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岳岳

3717浏览    341参与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零散脑洞:小岳x嫂子

一日,敏敏刷微博。


《岳云鹏婚前对老婆说:“你要是对我五姐不好!我一定不容你!”》


“???”

敏敏快速转发,配文:“不知道哪个憨憨又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了…”


小岳偷偷瞄了一眼敏敏。

心里默默道:

“我媳妇又骂人啦!”

“噫!还怪可爱…”(河南腔)


一日,敏敏刷微博。


《岳云鹏婚前对老婆说:“你要是对我五姐不好!我一定不容你!”》


“???”

敏敏快速转发,配文:“不知道哪个憨憨又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了…”


小岳偷偷瞄了一眼敏敏。

心里默默道:

“我媳妇又骂人啦!”

“噫!还怪可爱…”(河南腔)



小福泥的辫儿
《朝云而生》算是个预告吧( •...

《朝云而生》
算是个预告吧(  •̆ ᵕ •̆ )◞♡
我还是热爱摸鱼( °◅° )

《朝云而生》
算是个预告吧(  •̆ ᵕ •̆ )◞♡
我还是热爱摸鱼( °◅° )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岳老师🍩🍩🍩 刚刚结束的...

岳老师🍩🍩🍩


刚刚结束的郑州场


场景➡️岳老师拿着话筒坐在舞台上

内容➡️画的背影 重点是标志性的后脑勺

(我对岳老师的后脑勺果然有执念)


岳老师🍩🍩🍩


刚刚结束的郑州场


场景➡️岳老师拿着话筒坐在舞台上

内容➡️画的背影 重点是标志性的后脑勺

(我对岳老师的后脑勺果然有执念)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人间舒芙蕾 孙老师


因为孙老师和小岳有一对可爱的外号


人间舒芙蕾x人间甜甜圈🍩


所以涂鸦了一个孙老师


哈哈哈哈我觉得还挺像的


改天再画个小岳甜甜圈🍩



(没有专门学过画画 信手涂鸦 自娱自乐而已hhh)

人间舒芙蕾 孙老师


因为孙老师和小岳有一对可爱的外号


人间舒芙蕾x人间甜甜圈🍩


所以涂鸦了一个孙老师


哈哈哈哈我觉得还挺像的


改天再画个小岳甜甜圈🍩



(没有专门学过画画 信手涂鸦 自娱自乐而已hhh)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我要贡献一张表情包 朋友考古得...

我要贡献一张表情包


朋友考古得来的,左边被截掉的是孙老师。

我要贡献一张表情包


朋友考古得来的,左边被截掉的是孙老师。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小岳被开除记事

“第五次。”

小岳低着头,默默计数。

他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抠着扫帚。

后台刚换了一把新扫帚,木头的。他习惯握着的地方有个刺儿,这几天扫地的时候总扎着手。

他还是没说话。


刚刚又有人提议让他离开德云社。

理由还是那几个:“这孩子待在后台几年了,一点儿进步都看不着。”

“同期的师兄弟前前后后都登台了,这么耽误着也不是事。”

“总不能真让他扫一辈子地吧,社里也不宽裕。”


这些理由反反复复,这几年总有人说。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小岳登时就哑口了。他想申辩,想求师父别赶他走,但事实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一股寒意从他心窝口炸开,像冰川乍泄,瞬间奔涌到四肢百骸,冻麻了他的舌头。他...

“第五次。”

小岳低着头,默默计数。

他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抠着扫帚。

后台刚换了一把新扫帚,木头的。他习惯握着的地方有个刺儿,这几天扫地的时候总扎着手。

他还是没说话。


刚刚又有人提议让他离开德云社。

理由还是那几个:“这孩子待在后台几年了,一点儿进步都看不着。”

“同期的师兄弟前前后后都登台了,这么耽误着也不是事。”

“总不能真让他扫一辈子地吧,社里也不宽裕。”


这些理由反反复复,这几年总有人说。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小岳登时就哑口了。他想申辩,想求师父别赶他走,但事实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一股寒意从他心窝口炸开,像冰川乍泄,瞬间奔涌到四肢百骸,冻麻了他的舌头。他只垂首站着,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任凭发落。


小岳知道,这些话都是事实,但每听一次,他心里被冰流划破的那个口子,就再被撕开一次,临了还被撒上一把盐巴,再跺上几脚。

疼啊。就因为是事实,才格外伤人。


刚刚是第五次。

“他不是吃相声这碗饭的料。别耽误孩子了,让他另谋出路吧。”突然有人开口。

小岳悚然一惊。

他猛得抬头,盯着说话那人。


史爱东没避开他的眼神。史爱东说相声是半路出家,从前跟着舅舅学快板书,也算沾得相声的边。半路出家,他更懂天赋对一个相声演员的关键意义。他看得到小岳的挣扎和痛苦,但也格外清楚现实的残酷。

“哪怕有一点点天赋呢…”史爱东叹气。但有些话,必须得有人说。


小岳从来没听过这么严苛的话。这句话给他判了死刑:毫无天赋,意味着相声这条路,任凭他再怎么走,也是头撞南墙,血肉模糊也磕不出一条裂缝来。

从前的努力和坚持,一文不值。他走在一条注定没有结果的路上。

他感觉自己有些打颤。


什么东西将要逝去了,这个念头腾然升起,死死地钉在他脑海中。

不要!他慌张地看向师父。


“我不走!”

“我还可以更努力!”

“我不是个没出息的孩子!”

种种想法交织在一起,催动着他的泪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他没哭,但也还是没说话。

他的眼神克制,哀求,又倔强。


四目相接的时候,小岳的心突然定了一下。

师父温和地看着他,一如从前。

他犯错被轰下台的时候,他拗口地纠正河南口音的时候,他无措地站在一帮已经独当一面的师兄弟中间的时候——师父也是这么看着他的,是温温的,鼓励的,没有轻贱,也没有失望。


那个温和的眼神,托起小岳卑怯时的美梦,是他对着报纸一个一个字纠正发音时候的动力,是他默默扫地时不弯下去的脊梁,是他忍住不甘和羡慕立于同辈之间的一层护甲。


师父很少说什么,但他都知道。

至少还有一个人不会放弃他。


众人的议论渐息,他们顺着小岳的眼光看向最终拍板定论的那个人。


师父没回应任何人。

他侧向师娘一边,轻轻开口:“孩子一直扫地,咱家养得起吗?”


泪水决堤,汹涌而出。小岳耳边师娘的声音似远似近,近乎不真切。

她说:“能!当然能!”


那些澎湃涌动的冰流,好像突然迟缓了,萎靡了。


师父笑着看向眼圈红红的小岳。

小岳有片刻恍惚。


时移事迁,师父的眼神,从未变过。

易辞先生

最后一张是没上色的。
(这会这个快!😁)

最后一张是没上色的。
(这会这个快!😁)

久伴久安!
古诗词中的我社演员名字之 岳云...

古诗词中的我社演员名字之    岳云鹏
诗是最近看的,只是看到了名字觉得好玩!

古诗词中的我社演员名字之    岳云鹏
诗是最近看的,只是看到了名字觉得好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