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和尚

4606浏览    380参与
路偏偏
2019.12.5师父今天不在...

2019.12.5
师父今天不在家+出尘与阿赤

2019.12.5
师父今天不在家+出尘与阿赤

和纪cp不可逆

孙唐(萌)

悟空在五行山下已经五百年了,当时菩萨告诉悟空说,唐僧会来救他,悟空这几天一直左右观察有没有和尚来到这里……


你是唐朝和尚?

猴儿,你怎么知道我是唐朝和尚呢!

师父,救我出去吧……呜呜……

好啊,白捡一个大徒弟,嘻嘻……


唐僧把封条一摘,悟空就蹦出来了,悟空后面一条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前面那条‘尾巴’,也垂着,小和尚眼睛一瞄,脸突然红了……


猴儿,穿上衣服,别吓着人家

小和尚,你见哪个猴子穿衣服的,嘁~

还有我有名字的,我叫孙悟空

悟空你穿不穿

不穿~老孙说不穿就不穿

小和尚悄咪咪走到悟空身后,猛地一下子抓着悟空尾巴,用力扯了扯……


啊哈……小……和尚……松开……嘶……

尾巴...

悟空在五行山下已经五百年了,当时菩萨告诉悟空说,唐僧会来救他,悟空这几天一直左右观察有没有和尚来到这里……


你是唐朝和尚?

猴儿,你怎么知道我是唐朝和尚呢!

师父,救我出去吧……呜呜……

好啊,白捡一个大徒弟,嘻嘻……


唐僧把封条一摘,悟空就蹦出来了,悟空后面一条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前面那条‘尾巴’,也垂着,小和尚眼睛一瞄,脸突然红了……


猴儿,穿上衣服,别吓着人家

小和尚,你见哪个猴子穿衣服的,嘁~

还有我有名字的,我叫孙悟空

悟空你穿不穿

不穿~老孙说不穿就不穿

 

小和尚悄咪咪走到悟空身后,猛地一下子抓着悟空尾巴,用力扯了扯……


啊哈……小……和尚……松开……嘶……

尾巴本来就是动物的敏感点,再加上悟空的弱点就是尾巴,悟空感觉一股子热流从丹田流出,前面那根也有了感觉。


小……和尚……我穿……衣服……

叫师父

你……

小和尚又用力一扯

啊……要尿了……松开,师……父……

好徒儿~


走,悟空,我给你洗洗澡

不要。齐天大圣不用洗澡

真的吗?悟空……


小和尚,看了一眼悟空的尾巴,悟空的尾巴立马耸拉下去了。


师父,我不喜欢洗澡


唉,你看,那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吗?

是啊。看着好像啊

但是怎么被一个小和尚拉着尾巴,拖到河里了

是啊,不过大圣的身材好棒啊,哇,大圣那里好~大啊……小和尚帮大圣洗那里啊,如果是我帮大圣……

呸,要洗也是我洗

悟空被小和尚折磨的不上不下的,正难受着呢,突然听到吵吵闹闹的,悟空一看,原来是花妖,蝴蝶妖啊,悟空突然脸红,悟空也是美猴王啊,长的很俊俏,能力也强,当然有许多仰慕者,这两个就是啊,现在这种场合被看到,好尴尬啊。


师父,我想自己洗澡。

不行,悟空你的脸怎么红的像猴屁股啊。,

师……

对了,悟空,我想看看悟空的屁股是不是红色的

别……不要……

悟空话未说完,就被拉尾巴了,小和尚看着悟空的屁股,发出感叹。嗯……真是红的……

悟空的脸更红了,悟空想逃走,结果,小和尚没松开悟空的尾巴

啊……呜……小和尚……你……大爷的,害死俺老孙了……


那两个女妖看到大圣这样,也吓得跑了,都以为那个和尚是来降妖的。连大圣那么厉害的都被折磨的流泪……


后来,菩萨来给唐僧送个金箍,结果小和尚死活不要,说他有办法管教自己的徒弟~


悟空看到菩萨来了,急忙扑进菩萨的怀里,观音姐姐救救我,我不要跟着这个死秃驴了

悟空,他是你的师父,不得无理,我再送你一样本事,好好陪他去吧


悟空哭唧唧


堪堪

幽都有狐(四)

(四)

我最终也没回到幽都。

小和尚抱着我往前走了不久,便有一群人把我们层层围起来,就在我准备好了拼死一战的时候,领头的人扑通跪了下去:“殿下,皇上有旨,命您即刻回宫,还请殿下跟我们回去吧。”

原来他不是个和尚。

我也真真没想到,堂堂当朝太子能要饭要的这么轻车熟路。

小和尚,不,太子殿下倒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把我抱得更紧,用只有我们俩能听见的声音悄悄说,“阿月,不要出声。”

我也就真的没有出声。

马车颠簸了一路,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就在我快要吐出来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阿星抱了我下了马车,我悄悄探出脑袋,却被四周高耸入天的围墙堵的心里一阵发慌,他似乎也有些紧张,手指紧紧揪住我颈后的皮毛,拽的我生疼,我用牙齿警...

(四)

我最终也没回到幽都。

小和尚抱着我往前走了不久,便有一群人把我们层层围起来,就在我准备好了拼死一战的时候,领头的人扑通跪了下去:“殿下,皇上有旨,命您即刻回宫,还请殿下跟我们回去吧。”

原来他不是个和尚。

我也真真没想到,堂堂当朝太子能要饭要的这么轻车熟路。

小和尚,不,太子殿下倒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把我抱得更紧,用只有我们俩能听见的声音悄悄说,“阿月,不要出声。”

我也就真的没有出声。

马车颠簸了一路,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就在我快要吐出来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阿星抱了我下了马车,我悄悄探出脑袋,却被四周高耸入天的围墙堵的心里一阵发慌,他似乎也有些紧张,手指紧紧揪住我颈后的皮毛,拽的我生疼,我用牙齿警告般的磨了磨他的手,却是丝毫没有放松。

走了没多远,一声饱含威严的女声传来:“阿星,来母后这里。”

阿星的手闻言顿了一顿,终于松开了揪住我皮毛的手,我松了一口气,顺着阿星行礼的动作往里缩了缩,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声音的主人。

只一瞬间,但足够我看清。

那个妇人衣着华贵,满头金钗看得我脖子都酸,眼睛里流露出来出来的只有傲慢,脸长的精致至极但却毫无生气,单单是看着这张脸我都觉得心里发寒。

阿星的手微不可察的颤抖起来。

“母后。”

妇人的声音依旧像个冰块:“你父皇在民间收了一件宝贝,你作为太子,肯定是要首当其冲去恭贺的,为什么还在这里乱转?”

“父皇不是说过,同意我在玄真方丈那里潜心修习佛法吗?”

“你不要给我岔开话题,天子之位旁人都趋之若鹜,为何我偏偏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我费尽心思把你扶上太子之位,你却请命非要去寒山寺修习什么佛法!?”

“我。。。”

“闭嘴!今日你父皇高兴,在正殿宴请群臣,你必须出席,收拾收拾,快去。”

我只听得金钗哗哗互相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来越远,想是阿星的母亲走远了。

阿星僵直着身子,换了个方向,缓步走去。

偌大的一个宫殿,却只点了几盏灯,只照亮了一方小小的梳妆台,几个宫女和一排侍卫鱼贯而入,侍卫站的笔直,守在门口,侍女们端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在梳妆台上。

阿星坐在梳妆台前,眼神空洞,我在他进殿的那一刻便被放了下来,我就趴在他后方的床上,盯着他。

我没看清侍女在他头上涂了什么,随后就把阿星的头皮整个剥了下来,我心里一惊,可下一秒,万千青丝散落在他的肩头,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也刚好抬头寻我,我们的目光在镜中相遇,我只想起阿娘跟我说过的八个字:翩翩公子,眉目如画。


堪堪

幽都有狐(三)

(三)

天渐渐暗了下去,等到最后一丝太阳光消失的时候,小和尚才悠悠转醒。

一见他醒过来我便起身去拖他,这已经是第四日了,我必须赶回家去,阿娘还在等我。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抱起我朝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走去,阿娘说过,太阳落下的地方,就是幽都,我们的家。

快了快了,就快到了,穿过这片集市,再往前走几里就是幽都山了,马上就能见到阿娘了,那两个梦弄得我心里不安至极,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阿娘身边。

小和尚抱着我穿过熙熙攘攘的集市,我把脑袋埋在他的衣服里,只能透过缝隙看清楚外面一小片景象。

街中心吵闹的声音一阵大过一阵,有人嚷嚷着什么“长生不死”,又有人嘻嘻笑着起哄,我忍不住好奇向那个方向瞅了一...

(三)

天渐渐暗了下去,等到最后一丝太阳光消失的时候,小和尚才悠悠转醒。

一见他醒过来我便起身去拖他,这已经是第四日了,我必须赶回家去,阿娘还在等我。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抱起我朝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走去,阿娘说过,太阳落下的地方,就是幽都,我们的家。

快了快了,就快到了,穿过这片集市,再往前走几里就是幽都山了,马上就能见到阿娘了,那两个梦弄得我心里不安至极,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阿娘身边。

小和尚抱着我穿过熙熙攘攘的集市,我把脑袋埋在他的衣服里,只能透过缝隙看清楚外面一小片景象。

街中心吵闹的声音一阵大过一阵,有人嚷嚷着什么“长生不死”,又有人嘻嘻笑着起哄,我忍不住好奇向那个方向瞅了一眼,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一眼看到了人群中央的场景。

我只感觉浑身冰凉,一时间所有的感觉都离我越来越远。耳朵里的轰鸣声越来越大,听了半天原来是我自己的嘶喊。

阿娘蜷缩在小小的笼子里,浑身血污,鼻子嘴巴耳朵里还在不断的淌出血,三根穿魂钉穿过阿娘的脖子,后腰和尾巴。

我拼了命的想扑过去,可是有人按住了我,死命将我往后拖。

是梦吧,是梦吧?为什么还不醒??快醒过来啊!快!

我只看到阿娘抬了抬脑袋,最后一丝灵力从口里吐出来,直直撞进我的身体里,我便没了力气,瘫软在小和尚的怀里。

那些人依旧嘻嘻笑着

“听说这是一只灵狐,能化成人形那种!”

“灵狐?少在这唬人啦!灵狐怎么这么容易被抓起来?”

“你没看到它身上的穿魂钉吗!那是玄真大师压箱底的宝贝,什么鬼怪妖邪通通都能被降伏!”

“我还听说啊,这灵狐的内胆可助人长生不死,大师说要在闹市放干它的血,去去邪气,再拿到宫中献给陛下,也算完成了这么多年陛下对长生不死的执念。”

“…”

我只听到了这些,小和尚抱着我迅速离开了那里。

长生不死,又是这该死的长生不死!那到底有什么好的?我不懂,为什么阿娘如此执着?为什么那些人们都能为此疯狂?

我的阿娘,我没有阿娘了,我亲眼看着她在我面前毫无尊严的死去,用尽了最后一丝灵力阻止了我朝她奔过去。

一想到以后我就要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我就禁不住的害怕,从前一害怕阿娘就让我蜷在她怀里,温柔的舔我的额头,就像那个因为被我吓到而把脸埋在娘亲怀里的小姑娘,我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吗?

我的眼泪把小和尚的袖子打湿了,他把我抱得更紧,脚下也走的越来越快,离幽都越来越近了,但是,有什么用呢?我已经没了阿娘了,哪里都不是我的家。

堪堪

幽都有狐(二)

(二)

见他自己给自己包扎好了伤口,我便跳起来咬住他的袖口使劲儿往外拉,喉咙里呜呜呜向他示意我要回家,他却摸了摸我的头,声音柔下来:“小狐狸,你是饿了吗?”

饿你大爷啊,我要回家!!!

“我也好饿啊,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化缘?”他自顾自的说。

我恨我自己没成年,再有一年我就可以使用法术化成人形了,真想化成人形吓死他。

不顾我的抗议,他一把捞起我,抱在了怀里,拿上自己的包袱便跨出了门。嘴里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小狐狸,你叫什么呀?”

“你一定还没名字吧?我给你取一个?”

“你的眼睛真好看,我叫你阿月好不好?”

“小狐狸,我叫阿星,你叫阿月,多好听,你说是不是?”

“小狐狸…”...

(二)

见他自己给自己包扎好了伤口,我便跳起来咬住他的袖口使劲儿往外拉,喉咙里呜呜呜向他示意我要回家,他却摸了摸我的头,声音柔下来:“小狐狸,你是饿了吗?”

饿你大爷啊,我要回家!!!

“我也好饿啊,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化缘?”他自顾自的说。

我恨我自己没成年,再有一年我就可以使用法术化成人形了,真想化成人形吓死他。

不顾我的抗议,他一把捞起我,抱在了怀里,拿上自己的包袱便跨出了门。嘴里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小狐狸,你叫什么呀?”

“你一定还没名字吧?我给你取一个?”

“你的眼睛真好看,我叫你阿月好不好?”

“小狐狸,我叫阿星,你叫阿月,多好听,你说是不是?”

“小狐狸…”

这小和尚的话着实多,听的我昏昏欲睡,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头一歪,睡了过去。

梦里我回到了幽都,阿娘给我带了好多好多糕点,好香好香的,我正要扑上去抱抱阿娘,阿娘却推开了我,眼睛嘴巴里又开始冒出来血。我想喊,却喊不出来声音。

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正巧看见一双手朝我伸过来,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身子已经开始动了,压低身体,瞄准猎物,直冲咽喉,这些都是阿娘教给我的,我深谙于心。

一声尖叫吓得我停滞了一秒,就在这一秒里另一双手迅速伸过来阻拦了我要咬下去的嘴,我吃了一惊,差点没吧舌头扭了,定睛一看,我差点咬到的,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姑娘,拦下我的,是那个小和尚。

小姑娘被吓的脸色煞白,捂着胸口呼哧呼哧喘着气,大眼睛里从惊吓迅速转成了委屈,不一会儿水雾便冒了上来,她呜呜地哭出了声,转身把脸埋进一个妇人怀里,“呜呜呜,娘,这个小狐狸好凶呀。”

我还没来得及委屈,那边小和尚倒是急得面红耳赤:“不…不不…阿月她是做噩梦了,她不是故意的…”

那妇人冲小和尚笑了笑,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没事,小孩子家贪玩儿,瞧你这只狐狸太漂亮了,就想摸一摸。”

我伸出头瞅了瞅满脸通红的小和尚,还在痛哭的小姑娘和那妇人,负罪感涌上心头,我怯怯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姑娘的小手,她便瞬间转阴为晴,咯咯笑出了声。

小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向妇人和小姑娘欠了欠身,“多谢二位施主给的斋饭,那便就此别过了。”

    嘿,这句话说的倒是流利,看来没少跟别人要饭。

告别了那母女二人,小和尚抱着我又向前走了好一阵,到了一片树林,便随便找了棵树坐下来吃起了斋饭。

小和尚把斋饭拔给我了大半,我闻了闻,一点味道也没有,咬上一口,差点吐出来,又苦又粘,难以下咽,好想念幽都山肥美的野兔啊!

小和尚倒是吃的香,不一会儿就把他的吃完了,我端坐在一旁梳理自己的毛发,他看着被我啃了几口的斋饭,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刚刚梳洗过的!好烦!

吃了饭,他便斜倚在树上休息,我看着他的眼睛合上了,就轻手轻脚的准备开溜,可谁知刚刚踏出几步,右后面的爪子突的一紧,回头一看,这死和尚竟然把我的爪子跟他的手绑在了一起。

我这么一牵扯,把他弄醒了:“阿月,你不要乱跑啊,我就眯一小会儿…”

死和尚,要不是我不认识路,非得把你咬死自己回去!

无可奈何,我只能乖乖趴在他腿边,等他醒过来。

卡贝卡
一个小和尚👌

一个小和尚👌

一个小和尚👌

芷兮
国风设定的第一次作业w

国风设定的第一次作业w

国风设定的第一次作业w

路偏偏

今天一天都在听奇案系列 好解压……

今天一天都在听奇案系列 好解压……

要减肥的yuki酱

妖僧

准备开一篇文,当然是我们游戏人间的小和尚了

准备开一篇文,当然是我们游戏人间的小和尚了

思卿不见下虞州

妈诶,封闭式培训一整天,晚上看完了权奸复国,其实以为看不完或者会夭折的,没想到看完了。我努力的把他认为是复官。

昨晚上梦见小和尚了,可惜是个悲剧。

妈诶,封闭式培训一整天,晚上看完了权奸复国,其实以为看不完或者会夭折的,没想到看完了。我努力的把他认为是复官。

昨晚上梦见小和尚了,可惜是个悲剧。

摇了呀么光

七夕啦,讲个小故事~

宝相寺里的木鱼声笃笃不绝。

“觉月,你敲错了。”

“对不起,师父。”

小和尚重新拿起小槌,继续敲着。

“你的心乱了。”

一个木鱼声戛然而止。

“师父,什么是情?“

老和尚摸了摸他的头。

“你便下山去吧,回来告诉为师答案。“

大殿里的木鱼声仍旧未歇,敲木鱼的人里却少了个小和尚。

“小和尚,你是不是好久没吃东西了?来,给你个包子,吃完记得下次多带些干粮。”

小和尚只是望着那个站在台阶上的女孩,只是望着。

“啊呀啊呀,知道你是出家人。喏,白菜馅儿的,我娘刚做的,还热乎。”

一边说着,女孩一边掰了半个包子递给他。

“你看吧,我真的没骗你。不过现在我也饿了,所以只给你半个,谁...

宝相寺里的木鱼声笃笃不绝。

“觉月,你敲错了。”

“对不起,师父。”

小和尚重新拿起小槌,继续敲着。

“你的心乱了。”

一个木鱼声戛然而止。

“师父,什么是情?“

老和尚摸了摸他的头。

“你便下山去吧,回来告诉为师答案。“

大殿里的木鱼声仍旧未歇,敲木鱼的人里却少了个小和尚。

“小和尚,你是不是好久没吃东西了?来,给你个包子,吃完记得下次多带些干粮。”

小和尚只是望着那个站在台阶上的女孩,只是望着。

“啊呀啊呀,知道你是出家人。喏,白菜馅儿的,我娘刚做的,还热乎。”

一边说着,女孩一边掰了半个包子递给他。

“你看吧,我真的没骗你。不过现在我也饿了,所以只给你半个,谁让你刚才不要呢。”

小和尚接过那半个包子,小口吃了起来。

“什么是情?”

“啥?”

“请问小施主,什么是情?”

女孩挠了挠头,又啃了一口包子。

“你们出家人就是这么怪怪的,什么情啊那啊,我也不懂。再说你们出家人不是讲究六根清净,斩断七情六欲的嘛,你干嘛还问这个?”

“是如此,多谢施主了”

小和尚手里的包子已经吃完了,从怀里掏出手帕准备擦手。

“小和尚,你是不是动了凡心,被师父赶下山了?这可不太好诶,你赶紧回去和师傅认个错,争取让他回心转意。”

“小僧此次下山,不过是为了寻一个答案。答案寻得,便会回去了。”

“哦哦那还好,祝你早日找到答案呀。”

“多谢施主,小僧便告辞了。临别之际,便用这琉璃佛蛊还施主一饭之恩。”

“这是什么呀,闪闪发光的很漂亮呢。”

“不可说,不可说。”

小和尚走了。

“诶诶,你叫什么名字呀,哪个庙里的呀!”

少女跺了跺脚,有些气恼。

“郡主,我们被包围了!”

“郡主,他们放火烧山了!”

“你让弟兄们去逃命吧,得了我,他们便不会在意你们了。”

“郡主!”

“走,这是命令!回到父王那里,就说王瑜不能见他成就大业,不孝女先行一步,望父王珍重!”

火烧过来了,王瑜解下了铠甲,里面是素净的宫装。她靠在树旁,左腿还在流着血。

“再见了……”

“谢谢你。”

他递给她一个包子

“战乱四起,这包子倒也成了稀罕物。什么馅的?”

他不说话。

“白菜馅儿的,真香!”

她掰了半个包子递过去

“喏,这是你的。你救了我的命,我还不知道怎么还;再欠半个包子,那我的一世英名可真就毁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欠你半个包子的事说出去。”

他接过那半个包子,依旧是小口的吃着,不疾不徐。

“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寺的呀。你上次给我那个琉璃……琉璃佛蛊,我不小心弄丢了,等我父王得了大统,我就从别的庙里再找一个给你送回去好不好?”

“觉月,宝相寺。”

“你这个小和尚怎么这么闷。我原来见的那些大师都能滔滔不绝的讲上三日三夜,怎么你就三棒子敲不出个屁呢?”

“……”

“你的那个问题有答案了吗?你不会这么久一直都在外面吧。”

“小僧还在寻找。”

“真是个榆木脑袋。”

小和尚又是先一步吃完了半个包子,大概是因为她一直在说话,所以吃的才慢了许多吧。

“这一次,可不要再弄丢了”

郡主手中,多了一枚亮晶晶的东西,他的身影却是又不见了。

“公主驾到!”

“阿弥陀佛,贫僧有礼了。”

“大师不必多礼,我这次来只是为了见一位故人。请问贵寺觉月小师傅可在?我来将此物还给他。”

说着,公主解开腰间的荷包,取出一件晶莹的物事。

“觉月远游未归,公主此番却是无缘了。”

她露出一点失望的神色。

“啊……那好吧,那我过些日子再来。”

“公主不必如此,若此物变红,他自会去寻你的。”

“原来如此,多谢大师指点。来人,给宝相寺捐一千两香火钱!”

公主走了,一如她来时,左腿不便。

“你有两个选择,嫁给我,或者死在这里。”

“父皇已去,我独活又有何意义。你这狗贼,篡位谋反,必不得好死!”

“给脸不要脸!卫兵,给我冲上去,抓活的!”

盔甲已经破烂,她腰间那道伤口在不停地流血,浸透了她腰间的荷包。

“来人,给我带走!”

“小和尚,这条命,我是真的还不起了。不过还好,那半个包子,我确是不欠你的。白菜馅儿的,好想再吃一口啊。”

“师父,我回来了。”

“什么是情?”

“心如佛前白烛,长明不散。情若风动,吹乱烛火,明灭闪烁。师父众位师兄弟,修为深厚,心如金铁。弟子愚钝,不配侍奉佛祖,恳请师父准许弟子还俗。”

老和尚摸了摸他的头,就像他上次远行那样。

“师父保重。”

“莫要辜负,来时的路。”

觉月背起了在寺外等候的那人,缓缓地走下了山。

兰陵城里多了个包子铺,里面只卖白菜馅的包子。开店的是一对夫妻,男的一头短发,女的腿脚却是有些不便。

“那日你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琉璃佛蛊,你的血唤醒了它,我也便知道了。”

“我欠你的两条命还不起了,所以你就多吃点包子,这样我心里好歹平衡一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道啦知道啦。我还俗了,下次能加点肉么?”

宝相寺里,老和尚叹了一口气

兰陵城外十里有一座孤坟,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一句奇怪的话:

“老秃驴,你啥时候还我那半个白菜馅包子!”

秦邵阳

超可爱的小和尚!长大了一定是妖僧!!

超可爱的小和尚!长大了一定是妖僧!!

Elaine 57

今天吵架 心情不好 画的小儿子也不好

和不知好歹的人吵架真是烦啊

今天吵架 心情不好 画的小儿子也不好

和不知好歹的人吵架真是烦啊

御赐腰刀

情之一字。

  我第一个有好感的游戏玩家是个和尚。

  光头,红袈裟,手腕上带着一串珠子,是个成年男子。

  那是小和尚刚出来的日子。我操控着人物飞起飞落,在少林寺跑上跑下做着悟禅,少林寺的夜漆黑无星,只有寥寥几人还在寺内扎堆,我刚做完悟禅围绕着那些玩家转圈圈不知作何时,一条消息突然跃入我的眼眶。

  “玩家青止想要跟你抱抱[星星眼可爱]”

  后来我想,我之所以会觉得他那么特别,可能他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向我主动的玩家吧。

  第一个,总是那么的特别。

  特别到我看着我的小和尚跃上他的肩背,他的双手扶住我,我一瞬也不瞬地挪不开眼。

  “师兄你好啊。”

  “你好小师弟。”

  “小师...

  我第一个有好感的游戏玩家是个和尚。

  光头,红袈裟,手腕上带着一串珠子,是个成年男子。

  那是小和尚刚出来的日子。我操控着人物飞起飞落,在少林寺跑上跑下做着悟禅,少林寺的夜漆黑无星,只有寥寥几人还在寺内扎堆,我刚做完悟禅围绕着那些玩家转圈圈不知作何时,一条消息突然跃入我的眼眶。

  “玩家青止想要跟你抱抱[星星眼可爱]”

  后来我想,我之所以会觉得他那么特别,可能他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向我主动的玩家吧。

  第一个,总是那么的特别。

  特别到我看着我的小和尚跃上他的肩背,他的双手扶住我,我一瞬也不瞬地挪不开眼。

  “师兄你好啊。”

  “你好小师弟。”

  “小师弟这么晚了,还在做什么?”

  “我刚刚做完悟禅。”

  缘起缘灭,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他带着我去打副本,耐心地等待我长时间的卡顿,带着我去江南的芳菲林,对我发起双人骑马的动作,带着我去轻舟泛湖,偶遇各路英雄豪杰,带着我双人轻功飞跃青山湖泊,我们用尽了力气,坠落至需要被人救助。

  我们还要一起结义。

  “但是为什么没有结义成呢?我实在记不清了。”

  就像我那干巴巴的语言,总是说不出动人又煽情的故事。

  我只记得后来,我们一起去云梦汤池,偶遇各派弟子,他们打趣我俩,我那师兄就像那不开窍的木头一样,拽着文绉绉的词汇,一本正经。

  “施主不可胡言论语。”

  “出家人不打诳语。”

  再后来…我就见他对女弟子发起了抱抱。

  也是那一瞬间,我清楚地明白什么是嫉妒,什么是喜欢,什么是难过。

  只是一个游戏动作而已,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你在自个儿高潮个什么劲,你有不高兴的权利吗。我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情窦初开的启蒙诱惑,比情之一字更伤人。

  我宁愿我根本不曾明白这样莫名其妙的好感,只做他无忧无虑小小一只的少林师弟,他与谁做亲昵动作都与我毫无关系。

  我红着眼睛,颤抖着手摁下鼠标,拒绝了他几次的申请。

  他好像还问了我,师弟怎么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但我委实记不清当时到底回了什么,他好像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又对其他花姑娘们发起了抱抱。

  那些风光秀丽的景色,与近乎温柔到令人落泪的黄昏,和电脑屏幕前捂着脸的脸红心跳,最后都被我亲手了结了。

  我再怎么强装镇定,都掩盖不了我落荒而逃的事实。

  其实本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嘻嘻哈哈,故作吃醋极了的姿态,把一切都坦坦荡荡,谁都不会当真地发泄自己隐匿的小情爱。

  “可是我啊,知道自己是什么个鬼样子,这样单方面的暧昧,只会让我这样的人陷入得更深,直至再也出不来。”

  “那就不如就此别过,他日再相逢,谁也不会脸红心跳,谁也不会理会。”

  我近乎是决绝地a了游戏。

  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再上线过,楚留香那个app就像一个遥远而不可触碰的梦一样,在我心里支离破碎,划开了一个口子。我看着它躺在我的手机里,最后终于下了一个决定,再上线,为自己的不告而别和单方面的闹情绪道歉。

  我知道,他不会给我任何回应。因为我无比地清楚,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情感寄托。

  他像极了那个人。

  看到他的名字时,我心里第一次升起了那种荒缪的想法,即使他们名字根本沾不上一丁点干系,即使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相象的地方,我还是诡异地觉得,那就是他。

  从我带着一丁点窃喜的感情加他开始,一切就开始不可控了。

  所有的情感都开始变质。

  在我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予我近乎沉重的一击。

  “我决定告别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会不会也a了的可能,那个时候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他肯定还在。我上去以后,看见他比之前更高的修为,比之前更高的等级,所有的一切都熟悉又陌生到让我想哭。”

  “我跟他说,对不起,我喜欢你呀师兄,只有你不在的时候我才敢这样说,我要a啦,江湖路远,你自己走罢。”

  最后一句话,删删减减,还是删去了。

  你怎么能知道,他是否真的是一个人。你怎么能知道,他是否还记得你这个人呢。唯有没有删除的好友,送给我一些隐秘的快感。

  我的大师兄呀,是世界上最最最温柔的人呐,而我,只是他少林寺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师弟罢了。

  “师兄,晚上好呀!”

  后续:

  七月初我回到了游戏,心怀忐忑的登上了那个账号,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告诉我,他不在啦,他不在啦。

  他果然不在啦。唯有绿色的归字,证明他曾回来过的事实。

  但小窗对话里的石沉大海,或许他从未看到,也从未在意。

  我只知道,他还躺在我的好友里,哪怕他是懒得删,觉得我无足轻重,我也觉得很快乐。

  “我以为我忘记了,忘记了那些快乐又细碎的日常,可哪怕我记不起来曾经具体发生的事,我也依然记得那时的怦然心动,情窦初开时的慌乱。”

  对不起,大和尚。

路偏偏
-你怎么啃上春薯了-我在舔秋呢...

-你怎么啃上春薯了
-我在舔秋呢
-是啃秋吧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你怎么啃上春薯了
-我在舔秋呢
-是啃秋吧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路偏偏
小暑翻经节-你起来嘛 还有这些...

小暑翻经节
-你起来嘛 还有这些书要晒呢
-可是我也要晒晒我的肚肚啊 而且如果肚肚晒不好 我的指甲就会痒 它们就会产生自主意识 到时候你的书可能就会遭殃了
-你在威胁一个出家人么
-是……沟通

小暑翻经节
-你起来嘛 还有这些书要晒呢
-可是我也要晒晒我的肚肚啊 而且如果肚肚晒不好 我的指甲就会痒 它们就会产生自主意识 到时候你的书可能就会遭殃了
-你在威胁一个出家人么
-是……沟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