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狼狗

22039浏览    873参与
山中有条鱼

《二十九岁思春期》第三章 /漂亮的一击(上)

九点四十分,周一顺利完成了这一季度的工作汇报。


在工作汇报的过程中,她一直在观察上司贾郑晶的表情。他从开始到结束都不苟言笑,一直很严肃,让周一难以捉摸他是否满意自己的表现。


当所有人都结束汇报之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贾郑晶踱步上台。


站定之后,他游刃有余地整理了一下黑色西装上的褶皱,黑黄的皮肤上一双松弛的三角眼开始绽放光彩,厚重的嘴唇也同时咧开,露出一排常年烟酒无度的黄牙。


“大家的汇报总结我都听的很清楚了,从大家的汇报中我清楚的知道了大家这一季度工作的努力和艰辛,在这里我要对你们提出表扬。但是……”


众所周...

九点四十分,周一顺利完成了这一季度的工作汇报。

 

在工作汇报的过程中,她一直在观察上司贾郑晶的表情。他从开始到结束都不苟言笑,一直很严肃,让周一难以捉摸他是否满意自己的表现。

 

当所有人都结束汇报之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贾郑晶踱步上台。

 

站定之后,他游刃有余地整理了一下黑色西装上的褶皱,黑黄的皮肤上一双松弛的三角眼开始绽放光彩,厚重的嘴唇也同时咧开,露出一排常年烟酒无度的黄牙。

 

“大家的汇报总结我都听的很清楚了,从大家的汇报中我清楚的知道了大家这一季度工作的努力和艰辛,在这里我要对你们提出表扬。但是……”

 

众所周知,但是之前都是废话,但是后面才是重点。

 

周一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不用看都知道周围所有人的表情应该都和她一样。

 

“但是,我们还是要以销量作为评判工作成果的标准。我看了你们的报表,发现只有周一一人完成了制定目标,甚至快要超过前一季度咱们公司销售的总和。”

 

听到这儿,所有人的目光又从贾郑晶身上转移到了周一身上,那目光中是羡慕,是佩服,又或是嫉妒,是不屑。但无论是什么,周一都毫不在乎。

 

周一向贾郑晶回以谦逊的微笑,毕竟人家是在表扬自己。

 

贾郑晶亦点头回应,继续道:“这样超额超量的工作成果是值得在座各位反思的,更是值得我们公司所有销售人员反思的。所以……小宋,把外面销售部的所有员工都叫进来。”

 

正坐在一旁整理会议记录的宋闵瑾立即抬起头微笑道:“是。”

 

见状,除了周一以外的其他三位销售经理都很惊讶。他们都是比周一资历老的前辈,也是第一次见贾郑晶如此兴师动众的召集所有销售部的员工。

 

不一会儿,包括赵莉莉、张梦洁在内的销售部所有员工都依次进来了。他们在会议室的后面磨磨蹭蹭的,没有一个人想要往前面站,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生死未卜”的表情,因为不知道等着他们的是彩虹还是暴风雨。

 

“大家都散开点站。”

 

听到贾郑晶的话,挤作一团的人群才慢慢向前走了走,但是向前走的那几个还是周一这个销售冠军组里的那几个人。

 

随后贾郑晶脸上挂上亲切的微笑,继续道:“今天叫大家来呢,一是想要表扬一下大家。因为大家这一季度的共同努力,才使得这一季度的总销售额直线上升。大家功不可没,功不可没呀!”

 

话音刚落,赵莉莉立马拨开前面的人往前凑了凑,谄媚的笑道:“这都是贾部长领导的好,要不是贾部长您做领头羊,我们大家哪里会做的这么好。”

 

听着赵莉莉一脸不害臊地将自己划分到功臣的名单里,周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强忍下自己对于这个俗掉渣的女人的厌恶。

 

贾郑晶并没有理会赵莉莉,继续说道:“我们总体的工作成果虽然不错,但是在工作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吃了闭门羹的赵莉莉这才消停下来。

 

“所以,这就到了今天我说的第二点,关于员工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的问题。”贾郑晶突然收敛笑容,严肃认真的道:“近日,我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某些员工对于自己同僚充满了敌意,甚至对待自己的上级更是傲慢无礼。”

 

“私下取一些侮辱他人人格,践踏他人尊严的外号作代称;对上级评头论足,八卦私生活并随意传播。”

 

说到这儿,贾郑晶的目光转向赵莉莉。四目相视下,赵莉莉心虚的低下了头,紧攥着双手。

 

“在所有的公司里,资历、学历从来都不是重点,实力才是王道。但有些员工还是没能认识到这一点。仗着自己入公司早一点,学历高一点,就见不得后辈比自己优秀,不是咄咄逼人,就是偷奸耍滑。请问是谁给你的勇气?”

 

这下,除了赵莉莉、张梦洁两人,其他几个销售经理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因为过去他们多多少少也给过周一白眼看,所以一时间都以为贾郑晶教训的是自己。

 

“多想想同样作为公司的一员,为什么人家来的比你晚,学历没你高,现在位置坐的却比你大!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嫉妒别人。公司是奋斗上进的地方,而不是嚼舌根,给同事使绊子的地方!”

 

虽然贾郑晶没有指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批评谁?

 

此时的赵莉莉不停地在衣服上擦拭着手汗,额上也冒出了冷汗。而一旁的张梦洁则满脸疑惑,她百思不得其解,贾部长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张梦洁抬起头想要观察一下周一的表情,可刚一抬头就发现周一也正看向她。

周一眼睛中掩藏不了的笑意让张梦洁瞬间明白,原来今天早上厕所发生的事被贾部长听到了!

 

原来周一当时的低声下气只不过是演戏!原来那只是她以退为进的手段!

七分绅士范er

结实的手臂


发达的后背肌群


像极了梦中情人该有的样子

结实的手臂


发达的后背肌群


像极了梦中情人该有的样子

Wannaplay

#鬼灭之刃# 鬼化善逸/炭治郎/伊之助

twi.kzks298

#鬼灭之刃# 鬼化善逸/炭治郎/伊之助

twi.kzks298

Wannaplay

#鬼灭之刃#  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em]e400768[/em]
这一组真的好好看,炎柱大哥[em]e105[/em] “这个少年并不弱小,不许你侮辱他” 火的意志 就要如火般热情的传递下去
Artist:Hrakr
Twi:hr__akr

#鬼灭之刃#  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em]e400768[/em]
这一组真的好好看,炎柱大哥[em]e105[/em] “这个少年并不弱小,不许你侮辱他” 火的意志 就要如火般热情的传递下去
Artist:Hrakr
Twi:hr__akr

山中有条鱼

《二十九岁思春期》第二章 /大专生Vs大学生 (下)

走到单元楼下放置的绿皮垃圾桶时,周一并没有将手中的塑料袋丢进去,而是将其竖在垃圾桶的一旁,然后打开手机叫了一辆“滴滴”。


原本周一是打算做地铁去的,但是清晨的这个突发事件耽误了她不少时间,只能通过等价的金钱去交换失去的时间了。


终于在三十分钟后,周一到了自己公司所属的大厦。


她看了一眼手表,跟她计划的时间一样,七点五十五分。


周一露出一抹满意地微笑,大步向着高耸的大楼走去。


周一所属的畅荔公司位于这座甲级写字楼的22层,是一家中型饮料企业。而周一目前的职位则是一名销售经理。


清晨是上班的...

走到单元楼下放置的绿皮垃圾桶时,周一并没有将手中的塑料袋丢进去,而是将其竖在垃圾桶的一旁,然后打开手机叫了一辆“滴滴”。

 

原本周一是打算做地铁去的,但是清晨的这个突发事件耽误了她不少时间,只能通过等价的金钱去交换失去的时间了。

 

终于在三十分钟后,周一到了自己公司所属的大厦。

 

她看了一眼手表,跟她计划的时间一样,七点五十五分。

 

周一露出一抹满意地微笑,大步向着高耸的大楼走去。

 

周一所属的畅荔公司位于这座甲级写字楼的22层,是一家中型饮料企业。而周一目前的职位则是一名销售经理。

 

清晨是上班的高峰期,有不少人都在排队等电梯,好不容易周一才进了电梯里,却发现今天的电梯里面居然没开空调。

 

本来电梯里的空间就不大,一群人又挤来挤去的,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各种奇怪的味道,让人难以忍受。

 

周一看着电梯按钮处,三、四、五层楼的灯都亮着,忍不住低声咒骂:“三楼的就不能自己爬楼梯上去吗?坐什么电梯呀!真是烦人!”

 

电梯在陆陆续续地停了十五次后,周一快要晕过去之前,终于在二十二层停下了。周一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里,便向卫生间奔去。

 

看着镜子中已经花了的眼妆,周一一边用棉签轻轻擦拭,一边抱怨道:“这个破公司的破电梯,平均每周坏一次,真是可恶!我迟早要换个更好的公司!省的在这儿遭罪!”

 

今天一大早就诸事不顺,让周一有点担心自己今天的报告会议。

 

整理完自己的妆容之后,周一进了一间厕所,想要在报告之前解决自己所有的问题。正在周一酝酿感觉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两个女人的交谈声。

 

“那个眼睛长在的头顶上的专科生,也不知道成天拽什么拽!”

“你说的谁呀?”

“还有谁呀,周大经理呗!我们这儿除了她,最少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的。”

 

“你也别这么说,说不定最后就是人家这个专科生拿到去上海进修的名额呢!”

“我呸,就她?她才刚坐上销售经理多长时间啊,再怎么轮也轮不上她!”

“也是,还有咱们庄经理在呢!”

 

那两个阴阳怪气的女人议论周一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到了她的耳朵里,但是她却不发一言。

 

门外,只见两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女人在各自补着自己花掉的妆,看样子她们也是刚从那闷热的电梯里出来的。

 

这两个人都是周一的同事,短发齐刘海的叫做张梦洁,另一个长发大波浪的摩登女人则是赵莉莉。她们口中提到的庄经理,是她们两人的直系上司,名叫庄士玮。他和周一一样,都是公司的销售经理,同时也在竞争上海进修的名额。

 

“莉莉呀,我跟你说个事儿。”张梦洁好似突然想起什么秘密一样,一脸神秘的道。

 

旁边赵莉莉正专心的往自己的假睫毛上一层又一层的刷着睫毛膏,不在意的道:“什么?”

 

张梦洁停下了整理刘海的动作,先将四周环顾一圈,确保不会有人进来后,才开口道:“今天来得早,我不是去楼下咖啡厅买咖啡吗,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别卖关子了,快说!”赵莉莉不耐烦的催促道。

 

张梦洁凑近赵莉莉,道:“我往店里走时,正巧遇见那个专科生刚从车上下来,我就留意了一眼。发现她穿了一件高领长袖的上衣。”

 

“她穿的名牌吗?什么名牌?Gucci?”赵莉莉急切询问道。

 

“哎呀,不是。”张梦洁见对方不开窍,只好挑明了说:“现在是夏天里最热的八月份,你会穿一件长袖还高领的衣服吗?如果不是……”

 

“你是说她是为了遮掩……‘草莓’?”对于这些八卦一点就透的赵莉莉明显兴奋了,音贝不自觉高了起来,“哟,这老处女是迎来了春天呀!”

 

“老处女”是周一在公司里被其他人起的众多外号中的一个,平时出现的频率也仅次于“专科生”这个外号。对于这些无聊的外号,周一一向是充耳不闻,反正那些东西对她起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哗——”

周一面无表情的从隔间里出来,这一举动吓的门外正笑得欢腾的两个女人一下子冻住。

 

张梦洁露出尴尬的笑容道:“周,周经理。您……今天来得挺早的。”

 

心虚的她,不自觉对周一用了尊称,惹得旁边赵莉莉白了她一眼。

 

周一没有理会两人,而是径直走到一个空的洗手池前,自顾自的打开水龙头洗着手。

 

冰凉的水流过她虽然细长匀称,但却稍显粗糙的手。她慢条斯理地洗着,一下又一下。

 

见周一视她们如空气一般,没有任何回应,一旁的赵莉莉心中生气一团火。

 

她喊道:“周一,你以为你当个破经理了不起呀,成天自视清高,装什么白莲花。别忘了我们比你进公司还早个半年呢!论辈分我们可是你的前辈。当年你给我们端茶倒水,哈巴狗似的来回巴结人的模样。你忘了,我可没忘!”

 

赵莉莉话音刚落,周一“啪”的一下将水龙头关掉,然后转身看向她,凌厉的眼神仿佛要将其吞噬。

 

周一抽出一张纸,一边擦手一边逼近对方。一米七的个子再配上五厘米的高跟鞋,周一在个头上已经成功压制住了赵莉莉。

 

而赵莉莉只能仰起头,费力的睁大被厚重的假睫毛压制住的双眼,虽然早已慌了神,但还是努力想要抗击周一强大的气场。

 

在两人中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时周一停了下来,然后她猛地一抬手,率先打破僵局。吓得赵莉莉后退一步大声尖叫,刚才那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气概早已没了踪影。

 

“周经理,你想干什么?”旁边观战的张梦洁见状连忙出言阻止道。

 

可没想到周一画风突然一转,靠近赵莉莉脸颊的手掌瞬间转了方向,轻轻在她眼下的皮肤上擦拭着晕掉的睫毛膏,原本严肃冷漠的脸上也挂上了一抹微笑。

 

她柔声道:“赵莉莉前辈,之前是我工作太忙,忘记照顾两位前辈的心情了,前辈对我有意见也是应该的。以后,如果我还有什么冒犯之处,请赵莉莉前辈和张梦洁前辈一定直言不讳,就算像今天这样措辞激烈一点也是没关系的。晚辈我一定会虚心接受的。”

 

赵莉莉两人对周一态度突然的转变很是不解。周一主动道歉的行为是从来没有过的,她们不知道周一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周一看着两人满是疑虑的表情,也不再多说什么,微笑着离开了洗手间。

 

“她疯了吗?还是吃错药了?”背后赵莉莉的声音还能清楚听见。

 

刚出了洗手间,周一便收回了笑容,恢复了之前的冷若冰霜,薄唇轻启,“两个蠢货!”

 

随后,她迈着稳健的步伐向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刚转过弯,便看到了那个一身黑色西装的身影,她的脸上不禁挂上了难以捉摸的笑容……

山中有条鱼

《二十九岁思春期》第二章 /专科生Vs大学生(上)

“咚咚咚”

强力的敲击震得周一的手都麻了,但是门后仍然没有一丝动静。


周一搬到这个城市生活已经五年了,而搬到这个小区居住才刚刚三个月。生性凉薄的她也没有特意去打听对面住户的情况,不过从门口这堆东西来看,对面住着的应该是一对刚生下孩子没多久的年轻夫妇。


“行了!大清早的,别敲了!孩子都被吵醒了!”

门还没开呢,一个带着不满情绪的男声便传了出来。


可周一才不管门那边的人高不高兴呢,依旧敲得响亮。


终于,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皱着眉头从屋内探出身来。男人扶了扶鼻梁上滑下来的镜框,上下打量了一下门口站得笔直,一脸冷...


“咚咚咚”

强力的敲击震得周一的手都麻了,但是门后仍然没有一丝动静。

 

周一搬到这个城市生活已经五年了,而搬到这个小区居住才刚刚三个月。生性凉薄的她也没有特意去打听对面住户的情况,不过从门口这堆东西来看,对面住着的应该是一对刚生下孩子没多久的年轻夫妇。

 

“行了!大清早的,别敲了!孩子都被吵醒了!”

门还没开呢,一个带着不满情绪的男声便传了出来。

 

可周一才不管门那边的人高不高兴呢,依旧敲得响亮。

 

终于,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皱着眉头从屋内探出身来。男人扶了扶鼻梁上滑下来的镜框,上下打量了一下门口站得笔直,一脸冷漠的周一,疑惑地道:“你有事儿?”

 

周一看着衣服穿的七扭八歪的男人,没有客套,开门见山地道:“这些个垃圾是你家的吧!”

 

“你谁呀?”男人听到“垃圾”两字,明显有点生气,“怎么说话呢?谁告诉你这是垃圾了?”

 

周一嘴角上挑,缓缓举起那满是灰尘的手纸,不屑地道:“这么脏的东西,除了‘垃圾’我想不到别的代名词了!”

 

“你……”男人被周一的话气的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这时,男人身后又来了一个女人,怀里还抱着一名啼哭不止的婴儿。

 

见到周一后,女人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道:“你好。你就是住在对面的周小姐吧,我们搬来之前就听房东太太提过你,没想到还是一位大美女呢!”

 

周一没有因为女人讨好的言语而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语气仍旧冰冷地道:“既然你知道我是对面的房客,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也有关于这门外面积的一半使用权利。而现在你们将这些东西放置在这里,已经侵占了我的空间,所以你们得把这些东西撤走。”

 

“什么侵占?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男人气愤的抬手指向周一。

 

“国升,你抱着小宝进去,我来说。”女人见状,按下男人的手臂,将怀中的婴儿塞进他的怀里。

 

被称作国升的男人被女人拦下后,并没有听话走开,而是拉着脸一边哄着自己的儿子,一边站在老婆身后盯着周一,看样子是怕周一欺负他老婆。

 

女人上前一步,面上挂着和蔼的笑容,道:“周小姐,我们昨天刚搬过来,有些东西没来得及收拾,妨碍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抱歉,我真的没有时间听你们在这儿解释。”周一冷漠地打断了女人的话,“不便已经造成,而我只想要结果。”

 

她脖颈笔直地立着,眼睛里透着漠然,嘴里说着不通人情的话。

 

“所以在我下班回来之前,我希望门口这些东西能扔的就扔,你们自己处理,不要再让它们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不然我就只能通过房东太太来解决这件事了。”

 

一番话说完后,周围空气都跌了几度,那女人的笑容逐渐凝固。可周一才不在乎她是否尴尬,转身掂起门口的塑料袋,头也不回地朝楼梯口走去。

 

“怎么还有这种人呀!穿的光鲜亮丽的,眼睛长在头顶上,没一点儿礼貌……”

“好了,少说两句吧!”

“啪!”大力的关门声响彻了整个楼梯间。

 

周一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不是她没听见,而是她不在意,毕竟这些话也不是头次听了。


#晋江已更二十三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