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凯

1917浏览    398参与
怀猫K
哥哥笑的照片好少了最爱的虎牙也...

哥哥笑的照片好少了
最爱的虎牙也没了
黑粉请善待这个少年啊……

哥哥笑的照片好少了
最爱的虎牙也没了
黑粉请善待这个少年啊……

信差九遇

小凯文字背景2p
无修原图是我自己拍的
浙工院的蓝天白云☁️
勿盗蟹蟹 盗者si🐴
🈲②改
②传请注明出处

小凯文字背景2p
无修原图是我自己拍的
浙工院的蓝天白云☁️
勿盗蟹蟹 盗者si🐴
🈲②改
②传请注明出处

凡茜麦洛蒂

第十二章 Final Burrials 最终的埋葬

“奥尼尔沙曼。东东。”一个苍老的女声传来。



东东一时受惊,猝然一个趔趄,倒在阿比斯及时伸出的手臂上。



“失礼,克里索斯夫人。”阿比斯没有立即扶起东东,而是携同东东顺势行了一礼。



“我直言不讳了,二位,我已经通过回溯魔法,看到那场惨剧。我那孽子,是罪有应得,是我教子之败,我向二位致以歉意。但是,”黑弥脸上的每一道沟壑都铭刻着峥嵘,而不是年岁所深凿的朽迈,此刻这些资历的证明都像刀痕一般逼仄起来,直指阿比斯,“我分明记得我把我那无辜的爱女托付给了奥尼尔沙曼。你却任由她死去。我想我理应做一回花衣魔笛手,在哈梅林给以怨报德的你带去惩戒。”...





“奥尼尔沙曼。东东。”一个苍老的女声传来。




东东一时受惊,猝然一个趔趄,倒在阿比斯及时伸出的手臂上。




“失礼,克里索斯夫人。”阿比斯没有立即扶起东东,而是携同东东顺势行了一礼。




“我直言不讳了,二位,我已经通过回溯魔法,看到那场惨剧。我那孽子,是罪有应得,是我教子之败,我向二位致以歉意。但是,”黑弥脸上的每一道沟壑都铭刻着峥嵘,而不是年岁所深凿的朽迈,此刻这些资历的证明都像刀痕一般逼仄起来,直指阿比斯,“我分明记得我把我那无辜的爱女托付给了奥尼尔沙曼。你却任由她死去。我想我理应做一回花衣魔笛手,在哈梅林给以怨报德的你带去惩戒。”




阿比斯垂下头,恭敬而顺从地承受着真正的威压。




黑弥的话语中几乎感受不到积攒的怒火。




她只是冰冷而真挚。




像月下林中的狩猎之神阿尔忒弥斯一样,以惊人、极致的冷静,缓慢引出羞愧、忏悔的猎物。




“只是,眼下还有一个高位的邪神深藏在音乐魔法世界,如若我信马由缰一般放任一腔愤懑……”黑弥深吸一口气,平息嗓音中的战栗,“如若我以私恨为先,就顺应了她的脾性,让她看了好戏又得了手。




“白韦利已去,我这一辈,只剩下我了。我的孩子先是你们——是整个音乐魔法世界——最后才是我的儿女。




“我今日来哈梅林,正是为了找寻歼灭她的方法,谁想只离开了这么一点时间,不幸的矛头已然穿透我这把老骨头。我只能掉转矛头对准她,而不是你,最后一个奥尼尔沙曼。




“你的伙伴们正在赶来?很好,请他们捎来诗拉斯巴。




“不,就是那个意思,我需要借助那股可怖的力量。那是很好的武器。




“那个邪神,近在眼前了。”






“什么啊,‘邪神’这个称呼好难听。太过分了,黑弥,我原以为你的水准会再高一些的——你是打算用诗拉斯巴那种梳妆镜扎碎我的手吗?”这个塔利安的同族简直是罪恶之源,黑魔王都不曾如此令人生厌。




黑弥闭上眼:“我打算扎碎你们一族。”




“有点意思,你确实不同凡响。哦,让我顺便加一把塔利安会喜欢的火。我是挑起你们上一次毁灭之战的元首。那个被塔利安毫不怜惜杀掉的长老女孩,我可是相当喜欢。道貌岸然,却有毁天灭地的能耐,是不是令人欲罢不能?




“我啊,本质是你们俗称的嫉妒与憎恶。塔利安则是自责与羞愧。本来我想再在幕后玩一次,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魔法师身上效果不同。黑弥,你的儿子,意志力不够强大,不能一次性毁掉你们。只好劳驾我亲自动手,为我兄弟复仇。啊,正好也给你们一个亲手面对仇人的机会。”




黑弥一边听一边冷静示意卡米儿递上诗拉斯巴。




“那么,在被扎碎之前,听一首安魂曲的合奏吧。”黑弥、东东、阿比斯三位空着手的音乐魔法师,各自让诗拉斯巴悬浮在额前,周边的精灵们蒙络摇缀般以鲜亮的颜色组成许多魔咒音符。




其他音乐魔法师们举起乐器,肃然注视着黑弥,真好似交响乐团看向他们的指挥。




黑弥、东东、阿比斯齐声吟唱起上古的精灵语与魔咒音符,融入乐器空濛神圣的配乐,宏达辽远得好似来自寰宇中一切时空的总和。




合声传入相邻的音乐魔法世界,又旋转着飞进魔仙界的穹顶,飘扬直至海萤界的最底端,掠过彩灵界的正中央,传遍所有同层位的魔法界,聚集起每一位居民的丝缕魔力,编织成一道遮蔽黑夜的彩色光谱。




隧道?时空隧道?游乐执剑护住东东与阿比斯身后,却让四面八方直扑自己面门而来的缤纷海啸,给吓得瞠目结舌。这是什么?世界的原貌?真理的本质?多么纯粹有力而美丽的能量啊!真是穷尽一生也难一遇的奇观!




色彩过于丰富,以至于到了三组诗拉斯巴前,已经成了三颗微缩白光球。




“快停下,你们在自毁吗?我的同族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他们假如不能手刃你们的同族,就会杀了我的!喂,也给我们一个为塔利安报仇的机会吧!拜托了!”




黑弥皱眉,但仍在念咒,其他两人与乐器也不收声。




“我叫你们停下,蝼蚁!”




“停啊!”




“别怪我没提醒——黑弥!”






东东突然痛叫一声,与此同时,阿比斯也剧烈摇晃起来,他们面前的诗拉斯巴瞬间摔落到地上,扬起一片精灵晶尘。




黑弥目光瞿然,当机立断让自己的白光球吸收了那两颗正在下落的、媲美投出的核弹的白光球。




“怎么了?!”游乐转过身来,面如土色。负责防守邪神的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她,附在东东体内……”阿比斯说罢,不省人事。




小凯大惊失色,想飞过来却被雷姆拦住。




继续演奏。雷姆用眼睛道。




你帮不上忙。






合声讫了。




东东眼瞳闪着清冷如月的银色光辉,凌然杀气与他眼中映出的那一颗白光球相类似,周身环绕着闪电。




“黑弥,你要牺牲这个孩子来拯救你们的世界,然后看着这个世界被我们彻底毁掉吗?这一次,不会有幸存者了。这个孩子是叫东东吧?上一次,也是他受伤最重吧?好可怜,好不容易获得重生以后,活得小心翼翼蹑手蹑脚,活得像个罪人,就生怕再次犯错,却仍然遭到歧视与不公。我看这个正直的孩子把他的生命都给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这样对他。还是死了比较好吧?他和他的爱人‘同生共死’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了。




“反正你们都快死了,死前挣扎着牺牲两个异类,哦你怎么说的来着,惩戒?惩戒这两个杀子凶手,也不违反道德律?但,东东,”邪神控制着东东垂眼看向自己的双手,抚上自己鲜活起伏的胸膛,“对于你来说,你爱的世界,只留给你和你爱的人一个选择:死。那么,活得没有意义,死得也没有意义,要不要考虑帮助我呀,东东?——嗯?什么?”




“你脸色不好看,邪神。”黑弥道,“东东的魂魄有一半是阿比斯,他们不会松口吧?”




“该死!他们像傻子一样想一起赴死!——明明没有往生这么好的事情!明明这么做也于事无济,明明不会有人感谢他们,明知不可为……”




“——而为之,这就是音乐魔法师啊。那么,我发动咒语了——”




“呵,我有一个好主意。来吧,黑弥!我是不死的!神明永不熄灭!”




咒语发动了,但黑弥惊得睁大眼睛——阿比斯醒来了?!




等一下,难道……?!




来不及了!白色光球经由唯一的诗拉斯巴折射,让纯净的能量裹挟着万丈光芒与魔法波动湮灭了东东!




“东东!”小凯出声惊叫。




阿比斯则瞪大眼望着这一幕。




满脑子都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要让我亲眼看到?为什么我连近在咫尺的那一个人都庇护不了?




另一半灵魂空荡荡的。




他知道他不在了。




“我又要一个人了。如果我再强一点,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阿比斯仍然半坐在地上,盯着胸前那一片虚空,无法转睛,喃喃自语,“为什么?他明明只是想活着。……天哪,那之前,我还在惹他伤心。”




“阿比斯,不要想那些!黑魔法会趁虚而入!”小凯扑上来,被游乐架住。




“那种状态,谁说话都听不进。”游乐侧过脸去看阿比斯,就好像在看自己那样熟悉而温柔……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影子重叠在他身上。




黑弥请他俩暂时离开阿比斯。




“我们,消除邪神一族了,阿比斯。




“我太久没这么称呼你了,请原谅我,我是最后一位克里索斯了,你,一定也能谅解我的矜持。那是我唯一的掩体与武器了。




“是啊,武器不只是用来对着敌人的,它也是我们用来对着我们自己的。




“你看,那个被银色闪电困在原地的邪神,我对她使用了哈梅林的不可逆性固化魔法与小凯生母教我的‘破坏生育系统’的魔法。由于邪神一族倾巢而出,来到魔法界,我用诗拉斯巴扩大了魔法范围,使他们全都被固化在那一刻那一处的时空,无法用任何方式去产生其他个体。




“这个世界有太多错位的事,小凯生母破坏原有生育系统,重构魔法师生育系统,原本是禁术,却救了我们。




“老实说,需要破坏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是我们。




“为此,我们需要一个有如此能力的人。那就是你,阿比斯。本来是两个。但就像我失去子女,你也不幸失去爱人,这是无法挽回的。我选择宽恕你和我自己,这样才不会产生新的不幸。阿比斯,你可以明白吗?




“东东爱的这个世界,没有你,又会动荡。你不会让东东真的像邪神所说,牺牲得毫无意义吧?”




阿比斯躺在艳红如血的晶尘地上,就好像那是被能量困住的爱人,或者再也找不回来的信念与希望。




“牺牲……又一次吗?在人类世界我们都……真正消失了那么一阵子。我听说后来是白韦利找到你,是你带我们回来的。那时,你也使用了禁术吧?回来后,我由于曾经的心结,一直没能向你道谢,还捅h出了大娄子。




“黑弥……禁术更类似于巫术与黑魔法,使用不当天下大乱,我认为不可为之正名。但是,请你再次对我使用禁术。




“那样,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就当是你对我的惩戒吧。抱歉,很任性,明明是我欠你的。而且,我连那一个人都保不住,更别提保住我们的家,这整个世界。我得到过什么,就会失去什么,倒不如一无所有。他就在我身边,我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更糟。




“活下去的勇气,请你给我。我无法原谅我自己。如果不那么做,我会走上邪道的。”




“我知道了。”黑弥道。




“万万不可!黑弥女士!”游乐和小凯几乎不约而同异口同声,“这种交易,用禁术杀死谁——”




“我不会杀死他。”




“黑弥会固化我。”




一老一少相视一笑。




魔法散发的光辉埋葬了他。






“什么?!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凌美琪惊得嘴中蛋糕掉下来。




“流浪。就像东东做过的那样。从高位世界到低位世界,演奏钢琴,找一个吉他手。”游乐道,“黑弥对他用了固化和重构生育系统的魔法,固化是保证他永远不老不死,以便监督音乐魔法世界的每一任长老,重构生育系统是……”




“生他和东东的孩子?”凌美雪不敢置信,一脸“疯了疯了”。




“保证他永远不修黑魔法啦!心缺了一块,就重新补回来。”小蓝别了她一眼道。




“好抽象哦。”凌美琪挠挠头,放弃思考,继续狂吃。




“那下一任长老是?”




“小凯。”游乐道,眼神像海雾中忽闪的灯塔,很难看懂。




“那我们可以随时吃到魔法披萨吗?”凌美琪被游乐一瞪,改口道,“不是,随时去玩?”




小蓝原以为游乐会反唇相讥说什么“随时让你们家保姆用魔法做披萨倒是真的”,没想到游乐摇了头,沉默了。




他成王了。




不是一介王子能高攀得上的了。




更不是另一个王可以置喙的。




再去,只能是参加他的婚礼。




或者葬礼。










                                  { 第一卷 完 }










鹧鸪的话:


催更是ok的,这是一点小回馈,多谢支持!


补齐鹧鸪的音乐魔法师时间线,开创鹧鸪的小魔仙宇宙(?)。


感觉我的原创魔法就像巫术。由于小魔仙作画者抄袭成瘾,原著狂热信徒鹧鸪不愿意使用这亚子的原著设定,也不愿用原著魔法叻(这是借口,其实不熟)。


第十章阿比斯的信息魔法是伴着《命运交响曲》来的。命运。


这一章化用了毛泽东语录。


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鹧鸪加入了知东的音乐魔法师合志企划!他们永不熄灭!


以及广而告之,我计划开一家新tb店,名叫“朗姆火炮RUM ARTILLERY”,专卖基佬/蒸汽朋克/Lolita风格的饰品,比如手杖、绅士/lo伞、扇、蒸汽眼镜、lo鞋饰等,还可根据衣服定制饰品。


老爷区模特是我鹧鸪哒。

手作娘有意加入请私信。


马猴烧酒冲冲冲!

Christina

山有木兮

(似乎咕得有点久,不过还好没有坑。金发组这一段出自梦幻旋律43-46集,很虐也很甜,欢迎品尝。搭配米津玄师那首Lemon的大提琴演奏版食用本文效果更佳(^_−)☆)

我心悦你,而你目之所及之处皆是他——小凯

其实……那晚并非他第一次见到她。

这也并非一个普通的城市。

尽管这座城市与人类世界的其他地方一样,日间忙碌的人群熙熙攘攘,夜晚斑斓的霓虹灯光怪陆离。

可有些暗流不是城市的喧嚣能够掩盖的。

就比如——魔法。

一、平行

记忆还有些模糊,他业已有些想不起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音乐魔法师的了。只记得天气正好,他途经公园看到一女子手上的法器光华流转,星光落下时一把残破的小提琴恢复如新。...

(似乎咕得有点久,不过还好没有坑。金发组这一段出自梦幻旋律43-46集,很虐也很甜,欢迎品尝。搭配米津玄师那首Lemon的大提琴演奏版食用本文效果更佳(^_−)☆)

我心悦你,而你目之所及之处皆是他——小凯

其实……那晚并非他第一次见到她。

这也并非一个普通的城市。

尽管这座城市与人类世界的其他地方一样,日间忙碌的人群熙熙攘攘,夜晚斑斓的霓虹灯光怪陆离。

可有些暗流不是城市的喧嚣能够掩盖的。

就比如——魔法。

一、平行

记忆还有些模糊,他业已有些想不起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音乐魔法师的了。只记得天气正好,他途经公园看到一女子手上的法器光华流转,星光落下时一把残破的小提琴恢复如新。她的笑容如太阳般耀眼,金黄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印象中……也有相似的情景出现过。刹那间头痛欲裂,他浑浑噩噩地回到住处,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断壁残垣,银月隐于云层之后,风云变幻,大地崩裂,万事万物顷刻间化为废墟。

猝然惊醒,后背湿了大半。

东方亮起鱼肚白,他戴起墨镜嘴角扯出痞痞的笑容伸了个懒腰出门迎接崭新的一天。

有些事情做得多了便自然而然,他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在未来某一天迷失。

可未来……他还有未来吗?

艾美斯特音乐厅盛大的演奏会上,那个叫做小蓝的褐发女生一手蹩脚的钢琴技法引得满座哗然。

小凯看着她起身走到舞台最前端,瞳孔中倒映着她的身影,与脑海里的金发女子不断地重合又分开。

他看着她扫视观众席,一番肺腑之言令人动容,目光却穿过人群定格在前排那个蓝色衣衫的人身上。小凯只觉无趣。

她应该去参加演讲比赛。

琴声再度响起,舞台上好似换了一个人。优雅高贵的钢琴声荡气回肠,令人宛若置身大海,清凉的海风扑面而来,醉了心神。小凯眼里那个端坐在钢琴前的人不知不觉换成了一身白色燕尾服的紫发钢琴师。

那个人……他好像认识……

小凯的目光不自觉地染上了些温度,头部熟悉的痛感袭来……

一曲终了,小蓝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解于观众席上的喝彩声。

二、相交

小蓝掌中魔力翻腾,击散无音的攻击魔法,吟唱咒语,能量光褪去后俨然是他见过的那个金发女子。

她的动作很快,一出手就是“极光音差”这样生猛的招式,却在美琪一声呼喊之后打散了刚刚汇聚起来的能量,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试图夺下那只手表。

是因为……他在里面吗?

无音的魔法利落地拦住她,小蓝一声惊呼几缕能量在手掌上烙下浅浅的伤痕,翻身稳稳地落在地上,伸出的手却没有收回,紧咬下唇,一声“不要”愣是没说出口。

他运起魔力为她护下那只手表,转身离去之前看着她如释重负的神情忽的胸口一滞。

翌日,“那个小蓝,约我来这干嘛,不是想我了吧。”他环顾四周,扬起一抹微笑等她出现。

真是那样,该……多好啊。

这么个善良无畏的女孩,值得被珍而重之地呵护。

之后发生的事完全在他意料之外,无音来势汹汹的能量让他措手不及,电光石火间她上前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你……”赶跑敌人之后他一下子慌了,伸手探上她的脖颈,心里一紧,将人打横抱起,把魔力运了个十成十,向远处狂奔。

碧海蓝天,海浪有规律地拍打着礁石。恢复了人类外貌的小蓝双眸微眯,褐发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

还是金色的好看啊。那时她金发如瀑,在魔法冲击掀起的气浪中无风自动,像流动的黄金般夺目。

如果……可惜不能。

小凯眸色沉沉,余光瞥见她因为草莓巧克力蛋糕飞扬起来的神色,站在海风中,攥紧拳头,指甲嵌入肉里:“小蓝,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时候已过正午,他的影子逐渐被拉长,整个人无端端添上了几分肃穆。

他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怔忪。

小蓝愣在原地,手上力道一偏,一小块巧克力蛋糕掉到地上。

日久……生情么?脑海里倏地浮现出一双宝石蓝的眸子,蛋糕差点梗在喉咙口,不知道该不该吐出来。

“一见钟情太肤浅,可时间一久就成了习惯,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常说太熟了不好意思下手。”还是初见时玩世不恭的语气,细听之下却有几分认真,“最后咫尺天涯,生生错过。”

“你到底要说什么?”小蓝后背一凉,涌上了莫名的惶恐,起身就要离去。

手腕被人猛地拉住,小蓝回身,视线上移,正对上那双香槟色的眼睛。“我们来打个赌……”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复杂神色,让她不忍拒绝,顺势就点了点头。

三、相离

挥拳的一瞬间游乐听到小蓝的声音,瞳孔骤然放大,转过头看到她接住扑进她怀里的美雪,嘴角眉梢都漾着盈盈的笑意。

一直以来藏在最深处的秘密曝光在青天白日之下,游乐突然不知该如何是好,无视掉小凯阴阳怪气的调侃,一句“你呀!”不晓得藏了什么样参差错落的情绪。

会是……失而复得吗?

小蓝只是浅浅地笑着,意外地没有还口。

当魔光袭向小蓝,小凯本能地上前以血肉之躯为她挡下了那道能量,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下。

他看见小蓝的眼中有泪光点点,无力地伸手为她拭去眼泪。能量不停地流失,小凯的身体发出莹莹的光芒。“我怎么能……不救你呢?”指间传来小蓝泪水的灼热感和她手掌的温热。他的眼睛蓄满要溢出来的柔情,深深地看了小蓝一眼,转向一旁的游乐,“请你……好好照顾小蓝。”

看着蓝衣男子默默地点头,他像个得到糖吃的孩子,露出满足的笑。从发梢开始,身体化作无数光点逐渐消逝在天地之间。

那个赌约……终究没能来得及。

好在至少最后,我还能带走你为我流的泪水和掌心的温度。

四、守护

音乐魔法世界重建后某一年,魔仙堡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终于迎来和平。女王驾崩,小千坠崖身亡,唯一的王子游乐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

第四天夜里,游乐终于转醒,一眼便看到伏在他床边睡熟了的女生,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给她的金色长发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游乐受伤的画面在小蓝睡梦中不断回放。梦魇最后是一片落日熔金,有个人在身后投下浓重的影子。海风呼啸而过,听不清他的话语,唯有一句“咫尺天涯,生生错过。”清晰可辨地落入耳中,字字句句剜得她生疼。

这是……做噩梦了?游乐靠近了些,提起小蓝的一撮头发,发上散发着沐浴后的芬芳。却看女生又不安分地动了动,慌慌张张地撒了手。

或许……有的事让男生来做更合适。看她没醒,游乐大起胆子想要揉揉她的头发,小蓝蓦地惊醒,眼睫上还挂着泪花,在昏黄的灯光下反射着莹光。她一抬眼看到游乐装作不禁意地轻咳一声,手忙脚乱地抹去了眼眶里的泪珠。“那个……你……你醒了啊。”

游乐点头,不料下一秒她就直接撞进他的怀里,他能感觉到她微微颤抖的身子,脖颈处渐渐有了湿润感:“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她的动作有点大,游乐不由冷哼了一声,小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要靠边站好,周身却被熟悉的气息环绕。

游乐的眼中也蕴着些水汽,那年那天他看着她伤心得不能自已,以为倾其一生都不会看到她为自己流下的泪……没想到……

他一点一点收拢双臂,替她顺了顺有些毛躁的头发,低低地在她耳边呢喃:“魔仙堡现在百废待兴,王室还缺位王妃,你……你愿不愿意?”短短一句话,竟快花光他所有的勇气。

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际,双颊的绯红在灯光下看不真切。梦境中的八个字强烈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其实她不是没有看见游乐眼中日益明晰的情愫,她也在小心翼翼又诚惶诚恐地等待着两人之间发生改变的一天。尽管他们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何其一致地选择了回避。

“咫尺天涯,生生错过。”是她刻意忽视掉的一种结局,亦是她过不去的坎。

直至那天,她看到游乐浑身是血地倒在她面前,怎么都叫不醒。

身上有点痛……似乎哪里缺了一角。

生生错过,好一个生生错过。

怔愣片刻,小蓝终是小声回了句“好。”

还好,还好来得及。

半月后,小蓝一袭白纱与游乐一起站在神父面前郑重地宣誓。微风和煦,百花盛开,空气中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王室的婚礼宴会厅富丽堂皇,开场舞的最后一个舞步踏下,小蓝恍恍惚惚地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金发青年的虚影,香槟色的眼眸静静凝视着她。只见他笑容满面地行了个礼,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小蓝的眼眶微微泛红,游乐轻轻地吻上了她的眼睑……

【全文完】


每當睏意來襲的時候
我們的小凱對自己的顏值是否沒概...

我們的小凱對自己的顏值是否沒概念!因為太帥!

我們的小凱對自己的顏值是否沒概念!因為太帥!

Arthit
一天一个微笑/小凯真帅气,哈哈...

一天一个微笑/小凯真帅气,哈哈
今天有点小忙,现在忙完了,我把10E的面板都配够了,把启元的货分类放置了,并做好标识了,现在等待吃饭咯,哈哈

一天一个微笑/小凯真帅气,哈哈
今天有点小忙,现在忙完了,我把10E的面板都配够了,把启元的货分类放置了,并做好标识了,现在等待吃饭咯,哈哈

遇见

二 || 哎呀!尴尬了。。。

傻白甜日常 2 ⬇️⬇️


-

-

话说我和一整天王俊凯都没来找我说话诶...

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呀 ?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 ?诶,我为什么要说又啊 !



王源边走边思考着...



「尹柯又去找班花了」

「重色轻友 哼哼」

王源一个人走在学校走道上  跟自己生闷气  真的好可爱啊



「王俊凯啊~王俊凯~...」

王源把"王俊凯"唱成了一首歌

他有些颓废的走回班上,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睡一觉。



「嘿 !」



嗯 这熟悉又好听的声音。

这不是我思念已久的王俊凯先森吗 ?

王俊凯你这个败类(?)终于肯来找我了诶 !



只见王俊凯挥了挥手,眼睛都快笑没了都 !



「嗨 !王俊......

傻白甜日常 2 ⬇️⬇️


-

-

话说我和一整天王俊凯都没来找我说话诶...

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呀 ?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 ?诶,我为什么要说又啊 !



王源边走边思考着...



「尹柯又去找班花了」

「重色轻友 哼哼」

王源一个人走在学校走道上  跟自己生闷气  真的好可爱啊



「王俊凯啊~王俊凯~...」

王源把"王俊凯"唱成了一首歌

他有些颓废的走回班上,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睡一觉。



「嘿 !」



嗯 这熟悉又好听的声音。

这不是我思念已久的王俊凯先森吗 ?

王俊凯你这个败类(?)终于肯来找我了诶 !



只见王俊凯挥了挥手,眼睛都快笑没了都 !



「嗨 !王俊...」

王俊凯越过王源,朝后面的男生走去

王源尴尬的把手放下 ,立马的跑回班上,离开这个案发现场。



王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外套中



王源心想 [妈呀!尴尬死了]


遇见
祝帅帅的王俊凯生日快乐祝酷酷的...

祝帅帅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酷酷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萌萌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演技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歌喉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跳舞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才华洋溢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不可或缺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全身上下都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重要的事说三次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生日快乐💕💕

祝帅帅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酷酷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萌萌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演技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歌喉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跳舞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才华洋溢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不可或缺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祝全身上下都好的王俊凯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重要的事说三次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生日快乐💕💕

遇见

还衣服的风波 (中)

王源也没有去孙越的化妆间,就找了大厅一个角落坐下来,捏着还热腾腾的包子,王源吸溜吸溜吮包子的汤汁,无意识撅起来的被烫红的唇,任一个人看了都觉得心悸,马筠跟着王俊凯跨进大厅准备坐电梯,却一眼就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的王源,或许有一种人,无论他如何潦倒,总会掩不住他身上那种时时刻刻准备光芒万丈的气质,马筠忍不住有些走神。
王俊凯说过,王源儿就是男女通吃那种,进了电梯,马筠还有些感慨,直到他惊悚地发现,王俊凯没有跟着进电梯!!!!!!!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也顾不上合作方怪异的眼神,马筠拨开几人,就出了电梯,他早该想到的,连他都能看到王源,王俊凯怎么可能看不到。
王源正吃地起劲儿,上方就突然投下来一片阴影,抬起...

王源也没有去孙越的化妆间,就找了大厅一个角落坐下来,捏着还热腾腾的包子,王源吸溜吸溜吮包子的汤汁,无意识撅起来的被烫红的唇,任一个人看了都觉得心悸,马筠跟着王俊凯跨进大厅准备坐电梯,却一眼就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的王源,或许有一种人,无论他如何潦倒,总会掩不住他身上那种时时刻刻准备光芒万丈的气质,马筠忍不住有些走神。
王俊凯说过,王源儿就是男女通吃那种,进了电梯,马筠还有些感慨,直到他惊悚地发现,王俊凯没有跟着进电梯!!!!!!!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也顾不上合作方怪异的眼神,马筠拨开几人,就出了电梯,他早该想到的,连他都能看到王源,王俊凯怎么可能看不到。
王源正吃地起劲儿,上方就突然投下来一片阴影,抬起头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王俊凯……
王源有些发愣,或许是真的很久没有见王俊凯了,哪怕昨晚已经见过了,现在再见却依旧有些拘谨和不真实感。
然后,王俊凯就看到王源吮了吮油乎乎的手指,结结巴巴地问,
“王俊凯,你,吃不吃包子……”
王俊凯一直绷着的酷酷的表情,差一点就绷不住了,他气急败坏地从王源手里把他吃剩的包子抢过来,直接塞进嘴里,气呼呼地开始嚼……尤其是再看到王源有些惋惜的眼神之后……王俊凯觉得自己可能比不上一个包子……
靠!
王俊凯直接拽着王源就往公司大门外走,王源有点懵,他扭头看了看还放在茶几上的包子,“哎哎哎!我的包子!”
“我请你吃早餐!”王俊凯更气了,一想到自己在王源心里可能连包子都不如,心情就差到了极点。
“妈呀!我的小祖宗!你去干嘛?”而刚从电梯里冲出来的马筠只来得及看到王俊凯拽着王源出门的背影。
王源垂着眼睑看了看抓着他手腕的手,笑眼弯弯。
坐在豆腐脑摊边,王源小口小口喝着豆腐脑,忍不住调侃,“我以为你会带我去吃大餐。”
“我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久,一口正宗豆腐脑都喝不到,”王俊凯咬了一口油条,“怎么,有的吃就不错了好吧。”
王源没说话,也不知道,王俊凯在国外过得好不好。
看着王源小口小口吃着小笼包,王俊凯心里又酸又甜,忍不住夹了一个包子放在他的盘子里,“你快点吃。”别整天跟受气包似的,对那个孙越百依百顺……
王俊凯越想越气,连勺子撞碗的声音都大了不少。
王源抿了抿嘴角,夹起了那个包子塞进嘴里,嘴巴鼓鼓囊囊的,其实他已经吃不下了。
“吃饱了?”王俊凯看王源停下筷子,盯着他看,有些不自在。
“嗯。”王源点点头,用纸巾擦了擦嘴。
王俊凯面上镇定地放下筷子,“张叔!”
“哎!来了,俊凯啊!呦!好久不见你了,这是……啊呀!这么大了!叔都不认识你们了,王源儿,对吧,小时候天天来摊上吃豆腐脑,每次你都要抢俊凯的,唉,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两鬓斑白的老人一边感慨,一边收拾。
王源握紧手指,没有说话。
王俊凯笑了笑,“是啊,挺久了,张叔都有自己的店面了。”
“那可不,以后常来啊,张叔给你们做甜豆腐花,王源儿以前多爱吃,这次是我不知道,下次再来,叔给你做甜的。”老人絮絮叨叨,收拾着盘子和碗,王俊凯挽起好几万的西装袖子,一边笑着和张叔聊天,一边帮忙收拾油亮油亮的碗碟,方才冷硬的脸庞都要柔和了几分。
王源捏着衣角,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王俊凯的侧脸,心软成一摊水。
真想天天这样。
两人一路回到公司,乌泱泱一大群人三三两两待在大厅里等着,显然都在等王俊凯,王源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怨气……
王俊凯脸色不变,走上前,笑着和面上保持微笑内心cnm的刘军握了握手,“抱歉刘总,临时有些要紧的事,耽搁了,我们现在上去?”
“王先生说笑了,”刘军笑得更灿烂了,“请。”
王俊凯瞥了王源一眼,转身就和刘军寒暄着上了电梯。
马筠皮笑肉不笑,呵呵,陪王源吃早餐这事儿真要紧……
站在人群外的王源却笑了笑,他记得那个暗号
……
“王俊凯,你挤眉弄眼地干嘛?”
“暗号暗号!懂不懂?我说你咋这么笨呢?”
“你那美丽的大眼睛眨一眨我能知道什么意思?”
“看到没,眨两下是等我!”
“那你刚才眨了三下……”
“我这不是要讲啊!三下,三下……”
“啥意思?”
“在原地等我!!!!!”
………………
刚才,王俊凯眨了三下,王源有些失神,可是又有谁能一直停在原地呢,他笑着摇摇头,转身就走了,他还得上班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