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合作

9浏览    2参与
世界是我的床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八回

本会新角色超多,字数超多,伏笔更多,每一个出场角色(不管戏份多少)都会有后续戏份。(挖坑一时爽)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虚假的)友情支持 @来啊造作啊(•̀ω•́)✧


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有没有下一回都是问题。


欢迎捉虫


开始↓


小薄荷在育婴室前气的又蹦又跳,生气的说:“凭什么雨爪可以去,我就不可以!”“你还不是学徒呢。”沙荫将她拽回育婴室。“这不公平!”小薄荷还在大喊大叫着。


“怎么还不出发啊?”百合爪迫不及待的说。


“如果这话被鱼尾听见了,她肯定会把你扣在营地里的。”柳爪提醒道。


雾星开始召集队伍,雨爪正打算跟姐姐们一起,松鸦掌却叫...

本会新角色超多,字数超多,伏笔更多,每一个出场角色(不管戏份多少)都会有后续戏份。(挖坑一时爽)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虚假的)友情支持 @来啊造作啊(•̀ω•́)✧


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有没有下一回都是问题。


欢迎捉虫


开始↓


小薄荷在育婴室前气的又蹦又跳,生气的说:“凭什么雨爪可以去,我就不可以!”“你还不是学徒呢。”沙荫将她拽回育婴室。“这不公平!”小薄荷还在大喊大叫着。


“怎么还不出发啊?”百合爪迫不及待的说。


“如果这话被鱼尾听见了,她肯定会把你扣在营地里的。”柳爪提醒道。


雾星开始召集队伍,雨爪正打算跟姐姐们一起,松鸦掌却叫住了他。“雨爪!过来跟着我。”松鸦掌命令道。


雨爪看了一眼姐姐们,还是跟在了老师身后。


松鸦掌故意带着雨爪在豆荚光面前走过,雨爪听见那位武士哼了一声。怎么回事?


“是不是很奇怪?”松鸦掌看出了雨爪的疑惑。“你现在不用管这些,专心训练就好。走吧。”


松鸦掌走在芦苇须身后,雨爪发现就连父亲都没有走的这么靠前。松鸦掌看起来很厉害。雨爪想。


河族队伍来到了湖边,松鸦掌带着雨爪走上树桥。


雨爪兴奋的蹦上树桥,却没想到树桥的表面竟然这么滑,雨爪一下没抓稳,猛的向树下栽倒。


星族啊!雨爪害怕的闭上眼。却没有感觉到水的冰凉。松鸦掌咬住雨爪的后颈,将雨爪拎上来。


“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能兴奋到忘了防备。”松鸦掌教训道。


“我知道了。”雨爪尴尬的低下头。


松鸦掌看了眼身后的队伍,没有再追究。“算了,走吧。”


雨爪跳下树桥,星族啊!这么多猫!虽然父亲经常跟雨爪他们说森林大会的事,还是没有亲眼看见震撼。


雨爪开始感到害怕和紧张。


松鸦掌用尾巴拂过雨爪的侧腹,“别紧张,你只需要像平时一样就行了。”松鸦掌眨眨眼,“和别的学徒聊天可以获取情报,但是不要把自己族群的事说太多出去了。”


“现在,去吧。”松鸦掌轻轻推了雨爪一下,“你不会想让我帮你的。”导师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雨爪向前走着,星族啊,我的腿不听使唤。雨爪感到异常紧张,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他看见了一只灰色虎斑猫走了过来,结巴的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呃,你好啊。”“你好啊,你是?”对方有些僵硬的向雨爪打了个招呼。


“我,我是雨爪。”雨爪结结巴巴的回答。“你是刚刚成为学徒吗?额,我,我也才成为学徒没多久呢。”灰色虎斑猫学徒说道。他看上去就像雨爪一样尴尬。“对了,呃,我是影爪,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雨爪尴尬到皮毛发烫。“我是影族的巫医学徒,嗯,我的老师是洼光。额,他是一位好老师。你呢?”影爪尽力找到话题问道。


“我是河族的学徒,我的老师是雹,松鸦掌。”雨爪差点脱口而出雹风。


“这样啊。如果你是河族猫的话,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鱼吃起来怎么样啊?”影爪想了很久又问道。


“额,”雨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觉得挺好吃的啊。”“鸽翅,”影爪停顿了一下,“她告诉我吃起来怪怪的。”影爪说。


“来啊!雨爪。”是百合爪在叫他。感谢星族!雨爪想。“影爪,我姐姐在叫我,我先走了。”随后他向姐姐走去。“好的,额,那什么,下次森林大会再见。”影爪在雨爪身后尴尬的喊到。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雷族的霜爪和霞爪。”柳爪用尾巴指了指一只蓝眼睛的奶油色公猫,和一只同样是蓝眼睛的玳瑁色母猫。她可真漂亮。雨爪尴尬的挪动脚步。她看起来很怕生。


“还有他,他是影族的学徒,叫亚麻爪。”百合爪抢着说道。他也是影族的猫?雨爪看向了亚麻爪,他是一只深棕色的公猫。他给我的感觉跟影爪不大一样。


“这是我的弟弟,雨爪。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森林大会,你们呢?”柳爪问道。


“真巧,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那位奶油色学徒回答说。


“我不是第一次了。”亚麻爪说。“那森林大会上都会有什么?”百合爪兴奋的问道。


“一会各族群的族长会上去讲话。介绍各族的情况。然后就是自由交流了。不过时间不长,很快就又要回营地了。”亚麻爪回答。


“真可惜,我还想……”霜爪话还没有说完,一位族长就开始说话了。“族猫们……”


“那是兔星,现在该回自己的族群了。”亚麻爪说完跑到了影族猫们当中。


霜爪和霞爪走向了他们的族猫,百合爪和柳爪跑向导师身边,雨爪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星族!我,我要去哪?


正当雨爪焦急的时候,松鸦掌冲雨爪眨眨眼,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


雨爪走向导师,在松鸦掌身边坐下,猛然发现兔星已经讲完了。接下来是一位雨爪不认识的族长,一只棕色虎斑公猫,有点像黑莓星。


“那是虎星。”松鸦掌压低声音向他介绍。“他是影族族长,才成为族长不久,很年轻。”


“我不喜欢他。”一个声音说道。雨爪扭过头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是谁在说族长的坏话?星族!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习惯。


“影族的猫都不是好猫。”雨爪终于找到了。原来是霜爪,那只奶油色公猫。他就坐在离雨爪很近的地方。我可不觉得这话有道理。影爪就挺好的。雨爪想。


“安静!”他身边一只灰色公猫发出嘘声。


霜爪不以为然。扭过头悄悄对雨爪说:“这是我的老师暴云。他是位优秀的武士,但是他太烦了。”


雨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好松鸦掌出声了,“安静,认真听。”


“这是你的老师?看上去和暴云一样无趣。”霜爪降低声音继续说着。


“没有,松鸦掌平时很幽默的。”尤其是学游泳的时候。雨爪想。


“松鸦掌?”之前那只玳瑁色母猫出声。雨爪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尴尬的说不出话呢。


“松鸦掌啊。”霜爪看了一眼雨爪,故意神秘的说:“你知道松鸦掌的事吗?”


“什么事?”松鸦掌怎么了?难道他不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武士吗?雨爪疑惑的想。


“狮焰说过,松鸦掌很有野心。他似乎盯上副族长的位置了。”霜爪眯着眼睛看向松鸦掌。


“我们雷族的巡逻队在边境遇到了河族的巡逻队,他做出了一些失礼的行为——狮焰说的。”霞爪插嘴。


“如果你再不安静,那你下次就不要来了。”暴云瞪了一眼霞爪。霞爪只好住嘴。


雨爪不安的看了一眼松鸦掌,导师正在盯着讲话的雾星。星族啊!这不是真的,对吗……


雨爪几乎听不见族长们的话,松鸦掌……


森林大会很快就结束了,雨爪向霜爪告别,“再见哦。”


“再见喽,听话的小学徒。”霞爪准备跟随导师离开,走之前,她冲雨爪眨了眨眼睛,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


雨爪被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好几步,呆呆的凝视着霞爪的背影。她……不是很怕生吗?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松鸦掌来到雨爪身边,问道。


“没什么。”我不能告诉松鸦掌。雨爪想。“那就好,不要和其他族群的猫走的太近,有时候,有些事情能够避免就避免。”松鸦掌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用尾巴示意雨爪跟在他身后。


雨爪再次感到迷茫,霞爪的话像阴影一样在脑海里徘徊不去,“松鸦掌很有野心。”松鸦掌很有野心……我真想自己待一会……


“抱歉,松鸦掌,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回去啊?”雨爪小心翼翼的问他的导师。


“为什么呢?”松鸦掌没有停下脚步。


“呃,因为……”雨爪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理由来,星族啊!让松鸦掌放过我吧!“那……我可以跟在队伍最后面吗?”


“怎么了?嗯……是因为你的姐姐们都有可以向其他族群炫耀的捕猎技巧或是战斗技巧而你什么都还不会吗?是这样吗?”松鸦掌思索了一下,问道。


感谢星族!雨爪赶紧抓住这个机会,点了点头。


“这样啊,看来我要考虑加快你的课程了。”松鸦掌眨眨眼,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最后还是同意了。“好吧,你可以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你必须跟着队伍,我会一直留意你的。”


看到松鸦掌跑到了队伍前方,雨爪终于松了一口气。星族啊!求你们告诉我什么是对的吧!


“嘿,那边“这是你的老师?看上去和暴云一样无趣。”霜爪降低声音继续说着。


“没有,松鸦掌平时很幽默的。”尤其是学游泳的时候。雨爪想。


“松鸦掌?”之前那只玳瑁色母猫出声。雨爪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尴尬的说不出话呢。


“松鸦掌啊。”霜爪看了一眼雨爪,故意神秘的说:“你知道松鸦掌的事吗?”


“什么事?”松鸦掌怎么了?难道他不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武士吗?雨爪疑惑的想。


“狮焰说过,松鸦掌很有野心。他似乎盯上副族长的位置了。”霜爪眯着眼睛看向松鸦掌。


“我们雷族的巡逻队在边境遇到了河族的巡逻队,他做出了一些失礼的行为——狮焰说的。”霞爪插嘴。


“如果你再不安静,那你下次就不要来了。”暴云瞪了一眼霞爪。霞爪只好住嘴。


雨爪不安的看了一眼松鸦掌,导师正在盯着讲话的雾星。星族啊!这不是真的,对吗……


雨爪几乎听不见族长们的话,松鸦掌……


森林大会很快就结束了,雨爪向霜爪告别,“再见哦。”


“再见喽,听话的小学徒。”霞爪准备跟随导师离开,走之前,她冲雨爪眨了眨眼睛,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


雨爪被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好几步,呆呆的凝视着霞爪的背影。她……不是很怕生吗?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松鸦掌来到雨爪身边,问道。


“没什么。”我不能告诉松鸦掌。雨爪想。“那就好,不要和其他族群的猫走的太近,有时候,有些事情能够避免就避免。”松鸦掌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用尾巴示意雨爪跟在他身后。


雨爪再次感到迷茫,霞爪的话像阴影一样在脑海里徘徊不去,“松鸦掌很有野心。”松鸦掌很有野心……我真想自己待一会……


“抱歉,松鸦掌,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回去啊?”雨爪小心翼翼的问他的导师。


“为什么呢?”松鸦掌没有停下脚步。


“呃,因为……”雨爪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理由来,星族啊!让松鸦掌放过我吧!“那……我可以跟在队伍最后面吗?”


“怎么了?嗯……是因为你的姐姐们都有可以向其他族群炫耀的捕猎技巧或是战斗技巧而你什么都还不会吗?是这样吗?”松鸦掌思索了一下,问道。


感谢星族!雨爪赶紧抓住这个机会,点了点头。


“这样啊,看来我要考虑加快你的课程了。”松鸦掌眨眨眼,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最后还是同意了。“好吧,你可以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你必须跟着队伍,我会一直留意你的。”


看到松鸦掌跑到了队伍前方,雨爪终于松了一口气。星族啊!求你们告诉我什么是对的吧!


“嘿,那边的的小猫!你能听见我吗?”


雨爪疑惑的抬起头,是谁在叫我吗?


“就是你,别看了,快过来帮帮我!求求你了!”


雨爪顺着声音寻找,发现了一只小个头的棕色公猫。他的脚掌正在流血,在他的边上,是一根染血的刺。很显然他刚刚尝试拔出刺,但是咬伤了自己的脚掌。


“你……没事吧?”“那些泼皮猫在追杀我!求你了,救救我吧!给我一个地方可以让我远离他们就行!我可以做任何事!”棕色公猫苦苦哀求。


“抱歉,我只是一个学徒,我不能未经老师的允许就带你去营地。”雨爪心中留有一丝戒备。


“那你可以帮我止血吗?求你了。”雨爪犹豫了一下,这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吗?但他还是找来了蜘蛛网给他止血。


棕色公猫站了起来,向雨爪道谢,“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呃,你可以叫我雨爪。”“我感觉我可以接着逃了。对了,你可以叫我饼干。再见!真的很感谢你!”自称饼干的棕色公猫蹒跚的走远了。


今天我见到了好多的猫啊!雨爪感叹,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帮助了那只猫!我做了一位武士应该做的事!我一定会成为像橡心那样的的伟大的武士的!


雨爪还在育婴室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武士的传奇故事,据说,橡心生前从未打过一场败仗。


“不要轻易相信陌生的猫,雨爪。”一阵风吹过,送来一股河族的气息和一段微弱的话语,拂过了雨爪的耳边。


雨爪回头寻找,没有看到声音的主人,却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松鸦掌。


——————————


“你成功了吗?饼干。”“是的,荆棘。”“哦?你这么快就混进了河族猫里?”


“没有。”饼干摇摇头。


“切,那不就是失败了吗。”红酒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只小个子棕色公猫。


“别把我跟你这个废物混为一谈!我骗取到了河族猫的信任,接下来,我只需要一点时机。你呢?我看你还要跟那只奶油色小猫调情多久!”饼干眯了眯眼睛,挑衅红酒。


“你想打一架吗?!饼干!”红酒俯下身子,蓄势待发,黄色的眼睛紧盯饼干。


“够了!红酒。那我们就等着看你所说的时机,饼干。”荆棘朝饼干点了点硕大的头颅。


“好的,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的。”饼干眯了眯眼睛,那双好看深绿色眼睛闪出一丝寒光,却只是一闪而过,连红酒和荆棘都没有发现。


世界是我的床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七回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了许多原创角色(这个催更狂魔,太可怕了)


@不似少年游 表示男女主角再不见面就不是cp文了,所以有了这一篇,下一回就要见面了啊,愉快的森林大会~


时间嘛,看角色猜吧,我懒得说了


有什么个人嗜好可以留言下来,说不定会成为现实~(bushi)


有错误和不足请指出(剧情走向可能会极其沙雕)


开始↓


雨爪眨眨眼,昨天晚上他没有做梦。也许真的像蛾翅说的那样吧,是因为被吓到了所以才会做噩梦。


雨爪想着,爬了起来,姐姐们也陆续醒了。“你今天起的可真早啊,雨爪。”百合爪打了个哈欠调侃道。


那是当然,我...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了许多原创角色(这个催更狂魔,太可怕了)


@不似少年游 表示男女主角再不见面就不是cp文了,所以有了这一篇,下一回就要见面了啊,愉快的森林大会~


时间嘛,看角色猜吧,我懒得说了


有什么个人嗜好可以留言下来,说不定会成为现实~(bushi)


有错误和不足请指出(剧情走向可能会极其沙雕)


开始↓


雨爪眨眨眼,昨天晚上他没有做梦。也许真的像蛾翅说的那样吧,是因为被吓到了所以才会做噩梦。


雨爪想着,爬了起来,姐姐们也陆续醒了。“你今天起的可真早啊,雨爪。”百合爪打了个哈欠调侃道。


那是当然,我今天没有做噩梦。雨爪跟着姐姐们一起出去,她们今天捕猎,那我呢?雨爪眨眨眼,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雨爪!”芦苇须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雨爪转身向他走去。


“你可以加入我的巡逻队。”芦苇须提议到。巡逻队的队员有豆荚光,锦葵鼻还有松鸦掌。松鸦掌回头友好的向雨爪眨了一下眼睛。


“好的,芦苇须。”雨爪跟着巡逻队离开营地。


刚出营地,松鸦掌就放慢速度来到了雨爪身边,“上次吓到你了?对不起啊。”


雨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我是看你没什么动力,所以才采取这种教学方式的。”松鸦掌解释说。


“我看你只是想欺负小学徒。”豆荚光毫不留情的拆穿松鸦掌。


“别瞎说!”松鸦掌瞪了一眼豆荚光,“潜力只有在危险边缘才能激发!对啦,可怜的豆芽菜,你连学徒都没有,怎么可能知道呢?”


“是吗?你就有学徒啦?我看你这个狐狸屎才需要一点危险!”豆荚光颈毛耸立,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雨爪看着松鸦掌和豆荚光,他们关系好像不好?


“够了!”芦苇须插到两位武士中间,冲他们怒吼。“你们两个不要表现得像幼崽一样!”


松鸦掌的颈毛瞬间塌了下来,而豆荚光的尾巴还在愤怒的甩动。


“他的尾巴甩的跟个豆荚似的。”松鸦掌凑到雨爪的耳边轻轻说道。


雨爪一下被逗笑了,松鸦掌又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可真幽默!松鸦掌昂首阔步的走着。他跟雹风一点也不一样,但是也许我不介意让他成为我的新老师?雨爪想。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不能对不起雹风,不是吗?


巡逻队很快回到了营地,雨爪正打算回到学徒巢穴时,柳光叫住了他,“雨爪!你想去森林大会吗?”


“我能去吗?”雨爪激动的问。星族啊!森林大会!


“你马上就知道了。”柳光卖了个关子。


“雨爪!”芦苇须在叫他。雾星就在他身边。雨爪犹豫了一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柳光说道:“去吧,没事的。”


雨爪只好硬着头皮向族长和副族长走过去。


“雨爪,因为雹风的病,你的学徒训练已经耽误了很多天了,你觉得你想要一位新老师吗?”雾星说。


雨爪犹豫了,我确实很想开始训练,但是雹风呢?他该怎么办?他是一位好老师。


似乎是看出了雨爪的犹豫,雾星向雨爪点点头,一跃而起,大声喊到:“所有能游泳的猫集合!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雨爪感到愧疚使他的皮毛刺痛,雹风会原谅我吗?雨爪摇摇头,试图将这种想法赶出脑海,我,我真的不想再照顾长老了,雹风会理解的。雨爪不停安慰自己。


“我们有一位学徒,他因为老师的病已经耽误了许多天的训练,所以今天就要给他任命一位新老师。”


雾星的目光在松鸦掌和豆荚光身上扫视。


“松鸦掌!你现在是雨爪的导师,你是一位优秀的武士,把你的勇气和毅力,果敢和正直教授给雨爪。”


族猫散开,松鸦掌走向雨爪,说:“还有点时间,我要教你点东西。跟上。”说完,松鸦掌便跑了起来。


雨爪跟着松鸦掌狂奔,等到了目的地时,雨爪剧烈的喘息着。


这里是上次练习游泳的地方。雨爪紧张起来。


“别担心,你晚上还要去森林大会呢。我现在不会让你做这么激烈的练习的。”松鸦掌打趣道。


“我可以去森林大会吗?!”雨爪激动的尖叫起来。星族啊!我真的可以去吗!


“当然。不过首先,我们要做一点事。”松鸦掌看着雨爪,走到了小溪边,“雨爪,到这来。”


雨爪疑惑的走过去,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免得被松鸦掌再次推下水。


“低头,你看到了什么?”松鸦掌问道。


什么?松鸦掌今天生病了吗?雨爪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望着松鸦掌。


“你看到了什么?”松鸦掌重复道。“呃,溪水?我自己?”


“那么你了解你自己吗?你知道‘你是谁’吗?”松鸦掌点点头,再次发问。这一下雨爪彻底懵了,松鸦掌在说什么啊?


“我希望你能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总有一天你可以找到答案的。你很迷茫,雨爪,无时无刻。你无法相信自己,而这使你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等你找到答案了,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武士的。”松鸦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雨爪。“好了,我们回去吧。不要告诉其他猫,你需要靠自己的脚掌寻找答案。”


雨爪跟上导师,心里却充满了疑惑,我无法理解松鸦掌的话,他是什么意思?如果我想不出来,我就不能成为一位优秀呢武士吗?雨爪感到恐惧扑面而来,星族!不要啊,我不能成为一位好的武士了吗?


松鸦掌带着雨爪回到营地。“去吃点东西吧,一会去森林大会。”说完松鸦掌也走向了猎物堆。


雨爪叼着一条鱼来到姐姐们身边,她们正在兴奋的讨论着森林大会。雨爪一下子就忘了心中的疑惑,沉浸在兴奋之中。我几乎吃不下!雨爪激动的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