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天使

7916浏览    2630参与
rabbits🐇
经典笑容没画出来 双眼皮也画崩...

经典笑容没画出来 双眼皮也画崩了 生气(۳˚Д˚)۳请自行美化

经典笑容没画出来 双眼皮也画崩了 生气(۳˚Д˚)۳请自行美化

-禾木-
这次是高锰酸钾(๑•̀ㅂ•́)...

这次是高锰酸钾(๑•̀ㅂ•́)و✧

这次是高锰酸钾(๑•̀ㅂ•́)و✧

气泡酒CO❷

小天使怎么这么好看呢(。・ω・。)ノ♡

P1原图(拍得有点反光
P2滤镜(冷色调\(//∇//)\

小天使怎么这么好看呢(。・ω・。)ノ♡

P1原图(拍得有点反光
P2滤镜(冷色调\(//∇//)\

潾寰
好久没发画了哈哈哈哈,临摹了一...

好久没发画了哈哈哈哈,临摹了一只炭治郎会继续努力的~

好久没发画了哈哈哈哈,临摹了一只炭治郎会继续努力的~

Moi ?
那么这里总共有几只小可爱?


那么这里总共有几只小可爱?


那么这里总共有几只小可爱?

林渡鸦.
#指绘##中原中也#快乐的摸一...

#指绘#
#中原中也#
快乐的摸一只中也,本来其实想画双黑,但是,突然想试试镜面... ....
@求衣
我都更了,你什么时候更x

#指绘#
#中原中也#
快乐的摸一只中也,本来其实想画双黑,但是,突然想试试镜面... ....
@求衣
我都更了,你什么时候更x

陳巧達

[追凌]純粹 拾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多了私設((自己跪好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金凌回蘭陵之後,可一點都不好,家裡幾個老叔公一聽見他和二舅舅一聲不響的就訂了親事,還是姑蘇藍氏,每天就是又哭又鬧的,就像在抱怨,這門親事太高,怕壓不住即將進門的孫媳婦似的。不過金凌總...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多了私設((自己跪好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金凌回蘭陵之後,可一點都不好,家裡幾個老叔公一聽見他和二舅舅一聲不響的就訂了親事,還是姑蘇藍氏,每天就是又哭又鬧的,就像在抱怨,這門親事太高,怕壓不住即將進門的孫媳婦似的。不過金凌總在心裡想著,藍思追雖然溫潤有禮,但卻不是誰人都能鎮得住他的

 

這麼想想,心情便開闊多了,他雖是宗主,但作為晚輩,他的婚事要由長輩操辦才算合宜,所以他只要專心在宗族的事務上,其餘的禮俗事項,二舅舅那邊派來的人可是盯得牢牢的,誰想趁機混水摸魚,想作什麼妖,他們就趁機剁了他們伸太長的爪子!

 

放養在雲深不知處的山林中的兔子果真都是預備要成精的,每天跟在金凌身邊,吃飯睡覺都緊緊的跟著,所以金麟台上又有了這麼一抹新景色,總是在金宗主身後身著的黑鬃靈犬背上載著兩團毛球,仔細看便知道是兩隻兔子

 

 

「你們莫不是藍愿的眼線吧?」

 

金凌只要坐下,兩隻兔子就會趁機跳到他腿上,舒服的窩著,有時還會蹭蹭金凌的手,總是哄得金凌的心情好上許多,不過這就讓仙子有些鬱悶了,這本來都是牠才有的待遇,可是兩隻兔大爺一來就搶了主人的喜愛,連著那腿上的位置都搶了,讓牠委屈的只能窩在金凌腳邊

 

「哼…什麼成親前不得見面,這種毫無根據的無聊小事,可是舅舅說了,我要是敢偷跑出去見他,他就打斷思追的腿,要我想想成親前斷了腿的新郎…」從小到大被江澄嚇大的金凌本來不怕,可是他會心疼啊,憑什麼他偷跑出去,卻是打斷藍思追的腿!

 

「宗主,繡房送喜服過來了」

 

織品中最上等的織雲錦對金凌來說,卻是再尋常不過的布料,以大紅織雲錦當底,繡上金氏家徽的暗紋,外層的淺黃雲紗上以金銀線繡上大片栩栩如生般的金星雪浪,仔細瞧便會發現,花瓣上的露水是上好的東珠綴上去的,從背後看上去,金凌彷彿被金星雪浪的花叢給包圍了一般

 

頭上的金冠也是純金打造,頂上的寶石若非顏色最純正的紅,還不能鑲上去,這樣的喜服放在尋常世家,可沒幾家能製出,就是製出,怕也要傾家蕩產一番

 

這才會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金家就是再怎麼被貶到了塵埃裡,幾百年的家族底蘊就屹立不搖的在那裡

 

 

「怎麼就這麼重啊…」自幼習武,要穿上這身喜服,還能像尋常人一樣走動自然不是難事,但金凌還是抱怨了一番,畢竟從小行動方便又輕巧的門生袍穿習慣了,這一身綴滿了東珠與寶石的喜服自然是讓他有所抱怨

 

「宗主,這喜服重,表示身分矜貴,才能讓對方不小瞧人,就這些東珠的數量,可都是算好的,必須湊出吉祥的數兒」送衣袍來的人是金家的老繡娘了,金凌自幼的衣飾都是經她手製作的,而本來就是繡房最出色的繡娘,經手的喜服沒有上百也有幾十件,畢竟金家家大業大,人丁繁密,紅白喜喪有時總會接續著來,這些趕製衣服的人個個都精明著呢

 

「喔…」可這也太重了吧…我就不信阿娘的喜服也這麼重!…等等,哪裡不對勁了!「…爹與小叔叔的喜服可沒這些東西,誰讓你們擅作主張的!這是想重死我呢!」

 

 

不過娘和小嬸嬸的喜服上就布滿了東珠,看著便是珠光寶氣,可他是男子啊!不需要這般珠光寶氣!也不知藍思追看見了,會作何感想,這般驕奢可不是他的主意!

 

 

「唉唷唷,莫怪莫怪,宗主這大喜的日子快到了,禁忌的話可別亂說」老繡娘煞有介事的向神佛告饒,這對修道者來說是多麼不可思議的舉動,但是平凡人卻是最信這一套的「現在只剩宗主一個嫡嫡枝了,這些金貴東西不讓您用,又有誰用得起呢?您可是金家這代的脊梁骨了,這成親是人生一大事,自是該如何貴重便如何做,這才能鎮住那些宵小」

 

「好好好,這兒,太鬆了」上了年紀的人,那嘴上功夫可不得了,金凌再不打斷她,怕是一下午都要聽著了

 

 

將喜服脫下的那一刻,金凌彷彿重獲新生一般,那重量實在可觀,金凌倒是難得如此嫌棄起金家的鋪張浪費,看著繡娘們輕手輕腳的將喜服收整帶回去,身體鬆快了起來,心裡則泛起了一絲絲甜膩,大禮過後,他們便是彼此在這世上,除去血親以外,最為親近的人了

 

架不住好心情便往芳菲殿外走去,那群老妖怪正把心思全放在如何對付即將進門的新夫上,可沒空盯著金凌現在想做什麼,在金麟台上轉了幾圈,最終停下來的地方是父母生前的寢殿,裡面除了畫像及喜服是後來掛上去的,所有的物什都擺在本來就在的地方,唯有一些貴重物件被收拾在箱子裡,尤其是江厭離的嫁妝,原封不動的鎖在庫房裡

 

從金凌有記憶以來,這裡的任何一樣東西,即便是椅子、茶杯這般易動的物件都從未變過位置

 

 

「阿娘,如蘭要成親了,大舅舅說了,我喜歡你就一定喜歡,思追很好,我會過得比現在更好;阿爹…如蘭不孝,但不悔」語畢,便向中間的畫像行大禮

 

 

喜服樣式是早在半年多前便由雙方敲定好便開始縫製,畢竟到時若樣式實在搭不上,那場面可不好看,不過藍思追的喜服一展示出來,魏無羨只一陣目眩,整件喜服的衣襟上珠光寶氣的,閃瞎了他的眼…喜服上的寶石是隨著金氏的聘禮送來的,據說他外甥那件上用了許多東珠,總不好厚此薄彼

 

喜慶的大紅色是難得能在雲深不知處看見的,喜服隨著其他飾品一起剛從繡房拿出來,可說是驚艷到了路過的弟子們,藍家崇尚儉樸,這般陣仗的服裝及飾品一擺出來,可是相當少見的,也真正的意識到這場親事將近

 

 

「奇怪了,當年我看師姐的嫁衣都沒這般,我那外甥到底什麼品味?」姑蘇藍氏的服飾一向低調內斂,偏偏金氏送來了許多寶石與東珠,並且言明喜服上會綴上東珠,也希望藍氏能做出相呼應的樣式。這可就難倒藍氏的繡娘們了,要秉持藍氏的風格,自是沒問題;要效仿金氏那般奢華大氣,她們自然樂於挑戰,可要將藍氏與金氏的風格融合一起,這可是難倒了她們,要將這寶石綴上去,又不能過於搶眼

 

「這金氏果然財大氣粗…大小姐這是把家當都搬出來了呢?」藍景儀轉了幾圈,從未見過穿著如此華奢的藍思追,可是十分新奇「這寶石得有多少啊…」

 

「回公子,喜服上的寶石共有九十八顆,再配上思追公子頭冠上的,湊整九十九,取長長久久之意」織雲錦上繡滿藍氏嫡系才使用的卷雲暗紋,衣領上綴上寶石,聽聞金宗主身上會繡滿蘭陵金氏的家紋,金星雪浪,她們便也效仿,在卷雲暗紋之上勾出君子蘭,寓意藍思追乃是謙和有禮、進退有度的君子,寶石主要綴在袖口、腰帶以及衣襟上,畢竟她們實在不知該怎麼把這些寶石與卷雲紋做上搭配

 

「這…師娘?」自拜師之後,含光君便十分執著於,讓藍思追這麼稱呼魏無羨,想來當時藍景儀的瘋言瘋語被聽得一清二楚,魏無羨為此沒少抗議,但含光君執著起來,連魏無羨都拿他無可奈何,自然也只能順著他

 

「我讓她們忙活好久,才把這個藏在裡面的,你可別嚷嚷了」雙面繡,這可十分難得,衣袖的下襬最底的表繡是姑蘇藍氏的卷雲紋,而內繡竟是岐山溫氏的烈日紋,而且繡得隱晦,不近身且仔細觀看,是無法發現的,可說是下足了功夫

 

「謝謝您」鄭重的向魏無羨行禮

 

「小阿苑長大了,要娶親了呢」剛跟著婆婆一起上亂葬崗的溫苑還病著,休養了一陣子才像個孩子般的活蹦亂跳,還特別黏夷陵老祖,也曾為了想跟魏無羨與溫寧一同下山哭鬧過,那般調皮的孩子,卻也長成這麼穩重乖巧的謙謙君子了





 -----------------------待續

陳巧達

[追凌]純粹 玖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多了私設((自己跪好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不說姑蘇藍氏這位思追公子的身世曲折離奇,便是這蘭陵金氏,即使金光瑤帶著一身惡名葬身觀音廟,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蘭陵金氏可是擁有幾百年底蘊的大家族,加上現任的這位金如蘭金宗主的母族雲夢江氏...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多了私設((自己跪好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不說姑蘇藍氏這位思追公子的身世曲折離奇,便是這蘭陵金氏,即使金光瑤帶著一身惡名葬身觀音廟,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蘭陵金氏可是擁有幾百年底蘊的大家族,加上現任的這位金如蘭金宗主的母族雲夢江氏也是不容小覷的大家族,一場聯姻卻是串起來三個有能力各自鎮守一方的仙門大族,可是件天大的消息呢!

 

這場婚禮的主角之一的藍思追與往常一般,上課、飼養兔子、給代宗主"夫人"開小灶,行為與尋常無異,極為不像是即將成親的人,除了被禁止出外夜獵除祟以外,生活一切正常

 

 

「思追,你都要成親了,怎麼看著一點都不緊張呢?」藍景儀就沒見過這麼清閒的新郎,還能養兔子種蘿蔔,生活規律的彷彿沒有任何變化一般,人家都說成親猶如小登科,他這兄弟也太平靜了!

 

「自是緊張」自此,他便能正大光明的牽起金凌的手;站在比世間上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親近的位置上,看著金凌的一顰一笑;在金凌最脆弱的時候,為他遮風擋雨。便是想像,已是足以令他歡喜非常

 

「喔…考核考試時的你看著比現在還要緊張激動多了」藍景儀頓時便失了興致,他這兄弟似乎越來越像含光君了,許多事情還有情緒都藏在心裡「對了,拜堂的時候,含光君和魏前輩會用什麼身分坐在高堂上呢?」

 

 

成親對他們這年紀的孩子來說,彷彿很遙遠,但身旁一旦有人開了頭,便會如雨後春筍一樣,一個個的都冒出來,藍家這些年都沒有人成親,甚至連新生兒的滿月周歲都沒有,最大的喜事便只有長輩們的壽辰,他們這一代幾乎沒見過紅事,可說是十分期待,而且藍思追平時在平輩與後輩間頗為受歡迎,他的婚事更是讓人期待著

 

 

「嗯…含光君應是先生…」但是魏無羨嘛…說是養父,他年幼時是叫哥哥的,那輩分可亂了

 

「你的琴修是含光君親自教授的,自幼也是在含光君面前養著的,可惜…」

 

「可惜什麼呀?可有我不知情的事情?」禮俗之事都有專門的管事去操心,魏無羨只要過目後點個頭便無事,所以明明整個雲深不知處都忙碌了起來,他卻依舊悠閒地到處亂晃

 

「魏前輩你不知道呢,思追當年本來要拜含光君嫡傳,可是含光君尚未喝下拜師茶,便出門除祟了,再回姑蘇已是三個月後了」先生就像藍老先生這般,為他們啟蒙,教導禮儀,並不偏頗一人,而是一碗水端平,每個人都一樣;但是嫡傳師父卻不一樣,所有絕學都只會教與嫡傳,視為親子般的教養,師父年邁後便為其養老送終,一般而言,就跟收養兒女沒有不同

 

「竟還有這種事?禮未成,藍湛都沒有說什麼?」不過以魏無羨對藍忘機的了解,倒有可能是……

 

「含光君回來後沒有多說什麼,我們自然也不敢提起,不過,若是思追當年成功拜入含光君門下,他現在恐怕要叫魏前輩一聲師娘了」藍景儀笑著,那畫面可有趣了

 

「什麼師娘!怎麼也得叫師丈!」絲毫沒有客氣的說著「不過藍湛倒是有可能以為禮已成,回頭我再幫你問問」

 

「不必」三人一回頭,藍忘機就站在靜室門口,一旁隨侍的總管只到門口便不再向前,藍忘機回頭向停在門外的總管吩咐著「婚禮前,先將思追的拜師禮補全」總管回應後便趕回去做新的更動

 

「含光君」兩人紛紛向他行禮

 

「藍湛你這樣欺負孩子呢,禮不全還心安理得的指使思追做這做那的」果然如魏無羨心中所想一樣,藍湛對禮教的認識可說是認真如藍老先生,可對於典禮儀式,還有約定俗成的禮俗的認知卻是十分不足。要在這種時刻掉鏈子,還不自知的情況可說是非常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是我疏忽了」

 

 

在聯姻的消息傳出後,姑蘇藍氏又對外傳出了一個大消息,含光君要收嫡傳弟子了,人選還是即將與蘭陵金氏聯姻的藍思追,不少人都不敢低看這門婚事所帶來的影響了,要知道藍氏嫡系弟子與含光君的嫡傳弟子,哪個含金量高?這蘭陵金氏怕是要乘著這股東風重回當年風光了

 

世家之間的婚禮,從說親到禮成,少說也要忙上一整年,才會顯得對親家的重視,並且有時間準備聘禮及嫁妝,金凌與藍思追皆是男子,便雙方皆稱為聘禮,為了藍氏給予金氏的聘禮禮單,江澄與魏無羨不只一次吵得像是幼童吵架似的

 

原因則是魏嬰想在藍思追的聘禮上添上許多他這些年的研究成果,但江澄嫌東西不入流,一堆灰撲撲帶著土色的玩意兒(夷陵老祖確實稱之為小玩意兒)綁上紅綢帶,當著仙門百家的面給扛進彷若整間屋子都是金子打造般的金麟台?那畫面實在丟臉的很!藍氏丟得起臉,他江氏可丟不起!




「我的玩意兒們哪裡不好了,江澄那沒眼色沒眼光的!」怎麼會有人嫌棄夷陵老祖的發明?要知道他一出手,便一定是最好用的法器,只是那外型實在樸素的驚人,要跟金銀、古玩字畫、非凡靈器擺在一起,確實有些寒酸,要抬上金碧輝煌的金麟台……您老還是別鬧了,不過當作壓箱寶倒是可行的「這時間過得可真快,阿苑拜了師,轉眼間就快到婚禮了呢」

 

「兄長/澤蕪君」藍忘機與魏無羨可沒想過這場婚事,竟然能讓閉關中藍氏家主出關

 

「我的任性給你們添麻煩了,忘機與無羨不必多禮,我…替他觀禮後,便要再次閉關了」這個"他",不必多想便知道是誰,讓澤蕪君從此閉關不問世事的那人若在,金凌的婚禮,他定然不能缺席,而且會將婚禮辦得極為盛大風光

 

「澤蕪君言重了,我跟藍湛反正也閒來無事,叔父年紀大了,我們是該孝順的」即使讓藍啟仁最為頭疼的人就是他




----------------------待續

羌塘
课间随笔,至于为什么这么乱是因...

课间随笔,至于为什么这么乱是因为我直接用的碳素笔画的,小天使还是小天使,是我的错,感觉毁了他😂,请多关照。

课间随笔,至于为什么这么乱是因为我直接用的碳素笔画的,小天使还是小天使,是我的错,感觉毁了他😂,请多关照。

陳巧達

[追凌]純粹 捌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我家舅舅不怎麼爆呢........

別在意別在意~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隔天含光君便以貴客至上的理由,並未過度追究藍思追夜出這件事,不過為了服眾,還是罰了三遍家規,這對藍氏弟子來說,可說是最輕的懲罰了...


一如往常的私設大如山

大概是想說什麼就什麼的任性體吧(?

整篇其實是為了一個腦洞出來的梗而打的

毫無邏輯!請勿較真!

※人物皆屬於墨香銅臭大大所有※

我只是借來玩的



感謝各位的小心心!!

希望大家多給我一點意見 QUQ

我家舅舅不怎麼爆呢........

別在意別在意~


甜甜的小朋友組式戀愛

無任何陰謀詭計,為了成親,什麼都敢!





起----------------------




隔天含光君便以貴客至上的理由,並未過度追究藍思追夜出這件事,不過為了服眾,還是罰了三遍家規,這對藍氏弟子來說,可說是最輕的懲罰了

 

 

「阿凌,聽說思追昨日可是牽著你的手回來的?」魏無羨可開心了,第一次當媒人就上手

 

「大舅舅你好吵!」金凌紅著臉,硬是不接大舅舅拋出來的碴

 

「思追抹額都給你綁上了,你認還是不認呢?」兩個小年輕可高調了一波,昨夜兩人牽著手走進雲深不知處,金凌身上還披著藍氏的外袍呢,一早就有弟子發現藍思追的抹額不見了,結果金凌頭上綁著呢

 

「就、就是收個抹額又怎麼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你不也收了含光君的抹額」金凌紅著臉,今日早上本來沒想綁著的,結果藍思追就在他門口堵著,硬說自己儀表沒有整理好,他怎麼就沒發現藍思追竟是這麼霸道無理的人,綁著也太羞人了!

 

「羨哥哥,別欺負阿凌了」藍思追做完早課便來靜室做早膳,才端著早膳進門,就聽見了魏無羨正在盤問著金凌

 

「瞧瞧,我就說有了媳婦,眼中就沒我這爹的事了!」盛一碗蓮子粥,這味道怕是好一陣子都吃不了了

 

「誰、誰是他媳婦了!要也是他嫁!」

 

「我就知道前輩這裡肯定有好吃的!」藍景儀不客氣的也盛了一碗蓮子粥「不過啊,大小姐你看著也振不了夫綱,不過思追能入贅,如何?考慮一下吧?」

 

「景儀這話我愛聽,賞」雖然藍思追乖巧省心,但最對魏無羨胃口的,還是藍景儀,也不知這跳脫的個性是隨了誰

 

「藍景儀你閉嘴!」金凌拿起歲華便要追打藍景儀,卻是一轉身,所有人都僵住了……

 

「…………」屋內的人看著門外的兩個人,其中一人臉色極為難看,想來方才的話,可是一個字不漏的傳出去了

 

「舅舅…」金凌馬上就聽訓姿勢,站在江澄面前,藍思追自然是也跟著站在金凌身旁站好

 

「江澄?怎麼這麼早就來姑蘇了?」魏無羨像個沒事人一樣的看著來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這人還是他請來的

 

「金凌,去收拾行李,立即隨我回蘭陵!」金凌跑姑蘇比跑雲夢勤勞的時候,他只當他年幼喜歡同齡的玩伴,也默許魏無羨放任金凌玩耍胡鬧,卻未曾想過,把孩子放在雅正的姑蘇藍氏裡養著,卻被那顆披著藍氏校服的假白菜給拐了!

 

「舅舅!我…我心悅藍愿,我想與他結為道侶,不論他出身何處」金凌鼓起全身的勇氣才說出口,雖然怕紫電就這麼打下來,但他不悔

 

「江宗主,我心悅金凌,請您成全!」

 

「金如蘭!你真當我不敢打你了?」現出紫電在地上一揮,那巨響震得一旁的藍景儀和夷陵老祖抖了抖,魏無羨為何怕?前生便沒少看江夫人甩鞭子,今世甫重生不久,也被江澄抽了幾鞭,就是再皮,也該怕了

 

「你要打就打我!不准打他!」金凌自小便是江氏和斂芳尊捧在手心上嬌生慣養大的,別說紫電了,就是拿柳枝打手心都嫌打得重了

 

「江宗主,是我不對,要打便打我」將金凌護在背後,金凌是江澄的親姪子,他肯定捨不得打金凌,但是藍思追可不一樣了,他是外人,江澄肯定不會留情,可要是打藍思追時不小心誤傷金凌可就不妙了

 

「江宗主,思追是藍家弟子」警告意味濃厚的語句,即是在外管教別家弟子都要不看僧面看佛面,更何況現在江澄人就站在雲深不知處,若還要鞭打藍氏弟子,那可說是侵門踏戶了

 

「合著就我一個惡人?金凌,你可想過,與他結為道侶,你的立場該如何?金氏族人每個都是豺狼虎豹,天天盯著你看,就是被蚊蚋叮咬出一丁點血,他們也能循著血味撲過來!」

 

「我知道!但是大舅舅他們做得到,我也可以!」

 

「思追願意成為阿凌前面的盾,為他抵擋惡獸」

 

「孩子們如此真誠,你再說,可是拆人姻緣了」

 

「你還有話說?我讓你照顧金凌,你竟然放任他讓這顆假白菜給拱了!你對得起阿姐嗎?」

 

「我…師姐就是在,她也肯定會喜歡思追的!」這可不是?江厭離可最寬厚了,他們若喜歡,她便喜歡

 

「噗…假白菜…」能在如此場面還能笑出來的,也就藍景儀一人了,明明師承最正統的藍氏嫡系,卻歡脫的如同魏無羨

 

 

僵持了不知多久,他們才換了待客的大廳齊齊坐下,其中氣氛極為沉重,彷彿接下來要談論的不是婚姻大事,而是出征遠行一樣的沉重,在江澄的眼光注目下,藍思追依舊緊握著金凌的手,魏無羨可感慨了一把,現在的孩子真厲害

 

 

「江澄,你有必要這麼難受的嗎?我家思追出身名門,品行端正,而且只是互表心意,接下來想論及婚嫁罷了,又不是珠胎暗結之後才來求長輩成全…」

 

「他們要是能珠胎暗結,我豈會這般反對?」對於魏嬰那張嘴,江澄實在頭疼,珠胎暗結?這是能在小輩們面前隨口亂說的?尤其這還是在雲深不知處……

 

「這可不好說,什麼仙丹妙藥沒有呢?」

 

「什麼仙丹妙藥沒有呢?你怎麼不跟含光君生一個來看看?」江澄的嘴角抽動,乾坤朗朗,青天白日,這種夢話也說得出口,這雲深不知處都是什麼風水?不過江宗主倒是忘了,人現在是在雲深不知處養著沒錯,但是裡面的芯卻是在雲夢長大的

 

「我這不是怕藍湛辛苦嗎?生孩子這事可疼了!我心疼他!就怕他受難!」在場的三個小朋友彷彿聽見了什麼驚世宣言一般,雖知道夷陵老祖皮,卻不知道這種話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脫口而出,這光是聽著就夠害臊的了,金凌更是覺得窘迫,自家大舅怎麼就是個這麼不害臊的…

 

「…你就吹吧!說說章程如何,金凌絕不可能外嫁,自是你家這個進門,金氏與藍氏聯姻,怕又要給仙門百家的地位動上一動了」江澄決定無視魏嬰,要知道繼續跟他皮下去,今日什麼事情都談不成了,這可是他外甥的人生大事,沒時間跟魏無羨皮!所以他轉向面對藍湛,縱使他再不喜歡跟藍湛交流,這等大事還是有分寸的

 

 

藍思追雖是男子,但是總歸可說是蘭陵金氏與姑蘇藍氏的聯姻,這對金凌在金麟台上站住腳其實相當有助益,金凌與藍思追結為道侶,除去子嗣這塊,卻是極為難得的選擇

 

 

「思追乃是藍氏嫡系,定然以嫡系之禮出門」話鋒一轉,就從剛剛劍拔弩張的驚險場面,成了普通的婚嫁事宜,看得三個孩子嘖嘖稱奇,尤其是金凌,他與江澄的性格相仿,就是接任了宗主之位,他做事還是沒有二舅舅這般圓潤,就連魏無羨在一旁都覺得江澄長進了不少

 

「…那溫家又如何?」話一轉,便提及了藍思追在世上唯一的親人,江澄即便再厭惡溫家,但溫寧救了自己是事實,他可不是個以德報怨之人

 

「你說溫寧啊?只要阿苑喜歡,他自然沒異議」

 

「…誰問你溫寧對金凌的看法了?就是有看法,他敢嫌我外甥?我問你婚禮時,你怎麼安置他!」藍思追的身分十分尷尬,藍氏嫡系,卻不是藍家血脈,夷陵老祖教養過的孩子,卻不稱之為養父,岐山溫氏的後裔,卻無法用這個身分在外行走。按理而言,拜堂時拜別含光君以及養育過他的夷陵老祖都是極為正常的事,但人家親堂叔還能動呢,就是不用呼吸罷了,他們還真的能把人忘了不成?

 

「喔喔…這個…」他們是不怕讓溫寧進屋,但不代表賓客們不怕,喜事本就是求一個賓主盡歡,要是賓客們看見溫寧,恐怕不是奪門而出,就是又要跟夷陵老祖鬧上一鬧了「溫寧是思追的親叔叔,總歸不在場都說不過去」

 

「到時候你給盯緊了!聽到沒有」已是錯了兩次,若再錯,即便是當今仙門世家中,最為德高望重的藍啟仁老前輩親自力保,也保不住魏無羨。即便當初的錯誤是有心人所致,卻改變不了最終的結果

 

 

極為簡單的便將兩大家族的聯姻給談妥了,過程十分順利,彷彿江澄一早那彷彿烏雲造訪的臉色從不存在一般,但金凌依舊被帶回了蘭陵,美其名是婚前不可私自會面,離去前,那兩隻見證了兩人互表心意的兔子也被帶回了金麟台。隨後,姑蘇藍氏與蘭陵金氏即將聯姻的消息便不脛而走,短短數日,便已是市井街頭最為讓人津津樂道的消息





----------------------待續

京城名妓小凤仙儿

【忘羡/曦澄】恰逢少年时(双杰重生)

世人皆知鬼将军,谁识白衣温琼林。


【拾叁】


“温宁……”


握着陈情的手依旧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面前被他强行以笛音唤起的凶尸,怨气冲天,青筋暴起,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伤痕,脖颈上与手腕上净是被锁链捆绑的痕迹,胸口一处剑伤看得出伤得即为精准,一剑取人性命,倒是没有痛苦。


这凶尸不是别人,正是前世夷陵老祖座下的鬼将军,温宁。


只是温宁应是在穷奇道被金家的人羞辱虐待致死,怎么会跟温家这老弱病残一起死在了夷陵的监察寮。而且此时的温宁,身上怨气邪念比之前世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不是因为此时的魏无羡早已不是原来的芯子,想来也不会如此简单的控制温宁。


“温宁…发什么了什么,发生了什...

世人皆知鬼将军,谁识白衣温琼林。




【拾叁】


“温宁……”


握着陈情的手依旧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面前被他强行以笛音唤起的凶尸,怨气冲天,青筋暴起,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伤痕,脖颈上与手腕上净是被锁链捆绑的痕迹,胸口一处剑伤看得出伤得即为精准,一剑取人性命,倒是没有痛苦。


这凶尸不是别人,正是前世夷陵老祖座下的鬼将军,温宁。


只是温宁应是在穷奇道被金家的人羞辱虐待致死,怎么会跟温家这老弱病残一起死在了夷陵的监察寮。而且此时的温宁,身上怨气邪念比之前世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不是因为此时的魏无羡早已不是原来的芯子,想来也不会如此简单的控制温宁。


“温宁…发什么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魏无羡两只手抓着温宁已经被血与泥土染得污脏的炎阳烈焰袍,不停地摇晃对方。只是现如今的温宁只是一个没有神智的凶尸,受陈情的驱使,只是压抑着喉咙间的嘶吼声。


“温宁,你姐姐呢?你姐姐去了哪里?还有,还有阿苑呢?”


魏无羡像是眼眶通红,这些人,这些所谓的温氏余孽,就是上辈子世人皆弃他不顾后,唯一的亲人。


“魏婴…他已成为凶尸,没有神智了。”


蓝忘机是第一次看魏无羡使用诡道,心中虽大不赞同,有百般劝解的话想说,但是看到魏无羡如今的状态又咽了回去。只能先让他冷静下来,上前一步,想要拉开将魏无羡与凶尸拉开。


“没有了神智…没有神智…既然如此,我就自己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蓝忘机隐隐觉得魏无羡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还未来得及阻拦,魏无羡已将右手两指按在温宁额间,强行将温宁因唤起凶尸而重新聚拢的魂魄引入自己体内。此时最直接最简便快捷的方法,就是与温宁共情。只是这时候,世间还没有这类的‘邪术’,魏无羡作为魔道第一人,这一世首次使用,又怕蓝忘机阻拦,连监督者都没有,直接请怨灵上身。


“魏婴!”


蓝忘机一个抢步上前拦住已经与温宁共情的魏无羡,虽不知这是什么法术,但也知道此道极为凶险,此刻一步也不敢离开。



一阵天旋地转后,魏无羡感觉自己被狠狠扔在了地上,口鼻之处充斥着血腥味,周身惨叫声哭喊声不断。温宁挣扎着睁开眼睛,魏无羡也跟着睁眼了。只是面前又是那刺眼的炎阳烈焰袍,已经那张魏无羡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的脸。


温、晁!


几个温家的修士拿着剑像是驱赶牲口一样,将温情一脉的几十口人聚集在一起,众人手上都锁着铁链。魏无羡感觉到脖颈处的束缚,想来脖子上也由链条捆着。


魏无羡心道:“怎么回事,前世一直到射日之征结束,温情一脉也是同着温氏一起,如今怎么被如此对待。”


正这么想着,魏无羡感觉到温宁不断挣扎着手上的链锁,视线随之而动,面前被温逐流押解着跪在地上的女子,正是温情!


“姐姐!你们放开姐姐!”


温宁一向怯怯懦懦,这是魏无羡第一次见他大声说话。


“哼,放开你姐姐?你姐姐不愧是岐山温氏最好的医师,真是好本事啊。”


温晁嗤笑一声,一脚碾在温情的左手上,一手掰起她下巴直视对方道:“说说吧,那魏无羡的金丹去哪了?江晚吟的金丹又是怎么来的?嗯?温情啊温情,我父亲一向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温家!”


说完一巴掌将温情狠狠扇到一旁,看着温情被力道扇得吐了口血,温晁活动下手腕转过身走向一旁被两名修士按在地上的温宁。


“温琼林,想来那江晚吟从莲花坞失踪,你也有出一份力吧?”


“我…我……”


温晁脚下踩着温宁的手指,渐渐使力,十指连心,魏无羡咬着牙跟温宁感同身受,因为被按在地上,甚至能听到手骨被碾碎的声音。魏无羡忍不住握紧双手,与温宁一般,冷汗湿透的衣襟。


“魏婴…”


蓝忘机看着怀中的魏无羡口中轻轻呻吟,两手紧紧握拳,皱着眉头擦掉人额间的冷汗,一手抠开已经深入掌心的指甲,将魏无羡双手握住,缓缓输入灵力。


“说,江氏夫妇被送去了哪里?江晚吟的金丹又是怎么恢复的!”


温宁呜咽着,手指已经被碾碎,但依旧咬着牙不肯说,温晁没了耐心抬起一脚将温宁踹出老远,半天也没爬起来。


“阿宁!温晁!你个混蛋!”


温情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弱,想来之前也是被温晁拷打过一番,看到自己弟弟受苦,在温逐流手下不停挣扎。温晁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不在意的吹了吹,两只手拢着走向聚在一起的几十口人。随着他一步步迈进,大家都紧紧缩在一起。


“他们姐弟俩不说,那你们知不知道?嗯?说了,公子我有赏,不说…”


话音未落,温晁抽出佩剑直刺向最前方的无辜村民。血溅满地,死尸倒地。


“三叔!!!”


温宁不知哪里来得力气,踉踉跄跄爬了起来冲向温晁,只可惜还没碰到温晁的边就被两个修士踹倒,拖去一旁又是一番毒打。


“好了,你们也该说了,不然,这几十口子人,可不够我杀的。”


温情眼眶通红,头发散乱挣扎着想要冲出去:“温晁!你不是人!这些事与他们无关!”


温晁将剑上的血甩掉,不甚在意的招了招手,立刻有一群修士将簇拥在一起的温家人拽开,每个都按在地上,剑就架在这些人的脖颈间。他轻声一笑,立马身后一名修士将剑利落刺向手下人颈间。一时间,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校场,哭喊声划破天际。


温情使出浑身力气挣扎着,“不!!快住手!快住手!温晁!你个王八蛋!你有本事杀了我!!”


“哈哈哈哈,温情,还不说吗?”


温晁放肆的笑声,刀剑划破血肉的声音,亲人们哭喊哀嚎的声音,姐弟俩咒骂哀求的声音。


这些声音不断缠绕着魏无羡,钻进他的心中,勾起早已被压制的心魔。


直到那群无良的修士将剑举向了还不到三岁的温苑,温情扑在地上,双手被温逐流束缚在身体,但依旧伏在地上,用额头磕向石板。眼泪模糊了双眼,声音也因为求饶变得嘶哑:“不!不要!温晁,求求你,不要,放过我的家人,放过他!求求你,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温晁一抬手,剑停在了小温苑的额前。此时的小温苑浑身是血,缩在身边已经没了气息的婆婆身边,双目无神,显然被吓得失了智。


“杀了你?我父亲可舍不得,你如此高超的医术,我们温家还用得到。你想就这些人吗?哈哈哈哈哈好啊!我给你个机会。”


温晁从身边的修士腰间抽出佩剑扔到了温情面前,温逐流也已经松开了手。


“用这把剑,杀了你弟弟,我就放过这些人。”


“什…什么?”


温情不敢置信得抬起头,眼神中充满绝望,还带着一丝哀求。


“别想着自尽,你死了,我就让这几十口人一起死。也别耍什么花样,你现在没有资格讨价还价。快去吧,亲手杀了你最疼爱的弟弟,我就饶了你的族人,哈哈哈哈哈。”


“姐姐,动手吧……”


师青青

蓝毒小天使我爱了。终于精二了。

蓝毒小天使我爱了。终于精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