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段子

14423浏览    6051参与
佩猪小琪

学生物如何夸人

“你夸夸我嘛。”我冲她撒娇。

学生物的女朋友抬起头,“你腿长得像一个磷脂姑娘。”

“你夸夸我嘛。”我冲她撒娇。

学生物的女朋友抬起头,“你腿长得像一个磷脂姑娘。”

折一枝薄雪.

“君则。”


年轻的皇帝低声呢喃,缓缓的轻声笑了出来,旁边的侍卫满脸不解。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帝王一向是冷面对人,从来没有笑过。


“皇上,您怎么……”侍卫张张嘴。


皇帝随即正色。


“无事,只是想起朕以前一位故友”,皇帝说,“一位可以称为人间绝色的女子。”


“是吗?那这倾城女子性格定是温婉贤淑,天下人肯定有很多喜欢她的人……”


皇帝摇头。


“她可不是性格温婉之人,相反,她性格刚烈,女子喜欢的一律不喜,整天还妄想着游走于江湖……”


侍卫微征,“那她现在身居何处?”


皇帝神色微微黯淡。


“她啊……”


“在一个无忧无虑,和平快乐的地...

“君则。”


年轻的皇帝低声呢喃,缓缓的轻声笑了出来,旁边的侍卫满脸不解。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帝王一向是冷面对人,从来没有笑过。


“皇上,您怎么……”侍卫张张嘴。


皇帝随即正色。


“无事,只是想起朕以前一位故友”,皇帝说,“一位可以称为人间绝色的女子。”


“是吗?那这倾城女子性格定是温婉贤淑,天下人肯定有很多喜欢她的人……”


皇帝摇头。


“她可不是性格温婉之人,相反,她性格刚烈,女子喜欢的一律不喜,整天还妄想着游走于江湖……”


侍卫微征,“那她现在身居何处?”


皇帝神色微微黯淡。


“她啊……”


“在一个无忧无虑,和平快乐的地方……”


“只是可惜,朕与她再也不能一见。”


  


北方有一佳人,唤君则。


南方有一年轻皇帝,再也见不到她。


  


  

北方的王八凝澈

【正泰】也许你听到我心动了吗(日常甜饼/宠溺高甜完全无虐/取材真实生活)

又名《心动法则》日常甜饼 高甜绝对无虐

•复读全理奔二国x应届全文十八泰 取材现实生活

•艺考高考记录 甜化你的小心脏 少年感满满

•Part1.我心动的七个瞬间

¥

田柾国这人儿特别喜欢听嘻哈。

他有一天非得让我陪他听歌,他把蓝牙耳机给我戴上。

我其实耳朵不太好,声音太大节奏太炸的我听不了,于是我选择自我麻痹睡觉。

朦胧之际,我听见耳边出现了一首粤语歌。

不是嘻哈类的,还挺好听。

我听不懂,但是旋律很让人感到心安。

直到“黑凤梨”三个字出现,我终于明白了。

我扭头看他一眼,他正笑着看着我。

就那一刻,耳边唱着黑凤梨,他...

又名《心动法则》日常甜饼 高甜绝对无虐

•复读全理奔二国x应届全文十八泰 取材现实生活

•艺考高考记录 甜化你的小心脏 少年感满满

•Part1.我心动的七个瞬间

¥

田柾国这人儿特别喜欢听嘻哈。

他有一天非得让我陪他听歌,他把蓝牙耳机给我戴上。

我其实耳朵不太好,声音太大节奏太炸的我听不了,于是我选择自我麻痹睡觉。

朦胧之际,我听见耳边出现了一首粤语歌。

不是嘻哈类的,还挺好听。

我听不懂,但是旋律很让人感到心安。

直到“黑凤梨”三个字出现,我终于明白了。

我扭头看他一眼,他正笑着看着我。

就那一刻,耳边唱着黑凤梨,他眼里写着喜欢你。

¥

那天赶着去南艺考试,我实在是困得不行睡着了,我们坐过了一站。

他叫醒我,我埋怨他,为什么不提前叫我。

他说,好啦,我的错,我给你保证,能赶上。

后来才知道,他那天发烧也在车上睡着了。

他握住我的手带我往回坐,我在地铁站里闭着眼睛走路,他拥着我带我走。

其实那天,他浑身无力,回去直接就睡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拥在怀里的时候,就感觉寒冬里我就是最盛的那朵玫瑰花。

本不该在那个时刻生根发芽绽放,但还是没忍住,温室花朵可能就是那么矫情吧。

¥

我有一点迷信,考试之前都会给南艺门口的乞丐爷爷捐款以保佑我考试顺利。

我们那天是同一天考试,就一起去的,我又要捐款时他拦我,我不从,还是硬硬给了钱。

他有一点无奈,同行的妹子柚诗和他一起无奈。

他带了点刚劲儿说,“都是骗人的。”

我说,“做人要积德,尤其是艺考的时候!我刚才捐了12块,平均咱仨每个人4块,前天考戏策捐了三块钱就过了,今天咱们肯定过…”

考完出校门的时候,我还要捐,他一把兜住我,“我跟你说,你从校门口买点儿吃的都比你被骗钱有价值。”

我来气了,“那你给我买糖葫芦,我要最贵的水果的!”

他说行,拉着我去买了橘子糖葫芦,也给柚诗买了同款。

我让他给我拍了张照片,只要是他拍的,绝对都一个傻样,特别憨特别蠢萌。

我喂给他吃,他打死不吃,然后我就咬下来一个桔瓣凑近他,他咬了一半,表情都变了,说酸。

可为什么我后来偷偷舔了下他的唇,是甜的呢。

¥

江湖传闻,南广考试排队五小时,面试五分钟。

果然如此。

我和他一早就到了,赶的早上第一批。赶上了,我是第一批第二场,到他那里截胡了,他是第一批第三场。

结果转场等待的时候,我们队里的七个人被截胡了,分到下一场,他就和我是一场了。

我真不愿意和他一场,他面试胡说八道的能力比我写文胡诌八扯的能力还一本正经。

我在最左边第二排坐着,他在最右边第四排坐着。

考务姐姐查证件,我的被查过了,我就盯着他看。

不是我吹,他的确太好看了。我形容不出来他的帅气,反正就是放在艺考生里也是被人注目的存在。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眨了眨眼。

他点点头,低头开始翻包。

我转过头来,打量旁边的宣传海报。

结果这哥绕了大半个场把我的证送到我手里,又走路带风地回去坐下了。

真不是我说,他回去的时候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从考生到考务,仿佛有道神奇的聚光灯打在了他身上。

当然,还有我。

我眼眶突然就红了,即使我手里拿着我本来就有的证件。

我决定了,我一定要拿着他给我的证上场。

打开一看,他给我的是南艺的证。

…我要是拿上去,南广老师得气死。

我再抬头对上他“别崇拜哥,哥就是这么厉害”的自信小眼神,我也被气死了。

¥

终于清净了一天,没有考试安排。

晚上他憋得不行逼着我抓紧走,我就故意勾引他吊着他,我就喜欢看他憋的不行还不忍心动我的样子。

他在逼我走七次无果之后,突然翻身上来一手抓住我的双臂,一手拿过手机对助教室友荣哥说,那个谁在我这里,你先别回来,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一声。

他把手机一扔,逮住我的双唇就啃。

他压在我身上,炙热的皮肤的确把我吓了一跳。

不过…

我很喜欢,就像心脏砰砰砰砰运动发热一样。

希望每个有他的夜晚都被他炙热的皮肤覆裹着。

¥

他特别不容易吃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放在初中肯定吃,放在高一高二也吃点儿,现在不吃醋。

我有一点点不开心,我就想知道他吃起醋来什么样子,他说不可能的。

他经常跟我说,你跟谁出去玩做了什么你都别告诉我,我不感兴趣也不想听。

我就故意跟他说,我跟大汪出去游西湖了,大汪送给了我一枚戒指,但是太大带不上,就挂在了项链上。然后勾出项链给他看。

他扭过头去闭上眼,“这种事你别给我说,我不想听也不想看。”

我说,“你吃醋吗。”

他说,“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吃。”

我啧啧,“好吧,那我就也给他买一个。或者戴到大拇指上也行。”

他突然顶了顶腮,把我按到床上表情特别严肃,“非得让我吃醋是不是。”

他的表情严肃到让我害怕,可是我只是觉得,他在乎我的样子让我好喜欢。

我软道,“你凶我。”

他破功,扭过头去掩脸笑了,“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

我把我写的第三个小段子给他看了。

他说,“哇!这个男生好幸福哦”。

我说,“是吧,我好羡慕呢”。

他说,“还有吗,我真的想看,这个生活记录的太上价值了。”

我说,“你自己写去。”

我只是怼他玩的,结果他给我玩真的了,他说行,咱俩一换一。

我说行,他就立马蹬鼻子上脸问我再要一个。

我说我刚才都给你一个了。

他就开始撒娇,“嘛,就再要一个,我学学怎么写,夫人【可怜/可怜/可怜】”

真是受不了,他这么大个人儿还用文字给我撒娇。耐不过他,我就把黑凤梨事件发给他了。

他跟我说,“绝了,你心还挺细,这小故事一套一套的,有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又跟我说,我开始写了。

我说,写去吧你,你文笔肯定没我好。

他回了句:文笔虽然没有你好,但我只为你写。

看到的那一瞬间,我有了归属感。

莫名其妙,却心安理得。


不定期更新 取材于真实生活

2020 祝所有考试顺利满意 

          祝所有生活称心如意

佩猪小琪

千纸鹤

我喜欢折千纸鹤。
我送了一只给他。
万万没有想到,他毫不留情地丢了回来。
“不要什么垃圾都往我这放。”
我:???
我拿起小刀:“你再说一遍,我的鹤是什么?”
他:“垃圾。”

真是一个不为世事折腰的男孩,当然他最后被我打得很惨。

我喜欢折千纸鹤。
我送了一只给他。
万万没有想到,他毫不留情地丢了回来。
“不要什么垃圾都往我这放。”
我:???
我拿起小刀:“你再说一遍,我的鹤是什么?”
他:“垃圾。”

真是一个不为世事折腰的男孩,当然他最后被我打得很惨。

佩猪小琪

美人鱼

在广东,有一只美人鱼刚刚十八岁,她快乐的溯流而上来到了台湾海峡,向西行,靠岸。

月光下,她浮出海面一眼就看到能够英俊到让她心动的少年王子。

人鱼公主害羞的向王子打了招呼,自报家门。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王子听了她的话之后落荒而逃。


在广东,有一只美人鱼刚刚十八岁,她快乐的溯流而上来到了台湾海峡,向西行,靠岸。

月光下,她浮出海面一眼就看到能够英俊到让她心动的少年王子。

人鱼公主害羞的向王子打了招呼,自报家门。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王子听了她的话之后落荒而逃。


沉沉沉蔻啊

某潇:宝宝我不能在你家过年对吧

某顾:对呀

某潇:那lea为什么可以

某顾:因为我哥确定要娶lea姐姐呀,而且我们的春节对lea姐姐家里没有特殊意义嘛

某潇:我也确定要娶你了呀

某顾:你不是也在我家待着呢吗

某潇:那你说我不能在这过年呀

某顾:那你大年三十总要回家吧

某潇:可以不回,我爸我妈也觉得老婆比较重要,顾爸爸顾妈妈培养你很不容易,老婆想在哪过年就在哪过年

某顾:我爸也觉得养我很不容易,不能轻易被猪拱所以想留在我家过年还得等几年

某潇:嘻嘻~好的~

某顾:你怎么忽然这么开心

某潇:我刚刚叫老婆你没有反驳我

某顾:懒得理你,我都纠正过多少次了,可能这俩字儿对你来说...

某潇:宝宝我不能在你家过年对吧

某顾:对呀

某潇:那lea为什么可以

某顾:因为我哥确定要娶lea姐姐呀,而且我们的春节对lea姐姐家里没有特殊意义嘛

某潇:我也确定要娶你了呀

某顾:你不是也在我家待着呢吗

某潇:那你说我不能在这过年呀

某顾:那你大年三十总要回家吧

某潇:可以不回,我爸我妈也觉得老婆比较重要,顾爸爸顾妈妈培养你很不容易,老婆想在哪过年就在哪过年

某顾:我爸也觉得养我很不容易,不能轻易被猪拱所以想留在我家过年还得等几年

某潇:嘻嘻~好的~

某顾:你怎么忽然这么开心

某潇:我刚刚叫老婆你没有反驳我

某顾:懒得理你,我都纠正过多少次了,可能这俩字儿对你来说只是个称呼而已

某潇:我不生气,你知道我是认真的,你只是不愿意给我什么承诺而已

某顾:但不是因为……

某潇:我知道不是因为不喜欢只是你总是比较理智,我也希望你能随时保持理智清醒冷静,所以没有关系

某顾:啊其实我没有要扫兴的但是……对不起

某潇:为什么对不起啊,我特别不喜欢你总是给自己安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罪名,那我大年初一可以来你家吧

某顾:你不用出去拜年的吗?

某潇:为了可以尽早留在你家过年我觉得还是先把岳父哄好比较重要拜年有我弟弟呢,我爸也理解哈哈哈他就是这么死皮赖脸追我妈的


佩猪小琪

青蛙王子

小公主在皇宫后花园里玩耍。

小金球在空中抛起又落下,最后掉进了枯井里。小公主很着急,忽然听见有人在说话:“我可以帮你。”原来是一只青蛙。

“你是谁?”小公主问。

“我是青蛙王子。”它回答。

小公主高兴的亲吻它,果然,公主的双唇更滋润了。

小公主在皇宫后花园里玩耍。

小金球在空中抛起又落下,最后掉进了枯井里。小公主很着急,忽然听见有人在说话:“我可以帮你。”原来是一只青蛙。

“你是谁?”小公主问。

“我是青蛙王子。”它回答。

小公主高兴的亲吻它,果然,公主的双唇更滋润了。

Silver.

突如其来的脑洞1

吴世勋*叶卿伊


叶卿伊端着热好的牛奶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的肥皂剧她倒是一点没看进去,时不时的再瞥一眼时间。

牛奶没喝完,热气已经消散。

门铃的声响吸引她的注意力,打开门,助理搀扶着半醺半醉的吴世勋站在门前。

“二爷这是在哪喝了酒回来的?”

二爷,吴世勋在一部剧中的角色。风流成性,放荡不羁。此刻唤来,却是无比嘲讽。

“看来还是外头的酒比家里的好.....”

“说够了吗?”

叶卿伊红唇微翘,双手抱胸站在他身前。

“怎么,我还不能说了?”

吴世勋从沙发上坐起身,轻柔地拉过女人的手贴近自己额头,薄唇轻启

“好姐姐,帮我揉揉头,疼得厉害。”

叶卿伊感受到他传来的温度,手从...

吴世勋*叶卿伊


叶卿伊端着热好的牛奶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的肥皂剧她倒是一点没看进去,时不时的再瞥一眼时间。

牛奶没喝完,热气已经消散。

门铃的声响吸引她的注意力,打开门,助理搀扶着半醺半醉的吴世勋站在门前。

“二爷这是在哪喝了酒回来的?”

二爷,吴世勋在一部剧中的角色。风流成性,放荡不羁。此刻唤来,却是无比嘲讽。

“看来还是外头的酒比家里的好.....”

“说够了吗?”

叶卿伊红唇微翘,双手抱胸站在他身前。

“怎么,我还不能说了?”

吴世勋从沙发上坐起身,轻柔地拉过女人的手贴近自己额头,薄唇轻启

“好姐姐,帮我揉揉头,疼得厉害。”

叶卿伊感受到他传来的温度,手从他大手中抽出,转身向厨房走去。

“等着....煮粥给你....”

她在厨房呆了多久,他就盯着厨房看了多久,手里还带着她的余温。

叶卿伊放下瓷碗,半跪在他身侧,手指在太阳穴的位置轻轻按压,吴世勋半眯着眼,眼里流露出的是饱食餍足似的神情。

“不是说过不要喝酒吗?为什么不听话。”

撩人的嗓音在一侧响起,吴世勋干脆闭上了眼享受那人的服务。

“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不知道操心得多了,是会加快变老的。”叶卿伊抬指戳了戳他的额头,语气里小女人的情态满满。

“你也不过29岁罢了,怎么就老了?”

“呵,直男发言。把粥喝了,然后去洗洗睡。”端起瓷碗递给他后,便从沙发上起身。

还没出去多远,手腕处被人抓住,指尖得微凉传递到皮肤上,吴世勋手一用力便将女人带进自己怀里,手臂在她腰间缠住,下颚定在她肩上,撒娇似的蹭了蹭。

“多大了还撒娇呢。吴世勋我跟你说这招对我不好使,今天晚上你就睡沙发吧,死直男。”

“姐姐....”吴世勋不知何时贴近了她耳边,嗓音带着微醺的沙哑,呼吸的热气不断倾洒在耳廓,明显感受到她后背僵硬,嘴角不由地向上翘起,“姐姐,我知道错了,在我眼里姐姐最年轻....”说罢,紧了紧臂弯,把她往自己怀里又带了带。

见叶卿伊不说话,心里闪过调戏的意图,突然咬上了她的耳垂,叶卿伊惊叫一声,受到惊吓的人总能爆发出潜能,挣脱了吴世勋的怀抱,站在不远处。

“好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他弯着眉眼,眼底缺还是得逞的狡黠。

好像发现了叶女士不一样的一面啊....他这么想。

“姐姐....”

“闭嘴,不许这么喊了....”叶卿伊别过脸,耳尖微微发红。

“我今天晚上可以和姐姐一起睡吗。”带着蛊惑的意味,“我有点害怕呢,姐姐。”

落丹青

当魏无羡跳哈尼宝贝

羡:右腿夹紧,歪头,双臂向两边伸直……开始【音乐响起】

澄:……【这货是谁,我先走】【开门又发现魏无羡】

羡:【继续跳】

澄:【跑到厕所】

羡:【继续在江澄面前跳】

澄:魏无羡……你找死!【抽出紫电】

羡:雾草,别别别打我啊,音乐响了也不能怪我啊!

湛:【抽出一截避尘】

涣:【春风满面】不行

羡:右腿夹紧,歪头,双臂向两边伸直……开始【音乐响起】

澄:……【这货是谁,我先走】【开门又发现魏无羡】

羡:【继续跳】

澄:【跑到厕所】

羡:【继续在江澄面前跳】

澄:魏无羡……你找死!【抽出紫电】

羡:雾草,别别别打我啊,音乐响了也不能怪我啊!

湛:【抽出一截避尘】

涣:【春风满面】不行

佩猪小琪

取经路上

西天取经路上,吃的最多的是猪八戒,睡的最多的也是猪八戒。

往常孙悟空总要冷嘲热讽他光吃饭不干活,可今天这是怎么了?非但没有嘲讽他甚至还把午饭让给了他。

猪八戒喜滋滋的啃着馒头,难道是突然意识到了俺老猪的重要性?

三十八个馒头,自西天取经以来老猪从未吃过这么饱。

仔细思考,吃饱就睡是极好的。

于是猪八戒倒头就睡。

醒来的时候,是在屠宰场。

老猪听到唐僧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八戒啊,对不住了,你知道的,我们最近手头有点紧,猪肉市场又紧俏······


西天取经路上,吃的最多的是猪八戒,睡的最多的也是猪八戒。

往常孙悟空总要冷嘲热讽他光吃饭不干活,可今天这是怎么了?非但没有嘲讽他甚至还把午饭让给了他。

猪八戒喜滋滋的啃着馒头,难道是突然意识到了俺老猪的重要性?

三十八个馒头,自西天取经以来老猪从未吃过这么饱。

仔细思考,吃饱就睡是极好的。

于是猪八戒倒头就睡。

醒来的时候,是在屠宰场。

老猪听到唐僧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八戒啊,对不住了,你知道的,我们最近手头有点紧,猪肉市场又紧俏······


佩猪小琪

10086的贴心服务

“歪,是10086嘛?”

“我是,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我,小琪,需要你对我说晚安的服务。”

女孩对她当客服的男朋友如是说。


“歪,是10086嘛?”

“我是,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我,小琪,需要你对我说晚安的服务。”

女孩对她当客服的男朋友如是说。


佩猪小琪

8

8是一个不可言喻的数字。

偶尔也有人在老师上课提到时,占一占便宜。

老师们大多置之不理

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他偏偏遇到了一个在意这个的老师。

化学老师:“刚才我说8,谁喊哎?”

当周围的同学一个个都指向自己时,他就知道自己会完


8是一个不可言喻的数字。

偶尔也有人在老师上课提到时,占一占便宜。

老师们大多置之不理

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他偏偏遇到了一个在意这个的老师。

化学老师:“刚才我说8,谁喊哎?”

当周围的同学一个个都指向自己时,他就知道自己会完


佩猪小琪

变化

他和我做同桌的两年里,我变了很多。

这一点他最有发言权。

以往,他的东西掉了,我往往会好心的帮他捡起来。

现在,他的东西掉了,我只会把它捡起来然后扔得更远。


他和我做同桌的两年里,我变了很多。

这一点他最有发言权。

以往,他的东西掉了,我往往会好心的帮他捡起来。

现在,他的东西掉了,我只会把它捡起来然后扔得更远。


佩猪小琪

你说对吧?

我有一个秘密发现。

他说话时只要把耳朵贴近课桌就有一种他贴着我的耳朵说话的感觉。

我把这个发现挂到网上,一群人啊呜啊呜对我嚎真的有用,谢谢百岭啊啊啊。

果然我们都是同命相怜,爱而不得的人啊。

我表面微微笑,不用谢不用谢帮到大家很开心。内心土拨鼠尖叫扭成一条白素贞。

呜呜呜太开心了我不是一个人。

清早迈着欢快的大跳步,一蹦一蹦走进教室看见他早早地坐在教室里玩手机。

“胆子挺大啊,大清早就在教室里玩手机,不怕监控?”我冲他打招呼。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也就比某个不敢表白只敢耳朵贴课桌的人大一点,

你说对吧?”他看着我笑,冲我晃晃手机。

屏幕上是我昨天挂的帖子。ID:百岭先生。...

我有一个秘密发现。

他说话时只要把耳朵贴近课桌就有一种他贴着我的耳朵说话的感觉。

我把这个发现挂到网上,一群人啊呜啊呜对我嚎真的有用,谢谢百岭啊啊啊。

果然我们都是同命相怜,爱而不得的人啊。

我表面微微笑,不用谢不用谢帮到大家很开心。内心土拨鼠尖叫扭成一条白素贞。

呜呜呜太开心了我不是一个人。

清早迈着欢快的大跳步,一蹦一蹦走进教室看见他早早地坐在教室里玩手机。

“胆子挺大啊,大清早就在教室里玩手机,不怕监控?”我冲他打招呼。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也就比某个不敢表白只敢耳朵贴课桌的人大一点,

你说对吧?”他看着我笑,冲我晃晃手机。

屏幕上是我昨天挂的帖子。ID:百岭先生。


你妈,挂这种贴我居然忘记切小号。

丢脸丢到家

现在撤回害来的及吗?




摸一摸喜闻乐见十分烂俗的掉马梗


佩猪小琪

煲仔饭

从前有个小琪,她抓住了1只兔子,正准备吃兔肉火锅。

突然跑过一只别人家的小孩对她说:“你这人真坏。兔兔那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兔兔?

小琪听了感到非常抱歉,于是她就把兔兔放走了

小琪今天的晚餐是煲仔饭

这样的别人家小孩不要扔,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老人小孩都爱吃,隔壁小琪都馋哭了。

从前有个小琪,她抓住了1只兔子,正准备吃兔肉火锅。

突然跑过一只别人家的小孩对她说:“你这人真坏。兔兔那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兔兔?

小琪听了感到非常抱歉,于是她就把兔兔放走了

小琪今天的晚餐是煲仔饭

这样的别人家小孩不要扔,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老人小孩都爱吃,隔壁小琪都馋哭了。

佩猪小琪

历史老师

我有一点怕历史老师。

因为历史老师上课要提问。而我不会。

那一天,我站起来,历史老师问我:“……是哪一次会议呢?”

我不知道。

他在下面提醒我,“第六次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我感激不尽。

我朗声答:“第六次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历史老师冲我一笑。

答对了?

当然不是。

站着。”历史老师对我说。

我有一点怕历史老师。

因为历史老师上课要提问。而我不会。

那一天,我站起来,历史老师问我:“……是哪一次会议呢?”

我不知道。

他在下面提醒我,“第六次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我感激不尽。

我朗声答:“第六次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历史老师冲我一笑。

答对了?

当然不是。

站着。”历史老师对我说。

陈黎语不是小憨憨✨

『飞丞飞』《我们彼此之间的小秘密.》

“丞哥,我有个秘密,现在想告诉你。”

“哦?什么秘密?”

“蒋丞!!!我爱你!!!”


(就是短小的不能再短小的段子而已。可能会根据这个写一篇文章。)

“丞哥,我有个秘密,现在想告诉你。”

“哦?什么秘密?”

“蒋丞!!!我爱你!!!”


(就是短小的不能再短小的段子而已。可能会根据这个写一篇文章。)

江南布衣

李维民×你

我承认我禽兽😂😂😂,文采有限就这样吧,我贪爸爸的身子,我承认了,你们看,这也是你们😂😂😂😂,你们自己代入,这就是个段子,别打我。


链接见平均区

我承认我禽兽😂😂😂,文采有限就这样吧,我贪爸爸的身子,我承认了,你们看,这也是你们😂😂😂😂,你们自己代入,这就是个段子,别打我。


链接见平均区

佩猪小琪

接梗王

我在接梗这方面无人能敌。

他深有体会。

他是一个钢铁直男。

我也深有体会。

那一天,他突然牵住了我的手,我当时就想难道钢铁直男开窍了

当然不是。

他牵着我的手,然后对我说:“左牵黄。

我愣了愣。

反手抓住他的手,说:“擒屎皇。

就说你琪姐在接梗方面无人能及。

我在接梗这方面无人能敌。

他深有体会。

他是一个钢铁直男。

我也深有体会。

那一天,他突然牵住了我的手,我当时就想难道钢铁直男开窍了

当然不是。

他牵着我的手,然后对我说:“左牵黄。

我愣了愣。

反手抓住他的手,说:“擒屎皇。

就说你琪姐在接梗方面无人能及。

洛尘是个攻

嘿嘿嘿

其实没必要


但是我开心


别的没什么


嗨就完事了


最重要的是


终于放假了!!




其实没必要


但是我开心


别的没什么


嗨就完事了


最重要的是


终于放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