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时姑娘

324浏览    8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1 01:57
洛水赋&

魔道祖师同人:南巷故人不知归(短番外接上)

        “下雪了...”高山上挽尘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纤白的手指接住一片,顷刻便化了,“好冷啊...”颤抖着将双手缩回袖中,却忘了,那个会握着她的手,为她撑伞,让她想共度一生的人早就不见了。

       
        “可不可以,再为你跳一次舞...”挽尘从高处望着不曾改变熟悉的义城轻轻呢喃,脱下披风,褪去鞋袜,赤裸的脚踩...

魔道祖师同人:南巷故人不知归(短番外接上)

        “下雪了...”高山上挽尘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纤白的手指接住一片,顷刻便化了,“好冷啊...”颤抖着将双手缩回袖中,却忘了,那个会握着她的手,为她撑伞,让她想共度一生的人早就不见了。

       
        “可不可以,再为你跳一次舞...”挽尘从高处望着不曾改变熟悉的义城轻轻呢喃,脱下披风,褪去鞋袜,赤裸的脚踩上冰冷的雪地,她似无所查,一身白衣融入天地,唯有脚上银铃不停作响,翻飞的衣摆像天山上的雪莲慢慢绽放,眼前的长发迷了眼睛,雪地上浅浅的痕迹像画布上的烟灰色淡淡染开...

     
         “姐姐...”阿菁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她似是没有听到,只是静静地回过身敛眸浅笑,一如他从前在时的模样,许久,她停了下来,一把伞撑过她的头顶,“老师,跟忘机...回家吧...”,挽尘抬起头看着眼前戴着卷云抹额的少年,眼中一片黯然,“晓道长自毁神识,回不来了...我带你走...”,心中最后的光湮灭,她的右眼滑下一滴鲜红如血的泪,坠地成花“好...”她的声音是那么平静,如一潭死水,难再起波澜...

      
        她的脚早就已经在雪地上磨出了血,蓝湛一只手环过她的肩,另一只手环过腿弯将她抱起,她也只是静静地,似是极倦的闭上了眼睛,靠在他的肩头,再也不愿睁开。

        “挽尘,我带你看小兔子去好不好?”魏无羡蹲在她身前笑得温柔,自她回来后,蓝湛除了必要之事几乎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魏无羡也是天天都来找她,“好...”挽尘点点头牵出一抹淡笑,与从前一般无二,她骗过了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她的心已经没有温度了...

         兔子柔软的短毛在手下透出温暖,挽尘却一点也感受不到,“挽尘!”魏无羡忽然叫道,挽尘转头看见一个黑影迅速靠近,她下意识伸出了手,下一刻便被扑倒了草地上,“阿羡...”挽尘看向伏在她身上的魏无羡,“我们成亲吧...”...

  
         三月后,夜晚,云深不知处十里红妆,灯火通明,红烛摇曳,挽尘静坐在轿中,头上的珠翠摇动着发出阵阵脆响,只是短短几里路,她却觉得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下轿时,一只温暖熟悉的手扶住了她,“阿羡?...”,“.....”他没有说话。

        “一拜...”弯腰,举杯,跨进新房,挽尘都只是平静的,她坐在床榻上,渐渐地门开了,她闭上眼,感受到来人轻轻地挑开了她的红盖头,“....”睁开眼,烛光照进了她的眼,点亮了里面的万前星光,“...星...尘”,“久等了...挽儿”一如从前的白衣,任是从前的笑容。

 
        站起身,拥紧他“不久,我等到了...”,“傻挽儿...”晓星尘抱紧了她。死了的心能否再跳动呢,可以,只要,你回来了。

   
         “不后悔吗...”蓝湛看着站在树后的魏无羡,“只要她高兴就好,你不也一样吗,不后悔”魏无羡笑得戏谑,“她好便好...”

陆尘努力码文(备考)中……

第二首


看b站up主剪的视频,听到的,我好爱。

第二首



看b站up主剪的视频,听到的,我好爱。

W灬Betsy影婼丶W

记得今年夏天,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花千骨》的COS剧,很感人。先前接触花千骨是初中吧,当时只看了百分之十几。当我在了解部分剧情,没有看完全文的情况下,这部cos让我重新燃起了看《花千骨》的欲望,的确是本好书。以至于我看了这部COS几十遍,而这首歌却是百遍来,烂熟于心。我喜欢的是东方,只为他哭过,说实话我不喜欢白子画,他的大爱让人无法承受,让自己喜欢的人太过沉重。而相比东方这个人,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才是一种真爱。可惜花千骨执念太深,爱一个人太过执着。纵是自己遍体鳞伤,也要护他周全。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
恍惚想起你的脸庞
毕竟回想 难免徒增感伤
轻叹息 我们那些好时光
夜未央繁星...

记得今年夏天,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花千骨》的COS剧,很感人。先前接触花千骨是初中吧,当时只看了百分之十几。当我在了解部分剧情,没有看完全文的情况下,这部cos让我重新燃起了看《花千骨》的欲望,的确是本好书。以至于我看了这部COS几十遍,而这首歌却是百遍来,烂熟于心。我喜欢的是东方,只为他哭过,说实话我不喜欢白子画,他的大爱让人无法承受,让自己喜欢的人太过沉重。而相比东方这个人,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才是一种真爱。可惜花千骨执念太深,爱一个人太过执着。纵是自己遍体鳞伤,也要护他周全。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
恍惚想起你的脸庞
毕竟回想 难免徒增感伤
轻叹息 我们那些好时光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
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清风过 曳烛光
独舞无人欣赏
留 花瓣随风飘荡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象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 无人共享
你曾经是我的边疆
抵抗我所有的悲伤
西风残 故人往
如今被爱流放
困 在了眼泪中央
(轻解霓裳 咽泪换笑妆
等你戎装 去呼啸沧桑
过往终究止不住流淌
去御剑飞翔
也许会飞出这感伤)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
夜未央星河独流淌
天晴朗 好风光
若你不在身旁
能 上苍穹又怎样
船过空港 将寂寞豢养
旷野霜降 低垂了泪光
(是谁陨落了我的太阳
是你的模样
带走我所有的光芒)
扬帆远航 敌不过彷徨
奈何流放 敌不过苍凉
(我要潜入回忆的汪洋
寻你的模样
唯有你是我的天堂)
唯有你是我的 天堂

春浓酒困
复联4盾铁|美队X钢铁侠|入梦...

复联4盾铁|美队X钢铁侠|入梦|龚淑均X小时姑娘|by春浓酒困//长恨歌里 缘何而生寂
BGM:入梦
我要剪个群像纪念,结果剪出个盾铁,这是天意吗?是的,天意!!!https://b23.tv/av52133506

复联4盾铁|美队X钢铁侠|入梦|龚淑均X小时姑娘|by春浓酒困//长恨歌里 缘何而生寂
BGM:入梦
我要剪个群像纪念,结果剪出个盾铁,这是天意吗?是的,天意!!!https://b23.tv/av52133506

山水清音

🎤
我望眼欲穿,总思量,你身旁 是我天堂,曾以为时光慢,来日方长,执子之手盼白首共烛光,地老天荒,秋草逢霜,饱沧桑,不复芬芳,已成过往。

🎤
我望眼欲穿,总思量,你身旁 是我天堂,曾以为时光慢,来日方长,执子之手盼白首共烛光,地老天荒,秋草逢霜,饱沧桑,不复芬芳,已成过往。

亦如初见

这首歌太合适蓝曦臣跟金光瑶了

这首歌太合适蓝曦臣跟金光瑶了

深冬

白沉暮辞无别时,我在等风也等你。

白沉暮辞无别时,我在等风也等你。

顽石

「光是要普渡众生的。」
「我愿意做潜伏在黑暗里的影。」
——阿修罗

「光是要普渡众生的。」
「我愿意做潜伏在黑暗里的影。」
——阿修罗

马上海车夫🚣

配合如椿真的爽
虐得心肝疼

配合如椿真的爽
虐得心肝疼

文火慢熬

《之子于归》

我一点也不快乐

不管是作为太子妃还是皇后

不管我的夫君爱不爱我

我都不快乐

————————————————————————


    我入宫那年,府里的杏花开的正好,我还正盘算着,等结了杏子和绪娘一起去摘它个盆满筐满,可是一道圣旨,打乱了我的计划,皇帝赐婚,我入东宫,做他的第三个儿子,当今太子的太子妃。

       出嫁前,母亲牵着我的手,哭了好久,她一哭,我也跟着的哭,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我难过的事只是无法常常见到父母双亲,再无其他,而母亲似乎有着比我更大的悲伤。...


《之子于归》

我一点也不快乐

不管是作为太子妃还是皇后

不管我的夫君爱不爱我

我都不快乐

————————————————————————


    我入宫那年,府里的杏花开的正好,我还正盘算着,等结了杏子和绪娘一起去摘它个盆满筐满,可是一道圣旨,打乱了我的计划,皇帝赐婚,我入东宫,做他的第三个儿子,当今太子的太子妃。

       出嫁前,母亲牵着我的手,哭了好久,她一哭,我也跟着的哭,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我难过的事只是无法常常见到父母双亲,再无其他,而母亲似乎有着比我更大的悲伤。


      “宫里不比家里,你一定要恭谨守礼,收起顽皮的性子,不要闯祸。”母亲苦口婆心的说道,我自然是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行差踏错丢的可是性命,我替母亲擦着眼泪,呜咽的答应着。


      “皎儿,你在宫里不必畏首畏尾,拿出太子妃的气度,你的背后可是整个越家。”父亲与母亲不同,无论什么事情总是一派从容淡定的模样。


      “女儿明白。”我的父亲是英武军的统帅,皇帝亲封的英国公,征战沙场的大英雄。在我还未被赐婚时,我曾想过未来夫婿的模样,他必要像我父亲一样英武,我不知道太子是什么样子,如果他瘦弱不堪我也只能认命了,皇命不可违啊。


      大婚那日,我什么都没吃,一直挨到了晚上。


     烛火摇曳,外面热闹的很,我有些害怕,太子如果喝醉胡闹起来,我如此娇小怎么招架的住呢?


    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踉跄地走过来,我拿着扇子的手紧紧攥住扇柄,紧张的快要不能呼吸。他将扇子拿下来,笑着看向我,“你不记得我?”


    我疑惑的看向他,“难道我与太子殿下曾经见过?”


    “大概是梦里吧,很美好的一场梦。”

     我觉得太子这个人太奇怪了,说的话莫名其妙。但是他挺高的,大抵是满足我对于夫婿的一半幻想了吧,但另一半他却是永远都不能的。


     成为太子妃的日子和我往日里过的并无太多不同,除了伺候的宫人多了些,还有些事务摞到了我的手里,但好在未出阁前我也不是不学无术的,也曾帮着母亲料理过家务,所以处理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可突然有一日皇后突然召见我,我平日里大多待在东宫,并不太爱走动,皇后似乎喜欢清静,也免了我每日的请安。


    皇后坐在殿中央,一身正红的衣裳,碧翠玉簪挽起乌黑的长发,肤白胜雪,却显的有些苍凉,再欢喜的颜色也凑不出一丝生气。


    “母后万安。


    “你在东宫可住的习惯?”


     “儿臣一切都很习惯,多谢母后挂念。”


     皇后还说了一些宽慰我的话,我听这意思好像是要给太子选几个侧妃。我才刚嫁进来半月,太子就又要娶别家姑娘,但我心里是不在意的,大概是还未将他当做我的夫君,毕竟我们连房都还没圆过。


     “儿臣明白,东宫里多几个姐妹,大家在一处也热闹些,我这就回去准备准备,好让妹妹们过来了有个舒适的住处。”


    皇后被我的话惊呆了,她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大度,毕竟我才十五岁,最是胡闹耍小女儿性子的年纪。


    “你能这样想,本宫很欣慰。”皇后以为我是装的,又说了几句:“你是太子妃,做事要庄重守礼,任性吃醋是上不得台面的。


     “儿臣明白。”

     当这个太子妃可真是太累了,要时刻端这个端庄模样,看到喜欢的物件不能大呼欢喜,遇到难过的事情也不能失态恸哭,这也不能,那也不能,这是要活活的把我憋死。


    太子果然纳了一个侧妃,她叫韩珍儿,是个珍珠般的人儿,太子一定很喜欢。可韩珍儿入东宫那晚,太子却跑到了我这里,我正和绪娘编着草蟋蟀,他突然闯进来,我匆忙站起来礼都没来得及行他便抱住我,“我不负你,我绝不负你。” 


   他不负我....我才不信。


   他抱着我抱了好久,绪娘叫宫人们都退下,她有关上门出去了。整个呈露殿只有我和他,我见他丝毫没有松开我的意思,便张口道:“今日....是韩珍儿入宫的日子...太子殿下不去瞧瞧她吗?”


   我察觉到太子听到我的话身子突然一僵,“你...希望我去看她?”我听得出他话尾带着一丝惊异和不满,但他却期待的看着我,我要如何回答才能取悦太子呢?他是希望我大度一点,还是...吃醋?他抛下韩珍儿跑到我这里来大概是希望我吃醋吧。


    我将手落在他的腰间,将脸深深的埋到他的颈窝,轻声道:“我不希望,我希望你在这里陪着我,我还希望你只有我一个太子妃,没有什么韩珍儿,更没有其他侧妃。”


    我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转而把我抱的更紧了。


   他听到我这样说应该很欢喜,他欢喜了...我也就欢喜了……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突然轻轻咬了咬我的耳垂,我一阵战栗,猛然推开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突然将我打横抱起,朝寝殿走去。他很温柔,仿若我是一件易碎的瓷器珍品,可我很难过,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他吻过我的脸颊,轻声问:“疼吗?”

    我摇了摇头,逼着自己忍住眼泪可还是无济于事。他一点一点亲吻过我的泪痕,动作轻柔的很,也笨拙的很。



    自那之后我难过了好久,总是没来由的掉眼泪。太子对我更上心了,总是送来一些小玩意,有时候写些俏皮话。




    可我一点也不开心,我想回家。


    韩珍儿对太子很是在意,太子对她也还算宠爱。她总是想方设法的出现在太子面前,有时候太子来呈露殿,好巧不巧的韩珍儿也来看我,又或者我们在花园里散步,她偏偏在那里跳舞。

     绪娘总是跟我说,要小心韩珍儿,她很有心机。可我从未放在心上,她那样卑微的祈求爱怜的模样,实在可怜。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爱太子吗,我爱我的夫君吗?可爱是什么呢?我从未体验过。我十五岁就嫁给他,如今已有一年岁月了,可爱的滋味我似乎从未尝过。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才十六岁,可神态却像个二十出头的妇人,太子会不喜欢吧。

    九月初六,庆安节。皇宫举行宴会,太子与太子妃自然是要出席的。他牵着我的手,穿过明德门,走过宫巷,一直到“海晏河清”,宴会举办的地方。




   “太子和太子妃当真是琴瑟和鸣啊。”慧贵妃笑着说。


    我含羞低下了头,太子温柔的看向我,牵着我的手攥的更紧了。他是爱我的吗?如果他不爱我,是不会这样对我的吧,他不爱韩珍儿,所以对她的总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从不在意她的感受。


      有一次,我侧卧在床头看着他,指腹划过他高挺的鼻梁,他睁开眼睛看向我,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他真好看,这是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像是一股暖流冲进心里。他将我拥入怀中,又沉沉的睡去。他的怀抱可真让人心安。


     嫁给他的第三年,杏花又开了,而我不再是太子妃。


   “皇后娘娘....”绪娘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明白,皇帝新纳了一位妃子,胡雪岩,她的父亲是殿上参政知事,保皇派。皇帝自登基以来,一路凶险,太后似乎对自己的儿子很不满意,想要另立新君,他的日子过得很艰难。


    “珠翠殿都收拾妥当了吗?”

     “娘娘....一切都妥当了。”




     珠翠殿是离皇帝最近的宫殿,把她安置在那里,胡家该宽心些了吧。

      我从未想过做他的妻子这样累,太子妃时,虽事务繁多,但多是些琐碎家事。但皇后要做的事情,绝非后宫家事这样简单,我尚且如此疲累,他又该如何?



      胡雪岩很是伶俐,每日按时请安不说,就算是平常也时时来看我,有时还会用当季的花儿果儿做些小香包来,好闻的很。



     宫里的孩子一个接一个的都出生了,我瞧的可爱的很,可我始终没有自己的孩子。胡雪岩不多久也有了孕事,便安心的在珠翠殿养胎,不常来看我了。




     我呆在灵仪殿里,觉得孤独寂寥的很。夜里,我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有人坐在我床头,他握着我的手,小声说着一些话,可我实在抽不出力气去听他说些什么,我太累了。

     早上起床,发现桌子上放着几只草编的小蟋蟀,我问绪娘是不是她编的,她点点头,说是好久没这样玩过了。我想了想,确实已经好久了,我还记得那次他莽莽撞撞的闯进来抱住我,我的手上正拿着一只还未编好的草蟋蟀。我让绪娘去拿来些干草,可还未等她回来我便一阵眩晕,昏死过去。




    等我再睁开眼时,绪娘兴奋的告诉我,我有孩子了。我愣了好久,半晌摸了摸小腹,我....终于有孩子了......


   皇帝也高兴得很,只要已结束政务就来看我。胡雪岩也要生了,他不去看看她吗?可我不想让他去,我不想当皇后了,我只想做他的妻子,一个不大度的,会争风吃醋的小妇人。


    他把我搂在怀中,我们坐在檐下,看燕子衔来新泥,看蜻蜓点过水面。我想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该有多好啊,可宫人突然急匆匆来报,说是胡雪岩腹痛不止,要皇帝去看看。


   我想着她腹痛不止不该是先找稳婆吗?皇帝看她一眼她难道就能生了吗?


   “找稳婆了吗?”


    那宫人支支吾吾的,就只说让皇上赶紧过去瞧瞧。


    我心下了然,胡雪岩在争恩宠呢。


   “皇上去看看吧,我有些累了,怕是不能陪着陛下赏景,胡妹妹似乎比臣妾更有趣,皇上还是去瞧瞧吧。”我的话酸味十足,我从未这样说过,皇上听的一惊,笑着摇了摇头,“朕回去看看,晚上再回来看你。”


    这后宫的日子,可真是无聊。韩珍儿没能走到今日,或许是她的福气,她死在了生产那天,胎死腹中。


   朝堂渐渐清明,太后也不再干政,搬去了鹊踏山的寒光寺清修。


     我们越家,依旧是战场上的传奇,所向披靡。日子渐渐变好,我的孩子也即将来到人世。


    可我没能看到孩子的模样,我也死在了生产那天,和韩珍儿一样。


    灵仪殿内外哭声一片,他不顾阻拦冲进内殿,紧紧将苍白的我抱在怀里,就像韩珍儿入宫那天,像是怕我溜走一般,可我那还有什么力气啊,我连睁开眼睛瞧瞧他都那样艰难。我突然想起大婚那日,他对我说,“你可曾记得我?”我想向他问个明白。


   “你...你之前...见过我?”

    他哭了,因为我要死了。




   “我在母后的花园里....瞧见过你踢毽子...你毽子怎么踢的那样好?等你好了,教教我吧……”


    我想抬手给他擦擦泪,九五至尊怎么能哭呢,可我实在没有力气,“我才不要教给你.....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细想起我们这五年时光,少有温存。我一点都不快乐,爱也是单薄无力,我有时候并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爱我,他是太子,是帝王,儿女情长于他来说不过是他坐拥江山的锦上添花。

     我想我的夫君,能毫无保留的爱我,我也可以毫无保留的去爱他。



    我渐渐睁不开眼睛,他们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模糊,我变成了一只飞鸟,飞出了囚笼,飞到更广阔的天空,我看到了韩珍儿,她在绣着肚兜,是给她身旁的小娃娃的吧,我飞过她的身旁,她冲我笑了笑,低头继续缝着。我又飞回了国公府,母亲和父亲不知因为什么吵起嘴了,父亲抚着母亲的肩膀,柔声细语的安慰着。我小时常常见到这样的场景,也希望能与夫君有这样的闺中情趣,我继续飞着,前面越来越亮,我朝光亮处飞去。



“母亲啊...女儿一直...都恭谨守礼...从未...从未有丝毫逾矩......”我用最后的力气说出这句话,浑身突然轻松了许多,死亡对于我来说像是一种解脱。

     “皇后,殡天!”

影卜卜

我希望所有我喜欢的人都能火的一塌糊涂钱多的没地方花
赞美小时是本人一身的事业

我希望所有我喜欢的人都能火的一塌糊涂钱多的没地方花
赞美小时是本人一身的事业

取名字什么的真是太难了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
     
原来那只狐狸,一直没能等到它要等的那位姑娘。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
     
原来那只狐狸,一直没能等到它要等的那位姑娘。    

still alone with my shadows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
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象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 无人共享”

爱殇这首歌个人认为最美妙的不是高潮,而是好似平常说话的间奏。
用最平淡,最柔和小心的声音念出那几个字,就已经打动了所以看故事的人。

网易热评里有人说这是神级配乐,几乎可以驾驭所有的虐文,我就回复“是啊”。
谁没想起几个故事呢?谁没有忍不住揪心了那么一瞬呢?

谁没有看到,晚风中神情漠然,仙风道骨的男子无声回头。
便是一眼万年。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
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象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 无人共享”

爱殇这首歌个人认为最美妙的不是高潮,而是好似平常说话的间奏。
用最平淡,最柔和小心的声音念出那几个字,就已经打动了所以看故事的人。

网易热评里有人说这是神级配乐,几乎可以驾驭所有的虐文,我就回复“是啊”。
谁没想起几个故事呢?谁没有忍不住揪心了那么一瞬呢?

谁没有看到,晚风中神情漠然,仙风道骨的男子无声回头。
便是一眼万年。

择旭

作曲:胡蝶Doria

作词:轩辕冷酷

编曲:Mzf小慕

演唱:小时姑娘

作曲:胡蝶Doria

作词:轩辕冷酷

编曲:Mzf小慕

演唱:小时姑娘

花信在洛阳

哀而不伤,荡气回肠。叫我想起了上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带一层沙感的嗓音,不那么单调尖锐,更添了一层哀愁痛楚经年打磨的沧桑。
一首歌演绎到如此,不仅是歌曲优秀,歌手真的有才。

哀而不伤,荡气回肠。叫我想起了上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带一层沙感的嗓音,不那么单调尖锐,更添了一层哀愁痛楚经年打磨的沧桑。
一首歌演绎到如此,不仅是歌曲优秀,歌手真的有才。

长夏楼

百合拉娘,圈地自萌。剧情大致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被培养成色艺双绝的杀手,一直都知道最后会不得善终却情难自禁。飞燕被选为美人计的一环化名沈怜星,貂蝉不忍代替飞燕,飞燕自请另一项必死的任务。最后结局见仁见智,可以说两人死遁HE了,也可以说两人在黄泉路上相见的BE(不要打UP(๑•ᴗ•๑))谢谢观看

百合拉娘,圈地自萌。剧情大致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被培养成色艺双绝的杀手,一直都知道最后会不得善终却情难自禁。飞燕被选为美人计的一环化名沈怜星,貂蝉不忍代替飞燕,飞燕自请另一项必死的任务。最后结局见仁见智,可以说两人死遁HE了,也可以说两人在黄泉路上相见的BE(不要打UP(๑•ᴗ•๑))谢谢观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