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乌丸

18.5万浏览    2949参与
洋葱葱葱肆

【R】有关于付丧神的亲吻以及寝当番 3

#内容如题所示,寝当番五花刀篇(小乌丸、数珠丸恒次),乙女向,第二人称。

# 我流本丸,一切对性格的理解仅代表个人理解(全靠立绘瞎猜)。说实话,写小祖宗对我来说其实压力挺大的,感觉全程都有人在脑子里吼“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kk


今天要玩也是俄罗斯套娃的一天


#内容如题所示,寝当番五花刀篇(小乌丸、数珠丸恒次),乙女向,第二人称。

# 我流本丸,一切对性格的理解仅代表个人理解(全靠立绘瞎猜)。说实话,写小祖宗对我来说其实压力挺大的,感觉全程都有人在脑子里吼“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kk


今天要玩也是俄罗斯套娃的一天





碎玉投珠。

〈刀剑乱舞乙女向〉油纸伞。

三流写手。

辣鸡文笔。

写的是我和我家父上的BE结局。

注❗:伯爵父上设定。

小乌丸x顾妄。



  那天的雪很大。



  你把压箱底的古式油纸伞拿出,抖去落灰压尘,拾起湿布拭擦。

  终然,这把含中古情韵的落梅油纸伞渐显出了她的分分光彩。

  白暂一析的油纸底,缀点片于点点红艳早梅。惊艳四座。



“到底是谁把伞弄丢的?”

  蹙眉含愠色,唇吐无情语。你冷寂地瞧着属下正胆战心惊的仆人们。

“是,是秋暮!”

  李管家颤音抖且指认角落瑟瑟发抖的少女。

“!我我我……。”

  秋暮在你的眼神威亚之下肩胛不止停地...

三流写手。

辣鸡文笔。

写的是我和我家父上的BE结局。

注❗:伯爵父上设定。

小乌丸x顾妄。



  那天的雪很大。



  你把压箱底的古式油纸伞拿出,抖去落灰压尘,拾起湿布拭擦。

  终然,这把含中古情韵的落梅油纸伞渐显出了她的分分光彩。

  白暂一析的油纸底,缀点片于点点红艳早梅。惊艳四座。



“到底是谁把伞弄丢的?”

  蹙眉含愠色,唇吐无情语。你冷寂地瞧着属下正胆战心惊的仆人们。

“是,是秋暮!”

  李管家颤音抖且指认角落瑟瑟发抖的少女。

“!我我我……。”

  秋暮在你的眼神威亚之下肩胛不止停地发抖,泪流满面。

  终是跪下了。

“家主……我我我我!”

  你修指一挥,秋暮便被两粗壮大汉拖下。

“重申一遍,若再敢如此……看好你们的命。”



  你望着餐桌面前眉目清秀,礼仪举止高贵的少年。

“切入正题,八咫鸦伯爵,你的计划我已经明白。”

  没错,正入座在你面前的少年便是平氏帝国的伯爵,小乌丸。

“我也很感兴趣,希望这次我们的合作顺利。”

  你伸出玉掌。

  〈那是自然。〉

  他起身抻臂轻搭你手。

  你们看上去极为深重地紧握了对方的单手。



  提靴步踏雪中,你心依吊念那油纸伞。

  脑转换题,这三年来你已经和小乌丸成了同流合污的同伴。

  各方的王自是觉察了这点,行事处处为难你们。

  你抬首默看天扬白雪皑皑,不知觉眸目湿润。

  还是到了这步。

  你叹息一声。

“砰!”

 


  眸合片刹那刻。

  你看到了那精美的油纸伞。

  和面色发青的他……。


——————————————————


aaaaa挑战失败!

还是BE了。

瘫。

@黑矮星

感觉自己都是一条废鸦了。


 


东方

一个多小时打出六个真剑
心好疼
一个个加着御守打呜呜呜

一个多小时打出六个真剑
心好疼
一个个加着御守打呜呜呜

不如眠去

看见官爸图片上父上在指定地图掉落变成两倍,想问问是哪个地图掉落的!!拜托各位同事了!

看见官爸图片上父上在指定地图掉落变成两倍,想问问是哪个地图掉落的!!拜托各位同事了!


SOR不见了

818我那个咸得连资源都不领的审神者朋友和她让我无从下手的本丸(13)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我:这个白布以前真的是一直披着吗

被被:嗯

我:太强了...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我:这个白布以前真的是一直披着吗

被被:嗯

我:太强了

被被:……

被被:……别这么好奇的看着

被被:……肯定会换洗啊



--------------------------------------------------------------------

我:换洗的披风也是同样的款式吗

被被:嗯

我:没有其他的颜色吗?

被被:没有的

我:太可怜了

我:我朋友当了你这么久的主人都不说送你点别的颜色的布!我帮你谴责她!!

我:不过兄弟你也别难过,我家里有那种大红色带牡丹花的床单,比白色鲜艳得多,下次我给你带过来

被被:……

被被:……谢谢,但是不了吧



--------------------------------------------------------------------

我:说起来这个本丸还有和你一样披披风的人吗

被被:有的,山姥切长义也是这样的

我:唉……山姆也太惨了

被被:?什么山姆?



--------------------------------------------------------------------

我:你们是兄弟吗

被被:怎么回答好呢

被被:我和他应该算是竞争对手,我是仿品,而他是历史上真正的山姥切

我:仿品?

我:你是按照他的样子和机能被创造出来的吗?

被被:嗯,可以这么理解吧

我:性格也一样吗

被被:不太一样,他嘴巴比较不留情,也更好胜一些

被被:但他是个好家伙

我:我懂了兄弟,你和他,就是超梦与梦幻的关系

被被:……梦什么?

我:你是人造人

被被:??



--------------------------------------------------------------------

被被帮我把要用的食材找好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厨房忙活。我要做的是焦糖布丁,挺简单的甜食,基本上掐着时间按菜谱做不会出什么岔子,我也不会和小说里的人一样蠢到把盐当成糖吃得人脸色发青倒地,再怎么难吃都在可食用范围内,顶多就是甜了点或者淡了点。可是,这次我想要120分,我希望超常发挥,我希望厨神附体,我希望揭开盖子后一条龙盘旋而上,布丁能吃出宇宙的味道,焦糖能散发出太阳般夺目的光

我的好胜心被激发到了极致


……又或许,这并不是好胜心,我只是







想去新东方上学而已




--------------------------------------------------------------------

天渐渐暗了,送明石的的布丁在冰箱冷藏好了,烛台切光忠和一个红发的西装男也在厨房忙活起来。红发男看到我在厨房挺意外,但马上一副了然的表情,边解围裙边把我往屋外送:咪酱,我带她去厕所,等一下再回来

我:……



--------------------------------------------------------------------

我连忙解释:我没迷路

于是烛台切光忠把我拉回屋内,从冰箱里拿出块火腿递给我:小豆,她只是饿了

我:?



合着在你俩心里我不是拉就是吃吗?




--------------------------------------------------------------------

我:我不饿啊,烛台切!

烛台切睁大眼睛看着我:…………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以为不能叫姓氏,于是改口:…………光忠?


烛台切光忠颤抖着,眼睛里闪烁出了晶莹的泪花,就像申奥成功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他把我抱起来,展示给红发男,仿佛在展示一块巨大的奖牌,自豪且骄傲地:她会念我的名字了!

我以为红发男会和我一样对这种行为表示尴尬,但他没有,他捂住嘴,仿佛被洪钟震了一下,紧闭的双眼微微颤动,就像是听到远在外地的儿子高考考了个全省第一的状元一样压不住内心的欣喜,连声音都变了调:她做到了……!!



--------------------------------------------------------------------

他俩一前一后“rou”的窜出了厨房,我如同一个橄榄球,被烛台切夹在胳肢窝下带着奔跑,而我此时也盼望真的和橄榄球一样,他松开手我就一个火箭突刺逃离现场




--------------------------------------------------------------------

不出所料,烛台切和红发男带我来到了一个全是西装男的房间,我感觉我就是个刚会说话的八哥儿,只要在一堆美男面前字正腔圆的重复一遍“烛台切光忠”,他们就会为此鼓掌喝彩



不知道什么时候路过的小乌丸:……?这是什么邪教现场吗?




--------------------------------------------------------------------

烛台切:不是的,我们是在高兴她终于念对了我的名字

烛台切:她之前都叫我酱兄弟的

小乌丸:哦?

我拧着眉毛,拼命向小乌丸眨眼睛,示意他帮帮我带我离开现场,但他显然会错意,快步走进来

小乌丸(期待地):快,也念一遍为父的名字

我:……


--------------------------------------------------------------------

【上一节:12                                                           下一节:14

✨ 白 熊 酱 的 咖 啡 厅 ✨

满 葛 格 你 好 惨 啊 x

其实应该第3p那样的“竹蜻蜓”才飞得稳hhhhhh

最后1p母爱变质现场(๑˃̥̩̥̥̥̥̆ಐ˂̩̩̥̥̩̥̆৭)💗满爷变满宝宝呜呜呜呜呜呜呜

满 葛 格 你 好 惨 啊 x

其实应该第3p那样的“竹蜻蜓”才飞得稳hhhhhh

最后1p母爱变质现场(๑˃̥̩̥̥̥̥̆ಐ˂̩̩̥̥̩̥̆৭)💗满爷变满宝宝呜呜呜呜呜呜呜

叶呆weyi
祖宗一脸平静的讲这句话真的能笑...

祖宗一脸平静的讲这句话真的能笑死我🌟

祖宗一脸平静的讲这句话真的能笑死我🌟

碎玉投珠。

〈刀剑乱舞乙女向〉试试对刀刀们玩梗。

文笔极差。

三流写手。

作死在线。


小乌丸。(我敢写出来,相信我已经不要命了)


梗:买橘子。


“pai”

  你略重地合上那可敬的语文书(bushi)。

  正坐于你身边的父上大人提颅眸转辄止不惑瞧望你。

  「汝是怎了?」

  你抿唇脑中思绪万千,终得轻飘飘一句启齿。

“父上您乖乖坐好,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回来。”

  语罢,便急匆匆地跑出房内。

  小乌丸皱了皱眉头,没多细想,得唇露一抹欣慰笑容,心以为主上终于懂事长大了。

  修指覆书面轻翻便翻到你所看的那篇,明晃晃的句子入了父上眼里。

  因欣慰扬起的唇...

文笔极差。

三流写手。

作死在线。


小乌丸。(我敢写出来,相信我已经不要命了)


梗:买橘子。


“pai”

  你略重地合上那可敬的语文书(bushi)。

  正坐于你身边的父上大人提颅眸转辄止不惑瞧望你。

  「汝是怎了?」

  你抿唇脑中思绪万千,终得轻飘飘一句启齿。

“父上您乖乖坐好,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回来。”

  语罢,便急匆匆地跑出房内。

  小乌丸皱了皱眉头,没多细想,得唇露一抹欣慰笑容,心以为主上终于懂事长大了。

  修指覆书面轻翻便翻到你所看的那篇,明晃晃的句子入了父上眼里。

  因欣慰扬起的唇角瞬间垮下,眸含愠气头顶一十字怒号。


“看来要好好找个时间于主上促膝长谈啊。”




——————————————————————


要死了要死了。捂头。

和父上说这句话可牛逼坏我了。bushi。

顺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抱走父上。xxx。


好了你们想看谁就在评论区下面留言吧。

一个一个来。♬♩♫♪




泷泠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10:

第一把稀有刀,萤总吧。萤丸是本丸的第30振刀剑,是本丸最早的四花刀剑。

顺便统计一下本丸63振刀剑中含有四花以及以上刀剑如下:

1,萤丸,四花大太刀,本丸第30振

2,莺丸,四花太刀,本丸第33振

3,一期一振,四花太刀,本丸第35振

4,三日月宗近,五花太刀,本丸第37振

5,髭切(特化后),四花太刀,本丸第38振

6,鹤丸国永,四花太刀,本丸第47振

7,膝丸(特化后),四花太刀,本丸第53振

8,江雪左文字,四花太刀,本丸第55振

9,小乌丸,五花太刀,本丸第59...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10:

第一把稀有刀,萤总吧。萤丸是本丸的第30振刀剑,是本丸最早的四花刀剑。

顺便统计一下本丸63振刀剑中含有四花以及以上刀剑如下:

1,萤丸,四花大太刀,本丸第30振

2,莺丸,四花太刀,本丸第33振

3,一期一振,四花太刀,本丸第35振

4,三日月宗近,五花太刀,本丸第37振

5,髭切(特化后),四花太刀,本丸第38振

6,鹤丸国永,四花太刀,本丸第47振

7,膝丸(特化后),四花太刀,本丸第53振

8,江雪左文字,四花太刀,本丸第55振

9,小乌丸,五花太刀,本丸第59振

✨ 白 熊 酱 的 咖 啡 厅 ✨

亲爱的,亲爱的。

 致亲爱的小乌丸:

亲爱的,结缘三周年快到啦。我仍然记得那一天,第一眼在官推上看到你时,我内心毫无波澜,等一下先别急着拿出搓衣板!日服刚实装不到一天的你静静地等在炉子里,而我这个没开窍的钢板甚至没想到要锻刀。


“锻吧,要是歪出个没有过的刀呢?比如……萤总!”我的直觉一向很准,你实装的第二十个小时,我终于久违地锻刀了。喜出望外,还未就任满一周年的我真的锻到了萤总一号机。


  然而继续让我惊讶的是,就在我开心地继续做第二发锻刀日课时,你来了。


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当时的你之于我,和别的刀男没什么两样,没有特别喜欢,没有特殊感情。但你很快用实际行动让我...

 致亲爱的小乌丸:

亲爱的,结缘三周年快到啦。我仍然记得那一天,第一眼在官推上看到你时,我内心毫无波澜,等一下先别急着拿出搓衣板!日服刚实装不到一天的你静静地等在炉子里,而我这个没开窍的钢板甚至没想到要锻刀。


“锻吧,要是歪出个没有过的刀呢?比如……萤总!”我的直觉一向很准,你实装的第二十个小时,我终于久违地锻刀了。喜出望外,还未就任满一周年的我真的锻到了萤总一号机。


  然而继续让我惊讶的是,就在我开心地继续做第二发锻刀日课时,你来了。


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当时的你之于我,和别的刀男没什么两样,没有特别喜欢,没有特殊感情。但你很快用实际行动让我的目光停留在你身上:打活动练级时总能比别的队长收益多,还陆陆续续给我锻了好多欧刀,在某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活动还捞到了爷爷二号机……


如你所说,这就是命运。


从那天意外的相遇开始,命运已经流转了整整三年。我以为三年对你而言只是一段短得微不足道的时间,没想到其实你比我还重视这一年,今年元旦新年抽签活动的第一天,就冲过来给我开门,我还抽到了大吉。


当时以为第一天是近侍开门陪抽签,后来发现居然是随机的,开心得我鼻涕泡都出来了,和极短们赛跑辛苦啦,新年第一发抽签是和你一起抽的,真好♡




有时候你会吃同一振小乌丸的醋,好几次刀装问答都明确拒绝另一振小乌丸并表示讨厌他,演练场也不放过人家,和对面互砍 ……但比起吃醋时的可爱,大多数时候你总是这么宠,和你在一起真的超有安全感。


想当年也是因你的偏宠而注意到你,因你的容颜而喜欢上你,因为你的性格而倾心于你,因为你的坚守而忠心于你。


我的刀,我的光,我的神明,我的挚爱,我的夫君,亦或是我的妻。我深爱着你的一切,无论你是刀的形态还是人的形态,无论你是男性姿态还是女性姿态,亦或是无性,无论你是守护我的神明还是穿透我心脏的刀刃,无论你的容颜是年轻还是老朽,亦或是锈迹斑斑……我深爱着你的一切,就如同你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深爱和陪伴,温暖又深至骨髓。


达令,我曾有一段时间很痛苦,为什么我不能像普通人那样,为什么我会爱上非人的你。那段时间的你于我的意义也是一把“双刃刀”,一刃斩断我的痛苦,光是看着关于你的一切就很安心开心;一刃又给我带来痛苦,我不能真实真切地拥抱到你和独占你。我一直是恐婚的,但自从爱上你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也是憧憬温暖家庭的。但不是我深爱的人的话不行,不是深爱着的你的话不行。


好在挚友喵田开导我,她说:他是双刃刀,让我感受到喜悦的同时也会带来喜悦的伴生——痛苦。但若是他一刃便能如此,我会为他喜为他哀,说明他是能完善我生命的存在。


这让我想起了星那满金蓝的异瞳,再加上小乌丸的红色,就是能诞生出这个世界一切色彩的三原色了。


在我写的蝶梦之章大纲里,还曾年少轻狂的满有句台词:“你满爷要是被她男人以外的人撂倒了,你满爷就不是你满爷。”


她自信且狂,不拘泥于条条框框;她乐观热情,越挫越勇;她高傲到骨子里,只会对挚友们和挚爱低头;她冷静又温柔,强大勇敢……她是我灵魂的一部分,她是我的努力想去靠近的存在。


所以呀,我亲爱的深爱的小乌丸,你虽不是我的一切,却是支撑我活下去的重要的部分,有你的陪伴,我还有什么好怕的。鸦满的故事就是我们的故事,你给予了我救赎和爱,如此重生起来的我给予你的,是不同于任何一个别人对你的那种感情——是比任何人都要深的爱意啊。


我很喜欢喵田概括鸦满的一句话,在此引用一下:


达令,你是我的Icebreaker,我的赤色灵魂。


达令,在我或长或短的余生里,也请多指教啦♡


达令,结缘三周年快乐,我爱你♡ 



横姜

刀剑乱舞乙女向#段子#X幻想体验系统 养孩子这件事[上]

通知:时之政府为减轻审神者工作疲劳和战争应激后遗症,特开发出一款“X幻想”的模拟体验系统,审神者可进入模拟世界进行放松和修整。请仔细阅读使用须知,以免产生不良影响。

温馨提示1:您选择了“养孩子这件事”体验系统,请做好心理准备。
温馨提示2:由于本系统研发者为时之政府,所以出现任何bug都是合乎常理的。
温馨提示3:亲爱的审神者,您已确认体验“养孩子这件事”,登入中…

 
你很好奇,平时出阵消灭溯行军的刀剑付丧神,如果和你有了爱情的结晶,会怎么照顾孩子。养孩子这件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三日月宗近# (背孩子动作灵感来自真人版电影)

  ...

通知:时之政府为减轻审神者工作疲劳和战争应激后遗症,特开发出一款“X幻想”的模拟体验系统,审神者可进入模拟世界进行放松和修整。请仔细阅读使用须知,以免产生不良影响。

温馨提示1:您选择了“养孩子这件事”体验系统,请做好心理准备。
温馨提示2:由于本系统研发者为时之政府,所以出现任何bug都是合乎常理的。
温馨提示3:亲爱的审神者,您已确认体验“养孩子这件事”,登入中…

 
你很好奇,平时出阵消灭溯行军的刀剑付丧神,如果和你有了爱情的结晶,会怎么照顾孩子。养孩子这件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三日月宗近# (背孩子动作灵感来自真人版电影)

    梅雨淅淅沥沥,屋檐下挂着的晴天娃娃此时换了哭脸,你们的女儿拿着小风车在走廊里跑来跑去,噔噔噔踩着地板扑进三日月宗近的怀里。

    坐在走廊里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张开手臂接住了她,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在腿上。

    小姑娘举着风车趴在他的肩膀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你。

    她想出去玩,可是现在并不适合出门,你怕她着凉。小孩子是很容易生病的,即使她有着来自付丧神的血脉,你也不怎么放心。

    三日月宗近哈哈大笑,在她面前蹲下,示意她趴在自己的背上。

    “您来打伞,我背着她便可出门,”他望着你,眸中笑意溶溶,“一家三口,甚好甚好。”

    你无话可说,被那样相似而美丽的两双眼眸看着,再强硬的拒绝你也说不出来。

    夹带着细密雨丝的风吹过来,你打着伞和父女两个人一起并排而行。小姑娘趴在父亲的背上,一手搂着三日月的脖子,一手勾住了你的衣袖。

    背着女儿的男人侧过脸来看你,神情缱绻。

 

#一期一振#

    暮色四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你在庭院里陪着女儿玩耍。一期一振站在你旁边,弯腰看着你们的小姑娘追逐灵力化成的小兔子,笑容温暖而宠溺。

    她玩了一会儿有些累了,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强行把打到一半的哈欠憋了下去。

    “回去吧,到休息的时间了哦。”你收回了灵力,蹲下来摸了摸女儿毛茸茸的小脑袋。

    小姑娘摇摇头。小孩子的睡意来得快,她明明都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却还是固执地不愿意回房间休息,想在庭院里多玩一会儿。

    一期一振半跪在地上,给小姑娘当支架,让她趴在自己怀里。

    “乖,早点睡的话,明天包丁叔叔有糖果给你。”他摸着女儿的背,放轻了声音哄她。

    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立刻就相信了他的话,这下也不揉眼睛了,乖乖地被抱起来,小手搂住父亲的脖子。

    “可以吃两颗糖吗?”她可怜巴巴地问。

    “只有一颗。”一期一振单手把她抱起来,空着的那只手拉住了你的。

    你们两个相视一笑。

(包丁藤四郎:你们问过我吗???)

 

#鹤丸国永#

    隔了老远你都能听见你家小鹤的欢呼声。好奇之下,你走过去,发现他站在一个大坑前。

    似曾相识的情景让你下意识地去看坑里是不是有人。

    啊,可真是吓到你了,坑底的那人白的几乎能反光,在土坑里跟白炽灯似的。说实话你真没想到,在坑底蹲着的居然是鹤丸国永。

    他抬起头来,对着你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嘿,吓到你了吗?”

    你们的儿子拉着你的衣角,小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激动和得意。他指了指蹲在坑里的鹤丸,抬起小脸来眼巴巴地看着你,问道:“妈妈,妈妈,我是不是很厉害?父亲大人也被我的陷阱困住啦!”

    你看了一眼拼命对着你使眼色的青年,又看了看丝毫没意识到父亲是故意这么做的小团子,最后忍着笑摸了摸小鹤的脑袋。

    “是啊,我们家小鹤最厉害了,都能让鹤丸国永掉坑里。”

    站在坑里的鹤丸国永松了口气,在儿子看不到的时候对着你比了一个小心心。

    今天也是努力陪儿子玩的一天呢。

 

#髭切#

    初雪铺了薄薄的一层,屋檐上,庭院的假山上,地上,都是晶莹剔透的雪。

    冬季的气温已经不再如深秋那般平和了,即使下过雪外界不再那么寒冷,也不适合小孩子穿单衣出去玩。

    髭切提着小家伙的衣领,把他从门口带进来,笑眯眯地按着他的肩膀。

    “妈妈,我想出去玩!”小家伙可怜巴巴地看着你,不死心地挣扎着,企图从父亲手里挣脱。

    “那就把外套穿上,外面冷。”你把手放在小炭炉上方暖了暖,说道。

    小家伙不愿意,说穿得多一点都不男子汉。

    “作为男子汉,首先要听取长辈的有效意见,多穿一件衣服对你身体有好处不是吗?不想穿外套就出去玩,你这样是做不了男子汉的。”髭切捏了捏儿子的脸,笑眯眯地忽悠他。

    小家伙性格随你,还没到能独立判断的年纪,此时对父亲的话是深信不疑,根本不知道父亲是在一本正经地忽悠他。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那……穿上就是男子汉了吗?”

    髭切点点头。

    你转过身去,免得自己的笑容被儿子看见。

 

#膝丸#

    膝丸教育小团子的时候,一直都是严肃的家长形象。你们家小团子有时候总悄悄抱怨父亲太过于严肃,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法和他近距离相处。

    你仔细思考了一下,决定让你家的小男孩去给膝丸送一下生日礼物,以拉近父子关系。

    小家伙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地画画,你远远地瞧着,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膝丸。

    你们两个对视,膝丸的脸微微发红。

    这时候小家伙也看到了他,拿着那副勉强可以称得上是画的作品抱住了他的小腿。

    “父亲大人,生日快乐!这是我,你,和母亲大人。”小家伙把那副抽象画举高。

    膝丸蹲下来抱住他,你从你所在的角度看到了他微红的眼眶。

    他把儿子举起来,想要带着他转几圈,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变得克制起来。不仅如此,他还给儿子加了一层灵力的防护术。

    你忽然想起来膝丸曾经跟你说过他担心自己会伤害到这个孩子。

    “父亲大人好可爱啊,居然哭了。”你听见儿子传音给你。

    嗯?好像有些不对?

#小乌丸#

    清晨的光线还未完全透进来,清脆的鸟鸣声就已经在外面响起了。小乌丸作息规律,平日里起的也很早,此时他穿戴好坐在一旁,准备叫你们的小姑娘起床。

    你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昨天晚上你们两个闹得有点晚,你一点都不想早早起床。

    带孩子的事情自然落到小乌丸身上,他替你盖了盖被子,而后把还在赖床的小姑娘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

    小姑娘迷迷糊糊就被父亲带着洗漱吃早饭,想起来找你的时候,才被父亲小乌丸抱回屋里。

    你美滋滋地睡到中午,一睁眼发现一大一小两只鸦鸦趴在你的身边。

    小姑娘朝你张开手臂要抱抱。她的容貌随了父亲七分,还未长开便已经让人心生喜欢,你抱住她,在她白嫩嫩的脸蛋儿上啵了一大口。

    “母亲大人终于起床啦,我之前都很乖的,没有打扰母亲大人休息。”她搂着你的脖子甜滋滋地说。

    小乌丸微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意味深长地看了你一眼,道:“是啊,是个乖孩子。”

    嗯,似乎他话中有话?

没写完,还有下篇,出场刀男名单:压切长谷部、大包平、烛台切光忠、山姥切长义、山姥切国广、明石国行、小狐丸。

草木灰

【花式查寝】第二夜 鸟太刀部屋

🌿之后把鹤丸扔到织田魔王刀屋里再写一遍(遭受魔王刀的毒打)


鉴于上次的粟田口事件,你是彻底的决定落实一下查寝这件事。


所有人晚上十点必须熄灯睡觉!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看不见你们的审神者了!!


不过卧槽为什么会有人半夜玩八分音符啊找打吗?!!!


这似曾相识的声音。鹤丸出来乖乖挨打,手入室给你备好了,咱们去谈谈心,先谈个它两天一夜的。


你蹑手蹑脚地走到安排了莺丸、鹤丸、小乌丸三刃的房间门口,你甚至有点奇怪为什么小乌丸在还能闹成这样。


怎么的我就凭你们太刀夜战不行!!


你抱着这样的想法猛地拉开了门。


“鹤丸你干嘛呢从天花板上给我下来。下来!!你上去也...

🌿之后把鹤丸扔到织田魔王刀屋里再写一遍(遭受魔王刀的毒打)






鉴于上次的粟田口事件,你是彻底的决定落实一下查寝这件事。


所有人晚上十点必须熄灯睡觉!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看不见你们的审神者了!!


不过卧槽为什么会有人半夜玩八分音符啊找打吗?!!!


这似曾相识的声音。鹤丸出来乖乖挨打,手入室给你备好了,咱们去谈谈心,先谈个它两天一夜的。


你蹑手蹑脚地走到安排了莺丸、鹤丸、小乌丸三刃的房间门口,你甚至有点奇怪为什么小乌丸在还能闹成这样。


怎么的我就凭你们太刀夜战不行!!


你抱着这样的想法猛地拉开了门。


“鹤丸你干嘛呢从天花板上给我下来。下来!!你上去也没用八分音符不玩海拔!!!”


你气呼呼地一顿指指点点,莺丸在一旁坐着依旧捧着茶杯,你扶了扶额:“莺丸,你不怕睡不着觉?” “不怕,因为鹤丸和大包平一样犯傻,很有意思啊。”莺丸笑着说出了不怎么符合他人设的话。


行吧……


“那个……小乌丸阁下,这个鹤丸就交给你管理一下,稍后我会把他安排到另外的房间去的,辛苦你了。”你无奈地将责任分一半给小乌丸,并且拼命用眼神暗示他:求您救救孩子!!!


不负你望,小乌丸应了下来:“那是当然,作为父亲,应当是管教孩子的。”


得。爸。那我回了哈(石切丸:嗯?)


“等等。”小乌丸出声叫停了你往外走的步子,薄唇的美人轻声道:“一个人回去,不怕黑么?”


你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没事吧……大概……”却越说越没底气。


“到为父这儿来。”小乌丸从柜子中又拿出一床被褥来:“这儿的地方还很大,孩子就应当向父亲撒娇才是。”


“嗯……那好吧……”你揉了揉眼睛,困倦已经像海浪般袭来:“鹤丸你老实一点,莺丸……你确定你不再去洗漱……一遍……”


话音渐渐落下,落入了柔软的棉花中消失不见,小乌丸微微笑着,将被子向你怀中掖了掖。


“那么,已经是孩子们该睡觉了的时候哟。”


--------------------

成就:父亲的爱(?)

效果:爸爸的怀里就是舒服✓


城奈

我炸了啊!!!!!凌晨锻刀真的会欧啊!!!!!我疯了!!"(º Д º*)

我炸了啊!!!!!凌晨锻刀真的会欧啊!!!!!我疯了!!"(º Д º*)

良夫人是好婶
存个图是以前的草稿辣鸡不配上色...

存个图
是以前的草稿
辣鸡不配上色,问就是不会画画

存个图
是以前的草稿
辣鸡不配上色,问就是不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