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夜左文字

10.4万浏览    3314参与
井上昌平
第二封信,哭了,从下午4点一觉...

第二封信,哭了,从下午4点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封信,哭了,从下午4点一觉睡到大天亮

TakuMa☆

原作:sm16697404 \n第一个手书完成了!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嘛,不要在意细节。\n我可以做更多小夜视频了!\n我爱左文字。

原作:sm16697404 \n第一个手书完成了!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嘛,不要在意细节。\n我可以做更多小夜视频了!\n我爱左文字。

禾田夫人

【旧图重发】果然还是拼起来观看体验更好。
“这就是田丸啊。”

【旧图重发】果然还是拼起来观看体验更好。
“这就是田丸啊。”

禾田夫人
2018年10月7日拍的一张照...

2018年10月7日拍的一张照片。

2018年10月7日拍的一张照片。

我是你亲爱的豆沙啊

小夜喵喵!


个子很小


看起来毛乎乎的


好像和萤丸喵差不多高


但是似乎矮了这么点「比划」


附上p2吉祥三宝「X」

小夜喵喵!


个子很小


看起来毛乎乎的


好像和萤丸喵差不多高


但是似乎矮了这么点「比划」


附上p2吉祥三宝「X」

二之前
天冷了,给小靓仔们加衣服

天冷了,给小靓仔们加衣服

天冷了,给小靓仔们加衣服

一十木未

欢迎回来,小夜。

说实话看到任务列表时有点迷茫,我寻思最近也没锻刀啊,怎么江雪就突然出现了?(左文字目前差江雪)然后才反应过来,极化小夜也是一把左文字的刀……

不是很明白为什呢要这样分,就算极化后性格变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啊。

欢迎回来,小夜。

说实话看到任务列表时有点迷茫,我寻思最近也没锻刀啊,怎么江雪就突然出现了?(左文字目前差江雪)然后才反应过来,极化小夜也是一把左文字的刀……

不是很明白为什呢要这样分,就算极化后性格变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啊。

向日葵罐头ver2.0

歌小夜本的虎穴通贩开了!

https://ec.toranoana.jp/joshi_r/ec/item/040030782476

(内容是在这个lft里发过的两篇歌小夜,自己印来保存用的,没什么新东西哈~)

P2是台风吹跑了周末的展,干脆在家摆摊自娱自乐…

歌小夜本的虎穴通贩开了!

https://ec.toranoana.jp/joshi_r/ec/item/040030782476

(内容是在这个lft里发过的两篇歌小夜,自己印来保存用的,没什么新东西哈~)

P2是台风吹跑了周末的展,干脆在家摆摊自娱自乐…

Uix

【刀剑乱舞】我不是大哥大(22)

很明显neta《我是大哥大》的高中不良少年paro

但是除了标题之外其实和该剧没啥关联

伊达组中心向 中心的中心是大俱利伽罗

织田、古备前、细川以及其他各家的小伙伴陆续登场中


*OOC难免

*冒傻气必然

*捏造的家人老师朋友路人NPC阿猫阿狗等疯狂出没


正篇

第0话 // 第1话 // 第2话 //第3话 //第4话 //第5话 //第6话 //第7话 //第8话 //第9话 //第10话 //第11话 //第12话 ...

很明显neta《我是大哥大》的高中不良少年paro

但是除了标题之外其实和该剧没啥关联

伊达组中心向 中心的中心是大俱利伽罗

织田、古备前、细川以及其他各家的小伙伴陆续登场中


*OOC难免

*冒傻气必然

*捏造的家人老师朋友路人NPC阿猫阿狗等疯狂出没


正篇

第0话 // 第1话 // 第2话 //第3话 //第4话 //第5话 //第6话 //第7话 //第8话 //第9话 //第10话 //第11话 //第12话  //第13话 //第14话 //第15话 //第16话 //第17话 //第18话 //第19话 //第20话

番外

番外1//番外2// 番外3


----------


 

心里的想法要怎么证明?

自己能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就很不错了,何况是让别人了解你的想法。

“这个忙我帮不了。”大俱利干脆地回答。虽然他无意打击小夜,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也只能如此,“如果歌仙那家伙自己说没有被威胁其他人都不相信的话,我说什么也都是没用的。”

“我……”小夜看起来还有自己的想法。

“你如果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可以直接说。”

“我觉得如果大俱利学长去威胁一下歌仙,让歌仙参加比赛。要是歌仙再拒绝,其他人看到的话就会觉得歌仙意志很坚定,是真的不想打排球了。”

这种事也不能一概而论,上次被鹤丸威胁着还不愿意来训练的家伙们也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

果然无论怎么想,这件事也不会有什么正常的解决方案。

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不要解决了。

大俱利站起身来,他打算直接拒绝对方这种无法完成的请托。

但是小夜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大俱利深深鞠躬。

“拜托大俱利学长了。”

“就算你说拜托……”

“明天下午放学后我们排球部会在町内会的场地训练,到时候歌仙可能会来看。”

“喂,我说——”

“拜托了。”

小夜说完,突然地就推门跑了出去。大俱利疑惑地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一瞬间他的视野里好像出现了另外几个熟悉的人。

细川毕业的那几个混混?

在大俱利确认之前,那几个人的身影就消失了。

 

 

“就这样,我们的回击打了个很刁钻的角度,力道也非常大,但是对面还是接起来了。就这么拿脚一勾,自由人救球成功之后马上就二传到位。我们都吓呆了,主将说这个我们必须学会,不然地区预选赛绝对出不了线……”太鼓钟把手中的牛奶空盒吸得哗哗作响。排球部难得不需要训练的午休时间,伊达男高的不良少年们终于又得以聚在科学馆的天台上。

当然这个“终于”只是其他三人的感受,对于大俱利来说根本没有多么怀念这种吵吵闹闹的午休时间。他一语不发地吃着手中的炒面面包,看着太鼓钟绘声绘色地描述昨天的小组赛过程。

当然也没有多么讨厌就是了。

“刚刚小组赛第一轮就这么厉害吗?昨天收到小贞的讯息还以为是轻松取胜。”烛台切把一盒切好的苹果递给太鼓钟。

“整体来说还是比较轻松,但是对方是很认真的,我们也不能大意。”

“贞仔说的那个什么自由人外脚背抽射……”鹤丸插话。

“鹤哥,你说的那是足球。”烛台切忍不住纠正。

“是吗?”

“小贞说的是自由人救球。要是那样一脚踢飞了就犯规了。”

“这样啊,总之就是那个。”鹤丸挥动着手中的水果叉子,“贞仔需要特训吗?”

“如果要顺利从地区预选出线的话,不论什么样的球我都一定要接起来才行!”太鼓钟干劲十足地说。

大俱利觉得这根本不是地区性的高中生排球比赛,而是世界级战场的配置。

“说起来你们会遇到织田吗?”鹤丸问。

“嗯!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在地区预选的半决赛遇到。”太鼓钟点头,“真是等不及想和不动交手了!”

“哦哦。”鹤丸好奇地问,“那不动会不会外脚背压线接球?”

“鹤哥,就算你换了个形容,这个听起来还是像足球。”

“运气好的话应该没问题。如果我运气好的话应该也可以做到。但是啊比赛是不能依赖运气的,必须要做好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准备,拿出百分之百的实力!”太鼓钟嚼着嘴里的苹果,“如果顺利在半决赛突围,就能在地区预选出线进入全国大赛了。”

“这个地区有两支代表球队?”大俱利之前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具体细节。

“嗯,因为强者如云嘛。”太鼓钟点头,“如果细川正常发挥的话,我们就可以和他们在决赛见面。”

“细川啊——”鹤丸转向大俱利。

“你看我干什么。”大俱利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

鹤丸随即也从另一边凑到他面前,“他们那个歌仙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啊,伽罗仔?”

“谁知道。”大俱利冷淡地回答。

“听说歌仙学长还是不愿意回归排球部。”太鼓钟说,“果然还是被难缠的人威胁了吗?”

“啊,这就是上周末说过的细川的学生们试图拜托我们的事吧。”烛台切皱皱眉头,“我们已经郑重拒绝了,他们自己也还没找到解决方法吗?如果是这种伤脑筋程度的威胁的话,可以考虑报警了吧……”

“那家伙根本没有被威胁。”大俱利打断了走向逐渐离奇的讨论,“他是自己决定退部的。”

“诶?”太鼓钟惊讶地看着他,“自己退部?”

“哇,伽罗仔说得这么肯定,是去细川调查过了吗?”鹤丸饶有兴致。

“自己退部的话,原因果然是因为升学吗?“烛台切也问道。

不,那家伙只是单纯不想打排球了而已。

虽然事实如此,但大俱利一抬头就对上了太鼓钟的目光。如此热切期待着的闪闪发光的问询目光令他说不出这个完全辜负热血与梦想的答案。

“谁知道啊。”他低下头吃完最后一口面包,“我又不认识那家伙。”

 

 

严格来说,大俱利觉得自己并算不上说谎。他和那个歌仙只见过一次,也没说几句话。至于那个小夜拜托的事情,他已经严正拒绝过,虽然对方对他还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但恐怕也只能失望而归了。

但是当天下午大俱利还是去了町内会的球场,当然并不是为了细川的事,只是因为伊达男高的排球部也借用了这边的场地进行训练。

午休时太鼓钟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去看,鹤丸直接一口气替人答应了下来。

“光仔和伽罗仔一起去吧!我记得光仔今天兼职那边休假?”

“是的,正好可以去看小贞训练!”

“太好了!”

“你自己怎么不去?”大俱利问鹤丸。

“因为有无聊的校长要约我谈话啊。”鹤丸咋舌,“这才几月份呢就没完没了地念叨要静下心来准备考试,要找准目标全力以赴。不行,绝对不行,如果让我这么多个月里就这么一直马力全开念书念到真正要考试的时候早就该厌烦透顶了。”

难怪校长要找你谈话。

大俱利在心里说。通常说来找学生谈话的都是班主任,鹤丸这家伙看来是已经令班主任烦恼不已,才被往上推给了校长。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没自觉,还是彻底觉得这一切没什么好在乎。

以他的过往成绩和头脑来说就算真的想去考东大,应该也没有大问题,但是可能老师捉摸不透的就是他究竟想做什么。

大俱利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但烛台切却表现出一副十分理解的样子。

“鹤哥你就这么跟校长先生说一说,他应该能理解。”

“光仔说得有道理。”鹤丸点了点头,“毕竟实话实说就是这样。”

理解什么啊!到底哪里有道理!

大俱利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就得出过的一个结论——这两个家伙是不可理喻的。

“下一轮比赛是周六吧。”烛台切的声音把大俱利拉回了现实,现在他们两人并排站在球场看台的栏杆前,看着下方伊达排球部的大家进行着接发球训练,“小伽罗有空的话,大家周六一起看比赛,周日再一起去动物园怎么样?”

“周六你们要去看比赛吗?”

“当然了,机会难得可以到现场给小贞加油。小伽罗会一起来吧?”

“太吵了,那种场合。”大俱利闭上眼都可以想象比赛开始之前大家尖叫欢呼的热浪。

“哈哈,其实这只是地区预选赛,不会有那么夸张的观众的。”烛台切笑着说,“所以才说要给小贞好好加油。”

大俱利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你之前是排球部的吗?”

“诶?小伽罗为什么会这样想?”烛台切诧异地看着他。

“没什么。”大俱利只是一时间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从烛台切的身高来看,进入体育社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他看起来和太鼓钟很熟悉,很可能是在太鼓钟进入高中之前就在什么地方认识。而最有可能和他产生交集的地方恐怕就是排球了。

“啊,小伽罗是说身高的问题吧。”烛台切稍微一猜就猜中了部分原因,“其实一年级的时候我参加过一段时间的篮球部,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没有再去了。”

大俱利猜测这“各种各样的原因”里面一定包含鹤丸。

但是他又错了,因为烛台切立刻解释道,“原因都是我个人的,和鹤哥完全没关系。”

“我还什么都没说。”

“哈哈,但是确实没关系。毕竟我和鹤哥认识的时候早就已经退出篮球部了。”

大俱利又看了他一眼,目光稍微落在他右眼上。烛台切也察觉到了这道目光,连忙继续解释。

“不是的,和这个也没关系。”

“什么原因都无所谓。”大俱利把目光转回球场,“社团活动而已。”

“对于小贞而言这可不单单是社团活动。”

“阿贞是发自内心热爱这些。”大俱利反驳,“但是又不是每个人都热爱。”

“小伽罗是在说自己吗?”

“不。”

“那是在说细川的那个歌仙吗?”烛台切又一次猜到了正解。

大俱利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歌仙君是个很有天赋的人。”烛台切把他的态度当成了默认,“天赋是很难得的。”

大家这种认可加羡慕的态度在大俱利看来可能才是歌仙的麻烦所在。但是烛台切停了停,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勇气是更难得的。”



第21话 完


向日葵罐头ver2.0

这周末的展被台风吹没了,推上的太太们纷纷晒出旧稿来互相解忧……。

仔细翻了翻发现自己还有(x只剩)两张没公开过的,顺手丢一下。

前年给朋友的大夜+小歌仙合志的GUEST稿,没头没尾的少女漫

这周末的展被台风吹没了,推上的太太们纷纷晒出旧稿来互相解忧……。

仔细翻了翻发现自己还有(x只剩)两张没公开过的,顺手丢一下。

前年给朋友的大夜+小歌仙合志的GUEST稿,没头没尾的少女漫

想被堀川国広暗杀的枳枳
一个上课摸鱼合集二姐好难摸_(...

一个上课摸鱼合集
二姐好难摸_(:τ」∠)_我放弃了

一个上课摸鱼合集
二姐好难摸_(:τ」∠)_我放弃了

-AnZ-
2019.10.11 「本丸日...

2019.10.11 「本丸日常·台风来啦」
对不起
我有罪我是鸽皇
因为台风梗导致双黑画了一半临时改画这个
突发奇想的后果就是两个都没画完orz

2019.10.11 「本丸日常·台风来啦」
对不起
我有罪我是鸽皇
因为台风梗导致双黑画了一半临时改画这个
突发奇想的后果就是两个都没画完orz

有苏小姐の后文省略

小夜回家惹w

(然鹅今天依然莫得小公举)

乱酱送走,下一振极短sada酱预定w

小夜回家惹w

(然鹅今天依然莫得小公举)

乱酱送走,下一振极短sada酱预定w

一十木未

欢迎回来,退!

就算只打倒了三只老虎也没关系,不管怎么样,退只要是退就好。

然后下一位,是小夜。

欢迎回来,退!

就算只打倒了三只老虎也没关系,不管怎么样,退只要是退就好。

然后下一位,是小夜。

枫一样的俺

首先在桌子上放一个柿子
接着就会有稀有生物出现!
p2为原图

首先在桌子上放一个柿子
接着就会有稀有生物出现!
p2为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