好。”

“不过更主要的还是得靠你自己领悟了。”

“当然。”

“首先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你所在的这个时空,是一个轮回的时空。有很多事情,发生了,就会再发生。有些人,出现了,就会再出现。”

“这个我知道。曾经听玄易子说过这个事情,冥王和雪皇也确认了。”

“不过,与此相对的是:有些事情,发生了,不会再发生。有些人,出现了,不会再出现。”

“难道说,他……”

“你认为呢?”

“我不敢确认。”

“是的。眼见为实,没有真实发生在你眼前的事情,不要轻易相信。”

“我确实感觉证据不足,必须继续搜集证据了。”

“是的。”

“请问然后呢?”

“每次的轮回,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在改变中不断持续着同样的一个新的人生。看起来似乎改变了很多,其实什么也没有改变。”

“什么意思?”

“因为,一个定律【只有强者可以进入永恒轮回】。”

“那么他是不是没有进入这个永恒轮回?”

“是的。”

“他是弱者吗?”

“你如何定义【弱者】?”

“与【强者】相对,在现实世界里面没有自己应得的一个地位,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被人轻视的那些人。他们活在自己阴暗的角落里,内心戾气狠毒,看谁都看不惯,做小人。”

“如果是这个定义的话,那么他确实是你口中的那个【弱者】。”

“原来如此。”

“这个【弱者】,自始自终都是这么一个形象。”

“哇哦,几乎没听说过那么长时间人设还不变的角色。他可真厉害。”

“……”

“不过按道理来说,我不可能会如此在意一个【弱者】的。这背后肯定有隐情。”

“是的。”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种事情说来话长,我需要慢慢组织语言。”

“嗯。”

“……——好了。”

“你说吧。”

“好。有关于这件事情,时间其实也蛮久远的了。这么久远的时间,很多事情都会被封印尘封,哪怕是曾经刻骨铭心的伤痛,经过时间的洗礼,也会变得微不可闻。只不过是幻化成为了一件小事而已,因此忘记也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

“说是这么说,可是我还是无法抑制心中奔涌的热烈感情,想要找寻到他,想要从他口中亲耳得知真相。”

“这只不过是说明你觉醒了曾经的感情而已。”

“或许确实如此。”

“如果说得知真相会让你痛苦不堪,在明了这个后果的前提下,你还会继续吗?”

“……你怎么这么啰嗦?快点!”

“好吧。那我继续了。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不知距离现在有多久的过去。时间已经是如此之久远,哪怕是我也忘记了时间的时候。你和他还是在同一个军团里面,你曾经是他的下属,后来你夺取了他的地位,于是他不得不屈居于你之下。”

“那个军团叫什么名字?”

“云蝠军团。”

“!那不是!我现在所组建的这个军团的名字吗?!”

“是的。”

“怎么会如此巧合……!?”

“这不是巧合。这是你内心对于曾经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的潜意识回应。虽然你已经忘记了那段感情,但是潜在的记忆没有那么容易消逝。纵然经过千百个永恒轮回的时间流逝,但是有些事情,越埋越深的同时只会越来越稳固。”

“为什么这么说?”

“这应该问你自己,外人是给不出答案的。”

“问我自己……?”

“是的。”

“……”

“那个人,其实也是挺不容易的。他一开始也不过是一名小兵,不过凭借着自己的赫赫战功以及各种出其不意的手段,在一段时间的艰辛付出之后,终于来到了那个军团的顶峰,成为了那个军团的领导者。”

“谁一开始就很容易呢。我创建云蝠军团也不还是需要亲自四处拉人?”

“是啊。那个人确实很难。其中艰辛我不想详述,有些事情似乎少儿不宜,也有血腥暴力,若是详细展开论述怕是几天几夜说不完。就此打住吧。”

“比如,举个例子?”

“夜凌云,说起来,你现在也还是在官场上。那么,有关于官场上的一些升迁潜规则,你应该也是了解不少。”

“是的。有些东西如果做了,那是捷径,就可以快速升迁的。虽然我并不屑于那样子,但是总有些小人从中钻营谋利,以破坏他人为乐。更可气的是,他们居然还可以如此顺风顺水。”

“他确实就是那样一个【小人】。”

“他?”

“是的。他。他很聪明,其实。察言观色是他最擅长的一个技能。”

“听起来他并不是一个好人。”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他也从来不屑于去做一个好人。”

“那么,说起来,这样的话,我应该和他势如水火才对,怎么可能有那么深刻的感情?还是说,那时候的我,不是现在的这个模样?”

“不。那时候的你,和现在很相近了。而且你们之间,确实势如水火。”

“那么这段感情怎么来的?”

“你耐心听我继续说。你来到那个军团的时候,是他刚当上领导者不久之后。你一开始来到那里的时候,他就直接一眼注意到你了。他感觉到你的身上有与他相近与相反的特质,这种奇妙的相性吸引力,就这样子吸引着他,让他总是忍不住注意你。于是,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你立下了战功,他就正好用这个理由破格把你提升,提升到了他的随从位置,这样他就可以天天看你了。”

“……真是肉麻。”

“也许吧。不过正是因为这种相似度,我相信如果有一天看到了那种人,你也会这么做的。”

“……我才不是那种受感情驱动的冲动型人物。”

“或许吧。他也是这么说的。”

“……快点给本大爷继续。”

“好。在这之后,他每天就是有时间就会和你单独待在一块。只不过这种时间总会出其不意地被人打扰,或者就是你干脆就被派兵在外,根本就不在他身边。虽然说他很想和你提升感情,但是奈何根本没有那个时间。所以你一开始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是什么样的心态对你。”

“……这种恋爱小说一样的展开是怎么回事……”

“你说对了。”

“……?!”

“他确实对你是爱情。这种感情自觉醒以来,他一开始是很不相信的,毕竟你们都是同性。但是后来久了,他也就想通了。感情这东西,最不容易骗的,就是自己。”

“……天哪……”

“你对他也一样。”

“……”

“很不相信,是吧?”

“没错。”

“我就是一个旁观者,相当于史实记录者。不过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这种事情,对谁来说,第一次听说都是很难接受的。”

“……你快点继续吧。”

“好。这种相处方式虽然并不顺利,但是好歹还算平淡。他其实也还蛮享受这种相处方式的。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

“是的。”

“就是我夺取了他地位的那一天?”

“没错。你带着你的士兵从外面回来,你是直接披甲上殿的。虽然说他不敢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信。所以,他强行笑出声,说:【夜凌云,你是来夺取我的王座的?】。”

“……我当时的回应肯定是类似于【是】这样的肯定句吧。”

“没错。”

“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回答了。”

“他笑得倨傲。因为他自始自终都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并且就算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落寞也得这么做。他直接从上面的位子上下来了,随后拿出武器开始准备与你对峙。”

“决斗。赢的一方将成为新的王者。”

“是的。这是你们之前就定好的一个约定,所以其实他并不感到意外。”

“最后是我赢了。”

“是的。”

“我在成为了新的领导者之后,有没有对他做什么?”

“没有。你把他继续留下来了,并且继续作为随从,还让他继续带领着云蝠军团。”

“可是我打败了他,让他在这整个云蝠军团里声望大减。他不可能不恨我,就算有爱情。”

“没错。他暗自立下志向,一定要杀了你。”

“当时的我知道这件事吗?”

“虽然他没有说,可是你已经猜到了。”

“那我还留下他?”

“因为你相信你自己可以控制得住他。”

“因为爱情?”

“不是。你当时还不知道他的爱情,你是更相信自己的手腕。”

“……确实是我啊……”

“不过你确实很厉害啊。他在你的手下呆了十万年,这期间他可是一直在找机会,一直没有找到。他认为你是防守得很严密,其实你是一点也没防守的吧。”

“那是当然的!毕竟是本大爷啊。”

“哈哈~如此的自夸,你还真是没变。”

“或许这就是永恒轮回的相似处吧,所以才会被称为【轮回】。”

“看来你明白一点了。”

“?”

“我们继续吧。你也知道,七大平行宇宙在每十万年的时间里面才会连接七天。所以,那七天是最重要的七天,会发生各种事情,但是都不奇怪。那个人一直在为了那七天做准备。”

“他为那七天做了什么准备?”

“云蝠军团也还在他的手上,根本性的领导权还在。以及,就算被打败,以前建立起的威严也还在,云蝠军团也还是信任他的。所以,云蝠军团,这是他唯一的武器。”

“听起来很危险。”

“是的。这是一把可以直接击溃你的尖利的剑。他一直如此相信着。”

“他为什么如此自信?”

“因为他知道你的弱点。”

“我的弱点?”

“是的。”

“我的弱点是什么?”

“虽然你的【云蝠盾】坚硬无比,是全宇宙最坚硬的盾,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摧毁它。但是,只要不让你使用【云蝠盾】就好了。你本人还是比较容易对付的。”

“如果说我本人容易对付,那么为什么在对决中他输了呢?难道我在对决中使用了【云蝠盾】?”

“不,你没有。他那种小角色还轮不到你用【云蝠盾】对付他的境地。”

“小角色……?”

“是的,小角色。”

“不许你说他是小角色!他才不是小角色呢!”

“哦啦哦啦,怎么激动起来了?难道你想起来了?”

“不,我没有想起来。只是莫名觉得激动……诶,奇怪?……我为什么要激动呢?”

“因为你的记忆正在慢慢恢复中呢。恭喜你。”

“恭喜……?”

“嗯,是的。不过我还需要继续引导呢。”

“嗯,你继续吧。”

“你在对决中当然没有使用【云蝠盾】。不过,与此相对的是,他当然也没有在那次对决中使用全力。”

“明明知道那是一次决定云蝠军团领导人的命运对决,却没有使全力……?”

“没错。”

“他为什么没有使全力呢?”

“因为他不想伤害你。”

“不想伤害我?”

“没错。”

“他怎么可能是那样一个婆婆妈妈、妇人之仁之人?”

“他确实不是。不然你也就不可能喜欢他了。”

“我喜欢他?”

“是的。”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你一开始确实不喜欢他,不过后来日久生情了。”

“我不是同性恋。”

“不,你是。而且你是无意识深柜。”

“不!绝对不可能!我不是!别想污蔑我!”

“那么你为什么现在如此在意他呢?”

“我……”

“嘛。你现在肯定很难接受。不急,我们慢慢来。”

“……”

“嘛。不过,总而言之,这样一切就解决了。你成为了新的云蝠军团领导人。而他,成为了你的手下。”

“不过,说起来,我不明白。既然他有意识地没出全力,那么为什么还要恨我呢?”

“因为你也没出全力,甚至还特意嘲笑了他。”

“!”

“他很清楚你不喜欢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你,所以早就做好了接你的全力的准备。却不想你根本就是看不起他,也没有出全力,甚至有时候刻意放水。每次都是快到最后的时候突然一招。他很快就明白了你是在嘲笑他,很愤怒,却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没想到那时候的我竟然如此恶劣……”

“是的。比起你现在,恶劣多了。”

“那之后的事情呢?”

“之后,就让我们直接跳到十万年之后吧。”

“好快。”

“因为十万年间没有什么大事情可以说了。或者是如果你想听日常我也可以说说。”

“没兴趣。直接入正题吧。”

“好。十万年之后,很快就到了七大平行宇宙联结的时候。那个时候,当然也是超兽战士们诞生与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也是超兽战士中的一员,自然而然地加入了其中。”

“我也是?”

“当然。你只是有点特殊,一开始在外面而已。其实数据登记在案的。”

“怪不得我也能入永恒轮回。”

“不。永恒轮回不止超兽战士能加入。只要是强者,都可以加入。”

“哎?是这样的吗?”

“没错。”

“那么他加入了永恒轮回吗?”

“很遗憾,没有。”

“因为他是【弱者】?”

“不。其实他是【强者】。”

“那为什么没有加入?”

“因为他自愿放弃了。”

“……咦?”

“他不想加入这个【永恒轮回】,不想要承担责任,也不想再与你见面了。”

“他果然还是恨着那个时候我的嘲讽吗?”

“不是的。他其实并没有在恨你了。”

“那为什么……?”

“先让我把前面的事情慢慢说完吧。事实上,在成为云蝠军团新一任的首领之后,你很少待在第四平行宇宙,经常前往第五平行宇宙,在那里与冥王会面。虽然说是随从,但是他很少见到你。可能一开始还好,但是后来慢慢的感到越来越寂寞。他想要把你锁在身边,这样一来不需要再费心思对付你,二来可以天天见面缓解相思之苦。所以,他很是嫉恨着冥王,一直想要消灭冥王。”

“冥王可是有10个黑洞的异能量值,我都没法对付,更别说他了。”

“是的。所以这个他也就只是想想罢了,是不可能付诸实践的。”

“果然。”

“不过他还是想要消灭冥王。所以他投靠了鬼谷。”

“鬼谷好像是雪皇的丞相吧。他怎么投靠这个人?”

“鬼谷在以前是鬼王,很厉害的。他认为鬼谷可以帮助他消灭冥王,所以借助了他的力量。”

“投靠别人是需要投名状的。他给了那个人什么投名状?”

“云蝠阵。”

“云蝠阵?那不是我最近在训练的阵法吗?以前也有?”

“是的。而且那个阵法那时候也是你训练出来的。”

“居然又是巧合。那么多巧合……”

“所以才是轮回呢。”

“那么接下来呢?”

“那个人继续潜伏在你身边。直到后来,你陷入了危机。你为了救你的同伴,决定和他和云蝠军团留下来抵抗敌人。但是他却一脚把你踹进坑里,任由敌人攻击你,他自己走了。”

“好无情……”

“他认为这是复仇。”

“确实。复仇的话,这样没错。”

“爱情在这里肯定不复存在了吧。”

“不,你错了。那时候,他还爱着你。”

“……!”

“他不能说出来。他认为那个时候你肯定还不知道这件事,就一直隐瞒着。当然这很痛苦。但是没办法。”

“那还复仇……”

“这两者并不矛盾。”

“好吧。”

“一个自觉单箭头了十万多年的人,真的是很辛苦的。”

“自觉?”

“我之前说过了。你也喜欢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现在想要给你看一个东西。喏,就是这个。给。”

“这是什么?一个钟表?盖子上有一个东西,是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有两个人,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谁?感觉好眼熟,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吗?”

“是的。”

“他叫什么名字?”

“现在我先不告诉你,反正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你想知道有关于这块钟表的事情吗?”

“那是当然!”

“好。这块钟表,最早的时候是你去第一平行宇宙的地球上面买的,然后回来的时候送给了他。他很宝贝这块钟表,就一直随身携带着,到死。”

“等等。七大平行宇宙不是每十万年才联结一次的吗?那为什么第四平行宇宙的我可以去第一平行宇宙买东西?”

“你别忘了,你经历了两个十万年。前一个十万年联结的时候,你去买东西了。”

“原来如此。”

“虽然说并没有爱,但是你送给他的那块钟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也是你特意考虑到他的象征。他自然很喜欢,然后还把很宝贝的那张照片夹在里面了。”

“难道我的爱情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吗?”

“是,也不是。”

“?”

“你们之间还经常做爱。”

“……做、什么?!”

“作爱。”

“……!?”

“不得不说,他其实是你一个很满意的床伴。就单纯从床技和迎合上来说,没有比他更好的了。所以你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挺在意他的,因为他可以让你最大程度的满足。所以,你对他不吝惜奖赏。”

“也就仅此而已了吧。”

“是的。”

“那爱情又从何谈起?”

“当你在意一个人在意久了,感情总会发生些许变化。或许一开始毫无察觉,但是契机一来,你就会发现了这个微妙的变化。”

“什么契机?”

“他最后被鬼王抽干异能量死的时候。”

“云蝠阵过度使用确实会让自己因过度疲劳而死。”

“没错。他为了支援鬼王,开启了超大型云蝠阵双重。可是鬼王还觉得不够,加大了抽取速率,最终导致了云蝠军团集体覆灭。”

“我认为那时候我一定是首先在意云蝠军团的。”

“没错。”

“毕竟是自己的军团。虽然不是我创建的,但是与里面战友情谊可不是盖的。”

“是的。”

“……”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他那时候,还没死,对吧。”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吧。他的灵魂还留在第四平行宇宙,最后拜托苗条俊去杀了你,还集体成为了玄武飞船的能量。只不过是为了支撑玄武飞船去第五平行宇宙,去见你。”

“他那个时候,果然恨我……”

“你认为那个时候他只是恨你吗?”

“要不然还能是什么?”

“你自己想。”

“……”

“人的感情,果然还是很复杂呢。我能够做到的,只有记录,还不能够完全理解。真是的,前辈们那么厉害,看来我还是要学习呢。”

“?”

“没什么,你继续思考吧。”

“……”

“我之前说了那么多,还给了你信物。你肯定能够想得起来的。”

“信物?”

“是的。那东西,是他的灵魂在消散前嘱托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东西。他称之为【信物】。”

“信物……”

“没错。”

“原来是这样啊……”

“你想起来他的名字了吗?”

“……”

“那家伙,死得很不甘心呢。被鬼王抽干了异能量,不甘心进入永恒轮回。不得不说,其实和你之前很像,都是认死理的家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夜枭子……”

“什么?”

“他叫、夜枭子,对吧?”

“Bingo~”

“……”

“既然你想起来了,那我就走了。任务完成~再见~”

—Ending—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关东煮

(p2又是 @狗贼阿尔法 这个狗币,每天都有那么24个小时想和他打架)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关东煮

(p2又是 @狗贼阿尔法 这个狗币,每天都有那么24个小时想和他打架)

没有感情的存档机器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关东煮

(p2又是 @狗贼阿尔法 这个狗币,每天都有那么24个小时想和他打架)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关东煮

(p2又是 @狗贼阿尔法 这个狗币,每天都有那么24个小时想和他打架)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天

(秋天都过了哈哈哈我真是那啥都赶不上热乎的)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天

(秋天都过了哈哈哈我真是那啥都赶不上热乎的)

没有感情的存档机器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天...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天

(秋天都过了哈哈哈我真是那啥都赶不上热乎的)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秋天

(秋天都过了哈哈哈我真是那啥都赶不上热乎的)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今天,你一夜爆穷了吗(共2p)

图来自 @茗藜 !我本来都没想过写双十一,结果茗茗和我说了一顿我就心动了哈哈哈,太快乐了!所以我们两个双十一编外人员到底为什么讨论的这么开心?!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今天,你一夜爆穷了吗(共2p)

图来自 @茗藜 !我本来都没想过写双十一,结果茗茗和我说了一顿我就心动了哈哈哈,太快乐了!所以我们两个双十一编外人员到底为什么讨论的这么开心?!

没有感情的存档机器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今天,你一夜爆穷了吗(共2p)

图来自 @茗藜 !我本来都没想过写双十一,结果茗茗和我说了一顿我就心动了哈哈哈,太快乐了!所以我们两个双十一编外人员到底为什么讨论的这么开心?!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今天,你一夜爆穷了吗(共2p)

图来自 @茗藜 !我本来都没想过写双十一,结果茗茗和我说了一顿我就心动了哈哈哈,太快乐了!所以我们两个双十一编外人员到底为什么讨论的这么开心?!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撸猫

本来是p2那样哈哈哈,@狗贼阿尔法 太太觉得太寒碜了给我配了个图,看全图找他哈哈哈http://gouzeiaerfa.lofter.com/post/2017725e_1c6ffe051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撸猫

本来是p2那样哈哈哈,@狗贼阿尔法 太太觉得太寒碜了给我配了个图,看全图找他哈哈哈http://gouzeiaerfa.lofter.com/post/2017725e_1c6ffe051

没有感情的存档机器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撸猫

本来是p2那样哈哈哈,@狗贼阿尔法 太太觉得太寒碜了给我配了个图,看全图找他哈哈哈http://gouzeiaerfa.lofter.com/post/2017725e_1c6ffe051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撸猫

本来是p2那样哈哈哈,@狗贼阿尔法 太太觉得太寒碜了给我配了个图,看全图找他哈哈哈http://gouzeiaerfa.lofter.com/post/2017725e_1c6ffe051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逛...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逛小吃街

(今天在搬砖,玩的太开心差点忘了更新哈哈哈)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逛小吃街

(今天在搬砖,玩的太开心差点忘了更新哈哈哈)

寒枝吱吱吱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考...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考试前夜

【all邪|宿舍群聊对话体】考试前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