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将进酒 

56.2万浏览    2151参与
烟雨一蓑
草稿流 就这么糙 对不起兰舟

草稿流 就这么糙 对不起兰舟

草稿流 就这么糙 对不起兰舟

少百里

突然觉得高仲雄要是放在今天那绝对是一把公关利器,一个人就是一整个公关团队。

太强了

突然觉得高仲雄要是放在今天那绝对是一把公关利器,一个人就是一整个公关团队。

太强了


小巫本巫

非常草率的手写体。

敢信吗?我今天早上十二点钟起来,三点钟又躺下去了。然后又醒的时候,黑漆漆的让我整个人都懵了,心想星期六怎么这么快就过了呢?一看时间,18点59分。
我真是太失败了。
再次后悔,为什么不早两天感冒呢?

非常草率的手写体。

敢信吗?我今天早上十二点钟起来,三点钟又躺下去了。然后又醒的时候,黑漆漆的让我整个人都懵了,心想星期六怎么这么快就过了呢?一看时间,18点59分。
我真是太失败了。
再次后悔,为什么不早两天感冒呢?

泠樱(让我咕几天

松玉 书摘

注,以下全文均引自唐酒卿《将进酒》原文。

侵删。

——————

1.

          正说着,见那珠帘一挑,走进个如玉温粹的雅士,身着鸦青斜领大袖袍,腰坠招文袋。他闻声只笑,在座儒生皆起身相迎,一时间寒暄声起。

          ——15章​  黄雀

2.

         乔天涯独自坐在廊下吃酒观春。没人在,他也自得其乐,想起自己的琴...

注,以下全文均引自唐酒卿《将进酒》原文。

侵删。

——————

1.

          正说着,见那珠帘一挑,走进个如玉温粹的雅士,身着鸦青斜领大袖袍,腰坠招文袋。他闻声只笑,在座儒生皆起身相迎,一时间寒暄声起。

          ——15章​  黄雀

2.

         乔天涯独自坐在廊下吃酒观春。没人在,他也自得其乐,想起自己的琴还搁在这里,使动了拿出来玩的心思。他起身端了托盘绕路, 穿过绿雾般的枝条, 忽然听见了琴声。乔天涯寻声而走,没有贸然冲出去, 而是拨开绿雾,侧目窥探。

       长廊迎着日光,下边亮堂, 盘腿坐了个人。这人一头乌发簪古木,没戴冠,身上穿着件天青大袖袍,腰间坠着个招文袋。

        乔天涯看不清他的脸, 只能看见他闲拨琴弦,上了调又停下,边上摊着本琴谱,正琢磨着,背上忽然蹿出只灰白色的奶猫,钻在他颈边捞着发玩。

        这人把猫抱下来,揣袖里兜着,心思仍旧在琴上。乔天涯认出那琴是自己的,他缓步上前,随着角度的移幼,逐渐看见了这人的脸。

       春四月的柳絮浮动,绿绒细芽都晾在璀璨的日光里。这人生得白,与沈泽川如浸冷冽的白不同,他像是置放在春光里的温润白玉,没有沈泽川那样出锋般的凌厉,也没有沈泽川那样浓烈的惊艳,但他与众不同,令人之忘俗。

        乔天涯曾经也是官家公子,在这一刻想起了他长嫂背过的诗。

        积石有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两个人还没有交谈,乔天涯便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好个闲情逸致,”乔天涯跨上栏杆,把托盘搁在地上,“这曲子不必再看,你想学,我教你。”

         这人抬眸看他,哈哈一笑,说:“想酒酒便到,求曲曲便来,兄台,福星啊。”

      “这宅子春色好,可惜无人赏。我访春遇见你,是缘分,又听着这曲子,还是缘分。世间难得知心客,我别的不行,只有琴弹的好,你错过了我,便再也没有别人教得起你。”乔天涯站着自斟自饮,喝完一杯,冲他仰了仰下巴,“你学还是不学?”

      “事师之犹事父也,”这人放下琴,垂着玉佩逗猫,不慌不忙地说,“拜师可以,但为人师,必先得叫人信服。”

        乔天涯摸了把略带青碴的下巴,说:“我乔天涯不说假话,你肯信就拜,不肯信就罢。”

          这人松了拿着玉佩的手指,又看着乔天涯,半晌一笑,说:“我信你了。”

   ——83 黄雀  

3.

         沈泽川缓慢地蹲下了身,直视着这个人。这人挪开掩唇的帕子,用手臂撑着地面,一双眼像是被点燃了,里面是孤注一掷的癫狂。他抬起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痛哭、会歇斯底里的时候,他却极轻极轻地笑了一声。这笑犹如春水波澜, 昙花一现。紧跟着坠进了深不见底的无尽烈火中,连同傲骨风流一并焚干净,把神仙变成了一把脏灰。

        乔天涯认出他是谁了。

        曾经春光里的柳下弹琴、知音相和尽数蒙上了烟雨,那青衫磊落的独绝公子也被人打断了双腿。海良宜与姚氏珍藏了半辈子的璞玉,就这样轻易地沾了泥。

        乔松月忽然备感茫然,他直觉不该继续盯着姚温玉,可他再一次看见了自己。他们都曾住在广寒宫,乔松月下来了,俊俏负扇的公子哥变成了握刀落拓的乔天涯,他以为相逢只是一瞬,却没有料到半年以后,再见面是同病相怜。

         怜这个字真叫人痛不欲生。

         ——146章 元琢

4.

         乔天涯扣上了窗, 发出轻微的声响。

         姚温玉便醒了,他仿佛才从摇晃的马车内出来,闷热无处不在。他转动着眼睛, 看见了乔天涯。

           乔天涯说: "现在是寅时三刻,你还能再睡。”

         姚温玉面无表情地说:“大梦一场,不堪回首。”

          乔天涯倒着茶,喝了一口,冲他举了举杯,说: “喝吗?”

          姚温玉静了片刻,说:“茶无滋味,换酒吧。”

       “你伤势末愈,不宜饮酒。”乔天涯说着解下腰侧的烧酒,摇了几下,拧开自己喝了, “我喝给你看。”

         待乔天涯喝完了,姚温玉便说:“好酒。”

          乔天涯额前的发滑挡了眼睛,他最近的胡茬还没刮干净,他闻言摸了几下,说我:“几吊钱的酒,算不上好。你若是好了,我情愿花上几十两银子。你尝尝真正的好酒。”

         姚温玉目光放空,他说:“弹琴吧。”

          ……

        沈泽川起身时,在庭院里听见隐约的古琴声。

         费盛调侃道:“这乔天涯深藏不露啊。”

         沈泽川侧首,说:“乔家没落,他那些公子娇气的都没有留下来。最难的时候是流放时,要跟野狗抢食,还要照顾嫂嫂,他如今仅存的只有那把古琴,日日擦抚,爱惜非常,从不弹给别人听,这是他的傲气。”

         ——149章 花三

5.

        那夜姚温玉被扔在野地里,除了驴子只剩猫。他曾经浪迹山野时也枕过大地,但滋味截然不同。他二十四年的生命里第一次明白自己是个废物,离开了名,他屁都不是。璞玉元琢,那一刻姚温玉恨死了这四个字,它们像是烙在骨髓里的耻辱。

        姚温玉在野地里失声痛哭。

        为了老师,也为了自己。

        他在丹城时不肯见人,整日躺在那昏暗的床榻间,痛的是腿,断掉的却是自尊。他要正视自己变得不能自理,那些风流潇洒都成了过往云烟。他睡一觉,梦里如此,醒来还是如此。

         他彻底地碎掉了。

         他还要活着。

         ——158章  碎玉

6.

          他们其实交谈很少。

          姚温玉除了商谈时会开口,平时都是枯坐。他守着一方棋盘,每日都在揣摩,时常捏着书本就是一天,早晨看到哪里,晚上合起来时还是哪里。他夜里难眠,双腿并不是麻木的,它们时刻都在疼痛,只有乔天涯弹琴的时候会好受些。

        姚温玉睡在这淙淙琴音里,宛如冥坐在细雨间。

        乔天涯酒喝得少了,他把胡茬剃干净,枕臂仰身躺在椅子里,临窗发呆的时候更多。姚温玉偶尔端详着他,发现他这样衬映着窗外的霜山和薄雾,显得很安静,好似忘记了江湖风雨,从天涯客变作了月下松。

        姚温玉从不喊他乔天涯,乔天涯需要接风掸尘的人。他酒醉时嬉笑怒骂,把剑快哉;他酒醒时行单只影,满身凉意。他们仿佛是磕碎的玉碰在了一起,相互弥补着,拼凑起了往日风流。

           ——183章  鱼水

7. 

          姚温玉说:“此身非我身,此变非我变。”

         梅老不再抽烟,说:“我亲眼所见,若是你没有变,那么何不站起身?”

        姚温玉把刚握在手中的拂尘放下,说:“一年前我与先生在琴州雅谈,是站着的吗?”

         梅老说:“自然是站着的。”

         姚温玉便说:“那我此刻仍然是站着的。”

            ……

        乔天涯背靠着门,看檐边雨珠飞溅,把远山染得苍微朦胧。姚温玉的声音清朗,解答时不急不躁,仿佛他在院内落下的棋子,一颗一颗,敲在这场雨里。

          ——184章  清谈

8.

         火光交错间,乔天涯错开几步,逼近姚温玉。

          姚温玉说:“府君——”

          四轮车轻磕在墙壁,元琢单手猛地撑住把手,被乔天涯托着脸颊堵在这阴晦的角落里亲吻。这个吻一点都不温柔,在血淋淋的味道里充斥着惊人的欲望。

        乔天涯倏地放开姚温玉,他给元琢擦了下沾血的下巴,快步退身,上了马就走,留下姚温玉震惊地掩住下巴。

             ——250 守战

9.

         既然还是孩子心性,跟在骨津后边跳过水洼,看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倒映在水里,不禁捧腹大笑。

         乔天涯在门口迎他们,也双手合十,对既然笑道:“小师父请进。”

        既然回了一礼。这会儿树间的鸟雀正在叫,天气和煦,他身着僧衣,立在倒映着蓝天白云的大小的水洼中竟叫人恍惚里分不清天上人间。

       “施主,”既然学着师父的模样对乔天涯缓缓颔首,“ 施主有佛缘。”

        乔天涯觉得有趣,道:“我年少时,也有和尚这么讲,然而我到今天也没遁入空门。”

        既然看着乔天涯,他安静时有种出尘的气韵,但那不是所谓的不食烟火,而是天成的超然,小和尚干净如此,他用一双眼睛旁观人世间。

      “绿水无忧,因风而皱;青山不老,为雪白头。施主的因已经有了,缘还会远吗?”清风吹起既然的僧衣,衣摆垂到了水中,他轻轻拍了拍手掌,在纯真里正色无比,像是笃定了乔天涯的去路。

         乔天涯在清风里听到檐下的铁马摇晃,他转头看见姚温玉坐在那里。姚温玉的衣袂顷刻间随风而动,竟与漫步在水洼白云中的既然有相似之感。

         既然走到阶前,没有对姚温玉行礼。他在“当啷”的铁马声里,端详着姚温玉,最后摇摇头,说:“我治不了你的腿,即使我师父在世,也治不了你的腿。”

        姚温玉的手指盖住腿上的虎奴,说:“一 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世间因缘聚合变幻无常,姚温玉已经不再执着于这双腿,他早在回答出那句“我仍是站着”时就给予了自己超脱。他站坐没有差别,他既是他,他亦是他。

        既然叹息,道:“别人 要我讲佛语,你却与我讲佛语。向死而生,你看到了尽头,何必停留在这里?与我去山里吧。”

         姚温玉说:“我心中还有万相。”

        既然看着姚温玉,抬指点向乔天涯,说:“你心中还有他相。”

        风吹着姚温玉的衣袖,腕间红线轻轻滑动,他说:“所以我仍旧是个凡人。”

        因缘妙不可言,究竟是什么时候或许是牵线的那夜,或许是那声“我恨死你”,或许是更早,早到春意萌芽的三月天。乔天涯,乔松月,他是留痕的燕。

        姚温玉明白世间一切皆虚妄,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弹指一瞬,极快就会消失在无尽长河中。姚温玉,姚元琢,他是化泥的叶。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既然微歪头。

        姚温玉看向沈泽川的院子,微微一笑:“你已经成全了我。”

           ——254 既然

10.

       “人生得意须尽欢.” 乔天涯饮着茶,“我要是有钱,就想满足口腹之欲。什么好茶好酒,只要能尝一尝,多少钱也花得乐意。”

         姚温玉垂着眸,道:“该学学神威。”高仲雄赶忙摆手,说:“我倒羡慕乔指挥,我吧,也是想攒钱蓄个家底,这样等日后天下平定了,好娶个贤妻。”

      “松月也没娶亲,”孔岭问:“不着急么?”

     “看看费老十,不也没娶亲?他们都不急,我当然心急如焚,”乔天涯放下茶盏,正色地说:“我想挣这笔份子钱想得彻夜辗转。”

        先生们随即笑起来。

        乔天涯侧过脸,看着姚温玉:“先生也没娶亲,急不急?”

        枝头的花掉在姚温玉的袖间,他转过目光,迎向乔天涯。风吹落花时也把他微苦的药香吹到了乔天涯身上。

     “曾经急,”姚温玉说,“如今有了虎奴,倒也罢了。”

        在座除了乔天涯,都对姚温玉和照月郡主的事情不甚了解,只听过些照月郡主要嫁他的传闻,自然都以为他说的是照月郡主。

      “我说人生有三恨,其中一恨就是生不能做虎奴,”乔天涯来抱虎奴,却在虎奴肥胖的身躯后攥住了姚温玉的手腕,“ 不然日日夜夜都息在你膝上,梦里也能玄思无限。”

        姚温玉神情微变,他不妨乔天涯这般大胆,仓促间咳嗽起来。

       “乔指挥时常语出惊人,倘若能跟元琢一辩清谈,也是桩美事,”高仲雄感叹道:“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元琢清谈风采。”

      “清谈误国。”姚温玉抬手掩住口,腕间有点红,他说,“适才还没有说完,大帅不回信,

就是对海日古不满,青鼠部的领地到底不是我们打下来的,不能强求。”

           ——262 分道

11.

         姚温玉恍惚间听见雨声,他沉梦菩提山,仿佛闭上眼,就是无止境的雨。山间云雾遮青竹,他临风时袖间沾着泥,觉得身上潮湿,分不清是汗还是雨。

        “一别一春秋,”背后竹涛声阵阵,海良宜远远站着,“ 元琢回来了”

        姚温玉回首,清风鼓动他的大袖,他唤道:“老师。”

         海良宜负手而立,短须已经被染白了。他没有穿官袍,就像当年牵着姚温玉步入学堂一样,腰间还挂着招文袋。他说:“我听风动, 便知道是你回来了。”

        竹林的涛浪声太大,海良宜的身影隐入其中,只剩姚温玉独自站着。

        山雾氲象,姚温玉远眺向阒都的龙楼凤阙。他曾经登高望远,只见山景暮色,直到此刻,才知道天地浩然。

       “老师等我一等, ”姚温 玉说,待雨停后……”

        琴声乍响,姚温玉眼前诸景皆散,他又落回这方床榻上。半掩的窗挡住了日光,他睁眼时没有醒来的感觉,反倒像是坠入了梦中。他几度闭眼最终说:“松月,巳时了。”

        乔天涯压着琴弦,道:“你昼夜颠倒,睡糊涂了,平时不都叫乔天涯吗?”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姚温玉说:“这名字太寂寞了。”

      “我曾经有个朋友,叫作邵风泉,”乔天涯拨动琴弦,琴音错落,却没有弹成曲,“ 可惜死了。”

        姚温玉听那琴音凌乱,便道:“你弹琴,他也弹琴吗?”

      “不记得了,”乔天涯说,“但能给你的弹琴的,唯独我乔天涯而已。”

        姚温玉看向他,道: “当年春月初见,你要教的曲子还没有教成。”

       乔天涯停下来,看着姚温玉,道:“此刻也不晚。”

       ……

        琴音“铮”声余绕不绝,姚温玉弹得很慢,腕间的红线完在袖口,他把手指拨到泛红。

乔天涯摁住了弦,道: "漏了。”

         说罢不待姚温玉问,就在姚温玉的手边拨了几下弦。可是姚湿玉仍然记不住,乔天涯便带着他的手拨弦。

         姚温玉抬眸看着他,问:“你以前这样教过别人吗?”

        乔天涯掌心很烫,他笑起来还是落拓不羁,看姚温玉一眼,答道:“教过,很多。”

       “那就没有一个人告诉你,姚温玉说, “你握得太紧了。”

       “也许有人说过, ”乔天涯说。“但我都不记得了。”

       “你忘得很快, ”姚温玉手背逐渐也热了起来, “这是好习惯。”

        乔天涯回看姚温玉,在这短暂的对视里,忽然探过身,隔着小案,吻到姚温玉的唇。庭院里的叶簌簌地掉下来,落在乔天涯的背部,他抬手固定住姚温王的下巴。

        药味是苦的,姚温玉也是苦的。

       这份苦蹿在唇舌间,化到胸腔里变作了锥痛。乔天涯觉得痛,也觉得姚温玉痛。他在吻里抚摸着姚温玉的面颊,就像从来没有碰过元琢,要在此刻弥补自己。

     “你有话要对我说吗?”乔天涯停下来,跟姚温玉鼻梁相碰。

     “你撒谎,”姚温玉苍白的脸上笑了笑,“我是你第一个学生。

        乔天涯也笑了。

      “乔天涯,”姚温玉抬指碰到乔天涯的眼睛,“人生不求大功德, 平安顺遂富贵乐。我祝你功成身退,长命百岁。”

        乔天涯神色不变,眼眶却红了,他说:“怎么不祝我觅得良缘,子孙满堂。”

        姚温玉不想说。

     “你也撒谎,”乔天涯说,“你早就会这首曲子了。”

      “元琢今生赴你三月约.。”姚温玉收回手,“无憾了。”

         风拂动他们俩人的袖袍,明明挨得这般近,却又离得那样远。

         ——268 菩提

12.

        丹城雨大,竹涛起伏。

        岑愈满心忐忑,在高台上忽听笛声入竹浪。他轻“啊”一声站起来,看雨间一顶油伞随着潺缓溪流走向这里。

        两军有界线,姚温玉没有继续前行。伞下的白驴悠然踏水,姚温玉的青色衣摆垂在驴腹两侧,他腰间的招文袋依然如故,雨雾缭绕间,他看着竟与当年别无二致。

      “当日离都匆忙,没能拜别先生,”姚温玉在驴背上俯身行礼,“今日听闻先生邀约,元琢便来了。”

             ——275 赌局

13.

        何苦。

        姚温玉答不上来,他今日也不是为了回答这个“何苦”,而来的。他知阙都此举意在何为,天下人都瞧着他,艳羡成怜悯,谁都情愿居高临下也可怜他,仿佛他没有了这双腿,使失去了再立于人前的勇气。

        活着远比死了更辛苦。

        姚温玉早在躺下的那日就洞悉了往后的人生,这种目光不是初次,不是最后一次,只要他仍然在世间,就永远都要面对这些怜悯,这是他不能与任何人分享的苦痛——任何人。

       油伞缀雨成帘,把青袍隐于其间。姚温玉远得像是坐在云湍。他跌下来还是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人生有一境最难得, ”沈泽川遥立在望楼,对身边的乔天涯说,“便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人若能豁达到这个地步,那就离得道不远了。我最初遇见他的时候,以为他是这种人,可我后来发现他根本不是这种人。”

        得道即无情,对自己无情。

       姚温玉不行,他心中有万相,他心中还有他相。他是看似远离世间的红尘客,前二十年都在骑驴潇洒中度过,那是鲜活,不是错。

       乔天涯眺望着那抹青色,像是眺望着天际的碧柳青竹。他放下笛,拿起酒,饮一口,醉了般地回答:我懂他。

           ——276 雨锋

14.

      “辅佐良主,我等便是天间云雨,聚散随意。我可以无名、无德、无所颂,”姚温玉稳如山,咬词清晰,“必定彪炳千秋。”

            ——276 雨锋

15.

        姚温玉一手盖住了剑柄,一手盖住了乔天涯。他宽大的衣袖铺满床铺,在细微的晨光里,垂头看着乔天涯。

        桌上的香掩盖了血腥味,有姚温玉的,还有乔天涯的。

    “我在菩提山上,”姚温玉轻抚着乔天涯的发,“有一处院子, 早上可以看晨辉,日暮后,能看到阒都万家灯火成星河。”

       乔天涯仿佛看到了。

       姚温玉微微转过头,看着那薄薄的窗纸说:“雪来了。”

        窗外的琼花轻盈飞舞。

         ——281 狼鹰

16.

         海良宜卸下的那个担,姚温玉扛起来了。

        他没有遵从于别人的道,他是他自己的践行者。

       不论这世间要如何评价他,他都是骑驴而来的那个谪仙。

       姚元琢一辈子不入仕,他做到了;姚温玉要完成师愿,他也做到了。他赤条条地来到世间,碎了也无妨,除了不天涯,他不欠任何人。

       “若是能早点遇见……”

        姚温玉望向窗,那里挂着至今没有去掉的重彩,他疲惫地笑,那动戴青红线的手。

        “……啊。”

         乔天涯策马奔驰在大雪里,他背着琴,冲破围栏,在禁军的嘘声里滚下马背。费盛来扶他,他推开费盛,从雪中爬起身,目光穿过长长的廊,看见尽头的灯灭掉了。

        乔天涯走几步,又被台阶绊倒,他跌在这里,忽然间肩臂抖动,仰头看着大雪,在大笑中泪流满面。

      “狗老天!捉弄我……作践我……”乔天涯哭声难抑,“ 我都受了啊……”

        何苦再这样对他。

       乔天涯抬起手臂,扯掉了背上的琴。

      费盛迈步相拦,急声道:“乔——”

      但是为时已晚,乔天涯陡然抬高琴,朝着台阶砸了下去。那被他爱 惜,了一辈子的琴,发出“翁”的断弦声。

         接着琴身迸裂,断成两半跌在雪间风雪遮蔽了乔天涯的双眼,他落拓的发飞在空中,随着琴断,心也死了。

      “这世间既没有姚元琢,”乔天涯缓缓闭眼,像是嘲讽这荒唐的安排,“便死了乔松月。”

            ——282 高殿 

 

——————


就是一时兴起整理一下松玉有关的片段。


以后会接着整理策舟的书摘


千叶居居
-“人生不求大功德,平安顺遂富...

-“人生不求大功德,平安顺遂富贵乐。我祝你功成身退,长命百岁。”

-“人生不求大功德,平安顺遂富贵乐。我祝你功成身退,长命百岁。”

龙井瞎人
相互憎恶啊。 给对方染上属于自...

相互憎恶啊。
给对方染上属于自己的肮脏的污色,让仇恨也变成扯不断的线。这样活着太痛苦了,黑夜里的咆哮只有自己一个人听,不如撕咬在一起,血淋淋地成为一种依靠。

今天下午室友不断提醒我考试时记得带脑子,我开开心心下了楼,和她们走了一段路发现……没带手机。

相互憎恶啊。
给对方染上属于自己的肮脏的污色,让仇恨也变成扯不断的线。这样活着太痛苦了,黑夜里的咆哮只有自己一个人听,不如撕咬在一起,血淋淋地成为一种依靠。

今天下午室友不断提醒我考试时记得带脑子,我开开心心下了楼,和她们走了一段路发现……没带手机。

九分糖
考完四级攒个rp,评论揪两个人...

考完四级攒个rp,评论揪两个人包邮送图上策舟钥匙扣+一些随便塞的手稿胶带等等,希望我可以考到免修英语的分数!

画手 @咖噜 ←实物超可爱

下周五开

考完四级攒个rp,评论揪两个人包邮送图上策舟钥匙扣+一些随便塞的手稿胶带等等,希望我可以考到免修英语的分数!

画手 @咖噜 ←实物超可爱

下周五开

目★蚀

读书笔记漏洞百出。而且还没搞懂萧二怎么画,还没看完

不过这段时间真是high到不行(

读书笔记漏洞百出。而且还没搞懂萧二怎么画,还没看完

不过这段时间真是high到不行(

文明咸鱼.

萧驰野看沈兰舟是玉。


“玉者,石之美也……质蕴五德……”萧驰野在府君帐里把着沈兰舟,烛火幽微,给沈兰舟整个人打上了一层丰润的珠光,和他在情潮里被涂抹的红。沈兰舟不通透,他生的太昳丽,眉梢眼角能藏冷锋、能泛春情,唯独不是温润君子相。萧驰野就没办法拿普通的玉去比拟,羊脂白或是翡翠青拿到沈兰舟边上都俗气了,显出沉而重的混沌来。


萧驰野无端想起离北的冰湖。


他在严冬时节跑马踏过冰湖,碎雪下是冰晶剔透,从马蹄落下的一点被凿得向四面八方裂开来。萧驰野俯身捡起一块碎冰,透过它对着日光。冰纹是细密的白线,给它从内部割裂成无数碎块,还能维持不散,全靠包裹在外的一层水凝结来的冰给锢住了。...

萧驰野看沈兰舟是玉。


“玉者,石之美也……质蕴五德……”萧驰野在府君帐里把着沈兰舟,烛火幽微,给沈兰舟整个人打上了一层丰润的珠光,和他在情潮里被涂抹的红。沈兰舟不通透,他生的太昳丽,眉梢眼角能藏冷锋、能泛春情,唯独不是温润君子相。萧驰野就没办法拿普通的玉去比拟,羊脂白或是翡翠青拿到沈兰舟边上都俗气了,显出沉而重的混沌来。


萧驰野无端想起离北的冰湖。


他在严冬时节跑马踏过冰湖,碎雪下是冰晶剔透,从马蹄落下的一点被凿得向四面八方裂开来。萧驰野俯身捡起一块碎冰,透过它对着日光。冰纹是细密的白线,给它从内部割裂成无数碎块,还能维持不散,全靠包裹在外的一层水凝结来的冰给锢住了。


萧驰野发狠地撞着沈兰舟,想把他撞碎了,要他身上带着自己的印记,要他哭,要他从行将溺毙的汗泪情潮里抱住他这块浮木,喊他的名字。他给沈兰舟带上耳坠,就是要告诉他,“你什么都别怕,策安撑着你呢”。


沈兰舟在他怀抱里战栗,让他的心跳的更快了。


如果有什么能让白玉添瑕,只能在他的掌握之下才不会碎裂开来,那他就是唯一的神。


谢芷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橘子皮
《将进酒》唐酒卿 “兰生玉阶淡...

《将进酒》唐酒卿


“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

《将进酒》唐酒卿


“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

少百里
松玉意难平到我睡不着😭

松玉意难平到我睡不着😭

松玉意难平到我睡不着😭

开花的蘑菇

【策舟】策安(R)

 

* 续第68章,加粗部分是原文。

* 糖总 @白糖禁止食用-置顶个志预售&抽奖中 生日快乐!!

 

>>> 

 

 

       “清心寡欲沈泽川,”萧驰野低声喟叹,“我怎么不认得是哪个?”

       “那是沈泽川,你叫的是沈兰舟。”沈泽川说,“你要哪个?”

       ...

 

* 续第68章,加粗部分是原文。

* 糖总 @白糖禁止食用-置顶个志预售&抽奖中 生日快乐!!

 

>>> 

 

 

       “清心寡欲沈泽川,”萧驰野低声喟叹,“我怎么不认得是哪个?”

       “那是沈泽川,你叫的是沈兰舟。”沈泽川说,“你要哪个?”

       “我两个都要。”萧驰野把沈泽川捞起来,让他侧过去,说,“你给不给?”

       沈泽川半张脸埋在了被褥里,只喘息不说话。

       萧驰野咬他。

       “晨阳烧了水,天亮前让你洗。”萧驰野埋下头,拿鼻音唤着,“兰舟。”

 

        @蘑菇今天不开花 

 

 

END.

 

* 跟糖总一天生日,我也好快乐!!

甜食祥
给小姐妹的🚲~

给小姐妹的🚲~

给小姐妹的🚲~

塌叔 °

CP25酒无料 【Day2 - 丙73 - 今天亲到鹅了吗】

本来是要做亚克力的结果时间赶不上,所以做了和纸不干胶

数量不多,还有三张明信片吧

需要现场投雷


贴纸 10雷1张

明信片每满足以下条件1项即可领取1张(可叠加):

① 晋江《将进酒》全文订阅

②《将进酒》晋江文下任意50字以上(非重复or无意义字符/不限发布时间)评论一条

③ lofter标签“将进酒”交过作业(画作、文章、手写、长评等同人创作)


领取条件外支持无料交换

*请提前私信联系VIP预留喵w


不可代领、不收截图、一人一份

如果对网络信号没...

CP25酒无料 【Day2 - 丙73 - 今天亲到鹅了吗】

本来是要做亚克力的结果时间赶不上,所以做了和纸不干胶

数量不多,还有三张明信片吧

需要现场投雷


贴纸 10雷1张

明信片每满足以下条件1项即可领取1张(可叠加):

① 晋江《将进酒》全文订阅

②《将进酒》晋江文下任意50字以上(非重复or无意义字符/不限发布时间)评论一条

③ lofter标签“将进酒”交过作业(画作、文章、手写、长评等同人创作)


领取条件外支持无料交换

*请提前私信联系VIP预留喵w


不可代领、不收截图、一人一份

如果对网络信号没有自信的可以私信进审

少百里
把《将进酒》看完了,每一个人物...

把《将进酒》看完了,每一个人物都特别鲜活,真的很精彩。

“且尽杯中酒,纵欢高殿里。”策舟真的绝配!!!

读到番外里无人赴场的春三月之约的时候又哭了一回。菩提、松月、元琢,我也很喜欢他们。

把《将进酒》看完了,每一个人物都特别鲜活,真的很精彩。

“且尽杯中酒,纵欢高殿里。”策舟真的绝配!!!

读到番外里无人赴场的春三月之约的时候又哭了一回。菩提、松月、元琢,我也很喜欢他们。

Normcore
搞个背景,顺便摸一个将进酒!好...

搞个背景,顺便摸一个将进酒!
好久没看脆皮鸭了,真香

搞个背景,顺便摸一个将进酒!
好久没看脆皮鸭了,真香

似火如茶(康康我的置顶)

【将进酒/AWM/二哈/人设/伪渣】

喜欢的话可以给我点个红心/蓝手呀>3<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他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绝非俗物”(悄悄搞颜色?)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部分底图来自 @?  @?
(分不清谁是谁〒_〒应该没有圈错)
@正版蓠曳

【将进酒/AWM/二哈/人设/伪渣】

喜欢的话可以给我点个红心/蓝手呀>3<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他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绝非俗物”(悄悄搞颜色?)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部分底图来自 @?  @?
(分不清谁是谁〒_〒应该没有圈错)
@正版蓠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