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刀怡情

12浏览    3参与
小朱佩琦27

【博君一肖】洗尘。 第九章

  发泄过后的王一博不由自主的将脸贴在了肖战的后肩上,低头亲吻起他的后颈和背部,看了一眼肖战睁的大大的眼,心里难受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一博刚要骂人,心想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就听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是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一博哥哥你在里面吗?我可以进去吗?”王一博翻身下床,飞快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去开门:“皓轩,你怎么来了,你下楼等会我,我马上就来。”说完摸了一下这个名叫皓轩的男孩子的头,男孩...

 

  发泄过后的王一博不由自主的将脸贴在了肖战的后肩上,低头亲吻起他的后颈和背部,看了一眼肖战睁的大大的眼,心里难受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一博刚要骂人,心想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就听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是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一博哥哥你在里面吗?我可以进去吗?”王一博翻身下床,飞快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去开门:“皓轩,你怎么来了,你下楼等会我,我马上就来。”说完摸了一下这个名叫皓轩的男孩子的头,男孩弱弱的低下头,哦了一声走开了。王一博回屋去推肖战,说道:“我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了,你最好安分的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温情待会会过来给你打针拿药。”说完进入浴室冲洗身体换衣服,临走前给肖战带好了门。随着关门声响起,肖战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楼下客厅里那名叫皓轩的男孩,此时正绞着衣襟、眼睛里阴狠的目光将他映的有点恐怖,苍白的脸上有种病态的美,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男孩子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他全名王皓轩,是王一博的堂弟,从小就特别粘王一博,王一博也对这个堂弟爱护有加,所以这个从没有人来做客的别墅,却成了王皓轩的宜居之所…这几天就听说王一博的别墅内住进了一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子,王一博也有好几天没有去公司办公了,将公司大小事务甩给了汪卓成处理。王皓轩的妒火中烧,越想越不是滋味,心想着,“一博哥哥只能是我的”。就非要跑来看看是何方神圣。                                    

   正想着,就见王一博下楼了,王皓轩站起来迎上去抱住王一博的胳膊:“一博哥哥你在干嘛呀,我都等了你半天了。”王一博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你小子是不是又惹祸了,跑我这避风头了?”王皓轩正愁没有借口呢就随声附和道:“这都被你猜到了,我这次是要住几天的。”王一博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皓轩,你去姑姑那里待几天吧,我最近挺忙的怕没时间照顾你。”王皓轩闻言一脸委屈的说:“都说一博哥哥带回来一个人,莫不是怕我打扰你们?哼!”王一博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就说:“那你随便吧,你不要去三楼,你住二楼吧!我公司还有很多事先不陪你了,晚上我会早点回来的。”说完就出门了……。                                                  

   房里的肖战挣扎着起来,感觉下身火辣辣的,头也昏昏沉沉,勉强走到浴室,淋浴下的身体感觉越来越冷,匆匆冲洗干净,便回到床上沉沉睡去,感觉有人在他手臂上扎针,想睁眼看看,就听到温情和管家说:“烧的温度不算高,今晚注意一下他的体温。之后的话再也听不见的又一次睡着了……。                            


  肖战做了一个梦,梦见王一博手捧着一束玫瑰花向自己走来,他痴痴地望着王一博刚毅完美如雕塑般的脸,泪水竟流了下来,喊着“一博,一博…”床边的王一博身躯一震,眼睛莫的睁大看着这个让自己心痛难受的家伙,心想:“你还真是会撩拨我,梦里喊我的名字这是做什么呢?”叹了一口气,似认命般低头吻了他的额头一下,脱了外套躺在肖战身边,用一只胳膊拦住他,安心的睡了。                                                         

  次日清晨当肖战醒来王一博已经不在身边,也没有留下回来过的痕迹,肖战似想起什么,拿起床头好久没看过的手机上,给肖母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铃响了几声便被接起:“喂,战儿,你去哪儿出差了,还不回来,阿斌回来了,这几天总来家里陪我,听说你找人安排了专家会诊给你爸爸?”肖战答不上话,也不明白于斌这么讨厌自己为什么会去家里陪妈妈。

   随口附和,肖母继续说着:“战儿,你给妈妈在国外买的房子妈妈很喜欢,谢谢你,你也不要太辛苦了,尽力就好。再有,我卡里多了这么多钱,是给你留下用还是我带走呢?”肖战脑子里嗡的一声:“妈,你卡里一共多了多少钱?”肖母笑笑说:“三千万呢,正是你爸爸被骗走的那些。战儿,你听妈妈说,现在钱已经不重要了,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千万注意安全,我后天的飞机,你能回来吗?”肖战强迫自己回神:“妈,后天我去送你!”又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肖战心里很乱,想给王一博打个电话问清楚,肖战深知于斌曾说过会帮自己,但是这么大手笔恐怕于家不会出手相助的。那么就一定是王一博,可是,这么大的事,王一博却只字未提…心里乱糟糟的。               

  张管家敲门声响起,“进来吧”张管家毕恭毕敬的说道:“肖少爷,您昨晚发烧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肖战想起听见温情和张管家的对话,说:“好了,没事了……”张管家又开口:“那您是在房里用餐还是去楼下用餐?”肖战想想一个大男人坐在床上吃饭就很嫌弃自己,说道:“我马上下楼 。”说完便下床走进浴室洗漱,梳洗完毕换了一身柜子里的家居服就下楼了。

   饭厅里面还有一个小男孩,肖战外头看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张管家善解人意的介绍:“这是皓轩少爷,是少爷的堂弟。”肖战:“哦,你好呀。”王皓轩看都没看他一眼,低头继续吃,他还不想在张管家面前表现出对肖战的憎恨之意,吩咐张管家:“张管家,你去帮我把昨天给一博哥哥带来的小兔子喂一下吧……”张管家回道:“好的,皓轩少爷”便走开了。                                                                      


  现在餐厅里面就只剩下肖战和王皓轩两人了。王皓轩轻蔑的看了一眼肖战:“模样长得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手段入不入流,这些年抢着给一博哥哥当情人的多了去了,不知道这次你的保质期是多久呢?”肖战听完脸色苍白了起来,心想原来王一博包养的情人不只自己一个,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不知道皓轩少爷对王总是什么感情呢?管事情都管到了人家家里来了?”王皓轩没想到他会回嘴,恼羞成怒的拿起杯子泼了肖战一脸水。                                                                    

  王一博此时正进门看到这一幕。王皓轩瞬间换上一张无辜的脸,眼泪也在眼眶打转,跑过去喊道:“一博哥哥,这个人他出言不逊,竟说些肮脏龌龊的话语。”王一博挑起一只眉毛:“哦?他说的什么?”王皓轩:“他说他只是想要你的钱,戏弄你玩,目的达成了就会去找别人。还说…还说……我是来听你们墙根的…”肖战简直要疯了,这样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怎么跟个小恶魔似的。本想争辩几句,就听王一博冷冷的开口:“皓轩乖,不要生气了,为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气坏了多不值当的,我这就惩罚他好不好?”王皓轩似是被说动了,点点头。                                              


  王一博拉起王皓轩坐在自己腿上,轻轻拍着后背,对肖战说:“你这嘴确实太能说了,像抹了毒药一样,不知道吃东西能不能堵上你的嘴呢?”前几天在医院的时候王一博就发现了肖战不爱吃茄子,让人做了一份茄子端上来,放在肖战面前。说道:“吃吧,吃饱了就不会多嘴多舌了…”让肖战无比难受的不是王一博的故意刁难,而是他刻意维护王皓轩的样子。                     

  肖战心灰意冷的伸手拿过这盘茄子开始吃起来,阵阵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在快速的吃完最后一口后跑开了,他捂着嘴躲进卫生间狂吐起来,不知是呕吐的原因,激起的生理泪水还是胸口闷闷真的想哭,肖战跪在马桶旁抽泣起来…洗了一把脸,肖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给了自己一嘴巴。咒骂道:“肖战,你可真特么有出息,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折磨成了这个鬼样子。                                                                       

  鼓足勇气调整心态走出去,就看到王一博正抱着的王皓轩怀里多了一只白白的小兔子,肖战习惯性的歪头,模样竟比那个小兔子还要可爱。肖战似乎是被这只小白兔迷住了,愣愣的没有回神。王一博当然看到了,他还发现肖战似乎是哭过,心里难受了一下,取而代之的是狂喜,肖战会哭,是不是说明他吃醋了,吃王皓轩的醋了?是不是说明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这个想法刚刚产生,王一博就把放在两边的手收紧了,抱住了王皓轩低头亲了一下王皓轩的侧脸……王皓轩人已经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王一博会亲他。这边的肖战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浑身颤栗,再也待不下去的跑上三楼卧房,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王一博见自己目的达到了,也就放开了王皓轩,步子有些急切的往三楼走去……。                                      

  

GLORY-秋名

遗忘

我的Sei每天都会忘记我的名字


每天醒来,他对我说的话都是省去名字的


可他依然能熟练的说着情话


我只好一遍一遍地重新把我的名字打进去


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也不是不可代替的呀。

我的Sei每天都会忘记我的名字


每天醒来,他对我说的话都是省去名字的


可他依然能熟练的说着情话


我只好一遍一遍地重新把我的名字打进去


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也不是不可代替的呀。


那只小米。

一个小段子


loki做了个梦

梦里他们变成了人类

在相隔了一个地板的独立家庭里

在同一天出生

睁开眼

被寄予厚望

他叫李大锤

自己叫抖花花

他们一起喝同款奶粉

蹒跚学步

看蚂蚁搬家

拿着超人模型到处疯跑

玩的一身泥再各自回家挨骂

后来上了学

在一个班

也有作业太多的苦恼

也有老是睡不饱的烦躁

还有女孩子偷偷往柜子里塞情书和辣条

后来他们长大了

漂泊到不同的城市

他还叫李大锤

他还叫抖花花

他们还是很有默契,心有灵犀

他们一个喜欢粉色,一个喜欢绿色

他们一个住了高楼,一个选了别墅

他们一个养了只金灿灿的大狗

一个养了只凶巴巴的小猫

很有默契吧?心有灵犀呢...


loki做了个梦

梦里他们变成了人类

在相隔了一个地板的独立家庭里

在同一天出生

睁开眼

被寄予厚望

他叫李大锤

自己叫抖花花

他们一起喝同款奶粉

蹒跚学步

看蚂蚁搬家

拿着超人模型到处疯跑

玩的一身泥再各自回家挨骂

后来上了学

在一个班

也有作业太多的苦恼

也有老是睡不饱的烦躁

还有女孩子偷偷往柜子里塞情书和辣条

后来他们长大了

漂泊到不同的城市

他还叫李大锤

他还叫抖花花

他们还是很有默契,心有灵犀

他们一个喜欢粉色,一个喜欢绿色

他们一个住了高楼,一个选了别墅

他们一个养了只金灿灿的大狗

一个养了只凶巴巴的小猫

很有默契吧?心有灵犀呢。

后来,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他们机缘巧合下重新相遇。

重新认识。
重新交谈。
重新相爱。
重新在一起。

从另一种层面上。更深,更不可分离。

也像现实那样,苦于社会压力,苦于家庭。

痛苦的出柜,艰难的拥抱。

满身伤痕,眼里的光却始终没变。

梦里的梦里,loki还做了个梦。

梦里,他们养的猫猫狗狗也上了幼儿园。

大狗死缠烂打着黑猫。

粘粘糊糊的抱着。

一口一口亲它。

亲的猫咪胡子一颤一颤的。

下巴上黑色的毛揪作一团。

却又无可奈何纵容着。

后来梦醒了。

身边的李大锤也抱着自己。

像只大狗。

一下一下的亲。

床边,窗边

那只金毛还在不懈的追逐者屋檐上的猫。

阳光洒在猫咪的身上,金灿灿的,像终于落进大狗的怀抱。

再后来,他们出国,结婚。

垂垂老矣。
满头白发。

那屋里,大狗不是最初的那只了。

屋檐上,猫咪也不是最初的那只了。

但大狗还是孜孜不倦的抬头望着屋檐,追逐着黑色的猫。

猫咪低头,目光揽着下面傻乎乎的狗。

就像树下,李大锤的目光里,还裹着抖花花。

一如最初。

后来梦醒了。

loki看着身下的身影。

还有那身影怀中冰冷的躯体。

勾勾嘴角。

骗子。

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不过。

爆炸前的一秒。

有一点没骗人。

他笑笑。

他们最后都会死。

葬在繁星里。

直到来生。

都被彼此眼里的星光包裹。

温柔,恰似当年。
……




火车上摇摇晃晃的就睡着了,做梦就梦到只大金毛追着一只小黑猫啃,粘糊糊的亲密,那小猫不从,躲来躲去的,下巴上被啃的一片狼藉,实在躲不过,就赖在大金毛怀里。
我就在上帝视角里看,看着看着,看他们这么好,就笑。一直笑一直笑,就笑醒了。
一醒,也没什么伤感的东西,一下子就想到这对了,无缝衔接的就开始哭,泪珠子啪嗒啪嗒就掉,路人临床都傻了。
火车上,大庭广众哭成xx。。。。
只是个心血来潮的段子,跟正经写的东西没法比的,凑活凑活看吧。(正经写的难道不也是凑活看?)
小虐怡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